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格沃兹魔法学院

23浏览    6参与
鲸落

从头再来GGAD

[愿你我生不相见,死不相欠。]

一发完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下落。”沙哑干涩的嗓音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来施舍,枯瘦的老人面带笑意的迎接死亡。

  无关于对面气急败坏的嘶吼暴怒,无关周遭渐小的音渐大的地,无关奔涌袭来的死神的拥抱。

  只是面带笑意,因为关于你。


  感谢梅林,让我赴死前还能听到有关于你的讯息。

  感谢梅林,让我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为了你。


  生命的抽离带来的是潮水般的走马观花式的回忆,回忆如潮的形容真的是贴切至极。贴切到给盖勒特带来了瞬间的恍惚和难以自抑的哽咽。

  当然,也只是瞬间。

  在那...

[愿你我生不相见,死不相欠。]

一发完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下落。”沙哑干涩的嗓音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来施舍,枯瘦的老人面带笑意的迎接死亡。

  无关于对面气急败坏的嘶吼暴怒,无关周遭渐小的音渐大的地,无关奔涌袭来的死神的拥抱。

  只是面带笑意,因为关于你。


  感谢梅林,让我赴死前还能听到有关于你的讯息。

  感谢梅林,让我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为了你。


  生命的抽离带来的是潮水般的走马观花式的回忆,回忆如潮的形容真的是贴切至极。贴切到给盖勒特带来了瞬间的恍惚和难以自抑的哽咽。

  当然,也只是瞬间。

  在那道翠色的绿光后,盖勒特如愿的去见了他最想见的人。

  想来那个人也一定走的很慢,他在等盖勒特去追上他他们好一起走。毕竟那个人是那么聪明他一定会等盖勒特追上他。


  记忆溯回

  回到那似乎只有晴空的山谷中的小镇,是他们相爱的地方。

  空气中带着青草的甘甜,微微的泛着年华的涟漪。巨大的榕树下的绿荫里,是他们心心相印。

  那时他们都年少,一切正好,在春日的气息里,一切都来得及。


  他们都天赋异禀,也都年轻,那时是他们最好的时光。

  他们可以整日整日的待在一起,做他们想做的事,共同计划伟业,把对方塞进漫漫余生的计划里。

  但伟大的梅林就是见不得未经波折考验的爱情。

  他带来了变数。


  哭泣、尖叫、哀嚎、绿色的光以及黑色的雾,拼拼凑凑组成了一首死亡的奏鸣。

  一个人选择离开假装遗忘,另一个人被迫留下继承痛苦。

  这使他们分道扬镳。

  间隙因此开始扩大,直到扩大到无以复加,无力回天。

  原本的细小分歧开始无限放大,微小的偏见开始无限漫延。顾虑和算计再次浮现,重归于好的美梦只能留在昨天。


  他们终究是越走越远,一直走到一个成为了最伟大的白巫师,一个成为了不可一世阴毒险恶的黑魔王。

  "我愿意被你囚禁,只要你愿意。"

  以赎罪和愧疚东拼西凑,以孤独和苦涩堆砌温柔。

  这就是梅林赋予他们最后的路,也是他们最后的选择。


  他们没能脱离所谓宿命,也没能避过好似因果的掌心。


  "你来了?"那是熟稔的语气,白发苍苍胡子垂地。一身星星睡衣的老者突然在盖勒特眼前冒出头来,眨眨眼睛。

  "嗯,来了。"

  简洁的对话似乎还同昨日一个样。

  "你可真狼狈。"白胡子老者镜片后的眼睛里闪着孩子气的戏谑的光,"不过来了就好,我们走吧,要知道我等了很久了。"

  "是我的错,我们走吧。"


  你说,

  你我生前勿相见,我做到了。

  你我死后莫相欠,我也做到了。

  现在,我们终于能平心静气的手牵着手,再相爱一回了。

 

 


鲸落

GGAD我该如何怀念你

50赞的写手挑战,迟来的一把刀

短小故事一发完

阴冷寒湿,潮气逼体,高塔上的囚徒从没有一个好一点的生活环境。

洁白羽翼,小巧的精灵,他给囚徒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

那是一个人的死讯。

一个真实的让人觉得不那么真实的讯息。

哦,你死了,阿不思。

你叫我该如何怀念你?

我要用苔藓编织你的新衣,它会光洁一新,熠熠如洗。

我要用页岩雕出花的隽丽,它会含苞待放,亭亭玉立。

我要用地衣点缀你的胡子,它会灿若繁星,闪闪不停。

我要用寒砖凿出棺的肃穆,它会铿锵孤寂,茕茕孑立。

我要用蝙蝠的翅膀勾勒你的棺材。

我要用地精的胡须打造你的竖琴。

我还要用恶魔的灵魂祭奠你的葬礼。

我怀念你...

50赞的写手挑战,迟来的一把刀

短小故事一发完

阴冷寒湿,潮气逼体,高塔上的囚徒从没有一个好一点的生活环境。

洁白羽翼,小巧的精灵,他给囚徒带来一个不幸的消息。

那是一个人的死讯。

一个真实的让人觉得不那么真实的讯息。

哦,你死了,阿不思。

你叫我该如何怀念你?

我要用苔藓编织你的新衣,它会光洁一新,熠熠如洗。

我要用页岩雕出花的隽丽,它会含苞待放,亭亭玉立。

我要用地衣点缀你的胡子,它会灿若繁星,闪闪不停。

我要用寒砖凿出棺的肃穆,它会铿锵孤寂,茕茕孑立。

我要用蝙蝠的翅膀勾勒你的棺材。

我要用地精的胡须打造你的竖琴。

我还要用恶魔的灵魂祭奠你的葬礼。

我怀念你。我是如此怀念你,就如同怀念我自己。

我怀念。

少年的轻狂,年少的有为,青春的欢畅。

我怀念。

即便那是往昔的泡影,彼时的中伤,迷茫的绝唱。

是猝不及防忽然而至的开始,

是狭路相逢不知命数的高潮,

是生死不见老死不相的终章。

我是如此怀念你,以至于我将要忘了我自己。

那一日高塔上的囚徒挥开了双翼,

那一日高塔上的囚徒摆脱了囚禁,

那一日高塔上的囚徒遗忘了自己。

他用他沉寂到沙哑的声音开口,

他说,他叫做阿不思。

我终于学会了怀念你,那就是活成你。

ps:私设老盖活着,只剩下了一个人的GGAD。

笮笙

为了感谢我的雕友给我画了520贺图,我给她写了521贺文 来自鹰院的祝福(被打)

总之凑合着看吧 @叶卿歆[画渣认证]


       一天,阳光明媚,一个人揉揉惺忪睡眼,看了眼窗外,心里想着:“今天又是不适合出门的一天呢。”然后又继续蒙头大睡。

        忽然,天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呼作响。她可不管这些,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觉。那个不明物体离她越来越近,当它到达少女的窗前时,仿佛在说:“找到了!”一阵耀眼的白光过后,那女连着神秘物体一起消失不见。

 ...

为了感谢我的雕友给我画了520贺图,我给她写了521贺文 来自鹰院的祝福(被打)

总之凑合着看吧 @叶卿歆[画渣认证]


       一天,阳光明媚,一个人揉揉惺忪睡眼,看了眼窗外,心里想着:“今天又是不适合出门的一天呢。”然后又继续蒙头大睡。

        忽然,天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呼作响。她可不管这些,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觉。那个不明物体离她越来越近,当它到达少女的窗前时,仿佛在说:“找到了!”一阵耀眼的白光过后,那女连着神秘物体一起消失不见。

        “咚!”有东西掉在地上了,少女揉了揉摔疼的腰身,拿起掉落在一旁的眼镜带上,感觉一瞬间世界又恢复了光明。然而他起身理了理衣袍,定睛一看,不由一惊,“这…这里是霍格沃兹!”会低头一看看身上,标志性的小绿蛇吐着蛇信子,眼里闪着寒光,上面带着一排英文字母“Slythenin”

         “Welcome.”熟悉又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少女回头一看,果然,他心中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个人——Severus    Snape,他抱着手低头看着她,这时少女才想起来一个残酷的现实,她是日语生,英语不好啊,当时还拽兮兮的,在英语世界上写了个,“日语考生,不学英语”的字样。

         她抬头尴尬地看着斯内普,似乎斯内普是有备而来,他拿出一瓶魔药递给给少女,并示意她喝下去。少女想都不想,直接一口气喝完。斯内普见她毫不犹豫的喝完了那瓶药剂,轻轻勾起了一抹不可查觉的笑容后便立即收了起来,冷声说道:“欢迎来到斯莱特林,我是你的魔药教授,当然,也是这里的院长。”

        少女有些惊讶,“你知道我不会英语才专门给我配的魔药吗?”“显而易见。”他没有多说话,转身示意,少女便跟着他,在学院里面大致逛了一圈。上课铃声响了,这节课是魔药课,少女跟在斯内普的后面,去上魔药课了。

        正式上课,斯内普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这节课所需要的药材。他把魔药配好,往仓鼠身上滴了几滴,“嘭!”仓鼠变成了一只小精灵。“好了,你们开始吧。你们的教授可不想再演示一遍。”少女在安静的配着魔药,往猫咪身上滴了几滴,“嘭!”猫咪变成了小精灵。斯内普走过来,“干的不错。”声音依旧冷漠。“嘭!”“嘭!”斯内普和少女同时抬起头来,一看,哈利和马尔福都长出了兽耳,还变成了女孩子。斯内普很生气:“格兰芬多不好好听课,扰乱课堂纪律,格兰芬多扣十分。”哈利失落的走开了。“斯莱特林勇于创新,加十分。”马尔福听到很高兴。少女自然也听见了,“真是护崽。”少女想着。下课铃声响起,少女急忙冲向食堂,要知道,少女早上没吃早餐。

        食堂摆着传统的西方食物,没有传统的东方食物,少女想了想,挑了几道菜,找到一个可能不会被别人打扰的角落坐下。这时,几个穿着拉文克劳的不良少年走了过来,“嘿!你怎么一个人啊,有钱吗?”他们的表情极其狰狞,像要把少女吞噬一般,由于恐惧,少女说不出话。当那三个男生掏出魔杖时,一个巨大的光柱把那几个不良少年打飞了。“嗯,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欺负同学,拉文克劳扣三十分。”那几个不良少年站起来,拍拍灰,走了。

      少女看着被打翻的午餐,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斯内普走过去,拿出一个面包递给少女,“吃吧。”斯内普挥动魔杖,一道白光一闪而过。转眼间,少女和斯内普已经到达了地下室,有水滴下来的声音。有个柜子上面魔药摆放得井然有序。少女内心感到兴奋又高兴。“噔!噔!噔!”上课铃声响起,斯内普又再次挥动魔棒,少女和斯内普再次回到了地面。少女走进教室,这节是魔咒课,。少女翻开咒语书,发现都看得懂,“看来一定是魔药的作用。”少女这么想着。这时走进来一个个子不高的小老头,他抬头看了看,“有新同学啊,那我就再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魔咒教授也是拉文克劳的院长菲利乌斯·弗利维。”他简单的演示了几个魔法,都有一个相同点:他大声的念着咒语,自信的挥舞魔杖,使他的每个魔法都那么成功。“好了,开始吧。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每个人都挥舞着魔杖,嘴里念念有词的念着咒语,基本上都成功了。少女在角落小心翼翼的挥舞魔杖,小声的念着咒语,列乌维斯满意的看着大家的魔法。当列乌维斯的眼光扫到少女身上时,他走了过去,“请你大声的念出咒语并自信地挥舞魔杖。”少女鼓起勇气,大声念出咒语,眼见魔法就要成功了。忽然,那个不明物体出现在少女身后,一阵耀眼的白光过后,少女不见了。列乌维斯捡起魔杖,“我都不知道这个魔咒有这么大威力。”

       现实世界——

      夕阳西斜,有刚刚下班的人奔走在回家的路上,卖菜的小贩在和买菜的大妈争辩着,小孩子三两成群地,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一切都是这么平常,忽然,一阵呼呼作响的声音,顷刻就消失了。少女躺在床上,睁开眼睛,“这是?我的房间!”少女揉揉有点疼的头,看一眼自己的穿着,还是那套睡衣。她突然爬起来,打开衣柜,看见了那套斯莱特林的cos服旁多了一个玻璃瓶。她一眼认出,这是装着魔药的瓶子。她突然感觉今天发生的事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by笮笙

       


带花少年打马过

中午好!!
我有一点点勤快!想被夸!

写了两份!就差只猫头鹰了x

八百年没动刀子的刻章选手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章er

中午好!!
我有一点点勤快!想被夸!

写了两份!就差只猫头鹰了x

八百年没动刀子的刻章选手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个章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