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坊主

14.7万浏览    2888参与
夏舞魂kaki

【夜青】隔壁不良总是对班长动手动脚

※不良学生夜叉x三好班长青坊主

※年底了 该来搞搞这对爱情了


在平安京学院的某个楼层,有一个众学生见怪不怪,但要是被外校人士看了就会目瞪口呆的现象。


“喂!和尚!快给本大爷出来!”


大吼的同时,还会伴随着或拍门或拍窗的声音。


于是就会看到一位长相俊美出众、周身带着浓浓读书气息、又让常人不太敢靠近的三好学生,不急不慢地放下手里的书本走出教室,还没说什么话,就被刚才嚣张喊话的不良学生扯走了。


不良学生那头gay里gay气的紫发和凶横的五官还非常抢眼。


“班长大人又被拐走了呜呜呜呜,谁来救救他。”


“虽然每天都要上演这样的场景,但...

※不良学生夜叉x三好班长青坊主

※年底了 该来搞搞这对爱情了




在平安京学院的某个楼层,有一个众学生见怪不怪,但要是被外校人士看了就会目瞪口呆的现象。


“喂!和尚!快给本大爷出来!”


大吼的同时,还会伴随着或拍门或拍窗的声音。


于是就会看到一位长相俊美出众、周身带着浓浓读书气息、又让常人不太敢靠近的三好学生,不急不慢地放下手里的书本走出教室,还没说什么话,就被刚才嚣张喊话的不良学生扯走了。


不良学生那头gay里gay气的紫发和凶横的五官还非常抢眼。




“班长大人又被拐走了呜呜呜呜,谁来救救他。”


“虽然每天都要上演这样的场景,但我还是想为班长哭嚎一句好惨。”


“隔壁班的恶鬼太过分!怎么可以以恶欺善!”


“你也就背着夜叉才敢这样嚷嚷,真到了他面前,你连个屁都不敢放。”


“就是,还有你嚷嚷就嚷嚷,能不能小声点,要是刚好被夜叉听见有人喊他这个外号,咱们全班都得完蛋!”




“啧,怎么每次本大爷喊你出来,你们班那些人就觉得本大爷欺负你似的。”小臂撑在走廊的围墙上,夜叉大爷相当不满地扫了眼青坊主班里的人。


原本双眼流露出“班长大人好可怜又要被欺负了嘤嘤嘤”的众人,下一秒就当起了埋“书”鸵鸟。


青坊主没有回头,别说班里的人没正式接触夜叉,就算是接触过夜叉的人,看到他俩站在一起也会误以为夜叉是要找青坊主麻烦。


“你让拙僧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又是这句话,本大爷没事就不能喊你出来?”夜叉挑了挑眉,手指撩起青坊主的长发玩弄。


青坊主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的接受某大爷日常的任性和霸道。


倒不如说,更像是无理取闹。


夜叉见青坊主不开口,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这才说出原本要问的问题:“酒吞童子约本大爷放学打篮球赛,你要来吗?”


“拙僧不会打篮球。”青坊主熟练地解开自己被夜叉系成结的一束头发。


“本大爷当然知道你个书呆子不会打,是问你来不来看!”


青坊主的视线从自己的头发转向夜叉脸上,今天的天气不错,柔和的阳光照射过来,让青坊主看见夜叉眼底的丝丝期待。


推辞的话语在唇舌间滚了滚,慢慢往回咽。


“喂!回话啊!”夜叉不耐烦地推了一下又不回话的青坊主,这个动作的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看得旁人心惊肉跳,就怕某大爷突然兴起揍三好学生。


青坊主站稳身体,稍稍垂下眼帘:“拙僧会去的。”


“这样才对。”某大爷的脸色瞬间乐开了花,一把揽过比自己小一号的肩膀。


青坊主没有反抗,任由着夜叉的勾肩搭背。




“班长大人是不是被威胁了啊啊啊啊啊!!!!”


“谁来救救我的白月光?!?!”


“夜叉要动手了!!!!!!!”


“不良夜叉是要打班长了吗??快去喊老师!!”


“班长这也太难了吧!”





于是这边的夜·不良大爷·叉还没乐过瘾,就被班主任源博雅拉走了。


“夜叉你怎么可以又欺负青坊主?!”


“滚!你活该单身!”


—end—


这个设定好像用来开车也不错……?

(明示热度和评论区)


马猴烧酒小鱼干(抽不到酒吞)

看戏吗?

#接上篇(是时候了),这是中篇(想不到吧)

#戏子青x将军叉

#文风有变,依然菜

#ooc预警

我好蔡啊

以上接受↓↓↓


深潭里的蝴蝶


在青坊主活过来的这几年,,要说光彩的话,也有那么几年,不过弹指间,便在牢狱里渡过了一半……

青坊主在草席上翻了下身,枕着手臂,看向天花板“什么时候来啊……”“已经到了哦。”夜叉靠在青坊主对面犯人的门上,狱卒也走到门口,开了门“哈啊——”夜叉打了个哈欠,懒散地走到门前“臭小子,看看你多大的架子,”夜叉站定在门前“还要将军来接。”青坊主从席上弹起,赶忙走到夜叉面前“快,带我去戏楼那边看...

#接上篇(是时候了),这是中篇(想不到吧)

#戏子青x将军叉

#文风有变,依然菜

#ooc预警

我好蔡啊

以上接受↓↓↓





 

 

深潭里的蝴蝶

 

在青坊主活过来的这几年,,要说光彩的话,也有那么几年,不过弹指间,便在牢狱里渡过了一半……

青坊主在草席上翻了下身,枕着手臂,看向天花板“什么时候来啊……”“已经到了哦。”夜叉靠在青坊主对面犯人的门上,狱卒也走到门口,开了门“哈啊——”夜叉打了个哈欠,懒散地走到门前“臭小子,看看你多大的架子,”夜叉站定在门前“还要将军来接。”青坊主从席上弹起,赶忙走到夜叉面前“快,带我去戏楼那边看看。”青坊主站定在夜叉面前,灰暗的双眼亮了起来“你灯姐在外面等你呢,问问她?”夜叉哪儿话音才落,青坊主这儿就拉下了脸,有点站不住“就这反应,你就一心扎在戏台上吧,回头等我哪天死在战场上你都不知道。”夜叉弹了下青坊主的额头“愣着干嘛?走啊,不去你心爱的戏台了?”夜叉拽起青坊主的手,不给青坊主反应的时间就迈开了步子。青坊主连忙跟上去,差点一头栽下去。

青坊主望着夜叉的背影,男人年纪大了,笔直的腰背也有了些许弧度,但依然护在自己身前,恍若十几年前……

明明他那么努力想保护自己,自己却拼了命的想离开他……

“这儿。”夜叉一嗓子打断了青坊主的思考“哟,牢饭不好吃吧,都瘦了。”青行灯摸摸青坊主比自己还高的头“想去哪儿吃饭?戏楼?吃完顺便带你去看一出戏,早知道你惦记了,夜叉你给我回车上睡觉去,别废话。”青行灯安排的明明白白,夜叉么得选择,只得乖乖回到车上“那行,你们先去吧。哈啊——我睡会儿。”夜叉恋恋不舍地看着青坊主,挥了挥手。说罢夜叉倒头就睡。

“又这么累……”青坊主回头望向汽车“是呢,为了让你出狱,将军也是要花很多心思的。再加上本职。”青行灯从手提包里摸出一把小手枪,右臂绕到青坊主身后,对准身边的巷口“还有这些人。”

砰——砰砰砰——

路旁的人连忙抱起头四处逃窜“在动乱的年代,你,将军唯一的在意点,足以撼动一整个军阀。”青行灯收回手枪,严肃的脸上重新现出笑容“剩下的人其他部下会管的,不需要担心哦。”青行灯看向青坊主。青坊主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之前的想必你也听将军讲过了,那你没听过的便是,我去做头牌,您也还没来的那几年了。”

忆起那几年,青坊主心中不免有些酸涩。

托夜叉的福,生的俊美的青坊主还没人敢说他什么,也没受过什么排挤或针对。虽说是如此,但他眼角的胎记还是会被当成话题,被人做些文章。可谁让青坊主生来便是如此,这副模样,浓妆艳抹一番遮了它便是……

再过了几年,青坊主唱旦角也有了几年,从夜叉的陪练到去戏楼求学……也是时候上台了。

“桥豆麻袋,将军还陪你唱戏?!”青行灯饶有兴趣的看着青坊主,顺便为他推开戏楼的大门“嗯?将军没和你说?”青坊主冲走来的服务生点点头“没有哦。坐。”青行灯示意青坊主坐下,把手提包放在手边。

青坊主坐在青行灯对面,在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上指点了一番。

“那时候夜叉会从隔壁桃花那里借来胭脂,但是从来没还过。咳,然后仿着戏子的样子,抓一把胭脂在脸上抹几下,然后吊着嗓子吼几嗓子,还让我给他指错。虽是笨拙,到也带着几分稚气。”青坊主弯起眉眼“姐姐,借个发带。”饭菜陆续上桌,青坊主伸伸手,要了一条发带。

亚麻色的长发往高一挑,唇红齿白,眉眼弯弯,倒也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接上面的。”青行灯撑起下巴

当时夜叉打了几天几宿的仗,正往回赶着,就听闻自己家的宝贝儿要上台亮相了,便加紧行程,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

台下十年,台上一现。

青坊主缀好戏妆,理罢青丝,着好青衣,踏着小步徐徐走上台,聚光灯的温热,观众期待的目光,青坊主轻轻吸了一口气,一张嘴便惊了众人,比主角晚一期的的戏子水平赶上了主角。

“好!!”夜叉连忙拍手叫好,掌声瞬间炸开……

台上的将军如若蝴蝶,翩翾粉翅开,扇动薄翅款款飞了个来回。台下的将军如痴如醉,眼中的深潭飞入一只青蝶……


一隻滷蛋
夜青🚗🚗注意避雷 没什么意...

夜青🚗🚗注意避雷

没什么意义就是摸着玩。含青兔兔和佛珠()

全图走→ https://m.weibo.cn/5217510292/4446295122926334

P2翻了P3下拉👌看都看了不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吗💪🏻我好卑微啊

夜青🚗🚗注意避雷

没什么意义就是摸着玩。含青兔兔和佛珠()

全图走→ https://m.weibo.cn/5217510292/4446295122926334

P2翻了P3下拉👌看都看了不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吗💪🏻我好卑微啊

鸠居。
青坊主/摄/妆/后期/光=我...

青坊主/摄/妆/后期/光=我

协力=泠

…………还没来得及再拍很多次

天就冷了……………………

青坊主/摄/妆/后期/光=我

协力=泠

…………还没来得及再拍很多次

天就冷了……………………

一隻滷蛋
dbq我又坑了,我就是个鸽子精...

dbq我又坑了,我就是个鸽子精

就这样吧不想画下去了

只是觉得阿青黑色指甲油很色(虽然完全没画出来我太菜了

dbq我又坑了,我就是个鸽子精

就这样吧不想画下去了

只是觉得阿青黑色指甲油很色(虽然完全没画出来我太菜了

艳骨红妆

【夜青】engage

       战火纷飞。在漫天的沙尘和飞溅的碎石间,他们终于又遇见了彼此。

       青坊主穿着一身白色军服,虽然有些旧了,却打理得整整齐齐。笔挺的裤子裹着修长的双腿,腰带勾勒出好看的线条,上面别着一把精巧的银色手枪。长发用一根红绳绑在脑后,发尾沾染着些尘土的颜色,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立在硝烟里,干净而平和,仿佛不带有任何危险气息——他这样的人,显然更应该出现在佛堂或是书苑,伴着一盏烛灯,去翻越那些泛黄的经卷。

     ...

       战火纷飞。在漫天的沙尘和飞溅的碎石间,他们终于又遇见了彼此。

       青坊主穿着一身白色军服,虽然有些旧了,却打理得整整齐齐。笔挺的裤子裹着修长的双腿,腰带勾勒出好看的线条,上面别着一把精巧的银色手枪。长发用一根红绳绑在脑后,发尾沾染着些尘土的颜色,就像很多年前一样。他立在硝烟里,干净而平和,仿佛不带有任何危险气息——他这样的人,显然更应该出现在佛堂或是书苑,伴着一盏烛灯,去翻越那些泛黄的经卷。

       夜叉勾了勾唇角。他身上裹满了沙尘,黑色军服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散开,露出一小片精壮的胸膛。刘海被血和汗水浸透,凌乱地粘在额头上,手里那把保养得很好的黑色手枪还冒着烟——他刚刚追寻着熟悉的身影穿过整片战场,一枪解决了那人身边的护卫。鲜艳的液体飞溅到脸上,他用舌头把唇边的那一点卷到嘴里,抬眼看着对方茶棕色的眸子,如同自地狱而出的恶魔。

       “终于……还是见面了。”静默了半晌,青坊主才缓缓开口。他的右手覆上腰间的枪,却又犹豫是否该拔出来,最终也只是轻轻握住枪柄,像是握住爱人的手。

       “是啊,好久不见。”夜叉下意识地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让自己看着不那么狼狈。他注意到了对方指缝里露出的一点银色,于是笑道:“你倒是一点没变,居然还留着那把枪呢。”

       “彼此彼此。”青坊主指的是夜叉手里黑色的那把。这两把枪是他们在留学结束之际送给对方的礼物,被二人心照不宣地保存了许多年。

        砰——一发炮弹在不远的地方炸开,碎石飞溅,漫天的尘土扑在身上,就连青坊主那身白色军服也被沾染。

       夜叉忽然想到,若不是这动荡的乱世和无休止的战争,他和青坊主,应该会是恋人吧。

       “喂,和尚……”夜叉看着青坊主的眼睛,神情异常认真,“我可以杀了你么?”

       他的声音低沉而柔和,似乎不是在问这种关乎性命的事,而是在问“你能不能嫁给我”。

       青坊主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藏住眼底那些复杂的情绪:“也该让这闹剧收场了。虽非你我本意,但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十数年的分别,被社会洪流冲散的二人,再相见时已站在了相对的立场。没有退路,手中上了膛的冰冷枪械,是唯一的选择。

       “那么就一起吧。”夜叉笑着,语气中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枪口瞄准了对方的心脏,连天的战火如同盛大的礼花,遍野的尸体是满座的宾朋。他们将沾染了自己气息的子弹钉入对方的心脏,在那里刻下永不磨灭的誓言。

       结束了——夜叉向前踉跄了几步,终于,在灰色的天空下,二人紧紧相拥。

       鲜血在军服上晕开艳丽的花,他们终于能够挣脱时代的枷锁,说出心底的那句话。

       “和尚,我爱你。”

       “我也——”

========================================

       背单词的时候发现engage这个单词同时有“军队交战”和“订婚”的意思,然后就写了这个迷之短篇……总之很迷还很虐就是了,祝食用愉快_(:3」∠)_

王至骄

佛修与蛇姬



她扭动腰肢滑进他怀里。


他能听到耳畔有甜得腻人的声音。


及“嘶嘶”的抽气声。


半年前的海国危机至今仍让平安京人心惶惶,虽有安倍晴明及四大家族合力击退,海国大将依旧在暗处窥视着反扑的时机。源家家主提出轮流镇守结界,轮换期为一满月。


安倍晴明思索片刻:“青坊主一向稳重,深谙佛偈,此事拜托于他最为合适。”


“是。”青坊主顿首。


“对了。”晴明一开折扇,“藤原家发现道成寺有一股强大的妖气触动了当地的结界,据前去探寻的阴阳师辨认,这股气息应该是清姬。”


“这样说来,《京鹿子娘道成寺》也是进来很受欢迎的戏本了吧。求爱不得宁愿同死的少女,欺骗感情的游僧。”小白接茬道...



她扭动腰肢滑进他怀里。


他能听到耳畔有甜得腻人的声音。


及“嘶嘶”的抽气声。


半年前的海国危机至今仍让平安京人心惶惶,虽有安倍晴明及四大家族合力击退,海国大将依旧在暗处窥视着反扑的时机。源家家主提出轮流镇守结界,轮换期为一满月。


安倍晴明思索片刻:“青坊主一向稳重,深谙佛偈,此事拜托于他最为合适。”


“是。”青坊主顿首。


“对了。”晴明一开折扇,“藤原家发现道成寺有一股强大的妖气触动了当地的结界,据前去探寻的阴阳师辨认,这股气息应该是清姬。”


“这样说来,《京鹿子娘道成寺》也是进来很受欢迎的戏本了吧。求爱不得宁愿同死的少女,欺骗感情的游僧。”小白接茬道。


“咦,连小白都了解了吗?”晴明打趣它。


小白顿时挺起雪白松软的胸脯,十分得意地大声回答:“小白可是从书翁那里听到了好多呢!”


“留言种种,不可尽信。”


青坊主原本已打算告辞,他本就不喜聒噪,过去在寺里独守清心,阴阳寮中也过成了寡言少语的独行奇葩。此番小白话语提起清姬,不免勾起他些许有关于此的回忆。


外界如何他并不关心,但正因为他知道她,所以不愿世人对她的故事有曲解。


他颔首,禅杖点地,只一刹便消失于晴明面前。


“小白,我似乎想错了什么。”晴明合上折扇,目光投向脚边毛色油亮的小狐狸:“但我心中仍旧有一个疑问。一切皆为虚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么,对于他而言,我们是虚妄,连他自己也是虚妄么?”


小白歪着脑袋。


“算了,你也不会懂的。”晴明笑了笑。


早年做游僧时,青坊主为了方便,行李总是带得极少。做妖怪后不需收拾准备,他在当刻就动身前往镇守海国的结界。


一个月的独处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妖怪的甚至没有寿命,若非太招摇造作,安安稳稳活到千年并不是什么问题,嗜睡的妖怪甚至一梦可百年。


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再想到清姬。这个执着的,奇异的,痴情的妖怪。闭目念佛时,他眼前突然出现一座潮湿发霉的寺庙,自背后拥住僧人的妖怪的裙摆下蛇尾在晃动,她眼中有试图燃烧一切的最炽热的火。他像是个旁观者,看着她涂了艳红口脂的唇瓣开合。


“他不来,安珍不来,现在只有你了。”


“抱紧我。”


一个月后回归晴明的阴阳寮,庭院里的花树下已多了一位人面蛇尾的妖怪。青坊主看到她时,目光不免停留于她不同往日的打扮。


过去的清姬,不论是衣着还是妆容都十分艳丽。而现在无论是白裙还是发髻,都是十分端庄稳重的打扮。


十分赏心悦目。


青坊主决定先开口打声招呼:“日安。”


在青坊主的印象里,能解决八岐大蛇之乱的安倍晴明是一位出色的阴阳师,他相信白狐之子能将清姬带回,就一定能将她混乱疯狂的状态解除。


与戏本不同,真实的清姬爱上给她悄悄送礼物的邻家少年,在他离去之后便大变性情,甚至化出蛇尾成为妖怪。这时的清姬神智尚清明,满腔怨恨被现身的小僧安珍安抚下来。


谎言催生谎言,仇恨孕育仇恨。安珍此时已身死,许诺参佛后与清姬长相厮守的诺言自然无法实现。


青坊主不懂自己的徒弟。说来,安珍只是一缕依托他而稳固鬼神的魂,其实也没有多少的师徒关系。青坊主引安珍上路,不过是出于他对同门佛修的关怀罢了。


可既然知道自己无法归来,又为何要许下这样的诺言呢?


青坊主彼时已前往高天原,还是在信燕的书信中才听闻清姬生屠道成寺的恶行。


与御馔津正进行手谈的青坊主叹了口气,他已无法专注于四方棋盘上的杀局。


“承让了。”御馔津和和气气地开口:“您一开始就像是有心事,棋风从心,这里——还有这里,都有漏洞。虽说乍一眼是十分妥帖的下法,但因为思绪不定,在布置上并没有多么严密,以至于被我找到了不少破绽。”


“是很重要的人吧。”御馔津问。


青坊主那时很果断地回答:“萍水相逢,并无纠葛。”


御馔津点点头:“这样。”


而现在青坊主看见清姬,倒突然想起当年和御馔津告别时的对话。如果不是后来的相遇,他与清姬便真的只是萍水之交。


但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呢?青坊主自己也说不明白。清姬是安珍的心上人,他是安珍的师父。


仅说是萍水之交,他们之间也的确有发生过什么……


“日安。”像是梵钟般空灵的声音回应了他。


青坊主突然有一瞬间空白,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了。眼前的清姬不像是他认识的那个清姬,他总觉得有地方不对。


那个挣扎于爱与恨,求而不得的妖怪此时倒像一位神明,如此打扮竟叫人觉得有一些讽刺。


她像是放下了。


她真的放下了吗?


难道她也参透了,世事的本质为虚妄,情与爱本就是缥缈吗?


放下了那根烟杆,拿起折扇,她已不是那满目仇怨的蛇女,而是梵钟清姬了吗?


遗梦……


过去的一切,皆为黄粱。


青坊主觉得她已经参悟了,直到对上那双仍燃烧着暗火的灰蓝色的眼瞳。


果然……如果能放下,她也就不是清姬了。


青坊主突然松了一口气,那个月夜里诱僧的蛇姬形象突然鲜活起来。


他与清姬当然不是萍水相逢。


她扭动腰肢滑进他怀里。


他能听到耳畔有甜得腻人的声音。


及“嘶嘶”的抽气声。


青坊主赶到道成寺时,那里已长满过脚踝的野草。无人打扫的寺庙十分冷清,寒风入刀,上空甚至没有飞鸟。


他合掌行礼,而后迈步走进。


寺庙最深处有一座大钟,于钟顶盘踞的蛇姬睁开鲜红的蛇瞳。在青坊主一走进寺庙,她就已嗅到佛修身上那令人憎恶的味道。


同背叛她的人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脑中的疯狂会何时出现,间歇性的发作一度让她觉得自己已然成为了怪物。但她后来还是觉察到,那是一股有意识的力量在引导她一步步走向深渊。


她本无意血洗道成寺,事已做成,在血海正中恢复神智的清姬突然意识到,她必须想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青坊主的到来的确是个好时机。


倘若是因爱生恨,因背叛而极端。倒不如再尝试爱一个人,因为爱而摆脱“控制”。


是安珍的师父。清姬知道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她努力让自己不再提到安珍就发狂,每当有那么一点迹象,她就操纵蛇尾轻轻敲打身下的大钟。


梵音回响,拉回她已飘远的神智。


“佛修,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青坊主放下禅杖。


“我受怨恨蛊惑,怨恨由爱生,破解之法我苦思良久,倘若再爱上一个人,且那个人不会离开,不会背叛。”清姬自钟上滑落,黑发红衫像极了话本里蛊惑书生的女妖。


她本就是女妖,只是曾为人。


艳丽,且风情万种。


随着钟音一并入耳的声音说道:“青坊主,你是修佛之人,自然不会接受我。但你来此,必然是来处理你徒弟遗留的——祸端。我跟在你身边,一心爱你,便不会受怨恨所牵制,你意下如何?”


她笑起来都是妖冶的。


不待青坊主回答,清姬便用尾巴勾住他的足腕。像是禁锢般,不容拒绝。


清姬不需要回答,只要她一腔认定。那甜腻的,包含少女怀春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一字一字。


“青、坊、主。”


青坊主觉得自己突然很容易被回忆影响,看着眼前的清姬,虽说换了装束,但本质还是那个能为爱疯狂的蛇女。不能说是喜悦吧,但也算得上欣慰。


他都不知道这丝奇怪的情绪是哪里来的。


清姬连个性都变得沉稳了些,但或许她本来就是如此,只是爱改变了她。青坊主看晴明经常带着清姬出去巡守,通过小白,他知道安倍阴阳师很看重清姬的性格。


她无论是做什么都极有目的性,在做选择时总会再三权衡。


这样一个精明的女人也会被爱困扰,众生红尘就是这般难料。


名叫三尾狐的妖怪曾说他吃味,那个一身火红的狐妖平日里跟着总爱打趣别人的巫女。


他没有回答她,只是消失于她们面前。


那天八百比丘尼正来寻晴明,身后的三尾狐就出去逗人家。


真是恶劣呐,非要戳破那层小心思。不老巫女在心里对自己的小狐狸叹了口气,促狭地看着青坊主离开的场景。


“就是僧人也会动心啊。”三尾狐晃了晃自己的尾巴,化为小狐狸跳进巫女的怀中。


八百比丘尼笑了笑:“当然有,只是不甚明显罢了。”


清姬当初和青坊主告别,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能把控住那股令她厌恶的仇恨情绪了。既然没多大问题,自己又何必拘在青坊主身边。


作为一个妖怪,不先去看看世界怎么行?怀着这样的想法,清姬就很严肃地感谢了青坊主。


二人十分客气地分别。蛇姬踏上自己的游历之路,青坊主看清姬眼中已十分平静,便又开始四处寻找着“佛”的踪迹。


直到,直到于阴阳寮再遇。


清姬眼中的仇恨又有重启的迹象,尽管不曾显露,但她自己已有强烈的感知。


青坊主不知道她在外经历了什么,但她早晚会告诉他。


她回到道成寺释放自己强大的妖气,不正是寻找他再一次开启他们的救赎旅程吗?


他们注定要继续纠缠下去,像某一个夜晚,当她滑进他怀里时,他其实有一刹那动了心。


青坊主相信自己收得很好。


“嘶嘶——”


正与晴明议完事,盘踞在花树树枝上的清姬笑了起来。


洛秋啾啾啾

【夜青】初冬

自娱自乐产物,短小慎入,文笔超烂,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字就献给吃的第一对cp吧。

已经冻到石乐志的本人,在回寝室的路上被前面的情侣塞了一嘴的狗粮,瞬间感觉手里的奶茶不香了…淦…


正文。


第七次低头看向腕表。


夜叉趴在方向盘上,烦躁的抓了下头发,并非是等到时间过长的烦躁,而是一刻看不到恋人就难受的慌。


​“抱歉,让你久等了。文件有些多,处理的时间有点长。”车门开起的声音打断了夜叉的长思,恋人的声音瞬间抚平了他的小情绪。


青坊主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夜间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一样富有磁性​,这也是夜叉最喜欢的。


“本大爷可是等了好久呢,阿青要怎么补偿我?”夜叉身子一歪,一头扎...

自娱自乐产物,短小慎入,文笔超烂,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字就献给吃的第一对cp吧。

已经冻到石乐志的本人,在回寝室的路上被前面的情侣塞了一嘴的狗粮,瞬间感觉手里的奶茶不香了…淦…


正文。


第七次低头看向腕表。


夜叉趴在方向盘上,烦躁的抓了下头发,并非是等到时间过长的烦躁,而是一刻看不到恋人就难受的慌。


​“抱歉,让你久等了。文件有些多,处理的时间有点长。”车门开起的声音打断了夜叉的长思,恋人的声音瞬间抚平了他的小情绪。


青坊主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夜间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一样富有磁性​,这也是夜叉最喜欢的。


“本大爷可是等了好久呢,阿青要怎么补偿我?”夜叉身子一歪,一头扎在青坊主的怀里​。青坊主无奈的揉了揉怀里毛茸茸的一团,“下次不会了。”


​夜叉将后座层层衣服之下的那杯奶茶拿出来塞在人手里。“还是热的,暖暖吧。我们出发吧。”青坊主手捧着奶茶,暖到胃里,更暖到心里。


车子发动,走在晚上的街道上,路灯​向后移动着,各色的店铺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吃过饭,青坊主提出要去江边的公园走走,临近年底工作多到烦心,想去吹吹风放空一下大脑。夜叉应了。​两人没有开车,牵着手走到了公园。昏暗的路灯照在两人身上,毫无目的缺有百般默契。


青坊主走在前面,不停的向掌心哈气。夜叉从后面抱住人,张开大衣将青坊主整个裹在怀里。大衣领子上的绒毛惹得青坊主忍不住笑。夜叉将头埋在青坊主的颈窝里,呼吸之间全是恋人的味道。“很冷吗?要不回去吧,别着凉了,本身就体弱,本大爷会心疼的。”青坊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侧头蹭了蹭夜叉有些微凉的脸庞。


月光将青坊主的侧颜映得无比温柔,仿佛一根羽毛飘落在夜叉的心尖上。揽过怀里人的后脑,双唇紧贴。夜叉的吻霸道的很,贪婪的掠夺着​对方口中的氧气,使得青坊主白皙的脸颊浮上一层红云,吸吮着小舌与之共舞。吻毕分离之际,还拉出了一缕银丝。


月光之下,相恋之人相拥相吻,即便是身处初冬,又怎会感到寒意呢?


洗芭樂
最近看完了漢尼拔 麥叔真的很香...

最近看完了漢尼拔  麥叔真的很香很色 覺得這角色如果套用在青坊主也很香

那種高冷的智商犯  總是沈寂冷靜地看著擸物一步步陷入萬劫不復  

誘使對方只依賴自己這種扭局的愛很可以  當然 局限在二次元 

最近看完了漢尼拔  麥叔真的很香很色 覺得這角色如果套用在青坊主也很香

那種高冷的智商犯  總是沈寂冷靜地看著擸物一步步陷入萬劫不復  

誘使對方只依賴自己這種扭局的愛很可以  當然 局限在二次元 

莓关系
做了个双人手书ヾ(●&acut...

做了个双人手书ヾ(●´∇`●)ノ放飞自我草稿流
快乐手书

帮我去原链接点个赞谢谢0w0

做了个双人手书ヾ(●´∇`●)ノ放飞自我草稿流
快乐手书

帮我去原链接点个赞谢谢0w0

鬼廚,無慘大愛☆ 佐鴆

哨響paro

不知為何突然跳出來的一個故事,可能繼續寫也可能咕。

最近真的沒什麼看新書orz

我想回歸之前那樣一個月至少兩三篇文阿QQQQQ

然後也遺忘了自己有沒有貼在這處過,嗯。

.

他又聽見了鎖鏈拖行的聲響,黑暗中青坊主張開了自己淺綠的眸子。

「怎麼?」略顯沙啞的嗓音的聲音向起身的男子詢問著,夜叉敏感的感受到了身邊哨兵的蠢動。

「……惡夢,罷了。」

沉默許久,他應了聲,看著對方。

然而顯現在外的精神嚮導卻發出了低低的嗚耶並來回剁起步,夜叉抬手招那隻苔原狼來到自己身邊,動作略帶粗魯的揉上那不安的生物。

「怕本大爺早你一步睡著啊?」

夜叉低笑著,看著對方肩上粗糙的繃帶滲出的血色已經轉為...

不知為何突然跳出來的一個故事,可能繼續寫也可能咕。

最近真的沒什麼看新書orz

我想回歸之前那樣一個月至少兩三篇文阿QQQQQ

然後也遺忘了自己有沒有貼在這處過,嗯。

.

他又聽見了鎖鏈拖行的聲響,黑暗中青坊主張開了自己淺綠的眸子。

「怎麼?」略顯沙啞的嗓音的聲音向起身的男子詢問著,夜叉敏感的感受到了身邊哨兵的蠢動。

「……惡夢,罷了。」

沉默許久,他應了聲,看著對方。

然而顯現在外的精神嚮導卻發出了低低的嗚耶並來回剁起步,夜叉抬手招那隻苔原狼來到自己身邊,動作略帶粗魯的揉上那不安的生物。

「怕本大爺早你一步睡著啊?」

夜叉低笑著,看著對方肩上粗糙的繃帶滲出的血色已經轉為深紅,刻意造作出的笑聲中絲毫沒有笑意。

「你的精神嚮導呢?」知道自己若是再繼續維持這樣激昂的情緒,對雙方而言會是額外的負擔─畢竟已經在這樣隱蔽的安全區,著實沒必要再繼續維持著警戒;青坊主想著,鬆下緊繃的肩,任由夜叉壓低他的五感。

「……本大爺不是沒搞過跑路,安心給大爺我休息,不然開幹先倒大爺我救不了你。」隨意地避開對方話題,夜叉又一副慵懶的樣子將背部靠上牆角鋪著的軟墊,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玩弄著手中左輪手槍。

─他總說這左輪手槍轉輪是向著自己的,自從那次遊戲填充到五發彈藥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在槍枝內塞滿子彈了;『有時候一顆子彈他媽的比任何精神攻擊還要強上許多。』這是夜叉將這槍帶在身邊的理由,說實話毫無道理的理由這正是夜叉這人的本質。

看著青坊主總算又閉上眼,掌心撫過苔原狼厚實的毛皮,也確實看到這苔原狼閉上眼開始小眠之後才終於鬆口氣。

不知道第幾次將手中的左輪手槍上了膛後又解開,他看著熟睡的一人與一狼,他忍不住開始感應自己的嚮導在何處─怎麼可能只是找個棉質止血帶還需要這麼久的時間?

自家這金貓是又捉鳥去了嗎?才正在想著,金貓就已經從房間一角的通風口咬著止血帶跳下來,還帶著得意洋洋的神采向夜叉邀功。

「我去,你這混蛋,去那麼久還好意思向本大爺炫耀。」要不是身邊還躺了這隻苔原狼,夜叉估計就上前跟這貓好好吵起架來了;然而當他看到那隻苔原狼偷偷睜開眼睛時,他才明白這小混蛋出門前就已經跟這狼崽套好招讓自己只能窩著罵人。

精神嚮導設定:

青坊主:銀灰色的苔原狼,性格和主人同樣的沉穩,還未見過那頭狼開殺戒的樣子,就青坊主來說他看起來似乎沒有一點狼的嗜殺;與夜叉的金貓處的不錯。
夜叉:通體金紅色的金貓(亞洲金貓),性格和夜叉相較之下顯得更為自傲,莫名怪癖喜歡捉鳥(活物),喜歡將鳥類翅膀扯個一蹋糊塗後才會想起幹正事;跟青坊主的苔原狼處的很好。
精神圖景設定

青坊主:一間有著多扇拉門的大型日式住宅,多數的門是關上的(並且有些是鎖上的),宅邸內僅有本殿有供著燻黑的佛像,其餘地方皆充斥著濃烈到有些嗆鼻的檀香味。

夜叉:呈現灣月牙的海岸,朝海的方向望去似乎一望無盡,海水也呈現著深淺色澤,彷彿真正的海一般─只是與一般的海水不一樣的是,那海水的顏色是深淺不一的紅組成。

明後天醞釀些情緒再好好想想怎麼把他們相識相熟的故事寫出來。

不定期诈尸

(夜青)补魔

就,一个恶俗的补魔梗

毫无逻辑的车

吃醋情节ww

好像就没什么……要注意……的……了……

食用愉快w


评论走链接……

就,一个恶俗的补魔梗

毫无逻辑的车

吃醋情节ww

好像就没什么……要注意……的……了……

食用愉快w


评论走链接……


洗芭樂
我得了一種病 一種只要只我很愛...

我得了一種病 
一種只要只我很愛的角色就會畫不出來的病

畫不出他的美、他的騷、他的人

我是不是該去看醫生  (醫生表示困擾

我得了一種病 
一種只要只我很愛的角色就會畫不出來的病

畫不出他的美、他的騷、他的人

我是不是該去看醫生  (醫生表示困擾

木铃

发了三次终于好了,一次阿青出问题了弄好之后,第二次发的时候发现叉也出问题了...白发青,莫得灵魂

发了三次终于好了,一次阿青出问题了弄好之后,第二次发的时候发现叉也出问题了...白发青,莫得灵魂

楠鴞です

一个小脑洞,算是额外彩蛋吧
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个渣画手?

一个小脑洞,算是额外彩蛋吧
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是个渣画手?

楠鴞です
幽光百物语之夜·...

幽光百物语之夜·第一夜「戮与渡」㈢

·需知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本篇cp夜青
注意避雷
[封面来自百度!!!]

      妖怪一愣,看着僧人似是气力已尽,身形也有些不稳。
   
     僧人本就即将堕妖,与他虚晃两招便几乎精疲力尽,此时极不稳定。

“我会渡你。”他竟再次喃喃重复,气若游丝。

  ...

幽光百物语之夜·第一夜「戮与渡」㈢


·需知
ooc有
小学生文笔有
本篇cp夜青
注意避雷
[封面来自百度!!!]

      妖怪一愣,看着僧人似是气力已尽,身形也有些不稳。
   
     僧人本就即将堕妖,与他虚晃两招便几乎精疲力尽,此时极不稳定。
    
    
      “我会渡你。”他竟再次喃喃重复,气若游丝。

       “我会渡你。”

        不是“我想渡你”或是“我能渡你”。
        不仅是想法亦或是吹嘘。
        
       僧人清澈的双眸足以让人误以为他此时神采奕奕。

        这是承诺。
     
      即便他身后是一片火海,面前正是那杀人纵火的恶鬼。

      修罗也好,恶鬼也罢。

      我会渡你。
      一定会的。
    
   
       说罢,僧人向旁歪倒,红发妖怪下意识伸手揽住他消瘦的身体,心下一惊。
      僧人此时已脱力昏了过去,准确来说,此时已不能将其称之为“僧人”。他已入妖途,就此彻底扎根这红尘浮世。
      宽大的斗笠此时失去中心向旁滑去,一张俊颜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于人视野中。
      眉眼如画,不染凡尘,干净的能让人心跳都瞬间漏下一拍。

      “喂!臭和尚!你这算什么?敢口出狂言说要渡本大爷的话,就别歪在这装死啊?!”
       失去意识前,略显慌张的叫喊声传入耳中。
       这恐怕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嚣张妖怪自降世以来第一次这般吧
       担心的要死还这么别扭。
      青坊主嘴角悄悄牵起一抹弧度。
      可惜此时慌得一批的夜叉大爷没有看见。
      






   “好啦,今晚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大家感觉如何?”银发女子笑问道,几只青蝶还在她身旁不知疲倦地翻飞。
      众妖面面相觑,(除了妖刀姬淡淡道很好)接着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了角落的二人。
      只穿一件月白单衣的青坊主盘腿端正坐着,依旧一副超凡脱俗的模样。         
      当然这得忽略一只正倚在他肩上睡得正香的,身形修长的某红发不明生物。
       一件青色外袍搭在他身上,将其暴露的衣着遮得不留痕迹。
       青坊主淡然的瞥了眼惊讶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的众妖。
       “大师……这……?”有妖小心翼翼地开口。
       结果大师淡然地对所有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大家默契的纷纷将头重新扭回,哪天得拜托阿妈买几箱莎普爱思滴眼液了。
  
        夜色越发深邃,点点青色幽光依旧点缀着幽谧的庭院。
     
        故事才刚刚开始。

————
稿子不小心弄没了,延了一天呜呜呜对不起大家QA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