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青行灯

22.1万浏览    6433参与
花团夜雪

【酒茨/现代】白驹

青蝶扑打着翅膀在人群中间穿行。
.
两边栽了樱树的小道被染绿的橘红铺了大半,午后日光从秋叶的间隙中穿过,落成一缕缕细长的光柱,映出灵蝶双翅撒下来的细磷的痕路。只是这近乎梦幻的场景却似乎并未引起赏秋行人的注意,只有几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踉踉跄跄地追了两步想要伸手去抓,却被青蝶轻巧避开,方向一转,撞向街边一个只在门口悬了风铃,连个招牌都欠奉的酒屋。
.
店门是关的,青蝶却像穿过水幕那般穿过了被木栏分成正方形小块的玻璃,随着门窗上涟漪荡开,缀在框边的风铃在无风的街道上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
酒吞横握着手机散漫地倚懒人沙发上,占了整个酒屋阳光最好的窗边,他从细碎红发间探出来的尖耳塞...

青蝶扑打着翅膀在人群中间穿行。
.
两边栽了樱树的小道被染绿的橘红铺了大半,午后日光从秋叶的间隙中穿过,落成一缕缕细长的光柱,映出灵蝶双翅撒下来的细磷的痕路。只是这近乎梦幻的场景却似乎并未引起赏秋行人的注意,只有几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踉踉跄跄地追了两步想要伸手去抓,却被青蝶轻巧避开,方向一转,撞向街边一个只在门口悬了风铃,连个招牌都欠奉的酒屋。
.
店门是关的,青蝶却像穿过水幕那般穿过了被木栏分成正方形小块的玻璃,随着门窗上涟漪荡开,缀在框边的风铃在无风的街道上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叮叮当当响了起来
.
酒吞横握着手机散漫地倚懒人沙发上,占了整个酒屋阳光最好的窗边,他从细碎红发间探出来的尖耳塞了一面耳机,一个眼神都没有投给径直飞来停在扶边上青蝶。
.
“什么事?”
.
蝴蝶震了两下翅膀,对这股妖力熟悉的人,大概由此便能想象出分身的主人坐在灯杖上,愠恼撇嘴的样子。
.
“忙里抽不开身,特地来看看鬼王大人过的有多清闲。” 
.
酒吞耳机里传来成功击杀敌军的提示音,又听见这么一句拐弯抹角刺自己的话,总算向青蝶投去个莫名的眼神。
.
“谁惹你了?”
.
“有群人类幼崽闯进我们的鸟居弄坏了点东西,运气不太好,正撞上个发狂的小妖怪。那些人类伤了几个,昏了几个,要是妾身到得再晚一点,估计一个都活不了”
.
酒吞闻言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一直没离开屏幕的手指划了个不小的弧度,操纵游戏里的百里守约放了个狂风之息。
.
“他们自找麻烦,叫道盟自己处理不就行了。”
.
青蝶点了点触角,尤似美人的纤指一下下叩在泛光的灯杆上:“道盟已经出动了,不过这样一来,那小妖怪也免不了责,所以妾身就抢先一步来通知你了。”

酒吞听得云里雾里:“和本大爷有什么关系?”
.
“本来是没关系的,不过这个小妖怪…好像是酒吞大人的熟人啊。”
.
酒吞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皱着眉抬起头,将注意力从游戏里抽了出来。

“哪个熟人?”

“哎呀哎呀,是哪一位熟人呢?”
.
青蝶反而不急了,振翅飞起来,不紧不慢在店里转了两圈,才轻飘飘落到被阳光烘地暖洋洋的窗台上,语气中充满了怜爱。
.
“酒吞大人想一想,您的哪一位熟人,是个金眼白发,还断了只角的小可怜来着?”
.
酒吞手下的操作的顿了顿,腿一曲站起身,扯下耳机连带着游戏中的手机一起丢到还没来得及回弹成原状的沙发上,一阵风似的掠出店去。青蝶对这场景早有预料,折身从窗户扑出,发现停在门口的摩托已经发出阵阵轰鸣,只等一脚油门便能冲出去。
.
酒吞左脚搭在档位器上,感受到青蝶跟出来的动作,捏着车柄问她:“位置?”
.
青行灯报了一个附近的小町。酒吞回忆了下路线,回她道:“十分钟”,接着引擎嗡地一声,再看过去,已经找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
青行灯报出的地名不在本市,按人类的限速标准,开车出市区最快也要半个小时,不过酒吞心知现在就是要和道盟抢时间,于是干脆用上了妖力。在他的加持下,这辆可怜的改装车轻而易举便超出了自己的极限,车上几乎每一个零件都在过大的风压下嘎吱作响,全赖霸道的妖力硬按着拼凑才不至于散架。酒吞两边的建筑飞快倒退成了一条直线,走在路上碰上这一遭的行人恐怕只能感到有阵强风掠过,就已经见不到始作俑者半分影子了。
.
六分钟后,耸立的高楼逐渐变成了零散着民居的稻田;十分钟后,酒吞抛下引擎冒出黑烟的摩托车,大步跨上最下方立了鸟居的石阶。
.
迷信的人类认为,踏入鸟居便是迈入神域,之后的所有行为都应特别注意,以免触怒了神灵。到了现代,象征神秘的妖鬼便在经常聚集的地区边界建立起有特殊标记的鸟居,用来警示来访者在此内谨言慎行。
.
酒吞心思被青行灯所说的“小妖怪”牵着,因此脚下步子极快,几息间就上了百十来级台阶。他正准备循着引路的妖气往旁支的小路拐,迎面突然来了阵清爽的秋风,沙沙作响的叶声间,身后响起一阵清脆的铃音。
.
酒吞心念一动,回头望去的动作带了份连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急切,却见来路空空荡荡,只有飒飒飘落的金黄色枯叶。酒吞愣了许久,才发现最下面被秋枫藏了一半的鸟居上面,有枚铃铛借着太阳晃过一点金色的光。
.
七十年前,霓国的道盟和妖盟相继成立,不久后酒吞亲自定下标准:所有大江山一脉妖鬼所建的鸟居都以铃饰为识,平时风过无声,只有人或妖怪进出时才有铃音响起。酒吞刚刚走的太快,乃至都出了近百米,身后的铃铛才开始鸣示。
.
“酒吞大人”
.
酒吞发愣这会功夫,青行灯不知何时出现在林间小道上,悬在半空的幽灯静静燃着青色的火焰,灯杖的主人半倚半坐在上面拨弄尾端的白穗,冲他笑道:“十一分钟了,酒吞大人。”
.
.

闯进鸟居弄坏东西的人类看上去平均不超过十五岁,按照妖怪的标准来看,确实称得上是“幼崽”,可惜妖怪的世界向来没有尊老爱幼的概念,酒吞只是草草扫了一遍晕了满地的人类小孩,就径直走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妖怪。
.
茨木童子现在的样子看着比那几个人类大不了几岁,身上裹着一件破了袖子的黑袍,酒吞蹲下去手指搭在他脖颈上输了点妖力,发现他现在的身体状态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甚至可以说,非常健康。
.
青行灯双腿交叉,灯杖悬在空中一上一下地微微浮动,她看着茨木身边断裂的注连绳,燕鸣般的声音婉转道:“大约是这几个人类破坏了你的结界,导致茨木提前苏醒。妾身帮了你一个忙,把他身上的妖力安抚下来,等他醒过来就没什么大碍了。”
.
“这是源氏一千年前的结界,早就失效了,和本大爷没关系。”

酒吞说着,却没打算追究这件事,只是把在昏迷中还不忘冲来人呲牙的茨木裹着抱起来,让他的脑袋搭在自己肩膀上。大妖和性格完全相反的柔软白发零散划过酒吞露在外面的锁骨,引得人控制不住想要去揉上一揉。
.
青行灯侧着头看他动作,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嘴上却道:“你直接带他走可以,不过这边的烂摊子可得收拾一下,这几个人类,有几个估计送到医院也活不了,要是真闹出人命,道盟还得去找你的麻烦。”
.
酒吞空出只手从衣兜里掏出样东西掷向青行灯。那东西在空中就逐渐变大,等到被青行灯接住,已经长成一个一掌半大的酒葫芦。
.
“剩的归你。”
.
青行灯颠了颠手里的分量,湖水般的眼睛里透出几分狡黠的笑意。
.
“那妾身可就却之不恭了。”

话音落下,她面前已经空无一妖,回应她的唯有山下鸟居上挂的铃铛传来的阵阵清音。

 

■尾弦■
发糖了发糖了官方发糖了!!!

发糖了发糖了
官方发糖了
!!!

发糖了发糖了
官方发糖了
!!!

餘生_LIFE
门被拉开的时候,有风灌了进来...

 门被拉开的时候,有风灌了进来,摇晃着风铃叮叮当当的,尽职尽责的通知主人有人来访。


青行灯也不急着抬头去看是谁,三指并扣拿出另一只茶盏,倒进大半盏热茶。不小心从壶中逃逸出些许的茶叶绕着青翠的茶盏内壁转圈。


妖刀姬解下了武器置于一旁,伸手在火盆上烤了一下直至指尖恢复到正常温度。端起茶盏端详了一下里面还在转着圈的叶子,复又放下。径直夺了青行灯手中的茶。


青行灯好气又好笑,“怎么,还怕我下毒不成。”


妖刀姬一口饮尽,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唇边残留的茶汤,探过身在青行灯唇角轻啄了一下。


“有你的香味。”


青行灯以指尖戳了戳妖刀姬的额头,轻声嗔怪。


“胡闹...

 门被拉开的时候,有风灌了进来,摇晃着风铃叮叮当当的,尽职尽责的通知主人有人来访。


青行灯也不急着抬头去看是谁,三指并扣拿出另一只茶盏,倒进大半盏热茶。不小心从壶中逃逸出些许的茶叶绕着青翠的茶盏内壁转圈。


妖刀姬解下了武器置于一旁,伸手在火盆上烤了一下直至指尖恢复到正常温度。端起茶盏端详了一下里面还在转着圈的叶子,复又放下。径直夺了青行灯手中的茶。


青行灯好气又好笑,“怎么,还怕我下毒不成。”


妖刀姬一口饮尽,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唇边残留的茶汤,探过身在青行灯唇角轻啄了一下。


“有你的香味。”


青行灯以指尖戳了戳妖刀姬的额头,轻声嗔怪。


“胡闹。”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花鸟卷的绘师日常】本体是画卷的花鸟卷,继承了创作者的天赋。现世的她活用现代科技,在手绘板上描绘出精致的图画。嗯?为什么有个屏幕是她自己呢?现在的这张图画是出于花鸟卷之手的自画像?!

阴阳师手游  【花鸟卷的绘师日常】本体是画卷的花鸟卷,继承了创作者的天赋。现世的她活用现代科技,在手绘板上描绘出精致的图画。嗯?为什么有个屏幕是她自己呢?现在的这张图画是出于花鸟卷之手的自画像?!

xiao爷非爷

(还是没忍住跟风玩富二代牛排梗.jpg)
青行灯带着女朋友回凤凰林见家长的时候,凤凰林里的巫女是懂门道的人,会去观察妖刀姬是否能言善辩。
妖刀姬并不擅长话术,说明她并不擅长讲怪谈,这已经成为这个圈子里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青行灯见状,不动声色地用缠满绷带的脚趾勾着对面妖刀姬同样绑着绷带的小腿轻轻画圈,用假装其他人看不见的方式不让女朋友陷于尴尬。
这是我们听说过的最无情的百物语之主的温情一瞬,绝美爱情,想写一篇玛丽苏文来歌颂她。

(还是没忍住跟风玩富二代牛排梗.jpg)
青行灯带着女朋友回凤凰林见家长的时候,凤凰林里的巫女是懂门道的人,会去观察妖刀姬是否能言善辩。
妖刀姬并不擅长话术,说明她并不擅长讲怪谈,这已经成为这个圈子里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青行灯见状,不动声色地用缠满绷带的脚趾勾着对面妖刀姬同样绑着绷带的小腿轻轻画圈,用假装其他人看不见的方式不让女朋友陷于尴尬。
这是我们听说过的最无情的百物语之主的温情一瞬,绝美爱情,想写一篇玛丽苏文来歌颂她。

怪兽kun.
百闻牌为什么还没有开服啊?我等...

百闻牌为什么还没有开服啊?
我等了好久啦~
先摸个灯姐头像热热手,开服之后我特么抽爆!!!

百闻牌为什么还没有开服啊?
我等了好久啦~
先摸个灯姐头像热热手,开服之后我特么抽爆!!!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二十三夜(桥姬~阿妈任务实录)

“你的任务。”阿妈站在阴阳寮门口,接住了扔过来的麻纸。

“调查夜晚缠住行人的白色物体。驱逐夜晚恐吓行人的妖物。应该都是妖怪的小打小闹吧。”将和纸收了起来,向提供的地址而去。

“我给瓜地锄完草,回来的路上被一大坨白白的东西缠住了脚,天亮它才离开,太可怕了。”一个壮汉怂巴巴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阴阳师大人,你可要帮帮我啊!这怪物不会缠上我了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轻轻的不想死啊。”阿妈看着这堪比哭丧婆的演技,噌地后退了一步,“放心,今晚我就去。”

用符咒掩盖了灵力,阿妈展开了今晚的钓鱼行动。用灰符封了几个撞枪口的天邪F4,在耐心就要耗尽的时候,一团软软的东西缠上了我的脚踝。阿妈将灵力萦绕在体表“能松开...

“你的任务。”阿妈站在阴阳寮门口,接住了扔过来的麻纸。

“调查夜晚缠住行人的白色物体。驱逐夜晚恐吓行人的妖物。应该都是妖怪的小打小闹吧。”将和纸收了起来,向提供的地址而去。

“我给瓜地锄完草,回来的路上被一大坨白白的东西缠住了脚,天亮它才离开,太可怕了。”一个壮汉怂巴巴地讲述着自己的经历,“阴阳师大人,你可要帮帮我啊!这怪物不会缠上我了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轻轻的不想死啊。”阿妈看着这堪比哭丧婆的演技,噌地后退了一步,“放心,今晚我就去。”

用符咒掩盖了灵力,阿妈展开了今晚的钓鱼行动。用灰符封了几个撞枪口的天邪F4,在耐心就要耗尽的时候,一团软软的东西缠上了我的脚踝。阿妈将灵力萦绕在体表“能松开我么?顺便咱们谈谈?”阿妈好声好气地说,结果它却缠得更紧了。不得不说,大部分妖怪得先和它们用非和平方式讲道理。

“兵 临 斗 者 皆 ……”还没等阿妈念完阵列前行,缠在脚上的妖怪就出声了,“哇哇哇#(泪) ,你们阴阳师就知道欺负我们#(泪) 。”从一大团棉花里探出了一只小狸猫。“而且你还踩痛我了#(乖) ”我给你揉揉。”“抓住你啦!”狸猫笑着说。手心桔梗印亮起,“你就不能多一些真诚,少些套路么。”狸猫快要被气哭。“说吧,这棉花哪来的?”阿妈拎起狸猫,问道。“是桥边的一个女子给我的。”雨女,还是桥姬?棉花上的妖气令人心惊。

阿妈拿起灰符。“不要ヽ(≧Д≦)ノ,灰符太难受了,我要蓝符#(乖) ”感觉头顶冒出井字。幸好纯封印蓝符不是一次性用品。

应该做更多准备么?

蝙蝠扇轻坻在肩上。阿妈扣紧袖中符咒。“基本警惕性还算有的。”“晴明老师?”“我的任务是退治桥姬。”晴明抽出一封信,“对了,拜托你的式神跑一趟。”阿妈把信递给了本灯。“就是你们要调查的第二个地点,告诉油须磨别吓唬人了。”

待一缕幽光远去,晴明老师带我去寻桥姬了。

平安京像桥姬那样的故事很多,薄情的男子抛弃了深深的爱慕他的女子。女子不相信他的薄情,苦苦纠缠。

争吵中,男子一怒之下把女子推入河中,又没品的溜了,女子因怨恨与愤怒,成妖。

而故事的男主角,那个滥情的贵族,已经死去。不知是死于女子的复仇,还是死于疾病,还是仅仅是寿命耗尽。

“现在附近的人都知道桥的诡异了,没有人再经过桥了。所以我弹了些棉花送给了那只小狸猫,总不能无事儿可干吧。”桥姬平静的叙述,“我是擅长弹棉花,纺织的,而他却赠我一把三味线。呵。”

那把三味一看就是被精心呵护的。“被我的执念影响,它也成妖了。”桥姬轻轻放下三味,“有些东西,是时候放下了。晴明大人,渡我成佛罢。”

放下执念,也好。桥姬离开了,那把三味线还躺在地上。阿妈拾起它,带回了家中。

PS:百鬼夜行-油须磨

这是一种身披蓑衣,脑袋如浑圆的石头般光滑,隐居在九州【日本九州岛地区】山林之中的妖怪。在从前电灯没有发明出来的时代,油须磨被认为是盗窃茶油受到追捕以后逃入深山的窃贼死后所化的妖怪。本以为在如今这个电力照明普及的社会这种妖怪已经绝迹了,但九州熊本县现在仍流传着有人亲眼目击油须磨的传闻。看来有些妖怪即使世道流转,也不会随着过去的时势消失呢。

桥姬(繁文:桥姫;日文:はしひめ)是一种出现在桥边的女妖(算是一种被神格化的妖怪)、神祇,属于日本水妖和水神。由于痴爱他人,又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从桥上跳到水中自杀,如果晚上有男子过桥,就会出现,并把其引到水中溺死,如果有女子过桥,就会强行拉其入水。桥姬又见于《明治妖记》,关于她的传说故事有很多。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二十二夜(中秋明月)

中秋特辑(中秋名月)《一》

“今天是‘十五夜’了啊。”晴明老师转动着手里的酒盏,“那么,博雅三位怎么不去那男人那里赴宴?小姐们都很想听博雅三位吹奏鬼笛叶二呢。”“晴明,不要这么称呼天皇大人。”博雅观察了一圈,“游船有什么好去的。那帮贵族小姐我可应付不来。”晴明老师眼角轻挑,“那我帮你锻炼一下。博雅,我将这月亮送给你。”博雅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看着清酒中月亮的倒影,“晴,晴明,你这月亮的倒影比在船上看湖里的影更清亮呢。”

阿妈小声嘀咕,“不会被老师灭口吧。”“铃音,你来了啊。”神乐笑意盈盈地捧着一盘月见团子,“再晚的就赶不上祭拜了呦。”香案已经摆放好,瓶子里插着几株芦草,桌上趴着一只惟妙惟肖的玉兔,十...

中秋特辑(中秋名月)《一》

“今天是‘十五夜’了啊。”晴明老师转动着手里的酒盏,“那么,博雅三位怎么不去那男人那里赴宴?小姐们都很想听博雅三位吹奏鬼笛叶二呢。”“晴明,不要这么称呼天皇大人。”博雅观察了一圈,“游船有什么好去的。那帮贵族小姐我可应付不来。”晴明老师眼角轻挑,“那我帮你锻炼一下。博雅,我将这月亮送给你。”博雅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看着清酒中月亮的倒影,“晴,晴明,你这月亮的倒影比在船上看湖里的影更清亮呢。”

阿妈小声嘀咕,“不会被老师灭口吧。”“铃音,你来了啊。”神乐笑意盈盈地捧着一盘月见团子,“再晚的就赶不上祭拜了呦。”香案已经摆放好,瓶子里插着几株芦草,桌上趴着一只惟妙惟肖的玉兔,十五颗月见团子按照下九中四上二摆放的分外整齐,香炉插了檀香,烟雾袅袅。经过十分简化的流程,大家就开始品尝团子了。“这是白狼修行回来带的团子呢,快中秋了三色团子也取消了抹茶,代之豆沙。”水滴型的团子看上去分外可爱。“这边是我和八百比丘尼一起做的,是栗子豆沙的。”“那那几个呢?”阿妈指着有几个样子颇为丑陋的。“那就要问博雅先生了。”八百接腔。

“这是阿妈给大家的。”我拿出盒子。“这些是樱和桃做的樱花团子,那些是唐式的,嗯,月饼。蛋黄莲蓉,五仁,芝麻,豆沙。尝尝吧,虽然可能不太符合大家的口味。”

中秋特辑《二》

大家欢声笑语。“阿爸,萤草她要走了。”小蝴蝶飞了过来,急急忙忙地说道。“萤草她啊,只是想回家了。不要担心。”晴明转动酒杯。

阿妈适时告辞。“酒吞和茨木今天似乎要组织百鬼夜行,让萤草送你们一段吧。”

萤草用蒲公英挑着一个包袱走了出来。“谢谢大家的照顾,我要回老家一趟啦。”萤草害羞的鞠了一躬,“阿爸,我走啦。”

月色朦胧。“对了,阿爸说这个就拜托你啦。”萤草拿出一个纸片,“里面是小松丸,你扔到那片林子里就好。阿爸已经布好了。”

前面有几个醉酒的小妖怪。“来者何人,打,打劫。”萤草走上前去,“让我们过去好吗?”“不,不让。过,过路费。”“嘿嘿(º﹃º)。”另一个喝醉的小妖怪想去抓萤草衣摆。出于善心,阿妈出手了。“灵缚•禁。”(言灵•缚的战斗语音)

“啊,阴阳师,快逃啊。”真正的boss就在你们面前呢。一套极限铮,一套完美珍珠好吗#(黑线)  。

虽然有水一般的月光,但是小巷里还是有些黑暗。萤草的蒲公英发出莹莹亮光。但是萤草看到亮光却有点儿不高兴。“怎么了,萤草。”

萤草转了转手里的蒲公英,想了想,说道,“没什么。就是在我的家乡,那里的人点不起蜡烛,捕捉萤火虫照明。后来有些萤草不再等待来年化萤,而是变为妖。这样我们就可以照亮许多人家了。我们独特的本领给自己招来祸患。现在我学得了本领,可以回去照亮更多的人家,更好的保护族人。”萤草握着蒲公英,信心满满。“对啦,还有觉,她一定会为我的进步开心的。”“你们怎么照亮你的蒲公英不会秃了吗?”阿妈煞风景地来了一句。“不会啊,我们为家家户户照亮的蒲公英都是妖气催生的。”“你看大天狗天天掉毛也没秃。”本灯扒拉开阿妈,“萤草,你身上还有安倍晴明的念啊,是还想回来吗?”“对啊,我很喜欢大家啊。”萤草低下头紧了紧包裹,“白狼姐姐给我做了发圈,蝴蝶塞了我好多点心,还有阿爸,大家,都是很好很好的啊。”

到了寮门口,萤草向我和阿妈摆手。“记得回来玩儿啊。”阿妈拼命招手。“嗯。”萤草用蒲公英摆在脸前,然后迅速转身离开。

在看不见那一抹莹莹亮光后,阿妈拉开了门。

“连连,你怎么还没休息。”“因为今天的月色确实很美啊。而且妖怪晚上不需要睡眠啊。”“团子和月饼都按阿妈说的分下去了。”座敷童子走了出来,“大天狗那儿一目连大人也拜托鬼使黑带他过去,把点心送到了。”“连连,谢谢你。”“能帮到阿妈就很好了。”

“阿妈,我们做了一些豆沙青团,你尝尝。”“这不是端午的吃食吗?”“樱她催生了一些嫩芽啊。”

妖琴师端坐在樱花树下,“我可没等你,今晚月色很好。”

山蛙用尾巴盖住娇小的山兔,悄声说,“小祖宗她想等您回来,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她一直闹腾着要请您吃她做的玉兔呢。”

真天藏在樱花树里,半眯着眼。妖刀盘腿坐在屋门边。……

“灯灯,我觉得今天特别有家的感觉。”“不,一直都是。”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二十一夜(小松丸)

人类都是管不住自己好奇心的***罒▽罒*啊。今天,又美美的饱餐了一顿呢。小松丸哼着歌,晃着她毛茸茸的大尾巴,吞掉了猎物-表面上看是一颗硕大的橡实。

“我看到那片林子里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呢。”她表情甜美,“千万不要进去,森林里有可怕的怪物。”

可是,又有被好奇心驱使的人走了进去。小松丸悄悄跟在后面。

之前这片森林里是许多松鼠生活的乐园呢。但是有一年松毛虫肆虐,别说最爱的松子,连橡果都要吃不到了。

可是,人类还是带走了许多橡果。好饿啊,好怨恨。那,便成妖吧。味道真好啊。她踏在人类身上,啃起了巨大的橡果。

“这位妖怪小姐。”清亮的男声响起。来人银色头发,眼角一抹红色。“在下也很好奇森林里的怪物呢。”

“安倍……...

人类都是管不住自己好奇心的***罒▽罒*啊。今天,又美美的饱餐了一顿呢。小松丸哼着歌,晃着她毛茸茸的大尾巴,吞掉了猎物-表面上看是一颗硕大的橡实。

“我看到那片林子里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呢。”她表情甜美,“千万不要进去,森林里有可怕的怪物。”

可是,又有被好奇心驱使的人走了进去。小松丸悄悄跟在后面。

之前这片森林里是许多松鼠生活的乐园呢。但是有一年松毛虫肆虐,别说最爱的松子,连橡果都要吃不到了。

可是,人类还是带走了许多橡果。好饿啊,好怨恨。那,便成妖吧。味道真好啊。她踏在人类身上,啃起了巨大的橡果。

“这位妖怪小姐。”清亮的男声响起。来人银色头发,眼角一抹红色。“在下也很好奇森林里的怪物呢。”

“安倍……晴明”小松丸毛发炸起。

“好了(●°u°●)」,阿妈,睡吧。”“那晴明大人怎么处理的?”“中秋节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睡吧”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二十夜(座敷童子)

“我想要,世间不再有那么多的不幸。”那是,一个孩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的愿望。

“你们看,那家……”村民们窃窃私语。一个妇女咳嗽着打开门,门外放了一大捧草药,这已经很多天都这样了。而奇怪的是,这位母亲的小女儿也一直没有回来。在她的病好了,甚至可以出售药草维持生活。有一天她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儿拿着一捧草药,出现在家门口,依稀是她女儿的面容。她追了上去,但女孩儿却像没看见一样往山上走,母亲跟在后面,女孩儿到了山崖边,女孩儿站在悬崖前,眼泪滚落下来,然后她向下一跳,消失在了云雾中。母亲上前,看到女儿的药篮子和一只快要朽烂的鞋子。

她的女儿早已死去,变成了座敷童子。

母亲啊,一定要幸福啊(^o^)o。座敷童子守护...

“我想要,世间不再有那么多的不幸。”那是,一个孩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的愿望。

“你们看,那家……”村民们窃窃私语。一个妇女咳嗽着打开门,门外放了一大捧草药,这已经很多天都这样了。而奇怪的是,这位母亲的小女儿也一直没有回来。在她的病好了,甚至可以出售药草维持生活。有一天她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儿拿着一捧草药,出现在家门口,依稀是她女儿的面容。她追了上去,但女孩儿却像没看见一样往山上走,母亲跟在后面,女孩儿到了山崖边,女孩儿站在悬崖前,眼泪滚落下来,然后她向下一跳,消失在了云雾中。母亲上前,看到女儿的药篮子和一只快要朽烂的鞋子。

她的女儿早已死去,变成了座敷童子。

母亲啊,一定要幸福啊(^o^)o。座敷童子守护着自己的家。但是,她的母亲还是衰老离去了。

“为什么总是握不住我的幸福呢。”座敷童子开始了流浪,期间她认识了许多座敷,有黑衣的男孩儿,也有着红衣的女孩儿。很多人类把钱藏在地板下,或者多准备一个小孩子的房间,但座敷她不愿意去,因为他们只是为了好运。不愿意最危险的一次是差点被一个阴阳师困在宅子里。

“好可爱(/ω\)的孩子。”一个妇人摸着她的头。‘又是这个笑容,太熟悉了,又是一个为我的好运而来的家伙吧。’座敷童子愤愤的,同时有点儿心酸。

“你又来了,我好高兴,给,要吃点心吗?”‘虚伪的笑脸,我才不会上当呢。’座敷童子撅着嘴,‘……不过我喜欢零食,既然你一定要给我,那我就收下好啦。’

“你已经是我们家的孩子了呢。”

你这种谎话,我才不会相信呢!不过,如果这里能是我的家……

“咳,咳咳……啊,你帮我再拍拍背。”

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带来了这么多好运!为什么我不能治愈疾病!不想,再一次失去了……

‘宿命啊,我向你宣战。’冷冽的月光下,座敷童子握紧了拳头,‘母亲啊,由我守护!’

座敷童子是穷人家的夭折的孩子化成的妖怪(一说是因为养不起,刚出生的婴儿被杀死后化成的),因为自己的痛苦,才想给别人带来幸福。


大马士革玫瑰也因他黯然失色

我把笔带回来了却没有带橡皮。。。我痴呆了,没橡皮硬画的

我把笔带回来了却没有带橡皮。。。我痴呆了,没橡皮硬画的

KANOSE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痒痒鼠的一些图,时间跨度挺大的忘记发了

xiao爷非爷

“匹配”→👋
“般配”→👏
然后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太的建议稍微改了改对♀话😏😏😏
p4和p5是原图😇😇😇

“匹配”→👋
“般配”→👏
然后根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太太的建议稍微改了改对♀话😏😏😏
p4和p5是原图😇😇😇

阿敏敏敏敏敏
灯灯的声音好苏啊!!!!这脸是...

灯灯的声音好苏啊!!!!这脸是初恋!!!神仙画风我好了啊啊啊啊!!!

灯灯的声音好苏啊!!!!这脸是初恋!!!神仙画风我好了啊啊啊啊!!!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如何(二十三)

世界观开始上线,不清楚的地方欢迎随时提问(亲们理下某呗)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一个穿着未见过的青衣的八百比丘尼哼着小调四处寻找着什么。
  “我的小风呦~哼哼~哼哼~你在哪里呢~不听话的孩子呦~哼哼~哼哼~跑不掉的呦~……”
  这一幕,正好被一个全身青色妖怪看了个正着。她取出一个本子将这点记录了下来,却没注意到她写的这一页下角有一个轻微的折痕。
  副本的休息时间里,一目连按答应的那样去找红叶聊天了,境梦则懒洋洋的自己玩着手机。忽然,阴阳师的图标上出现了一...

世界观开始上线,不清楚的地方欢迎随时提问(亲们理下某呗)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一个穿着未见过的青衣的八百比丘尼哼着小调四处寻找着什么。
  “我的小风呦~哼哼~哼哼~你在哪里呢~不听话的孩子呦~哼哼~哼哼~跑不掉的呦~……”
  这一幕,正好被一个全身青色妖怪看了个正着。她取出一个本子将这点记录了下来,却没注意到她写的这一页下角有一个轻微的折痕。
  副本的休息时间里,一目连按答应的那样去找红叶聊天了,境梦则懒洋洋的自己玩着手机。忽然,阴阳师的图标上出现了一个红点。疑惑的点进去,不是灯姐专门回的她消息,那就是……境梦手一点,退出了回复界面。
  !!
  就算青行灯没有进过任何一个寮,但不可能把八百比丘尼认错。境梦瞬间精神起来,目光怪异的看了眼一目连,最后还是放弃了告诉他这件事。
  境梦看出来这是灯姐没注意写的位置正好让她给撞见了,点开回复给灯姐发了条消息:“灯姐,有空吗?”
  看到凭空出现的字,青行灯才发现自己正好写到了回复页上。看见境梦这么严肃的问她,反应过来应该是刚刚写下去的内容出了事儿。
  【有空,什么事?】
  “我们聊聊吧。”
  经过这次境梦下狠心般的深聊,她和青行灯之间算是彻底没有秘密了,至少自己记忆里目前是没有什么瞒着她的,而青行灯也把她的事情讲了大部分。至于境梦自己都想不起来的那些事情,就不在可控范围内了。
  另一头的青行灯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一个人类交心到这种程度,更何况这个只有17岁的人类还不属于这个世界,最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类带给她的震惊。
  在交谈中,青行灯知道了自己所在的世界在境梦那边是以“游戏”的方式存在,也知道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生活方式。作为交换,境梦也知道了不少当时游戏里不可能知道的消息。
  让境梦最吃惊的,就是青行灯居然知道阴阳寮不止一个,每个阴阳寮里都是不同的晴明四人组。
  只是一般情况下,每个阴阳寮都是“只闻他寮名,不见他寮身”,否则情况早就一团乱了。
  【经过你的说明,我觉得像是那什么你给我的文里提过的平行空间。每个阴阳寮分散在不同空间,每个空间发生的事件与妖怪也各不相同,但又有一定联通的方法。】
  境梦看到灯姐发来的这段话差点没吓死,看的也太透彻了吧?哪里像是一个局中妖说出来的话?而且,她不过提过几句,加上她给青行灯看的小说,青行灯居然能完全的理解接受平行空间这种设定。
  不过灯姐的说法确实是目前最靠谱的,再不敢相信境梦也只能点点头同意了。
  然后?然后一人一妖没心没肺的把问题一扔,又聊起狗崽进度的事了。
  对于境梦这个寮里最不靠谱的阿妈,一众被遗忘的式神只好自己去刷副本,阴阳师的位子自然就空了出来。一目连实在看不惯那个空位,竟是自己跑了上去,美名曰:“阵型需要完整。”
  所以这个世界里的妖经常会看到有一队完全由妖怪组成的式神队在自己刷副本,不见阴阳师。不要怀疑,那绝对是境梦带出来的队伍。
  其实境梦并不是真的不在意,但一目连在场她不好深探(毕竟有个妖一会儿要翻她手机)。跟灯姐聊够了,约好明天继续,境梦进到手机的保密空间建立了一个文件。
  就现在她的了解,这个世界以每个阴阳寮为中心形成平行空间,类似于游戏的不同账号。每个世界里n和r的数量不限,或是上限很高;sr的妖怪就要少很多,一些有特殊身份的妖怪,例如红叶和鬼使黑白兄弟就只有一个;到ssr级,应该就是每个空间一个,有些甚至是几个空间有一个。
  灯姐知道不止一个阴阳寮,还有一目连逃到寮里,境梦估计都是因为几个空间共有一个的情况。而且很明显,空间之间是有联系的。
  那个黑化的八百比丘尼被灯姐看见,现在不知道是灯姐跑串了地,还是那八百比丘尼跑了过来。若是第二种,她还要提前准备好。
  境梦把她所知道的所有信息整理了下来,以及寮里包括她自己的所有战斗力分析了一遍。弄完,她长叹一声:明明应该是穿越逗逼日常的剧本,为什么她越过越像是拯救世界推理悬疑的剧情?(因为你的惹事功力就算失忆还是在的……话说文本最后的那堆cp名是什么鬼了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