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霹雳布袋戏

137.9万浏览    58040参与
苏然墨

《今天帮主辞职成功了吗》

❤剑网三au
❤和潇潇的联动 @潇潇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帅军娘,独身一人,带着我的小马马,兜里揣着皇竹草,每天的日常就是在扬州站街,在凌烟阁看日落,挖挖宝挖挖草。单机玩家过的那叫一个悠闲自在。

直到我被拉进了这个名叫云海仙门的帮。

帮,是战功榜上有名的大帮,纵横pvppve两道,从打本到攻防样样精通,福利好风气正,对新人也很耐心,帮主是个花哥&秀萝,好相处又有空。

我当时什么都不会, 他也不嫌弃我,手把手教我做阵营日常,带我跑商带我攻防。

感动之余,我还怕耽误他的时间。毕竟人家是一帮主,大大小小那么多事那么多人,我总归不好意思让他在我身上浪费那么久……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帮主早...

❤剑网三au
❤和潇潇的联动 @潇潇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帅军娘,独身一人,带着我的小马马,兜里揣着皇竹草,每天的日常就是在扬州站街,在凌烟阁看日落,挖挖宝挖挖草。单机玩家过的那叫一个悠闲自在。

直到我被拉进了这个名叫云海仙门的帮。

帮,是战功榜上有名的大帮,纵横pvppve两道,从打本到攻防样样精通,福利好风气正,对新人也很耐心,帮主是个花哥&秀萝,好相处又有空。

我当时什么都不会, 他也不嫌弃我,手把手教我做阵营日常,带我跑商带我攻防。

感动之余,我还怕耽误他的时间。毕竟人家是一帮主,大大小小那么多事那么多人,我总归不好意思让他在我身上浪费那么久……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帮主早就!不!想!干!了!

但是碍于帮里两个大佬没一个愿意接盘的。

我们帮主默云徽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坐着这个位置。

对了,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帮里那两位大佬,确切的说是默云徽的大师兄和二师兄。

大师兄id神毓逍遥,是个帅到爆炸的军爷,装分两万三,精六插八,头上白毛毛身上披着全套亮晶晶的铠甲,骑着里飞沙,简直是梦中情策。

如果不听他说话的话。

逍遥哥那张嘴,能分分钟把人忽悠瘸。

二师兄id御命丹心,是个二少,平常不怎么说话,高冷的吓人。但是如果有人问他问题,他也会仔细告知,小到各种材料刷新地点大到副本机制无一不知,简直是本帮移动百科全书。

我总觉得他俩有一腿,小声逼逼。



逍遥哥热爱所有屁威屁活动,叽叽西战场劫镖攻防打恶人样样不落下,尤其偏爱叽叽西。

听帮里的花萝说,他们师兄弟三人组的策藏秀国家队,是新赛季开始不到三周十二段的水平。

乖乖。

这还是人么??我玩的是个假天策吧???

有一次我无意间点进了帮会歪歪,刚进去就听到逍遥哥的笑声和我们帮主抓狂的声音。

“大师兄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啊啊啊啊啊!!!”

“小默云,这是大师兄对你的考验。”

“我不奶了!”

“不奶就不奶呗,我俩带躺。是吧奉天?”逍遥哥笑的开心“等一下我给十七回个消息,他刚才问我要不要和他22刷币。”

“……嗯。”

“我好了,排下一把吧奉天。”

“好。”

“进了进了,等一下!奉天你怎么把探梅洗了??”

“手滑。”

“我没有探梅要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看了一眼世界频道,复制党都在用一句话刷屏:

【探梅】喊老公就给。

可以说相当应景了。



周二,小攻防时间。

身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屁威屁兼阵营小斗士,不打攻防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这段时间浩气不怎么景气,输了跑商就特别麻烦,迹君摩拳擦掌已经动员了两天,昨天晚上还特地开了个会。

六点钟帮会团就已经开组了,我进组后拿起耳机点进我们帮会歪歪。

逍遥哥正在麦上唱歌,没有伴奏,他的声音很好听。

是一首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

大家都在下边起哄,说逍遥哥唱的真好我们还想听一首小蛮腰。

“小蛮腰啊,这个不能唱,奉天不让。”




我们帮主默云徽,是个师兄吹,还只吹二师兄。

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逍遥哥向来以折腾他为乐子,出去劫镖劫完了顺手叫出来小沙沙邀请御命丹心双骑,策藏一骑绝尘。

留了帮主一个孤单的秀萝,在原地转圈。

虽然很心酸但是原谅我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师兄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帮主终于受不了了。

帮主去贴吧发了个818,控诉他大师兄的过分行为。

不过好像没什么用。



云海仙门是个貂窝鸽子窝。

总之盛产各种dps,就是没有奶。出去浪攻防野外经常出现24dps等1奶救场的尴尬局面。

一般这种情况,逍遥哥都会点几个莫问冰心花间切个奶,再让帮里小号狂魔忘归小哥上个毒奶号,接下来把几个奶妈2345小队各分一个。

一队?一队逍遥哥说了:

“逍遥哥不需要奶,师弟记得给探梅~”

帮主随即团队面板打字:放生【神毓逍遥】

奶妈随即说好。

逍遥哥骑着小沙沙的身影停了一下,在面子和狗命中间,艰难的选择了后者。

我们帮主终于扳回了一局,整个晚上挥着小扇子奶的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攻防开始。

逍遥哥在红名堆浪人头,杀个七进七出不被锤出虎就不回头。

御命丹心在他旁边转风车,以及给探梅。

攻防人那么多又要听指挥,我在红名里艰难求生,无意间看到御命丹心被打出了片玉,在一旁战八方的逍遥哥随即一个渊到他身边,替他扛了伤害。

帮会频道慢悠悠的刷出来一句:

“【神毓逍遥】被【非常君】在【洛道】裹上面包粉下锅炸一炸,隔壁小孩都馋哭了。”

……逍遥哥的被杀喊话,也是这么与众不同。

很快御命丹心的一排击杀喊话刷屏,盖了过去。

攻防很顺利,守住了商道。帮主很开心的给大家发红包。

逍遥哥在团队问御命丹心要不要一起去打战场。

二少是个嗯嗯怪,回了个嗯字。

我就看到一个真橙炸在他俩脚下。

逍遥哥:死小默云!谁让你把上马键给我放成烟花的???

迹君:那是你自己放的,上一次你们火烧成都火烧天策府火烧藏剑山庄,你自己嫌麻烦把烟花挂上去的!

他俩还没吵完,系统又刷了一条消息。

“江湖快马飞报!

“御命丹心”侠士在洛道对“神毓逍遥”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

以此向天下宣告:“御命丹心”对“神毓逍遥”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

烟花真好看。

狗粮真好吃。

我哭着说。



大佬和大佬都是认识的。

刚才,在全服有排名的橙武琴爹,找上门来要见我们帮花(划掉)逍遥哥。

我们帮主虽说挺嫌弃逍遥哥的,外敌当前也难得靠谱了起来。

青玉流琴爹原话是这样的:

“告诉玉逍遥,眩者来和他打叽叽西了。”

日,这简直就是在挑战国家队的威严,不行我不答应!

帮主拒绝的那叫一个字正腔圆:“不行,我们策藏秀好着呢,国家队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眩者没空和你废话。”

“不行!”

“我们已经说好了要打策藏莫。”琴爹背后的青玉流闪闪发光。

气的我们帮主咬牙切齿,当场就下线去找他的大师兄了。

呵,看透了,师兄都是大猪蹄子。

什么策藏秀,秀根本就是个动词吧!



太原汾河河谷,是每个天策的天堂。

每周我都要来这里挖草草喂马马。今天却偶遇了逍遥哥。

当然,还有二……啊不,是一个道长,id君奉天。

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说了几句话,就看到我们帮主在帮会频道咆哮,说人已经组好了让他俩赶紧过来带本。

“尤其是大师兄,不要带着二师兄炸烟花了!你们再这样我就不干了!”

今天的帮主也想辞职啊。







……………………………………………………………
…………………………………………………………………………………………………

又写完了一个沙雕段子233333感谢潇潇和我一起圆了这个想写剑三au的梦。

我很喜欢这个游戏。

大宝贝唱歌那里,特地选了“山有木兮”。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亦知,大家肯定也看出来了2333333

因为我剑三是个屁威屁玩家,打本白痴,pve方面就交给了潇潇!她超棒的!

终于写完了昨天还立flag说今天交不上就跟潇潇姓……

溜啦,爱你们。

最光陰的眼睫毛毛毛
孤芳老梅独精神,未料惊雷一夕湮...

孤芳老梅独精神,
未料惊雷一夕湮,
雨空不解观者痛,
犹自奔霆声沉沉。

孤芳老梅独精神,
未料惊雷一夕湮,
雨空不解观者痛,
犹自奔霆声沉沉。

酱包
为了马卡龙!拼了!(ー`&ac...

为了马卡龙!拼了!(ー`´ー)
“我奇梦人说喵就喵,喵呜~”

为了马卡龙!拼了!(ー`´ー)
“我奇梦人说喵就喵,喵呜~”

最光陰的眼睫毛毛毛
龙咻咻:真的要在这里做这种事吗...

龙咻咻:真的要在这里做这种事吗(*/∇\*)
路人:怎么有人在这里念经 还穿的珠光宝气的⊙_⊙

龙咻咻:真的要在这里做这种事吗(*/∇\*)
路人:怎么有人在这里念经 还穿的珠光宝气的⊙_⊙

八度

[倦魄]流年

第七章
       位于天音阁下方的金兰镇,因地理优势加之管理得当,是现今大陆著名的旅游城镇之一。眼下正是聆音大会期间,镇上张灯结彩,商铺摆摊不计其数,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三人一路走来,各种吃食玩意都让琉璃尝了个遍,倦收天和魄如霜的怀里也抱着小姑娘指名要买的零食。
        魄如霜看着前头咬着糖葫芦、兴致勃勃的琉璃,扭头对身旁的男人歉意道“真是麻烦你了,她的性子活泼,玩疯了就管不住了。此次出来,倒是叫你破费了。”
    ...

第七章
       位于天音阁下方的金兰镇,因地理优势加之管理得当,是现今大陆著名的旅游城镇之一。眼下正是聆音大会期间,镇上张灯结彩,商铺摆摊不计其数,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三人一路走来,各种吃食玩意都让琉璃尝了个遍,倦收天和魄如霜的怀里也抱着小姑娘指名要买的零食。
        魄如霜看着前头咬着糖葫芦、兴致勃勃的琉璃,扭头对身旁的男人歉意道“真是麻烦你了,她的性子活泼,玩疯了就管不住了。此次出来,倒是叫你破费了。”
         倦收天看着低头看着魄如霜,眼神满含笑意地回答“无妨,小孩子活泼好动是应该的。而且这不是我的钱,是我二师兄的,所以尽管花,无所谓。”倦收天想到临走时原无乡那肉疼的表情,心中愉悦,不由得笑出声来。
         魄如霜一愣,脑海中浮现出一张面若冠玉的温和脸孔,再联想当时的情况,顿感好笑:“噗~你这么坑你师兄好吗”
        “他有钱,前几日在赌场下注赢了不少”倦收天笑着回答,看着前方正在向他们招手的琉璃,对魄如霜说道“走吧,我们去酒庄看看,有没有好酒”
         “好”
       

       
          他们走进镇上最大的酒庄——“黄氏酒庄”,店铺伙计殷勤地迎了上来:“二位有什么需要?”
          “呦,这不是姑娘吗,又见着您啦”伙计认出魄如霜,熟络地打着招呼。
          魄如霜回道:“对啊,之前在你这买的酒喝完啦,不知店家的招牌女儿红还有吗”
          “自是有的,老规矩是吧,得嘞,稍等”伙计乐呵呵地把抹布往肩上一搭,拿酒去了。三人坐下后,倦收天望着对面的女子,好奇地问“你来过?”
          魄如霜看着正在埋头吃蜜饯的琉璃,回道“是啊,之前替师尊处理事务,途经此处,发现他家酒很好喝”说着,想到了什么,对倦收天一笑。
          “你笑什么”倦收天不明所以。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原来道士也喝酒啊”
          “......”
           “哈哈”魄如霜看着对面一脸正经的男人,心想,逗倦收天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酒来啦”倦收天听闻,起身要去柜台付账,魄如霜拦住他“你已经帮琉璃买了很多吃食了,这酒钱我自己付就好”
           倦收天拍拍她的手,“出门断没有让女孩付钱的道理”
           魄如霜看着倦收天离开,摸了摸自己的手,微红了脸。琉璃看着自家师姐羞涩的模样,哼哼道“师姐,我先说好,他要想当我姐夫,可没那么容易”
           “......这就是你让人家给你买那么多零食的理由?”
           “......哼”小心思被揭穿的琉璃表示,不要白不要,吧唧吧唧,这梅子真好吃。

        在这里默默问一下,你们希望这篇文里桓正修雅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苦逼的我表示很纠结接下来副主席的定位...

桑染

去百度瞄了两眼,结果不可避免地被剧透了。。。所以我又在意绮和最绮之间很没出息地动摇了。。😭😭

去百度瞄了两眼,结果不可避免地被剧透了。。。所以我又在意绮和最绮之间很没出息地动摇了。。😭😭

汀有琴

【剑龙】世界上我敢做的一切(二修版)第一章:游戏

第一章:游戏

   挑战这个词是龙宿生来骨子里带的,还是后天渐渐生出的,他倒是不曾想过。只是对于剑子来说,应对挑战并且顺利度过险隘已经变成了他人生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性格或许偏离很远却有着相近特质的人一旦相遇必然会擦出一系列的火花,不论这是和谐的,还是爆裂的。就如同龙宿挑衅的唇吐出“你敢!”这种让人冒险神经会大肆嚣张的句子的时候,剑子自然会毫不犹豫的用他的行动阐释他的勇敢。

    就如倒在床榻上的龙宿悠悠转醒,对着正在他床边悠闲弹琴的人并没有好口气,他声音有些沙哑,倒也不显得弱势:“汝真是好胆子!”...


第一章:游戏

   挑战这个词是龙宿生来骨子里带的,还是后天渐渐生出的,他倒是不曾想过。只是对于剑子来说,应对挑战并且顺利度过险隘已经变成了他人生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于是,性格或许偏离很远却有着相近特质的人一旦相遇必然会擦出一系列的火花,不论这是和谐的,还是爆裂的。就如同龙宿挑衅的唇吐出“你敢!”这种让人冒险神经会大肆嚣张的句子的时候,剑子自然会毫不犹豫的用他的行动阐释他的勇敢。

    就如倒在床榻上的龙宿悠悠转醒,对着正在他床边悠闲弹琴的人并没有好口气,他声音有些沙哑,倒也不显得弱势:“汝真是好胆子!”

    剑子拨了一下琴弦,回过身笑道:“过奖,对好友肝胆相照,所以自然好肝胆。”

    龙宿不屑地哼了一声,他抚了一下头发:“敢唤吾好友占便宜,天下汝算第一个。不知该说汝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感叹汝生了个张飞的肝胆,”他金灿灿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得趣的情绪:“汝可知道吾是谁?”

   剑子淡然的偏着头一笑:“噢,阁下血色龙纹,华衫紫发,还有一双罕见的金色眼睛。贫道就算再眼拙,倒也不至于猜不出。这普天之下除了儒门少主疏楼龙宿还有谁能生成如此模样。”

龙宿也不惊讶,他懒懒的枕着手道:“汝这个道士倒是真不怕,”他眼里游离过一丝犀利的光,轻飘飘的擦过剑子的眼睛,他口中的句子愈发寒气:“若是闲散之人随意道出吾的名字,吾绝对不会放过。”

剑子却不惧,他一扬手,从善如流:“说的自然是,疏楼龙宿的名字怎么可以从凡夫俗子口中道出?”他起身行了个礼,笑意流泻:“那嘛,道门剑子仙迹的名头够不够格?”

龙宿怔了怔,突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噢,吾以为是谁?原来是三尺秋水尘不染的剑子仙迹,”他眉目一扫,转折道:“不过嘛,今日见了,也不过尔尔嘛。”

剑子不以为意:“那是,有儒门少主到此,寒舍蓬荜生辉,我这寒酸道子倒也沾了光,”他眼神友善又专注的看着龙宿,可唇角却又带着一丝微微的,不可名状的情绪,让龙宿看的痒痒的,就像他的白衣黑发在阳光之下都显得那般的仙风道骨,衬着那把琴都显得通体清透起来。他的笑意足以温暖这个季节,龙宿蓦地从心里生出这样一个感受。这样看着剑子,等着从他口中吐露的下一个句子,却分明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期待感。

剑子望着龙宿,他伸出手,唇角铭刻的是阳春三月的梦:“龙宿,你说我不敢上前,我上前了。那你呢?敢不敢交我这个朋友?”他的睫毛扑朔,带出一片有风的阴影:“否则,我就当你不敢了哦?”

龙宿哼了一声,他轻飘飘道:“这……有何不可?吾当然敢!”他的眼神犀利,同剑子的眸光交汇,这一生的冒险也便从此开始。

敢与不敢的意思相当明确。敢代表着勇往直前的英雄,不敢便代表着退缩跟懦弱。自然,谁都不乐意做懦夫,尤其对于惯爱做人中英杰的他俩来说。既然棋逢对手,高手过招,谁又愿意甘居人后呢?当开了一个奇妙荒唐的始之后,也便接踵而至未到终的不成文的规则和趣味。

就如其中一个人说起挑战,另一个人自然就会接口一个敢字,并付诸行动。成为下一轮游戏中的主人,提出让另一个挑战的条件。他们也于这样的相处中觉得乐趣,小到庖厨,大到武林是非,定然要好好的赌上一番。而如此循环下去,应是有一个终了的。

龙宿道:“这是自然,凡事有始有终。不如这般,若是条件苛刻,另一人终于不能为之,这游戏也便终结了。”剑子点头:“也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他话到此,龙宿的眼里却闪过一丝不能道出的意涵,但是他只是一笑,并不言其他,又笑称:“剑子,听说北地有酒名梨花白,冬日贮于雪之下百年不启。又听说梨花白的传人死时亦未曾喝到这酒,”他扬了扬手中的扇子:“无所不能的剑子大仙,汝能不能取回梨花白同龙宿一尝?”

剑子微微一笑,他手一扬,那壁上的三尺青锋就刷的一声稳当当的落在他的背上。他黑发与白色的云袖一转,他却已经到了门前。

龙宿正欲说话,剑子的声音悠悠传来:“好友,三个月之后在儒门天下为我接风洗尘吧。”

这是自然,龙宿不知剑子是用何种渠道得来,是自己寻到亦或是假借别人。但他可以在儒门天下躺在白毛椅上,舒舒服服的同剑子喝上这百年陈酿,道上几句这传言果然非虚,这酒真是佳品这般的话。左右也是不会夸寻酒的人多有本事。

这也是自然,龙宿道:“这是游戏的规则。能做到只是游戏可以继续的一部分,并不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

伟大的事情是什么也无人知道。毕竟渐渐成为游戏的一部分,也就无足轻重起来。而且,要赢得这场游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双方都是强势的人,需懂得留点余地才能玩的开心,故而也不会出太过于刁难的条件。剑子执起拂尘一扫:“这般才能细水长流,修道人,总是知足的。”

所以赌约有时候看起来也是有点无聊的。譬如敢不敢偷走新认识的好友佛剑的金色耳钉,敢不敢让他戴上一枚截然不同的朱红色宝石。又譬如放走道尊最爱的宠物白鹤,再或者降服儒尊新拥的一匹烈马。

这些游戏实在是无趣的可以。旁人若是见了,定是不知趣味在何处的。只是他俩倒是觉得佛剑不再面瘫的样子还是有几分人味的,红色的耳钉明明更加好看。又譬如这白鹤真是十分可怜,被剑子放走之后还懂得感恩拜别。再或者,龙宿桀骜不驯的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样子还是有着几分魄力的。

也就在这样反复的相持中,双方也渐渐成长的很快,本就是比肩之人,也就并行而走,渐渐超过身边人太多,道起心智武力,能与之相提的也寥寥了。尤其是双方的地位,龙宿是儒门堂堂正正的继承人,剑子是道门未来的道尊。俱是人中龙凤,自然更是青眼有加,争锋不停。

譬如剑子身上这把古尘剑,亦不过龙宿一句:“呵,剑子,听说令狐神逸即将有名锋出炉,吾听说名古尘,汝呢,有没有魄力让名匠将宝剑赠英雄?”

又譬如龙宿怀中紫金萧,亦不过剑子一句:“龙宿,你总艳羡我有白玉琴,也知自古白玉要有金来配。若你能取来紫金萧,我就会将你心心念念的白玉琴予了你。”

轻描淡写之后总是有着一番大费周章,但是,这些也没什么关系。毕竟目的已经达到了。

游戏总是能勾起人的求胜心的。要赢得这个游戏,需要一个赌约,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有不顾一切的勇气和决心。


最光陰的眼睫毛毛毛
屈杯杯:MMP 你們聊吧 我先...

屈杯杯:MMP 你們聊吧 我先走了

屈杯杯:MMP 你們聊吧 我先走了

夜至
阿香的粮好少,太太们看一眼阿香...

阿香的粮好少,太太们看一眼阿香吧他超好的

阿香的粮好少,太太们看一眼阿香吧他超好的

037776846
赦心:倒是让吾睡……汝自己怎不...

赦心:倒是让吾睡……汝自己怎不加点衣衫,当心受寒啊……

大爷:Z Z Z Z……

悠然:吾儿,你还是把大爷抱进去睡吧……

(想知道后面的事?呵呵~~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赦心:倒是让吾睡……汝自己怎不加点衣衫,当心受寒啊……

大爷:Z Z Z Z……

悠然:吾儿,你还是把大爷抱进去睡吧……

(想知道后面的事?呵呵~~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037776846
大爷:别玩本大爷的头发了……...

大爷:别玩本大爷的头发了…… 

赦心:吾困,让吾睡会儿…… 

大爷:好……你睡吧…… 

悠然:好美好……好美好……死而无憾了…… 

大爷:别玩本大爷的头发了…… 

赦心:吾困,让吾睡会儿…… 

大爷:好……你睡吧…… 

悠然:好美好……好美好……死而无憾了…… 

037776846
大爷:等不打仗了,我们去苦境旅...

大爷:等不打仗了,我们去苦境旅游吧~ 赦心:好啊,记得把账单寄给娘亲。 悠&考:儿啊……娘亲无能……荷包不给力啊…… 

大爷:等不打仗了,我们去苦境旅游吧~ 赦心:好啊,记得把账单寄给娘亲。 悠&考:儿啊……娘亲无能……荷包不给力啊…… 

小小树袋熊
来一波群宣~ 霹雳语C幼儿园,...

来一波群宣~

霹雳语C幼儿园,可以闲聊,讨论剧情,日常吐槽……只要不撕逼,干什么都可以。

新群皮多,只要是霹雳角色都可以披,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喽,不会语C的也可以进来聊,这是水群。

QQ号:805519193

来一波群宣~

霹雳语C幼儿园,可以闲聊,讨论剧情,日常吐槽……只要不撕逼,干什么都可以。

新群皮多,只要是霹雳角色都可以披,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喽,不会语C的也可以进来聊,这是水群。

QQ号:805519193

闻人梦奇

生疏了复习一哈_(:::з」∠)不过写的比较怪是不是有点硬凹哭唧唧反正就是想指出某种微妙的【仙门暗部】在结构上的对称感和自嘲和突破次元壁【苏菲的世界这本哲学入门作最后角色也突破次元壁差点脱出纸面】__(:::з」∠)_

生疏了复习一哈_(:::з」∠)不过写的比较怪是不是有点硬凹哭唧唧反正就是想指出某种微妙的【仙门暗部】在结构上的对称感和自嘲和突破次元壁【苏菲的世界这本哲学入门作最后角色也突破次元壁差点脱出纸面】__(:::з」∠)_

蝶蝶蝶蝶夜夜夜夜

【最绮】继续黄色脑洞

绮罗生是妖狐,每月初十是他妖力最虚弱的时候。
这种时候他必须把自己藏起来。
他躲到了一处洞穴,但没想到有人比他先一步在那个地方。
他没想到他踏入的是狼妖最光阴的巢穴啊,最光阴抓了绮罗生,问他为什么敢来这里。
绮罗生一时说不上来。
这天正好也是最光阴的发情期,就把虚弱的绮罗生推倒了。
隔天绮罗生即使恢复了力量,但由于最光阴过于强大,只能屈从。
脑洞床上,绮罗生双手被捆住,因为害羞,就用毛绒尾巴挡住私处,最光阴让他自己收了尾巴,绮罗生因为惧怕只好收了尾巴,亮出下身,前端已有抬头趋势,粉色小洞因为害怕向内收缩。
最光阴看的狼血沸腾,骂了一声色狐狸,就是干。
之后还换各种姿势,让绮罗生趴着干,压在洞壁上干,水里干,草堆...

绮罗生是妖狐,每月初十是他妖力最虚弱的时候。
这种时候他必须把自己藏起来。
他躲到了一处洞穴,但没想到有人比他先一步在那个地方。
他没想到他踏入的是狼妖最光阴的巢穴啊,最光阴抓了绮罗生,问他为什么敢来这里。
绮罗生一时说不上来。
这天正好也是最光阴的发情期,就把虚弱的绮罗生推倒了。
隔天绮罗生即使恢复了力量,但由于最光阴过于强大,只能屈从。
脑洞床上,绮罗生双手被捆住,因为害羞,就用毛绒尾巴挡住私处,最光阴让他自己收了尾巴,绮罗生因为惧怕只好收了尾巴,亮出下身,前端已有抬头趋势,粉色小洞因为害怕向内收缩。
最光阴看的狼血沸腾,骂了一声色狐狸,就是干。
之后还换各种姿势,让绮罗生趴着干,压在洞壁上干,水里干,草堆里干,里里外外都玩弄一遍!
最光阴每次都干到绮罗生爽哭,因为狼族jj比较大还带倒刺,来回进出时就很销魂了,emmmmm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