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非人学园

355.5万浏览    4103参与
夏fafa

摸的兄弟俩【。】
还有昨天画的金jio!

摸的兄弟俩【。】
还有昨天画的金jio!

阿疗
终于能听这些语音了!(哭了)那...

终于能听这些语音了!(哭了)那个新开的传记……让我有点想吃广目x九头虫阿(小声)

终于能听这些语音了!(哭了)那个新开的传记……让我有点想吃广目x九头虫阿(小声)

特子
手再抬高一点——(并不)脑抽产...

手再抬高一点——(并不)
脑抽产物,瞎画

手再抬高一点——(并不)
脑抽产物,瞎画

瀾山

啊啊啊终于得到爆杀卿的称号了,虽然因为几天没肝没有得到咔的头像框1551
(咔厨爆哭)
(好想听咔酱祝生日快乐啊( ´艸`)
p2是一场六六六里跟野生绿谷互相没有苟活对方双双扑街勾肩搭背的故事(误)

啊啊啊终于得到爆杀卿的称号了,虽然因为几天没肝没有得到咔的头像框1551
(咔厨爆哭)
(好想听咔酱祝生日快乐啊( ´艸`)
p2是一场六六六里跟野生绿谷互相没有苟活对方双双扑街勾肩搭背的故事(误)

麋鹿_今天是魔王哒

办公室相谈会【钟雷】

◆依旧很短
◆有用到原创人物

即使是天选之人,也免不了被邀办公室的茶会。

叫他来的是新来不久,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班主任,姓安。

雷震子大概能猜到是为了什么事。

昨天他值日忘了倒垃圾。又或是这次测验成绩不及格。也许还有上课开小差。

“雷震子同学,我今天叫你来不为别的。你上课不听讲的投诉我已经收到好几个了,就不能好好听一次课吗?”

“安老师,吾觉得这种粗俗的教育方式实在不适合天选之人。”

“确实,你的能力是发电,在电解方面是满分也是理所当然。但这并不能成为你偏科的理由……听说你文学水平也很好?”

“天选之人无所不能。语言将是打开异世界大门的钥匙,吾必须学习各种神秘的远古之语解开邪恶势...

◆依旧很短
◆有用到原创人物

即使是天选之人,也免不了被邀办公室的茶会。

叫他来的是新来不久,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班主任,姓安。

雷震子大概能猜到是为了什么事。

昨天他值日忘了倒垃圾。又或是这次测验成绩不及格。也许还有上课开小差。

“雷震子同学,我今天叫你来不为别的。你上课不听讲的投诉我已经收到好几个了,就不能好好听一次课吗?”

“安老师,吾觉得这种粗俗的教育方式实在不适合天选之人。”

“确实,你的能力是发电,在电解方面是满分也是理所当然。但这并不能成为你偏科的理由……听说你文学水平也很好?”

“天选之人无所不能。语言将是打开异世界大门的钥匙,吾必须学习各种神秘的远古之语解开邪恶势力的真面目!”

“……罢了,下个话题。你和隔壁班的钟馗是——”

“馗馗是吾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铲除邪恶的好伙伴,吾的挚友!”

“好,我了解了。”班主任揉了揉太阳穴,“就算是好朋友,这种黏腻程度会不会过高了。”

“嗯?吾与馗馗不过是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做作业,一起去狮驼岭度假,一起……”

“好了好了,停一下。我怎么觉得你的语言这么有杀伤力。”当然,后面这句是嘀咕的。“我觉得在外人看来,你们的关系过于亲密了些。上次我居然看见你们,在、牵、手!”

“那、那肯定是老师的视觉出问题了,吾可没被馗馗牵过手……”

“再上上次,在操场上嘴对嘴喂水喝!”

“那、那是——”雷震子的脑袋热得炸开似的,紧张地后退了一步。“吾、他……”

“……你们安分点不在公共场合闹事我是不会管的。不过在学校,就要以学习为重。钟馗成绩很优秀,你应该多向他请教。”

“嗯嗯!”雷震子猛点头。

“最后就是,”班主任顿了一下,继续道,“你还小,不要过早接触那条线。”

“……诶?”

“你可以回去了。”

什么还小、什么那条线……这老师真是个怪人。

雷震子刚出办公室,就撞见门口等着他的钟馗,想起刚刚被揭穿的事,脸又开始升温了。

“二雷,怎么了?”

路上雷震子一声不吭,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诶啊,没、没事,天选之人怎么会有事呢哈哈哈……”

“嗯。”钟馗没多问。

无意间触碰了对方的手被握紧,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
“馗馗,吾满手是汗,能不能别抓这么紧……”

馗老板带着不满的情绪扭过头与他对视,身后的黑气好像要将自己吞噬。雷震子感觉大祸临头了。

end.

_阿菌菌

_(:з」∠)_半夜大佬依旧好多


遇到了个超凶的银jio↓


比肉先开团,朝着对方四个人就冲了上去。


【仿佛不是打野】


我方队友似乎有点慌张,


【大佬你等等我们!】

【大佬大佬!你是个打野啊喂!】


然后对面团灭了_(:D)∠)_

_(:з」∠)_半夜大佬依旧好多


遇到了个超凶的银jio↓


比肉先开团,朝着对方四个人就冲了上去。


【仿佛不是打野】


我方队友似乎有点慌张,


【大佬你等等我们!】

【大佬大佬!你是个打野啊喂!】


然后对面团灭了_(:D)∠)_


葉樱是咸鱼

日常产粮(魍魉实体化⚠️)游乐园(伪)约会】

突然发现钟馗好像也是全身黑的2333(又绿又黑)】

争取每天摸个鱼💦💦💦(日常不写作业)】

期中考试要到了呢……】

 @止于鹿原 

日常产粮(魍魉实体化⚠️)游乐园(伪)约会】

突然发现钟馗好像也是全身黑的2333(又绿又黑)】

争取每天摸个鱼💦💦💦(日常不写作业)】

期中考试要到了呢……】

 @止于鹿原 

我就是haku
工作中的虎大律师Orz (第三...

工作中的虎大律师Orz (第三遍上传了,色差依旧存在

工作中的虎大律师Orz (第三遍上传了,色差依旧存在

業餘電競選手。
想扩列水友(。)朋友一直好像都...

想扩列水友(。)
朋友一直好像都错过。然后现在排位也找不到人。
球球大佬扩我555。
什么段位都行,可以带排陪玩。
已经不想写东西了。

想扩列水友(。)
朋友一直好像都错过。然后现在排位也找不到人。
球球大佬扩我555。
什么段位都行,可以带排陪玩。
已经不想写东西了。

韭菜。

一辈子只会描图(哭)

一辈子只会描图(哭)

总有人叫我老白

弦月之战(三)

卡伦大陆——风寒冰川谷

魔法历——870年1月27日

目的?

他们的确没有什么目的。这是一场对决,是淘汰赛……只不过可能琰萝的做法有些过激了吧。于是钟馗面不改色的将头转向白骨精所在的方向,回想着琰萝的做法。

他轻声叹息着,拉起身后的琰萝,从堵住后路的大鹏身旁淡然的经过。

“你的衣服,可要烧完了。”

“什么……我问你的是这个么?需要你来管?”

钟馗淡淡的笑了,他从大鹏身旁走过。

他看出来了,大鹏其实并没有动手的勇气。不然,他们早就没命在这里站着了。

“如果你不想让她死的话。”

钟馗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冰川中,没有再回应大鹏。

“衣服……?”大鹏身上的火焰已经熄灭,翅膀也收了起来,此时的他,也终于体会到一丝冰凉的意味。

“...

卡伦大陆——风寒冰川谷

魔法历——870年1月27日

目的?

他们的确没有什么目的。这是一场对决,是淘汰赛……只不过可能琰萝的做法有些过激了吧。于是钟馗面不改色的将头转向白骨精所在的方向,回想着琰萝的做法。

他轻声叹息着,拉起身后的琰萝,从堵住后路的大鹏身旁淡然的经过。

“你的衣服,可要烧完了。”

“什么……我问你的是这个么?需要你来管?”

钟馗淡淡的笑了,他从大鹏身旁走过。

他看出来了,大鹏其实并没有动手的勇气。不然,他们早就没命在这里站着了。

“如果你不想让她死的话。”

钟馗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冰川中,没有再回应大鹏。

“衣服……?”大鹏身上的火焰已经熄灭,翅膀也收了起来,此时的他,也终于体会到一丝冰凉的意味。

“难道说!”大鹏的目光忽的注视着白骨精的方向,张开双翼飞了回去。

“啧,明明是个男人婆……真是麻烦的女人!”

因为幻境已经消失,他得以更好的在空中观察周围,四周皆为深不见底的冰山。他皱皱眉,在落地的那一刻发现衣服还燃烧着。这时候,他才悄悄的,不被人察觉的松了口气。

“幸好。”

抓起白骨精的衣领,把她拉到了山顶。

翅膀,不方便在那么多人面前展示出来。

空气冰冷了下来后他的头脑也逐渐清晰。刚刚没有杀掉那两人是自己的失策……但是……

“没有机会了,日后再说吧……”

他开始用火焰烘焙周遭的空气,掌心中的火焰贴近人身体,啊,他坚信着这样也可以让昏迷的搭档苏醒过来。

——

“呐……钟馗,真的要走吗?”

琰萝的声音颤抖着出来,听起来好像有些颓废和不甘。

“嗯,快走吧。”

琰萝依了这位青梅竹马的话,而且她的身体也确实撑不住了。

钟馗一边劝说着琰萝,一边思虑着刚刚遇到的大鹏。

兽族之人……大鹏果然是兽族。

那天向他询问大鹏的人,他没有把自己关于大鹏的猜测告诉他。沉浸在思考之中,他的身体即使走在无边无际的寒风和冰雪中也无法感受到寒冷了。

“嗯~不过说起来,那两个人好像是不用参加淘汰赛的吧?”

“嗯?”

选择随机匹配的队友不需要参加淘汰赛,但也没有硬性规定。

“如果他们真的成功了的话……就浪费了一个晋级名额呢。”

琰萝小声叨叨着,发出诡异的笑声,“所以我们还是回去把他们淘汰吧。”

钟馗没有说话。雪地上面吱吱吱的声响越来越明显,很明显,这里的雪比刚才厚一些。

他无视脚下的异状,摇了摇头。

“首先,你打不过。其次,也没必要。”他的目光转向琰萝,“可能只是想互相熟悉一下。”

他是这么想的。

虽然大鹏和白骨精回来参加淘汰赛只是因为忽略了规则……他们根本没有看双人赛的规则。

至于狮妹和白象对大鹏说的话已经被他彻彻底底的忘掉了。

要是他们记得规则,大概这两人才不打算过来参加这淘汰赛。

——

“哥哥,哥……啊……”

雷震子的脚步停顿了下来,右手揽在雷姆的肩膀上,急促的喘息声透过雷姆的皮肉传到大脑中。她颤抖着,搀扶了自己的哥哥。

“哥哥,你没事吧?”

担忧的目光静静的落在雷震子的身上,“哥哥,休息一下吧?”

她搀扶着哥哥,坐在一旁。

风雪连绵不断的化成水滴落在两人身上。他们进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还没有遇到其他人,但雷震子的身体显然已经撑不了太久,毕竟这雪花是接连不断的。

雷姆只好撑起身子挡在他身上,为了不让寒冷笼罩雷震子。

“唔啊……该怎么办。”

她让右手里面点起电火花,将火花落在右腿下压着的冰块儿下面。

看来不能起火。

并不是所有石头都是打火石,更何况,这不是石头,而是冰块儿。

雷震子手背压在自己的额头上面,手背传来明显高于自身其他位置的温度。

“闪电魔法使,你也休息一下吧。”

强撑着坐了起来,缓慢的靠在身后拖着他的雷姆身上,手指扣在人手背上,叫人尽量安心。零星飘落的雪花落在雷震子的手背上,却有一种寒冷透彻了身心的感觉。

雷姆直接脱下了法袍——青蓝色的法袍在冰天雪地里并不显眼,与两人的头发颜色相称。在法袍脱下的时候,青蓝色飘舞在雪风中,一瞬间差点被吹走,只不过立刻就被雷姆拽了下来披在了哥哥的身上。

“哥哥,我会保护你的!”

年幼的雷姆如此说着,雷震子却不以为然。

这只是一次比赛罢了,输了便输了,被保护吗……天选之人是不需要被保护的。

他太自信了。

只不过他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雷姆,他怕自己的想法伤害到此刻兴致高昂的妹妹,即便是天选之人,也是希望有人能陪伴在他身边的。

于是,他安心的咧了咧嘴角,仰头靠在跪在他身后的雷姆的肩窝上。

就勉强接受她的照顾吧。

专心侦查周围情况的雷姆自然没有注意到雷震子的想法,对于雷震子靠在了她身上这件事她也毫不在意。

“诶?那是什么……”雷姆的目光锁定了远处飞奔的两个人,带着腐蚀性的液体滴落在冰面上,冰层瞬间均匀化开,化成一摊水散落在四周,不过很快就凝固了起来,地面却零星的多了几个的浅浅凹洞。

“那个……是诅咒法师吗?好强的腐蚀性!”雷姆紧急思考着,她必须带着雷震子离开,为了让不受到伤害,她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要……要是用那个的话……一定可以……”就算在大脑极速运转的情况下,也受到焦急的心情的影响,她年纪毕竟小,见闻少,对很多事物理解的不透彻,一时间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了。

其实她只需要躲在一块儿较大的岩石后面便好,这毒虽然看起来腐蚀性极强,但那只是针对于其他法师来讲,只能把冰块儿这种脆弱透彻的物体融化成浅浅的凹洞,这说明毒液的腐蚀性远远不足以腐蚀岩石。

但她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看到那边的诅咒法师逐渐逼近,她赶紧起身施法。

她缓缓抬起双手向前,法杖横在身前握在右手掌心,左手轻轻推搡着顶端的金刚石,想要召唤出魔法门。

金刚石需要耗费的法力很大,但凝聚出来的召唤门却很会变得坚硬,不容易被打破。周边的冰蓝色元素颗粒充斥在空气中,冰元素充分发挥,在雷姆手指的引导下逐渐凝固。见法术即将结束,无需再凝神去做,雷姆才睁开了双眼,刚凝聚完传送法阵,她欣喜的目光中透露着一丝疲惫,却依然璀璨的如耀眼的宝石那般闪亮。望向先前她发现人的方向后,她的双眼瞬间瞪大,几秒后才平息了自己的心情。

“不对,还有一个人,她在追杀那个人……!”

雷姆的视力并不是非常好,但在两个人逐渐逼近的情况下,视野越来越清晰,她惊奇的发现被追杀的居然是她和哥哥最开始来到格族布林城时遇到的金发男子!

“是那个超级自傲的家伙……!”

雷姆放下了手中的魔法咒术,明明传送阵就快要凝聚结束了,她却自己放弃了魔法元素的凝结。冰元素组成的传送阵随之崩裂,雷姆的力量消耗了不少,但她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回身蹲下握住了雷震子的手。

“哥哥,这是教训他的好机会哦!就交给闪电魔法使吧!”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像个小恶魔一样,充满了恶作剧的气息。

“那么……把你的天雷之力借给我吧,哥哥。”

——

原本位于制高点的大鹏在努力烘烤着周围的空气,白骨精苍白的脸明明逐渐红润了起来,却还是没有醒来。

“这样的话,那就让我的苍炎再燃烧一下吧!”

此时,他的火焰终于显露了原本的颜色,就连火星也更旺盛了。

但下一秒——

火星运动过于活泼,洒落在白骨精的袖口上。“不妙!”原本想要灭火的大鹏在慌了一下之后散落了更多的火星,马上就要到了无法挽救的时候,面前那对她刚刚还在期待张开的双眼赫然睁大。

冷冽的目光扫在他的脸上,使他有一种被来自深渊的恶龙盯上的感觉,是的,他慌了,他没想到面前的这人还有如此凶狠的一面,明明之前看起来虽然倔强以外还是很好相处的,虽然,这种表情只是一瞬,在一个眨眼的时间,那种危机的感觉就被消除了,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

没办法,毕竟谁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他的目光游弋着,不知放在那边,只能用粗糙的语言掩盖他此时此刻尴尬的心情。

“你,你醒了啊。”

“炸毛嘚瑟怪你对我做了什么!”

大鹏身躯一震,定睛望着白骨精身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漏洞衣服已经挺立在他面前。

完美的遮挡住光线,使得大鹏只能勉强扫见一个黑影一般高挑的人。

他并没有做错事,只不过让人变成这样他确实是有点心虚就是了。

“男人婆,你这身衣服好像乞丐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鹏突然捂住肚皮笑了起来,然而白骨精却举起刚刚还背在背后的法杖,玻璃透析了阳光,不知道是什么液体落在大鹏的手背上,疼痛感弥漫在整个手上,蔓延到了手腕,他的整个手都已经有些红肿了。这时候大鹏才反应过来,他惊叫着,“你居然对队友下手吗?你这疯婆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他可不觉得白骨精会善罢甘休,双手直接撑地跳了起来,往后跑去。

他的衣服都烧光了,只剩衬衣的他跑起来倒也会增加些热量,但他毕竟是火属性法师,在雪原奔跑会消耗更多的力量来保持自身温度,毕竟冰川的寒风可不是闹着玩的,刺骨般的寒冷又不是夸张化了。

索性白骨精的衣服也跟他差不多是一个形式了,更何况还要奔波着施法,消耗的体力更大。大鹏计算着。这样说来,先倒下的一定是白骨精。

于是,大鹏便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跟白骨精在雪域中上演了一番激烈的追逐战。

直到跑了足足半小时,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

“这女人,都不会累的吗?”

他不仅要跑,还要躲那个乱丢毒的家伙的攻击,而且这么久了都没停下,他有些恍惚。

“前面怎么还有人?”

在躲开刚刚落下脚边的那滩毒液以后,他讶异的发现……自己的前面,居然还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还是刚刚取消了传送魔法的时空法师。

“那家伙想干什么?”难道想要偷袭吗?

大鹏眉毛上扬,眼睛都看直了。那名时空法师分明用了极其强力的雷电法术!

迅捷的雷电无从退避直奔面门而来,雷电命中皮肉的声音传出,大鹏应声而倒,随之一滩毒液撒在大鹏的脸上,遭罪的脸连遭两次痛击,接近毁容了吧,他是造了什么孽啊。大鹏心想。

他甚至隐隐约约的听见远处那名时空法师大喊着,“闪电魔法使成功报仇!”这类的话。

这声音,这个奇怪的语气……莫名熟悉。

“强劲的敌人……还是我见过的……”他终于回想起了白象的提醒,“果然……不能小看啊。”

他感觉自己心好累,躺在地上这么久,他累了,需要休息,需要补充一下法力。想到这里,他轻轻闭了双眼。

是的,他现在,只想睡一觉。


零好饿
ooc沙雕图注意(…………)

ooc沙雕图注意(…………)

ooc沙雕图注意(…………)

猩红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皮肤but此生...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皮肤but此生无缘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皮肤but此生无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