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慕澄

男神✘你 把花带他们头上

突然生出的脑洞,就是喜欢他们可爱的时候(◕ˇ∀ˇ◕)
ooc我的,内含羡羡,江澄。
食用愉快↓↓↓

魏无羡

常言道“人比花娇”,今日你总算是见着了这一“美景”。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魏无羡拉着你的手,一路东溜溜西逛逛,见到些稀奇好玩的东西就拿来逗逗你,最后落了个你羞他乐的结果,你被羞的急了,看着前面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男人,暗暗磨了磨牙,悄悄拽下街旁开的繁茂的一株桃花,离魏无羡近了些,轻唤道:

“羡羡?”

“嗯?怎么…”魏无羡一听你叫他,放下手中精巧的小玩意,回头看你。

就在他稍稍侧过头的时候,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桃花插在了他的鬓间。

“…”魏无羡神情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手抚上了柔软的...

突然生出的脑洞,就是喜欢他们可爱的时候(◕ˇ∀ˇ◕)
ooc我的,内含羡羡,江澄。
食用愉快↓↓↓

魏无羡

常言道“人比花娇”,今日你总算是见着了这一“美景”。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魏无羡拉着你的手,一路东溜溜西逛逛,见到些稀奇好玩的东西就拿来逗逗你,最后落了个你羞他乐的结果,你被羞的急了,看着前面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男人,暗暗磨了磨牙,悄悄拽下街旁开的繁茂的一株桃花,离魏无羡近了些,轻唤道:

“羡羡?”

“嗯?怎么…”魏无羡一听你叫他,放下手中精巧的小玩意,回头看你。

就在他稍稍侧过头的时候,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桃花插在了他的鬓间。

“…”魏无羡神情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手抚上了柔软的花瓣,嘴角咧起,笑的灿烂明媚。

细长灵动的桃花眼泛着一股子的温柔,丰神俊朗的美人脸更是被桃花映的明媚动人,唇畔巧笑嫣然,被那人轻轻一眨眸子,带动了十里春风。

说是人面桃花相映红,此刻,桃花只是那人的陪衬了。

“怎么?看看你,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是不是被你夫君我帅呆了?”
魏无羡见你盯着他一动不动,眼底笑意更浓,伸手要去挑你的下巴。

你回过神来,灵巧多开,却上前一步,拽着他的衣襟,将他向下拉近,分毫之隔,桃花芳香在两人呼吸间传递。

“帅呆还没有,但是人比花娇倒是十分明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霎时笑开,也将桃花折下一朵,带到你鬓旁,眼底满是笑意:“那夫人岂不是赢得了个貌比花娇的美人心许?不亏不亏!”

嫣嫣映桃红,盈盈是少年。

江澄

云梦的莲花这一年开的甚早,像是说好了般,一朵朵绽的秀丽,让你不免心中痒痒,生出了游湖的念头。

“咳,澄澄啊…我…”在一顿晚饭席上,你开始对江澄有所表示。要不是这几日你身子感冒刚好,江澄是说什么也不肯的。

“干什么?”江澄抬起头,看你这一脸莫名期待的表情,扫了你几眼,道:“又打什么主意?”

“呃…那个,晚吟,我想去…想去游湖。”

“不可能。”江澄停下筷子,又开始教训你:“上次还没疯够?想再生几次病?看来一次还不够你受的。”

见江澄又要把你怼到无话可说,你赶紧捂住了他的嘴,拽着他的袖口可怜兮兮道:“澄澄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这几天闷得受不了,我再不出去呼吸下我就要憋死了,你看看…”

江澄终是受不了你这无辜的小模样,幽怨的看了你半天,只能松口:“今晚不是很冷,去。”

残阳浮在被晚霞映的美轮美奂的荷塘水面,接天莲叶仿佛望不到尽头,一叶扁舟,两个身影交汇,场景甚是美好,却被你按捺不住的放肆笑声打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澄澄你太好看了!”
你把一朵新鲜稍小的荷花举在江澄发边,眉宇凌傲的男人和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放在一起,却是意外的和谐。

“都说是莲花可远观不可亵渎,可是澄澄这么一朵大好的莲花却可近观,可真是我人生一大幸事。”

你挑着唇,说的眉飞色舞,江澄却眸色越来越暗,一把将你的脖颈勾过,覆上了你的唇瓣,狠狠地辗转,像是要把你生吞活剥一样。

终于将你吻到双眼含雾,唇瓣红肿,他方才罢休,附在你耳边,沉声道:“不光可以近观,也可以亵渎。”

好久没更乙女向了感觉…像肾宝片一样虚…我文笔可能呈下降趋势…沉迷画画没那么多时间发文,争取来点大粗长( ‘-ωก̀ )

看我捏么虚,给颗小心心( ꈍЗꈍ)

仟浅千年

【联文】谈恋爱影响比赛你心里没点b数吗?!



b数,不存在的,我膨胀。
我tm!终于!码完了!
艰难挣扎,这篇是在恋与特别火的时候开始的,现在楚留香都过去了,我终于码完了
催催你的五千车@伏生 
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喻文州唰啦一声拉开窗帘。
“真是个好天啊……”
然后又唰一声拉了回去,退了两步瘫在床上。
“呼!适合睡觉啊……”
结果翻来覆去愣是没能睡着,喻文州扶额坐了起来,并且成功的意识到自己这个手速慢到连自x都难受的单身成年男性在不打荣耀的时候闲的比咸鱼还咸。

真·闲喻了

还能怎么办?喻文州表示他也很绝望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喻文州拿起床头的手机决定下个手游玩玩。
玩什么好呢……
喻文州点开游戏推荐,瞬间就被中央那...



b数,不存在的,我膨胀。
我tm!终于!码完了!
艰难挣扎,这篇是在恋与特别火的时候开始的,现在楚留香都过去了,我终于码完了
催催你的五千车@伏生 
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喻文州唰啦一声拉开窗帘。
“真是个好天啊……”
然后又唰一声拉了回去,退了两步瘫在床上。
“呼!适合睡觉啊……”
结果翻来覆去愣是没能睡着,喻文州扶额坐了起来,并且成功的意识到自己这个手速慢到连自x都难受的单身成年男性在不打荣耀的时候闲的比咸鱼还咸。

真·闲喻了

还能怎么办?喻文州表示他也很绝望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喻文州拿起床头的手机决定下个手游玩玩。
玩什么好呢……
喻文州点开游戏推荐,瞬间就被中央那冒着粉红泡泡的巨大一块游戏宣传画刺痛了双眼。
“嘶,什么恋与制作人…?”
喻文州咂巴咂巴嘴,心道这名起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不如荣耀,果然字越少越有b格。
然而他还是口嫌体正直的点了进去,划拉了两下子开始看简介。

……
一款女性恋爱经营游戏
由奇迹xx原班人马打造
……

喻文州沉思了半分钟。


“我觉得我还年轻。”事后喻文州在王杰希再三追问下表达了自己当时的想法,并且在王杰希强行憋笑的大小眼注视下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养生游戏可能不适合我这种年轻的小伙子。”


最后喻文州还是一通电话把没睡醒的倒霉孩子蓝河河吵醒。
然而给喻文州送账号卡的是叶修。
笑眯眯的喻文州表示我好像一不小心发现了什么呢。
叶修一个白眼就把喻文州到嘴边的问题翻回去了,“喻心脏,你这么压榨劳动力不厚道啊!”
“在叶神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做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决定,”
“嗯?”
“蓝溪阁以后的boss就交给小蓝。”
“了不起!”叶修对喻文州竖了根中指。
“还凑合吧。”


事实证明,美好的假期和平常并没什么屁区别,喻文州乖乖的坐在了电脑桌前登上了荣耀。
他用的这个术士是蓝河半睡不醒时摸的,一身的装备肯定是没法儿跟索克萨尔比,但已经是普通玩家中的佼佼者了。
小术士脸捏的还可以,喻文州打开角色界面,感叹了一句自己果然是老了,根本搞不懂给他起名古娜拉黑暗之神的小年轻是什么心态。
喻文州活动了一下手指,正好看到蓝溪阁正在征集人刷不久之前刷新的野图。于是他决定为蓝溪阁做点贡献,不管怎么说,他一身装备升级的材料,都是从这儿走的。
春易老看来已经从蓝河那边得到了消息,见着喻文州用的小术士,二话没说拉进了队。
春易老纠结了一下,还是点开了与喻文州的对话界面。
“喻队,这次的队伍,你看……”
“不用了,你们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不需要因为我改动整个精英队的安排。”
春易老看到这就懂了,接着扭头去安排。


蓝溪阁一众轰轰烈烈的赶到时,却见boss那边已经围了一群人,人数不少,不太可能是小公会。
喻文州一看多数人都是一身环卫工人套装,手里提着个扫帚,眉头一皱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喻队,是微草的环卫工。”春易老戳了戳他。
“嗯…”喻文州勉强回应了一声,调整视角在微草的队伍里寻找着什么。
不多时,喻文州就锁定了一个ID为巴啦啦小魔仙的魔道学者。
喻文州一面暗笑这名起的真是敷衍,一面操着自己的古娜拉黑暗之神往那一杵,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玩家中引起一阵骚动。
“哎呦我操,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快看这他妈是情侣名哈哈哈哈,卧槽巴啦啦小魔仙和古娜拉黑暗之神!”
“哈哈哈哈什么沙雕名字笑死我了……”

喻文州觉得玩荣耀就是要有这样乐观积极的心态,虽然他现在很不乐观。
“咳咳咳,那个……”春易老当然听的清清楚楚,此刻开着麦整顿大局。
喻文州叹了口气,正准备站好队形抢boss却被突如其来的问候刺痛了双眼。

亲亲王队(๑˙❥˙๑)(96249893)08:17
古娜拉黑暗之神,是你吗?

爱我别说手速慢(66666666)08:20
是我,巴啦啦小魔仙。

喻文州移动了下古娜拉黑暗之神的视角,刚好瞧见王杰希的巴啦啦小魔仙也在往这边看。于是喻文州大爆手速一个微操,古娜拉黑暗之神举起了手,对着环卫工大队挥了挥。
“古娜拉黑暗之神,”喻文州听见王杰希开了麦,想象着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么沙雕的ID,又一阵好笑。
“输出愣着干什么?”
喻文州一愣,心道王队不愧是王队,随时都不忘抢boss,接着他听到王杰希说。
“集火那个术士。”

一瞬间,大大小小的技能笼罩了古娜拉黑暗之神,喻文州在倒下的前一秒看到了王杰希一身绿色,几个战术走位,动作迅猛。
啊!喻文州由衷的感叹,
爱是一道光,绿的我……
热泪盈眶


喻文州能走到今天是有原因的,就是他不服输,不轻易放弃。
喻文州对镜子里的自己比了个耶,转身坐到了电脑桌前。
不能放弃啊,喻文州,你是最棒的!
他的古娜拉黑暗之神已经被遣送回了城,一上线就来了大大小小的问候。
“喻队,你……”春易老尴尬的直结巴,“没没什么事儿吧?”
“没什么,”喻文州活动了一下手,“没什么事我自己玩了?”
“没有没有,没事没事。”春易老否认三连.jpg
喻文州麻溜的关了聊天窗口,转头就在公会里问环卫工大队的踪迹,好在庙药自古过不去,很快就让他掌握到了一手消息。


王杰希指挥着队伍,此时此刻却有点走神,刚刚的集火也是一时兴起,会不会对喻文州的内心造成伤害?
应该不会,王杰希点了点头,他心那么脏,应该没事。
转了转视角,就看到熟悉的身影,是刚刚惨死于集火的古娜拉黑暗之神。
“队长队长!又是大坏蛋!集火吗?”公会里的人也发现了,开了麦大声嚷嚷着。
“当然了!代表正义消灭他!”果然立刻有中二病晚期回复他。
“巴啦啦能量!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
王杰希嘴角抽了抽,还没来得及阻止,一阵输出已经砸到了某个懵逼的喻文州身上。


爱我别说手速慢(66666666)
王队,我爱你。
亲亲王队(๑˙❥˙๑)(96249893)
嗯?
爱我别说手速慢(66666666)
可你亲手摧毁了这份爱恋。


喻文州选择了原地复活,当他在人堆里站起来时,一瞬间,天地的光芒都在他这聚集。
“等等!我——”
然后古娜拉黑暗之神迎来了今天的第三次狗带。
我不是,我没有。
古娜拉黑暗之神表示什么鸡掰,没这么委屈过。

在蓝河听说过这一切,并且用眼神无数次杀死笑出鸭叫声的叶修后,打电话慰问了一下。

喻文州:“什么?什么耀?”
蓝河:“荣耀!就是荣耀。”
叶修:“哈哈哈哈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喻文州:“什么?荣什么?”
蓝河“荣……”接着被叶修捂住了嘴。
叶修:“嘎嘎嘎嘎嘎哈哈哈哈马冬梅!”



垃圾荣耀,喻文州抱紧了满屏粉红泡泡的手机。
我爱李泽言。


仟浅千年

【薛晓薛】

写在前
有角色死亡!注意避雷!
无意义脑洞
真的没有双道!没有薛宋薛!没有!
解释在后面

世人再见到清风傲雪时,离当年义城脍炙人口的一战已经约莫百年的光景了。

悠悠百年足够红颜迟暮、英雄枯骨,可两位道长依然是衣袂翩翩的仙人模样,眉清目朗,不沾凡尘。

说起来宋子琛独行了百年,前段时日晓星尘的魂魄不知怎么齐全了不少,他心中疑惑,但总归是好事,就没过多的关注。而后便是晓星尘醒来,再同他行世路,除魔歼邪。

一路上的人见了他俩哆哆嗦嗦的宛若见什么仙人,跪下来磕几个响头的怎么也不在少数,每见一回晓星尘总要温言去劝,宋子琛见他还是老样子,也就宽了心。

这次是个偏僻的山村闹了鬼,晓星尘同宋子琛一道,赶到时正撞见村里一个壮汉骂骂...

写在前
有角色死亡!注意避雷!
无意义脑洞
真的没有双道!没有薛宋薛!没有!
解释在后面








世人再见到清风傲雪时,离当年义城脍炙人口的一战已经约莫百年的光景了。

悠悠百年足够红颜迟暮、英雄枯骨,可两位道长依然是衣袂翩翩的仙人模样,眉清目朗,不沾凡尘。

说起来宋子琛独行了百年,前段时日晓星尘的魂魄不知怎么齐全了不少,他心中疑惑,但总归是好事,就没过多的关注。而后便是晓星尘醒来,再同他行世路,除魔歼邪。

一路上的人见了他俩哆哆嗦嗦的宛若见什么仙人,跪下来磕几个响头的怎么也不在少数,每见一回晓星尘总要温言去劝,宋子琛见他还是老样子,也就宽了心。

这次是个偏僻的山村闹了鬼,晓星尘同宋子琛一道,赶到时正撞见村里一个壮汉骂骂咧咧的拖着个孩子不知要去哪,那孩子蹬腿咬牙不肯跟着走,无奈实在不敌壮汉,被拖着也不罢休。

宋子琛上前拦了壮汉,厉声道:“你如此对一个孩子是要作甚?”

壮汉欺负起孩子一个顶俩,此刻见两位仙儿一样的道人出现,发话的语气不善,腿一软,直直的跪在了宋子琛面前。

“仙人!仙人救救我们吧!我们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想到用这个孩子祭天,求老天爷保佑啊!”

壮汉连着磕了七八个响头,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转头颤巍巍的指着那个孩子,大喊着:“这个!这个灾星!他来到我们村子没两天就开始死人!是他!他个灾星!”

晓星尘趁壮汉与宋子琛对话时低头打量起这个孩子。七八岁的年纪,灰头土脸,瘦的脱了形。

孩子应该是感受到了晓星尘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晓星尘一怔,霜华感受到主人意志,旋剑出鞘,半路中被晓星尘拦了下来。

宋子琛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孩子的正脸时脸色沉了下去,眼中不可抑制的燃起一团恨意,他抽剑指向孩子,咬牙切齿的说:“你竟然没死。”

能让宋子琛恨到这份上的人不多,薛洋算是其中之一。不知是巧还是不巧,抑或是这孩子当真倒霉透顶,他的眉眼像极了薛洋。

晓星尘按下宋子琛提剑的手,轻俯下身,细细端详起那孩子,见他眼中雾蒙蒙的却遮不住丝丝光亮,这倒是不像薛洋。

不等晓星尘开口,那孩子仰起头朝壮汉啐了一口,转头又用尽力气向宋子琛瞪了回去。他想说句什么狠话来为自己壮壮胆气,可思考许久的话到了嘴边成了泪珠一样滚落,那孩子喘着粗气,颤抖着还要不停刻的瞪着宋子琛,最终咬着牙挤出来一句,“我不想死。”

这确实不是薛洋了,他实在不是那种会求饶的人。宋子琛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满意,但见晓星尘此刻已经蹲下身,背起了那个孩子,“子琛,我们该去夜猎了。”

他用他那一直以来温和而不容辩驳的口吻说道,“他一定饿坏了,我去给他买些点心。”





那孩子被晓星尘带回来有一段时日了。一开始还有些怕生,怯怯诺诺的饭都不敢多吃,被晓星尘几颗糖收买,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头。近日和街上几个小孩成了朋友,打打闹闹好不快乐。

宋子琛每次看到孩子笑起来露出的虎牙时总会眉头一皱,相处的时间越长,他愈发觉得这个孩子和薛洋万分相似。

薛洋是个恶鬼,必须尽早除掉。

这天傍晚,宋子琛面色凝重的站在门口,屋里没点灯,他就这么看着晓星尘买菜回来,从屋外晚阳的金辉中没入黑暗,开口问道:“你就这么养着他?”

晓星尘走到桌边熟练的打开糖罐,将刚刚买回来的糖放了进去,“他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和薛洋没什么关系,子琛…”

宋子琛摆了摆手,打断道:“他身上的戾气很不正常,就算不是薛洋,也一定是他的转世。”

“无论是不是转世,他都不是薛洋了。”晓星尘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坚定的望向宋子琛说:“薛洋已经死了,死在百年前的那一战。”

宋子琛还想说什么,抬头与晓星尘对视半晌,终于发出一声叹息。








晓星尘一直想给那孩子取个名。这天饭后,碗碟交由宋子琛洗,晓星尘叫住了抬腿要往外跑的孩子,拿了颗糖示意他过来,见孩子坐定,才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先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又托着腮帮子不太高兴的样子,说:“我没爹娘,乡亲说我生的天煞孤星是作孽,让我姓薛。”

晓星尘听了不觉有几分晃神,恍惚间觉得面前这个呲起小虎牙摇头的孩子真是像极了那个名字都带着阴晦的恶鬼。

“薛洋……”

“薛洋啊,”孩子砸吧砸吧嘴,扭头盯着出神的晓星尘,“这个名字我曾经听过的。”

“不过没什么事儿,”孩子直做没听见晓星尘有些慌乱的解释,坐在长凳上得意的踢着脚,“我喜欢这个名。”他似是很开心的讲着,“我就是薛洋了。”

宋子琛将碗碟收拾好,擦着手迈步出厨房,迎面来了个蹦蹦跳跳的小孩。

“宋道长!宋道长!”孩子嘴里含着的应该是晓星尘给的糖,呵出的气还呲呲的冒着甜味。他乐呵呵的在宋子琛身前站定,仰起脸来,眼里是条深邃的银河。

“我是薛洋了。”孩子这么说着,亮晶晶的眼里容不下一丝血气,映着宋子琛的面孔有些扭曲,“我有名字了。”

话音未落,拂雪旋剑出鞘,挟着一股寒气,剑锋直逼孩子眉心。“孽障!”宋子琛厉声呵道,“你果然没变。”

“子琛!”晓星尘纵着霜华趁宋子琛出声时,半路拦下了拂雪。“是我为他取的名字,”他几步走到宋子琛面前,将孩子护在身后。“都过去了,”晓星尘沉一口气,放缓了声讲:“百年了……都该过去了。”

宋子琛对上晓星尘的满目清朗,咬牙收了剑,随后定了定心神,勉强对孩子道了句歉,语气里三分不满七分怒气。

谁知晓星尘再看时,孩子又跑到了宋子琛面前,伸着手死死的攥住那人的衣摆,劲大的不像个七八岁孩子。

孩子对着宋子琛笑,两颗虎牙依旧张扬,好像刚才被拂雪紧逼的根本不是自己。

“宋道长,我是薛洋啊。”他说。









起了名字就算是自己家人了,三人的小日子也就那么悠悠的过。

薛洋真是十分真心喜欢着这个名字的,只是不知为何宋子琛总不爱唤他姓名,似乎是忌讳什么东西。薛洋曾疑惑过阵子,后来被晓星尘两颗糖抛却脑后,一干二净。

近日里,薛洋总会有意无意的盯着宋子琛出神,丁大点的小孩托着腮看的过瘾,眼中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饶是晓星尘日里烧饭洗衣,夜里负霜华除魔,这么忙前忙后也注意到了薛洋的不对劲。

“阿洋,你为何整日看宋道长呢?”晓星尘择着菜,有意无意的问道。

“我喜欢宋道长,”薛洋答的倒是干净利落,“宋道长好看,他……”

“住口。”宋子琛已然不悦,眉头紧紧蹙起。“吃糖都不清闲,难怪你天煞——”

“子琛,”晓星尘打断了宋子琛,语气里已有几分怒意,“你不该总是偏见他。”

“他是个孩子!百年了!他几道轮回转世!薛洋已经死了!”宋子琛一掌落在木桌上,老旧的木桌不堪如此重击,顷刻四分五裂。“晓星尘!我亲眼所见他死了,你那时还没长出眼睛!”

宋子琛冷哼一声,踩着木桌的残骸走向门口。他故意重重与晓星尘擦肩,眼中的恨意是晓星尘从未见过的。“劳你多次提醒。”










晓星尘这次被邀去的村子落在深山里,来来回回耗时不少。上次之事后,他一直尽力避免宋子琛和薛洋独处,此次夜猎也是无奈之举,晓星尘这么想着,不免又焦急了几分。

“仙人道长,您可算是回来了!”晓星尘前进村口,人就齐齐的围上来了,“仙人道长,不得了了!有东西死在村里了!”

晓星尘面色一沉,忙问道:“这位大爷,您知道在哪吗,烦您带路。”

“哎呦,仙人道长,您快请吧!”




晓星尘赶到时,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扶老携幼的,手里拿着锅碗瓢盆的纷纷来凑个热闹。

血腥味。

霜华的异动让晓星尘莫名心慌,不过他很快就平稳了心绪,细细端看着这滩血。

“道长,这会不会是黄鼠狼吃了谁家的鸡啊?”一位靠前的妇人喊了一声,人群里稀稀落落的几声赞同。

“这么多血,这可不是黄大仙来偷鸡了!”带路的老头颤颤巍巍的抚了抚胡子,“仙人道长啊,您看这是——”

“哎呦!我家的大黄没了!哎呦呦作孽啊!这不就是我们家大黄的血!”人群里突然冲出一个矮胖的妇人,二话没说扯着晓星尘的衣角开始哭号,“大黄哦!”

晓星尘听薛洋说过过她家的大黄,凶神恶煞的一只狗,也不好好栓起来,惹得邻居孩子怕的尿裤子。

晓星尘见她哭的伤心,也不好抽回衣角,刚要开口,忽觉肩上被人拍了一道。

“仙人道长,真是多有得罪,这些鸡毛蒜皮小事也要您来。”老人定定的看着晓星尘,眼中之意是让晓星尘接下这谢意,事就作结。

事已至此,晓星尘也不好再说什么,微微颔首说了句客气,便和来来往往的人一道去了。










到了门口,已经夕阳在山。晓星尘轻扣门框,疑惑着天晚却不见薛洋他们。

“阿洋?”晓星尘点起蜡烛,环顾一周,“子琛,人呢?”

一侧的内屋突然传出几声细碎的抽泣,晓星尘连忙转身去寻,悠悠微晃的烛光照见了缩在角落里的薛洋。

晓星尘微微靠近,一股血腥味直冲得他片刻晃神。

“阿洋,阿洋?是我,晓星尘。”晓星尘忍下心头的慌乱,缓了口气,柔声安慰道:“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宋道长人呢?”

薛洋似乎听见了晓星尘的呼唤,又发出了几声低喘。晓星尘此时离他极近,他几乎微不可闻的呢喃尽数传入耳中。

“我的……道长的……还给我,把它还给我……”

“抢走了……丢了……”





薛洋突然抬起了头,不大的孩子眼上还蒙着一层血雾,等他确确实实看清了晓星尘,脸上突然现出一种小孩子的得意。“道长,那些人把锁灵囊抢走了……糖也没了……只剩这个——”

他缓缓伸出手来,晓星尘才发觉他的两只手上全都是血,微黄的烛火下有几分惊异的和谐。

薛洋突然兴奋起来,像是个做了好事等着表扬的乖孩子。





他捧着的,是两只眼珠。






————————————————————



孩子是薛洋
但也不是薛洋
他轮回转世,前尘尽忘
忘却前世苦难,不记得宋子琛晓星尘,不记得所有

稚子尚年幼,断不懂得作恶
只是轮回报应,兜兜转转,总归是他和晓星尘逃不过的



刻入骨髓的不是恶
是执念
是清风明月
是世间仅此一晓星尘而已



1.晓星尘魂魄是薛洋招的,没掌握好,薛洋自己先去投轮回了,只是路上匆匆的和晓星尘见了一眼。

2.薛洋是转世,不是重生夺舍,按理是不记得上一世的。

大概晓星尘于他,不是一碗孟婆汤饮下就能潇洒作罢的。

3.薛洋看的是宋子琛的眼睛,因为那是晓星尘给他的。

4.薛洋不记得人事,但对上世让他有执念的东西已然模模糊糊有些印象。

5.薛洋的话没说完,完整的应该是“宋道长好看,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有月亮。”

但宋子琛打断了他,本来可以让他警惕一些的,没听到,没作防。

6.薛洋看到宋子琛晓星尘站一起,突然间记起来一些事。

7.“我亲眼所见他死了,那时你还没长出眼睛。”宋子琛这么说刺激到了薛洋,薛洋想的就是,你拿着道长的眼睛,还说他没有眼睛。

8.那时薛洋就有杀宋子琛的念头。

9.眼睛是宋子琛的,薛洋杀了他。

10.村里那滩血就是宋子琛的,大黄是村民找个借口,他们不想把事闹大。

11.大黄也是薛洋杀的,他为了让村民有个借口,并且他深知人性,知道村民一定会按照他所设计的走。

12.站的靠前的大妈知道血是人的,但她不知道是宋子琛的,提出黄鼠狼是想息事宁人。

13.老头一开始坚决要查下去,要给人一个公道,但最后他怕惹不起,跟晓星尘意思是不要再查了。

14.所以这里老头的原型是常家人,薛洋晓星尘按上辈子再来一遍。写在前面的不是白写的,“轮回报应,兜兜转转,总归是薛洋晓星尘逃不过的。”

15.其实眼睛是晓星尘的。“我的……道长的……”薛洋的呢喃。

16.“丢了……抢走了……”分别说糖和锁灵囊。

17.薛洋杀宋子琛不是恨他,是因为他想护着晓星尘,残忍天真,大概吧。


依然
目前手里正在码的渣反七九文。你...

目前手里正在码的渣反七九文。
你们希望我先码哪篇呢?
欢迎评论。
没什么人点的文可能会弃掉哦(´-ω-`)
占tag致歉。

目前手里正在码的渣反七九文。
你们希望我先码哪篇呢?
欢迎评论。
没什么人点的文可能会弃掉哦(´-ω-`)
占tag致歉。

依然

【七九】迟来的520贺文

                           5 2 0.1 3 1 4
迟来的五月二十日贺文
《微苦巧克力》
现代paro
沈九以为岳七不会回来的,即使今天是他们的纪念日。
岳总裁向来看中公司,最近事务繁忙,他今天肯定又不回来了。
都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他了。沈九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
他掏出手机,打开联系人,第一个便是岳七。
他在手机里敲下文字,...

                           5 2 0.1 3 1 4
迟来的五月二十日贺文
《微苦巧克力》
现代paro
沈九以为岳七不会回来的,即使今天是他们的纪念日。
岳总裁向来看中公司,最近事务繁忙,他今天肯定又不回来了。
都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他了。沈九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
他掏出手机,打开联系人,第一个便是岳七。
他在手机里敲下文字,又删除。最后,发了一句“岳总裁……”
几乎刚发出,他就后悔了。他不想这样刺他的,可是也撤不回来。
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把手机丢在沙发上。
脸埋在抱枕里,带着几分红。脑子里乱七八糟。
什么时候,他沈九也变成了这样呢。整日里跟个怨妇一样。
他把头从抱枕中抬起来,眼角因缺氧带着几分红。
他正心里委屈着,却突然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也顾不得其他了,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是岳七,一身西装,风尘仆仆的样子,手里抱着一个心形的盒子。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了。然后,把手里的礼盒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的手轻轻地抚过沈九的脸颊,声音也轻轻地“小九这是哭了吗?”
“哪有...”沈九刚想否认,却感觉有咸咸的液体落在嘴里,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居然哭出来了。
他撇了撇嘴,然后一头扎进岳七的怀抱,“都怪你”。岳七心领神会,一下一下地抚着沈九的背,“都怪七哥。作为补偿,接下来的一个月七哥都陪着小九,带小九出去旅游,好不好。”
“谁要你陪。”沈九惯是口是心非的,“陪你的公司去吧。”沈九从岳七的怀抱里挣出来,眼角带着红,明明装出生气地样子,却像只炸毛的小猫一样。
岳七在心里偷笑,但是面上却不显。
顺着小九的毛。“七哥这些天已经把接下来一个月的事情都处理好了,这些日子只想陪着小九。”他把唇贴近沈九的耳畔,“想和小九去国外结婚。”
沈九的脸瞬间爆红,用手轻轻地推岳七,“岳清源,你...你...”
他把头埋在岳七的胸前,小声地“我是看你太笨没人要,才勉强答应你以后照顾你的,你听到了没有。”
“嗯。”岳七的声音响起,手抚在他的腰上。沈九有些害羞地蹭了蹭他,突然发现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他,他一瞬间有点慌乱,这个岳七不会突然发情吧。
他急忙环顾了一下四周,想找个什么引开一下注意力。这时,才想起来岳七放在桌子上的那个心形礼盒。于是,他抬起头来,看着岳七,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七哥,这是什么啊。”
看着小九卖萌,霸道总裁·并不·岳七一下被戳中了萌点。
“小九,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巧克力。”然后手忙脚乱地拆礼盒。
小九咬了一口那个包装的超精致的一大块心形巧克力,然后皱了皱眉,“有点苦。”
然后,腹黑岳上线。
微微一笑,也叼了一口巧克力,然后吻上沈九的唇。把他吻地晕晕的,然后“小九,听说接吻的时候,巧克力会变甜。”
小九看着那一大块巧克力,又看了看岳七大大的笑容,感觉自己真是越来越容易被岳七套路了。害羞地捂脸。

蝉想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ac...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_・`)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_・`)

铁骨铮铮萨贝达

钢铁冲刺卡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厂长气死隔着墙就是打不到我。
最后又冲出来了然后转角遇到爱……。
56记录幸福的佣兵。

钢铁冲刺卡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厂长气死隔着墙就是打不到我。
最后又冲出来了然后转角遇到爱……。
56记录幸福的佣兵。

郝 髐 圎🕶

这次回归不管是舞蹈还是唱歌,进步都很大,超出了我对你预期的想象。你总是会带给我惊喜!爱你❤

这次回归不管是舞蹈还是唱歌,进步都很大,超出了我对你预期的想象。你总是会带给我惊喜!爱你❤

飘呀飘呀

肝作业肝到天昏地暗的时候激情摸鱼|ω•`)
直接祸害了草稿纸×
毫无质量的画渣×
为什么考完试作业这么多×
画的丑不要介意×

P1此时雨师小姐姐正抱着土特产从窗边路过
P2权引“师兄?师兄?”“我求您离我远点´_>`”
P3风情日常掐架(没错风信的脸我是故意的啊哈哈×)
P4太子怜×花怂儿
P5收破烂怜×鬼王花
P6不开心小朋友半月(妈蛋我也知道不像啊)
P7双玄
P8三毒瘤(好嫩的师无渡)
P9绿色的先生以及他的儿子
P10宣姬
“他爱我,他不爱我……”

肝作业肝到天昏地暗的时候激情摸鱼|ω•`)
直接祸害了草稿纸×
毫无质量的画渣×
为什么考完试作业这么多×
画的丑不要介意×

P1此时雨师小姐姐正抱着土特产从窗边路过
P2权引“师兄?师兄?”“我求您离我远点´_>`”
P3风情日常掐架(没错风信的脸我是故意的啊哈哈×)
P4太子怜×花怂儿
P5收破烂怜×鬼王花
P6不开心小朋友半月(妈蛋我也知道不像啊)
P7双玄
P8三毒瘤(好嫩的师无渡)
P9绿色的先生以及他的儿子
P10宣姬
“他爱我,他不爱我……”

依然
Day13:酸辣粉了解一下。真...

Day13:酸辣粉了解一下。
真的巨辣,超辣,无敌辣。
最后还是没有吃完。不过饭后补了一个奶油小蛋糕,感觉超爽。

Day13:酸辣粉了解一下。
真的巨辣,超辣,无敌辣。
最后还是没有吃完。不过饭后补了一个奶油小蛋糕,感觉超爽。

猫爷美食集

周末好,得承认身体不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了,熬夜+喝酒,昨天难受了一整天,早上闹钟响了也没爬起来,老婆今天去学校吃了,我的早餐用昨天的剩面鱼做了个紫菜海米面鱼粉丝鸡蛋汤(哈哈,够长的名字,一看就知道用了啥食材),味道够赞,香而不腻,打了个黄豆花生板栗豆浆,吃了个甜瓜和荔枝,满血复活,加油!@美食精选 @慢食堂 

周末好,得承认身体不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了,熬夜+喝酒,昨天难受了一整天,早上闹钟响了也没爬起来,老婆今天去学校吃了,我的早餐用昨天的剩面鱼做了个紫菜海米面鱼粉丝鸡蛋汤(哈哈,够长的名字,一看就知道用了啥食材),味道够赞,香而不腻,打了个黄豆花生板栗豆浆,吃了个甜瓜和荔枝,满血复活,加油!@美食精选 @慢食堂 

仟浅千年

土味情话篇
薛晓
会ooc介意的就别看了吧
就这样

土味情话篇
薛晓
会ooc介意的就别看了吧
就这样

颜兮

第一次发~想着发什么好呢于是就翻开了我的绘画本…我很喜欢宝井太太所以一开始画画的时候是临摹宝井太太的画的~嗯……这张原图在宝井太太的画集上!(话说我花了好多money买的…)
嗯行吧……我没学过画画的……真的的……(虽然一直被夸大触www)嗯……可以鼓励一下我吗……嗯………(难得我这个话废说了这么多)

第一次发~想着发什么好呢于是就翻开了我的绘画本…我很喜欢宝井太太所以一开始画画的时候是临摹宝井太太的画的~嗯……这张原图在宝井太太的画集上!(话说我花了好多money买的…)
嗯行吧……我没学过画画的……真的的……(虽然一直被夸大触www)嗯……可以鼓励一下我吗……嗯………(难得我这个话废说了这么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