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露菊

7706浏览    65参与
松枝matsu

大地之歌(上)

米露/米菊/露菊

1960s非国设



大地之歌




我初见本田菊是在一九六零年的春末。当时我代表出版社前往日本参加在东京举办的世界建筑大会,那是战后日本建筑界第一次承办如此大规模的国际会议。与我同行的还有许多在美国业界声名赫赫的大建筑师,比如保罗·鲁道夫、路易·康、山崎实(美籍日裔)。那会儿日本人还无法自由出境参与学术交流,加之日本政府希望这个国家能尽快重获世界认可,因此这次会议被给予厚望,办得格外细致、隆重。

本田菊安静地坐在会场一角,神情专注地听主讲人发言,时不时低头做笔记。平心而论,他的相貌并不出众,个头也很小。如果不是阿尔弗雷德提...

米露/米菊/露菊

1960s非国设



大地之歌





我初见本田菊是在一九六零年的春末。当时我代表出版社前往日本参加在东京举办的世界建筑大会,那是战后日本建筑界第一次承办如此大规模的国际会议。与我同行的还有许多在美国业界声名赫赫的大建筑师,比如保罗·鲁道夫、路易·康、山崎实(美籍日裔)。那会儿日本人还无法自由出境参与学术交流,加之日本政府希望这个国家能尽快重获世界认可,因此这次会议被给予厚望,办得格外细致、隆重。

本田菊安静地坐在会场一角,神情专注地听主讲人发言,时不时低头做笔记。平心而论,他的相貌并不出众,个头也很小。如果不是阿尔弗雷德提前给我看过照片,我十有八九不会留意到他。他瘦削的体型上套着一件过了时的宝蓝色呢子西装,黑发一丝不苟地梳向脑后,眼睛里没有太多波澜,倒是脸颊上的婴儿肥让他看上去比旁边的人要年轻不少。我有点怀疑他是否真的已经四十岁了。

轮到本田菊发言的时候,他显得有点儿局促,站起来拽了一下衣角才走上台,然后像大多数日本人会做的那样鞠躬行礼、面露微笑,认真阐述自己的见解。他的英语夹着浓重的本地口音,听众里的欧美建筑师们困惑地交头接耳起来。发言在掌声里结束。会议散场后,我留住本田菊,把阿尔弗雷德拜托我转交的礼物交到他手里。

本田菊听到那个名字,抓着包裹眨了眨眼。那双深黑色的瞳孔里终于涌出了一点可以被称为“怀念”的神采。他犹豫了一下,当着我的面拆开了礼物。一沓厚厚的信件从牛皮纸下露出来,被麻绳勒紧,有些满是污迹,还有些已经发黄。显然,都是阿尔弗雷德写给他的未寄出的信。他的表情有点惊喜,随后又变得尴尬。

“你不必现在就拆。”我说。

“我记得美国人有这样的习俗。”他迟疑地开口,“呃,你是美国人吗?”

“你觉得呢?”我存心逗他。他瘦瘦矮矮的,拘谨又羞怯,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绵羊。

“看起来不太像……”他说。

至少此刻他很诚实,我喜欢他的诚实。我的发色、肤色和瞳色多半要比他认知里的典型的美国白人长相更浅、更淡。所谓的“典型”无非就是阿尔弗雷德那副模样:金发蓝眼、高鼻深目和被阳光晒成小麦色的皮肤。

“我是俄裔。”我说,“美籍俄裔。你可以叫我布拉金斯基。”

“幸会,布拉金斯基先生。”他说。

“幸会。”我说。

我们俩握了下手,并排往会场外走。会场选在东京大学。东京市在空袭中化为焦土,东大却因为被美军列为规避区域得以幸免于难。校园内的砖石建筑保留着明治时代的古朴和西洋风情,路边种了樱花树,几株晚樱在暮色中静静绽放。这个时候纽约的樱花才刚盛开。

“你也是建筑师?”本田菊问。

“不,我为出版社和报社工作。我从事建筑评论。”我说,“和阿尔弗雷德勉强算是朋友。”

本田菊点了点头,又问,“他怎么没来东京?我还以为他肯定会来的。”

“他这会正忙着交图纸、和团队大吵特吵、跟客户讨价还价。”我回答,“琼斯大建筑师刚拿下一个西海岸的大项目,正打算一展宏图。”

本田菊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顺理成章地和他聊起阿尔弗雷德的近况,他听得很认真,看得出来他为老朋友的成就感到高兴。

“他想知道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我说,“你离开美国以后。”

本田菊沉默片刻,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遭到遣返,不得不中断在麻省理工的学业、只身返回日本。他没有应征入伍,而是进入东大继续攻读博士。他和两位同僚一起完成了满洲国新都规划和大东亚共荣圈纪念馆设计。当然,这些方案都未能付诸实施。他们对柯布西耶推崇备至,原本想借此机会实践这位大师关于现代主义建筑的理想,但在政府对西方文化的禁令之下,只能规规矩矩地遵循古旧的本土传统。一直到战争结束后,他才真正有机会追求自己的事业。一九五零年,他回到广岛参与了故乡的重建,和平纪念公园的成功让他名声大噪。——不仅是日本,也在美国建筑界引起了关注。确实如此。这也是我愿意给阿尔弗雷德帮忙的原因,这让我有合适的理由与他深聊。——后来他又接连获得设计香川县和冈山市厅舍的机会;现在他是“东京·新首都”计划的一员。

我对他战争期间的经历感到好奇,我发誓我没有故意刁难他的意思。我只是好奇。

“你知道伪满洲国和大东亚共荣圈实际上是什么吗?”我问。

“难道你认为研制武器的人不清楚这些东西会被用来做什么?”本田菊反问,“如果我一直呆在日本境内,可能会对政府粉饰太平的说辞深信不疑。但我是从美国回来的,我心里有数。”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参与这两个项目?”我问。

“我是建筑师,建造房屋是我的职责。”本田菊说,“如果我拒绝履行建筑师的职责,就得上战场履行日本国民的职责。我不想杀人,也不想死。”

我理解他的意思:战争期间,日本社会处于政府的高压控制之下,所有人都成了这台战争机器上一枚冷冰冰的零件。微弱的声音被巨大的轰鸣淹没,零件们被剥夺意志与个性,不眠不休地运转、直到末路。

上个月我父亲受邀参加纪念威廉·冯·洪堡忌辰的学术论坛,出席者大都是欧美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父亲被迫远走他乡后常年积郁,健康上出了些问题,因此会议组织者建议由我陪同。二战带来的浩劫让学界重新把目光投向一百多年前就公开反对“国家主义”、写出《论国家的作用》的德国大师洪堡。论坛上,“国家神道”和日本畸形的constitutional system被反复提及——这几乎是对洪堡先见之明的最好验证,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对战时日本政权有所了解。

我们没有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转而讨论他刚才在会议上的观点。正如本田菊自己所言,他是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的忠实追随者。他告诉我,他曾供职于前川国男的事务所,正是这段经历令他深受影响。据我所知,前川国男教授师从于柯布西耶门下,协助老师设计和建造了位于东京上野公园的国立西洋美术馆。

这是一段相当有趣的往事:战争结束时,法国政府扣押了一批由日本财阀购入的印象派杰作;经过交涉,法国同意将这批画作归还给日本,条件是日本必须建造一座美术馆加以安置。日本接受了。虽然百废待兴,政府仍决定优待这个美术馆项目。他们邀请了柯布西耶。这位法国左翼早年就以其革命性的观点威震西方建筑界,将之视为历史主义与现代主义风格的分水岭也不为过。某种意义上,他彻底颠覆了人类对建筑物的审美与认知;法国佬向来精于此道。如今这股思潮正在影响战后的日本,从本田菊的作品和演讲就可以看得出来:重视建造的经济性原则,积极采用工业材料和新技术,追求造型、结构和功能性的彼此统一,要有简洁利落的线条和精致细腻的立面,也要有充满韵律感的和谐的整体性。不过我所指的有趣不是这个。一百年前,日本浮世绘传入法国,成为文人雅士竞相追逐之物,也深深影响了莫奈、梵高们对于绘画技法和造型的理解。印象派横空出世,又反过来受到了日本人的追捧。文明与文明之间犹如群山回唱般的对话,才是真正有趣之处。或许不久的将来,日本的建筑师们也会像曾经的浮世绘一样惊艳四座,赢得美国、法国乃至整个西方文明的赞叹。我们又聊了很多,坦白说,这就是本田菊给我的感觉。

——他躲过战火,前途光明。

路的尽头是校园大门。道别前一刻,我决定出卖阿尔弗雷德。他上过战场,这件事他反复叮嘱我别让本田菊知道,我决定违背自己的诺言。我告诉了本田菊,他显得很惊讶,追问我为什么。

“因为他最尊敬的教父死在了菲律宾。”我说。

阿尔弗雷德的教父是一位牧师、也是一位医生,随美军从菲律宾撤离时被日军俘虏。最终惨死。——根据其他获救者的回忆,他很有可能被当成实验品送进了医疗部队的解剖室,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被划开头颅和身体,剥下皮肤、取出脏器,变成一堆残肢断臂。但这已经是日本投降之后的事了,而联邦政府决定不再深究。——无论如何,教父的死讯在阿尔弗雷德心中掀起怒火,他立即从麻省理工退学,不顾父母兄弟劝阻上了战场。

本田菊很久都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才问,“他恨我吗?”

“他为什么会恨你?”我问。

“我是日本人。”本田菊说。

“他为什么会因为你是日本人而恨你?”我问。

本田菊露出窘迫和歉疚的神色,“他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了很多……”

“他不恨你。”我说,“对他来说,你是本田菊这个朋友,而不是日本人这个宽泛的概念,更不是日本政府。他能分清楚。”

本田菊嘴角挤出一个勉强的笑。

我接着发问,“假如他是那个投下原子弹的飞行员,你会恨他吗?”

本田菊沉默了,他盯着手里的信件说,“我不知道。”他又说,“有时我会想幸好美国人结束了战争,我们再也不用过那种提心吊胆、食不果腹的日子。不用送亲人离开,也不用继续保持沉默。是美国埋葬了那个疯狂的、令人窒息的时代,把我们从深渊里解救出来。但我之所以能这么想是因为我还活着、我的家人都活着……抱歉,你的问题恕我无法回答。”

“感谢你送我这么远。”我说,点到为止,“明天见,本田教授。”

如果是阿尔弗雷德也会这么做的。我们都知道有些事即使存在争议也必须让它发生,而一旦发生,就注定会成为另一些人心头无法愈合的伤口。这个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完全的正义就像完全的公平一样罕见。我不是来跟本田菊理论美国或日本的战争责任的,那是战争史学家和政客们关心的话题。我们不是神,不是政府,也不是死难者,我们无法代表任何人忏悔或宽恕。

不,不对。

阿尔弗雷德根本不会像我一样发难,他从来没恨过本田菊,这才是最让我耿耿于怀的。事实上,他才上前线没多久就遇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在那些与死亡、炮火、污浊海水为伴的晦暗的日子里,他经历着我永远无法感同身受的痛苦。我只能透过他兄弟马修·威廉姆斯之口略知一二:回家后他患上了重度失眠症,每晚都被噩梦惊醒;他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快活地大笑,甚至不再笑,而是变得寡言少语,时常盯着房子一角发呆;有段时间他开始自残,开始因为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然后像个小孩子那样痛哭流涕地求亲人原谅他。只有给本田菊写信的时光能让他获得些许平静。日本人和本田菊在他心里被完全地割裂开来,一边是恶鬼般残忍的仇敌、暗藏凶险的岛屿、阴霾密布的海岸和天空,另一边是大学时代共诉理想的友人、是记忆里热忱而真挚的青春年华、是海岸和天空那头纯洁无暇的温柔月光。甚至这种割裂本身,对他脆弱的精神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折磨:只要本田菊是日本人,就随时有可能成为一个身上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他不敢打听本田菊的消息,他不敢猜想自己会听到什么。

这种状况持续到战后第三年才有所好转。也是在那一年,阿尔弗雷德修完了剩下的学分、顺利从学校毕业。或许不能说是“顺利”:在读期间,他曾由于身体原因多次休学。但这并不影响教授们对他的才华的欣赏和偏爱,其中一位把他引荐给了自己的好友,希望好友给这个大胆的、充满冒险精神的年轻建筑师一次机会,由他来设计位于西雅图海湾的私人豪宅。

阿尔弗雷德“一战成名”。他一门心思扑在这个项目上,呕心沥血创造出了一个只能用“怪诞不经”来描绘的建筑。所有线条都被打碎、扭曲重新拼贴和堆积,就像一张被痛苦狠狠揉皱的脸;他超前地大面积使用毫无“品位”可言的粗劣的钛合金材料,最大限度地忽略细节装饰,将形式与功能完全抽离;这幢房子以极具破坏力的模样伫立在海洋与大地之间,简直不啻于对古典审美最恶意的“冒犯和轻蔑”。好在他的客户也是个“怪胎”,力排众议欣欣然地接受了这个“惊喜”。阿尔弗雷德无视来自同行的争议继续我行我素。他和校友一起开设了自己的事务所,以态度强硬、固执己见闻名业界,有次差点因为无休止地追加预算和甲方闹上法庭。他的作品依然夸张而炫目,但渐渐地批评声越来越少。美国建筑界送给他的名头也从“哗众取宠的新秀”变成了“野心勃勃的解构主义鬼才”。

用马修的话来说,他仿佛完成了一次宣泄,终于又变回了从前喜爱大笑的样子,也不再提起有关那场战争的一切。

但我无法忍受阿尔弗雷德的自欺欺人,正如无法忍受本田菊的一无所知。

落日烧灼东京的天空,为崭新的街道和房屋披上霞光。我站在校园外,眼前却浮现出了另一幅画面,体积庞大的轰炸机从云层之下掠过,冲天的火光将黑夜映照得恍如白昼,整座城市——每一条街道、每一栋房屋都在燃烧。我相信如果机器犯下罪行,那上面的每一个零件都难辞其咎;我也听见大地彻夜哀鸣。








TBC.

mldamk wjjlk

课间的潦草涂鸦。线条逐渐敷衍。


本命心酸追妻两百年。
p1:露子还是欧洲第一个学日语的国家,当时他请求建交,菊菊骗他稍等,他就真的呆在那乖乖等了好几年……



好想让菊菊给点回应!!我们露子也不是没人追的(ಥ_ಥ)比如我

课间的潦草涂鸦。线条逐渐敷衍。


本命心酸追妻两百年。
p1:露子还是欧洲第一个学日语的国家,当时他请求建交,菊菊骗他稍等,他就真的呆在那乖乖等了好几年……




好想让菊菊给点回应!!我们露子也不是没人追的(ಥ_ಥ)比如我

mldamk wjjlk

加了滤镜 来不及处理了我好激动啊!!!!!

和以扫太太讨论了下,菊真的很heroin chic因此 p2参考了kate moss的硬照。画渣抓不住那种瘦小清纯又放荡的感觉

吸烟有害健康。但直觉两人都抽烟Σ(|||▽||| )

 @以扫 没想到有那么多共同爱好 太太我爱你!!!

时尚圈不行太太考虑下双影帝如何!!!


加了滤镜 来不及处理了我好激动啊!!!!!

和以扫太太讨论了下,菊真的很heroin chic因此 p2参考了kate moss的硬照。画渣抓不住那种瘦小清纯又放荡的感觉

吸烟有害健康。但直觉两人都抽烟Σ(|||▽||| )

 @以扫 没想到有那么多共同爱好 太太我爱你!!!

时尚圈不行太太考虑下双影帝如何!!!


mldamk wjjlk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杂志被迫停运

俄/罗/斯/某知名色///情///杂志被迫停运

塔说

【all菊】“妈妈你在生我的时候爸爸在干嘛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个。

米日的场合

米:(因为医院是琼斯集团的产业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三台摄像机将完全记录小英雄的诞生过程——☆!

英日的场合

本次接生手术将由柯克兰医生亲手操刀。

露日的场合

日:(很痛,在哭)

露(对医生):😊😊😊(施加压力施加压力施加压力……)

医生:我实在是很为难啊。

仏日的场合

仏:(心疼地握着日的手)等孩子出生了以后我会包揽家务一日三餐你只负责吃吃喝喝永远保持美丽……(开始了奶爸的承诺)

伊日的场合

伊:呜呜呜菊你很痛吗……生小宝宝很痛的吧……

日:不痛哦(其实很痛)

伊:哇😭我要做爸爸了……

日:费里君不哭哦……

独日的场...

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个。

米日的场合

米:(因为医院是琼斯集团的产业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三台摄像机将完全记录小英雄的诞生过程——☆!

英日的场合

本次接生手术将由柯克兰医生亲手操刀。

露日的场合

日:(很痛,在哭)

露(对医生):😊😊😊(施加压力施加压力施加压力……)

医生:我实在是很为难啊。

仏日的场合

仏:(心疼地握着日的手)等孩子出生了以后我会包揽家务一日三餐你只负责吃吃喝喝永远保持美丽……(开始了奶爸的承诺)

伊日的场合

伊:呜呜呜菊你很痛吗……生小宝宝很痛的吧……

日:不痛哦(其实很痛)

伊:哇😭我要做爸爸了……

日:费里君不哭哦……

独日的场合

独:(安抚日)痛的话就掐我吧……(会是个正经的好爸爸)

普日的场合

普鲁士先生由于过于吵闹虽然作为准爸爸还是被赶出了手术室。

西日的场合

西:(天啊我要做爸爸了!太他妈兴奋了赶紧发个推!)

西(推特):(附上自拍)各位乡亲父老我要做爸爸了!好兴奋啊……(发表要做爸爸的感想顺便diss没有对象的大学同学……)

西:(附上自拍)啊啊啊啊啊啊快要生出来了我的天啊——!!!我——好——紧——张——啊——

西:(附上小宝宝的图片)天啊是个男/女孩!我就想要一个男/女孩(其实早就检查过知道了)!小宝宝太可爱惹!

西:(附上妈妈和宝宝的合照+圣洁滤镜)我永远爱我老婆和孩子!

(同学朋友同事:你有病你找死。)

兰日的场合

兰:(在抽烟区抽烟)。

希日的场合

希腊先生一觉起来手机收到了两条短信。

第一条是通知他老婆快生了。

第二条是恭喜他当爸爸了。

希:啊……

mldamk wjjlk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现涂涂涂就这样了 

画渣战战兢兢献上诚心

最重要的事忘了说了😂这句话来自以扫太太的《擦肩》,太太好像很快把它删掉了(是因为太痛了吗),好可惜……我一直念念不忘那篇

太太删文神速😂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哪天太太突然消失……请您加油啊!您的日光美极了

只吃不产的我感到惭愧


“爱只在一瞬。”


是日光组!发现涂涂涂就这样了 

画渣战战兢兢献上诚心

最重要的事忘了说了😂这句话来自以扫太太的《擦肩》,太太好像很快把它删掉了(是因为太痛了吗),好可惜……我一直念念不忘那篇

太太删文神速😂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哪天太太突然消失……请您加油啊!您的日光美极了

只吃不产的我感到惭愧




湖蓬蚐腔

油畫

我又來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

扣好米白色愛德華披肩襯衫最上面的一顆釦子,本田菊拘謹地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胸前風琴褶的褶子。以黑灰豎條紋的羽織作為罩衫,其長度剛剛好到達紺色袴的中部。戴上淺咖色的圓頂麻帽,本田在鏡子前面來回移動搭配著洋襪的皮鞋,觀察自己的著裝。


今天到底是穿洋裝還是和服呢?本田在出門前對這個問題考慮了很久。


「讓我給你畫幅畫吧。」


在此之前,不要說畫像,本田連相片都沒有照過。在他看來,留下影像,似乎是一件非常莊重的事情。


既然如此,如果只是像平時一樣穿上詰襟制服,似乎有愧於如此正式的場合。因此,本田按照時興的穿搭挑選服飾,以應對這件事...

我又來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

扣好米白色愛德華披肩襯衫最上面的一顆釦子,本田菊拘謹地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胸前風琴褶的褶子。以黑灰豎條紋的羽織作為罩衫,其長度剛剛好到達紺色袴的中部。戴上淺咖色的圓頂麻帽,本田在鏡子前面來回移動搭配著洋襪的皮鞋,觀察自己的著裝。


今天到底是穿洋裝還是和服呢?本田在出門前對這個問題考慮了很久。


「讓我給你畫幅畫吧。」


在此之前,不要說畫像,本田連相片都沒有照過。在他看來,留下影像,似乎是一件非常莊重的事情。


既然如此,如果只是像平時一樣穿上詰襟制服,似乎有愧於如此正式的場合。因此,本田按照時興的穿搭挑選服飾,以應對這件事。


然而,像這樣追逐潮流地穿衣,對本田而言也是第一次。懷揣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本田拉開宿舍的木門,走入初雪的冬日早晨之中。


 


伊萬·布拉金斯基用夾著鉛筆的手支撐著下巴。他出神地盯著本田的模樣。


大概是因為緊張,本田的雙手攥成拳頭抵在膝蓋之上。接收著對方目不轉睛的視線的本田,終於侷促地開口。


「布拉金斯基先生,請問我今天的穿著是不得體嗎?」


被這樣問到的伊萬,好像從另一個世界抽回神智一般,稍微睜大了眼睛。


「……並不是。」


這樣說完,他將注意力放回到空蕩蕩的畫布之上。刷刷刷,空氣中開始瀰漫著石墨筆芯與帆布互相摩擦的聲響。


本田突然感到有一點小小的悵然若失。


 


今天下了大雪。


在羽織外面又穿上喀什米爾羊毛的切斯特大衣,本田撐著黑色的木柄傘行走在風雪之中。大約是因為下雪的緣故,路上的行人很少。舉目眺望,遠遠能看見赤坂離宮的身形已被白雪覆蓋。


步行到伊萬的住所,本田輕輕敲門。三下叩擊之後,木門被從內側吱呀呀地打開。


一個亂糟糟的淺金色腦袋探了出來。


「你來了。」然後他拉開木門,「進來吧。」


房間內燒著暖氣,本田不斷地用口中呼出的白色蒸汽溫暖著自己凍得通紅的雙手。看到此景的伊萬,向本田丟過去一雙羊毛手套。


「拿去吧!」


「我真的可以收下嗎?」


面對這樣小心翼翼地詢問的本田,伊萬只是不置可否地轉身回到畫架旁。


「快坐下,時間不多了。」


 


今天的工作結束以後,本田迎著夕陽返回學校。離開伊萬的住所,他從切斯特大衣的口袋裡掏出那副手套。


然而,對於東方人的他而言,俄國人的手套還是過分大了。即便如此,他還是滿懷感激地將雙手包裹在大大的手套之中。


除了感激,似乎還有某種別樣的情緒。但或許被北風裹挾著吹向了遠方,本田只是感到一種無端的欣喜之情。


 


今天是油畫工作的最後一天。


對於呆坐感到無聊的本田,開始偷偷觀察起伊萬的側臉。


濃密的眉毛微微皺起,隨著對方專心致志地移動手腕,本田可以看到他長長的金色睫毛微小地顫抖。隨著他腦袋的來回移動,本田有些擔心對方高高的鼻子是否會蹭到畫布上的顏料。


正當他想得出神的時候,伊萬的聲音突然傳入他的耳中。


「……呢?」


「啊?」


回過神來的本田,呆呆地看著對方紫羅蘭色的眼睛。從木凳子上站起來,伊萬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我畫好了。……你來看看吧。」


「那就失禮了。」


這樣說著的本田,懷揣著些微的興奮走向畫架。伊萬為了配合他的觀察,稍稍將畫架轉向他的方向。


凝視著畫中的自己,本田感到十分訝異。雖然都是自己的面貌,然而,畫中的自己與鏡中的自己卻存在強烈的不同。


但是,非要描述的話,他也說不出是哪裡的區別。他於是抬頭望向伊萬。


「我本人真的有那麼好看嗎?」他問。


沒想到這個問題竟然令對方躊躇了一下。


「在我眼裡。……你的確是這樣的。」


「真奇怪。這是為什麼呢?」


「……Мне нравится」


聽到無法知曉意義的語言,本田歪著頭詢問。


「什麼?」


「沒什麼。」


沒想到伊萬乾脆利落地回答。他別過頭去。


「等乾了你就拿走吧!」


這樣說著的伊萬,快步朝著房間內部走去。毫不知情的本田,一邊按捺著心中的疑惑,一邊卻又感到某種不可名狀的喜悅之情。


他仔細端詳起自己的畫像。


帆布上用黑色顏料勾勒出的他的眼睛,泛著水一般溫柔的光芒。


湖蓬蚐腔

將雨不雨

沒啥好說的 也是寫給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

京都的夏天到了。


大概是由於盆地的關係,京都的夏天總是帶有一種橘色的濕熱。仿佛空氣中都能看到的具象的水霧,黏膩地籠罩住人的口鼻。三千院中三千多株紫陽花,才剛剛綻放出色彩綺麗的鮮花。作為物候花的紫陽花,同潮濕的空氣一道,昭示著雨季的到來。


坐在木走廊上,本田菊小口小口地啜飲著今年的新茶。擺放在茶盤裡的三色團子,已經只剩下兩根空空的竹籤。一邊徐徐扇動手中絹色的團扇,本田一邊眺望著夏季的庭院。


「蟬時雨」,指的就是像這樣蟬聲齊鳴的夏季之感。蟬聲仿佛不間斷的雨點,此起彼伏地充斥在悶熱的空氣中。沐浴在...

沒啥好說的 也是寫給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

京都的夏天到了。


大概是由於盆地的關係,京都的夏天總是帶有一種橘色的濕熱。仿佛空氣中都能看到的具象的水霧,黏膩地籠罩住人的口鼻。三千院中三千多株紫陽花,才剛剛綻放出色彩綺麗的鮮花。作為物候花的紫陽花,同潮濕的空氣一道,昭示著雨季的到來。


坐在木走廊上,本田菊小口小口地啜飲著今年的新茶。擺放在茶盤裡的三色團子,已經只剩下兩根空空的竹籤。一邊徐徐扇動手中絹色的團扇,本田一邊眺望著夏季的庭院。


「蟬時雨」,指的就是像這樣蟬聲齊鳴的夏季之感。蟬聲仿佛不間斷的雨點,此起彼伏地充斥在悶熱的空氣中。沐浴在雨一般的蟬鳴之中,本田不由得想起那個男人難得露出的焦躁表情。


「日本的夏天太熱了。」


一到京都的夏季,他總是會像這樣反復抱怨。每每此時,本田總是會漫不經心地嗆他。


「你大可以去到樺太啊!」


欣賞對方偶一流露的鮮活情感,也是本田的興趣之一。無可奈何的男人,只好舉起雙手投降。


「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忍忍吧。」


 


聖彼得堡的夏天總是很短暫。


好像在眨眼的瞬間,難得可貴的新綠便再次化為紅葉紛紛揚揚地落下,伊萬·布拉金斯基自幼便嚮往潮濕溫暖的南國。然而,初次體驗京都的夏季的時候,他那西伯利亞寒風所雕刻出的棱角分明的英俊臉孔在一瞬間就扭曲了起來。


「南國是這麼痛苦的地方嗎?」


將手插入和服襟內,他向本田抱怨。正伸出鮮紅的舌頭舔舐幾斤透明的冰棒的本田,只是斜著烏黑的眼睛瞟了他一眼。


「這就是生我養我的京都。」


「那好吧。」


看到如同孩童賭氣一般鼓起臉頰的伊萬,本田忍不住別過頭去,偷偷露出微笑。


冰棒融化的雪水滴到了鬆軟的泥土上,迅速被吸走了。


 


伴隨著光腳與木頭摩擦所發出的聲響,木走廊傳出了嘎吱嘎吱的呻吟。不用抬頭,本田也知道來者何人。很快,一雙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的腳便出現在他的身旁。


伊萬始終難以適應穿著足袋行走。就算是冬天,他也只會穿上洋襪在室內活動。甚至是在不得不穿上和服的場合,他也會邊穿上木屐,邊跟本田抱怨。


「為什麼你們會發明如此難穿的鞋襪?」


偶爾他也會耍脾氣。


「我不穿了,我寧願光腳出門。」


每每此時,他便會朝本田揚起頭來。知曉這個動作的含義的本田,不論幾次都會紅了耳朵。


「我不出門了。」


面對這樣耍賴的伊萬,本田總是無計可施。垂下頭來,他用劉海擋住眼睛。他用冰涼的嘴唇蜻蜓點水般地擦過伊萬的臉頰。


「這也太敷衍了。」


即使這樣咕噥著,伊萬也難以掩蓋眼角的喜意。本田迅速地扭過頭去。


「快出門!」他呵斥伊萬。


 


坐在本田的身旁,伊萬百無聊賴地晃動他從浴衣下擺所伸出的腳踝。本田無奈地皺起眉頭。


「不要老是晃來晃去的。」


「你可真像老媽子。」


伊萬從本田手裡奪過團扇。他輕輕扇動,團扇便揚起力道足以吹起本田劉海的清風。


「你那也叫扇風嗎?」


不理會伊萬的言語,本田繼續端起茶杯。兩個人相對無言,一同眺望遠處墨色的比叡山。


蟬聲更密了。


湖蓬蚐腔

夢色一等星 第一章

沒什麼好說的 寫就完事了



——————

本田利用本能嫻熟地上下搖晃雪克杯。然而,掩藏在他低垂睫毛下的漆黑眼睛,卻浮動著一層莫名的焦慮。

成為酒保這些年來,本田也不是沒有同極道打過交道。然而,像這樣如此緊張的情形,本田可以說是第一次。

大概是由於色素減淡而接近銀白色的金色頭髮,亂糟糟地盤桓在頭頂,並用米色的喀什米爾羊毛圍巾和大衣遮住鼻子以下的臉部,這樣的特征在俄國人中並不特別。但是,那個男人那雙銳利的紫羅蘭色眼睛,從亂糟糟的劉海下方射出鷹一般的視線。

第一次被那雙眼睛攝住的時候,本田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那是不同於普通小混混的,野獸般的眼睛。

除此以外,他的菜單也十分獨特。

「來一杯Spirytus加冰。」

像...

沒什麼好說的 寫就完事了



——————

本田利用本能嫻熟地上下搖晃雪克杯。然而,掩藏在他低垂睫毛下的漆黑眼睛,卻浮動著一層莫名的焦慮。

成為酒保這些年來,本田也不是沒有同極道打過交道。然而,像這樣如此緊張的情形,本田可以說是第一次。

大概是由於色素減淡而接近銀白色的金色頭髮,亂糟糟地盤桓在頭頂,並用米色的喀什米爾羊毛圍巾和大衣遮住鼻子以下的臉部,這樣的特征在俄國人中並不特別。但是,那個男人那雙銳利的紫羅蘭色眼睛,從亂糟糟的劉海下方射出鷹一般的視線。

第一次被那雙眼睛攝住的時候,本田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

那是不同於普通小混混的,野獸般的眼睛。

除此以外,他的菜單也十分獨特。

「來一杯Spirytus加冰。」

像這樣單純地飲用Spirytus的客人,本田還是第一次見到。懷疑自己聽錯了的本田,訝異地確認了一遍。

「只要Spirytus嗎?」

被他這樣詢問的男人,紫色的眼眸中露出不悅的光芒。

「我的日語不好嗎?我說我要一杯加冰的Spirytus。」

非但不是不好,男人的日語甚至可以用完美來形容。被對方的氣勢所威嚇的本田,好一段時間都沒有回過神來。


不知為何,在男人逗留的這段時間內,竟然沒有一個客人前來。不過,「Lady On The Lake」本來也不是人滿為患的店鋪。大概是因為男人的威壓過於沉重吧,本田開始在心中暗自祈禱男人快些離開。

(如果一直這樣站在這裡……還真不知道做什麼好。)

一邊這樣想著,本田一邊偷偷透過睫毛觀察男人。一口一口地飲用著烈酒的男人,不知道是否感受到了本田的視線,仍然毫不動搖地維持著不緊不慢的速度。

作為伏特加的一種,Spirytus原產於波蘭,又被稱為「生命之水」,是目前已知的度數最高的酒類。經過反復70回以上的蒸餾,Spirytus可以達到令人驚歎的96%的酒精濃度。

伏特加無色無味無香,是製作雞尾酒的良好基酒。然而,直接飲用Spirytus,會因為酒精濃度過高而帶給人脫水的感受。

(該說不愧是北國之子嗎?)

啜飲著烈酒的男人,臉上絲毫看不出痛苦的神色。仿佛雕琢出來的銳利的臉部線條,因為酒吧暖色的燈光而些微地柔和了。

本田忍不住悄悄地盯著對方。

(是一個美男子啊。)

不知道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還是想法,男人冷不丁地從酒杯上沿抬起眼皮看向本田。被嚇了一跳的本田,訥訥地低頭繼續擦拭酒杯。

嘎啦嘎啦,伴隨著木頭椅子摩擦地面的聲響,男人站起身來。將玻璃杯中剩下的透明液體一飲而盡,他瀟灑地將紙幣壓在酒杯之下,然後頭也不回地離去。

風鈴的聲音回蕩在寂靜的酒吧之中。


湖蓬蚐腔

夢色一等星 序章

還是給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寫的

一開始是短打 不過現在打算寫長

——————————————

位於東京日比谷沿線,赤坂以南,麻布以北的東京港區,就是著名的六本木。從與森之美術館同層的城市觀景台上向下望去,可以將整個東京一覽無余。透過觀景台的玻璃,可以看到夜幕籠罩下的東京那令人眩目的車水馬龍。

每天從六點鐘到八點鐘的兩個小時間,著名的東京塔會被華燈完全照亮。這便是昭示著六本木之夜開始的標誌。

與東京塔一同踏上工作的,是毫不起眼的小酒保本田菊。

在酒吧林立的六本木,「Lady On The Lake」只是一家再普通不過的小酒館。沒有美麗的應召女郎也沒有誇張的廣告牌,閃耀著藍色和粉色...

還是給 @大导寺信辅的前半生 寫的

一開始是短打 不過現在打算寫長

——————————————

位於東京日比谷沿線,赤坂以南,麻布以北的東京港區,就是著名的六本木。從與森之美術館同層的城市觀景台上向下望去,可以將整個東京一覽無余。透過觀景台的玻璃,可以看到夜幕籠罩下的東京那令人眩目的車水馬龍。

每天從六點鐘到八點鐘的兩個小時間,著名的東京塔會被華燈完全照亮。這便是昭示著六本木之夜開始的標誌。

與東京塔一同踏上工作的,是毫不起眼的小酒保本田菊。

在酒吧林立的六本木,「Lady On The Lake」只是一家再普通不過的小酒館。沒有美麗的應召女郎也沒有誇張的廣告牌,閃耀著藍色和粉色光芒的電氣霓虹燈牌在被燈火通明的六本木所照亮的夜空下顯得稍嫌卑微。唯有在店門口用熒光筆寫著今日推薦菜單的發光板和從店門的玻璃處透出的暖黃色燈光,彰顯出這個建築作為一個酒吧的身份。

還沒有到開店時間,本田已經從更衣室中走出來,換好了漿硬的白襯衫和黑色的馬甲。走進吧檯,他開始清點酒瓶的種類和數量。

「Lady On The Lake」不是一家很出名的酒吧。

好像也只是維持著經營的樣子,老闆似乎也沒有特別大的野心。因此直到目前為止,本田的工作還算是比較輕鬆。

沒有在酒吧裡鬥毆的客人,也沒有在付款的時候會把紙幣和警官證一起遞出的客人,甚至沒有大喇喇地闖進門來,向他們收取保護費的暴力團體。本田有時候甚至會想,這難道是六本木一個被遺忘的角落嗎?不過,傍晚之後零零星星地前來店裡的生客熟客,總是會將他從想象中拉回現實。

話是這樣說,但本田偶爾也會因為清秀的外貌而遭到這樣那樣的騷擾。

「喂,小哥,長得真俊啊!不如來陪我喝酒吧。」

說著這樣的話,並使勁向吧檯內部探身過去的醉漢也不是沒有。每當此時,本田只有一邊壓抑著從胃部湧起的些微作嘔感,一邊向吧檯深處退去。

畢竟,如果在如今的東京失去一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的話,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麻煩事。

不過好在「Lady On The Lake」不是一間吵鬧的酒吧。在由於店內按老闆的喜好而播放的藍調音樂所形成的安靜空間中,醉客們往往也適可而止,不再繼續調戲他了。

八月份的東京,已經是濕氣聚集到肉眼可見程度的時候了。從開著暖色燈光的酒吧內部透過門上的玻璃向外眺望,似乎可以看見凝結成團的空氣。從住所步行前來工作的本田,原本的衣服已經被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濕氣所打濕。即使換上工作服,背後所產生的黏膩感仿佛仍然盤桓在他的四周。

帶有某種不知名的焦躁感,本田頻頻眺望店的入口。

(好奇怪。)

也不知道是被一種怎樣的力量所驅使,本田擦拭酒杯的動作似乎也變得不耐煩了起來。

(是夏天到了的原因嗎?)

無法給出答案,本田靜靜地等待門口的風鈴響起的第一聲。

叮鈴叮鈴,好像是回應他的焦躁一樣,風鈴立刻響起。本田急忙調整好心態。

「歡迎光臨。」

伴隨著他脫口而出的話語的,是裹挾著濕氣的夏日微風和一股難以言說的壓迫感。

「打擾了。」

男人的聲音低沉,鼓動著本田的耳膜。在這樣潮濕的夏日中,他的聲音帶有某種來自北國的氣息。

一人乐同盟

授权转载
画师:綾瀬
TwitterID:ayase_tbky

主页:https://twitter.com/ayase_tbky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授权转载
画师:綾瀬
TwitterID:ayase_tbky

主页:https://twitter.com/ayase_tbky

(禁止商用、二次创作
禁止转出LOFTER)

q阿凉p

40粉点图(占tag歉

点就画,没人点就鸽了_(:3 」∠)_()

cp见tag

(别了你,没人点)
截止到18号

点就画,没人点就鸽了_(:3 」∠)_()

cp见tag

(别了你,没人点)
截止到18号

南风

露菊合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e4y3Zs-omzPL9FUe9JIRQ 提取码:pF62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e4y3Zs-omzPL9FUe9JIRQ 提取码:pF62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哒咩

"本田,你没事吧?"伊万低头看着这个和自己比堪称娇小的人抖得和筛子似的,明知故问。


"在下没事。"


“可是,你的声音都在抖啊。”语气倒真像是在关心,如果不笑得那么开心的话。


本田菊依然有礼貌地回答,明明知道是故意,却也只能在心里怪自己非要这个时候来俄罗斯。


说话时可以看见白色的雾气,脸被毫不温柔得风吹得生疼,冷得浑身打颤。


他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水壶给他。


“啊,多谢,这个?”本田菊接过,扭开盖子,一股浓烈的酒味钻入鼻子,他一下猜到了是什么。


“伏特加,喝了就不冷了。”语气满是对自己家酒的自豪,眼里已然闪着光。...

"本田,你没事吧?"伊万低头看着这个和自己比堪称娇小的人抖得和筛子似的,明知故问。


"在下没事。"


“可是,你的声音都在抖啊。”语气倒真像是在关心,如果不笑得那么开心的话。


本田菊依然有礼貌地回答,明明知道是故意,却也只能在心里怪自己非要这个时候来俄罗斯。


说话时可以看见白色的雾气,脸被毫不温柔得风吹得生疼,冷得浑身打颤。


他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水壶给他。


“啊,多谢,这个?”本田菊接过,扭开盖子,一股浓烈的酒味钻入鼻子,他一下猜到了是什么。


“伏特加,喝了就不冷了。”语气满是对自己家酒的自豪,眼里已然闪着光。


“是吗?”他将信将疑地往嘴里倒了一口,奇怪的味道呛得他还没没吞下去,就吐了出来了,“咳咳咳……”他用手捂嘴,脸有些红,说不清是因为酒,还是因为自己的窘相,这样的酒实在是喝不习惯,他把酒递回去,想把酒还给他,“抱歉,这个……”


后者摇摇头,笑,“喝下去,要不然我灌了哦。”


这个人怎么能顶着这么纯真的笑容,用如此甜的声音说出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来,嘴角微微抽搐,没办法,又喝了一口,喉咙火辣辣的,这是第一的感觉,可是很快全身升起了暖意,倒的确不会那么冷了,不过还是没有自己家的酒好喝。本田菊拿出手帕,为自己擦了擦,恢复一副淡定的样子,又把酒还给他,“失礼了,谢谢你,伊万君,在下感觉好多了。”


“呜呼呼。”意味不明的笑。


他刚想说什么,就被飘舞落下的东西吸引。


这是……雪。


纷纷扬扬地落下,逐渐变大,趁地上的没有融化又铺上一层,落在伊万浅的近乎白的头发上……


看着有些发愣,良久才开口,"再过不久,我家樱花要开了,如果你来,我们可以一起赏花,去年的樱花就很好,你没来有些可惜,在下想今年的樱花会比……"


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很肯定地说,"呼呼,我说,想见我就直接说呀。"


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足够危险的距离,本田菊按捺住自己不安分的心,伸手帮他把落在头发上的雪拍掉,想了想,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不要总是戏弄在下。"


"才没有捉弄呢!"伊万回答,"如果,本田不会因为我没来,就找其他人的话,我就去。"


脖子上被柔软布料缠住,一向不会照顾人的人似乎弄得太紧,有些透不过气,可是怎么会如此的温暖,本田菊自觉地抬起头,接受着那个霸道的吻。


"因为你是我的哟,菊。"




圆圆圆子酱

你是我的向日葵(三)

啊极东真好吃,我原来吃什么cp的来着?溜了溜了,(不你回来)文?那是什么?抓紧更后面立马换极东,努力产糖(坚定)

【不客气,在下应该做的。】本田菊关上了门,依在门上,【话说,托里斯泡茶泡的真慢】伊万心想【下次没收他的胃药~】托里斯泡茶的手一抖,突然打了个喷嚏【额......我的胃,有点痛啊……该吃胃药了,就是和菲利克斯打了个电话而已嘛……哎呀好痛】(于是到后面人妻没戏了?不要看我我不知道)继续尴尬。【莫/斯/科真冷啊……】【是啊,真冷啊……】【在下也这么觉得啊……】(大声说出人类的本质是什么?)【日/本很温暖哦……伊万先生】【是这样吗?本田君,想去诶~】【想去的话,在下随时欢迎的。】【真的吗...

啊极东真好吃,我原来吃什么cp的来着?溜了溜了,(不你回来)文?那是什么?抓紧更后面立马换极东,努力产糖(坚定)

【不客气,在下应该做的。】本田菊关上了门,依在门上,【话说,托里斯泡茶泡的真慢】伊万心想【下次没收他的胃药~】托里斯泡茶的手一抖,突然打了个喷嚏【额......我的胃,有点痛啊……该吃胃药了,就是和菲利克斯打了个电话而已嘛……哎呀好痛】(于是到后面人妻没戏了?不要看我我不知道)继续尴尬。【莫/斯/科真冷啊……】【是啊,真冷啊……】【在下也这么觉得啊……】(大声说出人类的本质是什么?)【日/本很温暖哦……伊万先生】【是这样吗?本田君,想去诶~】【想去的话,在下随时欢迎的。】【真的吗】伊万抬起头,盯着菊的脸,【唔,那个,是,是的】即使是画本无数(丨你不要瞎说)的菊也红了脸,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慌张地开口道【在下,在下的家附近,有向日葵花田】伊万笑说【真好啊,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向日葵哟~这里冷到天鹅湖也会结成冰,真羡慕你们,有阳光啊】伊万显得有些悲伤【伊万先生......请不要......】本田菊没有安慰过别人,第一次见到有人难过,手足无措中。【本田君,没有关系的哟~】伊万笑眯眯地说【喝点饮料吧~】菊接过杯子【饮料?】【是呀~】本田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唔,味道有点......】菊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是伏特加?!伊万先生,这,这不是饮料吧!】 伊万露出很苦恼的样子【欸~可是我们,都把他当成饮料喝啊】本田菊装成生气的样子【伊万先生!在下,在下是日/本人啊……】菊有了些许醉意,坐在沙发上 ,【唔,本田君醉啦,本田君醉啦!】伊万笑着又喝了伏特加【真是,的,在下喝醉了,还那么高兴的说......】【啊啦,本田君,你好好休息吧~一定要带我去你家的花田看看哦~】【知道了的说......】

你猜我完结了吗?我也不知道呀……又是烂文一篇,心酸酸(鞠躬)感谢你看完不嫌弃

圆圆圆子酱

你是我的向日葵(二)

当时写标题就是脑门一热,事后发现真的不对劲,好苏啊……(捂脸)在下是真的不适合写长篇,找个理由赶快结束,(丨)按照我的话这绝对是be,在这个腐女扎堆的世界,真的如果不入坑,会被喷,一个在腐女堆挣扎的正常人......这应该是友情向(鞠躬)


两人很尴尬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壁炉里的火生的正旺,发出柴噼里啪啦的声音,本田菊先开口打破了寂静【那个,娜塔莉亚是......】【我妹妹,长的还算漂亮,只是,有点粘人,有点,而已......】伊万忽然开始发抖,蜷缩在沙发上,【那个,她现在在哪里?】本田菊束手无策地问【在莫/斯/科城里,正在找我,想要和我......】伊万闭上了嘴,两只紫色眼睛紧紧盯着门,表...

当时写标题就是脑门一热,事后发现真的不对劲,好苏啊……(捂脸)在下是真的不适合写长篇,找个理由赶快结束,(丨)按照我的话这绝对是be,在这个腐女扎堆的世界,真的如果不入坑,会被喷,一个在腐女堆挣扎的正常人......这应该是友情向(鞠躬)


两人很尴尬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壁炉里的火生的正旺,发出柴噼里啪啦的声音,本田菊先开口打破了寂静【那个,娜塔莉亚是......】【我妹妹,长的还算漂亮,只是,有点粘人,有点,而已......】伊万忽然开始发抖,蜷缩在沙发上,【那个,她现在在哪里?】本田菊束手无策地问【在莫/斯/科城里,正在找我,想要和我......】伊万闭上了嘴,两只紫色眼睛紧紧盯着门,表情十分的紧张,而且...害怕?【那个,伊万先生?】【别,别,别说话,她,来了...】本田菊正纳闷,谁来了,怎么吓成这样?突然,门外传出凄惨的尖叫,有点像女鬼,本田菊回头,发现伊万躲在一边,【哥哥,合体!!合体,和我结婚吧!】那女子大声喊叫【这是,我的,妹妹】伊万从牙缝挤出这句话,本田菊发了个抖,不由得想到自己家里的松坂砂糖,我妻由乃之类的病娇......【哥哥!哥哥!快,快出来!】门上发出尖锐的声音,本田菊想这门上应该留下了几道清晰的痕迹……【在下来吧】本田菊吓到十分平静,他打开门,看着两眼冒火的女子,他努力保持微笑,【唔,那个,您找在下有什么事?】【我哥哥,在吗?】娜塔莉亚冲着打开的门往里面看去,伊万正躲在沙发后面瑟瑟发抖,【抱歉,在下是一个人住】本田菊撒谎不脸红,【是吗,这附近,有哥哥的味道……】本田菊看着少女渐渐走远,一下子瘫在门背上,【哎呀……伊万先生的妹妹,好恐怖......】本田菊喃喃了几句,挣扎着站起身来,冲着里面喊【那个伊万先生!在下解决了,应该没有问题了,请不要担心......】伊万很显然没有缓过劲来,过了几分钟战战兢兢地回答【那个,谢谢你,本田君】啊又是瞎写,见谅,自己怎么写那么长的说......有空更


圆圆圆子酱

你是我的向日葵(一)

又短又烂,平平无奇预警(滑稽)文笔的话,唔,这个就别说了,(鞠躬)各位大人别介意,应该是糖,如果有似曾相识的梗......别看我自己找


「大家好,是伊万哟~」「在下是本田菊」「这是我的向日葵,也是日光」「那个,伊万先生,你的手......「唔~我什么都没有做......」以上纯属小剧场,接下来正文,(鞠躬)

  莫/斯/科火车站。【唔,虽然,早就知道俄/罗/斯很冷……但是,真的超出预料范围了】本田菊独自站在火车站站台上,【日/本,可真比这儿暖和。】本田菊搓了搓手,吹了口气,气息在半空中缠绕了几圈,融化了几片雪花,【啊,差点忘了正事,地址,地址在......】本田菊从自己的包里...

又短又烂,平平无奇预警(滑稽)文笔的话,唔,这个就别说了,(鞠躬)各位大人别介意,应该是糖,如果有似曾相识的梗......别看我自己找


「大家好,是伊万哟~」「在下是本田菊」「这是我的向日葵,也是日光」「那个,伊万先生,你的手......「唔~我什么都没有做......」以上纯属小剧场,接下来正文,(鞠躬)

  莫/斯/科火车站。【唔,虽然,早就知道俄/罗/斯很冷……但是,真的超出预料范围了】本田菊独自站在火车站站台上,【日/本,可真比这儿暖和。】本田菊搓了搓手,吹了口气,气息在半空中缠绕了几圈,融化了几片雪花,【啊,差点忘了正事,地址,地址在......】本田菊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纸条,打了开来,【是往,这边走吗……】莫/斯/科的城里大雪飞扬,本田菊逆着雪向前走,【好远,在下,好累,应该快到了吧……在前面那巷子左转?啊右转】雪很大,本田菊看不到前面的路,眯着眼睛向前走,突然有人从雪里走了出来,本田菊没留心,撞在那人身上,【啊,对不起,在下,在下只是去拜访伊万先生而已……】【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吗?】【是】,【啊啊啊,你要小心啊!你,是本田菊先生?唉,如果你胃痛,我可以把胃药给你的】【唔在下,在下会的】【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吃胃药啊……伊万先生,不会奇怪吧……】也许吧……十分钟后,本田菊到达了便签上写的地址,他气喘吁吁的看了看巷尽头的那那宅子,【是这儿,是吧?看起来也没有那人说的那样恐怖,也许只是性格比较古怪而已,而已吧】本田菊敲了敲那沉重的橡木门,门没有响动【兴许没听到】本田菊想了想,打算再敲次门,手还没碰到,门古怪的吱呀吱呀的开了,本田菊正打算做自我介绍,【在下是本田......】他抬起头,却看到一双闪着诡异光芒的紫色眼睛透过门缝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就算是看过了众多恐怖片的本田君也是吓得一动不动【白/俄/罗/斯,快,快回家呀!!!】本田菊看着那人扛着水管走了过来【那个,那个,在下,不......】【伊万先生!】劝他吃胃药的声音传来,【托里斯,让开,她,她是娜塔莉亚啊……】托里斯怔住了,【那个伊万先生,这是来拜访你的本田菊先生啊……】【本田菊?】伊万想了想这个有点熟悉的名字【啊~不是娜塔莉亚就好啦】伊万冲本田菊挥挥手,招呼他进来。屋里没有开灯,显得很昏暗,伊万开了灯,可光线依旧没有,托里斯鞠了一躬,【我,我去泡红茶。】走之前还怜悯的看了本田菊一眼,这让他不寒而栗。先到这儿吧,溜了溜了。

浮舟_Braginsky
换个版本的露菊😂 加个向日葵...

换个版本的露菊😂

加个向日葵👌

换个版本的露菊😂

加个向日葵👌

乜禾

春江花月夜(四)

仔细想了下,还是给万尼亚戏份了
搞事小分队日光组已上线
罗莎小姐姐有客串的
果然我写完还是感觉不虐啊

向日葵一定很温暖吧,在下也想成为能带给你温暖的那个人
  
  “本田菊……是吧?”伊万·布拉金斯基推开门,面前矮小的日本人微笑着鞠了一躬,“以后承蒙布拉金斯基先生照顾了。”
  “为什么要转学?”
  伊万和本田菊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气氛有些尴尬,伊万先开了口。
  “因为在下的兄长。”
  本田菊抬头望天,从没有高光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两年后要高考了,国内的高考很严的。对了,你以后会上什么大学?”
  “应该会和兄长一个吧。不过现在才高一,还有两年的事。”
  本田菊根本想不到...

仔细想了下,还是给万尼亚戏份了
搞事小分队日光组已上线
罗莎小姐姐有客串的
果然我写完还是感觉不虐啊




向日葵一定很温暖吧,在下也想成为能带给你温暖的那个人
  
  “本田菊……是吧?”伊万·布拉金斯基推开门,面前矮小的日本人微笑着鞠了一躬,“以后承蒙布拉金斯基先生照顾了。”
  “为什么要转学?”
  伊万和本田菊坐在公园里的长凳上,气氛有些尴尬,伊万先开了口。
  “因为在下的兄长。”
  本田菊抬头望天,从没有高光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两年后要高考了,国内的高考很严的。对了,你以后会上什么大学?”
  “应该会和兄长一个吧。不过现在才高一,还有两年的事。”
  本田菊根本想不到,以后他听到他伟大的哥哥要上的大学时,想死的心都会有的。
  “你呢?”
  “嗯……万尼亚想学医。”
  刚从日本转学来的本田菊,受表妹王湾的介绍,暂时住在了斯拉夫一家。
  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锻炼自己的速写能力,对,他听王湾和王嘉龙说王耀恋爱了,而且对象是个男的。
  于是菊太太揣着速写本和板子来到了中国。
  第二天,高考完的王耀刚出校门就被埋伏已久的本田菊,王湾,王嘉龙和王濠镜拉到了对面的咖啡店。
  “nini。”
  “说。”
  “哥夫呢?”
  “前几天刚回了英国。”
  “准备结婚吗?”
  “前几天也恰好刚分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本田菊有些激动,站起身,拍着桌子说:“nini,异地恋也可以啊!”
  王耀云淡风轻地一笔带过:“他家人已经给他选好未婚妻了啊。而且他还是被逼回去的。我也是才知道的,他是贵公子。”
  本田菊还想说下去,看着兄妹三人带有怨气的眼神,他住了嘴。
  “对了小菊,万尼亚和你同龄,称呼先生有些太过于拘谨了。”
  “你们认识?”
  “我认识他哥。”
  说罢,王耀站起身,说:“走了。”本田菊一时不知所措,于是和兄妹三人开始商量对策。
  亚瑟在分手的前一天,一直在苦苦纠结,翌日,他和弗朗西斯·人生导师·波诺弗瓦同学进行了一番人生的讨论。然后中途阿尔弗雷德听见了。
  于是这个ky大帝一直嘀咕着:赶紧分了啊,分了耀耀就是hero的了啊。
  最后的结果……
  “耀,和平分手。”
  “好。”
  本田菊心灰意冷,一回去就瘫在沙发上,连衣服都忘了换。
  沙发上靠得正舒服的伊万,突然感受到了身上传来的重量,“菊,我在你后面。”
  本田菊慌忙坐起身,脸上已经红了一片。
  他决定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搪塞过去,“你围着围巾不热的啊?”
  “脖子上有伤,所以……”
  看着俄罗斯男孩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本田菊慌了,他刚准备问他期末考试准备得如何,那人却问道:“你今天见到小耀了吗?”
  “见到了,你们真的认识?!”
  “嗯,准确的说,我哥认识。”
  伊万忽然觉得本田菊的眼睛里有了高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不过事实好像真的如他所想。
  “那你哥呢!?”本田菊又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伊万却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几年前早逝了。”
  “扑通”一声,本田菊倒在沙发里。
  “在下不知道,所以请原谅。”他见男孩的眼色又淡了下去,可是,伊万却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小菊可以称呼我万尼亚的哦。”
  万尼亚吗?
  本田菊含笑点头,“你很喜欢向日葵?”
  “嗯,因为万尼亚住在俄罗斯,那里冬天的时候超冷的,所以万尼亚很想去南方看一看向日葵。”
  “你笑起来和向日葵一样。”
  “真的吗?”
  “在下从不会骗人。”
  此刻遥远的英国,亚瑟摩挲着手中的东西,小巧玲珑的骰子,可以清楚地看到,正中间安了一颗红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这是临走前王耀塞给他的。
  “柯克兰先生。”金色长发的女孩凑近他跟前,说:“我呢,也不是很想成为你的恋人,我喜欢女孩子。所以,取消婚约对你好,你有恋人,对我也好,我也有爱人。”
  “同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