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335.3万浏览    93190参与
土真好吃
【乐邃】我的人鱼物语好像哪里不...

【乐邃】我的人鱼物语好像哪里不对(3)

【乐邃】我的人鱼物语好像哪里不对(3)

古刕

【云玉】小段子

半夜突然想起来的梗

ooc 日常emmmmm

============================================

鬼麒主从小教导玉离经找女朋友要找一个像寰灵麻麻一样温柔的女孩子。

于是。。。。玉离经带回了云忘归。

鬼麒主是拒绝的,玉离经道:爹亲要我找一个像麻麻一样温柔的女孩子,我找的是男孩子,所以要找一个像爹亲一样的。

鬼麒主被儿子这番话说的有点飘飘然,摇着白骨扇问:这臭小子像我什么?

玉离经道:你俩都能讲单口相声,凑一起可以演双簧。

鬼麒麟默默点了一个赞,寰灵在一旁憋笑。

玉离经继续道:你俩一个总念诗一个又会唱歌又会蹦迪,肯定合得来。

鬼麒麟不厚道...

半夜突然想起来的梗

ooc 日常emmmmm

============================================

鬼麒主从小教导玉离经找女朋友要找一个像寰灵麻麻一样温柔的女孩子。

于是。。。。玉离经带回了云忘归。

鬼麒主是拒绝的,玉离经道:爹亲要我找一个像麻麻一样温柔的女孩子,我找的是男孩子,所以要找一个像爹亲一样的。

鬼麒主被儿子这番话说的有点飘飘然,摇着白骨扇问:这臭小子像我什么?

玉离经道:你俩都能讲单口相声,凑一起可以演双簧。

鬼麒麟默默点了一个赞,寰灵在一旁憋笑。

玉离经继续道:你俩一个总念诗一个又会唱歌又会蹦迪,肯定合得来。

鬼麒麟不厚道得笑出眼泪,寰灵转身去房间笑。

鬼麒主气的想揍人,但是不能揍自己儿子于是追着云忘归跑。

玉离经淡定地坐下喝了口水:你俩都帅。

然后追逐的两人立刻停下握手言和,没一会儿就称兄道弟,鬼麒麟,寰灵和玉离经坐着看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地演双簧。

君何曾语

不可说。

现代AU,私设OOC。


——————


缎君衡结婚的那天楼至韦驮也收到了请柬,红色的缎面清楚的印着烫金的名字,普通又洋溢着只有人生喜事时才感染了人的几分热闹。


婚礼应该是新娘喜欢的样子,铺满的是使人一眼望去略带茫然的纯白。深紫色的礼服陪同着新娘拖尾长裙的乳白婚纱,交叠的双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明显的独家定制,珠联璧合带着琴瑟和鸣的默契。连质辛和十九也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代父迎宾,待人接物恰到好处。缎君衡的笑容也是真心,密密麻麻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底,最后化为几乎找不到踪迹的一点酸涩。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本就容不下他人的立足之地。


“多谢至佛拨冗莅临,是缎某之幸。”


端起的...

现代AU,私设OOC。


——————


缎君衡结婚的那天楼至韦驮也收到了请柬,红色的缎面清楚的印着烫金的名字,普通又洋溢着只有人生喜事时才感染了人的几分热闹。


婚礼应该是新娘喜欢的样子,铺满的是使人一眼望去略带茫然的纯白。深紫色的礼服陪同着新娘拖尾长裙的乳白婚纱,交叠的双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是明显的独家定制,珠联璧合带着琴瑟和鸣的默契。连质辛和十九也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代父迎宾,待人接物恰到好处。缎君衡的笑容也是真心,密密麻麻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底,最后化为几乎找不到踪迹的一点酸涩。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本就容不下他人的立足之地。


“多谢至佛拨冗莅临,是缎某之幸。”


端起的酒杯伴随着的是毫无言外之意的千篇一律,客套话中带着的模板笑意没有任何能够被挑出错误。然而被推开的酒杯带了些微的诧异,直到衣袖有些滑落才看见手腕上的佛珠,一时恍然。


“至佛这么多年向佛之心不改,缎某一时愚钝,那便请至佛以茶代酒。”


清脆的声响是连同杯中液体一般震颤的存在,指尖意外相触的一瞬间是旧日寒夜冬日白手未起的两人最后一丝温暖,指尖一抹暖意,转瞬即逝的触感仿佛在下一刻被饮入喉中的茶汤。笑颜开口,笑意直达眼底。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微微躬身在前往下一桌亲朋敬酒的末尾,一句客套。


“多谢。”


昴昴xx

深夜被亲妈放毒,和夭夭抱头痛哭……神志不清ooc的!!这究竟报的是社,还是自己O_o

深夜被亲妈放毒,和夭夭抱头痛哭……神志不清ooc的!!这究竟报的是社,还是自己O_o

太虚虚虚
忍不住再来一发~ 你有我有全都...

忍不住再来一发~

你有我有全都有

忍不住再来一发~

你有我有全都有

荒诞不鲸

迫害冷吹血虽迟但到【x】
已经见到了别人老罗迫害问天敌的改图[允悲]那么另外一边的冷吹血也决不能被泉哥放过【x】
描改,衣装省略,人物崩坏,恰烂梗,潦草慎入_(:з」∠)_

迫害冷吹血虽迟但到【x】
已经见到了别人老罗迫害问天敌的改图[允悲]那么另外一边的冷吹血也决不能被泉哥放过【x】
描改,衣装省略,人物崩坏,恰烂梗,潦草慎入_(:з」∠)_

有信

【青静】且应久住

   预警:

   一方死亡 

     月影回到圣龙口的时候已是正酉时,因着雪霁天光尚亮。门口的小道生接过被雪洇湿的披风便只见着明亮的背影奔着偏殿,湿沉的鞋袜在走廊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静涛君的书房并不比外头暖,仍有风灌进来,空气只是较干燥温和些。静涛君缩在毛绒厚实的大氅里竟有些乖巧的感觉,再加上鼻尖一点泛红——他皮相生得好,总使人迷惑。


    月影进屋先行了礼道了声师尊...

   预警:

   一方死亡 

     月影回到圣龙口的时候已是正酉时,因着雪霁天光尚亮。门口的小道生接过被雪洇湿的披风便只见着明亮的背影奔着偏殿,湿沉的鞋袜在走廊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静涛君的书房并不比外头暖,仍有风灌进来,空气只是较干燥温和些。静涛君缩在毛绒厚实的大氅里竟有些乖巧的感觉,再加上鼻尖一点泛红——他皮相生得好,总使人迷惑。


    月影进屋先行了礼道了声师尊便敛着眉把支摘窗的支杆取下,静涛君似乎这才注意到宝贝徒弟回来了说窗开着罢让人清醒些,被月影瞪了一眼没了言语。

    

    他扬了扬手示意月影坐下说,为她倒了杯事先温好的梅子清酒,这时节没有新鲜梅果。月影细细抿了口,驱了些雪夜积在体内的寒气,舒服得眯了眯。开口便有一团散散的雾气在空中又旋即消散。


    虚无一役青紫同寂,圣龙口由静涛君总理,南部辖区有原先吞并的归元道盟部众怕静涛君迁怒心生不安,也存了些许不服静涛君这个“罪魁祸首”“无能野道”的意思。一时竟有脱离掌控的迹象,甚至连带着一些不堪入耳的风声传回圣龙口。

    

    静涛君当时正忙着重整圣龙口的事,消息传来并未恼怒或者多给半分意外的神色,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只轻飘飘嘱咐了月影几句让她去办。

    

    反倒是一旁的豁青云放心不下请求同月影一起出任务,被静涛君一个拂尘扫去忙别的事,打趣说信不过静涛君难道还信不过昔月影?


    窗外碎琼压枝,屋内姑娘的声音也脆生生的,带着一点沉稳。静涛君还是不免有些倦乏,抿了口茶强撑精神,苦味掠过舌苔喉头,长眉不禁皱成重峦。

    

    月影把经过大致说了说,眉飞色舞地比划着如何照着师尊的指示只一人让那个统领头子相信一旦轻举妄动便会有圣龙口兵力包围而至,又如何亲身一会释出副道主的诚意给他吃下定心丸。

    

    若是静涛君拿捏得不准,或者月影此去出了什么纰漏,倒真有可能折在那里,月影道了句好险将杯中的梅酒一饮而尽。静涛君停下笔只细细听着,间或提点一下个中疏漏,一局复盘终了已是亥时,起身懒腰松了松筋骨,暖气散开不禁咳了咳马上老实紧了紧大氅。


    静涛君的身体状态已由不得再熬夜,可实在是兴致上来了非要拉着月影再吃宵夜,说是青云估计也还没睡下不妨一起。宝贝徒弟居功甚伟定要犒劳,两位年轻人许久未见定要小聚之类的理由扯了个遍;好徒弟,乖徒弟的甜言蜜语也连绵而出。

    

    嘴上功夫月影向来斗不过她这位师尊,最后也只能由他去,才发现厨房已是将甜汤备好了。这个老狐狸,修为散尽口腹之欲便压制不住了么,月影如是想。

    这是青阳子走后的第一个冬天,静涛君原想用驭龙主和九龙之力为青阳代劫,仍是失败。自己也将血誓违了个彻底,落得一身病根。

    

    要说当时,悲痛欲绝四个字仍显不足,他只觉得被剥夺的不是修为——或许修为并不重要,而是扎根深植于心几百年的东西,将过往的不堪隐忍绞碎掩埋点上火种的东西再次被抽离。


    不过这次他的应对似乎总算稍有进步,并没有颓丧太久。他还记得他临走前的交托,没了修为只能多劳心力,整顿圣龙口、外稳佛儒、安顿久苦灾祸的百姓,因此上圣龙口失了青阳子竟并无甚大乱,静涛君也靠着让自己忙得脚不沾地再没心想些旁的熬过了一个冬天,余下便等小辈能及时接下担子。


    圣龙口总有小道生议论说静涛君看起来温温柔柔和和气气,治世身段却不柔软,从前在辅位每次只推说是青阳道主之布局手段,如今看来他之作风决断与道主并无区别。

    

    小道生绘声绘色描摹道即便是静涛君用术法捏了一个道主出来坐镇圣龙口,旁人怕也察觉不出来。被豁青云听到了安排去扫了两天立着道临天下那块碑的广场上的雪。

    

     开春之后诸事便渐渐安定下来,静涛君却越发容易倦怠 ,只等着找个时机把摊子一撂回定涛居养鱼。 

    

    却有故人来访,静涛君见到斜倚着刀靠在柳树下的骊无双时,双方都为对方还全须全尾地活着流露出了短暂的惊讶。不过也只有一瞬,骊无双便了然静涛君现今的状况。

    刀已不是沧骊刀,只是刀形相似,静涛君也无心深究他后来的际遇只心道来得正好,脸上也不免带了笑意。骊无双看向他的神情却是以前的他从未也绝不会展露的,像是看到从前那把碎掉的沧骊刀,同情仍是多余,只是惋惜。

    静涛君被看得有些发毛虚咳了几声说收一收吧。算计太过,反误自身,不过如此。

    

    骊无双收了刀说抱歉,我只是可惜还未与你切磋过。静涛君故作惊讶道术者不过习剑傍身——驴人多了难免被寻仇,竟入了刀者的眼?

    

    骊无双不语,他之心境较先时已大有不同。静涛君也没再调笑,顺势说豁青云如今也算自己半个徒弟,有此机缘请骊无双再敲打一次。

    

    刀剑一事上,骊无双和豁青云还算有缘,何况当初昔豁联手破招实打实地让他伤神了很久。有一有二便可有三,也可算个了结。

    

    豁青云被叫来看到骊无双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毕竟当初是他取了巧,不过骊无双似乎全然不在意颔了颔首。再看到副道主已经退开几丈外——他无法护体不能靠近打斗现场——便心下了然,副道主要调教磨炼一个人,手段向来直接。

    

    豁青云握拳行礼说请赐教二人就开打,一交手骊无双就明白。豁青云进步可说神速,不过资历尚浅且资质只能算平庸。他顿时失了切磋的兴致,出手越发保留只用巧式点到即止,成了单纯的喂招。

    

    骊无双其实一边心下惊奇自己为什么不自禁要帮静涛君这个忙,或者两人一直互相明写的默契利用挖坑亦可称损友。念及他所剩的时日,罢了。

    

    等豁青云被打得灰头土脸只差自闭,静涛君终于满意地放他回去自行参悟。真诚地向骊无双道了谢,骊无双也提刀郑重向他道了别。有些事,众人皆是心知。

    

    静涛君辞掉副道主位决定回定涛居隐居是极低调的,道生们只知道是这位神仙似的副道主终于要回去过神仙日子了。只有欧阳铁血泣不成声就差把眼泪抹在了静涛君的长袍上,倒叫大家险些绷不住。

    

    只有豁青云和昔月影一直送到了定涛居,对着青阳子的衣冠冢和静涛君磕了三个响头便回了。至此,定涛居再次自封于世。

    

    定涛居其实已有快一年无人居住,幸有小辈们提前用心捯饬过,甚至还在池子里新添了几尾龙鱼。静涛君心下十分受用,还是想着挑精神好的时候带出去放了,毕竟纯瑕之水是养不活鱼的。

    

    他仿佛又听到最后那次青阳子在苦境中原之后轻轻道的静涛,永别了。神色一扫半年来的恹恹病容,眼里又有了光采,一如最初长夜彻谈通宵达旦而不知倦。

    

    “休想。”

    

    

fin.

总而言之就是青阳已死,修为散尽,一生孤老。


只要我自己脑补得够快,周五的刀就追不上我.jpg


非常感谢能看到最后的道友,我实在太菜了,感情没有,情节没有,文笔没有。还ooc。


简直在用生产学术垃圾的论文笔调来生产同人垃圾。


对不起。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争取进步。qaq

    

 

爱吃烧烤鱼

七月准备在广州萤火虫发放的无料,是约的稿子 @丁亥,太太画的又快又好w 会放在朋友的摊位发,摊位号暂时没有出来,去萤火虫现场领取无料的评论按个爪,摊位号出来后评论回复摊位号,限领取一个,说出冥冥的任意一句诗号就好。

七月准备在广州萤火虫发放的无料,是约的稿子 @丁亥,太太画的又快又好w 会放在朋友的摊位发,摊位号暂时没有出来,去萤火虫现场领取无料的评论按个爪,摊位号出来后评论回复摊位号,限领取一个,说出冥冥的任意一句诗号就好。

北芳秀♚

【意默】寻

意琦行x默云徽

快乐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深夜的脑洞,勉强算是个段子??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我知道我写的很烂不要骂我QAQ

设定是接惊涛结束后直接转世,没有烦恼,很快乐的普通人小默云


意琦行站在幼儿园门口,面前是喧闹的放学场景,一群人站在大门前等着老师护送孩子出来。

今天能够见到他吗?

自从当初与魔始一战过后,意琦行就再也找不到默云徽的踪迹了。他去询问过奉天逍遥,他们却说早已送默云徽转世去了,他便将澡雪托付给倚情天,一同与秋水学习,就此步入尘世,寻找这个故人。

他找了很久,茫茫宇宙,只为寻找一个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人。


就这样寻觅了上百年。

但总算找到了。

自进入这个世界后,他便旁敲侧击,接近这...

意琦行x默云徽

快乐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深夜的脑洞,勉强算是个段子??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我知道我写的很烂不要骂我QAQ

设定是接惊涛结束后直接转世,没有烦恼,很快乐的普通人小默云


意琦行站在幼儿园门口,面前是喧闹的放学场景,一群人站在大门前等着老师护送孩子出来。

今天能够见到他吗?

自从当初与魔始一战过后,意琦行就再也找不到默云徽的踪迹了。他去询问过奉天逍遥,他们却说早已送默云徽转世去了,他便将澡雪托付给倚情天,一同与秋水学习,就此步入尘世,寻找这个故人。

他找了很久,茫茫宇宙,只为寻找一个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人。


就这样寻觅了上百年。

但总算找到了。

自进入这个世界后,他便旁敲侧击,接近这个世界默云徽周围的人,知道这一世的他刚刚上幼儿园,还是个懵懂孩童。从此每天下午,他就会站在幼儿园附近,看着默云徽走出校门,上了家人的车离开,才放心离去。

他知道这一世的默云徽很幸福,可心里却有个渴望,渴望去重新接近他。

要接近他吗?

寻觅了上百年,可真正找到后,意琦行内心却犹豫了。自己该以什么身份接近他呢?凭借当初未曾说出的心意,未曾许下的诺言?


“哥哥,你在等谁吗?”

意琦行从思绪中抽身,面前竟是那个熟悉的人,不,应该是熟悉的脸。

今天的意琦行忍不住多走几步,走到幼儿园门口,突如其来的思绪更让他没有注意到默云徽跑到他面前来了。

小时候的默云徽已经隐隐能看出长大后的长相。他背着个小书包,嘴里还叼着棒棒糖,眨巴着眼,正一脸好奇看他。

“不,我只是路过而已。”意琦行心中思绪万千,最终只能以匆匆一一句借过作为借口。

“可是小默云觉得哥哥你看起来好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自然熟悉,因为我们前世是“至交好友”啊。

“哥哥,你一直皱眉头,是不是不高兴呀?妈妈说了,不高兴的话,吃颗糖就高兴啦!我,我还有个棒棒糖,我把它送给你,要开心哦!”默云徽从背带裤的兜里掏了半天,把棒棒糖塞到意琦行手里。


“啊!是爸爸来接我了!哥哥再见!”默云徽此时听到身后爸爸呼喊,跟意琦行打了个招呼,转身跑走了。

意琦行的视线跟着默云徽的背影,看到默云徽蹦蹦跳跳地扑进他今生的父亲怀里,笑的很开心。绝佳的听力让他听到默云徽笑嘻嘻的跟父亲讲:“爸爸,我刚刚遇到了个哥哥,长的好好看呀!不过他好像有点不高兴,我就把棒棒糖给他了!爸爸,我是不是最最最乖的孩子!”听到父亲的夸赞,默云徽更开心了,“那小默云回去能多吃一个肉粽吗!耶!我就知道爸爸最好啦!”


看着默云徽跟着父亲坐车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放下车窗,兴奋地冲他挥手,意琦行也抬起手向他挥了挥,一直等到车子离开视线才放下。

真开心啊,意琦行握住那根棒棒糖,忍不住笑了。

看到你这一世这样快乐,我也满足了。

可是我,真的甘心就这样放弃吗…默云徽?


爱吃烧烤鱼

#地冥##永夜剧作家##瑟斯二世#
永夜&瑟斯等身抱枕套开团,
50个成团,仅枕套,尺寸150x50,
定金为本体价316元+出货后补尾款运费,
下单团购等身抱枕即得台北店永夜PP海报一张+团购当周书卡一张(角色待定),
需要参团的可以扫描最后一张进群w,
七月份高雄店奇梦人杯垫团购也在开团中哦,进群一起来抱冥冥回家吧

#地冥##永夜剧作家##瑟斯二世#
永夜&瑟斯等身抱枕套开团,
50个成团,仅枕套,尺寸150x50,
定金为本体价316元+出货后补尾款运费,
下单团购等身抱枕即得台北店永夜PP海报一张+团购当周书卡一张(角色待定),
需要参团的可以扫描最后一张进群w,
七月份高雄店奇梦人杯垫团购也在开团中哦,进群一起来抱冥冥回家吧

61

把最近的塗鴉放一下(。。。

對了,本子都發貨了,有任何問題請敲代理小姊姊~
然後求REPO謝謝!!!(。

把最近的塗鴉放一下(。。。

對了,本子都發貨了,有任何問題請敲代理小姊姊~
然後求REPO謝謝!!!(。

见微

【奉天逍遥】弄仙

都懂得,那就走评论了。

文笔一如既往辣鸡

都懂得,那就走评论了。

文笔一如既往辣鸡


惊鸿照影泫踪遗

千里东风一梦遥【六】

从2015填到9012的坑😂


六.相思两心知


  从悠远的一场幻梦醒来时,已日过三杆,叶小钗枕畔早空无一人。他摁住莫名快速跳动的心脏,皱了皱眉,起身去寻解锋镝。


  “解锋镝啊,”屈世途毫不脸红扯谎道:“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道要做什么,大概要离开几天吧……左右还没到清净水的日子,且随他去。”随后半真半假抱怨一句:“叶小钗你也不看着他点儿。”


  这事他老屈心虚啊!想他卜相机关久未出手,居然还是帮解锋镝坑了回叶小钗。他转移话题道:“晚饭吃什么?”


  叶小钗仍觉得疏忽了什么地方,却莫名叹口气,摇了摇头。他茫然在玉波池边上坐了...

从2015填到9012的坑😂


六.相思两心知


  从悠远的一场幻梦醒来时,已日过三杆,叶小钗枕畔早空无一人。他摁住莫名快速跳动的心脏,皱了皱眉,起身去寻解锋镝。


  “解锋镝啊,”屈世途毫不脸红扯谎道:“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道要做什么,大概要离开几天吧……左右还没到清净水的日子,且随他去。”随后半真半假抱怨一句:“叶小钗你也不看着他点儿。”


  这事他老屈心虚啊!想他卜相机关久未出手,居然还是帮解锋镝坑了回叶小钗。他转移话题道:“晚饭吃什么?”


  叶小钗仍觉得疏忽了什么地方,却莫名叹口气,摇了摇头。他茫然在玉波池边上坐了会儿,提了刀剑下山去巡视结界缺损去了。


  解锋镝屏气凝神守在树上,俯视着下方逐渐稀落的行尸,方从树上跳将下来,水蓝衣袍掀起清风,略略驱散了因腐尸而生的恶臭。


  冬日时节,唯有临近正午的两个时辰,方能行走无恙。尽管解锋镝尚存有功体,但一来远离翠环山之后难以补充,二来肆杀这些行尸,血腥气极易引发尸潮,届时更难脱身。眼下,他连赶路真气都得省着用,只能抬眼靠太阳辨认一番方位后继续匆匆前行。


  他着实有些困倦,昨夜体力耗费颇多,略略合眼了两三个时辰又起来赶路,以武者体魄自然无恙,可他功体流失,此消彼长,状态不妙。


  想小钗。当解锋镝踩过遍地枯败枝叶,抬手展扇遮一遮炽烈的日光时,他心下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说不上为何会想到他,只是这时分外想他。


  于是他便在心中一遍一遍勾勒那人的面容,直到行至密林尽头。


  出了这片几近枯败的树林,便是广阔平展的一片荒原,再没有什么遮蔽物什,怕是一场鏖战。解锋镝蓦然回首,分明距离遥远,却仿佛隐隐能望见翠环山顶飘忽的一抹绿意,好似不知凛冽寒冬即将逼近的一朵花儿,随时要消逝。他叹了一口气,转身快步行出死气弥漫的林木。


  被解锋镝惦念着的叶小钗被村民拉去了冬捕。沉重一张网拉上来,头鱼却是两尾鲤,头并着头,相濡以沫。


  “噫,倒是个好兆头!”围观村民啧啧称奇,回头就把这两尾鲤鱼塞到叶小钗手里。


  一群小孩儿探头探脑,羡慕嫉妒恨。灵自灵胆儿最大,笑嘻嘻拉住叶小钗想去蹭饭,被村民往脑袋上拍了一掌。


  灵自灵“哎呦喂”叫了声,飞速躲到叶小钗身后。


  叶小钗望天,带着一群皮孩子和两尾鲤鱼回了琉璃仙境。


  屈世途听了这稀奇故事,道:“这俩鱼还挺大,不会成了精吧?还是放了好,鲤鱼呢,精怪何其多。”


  谁知呢?反正最后两尾鲤鱼没进灵道长肚子里,却进了玉波池。


  叶小钗坐在窗边,看着屋外玉波池泛起的阵阵涟漪。虽然还是冬日,不知何时开始,玉波池的湖冰却渐渐消融,从湖心小岛一路退到湖岸,而今正是波光粼粼的景色。


  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他未抓住,一时陷入沉思。


  屈世途瞥见叶小钗的神色,强行脑补出几分落寞,于是自己也落寞地喃喃自语:“解锋镝,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喂……”


  灵自灵凑过来听了半耳朵,问道:“屈伯伯,你在说谁?”


  屈世途道:“说一朵坏莲花。”


  “好呀,你讲莲先生坏话!我要去告诉叶小钗!”灵自灵严肃着脸跑过去叶小钗身边,细声道:“小钗哥哥我跟你说,屈伯伯刚刚讲莲先生是坏莲花!”


   叶小钗乍听“莲先生”三字眼睛一亮,随后好笑地揉揉灵自灵脑袋,回头看一眼屈世途。卜相机关连忙转身,道:“我去收拾一下……”开溜了。


  灵自灵马上坐到叶小钗对面,问道:“我怎么没见着莲先生?”


  叶小钗比划道:他出去了。


  灵自灵撑着脸想了想,道:“可是每次莲先生出去都带你啊……况且,出了翠环山可危险了。”


  叶小钗点点头,又摇摇头,神色有几分担忧。灵自灵仰头看着叶小钗,问:“叶小钗你是想去找他吗?”


  的确想去。叶小钗想:却不知去何处。


  只是灵自灵小姑娘是怎么看出来的?


  灵自灵理直气壮道:“因为我也想去找阿真呀!”


  敢情是同病相怜。


  叶小钗听她不知道提过了多少遍“阿真”,那位苦境大劫前就失踪,大劫突发时灵道长正为寻他偷偷外出,结果好巧不巧就撞见一群行尸,得亏是遇到了叶小钗才平安活到现在。


  灵自灵严肃着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然后一层一层打开,最后露出一沓符咒,吝啬地挑出第二张递给叶小钗:“这可是本道长画得第二好的一张符,天地灵灵,出行平安!”


  叶小钗:为何是第二?


  灵自灵道:“因为我要留着第一好的去找阿真呀!”她好像忽然成熟了许多,仰头对叶小钗道:“叶小钗,如果你想去找他,如果你有能力救他,就去吧。”


  “无能为力,才最让人无奈啊。”


  灵小道长平日看着万事不挂心,实则什么事都通透的很呀。


  叶小钗看着手上的一张黄符,忽然起身。灵自灵跳下凳子,跟着他出了门。一双红鲤跃出湖面,激起一片破碎水花。


  经结界折射,天边显现出两勾月亮,一红一白。解锋镝踉踉跄跄推开破败的城门,身后行尸沿着嫣红血路冲上,瞬间被解锋镝关在城外。


  衣物上全是斑驳血渍,他穿过茫茫荒原,几乎费尽了全身力气,此刻稍作歇息,便靠着城门缓缓坐了下去。


  视线逐渐模糊,解锋镝将要沉沉睡去之前,瞥见一双白色的鹿角,它逐渐靠近,轻轻点在了解锋镝额头。他未来得及仔细打量,已跌入梦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