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露仗

16.5万浏览    596参与
懷中道標
紧急赶完挂件图,CP25【杜王...

紧急赶完挂件图,CP25【杜王町珠宝经销商】见,印量不多售完即止∠( ᐛ 」∠)_

紧急赶完挂件图,CP25【杜王町珠宝经销商】见,印量不多售完即止∠( ᐛ 」∠)_

小潮

仗露仗本《岸邊露伴說不出口》的續集來了~~


書名


東方仗助、無法抉擇!


配對


東方仗助/岸邊露伴(無差)


內容


岸邊露伴說不出口系列的續集


預定規格


A5/內頁單色印刷(兩種色)/96P



續集預購⬇️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91116


如何購買⬇️

https://bolexiang.com/_Q&A_2.htm


上下集最後一次加印有需要可一起預購⬇️


岸邊露伴說不出口(上)


https://bolexiang....

仗露仗本《岸邊露伴說不出口》的續集來了~~


書名


東方仗助、無法抉擇!


配對


東方仗助/岸邊露伴(無差)


內容


岸邊露伴說不出口系列的續集


預定規格


A5/內頁單色印刷(兩種色)/96P




續集預購⬇️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91116


如何購買⬇️

https://bolexiang.com/_Q&A_2.htm


上下集最後一次加印有需要可一起預購⬇️


岸邊露伴說不出口(上)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81214


岸邊露伴說不出口(下)


https://bolexiang.com/book_infor.php?book_number=TW190408

晏二

「露仗」短打合集

警告:OOC 全是短打 日常系快乐 估计都是交往前提? 慢慢攒 可能更新  因为太长了备忘录不好翻,先放一点出来(?)  一共有3篇


(1)说谎的辨别

“东方仗助,我刚刚叫你呢!”

“哎?啊,哈哈,我没听见哎。”

说谎。

岸边露伴知道东方仗助装作听不见之后就只会统一回答“我没听见”,而真的没听见就会说“露伴老师叫我了吗”、“嗯?什么时候”、“真的吗,抱歉抱歉”之类的。

东方仗助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他真的做不动了。

END


(2)恋爱烦恼

东方仗助很苦恼,他时常觉得岸边露伴不够在乎他。

他也知道很奇怪,很不应该,但他就是这么觉得。

他就是想每时每刻...

警告:OOC 全是短打 日常系快乐 估计都是交往前提? 慢慢攒 可能更新  因为太长了备忘录不好翻,先放一点出来(?)  一共有3篇


(1)说谎的辨别

“东方仗助,我刚刚叫你呢!”

“哎?啊,哈哈,我没听见哎。”

说谎。

岸边露伴知道东方仗助装作听不见之后就只会统一回答“我没听见”,而真的没听见就会说“露伴老师叫我了吗”、“嗯?什么时候”、“真的吗,抱歉抱歉”之类的。

东方仗助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他真的做不动了。

END


(2)恋爱烦恼

东方仗助很苦恼,他时常觉得岸边露伴不够在乎他。

他也知道很奇怪,很不应该,但他就是这么觉得。

他就是想每时每刻都被注视,他就是想让露伴放下手里的画笔,他就是想每早每晚都收到露伴的消息。

但是岸边露伴不会。

“呜!真的吗仗助?我觉得露伴老师超在乎你的。”康一疑惑地叉起一点芒果挞。

“他,他在我们约会的时候都带着画板哎!每天也不给我发消息,偶尔的消息都是让我代买。而且啊,他竟然在做的时候叫停画画啊!!!”仗助生气拍桌。

“哎?前面先不说,最后一个是什么啊?你们什么时候到这一步了吗已经?!”

“不……呀,暴露了。”

“哈……不说这个,但是露伴老师真的很在乎你哦。”

“哪里?”

“比如说……他会跟踪你啊,画板上画了好多你,然后就是偶尔聊天的时候说的全是你呢……”

“慢着!”

“嗯?”

“他跟踪我?”

遭了!康一不自觉捏紧叉子,露伴老师好像要他保密来着。

“这家伙还真是变态啊?”

为什么你可以一脸正气地说自己男朋友是变态啊?!

“但是意外有点开心。”

而且还感到开心啊?!你们这是什么play吗?

康一决定再不插手这对智障情侣的矛盾了。

END


(3)体验人生

外面下大雨了。

东方仗助冲进了最近的熟人的家。

“哎呀,谢谢你让我洗澡。”

岸边露伴盯了东方仗助一会儿。

“怎,怎么?我这个发型就这么难习惯吗?”

“不是……你一会要回去吗,还是留宿。”露伴眼神游移到一边的衣柜。

仗助看看外面黑压压的天。

“可能回不去了吧。话说露伴老师你家里竟然连把伞都没有吗?”

那是我刚刚藏起来了,就为了让你留宿。

“没有。”

“呜……还好明天周末啊,我得和老妈说一声……”仗助放下搓头发的手,不自觉摸向因为衣服不合身露出的腰。

“露伴老师你衣服好小哦。”

“满足吧!至少还有你能穿的。”要是露腰装,这人是不是就这只能遮个胸啊。

“下次我带点衣服放过来吧?”

“……随你。”

露伴迟疑着看了衣柜一会儿,对着自觉霸占书桌开始写作业的仗助开口:“其实我这里有你可以合身的衣服……”

“哎?有吗?”

“有是有……要穿吗?”

“怎么感觉……”

“切,算了,你给我穿。就当是霸占我书桌的回礼。”露伴打开衣柜抽出一套衣服。

仗助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因为那是一套JK服,甚至还是不良系的那种。

“啊,顺便一提还有普通版的。”

“Crazy Diamond!”

“!Heaven's Door——”

“露伴老师!你…!”

哎呀,这家伙没生气啊。

“你不想试试?”

“我……”仗助撇过头,“……也不是,不可以……”

露伴抽出画板:“那赶紧换上吧,不然要着凉了吼。”

仗助不满地盯住画板,鼓起嘴,别别扭扭地换好了衣服。

啧。

露伴扔掉画板。

露伴压住仗助。

“你这个小子不好好换衣服尽知道勾引我。”

“???”

END

阿姒想看承仗結婚

[露仗]Sunflower

是朋友點的學生Paro露仗,但這篇基本無差所以都tag了

啊呃要上課了沒時間檢查先發再說,我終於寫露仗了!!

沒什麼意義的小甜餅,戀愛腦大開超級OOC


✒️💎

———————————————


放學過後的畫室是不會有人造訪的,那是如同校規般的戒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家都默默遵循著這個像是校園傳說一樣的規則。五點敲鐘過後的畫室是岸邊露伴的領域,誰膽敢踏入這塊聖地,都會被正在畫布上揮灑彩料的藝術家投以能夠凍結血液的冰冷眼神,一定的機率還會被鋒利的筆刀在臉上添幾道傷痕。曾經歷過這樣可怖之事的人表示,上一秒還在門口,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到樓梯間了,而且往後每次經過那間畫室總覺得背後一...

是朋友點的學生Paro露仗,但這篇基本無差所以都tag了

啊呃要上課了沒時間檢查先發再說,我終於寫露仗了!!

沒什麼意義的小甜餅,戀愛腦大開超級OOC


✒️💎

———————————————


放學過後的畫室是不會有人造訪的,那是如同校規般的戒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大家都默默遵循著這個像是校園傳說一樣的規則。五點敲鐘過後的畫室是岸邊露伴的領域,誰膽敢踏入這塊聖地,都會被正在畫布上揮灑彩料的藝術家投以能夠凍結血液的冰冷眼神,一定的機率還會被鋒利的筆刀在臉上添幾道傷痕。曾經歷過這樣可怖之事的人表示,上一秒還在門口,不知不覺間就已經走到樓梯間了,而且往後每次經過那間畫室總覺得背後一陣惡寒。


西北老漢是一隻不親人的野貓,他做事一向我行我素,說話更是毫不存在含蓄兩個字。


但也正因此惹禍上身。


他,岸邊露伴,校園風雲人物,粉絲無數,備受期待的繪畫界新星......卻因為被一個一年級小鬼猛揍導致住院無法參賽而錯過能出版自己漫畫的絕佳機會,岸邊露伴氣炸了!––––什麼的,也只不過是外人猜測的。他本人可是一點也不生氣,沒錯,無所謂的。的確被一個小鬼頭揍了是不太爽,但憑他的實力才不需要這樣的東西,搶著要他的出版社多的是,更何況他原本打算在頒獎時向主辦單位說“No“的,計劃被破壞了也是有點可惜。但是啊,但是.....那個小鬼挺有趣的。


當時他不過是在路上走著時瞧見一年級新生裡有個特別顯眼的腦袋,他沒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或者說他從來沒忍過。他大步的走向前,帶著毫無必要的自信一掌拍在那人肩上。「喂,那邊的小子。」他在對方轉過頭的時候伸出一根指頭戳在了極富彈性的髮包上,甚至還不要臉的捏了捏,新奇的觸感讓他心情甚好的露出了一個歪斜的笑容,說:「喔?你這顆牛糞頭挺有意思嘛。」


結果可想而知。


住院的期間那個害自己進到病房的罪魁禍首來探病時對他深深的鞠躬,在本該輕聲細語的場所大聲地表示自己願意做任何事賠罪,岸邊露伴在心裡盤算著估計是有人告訴他自己本來是要代表學校參賽的。這不是一個好機會嗎?他慶幸著臉上的繃帶好好的遮住了他不懷好意的笑。他叫對方抬起頭,故作不太介意的說了:「那麻煩你做我的模特吧,這點小忙你肯定願意幫吧?」


他在那時才發現那個人有著和髮型十分不相稱,極為精緻的臉蛋。


「打擾了——」畫室的門唰的一聲打開,開門的人是用腳開的,力道可能有些過猛了,鋁門的邊匡撞在已經斑駁的牆面上,又有幾片油漆碎屑被敲的落了下來。進到畫室後少年沒有關上門,就這麼放任它大敞著,一絲清風從空曠的廊道灌了進來,吹散了教室內的石膏和壓克力顏料氣味。


「太慢了,東方仗助。」露伴不是第一次在畫室這樣等待仗助前來了,那傢伙似乎永遠有忙不完的事,而且往往是別人在尋求他的幫助,他真的懂的拒絕兩個字嗎?露伴懶得繼續深究,他放下手機,這才注意到仗助抱著不該出現在一個高中生手上的東西。露伴問:「......你為什麼拿著那個?」


「我剛才在路上遇見園藝部的老師,就幫她一起整理了花圃。」仗助把書包隨手扔在門邊靠牆的位置,他難得的沒有穿著那件浮誇的改裝校服,而是換上了一件簡便的白色素衫。是制服弄髒了不想穿吧,真好懂的傢伙。露伴不禁想起了對方曾經在不小心被顏料水潑到皮鞋時,像個小孩一樣大喊“髒髒”的表情。......有點扯遠了。仗助把手上的東西舉起來展示給露伴觀賞,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說:「還替她修好水龍頭之後就送我這個啦。」


那是一束金燦燦的向日葵,鉻黃色的花朵有大有小,用橘色的緞帶束著,在下頭還扎了一個歪歪扭扭的蝴蝶結。


「一點也不適合你。」露伴簡短的在花束和少年之間看了一眼後給出了這樣的評論,他把快撲到他臉上的花推開,語氣帶著滿滿的嫌棄。


「我從來沒說是我自己要的吧,我要拿回家送老媽的。」莫名其妙被唾棄的仗助像路邊被淋濕的小狗一樣,委屈的把手收了回去,他準備把花放在一旁的空桌上時卻忽然被捉住了手腕。


「......算了,我也不常畫花,正好當作練習。」露伴一下子就放開他的手,踹了一腳少年的小腿後指向角落的沙發椅,自己則在工作桌上挑選適合的畫具。「你拿著向日葵去那邊的沙發,姿勢隨便你。」


「真的嗎!Great——!終於不用坐會讓屁股疼的高腳凳了!」被人踢了一下也沒有任何脾氣,他踏著輕快的步伐跑到角落把椅子稍微拖了出來才坐上去。仗助斜斜的倚靠在單人沙發上,雙腿跨著一邊的扶手,整個人陷進了柔軟的皮料裡。那姿勢比起“坐”來說更應該稱之為躺,花束被他抱在胸前,一片黃色和綠色的柔軟堆積在心口。


「喂喂喂......你也真夠隨便的。」露伴剛從櫃子搬來放畫布用的支架便看見仗助像一坨爛泥似的身姿,他朝對方皺起眉,嘴裡已經有各種刻薄的話語準備傾瀉而出。


「不是露伴老師自己說隨便我的嗎。」少年用他略帶稚氣的嗓音這麼說,明明對方不過大他兩個年紀,卻刻意的稱呼他為老師,當初原本預期露伴會阻止他的,沒想到他什麼反應也沒給,而仗助叫著叫著也逐漸習慣了這個稱呼,改不掉了。他勾勾嘴角,為自己的小聰明感到得意。


「嘖、算了。」岸邊露伴難得的吃癟,他咋舌一聲,沒有再對他的姿勢做出任何評論,只是拿起一張新的畫布,將自己隔離在畫架形成的屏障後方。空氣又陷入了沈默,牆上壞了許久的老時鐘像是被凍結了時間,只有飄動的細塵顯示了分秒的流逝。仗助能聽見的只有炭筆在紙上磨擦的聲音,還挺催眠的,他不禁心想。


「露伴是不是從來沒畫過我的臉啊。」他在第四次忍著想打哈欠的衝動時這麼問,視線望著露伴的方向。他其實沒怎麼看過露伴的作品,但堆積在角落的素描紙上人物的臉永遠是空白的,那些都是他擔任模特時露伴描下的圖畫。


「我找你來只是為了人體練習,誰要畫你這傢伙的臉。」岸邊露伴沒有抬頭,但至少他還願意回話,不過隨即又補上一句:「我不是說過我畫圖的時候別跟我搭話嗎。」


「有什麼關係嘛,你不也說了不會畫到臉。」仗助將視線收回,他盯著天花板上的格子,數著數著忽然又亂了規律,便放棄它轉而去研究手上的花束。他用指腹捏捏柔嫩的花瓣,摘下幾枚搖搖欲墜的葉子。他若有所思的看著手掌中的枯葉,唐突的開口說了:「露伴真厲害啊,繪畫能力這麼好,肯定備受期待吧。」


露伴的筆尖頓了頓,這句話來的太過突然饒是他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這小子抽什麼風?


「我其實是私生子來著,雖然老媽很疼我但果然還是沒辦法昂首闊步的活著。成績普普通通,也沒有什麼特長,優點自己也說不上來。」仗助見他沒有回應忽然就自顧自的繼續說了下去,。他像是一個被突兀開啟的音樂盒,在齒輪轉到底之前都無法停下,仗助一句接著一句地說,有時上句不接下句,但他也沒有停下,失去邏輯的講著任何浮上腦門的話。在日常之中夾帶著讓人詫異的沉重事件,自己的家庭、突來拜訪的外甥、童年時的高燒、還提到了外公的死。不知不覺間露伴的手已經停下了,他怎麼可能不停呢,東方仗助的各種際遇太過惹人疼惜,他應該要是一棵被呵護的鑽石,值得一切美好事物和來自世界的溫柔。想到這裡,露伴忽然一把掐熄了自己這個想法。


仗助像是忽然回神似的停了下來,手掌裡的枯葉已經被他揉碎成了碎渣,他將雙手拍乾淨,語氣平淡的好像自己並沒有在剛剛把幾乎迄今為止的人生說給對方聽,「哈哈,你不想聽這些的吧,仗助君接下來就會乖乖安靜了噢。」


沒關係,你可以繼續說,我在聽。露伴想這麼說,但最終只是把筆重新拾起來,淡淡應了一句:「嗯。」


時間過的很快,細緻的花朵比想像中的難描繪許多,露伴把完成的畫作從架子取下,畫中的人依舊是沒有臉的狀態,在完成度極高的其餘部分襯托之下更加的突兀。他不經意的皺起眉頭,但也沒表示什麼。


「喂,仗助,今天結束了你可以......」他站起身伸展了一下久坐而發麻的雙腿,在看見沙發上的人時卻一下子僵在原地。睡著了?搞什麼,像小孩子一樣,話說多了就累了?不可置信,太丟人了東方仗助。他走到對方面前,正準備把少年搖醒時卻又停下了動作。露伴盯著仗助看了一會兒,忽然走回原本的位置,把那張畫布又重新放了回去。


露伴和仗助再次見面是一個月後的事。當時他正在畫室裡繪製投稿用的作品集,那扇鋁門又再次被粗暴的推開,站在門口的少年喘的幾乎要吸不到氧氣,塗滿髮膠的牛排頭都有些鬆散。


「岸邊露伴!那張圖是怎麼回事啊!」他滿臉通紅的大喊,泌出的汗珠綴在額角,感覺隨時會落下。


「太慢了。」露伴慢悠悠的把畫到一半的紙從畫架取下,換上了一張空白的,說:「你管那麼多幹嘛,我買了紫丁香,今天你就拿那個吧。」


那天在公布欄上貼著恭喜岸邊露伴得獎的海報,標題訂為“向日葵與少年”的畫作還額外註記了:『向日葵花語:說不出口的愛。』


————————————————

紫丁香的花語:初戀✨

赤又土

p2是无意义意识流条漫,仗助君最近不开心

字丑注意

p2是无意义意识流条漫,仗助君最近不开心

字丑注意

飛魚

P1 我妹妹關於jo的仗助與露伴的一些想法
然後就畫成短漫(*°∀°)=3
(雖然現在可能不一樣了)

讓自己的人設出來說說話ww

P2~3 仗助向露伴老師示愛結果失敗(*°∀°)=3

P1 我妹妹關於jo的仗助與露伴的一些想法
然後就畫成短漫(*°∀°)=3
(雖然現在可能不一樣了)

讓自己的人設出來說說話ww

P2~3 仗助向露伴老師示愛結果失敗(*°∀°)=3

卑微AL
庆祝破百!!!AL(阿凌)带来...

庆祝破百!!!AL(阿凌)带来了绝命挑战!这次绝对不会鸽了!!!
请踊跃参加鸭(小声)

对了对了!如果热度100以上,那么中奖的那个幸运观众,会同时拥有45赞和100赞的福利~快来评论区拉低中奖率!!

如果想一起van♂,那就来和我扩列吧~

庆祝破百!!!AL(阿凌)带来了绝命挑战!这次绝对不会鸽了!!!
请踊跃参加鸭(小声)

对了对了!如果热度100以上,那么中奖的那个幸运观众,会同时拥有45赞和100赞的福利~快来评论区拉低中奖率!!

如果想一起van♂,那就来和我扩列吧~

PIKIGeeLe💫

画工崩坏的沙雕短漫又来乐

全员师生,初见,有很大的bug,问就是剧情(?)需要;

有一定程度的ooc

P10是无端联想
有一些隐藏在对话里的小设定~


画工崩坏的沙雕短漫又来乐

全员师生,初见,有很大的bug,问就是剧情(?)需要;

有一定程度的ooc

P10是无端联想
有一些隐藏在对话里的小设定~


瑮木风

关于小潮太太的仗露仗无差本《岸边露伴说不出口(上)(下)》,我问了一下湾湾家代理说周四(今天(21号))还会上架,但是台湾到大陆的运费比较贵(我当时买的运费是53r)想问下各位同好有无人想要拼团

补充:关于具体通贩网站及内页预览可以搜索 小潮 

太太首页里都有相关

不知道还会上架几本,唉

建了个群739592324可以商讨(不拼单但是想收本子的也可以进来,我后续询问上架数量之类的会发在群里)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拼出来。。。

关于小潮太太的仗露仗无差本《岸边露伴说不出口(上)(下)》,我问了一下湾湾家代理说周四(今天(21号))还会上架,但是台湾到大陆的运费比较贵(我当时买的运费是53r)想问下各位同好有无人想要拼团

补充:关于具体通贩网站及内页预览可以搜索 小潮 

太太首页里都有相关

不知道还会上架几本,唉

建了个群739592324可以商讨(不拼单但是想收本子的也可以进来,我后续询问上架数量之类的会发在群里)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拼出来。。。

日啖千食

私奔啦!



第二张是单独的风景放一下



摩托和背景有参考

私奔啦!




第二张是单独的风景放一下




摩托和背景有参考

君宝宝宝
冬天没有暖气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冬天没有暖气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呢……

冬天没有暖气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呢……

手心里的太阳

[JOJO不灭钻石][露仗]樱桃白兰地

樱桃白兰地


甜美的,热烈的。


仗助的课余时间大多数都放在了地下乐队上,露伴也不气恼,毕竟漫画才是他心中无可比拟的第一位。更何况他本身也不是个喜欢24小时和爱人绑在一起的性格,恰到好处的距离反而是感情最好的黏合剂。


仗助所在的乐队没有一个血统纯正的日本人,四个人四个姓,两个美国人是他血亲,还有一个意大利人是他血亲的朋友。拥有乔斯达血统的三个人各有各的讨厌之处,唯独特里休和露伴关系尚可,他们在时装品味方面似乎很合得来,但也仅此而已。于是酒会之后的护送任务自然落到了特里休头上。


特里休在别墅门口疯狂按喇叭闪大灯,露伴骂骂咧咧打开门。他刚洗完澡,身上还残留着未完全散去的热气...

樱桃白兰地


甜美的,热烈的。



仗助的课余时间大多数都放在了地下乐队上,露伴也不气恼,毕竟漫画才是他心中无可比拟的第一位。更何况他本身也不是个喜欢24小时和爱人绑在一起的性格,恰到好处的距离反而是感情最好的黏合剂。


仗助所在的乐队没有一个血统纯正的日本人,四个人四个姓,两个美国人是他血亲,还有一个意大利人是他血亲的朋友。拥有乔斯达血统的三个人各有各的讨厌之处,唯独特里休和露伴关系尚可,他们在时装品味方面似乎很合得来,但也仅此而已。于是酒会之后的护送任务自然落到了特里休头上。


特里休在别墅门口疯狂按喇叭闪大灯,露伴骂骂咧咧打开门。他刚洗完澡,身上还残留着未完全散去的热气,衣服也不甚整齐,一看就知道是被喇叭声强行从浴缸里拖出来的。


露伴出门时特里休已经从车里拽出一个话筒,正清着嗓子准备开演唱会。


她居然在法拉利里改了个车载卡拉ok!


看见露伴出来了,特里休似乎有点遗憾地放下话筒,半个身子自车窗钻进车里,把晚上的账单从仗助裤腰里抽出来拍在露伴胸前。


“您的包裹,请在这里签字,支持现金和各种移动在线支付。”


他年轻的情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迷迷糊糊哼哼唧唧,飞机头已经乱得不成样子,看样子被灌了不少。


“谁给他穿成这样的?”


露伴原本就阴云密布的心情在看清仗助的穿着之后直接开始刮飓风。穿还不如裸奔的渔网衫,不用问都知道这么没品的衣服的主人。


这个世界上第一讨厌的人是东方仗助,第二讨厌的就是以空条徐伦和乔尼乔斯达为首的乔斯达家族成员,排名不分先后。


“徐伦让我转达,不用谢,吐了的那件已经扔了,下次还她一件Maticevski就可以。”


露伴把账单团成团瞄准仗助的脑门扔过去,咬牙切齿地笑道:“哪天她和安娜苏结婚,我一定把官网上的所有款式一并打包亲手送到府上。”


没错,全世界都知道徐伦的父亲也就是仗助的外甥空条承太郎有多讨厌他未来的女婿。如果安娜苏哪天发生意外,不用怀疑,一定是承太郎下的手。


“我会转告给她的。”特里休难得露出点笑意,她指了指车,“赶紧把你的小狗领走。”


露伴的内心是拒绝的,他是漫画家,不是搬家工人,虽然不想承认,但仗助那个体型那个重量,一个能打他三个。


他原本有那么一丁点指望特里休能帮他一把,事实上他刚把仗助从车里拖下来特里休一脚油门就绝尘而去了。


露伴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家里是黑社会的女人身上。


哦对,她家那个组织的现任教父是个不姓乔斯达的乔斯达后代;她男朋友是推翻她父亲的主谋之一,也是现在热情组织的一把手,一位真正的意大利绅士。


果然和乔斯达家扯上关系的没一个是正常人。


脑子坏掉了的露伴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好在仗助吹了一路风,酒劲儿已经醒了五分,只是特里休狂野的车技实在让他难以消受。


“露伴……我好难受,想吐。”


仗助靠在爱人肩上委屈地哼哼着。


露伴大惊失色:“你给我憋住了!敢吐在我身上我会——”


“呕!”


“东方仗助!!!!!”




“我要和你分手。”露伴重新回到浴缸里冷酷地宣布。


仗助也坐在浴缸里。那件天杀的渔网衫屁用不顶,网眼大到连装土豆的资格都没有。结果就是仗助直接吐了自己一身,成功把自己恶心醒了。


“我错了。”


仗助心虚地道歉,他年长的爱人小心眼得很,比全世界最高傲的猫还要难哄。


“不,是我错了,东方仗助。”


完了,完了完了,露伴不仅道歉,还叫了他全名,这已经不是火山爆发,直接要日本岛沉没了!


仗助赶紧凑上去想要献上一个示好的亲吻,但他脑子虽然明白事态紧急,身体却还没有摆脱酒精的影响,腿一软,仗助还没站直腿就整个人扑进露伴怀里。


“!”


这个场景放到男女恋人之间可能会很浪漫,但很不幸,他们是同性,而且露伴还是被砸得那个。实话实说,这很疼。


“东方唔——”


仗助麻利地就着这个肉体紧贴肉体的绝佳姿势亲了上去。露伴想要闭嘴拒绝,但仗助的舌头已经先一步霸道地顶了进去,勾住露伴的舌尖吮吸纠缠,樱桃白兰地的味道一路烧到露伴的喉咙深处。


他岸边露伴是这么容易就屈服于肉欲的男人吗?


露伴觉得不是,但事实上他就是。


呵,男人。


“老师,你硬了。”


男孩故意往下蹭了蹭,咬着他的耳尖低声笑道。


“给我滚起来。”


“诶——仗助君已经没有力气啦。”


已然明白露伴口是心非的毛病,仗助干脆下巴往他肩头一搭,松下力气。失去控制的身体紧贴着露伴的胸前慢慢慢慢往水底滑下去,在嘴巴呛进洗澡水之前,露伴伸手把他捞了上来。


“不成体统(だらしない)。”


仗助舔了舔嘴角,眼底荡漾着直白坦荡的欲望。


“我喜欢你,露伴。”


“我记得我们马上就要分手了。”


“那我们先打个分手炮,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


男孩也不恼,他睁着一双宝石般剔透的眼睛期待地望着露伴,笃定他会接受这个不成体统的提议。


露伴纠结了一下,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没有原则。他自诩是的自制力极强的人,被人说孤僻也罢,偏执也罢,他的故事需要读者的喜爱和理解,而他本人则活得像个与世隔绝的孤岛。天才大抵都是孤独的,才能是他与人间的联系的唯一一根细线,一旦切断了,“岸边露伴”这个人就会顷刻间不复存在。


但是岸边露伴遇到了东方仗助,他就像一颗裹在塑料糖纸里的钻石,包装廉价,攥在手里还会留下难以清洗的亮粉。商人会用钻石换取金钱,爱人会用钻石换取约定,那画家呢?画家会把钻石对准太阳,阳光洒下来,他的世界就拥有了七彩的颜色。


“仅此一次。”


“谁会打那么多次分手炮啊,老师你真奇怪。”仗助哑然失笑,勾着露伴的脖子,在他发怒前用嘴堵住未出口的抱怨。


樱桃白兰地。


露伴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两天前记者采访的问题。




露伴老师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




介于水果和烈酒之间的樱桃白兰地。

阿姒想看承仗結婚

早上拍了一張自家柴閉眼的照片忽然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眼熟就改了一下圖


私心偷加CP tag

早上拍了一張自家柴閉眼的照片忽然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眼熟就改了一下圖


私心偷加CP tag

手心里的太阳

[JOJO不灭钻石][露仗]外貌至上主义

*neta的John Galliano,文中描述的衣服是有原型的,来自Maison Margiela,设计师就是海盗爷。这篇文没有任何主题,所以读起来没头没尾的,单纯是想推荐一下这场秀23333

再屏蔽我就真的没辙了,拉倒吧LOFTER!

原型如图:




*neta的John Galliano,文中描述的衣服是有原型的,来自Maison Margiela,设计师就是海盗爷。这篇文没有任何主题,所以读起来没头没尾的,单纯是想推荐一下这场秀23333

再屏蔽我就真的没辙了,拉倒吧LOFTER!

原型如图:




君宝宝宝
为什么我的对皮那么喜欢咬我。[...

为什么我的对皮那么喜欢咬我。[我是露伴皮啦]

为什么我的对皮那么喜欢咬我。[我是露伴皮啦]

boki战士嗣韵
开车了开车了,是乳胶+颜🐍,...

开车了开车了,是乳胶+颜🐍,第二次开仗右车,⚠️注意是仗右无差!脑谁都可以!⚠️我被lof屏蔽怕辽,我就放个局部截图,全图走图链√见评论区

悄咪咪私心打几个仗右相关tag,orz

开车了开车了,是乳胶+颜🐍,第二次开仗右车,⚠️注意是仗右无差!脑谁都可以!⚠️我被lof屏蔽怕辽,我就放个局部截图,全图走图链√见评论区





悄咪咪私心打几个仗右相关tag,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