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霸刀

31.8万浏览    4757参与
ELAMIE

#除草
#摸鱼

太忙了老福特又要长草了,存个剑三相关继续赶作业(。)

#除草
#摸鱼

太忙了老福特又要长草了,存个剑三相关继续赶作业(。)

肩部以上

嫩貂全宴包含苍霸
练习动作有参照

考试月了就想不务正业纸上激情摸鱼

嫩貂全宴包含苍霸
练习动作有参照

考试月了就想不务正业纸上激情摸鱼

红红红薯粉

【霸明】《养猫十大禁忌》03

希望明早起来别又被屏蔽系统制裁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乱七八糟一堆私设

走剧情,下章炖点肉


  厅内,柳骜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管家,“我先前叫你去检查他的伤,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又冷笑一声,“中毒中到我面前来了,管家大人,您也知道那是我的脔/宠,刚买回来就死了,不太好吧?”

  “冤枉啊少爷。”管家欲哭无泪,连连磕头,“他自己说没什么大碍,我瞅着也没什么外伤,就没叫大夫,哪知道会中什么毒啊!”

  “行了,滚下去领板子。”柳骜看着烦,踹了一脚让他滚。

  大夫出来了,向柳骜拜了拜,道:...

希望明早起来别又被屏蔽系统制裁了,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乱七八糟一堆私设

走剧情,下章炖点肉


  厅内,柳骜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管家,“我先前叫你去检查他的伤,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又冷笑一声,“中毒中到我面前来了,管家大人,您也知道那是我的脔/宠,刚买回来就死了,不太好吧?”

  “冤枉啊少爷。”管家欲哭无泪,连连磕头,“他自己说没什么大碍,我瞅着也没什么外伤,就没叫大夫,哪知道会中什么毒啊!”

  “行了,滚下去领板子。”柳骜看着烦,踹了一脚让他滚。

  大夫出来了,向柳骜拜了拜,道:“柳少爷,公子所中之毒乃红衣教特有的红花散,此毒开始时较为温和,越往后拖越强横,每日夜里都会疼上几回,公子这毒应该已经拖很久了。”

  “我只能暂缓毒效,根治的解药恐怕只有红衣教才有。”

  柳骜淡淡道:“那就按先生的方子拖着吧。”


  明教醒来时,柳骜正在擦拭他的傲霜刀,面沉如水,看上去心情不佳。他听见床上动静,哐当一声把刀扔在桌上,抱臂倚着床栏,道:“红花散,没有解药。”

  明教低低地嗯了一声,似乎早就知道了。

  “说说,你想做什么——我没空跟你勾心斗角地打哑谜。”

  明教垂着眼,盯着被褥发呆,面若死灰,半晌,才鼓起勇气慢吞吞地说:“……我想死。”

  柳骜凌厉一掌带起一阵风,闪电般的擒住明教脖子,他跪伏在明教身上,恶狠狠道:“别框我,你拼命逃出红衣教就为了死我这儿?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明教呼吸一窒,被迫扬起头,碧眸里一片死寂。

  柳骜一松手,他随即弓身咳得断断续续。

  “今日家中设宴,回来再说。你好生躺着,要是死在我床上,老子奸/尸都要把你弄起来。”

  

  柳骜先前应了几个狐朋狗友来家中喝酒,这宅子是他爹给他的,他爹住过一段时间正房,这段日子回来的少,柳骜住偏院已经习惯了,懒得搬,干脆把正厅改成了宴厅,还遭到了管家的非议。

  他此刻便坐在席上,沉着脸喝闷酒。

  众人不知缘由,有一家公子大着胆子问,听闻柳少爷近日得了只狸奴,颇为宠爱,可有此事?

  他本意是想起个轻松的话题活跃气氛,没想到正中柳骜怒处,大少爷酒杯一扔,杯子骨碌碌滚下台阶,冷声问道:“你从哪儿听说的?”

  “这……”那公子摸了摸鼻子,讪讪道,“不过是捕风捉影的事儿……”

  柳骜打断他:“来人,把那狸奴带上来让他们见见。”


  柳骜自问二十年来没对谁这般温柔过,想爬上他床的人多了去了,哪一个不是巴巴地讨好着,就这一个看上去怯生生的,没想到得了便宜还卖乖。

  见他一副未经人事的样儿,昨晚已是足够耐心了,结果被中毒一事搅了兴致,完事儿人一醒就要寻死,换谁都火大。

  可他却也一直无端惦记着,总想看看那小狸奴此刻在做什么,有没有乖乖躺在床上喝药,万一趁人不注意一头撞死了怎么办。

  柳骜心说,我只是怕他死在床上,晦气。

  他又想起那日下人要给婵奴脱衣服时的模样,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与央求,倒是怪招人疼的。

  把他带上来——看看他死了没,顺便得让他明白,这天生的尤物在别人眼里算的上是瑰宝,可由不得他自个儿鄙弃。

  大少爷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但他却没想到小狸奴今日长了志气,没去求他,漠然地张开了腿,把那东西明晃晃地摆在了台面上。

  在场的都是些纨绔子弟,没几个好东西,他背对着都感受到众人赤裸裸的目光,心中怒火更甚,放了帷布叫人拖下去,面若寒霜,“各位,看够了么?”

  或许是因为过于惊奇,一时忘了收敛心思,等回过神来,众人才想起来——再感兴趣那也是柳大少爷的东西,他们可不想对上柳骜那把刀,只得赔着笑岔开话题。


  苏闲落到最后才离席,正欲出门,一把未出鞘的长刀横在他身前,刀的主人道:“你传出去的?”

  那日便是苏闲请了柳骜去黑市,他于这群人而言还算聪明,颇合柳骜心意,因此两人私交甚好。

  苏闲毫不畏惧,持扇抵刀,一双狐狸眼里笑意盈盈:“大少爷,我至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柳骜果然对这个问题并不在意,随即抛出了真正的问题,“你可知红衣教的红花散?”

  苏闲似乎早就料到了,道:“你想问解药?只有红衣教才有,不过……我知道一个人,你可以去他那儿碰碰运气。”

  柳骜微微眯眼,“万花谷那个天下第一毒师?”

  “正是。”苏闲笑道,“此人精通各毒,但行踪诡秘,无人知他在哪儿,是什么模样,怕是难找。”

  “找不到你就不会在这里废话了。”

  “不愧是小侯爷,苏某确实有一点线索,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找不着可不能怪罪啊。”

  苏闲话音一落便往后退了一步,刀气杀至身前,手中折扇被瞬间绞碎。

  “再让我听见那个称呼,你的下场就跟这扇子一样。”

桑染

脑补一下儿子女儿在一起拍照😆

脑补一下儿子女儿在一起拍照😆

红红红薯粉

【霸明】养猫十大禁忌02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废料

被屏蔽了好多次但是看来看去真的没什么敏感词(理不直气也壮)

只是各种正常的词组在一起就变成ghs了

只能走链接了

补档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废料

被屏蔽了好多次但是看来看去真的没什么敏感词(理不直气也壮)

只是各种正常的词组在一起就变成ghs了

只能走链接了

补档

花鲨鱼

【丐霸】(番外 是r慎入)

君山老帅丐X貂毛柔软上等霸小刀

都会被屏蔽 链接丢评论试试,就突然想写qwq

君山老帅丐X貂毛柔软上等霸小刀

都会被屏蔽 链接丢评论试试,就突然想写qwq

琅青九
亲友单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位(&a...

亲友单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位(´Д`)

亲友单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位(´Д`)

.殷

凌晨闲来无事截的自己的刀爹,没有裁剪后期滤镜只能这么凑合看了
动作是今年的七夕扇子舞
说实话今年的七夕扇子舞真的太一言难尽了x
但是有些动作角度和镜头还是很好的
刀爹凌绝头居然有一缕头发和发绳是垂到胸口的,我实在太好了
红燕云也是我永远的爱
虽然因为舞姿实在感人不能截下半身所以看不到我那二代吃鸡的大长腿有点遗憾就对了
刀爹真是宝物啊——

凌晨闲来无事截的自己的刀爹,没有裁剪后期滤镜只能这么凑合看了
动作是今年的七夕扇子舞
说实话今年的七夕扇子舞真的太一言难尽了x
但是有些动作角度和镜头还是很好的
刀爹凌绝头居然有一缕头发和发绳是垂到胸口的,我实在太好了
红燕云也是我永远的爱
虽然因为舞姿实在感人不能截下半身所以看不到我那二代吃鸡的大长腿有点遗憾就对了
刀爹真是宝物啊——

红红红薯粉

【霸明】养猫十大禁忌01

  双/xing/爽/文,一篇从ghs演变成走剧情的厕所读物,主奴,少爷是主子还是猫是主子很难说

  个人喜好,受一般是美强惨

  不会很虐,没有火葬场,保证HE(如果有结局的话

  随缘更


  柳骜是在黑市遇见了那个明教,大少爷即便流连风月之地,也尽挑些高雅之处,甚少来这地下市面,纷攘喧闹,撒泼耍赖的比比皆是。

  好在他们衣饰看着就华贵不凡,再加上柳骜背后那把傲霜刀,一路畅通,没什么人敢招惹。

  他与友人走了一段,终于忍不住拿袖掩了口鼻,不耐烦地问道: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

  友人持...

  双/xing/爽/文,一篇从ghs演变成走剧情的厕所读物,主奴,少爷是主子还是猫是主子很难说

  个人喜好,受一般是美强惨

  不会很虐,没有火葬场,保证HE(如果有结局的话

  随缘更




  柳骜是在黑市遇见了那个明教,大少爷即便流连风月之地,也尽挑些高雅之处,甚少来这地下市面,纷攘喧闹,撒泼耍赖的比比皆是。

  好在他们衣饰看着就华贵不凡,再加上柳骜背后那把傲霜刀,一路畅通,没什么人敢招惹。

  他与友人走了一段,终于忍不住拿袖掩了口鼻,不耐烦地问道:我们到底还要走多久?

  友人持扇一指,喏,就是那儿。

  他顺着望过去,正巧与笼中那人碧绿的瞳孔对上。

  那眼神让他想起了年幼时院墙边钻进来的猫,也是翡翠般的瞳,全身的毛灰扑扑的,只有那双眼睛透露着几分矜贵。

  柳骜便把他带回去了。


  那狸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柳骜说什么他便做什么。除了初见时的那一瞥,柳骜一路上再没见过那碧眸抬起。

  大少爷对他脏兮兮的衣物已经是忍无可忍,一回去就令下人打水沐浴,准备把他扒了扔进去。

  不料这人却突然反抗起来,柳骜嫌脏,站得远,只能看见他缩在角落里,死死攥着衣服,不让别人碰。

  两方僵持片刻,下人只得硬着头皮过来请示主子。

  柳骜还未答话,角落的人猛的抬起头,下唇被他自己咬出了血,眸子里盛着恐慌,似乎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哀求。

  大少爷沉吟片刻,挥手遣散其他人,往前走几步,与狸奴隔了两三步距离。

  他抽出背后带鞘长刀,刀尖指地,问道:“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两人对峙半晌,柳骜先失了耐性,刀身隐隐约约释放出凛冽刀气。

  狸奴最终还是恢复了先前的顺从模样,缩在角落里慢慢褪下衣衫。

  随着他有些费力的动作,下头隐秘之处一晃而过,柳骜眯了眯眼,刀鞘抵上他大腿根部,看了个仔细,他似笑非笑,道:“这就是你要藏的东西?”


  冰凉刀鞘不经意蹭过那处软/肉,他整个人一颤,羞耻难耐闭上眼,后背抵着墙,已是避无可避。

  “……脏。”明教低低吐出一个字,不知道是在说他自己,还是在说那柄刀。

  柳大少爷不可能去嫌弃自个儿的刀,理所当然在脑内转化成小狸奴的自嘲。

  他收了手,抱着刀退至一边,朝屏风后的木桶扬扬下巴,居高临下看着他道:“那你还不快些去洗。”


  柳骜坐在正厅喝茶,管家上前询问了一番,大约是想探探那人在他心中的分量,再决定如何安排。

  大少爷蹙眉,心里不悦。这宅子是他爹的,管家自然也是他爹的。虽说他买个狸奴是一时兴起,但毕竟是自己的人了,还轮不上别人处置 ——下面人那套按等级欺人的规矩当他不知道么。

  他回忆了一下别人家养猫的样子,缓缓道:“别给他安排活儿,一日三餐要有人服侍,没事儿拎出去晒晒太阳,余下时间随便他,不许出这个院子,要随叫随到。”

  管家想了想,心中大惊:这不就是养小老婆吗?

  正说着,明教走进来了。

  清洗后的皮肤露出原本白皙透嫩的样子,长长的淡金卷发披至腰间,只着一件料子轻软的素色中衣,腰间松松垮垮的,倒是有些大了。

  他垂着头,看不清神色,站得离柳骜不近不远。

  管家小声呵斥道:“放肆,见了少爷还不跪!”

  柳骜摆了摆手,让管家闭嘴滚出去,他手指摩挲着茶碗边沿,沉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不开口,那狸奴不吭声,也不跪。

  良久,柳骜放下茶碗,懒洋洋地朝他招了招手,道:“跪过来。”

  狸奴顺从地跪下去。

  “再过来一点。”柳骜拍拍膝,“到这儿来。”

  狸奴爬了几步,几乎蹭上柳骜膝头。

  “你很聪明。”柳骜薅了薅他头顶,还有些湿,手感不太好,“知道谁才是你主子。”

  “少爷…”狸奴哑着嗓子刚开口,柳骜眼底闪过一片阴郁,抓着他的头发用力一扯,迫使他扬起头,“不要再让我听见这个称呼。”

  “……是。”狸奴垂着眼,脸色苍白,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薄而透的眼皮,眼尾稍稍上挑,像藏着一抹不经意的媚意,极难察觉。 

  柳骜啧了一声,拿起擦手的绢布往人头上一罩,挡住那祸水般的脸,“把头发擦擦。”

  他看着人慢吞吞擦拭头发,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落到那儿去的?”

  柳骜指的是那黑市贩奴的商人。光明寺之变后,明教势力已是日暮途穷,大都向西逃窜,不知怎么会漏下一个,竟让他辗转来了北境。

  明教一顿,微不可察地蜷起手指,像是在下意识掩饰什么,柳骜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心底冷笑一声,但那只持续了一瞬间,下一秒小狸奴更像是放弃了似的,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低声回答道:“影阁的主人把我们卖给了红衣教,我…逃出来的。”

  “影阁?”柳骜饶有兴趣地重复道。

  “明教在民间设的刺客组织之一,”他语气平静,甚至还带了点自己都察觉不出的感怀,“专门收养孤儿,打着光明神可怜世人的幌子,培养杀手为他们卖命。”

  “所以你是杀手?”

  “以前是,”明教低着头,在膝上叠好绢布,呈上去时微微抬眼,几缕发丝柔顺地搭在额前,这动作让他看起来十分诚恳,“逃出红衣教的时候受了点伤,武功已经废掉了。”

  “真遗憾。”柳骜淡淡地评价道,但话语间听不出一丝惋惜之意,他没有接那块绢布,站起身朝外头走,边走边说,“在这儿呆着,别出院子。”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忽地停了下来,阳光在他脸上打了一半,使他略显凌厉的脸更加棱角分明,他侧身看了一眼屋子里还跪在阴影处的人,道:“你就叫婵奴吧。”

  明教举着湿布愣了愣,回头望过去,那人已经大步踏入阳光中了。

红红红薯粉
双/xing/爽/文,一篇从...

  双/xing/爽/文,一篇从ghs演变成走剧情的厕所读物,主奴,少爷是主子还是猫是主子很难说


  个人喜好,受一般是美强惨


  不会很虐,没有火葬场,保证HE(如果有结局的话


  随缘更



  双/xing/爽/文,一篇从ghs演变成走剧情的厕所读物,主奴,少爷是主子还是猫是主子很难说


  个人喜好,受一般是美强惨


  不会很虐,没有火葬场,保证HE(如果有结局的话


  随缘更


  

林斋

是拓印不香吗
凌绝我能穿一年

是拓印不香吗
凌绝我能穿一年

林斋

贫穷拓印崽
今天买了个新脸

贫穷拓印崽
今天买了个新脸

寂

《殊途》6

上车!吃貂!

我是那支笔,我在现场!我作证车速三百码!没翻!不用系安全带!


评论链接要是被吞了手动查微博:万箭千刀一夜杀

上车!吃貂!

我是那支笔,我在现场!我作证车速三百码!没翻!不用系安全带!


评论链接要是被吞了手动查微博:万箭千刀一夜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