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靳东

242.5万浏览    22249参与
靳属丝

最近真的太忙了

准备会考还有月考

我太难了୧😂୨

最近真的太忙了

准备会考还有月考

我太难了୧😂୨

残梦流年夕

这么多天困扰我的问题

明楼到底啥时候

怎么

变宽的?

这么多天困扰我的问题

明楼到底啥时候

怎么

变宽的?


@东Boy
也不知道东哥怎么了好可爱

也不知道东哥怎么了
好可爱

也不知道东哥怎么了
好可爱

凌文桀

第一集的删减片段  无台标无水印版

很久之前扒的那个一圈水印还带流动广告的卫视版太不能忍了!!!!

(微博疯狂删我视频  所以发lof吧  气

第一集的删减片段  无台标无水印版

很久之前扒的那个一圈水印还带流动广告的卫视版太不能忍了!!!!

(微博疯狂删我视频  所以发lof吧  气

靳四岁的佳哥
求帮帮忙🤝谢谢支持老庄对我来...

求帮帮忙🤝谢谢支持
老庄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求帮帮忙🤝谢谢支持
老庄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四岁哥哥吖
求大家帮我点个赞呗

求大家帮我点个赞呗

求大家帮我点个赞呗

春风送到我怀里

〈我在想peach系列18〉——《弈江山》全明星后宫,女尊权谋狗血第二人称避雷!

    春风拂过碧水波,荡漾涟漪圈圈。吹入廊中,卷起白纱带轻扬。七人围坐,前放檀木小桌,上摆糕点酒水。中间兽形金色香炉袅袅吐烟,氤氲场上风景。


    宫女恭恭敬敬给几人满上酒水,张若昀举起酒杯,微微颔首轻笑道:“诸位请用。”


    胡歌的酒放在了铜锅子里烫热了,方被放到面前,胡歌轻轻抿了一口,笑道:“这酒入口清冽,何名?”


    乔振宇一口饮尽杯中酒,潇洒道:“家父所酿陈年美酒,在我家那棵杏花树下埋了多年,这几日刚开封就把诸位叫来品尝了,此酒我倒还没想

    春风拂过碧水波,荡漾涟漪圈圈。吹入廊中,卷起白纱带轻扬。七人围坐,前放檀木小桌,上摆糕点酒水。中间兽形金色香炉袅袅吐烟,氤氲场上风景。


    宫女恭恭敬敬给几人满上酒水,张若昀举起酒杯,微微颔首轻笑道:“诸位请用。”


    胡歌的酒放在了铜锅子里烫热了,方被放到面前,胡歌轻轻抿了一口,笑道:“这酒入口清冽,何名?”


    乔振宇一口饮尽杯中酒,潇洒道:“家父所酿陈年美酒,在我家那棵杏花树下埋了多年,这几日刚开封就把诸位叫来品尝了,此酒我倒还没想过名字。”


    华晨宇笑了起来,嗅嗅扑鼻的香气,笑道:“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虽非午桥,但这座中确实皆是忠义爱国的豪英,不如便叫此酒豪英如何?”


    邓伦一听便知何意,但并未附和接话,毕竟他如今已不想再保这座上的皇帝,也就没有必要去配合他们,只需要在这打着哈哈,帮着朱一龙他们监视着这边的动向即可。邓伦挑挑眉,喝了口酒,饶有兴致地看着胡歌几人的反应。


    王凯微微皱眉,然后温声道:“听说这杏花树乃是令尊为纪念令慈所亲手栽下的?”


    乔振宇有预感他要说什么,但这确实是事实于是微微点头。


    靳东故作风流地打开折扇摇了摇,嘴上也不闲着,笑道:“那若叫豪英岂不是辜负了尚书大人对令慈的深念追思,据我所知,尚书大人与令慈因杏花结缘,不如干脆利落,便叫杏花酒好了。”


    胡歌浅笑,轻轻抚摸手里的白色羊脂玉,道:“杏花酒……我倒觉得不错,朗朗上口,简单又纯粹。”


    邓伦看向低头默默喝酒的张若昀,张若昀不动声色,手指轻轻摩挲杯沿,看起来没什么想说话的欲望。邓伦笑道:“我也觉得这名字不错。不过……这酒天下应该就这一坛了,起了名字也没什么用,好喝不就是了?”


    张若昀看向廊外的水塘,喝了口酒,神色反倒是没什么激情,脸上笑着,语气淡淡道:“既然少恭都把酒拿来了,我们聊聊天,把这酒喝出来也就散了,别想太多,且喝吧。”


    胡歌有点奇怪张若昀的态度,但一时也猜不出究竟为何,突然腹中绞痛,胡歌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羊脂玉一下掉在地上,离着胡歌最近的靳东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忙搀住胡歌,急忙道:“长苏?”


    王凯猛地站起来,几步走到胡歌身边。


    邓伦愣了一下,看了看其他几人的表现都是浮于面孔的吃惊与担忧,眼中毫无真情,便知这是故意设的局了,只是……在场所有人都喝了这酒,为何偏偏只有胡歌有事?


    张若昀很焦急似的叫了几个婢女:“把贵妃娘娘先送去小宇宫里,小顺子,你赶紧去找太医。”


    华晨宇的寝宫离这最近。华晨宇担忧地过去道:“快走吧,先去我殿里躺下。”


    王凯和靳东脸色极为难看,靳东倒还记得道谢,只是三个字就跟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似的,寒声道:“有、劳、了。”


    华晨宇也不介意,快步领着几人离开。


    乔振宇向着张若昀微微点头,也跟了上去。


    邓伦貌似吊儿郎当,漫不经心道:“你这是准备直接杀了他们?不好吧?”


    张若昀满眼冷意,道:“自然没有这个想法,只是试探一下罢了。”


    邓伦有些奇怪,皱起眉问道:“试探?他有什么好试探的?”


    张若昀叹了一口气,他没发现邓伦的不对,或者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过和他同属凤族的邓伦会背叛,于是他毫无防备地瞪了他一眼道:“这几日我也找不着你,于是就和家族联系了一下他们几个人的事,本来没想查胡歌,但是一不小心顺出来了,我心有疑虑,便去各种打探,最后我有一个推测——胡歌应是秦国人。”


    胡歌的江左盟总部虽设在秦国,但是其分部却很广,加上琅琊阁的倾力相助,几乎没人知道这个盟主到底是哪国人,是什么身份,而他身在魏国皇宫的是也就这几个人知道,加上皇帝,也就不超过二十个人。


    “而胡歌之所以体弱多病是因为他身上中了一种剧毒,平常应该是被靳东压抑的很好,但只要一碰带雄黄的食物,就会复发,这种剧毒就是天下奇毒之首,火寒之毒,而这毒想要形成的条件,在浑身烧焦的前提下,被寒疥虫咬噬全身,寒疥虫的毒素压抑火毒,于是就成了火寒之毒,这寒疥虫又只有秦国的梅岭才有,寒疥虫……烈火……”张若昀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道:


    “符合这些条件的只有十八年前秦国的一场兵变,那场兵变里的叛军被押往南湾的路上,也就是在梅岭反叛,全被诛杀,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而胡歌,大概就是那次秦国反叛的余孽了。”


    澹台丹扶着你缓缓走过流水小桥,顺着通往湖心亭的小道往前走。


    湖心亭就在湖心,亭上写着“风雅亭”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是先皇的遗迹。风雅亭此时被竹帘挡住,风拂过便摇曳作响,倒也符合风雅之意。


    两人走近,便有一只拿着茶杯的手撩开了帘子。


    严屹宽笑容温和,一席简单的白衣却被他偏偏穿出的优雅的高贵气度,是位样貌英俊,剑眉星目的美男子。严屹宽声音温柔如潺潺流水:“来了?坐。”


    你神情吃惊,提着裙摆在严屹宽对面缓缓坐下,道:“你!你还真来啊?郑国怎么办?”


    严屹宽微微一笑,仿佛什么事也不挂在心上,流水行云地为你沏了杯茶放在你面前,温声道:“那边自然有熊广看着,他体型与孤相似,易容一下撑个半月不是问题。”


    你满脸羡慕道:“啧,真不错,你那熊广也算是个人才。”


    严屹宽身体微微前倾,道:“你若愿意把你那陈伟霆给孤,孤自然可以把熊广送你。”


    你抽抽嘴角,喝了口茶道:“算了吧,陈伟霆你是没戏,想都别想,但你要是要易诺,倒是可以。”


    严屹宽无奈地摇摇头,道:“此人不忠,要来何用?”


    你扶扶头上的步摇,笑道:“这老狐狸满肚子坏水,可以给你那朝上添点意思。”


    严屹宽笑笑,看着外面的风景道:“孤可不需要随时都会将孤取而代之的大臣。”


    你苦笑一声道:“你这次来不会就是为了看朕的笑话吧?”


    严屹宽看向你道:“孤从信中看你这边形势实在不好,过来帮你一把。”


    你一口饮尽杯中茶,道:“你来了也没用,这几个一个比一个老奸巨猾,根本无迹可循。”


    严屹宽又给你添上一杯,问道:“你上次不是说插到易诺那里的网马上就要收了吗?”


     说到这个你就来气,你脸色铁青,道:“原来确实是如此,蔡徐坤本已经完全潜入了,应该差点就可以和易诺接触掌握证据了,刚把蔡徐坤放出去,后脚就被易诺杀了。”


    严屹宽:……


——————————


本章概要:七人宴事件频发,胡歌是秦国反叛人?严屹宽郑国国主为你倾情赴魏究竟何意?

下章预告:千玺之父事事贼多,胡歌之疾结果如何?


敬请期待……


自嘲自黑自疯癫

最后一丝甜蜜——谭宗明&郁海伦&安迪(大结局上)

淳于乔听到医生的答复后,说:

我姐都是为了救你们才这样,这么多年了,她放不下你们俩,她在你们两个人里面不知道怎么选择,这是她有一晚喝醉了回到家里哭着和我说的,她如果失忆的话,重新追回她,看她接受哪个,这就是游戏规则,要愿赌服输

当海伦醒来的时候,乔问:姐我是谁

海伦:你是谁,

乔:我是你亲弟弟,魔鬼鱼

海伦噗嗤一笑:那他们两个呢

谭宗明:你的初恋,学长

安迪:很爱很爱你的人,安迪

海伦:你是我初恋?我初恋这么帅?

对着安迪说:我们是女孩,怎么能喜欢我,不要不要

我要和这位学长一起,你们走开走开

乔摊手,示意安迪该走了,安迪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

海伦对谭宗明说:是你喜欢...

淳于乔听到医生的答复后,说:

我姐都是为了救你们才这样,这么多年了,她放不下你们俩,她在你们两个人里面不知道怎么选择,这是她有一晚喝醉了回到家里哭着和我说的,她如果失忆的话,重新追回她,看她接受哪个,这就是游戏规则,要愿赌服输

当海伦醒来的时候,乔问:姐我是谁

海伦:你是谁,

乔:我是你亲弟弟,魔鬼鱼

海伦噗嗤一笑:那他们两个呢

谭宗明:你的初恋,学长

安迪:很爱很爱你的人,安迪

海伦:你是我初恋?我初恋这么帅?

对着安迪说:我们是女孩,怎么能喜欢我,不要不要

我要和这位学长一起,你们走开走开

乔摊手,示意安迪该走了,安迪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

海伦对谭宗明说:是你喜欢我先,还是我喜欢你的

谭宗明:都是一见钟情

海伦:那我们怎么分开了,你这么帅,按道理说我应该不会放手啊哈哈

谭宗明:哈哈,怪我没能力,我必须要出国才能保护我妹妹和你,所以我要选择分手

海伦:那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看见你我还会心动诶

谭宗明:但你后来爱上了一位女生,很爱很爱

海伦:我才不会喜欢女生,我只喜欢帅哥,像你这种

谭宗明不好意思笑了笑:老了老了,你过几天还要做手术呢,睡吧睡吧

他们这几天去了当年高中经常去的小吃店,谭宗明还了海伦一个承诺,为海伦在北京这座城放了一场最盛大的烟花,那晚海伦留下了一颗滚烫的泪珠,和谭宗明紧紧地十指相扣在一起,谭宗明只觉得这是一场梦,是那么的不真实,,,

这样快乐的日子过了几天,是谭宗明十多年以来过的最快乐的一天,回到了年轻时候,那段青涩,快乐的时光,而海伦每天的笑容也是灿烂无比,自己是真的很喜欢谭宗明,也相信自己在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爱很爱他。

她明天就要手术了,谭宗明说过,如果这次手术过后你恢复了记忆,你可能不会喜欢我了,谢谢你陪我到现在。

海伦还哭着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若不弃我定不离

谭宗明:我曾经就是放弃了你,我们应该就是那句《十年》的歌词情人难免沦为朋友,但你记住我一直爱着你,然后你好好去爱。

海伦留着泪说:那你呢,你要和谁度过余生

谭宗明:随缘吧,找不到,一个人挺好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海伦:既然你迟到了十年,那就惩罚你,闭上眼睛

谭宗明乖乖闭上了,然后一个温暖柔软的唇覆盖了自己的唇上,海伦慢慢深入,谭宗明这一刻等了多久,他积极配合着,这个吻太过于绵长,彼此分开的时候都是面色潮红,胸口因大声喘气,而上下浮动的厉害。和当初相爱的情景多像啊,唯一变化的就是海伦不会是那个绑着高马尾的女孩,现在她是短发微卷,重要的她不会是那个青春懵懂的海伦了

海伦逃了,不知道因为害羞还是什么。少女的心是重燃了,这是一定的。谭宗明很满足了,即使过了这一晚,这种甜蜜再也不属于他。。。。

好融艺
自嘲自黑自疯癫

郁海伦&安迪&谭宗明——危机真情2

安迪跑过去给海伦松绑,安迪的害怕肢体接触在海伦面前毫无症状,她楼的海伦紧紧的,而谭宗明还在和两位壮汉搏斗着,壮汉拿着从鞋里抽出来的刀,刺向谭宗明,幸好谭宗明身手敏捷躲过了,然后海伦说:住手,你们闻到汽油了吗?赶紧去拆门啊。


海伦:卖了你们,还在帮别人数钱

门缝流进越来越多的汽油,突然一大团火苗炸了出来,五个人在这个全都是木头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东西,她们知道这次凶多吉少了

安迪:和你死在一起值了,

谭宗明:我爱你一辈子,我做到了

海伦:都说我爱的是两个人,我这一生究竟属于谁,在这一刻我有了答案。谭宗明,曾经我最爱的人是你,你的选择让我爱上了另外一个人,十年过去你才来找我,太晚了,我的心自你离开后全...

安迪跑过去给海伦松绑,安迪的害怕肢体接触在海伦面前毫无症状,她楼的海伦紧紧的,而谭宗明还在和两位壮汉搏斗着,壮汉拿着从鞋里抽出来的刀,刺向谭宗明,幸好谭宗明身手敏捷躲过了,然后海伦说:住手,你们闻到汽油了吗?赶紧去拆门啊。


海伦:卖了你们,还在帮别人数钱

门缝流进越来越多的汽油,突然一大团火苗炸了出来,五个人在这个全都是木头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东西,她们知道这次凶多吉少了

安迪:和你死在一起值了,

谭宗明:我爱你一辈子,我做到了

海伦:都说我爱的是两个人,我这一生究竟属于谁,在这一刻我有了答案。谭宗明,曾经我最爱的人是你,你的选择让我爱上了另外一个人,十年过去你才来找我,太晚了,我的心自你离开后全都是她。安迪,你当初的选择,我太恨了,偏偏你的父亲还是我的仇人,我们的命运本来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可是我们三个可以死在一起,我觉得也是一种幸福。我们还是我们。

这时淳于乔,和一帮警察在拆锁,他们怎么找到这来,因为当时有两个人跟随着淳于乔,被淳于乔发现了,一个人对付了两个大壮汉,虽然脸被打伤了,但那两位男子已经倒在地上求饶了,爆出她姐姐被魏国强绑架的了,但他们的任务就是跟着淳于乔,郁海伦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淳于乔回家,看到所有财产的东西都不在报了警,凭着监控等等的线索来到这里

火势越来越大,木头纷纷掉落眼看要砸到安迪,海伦推开她,木头砸到海伦头上,海伦昏了过去,乔也把门打开了,谭宗明把海伦抱起来,手捂着海伦的头,那里有血涌出,去到医院,海伦进到手术室。

淳于乔拎起谭宗明,你们为什么还回来祸害我姐,没有你们我们不是过得很好吗

安迪,你把我姐伤的那么惨,还有脸回来,我姐为了你差点自杀,你知道吗,我们上辈子一定是你们的杀父仇人。说完,手重重咋在墙上。他的脸已经淤青红肿,现在指关节又有了伤痕。。。

安迪喃喃自语地不断重复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神情恍惚,倚靠着墙,缓缓蹲了下去

谭宗明在安抚着安迪,眼睛泛着泪光

过了三个小时,医生出来了,乔问道:我姐怎么样了

医生:脑袋的瘀血有点严重,伤害到神经,可能会出现暂时性失忆,会不会恢复就看脑袋的瘀血,和治疗了,其他没什么大碍。。。


夏洛克的猫咪

1986年除夕,阿香写给明长官的一封信

【这本来是参加@靳东影视天地活动的一封信,但写着写着,对明长官的感情就一发不可收拾,逐渐飙到了一千多字。众所周知,《伪装者》的剧情停在了抗战胜利之前。但对于我来说,每次看到明长官,最意难平的事情莫过于,我知道时间不会停在1945,而历史也不会因为悲剧的发生而停下脚步(明楼的原型袁殊1987年去世)。我很想从阿香的角度,来叙述之后的故事。这是我理解中的明长官,在特殊时代的温情与风骨。最后还是想要谢谢@靳东,演活了明长官,这是一个演员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让我们铭记历史,让更多英雄不被遗忘】


【Disclaimer:历史部分可能不够严谨,毕竟太久不读书了,抱歉】


明大少爷,

见字如晤。...

【这本来是参加@靳东影视天地活动的一封信,但写着写着,对明长官的感情就一发不可收拾,逐渐飙到了一千多字。众所周知,《伪装者》的剧情停在了抗战胜利之前。但对于我来说,每次看到明长官,最意难平的事情莫过于,我知道时间不会停在1945,而历史也不会因为悲剧的发生而停下脚步(明楼的原型袁殊1987年去世)。我很想从阿香的角度,来叙述之后的故事。这是我理解中的明长官,在特殊时代的温情与风骨。最后还是想要谢谢@靳东,演活了明长官,这是一个演员能做到的最好的事情,让我们铭记历史,让更多英雄不被遗忘】


【Disclaimer:历史部分可能不够严谨,毕竟太久不读书了,抱歉】


明大少爷,

见字如晤。一别数年,安否?

身在海外,回乡艰难。一九五四年,我本想回国探望。但那时美国刚刚结束韩战,旅费高企,又收到您的回信,告诉我您一切都好,身旁有人照料,无需探望。短短几行字,依旧潇洒飘逸。当时我还暗自发笑,毕竟是明家大少爷,一点不知柴米艰辛,远洋信贵,竟只写这么几行字。

无法成行,我也只能隔海遥祝平安,想着来年再做打算。

谁能想到,一年又一年,最后竟是一点消息也无了。

我常常会想到那年除夕,那年我们唱戏、喝酒,过得快活极了。您说,等解放了,这种好日子天天都有。谁能想到,那竟然会是最后一次呢。

一九五二年,明堂少爷卖了明家厂房,说是拓展海外产业,要举家移去美国,叫您一起。我还记得,当时您发了很大的脾气。明堂少爷灰溜溜走出家门时,您突然开口:我拦不住你。带上阿香吧,这丫头机灵,读点书,或许还能过上另一种生活。

当时我一听要去美国,开心地又蹦又跳,但转念一想,莫不是您这个小气鬼被我怼输了丢面子,想打发我走人?哼,我才不上当呢。

您假装蹙起眉头,一本正经地敲敲桌子,“想得美,在明家还是我说了算的”。

时来天地皆同力,命去英雄不自由。这道理我当时哪里懂,只知道您就是大英雄,大英雄说的话,我又哪里有不听的道理呢?

就这样,我还是踏上了去美国的轮船。您也没有来送我们,说是上面要求写些材料,抽不开身。汽笛轰鸣,就这样我离开了这片土地。

那轰鸣无数次将异乡的我惊醒,无数次控诉着我的愚蠢:若是当年留下就好了,起码在故事的最后,有我陪着您。

一九八五年冬,国内开放探亲,我终于又能踏上故地。一步步,我按照记忆走向当年的明公馆,却在近在咫尺时逡巡不敢近。

现在这里已经是一所小学了,孩子们上课时咿咿呀呀,下课铃一响,又裹得像群小蘑菇一样钻出教室晒太阳,可爱极了。

你看,有孩子的地方就有希望。

他们不需要知道这里曾埋葬了谁的一片丹心,亦无需关心那人的穷途与陌路。英雄不问出处,亦不计归处。三尺孤坟在下,万里晴空如昔。

徘徊许久,我还是决定先去档案处。那里工作的小姑娘倒很客气,听说是明家后人来取文件,很快就拿来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薄薄十几页纸。

三方周旋、八年抗战;十里洋场,霹雳手段。那些故事,最终还是消散在风里了。

带着档案,我终于有勇气回到明公馆。我想要再见你一面,所以任何只言片语,只要与你有关,我都想知道。打开档案,一字字看过,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原来你早就知道,风雨欲来,一举一动都是错,哪怕只是送我一个下人出国,挑错了时间,也是“叛国通敌,帮助知情人潜逃”,是“一错再错,毫无悔改之心”的明证。

您是明长官,是明家大少爷,在政治漩涡和家族荣辱之间,您要周全,已然是难上加难。可千钧重压之下,您竟然还在操心我的生路,也竟愿为此斩断自己的退路。

为何愚笨如我,侥幸苟活至今。而你,却没能等来站在阳光下的时刻。

泪如雨下之际,一只小蘑菇经过我的身边,一脸好奇:阿娘,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老师批评你了?

“阿娘,失去了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



阿香

一九八六年除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