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春

22.3万浏览    86683参与
Yellow_Pap
拥抱蓝天,亲吻阳光。摄于台南。

拥抱蓝天,亲吻阳光。摄于台南。

拥抱蓝天,亲吻阳光。摄于台南。

其实我姓都
牵手大概是这世间最直接最低调的...

牵手大概是这世间最直接最低调的暧昧。


被一人牵起,从捏住指尖,握住手心,到十指相扣。夏天会蹭出湿漉漉的汗水,冬天会留存相依偎的温度。


世人只看见拉住的双手都纤长有力,是朋友间的交互友善。却不知道相贴的肌肤,已经微红发烫,快要抑制不住的情愫,爱人间的无言情书。



🐧 🐶这张图直直戳中我的心脏,love is real

牵手大概是这世间最直接最低调的暧昧。


被一人牵起,从捏住指尖,握住手心,到十指相扣。夏天会蹭出湿漉漉的汗水,冬天会留存相依偎的温度。


世人只看见拉住的双手都纤长有力,是朋友间的交互友善。却不知道相贴的肌肤,已经微红发烫,快要抑制不住的情愫,爱人间的无言情书。




🐧 🐶这张图直直戳中我的心脏,love is real

笑问喵

玩笑你开不起

有些人拿命开玩笑,

有些人开玩笑要命。


玩笑有几分真实?

要看,

对未来的嘲讽,

对过去的不平,

对真实的诅咒,

对命运的不公,

总有些脆弱在其中。

有些人拿命开玩笑,

有些人开玩笑要命。


玩笑有几分真实?

要看,

对未来的嘲讽,

对过去的不平,

对真实的诅咒,

对命运的不公,

总有些脆弱在其中。


💕TU

致清华小姐姐的一封信

亲爱的学姐:

  见字安好。

  还记得那次我们相遇吗?时间是在2018年12月16日上午,地点是我们高中的小型会议室。你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来我们学校做招生宣传。

  那天,你穿着深蓝色羽绒服,戴着金边眼镜,所有头发都被拢到了一边,脸上还有些许婴儿肥,显得又干练又可爱。宣传会上,你和一名学长搭档做主持工作,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在同学们提出问题后悉心解答,并作出适当的话题延伸,此外,还好整以暇地在笔记本上做宣传会记录。

  那是我第一次离这所我向往已久的顶级学府这么近,面对着包括你在内的四位清华师生以及一同...

亲爱的学姐:

  见字安好。

  还记得那次我们相遇吗?时间是在2018年12月16日上午,地点是我们高中的小型会议室。你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来我们学校做招生宣传。

  那天,你穿着深蓝色羽绒服,戴着金边眼镜,所有头发都被拢到了一边,脸上还有些许婴儿肥,显得又干练又可爱。宣传会上,你和一名学长搭档做主持工作,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在同学们提出问题后悉心解答,并作出适当的话题延伸,此外,还好整以暇地在笔记本上做宣传会记录。

  那是我第一次离这所我向往已久的顶级学府这么近,面对着包括你在内的四位清华师生以及一同参会的数十位成绩优异的同龄人,我既兴奋,又紧张。会上有发言环节,每个参会的同学依次发表感想。轮到我时,我的手不住地发抖,脑中的思绪也变得混乱,在片刻的沉默后,说:“……,我觉得自己距离考上清华还有很大差距”,然后就哽咽住了,随后坐下,低头抽泣,直到宣传会结束。我知道这种场合下我的表现不合时宜,但也许是太激动,也许是一直以来没有达到对自己的期许,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面对此情此景,你微笑着告诉我说你觉得我很谦虚,要对自己有信心,并就此给了我们一些心态和学习方法上的建议。在此后的发言中,你时不时或直接或间接地鼓励我。会后,你走到我面前,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微笑。

 “来,抱一个”。你主动给了我一个拥抱,并让我留下联系方式,还告诉我你的本科院校是华科。虽然后来你并没有联系我,但你的坦诚与善良留给我的那份感动,至今犹存于心。

  高三的时光,并不美好。从文综合卷开始,我的成绩就在波动,有段时间甚至呈现持续下滑的趋势,我时常感到茫然而痛苦。你犹如一颗灿烂的星辰,在那些残酷而黑暗的日子里,照亮了我前行的路,并给予了我无限动力,让我重新坚定了我的信念:我的(最高)理想,清华。我一直期待着与你再次相遇。

  可是之后的那次宣传会,你没有来。

  再之后,我高中毕业了,没去清华,而是去了南方一所工科强校。

  在接下来的四年,我想我会继续努力,不断向你所在的学校迈进。

   而你呢?最近一切还安好吗?会想起和你只有一面之缘的我吗?会读到我写给你的这封信吗?

  依然期待着与你的再次相遇。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薇儿

                                           2019年7月23日

 

Chotsins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Chotsins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Chotsins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Chotsins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夏天就要结束了


旅行写真定制,约拍私信

公 众 号 言葉写真館



QS_沈南鸠_L

《朱正廷:一枕邯郸》回忆:我喜欢的他(3)

    说过无数次我放下你了

  

  我不爱你了

  

  我不需要你了

  

  可是当我再次看到你的名字

  

  看到和你有关的种种

  

  记忆又从心底复苏

  

  侵蚀整个心房

  

  你永远看不到我因为你而哭到失控的样子

  

  你不知道那种想你的程度是有多强烈

  

  你是唯一那个我说多少次再见还是忘不掉的那个人

  

  .

  

  一枕邯郸

  

  .

  

  林知故是不能明白的,为什么那一天回来之后脑子里想的都是朱正廷的样子,那时候林知故还不知道朱正廷的名字,后来悄咪咪听别人说起才知道原来他叫作朱正廷。

  

  其实林知故也想要忘记这个人,明明只是一个过路人,凭什么就赖...

    说过无数次我放下你了

  

  我不爱你了

  

  我不需要你了

  

  可是当我再次看到你的名字

  

  看到和你有关的种种

  

  记忆又从心底复苏

  

  侵蚀整个心房

  

  你永远看不到我因为你而哭到失控的样子

  

  你不知道那种想你的程度是有多强烈

  

  你是唯一那个我说多少次再见还是忘不掉的那个人

  

  .

  

  一枕邯郸

  

  .

  

  林知故是不能明白的,为什么那一天回来之后脑子里想的都是朱正廷的样子,那时候林知故还不知道朱正廷的名字,后来悄咪咪听别人说起才知道原来他叫作朱正廷。

  

  其实林知故也想要忘记这个人,明明只是一个过路人,凭什么就赖在自己的脑子里不走了,好吧虽然朱正廷并没有说要占着林知故的脑子里不走,主要是林知故在一个叫朱正廷的死胡同里面绕了好几圈也出不来。

  

  从那时候开始,林知故便到处打听关于朱正廷的消息,那种佛系打听,类似于不经意间凑近某些八卦女生堆,然后伸长了耳朵听来的。

  

  久而久之林知故也知道了朱正廷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虽然成绩好人也帅但是也没有架子,和朋友相处得特别好,据说大家都挺喜欢他的,毕竟那么优秀是嘛……

  

  抱歉,一下子说多了。

  

  所以只要是关于学校的什么活动,朱正廷一定都会参加,就算那次朱正廷没有准备节目,主持人的位置也绝对是留给这个品行端正相貌出众成绩优异的优秀青少年的。

  

  然后就有了前面那个林知故手机里的照片的事情了,不过林知故也没那么正大光明,只不过好看的人总是得拍下来留念的嘛……

  

  其实事实就是林知故没有那些疯狂的女生的胆子,做不到跑到朱正廷面前去大声说我有多喜欢你,躲在角落里拍几张照片已经是她最大的勇气了吧。

  

  .

  

  林知故自始至终都没有接近过朱正廷,最近的距离大概也是十米开外,林知故不敢说明目张胆地去靠近朱正廷,每次当朱正廷被许多女孩子包围的时候,林知故总是远远地看,看那个人群中最光芒夺目的他,仅此而已,不敢逾越。

  

  有一次学校请了一名挺有名的教授来上公开课,每个班抽几位音乐成绩较为优秀的学生去听公开课,林知故虽然平时没什么话说,但是音乐方面还算是挺有天赋,老师就把她也选上了。

  

  那次应该是林知故和朱正廷离得最近的一次,两个人之间就隔着一条走廊,那距离有时像一条星河那么远,有时又像咫尺之遥那般。

  

  后面有一个环节,教授说抽几名同学上台唱一首歌,林知故刚好就被抽中了,上台后轮到林知故时,她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个字,结果是朱正廷帮她解的围。

  

  林知故不知道朱正廷为什么要帮助她,这样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到底是朱正廷看在林知故坐在他隔壁才帮助,还是因为之前擦肩而过的眼熟呢?

  

  林知故至今为止都不知道。

  

  只不过林知故还记得那一天的风暖暖的,吹动了谁的心房,朱正廷的声音也实在是悦耳动听,刚好拨动了谁的心弦。

  

  现在想起来,脸还是会微微泛红,心跳声也会不自觉地加快,呼吸慢慢变得急促,那一天的心动是前所未有的,林知故就那样紧紧地盯着朱正廷的脸,从来都没有试过哪一次这样光明正大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

  

  .

  

  自从那时候起,林知故就把朱正廷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那么轻而易举,那么不由分说,尽管他从来不曾认识自己。

  

  所以,当后来林知故知道了有造梦者这件事之后,便立刻去找了。

  

  林知故可以为了朱正廷,义无反顾,要是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在梦里,我也会拼命控制自己,绝对不会让自己意识清醒。

  

  我愿意沉溺在有你的梦里,从此不再醒来。

  

  .

  

  梦醒迟


徐依祎

失眠日记💤

昨夜记录📝


       今年的雨比往年多了不少,从早上开始就粘粘糊糊地下个不停,身上潮乎乎的,我依旧窝在窗边,却不敢把窗帘全部拉开。


       我时不时透过错着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风有些大,把合着的窗帘吹开了一个缝,突然...

昨夜记录📝

        

      

      

       今年的雨比往年多了不少,从早上开始就粘粘糊糊地下个不停,身上潮乎乎的,我依旧窝在窗边,却不敢把窗帘全部拉开。

       

     


       我时不时透过错着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风有些大,把合着的窗帘吹开了一个缝,突然的一道闪电晃的眼睛生疼,果然光比声传播的速度快,随后而来的雷声还是把早有防备的我吓到了。

     

        


       我像是小时候妈妈他们安慰我一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口中念叨着:摸摸头,不害怕。也不清楚它管不管用,可能更多的只是一个习惯,或是从小养成的惯性罢了。

     

        


       习惯这个东西,在经历的时间久了后,就会慢慢形成一种惯性,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该存在的天性一样,只不过,这种天性大概会是每个人特有的吧。

     

        


       已经两三点了,雨不再下得那么大了,也没有那轰隆轰隆吓人的雷声了,不过淅淅沥沥的雨声还是能够清晰的听见。

     

        


       我向楼下看去,斜对面的老奶奶家还没有开灯,南边的工程已经熄了灯,说的也是,这个时间谁会起的这么早,或是睡得那么晚那。

     

        


       时针,分针和秒针,滴答滴答的交错在一起,又分开,我的心也跟着它们的律动有节奏的跳动着。

     

        


       快四点半了,雨好像是停了,我把窗帘拉开,把错着关上的窗户对着我敞开,侧耳仔细去听,还是能听到房檐上雨水落在地上掺杂着鸟叫的声音。

     

        


       乌云密布的天渐渐开始放晴,云一团一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退去消散。

     

        


       五点了,今天住在顶楼的老奶奶起的有些晚,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看见她,楼下常常听见声音的摩托车又开始了喧嚣,这一次,我看清了骑车的人,一个戴着头盔穿着一身工作服的长发女人,南边吊车的钩子又开始动了,我又看了一眼左边的顶楼,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还是谁也没有看到,不知道是怎么了。

     

        

    


       而我只能抱着这份疑惑,轻轻地爬上了床,等待着七点钟的到来。

      

      

     

                                                 2019.08.16 —— 17💫

杨大花

不是虚度

博就要去美国了,我提议加上冬猪我们三个一起去逛街,奥特莱斯是好世界,我买了三件衣服才六百块,每一件都很满意。我能穿个三四年都不会放弃的那种。


陪博去挑西装,他买鞋冬猪帮忙出主意,我自己去看衣服搭配,然后穿给他们看,好看怂恿我带走,不好看呵斥我赶快脱掉。这样的时光是那么的美!我问博去了美国会帮我代购吗,他说只要不是太大件都可以,我内心无比温暖,然后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回去的路上,冬猪蠢萌蠢萌的要给我们带路,结果中途却说其实自己是个路痴。我赶紧趁他去水果店买水果的时候打开了导航,结果忘了关掉河南话导航语音,她内心无比受伤,因为我不信任她。


冬猪念叨叨地在前面走,博拉着我钻进了路边...

博就要去美国了,我提议加上冬猪我们三个一起去逛街,奥特莱斯是好世界,我买了三件衣服才六百块,每一件都很满意。我能穿个三四年都不会放弃的那种。


陪博去挑西装,他买鞋冬猪帮忙出主意,我自己去看衣服搭配,然后穿给他们看,好看怂恿我带走,不好看呵斥我赶快脱掉。这样的时光是那么的美!我问博去了美国会帮我代购吗,他说只要不是太大件都可以,我内心无比温暖,然后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回去的路上,冬猪蠢萌蠢萌的要给我们带路,结果中途却说其实自己是个路痴。我赶紧趁他去水果店买水果的时候打开了导航,结果忘了关掉河南话导航语音,她内心无比受伤,因为我不信任她。


冬猪念叨叨地在前面走,博拉着我钻进了路边车空隙里,冬猪一回头,没有看见我们,呆呆地,看到我们后赶紧往前蹿,装哭。


冬猪带的路是对的,我们穿过铁道,从小门回到了小区。


回来电梯里发生了诡异事件,博说没事的,我把电梯里的东西带走,你放心吧。


一路欢笑,都是有分量的。



天水清言

《直播挑战游戏》第三章

《直播挑战游戏》03


       <直播挑战游戏>,原主是这样定义它的,我看着玩家们挑战不可能成功的游戏的直播。

       直播是对于原主本身而言的,他看的是一场直播,因为原主根本不会进入游戏的,他更喜欢在幕后操作着一切。而挑战,不过是给玩家萤火般的希望,让他们以为这个挑战可以成功。可是魏知却不打算就这么看着直播,毕竟亲自参与,才更有趣。


       数以万计的人紧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游戏...

《直播挑战游戏》03


       <直播挑战游戏>,原主是这样定义它的,我看着玩家们挑战不可能成功的游戏的直播。

       直播是对于原主本身而言的,他看的是一场直播,因为原主根本不会进入游戏的,他更喜欢在幕后操作着一切。而挑战,不过是给玩家萤火般的希望,让他们以为这个挑战可以成功。可是魏知却不打算就这么看着直播,毕竟亲自参与,才更有趣。


       数以万计的人紧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游戏下载进度条正在缓缓向右划去。100%,突然众人耳边响起一声“叮咚”。

――叮咚。<直播挑战游戏>正式上线

――游戏载入中

――玩家数据载入中

――<直播挑战游戏>,让智慧更浓烈,让命运更壮烈。


       机械声音刚刚落下,登陆了游戏的玩家突然消失。

       唐森看着周围发生了变化,意识到进入游戏世界里。自己应该是在一个广场,四周有商店,旅馆,酒吧……像是一个设施齐全的城镇。

       时间过去了十分钟,附近的人也都刷新进入了游戏,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熙熙攘攘,人山人海。

       这三个月,不管是从那群人口中谈起,还是自己上网浏览,总算是对这个游戏有了一点了解。只是接下来机械音系统说的话让他觉得这个了解等于没了解,可能还小于,因为存在被论坛信息干扰的可能。


――叮咚。截至目前共计3372万玩家进入游戏,登陆和退出渠道关闭

       广场的玩家听到“退出渠道关闭”,纷纷划动手指,试图点出游戏界面,可是什么也没有出现。玩家们开始吵闹,喧嚣,破口大骂。

      “为什么没有界面???这是全息游戏吗?”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众人开始附和,他们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可是机械音系统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按照程序自顾自地说下去。

――叮咚。<直播挑战游戏>共有10个游戏节点。玩家需要累计成功通关6744次普通副本开启第一节点副本,累计成功通关3372次普通副本开启第二节点副本,累计成功通关1686次普通副本开启第三节点副本,……累计成功通关13次普通副本开启第十节点副本。普通副本分为单人副本,双人副本,三人副本,成功挑战普通副本后,该副本关闭。节点副本需要全体幸存玩家共同参与。成功挑战第十节点副本可退出游戏,并送上游戏直播视频

――请玩家爱惜自己的生命,在游戏内死亡即现实中死亡

――请玩家谨慎遵循游戏规则

――发布内测通关成功玩家随机奖励

――请玩家积极挑战游戏。三十分钟后强制执行每位玩家的第一次普通副本

       广场内再次爆发哄乱。可是没过多久,就散了一部分。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唐森觉得,信与不信,这在购买游戏的时候就已经改变不了了,虽然他自己并不是自愿进入游戏的。

       唐森虽然总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可这并不能表示他不想活着,在之前的内测中他已经相信这个游戏是真的,想必“让生命更壮烈”的说法也不是唬人的。他也离开了广场,随心的跑到一条小河边,这河很长,绵延的到天尽头,再看不清。

       唐森边走边想,他的内测奖励是什么,毕竟这也没有什么游戏界面可以看到自己的信息。忽然从那河的尽头飞来一根红色的小细绳子,直接就绑在了唐森的手腕上,还打了个死结。唐森想扯下来,可怎么扯了扯不了,就在这时,脑内响起。

――叮咚。玩家唐森获得内测奖励【木偶师的红绳】,玩家需要说出“一线一桥”即可召唤木偶师协助。一次副本只能使用一次

       木偶师?应该可以操控木偶吧?很厉害?应该吧。唐森低着头呆在原地想了很多,3372万名玩家要完成6744场副本,平均5000人一场,第一场是强制执行的,想必很快就能到达第一个节点。

       三十分钟转瞬即逝,玩家们已经预料到的声音如期响起。这座城镇的各个地方的玩家都一瞬间不见踪影。

――叮咚。玩家唐森进入三人游戏副本【校园秘闻】

――直播挑战内容:校园里隐藏了一个惊天骇人的秘密,六月,一切再也隐瞒不住了,传说中的秘闻,它真的属实吗?玩家需查明秘闻真相,离开校园

――直播时长:六天


       一睁眼,唐森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胖胖的男人,直接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以掩饰自己刚来的慌张。

       那胖男人像是早就知道如此,对唐森说:“别怕,这里是高中,不会有那么多招惹是非的人。我先带你去班里。”

       一条走廊里,胖男人走在前面,唐森跟着他,想到这人应该是班主任。果然,胖男人带着唐森进了一个班,高一3班。班主任给同学们打了个招呼,说,“唐森同学比较腼腆,6月份才转进咱们班,他要问问题,你们也别藏着掖着,热心点。”然后又对低头唐森轻声说,“有跟不上的找同学,同学也不会就来找老师,我办公室就刚刚那个。”唐森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班主任就让他坐在了中间一排的一个空着的座位上。

       班主任走了以后,班里就变得闹哄哄的,唐森周围的人都纷纷找他说话,问这问那,和查户口似的,但是都很有礼貌,带着善意。唐森内心不禁被触动,游戏是知道自己的经历,所以把自己安排在了这吗?这里和那个乌烟瘴气的垃圾职业高中完全不一样,果然正经中考可以刷下一大批社会败类啊,重点高中真的很好啊。现在心里只想,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有点想一直待在这了,可是六天的时间限制,还有那不知道现实世界是否暂停的局促不安,让他必须放弃这个美梦。

       大家的重点都还在学习上,四周的同学也都回去写作业了。唐森转向同桌,轻声问道:“听说,这个学校有秘闻?”

      


风居住的街道

她要走了,过去送一下,下午约了个饭,其实都没吃什么东西,吃完聊了很久,很明显,她和张聊的话题,我不是很喜欢,我和张聊的话题,我猜她同样也应该也不会喜欢,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我感觉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了,心态很复杂。在地铁上,我们三个人在不同的站下车,张下车前我问他是不是有对象了,他否认了,很明显他在撒谎,我早就知道他有对象了,当然他并不知道我有他豆瓣账号,隔一阵子会去看看,知道了很多他的生活,怕他起疑便没有关注,不明白他为什么撒谎,很早以前他就跟我说过他是同性恋,我并不歧视同性恋,找到对象我也祝福,没什么不好说的啊,我猜是顾忌到她在跟前,不好意思说?他下车之后,剩我和她,到我下车了,她跟我...

她要走了,过去送一下,下午约了个饭,其实都没吃什么东西,吃完聊了很久,很明显,她和张聊的话题,我不是很喜欢,我和张聊的话题,我猜她同样也应该也不会喜欢,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我感觉没有以前那么喜欢了,心态很复杂。在地铁上,我们三个人在不同的站下车,张下车前我问他是不是有对象了,他否认了,很明显他在撒谎,我早就知道他有对象了,当然他并不知道我有他豆瓣账号,隔一阵子会去看看,知道了很多他的生活,怕他起疑便没有关注,不明白他为什么撒谎,很早以前他就跟我说过他是同性恋,我并不歧视同性恋,找到对象我也祝福,没什么不好说的啊,我猜是顾忌到她在跟前,不好意思说?他下车之后,剩我和她,到我下车了,她跟我挥手道别,我说了句下次见面不只是何年何月,那一瞬间感觉她眼神里充满了伤感,我以最快的速度下车,离开了她的视线,奔向站外,没有直接换乘,出站猛抽了根烟,很晕很晕,那会儿好想再冲进站里,坐下一趟车追上她完成我那个心愿,算了,不可能了,已然结束。


wen

#校园趣事#

第十九章  语晴云畅吵架  文杰被请家长


班内,语晴揪住云畅审问:说吧,怎么回事啊?我在那跟人打篮球,你在那搅和什么啊?还跟恬岚说不要打了,什么意思啊?

小奶狗云畅前一秒还很霸气,听女友这么一说秒怂,连忙认错:我没别的意思,让你尴尬了,对不起我错了。

语晴明显在气头上:什么?没别的意思?让我尴尬?如果我告诉你你严重影响了我的人缘,你会怎么做?没事给我边待着去,放学再算账。

云畅很慌:别啊,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说那话,你们投不进去我怎么着都不应该说那种话,不应该不让你们打球,你们打的好坏跟我并没有关系。

语晴越想越气:你还知道啊?


这句话让云畅也开始生气,他迅速反驳:我知道...

第十九章  语晴云畅吵架  文杰被请家长


班内,语晴揪住云畅审问:说吧,怎么回事啊?我在那跟人打篮球,你在那搅和什么啊?还跟恬岚说不要打了,什么意思啊?

小奶狗云畅前一秒还很霸气,听女友这么一说秒怂,连忙认错:我没别的意思,让你尴尬了,对不起我错了。

语晴明显在气头上:什么?没别的意思?让我尴尬?如果我告诉你你严重影响了我的人缘,你会怎么做?没事给我边待着去,放学再算账。

云畅很慌:别啊,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说那话,你们投不进去我怎么着都不应该说那种话,不应该不让你们打球,你们打的好坏跟我并没有关系。

语晴越想越气:你还知道啊?


这句话让云畅也开始生气,他迅速反驳: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们打篮球就投不进,女生哪有打篮球的呢?太搞笑了。

语晴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男友:你疯了吧?道过歉就继续口出狂言。

云畅一歪头:你说我啊,你有本事说我啊,看你能说点什么出来?我真是服了,找你这么一个女朋友,真是闹心,我一直忍,总有忍不了的那一天吧,我还真就不忍了,有话直说,省的背后说坏话。

语晴火力更大:你说什么?是我让你闹心还是你让我闹心你搞清楚好不好?

云畅继续怼:那话我就说了怎么着吧,你是我女朋友我不想让你和你的朋友难堪,我主动道歉,你在做什么?一遍又一遍地怼我,对不起,我就要怼你,忍不了我,那就分手。


“分手”二字一出,语晴就哭了:你给我边待着去,我不想看见你,还威胁我分手,你可以啊,好,那就听你的,分手吧!说完直接坐下,快速地翻着生物笔记,嘴里念叨着:什么人啊这是……然后就出去了。

云畅也愤怒地回到座位上,趴在桌子上,两人在一起一年,拌嘴无数,却是第一次吵架。


文杰的号被封了,不甘心的他又开了一个号,为了尽快把排位打回来,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没交手机,上课偷偷打游戏了。数学课前,他终于赢了一局,他忍不住发了个朋友圈炫耀成就,但就是这个朋友圈,给他惹了祸。


午饭时,大榛子突然冲进来了,一脸地怒气,大家都挺害怕,赶紧回了座位。大榛子径直走到文杰的座位,把他带走了。十分钟后上午自习,她把他带回来了,怒吼:往出拿。

班内其他同学被这一吼吓到了,都停下笔看。

文杰在哆嗦,大榛子再一次怒吼:拿出来!

文杰赶紧掏出位斗里的手机,解锁后交给大榛子。


她简单地看了一眼,拍桌:自己看,还在游戏界面上,好我们不说这个,这条朋友圈怎么回事?

文杰持续性哆嗦:我……那个……我这是数学课前发的……

她怀疑地看着他:你确定?

班内气氛压抑,所有人气都不敢喘,还真没见过大榛子发这么大的火,男生也很懵圈,文杰好好的怎么被老师审问了呢?

大榛子盯着他:不说是吧?不承认?好,现在去给你家长打电话。

三次催促之后,文杰灰溜溜地去了办公室给家长打电话,正在工作的曾父就这样被叫来了学校。

大榛子看了他一眼:回班收拾东西去!


这一次,文杰真的害怕,怕大榛子把事实告诉父亲,可是祸都闯了,只能硬着头皮挨骂,同时在心里说自己蠢:发个朋友圈还忘屏蔽老师,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他很清楚地知道,大榛子跟父亲说的话里,绝对没有好话。


何

我想我可能不会有轰轰烈烈的爱情

就是那种爱到震惊全世界爱到奋不顾身的爱情

或者是那种我为你你为我放弃未来和前程的爱情

因为我和他以后遇到的都是冷静和懂得取舍的你我

即使一方没有恋爱经验

我们也知道如何相处

我很是期待属于你我的平淡平凡温柔合适的感情

也很期待我没有找到我的爱情的独居生活

我不知道以后会过怎样的生活

我知道我很期待

我想我可能不会有轰轰烈烈的爱情

就是那种爱到震惊全世界爱到奋不顾身的爱情

或者是那种我为你你为我放弃未来和前程的爱情

因为我和他以后遇到的都是冷静和懂得取舍的你我

即使一方没有恋爱经验

我们也知道如何相处

我很是期待属于你我的平淡平凡温柔合适的感情

也很期待我没有找到我的爱情的独居生活

我不知道以后会过怎样的生活

我知道我很期待


随便写写

【两个hape欢乐多,学渣和学渣之间的故事】

【两个hape欢乐多,学渣和学渣之间的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