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霸王别姬

97260浏览    1918参与
鲸落~T^T

其实在格子本子上画是因为我对这个自己绘了很久的本子有情结,
本人没有学过书法,但还是觉得有毛笔写更有感觉,最后一句话(都不算一辈子)写的比较飘逸是想传达一些声嘶力竭的背景和人物内心的挣扎。
在康过大龙在这就是原创里的婚约之后,其实是很毅然决然的构思一下,赶脚这张画的原图很配,个人专门翻了评论,了解到歌曲大方向是战士回乡而物是人非,我就以战士妻子的视角去理解才最终选定。
字丑勿喷。

其实在格子本子上画是因为我对这个自己绘了很久的本子有情结,
本人没有学过书法,但还是觉得有毛笔写更有感觉,最后一句话(都不算一辈子)写的比较飘逸是想传达一些声嘶力竭的背景和人物内心的挣扎。
在康过大龙在这就是原创里的婚约之后,其实是很毅然决然的构思一下,赶脚这张画的原图很配,个人专门翻了评论,了解到歌曲大方向是战士回乡而物是人非,我就以战士妻子的视角去理解才最终选定。
字丑勿喷。

白竹.

真的超喜欢这些台词
“重要的人,不可以忘记的人,不想忘记是人!”——《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是最爱的日漫,没有之一。
樱花花瓣飘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
——《秒速五厘米》
结局的刀我太爱了,诚哥太棒了。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霸王别姬》
哥哥的程蝶衣真的太经典了,这句话真的很难忘。

真的超喜欢这些台词
“重要的人,不可以忘记的人,不想忘记是人!”——《你的名字》
你的名字是最爱的日漫,没有之一。
樱花花瓣飘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
——《秒速五厘米》
结局的刀我太爱了,诚哥太棒了。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霸王别姬》
哥哥的程蝶衣真的太经典了,这句话真的很难忘。

铜钱
今天才去看,完了满脑子都是哥哥...

今天才去看,完了满脑子都是哥哥,就画了印象最深的一张

今天才去看,完了满脑子都是哥哥,就画了印象最深的一张

窥天光

「袁世卿x程蝶衣」朱墙 一

  戏园子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打去年底就没再到过后场的袁世卿,今儿单带了亲近的随从径直往后台迈步,更何况早放出去收整的牌子,按理说这地方是不应该来外人的。


  归置东西的一班子人收敛了难得的嬉笑,眼睛不由自主瞟向单独阁间的程蝶衣。谁心里都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袁四爷来目的就是那正红的角儿。


  袁世卿也不着急,信步闲游进了门从胡乱堆放的东西里辟出个道,视线绕转一圈略低头看向蹲在地上的段小楼。


  段小楼本就不乐意理他,这样碍于身份却只好从箱子旁站起来,在围布上抹两下手堆出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招呼声“四爷,您怎么来了。...


  戏园子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打去年底就没再到过后场的袁世卿,今儿单带了亲近的随从径直往后台迈步,更何况早放出去收整的牌子,按理说这地方是不应该来外人的。


  归置东西的一班子人收敛了难得的嬉笑,眼睛不由自主瞟向单独阁间的程蝶衣。谁心里都明白无事不登三宝殿,袁四爷来目的就是那正红的角儿。


  袁世卿也不着急,信步闲游进了门从胡乱堆放的东西里辟出个道,视线绕转一圈略低头看向蹲在地上的段小楼。


  段小楼本就不乐意理他,这样碍于身份却只好从箱子旁站起来,在围布上抹两下手堆出个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招呼声“四爷,您怎么来了。”


  这也提示了里间屋发愣的程蝶衣。他没什么可收拾的,往日住在园子里应用之物全在后院的屋里,明知晓这往后台子搭起来照样唱戏,却被那些人散伙一样搜刮东西的模样搅的心烦意乱,总觉着是树倒猢狲散的情形。


  桌子上早收拾的干净,就剩几本折子留下来看,闻外面响动本不以为然,却听熟悉声音喊了个同样熟悉的名讳。程蝶衣不紧不慢放了手上的东西,对铜镜理了理头发,再起身抻平袖口方迈步出去。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布鞋轻踏徐行进前,看也不看段小楼一眼正对着袁世卿抬眼。“蝶衣见过四爷。”


  “免。”袁世卿摆手算是回了段小楼的礼,收掌合腕上下打量一番直立跟前的程蝶衣。卸下往日台上浓妆留下副清秀面孔,皮肤发白眉眼淡淡却别有让人看下去的兴致。再见他虽是敛目,却仍瞥着一旁的段小楼,心里更是做实了想法。却也不露声色,上前右手搭了程蝶衣的手转而握紧,挂上惯有的笑。“袁某今日前来,一是问问这园子什么时候重开锣鼓,二是想请程老板帮个忙。”


  “个把月,具体时候还得问班主。”程蝶衣的手很冷,不知是冷的僵了还是被攥的发木,向后欲抽离未果,抬眼看上那比自己高出不少身量的人脸上猜不透的笑,也没想处到底他要做什么,遂规矩回答了。“四爷要帮什么忙?”


  “故交给了两张戏票——实属难得。袁某一人不敢暴殄天物,特来请程老板同往。”


二爷缺的那颗牙

菩提一步出世界

戏文里最冲突的一折,叫重头戏,往往是结前文,启尾声,成败与否全靠它。

  生命也是一出戏吧。

  我与师哥的第两百三十八场夫妻,是今生的分水岭。


  雕花小壶,点红点绿的盖,壶嘴儿盛着一圈正午日光,黑洞洞一暼,像只眼睛。它占了圆桌最当中的位置,挺滚圆的肚,得意洋洋。

  是个陌生物件,我只感觉隐约刺眼,刚借它偷的一口茶,含得发苦。

  视线游向桌对面,他眉毛还是依旧,眼睛还是依旧,存满腹疑团,踌躇一会儿,澄明试探

  “新的茶壶呀?”

  “——人家送的。”

  我不愿深究,插曲闲事,该一笑而过。

  我那时信他到...

戏文里最冲突的一折,叫重头戏,往往是结前文,启尾声,成败与否全靠它。

  生命也是一出戏吧。

  我与师哥的第两百三十八场夫妻,是今生的分水岭。


  雕花小壶,点红点绿的盖,壶嘴儿盛着一圈正午日光,黑洞洞一暼,像只眼睛。它占了圆桌最当中的位置,挺滚圆的肚,得意洋洋。

  是个陌生物件,我只感觉隐约刺眼,刚借它偷的一口茶,含得发苦。

  视线游向桌对面,他眉毛还是依旧,眼睛还是依旧,存满腹疑团,踌躇一会儿,澄明试探

  “新的茶壶呀?”

  “——人家送的。”

  我不愿深究,插曲闲事,该一笑而过。

  我那时信他到顶峰。


  以前班子里最疼的,不是砍手指的刀子,不是打屁股的板子,是师哥横着眉毛捣过来的铜烟锅。

  烟锅冰冰冷,毫不婉转,直接打掉了两颗摇摇欲坠的牙。血一下涌了满嘴,我挂着泪,呆愣原地。

他恨铁不成钢,眼里也晶亮,半截黑塔似的挡住光线,于是在我记忆里那天只剩下阴雨。

  “唱!是什么?唱!”

  “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一直的执拗,土崩瓦解。是他来教我,我认了。


  师父教的这出霸王别姬,是最细致的。他是我们的父辈、爷爷辈,也许早就看穿各人日后,连结局也一并安排了。

  我练功时没有成套的好穿,直到公公府上堂会,才鳞甲披风皆上身。生平最明艳,同他的花脸霸王,长刀对剑,忘乎所以。少年的项王想必还没遇到虞姬,而我有幸,同他九岁相识,此后几十年,从未远离。

  即使虞姬行头我增了无数套,串珠的、金绣的,还是那回的最好。连公公也夸,让我走近了去夸,用使我惶恐的迷恋眼神去夸

  “唔?虞姬是为谁死的?”

  “为霸王死。”

  从娘将我送进戏班,我从未欺瞒过师哥一句话。而那日他问我公公的行径,我头一回避而不答。


  铺天盖地的红,像刀子扎进我的眼。

  迈过门槛,只有人问我为何来晚,无人问我去了何处。

  我抱着一把冷剑——冷,像冰川里冻了百年的寒铁,比方才蝙蝠被割了脖颈留下的尸体冷,比方才四爷攀过来的枯树枝般的手冷。把它埋在披风里,意图暖化,再赌气地一扔,正中人怀

  “你认认。”

  “又不上台,要剑做什么?”

  迎过来一双醉眼,笑得堆上眼角的红脸蛋,是被旁边这个簪花的女人熏红的。一口腥咸的气,死命往腹中吞,齿关摩擦

  “师哥,你可得好好看待它。”

  看待它,看待我。


  法庭上坐得整整齐齐,我知道对面那一排,是要抓我“通日”,要我进大牢,后面那一堆,是瞧我的热闹,看我如何从“角儿”到逃犯。

只有最中间的三个我认识的。四爷,他,还有菊仙。

  四爷是真的为我,青筋暴起,唾液横飞,据理力争。我死死盯着师哥,故意去正对那双眼睛,他也握紧拳头,同菊仙靠在一块。

  只期他能明白。

  他却一窍不通。

  干脆咬牙“青木要是还在的话,这京戏早就传到日本了!”

他还在的话?传到日本的话?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但我想喊这么一句。我认两条死理,一条是他,一条是戏,没法为他歇斯底里,我总能为戏死一回。

  特赦来的比判决快。

  时间地点不对,不是江边,不是楚营,我死不成,怎么都死不成。


  热、热、热。

  眼前这一堆火,烤焦的热。我舔舐自己双唇,胸口野火燎原的热,一朝喷发。

  造反造了谁的反?

  革命要革谁的命?

  “段小楼!你枉披一张人皮!你无耻!大伙听了,他的姘头,是一个臭婊子,贪图他台上风光,光派茶叶,邀人捧场。就是那破鞋,勾肩搭背,卖狐狸骚,迷得他晕头转向……”

  揭竿而起,饿兽出笼。上气不接下气,畅快淋漓。

  恍然说尽了今生的话,恍然隔岸回头,他被油彩遮盖的脸,五官扭曲,复杂、震惊、无奈、气愤。

  我怔立许久,终于跌倒。

  迟了,太迟了。从此当真是楚河汉界,咫尺天涯。

 

  我与师哥,文革一别,数十年再没相见。戏有落幕的一日,缘分有尽的一时,最坏的境遇早就经历过,我坦然接受。

  但我没想到,我从未踏足过的香港,竟然是重逢,他老得精神不在,脊背佝偻。我也老了,翻飞的凤眼没了、灵活的腰肢没了、青葱的手指没了——还剩九根。

  但还坚持。“唱唱就记得了。戏,还是要唱下去的,来吧?”

  舞台方寸地。隔了十年,隔了数十年,虞姬干瘪,霸王颓然。

  回来了。

  虞姬合泪而歌,剑花翻飞。知晓今日就是分别之日、离别之时,手中宝剑凄厉嗡响,刎向脖颈,汩汩血滴……

华丽的情死只是假象。

虞姬只是虞姬。我用尽气力,当不成她,还得继续过活。

 

  师哥留在香港,我回了北京。一点念想也没了。

  从九岁至今,我认两条死理,一条是他,一条是戏。戏再不登台,他再不相见,也算断七情,斩六欲。


沧海桑田,永诀之时。


乱静

怀想

    今天早上水课管理学上,照例很多人玩手机,寂静中又爆发出了音乐声,突兀又尴尬。

    我却怔住了。

    那是很熟悉的音乐,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前奏就被按掉了,但还是在那不到一秒的间隙里,回忆纷至沓来。

    往事充满脑海,旋律已经开始回响,却硬是想不起歌名。

    晚上福至心灵。

    是《第三十八年夏至》。

    洗衣服的时候开始塞上耳机单曲循环,忽然心血来潮想把这首歌推给那个几...

    今天早上水课管理学上,照例很多人玩手机,寂静中又爆发出了音乐声,突兀又尴尬。

    我却怔住了。

    那是很熟悉的音乐,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前奏就被按掉了,但还是在那不到一秒的间隙里,回忆纷至沓来。

    往事充满脑海,旋律已经开始回响,却硬是想不起歌名。

    晚上福至心灵。

    是《第三十八年夏至》。

    洗衣服的时候开始塞上耳机单曲循环,忽然心血来潮想把这首歌推给那个几百年没联系了的初中同学,想当年她手舞足蹈疯疯癫癫地在黑板报上写下“他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的弹幕,一起沉醉《霸王别姬》不知归路。

    思绪一转十八弯。

    发过去了,又怎样呢?“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你感慨一句,我感慨一句,然后又各自散去。

    于是这个小想法在我脑子里溜了一圈,重归于无。如果我没有把它写下来,它就没有任何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真可怜。


丽夫托尔斯泰
19.11.2 《霸王别姬》里...

19.11.2

《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用自己凄苦的一生告诉我们,人要是太纯粹的活终究要吃苦头的啊。

19.11.2

《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用自己凄苦的一生告诉我们,人要是太纯粹的活终究要吃苦头的啊。

清茶

也许哥哥就是“不疯魔不成活”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第四遍了还能让我哭出来

也许哥哥就是“不疯魔不成活”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第四遍了还能让我哭出来

木魅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李碧华《霸王别姬》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李碧华《霸王别姬》

墨沫莫陌墨

程蝶衣叫段小楼“师哥”

刘烨叫胡军“师哥”

郭德纲叫于谦“师哥”

杨九郎叫张云雷“师哥”

王九龙叫张九龄“师哥”

周九良叫孟鹤堂“师哥”


(瞎磕)就是突然想到了,欢迎补充

程蝶衣叫段小楼“师哥”

刘烨叫胡军“师哥”

郭德纲叫于谦“师哥”

杨九郎叫张云雷“师哥”

王九龙叫张九龄“师哥”

周九良叫孟鹤堂“师哥”


(瞎磕)就是突然想到了,欢迎补充


Accen

霸王别姬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你们都骗我。我揭发,我揭发!我揭发断壁残垣,我揭发姹紫嫣红。”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若奈何?”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你们都骗我。我揭发,我揭发!我揭发断壁残垣,我揭发姹紫嫣红。”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若奈何?”                                       

“你是真虞姬,我是假霸王。”

                                               —— 《霸王别姬》


个人愚见:

一开始真的有些看不下去,从身体的残缺到个人意识的缺陷,从仿佛像是那个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理想主义的灭亡到灵魂与肉体的堕落,各个角色的命途像是时代的碾压,最后一段的思凡真的能看出程蝶衣入戏太深后清醒过来,真的颇受震撼,各个情节各个人物都有其定义。


(这部开始真正感受到哥哥演技上的魅力,哥哥真的很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