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非人学园

355.5万浏览    8241参与
村於

摸摸会长昨天错过了会长的生日T T

摸摸会长昨天错过了会长的生日T T

召容君
我是新人,我一般什么都画,我本...

我是新人,我一般什么都画,我本命是悟静和多闻*٩(๑´∀`๑)ง*

我是新人,我一般什么都画,我本命是悟静和多闻*٩(๑´∀`๑)ง*

今泉こめお

钟雷二枚

虽然很喜欢雷震子,但是我太笨拙了让她死了,对不起………… 进步…………

钟雷二枚

虽然很喜欢雷震子,但是我太笨拙了让她死了,对不起………… 进步…………

中中中中!

是,鹏钻美人鱼名场面,稍微做了点调整

小钻风:警察!我要报案!

杨戬:嗯?您有什么事?

小钻风:接下来我所说的,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杨戬:我们受过严格训练,我们不会害怕。

白象:没错。

小钻风:我昨天跟鹏哥一起打卧底模式,我是卧底,卖鹏哥被发现了他把我宰了。

杨戬白象战术后仰,四目相看。

杨戬:您所说的这个大鹏,他帅吗。

小钻风:哎呦喂我鹏哥的帅那还用说吗他振翅一飞冲天落地钻洞十尺抓的了天上飞的逮的了地上跑的他就像我这大金链子又酷又迷人(此处省略几万字)

杨戬:打住。(写写画画:广目)

小钻风:他是金发。

杨戬:(画了又改:肆季)

小钻风:他是男的!

白象:(抢过来修改:嘉德罗斯)

小钻风:他是个成熟男性。

白象:(写写画画:静雄)

小...

小钻风:警察!我要报案!

杨戬:嗯?您有什么事?

小钻风:接下来我所说的,你们千万不要害怕。​

杨戬:我们受过严格训练,我们不会害怕。

白象:没错。

小钻风:我昨天跟鹏哥一起打卧底模式,我是卧底,卖鹏哥被发现了他把我宰了。

杨戬白象战术后仰,四目相看。

杨戬:您所说的这个大鹏,他帅吗。

小钻风:哎呦喂我鹏哥的帅那还用说吗他振翅一飞冲天落地钻洞十尺抓的了天上飞的逮的了地上跑的他就像我这大金链子又酷又迷人(此处省略几万字)

杨戬:打住。(写写画画:广目)

小钻风:他是金发。

杨戬:(画了又改:肆季)

小钻风:他是男的!

白象:(抢过来修改:嘉德罗斯)

小钻风:他是个成熟男性。

白象:(写写画画:静雄)

小钻风:他是鹏哥!是鹏哥!他有一对翅膀!

杨戬:(修修改改:司夜)

小钻风: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我很认真的好不好!

杨戬:好,你继续说。

小钻风:那把卧底刚叛变我就被鹏哥指头说教了一番,他抓着那把长枪就朝我飞奔过来。长枪啊!那么长,那么锐!唰唰两下再一个天羽散花大鹏展翅我就被秒了,被秒了!我就像人...

杨戬:噗。

小钻风:?你笑什么。

杨戬:我想起一件高兴的事。

小钻风:什么高兴的事?

杨戬:我昨天匹配十个人头九个是大鹏的。

白象:噗。

小钻风:?您又笑什么。 (突然敬语)

白象:我昨天匹配九个助攻都是大鹏的人头。

小钻风:你们杀的,是一个大鹏?

杨戬白象:(憋笑)对,对。

杨戬白象:(清嗓)咳咳,不是,我们打的一局匹配。

小钻风:我再重申一遍,我没再开玩笑!

杨戬:咳咳嗯,那么你说的这个大鹏,他厉害吗。

小钻风:这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就是,就,他是我大哥,你懂吗?我在他面前就是个小老弟。

白象:噗嗯。

小钻风:您欺人太甚我忍您很久了...! (弱弱)

白象:他的狗是全息影像。

小钻风:您明明是在嘲笑我您都没有停过...!

杨戬:小钻风同学,我们接受过严格训练,再怎么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大鹏女装。

白象:要不这样小钻风同学,你先回去面壁思过,我们待会跟大鹏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多去关心你一下。

小钻风:行,记得多说点我的好啊,别忘了!。(关门走了) ​

白象:你的狗真的是全息投影吗?

杨戬:... ...


黑夜响
这个动作,一言难尽呐(ಡωಡ)...

这个动作,一言难尽呐(ಡωಡ)hiahiahia

这个动作,一言难尽呐(ಡωಡ)hiahiahia

鱼🐟
占tag致歉对不起,我是真的想...

占tag致歉
对不起,我是真的想挂这个🐷
昨晚那几个很坑的就算了
今天这个开局选人就说要演
这是第二把的截图,没错,我又遇到这个🐷
打团不配合,全程逛街,故意往对面人堆跑,结果人打不到一个还给对面送钱
这把是队友靠谱才赢了的
是大学局,各位朋友遇到了直接举报了吧

占tag致歉
对不起,我是真的想挂这个🐷
昨晚那几个很坑的就算了
今天这个开局选人就说要演
这是第二把的截图,没错,我又遇到这个🐷
打团不配合,全程逛街,故意往对面人堆跑,结果人打不到一个还给对面送钱
这把是队友靠谱才赢了的
是大学局,各位朋友遇到了直接举报了吧

有色方糖

Fight For Another Day(广象)(06)

(已经六话了,还没正面对话上,我顶不住了)
(高强度码字开始啊啊啊快点快点再快点)
(还是插播题外话时间,藤咕咕这周要是不咕咕我这周末就额外加更一篇FFAD前传哎嘿,加油鸭加油鸭)

“你从哪弄到的?”
持国看着广目衣袖上的罗德岛正式成员袖标,瞪大了眼睛。
不说天天翘训练营的事务,这距离两人加入组织总共才过去了几天,为什么他就拿到了正式成员的身份?
“啧,当然不是正规途径。”
“?”
广目没打算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径直绕过了持国去到了一旁的武器摆放台,随手抓起一把突击步枪观察起来。
“总之等等我要跟那群人一起去正面战场了。”
“那位领导人就这么让你过关啦?”
持国明显还没从这巨大的变化里回过...

(已经六话了,还没正面对话上,我顶不住了)
(高强度码字开始啊啊啊快点快点再快点)
(还是插播题外话时间,藤咕咕这周要是不咕咕我这周末就额外加更一篇FFAD前传哎嘿,加油鸭加油鸭)

“你从哪弄到的?”
持国看着广目衣袖上的罗德岛正式成员袖标,瞪大了眼睛。
不说天天翘训练营的事务,这距离两人加入组织总共才过去了几天,为什么他就拿到了正式成员的身份?
“啧,当然不是正规途径。”
“?”
广目没打算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径直绕过了持国去到了一旁的武器摆放台,随手抓起一把突击步枪观察起来。
“总之等等我要跟那群人一起去正面战场了。”
“那位领导人就这么让你过关啦?”
持国明显还没从这巨大的变化里回过神来,眨眨眼满是困惑情绪,广目三下五除二已经将一杆枪拆成了几截,正盯着焊接口若有所思,听见女性的迟疑,他耸了耸肩,
“我同那位领导人吹了个牛。”
“你说什么了?”
“说我能拿下对面的头头。”
广目说得波澜不惊,仿佛这是一件再日常不过的谈话,持国的眼睛已经瞪得越来越大,不过鉴于她对他的了解程度,再这样纵观便也没多少奇怪了。
“你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对手几斤几两,对吧?”
广目的注意力还在手里的枪械上,这点功夫他已经将手里的枪支重新组装起来,看上去同最开始别无二致,见持国沉默,他便自然而然地将话题调转了过去,
“罗德岛的武器可不怎么样,本想凑合着用,这准焦我可受不了。”
“你不打算用你自己的守护铳?”
“本来觉得大材小用,算了。”
他到底是对这次的行动多自信??
广目将枪械放下,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留持国一人呆若木鸡半晌不知道说些什么。
萨科塔人拥有铳的独断使用权,能力突出的萨科塔人还有希望拥有属于自己自己的守护铳,男人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平日的战斗他极少地会使用到那把守护铳,绝大部分时候是分配到什么枪械就用什么。

穿过走廊回到自己房间,广目径直去拿了那把保养良好的守护铳,仅仅摆弄几下就已经调整成了最佳状态,他握住枪杆煞有介事地四处瞄准一下确保了准焦,随后便将其放下。
铳是萨科塔人独有的武器,因此射击也是萨科塔人的不二象征,这一点从萨科塔的故乡拉特兰的标志就不难看出,羽翼化为弓弩,降下裁决。
站在窗边,看了看窗外的尘土飞扬,大雪已然结束一段时间,地面上已经看不到积雪的痕迹,过往的一切已经连同这场大雪一道逝去,那么是时候开启新的征程了。
他推了推眼镜。

白象靠在顶楼的栏杆上,以一个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看着下方聚集的众人,九头虫对他的约束明显没有其他普通成员那样严苛,而他却不能摸透这其中的原因,这一次的常规巡逻任务,他的名字并不在名单上,但是不代表他不关注这支巡逻小队的动向。
时刻正好,是时候出发巡逻了,那支小队的人员已经到齐了,简单交代了巡逻任务,一行人就离开了聚集地向着外界走去。
少年迅速戴好那副面具,轻捷的身形自高处一跃而下,法术在须臾间展开,极大缓冲了他落地的冲击力,沙尘仅仅被电弧击飞了一小块。
从这里出发的话,没人会发现他的动向,这一次暗中行动,目的?他自然很清楚。
在整合运动基地发呆可不是他的期待,况且上一次袭击自己的那个萨科塔,他还没有跟对方好好算上一账。
既然之前是在这一块区域撞见,那么重逢就是早晚的事。
或许会早得出乎意料。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将巡逻队的全貌收揽眼底,这支队伍多数由萨卡兹组成,这让他多少有些亲切感——逃亡的路上,他看到过太多同族感染者被残忍虐杀的画面,能看到此番祥和景象,简直可以用谢天谢地形容。
或许这世界他们还有容身之处也说不定。
队伍侧面行进的是一个独角的萨卡兹,巨大的黑色犄角分外引人瞩目,他认出来了,是极少数同他搭过话的整合运动成员,代号小七。
虽说是“搭话”,充其量也只是对方主动过来打了个招呼外加上自我介绍罢了,当时才从生死一线挣扎出来的他,根本没心情同其他人交流。
但是这个萨卡兹的犄角实在太独特了,让他不由自主就记住了这个人。

纵使认出了熟人,白象也不急着暴露行踪,这一次他是偷偷跑出来的,事先并没有经过上级的允许,若是被发现了自然少不了一顿处罚,他还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巡逻队在不紧不慢地行进,穿过森林区域就是一大片荒野,荒漠平原的地形让躲藏变得困难了起来,少年及时地中断了跟进的步伐,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开始了远眺。
人群还在朝着远处行进,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就像一只巨大的昆虫,在恶劣的黄沙土地上攀爬行进企图将环境的刁难都抛掷脑后。
数个世代,萨卡兹都是如此。
他们是被诅咒和厌恶的下贱种族,矿石病爆发后种族的易感染特性使得他们的处境更加艰难,单单卡兹戴尔区域近年就传来了大批萨卡兹被恶意屠杀的噩耗,其他流亡的萨卡兹命运就更加颠沛流离没有定数。这些或许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其间的真相或许只会比看见的更加残忍无情。
白象站起身,好让视角再抬高一些,一阵森林间穿行的凉风将他的长发吹舞得纷纷扬扬,纵使有着组织统一的外套,在这阵风的侵袭下依旧能感到丝丝寒意,少年轻轻将兜帽戴好,灵巧地从树梢上一跃而下。
该回去了。

然而就在他转身准备折返时,远处的爆炸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从巡逻队的方向传来的,伴随有浓重的硝烟粉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白象眯起眼,朝着爆炸传来的方位赶去。

罗德岛的突袭部队对于这位新来的狙击手赞不绝口,原本大家都将这位萨科塔当作新人看待,可当他一举击杀了数名整合运动的巡逻兵时,全队都惊呆了。
广目自然是不想听这些赞美之词,熟练地给枪械换上一轮子弹,他再一次瞄准已然溃不成军的巡逻队。
下一击,就终结你们的痛苦。
但这一枪声过后,却意外没有造成杀伤,天色更不知何时变得昏暗,隆隆的雷声自天际传来,金色的闪电一圈圈环绕着这支溃散的巡逻队,顷刻之间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将弹雨阻隔在外。
面具遮盖少年的面容,仅有长长紫发在法术的催动下四处飘扬,环绕于周身的强大法术力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撼。
“撤退,快。”
又一轮子弹倾泻,白象咬咬牙,加强了法术的强度,朝着近旁的一名巡逻兵下达了命令,
“撤退,我们不是对手。”
“啊,好!”
那名整合运动成员迅速朝着周围的队友发出来号令,队伍开始匆忙撤离这片危险区域。
白象朝那支袭击部队最后看了一眼,三角形状的标志让他的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愤怒。
罗德岛。
说过人人平等,最后将他拒之门外。
一簇电光于少年手中升腾,裹挟着雷霆朝着他痛恨的人海奔袭而去。

“当心!!”
众人自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吓了一跳,慌忙抵挡的功夫,烟尘早已掩护那支小队撤离了这一片荒野。
广目放下铳,盯着茫茫荒野皱起了眉。
(TBC)

蓝绘

“所以你要杀了我吗?”女孩眨了眨眼睛,笑意让她看起来把这句话当玩笑。
                        

————出自作者:阿勒【钟琰】《救赎》

“所以你要杀了我吗?”女孩眨了眨眼睛,笑意让她看起来把这句话当玩笑。
                        

————出自作者:阿勒【钟琰】《救赎》

D仔很卑微
上课冒死发个摸鱼新版阿银给俺的...

上课冒死发个摸鱼
新版阿银给俺的感觉。就像灵车漂移。

上课冒死发个摸鱼
新版阿银给俺的感觉。就像灵车漂移。

酱八麦香鱼
我服了……………又有色差………...

我服了……………又有色差…………等我有钱了要买个贵他妈死的屏幕(;´༎ຶД༎ຶ`)

我服了……………又有色差…………等我有钱了要买个贵他妈死的屏幕(;´༎ຶД༎ຶ`)

雲中白鶴
我来祸害老婆的 @东极行 草稿...

我来祸害老婆的 @东极行 草稿了!

画完之后她还嫌弃我把悟空画幼了,我明明没有修改脸部线条!!我哪知道画完脸就变短了!


平板作画真的好难指绘的大家都辛苦了……(吐魂

我来祸害老婆的 @东极行 草稿了!

画完之后她还嫌弃我把悟空画幼了,我明明没有修改脸部线条!!我哪知道画完脸就变短了!


平板作画真的好难指绘的大家都辛苦了……(吐魂

云音_ Eternal love lion

【西卫/戬吒】美人鱼名场面

西凉:气喘吁吁来到警察局

银角、杨戬:西凉小姐,你好你好(和西凉握手)

杨戬: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的

西凉: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银角:我们是先版本必ban打野,我们不会怕,您请讲

西凉:我刚才、被我老婆精卫反杀了……

银角、杨戬:(肃然起敬)你老婆精卫……是哪一位?

西凉:不是哪一位,是一个高爆发的ad

杨戬:(写写画画,画出九头虫)高爆发ad

西凉:他高爆发?

银角:严格来说是的

西凉:不是的,再换一个。她有羽毛的!不是冷血动物

银角:(拿过杨戬的纸,写写画画,画出大鹏)有羽毛

西凉:(拍掉画像)我老婆精卫啊!就是那个高爆发还有控,发育好可以蹲人秒人的射手!明...

西凉:气喘吁吁来到警察局

银角、杨戬:西凉小姐,你好你好(和西凉握手)

杨戬: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的

西凉: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害怕

银角:我们是先版本必ban打野,我们不会怕,您请讲

西凉:我刚才、被我老婆精卫反杀了……

银角、杨戬:(肃然起敬)你老婆精卫……是哪一位?

西凉:不是哪一位,是一个高爆发的ad

杨戬:(写写画画,画出九头虫)高爆发ad

西凉:他高爆发?

银角:严格来说是的

西凉:不是的,再换一个。她有羽毛的!不是冷血动物

银角:(拿过杨戬的纸,写写画画,画出大鹏)有羽毛

西凉:(拍掉画像)我老婆精卫啊!就是那个高爆发还有控,发育好可以蹲人秒人的射手!明白吗?

杨戬:明白了,你继续说

西凉:她疯狂的针对我,当然我是刺客也可以针对她,我一个二技能上去一套技能想带走她,没想到她手速那么快,秒换后羿弓然后一个大招加二技能加一技能把我带走了,就在红爸爸那一带

银角、杨戬:(憋不住笑了出来)

西凉:你们俩笑什么?

杨戬:咳……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西凉:什么高兴的事情?

杨戬:我打得过我老婆

(哪吒:啊欠!)

银角:(笑)

西凉:你又笑什么?

银角:我也打得过我老婆

西凉:你有老婆?

银角:咳咳,不是,我可以粘着精卫打

杨戬:咳,西凉小姐我们言归正传。你说的这个精卫,她……漂亮吗?

西凉:她真的很漂亮,飘逸的羽毛,精致的脸,杀我之前那嘲讽的声音像风铃一样好听。但遗憾的是她秒我秒的太快了,我还想再听听她的声音

杨戬:(再次憋不住笑)

西凉: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好久了!

杨戬:我打得过我老婆

西凉:你明明在笑我都没停过!

杨戬:西凉小姐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呢,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银角:不如这样西凉小姐,你先回去等我们消息,我们一有进展第一时间通知你。

西凉:好吧,你们赶紧抓ad,记得带个羊控她!(起身出门)

银角、杨戬:hhhhhhh

西凉:(听到笑声开门)

杨戬:西凉小姐?(正经)

西凉:(关门)

银角、杨戬:hhhhhhhh

西凉:(好气)

//

纯属娱乐,非毁人设




惊悚意面
白象生日快乐这是俺给你第二次生...

白象生日快乐
这是俺给你第二次生贺
你可是俺一见钟情的男妖

白象生日快乐
这是俺给你第二次生贺
你可是俺一见钟情的男妖

紫藤咕死了

我来把一个月前画的半成品用来凑生贺了)……

我来把一个月前画的半成品用来凑生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