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静水边立秋24h

1189浏览    31参与
临松咽泉。

【静水边立秋24h】岁月间真的好温柔啊——!

【静水边立秋24h】岁月间真的好温柔啊——!

阿绯今天抽到佛跳墙了吗
【静水边立秋24h|23:50...

【静水边立秋24h|23:50】

我喜欢你,风都知道。

【静水边立秋24h|23:50】

我喜欢你,风都知道。

有小绿v我就倒立

静水边立秋24h 22:30

想和我爱的少年,一往情深共度余生。

静水边立秋24h 22:30

想和我爱的少年,一往情深共度余生。

若盼君兮🍃断头安利吞海

【静水边立秋24h/22:00·经年之久】


 —我要用一场长久追逐
 —换星空浩荡和光芒万丈

有bug /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忽视一下,为了剧情√  
 #ooc预警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这下子可怎么办……”江深抱着怀里的一大束绣球花下巴轻轻点在花束上,有点愁。

  今天是刘星枝的生日,江深特地一大早回了趟家,为他采了一束新鲜的绣球花,用绣金的银丝带包扎的一丝不苟。一小簇一小簇的绣球堆叠在纯黑包装纸里,深浅不一的紫色里,翠绿的片叶还带着水汽,鲜亮到下一秒就要滴下水来。

  一大束,好看的紧。

  花是娇贵的生物,不管放在室内室外,如果没有给它足够妥善的照顾放上一天,花瓣就会变焉哒哒,...


 —我要用一场长久追逐
 —换星空浩荡和光芒万丈

有bug /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忽视一下,为了剧情√  
 #ooc预警

  排雷结束,感谢观看。

  

 “这下子可怎么办……”江深抱着怀里的一大束绣球花下巴轻轻点在花束上,有点愁。

  今天是刘星枝的生日,江深特地一大早回了趟家,为他采了一束新鲜的绣球花,用绣金的银丝带包扎的一丝不苟。一小簇一小簇的绣球堆叠在纯黑包装纸里,深浅不一的紫色里,翠绿的片叶还带着水汽,鲜亮到下一秒就要滴下水来。

  一大束,好看的紧。

  花是娇贵的生物,不管放在室内室外,如果没有给它足够妥善的照顾放上一天,花瓣就会变焉哒哒,失去鲜活和娇嫩。

  因此江深一回来就把花送到了一家花店里,拜托他们妥善照顾之后自己和白谨一就去准备其他的事情了,刘星枝这次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将生日宴办的格外隆重。

  作为他的师弟,江深最近可谓忙到脚不沾地,连白谨一都被拉过来做了苦力。

  等到下午五点事情都忙的差不多后,江深才终于有时间和白谨一一起过来拿花。他们谢过店主,抱着花刚刚走到门口,天就噼噼啪啪下起雨来。

  他们走的急,身上连手机都没带,又因为花店离刘星枝举办生日宴的大厅不远,他们来的时候干脆就让司机回去了,打算走路回去。

  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江深看了看眼前的雨幕叹了口气,有点无奈。“这下子可怎么办……”

  他们刚想去和花店老板借几把,不料转身就看见老板苦着脸出来。

  店里的伞因为昨天天气太热,都被拿去给运花的人了,这几天天气都还不错,老板也就没急着把伞要回来,不料就在今天下午突然下起了雨。

  “这雨应该很快就停了……”老板安慰了一下江深,“最多下半个小时。”

  江深看了看表,离刘星枝的生日宴开始还有二十分钟。他抬头看了眼天,喃喃道:“希望能快点停吧。”

  事已至此,两个人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站在原地等雨停。

  夏天的大雨总是来的突然,明明刚才也是晴朗的好天气,现在却突然来了倾盆大雨。

  白谨一看了眼江深,他的脸小,几乎要被花束埋在后面,眼睛里带着点焦急,眼底却还是一片温柔淡然的汪洋。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无言的站了十分钟,气氛却也不是很尴尬,静谧里透着无声的缱绻。

  白谨一突然伸出手揉了江深的头一把,江深一脸疑惑的从花里抬起头。

  “刚才有根头发翘起来了。”

  白谨一笑着指了指江深的头顶,回想起刚才柔顺的触感,忍不住搓了搓指尖。

  因为角度的原因,花店挂在檐下的那盏小灯正好在白谨一侧上方,光从铁质的花枝缝隙间探出,悄悄投到白谨一眼底,落下了一小片星光。

  江深看着他眼底的星光,不自觉红了脸,低下头再次把脸埋到花束里,讷讷道:“……啊。”心想那些星星一定是因为灯光刚好照下来。

  白谨一的眼底笑意更深了,他张开嘴,正要说些什么。就见江深突然从花里抬起头,看了眼表一拍脑袋:“坏了!只剩十分钟了!再不过去师兄的生日宴就要开始了!”

  白谨一看着他脸上未褪的红晕,只能将还未出口的话咽下,好笑道:“迟到就迟到,难不成他还能吃了你……”话音未落,他想到了刘星枝的暴脾气,自己都哽了一下。

  江深听了这话就冲了出去,还没等白谨一反应过来时又退回来了,这时候他的脸上也现了焦急:“花不能淋太多水!”

  白谨一看着外面的雨帘“啧”了一声,他自己对迟到刘星枝生日宴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但耐不住小天鹅焦急又担心。

  他没等江深反应过来,一把将外套脱下,盖在江深头上,拉着他就跑了起来。

  带着雨珠的风从两人耳边呼啸刮过,江深头上罩着白谨一的外套,手里的花又因为白谨一挡在一侧而没淋到多少雨。

  他紧紧的抓着白谨一的手,想要放缓脚步,焦急道:“你会感冒的!”

  白谨一手换了个姿势,与他十指相扣,温热的掌心相抵。他声音里带着笑意,因为散在风中零落了几个字,却依然清晰。

  “别说话,小天鹅。”

  他加快脚步,带着江深跳过一个个水洼,偶尔有几个因为速度太快而避不过去的就一脚踩下,溅起的水珠打湿了两人的裤脚。

  清浅的水洼被一脚踏过,下层的泥水浑浊了上层,脚尖滑过水面,在原本平静的水面上荡起圈圈涟漪。许久,水面不再晃动,泥沙也渐渐沉淀下去,恢复成原来清澈的小水洼,映着雨停后天边不知何时出现的彩虹。

  白谨一拉着江深飞掠过街边,衣摆随着过大的动作起伏飘扬,到最后几乎要带着江深飞起来。

  饶是江深体力不错,等停下的时候也有些气喘,他把白谨一的外套拿了下来,瞪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对方的笑容晃花了眼。

  白谨一笑着看他,点了点他手上的表,拉着他走上台阶:“没有迟到吧?”

  “再说——”他语言一转,看着江深的目光无比温柔,“我皮糙肉厚淋淋没事,要是冻到我的小天鹅,我不是要心疼死?”

  他们说是没迟到,踏进门的时候其实也离迟到差不了多少。刘星枝系着他那头标志性的脏辫,穿着一套灰绿的礼服,长长的纱拖开了,看得出他不是很习惯这样的衣服,时不时就扯扯袖子。

  进门的时候他正满场寻找江深,眼角眉梢是压抑不住的喜气,用白谨一的话来说就是“一只大灰蛾子在扑棱翅膀”,后来白谨一把这句话告诉江深的时候,他因为这个形象的比喻笑弯了腰。

  刘星枝一看见江深就走了过来,他尽力扳直勾起的嘴角,轻斥道:“怎么来的这么迟?”

  江深疑惑的看了他两眼,小声嘟嚷了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就被刘星枝听见,眼一瞪:“说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江深忙打哈哈糊弄过去,把自己手里的花束递给他,扬起笑看着他:“师兄,生日快乐。”

  刘星枝看着他的笑靥,接过花,看着他挺拔的身姿,有点恍惚道:“也长这么大了啊。”

  在人声喧闹间,江深没听清刘星枝说了什么,他又往刘星枝旁边凑了凑问:“师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刘星枝摆摆手,看着江深被不太高兴的白谨一拉开:“你们去吃东西吧,师兄还有点事。”

  “哦。”江深丝毫没有察觉其中的暗潮汹涌,他跟着白谨一走,朝刘星枝挥手:“那师兄先去忙吧,有事叫我。”

  “嗯。”刘星枝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前面。

  刘星枝生日宴办的是真隆重,吃食也十分精致,江深就接受了白谨一的投喂,吃遍了宴席上的小蛋糕小曲奇小泡芙司康饼马卡龙等小甜品。

  刘星枝走上台的时候,江深在吃小蛋糕。

  刘星枝感谢大家来参加他的生日宴时,江深在吃小曲奇。

  刘星枝说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的时候,江深在吃小泡芙。

  刘星枝说他要和蒲先生结婚的时候,江深嘴里的司康饼掉了,摸向马卡龙的手顿住了。

  台上的刘星枝还在说话,他往日总吊着的眉毛放了下来,掩去桀骜与嘲讽,整个人看上去无比认真,说话分外有力量。

  他拉过站在一旁的蒲云,与他十指相扣:“他将会是我的爱人。”

  直到回家时江深也依旧没反应过来,他们还是走路回家——因为江深吃了太多甜品,肚子撑。

  他有点不解的问白谨一:“师兄为什么会和他结婚?”然后自己又回答了自己:“因为师兄对他有好感,他也喜欢师兄,所以他们在一起了。”

  江深豁然开朗,不再纠结这个,转而想到了其他奇怪的地方。

  “那……”他犹豫道:“蒲先生以后看师兄的表演还要给钱吗?”

  白谨一忍俊不禁:“蒲云的钱都是他的了。”

  “对哦,那师兄开心死了……”

  “那你呢?白谨一忽然问。

  “啊?”江深还有点茫然,“什么?”白谨一看着他,眼底有自己都没发现的不安。

  “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这时候已经走到了下坡,白谨一踢了踢路旁的石头,没来得及等江深的回答,突然翻身跳了下去。

  “下来,小天鹅,”白谨一看着江深笑,那片星空又出现在他眼底,“我接着你。”

  “你愿不愿意?”

  江深定定看着下面的白谨一,这次他不能给对方眼里的星空找理由了,这里连路灯都没有,除非是……月光落入他眼中。

  “白谨一,”江深慢慢走了过来,“有没有人说过你眼睛里有星星?”

  白谨一闻言愣了一下,那片星河愈发滚烫,他笑着回答道:“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

     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道,“然后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到了我眼里。”他抬起头,看着江深的眼睛,“我想把你藏进我的心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江深红了眼眶,他笑着道:“我愿意。”

  那只天鹅并着星,落入了他怀中,烫在了他心口。*

  

#原文44章——“你对我来说,就像天上的星星。”白谨一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道,“然后你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到了我怀里。”他抬起头,看着江深的眼睛,“我想把你藏进我的心里,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原文44章——于是那颗星正正好好落在了他的怀里,烫在了他的心口上。
   
   

  八月的太阳热烈了霞光。

  世界是你想要的模样。

  —end—

  

 

苦寒欺薄衾
【静水边立秋24h|21:30...

【静水边立秋24h|21:30】

         他吻了他。

         在山间清爽的风中,在一片光晕的阴影下,在花海里。

【静水边立秋24h|21:30】

         他吻了他。

         在山间清爽的风中,在一片光晕的阴影下,在花海里。

怨四熊
【静水边立秋24h | 21:...

【静水边立秋24h | 21:00】
后台带舞台妆的小天鹅~

【静水边立秋24h | 21:00】
后台带舞台妆的小天鹅~

Caen

【静水边立秋24h 20:30】

立秋快乐

【静水边立秋24h 20:30】

立秋快乐

欲借风霜

【静水边立秋24h   20:00】

p2我的灵魂无法自由
p3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静水边立秋24h   20:00】

p2我的灵魂无法自由
p3祝你此生,梦想光芒,野蛮生长,永不彷徨

榆染
【19:30】 静水边立秋24...

【19:30】

静水边立秋24h  19:30


——再经过了那漫长的孤苦岁月:,总有好事情,会像花儿一样。

它开的艳丽芬芳,它开的温柔绵长。

它一-直一直的,开在了那年华里。


【19:30】

静水边立秋24h  19:30


——再经过了那漫长的孤苦岁月:,总有好事情,会像花儿一样。

它开的艳丽芬芳,它开的温柔绵长。

它一-直一直的,开在了那年华里。


Purpose-

【静水边立秋24h||19:00


流年不知道停歇,时光缓慢又缱绻

渐渐渐渐,光阴不再留恋

你的笑容像沙雪,落在我心里面

渐渐渐渐,掩盖在岁月间

我永远喜欢静水边呜呜呜

【静水边立秋24h||19:00


流年不知道停歇,时光缓慢又缱绻

渐渐渐渐,光阴不再留恋

你的笑容像沙雪,落在我心里面

渐渐渐渐,掩盖在岁月间

我永远喜欢静水边呜呜呜

山与屿ce
补发 #静水边24h18:00...

补发


#静水边24h18:00#


/执笔 苏澈


我好渣啊!!!


卑微小澈渴望得到心心和小红点!



补发


#静水边24h18:00#


/执笔 苏澈


我好渣啊!!!


卑微小澈渴望得到心心和小红点!



麻啾啾
【17:30】 静水边立秋24...

【17:30】

静水边立秋24h 17:30

你的笑容像沙雪,落在我的心里面,渐渐渐渐,掩盖在岁月间。

【17:30】

静水边立秋24h 17:30

你的笑容像沙雪,落在我的心里面,渐渐渐渐,掩盖在岁月间。

江畔何人初见玥

标题:【17:00】

正文:静水边立秋24h 17:00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走过青葱岁月和风华流年。

标题:【17:00】

正文:静水边立秋24h 17:00

那是我爱的少年,陪我走过青葱岁月和风华流年。

挽雨念秋

【静水边立秋24h/16:00】念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

经久

主要写小天鹅

我爱江深!









江深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他想记起之前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醒了?”白谨一的声音从窗边传来,江深偏过头看他。少年逆着光,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却是一腔温柔的水。江深轻声回答,对方无奈叹了叹气:“以后多注意点啊。”

江深自知理亏嘿嘿一笑,吃力的直起身子。脚腕子却突然疼的厉害。他疑惑地看向白谨一,对方挑挑眉,过来扶着他说:“顶着快39°的高烧练舞,下楼梯的时候晕倒了摔了一跤,脚崴了。这周末的演出取消了。”

江深一瞬间有些迷茫,“什么,我发烧了?”白谨一揉揉他的脑袋,在额头上轻轻谈了一下。“小迷糊。”江深听完红了脸,温驯的把头靠在白谨一的肩上撒娇:“我错了,我下次会注意的。”白谨一被江深这么一说给逗笑了,“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拼命练习,小骗子。”江深听完委屈的嘟起了嘴。气氛刚好,白谨一俯下身猛地亲了上去。

看着江深逐渐红透的脸,心情大好。又摸了摸江深的头,笑着说:“我去叫医生,你等我。”

江深呆呆地看着白谨一离开的背影,捂住了脸,悄悄甜甜的笑了。





之后的半个月江深都在医院里休养,医生说他只是劳累过度,烧已经退了,没什么大问题。但腿还需要静养。这半个月好好调养就可以了。白谨一谢过医生,做到江深身边陪他聊天。

正是深冬,过了这几天,天气才开始回暖。

江深靠在白谨一怀里,白谨一身上独特的香水味冲淡了刺鼻的消毒水味,好闻极了。

窗外飘着雪,大概是冬天最后一场小雪了。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无言,却温馨。


“白谨一,”江深突然转过头,打破了沉默,认真的对他说,“我爱你。”

白谨一只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少年灿烂的笑颜,不由得心痒。

他靠近,温热的呼吸交织。缠绵地吻。

窗外,飞雪。





小天鹅的养病之旅从这个缠绵地吻开始拉开了帷幕。


半个月不能大幅度跳舞,只能压单腿。热爱舞蹈的小天鹅郁闷无比。天天嘟囔个嘴。

不过好在白谨一最近都没有比赛,有足够的时间陪着他,想到这里,江深就开心了一点点。白谨一经常在进病房时看到江深听着音乐,做着手部动作。江深真的很喜欢跳舞,所以当江深在田野中舞蹈,对他说“我更热爱你”时,他无比动容。

从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深爱着江深。



他们靠在一起吃饭,一起聊天,谈爱好,谈职业。他们拥吻与温存。平日忙碌的两人终于有了谈恋爱的时间。他们享受着。虽然天不时地不利,但仗着人和,遍也还算甜蜜。

那是江深最清闲的深冬,也是最温暖的深冬。






记得某天白谨一问他,你为什么会跳芭蕾,江深思考了半天说是因为喜欢。想不出更多答案,白谨一没强求,江深却仔仔细细思考了。


江深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芭蕾?一直以来一直懵懵懂懂,凭借自己内心的那一点热爱,努力着。他热爱舞蹈,他清楚的知道。

这段时间,他倒是清闲,有事没事琢磨琢磨倒也想出了这个答案。


每个人都喜欢美,他也不例外。所以他爱上了很美的芭蕾。很简单,但是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舞蹈是有灵魂的,他相信舞蹈和舞者可以产生共鸣,可以完美契合。就是如此。

闲来无事想想自己人生度过的前二十几年,江深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他算是天赋异禀,少年天生就属于舞蹈。纤细的身形,柔软的筋骨,出彩的表现。于是他进了艺术团,遇见了白谨一,进了来仪。但不仅仅是运气,他所有的成就,都是因为那份爱背后的努力。别人六个小时,他就练八个小时时。别人练八个小时,他就练十二个小时。

他每天每天都泡在舞房里,感受脚尖随着音乐跳动的美好,感受足尖于地面旋转的优雅。

他爱的不止是舞台,更是背后的一点点付出与热爱。是背后基本功的苦。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只希望更好。他记得第一次撕胯的疼痛,也记得开腰的痛苦。第二天醒来全身肌肉都是酸痛的。芭蕾舞演员的脚尖大多都是是畸形的,他也不例外。常年穿着足尖鞋,脚上磨出大大小小的茧和泡,可他还是坚持着。很多人都说江深的脚背很漂亮,但其实他每天都会在练功房里压几十分钟。他记得他第一次练转,硬是把自己练到头晕目眩倒在垃圾桶旁边吐的天昏地暗。到现在所谓“挥鞭转小王子”,他失败了无数次。江深身上的伤其实不比白谨一少。经常一身淤青,肌肉酸软。


他为了舞蹈,流血,流汗,受伤,但他从未流过泪。


这就是江深。

和他热爱的舞蹈。




至于白谨一。

他爱白谨一,毋庸置疑。

他爱他打拳时凶狠的模样,也爱他私下对他一片柔情,爱他在生人面前的气场,更爱他在床上挺起脖子的发泄。他爱白谨一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处。他爱的人,每一处都是性感的,让他欲罢不能。

他比起深爱的舞蹈,更爱白谨一。

儿时的,懵懂的爱恋,到长大后情愫的萌芽。他们陪伴彼此走过漫长岁月。

他的灵魂,属于他爱的人。

有人评论江深的舞蹈,是有情感的,情感是热烈的,深厚的,却又是独立的。他不与舞伴共情,却将那一份炽热真诚藏于心底留给最爱的人。



同样,白谨一也是如此。

他爱每一个江深。

舞台上熠熠发光的他,舞房里认真拼命的他,私底下乖巧可爱的他,床上听话柔声的他。

换作他选择,也会在拳击和江深中选择后者。


他们深爱彼此。





出院后,寒冬已过,正是初春。梅花已经谢了,不过家门口的桃花,已经有花苞的影子了。

天气渐渐转暖,一切都好了起来。

不久后,江深要参演一场芭蕾舞剧。很经典的剧目。小天鹅又启动了他的“拼命三郎”模式。没日没夜地呆在练功房里,将舞蹈复习一遍又一遍。江深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关在舞蹈房里。不过这次,除了热爱更多一份坚定。对自己的,对舞蹈的,对白谨一的。




十天后,演出当天,江深休息室。

白谨一从背后搂住江深,亲吻他的唇。即刻分离,小天鹅眨眨眼,向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准备穿鞋。

白谨一单膝跪地,拿起一旁的舞鞋。

不知什么时候,江深的舞鞋都是白谨一帮着穿的了。这是一种仪式,对彼此爱的仪式。



他低头亲吻着江深的脚尖。

虔诚地,温柔地。

芭蕾舞者的脚尖是有灵魂的。

刀尖上的舞蹈,残忍的美。

绷直的脚背,跳动的青筋,脚底的厚茧,和磨砺的伤痕。

那是他的挚爱。



“去吧。”穿好鞋,他说。

小天鹅站起来,踮脚在白谨一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向后退一步,俯腰行礼。他转身,踮着脚向台上走去。

小天鹅红了眼眶,被他看见了。



江深,在台上站定,深吸一口气。

他久别的,热爱着的舞台。

他看着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他站在舞台中央。

他感受着舞台的力量与美好,

感受着台下观众的情绪,

感受着自己的内心。

他的前方,是无数爱着他的舞迷,

他的背后,是他的挚爱。


他爱艺术,爱舞蹈,爱芭蕾。

也爱着白谨一。


呼出一口气。

音乐响起。

小天鹅于中央翩翩起舞。


幕布后,白谨一看到了。

他的小王子在聚光灯下熠熠发光。

有些人天生就适合舞台,而江深正是。

他是上帝的宠儿。



舞毕,全场掌声响起。

白谨一看着弯腰谢幕的少年,轻轻一笑。


他的小王子属于芭蕾,

也属于他。


白鹿为霜霜化水

【13:00】
静水边立秋24h 13:00

年花

素材:《年花》简体商志封面

【13:00】
静水边立秋24h 13:00

年花

素材:《年花》简体商志封面

琬卿

【静水边立秋24h  15:00】


《岁月间》

《经久》

《钟情》

《称心如意》


染卡感谢 @江南长出的苏木木 

今天立秋,各位吃西瓜了吗?


【静水边立秋24h  15:00】


《岁月间》

《经久》

《钟情》

《称心如意》



染卡感谢 @江南长出的苏木木 

今天立秋,各位吃西瓜了吗?


青洛泷爱

【静水边立秋24h/12:00】甜言<岁月间>

文:青洛泷爱

    少年垂下温柔的眸子,倚在落地窗边安静地弹了几个滑弦,故意没有首先开口。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试探性的声音:“季钦扬?”

    “嗯?”听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的声音,少年翘了翘嘴角,从鼻腔中出来的是愉悦而挑逗的回应,“谢先生只叫了我的名字,都不说想我。”

    “哪会?”谢孟忽闪了几下眼睛,“怎么会不……”

    他看着桌前那个被自己写满“季钦扬”的记事本,忽地就望着天花板懊恼地咬唇道:“这不是明知故问?”...


文:青洛泷爱

    少年垂下温柔的眸子,倚在落地窗边安静地弹了几个滑弦,故意没有首先开口。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试探性的声音:“季钦扬?”

    “嗯?”听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的声音,少年翘了翘嘴角,从鼻腔中出来的是愉悦而挑逗的回应,“谢先生只叫了我的名字,都不说想我。”

    “哪会?”谢孟忽闪了几下眼睛,“怎么会不……”

    他看着桌前那个被自己写满“季钦扬”的记事本,忽地就望着天花板懊恼地咬唇道:“这不是明知故问?”

    夜色将他发烫的脸庞掩藏的很好,纸张因晚风的来临翻了好几页,无数“季钦扬”在谢孟的眼前经过。

    他心心念念的,日思夜想的人呀,被自己一笔一划镌刻在了纸上,也刻在了心上。

    季钦扬闻言低低地笑了几声,继续逗着:“既然想我,那还在欧洲待这么多天都不回?”

    谢孟叹了口气,拿着电话躺在了床上,用左臂挡住双眼无奈道:“主办方不让走,说是还要安排个旅游参观。”

    像是怕心上人难过,他还迅速补充了句:“我回来前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季钦扬不仅没有失落,反倒是放下了吉他,向窗外望去。城楼那头城堡在夜色中当然是显得高贵孤独了些,街上的霓虹灯却是闪闪烁烁着,衬得城里头热闹非凡。少年淡淡地笑了,忽然来了一句,“想不想见我?”

    “你说呢?想归想,那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谢孟一面煲着电话粥,又听见了房门响铃的声音,以为是领队来讲事情,只得夹着手机去开门,“来了。”

    一开门,一个温柔至极的吻便落在了谢孟的唇上。

    他对上了季钦扬含着万般柔情的眼,又惊又喜地回迎了上去,吻得缠绵,吻得悱恻,将这么多日的思念尽数倾诉给了自己的爱人。而季钦扬也是用舌尖小心温柔地占领着谢孟的齿间,他怕弄疼了谢孟,于是狂热之外更多的是温柔体贴。

    “你怎么来了?”情迷意乱的二人在一顿热吻后终于停了下来,谢孟也抛出了自己的疑问。毕竟办签证出国是需要时间的,难不成……

    谢孟惊异地闪烁着眼睛望向了季钦扬的眼。

    季钦扬不置可否地又亲了谢孟一口:“别看着我,你的眼睛好闹啊,看得我心痒痒的。”

    季钦扬早就为了谢孟办了签证,买了机票。

    “来。”少年把谢孟往怀里一揽,轻轻拥住他,和他一起望向夜空,“我都这样了,谢先生,没有什么报答我的?嗯?”

    端的是冠冕堂皇,却就跟小猫要人哄一样。

    “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谢孟轻笑,抬头对上季钦扬满是爱意的眼,“主办方要求了,我这边是确实走不开,你介不介意跟团……”

    “形式无所谓,跟我们家谢先生在一起,干什么都是开心的。”季钦扬就这这个姿势愈发使劲地拥住怀里的人,心情愉悦地又亲了亲爱人的脸颊。

    “你等我打个电话。”谢孟受不住季钦扬这样一番攻势,好笑地用双手把他的脸撑起来。季钦扬见他要打电话,也乖乖地暂时停止了动作,静静抱着怀中人,聆听他与人通话。

    “您好,谢先生。”

    “您好,王先生。请问明天我这边可以加一个人吗?”

    “好的,请问他是?”

    谢孟扭过头看了看季钦扬,温和地笑道:“我的家属。”

    我的先生。

    季钦扬看向爱人的眼里落满了星星,每一颗都代表着谢孟这个人。

    “明天我们去山里看风景。”

    “好。”

    

    为了方便行动,于是两个人坐到了汽车的最后一排。季钦扬往自己和谢孟的耳朵里分别塞了一只耳机,摁几下MP3播放起了《旅行的意义》,便握紧爱人的手,和他一起看车窗外的风景。

    近处即是山。本来山草的单体是有些泛黄的,如同人们酸涩的过往;但当它们合为一个叫作“山”的整体时,却又是青翠欲滴的一片片。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你看过了许多美女,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青翠欲滴得像是慢慢流淌过了人世,没有艳冠群芳一般的令人眼前一亮,却温柔了岁月。

    淫雨霏霏了好几日,山间终于见了明媚日子。

    季钦扬又偷偷在谢孟的颊上亲了一口:“前几天这里还下大雨,今天就放晴了。咱俩简直是神仙情侣。”

    谢孟摇摇头,失笑:“这还大庭广众呢,你就亲……”

    灰黑浮云去衔了天上尽头的远山,留在眼前的,全是柔白软和的漂亮云彩。

    这一带全是乡村公路,顺着这一路,一座座翠山的北面、南面——阴阳面尽数透过车窗展现在他们眼睛里,成江南丝缎的、化白棉朵儿的、成奇形怪状的物的和流露万物生命百态似的云,也笼在了山上。又渺远,又在眼前。

    “这云就跟咱们家乡的绣品一样……”谢孟失语。旧时的过往如泉水一般叮叮咚咚地涌来模糊了他的眼,耳畔处似乎仍会传来好婆催他吃饭时的慈爱声音。

    季钦扬一眼不发,只是抱紧了爱人。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谢孟皱了皱眉:“这什么歌词……”

    季钦扬一脸黑线地戳起了MP3:“切歌切歌!”

    这一首是莫文蔚的《阴天》。

    “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他们朝窗外望去,手牵着手,也不肯放开,仿佛真真儿是在海滩前你侬我侬的小情侣。

    他们并肩着走到了海景别墅的窗台上,远眺着蔚蓝大海的叠浪相逐,静听潮起潮落。

    海风醺得人摇摇欲坠。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

除了激情褪去后的那一点点倦,

也许像谁说过的贪得无厌,

活该应了谁说过的不知检点,

总之那几年 感性赢了理性的那一面……”

    歌词还有点在点子上。

    “谢先生。”季钦扬揽过谢孟的肩,令他的脑袋靠在自己的右肩上,随即透过谢孟的额发低头亲吻着他的额头,“再过几年,你要是厌了我这个糟老头子怎么办?”

    “没关系,有我陪着你。”

    两人互相望着,也不说话,只剩下这一刻的阳光明媚,像是海报相拥时的浪漫,又同院中听花落声的岁月静好。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岁月会流逝,回忆却不失。没有惊艳时光,但有温柔岁月。

    因有真情不负。

    季钦扬拿起手机,给两人拍了个自拍,并配上了文字:我和爱人。

    照片里的人尽是笑意,耳畔也传来了歌曲的最后一句歌词: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鸣珂镪煜

 【11:00】

静水边立秋24h 11:00

P1《钟情》P2《经久》P3《情挑》

静水边心头好,温柔缱绻~

永远爱梗梗❤

 【11:00】

静水边立秋24h 11:00

P1《钟情》P2《经久》P3《情挑》

静水边心头好,温柔缱绻~

永远爱梗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