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静水边

9388浏览    275参与
社畜阿无在线自闭
“我们即将各奔东西,展开不同的...

“我们即将各奔东西,展开不同的人生,前进的道路将布满荆棘与鲜花;也许失败,也许成功。”
“虽然生命中会有数不清的失去和选择,但是总有爱和梦想会告诉你——”
“告诉你,路在哪里。”

“我们即将各奔东西,展开不同的人生,前进的道路将布满荆棘与鲜花;也许失败,也许成功。”
“虽然生命中会有数不清的失去和选择,但是总有爱和梦想会告诉你——”
“告诉你,路在哪里。”

安九鸢

这段可把我笑疯了,让白富代忍着,这谁顶的住啊!

这段可把我笑疯了,让白富代忍着,这谁顶的住啊!

🎐白尘.
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因为,它...

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
因为,它属于你

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
因为,它属于你

安九鸢

我想rua小天鹅!!!非常想rua!!!
白富代:试试?(打一拳能进医院)
我就想想吧。(怂)

我想rua小天鹅!!!非常想rua!!!
白富代:试试?(打一拳能进医院)
我就想想吧。(怂)

墨宁远

“十周年快乐。”

“不论过去多少个十年。”

“我都爱你。”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度过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感动的不止是爱情,还有少年们的友情以及家人给予的伟大亲情

“十周年快乐。”

“不论过去多少个十年。”

“我都爱你。”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度过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感动的不止是爱情,还有少年们的友情以及家人给予的伟大亲情

🎐白尘.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鸣珂镪煜

半夜起来用爽肤水瞎喷的

都是送好朋友的

不会染卡也不会写字


半夜起来用爽肤水瞎喷的

都是送好朋友的

不会染卡也不会写字


人间有位叶清欢
“但我更热爱你。”最近上课很闲...

“但我更热爱你。”
最近上课很闲。

“但我更热爱你。”
最近上课很闲。

依月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什?)
占tag至歉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什?)
占tag至歉

Glücklich

年花by静水边

2019/11/18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长的好看,这好看不存在别人嘴里或者眼里,他每天照镜子就知道。

他实在太好看,都不屑和别人相提并论。


和宇宙相比,我们人类渺小如尘埃,我们的思想更是不值一提,没有任何意义。

但我还是觉得在我那不值一提的思想当中,仍是有非常有意义得地方的。

毕竟喜欢你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宇宙,和宇宙外面的无数个宇宙。

比那些加起来。还要有意义。

2019/11/18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长的好看,这好看不存在别人嘴里或者眼里,他每天照镜子就知道。

他实在太好看,都不屑和别人相提并论。


和宇宙相比,我们人类渺小如尘埃,我们的思想更是不值一提,没有任何意义。

但我还是觉得在我那不值一提的思想当中,仍是有非常有意义得地方的。

毕竟喜欢你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球,太阳系,银河系,宇宙,和宇宙外面的无数个宇宙。

比那些加起来。还要有意义。

-&-

朝乾夕惕,功不唐捐。心之所向,情得归处。——《经久》

啊啊啊,再一次吹爆经久,这里的每一个句子都美翻了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跳舞,也不是一件永远都高兴的事儿呢。”他手里绞着自己的舞鞋,低着头,轻声道,“脚痛了,心也是会跟着痛的。”」


「“我睡不着。”江深侧躺着,与白谨一面对面,鼻息湿湿黏黏的,仿佛带了甜味。


白谨一没说话,安静的听着。


江深低声道:“我舍不得你去美国。”


白谨一的目光落他脸上:“我不会现在就去的。”


江深嘟囔道:“以后也不舍得的。”他吸了吸鼻子,“永远都舍不得。”


白谨一靠近了他,伸出手摸了摸江深的脸。


江深闭上眼,像只幼鸟一样,乖顺的蹭了蹭。


白谨一的手没有收回来,他忍不住...

啊啊啊,再一次吹爆经久,这里的每一个句子都美翻了


「“我第一次觉得,原来跳舞,也不是一件永远都高兴的事儿呢。”他手里绞着自己的舞鞋,低着头,轻声道,“脚痛了,心也是会跟着痛的。”」




「“我睡不着。”江深侧躺着,与白谨一面对面,鼻息湿湿黏黏的,仿佛带了甜味。


白谨一没说话,安静的听着。


江深低声道:“我舍不得你去美国。”


白谨一的目光落他脸上:“我不会现在就去的。”


江深嘟囔道:“以后也不舍得的。”他吸了吸鼻子,“永远都舍不得。”


白谨一靠近了他,伸出手摸了摸江深的脸。


江深闭上眼,像只幼鸟一样,乖顺的蹭了蹭。


白谨一的手没有收回来,他忍不住低下头,在快要碰到对方鼻尖的时候,江深突然睁开了眼。


“……”白谨一退开了一点距离。


江深的目光干净又透明,湿漉漉的看着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白谨一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


江深:“?”


白谨一嘟囔道:“你真笨……”


江深皱着眉,他想了半天,有些委屈:“我本来就不聪明呀。”


白谨一愣了下,倒是又忍不住笑了:“那你还知道舍不得我?”


江深的脸红了红,抓着白谨一的手,说:“我知道的。”


他似乎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有些语无伦次的重复了好几遍:“因为是你,所以我知道的。会舍不得你,会难过。”」




「艾来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他淡淡道:“我找不到我的灵魂栖息之处,在真正拥有了所谓的舞者的自由灵魂之后,我反而永远的彻底的失去了对跳舞的热爱。”

“所以。”他握住了江深的手,低声的,虔诚地道,“你的喜欢是无比珍贵的,无论如何,都不要失去了它。”」




「“来仪的校规其实是十六个字。”下了课,沈君仪盘腿坐在江深面前,“朝乾夕惕,功不唐捐,这八个字是我写的。”


江深点头:“白天到晚上都要勤奋谨慎,不可有一点疏忽懈怠,这样你的功夫才不会白白地被浪费。”


沈君仪笑了下,他的细长凤眼平时总是让人凛然难亲,但笑起来眼尾却有着温和的褶皱:“艾来写了后八个字。”


“心之所向,情得归处。”沈君仪说,“他没得到的,没过去的,希望你能得到,能过去,舞蹈既是你的一切,又不是你的一切,我愿你能明白。”」




「“白谨一。”江深的嗓音微哑,他维持着跪伏的姿势,轻声的颤抖着,“我热爱舞蹈,像热爱这片富饶沃土,丰收喜悦,山林细雨和亲朋好友一样。”


“但我更热爱你。”他哽咽着,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灵魂永远无法自由,因为,它属于你。”」




「“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道,“然后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到了我怀里。”他抬起头,看着江深的眼睛,“我想把你藏进我的心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白谨一看向青灵子,他认真道:“我也许没别人浪漫,但我喜欢了谁,便要做他的英雄,把一颗心完完整整的都给了他才行。”」




「白谨一自顾自看了一会儿,才又听到江深轻声叫他的名字:“白谨一。”


白谨一低下头。


江深沉默了很久,才又继续说:“你去美国吧。”


白谨一眯了眯眼,他不答应也不拒绝,关了电脑,躺在了江深身边。


“你说你要做我的英雄。”江深说,“那就去做吧。”


他看着白谨一,笑了下:“我喜欢你站在拳台上,我喜欢你挥出的每一下拳头,哪怕是受伤的你,我也喜欢。”


“我的英雄,应该站到更高更大更亮的地方去。”江深的眼眶微红,他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而我会好好的,永远藏着你的一颗心。”


年少深情或是离别都令人幸福和悲苦,江深那时并不知未来又会何等漫长。


经年之后,他再回忆起这晚,只留下了枕畔的秋水,入梦的稻香以及白谨一热烈而温柔的怀抱。


他睡在了心爱里,他愿长眠而不醒。」




「仿佛是小孩儿讨要糖果一般,明明自己想要的不得了,却偏要让对方问自己想不想,要不要,好似这样要来的总会更甜蜜一些。


只要你问,我便告诉你。


我非常想你,非常非常的喜欢你。」




「“去跳吧,江深。”刘星枝低下头,他看着自己的师弟,目光明亮,像一簇燃烧的焰火,“去把你的灵魂,跳给他们看。”」




「“我要成为在次中量级上第一个拿全满贯的中国人,我要站在最高的地方,成为无与伦比的英雄。”」




「“他们为你的灵魂折服,拜倒在你的足尖之下。” 刘星枝的声音充满了骄傲与自负,“你就是他们未来的光芒。”」




「刘星枝:“我这次去维亚纳的比赛,周洛祥也会去。”他的目光桀骜,像草原上梭巡的鹰,“上一次莫斯科输给了他,这一次我一定要赢回来。”


去跳就可以了,江深。


刘星枝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与大洋彼岸。


“去跳你的热爱,去一往无前,去尊重你的对手,去战胜他们。”」




「江深听着她说话,不知怎的眼眶就热了起来,他过了许久,才低声问道:“宋昕,你的梦想实现了吗?”


时间仿佛是鸢的两扇翅膀,划破了五彩斑斓的过去,画面定格在了少女将羽毛裙系在少年腰间的那一幕。


于是时光荏苒,画面更迭。


又一转眼,那只鸢的羽翼变得漂亮而丰满,它飞出了梦里,自由地飞往那无垠的天际。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江深。”宋昕哽咽着,她温柔的轻声道,“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啊。”」




「白谨一挑了下眉:“我让你分心了?”


江深伸出胳膊搂住白谨一的脖子,他亲着对方的嘴唇,嘟囔道:“不,你让我一心一意着呢。”」




「秦婉君歪着头,她看着江深,目光像细碎的星子:“他是我的儿子,但他更是他自己,他坚持的,喜欢的那都是他的,我没有权利拿走,哪怕我是他的母亲。”她最后握住了江深的手,轻声道,“而你也一样。”」




「江深并没有说再多关于初舞的事情,他突然举起手,指着天空:“你看,这么多星星。”


白谨一抬头望去,正看着,视野里突然出现了江深的脸。


“你的星星,它在哪里?”江深撑着脑袋,低头注视着白谨一的双眼。


白谨一没有说话,他按着江深的脑袋,两人在草地上,在月光下,唇齿相依难舍难分。


白谨一的额头贴着江深的,他微微喘着气,轻声问道:“你的星星呢?”


江深笑着,他的手掌心贴在了白谨一的胸口。


“我的星星呀,它在这儿呢。”」


-&-

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经久》

美好的想哭,强推经久,这一波是关于梦想的,还有整理的下一波~


「少年时答应的人,说好的事,最是容易也最是动听」


「向来占尽便宜从不吃亏的沈树宝大概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第一个亏和陈毛秀的第一个便宜,竟然全都是江深给的。


而这不论是亏还是便宜。


都是滚滚烫烫。


烙在了人的心底。」


「宋昕抹了下脸,女孩儿的妆已经花了,笑容却很是漂亮:“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没办法实现梦想,但是没关系的。”


“它陪了我很久很久,哪怕有一天我不跳舞了,它也一定不会离开我。”


宋昕伸出手,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它一直都在这儿呢。”」


「无论过去多少年,江深都记得,他所谓的...

美好的想哭,强推经久,这一波是关于梦想的,还有整理的下一波~


「少年时答应的人,说好的事,最是容易也最是动听」




「向来占尽便宜从不吃亏的沈树宝大概一辈子也想不到,自己第一个亏和陈毛秀的第一个便宜,竟然全都是江深给的。


而这不论是亏还是便宜。


都是滚滚烫烫。


烙在了人的心底。」




「宋昕抹了下脸,女孩儿的妆已经花了,笑容却很是漂亮:“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没办法实现梦想,但是没关系的。”


“它陪了我很久很久,哪怕有一天我不跳舞了,它也一定不会离开我。”


宋昕伸出手,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它一直都在这儿呢。”」




「无论过去多少年,江深都记得,他所谓的梦想就是在这一天终于变成了那些具体的东西。


他们变成了田间的风和山间的雨,是春日困懒的舞蹈房,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书店门口昏黄的灯,饭盒里的两颗蛋。


以及白谨一伤痕累累的手。


他们像星星一样,奔流过往后那漫长的岁月,镌刻在了未来璀璨的星河中。」




「“你不懂。”白谨一撑着脑袋,手肘抵在膝盖上,他看着江深,蓦地一笑,“你给我跳舞,那就是浪漫。”」




「老爷爷的笔锋苍劲却又温柔。


他写着:“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织棠ZHITANG
- “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 “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 “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山月共栖

【拼贴-岁月间/谢孟】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走过的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

【拼贴-岁月间/谢孟】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走过的青葱岁月与风华流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