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198.9万浏览    70391参与
凛冬

【风雀】那个暗恋我的人失忆了怎么办?(完)

ooc有请注意


他又做那个冗长的梦了。

弁袭君揉了揉发痛的脑袋,天光已明,他把手覆在还有些发痛的心脏上,长呼了一口气。

他想是那些遗失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仅存的印象。

难怪不得无论是画眉还是祸风行都对他的过去讳莫如深。

弁袭君又叹了一口气,把散在肩头上的头发拢到身后绑了起来。

画眉和祸风行不肯告诉他,但总会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慢慢找吧。


弁袭君伸手推开院门,冷不防的被立在门外的祸风行给吓了一跳,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祸风行倒比他动作更快,还没等弁袭君开口,他便像受到了惊吓一般白着脸问道:“你去哪儿?”

祸风行本来就生了一张格外严肃的脸,...

ooc有请注意

 

 

他又做那个冗长的梦了。

弁袭君揉了揉发痛的脑袋,天光已明,他把手覆在还有些发痛的心脏上,长呼了一口气。

他想是那些遗失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仅存的印象。

难怪不得无论是画眉还是祸风行都对他的过去讳莫如深。

弁袭君又叹了一口气,把散在肩头上的头发拢到身后绑了起来。

画眉和祸风行不肯告诉他,但总会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慢慢找吧。

 

弁袭君伸手推开院门,冷不防的被立在门外的祸风行给吓了一跳,他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祸风行倒比他动作更快,还没等弁袭君开口,他便像受到了惊吓一般白着脸问道:“你去哪儿?”

祸风行本来就生了一张格外严肃的脸,他个子高,堵在门前跟盘查审问的人简直没什么两样。

祸风行在天将明的时候就等在了他的门外,只是走在门前却又难以叩响门扉,自弁袭君从他

的院子里搬出去的后他就时常在门前等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么,一般他都会在弁袭君出门之前离开,只是今天弁袭君起得委实是早了一些,祸风行沉思过往,冷不防的竟不料弁袭君开了门。

“嗯?”弁袭君十分不解,“祸风行,你大早上的在这儿干嘛呢?”

他的头发上有晨雾的露气,也不知道在门外站了多久,弁袭君心生疑窦,狐疑的看向祸风行的脸,暗自腹诽,他不记得从前的祸风行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看来,他的这位朋友还真是……看着稳得不行但实质上是个……又傻又怂的人?

(孔雀我们讲句良心话谁又傻又怂?)

“今天仙山剧场排了一场很不错的剧,我刚好有两张票。”祸风行捏紧了手里那两张画眉友情赠送的票,脸色正肃,语调平常。

“你大早上来就为这个?”弁袭君眉毛挑得更高了,“可是仙山剧场的剧目不都是等天黑了才开演的吗?”

祸风行在心底尴尬一笑,表面仍是波澜不惊,“当然不止这一件事,天谕说咱们逆海崇帆的人来了仙山这么久,也没有好好聚聚,我来问问你今日得闲吗?如果没什么事,咱们不妨聚聚。”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弁袭君点了点头,眼神仍有些狐疑,“当然可以。”

“那你跟我走。”祸风行暗里舒了一口气。

怎么……有一种被拐的感觉?弁袭君在心底怀疑。

“祸风行……”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弁袭君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是不是想追画眉,所以才要讨好我这个大哥?我觉得吧……”

弁袭君勉为其难的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我觉得你把这个讨好的手段用在画眉的身上比用在我这个兄长的身上更有效,我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画眉要是愿意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反对。”

如果人不是他亲自抱回来的,祸风行简直就要怀疑这个弁袭君是假的弁袭君。

难道要他格外直白的对他说其实我想追的是你?

怂这件事上,他好像也不比从前的弁袭君好到哪里去。

祸风行的脸色变换不定,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嗯?被我说中了吗?”弁袭君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不用担心,我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干什么?”

弁袭君愕然的看着祸风行抓着他的手的手。

“我……”祸风行心一狠,眉头皱得更紧,“我想追的不是画眉是……”

“天谕?!”弁袭君眉毛都要扬到太阳穴了,“那太晚了,祸风行,她儿子都长好大了,你也打不过玄嚣。”

祸风行:“……”

他把那只冰冷的手攥得更紧,扳过弁袭君的肩膀,注视着那双漂亮的异瞳,一字一顿道,“你听我说完,不是画眉,也不是天谕。”

“那是谁?不会是我吧?”弁袭君打哈哈。

“是你。”祸风行笃定道,“是你。”

那个暗恋了我很久的人失忆了怎么办?

当然是追到手啊。

 

 

 

 

 

 

 

 

 

 

 

 

 

根据评论区反应决定写不写番外

好了我滚去考六级了。

 

 

 

 

 

【小彩蛋】

 

1、

暴雨心奴半夜去拜访祸风行的时候本来是抱着夜半扰人清梦的打算的。

结果祸风行的房间竟然还亮着灯火,这点坏心思算是落了空。

他没敲门,偷偷在窗边窥视。

桌子上摆着一顶华丽的发冠,只见他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男子气概极为浓厚的叔叔坐在油灯前,平日执剑的手费力的捏着一根针,正在娘们儿兮兮的引线穿珠子,神情之认真,动作之贤惠,简直让暴雨心奴拊掌慨叹。

“叔!你真贤惠!”

被半夜窗边鬼语吓了一跳的穿珠子穿得正起劲的祸风行一针扎进了指头里。

2、

如果可以的话,弁袭君希望自己永远别想起来。

天未明的清晨,弁袭君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非常没有仪式感的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倒还没有开始来得及五味杂陈,毕竟现在他和祸风行正躺在一张床上,后脑勺下是祸风行赤裸的臂膀,他的手还放在祸风行的胸膛上。

完了完了,他的脸迅速窜上一层层精彩的颜色。

祸风行的睫毛动了动,他弗睁开眼,被枕边人变换不定的脸色给吓了个够呛。

“弁袭君?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抬手就要去摸他的脸,谁知道弁袭君比他动作更快,扯过盖在两个人身上的被子往头上一蒙,宛如一只把头钻进沙子的鸵鸟。

我一定是做梦了!

一定是!

身上有且仅有一条裤子且被子全被孔雀扯走了的祸风行望着那坨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

 

 

 

 

 

 

 

 

 


九千绮罗香

何惧魔浪滔滔,云海一笑。神谕正法仗义,奉天逍遥。只愿携手江湖,笑傲今朝。

震寰宇,领玉旨,奉天降杀;撼八荒,降神谕,任吾逍遥。

让苍生不再哭泣,让邪恶不再猖狂,让家园得到圆满,让正义永不消灭。

何惧魔浪滔滔,云海一笑。神谕正法仗义,奉天逍遥。只愿携手江湖,笑傲今朝。

震寰宇,领玉旨,奉天降杀;撼八荒,降神谕,任吾逍遥。

让苍生不再哭泣,让邪恶不再猖狂,让家园得到圆满,让正义永不消灭。

血耶-我是你的智障宝宝
公主抱尸体_(:з」∠)_迷总...

公主抱尸体_(:з」∠)_迷总废了一个头,今天刚换的头哈哈哈

公主抱尸体_(:з」∠)_迷总废了一个头,今天刚换的头哈哈哈

凌弋听

【霹雳布袋戏】少年时:双秀篇—烧饼为什么那么好吃


倦收天的一键吃饼技能不是天生的,严格来说,他以前并不喜欢吃烧饼,这种只用油盐和面粉做出来的看起来干不拉叽的食物实在很难吸引他。

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后来那个样子,说起来还得归功于葛仙川。

那个时候南北道真还没撕的不可开交,大家表面上还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有一年葛仙川要去南宗参加一年一度的道法交流大会,出于炫耀的目的,他欣然将自己那位金闪闪的天才小同门也带了去。

待到了南宗葛仙川却发现抱朴子身边跟着一个和倦收天差不多大的孩子,穿着一身蓝白色道袍,生的白白净净眉清目朗,小小年纪已见灵秀之姿,是个好苗子,他心中警铃大作,直问道:“这是?”

抱朴子很热情地向他介绍,“这是我们南宗新入门的...


倦收天的一键吃饼技能不是天生的,严格来说,他以前并不喜欢吃烧饼,这种只用油盐和面粉做出来的看起来干不拉叽的食物实在很难吸引他。

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后来那个样子,说起来还得归功于葛仙川。

那个时候南北道真还没撕的不可开交,大家表面上还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有一年葛仙川要去南宗参加一年一度的道法交流大会,出于炫耀的目的,他欣然将自己那位金闪闪的天才小同门也带了去。

待到了南宗葛仙川却发现抱朴子身边跟着一个和倦收天差不多大的孩子,穿着一身蓝白色道袍,生的白白净净眉清目朗,小小年纪已见灵秀之姿,是个好苗子,他心中警铃大作,直问道:“这是?”

抱朴子很热情地向他介绍,“这是我们南宗新入门的弟子原无乡啦,是不是很可爱啦,不比你们的小金道长差吧,哈哈哈……”

葛仙川的脸色已经由多云转阴,转头去看倦收天,却见倦收天两眼锁定对面的原无乡,而后点头如捣蒜,“嗯嗯,很可爱很可爱。”

葛仙川内心:#£#@%εβΘ@#(*£&!*&%(*&#!

到了用晚餐的时候,葛仙川食不下咽,而对面的倦收天丝毫没有因南北饮食差异而影响食欲,在倦收天盛第三碗饭时葛仙川终于忍不住了,“收天啊,你看那个原无乡怎么样啊?”

倦收天一边扒拉饭一边回答:“像只小白兔,很漂亮很可爱,我要和他耍朋友。”

葛仙川捋着心口顺气,我不气,不气,真的不气,我忍。

“可他毕竟是南宗的人,看着无害说不定鬼精着呢,你还是少同他打交道,他资质不错抱朴子定是要重点培养的,你虽然打遍北宗无敌手,但还是要把他甩的更远一些才好,北宗绝对要比南宗强,所以你必须要再提升。”

倦收天茫然地看了看他。

“嗯,没错,必须得提升,所谓‘不食五谷,吸风饮露’,那就先从辟谷开始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从今天开始吧。”

说着他就端走了倦收天手里还剩一半饭的碗。

倦收天更加茫然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倦收天只喝水,不能进食。

抱朴子后来知道了这事,对葛仙川进行了严厉的人道主义谴责,“你这是虐待,你这是在损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正长身体的年龄呢辟nima的谷啊!”

葛仙川:“边儿去,管你鸟事。”说完就哼着调子走开了。

抱朴子还要再争原无乡忽然扯了扯他的袖子,“掌教,我有办法。”

南方的冬天与北方不同,倦收天裹着他的金色羽绒道袍依旧觉得寒意难耐,但比起冷,他更强烈的感觉是饿,非常饿。

就在他饿的头晕眼花要打瞌睡时门开了,原无乡一蹦一跳地进来了,“道友,我来看你啦。”

“是你,原无乡。”倦收天的眼里总算有了点神采。然后他指着原无乡道袍外多出来的云肩,疑惑道:“你怎么穿成了这样,也是因为怕冷么?”

原无乡对他眨了眨眼,“不穿成这样怎么给你带它啊。”说着变戏法似的从云肩下掏出了几个烧饼。

倦收天发誓,那时从云肩下掏出烧饼的原无乡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比他在永旭之巅看过的所有曙光都要耀眼。

原无乡把烧饼递给倦收天,还很自豪地说:“这是新来的伙房老翁做的,特别香的哦。”

倦收天刚接过,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原无乡向门外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提起来,“啊糟了糟了你们掌教回来了!”

他一回头,眼睛都快瞪出来,诶?不是,道友你手里的饼呢?

所以说,烧饼为什么那么好吃,因为“饿”最好吃 。



朱颜之域
我的大宝贝回来了,大名雅辰——...

我的大宝贝回来了,大名雅辰——

——水仙雅客,涂月寄思;日月星为辰,三光聚此时,我眼中所见的奇迹之光啊,是你。

很开心能在奉天生日的前一天抱回你,欢迎你赶回家和我一起为奉天庆生呀~

p.s.小名是大头,接地气是我家特色嘿~

我的大宝贝回来了,大名雅辰——

——水仙雅客,涂月寄思;日月星为辰,三光聚此时,我眼中所见的奇迹之光啊,是你。

很开心能在奉天生日的前一天抱回你,欢迎你赶回家和我一起为奉天庆生呀~

p.s.小名是大头,接地气是我家特色嘿~

恐怖的水鬼
霹雳布袋戏——名剑无名倦收天,...

霹雳布袋戏——名剑无名倦收天,

江天一色无纤尘,
鱼龙潜跃观道身。
天人焉有两般义?
道不虚行只在人。

夕边倦看收天幕,
崇岭尽眺原无乡。
共道长途郁垒远,
挥手已渡圻岸江。

~(ღゝ◡╹)ノ♡倦宝帅么,喜欢么
(人 •͈ᴗ•͈)۶♡♡喜欢倦宝点个宝贵的赞吧
ヽ( ̄ω ̄( ̄ω ̄〃)ゝ霹雳布袋戏了解一下
美图手机拍摄|。・㉨・)っ♡ 每日一更

霹雳布袋戏——名剑无名倦收天,

江天一色无纤尘,
鱼龙潜跃观道身。
天人焉有两般义?
道不虚行只在人。

夕边倦看收天幕,
崇岭尽眺原无乡。
共道长途郁垒远,
挥手已渡圻岸江。

~(ღゝ◡╹)ノ♡倦宝帅么,喜欢么
(人 •͈ᴗ•͈)۶♡♡喜欢倦宝点个宝贵的赞吧
ヽ( ̄ω ̄( ̄ω ̄〃)ゝ霹雳布袋戏了解一下
美图手机拍摄|。・㉨・)っ♡ 每日一更

一窟

霹雳布袋戏·殢师 (殢无伤X无衣师尹521贺文)

(老文存档)写于2016.5.21



——脑子里只有虐梗所以我也不造这是糖or刀但相信我是亲妈Orz



暗夜,寂井浮廊飞雪漫漫,白发剑者孑然坐于檐上,手握一柄墨剑,剑尖向下抵着檐瓦,血色铁涎顺着剑侧缓缓滴落。



死一般的寂静⋯⋯



猝然,有风灌入浮廊,挑动廊侧画卷,白色雪花受裹挟癫狂舞动,盘旋向上,冰冷气息直朝檐上剑者铺面而去。


剑者纹丝不动,可那阵携带狂乱之气的飞雪却生生停在了他面前三寸处,刹那,失去动力的雪花四处飞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多年不见,未料想汝依旧如此无趣。”


一身紫衣的儒雅男子从浮廊拐角缓步而出,他身姿优雅,步伐却略...

(老文存档)写于2016.5.21



——脑子里只有虐梗所以我也不造这是糖or刀但相信我是亲妈Orz




暗夜,寂井浮廊飞雪漫漫,白发剑者孑然坐于檐上,手握一柄墨剑,剑尖向下抵着檐瓦,血色铁涎顺着剑侧缓缓滴落。



死一般的寂静⋯⋯



猝然,有风灌入浮廊,挑动廊侧画卷,白色雪花受裹挟癫狂舞动,盘旋向上,冰冷气息直朝檐上剑者铺面而去。


剑者纹丝不动,可那阵携带狂乱之气的飞雪却生生停在了他面前三寸处,刹那,失去动力的雪花四处飞散,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多年不见,未料想汝依旧如此无趣。”


一身紫衣的儒雅男子从浮廊拐角缓步而出,他身姿优雅,步伐却略显虚浮,俊美面容上透着一丝无可奈何,儒软语气仿佛责怪檐上之人不谙风情。



坐在屋檐上的剑者没有反应,只微微将脸转向紫衣男子处,连眼神都没有丝毫变化。



“如此良夜,我带了酒,共饮一杯无?”


料到素来惜字如金的对方不会有所回应,紫衣男子兀自坐了下来,将坛中酒倾倒入酒杯,一扬手,酒杯斜向上稳稳飞到剑者面前。



殢无伤默默盯着飞到面前的酒杯,却并不伸手去拿。他的眼神投向檐下,看见那一身紫衣的昔日慈光之塔首辅。飞雪漫漫,那人的身形在夜中模糊不清,他想看得更清楚些,可幽暗的月色衬得那人身影朦胧,甚至有些若有若无的虚感。几乎一瞬间,他有冲动翻身下檐,闪到那人面前将之拥入怀抱,永远也不再放开⋯⋯



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依旧默默盯着面前的酒杯,面无表情。



似乎察觉气氛僵硬,无衣师尹开了口:“怎么,是这酒无法入汝眼,抑或是⋯⋯吾何事做得不妥引汝不满?”


“⋯⋯”


依然没有回答,殢无伤将眼神从酒杯上移开。



⋯⋯跟这人简直无话可讲!无衣师尹右手气愤地握了握拳,郁闷片刻,独自执杯饮酒。


一杯饮尽复又倾满,仰头低头循环往复,积了怨气的慈光之塔首辅像个孩子一样狂喝着,而檐上,剑者僵成了一座塑像。



两个人,一上一下,相距丈外,无言沉默着。



少顷,酒坛见底,无衣师尹起身,仰头看向依旧坐在屋檐上的剑者,他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手握的墨剑直挺挺插入檐上瓦缝,握剑的指关节用劲到有点泛白,血色铁涎照旧顺着剑侧缓缓滴落。



无衣师尹深深地望向他,眼底浓浓情感喷涌,却再不愿对那沉默的人说半个字。他将所有爱恋倾注在凝视对方的眼中,只片刻功夫便转过身,背对那人一步步离开浮廊。


月色下,他的紫衣裙袂翩飞而起,身形竟似水般透明。



殢无伤感受着他的离去,手中墨剑不受控制开始剧烈颤抖,并发出呜咽悲鸣,声音低沉,似泣似诉。


“呃⋯⋯唔⋯⋯”内息受创,他不得不松开握剑的手去捂胸口,而墨剑在他松手的一刹那获得了意识,光速飞到即将步出浮廊的无衣师尹面前。



无衣师尹迈步的腿受阻,不得不停了下来。


只见墨剑上下飞舞,迅速在雪地上划出几道。


无衣读完划出的内容后,面露错愕,愣怔须臾,迅速提步转身回去。



可没走几步,他的身躯开始涣散,愈渐透明,月光穿过他的身躯,照射到地上。



“呃⋯⋯不⋯⋯无衣⋯⋯无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殢无伤,想要飞到浮廊门口,想要挽救那抹紫衣,却因内息受损无可运功,直挺挺从屋檐上滚了下来,砸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从胸腔蔓延,撕心裂肺的痛楚使他陷入昏迷。



浮廊内白雪飘飞、冷冷寂寂。


冰冷的月光打在地上,照出地上的图案。


——那是一个用剑划出的心形图案,


心形里面,是清晰的三个数字:521。



而廊内,只剩下昏迷的剑者,


再无紫衣身影。




后记:



慈光之塔首辅无衣师尹在百年前早已死去,而深爱其的殢无伤在其死后,穷尽毕生绝学练就凝魂法,搜集其散落天地间的魂魄碎片,拼凑凝练出其完整魂魄。



由于碎片并不完整,故而魂魄不够坚韧,不可以受大悲大恸打击,亦不可与生前熟悉的人亲密接触。



至于凝魂者,则不可与之接触、对话、且必须保持一丈距离。



若犯忌,则魂飞魄散。


秦霜 2016.5.21

爱夜永恒

发个并没有什么用的现pa设定

无神论是地冥企业的总裁,下有n个子公司涉及各行各业的那种,其中有个子公司是做化妆品的,以WSL系列高端美妆作为主打

永夜剧作家表面上是个美妆博主,平常都用冥冥之神的id开直播,每次WSL系列出了新化妆品他都第一时间能直播试用,粉丝都觉得他家里有矿,然鹅其实是去公司直接拿的

剧作家暗地里还是地冥集团旗下永夜剧场的编剧,瑟斯是剧场的话剧演员,粉丝特别多。永夜经常给瑟斯讲剧本,然后讲着讲着就讲到床上去了

奇梦人是美妆公司的首席调香师,一次无神论来视察下属公司的时候,失手(?)把新香水打翻在了无神论的身上,于是两个人就emmmm

后来他们四个都住在无神论的大别墅里,家里鱼缸里养了一...

发个并没有什么用的现pa设定

无神论是地冥企业的总裁,下有n个子公司涉及各行各业的那种,其中有个子公司是做化妆品的,以WSL系列高端美妆作为主打

永夜剧作家表面上是个美妆博主,平常都用冥冥之神的id开直播,每次WSL系列出了新化妆品他都第一时间能直播试用,粉丝都觉得他家里有矿,然鹅其实是去公司直接拿的

剧作家暗地里还是地冥集团旗下永夜剧场的编剧,瑟斯是剧场的话剧演员,粉丝特别多。永夜经常给瑟斯讲剧本,然后讲着讲着就讲到床上去了

奇梦人是美妆公司的首席调香师,一次无神论来视察下属公司的时候,失手(?)把新香水打翻在了无神论的身上,于是两个人就emmmm

后来他们四个都住在无神论的大别墅里,家里鱼缸里养了一条鱼,不知道谁给鱼起了名字叫命运规划主,于是就都这么叫了起来


钵皮豆豆
摸一张异数素(⑉°з&...

摸一张异数素(⑉°з°)-♡(画的不好,想做头像随意。。。应该不会有吧(´ε`;))

摸一张异数素(⑉°з°)-♡(画的不好,想做头像随意。。。应该不会有吧(´ε`;))

_雁渡寒潭。
是画给好友的生日贺图/掩面@风...

是画给好友的生日贺图/掩面
@风月故人

是画给好友的生日贺图/掩面
@风月故人

云不渡。
大宝贝的头上是迷宫吗。

大宝贝的头上是迷宫吗。

大宝贝的头上是迷宫吗。

一打同学
霹雳的美人画不完呐(〃&deg...

霹雳的美人画不完呐(〃°ω°〃)♡

霹雳的美人画不完呐(〃°ω°〃)♡

白水

调了一下中间色调,感觉线稿比上色好看……

调了一下中间色调,感觉线稿比上色好看……

素莘夫人

如月太好看了!!!!!
我搞了大半天终于P好了,比对自己的照片用心多了( 。ớ ₃ờ)ھ

如月太好看了!!!!!
我搞了大半天终于P好了,比对自己的照片用心多了( 。ớ ₃ờ)ھ

钓云
古陵逝烟。 摆拍届耻辱(...

古陵逝烟。

摆拍届耻辱(...

古陵逝烟。

摆拍届耻辱(...

祝九如

瘗玉埋香 秋枫暮霞 (十)

"

抓住不然她会像云一样飘走

“好友,你怎的了?”等他头脑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紧紧抓她着手不放。

“对不住,吾是想说吾陪你去。”

“呵,不过是寻常的两壶酒。你还真把吾当成那手无缚鸡的弱女子了?走吧。”

两人背影一红一白看似水火不容却又互生共艳。

“没想到这小小的屋子下却有如此大的地窖,不过这地窖有些空旷了。”他看着空洞的酒窖感慨

“那段时间,吾完成了这辈子最重要之事。岁月漫长,总要有些消遣的小事。便有了这个酒窖。曾经这里边遍地是酒,只不过被吾喝完了。”

“那你如何不再酿了?”

“戒了,吾把酿酒这个习惯戒了。不过还是留着几壶酒的,无须担心今日无酒尽兴。”

“这是?为何...

"

抓住不然她会像云一样飘走

“好友,你怎的了?”等他头脑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紧紧抓她着手不放。

“对不住,吾是想说吾陪你去。”

“呵,不过是寻常的两壶酒。你还真把吾当成那手无缚鸡的弱女子了?走吧。”

两人背影一红一白看似水火不容却又互生共艳。

“没想到这小小的屋子下却有如此大的地窖,不过这地窖有些空旷了。”他看着空洞的酒窖感慨

“那段时间,吾完成了这辈子最重要之事。岁月漫长,总要有些消遣的小事。便有了这个酒窖。曾经这里边遍地是酒,只不过被吾喝完了。”

“那你如何不再酿了?”

“戒了,吾把酿酒这个习惯戒了。不过还是留着几壶酒的,无须担心今日无酒尽兴。”

“这是?为何上空有一颗散发月之华的琉璃心?”

“此物可发光,便用她来照亮我这阴冷黑暗的酒窖罢了。没有什么其他的寓意。”

他凝视着这颗心,伸手抚摸了一下。突然手下之物开始剧烈跳动,仿佛快要爆炸一样。

“这!吾只是摸了一下,怎么会如此?”

“呵 无事,她只是害羞了而已。吾找到酒了,走吧?”

“哎?好友你忘了这壶酒了”他拿起在架子上放着的最后一壶酒。“此酒的容器为何是琉璃质感,其他酒却是玉壶呢?”他看了看入手酒壶的质感不解的问。

“因为此酒酿造方法与材料与其他酒不同,需特殊保存方法。”

“好友你这就藏美了不是?好酒应与人分享,把这壶也带上吧。”

“这···既然好友这么说了,我们一起去外面。一边赏景一边饮酒岂不快哉?”

走之前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颗在阴冷的黑暗中发光的琉璃心,这颗心···仿佛在···呼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