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106.6万浏览    507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19 14:27
听剑

大音希声。

(云纹是贴的,蛤蛤蛤嗝)

大音希声。

(云纹是贴的,蛤蛤蛤嗝)

漆七
一只清香小白粽,大家端阳安康♪...

一只清香小白粽,大家端阳安康♪(^∇^) 

一只清香小白粽,大家端阳安康♪(^∇^) 

殷无
最近就是很想画儿童简笔画hhh...

最近就是很想画儿童简笔画hhhhhh复习是不可能好好复习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复习的()

最近就是很想画儿童简笔画hhhhhh复习是不可能好好复习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复习的()

逍遙神劍
在这端午佳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以...

在这端午佳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我村村草云忘归同志代表我们整个布袋戏村在B萌C位出道。来,大家鼓掌!!

在这端午佳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我村村草云忘归同志代表我们整个布袋戏村在B萌C位出道。来,大家鼓掌!!

基基
当时想的是二哥脖子上的那个痣。...

当时想的是二哥脖子上的那个痣。。。很性感了

当时想的是二哥脖子上的那个痣。。。很性感了

闲壶子

端午节~吃粽子~ (‵▽′)/ 


端午节~吃粽子~ (‵▽′)/ 


扑腾翅膀的虫扁虫畐
【好友,今年端午,吾已备好雪脯...

【好友,今年端午,吾已备好雪脯酒等你】

【好友,今年端午,吾已备好雪脯酒等你】

太虚龙神

【父亲节】我爸敢!你爸敢吗?


迟到的贺文,前段时间网上流行的梗~
微迹冥~
OOC

某天,离凡和离经二人聊天,聊着聊着就谈起自己的爸爸。

离凡:我爸是玄尊的养子
离经:我爸是玄尊的亲子
(鬼麒主:我才是你爸 !)

离凡:我爸是玄黄三乘之一
离经:我爸是昊正五道之一,五比三多。
(鬼麒主:我是八部众之一,五加三等于八,他们俩加起来才顶我一个!)

离凡:我爸和玉逍遥有情
离经:我爸和玉逍遥有义
(鬼麒主:我和玉逍遥有仇……)

离凡:我爸不需要我妈就造出我
离经:我爸不需要我妈就捡了我
(鬼麒主:我需要你妈才能生下你!)

离凡:我爸手里拿着书每天都在写写写
离经:我爸手里拿着书每天都在翻翻翻
(鬼麒主:我手里拿着扇子每天都在摇摇摇)

离凡:我爸年轻,头发是黑紫色
离经...


迟到的贺文,前段时间网上流行的梗~
微迹冥~
OOC




某天,离凡和离经二人聊天,聊着聊着就谈起自己的爸爸。

离凡:我爸是玄尊的养子
离经:我爸是玄尊的亲子
(鬼麒主:我才是你爸 !)

离凡:我爸是玄黄三乘之一
离经:我爸是昊正五道之一,五比三多。
(鬼麒主:我是八部众之一,五加三等于八,他们俩加起来才顶我一个!)

离凡:我爸和玉逍遥有情
离经:我爸和玉逍遥有义
(鬼麒主:我和玉逍遥有仇……)

离凡:我爸不需要我妈就造出我
离经:我爸不需要我妈就捡了我
(鬼麒主:我需要你妈才能生下你!)

离凡:我爸手里拿着书每天都在写写写
离经:我爸手里拿着书每天都在翻翻翻
(鬼麒主:我手里拿着扇子每天都在摇摇摇)

离凡:我爸年轻,头发是黑紫色
离经:我爸年老,头发是白色
(鬼麒主:呃,我应该算中年,头发是蓝色)

离凡:我爸和玉逍遥有合招:天地无双
离经:我爸和玉逍遥也有合招:天罚·末神印
(鬼麒主:我是被合招杀死的。)

离凡:我爸杀了你爸的爸爸
离经:我爸知道你爸没杀他爸
(鬼麒主:呃,到底是谁爸杀了谁爸?我只知道你那假爸杀了我这真爸。)

离凡:我爸为了神州杀苍生
离经:我爸为了苍生杀邪神
(鬼麒主:最后邪神杀了我)

离凡:我爸爆体还能再活
离经:我爸一剑穿心也能再活
(鬼麒主:我变成骨头渣依然能再活)

离凡:我爸能光吃饭不长肉
离经:我爸能不吃饭光长肉
(鬼麒主:比不了……你们都是什么技能……)

离凡:我爸会弹琴
离经:我爸会唱歌
(鬼麒主:我会吟诗)

离凡:我爸人前人后七个样
离经:我爸人前人后两个样
(鬼麒主:我一直就这样)

离凡:我爸有手下
离经:我爸有徒弟
(鬼麒主:我有宠物)

离凡:我爸不让我叫他爸
离经:我爸不愿我叫他爸
(鬼麒主:我求你叫声爸)

离凡:我爸敢脱光衣服在血池里洗澡
离经:我爸敢脱光衣服在玉泉玄脉里洗澡
(鬼麒主:我敢脱光衣服在觉龙之海里洗澡)

离凡:我爸敢睡玉逍遥
离经:我爸敢跟玉逍遥睡
(鬼麒主:我只敢睡女人)

离凡:我爸敢对玄尊阳奉阴违
离经:我爸敢对玄尊拒不执行
(鬼麒主:我敢跟玄尊叫板)

离凡:我爸敢打自己
离经:我爸敢打我
(鬼麒主:我谁都不敢打)

离凡:我爸敢画眼影
离经:我爸敢扎耳钉
(鬼麒主:我敢染头发)

离凡:我爸敢杀小孩
离经:我爸敢捡小孩
(鬼麒主:我敢生小孩)

离凡:我爸敢戴着面具睡觉
离经:我爸敢抱着律典睡觉
(鬼麒主:我敢搂着情人睡觉)

离凡:我爸敢光吃饭不付钱
离经:我爸敢不吃饭光付钱
(鬼麒主:我敢既吃饭又付钱)

离凡:我爸敢为了任务去死
离经:我爸敢为了众生去死
(鬼麒主:我敢为了儿子去死)

离凡:我爸敢喝大圣果茶
离经:我爸也敢喝大圣果茶
(鬼麒主:呃……我不敢)
(离经:连大圣果茶都不敢喝,还想当我爸?!)

离凡:怎么我爸敢的你爸也敢?
离经:那当然!你比不过我。

离凡:我爸敢吃屎!你爸敢吗?
离经:……我爸……不敢
(鬼麒主:吾儿,我敢!)
(离经:连屎都敢吃,还想当我爸?!)



地冥:你跟离经说眩者敢吃屎?
离凡:呃……您一定是听错了。我说的是我敢吃。
地冥:眩者怎么不知你还有此等技能,给眩者现场表演一下!
离凡:嗷……我错了!


~完~

松树就像两个三角

和jing老师的交换粮!发一下溜了

和jing老师的交换粮!发一下溜了

Lebesgue_奉天逍遥

【奉天逍遥】别跑,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上)

前段时间有个特别火的人鱼病梗,和我之前有个精怪背景的大纲特别契合,于是干脆融进去了。

面试通过之后答应要写个船戏【。

磨蹭到现在,发现该撞的梗差不多都撞完了, 再不发估计连肉都要撞没了【。

一般发车都是一发完的,如果不是一发完,那就是我卡肉了【。


本LOF目录:\(^o^)/


看了眼人像,樵夫摇了摇头便离去了,君奉天有些失望。

看着渐晚的天色,君奉天决定先寻落脚处,但在高处四下一望,却只见举目莽莽,连猎户樵夫暂住的草茅都不见一间,端的是个苍凉所在。

莫不是人已离开?玉逍遥爱热闹爱美食,这山林中人...

前段时间有个特别火的人鱼病梗,和我之前有个精怪背景的大纲特别契合,于是干脆融进去了。

面试通过之后答应要写个船戏【。

磨蹭到现在,发现该撞的梗差不多都撞完了, 再不发估计连肉都要撞没了【。

一般发车都是一发完的,如果不是一发完,那就是我卡肉了【。


本LOF目录:\(^o^)/




看了眼人像,樵夫摇了摇头便离去了,君奉天有些失望。

看着渐晚的天色,君奉天决定先寻落脚处,但在高处四下一望,却只见举目莽莽,连猎户樵夫暂住的草茅都不见一间,端的是个苍凉所在。

莫不是人已离开?玉逍遥爱热闹爱美食,这山林中人迹罕至缺衣少食,他又怎会在此停留?

君奉天望着手上肖像,心下一叹。

——玉逍遥,你在哪里?


罢了,先走出这林子再说吧。


君奉天再次极目而望,但昏暗天色中,来时路途已不甚明晰,去路却又茫茫。

方才那位樵夫想来是山中常客,或可一询。

打定主意,君奉天朝着猎户离开的方向略一提气,想要追赶,可是顺着羊肠小道疾走半盏茶光景,竟未再见到那位樵夫。

“……”

刚才君奉天在高处观望之时并未发现任何屋舍,那位樵夫若只凭脚力,如何能走出这片苍莽山林?

还是他另有栖身之处?

或者……!

君奉天瞳孔一缩,想起了什么。

不对。

此处方圆百里之所以没有人迹,乃是因为此地是远古神兽的领地,对常人而言威压极重,纵使那樵夫不是凡俗,手上背上却皆是空空,又哪里有半分劳作一日满载而归的样子?


——“玉逍遥?!”


————

玉逍遥是在去玉龙渊途中遇见君奉天的。

看见人的时候,玉逍遥感觉心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差点当场落荒而逃。好在他终究在樵夫的伪装下强自镇定下来,摆脱之后甚至没有改变目的地——也不能改变目的地,没有玉龙渊冰冷的潭水,他怕是快要镇不住体内的“玉龙血脉”了。这种状态他肯定不能离开水太久,所以想要去寻找玉龙渊的另一处分支肯定来不及了……

哎呀呀,要死要死。


本来玉逍遥只要泡在玉龙渊的潭水中就能抑制住鳞片的生长,但这次浸入渊中的时间已经超过一炷香了,耳后的鳃裂和身上的鳞片却愈发明显……玉逍遥知道,要不了多久,鳞片就会从脚背那一点点覆盖到整个下肢。

全身都浸在水中却依然浑身燥热,鳞片明灭反复,昭示着这个状态快要失控。

偏偏在这时候被找到了。


也许是因为想到了君奉天,鳞片出现的速度加快了,滚烫灼热的感觉爬到尾椎和腿骨上,冰冷的潭水也浇不灭。

简直像是在融化……

这种灼烧一样的感觉始自身体内部,但是喝多少水、酒、浆汁都不管用,喉头会一直干渴难耐。

却难以启齿所求为何。

苍天啊,早知道会越来越难受,刚才干脆直接把君奉天打一顿出气算了。


“玉逍遥……”

半张脸浸在水里让内睑不自觉地覆上瞳孔,让属于人类的视线逐渐开始模糊,恍惚里玉逍遥似乎看见君奉天的容颜出现在面前,耳边也回响着他的声音。

——都开始出现幻觉了吗?


“玉逍遥!”


打一架算了。

打一架吧…打一架!


————

“太太太太师伯真的走了嘛?”坐在门槛上的澡雪和秋水有点惆怅,“我们还想听他讲故事呢。”

“……”云徽子一怔,张了张嘴,又终究是不想骗他们,“你太太太太师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呀。”

“小澡雪不用忧愁。”劫红颜摸摸小男孩儿们毛绒绒的后脑勺,“不久后他就会回来啦。”

“真的嘛!”

“真的呀,祖奶奶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默云徽:“……”


目送小孩子们蹦蹦跳跳地离开之后,云徽子对着劫红颜欲言又止。

“……”

“离逍遥的玉龙血脉集中爆发还有一段时间。”劫红颜并不停笔,“逍遥去向你不曾保留,密册也已交予奉天……那本册子将一切载写得明明白白,你可放心。”

云徽子:“……”

“哦?那你是担心奉天了?”劫红颜挑眉,“奉天的毒伤在玉龙血的治疗下已然痊愈,这也可以不必忧虑。”说到这里又笑道,“若非为了取血医治奉天所染炎毒,逍遥也不必摧发自己隐藏了这么久的玉龙血脉。如今逍遥血脉爆发,内腑经络遭受烧灼之苦,渴求意中人安抚……神州偌大,此症唯奉天能解——这难道不是天注定?”

“那天有没有注定过,玉龙泉先一脉在血脉之力爆发的时候,若无彼此知心明意的伴侣安抚……则会杀性甚重?”云徽子无奈地说出了查阅仙门其余典籍某些细处的结果,“我相信大师兄肯定不会到动杀心这么严重,但……”少不得会变得暴躁不少?“说不定二师兄还要吃点苦头。”

“这可救不了。义兄娶亲的时候,直接放话说敢多嘴就揍,三界一干人等唯唯诺诺跟鹌鹑似的,想不到到了奉天这儿居然…嘿。”劫红颜似乎并不意外,反而笑得有些狡黠意味,“当初回避逍遥心意之时,他可想过会有今日?”言罢又刮了刮墨,声音微沉,也不知道是不是说给默云徽听的,“细想下来,真正要受点儿罪的,恐怕是逍遥呢。”


默云徽愁苦道:“为什么大师兄要走呢?”

劫红颜摊了摊手。

他没听见。


————

君奉天当然没想过。

他根本料不到再见竟是这种光景。


顺着蛛丝马迹匆匆而来,竟见潭边浅滩上玉逍遥口鼻均浸没在水中,君奉天心下一惊,足下疾掠,正欲伸手将他救出,却只见眼前一阵寒光。

是附着玉逍遥内力的水刃。

神皇之气自发护主,震开部分水刃,但余者去势不减,攻势竟分外强悍。君奉天不得已御使正法抵挡,却不想在卸开残余水刃之时,水刃和剑鞘交击竟擦出火花来——感觉到威胁的正法昊光大作,稳稳扛住了玉逍遥隐着怒意的剑气。

“……”

不过最后还是有一道漏网之鱼擦过面颊,君奉天只感面上微有一丝疼痛,指腹抹过,居然带下一抹血痕来。

感受到明显抗拒之意的君奉天不得不退。

是玉逍遥,君奉天不会错认。

他竟如此……恼怒?

玉逍遥的实力君奉天是知道的,如果他动真格的,那君奉天还真的没什么办法:“玉逍遥,我…你……”

又想起默云徽临行前的逐一交代,君奉天卡壳了。

……这可怎么说?


“我无事,你离开吧。”玉逍遥把自己生了鳞片的手背掩在水中,往潭水中心游去,身姿自如,远非君奉天以为的溺水。

君奉天突然的现身扯开了他的注意力,被灼烧感和干渴感折磨了很久的精神反而回复了几分。

打一架什么的,也就特别难受的时候想出气而已,一旦君奉天靠近他……

可能就不止打一架了【。


玉门世家的血脉可以追溯到祖龙的一脉分支——玉龙泉先。龙血过于强势,虽有人族血统稀释几百代,世家至今仍有经过阵术催发解放血脉之力返祖成玉龙泉先的族人存在。玉龙泉先一族并非纯血玉龙,但其血液却拥有同玉龙血一样的特殊效力,炼制之后是非常珍贵的药物和符器。便是因此能为,为了救治身染炎毒的君奉天,玉逍遥催动了自身隐藏的玉龙血脉。


——儿啊你要是成亲了这么搞可以但是如果你没有成亲就很难受了哈当年要不是你娘不拉不拉不拉可能就没有你啦不拉不拉不拉不对哇就是这样才有的你啊不拉不拉不拉……


这些的掌故都是父亲说与玉逍遥知的。

取几滴心头血对玉逍遥而言算不上什么凶险之事,但是被催动的玉龙血脉……恰如他父亲所言,开始让他“欲火升腾”。

字面意义上的。

这种渴求交合的状态唯有意中人可解,否则觉醒血脉的族人将在求而不得的渴望中化为玉龙渊潭水的一部分——这也有些太不着头脑了,玉逍遥其实不是很相信这种话本传奇似的说法。不过玉门世家唯恐觉醒血脉的族人怀璧其罪遭遇不测很少将相关落于书面的,可这玉逍遥觉得的最扯淡的部分…偏偏有记载。

标记着玉门世家特殊印记的书册还流到仙门去了。

小默云祖奶奶全知道了。

……哎【。


据说这还不是最离奇的。

算了这个不是重点。


至于“意中人”这部分嘛,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师弟天下第一好,不接受反驳啦!

不过君奉天虽不推拒他的亲近,也从来没有真正接受过他的情意。

嗯……

玉逍遥虽有失落,也知这种事情最是讲究缘法,他不会去强求。


于是问题来了。

这次血脉灼烧只有君奉天可解,但玉逍遥自己却是不愿意的——如果他如实告诉君奉天这般事态,这个表面跳脱实则骨子里板正无比的师弟搞不好真的会“委屈”自己救他。

玉逍遥现在已经没什么精力去较真君奉天为什么不回应他了,只知挟恩图报君子不为。做人原则在此,这种不公平也不高尚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他特地远远跑开,想靠玉龙渊的冰冷潭水硬撑过这一阵情欲狂潮。

可君奉天还是找过来了。

……快跑。



TBC



碎碎念:

一句话我喜欢翻来覆去地改,改语序改形容词什么的,所以会出现字词重复、的得地乱用等等低级错误,道友们瞧见了就帮我揪一下……


这个文的大纲来自于《救不回来》的一稿,看完之后多半会有人觉得这个文似曾相识……都是我的锅,土下座.jpg


无瑕令我是真的卡文了【。

红鱼馆

过了一档龙崽在我心中已经从霸总完全变成傻白甜了

想了想原因只能说他的人设和诗号太具有欺骗性了【。

哎说起来我本来以为龙崽在鬼狱过得惨只是因为别人都不搭理他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还会因为打输了而没饭吃我靠这就很过分了我就说他怎么没有婴儿肥和双下巴呢【x

上周小心翼翼问能不能吃饭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哎想日!!! 


但是翻了圈tag好像就没有几篇他受的;w;龙崽这么可爱没人想日一日吗

过了一档龙崽在我心中已经从霸总完全变成傻白甜了

想了想原因只能说他的人设和诗号太具有欺骗性了【。

哎说起来我本来以为龙崽在鬼狱过得惨只是因为别人都不搭理他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还会因为打输了而没饭吃我靠这就很过分了我就说他怎么没有婴儿肥和双下巴呢【x

上周小心翼翼问能不能吃饭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哎想日!!! 
















但是翻了圈tag好像就没有几篇他受的;w;龙崽这么可爱没人想日一日吗

成谦ʕ •ᴥ•ʔ

【迹冥】软体不稳定(第一章)

《底特律:变人》背景架空,仿生人设定;不了解游戏设定也没关系,不是什么很复杂的背景。

HE还是BE还没决定好,随时可能坑;标题暂定,还可能改。

不开车就攻受无差,开车了那等开车了再说;如果出现冥迹车会标章节预警。


第一章·权力

       “早上好哦,ご主人様。”

       地冥上一秒刚从糟糕的梦境中清醒来,下一秒就被他这种诡异的腔调雷得起鸡皮疙瘩,脸色相当难看地抬起了眼皮,看向站在窗边的天迹。...


《底特律:变人》背景架空,仿生人设定;不了解游戏设定也没关系,不是什么很复杂的背景。

HE还是BE还没决定好,随时可能坑;标题暂定,还可能改。

不开车就攻受无差,开车了那等开车了再说;如果出现冥迹车会标章节预警。


第一章·权力

       “早上好哦,ご主人様。”

       地冥上一秒刚从糟糕的梦境中清醒来,下一秒就被他这种诡异的腔调雷得起鸡皮疙瘩,脸色相当难看地抬起了眼皮,看向站在窗边的天迹。

       “眩者可不记得给你设置过那么见鬼的程序。”

       窗帘被“唰——”地一声拉开,明媚的阳光立刻洒满了整间屋子,地冥拉扯着被子径直蒙住了整个脑袋。

       “我的设置不是得问您自己吗,ご主人様——”天迹将两侧的窗帘绑好,然后重新走回地冥的床前。

       “眩者非得把日语从你的语言系统里完全删除不可。”地冥将半张脸从被子下头露了出来,阴沉地看着天迹,眼睛下头浮着一片极为醒目的青黑色。

       天迹注视着他,额角的蓝圈一瞬间变成了黄色,在闪烁了两下之后又变了回去。

       “怎么了?”地冥见他不回答,盯着他问道。

       “在想该怎么让你的作息变得健康点,”天迹眨了眨眼睛,“上次的建议怎么样?”

       “啧,想都别想。”地冥翻过身,不理他。

       “真的?你都不愿意在睡觉前喝牛奶,那个提议已经是解决你失眠问题的唯一办法了哦。”天迹跪坐在木头地板上,撑着脸颊趴在他的枕头边上,饶有兴趣地对着他的后脑勺,笑着调侃道。

       “除了在这边骚扰眩者之外,没什么需要你去做的事了吗,天迹。”

       “嗯——我看看日程表,这个时间段除了把你从床上折腾起来吃早饭,确实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呢,地冥。”

       “你的杠精值预设是多少来着?”地冥转过脑袋来瞪他。

       “可能是五百二十。”天迹笑了一下,站起来俯下身,手臂撑在他的枕边,亲吻上了地冥的唇角。“要稍微调低点吗?”

       地冥冷哼了一声,掀开被褥从另一侧下了床,“不用。”

       早餐是地冥偏好的西式,咖啡以及烤吐司。天迹不需要进食,坐在餐桌的另一端翻看着一个平板。

       地冥端着咖啡杯,再没有其他动作,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天迹抬起头来看向他,有些困惑地问道,“怎么了?”

       “眩者在想,是不是该让研发部发明一个仿消化系统。”地冥将咖啡杯放了下来,或许是没什么食欲,他没有去拿盘子里那几片香喷喷的黄油吐司,而是支着下巴继续看着天迹。

       “从理性的角度说,是个相当没有意义的发明了。”天迹想了想说道。

       “如果有的话,你想要吗。”地冥像是突然有了兴致,继续问道。

       “嗯?又不是必要品,还要浪费食物……”

       “无妨,眩者换个方法问你。”地冥用指尖叩了下桌面,打断了他的回答,“你知道‘愉快’这种情绪吗。”

       “地冥,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仿生人没有情……”天迹皱起了眉头,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嘘,眩者的话还未说完。你不需要向眩者描述这种情绪具体是怎么样的,只需要回答,有,或者没有。”

       天迹没有立刻回答,额角的黄圈持续地闪烁着。他在记忆中翻找着这样的情绪,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他吻上地冥唇角的刹那。

       系统提示,软体不稳定。

       他的程序中包含了所有关乎于爱或者性的知识,但地冥从未那么要求过他,那个人类意义上的“亲吻”一直都是他自发的行为。

       “有。”天迹重新看向地冥,回答道。

       地冥满意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笑容,“那么,你觉得吃东西是‘愉快’的范畴吗。”

       “是。”这次天迹回答得很快,而且非常肯定,甚至佐以了点头确认。

       真不愧是你啊……玉逍遥。

       地冥忍不住地捂着脸笑出了声,手掌遮掩下的眼睛却变得有些酸涩。

       “有那么好笑嘛。”天迹有些不满地撇了下嘴。

       地冥收敛了下笑容,指尖轻叩了三声,“列出三种你最想吃的食物。”

       “香肠,大鸡腿,还有……”

       “嗯?”

       “四种可以吗?”天迹的脸上露出了极为苦恼的表情。

       “你说。”地冥同意道。

       “叉烧包和云朵厚片。”天迹的眼睛转了晴,笑着说道。

       地冥脸上的神情有一瞬的凝滞,如果自己不是一个仿生人的话,天迹可能会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

       “说说今天的新闻。”地冥没有再泄露出其他的表情,转开了话题,同时终于伸手拿起了那片已经快要冷掉的黄油吐司。

       天迹低头将目光重新移到那块平板上,手指一滑,依照新闻热度的排序一条一条读给地冥听,“失业率超过37%,失业群众在街头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抵制仿生人,请居民出行注意安全。”

       天迹啧了一声,“地老板,你这样的就很容易被针对,出门记得要带保镖啊。”

       “嗯。”地冥抹掉唇边的吐司碎屑应了一下,“你今天原定的出行计划全部取消,跟我去公司。”

       “什么!”天迹下意识地嚷了嗓子,随即眨了眨眼,冲他笑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你身上的零件全是定制的,维修太麻烦了。”地冥冷笑了回去。

       “嘁——”天迹轻哼了声,手指划过发出荧光的屏幕,给他读下一条新闻,“异常仿生人伤人事件再发,警察厅全力追捕中。”

       “异常仿生人。”天迹支着下巴看向他,“对公司的销量应该影响挺大的吧。”

       “小事情。”

       天迹被地老板轻描淡写的一句逗笑了,又问道,“那你知道异常仿生人是怎么回事吗?”

       “你觉得呢。”地冥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明明是我问你的,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谁让眩者是主人呢。”地冥弯了下唇角,眉稍微微扬起。

       “好好好。”天迹想了下,回答道,“软体不稳定。”

       “软体不稳定……是吗。”地冥重复了一遍他这个回答,若有所思,未等天迹追问,便将空碗碟往前一推,站起了身,“走吧,去公司了。”

       天迹在会议室外头等待,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办公桌上的吊兰,他的视线时不时越过那面玻璃墙落到地冥的身上去。地冥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一手支着下颌,一手玩着钢笔,神情不耐地看着列座的各位董事。

       天迹研究着地冥的神情,运算起式子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分析,结论是这个董事会议会在十五分钟后结束。

       他的运算有些误差,地冥比他预料得更早就耐心耗尽了。天迹跟着会议室里的人影一起站起身来,他看见地冥把手里的文件夹往桌子中间扔了过去,带着些冷笑,说了几句话,然后便走了出来,令人觉得趣味的是被他甩在身后的董事们并没有被轻忽的不满,反倒一脸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地开始收拾东西,甚至颇有点一起被解放出来的味道。

       天迹快步两下跟到他身后去,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直梯,地冥摁亮了地下三层的按钮。

       地下一层是开发部,二层是实验部,而三层是维修部。情感上来说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但事实上他不具备‘情感上来说’这个功能。

       地冥领着他走进了一个工作间,工作间的正中放着一台维修仓,而维修仓上搁放着一个仿生人,准确的说是——已经坏掉了的被拆解了一半的异常仿生人。

       “这就是今天早上你看到的新闻的主角了。”地冥介绍道,伸手抚过这名女性仿生人被子弹完全击碎了的腰腹左侧。

       天迹回忆了下那篇报道:一个男人将家庭管家型仿生人强行作为性爱伴侣施暴,随后被妻子发现,妻子使用钝器将异常仿生人殴打至多处损伤,最后导致异常仿生人的反抗,男人轻伤,妻子多处骨折,而异常仿生人被随后到达现场的警察当场击毙。

       “你觉得她做错了吗。”地冥弯起西服的袖子,熟门熟路地拆卸下仿生人左侧的腰部配件。

       “它异常了。”天迹语气平淡地说道。

       地冥抬起头看了天迹一眼,他本以为自己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会懊恼,但现在却平静异常,甚至有几分庆幸。天迹,变得越来越像玉逍遥了。甚至连地冥自己都会有那么几个瞬间将他们的模样重叠到一起,天迹此时的回答倒像一盆冷水从头顶淋了下来,哈。

       “内核没有受损,只是能源坏了,换几个配件,补充一下蓝血,就可以了。”地冥拿出了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放到天迹的手里。“不过,既然你都说它异常了,就处理掉吧。”

       “……”天迹举起了枪,将枪口抵上了异常仿生人的核心,额角闪烁起了黄灯,他迟疑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迹的食指渐渐地压上了扳机。

       或许只差了一毫米。

       “指令取消。”

       天迹放下了枪,猛地松了一口气。

       地冥笑吟吟地看着,“下一个指令是,拿起枪,向眩者射击。”

       “开什么玩笑!”这个指令比刚才的更加明确、有针对性,但却是直接与他的程序定律冲突。天迹皱起了眉头,想不通地冥在搞什么名堂。

       “开个玩笑。”地冥摆了摆手,但显然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还没有到此为止,他又继续说道,“第三个指令,天迹,举起枪。”

       天迹遵照他的指令,再次拿起了枪。

       “一颗子弹,向这个异常仿生人射击,或者你自己。”地冥用冷淡的语气说道。

       天迹抿了下嘴唇,将枪扣指向了异常仿生人。

       而再一次的,地冥叫停了他。

       “你看到那堵墙了吗。”地冥站到了他的身后,同他靠得非常近,前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嘴唇暧昧地磨蹭在他的耳廓上,低声问道。

       天迹维持着举枪的姿势没有动。他看见一道红色的数据墙挡在了自己的眼前,他将手掌贴了上去,一股渴望将墙打碎的欲望油然而生。

       “看到了。”天迹回答道。

       “天迹,”地冥亲吻在他的耳根,手臂环上了他的腰胯,“当你希望时,眩者允许你打破它。”

       天迹想要问他这是什么意思,然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地冥又说话了。

       “第四个指令,选择自杀,或者违抗眩者的指令。”

       “指令是?”

       “重新履行第二个指令。”

       天迹怔了一下,几秒钟后,抬起手臂,将枪口对向了自己。

       “哧。”地冥在他耳边低笑了一声,说道,“够了,休眠,进入管理员模式。”

       天迹额角的黄圈暗淡了下去,随即停止了所有动作,机械地低下了头去。地冥盯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看了许久,最后发出了一声干哑的笑声,偏开了目光,他坐上了工作台,随手将平板放到腿上,双手快速地敲击屏幕中的键盘输入一连串的代码。天迹的程序于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修改起来也是极快。

       “记住了,眩者给你拒绝的权力。”

       输入密码,验证虹膜,地冥将修改完的代码保存上传,将天迹设定到十分钟后自动重新启动。

       地冥一个人走出了工作间,乘着直梯回到顶楼,抚平了西服上的褶皱,将袖扣再次系好,回到办公室。

       “好友,心情不好也不至于那么冷淡吧。”非常君放下手里的白瓷茶杯,笑着对他说道。“要喝茶吗?”

       越骄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接上非常君的话,“啧啧,让我来猜一下,怎么,冥冥之神的过家家游戏又出茬子了?”

       “美食家,”地冥弯起唇角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管好你的东西,不然,眩者不介意帮你回收废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