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云志

57322浏览    2455参与
流水十年间

浮生之处(十一)

这种技巧性很大的剑法,青云管其叫“花剑”,顾名思义,花式多,变幻莫测。林惊羽觉着麻烦还不实用,对这“花剑”未怎么修炼;可偏偏穆惊蛰就对这种剑法情有独钟而且悟得很透,可以说是自成一派。


齐昊替林惊羽捏了把汗,还好,林惊羽算是机智,收回斩龙剑,立马向后退,与穆惊蛰拉开距离,近战不行那就远战。林惊羽手腕飞速地转着剑,远看人就像处在绿色的旋风之中,一道道剑锋“嗖嗖”飞去,要是不躲,肯定被切成好几“片儿”。


穆惊蛰将手中的扇子扔到空中,扇子在定在空中,周围汇集白气,一瞬间,寒气逼人,迅速结出一道厚厚的冰墙,挡住了飞来的剑锋。可穆惊蛰大抵是自信过头儿了,只结了一道冰墙。


“砰!”...

这种技巧性很大的剑法,青云管其叫“花剑”,顾名思义,花式多,变幻莫测。林惊羽觉着麻烦还不实用,对这“花剑”未怎么修炼;可偏偏穆惊蛰就对这种剑法情有独钟而且悟得很透,可以说是自成一派。


齐昊替林惊羽捏了把汗,还好,林惊羽算是机智,收回斩龙剑,立马向后退,与穆惊蛰拉开距离,近战不行那就远战。林惊羽手腕飞速地转着剑,远看人就像处在绿色的旋风之中,一道道剑锋“嗖嗖”飞去,要是不躲,肯定被切成好几“片儿”。


穆惊蛰将手中的扇子扔到空中,扇子在定在空中,周围汇集白气,一瞬间,寒气逼人,迅速结出一道厚厚的冰墙,挡住了飞来的剑锋。可穆惊蛰大抵是自信过头儿了,只结了一道冰墙。


“砰!”


一声巨响,像平地一声响雷,冰渣飞溅,台下的人纷纷用袖子挡脸。冰墙变成了一地冰渣子堆在二人中间。冰墙原来是抵挡了斩龙剑的剑锋,可就在最后一道剑锋来袭之时冰墙却裂了。穆惊蛰大惊失色,来不及闪躲,背后一震,霎时没了知觉。


台下,齐昊手中的剑“寒冰”异动,一直想向台上去。猛然,齐昊大悟。


“莽苍山的不化冰?!”


“不错。”曾叔常答道。


莽苍山山顶气候极寒,滴水成冰。积雪千年不化,历经万年沧桑,就会变成一种丢入炼剑炉也不会融化的晶石,名曰不化冰。不化冰百年难遇,并且晶石之间会有感应。自己当年就是历经千难万险才在莽苍山寻得一块不化冰,炼就了自己的法器“寒冰”,从“寒冰”的反应来看,那折扇想必也是不化冰所制。


“不知师侄可曾听闻枯山仙人?”


“晚辈不才,略有耳闻。传说在莽苍山山顶得道升仙。”


“嗯。枯山仙人遭魔教围剿,钟难以一敌百,被迫逃往莽苍山。在山顶得到一块不化冰,制成一把折扇,起名莽苍,后升仙,莽苍扇也就长眠于山中,所以世人大都不知晓,也就未有多少人去打搅。此扇历经百年,吸收莽苍山的天地灵气,对风雪有极强的控制。我家那侄女也是下山历练时,机缘巧合被一位白发老者赠与。”


“原来是此等宝物啊,怪不得……”


齐昊刚想说“莽苍扇威力巨大”,猛然惊醒,想起自家师弟刚刚那一剑真是毫不客气,而曾叔常就站在自己旁边,背后冷汗,好在穆惊蛰似乎伤的不是很重。


穆惊蛰瘫坐在地,回想起刚刚,心惊肉跳,回过神来,才觉得背后火辣辣地疼。手颤抖地伸向身后,摸了一把,手上觉温热,回手,鲜红得刺眼,满手都是血!莽苍扇发着淡蓝色的光笼罩着自己的主人。


林惊羽看到这情况,将斩龙剑收回剑鞘,脸色一白,实在太想赢了,没有控制住斩龙剑。未等林惊羽走上前去,曾书书早已飞奔上来,扶起了穆惊蛰。


“……嗯……抱歉……”


“……咳,没事,没事,是……是我……技不如人,多谢赐教。”


穆惊蛰面色惨白,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被涌上来的风回峰弟子簇拥着走下去了。


“铛,胜负已分。”


#我又回来了(´▽`)ノ♪


飒露枫叶🍁

浮梦(六)

       田不易见苍松有意遮掩,心里有些疑惑,一脸不解地看着苍松。“苍松师兄,你……”苍松瞪了田不易一眼。“小伤?苍松师弟,你可不要故作……你可不要知情不报啊,莫非是遇到了什么凶兽?”“我没事,只是无意中被一只野兽给咬伤了。并没有遇到什么凶兽。”“那……你要好好休息,如果真有什么不适,也别一直忍着。”“知道了,掌门师兄,我会注意的。”苍松立刻退下。

     “好啊,穷奇,你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岔子,我看你是又想受罚了,如果下次再让我见你犯下这大错,那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太微心里默想,握紧...

       田不易见苍松有意遮掩,心里有些疑惑,一脸不解地看着苍松。“苍松师兄,你……”苍松瞪了田不易一眼。“小伤?苍松师弟,你可不要故作……你可不要知情不报啊,莫非是遇到了什么凶兽?”“我没事,只是无意中被一只野兽给咬伤了。并没有遇到什么凶兽。”“那……你要好好休息,如果真有什么不适,也别一直忍着。”“知道了,掌门师兄,我会注意的。”苍松立刻退下。

     “好啊,穷奇,你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岔子,我看你是又想受罚了,如果下次再让我见你犯下这大错,那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太微心里默想,握紧拳头。此时润玉正好赶来九霄云殿:“润玉参见父帝!”太微此时正出神,一听到润玉的声音,先是一震,继而转过头看向润玉:“哦,润玉,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有何进展?”“回父帝,那穷奇甚是狡猾,润玉刚想收服它,结果又让它侥幸逃走了!”“……那润玉你先下去休息吧,这一路你辛苦了。”“谢父帝!”润玉随之回到璇玑宫。

        午夜时的龙首峰,圆月高挂,繁星点点。熟睡中的苍松掉落在梦境中:四周一片空白,俯首只见地面映着自己的倒影,随之又望见一个背影,身着华服,身份看似很是尊贵,那人随即转过头看着苍松。苍松看着那人的脸感到很是惊奇:“掌门师兄?”只见那人一句也没有回复他,依旧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苍松,“不对,看他的着装不像是掌门的衣着。”苍松正想得出神,那人却逐步靠近他,一把搂住他的腰,两人随之飘浮在半空中旋转,苍松目光时不时地看着他的脸,有些忘乎所以……却不想梦境此时又逐渐消失,苍松又一次从中惊醒,此时已经天明。自此次从梦中惊醒后,道玄总会时不时从苍松的脸上看出一丝特殊的喜悦,又时常感到他在平时似是有什么心事藏住了,这令道玄很是不解,以致于令他每日寝食难安。

一绵

谁能说出图片上丽颖演的电视剧名称

谁能说出图片上丽颖演的电视剧名称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最终章:https://b23.tv/av69247425

最终章:https://b23.tv/av69247425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第五弹:https://b23.tv/av67524428

还是评论(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怎么搞啊啊啊啊)

第五弹:https://b23.tv/av67524428

还是评论(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个怎么搞啊啊啊啊)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第四弹:https://b23.tv/av66960996

老规矩

第四弹:https://b23.tv/av66960996

老规矩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第三弹:https://b23.tv/av66099181

走评论哈哈哈哈哈

第三弹:https://b23.tv/av66099181

走评论哈哈哈哈哈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第二弹:https://b23.tv/av64382304

看不了的话链接走评论

第二弹:https://b23.tv/av64382304

看不了的话链接走评论

长安归故里.

【凯源】【博君一肖】明月天涯

第一弹:https://b23.tv/av63669753

看不了的走评论

第一弹:https://b23.tv/av63669753

看不了的走评论

飒露枫叶🍁
本来只是一时脑热剪了润玉&ti...

本来只是一时脑热剪了润玉×苍松,结果基友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又直接给cp起了玉苍,弄得我也开始对这个邪教蠢蠢欲动。😂

本来只是一时脑热剪了润玉×苍松,结果基友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又直接给cp起了玉苍,弄得我也开始对这个邪教蠢蠢欲动。😂

飒露枫叶🍁

浮梦(五)

      苍松深陷梦境之中:鲜血直流的剑刃、半人半鱼的怪人、身着掌门道袍的白发“幼童”、脑海中此时又浮现出“鸿蒙紫气”四个字……却又突然从梦中惊醒。此时他深吸一口气,又向四周望了一下,见道玄早已没了踪影:“可算摆脱掉这个‘瘟神’了!”

       苍松又与田不易被派下山巡察魔教的踪迹,两人在此期间一直没怎么说话,又互相摆着臭脸。正当两人在一草丛中发现了血迹,此时却又不慎遇到了一头巨大猛兽,只见它形状怪异,外貌与老虎甚是相似,但又生了一双翅膀。苍松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猛兽,只...

      苍松深陷梦境之中:鲜血直流的剑刃、半人半鱼的怪人、身着掌门道袍的白发“幼童”、脑海中此时又浮现出“鸿蒙紫气”四个字……却又突然从梦中惊醒。此时他深吸一口气,又向四周望了一下,见道玄早已没了踪影:“可算摆脱掉这个‘瘟神’了!”

       苍松又与田不易被派下山巡察魔教的踪迹,两人在此期间一直没怎么说话,又互相摆着臭脸。正当两人在一草丛中发现了血迹,此时却又不慎遇到了一头巨大猛兽,只见它形状怪异,外貌与老虎甚是相似,但又生了一双翅膀。苍松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猛兽,只见它一眨眼的工夫,就向苍松扑去。苍松见状立刻对其发起攻击,田不易也随之施法布阵,来抵御这头猛兽,但它似乎对这阵法毫无畏惧,没过多久就破了阵法。苍松只好运用御雷真诀将其重伤,可它刚刚被御雷真诀击伤不久,就又是对苍松一阵猛扑,苍松又无意中被它给划伤了手背,正在苍松和田不易束手无策之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飞跃至苍松面前,苍松见那人背对着自己,正全神贯注地替他抵御怪兽的猛击,只见他身形修长,如瀑的长发直至腰部,光是身影就令苍松心中一震。此人手执长剑,又对猛兽来了个反击,猛兽似乎是怕了他,持续斗争了一段时间,就仓皇逃去。

       苍松此时才舒了一口气,心想:“今天若不是受了这位道友的帮助,怕是今天要跟田师弟一块要葬身于这妖兽腹中!”就又向其道谢:“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不知道友贵姓?”那人就又立刻转过头来,正对着苍松,两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苍松此时才看清他的模样:剑眉星目、肤白如雪、高高隆起的鼻梁和红嫩的唇瓣,嘴角又露出一丝微笑,足以令万千女子魂牵梦萦。苍松以此看出他绝非常人,又是一抬手:“在下苍松!”那人又是微微一笑:“在下表字润玉,一个小散仙。”“润玉?这名字我为何感到如此耳熟,”苍松心想,但终究想不出原因,回敬了一句:“润玉这名字很是贴合道友温润如玉的形象!”“过奖了,苍松兄的名字也与自身孤傲气质很是贴切!”苍松微微脸红,“润玉兄称自己只是一个小散仙,但我看润玉兄并非如此,我看你修为极高,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也绝不是凡人!”润玉低声一笑:“仁兄太高看我了,我只是天界一个无名小卒罢了!此猛兽乃上古凶兽穷奇,本是被关押在天界,但也不知是何人私自将它放出,以至于让它又一次为乱六界,而又让苍松兄和友人受到了惊吓。”“什么?穷奇!它就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听说这家伙奸恶得很,看来这六界又要难逃一劫啊!”苍松不禁眉头一皱,可又想到自己还有正事未办,就与润玉告别:“润玉兄,不好意思,我们还有急事,就不能陪你了,那我们先告辞了!”“后会有期!”润玉目送着苍松离去,望着苍松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等回到青云门之后,苍松与田不易向道玄禀告了在山下观察的情况。道玄又注意到了苍松的右手手背,手背早已被包裹起来。道玄一脸关切地问:“苍松师弟,你的手……”“回掌门师兄,只是一点磨皮小伤,无关大碍。”苍松心想:“我还是不要将事实全都告诉师兄为妙,以他的脾气,如果让他全都知道的话,怕是又要被……”想到这,苍松不敢再想下去,就把在山下遇到润玉的经历给直接略过。

GGGgeneration

初遇

彩衣镇水路贯通,不知是小城中交织着密布的河网,还是蜘蛛网般的水路两岸密密贴着民居。白墙灰瓦,河道里挤满了船只和筐筐篓篓、男男女女。花卉蔬果,竹刻糕点,豆茶丝绵,沿河买卖。

“师姐,都走了大半日啦!也该歇歇了”一身形纤长 ,一袭黑衣的男子正勾着身旁的女子说道。那女子眉间似有无奈之意,不予理会,直直地向前走去。 “哎呀哎呀,走不动啦!”男子干脆拽住胳膊,双脚蹬地,模样甚为滑稽。“魏无羡!这一路上都走走停停多少次了!你要是嫌累干脆别来了! ”

江澄实在看不惯这小子的懒散样,从莲花坞到云深不知处本就路途漫长,他一心要加快脚程,哪知这小子一路喊累走一处便要歇一处。原本十日便到,足足拖了五日! “罢了...

彩衣镇水路贯通,不知是小城中交织着密布的河网,还是蜘蛛网般的水路两岸密密贴着民居。白墙灰瓦,河道里挤满了船只和筐筐篓篓、男男女女。花卉蔬果,竹刻糕点,豆茶丝绵,沿河买卖。

“师姐,都走了大半日啦!也该歇歇了”一身形纤长 ,一袭黑衣的男子正勾着身旁的女子说道。那女子眉间似有无奈之意,不予理会,直直地向前走去。 “哎呀哎呀,走不动啦!”男子干脆拽住胳膊,双脚蹬地,模样甚为滑稽。“魏无羡!这一路上都走走停停多少次了!你要是嫌累干脆别来了! ”

江澄实在看不惯这小子的懒散样,从莲花坞到云深不知处本就路途漫长,他一心要加快脚程,哪知这小子一路喊累走一处便要歇一处。原本十日便到,足足拖了五日! “罢了罢了,也快到了,今日我们就在这山脚下歇下吧,明日再上山”江厌离实在无法,若不允他,只不准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姐…”

“听到没有!”魏无羡瞧着江澄的那张黑脸就想笑,冷不防朝他做个鬼脸。不等他反应,便转身就跑 “我去找客栈!” “臭小子!‘’江澄正欲追赶,“好了好了,跟他计较什么” 江厌离笑着说道。

她这两个弟弟打小便是见面必吵,有时也不为什么事,两个人都能追得死去活来。江澄是自己的亲弟弟,魏无羡自幼丧失父母,又叫她一声师姐,心中早已视他为骨肉至亲。因此,每逢他们吵嚷,她都偏袒些魏无羡,叫江澄多担待。

“师妹,你可得到些线索?”一执剑女子神情急切的问道。“此镇数十年未曾有水鬼作祟,近几月却有人在这河道频频落水,就连货船也是如此” 回答她的女子蒙着白纱叫人看不清神情,只一身白衣翩跹,身负一柄蓝剑,青丝飘扬,立在风口,竟添了几分傲然卓绝之感。

“那些个妖物必定有些道行,要不然如何敢在姑苏蓝氏的地方横行?天色已不早了,师妹,我们还是先找家客栈细细商讨,等明日与姑苏蓝氏的人汇合。” “文师姐,我想再四处看看,到时去客栈寻你。”白衣女子朝身旁的女子揖了一礼。“好吧,万事小心”文敏一向对自己的这个师妹放心,此番奉师父之命前来这彩衣镇调查水鬼之事,心中疑虑颇多,又不好与师父多问,幸好此次派遣与她一同的是陆师妹,这才让她多几分把握。

天色已晚,彩衣镇的夜市小贩早早便摆好了摊,每家摊前沿河点上了灯笼,映着夜色,倒也别有一分景致。不知不觉走到一家商贩前,陈设的是用糖料做成的各式各样的花草虫鸟,小贩一看到她走向前,眉开眼笑道:“姑娘可是要买糖人?我这里什么样的都有,若喜欢别的,我也可现做的。”陆雪琪曾想起幼时自己的几个师姐每逢下山,便大包小包的带回来不少东西,怕她告知旁人,偷偷塞给她几个糖人。

“不必了”正想转身就走,忽瞥见角落里有个被捏成兔子形状的,仔细一看,连胡须都清晰可见,两只耳朵估摸着是为显有趣,吹的又长又大,倒显得十分滑稽。

欲拿起一看,不料一只手竟抢了先,顺着一看,是个明烈俊朗的男子,眼角眉梢尽是笑意。那双眼对着她明显愣了一瞬,随即又笑了起来:“这可是我先拿到的!”魏无羡摇了摇手中的兔子。“无妨无妨,我还可吹个一模一样的,姑娘且等等”小贩手脚麻利的打开炉具。 “不用了”她也不争,径直向前走去,“哎哎,等等!”他刚刚是想逗逗她,哪知这位姑娘居然头就不回的走了,“喏,君子当以成人之美。 ” 瞧了瞧男子递来的糖人,毫无波澜地说道:“先来后到。”她实在不想多费口舌,左不过一个糖人而已,委实浪费时间。

谁料那男子一听仍不依不饶,“不不不,这是姑娘先看上的。”魏无羡也没想到这姑娘是个认死理的,刚才看她执着一把剑,估摸着是什么世外高人,还想上去认识一番,就抢先拿了她看上的糖人,原以为会同他争上一争,那时便可顺水推舟,问问人家的名讳。此刻一瞧眼前人一副冷冰冰的意思,心想可别得罪了人家就好,再说,他魏无羡哪能真跟一个小姑娘抢东西。

她转身,一双美目直盯着魏无羡,他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似的一动不动,眼里只剩下这一袭白衣,里面深邃无一丝波动,却深深地倒映着他的身影,他仿佛也听不见周围的喧闹声,天地间唯他们二人。

“快让开!马受惊了!”一匹惊马猛然间从集市中蹿出,马蹄飞奔,过路人忙不迭地向四周逃去,眼看就要朝他们冲来。正欲施展轻功躲闪,却被那男子一拉 ,踉跄了几步,见手腕被紧紧攥住,对上一双关怀的眸“姑娘,你没事吧?”

瞥见他余红未消的耳根,“松开。”她一向不喜与生人接触,尤其是奇怪的人。“哦…哦哦,一时情急,姑娘见谅”连忙松开手,心中暗骂自己蠢,既是练武之人,又怎会躲不开一匹马?可他的手竟比脑子先做出反应。

方才离得近了,他仿佛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与他知道的那些胭脂香味不同 ,该怎么形容呢?像山谷中的幽兰,又像清晨初开的夜百合。一瞬间,他真想看见白纱下的面容,该是怎样的女子呢?想到这,他不由得低头笑了起来,再抬头时那姑娘已不见踪影,四周叫卖声不绝于耳,刚才仿佛只是场闹剧。

“小兔子,看来你只能乖乖被羡羡吃掉啦”望着手中栩栩如生的糖人,不由想起在莲花坞后山抓到的那只白兔,都是一样的可爱。等等,白兔…白衣…

“哦!原来是个兔子姑娘!”

搭配BGM《十里春风醉江南》

GGGgeneration

高亮

此文为魏无羡与陆雪琪拉郎cp向文

作者并未看过《魔道祖师》、《诛仙》原文及原剧

略知一二

皆属作者脑洞,请介意者慎入!

世界观皆为作者原创,如有不适,请见谅!

基本为1vs1甜饼,不会大虐

此文为魏无羡与陆雪琪拉郎cp向文

作者并未看过《魔道祖师》、《诛仙》原文及原剧

略知一二

皆属作者脑洞,请介意者慎入!

世界观皆为作者原创,如有不适,请见谅!

基本为1vs1甜饼,不会大虐

怎么骄傲怎么活

万师兄分局(二)

“落儿。”花落和万剑一一起回头看到,原来是道玄

“道玄师哥?你怎么在这啊?”

“没事,刚刚路过,你们回来了。”

“对啊,道玄师哥,你是不知道剑一师兄在蛮荒深处一个人力战 ”花落讲的眉飞色舞的

“好了好了,苍松师弟他们都已经和我说过了,众位长老已经打算褒奖万师弟了。”道玄看着满脸得意的花落说道

“师兄,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万剑一把花落拉了回来说道

“我走了。”转眼间道玄就消失了

“师兄你能放手了吧。”花落看着万剑一握着自己的胳膊的手

“小丫头,你就不累吗?刚回来就如此高兴。”万剑一说道

“我为我夫君邀功自然高兴。”花落低着头说道

“说什么?”万剑一托着花落的头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回去休息。”花落脱手就跑

“...

“落儿。”花落和万剑一一起回头看到,原来是道玄

“道玄师哥?你怎么在这啊?”

“没事,刚刚路过,你们回来了。”

“对啊,道玄师哥,你是不知道剑一师兄在蛮荒深处一个人力战 ”花落讲的眉飞色舞的

“好了好了,苍松师弟他们都已经和我说过了,众位长老已经打算褒奖万师弟了。”道玄看着满脸得意的花落说道

“师兄,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万剑一把花落拉了回来说道

“我走了。”转眼间道玄就消失了

“师兄你能放手了吧。”花落看着万剑一握着自己的胳膊的手

“小丫头,你就不累吗?刚回来就如此高兴。”万剑一说道

“我为我夫君邀功自然高兴。”花落低着头说道

“说什么?”万剑一托着花落的头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这就回去休息。”花落脱手就跑

“慢点。”

二人走远后,道玄又一次现身了

“为我夫君邀功?夫君?这才一个月而已,还是说你从未在意过我。”道玄自言自语的说道

夜晚……

“来了,怎么不出来?”道玄在屋子里说道

“师兄,还是让你发现了。”万剑一说道

“万师弟?这大半夜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了?”

“我只是想来问问师兄,师父呢?”万剑一坐下说道

“师父自从上次大战后就前往祖师祠堂静修了。”

“原来如此。”

“万师弟,找师父有事吗?”

“也没多重要。”

“不过,万师弟你此次回来可是我青云的英雄,应该去看看师父,与师父说说魔教如今如何?”道玄说着就站了起来

祖师祠堂……

道玄和万剑一纷纷跪下,同声说道“弟子,拜见师父。”

“大晚上有事吗?”屋子里传来了天成子的声音。

“师父,弟子万剑一前来告知师父此行结果。”

“不需要了,你们回去吧。”

“可师父 ”

“不要再说了,我需静修,离开吧。”

“师兄,这可不像师父啊。”万剑一对道玄说道

“是啊。”

说完二人同时起身,击破房门,竟看见屋内的天成子已是,满身黑气

“大胆逆徒。”说罢,天成子竟朝二人大打出手。

“师父,你怎么了?”万剑一抓住天成子的肩说道

谁料天成子竟是回首一掌

“师弟小心。”道玄扶住了万剑一

可天成子已入魔,神智不清,还是不住的逼近二人。道玄上前与其打斗。

“逆徒,你要弑师吗?”天成子对道玄说道

“师父,你已入魔太深,如若传出我青云百年正派之首颜面就会尽失,所以弟子甘愿与师父同归于尽。”道玄费力的控制住天成子说道

可谁料就在此刻天成子停住了挣扎,原来是万剑一一剑刺死了天成子

“万师弟,你 ”

“怎么了,怎么了。”真雩率先跑了进来,却看见这么一幕。

“师伯,你听我说,是师父被诛仙剑反噬走火入魔了,万师弟也是万不得已。”道玄急忙解释

“道玄师侄,我们都看见了,只是,正如你所说,此事一旦传出,我青云必回颜面尽失,如今,这是斩龙剑所伤也是明目可见,因此,必须给天下众门派一个交带。”郑通说道

                  …………

次日一早……

“花落师姐,你怎么来这么早?”苏茹看见站在最前面的花落高兴的问道

“众长老召集我自然不敢怠慢了。”花落也笑着说道

“花落师姐,你和万师兄可是如今我们青云的大英雄。”

“那是剑一师兄,我可不敢当。”

“花落师姐,万师兄呢。”苍松把大殿看了个遍却始终不见万剑一

“剑一师兄啊,说不定和众位长老在一起呢。”

苍松看见花落的表情也就都明了了

在众人说话间,众长老包括道玄业已到齐

“经众长老商议,决定由道玄担任掌门一职。”曾无极走到正中央说道

苍松一听此言,就打算站出来说话,却被花落拉住了,苍松看了看花落,花落却走了出来。

“敢问众长老,我师父呢?”

“花落师侄,还未来得及告知与你,掌门昨日已经仙逝了。”

“不可能,我师父身体建良怎么可能会在一夜间就这么仙逝了。”花落强忍悲痛问道

“这正是今日的重要之事,来人,带罪徒上殿。”真雩说道

一听罪徒,又见万剑一不在殿中,花落心中一怔。

万剑一被多个人压了上来

“罪徒万剑一,勾结魔教,弑师,大逆不道。”道玄义正言辞的说道

万剑一跪在大殿中央低头不语。

“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剑一师兄。”花落最先反驳道

“对啊,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是万师兄。”苍松也站出来反驳道

“证据?他与魔教妖女纠缠不清,蛮荒之行,众人皆归唯不见他回。”道玄毫不示弱的说道

“这算什么证据,我也未归,我还曾差点嫁给玄武。”花落看着道玄说道

万剑一拉了拉花落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往下说

“若说弑师,我皇甫花落的嫌疑岂不最大。”花落说着跪在万剑一身旁。

“掌门身上乃是斩龙剑所伤。”郑通也看不下这丫头在这里自毁

“对,剑一师兄,你的斩龙剑呢?”花落问道

万剑一下意识的摸剑却怎么也摸不到

“剑在这里。”花落拿出了斩龙剑说道

“花落师侄,你不必在这里为他求情,实不相瞒,此乃我们昨夜亲眼所见。”真雩说道

“道玄师侄动刑。”郑通绝情的说道

“不,不行,你不能杀剑一师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道玄花落说道

“小师妹,有些事情你不懂。”

“我懂,我什么都懂,万师兄绝不可能弑师,师哥为何不给师兄一个自辩的机会。”花落依旧护着万剑一说道

“自辩,等他狡辩吗?”真雩厉声说道

“慢着,师哥,你昨日还曾说要嘉奖剑一师兄,如今为何不能将功补过。”花落握着道玄刺向万剑一的剑刃说道

“他可是勾结魔教,谁知道他所做所为究竟瞒着什么阴谋。”道玄见花落这么护着万剑一终是说了狠话

“我明白了,一定要死一人是否?”说完花落就把剑刃插进了胸膛

“落儿,落儿。”万剑一见此连忙接住花落

“花落师姐,师姐。”苍松也叫道

“落儿,落儿,你这是干什么?”万剑一抱着花落说道

“师兄,你为何不辩解,此事必须牺牲一人,花落不能没有你,此事有花落担下,还望掌门师兄放过剑一师兄。”花落虚弱的说道,言罢就再也什么也听不到了

“落儿,你说你不能无我,我就能无你吗?”万剑一慢慢的放下花落,对道玄说道“师兄动手吧。”

在众长老众目睽睽之下道玄还是下手了

“不,万师兄,万师兄。”苍松几乎都快疯了一般的叫道

“自即日起,我青云再无万剑一,花落列入祖师祠堂。”真雩低头说道


飒露枫叶🍁

浮梦(四)

      苍松眼角流出一滴清泪,此时的他只好将太微当作道玄,以此来缓解自己心中的恐惧……一夜过去,苍松从梦中惊醒,觉得有些头昏脑胀,就用手抚了一下额头。但他刚起身,就又感到腰部有些酸疼,同时又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急忙又用被子裏住身体,又看了看周围,蚊帐似是被人给扯断了。这令苍松感到十分震惊:“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发生了什么?”想到这头又痛了起来,再也想不下去了,只好作罢。“对了,我一会还要去玉清殿议事,可不能拖延了时辰!”在一切处理好之后,苍松御剑飞往通天峰。

      苍松刚进玉清殿...

      苍松眼角流出一滴清泪,此时的他只好将太微当作道玄,以此来缓解自己心中的恐惧……一夜过去,苍松从梦中惊醒,觉得有些头昏脑胀,就用手抚了一下额头。但他刚起身,就又感到腰部有些酸疼,同时又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急忙又用被子裏住身体,又看了看周围,蚊帐似是被人给扯断了。这令苍松感到十分震惊:“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发生了什么?”想到这头又痛了起来,再也想不下去了,只好作罢。“对了,我一会还要去玉清殿议事,可不能拖延了时辰!”在一切处理好之后,苍松御剑飞往通天峰。

      苍松刚进玉清殿,就看到道玄和其他首座用惊奇的眼光看着他,这令他有些不太自然。“苍松师弟,你回来了?”苍松面对道玄的疑问,感到莫名其妙。道玄看他表现异常,就放弃追问:“回来就好。”田不易接着怼起苍松:“我说苍松师兄啊,你这些天玩失踪,到底是去哪了?掌门师兄问你话也不吭声。难道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田师弟,你闲事未免也管得太多了吧!我再怎样也跟你无关吧?”苍松一脸怒色,怒瞪了田不易一眼,道玄此时脸有些铁青。“怎么苍松师兄,你这是心虚了?难道你真是去找人替你牵红线了?”苍松此时脸都红了:“你!”道玄怒吼一句:“放肆!胆敢在玉清殿内造次!好了,先办正事要紧,继续吧。”田不易和苍松一脸尴尬,苍松这才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和其他几位首座继续跟掌门讨论有魔教的要事。

      到了傍晚,苍松正调息打坐,似是听到门外脚步声,他睁开双眼,只见道玄跨门而入。“师弟,你这些日子去哪了?着实令师兄担心。”道玄此时又想到之前在玉清殿就见苍松似是什么都不知道,就不再问下去了,他看得出苍松自这一次回来有些反常。道玄逐步靠近苍松,替他将耳前的垂发收到耳后,又抚摸着他的鬓角:“师弟啊,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多谢掌门师兄关心,苍松并无大碍!”苍松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师弟,你怎么突然变得跟我如此见外?师兄关心你也是分内之事啊!”道玄很是不解。“掌门师兄,我们师兄弟有别,定要遵守师门戒规!”苍松依旧低着头,道玄突然紧紧握住苍松的左手,一脸急切:“师弟,你难道都忘了吗?”苍松立刻将自己的手移开,一言不发,道玄又一把搂住苍松,紧咬住他的唇。“唔……掌门师兄,不……这不可以!”苍松因此受到惊吓,又立马摆脱掉他的吻,道玄瞬间一脸落寞。“掌门师兄,你身为掌门,这样做甚是不妥当,苍松不能以下犯上!”苍松想要挣脱他的怀抱,无奈道玄紧紧环住他,终究不能别开他的手臂。“师弟啊,自你当上戒律堂首座后,就一句都离不开“戒律”二字!”道玄很是无奈,用恳求的语气对苍松低声道:“师弟,那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就一会儿!”苍松终是不忍心:“好吧。”道玄似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内心暗喜。双手紧紧抱着苍松,苍松将头埋在他脖颈间,道玄轻嗅着苍松身上淡雅的香气。不久,苍松倚靠在道玄的怀中睡着了,道玄将他抱起放到床上,久久地坐在他床前。


飒露枫叶🍁

浮梦(三)

      苍松在园中手托着一朵花,两眼空洞地看着,面无表情。此时太微恰好经过,低声对苍松说:“你走吧。”苍松满脸疑惑,迅速转过头:“你说什么?”太微又重复了一次,这令苍松有些难以置信。苍松也不再多问,对太微翻了个白眼后离开了。

      快要出南天门时,却又无意中碰到了丹朱。丹朱一看到苍松就向他打招呼:“小苍松!”苍松有些犹豫,但还是走到他跟前。丹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脸色瞬间白了起来:“我说二哥也真是的,偏给你穿这么寒酸的衣服!不行,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奔丧回来呢!”刚说完这句话,缘机仙...

      苍松在园中手托着一朵花,两眼空洞地看着,面无表情。此时太微恰好经过,低声对苍松说:“你走吧。”苍松满脸疑惑,迅速转过头:“你说什么?”太微又重复了一次,这令苍松有些难以置信。苍松也不再多问,对太微翻了个白眼后离开了。

      快要出南天门时,却又无意中碰到了丹朱。丹朱一看到苍松就向他打招呼:“小苍松!”苍松有些犹豫,但还是走到他跟前。丹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脸色瞬间白了起来:“我说二哥也真是的,偏给你穿这么寒酸的衣服!不行,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刚奔丧回来呢!”刚说完这句话,缘机仙子又是上前对丹朱怼上一句:“你懂什么?这叫天界流行的素雅之风,哪像你雷打不动的千年花枝招展!”丹朱一脸不屑:“切,老夫才不管这么多呢!像他长得这么俊俏的人,穿这衣服实在太委屈他的身价了!”缘机仙子也很无奈:“好好好,那就随你行了吧!”就又立刻施法,编织出落霞衣。此时苍松身着红裳,多了几分明艳。丹朱看了很是满意:“这还差不多嘛!老夫看你跟我很是有缘,就送你一条红线。要是有了心上人,就把这根红线系在她(他)脚上,保证她(他)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嘻嘻嘻。”苍松一脸不自然:“月下仙人,这红线我收下,但这衣服就算了吧……”“不行,一定要穿,”月下仙人很生气“就当这也是老夫的见面礼吧!”苍松只好妥协:“好吧,那苍松就先走了。”随即转身离开。

      回到龙首峰已是戌时,苍松在房间刚想换下落霞衣,就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个黑影。苍松试探地问了一句:“掌门师兄?”刚转过头去,却把他给吓得不轻。

      车链接:https://kdocs.cn/l/saTbWWImm?f=201


怎么骄傲怎么活

先来一篇

“小凡你没发现吗?山下的那个仙女姐姐腰间挂的铃铛很眼熟吗?”曾书书突然说的

“是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与我师父和掌门师伯腰间所挂的一样”林惊羽说道

“是啊,惊羽你可真厉害。”

“难道她认识我青云们的列位长辈?”

“别猜了,书书,你回去问问你爹不就知道。”

“说得对,我先走了。”

风回峰……

“爹,爹,我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叫什么叫。”

“爹啊,我在山下遇见个仙女姐姐,她”

“你打住,我不会让你娶她的。”

“爹你误会了,就是她腰间 ”

“你少扯了。”

“跟你说不清楚,我这有画像。”

“你少来,我不  ”曾叔常还没说完就看见画中人正是花落。“花落?你在哪里见得此人。”

“就山下。”

“你个小兔崽子。”

祖师...

“小凡你没发现吗?山下的那个仙女姐姐腰间挂的铃铛很眼熟吗?”曾书书突然说的

“是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与我师父和掌门师伯腰间所挂的一样”林惊羽说道

“是啊,惊羽你可真厉害。”

“难道她认识我青云们的列位长辈?”

“别猜了,书书,你回去问问你爹不就知道。”

“说得对,我先走了。”

风回峰……

“爹,爹,我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叫什么叫。”

“爹啊,我在山下遇见个仙女姐姐,她”

“你打住,我不会让你娶她的。”

“爹你误会了,就是她腰间 ”

“你少扯了。”

“跟你说不清楚,我这有画像。”

“你少来,我不  ”曾叔常还没说完就看见画中人正是花落。“花落?你在哪里见得此人。”

“就山下。”

“你个小兔崽子。”

祖师祠堂……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万剑一看见走进来的道玄说道

“睡不着,出来走走。”

“她还没回来吗?”

“这似乎不是你该问的。”

“哦?我越距了?”

“不是吗?别忘了,当年我救你时所说的话。”

“她知道我 ”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下山已经有一百多年了,始终找不到她,她也不愿回来。”

“她还是这么犟,可不好管。”

“我未来的妻子,我会惯着。”

“你未来?哼,师兄,煮熟的鸭子还能飞,更何况这还没煮熟的。”

“你不会再见到她,在她的认知里你已经死了。”

“怎么?打算走了?”

龙首峰……

“花落,当年我错了,不认为我把你让给万师兄错了,我错在没有撮合好你们,至使万师兄离世,你离山。这一切都是道玄,都是他。”苍松又一次醉酒在龙首峰失声痛哭。

第二天……

“你们此次下山山下可有魔教?”道玄坐在大殿中央问道

其余首座也皆严肃的看着众弟子,唯有苍松,手持铃铛,目不转睛。众弟子散后,苍松依然如此。

“苍松师弟,苍松师弟。”道玄看见发呆的苍松叫道

见苍松没有反应,田不易将苍松手中的铃铛夺去。

“田胖子你干什么?给我。”苍松突然站了起来。

“咳咳。”道玄提醒到

“掌门师兄。”苍松听见声音回头说道

“田师弟还给他。如若没有他事,你们也回去吧。”说完道玄就离开。

“田胖子,把铃铛还我。”

“苍松师兄这是谁送的,你竟看的如此重要。”

“故人相赠。”

“故人?那为何掌门师兄也有?”

“是花落吧?”曾叔常说道

“是又如何?”

苍松回到龙首峰,教林惊羽练习剑术,可突然腰间的铃铛响的不停。

“回来了,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林惊羽差异的看着苍松。苍松转身御剑飞往山脚下。

“花落。”苍松刚到山脚就看见在眺望着手里还拿着糖葫芦一身素衣,以灰色的绳子环腰,绳子两头为穗穗,与万剑一所穿如出一辙的花落。

“苍松师兄?”花落也被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苍松吓了一跳。

“怎么还不上去?”

“我,我怕 ”

“怕什么。”看见在空中御剑赶来的道玄苍松把花落手里的糖葫芦就抢了。

“这都一百多年了,你怎么还这样啊,还给我,你别吃了,这都是最后一个了。”说完花落还是没大没小的去抢。

苍松看见即将落地的道玄,就低头把一半的糖葫芦,让花落咬住了。站在道玄的角度看二人像及了接吻。

“师妹好甜啊。”苍松还不忘抿了抿嘴唇,大声说道

“有吗?有点酸唉。”

看见二人分开,道玄叫道“花落。”

“道玄师哥。”花落朝道玄跑了过去。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我不是想你了吗?所以回来 ”

“还打算跑吗?”

“不跑了,我这次回来,再也不要离开道玄师哥了。”

听见此话一百多年都未曾笑过的道玄,脸上又显现了笑容。

“回山后,去你归尘居把外衣披上,都回山了,这身打扮怎么行?”

“知道了。”

大竹峰……

“苏师姐。”

“花落?真的是花落。”

“苏师姐,我好想你啊。”花落搂住苏茹说道

“想我,你还不早些回来。”苏茹同样搂着花落说道

“早些回来,还哪来想念嘛。”

“就你会说话。”

“娘。”田灵儿在外面叫着走了进来

“这是?”花落看见进来的田灵儿还向苏茹叫娘,不敢相信的问道

“这是我与你田师兄的女儿,灵儿。灵儿这是你小师叔。”

“小师叔长的好漂亮啊。”田灵儿从进门看花落直到现在。

“没有没有,师侄也很漂亮。”

“花落,你回来去祖师祠堂没有。”

“还没来的及,就打算去。”

“那你回来掌门师兄知道吗?”

“道玄师哥啊,别说了,我来这还是偷跑出来的。”

“又说我什么坏话呢?”道玄笑着走了进来

“掌门师兄。 ”

“掌门师伯。”田灵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打自己记事起,这个掌门师伯可是千年寒冰,脸上除了严肃就没有别的表情,这是笑了?

“我的大师哥啊,我才出来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吧。”

“有一柱香,你还在这山上吗?”道玄看着花落说道

“我,那个,我还是去祖师祠堂吧。”花落转移话题,打算离开。

“你一个人去?我都来了,不打算让我和你一起去?”道玄把花落拽了回来说道。

“我不去了,不去了,我回去,我回去。”

龙首峰……

苍松这一天表情都是笑着。

“苍松师兄。”

“我的小师妹啊,你怎么才来。”苍松笑着迎了上去。

“花落刚刚去了大竹峰。”身后的道玄说道

“掌门师兄也来了。”苍松看见道玄心中所有不快但却没有流漏出来

“她刚回来,就到处跑,不放心。”

“掌门师兄放心,我替你看好她,你就赶紧回去办正事吧。”

“也好,我还有事,花落,记得早些回去。”

“知道了。”

道玄走后,苍松又换上了一张笑脸。

“花落山下好玩吗?”

“当然了,要不要改天我带师兄下山玩。”

“算了吧,到时候还不得让掌门师兄扒我的皮啊。”

“不会吧?”

“给你认识个人,惊羽。”

“师父。”

“惊羽这是你小师叔。”

“小师叔。”林惊羽朝花落作揖道

“我认识他。小凡呢?”花落问道

“回小师叔,小凡在大竹峰。”

“这样啊。你先下去吧。”花落说道

“花落,什么也别说了,你今天就在我龙首峰吃饭吧。”苍松说道

“自然好啊,只是我还没去祖师祠堂和小竹峰。”

“去什么小竹峰,我的傻师妹啊,你该不会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水月不喜欢你吧。”

“自然知道,但人待我不敬是我无德。她毕竟是师姐。”

“那就明天在大殿上见她,还是去祖师祠堂吧。”

祖师祠堂……

“这还是没变。”

“自然不会变了。走,进去吧。”

在祠堂内的万剑一听见后早已隐退到后面。

“花落,你看什么呢?”苍松看见发呆的花落说道

“没事。”

“花落?她回来了。”在祖师祠堂内的万剑一心里想到。

“快点,上完了香,还得回去呢,掌门师兄看你跟看囚犯似的。”

“他是怕我再私自下山。你别说的这么难听。”

“好,不说了。”

花落在上香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自己了,当然除了苍松。

“好了,回去吧。”

“我累了,我不要走。”花落又开始赖皮了,蹲在地上不起来。

“那就御剑吧。”

“我也不要御剑。”花落说着又坐在了地上。

“我的小祖宗啊,那你想怎么回去?”

“苍松师兄背我好不好?”

“凭什么?”

“我不管,我不管,谁让你昨天抢我糖葫芦的。”花落又变得躺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好了好了,我背。”

“这还差不多。”花落笑着满意的起来了。

苍松弯腰蹲了下来,“走了。”

“嗯嗯。”两人就这样到了龙首峰,龙首峰的弟子谁不是被吓一跳,自己的这个师父何时这样过。

祖师祠堂……

“还是和之前一样,花落啊花落。”万剑一感慨到。

龙首峰……

“花落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都在青云了,谁还能杀了我不成,今天你在你徒弟们面前够没面子的了,就不逗你了,我自己回去。”说完花落就打算走,刚走几步花落回头说道:“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别人跟踪我的,别跟来了。”

花落其实并没有直接回归尘居,而是改道去了祖师祠堂。

万剑一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就又躲了起来。

“唉。”花落长长的叹了口气,把一件外袍拿了出来。“我回来其实是看见一个人长的真的太像你了,苍松师兄处处有意无意的暗示我,我怎会不知,剑一师兄,花落给你送件衣服,你被青云除名,可花落还是要认你这个师兄,这是我自己作的,放在此处,望你能够知道。师兄。”说着说着花落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剑一师兄,你不该与妖女纠缠不清,不该,花落好想你啊,剑一师兄。”过了一会花落擦了擦泪就起身离开了。

万剑一走了出来,也早已泪流满面。万剑一拿起那件外袍,与门中众人所穿的外袍一样的花纹,就是它比较特别是白色的,反倒显得脱俗了几分。

次日……大殿……

“你们听说了吗?咱们最漂亮的小师叔回来了,还是掌门的未来妻子。”

“你胡说什么,那明明是苍松师伯的妻子,你们是不知道,昨天,苍松师伯背着她回的龙首峰。”

“别说了,首座们来了。”

“水月师姐。”花落恭敬的叫道

“小师妹。”水月也只是应了一声就坐到了自己该坐的地方了。

“掌门师兄来了。”苍松走出来叫道。

“见过掌门真人。”

“苍松师弟,你来吧。”道玄顺理成章的把球踢给了苍松。

“是。”

傍晚,祖师祠堂……

“你又来了?最近你很有空啊。”万剑一说道

道玄看见万剑一穿的外袍,就想起了在花落的归尘居见到的那件。“也没有,就是忙里偷闲罢了。”

“她回来了,你不陪陪她?”

道玄犀利的看了一眼万剑一。

“你别这么看我,昨天她和苍松一起过来的,放心,她不知道我。”

“多谢万师弟提醒,这丫头回来我还没好好陪她,我先走了。”

大竹峰……

“娘,昨天那个小师叔长的真漂亮,掌门师伯好像很喜欢她。”田灵儿拉住苏茹说道

“大人的事,你不要打听。”

“娘,你和我讲讲嘛,花落小师叔真的长的好漂亮。”

通天峰……归尘居……

“师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对了,花落,我记得你回来的时候,有一件白色的外袍,现在到哪了?”

“我没有白色的外袍啊,只有这个是白色的。”说罢花落把外袍脱了。

“那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龙首峰啊,你不是知道的吗?”

“对对,是我忘了。”

“道玄师哥,你快去看书吧,我不打扰你了。”

‘小丫头,说谎,我到要看看,你想干什么?’道玄心中想道。

“师哥,师哥。”花落吻了一下道玄的脸。“师哥,我走了。”

“记得回来,别乱跑。”

“知道了。”说完花落就走了。‘我都回来两天了,道玄师哥为什么闭口不谈祖师祠堂?我要再去看看。’

祖师祠堂……

“也没什么啊。道玄师哥怎么 ”花落挠了挠头,说道

“花落。”

“道玄师哥?你听我说,我”

道玄径直的走到花落面前,把她拥入怀里。“我不是要训你,别怕。”

“没有骗我?”花落试探性的问道

“自然,在通天峰,人也很多,哪有在这里抱花落开心呢。”

花落垫脚亲到道玄的嘴唇上,道玄反倒回吻,还不松开。“花落,我好想你。一百多年了。”

“我错了,当初我真的,不能接受剑一师兄的下场,当时我真的有点怕你,剑一师兄是你的师弟,你怎么下的手。我怕有一天,你会不会也 ”

道玄低头吻了上去。“不要说了,我怎么会那样对你。”

“师哥。”

“我在祠堂藏了酒,花落要不要尝尝?”

“不了,我还的去大竹峰,找苏茹师姐呢。”

“不想陪我了?”

“你这两天看我还少吗?就差没和我一起睡了吧?”

“说什么呢,快去吧。”

花落转身离开了,道玄也现了真身。“大师兄,我这不算违背咱们的约定吧,我就用你的身份一次,就一次,我只是想再……”

通天峰……

“呼,我怎么还会脸红啊,不行,皇甫花落。”

“花落。”

“苍松师兄?你来干嘛?”

“你脸怎么这么红?莫不是着凉了?苍松把手覆盖在花落的额头上。“哎呀,你干嘛。”花落把苍松的手拍了下来

“今天山下的的弟子回来了,我让他们给你带了糖葫芦。”说完苍松就把糖葫芦拿了出来。

“你这么好心?”花落狐疑的看着苍松

“不信就算了。”

“我信。”

“那你给我个说法,我为什么要给你?”

“好,第一,前天你就抢了我的糖葫芦,第二,你自己也说了,你是买给我的。”

“可我不想给了。”

“你怎么这样啊,我刚回来,你就不停的玩我,有意思吗?”

“生气了?”

“你说呢?你回你的龙首峰吧。不送。”说完花落就要离开

“好了好了,逗你呢,给你还不行吗?”苍松拉住花落说道

“哈哈哈。”花落突然间笑了起来

“笑什么?”

“苍松师兄,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花落回头捏着苍松的脸说道

道玄恰好在这个时候来了,又看见了这让人怀疑的一幕

“花落。”

花落听见后赶紧松开苍松转身。“道玄师哥啊。”

“你不是去大竹峰了吗?怎么在这?还有苍松师弟。”

“我来给花落送东西。没事我就走了。”说完苍松就离开了

“又跑哪了?”道玄摸着花落的头说道

“我  ”

“算了,不想说就算了。”

“那我回去了?”说完花落正要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回来。”

花落只好退了回去。

“下次再敢不安分守己,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道玄像刚刚花落捏着苍松的脸一样捏着花落

“嗯,我记住了。”

“好了。”道玄说话间松开了花落

“师哥,我 ”

“回去吧。”道玄走在前面说道。“对了,你去把这个给水月送去。”道玄突然转身说道,害的一直低着头花落就撞在道玄的怀里

“哦。”花落接过道玄手里的瓶子就去了小竹峰。

小竹峰……

“你们说青云门里谁最帅啊?”

“那还用问吗,要我看当然是掌门师伯了。”

“对对,我也这么觉得,只是掌门从来不笑。”

“掌门师伯是不敢笑。你想啊,他不笑就把咱们迷住了,他若笑了,青云门的收徒门槛不早被踩烂了。”

“你说的是有几分道理啊。”

“那第二个要我说当时苍松师伯了。”“哈哈哈哈,苍松,哈哈哈,他,哈哈哈,姑娘啊,哈哈。”花落笑得连腰都抬不起来了。

“你是何人?笑什么?”

“没事没事,哈哈。”花落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

“你们不好好修炼,在这干什么?”来人正是当今青云众人认为长得最美的陆雪琪

“陆师姐,不知道她是谁,在咱们小竹峰大笑不止。”

“小师叔。”陆雪琪看过去的时候,花落已经抬起头了。

“好漂亮啊。”众人齐齐的说道。

“不可无理。”陆雪琪说道。“小师叔,你有事吗?”

“也没什么?陆师侄,你师父呢?”

“师父不在,小师叔是等还是交代给我,我送传与师父。”

“这个是道玄师哥给师姐的,你就代为转送吧。”花落说完,回头看着刚刚,说苍松长的英俊的姑娘,说道:“师侄啊,若说道玄师哥长的英俊我到感觉合理,可,苍松,哈哈哈,我不行了,活了一百多年,第一次听见这么有意思的笑话,以后再也不怕没得笑了,哈哈。”说完花落就以轻功离开了。

通天峰……

花落回去后,还是时不时的笑。

“你从回来笑到现在,怎么了?”吃饭的时候花落还是不住的笑,道玄问道

“没事没事,吃饭,吃饭。哈哈。”花落最后还不忘又笑了笑。

“就不敢放你出去。”

“师哥,你感觉你自己长的怎么样?”

“吃饭能不能不说话。”

“是你先说话的,你就回答一下。”

“我长什么样和我有关系吗?样子是父母给的,我又看不见。”

“你自己评述一下。”

“你自己慢慢吃,我走了,别乱跑。”

“知道了。”道玄走后,花落说道“明明长的很出色为什么不说呢?”

下午……

“谁准你们到我们小竹峰来的。”陆雪琪看着曾书书和张小凡说道

“雪琪,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吗?”曾书书说道

“离我远点。”说完三人就动起了手,二人不敌陆雪琪纷纷到地,可陆雪琪并没有罢手之意。

花落空中袖子一甩,陆雪琪手中的天琊剑就飞出数尺远。“陆师侄得人且处且饶人啊。”花落不知何时已落在众人之中。“来,起来吧。”花落伸出手有拉张小凡之意。

“谢谢。”张小凡拉住花落的手站了起来,一边的曾书书也站了起来。

花落的衣袖一起,数尺外的天琊剑就安安稳稳的飞回来陆雪琪的剑鞘中。“私自斗殴已违反门规,我并非首座无权处理,就此散去,便当什么事也没有。”

陆雪琪却又拔出天琊剑,崔动了御雷真决。“请小师叔赐教。”

花落仅仅只是抬袖落袖间就破解了陆雪琪的御雷真诀。“陆师侄,你的功夫还未到家啊。”

“刚刚多有得罪小师叔,还请见谅。”

“无碍。”

“师叔,你好厉害啊。”曾书书见陆雪琪远去就站在花落一旁说道

“这点功夫不足挂齿。”

“小师叔你就是太谦虚了,以至于我爹他们都说你顽劣成性。”

“你爹?曾师兄?说来我回来多时还未去见过师兄,你就替我问过你爹。”

“遵命。”

“小凡啊,本性不聪慧的人就要懂得下苦功夫,莫要理他人怎么说。”花落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张小凡只觉得多日的伤好像痊愈了。

“师叔说的是。”

“这个小东西送你,它也许能帮到你。”花落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给了张小凡。

张小凡刚触碰到玉佩就觉得身体内今日相冲的两股力量减小了,自己也能控制住法力了。“多谢师叔。”

“玉佩我都送你了,你要把小灰借我玩玩。”花落立刻变脸说道

“师叔你”张小凡被吓了一跳,刚刚还是满脸正经这会怎么

“我不管,你都收下了,小灰必须借我。”

“师叔也喜欢小灰?”张小凡说道“师叔会养吗?”

“你放心,只要我有吃的就不会亏待它的。”花落一脸天真的说道

“那,好吧,一会师叔就和我一起回大竹峰吧。”

“小师妹。”

“水月师姐?”

“我刚刚看见此处有施展御雷真诀,不知你可受伤?”听着像是关心但语气中充满了讽刺。

“我学艺不精,是被刚刚的御雷真诀所伤。”说着花落还吐了口血

“可是我小竹峰弟子,师妹尽管说,我改日定让她登门赔礼。”

“不必了,我一长辈被晚辈所伤若让他人知晓我日后还怎么在青云待啊。”说着花落又吐了口血,单腿跪在地上,脸色苍白。

“师妹言之有理,那我回去对她加以惩罚。”说完水月就走了。

“小师叔你没事吧。”张小凡弯腰想要扶起花落。谁料花落自己就占了起来。

“还好没被发现。”说完花落擦擦了嘴角的血

“师叔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懂吧。”

“我怎么感觉水月师叔不喜欢小师叔你啊。”张小凡问到

“废话,我又不是男人,她喜欢我有用吗?好了好了,快走,我还要小灰呢。”

大竹峰……

“花落师妹?”

“田师兄。”花落见是田不易就打招呼道

“怎么?我的徒弟给你找麻烦了? ”

“没有没有,我来找小凡借小灰。”

“我还有事,就走了。小凡,招待好你小师叔。”田不易走前说道

“徒弟遵命。”田不易走后,张小凡说道:“师叔,上次师姐曾说到想要拜你为师,你”

“拜师?算了吧,我只会玩,别到时候把灵儿带坏了。”花落推脱道

“没事没事,只要能常伴小师叔左右就好。”田灵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

“这样不好,我真的会把你带坏的,田师兄和师姐都很厉害的,你好好学就好了。”

“我就是喜欢跟着小师叔。”

“那我就更不能收你为徒,到时候我怎么和苏师姐交代。”

“可,”

“花落。”

“苍松师兄?”

“你们花落师叔不能收徒。”

“为什么,就算花落师叔不是首座,也是长辈,怎么不能。”田灵儿问道

“我没说错吧,花落。”苍松扭过头对花落说道

“对,我不能收徒。”花落说道

“为什么?”田灵儿追问道

“她欠别人的。”苍松转过来吼道

“师兄,灵儿是个孩子好奇,你好好说话。”

苍松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转过身,说:“掌门师兄,让我找你到大殿汇合。”

花落看见被吓坏了的灵儿,就说道:“要不,我陪你玩可好?”

灵儿看苍松时又被苍松吓到,花落扯了一下苍松的衣袖。

“你的事我管不着。”

“那多谢小师叔。”灵儿乖巧的回答道

大殿………

“好了你自己进去吧。”大殿外苍松知道道玄一人在里面就没打算进去。

“那你回去小心点。”

“我还用你担心。”说罢苍松就离开了

“进来吧。”

“师哥。”

“你这一天天的这么生龙活虎的不觉得累吗?”道玄无奈的说道

花落闻言坐在一旁没有再开口回答。

“听水月说,你被你的小师侄的御雷真诀伤了?”道玄问道

“嗯。”花落低着头玩弄着腰间铃铛。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嗯。”花落还是低头玩弄铃铛。

“干什么呢?”道玄不知何时以出现在花落身前,说着并伸手去拍花落,谁知花落却不见了。

另一边……

“还好我聪明,用了幻术。”不知不觉花落到了祖师祠堂,“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花落。”

“师,师哥。”

“怎么又到此处来了。”

“为了玩呗。”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你怎么不在大竹峰?”

“被嫌弃了呗。”

“嫌弃?也对。”

“还装呢?说,你究竟是谁?”

“别闹了,正经一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