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春

16.5万浏览    87502参与
这位同学
下晚自习回来 我弟给我买的 还...

下晚自习回来 我弟给我买的 还蛮惊喜
开心

下晚自习回来 我弟给我买的 还蛮惊喜
开心

碳化硅

【白露谷雨原创】我跃进深海拥抱你【HB to 伯诺】【拼凑平行】

-----STAFF-----

灵感来源:歌曲《如是说》《星屑》

主笔:碳化硅

-----简介-----

 来晚了!@BRoderick_ 生日快乐!!终于肝出的生贺文!!

一直考试没时间准备,考完了又忙些其他的才拖到现在。

但不妨碍出文!!也是难得的更新!!

-----正文-----

只是刚一分别,手臂上就感受到了湿润。

我仰起头,一粒水滴便溅落在我的眼球上,一阵生疼。

又想起了什么。“白露!”我站在原地,转过头去疾呼。

声音瞬间湮没在人海中。只是那么几秒的时间,我已经辨别不出哪个梳着长直发的年轻女性是她了。

没什么缘由就涌上心头的愧怍蔓延至我的全...

-----STAFF-----

灵感来源:歌曲《如是说》《星屑》

主笔:碳化硅

-----简介-----

 来晚了!@BRoderick_ 生日快乐!!终于肝出的生贺文!!

一直考试没时间准备,考完了又忙些其他的才拖到现在。

但不妨碍出文!!也是难得的更新!!

-----正文-----

只是刚一分别,手臂上就感受到了湿润。

我仰起头,一粒水滴便溅落在我的眼球上,一阵生疼。

又想起了什么。“白露!”我站在原地,转过头去疾呼。

声音瞬间湮没在人海中。只是那么几秒的时间,我已经辨别不出哪个梳着长直发的年轻女性是她了。

没什么缘由就涌上心头的愧怍蔓延至我的全身。

朦胧的雨雾笼罩了整座城市。悬挂在购物广场墙体的大屏明明只有百余步的距离,也浸染开成迷乱的斑斓。

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大了。

人们纷纷惶恐起来。皓月还充当着明灯的角色,却又违背自然规律地下着雨。沿街的商铺屋檐下渐渐被避雨的人挤占。

住处离这不远,我决心跑回去。

哒哒、哒哒。不防水的帆布鞋被溅起的水花浇湿。

哒哒、哒哒。头发上也招惹了雨水,湿漉漉的不好受。

哒哒、哒。脚步愈发沉重。披在身上的白色衬衫吸水后变得透明。我使出全力继续奔跑。

哒、哒哒。不远了,不远了。

哒、哒。单元门近在眼前,堂皇的大厅被暖色灯光打亮。

我的心脏跳动得太快,脑袋已经充血一般温热,无法思考。我已不知道拥裹在我身上的是雨水还是汗水,还是两种液体的混合物。

手机响着音乐的同时伴随着微微的振动,我喜欢这种不让人反感的幅度。淋湿而发生色散的屏幕上,显示是她的来电。

玻璃后盖沾了水的手机过于湿滑,我险些亲手葬送它,随即慌乱地按下接听键。

“谷雨,你还好吗。”

方才还在加快的心速突然骤降,像有一捧暖风抚过了躁动的春水。

我感觉到脸颊涌上热流,耳根酥化得发烫。

“我……我没事……”停留在头发上的雨水从两侧流落,花了眼睛。进过冷风的肺急需新鲜的空气滋润,我大口呼吸着,眈眈逐逐。

“可你现在很累的样子,真的没事吗?不用介意的,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

明明应该是我对她嘘寒问暖的,现在的处境反倒让我有些难堪。但白露真的是个好女孩啊。我想。

“只是刚才回来时跑得太累了。”我竟然被催眠般地犯下了大忌。

“你也淋湿了吧?怎么不去街边躲躲呢?”温柔的声音掩盖了诘问的字眼。她好像一个幼师在训斥犯错的小孩。

“我怕雨会下大而已。别担心了。”

脱掉已经泡了水的鞋,袜子上有成片的水渍。

“我现在煮点姜水给你。”

我走到阳台,重新撑开伞晾晒。月光和霓虹交织成朦胧的水色。

“别……我没事。”

“不是外人。千万不要和我说这种话。”信号变差,每逢雨天都会有的毛病,真烦人。

伴随着这种感觉,电话断了线。

我垂下了头,横风挟着雨在我头上化开。我关上了落地门。

玄关的冷光灯隐隐照清钟表。十点钟。

我换上了干爽的薄睡衣,却任由房间的窗帘大开,接着倒向杂乱的床,阖上双眼。

窗的隔音效果极佳,所以听不见雨声,但心情却极其躁动。

我害怕她身体抱恙地敲开门。我不能看见这幅情形,又猛地从床上惊醒,抓起手机。十点半。

“我躺了这么久?!”但我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了。我换上干净的外出衣物,抽出筒中的伞向门外奔去,出门了才如梦初醒地发现又套上了湿漉漉的鞋子。

没有余地了,我硬着头皮再冲进雨里。风雨都有加大的迹象,一条条在空中浮沉的细线飘摇,撞进我的怀里,明明是很唯美的景象,但我只顾得使出全力奔跑。

至少要在她走出小区……不,是走出家门前阻止她的行动!

伞兜风,太碍事了,我索性关掉又往前跑。万千片刀刃在我的脸上划开,但我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

我背对着广场的方向而行,还显示着模特傲人身姿的大屏将这条街照得通亮。最应该人潮来往的时刻,现在却空无一人,不觉有些茫然迷离。

天不随人愿,雨势愈来愈大。我眼前摇晃的世界更加模糊不清,像坠入了灰蓝色的深海,漂浮地向最底端沉落。

但心底总有那个声音在默念。

不是外人。

千万不要和我说这种话。

既然不是外人,也不能让你有什么闪失。

抱着这种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信念,我终于站在了白露的家门前。我记不清广场之后的路途是怎么过来的,只有无穷尽的跑、摇晃、喘气……

但我肯定记得,在这条往返彼此家中的捷径上没见到她。她一定还没出门。

我按响了门铃,叮咚、叮咚。

谁啊?来了。

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很柔和,应是踩着一双棉拖鞋。

开门了,一道来自天堂的橘黄色的灯光从缝隙中洒落人间。

我松开了因紧张而攥着的拳头。

门大开。她系着格子围裙,手里还握着一把料理匙,斑斑点点的姜条还遗留在上面。

她抬起头,随后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你怎么……”

还等不及她捂嘴,我冲上前搂住她纤细的腰,随即将她深深地揽进怀里,她靠在我的肩上。

“终于……找到你了……”

她很暖,暖得让人想一直依偎。

在漫漫无际的深海中,我找到那颗夜明珠,照亮了一方世界。

让我一直抱着你吧,让我在冰冷的水中感受到一丝依存的温暖。

呆①小呆儿

012 新任务

下午,三个人依然向往常一样在病房里陪着珈落,打牌,玩联机手游,聊天……

子伊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大写F,不禁皱了下眉头,心想“不会又给什么任务吧,珈落伤还没好!没人性!” 。虽然这样想着,但接起电话的她还是习惯性的礼貌的叫了句“义父”

“我在走廊里,你出来见我!”富闲悠悠的说了句,然后挂掉电话,在走廊里踱步等着子伊。

子伊虽百般疑惑但还是出去了。弋烊问她去哪,她简单答了句“外面有人找我!”

尽管王院长每天都会向富闲汇报珈落的恢复情况,但是他见到子伊的时候还是寒暄的问道“珈落恢复的怎么样?”

子伊回答“很好”然后不卑不亢的问“义父是有什么吩咐吗?”,语气稍有冷漠,但还算礼貌。

富闲并不惊讶子...

下午,三个人依然向往常一样在病房里陪着珈落,打牌,玩联机手游,聊天……

子伊的电话突然响起,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大写F,不禁皱了下眉头,心想“不会又给什么任务吧,珈落伤还没好!没人性!” 。虽然这样想着,但接起电话的她还是习惯性的礼貌的叫了句“义父”

“我在走廊里,你出来见我!”富闲悠悠的说了句,然后挂掉电话,在走廊里踱步等着子伊。

子伊虽百般疑惑但还是出去了。弋烊问她去哪,她简单答了句“外面有人找我!”

尽管王院长每天都会向富闲汇报珈落的恢复情况,但是他见到子伊的时候还是寒暄的问道“珈落恢复的怎么样?”

子伊回答“很好”然后不卑不亢的问“义父是有什么吩咐吗?”,语气稍有冷漠,但还算礼貌。

富闲并不惊讶子伊的变化,以前那个对他又敬重又害怕的子伊已经不见了,而是像他预料之中的那样,她开始反抗了!

“是有任务了,很重要,所以我亲自过来和你说!”富闲说道。

“但是珈落现在身体还没恢复,不管什么任务,都不要安排他的。如果已经把他算在计划内,那么他的部分我来完成!”子伊严肃且坚定的打断道。

富闲倒是欣赏子伊的仗义,但也不意外,他了解的子伊就是他们四个的大姐大,永远头脑清醒,永远不遗余力的照顾着他们三个,永远揽过所有责任。

“他的部分,你替代不了。”富闲掩藏起自己的欣赏,依然威严的说“你们四个都不用回Y省了,留在S省,入学华睿贵族学院,等待接下来的任务!一会入学手续和身份说明,肖亚会给你们送过来。我要嘱咐的是,你们的新身份将万众瞩目,所以注意演技。”说到这,富闲笑笑“我和大哥尽量不会和你们碰面,但一旦我们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要换个称呼。”

子伊皱着眉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富闲,想要问的太多,一时不知道从哪开口。

“Y省的K燚(池龙和富闲共同拥有的帮会名称)那边不用担心,有王允在!S省的K燚归你们,你们四个都有对K燚的使用权,但不要乱用。毕竟你们年纪尚轻,总会有不服你们的人,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

子伊依然不解还多了惊讶,心想‘富闲这是要干嘛?’

富闲知道子伊的疑惑,但他不能多解释,解释多了,容易露馅。“我刚说的部分是一会肖亚要送来的身份说明上没有的。你们其他的身份信息自行了解下吧。”说罢富闲抬手放到子伊的肩上“虽然我不知道你和珈落到底谁大,估计你们自己也不清楚。但我观察的结果是,他更依赖你,他们三个也都听你的话。我不知道你算不算他们三个的leader,但我直接找你对话,是觉得你的决定能代表你们四个。”

子伊被富闲的这几句话搞的摸不着头脑,富闲像是在挑拨离间,但语气和眼神又那么真诚。

“我和你说的,你转告给他们三个吧!我相信你们不会拒绝!”

“为什么?”子伊的很多问题凝练出这一句。

“你们终究会知道的,但答案得你们自己找”富闲嘴角上扬,这一笑恐怖又苦涩。说罢,拍拍子伊的肩膀,转身走了。


萄子的IYou

每个女孩的衣柜里都少不了一条白裙子,穿上它走在阳光里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仙女吧。

每个女孩的衣柜里都少不了一条白裙子,穿上它走在阳光里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仙女吧。

wild-ray

一个面团妈妈生出的一堆馒头孩子

嘻嘻

第一次喲

一个面团妈妈生出的一堆馒头孩子

嘻嘻

第一次喲

清    黎

特殊的邻居

   到了小区门口,顾柒发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一个男孩,要是顾柒再看仔细点就会发现那个男孩和许玥手机屏幕上的人相似,只是男孩更加的纤瘦。

   男孩低着头大步的向小区里走去,顾柒也慢悠悠的往自己家中走去。

   男孩看着背后的身影,眼神略微复杂,但是已经到了电梯里面,所以只是开口劝诫“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但是请你离我的生活远一点。”

   顾柒黑人问号脸,WTF?

   见顾柒不说话,只好继续说道:“我可以给你签名……”

   “你谁啊?”...

   到了小区门口,顾柒发现了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的一个男孩,要是顾柒再看仔细点就会发现那个男孩和许玥手机屏幕上的人相似,只是男孩更加的纤瘦。

   男孩低着头大步的向小区里走去,顾柒也慢悠悠的往自己家中走去。

   男孩看着背后的身影,眼神略微复杂,但是已经到了电梯里面,所以只是开口劝诫“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但是请你离我的生活远一点。”

   顾柒黑人问号脸,WTF?

   见顾柒不说话,只好继续说道:“我可以给你签名……”

   “你谁啊?”顾柒真的忍不住想要问一下他到底是谁,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一双桃花眼看着挺眼熟的,就感觉天天都有见过。

   男孩不再说话了,两个人在电梯里尴尬的站在原地,直到电梯门打开。

   顾柒掏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却发现男孩打开了自己家对面的门,原来,他就是那个几年见不到一次的对门邻居啊。

   此时进了自己家里的王俊凯感觉十分尴尬,原来是对门邻居,还以为是私生饭呢,更尴尬的是还和人家女孩子说那样的话,不过看样子她好像不是粉丝呢。

Kyo撮影写真集

#Kyo撮影写真集#

「坂道のハナ、君に出会いだ」────

君の言葉、君の笑顔

あの日すべて

忘れないの灼熱感

いま思ってから


Photo @Kyo君

(約拍請直接微信!)

#Kyo撮影写真集#

「坂道のハナ、君に出会いだ」────

君の言葉、君の笑顔

あの日すべて

忘れないの灼熱感

いま思ってから


Photo @Kyo君

(約拍請直接微信!)

其实我姓都
还没有20岁的我们,为什么活得...

还没有20岁的我们,为什么活得如此辛苦呢

还没有20岁的我们,为什么活得如此辛苦呢

仇玖酱

写给XH的高三 20190116

趁着下一场考试也是最后一场考试
在明天下午
而且这个考试我也佛了
所以我就先勤快麻溜的把字给码了

其实回想起来
真的很难想象
我居然坚持了这么久了
一晃眼
半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我果然是个念旧的人
这半年间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让我很生气的事
但是我居然在愤怒中依旧保持了码字的热情
虽然不得不承认
我有很多天都是在水
不水的那几天
和流水账几乎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也是服气
每天都能吹出不一样的水
我真牛逼

突然得瑟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
接下来
我可能会写点真材实料的东西


你想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是先想想怎么把我欠的贺卡债给补起来吧
我其实有个杞人忧天的想法
如果说
XH给我准备了礼物
或者
啥啥的
我要怎么办

不过可能...

趁着下一场考试也是最后一场考试
在明天下午
而且这个考试我也佛了
所以我就先勤快麻溜的把字给码了

其实回想起来
真的很难想象
我居然坚持了这么久了
一晃眼
半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我果然是个念旧的人
这半年间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让我很生气的事
但是我居然在愤怒中依旧保持了码字的热情
虽然不得不承认
我有很多天都是在水
不水的那几天
和流水账几乎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也是服气
每天都能吹出不一样的水
我真牛逼

突然得瑟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所以
接下来
我可能会写点真材实料的东西


你想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是先想想怎么把我欠的贺卡债给补起来吧
我其实有个杞人忧天的想法
如果说
XH给我准备了礼物
或者
啥啥的
我要怎么办

不过可能性很低啦

还是跑去复习啦
突然XH上身
每次我都觉得这个跑什么的
真的好有活力
而且少年

我真的就吃这一口
没别的了

那今天就来一首
just like fire
那个少年他就像火一样
照耀着我的青春
20190116

温凉

秘密 2

开学那天凌宇看见了墨雨。


说实话见墨雨之前凌宇内心满是不屑。




他认为墨雨只是一个靠爹的人,他不行。




但是当他第一眼看见墨雨时脑海里就只剩下“他好可爱啊……”这一句。




那时墨雨背着小书包,穿着他最喜欢的aj,从校门口跑进来,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阳光照在墨雨本来就白皙的脸上反射出了一种光芒,一种能从凌宇的眼里照进心上的光芒。




墨雨走到凌宇面前笑着说“Hello”,




凌宇显然愣住了,他没想到墨雨会和他说话。




“啊,h……哼”




就这样,凌宇硬生生的把hi吞了进去,摆了一个高冷...

开学那天凌宇看见了墨雨。




说实话见墨雨之前凌宇内心满是不屑。




他认为墨雨只是一个靠爹的人,他不行。




但是当他第一眼看见墨雨时脑海里就只剩下“他好可爱啊……”这一句。




那时墨雨背着小书包,穿着他最喜欢的aj,从校门口跑进来,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阳光照在墨雨本来就白皙的脸上反射出了一种光芒,一种能从凌宇的眼里照进心上的光芒。




墨雨走到凌宇面前笑着说“Hello”,




凌宇显然愣住了,他没想到墨雨会和他说话。




“啊,h……哼”




就这样,凌宇硬生生的把hi吞了进去,摆了一个高冷的表情,冷哼了一声。




因为他想让墨雨知道,靠关系进来的人并不是大家讨好的对象。

新泽

毛雨丝丝

朦朦胧胧

众伞之中

是谁回眸

一眼难忘

最是那

青丝白发

一眼千年

青林翠竹

掩不住

丝丝哀怨

道不尽

缕缕情思

毛雨丝丝

朦朦胧胧

众伞之中

是谁回眸

一眼难忘

最是那

青丝白发

一眼千年

青林翠竹

掩不住

丝丝哀怨

道不尽

缕缕情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