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167.3万浏览    64878参与
樑慕澤
悄悄问赮赮兄长美不美

悄悄问赮赮
兄长美不美

悄悄问赮赮
兄长美不美

雪候鸟

【剑龙】盛雪之下 第一章:日薄西山

追光写完了,来篇新文接班。


(一)日薄西山秋已暮

霜降一过,秋日已然日薄西山,阳光悄然无息的改变了苦境的风景,空气变得稀薄干燥。豁然之境草屋旁的荒草依然在旁若无人的生长,石桥旁的梧桐叶堆积了好几层,只是那生着绿苔的石板间隙中的绿植早已枯干。当最后一点温暖悄然的落在水井上压着的青石上时,白色的光正蒙着一层泛着灰白的光。


物候既是如此,临了季节就生了变化。若是将这些比于人生的造化,秋末比起那些春花夏蝉自然是萧条多了,似乎全然无望了。剑子的好友龙宿说,这并无妨碍,等到临冬了下起雪来,自然就热闹的多了。


佛狱入侵苦境之际,剑子几次身临绝境。他在江湖上出生入死...

追光写完了,来篇新文接班。


(一)日薄西山秋已暮

霜降一过,秋日已然日薄西山,阳光悄然无息的改变了苦境的风景,空气变得稀薄干燥。豁然之境草屋旁的荒草依然在旁若无人的生长,石桥旁的梧桐叶堆积了好几层,只是那生着绿苔的石板间隙中的绿植早已枯干。当最后一点温暖悄然的落在水井上压着的青石上时,白色的光正蒙着一层泛着灰白的光。

 

物候既是如此,临了季节就生了变化。若是将这些比于人生的造化,秋末比起那些春花夏蝉自然是萧条多了,似乎全然无望了。剑子的好友龙宿说,这并无妨碍,等到临冬了下起雪来,自然就热闹的多了。

 

佛狱入侵苦境之际,剑子几次身临绝境。他在江湖上出生入死时日多了,他并非不惜命,但也不曾畏死。只是不知是不是时日渐长,此次剑临喉头,他心中亦不免有了一丝惊惧之念。他想起他的诸多好友,有的驾鹤久矣,有的与他背道而立,有的千年百年依然在他身旁,不曾真正背弃。待他重得了生念,受伤隐退,亦生出一些伤春悲秋的念头,好似旧曲一拨满头新雪,肝肠还是旧日。

 

他在秋末的梦境浑浑噩噩,风将木窗吹的一哆嗦,就彻底把剑子在梦中惊醒了。他睁着眼睛看着房梁上攀着的一只新藤,只觉得万分的不合时宜,待他撑着虚软的身体坐起来,临着这一年一度的旧景时,心中却莫名有些怪异。

 

他习惯性的去扶住自己伤的严重的左手,只是他这样轻巧的摸过去,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袭来。他惊讶的伸出手,却发现那是完好无损,并没有受过任何的伤害,就像他身上每一寸皮肤,都比起他记忆里的更加光洁和新鲜。

 

他一怔,下意识披着衣服就推开门去。

 

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不对。荒草和枯树,木亭和石桥,还有被风吹的生动的白灯笼,一切一切都是往常的样子。

 

他有些惶恐,一夜之间他受的伤彻底好了,仿若他这么多年血肉上的磨炼以及那些莫名的伤感遗憾都是假的了。他总是记得那些伤意味着什么的,穿胸的剑,一把是笑封君的,一把是龙宿的,他怎么可能忘记的那么分明?可是此时此刻这些都彻底愈合了,好似那些伤痕也和露水一样,瞬间就蒸发殆尽了。

 

剑子决定去找龙宿,只是他身在豁然之境,却无法再在咫尺之外的疏楼西风找到自己的好友。虽然曾经疏楼西风和豁然之境比令而居,就像他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他还没迈出步子去,就听见有熟悉的声音急促的传来。

 

“剑子!”

 

这声线熟稔,他曾听过无数遍。可是这声音又陌生,他已经数千年不曾听到过。

 

他呆呆的看着一脸欢喜走向他的人。

 

“……笑封君……”

 

笑封君此时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他笑的灿然而无顾忌:“剑子好友,听说你此次胜了金鎏影,夺了三教论坛第一人的名头。我是特意前来庆贺的,”话罢,他手一抬,红绳系着一个酒罐子,“我刚刚在山下买的。”

 

“三教论坛第一人?”剑子喃喃道,“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论坛。”

 

笑封君笑了起来:“你又在说冷笑话了,”他将酒搁在桌上,“你我分别数百年,你修为已经胜过我许多了,为兄真是为你开心。”

 

剑子盯着笑封君,眉头皱的死紧,他记忆里的笑封君,他确实在武学上胜过了,但是那两次剑上比拼,都是以笑封君之死为结局,他断然无法为剑子的修为欢欣鼓舞。而此时,依然是这个笑封君,并没有将剑子视为心魔,反而是颇为豁达的买酒,前来祝贺。

 

“我……”剑子咳嗽了一声,“多谢好友。”他寻思着记忆,决定试探,“这是仙山么?”

 

笑封君不解的看向剑子:“仙山是什么山?豁然之境何时有了仙气?”他突然严肃道,“剑子,虽然你现在修为极高,也不能狂妄的将豁然之境与仙山并称。道门修行是无止尽的,想要登临仙道,那可是难极了。”

 

剑子面带愧色。

 

笑封君见他态度谦逊,继续说道:“我当年想要给你取来穷冥之元,助你修为精进,你却拒绝了。我想你的心思应一如当年吧。”

 

剑子心下一转,如同一个霹雳在他脑内炸开。没有得到穷冥之元的他,也就是没有间接害死过笑封君全然清白的他,就是此时此刻如在梦里的他。

 

剑子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瞬间痛的眨了一下眼睛。他快速思考着此时此刻的处境,那就是他几次危难之中的反思被上天听见,而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将他人生的过错都弥补一遍。

 

而最重要的一点在他全然无知的时候已经改变了,那就是,他拒绝了笑封君给他穷冥之元,拒绝了突飞猛进的功力提升,而是靠自己潜心修炼,终于走到了剑道的顶峰。而笑封君,没有入魔,没有受伤,没有死亡,而是一脸憨笑的站在自己面前,提着一壶山下买来的酒,对他笑的无所顾忌。

 

剑子心里涌出一阵温暖,眼眸酸涩,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笑封君的脸,想要确认对方是真实存在的。可是他克制着情绪,接下了笑封君手中提着的那壶酒。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薄雾在面前散开:“笑封君,吾友……多年不见,见好友别来无恙,剑子心中甚为欣喜。”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只觉得喉咙沙哑,可是身体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笑封君自然不懂他的百感交集,他只是欢喜这久违的重逢,于是将他路途里遇到的事情一一同剑子说起。虽然他说话和讲故事都跟从前一样乏味无趣,但是剑子从未有过的听的愉快欣慰,甚至由衷的笑了起来。

珑书白

【书素】口白(二十五)

《霹雳狂刀-第2集》
(葬尸江,等待小续缘复活)
素还真:真有办法如欢喜佛所讲吗?
一页书:我也不能确定。
素还真:续缘的尸骨我已丢落江中,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任何征象呢?
一页书:不用急。
欢喜佛(来到):阿弥陀佛,有进展吗,素还真?
素还真:毫无进展。
欢喜佛:该不会是慈航渡临仙之前又开了一个玩笑?
一页书:我想不会吧!可能是时辰未到。
欢喜佛:时辰未到?那我们只有再等咯
(三人一同待在江边等)

欢喜佛:葬尸江还是没动静。
素还真(叹气):诶!
欢喜佛:素还真呀,不要叹气。苍天若要素续缘活过来,他就一定会活过来。
素还真: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一线生:素还真呀,总算找到你了!
素还真:一线生,何事呢?
一线生:魔域的人趁你...

《霹雳狂刀-第2集》
(葬尸江,等待小续缘复活)
素还真:真有办法如欢喜佛所讲吗?
一页书:我也不能确定。
素还真:续缘的尸骨我已丢落江中,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任何征象呢?
一页书:不用急。
欢喜佛(来到):阿弥陀佛,有进展吗,素还真?
素还真:毫无进展。
欢喜佛:该不会是慈航渡临仙之前又开了一个玩笑?
一页书:我想不会吧!可能是时辰未到。
欢喜佛:时辰未到?那我们只有再等咯
(三人一同待在江边等)

欢喜佛:葬尸江还是没动静。
素还真(叹气):诶!
欢喜佛:素还真呀,不要叹气。苍天若要素续缘活过来,他就一定会活过来。
素还真: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一线生:素还真呀,总算找到你了!
素还真:一线生,何事呢?
一线生:魔域的人趁你不在,倾巢而出想烧琉璃仙境。
欢喜佛:魔域真会使暗招,真会找机会!
素还真:一线生,现在情形如何?
一线生:幸亏银羽飞燕用龙脑惊退魔域三教宗。
素还真:银羽飞燕得到龙脑了?
一线生:  她要将龙脑交给你。所以请你先回琉璃仙境处理吧!
素还真:这嘛——(犹豫)
一页书:素还真,龙脑对我们也是非常得重要,我认为你先回去,以免节外生枝,龙脑再被鬼王棺夺回。
欢喜佛:对对对,至于这里的事情,让我和一页书来注意就好了。
素还真:好吧,有劳二位前辈。
欢喜佛:别客气,快去吧!
(素素离开)
——
第一集也有同台,但是木有交流

俏俏的小白帽帽子
给我夏打个广告~现在已经有好几...

给我夏打个广告~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参加啦,有意向的可以联系我呀~

给我夏打个广告~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参加啦,有意向的可以联系我呀~

夜雨还欲来

霹雳日月之执着(三)【现代架空】

……越发觉得我写的谈素了,1551

这章因为是快节奏,稍微交代了一下老素老谈之间的故事

反正随便看看就好~

继续放飞自我~~

  划破空间,暴力撕裂一条通往异空间的裂缝。谈无欲无所畏惧地踏进去,前脚进入,后脚裂缝就消失无踪。

  异空间与上次无异,还是黑得可怕,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唯一不同的,也是最好的不同就是那种拉扯感、吸食生命力的力量没有了。

  抬手翻掌,一团紫色的狐火漂浮在空中,照亮了周身,空无一物。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夹带一股暗劲,以风为掩。狐火不安地晃动。

  谈...

……越发觉得我写的谈素了,1551

这章因为是快节奏,稍微交代了一下老素老谈之间的故事

反正随便看看就好~

继续放飞自我~~




  划破空间,暴力撕裂一条通往异空间的裂缝。谈无欲无所畏惧地踏进去,前脚进入,后脚裂缝就消失无踪。

  异空间与上次无异,还是黑得可怕,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唯一不同的,也是最好的不同就是那种拉扯感、吸食生命力的力量没有了。

  抬手翻掌,一团紫色的狐火漂浮在空中,照亮了周身,空无一物。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夹带一股暗劲,以风为掩。狐火不安地晃动。

  谈无欲目光一凌,翻身错过那道气劲,手中的凤流剑滑落,还未落地便被主人踢向前方。只闻一声尖叫,谈无欲抓住一瞬的时间,几道符咒向声音处飞射过去,炸得一阵火花。待到凤流剑回到手中,周围回到了寂静无声的状态,暗处的鬼怪也不知逃向何处了。

  持剑接着向前走,走了好久也走不到尽头,心生悲凉孤寂,好像这世界只余他一人。自从母亲逝世之后,陪他的只有素还真,然而,素还真不过是把他当做另一个人,寄托自己的念与爱。没有人会记得他……那倒不如……

  意识变得混沌,冷汗布满额头,觉得脚有千斤重,停在了原地,想着如此离开。狐火不安地跳动,光芒加大,令谈无欲猛地清醒,这是异空间在吸食他的生命力。

  一层紫色的光华笼罩在谈无欲周身,不适感与心中的自暴自弃消失。见谈无欲脸色好转,狐火讨好地蹭了蹭他的手臂。

  “……哼。”

  谈无欲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接着向前。狐火似乎一愣,紧接着欢快地跳到谈无欲身边,亲昵地蹭蹭脸颊,好似一只向主人讨好的狗子。……明明只是一团火啊!?

  “该说不愧是同一源吗。”

  忽然一脚踏空,在谈无欲还未反应过来,他便掉在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鸟语花香,蓝天白云。

  “这里是……嗯?”

  身边的狐火躁动不安,到处乱飞,好像在找寻什么,谈无欲跟上,最后停在一棵树前。

  树下,两古人装扮的童子练剑比试,一黄衣一玄衣。谈无欲觉得甚是眼熟,想着也许是掉进了另一个空间,想询问两个童子,手却穿过了他们。

  “幻境?”

  谈无欲皱眉,惊觉场景在变化,他看见两童子成长,黄衣长成了他的模样,而玄衣童子则变成了素还真。

  “这是怎么回事!?”

  谈无欲看见,两人从挚友日月同天变成敌人,日月争辉。两人的道路以背相对,渐行渐远,到最后,素还真换上了浅色的衣服,而他一身玄衣。

  “这是……前世吗?”谈无欲何其聪明,一想便猜到了。

  接着看下去,背离的俩人再次携手,浅衣的人有千言万语想对玄衣人倾诉,却碍于自己的命格,自己的使命,一言都不能发。玄衣人明白,只有藏下千思万绪,以自己的能力护白莲血路。

  以背相对到面对面,走向两端。

  谈无欲紧抿双唇,只觉胸口闷得慌,似乎被人抽空了气,难受得紧。

  当浅衣人终于可以舍下一切去寻玄衣人之时,却发现玄衣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一对染血的水晶莲。

  谈无欲总算明白为何素还真要让他喊他师兄,为何母亲带他脱离本家,护兽仍然选择他,为何素还真看他之时总有一丝绝望的悲哀。

  留下的人最痛苦,记着的人最折磨。执念是苦,难以放下。

  幻境停留在素还真立在墓前,再一次轮回,从两人幼童开始。

  谈无欲忍下快冲出眼眶的液体,凝神,发现了一丝浅紫光缓慢地飘上九霄。也许这就是走出幻境的关键。

  寻去,又进入另一个幻境。一池盛开的白莲,池心有一个圆亭,一张躺椅一个人。那是着白衣散发的素还真,紫光从他身上逸出,支撑着整个幻境。

  素还真眉间紧锁,睡得很不安稳,却又有一丝满足。

  谈无欲移步到他身边,冰凉的手指抚平他的眉间,也感应到了,这竟然是素还真的一丝魂魄。看来是上次被人抽取了这点魂魄,正好是素还真的执念。

  “执念是苦,为何放不下。”

  “劣者不想放下,”素还真睁眼,痴迷般抚上谈无欲的脸,表情是痛苦欣喜,“放下,就忘了你。忘了,你就再也不是吾的了。”

  “为何又如此执念于此幻境。”

  “吾寻汝几世,可汝什么都忘了,什么都忘了。”素还真苦笑,“茫茫相思海,只剩劣者一人,只剩吾一人啊……”

  “也许属于吾的无欲早在那时候就消失了,早就消失了……”

  素还真闭目,那隐忍了几百年的泪水滑落,不得不承认,转世了的谈无欲不再是那个与他并肩的谈无欲,属于他的在他选择天下之时就已经消失了。

  放下手中的凤流剑,谈无欲掐住素还真的下颚,恶狠狠地吻上去。

  “素还真你听着,无论是哪一世,谈无欲就只是谈无欲,哪怕没有了记忆,也会在骨子里记得一个人,一个要永生相随的人。”谈无欲揩去素还真的泪珠,第一次如此透露自己的真心,没有羞怯,只有对眼前人的疼惜。“月永远会与日相随,不是吗。”

  “无欲……”

  素还真流着泪,抱着自己的心上人。这人,他寻了几辈子,爱了几辈子,现在,终于落在自己的怀中,如此疼痛和真实。

  身体渐渐消失,并入狐火之中。

  谈无欲忽然从感动中无语,这人是把自己的魂魄分着玩吗?!这狐火竟然也是他的魂魄!?

  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幻境出现了裂缝,透着另一份光芒,是现世。正当谈无欲想抽身离开,一大群白莲之中有一朵黑莲,及其突出。

  感觉熟悉,飞身过去,伸手去触碰,黑莲像是有所感应般落入他的怀中,身旁的狐火生气地跳动,作势要烧了这黑莲。

  “别闹。”

  谈无欲轻呵,见狐火委屈地缩在一边有点好笑,然后收回了狐火,带着黑莲从裂缝离开。

  回想那消失的鬼怪,谈无欲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解决。

 

咳咳,因为文笔有限,有些东西我写不出来

老素因为上次被鬼怪抽走了一点魂魄,就是执念,老素虽然几世都和老谈在一起,但是因为老谈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虽然有老素教的属于第一世谈无欲的一切,但是转世之后的老谈什么都不记得了,一切关于老素的喜怒哀乐都没有了。所以老素每陪一世,就添加一份绝望,偏生又不肯离开,只能自己回忆第一世的一点一滴,给自己一丝安慰。所以在异空间里拥有幻境就不想离开了,最后老谈掐着老素的脖子(并没有)表示他还是那个谈无欲,纵使没有那点喜怒哀乐,谈无欲追随的只有素还真。这样的真情告白。(。)

大概的意思就是这样,艾玛,没有足够的笔力就是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南桥潤

给乌劳斯的狗子😌
昨天把灵华的笔刷买了就拿来试试了
p2带了场景,p3是一开始想象的草稿……对不起我就是个弟弟……黑白真难画orz狗子教我好好做人orz

【私心打个绮最的tag嘻嘻嘻|・ω・`)乌劳斯莫要打我((

给乌劳斯的狗子😌
昨天把灵华的笔刷买了就拿来试试了
p2带了场景,p3是一开始想象的草稿……对不起我就是个弟弟……黑白真难画orz狗子教我好好做人orz

【私心打个绮最的tag嘻嘻嘻|・ω・`)乌劳斯莫要打我((

恐怖的水鬼
霹雳布袋戏——清香白莲素还真...

霹雳布袋戏——清香白莲素还真

半神半圣亦半仙,
全儒全道是全贤,
脑中真书藏万卷,
掌握文武半边天。

( ´・ω・)ノ(._.`偶照每日一更
‎(∩❛ڡ❛∩)今天是朋友家的老素
(๑ˇεˇ๑)•*¨*•.¸¸♪霹雳布袋戏了解一下

霹雳布袋戏——清香白莲素还真

半神半圣亦半仙,
全儒全道是全贤,
脑中真书藏万卷,
掌握文武半边天。

( ´・ω・)ノ(._.`偶照每日一更
‎(∩❛ڡ❛∩)今天是朋友家的老素
(๑ˇεˇ๑)•*¨*•.¸¸♪霹雳布袋戏了解一下

老常

《万神纪》霹雳填词

吞吐间是云水浩荡
指尖上是尘土苍茫
我检点五千转飞光
苦境江湖几多侠义过往

翠环仙山中白莲香
似神圣脑中万卷藏
精文武半边天执掌
一气万化多少英雄篇章

剑圣封太武
波若有忏告佛祖
谁晓只手之声多少悲与苦

世人讥命贱
众口笑我贪无厌
怎知世情百态尽吾掌握间

笑尽英雄
祭震天一气山河激荡
立云渡
若天书普照乾坤朗朗

负罪斩业
要祸世奸邪以命相偿
不分说
为护苍生我愿效地藏

何须争锋
我尘心不染天下无双
斩无私
笑看江湖将无为心藏

天下龙首
邪脉加身不掩我风光
疏楼吟风月
该由我谱写儒门新篇章

临天下龙脑立合修
枕天地心如临秋意
破魔月轻挽无弦弓
照世慈郎灯悬一线生机

仗白虹玄宗封弦首
化千面将红尘隐蔽
越鬼神掀涛奏伏羲
云海顶峰真仙披六铢衣

昂首千丘远
乘风啸傲天地间
封喉多...

吞吐间是云水浩荡
指尖上是尘土苍茫
我检点五千转飞光
苦境江湖几多侠义过往


翠环仙山中白莲香
似神圣脑中万卷藏
精文武半边天执掌
一气万化多少英雄篇章


剑圣封太武
波若有忏告佛祖
谁晓只手之声多少悲与苦


世人讥命贱
众口笑我贪无厌
怎知世情百态尽吾掌握间


笑尽英雄
祭震天一气山河激荡
立云渡
若天书普照乾坤朗朗


负罪斩业
要祸世奸邪以命相偿
不分说
为护苍生我愿效地藏


何须争锋
我尘心不染天下无双
斩无私
笑看江湖将无为心藏


天下龙首
邪脉加身不掩我风光
疏楼吟风月
该由我谱写儒门新篇章


临天下龙脑立合修
枕天地心如临秋意
破魔月轻挽无弦弓
照世慈郎灯悬一线生机


仗白虹玄宗封弦首
化千面将红尘隐蔽
越鬼神掀涛奏伏羲
云海顶峰真仙披六铢衣


昂首千丘远
乘风啸傲天地间
封喉多谢抱歉高处何凄寒


倚筝吟广陵
红尘轮回破邪佞
傲笑江湖半涉浊流半席清


共道长途
金锋银芒并巧夺无双
道本真
神灵赫赫问邪纷何方


阴川血光
伴红蝶飘飘翩舞飞扬
赤锋显
转瞬取生断魂亡魄丧


谢天赠劫
知天外有天顶峰无上
将命炼
格天三锋濯神芒辉煌


刀开回龙
负一萧一剑天地之狂
易手斩三千
扫空乱世平六合与八荒


奉天玉旨法镇昊正堂
赏仙人逍遥毓神光
我上游九天下走庙堂
公开庭与谁将故事传唱


翠环仙山
半神半圣自白莲飘香
云渡上
一页天书照乾坤朗朗


负罪斩业
独登疏楼叹天下无双
儒道释
化苍生浩劫只手擎苍


莫欺命贱
九重云霄有福星高扬
无声意
步无悔侠道何惧凄凉


披览篇章 
遁入传奇作一番荒唐
溯回千万年
赞霹雳篇章万古永流芳


长瀞川沙

全家福(ry

本意是想画小钗抱抱他的家人....画出这种沙雕真对不起(。)

全家福(ry

本意是想画小钗抱抱他的家人....画出这种沙雕真对不起(。)

乐青桐

短相逢


※并不知道猫大人口癖到底怎么写

※是朱箫向

“俱神凝体?”
“是,”净琉璃菩萨说,“不老城与长生殿并立之时,素还真曾使用过俱神凝体之术,或者此术法的主人有能助他稳定魂体之法。”
苍应道确然如此,他曾与靛羽风莲在不老城一主外务战略一主内中阵法,多有联手合作,亦曾在云渡山得过墨渊水莲与业火红莲之助,是当下第一有发言权之人。

眼下神州危机四伏,素还真为击破弃天帝而自愿化入天魔池中,若是有能为此事做出弥补之处,恨长风不会吝于出力,他于是问道:“从何查起呢?”

净琉璃菩萨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佛法慈悲,照见无量,悲悯万千,恨长风见菩萨指拈佛印道:“荒城,萧氏。”

恨长风第一次来到荒城,孤身来到荒城。三先天与弦首忙于...


※并不知道猫大人口癖到底怎么写

※是朱箫向

“俱神凝体?”
“是,”净琉璃菩萨说,“不老城与长生殿并立之时,素还真曾使用过俱神凝体之术,或者此术法的主人有能助他稳定魂体之法。”
苍应道确然如此,他曾与靛羽风莲在不老城一主外务战略一主内中阵法,多有联手合作,亦曾在云渡山得过墨渊水莲与业火红莲之助,是当下第一有发言权之人。

眼下神州危机四伏,素还真为击破弃天帝而自愿化入天魔池中,若是有能为此事做出弥补之处,恨长风不会吝于出力,他于是问道:“从何查起呢?”

净琉璃菩萨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佛法慈悲,照见无量,悲悯万千,恨长风见菩萨指拈佛印道:“荒城,萧氏。”

恨长风第一次来到荒城,孤身来到荒城。三先天与弦首忙于磐隐神宫诸事,净琉璃菩萨无暇分身,能分力出外帮忙的只剩下恨长风,且弃天帝暂时应当懒得为如此小事出手,是以他一路顺利,不见有任何波折。
若是有了波折,或许他就不必来了。
但他仍是平平安安、畅通无阻,仿佛一辈子仅存的好运都在这一程耗光了似的,顺顺利利抵达了荒城。

他曾念诵过古人的诗集,里面写道: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他甚少体会这般情感,究其原因也非常鲜明,火焰魔城并不容得下“故乡”这等丰沛感情的形容。荒城非为他的故乡,却教他领略到近情情怯。
他想,这就是箫中剑生长的地方啊。

箫中剑。
他本已麻木的心忽然像被掐了一把,硬是让他察觉到原来它还能动、还在动、还会为人而感到疼痛。

他托着这颗心,小心翼翼地走进荒城里去。
荒城之荒,原名何意,他并不知,然而今日入眼荒凉,却是名副其实得很……
他的心念散得到处都是,有意识无意识地不知都在想些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甚清楚为何要联想起这些。
又或者,也可以是荒坟的荒。

——他看见萧振岳和忘残年。

他深信不疑黄土之下尚有九泉,三途川上横有奈何之桥,就像他深信不疑,箫中剑必会提了一壶好酒,发扬他好到无边的耐心,等着自己一醉方休,好能同去同归这一场。
只是如今,对着萧振岳和忘残年的墓,他也只能撮土为香,在假装烧尽前诚恳诉怀。

“抱歉,”他说,“我不能把箫中剑葬回荒城……”这样的“不能”其实格外不讲道理。一个人的“不想”往往是主观的形式,一个人的“不能”则是客观的选择,于是恨长风又补充:“我不能,是因为我不愿,我不愿他在我不知道的太远的地方。我不想一个人,我想在我所知道的地方,我心中也知道的地方,一直看着他。”

他重复道:“我想看着他,我不想一个人。”

墙里突然冲出一个少年人——他说话很快,咬字却机械,像是刚刚学会音韵便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将整本书都念给大人听的孩子,他挥着剑,眼神戒备又惶急,“箫……你刚刚说,箫大哥、怎么了!”
是了,傲峰上的宵,他也是这样说话的。箫中剑与这样的人,似乎总是很有缘。
但是要怎么回答这种问题呢?

恨长风沉默了很久,那少年仍是警惕,挥剑挥得颇有路数,隐约叫他看见一点箫中剑的影子……箫中剑挥剑给他看的时候不多,一是入魔的数次,一是露城极为差劲的重逢,一是天邈峰上教他与死无异的决战。
如此这般,生死无话。
恨长风说,箫中剑,他不太好。
怎样不太好?少年穷追不舍。

“箫中剑啊。”恨长风本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这件事,出口却仍是说得艰难,就像再杀死这个人一次,“他死了。”

他死了。天邈峰的春暖花开便看不见了,尽管他曾说要天南海北随脚步而至,好像拥有时间就会纵览世间一切美景。
他死了。银鍠朱武的真心终于脱蛹而出便也看不见了,尽管他为这份真心在中原正道面前铺了那么多余地,只为了这样一个在他死去时虚无缥缈的成全。
这个人已经死去了,怎么还能做到给朱闻苍日一个机会、给银鍠朱武一个余地的呢?

那少年激愤到身体筛筛发抖,声音也在发抖,他整个人全身心地在反抗这件事,他说:“我不能相信,箫大哥那么厉害,他还要回来,回来这里,他还上、要铸剑,四剑合一,不会输的!”
恨长风说,你说的都对,他是不会输的,假如对手不是我而是魔界的什么其他人,他必定不会输的。

那为什么是你!
少年直白地追问。
恨长风一愣。
是啊,为什么偏偏选中我呢?
魔界的魔那么多,武痴的传人那么多,为什么是你我呢?又为什么天邈峰的崩裂之机让我赶得如此恰好呢?
为什么偏偏你我呢?

“因为人类就是这么傻啊ん。”
解惑答疑的是一只猫。
恨长风想,荒城人杰地灵,连猫都长得斯斯文文,一副贵气模样。
“小师父,他说,箫大哥,箫大哥他……”少年将近哭出来,怎么也不想把结局说出口。
猫的口吻饱经沧桑,拿杖子敲地旁若无人,“无人那孩子ん,从小就认死理ん,拿着四剑合一还能输,当然是他不想就这样赢了ん。”

“为、为什么不想赢?魔界杀了爹亲,又杀了箫大哥,为什么不想赢魔界的人?”
“是啊,”猫将杖子送到恨长风眼前来——他这回看清楚了,杖子也不是普通的杖子,是一把杖剑。“无人那孩子为什么不想赢你ん?”

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因为这是个只在两个人之间才有意义的答案。
武痴传人最后的止戈为武之道,是他用生命为至交留下的私心余地。

“因为,”他不想那么快与一人一猫结束话题,这是荒城的人,荒城的猫,哪怕这个话题会提醒他魔城早已不落白雪,“他要以死明志。”
“为什么要以死明志?”
“因为死,是人类验证决心的行为。”
“可是,死了不是就看不到了?”

少年果真也像孩童一般天真好问,恨长风挨个回答他,就像回答自己。
“不,这个人很快就会去见他,他们还有一壶酒,可以讲完这个看不到的故事。”
最后,他这么说。

我不能明白。少年退了回去。
猫絮絮叨叨地说不能明白就不要明白,不然每个人都活成无人那孩子一样我也会很心累。
为什么会心累呢?少年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人类就是明知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会捞一场的傻人ん,在该断的时候心软,在该心软的时候不肯回头。猫说,人类就是这么傻ん。

是,恨长风自言自语,人类真傻。在他曾是朱闻苍日、很快又不再能是朱闻苍日的时候,他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箫中剑染着他的血倒在他怀里,他怕人枕着太低姿势不舒服,特意将人往上靠了靠,然而昏迷的人又哪里注意得到这些呢?
猫说,你也傻,像个跟他一样的人类。

是吗?他问。
猫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ん,跟他交朋友的人,要么和他不一样,想的不多,格外单纯,要么像他想的一样多,却选择最傻的路走。

是了,他忽然后悔起自己作为朱闻苍日的最后给箫中剑的留信,大约箫中剑看完之后也只想到说他一句傻人吧。
各自安好,各自放开,自己在露城里心心念念都做不到的事,竟然妄想骗过这唯一的知心人。
这样想来,却是不冤。

有情皆苦,无人不冤,评书人的话从来不假。

猫又说,何必让自己活得坎坷呢?还是不要把无人这孩子当成榜样来学。少年大声争辩,被他乒乒乓乓敲了下去。
然而——
他忽然转折,打断了一猫一人师徒间的争论,“箫中剑也确实赢了我。”
他这么说。

少年又迷茫起来,“究竟是谁输谁赢了?”
这很难说。恨长风答。
箫中剑输了,因为他为银鍠朱武留情。
箫中剑赢了,也因为他对银鍠朱武留了情,留了转折的契机。
银鍠朱武赢了,赢在他的一刀两断。
银鍠朱武输了,输在他终究不比对方狠心,在对方想要纠缠时却宁愿让自己一刀两断。
斩风月,一斩风月人不留。
然而风月何尝不无情?

他只是默然,将涅磐解了下来给少年看。
“这就是箫中剑最后的剑。”他说。
猫也凑过来,抱怨当初取阴木升天火之事,恨长风全听了进去,想着来日泉下重逢,也好抖出这些事来,叫箫兄好好吃上一惊。
只是故事终究不是箫中剑自己所述,又是美中不足之处。
人世上的事,大抵便总是在美中不足和所愿难得中度过吧。

得非所求,愿非所有,在他命途之中又是什么不寻常的事了么?

末了猫问他到荒城的来意,他如实交代,猫挥了挥手——是人的手,竟不是猫的爪。他说荒城早已成废址,俱神凝体的秘密早被萧振岳带下了黄土,而箫中剑是不知道的。
然而知道与不知道,似乎差别也并不很大。

猫说完便撵他走,荒城已荒,早非久居之所。“下次等到化鬼的时候再来吧ん。”他问猫与少年在这乱世之中不在荒城反而要去哪里,猫按着少年的头说,“天下之大,猫大人比你们人类见识的多得多了ん!当初无人那孩子,跑出去就不知道传个信回来ん,下回你要是遇得到他,也让他不知道我们去哪里了ん!”
少年也认真地与猫唱反调:“请告诉箫大哥,无患很想他,很担心他。”

恨长风一一应了,重新负起涅磐,将要迈出荒城。时间毕竟宝贵,他要回返云渡山去了。
离开前最后一步,他回头望去,想起朱闻苍日亦是差了一步就没有来成的荒城之行。于是他摸上涅磐剑鞘,轻声问:“箫兄,你可也见证到了么?”
涅磐晃了晃,许是在应他,许是在应风罢了。

※虽然很想看小黑羽和二哥,但是正因为没有二哥,朱武的真心才会是恨长风,摸鱼来自于这样突兀的想法,遣词造句有些矫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