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非天夜翔

138.9万浏览    1185参与
長樂未央

《春归》——非天夜翔情书

《春归》

文/kycien

在那夜。冷。黑。压进逼仄的白光里都是一片寥落的孤寂,滴不完的像夏日蒸腾晚阴雨,驳杂稀疏扫着飘忽不定的帘。

他说手握山河剑,愿为君司南,说与你浅浅数年缘分亦足以慰我平生,说那一把银河如练,说七月初七是天孙织锦的季节,

在那日光倾泻如海,玻璃镇纸滤成七彩的幻灭,碎金宛转斜投满堂,门前阊阖风招摇拂起簌簌的叶。

他说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说你是天真,是浪漫,世界树的中庭就像我们的流年,说我独独爱你备受摧残的容颜。

在那漫天雪粉卷下一席飞絮,乘东风扶摇而去,九曲白练走龙涛,凝眸看都是带花的风褛。风刀横行盘旋,到山头远远近近成了无言。

他说江水奔腾东流...

《春归》

文/kycien

在那夜。冷。黑。压进逼仄的白光里都是一片寥落的孤寂,滴不完的像夏日蒸腾晚阴雨,驳杂稀疏扫着飘忽不定的帘。

他说手握山河剑,愿为君司南,说与你浅浅数年缘分亦足以慰我平生,说那一把银河如练,说七月初七是天孙织锦的季节,

在那日光倾泻如海,玻璃镇纸滤成七彩的幻灭,碎金宛转斜投满堂,门前阊阖风招摇拂起簌簌的叶。

他说唯有你的光辉,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说你是天真,是浪漫,世界树的中庭就像我们的流年,说我独独爱你备受摧残的容颜。

在那漫天雪粉卷下一席飞絮,乘东风扶摇而去,九曲白练走龙涛,凝眸看都是带花的风褛。风刀横行盘旋,到山头远远近近成了无言。

他说江水奔腾东流入海,千古情怀如诗,万里江山如画,说上下五千年任他驰骋,说滚滚黄尘终将覆盖我们,身躯老去,长河一隅。

是无数个隔层文字揪紧喉头尽观他人喜怒悲欢的日夜,一片屏幕冷光隔绝我的不眠。这书页我为他拂到卷边,把这暗红的现实撕出裂痕让我触到他,他光的碎片。

人说一部作品能让读者哭的情感无非三种,离别、死亡、时间流逝的沧桑。但非天夜翔,我想为他加上一条“温柔”。

温柔的像七月初七琼花院外的亘古星河,像三中门口叼奶茶的少年,像末世里阴郁之海上一芥荡摇的船,像死神溜过的床尾,像戾天而起羊角而上的海东青,像江波春水映沈园,像两把绣春情丝般勾连,像为漂浮着明蓝的天递上转经筒,纸页粉碎风雪满喉,是苦痛也是温柔,他就是温柔。

他字里行间像有什么稚嫩的芽在拔地生根,裁出一把春华郁郁葱葱,是九死一生还是悬崖勒马,书里人深深浅浅履印那样烙进路,跟着他们亦步亦趋洇了一路的泪和血。于绝境处豁然开朗,于释怀处猛然揪心,于老成中窥见韶华流逝,于平淡中慨然叹息。他总是用“单纯叙述个故事”的笔调向你层层铺叙,展开来像是藏了字的白纸,整体观来恢弘广远,雄浑无边。

但用激光笔一照,却在平淡中发现最幽微的痛苦和纠结。明明是欢喜的笔触,怎么读来每一行都含着泪。

记得《王子病的春天》的结尾,明明写的是圆满结局,却在那个靠在沙发上的人影儿说出“我俩就这样过一辈子”的时候,心被剜出洞口。眼里那句话是无奈而疲惫的,带着摸爬滚打近三十年的麻木,像是累极了懒得再向前走反而叹了一口气。

谭睿康自始至终没有接受遥远,他是世俗的,圆融的,像梗着脖子与浊流抗争却注定没有一个艺术灵魂的段小楼;他会和遥远在一起,只是因为他碰壁了,失败了,累了;在原先的价值取向中无力再走下去,只能让彼此成为温暖的禁脔。

带着“少一天一秒都不是一辈子”的幻想啊,要么让自我痛苦地剥离,要么让对方同自己一起沉溺于梦,永远格格不入,永远成为禁忌。

拜读非天夜翔封神之作《二零一三》的那几日几乎是魂不守舍的。有人说《二零一三》是他难以再突破的顶峰,然而在我看来不是,他以恐怖的速度无限成长,每篇文都是品种不同的花儿。大概这是末日文题材中的典型,以平凡见真章,不光大纲缜密,主旨也深刻至极——文中主角不过你我身边平凡人,他们不是个例,而是典型,因为在末世,类似主角的人物几乎没有可能活下来。

但他们是奇迹。当原有的社会形态被打破,道德和规则化为乌有,是什么在这片国土上行走——灾难过去,是本我的死亡,还是超我的出生?

记得在马里亚纳海沟的抓阄之前,刘砚那句“无论我俩谁抽到,都是他去,我指挥”——他们每个人都不仅仅能为集体放弃自己,甚至能为集体放弃所爱。大概在平和的番外里赖杰那句“刘砚这个人什么也不在乎”正对应着这儿,不惜福不惜命。但这样不惜命的他却在结尾哭吼着跳下车,用枪抵着太阳穴,后退。

我泫然泪下。

血色的平原上铺开满目疮痍,车轮卷起的尘烟混着噪音远去,刘砚一身的血色斑驳,从车窗跳下来,面对着战友一步步后退,K3教官和将军对他敬军礼,夕阳斜投。

我思考了很久为何在此处敬军礼。

此时他们作为军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所做的是去殉情,军礼的存在意义是什么?是因为教官和蒙爸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刘砚在他们心中的意义已不是“学生的对象”“儿子的对象”这种身份,而是货真价实的战友。

代表着他从被怀疑到被认可的过程。

此刻却发现几处伏笔深的可怕,记得在希望小学时刘砚就跟决明说过“你太小了,还没到殉情的年纪”。

说这话前叹了口气,看来他早有此打算。

又想起他枪抵太阳穴一步步后退的动作。闻且歌在身殉之前也是面朝众人一步步后退,二者联系起来有什么深意么?

又思考了很久——“后退”象征着离开和告别,“面朝众人”象征着不舍。

因为舍不得,所以将这被灾难压榨到无所有的缱绻感情展示给众人看,让众人记住那平凡如尘的躯壳也有那等光辉。

天地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又不合时宜地想起赖杰那句“他什么也不在乎”,大概也是剜着心说出的,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无法做到不在乎。身是飓风队队长,作为军方是原有社会秩序的代表,类似“卫道者”的身份注定了他的情感无法突破牢笼,对老小永远的愧压在心上。编外人可以殉情,他不能,他为国放弃了重建新社会身份的自由,就算面对痛苦也是在戴着镣铐跳舞。

心碎之余,光耀满堂。

 

可以说非天夜翔的成功是必然,泄洪一般的写作速度,不同于网络市场的缜密大纲和剧情展示,他真正是一个“以我手写我心”的写手,他会去寻觅灵感,去采风,将伏笔埋成长线,以雕琢的态度面对作品。不卖人设,谦虚善良,文好人好,何时被人喜爱,只是时间问题。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中待时飞。

看《相见欢》大概是我初二或初三,记得这篇文长时间霸王票第一,还与别人笑了很久小非起名像用脸滚键盘那样不走心,不过比着全网原耽一把文艺花名,他的取名方式倒多几分男子气概。

他的作品也是这样,没有过多故意迎合人口味的缱绻柔情,他只是把他理解的爱顺理成章写给你看——主角身在铁血战歌顺便谈谈恋爱,爱情的存在只会升华而不会拉低他的主旨表达。经常涵盖对各时代体制格局的思考,用乱世为王影射土木堡之变(柔来蹭一下鸡的热度),用相见欢影射靖康恨岳公仇,借北城天街表达对民粹主义的思考,用王子病的春天来展示千禧年代青年于角落里挣扎的精神面貌,用一腔热忱去塑造烽烟三国和前秦。他不为市场而写作,只为热爱而写作。

记得翻他的作者专栏,看到《北城天街》被放在“角落里的事”的时候总是很难受,大概纪实向文学像一湾河在我心里流过,虽极为轻缓,却流出了不可填埋的创痕。每次看他笔下主角的痛苦,想到那句“这是个浪漫已死的年代”,想到催吐剂和牛奶。对遥远心理历程的刻画几乎是真实到骇人的,他的每一步感情进境都反普遍意义上脆皮鸭文的套路,当我看到遥远第一步产生的感情是对自己的厌恶和愧疚,想要让自己人格剥离时,我醒悟过来了。

这不是一本脆皮鸭,这是一篇纪实文字。

遥远从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到渐渐摸索这个圈子,都是一个真实的同性恋者丝丝入扣的心理进程——无比真实完整,没有一点水分。知道命中注定的拒绝和离去,为了不让睿康困扰甚至能自我欺骗,这份爱不被需要,他就骗别人骗自己也要把它藏好,让谁困扰从不是他的快乐。

然而真正让我大恸的是那句“每天念着念着也就让自己麻木了”,这句话在别人眼中或许很不起眼,但我愣了很久。

因为它过于真实,真实到是你是我是大家是自己。

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起初是恐惧的,进而会不断心理暗示给自己以强调,渐渐地习惯于此,坦然地每天像过电影一样重复自言自语着“我是个同性恋”的概念。不是因为释怀了,只是因为对现实的未来太过迷茫,失去了思索的力气,将外界像脱一层外套一样从自己身上脱去。

内在人格与外在表现长期剥离,很大几率会得抑郁症。

遥远得了,我也得了。

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大骇,我感觉自己像个风铃被一阵秋风吹出了悲凉的共鸣。

真的很想很想问他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真实的痛苦吗?还是你自己经历过?我很想从屏幕里钻进去摇他的肩膀去哭去问他,每次告诫自己“不要对作者自己的生活想那么多”,可我控制不住,我在矛盾中不断诘问。他有经历过吗?不要让我这么心疼好不好?是不是平时对读者温和可爱的他隐忍了很久那些文字里惨痛的心情?

想透过文字来认识他是不合适的吧,不能再不礼貌地妄加揣测他,可我总是无比贪心,想要从文字里看到他的幸福,只是看到他的幸福就好了。

每次看到他在微博更新旅游动态就像我正在环游地球,他发一条广告就好像我月入百万,他秀恩爱就好像我获取了一吨爱情,我想要我的生活被他的幸福照耀。

只要幸福就好了。

记忆里夏夜的空调不知疲倦吹着,空调风吹进喉头是干冷的,外机漏着水一滴滴到床头,分不清是看着屏幕的我的眼泪还是水声,我最沉沦迷茫的日子里他的文字像行军号吹响在我的左右,几乎涵盖了一片银河中最闪耀的所有。

不缺风光霁月,不缺滚滚红尘,喜怒哀乐爱恨嗔痴,入于胸次,缓缓道来。他不是青灯前就着孤星冷月展开竹简的羸弱书生,是背倚金蟠毫末泼洒的帝王气概。读他的作品像过电影,文字俱化成音画,在各人的脑海中私人订制,镜头感数一数二,寥寥勾出大片留白的白描,再以工笔手法细细填充,壮阔饱满,苍云起波澜。

从五千年前到五千年后,从历史到社科,从物理到经济,他的恐怖之处就是用庞大的知识量将所有剧情一线串珠,如齿轮卡合一般毫不突兀,读者只能按图索骥,渐开视野,便如渔人从山缝儿进入桃花源,最终只能一声惊叹。

大概只有他才能执笔写出这般滚烫的赤诚和固执的认真。他的作品宏大,不是方方正正的木制建筑的宏大,而是山是河是山雨欲来;他的作品宛转,不是白瓷上点彩釉的贤淑婉约,是一条大江千岛萦回九曲十八弯;他的作品绚烂,不是满墙攀枝叶盈盈春意的绚烂,是万千草木枯荣,同生同死,同去同来!

所以读者才会在他构建的文字里沉沦难舍,他的世界包容地无尽吞噬,在他的笔杆面前,我矮小如蚁。

我想他的文字是永恒,而我只是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罢了——他在我眼前扶摇羊角而上九万里,背负青天,莫之夭阏,我所捡到的不过是他遗落的彩羽,便已经足够明绚烂漫了。

确实诚如他所言,滚滚黄尘终究会覆盖我们老去的身躯,在历史长河里我们占不上一隅。他的眼光是宏阔的,也注定了他没有市井的俗厌,只有清芬的淡然。也正因如此我才能拾闲偶坐,遐思无限,看他一杆笔墨嶙峋,宛转勾出故人词笔。看岁月不败美人,待春梢莺鸣柳,老来相忆,藤黄扇底,依稀墨痕是你。

不正是因为时间长河冲刷你我从不留存,我与你的相遇才像潮与月共生,短短相伴,幸运丰盈吗?那么我爱的浅淡或浓烈,最终都是一把飞灰,这时就算喷薄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非天夜翔我爱你啊。

 

最后贴上当年读完《相见欢》后所作:

十载沉浮,龙辇回銮,江湖雪浪风涛

纷华乱世,东宫沦落,纵横万里奔霄

琼花院内,汝南城里,盈襟泪血妖娆

相府蛰若木白虎,潼关弑庙堂宵小

应道是上梓有恨,京都陆沉,江州遍飞春桃

玉璧关险,西川岭深,北良烽燧古道

梦回辟雍,西窗添尘,晚来空待破晓

忆旧容,青锋亮剑,南陈风月前朝


他山知怀青

夺梦

在阳光消失之处,终有明月照耀黑暗世界……

在阳光消失之处,终有明月照耀黑暗世界……

千载子不语
因为你,因为神圣。从此之后,与...

因为你,因为神圣。

从此之后,与世界再无关系。

因为你,因为神圣。

从此之后,与世界再无关系。
一只宅小南

碎碎念:很想发长视频……然而能不能求一下设置封面的功能OTZ

原作:非天夜翔

送给:和我一样穷  但喜欢看有钱人谈恋爱的小伙伴OVO

PS:为啥吴舜C位呢~因为他是对称轴吖!!!!

演员表:

闻天和—王一博  

关越—黄景瑜

江子蹇—吴亦凡

佟凯—罗云熙

吴舜—宋威龙

司徒静—宋祖儿

闻天衡—陈坤

闻天岳—黄轩

张秋—刘亦菲

廖珊—陈瑶

BGM:

《Smash It Up》《巴赫平均律》《卡农》(摇滚版)

《多幸运》(萧忆情版)

双十一大家的钱包还好么 就是他们不仅要虐狗还是万恶的有钱人!

最可怕的是,我真...

碎碎念:很想发长视频……然而能不能求一下设置封面的功能OTZ

原作:非天夜翔

送给:和我一样穷  但喜欢看有钱人谈恋爱的小伙伴OVO

PS:为啥吴舜C位呢~因为他是对称轴吖!!!!

演员表:

闻天和—王一博  

关越—黄景瑜

江子蹇—吴亦凡

佟凯—罗云熙

吴舜—宋威龙

司徒静—宋祖儿

闻天衡—陈坤

闻天岳—黄轩

张秋—刘亦菲

廖珊—陈瑶

BGM:

《Smash It Up》《巴赫平均律》《卡农》(摇滚版)

《多幸运》(萧忆情版)

双十一大家的钱包还好么 就是他们不仅要虐狗还是万恶的有钱人!

最可怕的是,我真的很喜欢看他们谈恋爱!快去结婚!

PS:AWM绝地求生戳:av32710680

墨染喂黄少吃秋葵

关于weibo票选你最喜欢的作家

个人言论,不喜勿喷
关于weibo投票2018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
今天感觉各家都有点不可开交,茶余饭后的,听我分析一下下说不定你们觉得有道理。可以帮忙扩一下,就还是希望大家都别吵了
首先这个投票拼的就是人气。
他们所有人的作品都在不同的领域,
江南,内地幻想文学家
南派三叔,以《盗墓笔记》系列闻名百万畅销作家
蝴蝶蓝,原创游戏类小说作家
沈肯尼,独立作家(大多作品都是个人传记和情感小说)
唐家三少,以《光之子》,《斗罗大陆》系列闻名的网络作家
非天夜翔,耽美小说作家
举这几个人我只是想说,他们都是不同领域的作家,基本都搭不上边,这个投票比的只是人气,而现在各家刷票,拉票,出来的其实是一个“虚假人气”了,而且我个人观...

个人言论,不喜勿喷
关于weibo投票2018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
今天感觉各家都有点不可开交,茶余饭后的,听我分析一下下说不定你们觉得有道理。可以帮忙扩一下,就还是希望大家都别吵了
首先这个投票拼的就是人气。
他们所有人的作品都在不同的领域,
江南,内地幻想文学家
南派三叔,以《盗墓笔记》系列闻名百万畅销作家
蝴蝶蓝,原创游戏类小说作家
沈肯尼,独立作家(大多作品都是个人传记和情感小说)
唐家三少,以《光之子》,《斗罗大陆》系列闻名的网络作家
非天夜翔,耽美小说作家
举这几个人我只是想说,他们都是不同领域的作家,基本都搭不上边,这个投票比的只是人气,而现在各家刷票,拉票,出来的其实是一个“虚假人气”了,而且我个人观点这个奖对于各位获得了这么多知名大奖的大大其实也不意味什么吧,在批判别人的同时,想一想别人为什么会获得这个成绩,说明他写的作品一定有吸引人的地方,我个人还是希望接下来不要再出现喷别家什么的情况了,太丢自家脸了,而让那些多重粉丝很难做人,大家和和气气不好吗?

江水啊江水

Aquí te amo

唔啊啊啊啊啊,刚刚搜这句话,想听听读音,没想到发现了意外的东西。

原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西班牙语“我爱你”,没想到这里还有梗。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里面有一首同名的诗。

想着可能有鸡粉没有发现,所以搬一下这首诗——


Aquí te amo(我在这里爱你)

文/聂鲁达

我在这里爱你,

在幽暗的松树林里,风轻柔地释放自己。

月亮发出磷火一样的光于荡漾的碧波上。

日子年复一年,相互追逐着一天天过去。

雪花在婀娜的舞姿里招展,

银白色的海鸥从西跌落,

有时一点风帆,直薄高远的星际。

哦,那船头黑色的十字是那么孤独无依。

有时我早早起来,我的心潮湿如水,

海浪起伏,回响来自远方。

这...

唔啊啊啊啊啊,刚刚搜这句话,想听听读音,没想到发现了意外的东西。

原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西班牙语“我爱你”,没想到这里还有梗。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里面有一首同名的诗。

想着可能有鸡粉没有发现,所以搬一下这首诗——


Aquí te amo(我在这里爱你)

文/聂鲁达

我在这里爱你,

在幽暗的松树林里,风轻柔地释放自己。

月亮发出磷火一样的光于荡漾的碧波上。

日子年复一年,相互追逐着一天天过去。

雪花在婀娜的舞姿里招展,

银白色的海鸥从西跌落,

有时一点风帆,直薄高远的星际。

哦,那船头黑色的十字是那么孤独无依。

有时我早早起来,我的心潮湿如水,

海浪起伏,回响来自远方。

这是一个港口,我在这里爱你。


我在这里爱你,

地平线隐去你的身影是如此随意;

在这些冰冷的事物里,我依然爱你,

有时我的吻乘着载重的船只漂洋过海永不再归来,

我看到自己就像那些陈旧的海锚被人遗弃。

午后的光阴在那里凝固,码头悲伤不止;

我的生命变得疲倦、饥渴,没有任何目的。

我爱着我所不能拥有的,

你是那么遥远,

点点夕阳让我这般的为你纠缠,为你痴怨。

暮色悄悄降临,星辰对着我歌唱不已。

月亮总是圆缺不定,梦想有如钟摆准确无误,

那最大的星辰凝视我一如你的双眸。


我是这样的爱你,

如松风在月下长吟,

如针叶轻轻歌出你的名字。


狐狸预祝赤司1220生日快乐

姐妹们c微博啊!!!
喜欢的作家都在tag里!!

姐妹们c微博啊!!!
喜欢的作家都在tag里!!

无卿_丹鹤檀栾

【夺梦/凯欧凯】论机械科技和玛雅文明兼容性(欧启航视角)(一)

时间线接正文结尾,人物属于非天夜翔,ooc算我的,把欧欧写成恋爱脑了是我的锅dbq

和 @蓝鸢飞鸾 太太之前的搞事脑洞,不成熟POV,求求您们吹一吹她她特别好!!!!!!!!凯欧凯也特别好嗑求您们品一品!啊!!!!!


——————以下正文——————

1、

锋利的刀片划开黄色的封箱带,纸板和气泡膜被掀开,一摞一摞封在塑板里的零件露出来,闪着幽微的光。

欧启航先拆开了底座零件的塑封,将零件分类收好。金属零件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爱好模型的室友探头过来:“有图纸没有?要哥给你帮忙不?”

欧启航晃晃桌上的鼠标,电脑屏幕幽幽亮起,旋转着一张立体的图纸。不是...

时间线接正文结尾,人物属于非天夜翔,ooc算我的,把欧欧写成恋爱脑了是我的锅dbq

和 @蓝鸢飞鸾 太太之前的搞事脑洞,不成熟POV,求求您们吹一吹她她特别好!!!!!!!!凯欧凯也特别好嗑求您们品一品!啊!!!!!



——————以下正文——————

1、

锋利的刀片划开黄色的封箱带,纸板和气泡膜被掀开,一摞一摞封在塑板里的零件露出来,闪着幽微的光。

欧启航先拆开了底座零件的塑封,将零件分类收好。金属零件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爱好模型的室友探头过来:“有图纸没有?要哥给你帮忙不?”

欧启航晃晃桌上的鼠标,电脑屏幕幽幽亮起,旋转着一张立体的图纸。不是那种拼装示意图,而是横纵都标着密密麻麻尺寸和材质的设计图。

 “你设计的?”室友推了推惊掉的眼镜。

“嗯,定做的。”欧启航将工具箱找出来,开始拼装底座,一边幽幽地堵死了边上模型爱好者的跃跃欲试,“别想了,只给看不给摸,这个我得自己动手。”

他室友一听,调侃道:“怎么?给对象的礼物啊?”

要知道,欧启航此人——计院男神,人帅腿长绩点高,多少小姑娘趋之若鹜啊,旁敲侧击送的小礼物把同寝另外三个养得油光水滑膘肥体壮,谁知道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眼下这难道是要铁树开花?

欧启航没否认。一双修长的手灵巧地将精细的零件一点点组装起来。

室友暗自纳罕到底是何方神圣吹了一阵东风,搞得入定老僧欧启航都荡漾着怀起春来了。瞧瞧这架势,那种恋爱的甜蜜都快凝成糖浆淌下来了。

然而还没盘问几句,就发现这小子口风死紧,夸得他对象是天上地下第一好,个人信息却是一点都没有,算是讨了个没趣,白吃一波狗粮。

其实如果周昇或者余皓见了欧启航设计的图纸,大概便能一眼看出端倪。这分明是欧启航梦中的高达郢城的微缩版。只是这城市模型的中心,拥护着一座风格迥异的玛雅金字塔。

——那是奇琴伊察。

他的心上人,梦里就有一座奇琴伊察。

欧启航花了好几倍的时间拼命回忆金乌轮带来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从那吉光片羽的记忆里复原那座雄伟奇丽的金字塔,令它做成模型之后也不至于失真,让那人一眼便可看出自己的心意。

他根本不屑掩藏自己的喜欢和爱慕,该懂的人自然会懂。

 

隔天欧启航就在毛概课上发呆,笔在指尖转啊转。面前摊着一本空白的笔记本。

如果将封皮翻过来,就会发现笔记本上写了一行抬头。

——论机械科技和玛雅文明的兼容性。

瞧着正经又有点二么兮兮的标题,说白了只是他的“陈烨凯攻略计划”。

凯叔申请了北京的交流,也答应了和自己一起研究金乌轮。如此大好良机,永远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他是认认真真想追求陈烨凯,自然要准备周全。

他一边在心里算着日子,一边在纸上画出表格,估计了一下自己组装模型的进度,给自己画出了一条告白的死线。

要赶在凯叔交流结束回到郢城之前,他想,带着一点宛如开疆拓土的野心,渴望在“陈烨凯”这个名字前面永远加一个定语“欧启航的男朋友”。

可他还没来得及写几个字,周围渐渐骚动起来,老师开始点名,他抬头一看钟,发现还有两分钟就下课了。········································································································································································································································································································讲台上讲毛概的老师那句“这节课就到这里”话音还没落下,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偷偷打开后门溜出了教室。

欧启航收拾了课本,在座位上抻了个懒腰,才背起包慢腾腾往外走。

走出教室一抬眼,难得晴朗的日头已经偏西,色泽转向温暖柔和的橙红,映在坐在走廊里垂头看文件的陈烨凯身上,连带着他的发梢都是暖融融的金棕色。

欧启航的呼吸压得又轻又缓,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不想惊醒,心跳却又急又快,耳膜都能感受到那急速的鼓点。

一定是因为刚才毛概的教室里太闷了,他有些晕晕乎乎地和陈烨凯打了招呼,准备搭他的车去余皓家蹭饭。

接过金乌轮的阶段实验研究报告的时候,他的脑袋好像乍然被晚风吹得清醒了,一边亦步亦趋地跟在陈烨凯身后,一边从头到尾大致浏览了一遍。

先前的假设又被推翻,尝试激活金乌轮的方法被证不可行,欧启航有些挫败,答应好了和凯叔一起研究金乌轮,可怜他一腔雄孔雀求偶的抖毛之心,但却屡次失败,显得自己有些没用。

他还没来得及挫败两秒钟,就被陈烨凯捉着肘子让他看路,手里的报告也被抽走。

虽然被心上人凶了一下,但欧启航成功解读出了关心的意味,这下子好好走路看路——但还是有一半的精力被用来压住忍不住上翘的嘴角。




感谢阅读。太凉了我都不好意思求评论。但再次求求您们去品一品蓝鸢太太的凯凯视角啊啊啊

蓝鸢飞鸾

【夺梦|凯欧凯】论机械科技和玛雅文明兼容性(陈烨凯视角) (一)

时间线无缝衔接正文结尾,凯欧凯这么好吃,求各位小仙鸡来品一品1551


这是之前和 @无卿_丹鹤檀栾 太太商量的搞事计划之一,她负责欧欧视角部分,我负责凯凯视角部分,双视角并行,是截然不同的画风呢。大概就是一个欧欧妈妈粉和一个凯凯女友粉之间碰撞出的奇妙沙雕脑洞


角色属于鸡总,ooc属于我

——————


奇琴伊察的雨林在初升的太阳的光芒下,展现出它幽深的全貌。零星几个模糊不清的建筑群上仿佛蒙着一层流水般淌动的薄纱,折射出五光十色的琉璃光影。

陈烨凯坐在雨林正中的金字塔顶,看着自地平线上流落而出的金色曲线缓慢地分割着奇琴伊察金字塔,拖出了酷似羽蛇...

时间线无缝衔接正文结尾,凯欧凯这么好吃,求各位小仙鸡来品一品1551


这是之前和 @无卿_丹鹤檀栾 太太商量的搞事计划之一,她负责欧欧视角部分,我负责凯凯视角部分,双视角并行,是截然不同的画风呢。大概就是一个欧欧妈妈粉和一个凯凯女友粉之间碰撞出的奇妙沙雕脑洞


角色属于鸡总,ooc属于我

——————

 

奇琴伊察的雨林在初升的太阳的光芒下,展现出它幽深的全貌。零星几个模糊不清的建筑群上仿佛蒙着一层流水般淌动的薄纱,折射出五光十色的琉璃光影。

陈烨凯坐在雨林正中的金字塔顶,看着自地平线上流落而出的金色曲线缓慢地分割着奇琴伊察金字塔,拖出了酷似羽蛇神的欣长影子,宛如古老玛雅文明的一段重现。

曾经奇琴伊察世界的图腾战被阴魂不散的Boss林寻一搅,众人完完全全地错过了日出。日月交替的现象又是在梦境世界太阳消失、余皓唤醒了银月轮后才被触发。仔细算来,这犹是陈烨凯第一次看见自己梦里的日出。

 

太阳升上金字塔顶的过程本应该持续整整一个小时,却在梦里只经过了短短一瞬。羽蛇神安静地守在殿外的广场上,四周唯剩下雨林如有生命力般的呼吸。而陈烨凯却在此时此刻捕捉到了一丝混入其中的不同动静,那或许并不能算是声音,而像是一团舞动起来的杂乱线条,又像是金乌轮与监视者修正者交流时那般投射进六感最末的感知里的“语言”。

那么鲜活,又那么灵动。

它正在雨林的边缘轻轻叩击着奇琴伊察梦境世界的大门,宛如一个流浪的年轻旅人在寻求庇护所般。它拥有着新生的朝气,踩着轻快的鼓点,与沉淀下来的整个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这种陌生的活力几乎是立即让梦境主人下意识感觉到了隐约的危险。

于是陈烨凯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这个认知甫一出现,整个世界便自地面开始晃动起来,波纹状迅速扩散到天际,奇琴伊察世界消失。

 

这是金乌轮失去作用后的整整一个月里,陈烨凯第一次梦见奇琴伊察。尽管在失去了金乌轮的协控能力后,这个梦略显凌乱不稳。

 

 

醒来的陈烨凯对这个梦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他收拾完出宿舍,见今日竟是少有的好天气,稍稍有些意外,拿出手机看了眼,只见屏幕上显示的是“3月21日 春分”。

 

进了三月以后的北京,那些略带枯黄的树枝头上泛出几点绿意,勉勉强强算是春天到了。前些天还是冷得厉害,且整日整日的黄沙漫天,吹得人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说是窝火也不至于,但要说心里没火那也是不可能的。

 

今天风沙却一反常态地停了,太阳挂在天上,洒下来的阳光经过树叶缝隙投射落到头顶,斑驳的光影让陈烨凯想起曾在梦中的奇琴伊察雨林里不经意的一抬头,也是这样的风景。梦里的刹那朦胧重叠到此时此刻,让他感受到某股难言的温暖,有种想把略显厚重的冬衣扯下来、舒展开四肢的冲动。

 

不远处有个讲师走过来,陈烨凯回过神,温文尔雅地和他打了个招呼。那人以“小陈,今天天气真不错”起头,陈烨凯便知今天他第一天返校,多半是想同自己寒暄几声。然而这位老师闲谈功夫实在很难招架,陈烨凯笑着回他一句“嗯,有空再请您出来走走”结束了话题,脱开身来。

 

先前在郢市办的跨校交流时间只有一年,陈烨凯来的时候没想太多,现在金乌轮的麻烦解决完,思考未来落脚的地方,决定还是留在北京。申请交流延期并不难办,只是梁金敏还留在郢市等他回去,陈烨凯和她说起这件事时,梁金敏并没有反对,只是让陈烨凯去申请更好的学校。

先前是北京的学校邀请陈烨凯交流,现在要自己申请却没有那么容易。前段时间陈烨凯就开始准备自己的个人履历,才发现自己这些年来竟然是拿了不少奖,好在都有云端的扫描件,不然整理起来简直是一桩灾难。他朝北京的一流学府都投了简历,没想到最先收到的竟然是北大的回复,让他今天下午去面试。

北大心理学的办学层次排到世界高水平学科,哪怕是做讲师,能接触到的研究资料和学术大师之多也是难以想象的,肯给他匀一个吃饭的位子,想来也不全是因为他的简历和论文,多半有梁金敏从中给他疏通了一下关系。陈烨凯到底不是毛头小子了,虽有着刻入骨里的傲气,却已能坦然接受这份好意。

 

周昇余皓今天晚上又在家里请客吃饭,陈烨凯想着面试完顺路还能捎上欧启航,便决定还是开车去算了,挑了辆看上去最不起眼的车,一路堵到海淀区,去他们的金乌轮实验室取了新出来的实验报告去北大,时间把握得刚刚好。

欧启航课排得满的时候,实验室里的事儿就是陈烨凯有空了去做,实验数据出来再拿给他。

 

陈烨凯面完试开车进了清华,欧启航在上毛概,陈烨凯见他还没下课便停了车坐在教室外面等人。那大阶梯教室为了采光在靠近走廊的一侧装的透明玻璃,外面走廊阳光正好,教室的窗帘都束了起来,无论是里面人看外面还是外面人看里面都一览无遗。

陈烨凯上身穿了件浅灰色中领毛衣,下半身穿的黑色修身长裤和深棕色短靴,还搭着一件卡其色风衣,帅得极有杀伤力。往走廊上一坐,马上就引起了靠窗女生的一阵小小骚动。

走到哪儿都能收割粉丝的陈老师不以为意地拿出一副眼镜架上,拿了金乌轮最新的测试报告看,抽空还是往教室里面看了眼,这种从最后一排往前抢座的坐座位方式、数也数不清的电脑和静止般的空气无论在哪所学校都是思政课的标配。欧启航倒是坐得挺前面,还是为数不多没拿电脑的人,灰白色的卫衣衬得他有股褪不去的学生气,帽子里还有几揪没塞好而露出来的白色绒毛,埋着头也不知道在写点什么。陈烨凯把视线挪回来,忽略掉总是瞄到自己身上几道目光,抖了抖手里的报告继续看。

 

下课前几分钟教室内的空气终于肉眼可见地流动起来了,老师点完名,众人背起早收拾好的包踏着铃声迅速跑路。

陈烨凯在哄闹声里定力很好地坐着,一目十行的阅读速度并没有受到影响,等着欧启航收拾完。见他差不多好了,陈烨凯便把没看完的纸先收起来,把看完的部分放在一边准备一会儿给他。

欧启航收拾完抬头,一眼就看到了等人的陈烨凯,那表情看上去颇有点受宠若惊。

 

欧启航出教室:“凯叔,你今天下午没事了?”

陈烨凯决定先不把去北大面试的事说出来,只道:“刚开学哪来那么多事,走吧,带你蹭饭去。”

欧启航接过陈烨凯递给他的报告和拷贝了报告的u盘,拿在手里边走边挑着重要的数据看了两眼,看着看着颇有点小小的受挫。他们最开始尝试了在真空中用各种频率的电波去寻找共振点,没有反应后又试了各种奇怪的方法试图激活,却依然一无所获。

陈烨凯偏头看了一眼边走边看的欧启航,这块的路其实并不好走,但欧启航仗着走熟了丝毫不在意脚下,眼见前头有个坑,陈烨凯下意识伸手托了把欧启航的肘子,把他带到平整些许的地方,手收回去时顺手无比地把他手里的纸刷一声抽走了。

“咳,”陈烨凯回过神来才觉得有些局促,指着那坑正色道:“走路不看地下,等着摔个倒栽葱才肯长记性吗?”

教训完人的陈烨凯瞄了眼欧启航,只见其人脸皮厚度又刷新了他的认知,欧启航脚下机械地跟着陈烨凯走着,眼睛还盯着自己刚拿纸的那两只爪子没回过神呢。在外以高冷著称的计院男神非但没想辩解两句,这一脸没忍住的笑和暗戳戳的高兴对得起辛辛苦苦为他打造人设的迷弟迷妹吗?

真是没眼看。


【TBC】

长夜贪光

“我们只是无数次循环中的短短几万年,是宇宙心跳中的瞬间。” 


——————《西楚霸王大战外星人/朝圣/星河彼岸》by 非天夜翔

“我们只是无数次循环中的短短几万年,是宇宙心跳中的瞬间。” 


——————《西楚霸王大战外星人/朝圣/星河彼岸》by 非天夜翔

-舟行绿水-
阿鸡写的to签,存个档,我永远...

阿鸡写的to签,存个档,我永远喜欢非天夜翔˚‧*♡ॢ˃̶̤̀◡˂̶̤́♡ॢ*‧˚

阿鸡写的to签,存个档,我永远喜欢非天夜翔˚‧*♡ॢ˃̶̤̀◡˂̶̤́♡ॢ*‧˚

今天也是卑微嗷

“我的爱穿越天际
我的爱川流不息”

“纵使流年飞逝
芳华老去
我始终爱你
一往如昔”

p1有框,p2无框.

“我的爱穿越天际
我的爱川流不息”

“纵使流年飞逝
芳华老去
我始终爱你
一往如昔”

p1有框,p2无框.

故故斜风

鸡永远是最浪漫的鸡🐔
谢谢嘶鸣同学,回家约火锅 @千载子不语

鸡永远是最浪漫的鸡🐔
谢谢嘶鸣同学,回家约火锅 @千载子不语

-舟行绿水-

全家福,闻家三兄弟(这套禁止转载搬运)

全家福,闻家三兄弟(这套禁止转载搬运)

-舟行绿水-

全员,我以为我发了,结果刚刚发现并没有,周末感冒过得浑浑噩噩(这套禁止转载搬运)

这次给每个人按不同的个性配了代表色
闻天和:天蓝——忧郁、纯洁、优雅
关越:黑色——沉默、冷静、坚定
江子蹇:黄色——温暖、光明、自由
佟凯:橙色——热情、开朗、快乐
闻天衡:棕色——质朴、务实、稳健
闻天岳:紫色——魅力、自信、包容
普罗:海蓝——知识、爱、永恒
吴舜:绿色——诚恳、理性、活力
张秋:孔雀蓝——智慧、真理、乖僻

图灵里每个角色都是立体的,个性都非常丰富具有多面性,不能用一种色彩概括起来,比如关越性格中浪漫的部分,江子蹇性格中天真烂漫的部分,这里选的颜色都是个人理解下的觉得占主导成分的个性色彩(复制下微博文案)

全员,我以为我发了,结果刚刚发现并没有,周末感冒过得浑浑噩噩(这套禁止转载搬运)

这次给每个人按不同的个性配了代表色
闻天和:天蓝——忧郁、纯洁、优雅
关越:黑色——沉默、冷静、坚定
江子蹇:黄色——温暖、光明、自由
佟凯:橙色——热情、开朗、快乐
闻天衡:棕色——质朴、务实、稳健
闻天岳:紫色——魅力、自信、包容
普罗:海蓝——知识、爱、永恒
吴舜:绿色——诚恳、理性、活力
张秋:孔雀蓝——智慧、真理、乖僻

图灵里每个角色都是立体的,个性都非常丰富具有多面性,不能用一种色彩概括起来,比如关越性格中浪漫的部分,江子蹇性格中天真烂漫的部分,这里选的颜色都是个人理解下的觉得占主导成分的个性色彩(复制下微博文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