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恩海姆

1998浏览    22参与
🦄️💫️头秃独角兽

“如果能够和你普通地相爱,慢慢地老去”

假如他没有漫长的寿命,没有必须背负的责任
如果能够像其他人一样相爱

私心画了年轻时的两人

“如果能够和你普通地相爱,慢慢地老去”

假如他没有漫长的寿命,没有必须背负的责任
如果能够像其他人一样相爱

私心画了年轻时的两人

惨绿青年肖子墨

冯·霍恩海姆强硬的外表下是一颗温柔的心。他这一生太漫长但幸好遇到了特蕾莎,生下了爱德华俩兄弟。爱哭的豆爸终于可以赴妻子的约,幸福的死去了。

冯·霍恩海姆强硬的外表下是一颗温柔的心。他这一生太漫长但幸好遇到了特蕾莎,生下了爱德华俩兄弟。爱哭的豆爸终于可以赴妻子的约,幸福的死去了。

Karappo_San

第三节课成稿!


这节课开始进入真正的难点。理发厅椅子虽然加了三个人上去,却没有考虑到人物和椅子的比例问题,导致人物过小了。最后只能作为非人类种族来处理!(当然画兽耳的豆丁,阿尔和温莉的时候还是一脸痴汉笑的!( ̄▽ ̄)~*)


接下来是画车子的时候,我把原本作业里的车子替换成了今汶的dlc车,结果cpu过高,差点爆炸。依旧是把场景全部替换过,得到了一个小精灵的批评和另一个小精灵的表扬。╥﹏╥


 转角度的时候,发现自己控制不太好近景脚步无法定位的人物身高和大小问题。

第三节课成稿!


这节课开始进入真正的难点。理发厅椅子虽然加了三个人上去,却没有考虑到人物和椅子的比例问题,导致人物过小了。最后只能作为非人类种族来处理!(当然画兽耳的豆丁,阿尔和温莉的时候还是一脸痴汉笑的!( ̄▽ ̄)~*)


接下来是画车子的时候,我把原本作业里的车子替换成了今汶的dlc车,结果cpu过高,差点爆炸。依旧是把场景全部替换过,得到了一个小精灵的批评和另一个小精灵的表扬。╥﹏╥


 转角度的时候,发现自己控制不太好近景脚步无法定位的人物身高和大小问题。

ADD
技术上是个双子(?

技术上是个双子(?

技术上是个双子(?

江枢Dommma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原地去世)同样的画风丑陋。

不上色。我把豆爸画的像女人👩(原地去世)同样的画风丑陋。

爆炒水稻

p1画的是友人的焰钢文
我太没耐心了【土下座】
最后完全变成快乐涂鸦了。。。
不过真的看文看的很快乐,俩人争着跳男步真的太可爱了
p2是给友人的豆爹

【结论】拉老何下坑是正确的

p1画的是友人的焰钢文
我太没耐心了【土下座】
最后完全变成快乐涂鸦了。。。
不过真的看文看的很快乐,俩人争着跳男步真的太可爱了
p2是给友人的豆爹




【结论】拉老何下坑是正确的

屿
心疼我家小哥哥,他这么温柔!

心疼我家小哥哥,他这么温柔!

心疼我家小哥哥,他这么温柔!

不会魔法的老仙女

伽勒底恋爱指南

#乙女向注意!半夜三更的摸鱼产物
#ooc有私设有日常短小
#标题瞎起算是你和他们的日常
#算是33粉的贺文(?)

亚瑟
自带吸妹buff走到哪里都会有女性搭讪
今天他也被一群漂亮小姐姐围在中间
故意无视你在一边气呼呼的样子
之后买了你最爱吃的双色冰淇淋
哼唧小姐姐明明都该是我的!
笑眯眯地看你一边啃着冰淇淋一边张牙舞爪
体贴地帮你擦嘴角
每次都会不争气地被他顺毛
温柔帅气的男孩子谁不喜欢呢

帕拉塞尔苏斯
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个小时窝在实验室里
剩下的四个小时几乎都用来陪你
一起窝在沙发里读书是你们最喜欢的时光
他睡着时坏心眼地把他的长发梳成双马尾
结果上班时他一脸懵逼地被同事们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一天
后知后觉晚上才给你打电话
你在...

#乙女向注意!半夜三更的摸鱼产物
#ooc有私设有日常短小
#标题瞎起算是你和他们的日常
#算是33粉的贺文(?)


亚瑟
自带吸妹buff走到哪里都会有女性搭讪
今天他也被一群漂亮小姐姐围在中间
故意无视你在一边气呼呼的样子
之后买了你最爱吃的双色冰淇淋
哼唧小姐姐明明都该是我的!
笑眯眯地看你一边啃着冰淇淋一边张牙舞爪
体贴地帮你擦嘴角
每次都会不争气地被他顺毛
温柔帅气的男孩子谁不喜欢呢

帕拉塞尔苏斯
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个小时窝在实验室里
剩下的四个小时几乎都用来陪你
一起窝在沙发里读书是你们最喜欢的时光
他睡着时坏心眼地把他的长发梳成双马尾
结果上班时他一脸懵逼地被同事们用异样的目光看了一天
后知后觉晚上才给你打电话
你在电话另一边幸灾乐祸的笑成狗
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有些少之外没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
纪念日时推了工作急匆匆赶回来
礼物是人工生命体形状的银吊坠
科学家也有科学家的浪漫

杰基尔
在你有一次坐车没有硬币窘到不行的时候主动帮你投币
所以就这样认识了
开学时意外地发现他是你教授的助教
他的身体有些不好总是吃药,每个月也会有几天请假
不过他依然很热心地带你游览伦敦的大街小巷
在泰吾士河边一起吃炸鱼和薯条
坐着红色的双层巴士去他最喜欢的餐厅
陪着你吃司康饼仰望星空
味道出乎意料的不错
抢着付账结果两人都在老板有些暧昧的眼神下羞红了脸
鼓起勇气主动向老板介绍你
你悄悄拉住他的手,凉凉的让人莫名安心
不过要说是girlfriend我会更开心哟,Mr.Jekyll

岩窟王
你实在想不通这个大明星为什么要和你这个小小的经纪人在一起
你喝咖啡偏爱清咖而他每次都加很多奶和糖
今天你们也差点因为你买了最苦最浓的豆子吵起来
明明清咖才是王道好吗你个糖奶异党!!
你无视他的抱怨一脚油门把他送到片场
到了休息时间场务给你拿来的是一杯拿铁重奶重糖上面还飘着一大堆奶油花
等等等等我记得我要的是清咖!
场务有些为难地指了指后面
某个浑蛋正拿着一杯清咖对你做出干杯的姿势然后被咖啡苦得表情扭曲

算了算了这次让他一回好了



――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篇【躺平

不会魔法的老仙女

[乙女向]Science&Magic


#豆爸咕嗒子
#瞎写系列,文笔渣到绝望
#ooc有,略意识流
6点40分闹钟响起。
藤丸立香睁开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被百叶窗里苍白色的阳光切成碎块,拉开窗子,落在窗栏上的欧椋鸟用黑豆似的圆眼打量橙发的少女。扑楞楞一阵振翅的声音,小鸟儿轻快地飞向天空。
“早安……”
6点50分
白衣黑发的学者准时出现在门口。
“立香,早上好。”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吗,真的太好了……如果你……没什么。”
“有些饿了?早餐已经好了,一起去餐厅吧。”
6点54分
穿过灰色的走廊,餐厅是温暖的米黄色。
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原木色的桌子配着白色的瓷盘。烤蕃茄散发着让人愉快的酸甜气息,煎蛋是正好的七分熟。吐司的麦子香气和甜...


#豆爸咕嗒子
#瞎写系列,文笔渣到绝望
#ooc有,略意识流
6点40分闹钟响起。
藤丸立香睁开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被百叶窗里苍白色的阳光切成碎块,拉开窗子,落在窗栏上的欧椋鸟用黑豆似的圆眼打量橙发的少女。扑楞楞一阵振翅的声音,小鸟儿轻快地飞向天空。
“早安……”
6点50分
白衣黑发的学者准时出现在门口。
“立香,早上好。”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吗,真的太好了……如果你……没什么。”
“有些饿了?早餐已经好了,一起去餐厅吧。”
6点54分
穿过灰色的走廊,餐厅是温暖的米黄色。
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原木色的桌子配着白色的瓷盘。烤蕃茄散发着让人愉快的酸甜气息,煎蛋是正好的七分熟。吐司的麦子香气和甜牛奶的热气混成黏黏的麦芽糖浆包裹住她。对面学者的微笑也被甜蜜的金色弄得模糊。
刀叉在日光灯下反射无机质的光。
对面人的嘴在开开合合,声音像一个个符号奇妙地出现在大脑里。
“你能看见那些奇怪的东西吗,像那些包裹着人的各色雾气。”
“没有吗,真是太好了……”
“会不会听到奇怪的声音,比如很多人在你耳边说话。”
“没有,很好……嗯?我今天问的问题很奇怪?”
“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没有的,不用担心我。”
“研究一直很顺利。论文也很成功,时钟塔已经考虑采纳我的成果。”
甜牛奶柔柔地滑过喉咙,温暖的感觉给人带来甜蜜的战粟。
“街口花园的花开了,有你一直喜欢的玫瑰。”
“明天想要去看吗?”
“一起去……可以的,最近的研究不是很忙。”
学者的笑容是灯下的蜜糖,让人无条件地沉溺其中。
8点30分
“立香,今天要测试魔术回路的连导性。”
白色的房间里是黑色的椅子,各色仪器在玻璃屏外嘀嘀作响。无影灯让房间变成刺目的光球。
闭上眼睛,连导,开通。
白色的房间黑色的椅子嘀嘀响着的仪器玻璃屏后的他。
魔术回路灼烫着皮肤,仪器尖利的声音被耳膜放大无数倍从神经传到大脑。
玻璃屏后的他疯了一样的跑来。
无法对焦。
眼前是层层叠叠漩涡的波纹,世界和他被染成奇异的淡红。
瓷砖冰凉的触感和皮肤上烧灼的刺痛变成奇异的和谐。
“立香……停下……我在……”
什么……
努力地睁大眼睛,努力地听他说的话。
断续的音节传入耳朵,张开嘴便被一口腥甜呛住。
他白色的衣服上开满了红色的花。
是谁的血呢?
血液在大脑里轰鸣,魔力的流失让思考都变的艰难无比。
啊啊……对不起……这个身体真的太糟糕了
“求……说话……救你……”
你在……说些什么……
“对不起……”
25点46分
云朵是棉花糖,太阳融化它便成了雨。
紫色房子里的小孩子像早餐的甜牛奶让人愉悦。手拉手的恋人身上开着金盏花,戴着金项链的女人是苦闷的麝香,她身上浓重的橙花香水也无法盖住。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子把言语的刀插到自己胸口,再笑着和身边的人谈笑风生。
这是……哪里?
粒子的风带着薄荷的香味,甜甜的雨水在灰扑扑的地上溅起亮晶晶的尘埃,再大笑着从地面一下跳回云里。
要去……哪里……
穿过苦香的金盏花和浓烈的紫罗兰,穿过紫色的房子,穿过雾气一样的矢车菊,让雨水轻盈地穿过手指。
他在开满白玫瑰的墓园。
他走过三百四十六个石碑,三百四十六个她拥抱他瘦削的身体,抚摸他黑色的长发,亲吻他泛青的眼下。
他在缠满玫瑰藤的墓碑前停下。
身着白衣的女人缓缓出现。
玫瑰藤缠绕着她纤细的身体,白玫瑰是她的头纱她的王冠为她加冕。绿色的粒子之风滑过她橙色的发。
“回去吧……”
温柔的声音传进大脑。
三百四十六个她化为泡沬融进蜂蜜似的阳光。
回去……?
白色玫瑰的女王有着温柔金色的眼睛。
欧椋鸟像子弹一样忽地划开阳光。
温暖的甜蜜的忧伤的幸福的,她眼中有着让人读不懂的感情。
穿过空气穿过虚影一样的他,白玫瑰散发幽
香。
阳光丝丝绕绕地缠上身体,就这样消失也是幸福的吧。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呢?
甜甜的雨丝穿过透明的身体,阳光的浓度在一瞬间变成最大。
再见了。
白玫瑰的香气消散在空气中。
6点50分
“早安,立香。”
他推开白色的门,橙发的少女像往常一样穿着白色的研究所制服。
“我说霍恩海姆,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
“是不是又熬夜做实验了?身体比实验更重要。”
“我是无所谓啦,成果要被时钟塔采纳啦?很好很好。”
橙发少女带着招牌的元气笑容拉着学者走向餐厅。
街口花园的花开得正盛,墓园里三百四十七个墓碑在被玫瑰藤缠绕的石碑后整齐排列
欧椋鸟忽地划过天空。
一切如常。

裴珈先生★

三刷钢炼get✔
忍不住挑了一集做个表情包嘿嘿😁

三刷钢炼get✔
忍不住挑了一集做个表情包嘿嘿😁

不会魔法的老仙女

[乙女向]little talks


#豆爸咕嗒子
#脑洞小短打,逻辑有些乱,大概是豆爸咕嗒的日常吧……
#缺粮到死自己产
#人设有崩,请见谅qwq
promise
“我会做霍恩海姆的朋友,永远永远。”
少女对刚刚现世的英灵如此承诺。
question
“你喜欢人工生命体还是喜欢我?”
少女御主的问题让魔术师陷入了沉思。
answer
“我是有罪之人,如果可以的话,请您……”
下一秒他便被圈到少女温暖的怀抱中。
“master……”
“……”少女默不做声地保持着拥抱的姿式
“只是戏言罢了……”
protect
黑发的魔术师总是躲着他的御主。
少女的眼中的恋慕。
他所不能拥有的繁星。
背叛之人不配被爱。
touch
“我是罪孽之人,应该被消灭,被触碰也是不允许的……”
他对心怀...


#豆爸咕嗒子
#脑洞小短打,逻辑有些乱,大概是豆爸咕嗒的日常吧……
#缺粮到死自己产
#人设有崩,请见谅qwq
promise
“我会做霍恩海姆的朋友,永远永远。”
少女对刚刚现世的英灵如此承诺。
question
“你喜欢人工生命体还是喜欢我?”
少女御主的问题让魔术师陷入了沉思。
answer
“我是有罪之人,如果可以的话,请您……”
下一秒他便被圈到少女温暖的怀抱中。
“master……”
“……”少女默不做声地保持着拥抱的姿式
“只是戏言罢了……”
protect
黑发的魔术师总是躲着他的御主。
少女的眼中的恋慕。
他所不能拥有的繁星。
背叛之人不配被爱。
touch
“我是罪孽之人,应该被消灭,被触碰也是不允许的……”
他对心怀恋慕的少女如是说。
name
“霍恩海姆”她平常这么叫他
“帕拉塞尔苏斯”她有时这么叫他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她生气时这么叫他
不过她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全名
菲利普斯·奥里欧勒斯·德奥弗拉斯特·博姆巴斯茨·冯·霍恩海姆
threat
“帕拉塞尔苏斯你喜不喜欢我?”
少女抱着一堆人工生命幼体,坐在书柜顶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说不喜欢的话,嗯哼~”
她笑着摇了摇手中的瓶子
secret
整个伽勒底的人都知道,御主喜欢那位黑发的魔术师。
他们也知道那位魔术师喜欢着御主。
所以你们为什么还不在一起?
御主你不要脸红好么!
那个caster你也不要一边自我厌恶一边脸红好么!
你们能不能主动点?
大家都在给你们创造机会好么!
“干脆给立香灌药然后扔到他房间好了。玛修你也来帮忙,顺便叫上美狄亚。”
忍无可忍的达芬奇如是说。
今天的伽勒底也在为这对笨蛋操碎了心。
if
型月大学御主系大二生藤丸立香百折不挠终于将魔术系研究生导师帕拉塞尔苏斯成功拐回家在型月学院传为佳话
history
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
为了追求本源而背叛御主。
特异点魔雾计划的主谋之一。
少女曾经的敌人。
“不过这些都过去啦。”
少女窝在实验室的沙发里想到。
现在的他是她最信任的从者
最信任的恋人。
future
“走吧,帕拉塞尔苏斯。”
少女伸出手对魔术师说。
魔术师轻轻拉住少女的手
他们的面前是人类的未来
“御主,愿以太的祝福与您同在。”
少女看向他的眼中映满星辰。

尼股拉斯

把黑历史删了一下!!从现在开始好好更lofter啦!

把黑历史删了一下!!从现在开始好好更lofter啦!

灯等灯等灯
霍恩海姆好好看哦……

霍恩海姆好好看哦……

霍恩海姆好好看哦……

微笑的朝陽
“那你的梦想呢?”“嘛…倒不是...

“那你的梦想呢?”
“嘛…倒不是什么奢侈的东西,只要能从烧瓶出来就已经很幸福了吧”

“那你的梦想呢?”
“嘛…倒不是什么奢侈的东西,只要能从烧瓶出来就已经很幸福了吧”

鹿角小烂兔

这是钢炼的同人。

霍恩海姆X烧瓶小人的


热。

含义为温度高。

温度,表示物体冷热程度的量体。

量体……


“哈哈,那叫温暖啦”。

他的话语打断了无数词汇和知识的上涌,这让他不得不停下,使用起自己视觉器官打量自己的所处,隔着带有气泡的透明物质,烧瓶中的造物辨认出覆盖自己的‘居所’外的棕色物体是某种织物。不,那不是制造出自己的人,覆盖他身上的织物颜色更接近洁净也更加细致,他也不会允许自己靠的他太近,通常他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捧着金属支架,还带着点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也许是厌恶,或者是恐惧……管他什么呢。他试着努力让自己的躯体——或者是别的什么玩意儿——更贴...

这是钢炼的同人。

霍恩海姆X烧瓶小人的




热。

含义为温度高。

温度,表示物体冷热程度的量体。

量体……

 

“哈哈,那叫温暖啦”。

他的话语打断了无数词汇和知识的上涌,这让他不得不停下,使用起自己视觉器官打量自己的所处,隔着带有气泡的透明物质,烧瓶中的造物辨认出覆盖自己的‘居所’外的棕色物体是某种织物。不,那不是制造出自己的人,覆盖他身上的织物颜色更接近洁净也更加细致,他也不会允许自己靠的他太近,通常他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捧着金属支架,还带着点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也许是厌恶,或者是恐惧……管他什么呢。他试着努力让自己的躯体——或者是别的什么玩意儿——更贴近自己脆弱的居所,一个玻璃烧瓶的内壁,感受逐渐接近的温度。

“你要给我看什么吗?霍恩海姆”。

“并没有什么,但我觉得你会想看”。

传入的声音在烧瓶中发出空洞又沉闷的回响,覆盖在烧瓶外的织物消失了,温度也消失了,他发出一声无人能听到的轻叹,金属支架放置在砖墙上,发出声音,他转而去看着瓶子外的世界,习惯性的,他的视线从距离自己最近开始逐渐往外观察。灰色的泥砖,这似乎是一个窗台,可以看到大部分王城,整座城市还笼罩在一片清晨的暮色之中,被称的上温暖的触觉已经彻底消失,但他对于寒冷的感知也一样迟钝,他凝视着逐渐开始有人说话,逐渐苏醒起来的城市,忍耐了一会儿。

“所以,什么?”

“啊啊——霍尔蒙克斯……”。

前奴隶脸上的五官扭曲成了一团,他伸出手,就在烧瓶中的造物以为自己在这片无聊的景色中得到解脱时,他只是用手背蹭了一下瓶子的外壁,指甲擦过玻璃制品,发出细碎的声音。

“你的指甲变得干净整洁了,我很高兴,霍恩海姆”。

“我让你看的不是这个”。

他伸长手臂——让人羡慕的躯体——他指向城市远处的一个方向,霍尔蒙克斯的视线沿着他的指间,顺着他所指的地方望去。城市尽头的山峰间出现了一个白点,那个微不足道的白点放射出光芒,逐渐扩大着自己的照射面积。

太阳。

星体的其中之一。

光。

能量的传播方式。

……

这有什么好看的。

阳光对于大部分生物,尤其人类,意味着一天的初始,时间的流逝,遥远又神秘的星体,无法触及的神灵,还有他们所不理解的真理,强大,真实,又意味着一切。所以渺小的生物面对太阳是充满着敬畏,对,就是这样,所以那个家伙以为自己也是这样,像那些渺小的,需要阳光生存的生物一样……

烧瓶中的造物在内心中组建出好几个讽刺他们物种的无知和肤浅对于这种无聊行为的蔑视,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而望向将自己带来的人。太阳正在逐渐升起,清晨略微有些刺目的光辉正照耀着他的面容,五官的遮挡的阴影逐渐变小,就连身上覆盖的粗糙织物的颜色也开始变淡。随着沐浴在阳光下,他的唇角在一点点上扬,也许是光芒太过刺目,他眨了眨眼,目光柔和又充满期待。阳光仍然在他身上扩大着自己的领域,他的金发随着清晨的风吹起一些,闪耀着和阳光同色的光辉,然后他转过头,脸上还带着那副温和又愚蠢的笑容,金眸闪耀的一些兴奋的光芒。

“怎么样,这是太阳哦,霍尔蒙克斯”。

“……”

“很漂亮吧……我以前从未注意过,因为是奴隶还总是希望太阳升起的晚一些哈哈哈……但我有一天注意到了这个”。

他又将视线投向阳光照耀下的大地。

“真美啊……如果我还是个奴隶一定不会注意到这些,所以我想让你看一看,霍尔蒙克斯……”

“……”

在得不到回应之后,他俯下身,注视这烧瓶中的黑影。他从不会用厌恶或者探究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他的目光总是……

没有躯体的造物将目光投向已经升起的太阳。

“只是意味着星体的正常运转就让你如此兴奋吗?霍恩海姆?”

“呃……我觉得你可能没直接看到这幅景色……直接看着太阳升起,你知道……”

“非常感谢,我看到了这些,可是你没有把我带出来的许可吧”。

于是他用比太阳升起还要快的速度把烧瓶裹进了衣服,熟悉的黑暗,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温热的血就在如此近的距离躯体中流动,霍尔蒙克斯忍不住又将自己贴近烧瓶的内壁一些,再一些。

我唯一的,仅有的血亲。

你比那些没有意义的星体运转方式重要多了。

他这样想道。

 

               ———————————————————2016/5/2 23:20

 

 

然而,并没有人萌这对嘛,哈哈哈。

这三天实在没啥事补了FA,啊,看03的时候我还是个初中生,如今我已经……

洗不白了(不

我特么怎么喜欢总有一个是神经病还闷骚的CP呢

我本来是想写这个的结果特叔给我安利了一个游戏我现在才写完而且就随便写了写,本来还想细化一下,不过我现在想睡觉……

所以就算了

睡醒又想到一点,傲慢是烧瓶第一个分裂出来的,霍恩海姆说你和你爹一样一样的,从长相到不能出烧瓶的特质,如果这是烧瓶故意这么做的就有意思了。

“我的血亲,要和我相似,就好像我和霍恩海姆那样”。

噫,有机会再写吧。

银河系放羊指南

【原创/钢炼】霍尔蒙克斯(烧瓶小人)x霍恩海姆 直到那一天 (三)TBC

标题:直到那一天(三)

配对:霍尔蒙克斯(烧瓶小人)x霍恩海姆
级别:NC-17
声明:角色及背景不属于我
其他:直到那一天,一切都必须忍耐,直到那一天,一切必须小心地计划。直到那一天!||吐血怎么还没完orz

(三)

从王宫的台阶往下走,躺在地上的人们,认识的不认识的,毫无反应。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霍恩海姆大脑里一片空白,血液极速地在血管里奔流着却叫他感觉浑身发寒。

神啊,他们究竟做了什么?霍尔蒙克斯究竟做了什么?

他看到了那张和他一摸一样的脸。

*

为什么他还活着呢?

大家都死了。为什么他还活着......

屏蔽了又:

http://bulaoge.net/topic...

标题:直到那一天(三)

配对:霍尔蒙克斯(烧瓶小人)x霍恩海姆
级别:NC-17
声明:角色及背景不属于我
其他:直到那一天,一切都必须忍耐,直到那一天,一切必须小心地计划。直到那一天!||吐血怎么还没完orz

(三)

从王宫的台阶往下走,躺在地上的人们,认识的不认识的,毫无反应。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霍恩海姆大脑里一片空白,血液极速地在血管里奔流着却叫他感觉浑身发寒。

神啊,他们究竟做了什么?霍尔蒙克斯究竟做了什么?

他看到了那张和他一摸一样的脸。

*

为什么他还活着呢?

大家都死了。为什么他还活着......

屏蔽了又: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aisi&tid=2954016#Content

密码是西皮首字母小写缩写

TBC

大概还有一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