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霍比特人

14.6万浏览    11898参与
鸟总

在深夜,领主接到了大王的一通电话,只见话筒那边寥寥数字,竟把堂堂爱隆王惊的彻夜难眠——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在深夜,领主接到了大王的一通电话,只见话筒那边寥寥数字,竟把堂堂爱隆王惊的彻夜难眠——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Cielo Stellato
最近也是并没有写任何东西的日子...

最近也是并没有写任何东西的日子,

颓废之中发个瑟兰迪尔的图刷下存在感,

希望自己还能回到自己所要创造的故事中去 …… 


最近也是并没有写任何东西的日子,

颓废之中发个瑟兰迪尔的图刷下存在感,

希望自己还能回到自己所要创造的故事中去 …… 



同紛祺
Legolas性转AU (黑…...

Legolas性转AU

(黑…化?Σ(っ °Д °;)っ)

我点的图,请同学画哒~♡她

Legolas性转AU

(黑…化?Σ(っ °Д °;)っ)




我点的图,请同学画哒~♡她

Nar-Maedhros

一个有才的东欧国家,图片是关于中土世界的画

一个有才的东欧国家,图片是关于中土世界的画

Nar-Maedhros

从外网找到的一些关于中洲历史的画,

从外网找到的一些关于中洲历史的画,

Ránael

大概是……分享?

不知道b站用户多不多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刚刚看到b站和文景联合推出的约翰·豪大大讲述中洲旅人画展的一个视频!在微博好像没有看到相关消息就过来分享了……链接见下。

https://b23.tv/av64288450

不知道b站用户多不多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刚刚看到b站和文景联合推出的约翰·豪大大讲述中洲旅人画展的一个视频!在微博好像没有看到相关消息就过来分享了……链接见下。

https://b23.tv/av64288450

是阿渔不是阿鱼

十万个冷笑话AU 0~0.5(大家康康这个起名废吧乁( ˙ ω˙乁))

   ooc一大堆,甜就完了。(私设超多)(这是一篇非常有可能鸽掉的文)

   0、大家好,我是Peter•Parker我现在慌的一批,谁能告诉我,我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切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全大厦起的最早的小虫,荡到皇后区买了一份三明治,大概是在这几天在大厦狗粮吃多了比较撑,于是选择走路回去。只可惜意外往往发生在不经意之间,他看到了一家写着“时光机”的商店,大门紧闭着,他敲敲门,没人答应。


    由于好奇心驱使,他推开门进去了。而里面只有一台机器,显...

   ooc一大堆,甜就完了。(私设超多)(这是一篇非常有可能鸽掉的文)

   0、大家好,我是Peter•Parker我现在慌的一批,谁能告诉我,我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切还要从今天早上说起:全大厦起的最早的小虫,荡到皇后区买了一份三明治,大概是在这几天在大厦狗粮吃多了比较撑,于是选择走路回去。只可惜意外往往发生在不经意之间,他看到了一家写着“时光机”的商店,大门紧闭着,他敲敲门,没人答应。


    由于好奇心驱使,他推开门进去了。而里面只有一台机器,显示屏上一片漆黑,整个键盘上只有一个按钮。我们的蜘蛛•手欠•侠点了一下,于是----警告!警告!时光机自毁程序启动!“啊啊啊啊啊啊!夭寿啦!”这时,一个漩涡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醒过来,就看到一群人(包括复仇者们)站在他面前。

     0.5、(小虫醒来之前)

     第一个醒的,是Tony•还没睡醒• Stark。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Jar!”“Yes,sir I’m here.”金发的男人站在他身后,他舒了一口气,道“发生什么了?”“数据勘测,应该是时光乱流,sir。”边说边为爱人整理好衣服。Tony皱了皱眉,“因什么引起的?”“目前还不知道。”“好吧,那我们现在在哪?过去,未来,还是现在?”“都不是sir,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未知的空间。”“那么还有谁到这了吗?”老贾:扫描jpg “复仇者和家属们都来了,检测到附近还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sir。”

   TBC.

   还没出现的众人我也打上tag了,私心勿怪。

  

  


Norloth
度过了累并快乐的一周,十年后再...

度过了累并快乐的一周,十年后再次见到给我带来无限启发的John Howe先生感慨万千。特意画了这幅Gandalf和龙作为礼物,虽然他任何时候都是面无表情,但那时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喜悦,后来在场的其他人告诉我John回酒店的路上一路都在低头看我写在画背后的留言……

参加了“中洲旅人之夜”,陶醉于John的中洲绘画旅程,感觉自己完全不像一个译者,穿着工作人员Tee跑来跑去拍照,偶尔有人找我签名,受宠若惊。

这次的接触真实感受到John Howe是个怎样的人,只有这般谦逊有爱才能成就这样的艺术家吧。

啊我好圆满❤️ 

度过了累并快乐的一周,十年后再次见到给我带来无限启发的John Howe先生感慨万千。特意画了这幅Gandalf和龙作为礼物,虽然他任何时候都是面无表情,但那时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喜悦,后来在场的其他人告诉我John回酒店的路上一路都在低头看我写在画背后的留言……

参加了“中洲旅人之夜”,陶醉于John的中洲绘画旅程,感觉自己完全不像一个译者,穿着工作人员Tee跑来跑去拍照,偶尔有人找我签名,受宠若惊。

这次的接触真实感受到John Howe是个怎样的人,只有这般谦逊有爱才能成就这样的艺术家吧。

啊我好圆满❤️ 

花桃

姜太公钓鱼



不要在意背景设定

因为压根没有

莱戈拉斯端着一盘饺子倚在门框上看电影。

阿拉贡经过,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没有反应。

陶瑞尔见状,也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还是没有反应。

金雳经过,费力地跳起来拿了两个,还差点把整盘饺子都给掀了。

莱戈拉斯依旧没有反应。

直到瑟兰迪尔经过,也像他们那样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忽然转过头,说:“你看我这盘饺子就剩这么点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瑟兰迪尔愤愤不平地把一个饺子塞进莱戈拉斯嘴里,转身离去。

身后的莱戈拉斯开心得周围仿佛有一圈小花花在飘动。



不要在意背景设定


因为压根没有






莱戈拉斯端着一盘饺子倚在门框上看电影。


阿拉贡经过,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没有反应。


陶瑞尔见状,也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还是没有反应。


金雳经过,费力地跳起来拿了两个,还差点把整盘饺子都给掀了。


莱戈拉斯依旧没有反应。


直到瑟兰迪尔经过,也像他们那样拿了两个饺子。


莱戈拉斯忽然转过头,说:“你看我这盘饺子就剩这么点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瑟兰迪尔愤愤不平地把一个饺子塞进莱戈拉斯嘴里,转身离去。


身后的莱戈拉斯开心得周围仿佛有一圈小花花在飘动。



Elenriel星之花环

【LotR】嘉兰密林日常13

莱格拉斯走进王帐时,看见坐在床边的嘉兰诺德和床上昏迷不醒的父王。


“我ada……怎么样了?”


加里安警告过他,伤口很严重,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厚厚的纱布还渗着丝丝血迹,周围的皮肤更是青紫一片。


“箭头上有毒,”嘉兰诺德轻轻用手背触碰了一下瑟兰迪尔的额头和皱着的眉毛。“快退烧了,但是……连陶瑞尔都无法把毒素排出去。”


莱格拉斯看着她美丽而泛着柔光的侧脸,突然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可是他没有立场这样做。


“你去休息吧,ada会醒的。”这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话。


嘉兰诺德摇了摇头,忽然泪如雨下:“如果他永远醒不过来怎么办?那我不就成了密林,不,全精灵的罪人...

莱格拉斯走进王帐时,看见坐在床边的嘉兰诺德和床上昏迷不醒的父王。


“我ada……怎么样了?”


加里安警告过他,伤口很严重,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厚厚的纱布还渗着丝丝血迹,周围的皮肤更是青紫一片。


“箭头上有毒,”嘉兰诺德轻轻用手背触碰了一下瑟兰迪尔的额头和皱着的眉毛。“快退烧了,但是……连陶瑞尔都无法把毒素排出去。”


莱格拉斯看着她美丽而泛着柔光的侧脸,突然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可是他没有立场这样做。


“你去休息吧,ada会醒的。”这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话。


嘉兰诺德摇了摇头,忽然泪如雨下:“如果他永远醒不过来怎么办?那我不就成了密林,不,全精灵的罪人了吗?明明该死的是我……”


莱格拉斯蹲下来,直视她清澈的星空色眼眸。


“这不是你的错,嘉兰,是那群奥克斯的错。”


***


半夜瑟兰迪尔又发了烧。嘉兰诺德和医疗官在床边寸步不离,不停地用凉水擦拭他的脸。中间他醒来过一次,却神志不清,眼睛望着嘉兰诺德,嘴上却换着“爱娜洛丝”。她没有纠正他,只是一遍遍回答着“我在”。


第二天,瑟兰迪尔的病情没有一丝好转,甚至还严重了些。队伍无法前行,除非把他抬在担架上。可是密林护卫队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一半,如果再碰上一次袭击,恐怕会全军覆没……若是回到密林,树灵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救回瑟兰迪尔,可那又是很长一段路……


嘉兰诺德想到这儿,用手指揉揉太阳穴。


还有一个办法。


To be continued…

阿谭

【中土传火记】第83章——围城

*《中土传火记》目录*

“你哪儿来的武器?”迈格林努力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声音问,“我应该……”

“对,全拿走了,但二楼还有一整个房间的武器。”

“……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这是重点吗?现在,你马上告诉我其他离开这地方的道路,不然我就割开你的喉咙。”

迈格林努力试图感受出奥斯卡刀刃上那么一丝丝的颤抖,但并没有。

这么说,后面这个男人的威胁是动真格的。

“你知道吗?”迈格林答非所问道,“我觉得你早就该这么做了,为什么不早一点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呢?”

“我这个人不是很崇尚暴力,”奥斯卡的口气有那么点微妙,“可惜目前事情没有更温和的解决办法了。”

“等一下……你……不会是在期待我能...

*《中土传火记》目录*

“你哪儿来的武器?”迈格林努力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声音问,“我应该……”

“对,全拿走了,但二楼还有一整个房间的武器。”

“……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这是重点吗?现在,你马上告诉我其他离开这地方的道路,不然我就割开你的喉咙。”

迈格林努力试图感受出奥斯卡刀刃上那么一丝丝的颤抖,但并没有。

这么说,后面这个男人的威胁是动真格的。

“你知道吗?”迈格林答非所问道,“我觉得你早就该这么做了,为什么不早一点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呢?”

“我这个人不是很崇尚暴力,”奥斯卡的口气有那么点微妙,“可惜目前事情没有更温和的解决办法了。”

“等一下……你……不会是在期待我能通过什么奇妙的隐藏密道离开这里吧?”

“管他奇不奇妙,现在立刻回头!”

他还真就不信这么大的别馆一个密道都没有!不信!

“哦,天哪……你……”

终于鼓起勇气转动低头的迈格林,赫然看到握着刀的是穿戴了臂甲的手。

“是啊,我跟踪了你,拿回了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这把军刀……我也会还给你,在我达成目的时。”

看来是自己过于热切的口气暴露了自己的下一步行动,这个黑袍怪胎就一直潜藏在暗处,观察他,等待,监视,然后跟踪……

迈格林打了个哆嗦。他决定无论如何不能宝暴露自己的动摇和软弱,于是继续强硬道:

“……我实在无法相信——!!”

迈格林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到脖子上一阵尖锐刺痛,温热的血流顺着他的脖颈流进衣领里。

很快他发现奥斯卡只是划破他的皮肤作为警告而已,再深一点可就不止这点出血量了。身后这个男人就像手艺精湛的屠夫,能够精准控制自己下刀的力道和角度,想达到什么样的伤害程度就达到什么样的伤害程度。

迈格林终于明白了,这个他以为脾气好的甚至可以算懦弱的人类,之前那样温吞的态度纯粹只是为了让迈格林放松警惕,如果他们当时就起冲突,最最顺利也就是奥斯卡拿到自己的盔甲,杀了迈格林杀出一条血路,但那样又如何?他杀了一个诺多望族就是在跟整个刚多林作对,满城的精灵就算是不死之人也惹不起。更何况他压根不认识这里的路,要杀多少人才能找到正确出城的路?被水冲垮的密道正在动工修缮,警戒森严,他就算成功突破到密道附近也很难冲出去。除非他真有能力把密道附近所有的精灵全部杀干净。

想到这里迈格林不禁抖了一抖,他没忘记他听说的,这个叫奥斯卡的人类击败了涌泉领主。

不管怎么说说他要靠杀冲出密道可以说是困难重重,阻力不是一般的大,一旦失败他可就没法享受这么优越的监狱环境了,杀不死人难,逼疯一个人却不难。

所以奥斯卡才选择假意友好,比起硬闯,以隐秘的手段达成目的却是更轻松简单些。

所以他可能是打算悄悄潜入到刚之门附近,然后大开杀戒……

不行……他绝对不能坐视这种事发生!

那么首先他就不能死。

“……你先冷静下来。”迈格林举起双手说,“的确有其他出去的路,只有我母亲和我知道,我可以……可以带你走,但是接下来……”

“先带我离开这里再说!”

“好好……”

迈格林保持着举胳膊的姿势,果然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奥斯卡警惕地对着他移动步伐,刀锋仍压迫着他不断流血的伤口,说完全不怕绝对是假的。

他们缓缓往地窖入口,也就是那个葡萄藤架移动过去。

当然,迈格林一直在试图扭转局势。

“喂,听我说。”迈格林舔着突然特别干燥的唇说,“你明明有更明智的选择,为什么非要这样做?你说过王上只需要一个名字对吗?这都是可以操作的,为什么非要铤而走险?”

“可以操作?你知道什么?留我在刚多林毫无意义,我不属于这里,我只是在纠正一个本就不该发生的错误。”

“也许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你的计划会把自己害死的,你想一路杀出去吗?你觉得你能吗?如果能让你得逞我们刚多林的城防可以说是中土之耻了,你应该知道不可能吧。等你再次被抓住,也许手上已经沾满鲜血,不会有人再宽恕你了,就算杀不死你,把你关进暗无天日寸步难行的监牢如何?让人崩溃的手段很多很多。”

“……”

沉默,看来有希望,于是迈格林一边走一边继续劝道:“如果你觉得你实在无法回答国王的问题,又改变不了他的固执的话……不如就给他一个名字好了,反正他也没法证实不是吗?”

他突然听到背后的男人冷笑了一声。

“那就给他你的名字,如何?”奥斯卡说着偏斜了一些刀刃的角度,逼得迈格林不得不略微抬起下巴,同时感到奥斯卡的口气莫名阴冷。

“可……你我无冤无仇,何必这样……”

“如果我说那个人就是你呢?”

“……什么人?”

“刚多林的叛徒就是你。”

迈格林沉默了片刻,突然大笑起来。

“不可能,”他用无比笃定的口吻说,“不可能,我可以这么说。”

“……”

“诚然我遇到的倒霉事跟这座城离不开关系,可……”说到这里迈格林转头望向围墙外某个方向才继续说,“只要那个人在这座城里,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这里的。”

“那又如何?你刚才也说了,只要我给一个名字,你们的王上无法证实,只能给一个杀一个。”说到“杀”字时奥斯卡咬紧牙关加重了语气,“如果我再被抓住,为求自保有什么做不得?只要我说是你就算你已经变成尸体也没人会追究。”

迈格林停下了脚步。

现在有个尴尬的情况他俩都不得不承认,就是他们给对方的威胁都似乎挺有用的。

奥斯卡一时也把不准状况,只是架紧了军刀,直到迈格林缓缓低下头:

“好吧,”他说,“你可真是个狠角色,我想办法带你绕出城,隐蔽的道路不少,但直接带你离开七大门是不可能的,就算杀了我也做不到。”

“……我知道,那不用你管,继续走!”

迈格林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奥斯卡本来还在纠结一会儿下梯子的时候迈格林动歪脑筋怎么办,没成想迈格林带着他绕过侧墙一路往后廊去,轻而易举用钥匙打开了那扇奥斯卡之前打不开的侧边角门。

果然……他就知道有些地方是只有迈格林能去的,比如之前奥斯卡跟踪他看到的那间工坊,完完全全就是躲在隐藏门之后,奥斯卡那时候若是还能记起自己看到颜色不对的墙就敲一敲摸一摸的习惯,说不定早就发现了。

两人沿着楼梯一路往上,穿过回廊,直接上了之前奥斯卡没去过的五楼,这一层楼出去就是那道横跨搬空的空中廊桥。

一直把刀架在人家喉咙上也挺累的,而且手一滑怕是迈格林真就当场交代了,于是上了廊桥后他换了个姿势拿刀抵上迈格林后背,反正以他的力道往前一推就能贯穿这个未来叛徒的身体。

想到未来叛徒……

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奥斯卡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扭头望向远方,廊桥上的视野真的很好,从这里望出去刚多林塔楼林立,花明柳绿,白墙珍珠般在阳光下闪烁,直至高墙一般耸立的环状山脉,再到更远的蓝天白云一览无余。

真的很美,这座城,奥斯卡暗想,不愧是图尔巩的毕生心血,这整座城市,就是无价瑰宝。

一路上一人一精皆是无话,奥斯卡莫名更有种自己背后有人盯着的感觉。但他不敢轻易回头,生怕迈格林趁机跑了,就回头了那么一次也什么都没看到,于是他归咎于自己是绑架王族过于紧张产生的幻觉。

他们走过廊桥,又沿着最早关押奥斯卡的塔楼往上爬了一段,最后来到一个手拉机关前。奥斯卡看着迈格林拉动机关,一道长长的栈道仿佛是从云端降下来一般跟他们面前看似已经到头的突兀断层完美接上了。

奥斯卡目瞪口呆。

“很吃惊吗?”迈格林转过头,嘴角挂着得意的弧度,“这是我的手笔,走吧。”

好吧,奥斯卡得承认,见过那么多古怪刁钻的机关,刚刚见过的那个是最惊人的。

再从这个栈道过去,他们就来到了别馆最近的一个警戒塔楼上。

是的,他们这就出了院子,来到了外面。

经由这种办法出去的确奥斯卡始料未及的,他们走下望楼来到一个僻静的巷道,听到不远处传来鼎沸的人声时,奥斯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就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到目前为止迈格林还是配合的,这是好事。

奥斯卡控制住因为紧张而产生的问话冲动,一路上跟着迈格林穿街走巷。迈格林选的路的确靠谱,还真是一直都没有碰见人。仿佛是察觉了奥斯卡深深的不安,迈格林走着走着突然开口道:“这是废旧城区,收拾得还算干净,但也的确没人住,偏是偏了点,要多花时间才能到达出城的大门。”

“无所谓,”奥斯卡咬着牙说,“快走!”

“好~好~如你所愿。”

不知为何奥斯卡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了,明明周围确实很安静。

怎么回事?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们仍旧这样一前一后走着,令人窒息的沉默压在奥斯卡头上,他总想开口问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勉强自己把话吞了回去。

这种感觉太憋屈了。

——啪嗒。

脚步声。

奥斯卡恍了一下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

啪嗒啪嗒啪嗒……

越来越响的脚步声混着辛达语从身后某个拐角逼近。

奥斯卡顿时心神大乱,猛地扭头往身后望去。

呯!

手中凶器被迈格林一个手刀打落在地,奥斯卡转回头迅速拔出佩剑劈向迈格林,饶是他反应神速到底抵不过精灵天赐的迅捷身法,拔剑那瞬间迈格林就已经远远退开了。

“抓住他!!”迈格林扯开嗓子朝奥斯卡身后的巡逻士兵大喊,“他是要犯!他打算血洗刚多林!!”

花桃

【莱瑟】风雪夜归人

一个片段,现代pa,无设定,就是你可以寄几脑补啦

发的时候忽然觉得这句诗很合适,就把它当作题目了(本来应该没有题目的

原本想作为一组段子的结尾,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单拎出来好像也不错

其实是故事背景和写作风格跟其他段子有冲突,不得不单发(小声

结尾略微草率,在吵闹的环境里难以码字

__________

Thranduil应付完酒席上​​那群满身铜臭的家伙,带着满肚子的酒精拖着疲惫的身子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下车时正好下起了小雪,他没带伞,只好靠墙走,借街边的屋檐挡雪。​

​酒精和寒冷共同的作用使他的脑袋有些昏沉,在快走到他心里想的“右转再直走就能回到家”的路口时,他忽然看到前边的​​...

一个片段,现代pa,无设定,就是你可以寄几脑补啦

发的时候忽然觉得这句诗很合适,就把它当作题目了(本来应该没有题目的

原本想作为一组段子的结尾,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单拎出来好像也不错

其实是故事背景和写作风格跟其他段子有冲突,不得不单发(小声

结尾略微草率,在吵闹的环境里难以码字

__________







Thranduil应付完酒席上​​那群满身铜臭的家伙,带着满肚子的酒精拖着疲惫的身子坐上了回家的公交。


下车时正好下起了小雪,他没带伞,只好靠墙走,借街边的屋檐挡雪。​


​酒精和寒冷共同的作用使他的脑袋有些昏沉,在快走到他心里想的“右转再直走就能回到家”的路口时,他忽然看到前边的​​路灯下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撑着把伞正望向他这边。


恍惚了一下,他忽然想起几年前。那时还在上小学的Legolas并不知道Thranduil工作的地方怎么走,于是他放学回来就守在这个路口,望着现在Thranduil站着的方向。


Legolas只知道Thranduil每天都是从这边回家的。等远远看见了Thranduil,他便跑着扑上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两人牵着手一起慢慢地往家走。​


之后他的应酬越来越多,下班回家也越来越晚。Legolas是否还会在路口等他?​他不知道。他回到家时,Legolas已经蜷在被窝里睡着了。厨房里总有温热的饭菜,饭桌上放着一碗清苦的解酒汤。也许还有一张便签,提醒他要好好吃饭。


Thranduil站定,而后就见那人飞快地跑到他身边​,金色长发在他眼前一晃而过,Legolas把伞撑到了他头上。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年,如今的他不会再在跑过来时扑到他身上拥抱他,给他撑伞时也已经不需要特意把伞举高一些了。他和他站在一起,几乎要与他比肩。


他们撑着同​一把伞漫步在雪中的街上,Legolas不自觉地把伞往Thranduil这边倾了倾,遮住了Thranduil的肩膀,他自己的却被雪打湿了。Thranduil看着他握在伞柄上冻得通红的手,默默把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覆在他的手上。


似是被他温暖的指尖刺激到,Legolas​颤了一下,却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转头看他,继续目不斜视地与他并肩同行。


然而金色的长发挡不住飘红的耳尖,目视前方也无法掩盖飘忽不定的眼神。


酒精带来的混沌感给Thranduil的思考方式蒙上了层雾,​他看着Legolas有些不自在的神情,几乎要同手同脚的动作,忽地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诗: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余光中《绝色》


Elenriel星之花环

【LotR】嘉兰密林日常12

(英雄救美,开虐大王……别打我!)

正当嘉兰诺德砍倒面前最后一个半兽人,把艾儿竖在地上,倚着它喘气的时候,一支黑暗处的箭瞄准了她的后心。


她意识到危险转过身时,锋利的箭头已经逼近了胸口。


铁器没入肉体的声音和闷哼声同时响起。


嘉兰诺德瞪大眼睛,看着面前面前高挑的金发精灵和他受伤的肩膀:“陛下——!”


瑟兰迪尔低头,苍蓝的眼眸里是她从未见过的,一种名为温柔的情绪。


“爱娜洛丝……”他双唇微启,语气轻缓,如同对待一位恋人一般。向前踉跄了一步,他瘫倒在嘉兰诺德怀里。


暴雨声中仿佛还夹杂着别的东西。淡淡的,似有似无,却不容忽视。


“我终于……保护了你……”...

(英雄救美,开虐大王……别打我!)

正当嘉兰诺德砍倒面前最后一个半兽人,把艾儿竖在地上,倚着它喘气的时候,一支黑暗处的箭瞄准了她的后心。


她意识到危险转过身时,锋利的箭头已经逼近了胸口。


铁器没入肉体的声音和闷哼声同时响起。


嘉兰诺德瞪大眼睛,看着面前面前高挑的金发精灵和他受伤的肩膀:“陛下——!”


瑟兰迪尔低头,苍蓝的眼眸里是她从未见过的,一种名为温柔的情绪。


“爱娜洛丝……”他双唇微启,语气轻缓,如同对待一位恋人一般。向前踉跄了一步,他瘫倒在嘉兰诺德怀里。


暴雨声中仿佛还夹杂着别的东西。淡淡的,似有似无,却不容忽视。


“我终于……保护了你……”


嘉兰诺德抱着瑟兰迪尔的身躯站在原地,有一瞬间的失神。水珠顺着发丝滑下,流进她的眼睛,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使周围的景象模糊了,只能看见肩头上一大片沾染了血污的金色。


心,很疼。

余生作戏

【莱瑟】(原创)暗与光 「第十一章 暗涌」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被打)


是的我又半夜更文,我怀疑我这辈子是猝死的


总之失踪已久的瑟爹终于出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天的叶子也没有见着Ada呢


今天我的铺垫做完了吗


跟你们说,为了写这篇文我还去恶补了中土地图


下一章父子相见,狗血情节请自己脑补


开学会被限制手机,这意味着我的拖更大业又要重现江湖了(被打)


总之,我很有良心的出来更了一章(狗头保命)


私设特别多,原著向,原创人物多,看不惯和有不舒适的童鞋左上角慢走不送


----------------------------------------------------...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被打)


是的我又半夜更文,我怀疑我这辈子是猝死的


总之失踪已久的瑟爹终于出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天的叶子也没有见着Ada呢


今天我的铺垫做完了吗


跟你们说,为了写这篇文我还去恶补了中土地图


下一章父子相见,狗血情节请自己脑补


开学会被限制手机,这意味着我的拖更大业又要重现江湖了(被打)


总之,我很有良心的出来更了一章(狗头保命)


私设特别多,原著向,原创人物多,看不惯和有不舒适的童鞋左上角慢走不送




-----------------------------------------------------------------






阿索娜坐在王位,懒懒地靠着椅背


真别说一个人为了保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更何况是这些半兽人?还真的勤勤恳恳给她修了个歪歪斜斜的王宫出来,王座略显粗糙但任然看得出造型,她慢条斯理的剥着让属下千辛万苦带回来的葡萄,自然的伸手喂给了坐在她旁边的瑟兰迪尔


为了瑟兰迪尔阿索娜还指使半兽人给瑟兰迪尔也做了一个“王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阿索娜亲自设计的“王座”有点偏向精灵一族的“后座”的款式,虽然做工比较粗糙,但任然能看出雏形


瑟兰迪尔没有吃她的葡萄,她笑了笑,自己吃了下去


瑟兰迪尔肯定早就看出来他的位置是后座,却没有说什么


想到这她玩味的勾起他的下巴,还轻佻的搔了搔


虽说此时的瑟兰迪尔认她为了主人,但原来的性子一个没丢,阿索娜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皱了皱眉,眉间悬针纹跑出来显示它的存在。他的身体微微偏开了一点,碍着主仆的身份,没有反抗


“噗嗤”阿索娜笑了出来,指尖勾起了瑟兰迪尔的一缕长发,轻轻缠着绕了绕,果不其然看到眼前人的眉头皱的更深


她轻轻伸出手想帮他把眉间抚平,被他轻描淡写的偏开


“主人,请自重。”他苍蓝色的眼眸淡淡的瞟了她一眼,虽然受制于人,可任然无端生出王者的威压,看得她心里一悸,但并不想扰了眼前的场景


这样的他,才是本来的他,原原本本的他,让她悸动的他


是的,悸动


但自此那件事过后,这种感情就随着喜怒哀乐烟消云散了


如今居然还能再感受一次,她既意外,又珍惜


但又有什么呢


瑟兰迪尔如今不过是他的傀儡,一枚棋子罢了,说不定等以后统一中土了,她还能拿来玩玩


可她是个女子


但,若不是女子,又怎会有那样一番悸动?


她慢慢收回手去,起身对他说:“早点睡,明天去铲除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言罢对他笑了一下,“愿星辰入梦。”









莱戈拉斯一行人乘着船走水路从南河套出发,再次顺着安都因河而下,到达了艾明莫尔


“再往前的水路狭窄,走不了,还有一个瀑布。”莱戈拉斯边把船靠向岸边道,“我们在这里下船走陆路,穿过上次弗罗多说的他们走过的死亡沼泽,就可以到达乌顿,魔多的两大山脉交接处。”他一只脚踏上岸来,再伸出一只手给蒂雅缇,拉她上岸


他笑着看向金雳,“弗罗多他们说要爬那座山可难了,霍比特人都累,你一个矮人爬着怕不是要命。”


金雳气的吹胡子瞪眼,“精灵小子,我警告你别小看矮人!”


莱戈拉斯装着憋笑的样子,然后又毫不掩饰的笑出声来,“你怕不是会重得摔下去,到时候你变成矮人兰巴斯了我和蒂雅缇还要下去一点点的把你从地里扣出来,你那么重,一定陷进地里牢牢扒住土,弄出来可费劲了。”


一旁的蒂雅缇听着也不忍笑出声


金雳脸都气红了,瞪着莱戈拉斯也瞪不出个所以然来,又悻悻的坐到一棵树旁边,“你们精灵轻又怎么了?难不成能轻到飞起来,飞到山上去?”


“我们可做不到,不过你可以试试看行不行,没准就成了呢,你就可以不做矮人兰巴斯了,我们也不用费力的把你运上去了。”莱戈拉斯坐到和金雳对着的那棵树下,终于憋不住大笑出声,似是少年般


也只有对着这一帮兄弟,他才能找到年少的模样


“好了,精灵小子想打架吗!”金雳对着莱戈拉斯假吼了一声,然后似是示威性的挥了挥斧子


“好好好,知道了,不笑你了。”莱戈拉斯正了正脸,把表情又调到严肃的状态,仿佛刚刚捂着肚子大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变脸倒是挺快。”金雳小声嘀咕着,坐得离他近一些,“休息一下再穿过死亡沼泽吧。”


“明天再过去,”莱戈拉斯放松下来,两只手垫着后脑勺,整只精靠在树上,眼睛轻轻闭上,“死亡沼泽必须白天穿过,晚上会极为凶险,现在在这里起码还有树,等到了魔多就是真的寸草不生,明天破晓时分我们便出发,放心,死亡沼泽那一带是没有半兽人的,白天去没有什么问题”


他拍了拍老友的肩,“放心睡一觉吧,明天就是真正的冒险了”


他又转头看向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蒂雅缇,道:“小姑娘不会怕吧?”


蒂雅缇淡淡道:“我要是怕,在密林时就拒绝来了,还会在这里?”


“也是”莱戈拉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一个姑娘倒是一路上还比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稳重。”


“嗯,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个疑虑。”


“什么?”一听是正事,莱戈拉斯不由微微坐起身来


一旁的金雳也看了过来,凝神听着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一路实在是太顺了,”她沉着脸说,“先是没有任何阻碍穿过迷雾山脉,再是一路顺风顺水的水路,还有那场几乎没有花多大力气的第一战,就算半兽人养精蓄锐不敢轻易现身,这一路还是太顺了点,我觉得明天穿过死亡沼泽并没有那么简单。”


“安心吧,”莱戈拉斯又靠回树上,“除了我们几个没有人知道弗罗多他们进入魔多的路线,而且死亡沼泽不适合半兽人那种心思不纯之物多留,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其中,他们不会傻到靠近一片对自己不利的地方”


“不对,”蒂雅缇低头沉思,“还是不对,我们可能都低估了那位新魔君,她的实力不止那么一点,不然不会在整个中土迎来光明之际重铸魔戒,且反过来做了它的主人,魔戒不会为任何人臣服,可是从在她绿叶森林的表现来看,魔戒跟她十分融洽”


“虽然我觉得你有可能是多虑,但留个心眼总是好的,毕竟我们都不知道那位魔君的底,明日便小心些就是了。”莱戈拉斯闭上眼睛,逐渐放松下来,“先休息吧,为明天做点准备”


三人闭上眼睛,徒留天边最后一道光消失于地平线









Elenriel星之花环

【LotR】嘉兰密林日常11

队伍遭到了突袭。


那是一个夜晚,当他们在迷雾山脉的山腰处休整时,遇上了一伙奥克斯。


敌人数量极多,几乎是护卫队的七倍,中间混杂着妖精和强兽人,从宿营地的四面八方展开了攻击。


嘉兰诺德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从梦中唤醒,空气中那不寻常的味道使她条件反射般抓起了床边的艾儿。来不及换下身上的睡裙,莱格拉斯就闯进了她的帐篷,发现她没事,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掉了下来。


“待在这里,别动。”


虽然他想守护在她身边,但身为王子的职责提醒着他此时必须加入战斗。莱格拉斯离开营帐后,嘉兰诺德匆忙套上战士服,冲了出去。她无法安全地呆在营地中央,心安理得地享受族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保护。...


队伍遭到了突袭。


那是一个夜晚,当他们在迷雾山脉的山腰处休整时,遇上了一伙奥克斯。


敌人数量极多,几乎是护卫队的七倍,中间混杂着妖精和强兽人,从宿营地的四面八方展开了攻击。


嘉兰诺德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从梦中唤醒,空气中那不寻常的味道使她条件反射般抓起了床边的艾儿。来不及换下身上的睡裙,莱格拉斯就闯进了她的帐篷,发现她没事,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掉了下来。


“待在这里,别动。”


虽然他想守护在她身边,但身为王子的职责提醒着他此时必须加入战斗。莱格拉斯离开营帐后,嘉兰诺德匆忙套上战士服,冲了出去。她无法安全地呆在营地中央,心安理得地享受族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保护。


战斗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哪里都有叫喊和武器相撞的声音。一个帐篷烧着了,火光冲天。嘉兰诺德挑了一处奥克斯最密集的地方,双手持剑加入战局。


向左边一闪,躲开迎面而来的大刀,再将艾儿朝敌人的脑袋招呼过去。后背汗毛竖立,反手一劈,搅碎偷袭者的咽喉……


空气间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却刺激了她的神经,使她愈战愈勇,艾儿也使得越来越得心应手。头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她却恍若未觉,只是收割着一条条肮脏的生命……


偷袭来得也快,去的也快。大部分的敌人都被剿灭,剩下的幸存者逃进了一旁的山林之中。


然而还有那些就算自己死也要拉别人当垫背的。

纳兰穆
结婚照看你能不能ban

结婚照看你能不能ban

结婚照看你能不能ba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