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鞠婧祎

31万浏览    5117参与
AISN森

Q皿Q

姐怎么这么好看啊嘤嘤嘤

Q皿Q

姐怎么这么好看啊嘤嘤嘤

草莓泡汽水

191014 鞠婧祎工作室 | 截修 9P

191014 鞠婧祎工作室 | 截修 9P

星星卟噜噜

战衣日常粉红泡泡

           战衣日常粉红泡泡

篇六

时间:2018

   刚过完新年,鞠婧祎自然要留在家中一段时间陪陪妈妈啦,而肖战也开始了自己的娱乐时光。

  窗外又扬扬飘起了白雪,这是继除夕夜后,今年下的第一次大雪。鞠婧祎兴致勃勃的在雪中玩起来,还让妈妈拍着照片。

   “妈妈的技术还是很ok的嘛,不错不错”鞠婧祎看着妈妈拍的照片赞不绝口,也不知道到底夸的是妈妈的技术呢,还是自己的长相。

   “那就这样吧!”很快鞠婧祎点开微博界面,编辑着...

           战衣日常粉红泡泡

篇六

时间:2018

   刚过完新年,鞠婧祎自然要留在家中一段时间陪陪妈妈啦,而肖战也开始了自己的娱乐时光。

  窗外又扬扬飘起了白雪,这是继除夕夜后,今年下的第一次大雪。鞠婧祎兴致勃勃的在雪中玩起来,还让妈妈拍着照片。

   “妈妈的技术还是很ok的嘛,不错不错”鞠婧祎看着妈妈拍的照片赞不绝口,也不知道到底夸的是妈妈的技术呢,还是自己的长相。

   “那就这样吧!”很快鞠婧祎点开微博界面,编辑着“实不相瞒,今年的第一场大雪被我赶上啦!”下面配上妈妈刚拍的照片。

   而在此时正在滑冰场的肖战,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嘿,这个憨憨,小样”

   肖战让助理帮忙拍了几张照片,也上传到了自己的微博上,并配文“有雪算什么!我有冰!”

    这是在?互相炫耀吗?管什么有雪有冰,你们是彼此的就对了啊!你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你的。

    不久,新年假期就过去了,而肖战也将如愿以偿的和鞠婧祎同居啦!

   在机场候机的鞠婧祎遇到了自己可爱的小鞠骑,她和粉丝们很愉快的在片场聊起天来,甚至有粉丝打趣到:“你从哪来的?”

  鞠婧祎满是甜心的说到:“我从天上来的”行行行,你长的好看说什么都对。

  好,鞠婧祎现在成功搬进了肖战的家,坚果睁着女主人,似乎很是满意。鞠婧祎是个猫奴,她爱猫习惯性的蹲下来摸了摸坚果的头,坚果往她身上蹭了蹭,看样子对鞠婧祎很是满意。

  “哈哈,别闹”鞠婧祎自家的猫当然见不得这种场面,瞪着坚果,两只猫之间的战斗

  “好了,别管它们了嘛,走做点我们之间的事”肖战一脸邪魅,让鞠婧祎瞬间刷的脸泛红。还不及鞠婧祎回答,肖战就一把将鞠婧祎扯入怀中

   鞠婧祎的双眸里亮晶晶的一片,就这么专注地看着他,还带着一点儿女孩子的害羞,他一时没忍住,亲了一口。

    而此时的两只猫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鞠婧祎像是吃了亏般推开肖战,“谁让你亲的?我有说给你亲吗?”肖战宠溺的眼神投向鞠婧祎:“那你说怎样才能让你给我亲呢。”

  “这个嘛,看心情。我要去收拾东西了”肖战看着这个傲娇的小朋友心想:反正晚上有的是时间

    晚饭后,鞠婧祎收拾完行李进厨房到了一杯牛奶后脚步轻盈地上了楼。

    鞠婧祎推门进去,肖战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到她身上,眸里染上一丝笑意:“收拾完了?”

  “是的,所以非常懂事地给您送了杯牛奶上来”鞠婧祎笑嘻嘻的地把牛奶放下,然后坐到他身边:“快喝吧。”

   肖战刚碰上牛奶杯就被鞠婧祎按住了,他略疑惑地看向她 。

    鞠婧祎回视他,一本正经的说到:“客官请给小费”

    肖战挑眉。

    鞠婧祎嘴边溢出一抹坏笑,在肖战还没反应的时候十分快速地凑上前在他嘴边啄了一口:“诺,就这样的。”

    肖战顿了顿:“这是小费?”

    鞠婧祎得意扬扬地点头。

    肖战轻笑了一声。下一秒,他突然伸手扶在她的脖颈上把她往前送,同时他也微微向前倾。微蓝的屏幕光映射下,他半闭着眼,吮住她的唇:“服务不错,小费多给点”

   “……谢,谢谢客官?”

   “喵喵喵”



  


是宣鞠女孩啊

宣鞠 29

第二十九章

  鞠婧祎一整天脸色都很阴郁, 开晨会的时候更是冷眉冷眼,目光锐利的仿若要把人戳个洞瞧个仔细。

    那些个经理战战兢兢的进去, 又哆哆嗦嗦的出来。

    这让人窒息的氛围就像是病毒一样,迅速蔓延了整个公司。

    只有一个人神色如常。

    临近下班的时候周助理抱着一沓文件进去了, 他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见鞠婧祎收了笔才问道:“鞠总今天不加班吗?”

  ...

第二十九章

  鞠婧祎一整天脸色都很阴郁, 开晨会的时候更是冷眉冷眼,目光锐利的仿若要把人戳个洞瞧个仔细。

    那些个经理战战兢兢的进去, 又哆哆嗦嗦的出来。

    这让人窒息的氛围就像是病毒一样,迅速蔓延了整个公司。

    只有一个人神色如常。

    临近下班的时候周助理抱着一沓文件进去了, 他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见鞠婧祎收了笔才问道:“鞠总今天不加班吗?”

    “嗯。”

    鞠婧祎淡淡应下抬眸问道:“车准备好了吗?”

    周助理点头:“都准备好了,昨晚上也和夫人说好了, 后天早上出发。”

    想到吴宣仪, 鞠婧祎崩了一天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些,她起身说道:“下班吧。”

    周助理跟在她身后欲言又止, 想了想开口说道:“鞠总, 片场那边……”

    鞠婧祎的手机突然嗡嗡嗡响起,她顿住步伐接起手机:“喂。”

    “姐……”

    鞠萱哭哭啼啼的声音从手机那端响起,鞠婧祎心倏地揪起,忍不住问道:“怎么了?你别哭,是不是爸……”

    “嗯, 爸刚又病发了, 刚从手术室出来, 我怕。”

    鞠婧祎松口气:“别怕, 小萱你好好照顾妈,记得姐的话, 别担心,爸不会走的。”

    鞠萱听到她笃定的语气愣了下:“姐,爸为什么不会走啊?”

    “他是不是还在等那个人……”

    鞠萱虽然在家中年纪最小, 但她聪明懂事,当初鞠焯召集他们开家庭会议的时候也没有避开她,为此鞠婧祎还怨过鞠焯,鞠萱才多大,就让她接触这些肮脏的事情。

    怨恨归怨恨,鞠萱到底还是知道了。

    她年少容易意气用事,还曾找到过杨超越,冷嘲热讽不够还想打人,被她及时赶到拦下了。

    所以鞠萱对杨超越,是有很重的敌意。

    此刻听到鞠婧祎这么说,她咬咬牙问道:“姐,你告诉我吧,爸是不是还在等那个人?”

    鞠婧祎站在窗子口,听寒风从窗口呼啸而过的声音,她沙哑的回道:“是又如何?”

    鞠萱恼恼的说道:“还不如就让爸这样去了。”

    “小萱!”

    鞠萱宛如小宇宙爆发一般吼道:“我说错了吗?姐,我知道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原谅爸爸,我们家就没有人原谅过爸爸,妈妈没有和爸离婚也是看在了他生病的份上,但是凭什么?”

    “凭什么要我们承担?”

    “他要等就让他等好了,反正我再也不会去看他了!”

    手机啪嗒一声关了,鞠婧祎盯着手机蹙眉,满脸无奈,她站在窗口深思了会还是打电话给鞠一凡,周助理站在距离她四五米远的地方,只偶尔听到一两句嗯好的回答。

    没一会,鞠婧祎挂了电话走过来。

    周助理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默不作声的跟在她身后下楼了。

    上车后,鞠婧祎就靠在椅背上,她闭着眼睛,神色疲倦,就在车路过一盏盏路灯时她慢慢睁开眼开口问道:“周生,如果你最亲近的人做了错事,你会原谅他吗?”

    周生对鞠老先生的事情多少知道一点的,此刻听到鞠婧祎这么问,有些难言。

    他想了好一会才说道:“可能会原谅吧。”

    “毕竟他时日无多,憎恨也没有意义了。”

    鞠婧祎嘴角勾勒一个苦笑:“是吗。”

    可她怎么就不会原谅呢。

    明知道那人两只都踩进鬼门关了,她还是放不下心里的芥蒂,鞠萱说的没错,明明不是她们犯的错,现在却要她们来承担。

    但是——那孩子也没错。

    鞠婧祎阴沉着脸看向窗外,无数风景从窗边轻擦而过,她沉默不语,就这么保持一个姿势。

    临近下车时,鞠婧祎才收回目光,她收敛满身戾气,恢复淡然的样子,虽然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比在公司时柔和多了。

    下车后她在公寓四周环顾一番,然后才提步走回公寓。

    鞠婧祎推开门,就看到吴宣仪正抱着面条坐在茶几旁的毯子上,依依趴在她电脑前,一人一猫的脑袋都盯着屏幕看。

    吴宣仪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视频,没听到不远处的开门声。

    弹幕上正在刷:——哇擦楚芊帅我一脸!

    ——啧啧啧,真漂亮,端庄大气又美艳无双,绝了,真的绝了!

    ——前面说的是楚芊吗?那演技好到爆炸啊!

    ——可不是嘛,破茧里的演技颜值担当,我最喜欢和太子搭的戏,两人配我一脸!

    ——切,一个小三也有人跪舔,八成是没见过女人。

    ——呵呵,总是说这句话有意思吗?谁还没犯过错似的。

    ——哎,虽然我超喜欢这个楚芊,但一想到吴宣仪做的事就像蛋糕里裹了层s,怎么都咽不下去。

    ——同你。

    ——完全懂你!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又想看又不想看,哎。

    吴宣仪吃着面条看弹幕上的褒贬不一扯扯嘴角,破茧已经放出了六集,虽然是周播剧,但收视率扶摇直上,不得不说编剧的功底很厉害,将书中很多情节砍了,还添了些进去。

    真的做到了每集都有爆点。

    而且每集结束都有悬念。

    这也是为什么破茧作为周播剧却能甩一众电视剧的真正原因。

    吴宣仪吃完面条,看这集电视剧已经到了尾声,她伸了个懒腰,手才竖起就打在软绵绵的东西上,吴宣仪一愣迅速回头,见到鞠婧祎正坐在身后。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吴宣仪吓得差点没跳起来,早上的记忆回笼,她一天连续被鞠婧祎吓了两次,眼神不免有些忿忿。

    鞠婧祎依旧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她声音浅淡:“刚回来。”

    吴宣仪想发脾气眼尖的看到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还有满脸的倦色,她忍住到嘴边的抱怨,别过头:“怎么也不出声。”

    鞠婧祎慢慢睁开眼:“吓到你了吗,对不起。”

    吴宣仪吃软不吃硬,听到鞠婧祎这么说也就甩甩手:“没事。”

    她拿起桌上的空碗走到厨房门口,想到平时都是鞠婧祎做晚饭,今儿难得看到她疲倦的样子,没忍住问道:“你晚饭吃了吗?不介意的话我给你下碗面条?”

    “就是我手艺没你那么好。”

    鞠婧祎侧过头看她,神色温柔:“不介意。”

    吴宣仪:……

    她对上鞠婧祎的目光心跳快了一拍,迅速回神,转身低头进了厨房。

    依依不堪寂寞的从茶几上跳到鞠婧祎的腿上,对着鞠婧祎亲昵的喵呜两声盘着身体睡在她腿上。

    鞠婧祎右手摸在依依的额头上,没一会有阵阵呼噜声传来,她抬眸,看到了正在厨房忙活的人。

    吴宣仪很少下厨,至少搬进公寓后,除了给依依做饭,她就没再碰过厨具。

    此刻她正洗干净青菜,用菜刀切好放在一边,锅里的油似是炸了出来,吓得她连忙往后跳一步,过了会才走过去将和好的鸡蛋倒进锅里。

    吴宣仪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忙碌。

    煎鸡蛋,下面条,放青菜,尝味道,然后用碗盛好,端出来放到她面前。

    吴宣仪递上筷子:“吃吧。”

    鞠婧祎接过筷子,吴宣仪看她半边侧颜线条精致,睫毛又长又卷,明眸黑亮,再往下是薄薄的唇瓣,联想到昨晚上吴宣仪就有些坐不住,她起身和鞠婧祎说道:“你先吃,我去洗澡。”

    “嗯。”

    淡淡的回话从身后飘来,吴宣仪挺直了背不慌不忙的走上二楼,刚进去就倚在门边上喘口气。

    鞠婧祎的目光一直跟着吴宣仪在动,直到她进了房间才淡淡收回来,面前的碗正冒着白烟,她低头看,碗里的煎蛋边缘呈焦黑色,青菜淡黄,显然火候大了。

    她用筷子夹起煎蛋,神色如常的咬下去,味道比色泽好。

    鞠婧祎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一碗面条,见吴宣仪没有下楼,她端着碗去厨房洗干净,出来后依依自觉的跟在她身后准备上楼。

    二楼整层都静悄悄的,依依踩着小碎步在先跳了上去。

    鞠婧祎站在吴宣仪的门口想了想还是敲了门。

    没人响应。

    鞠婧祎拧了眉,伸手按在门把手上,咔擦一声,门开了。

    “吴小姐?”

    鞠婧祎走进去,没见到人,听到里面的卫生间里有哗啦啦的流水声舒展眉头,她坐在床边,等吴宣仪出来。

    过了约莫半小时,卫生间里的声音停下了,吴宣仪打开门,便看到鞠婧祎坐在房间里,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点。

    真是作死,她原本想着不和鞠婧祎睡在一起,便不用穿胸衣,所以刚刚洗澡的时候根本没拿,现在上半身只套着睡袍就出来了。

    现在看到鞠婧祎坐在房间里,她庆幸睡袍是棉的,很厚,根本看不出来。

    饶是这样,吴宣仪还是略微驼着背走进房间。

    “鞠总有事吗?”

    吴宣仪坐在梳妆台前,刻意和鞠婧祎拉开不少距离。

    鞠婧祎看向她被水汽蒸的通红的面颊,长发挽起,发根处有水珠,偶尔有一滴落进睡袍里,她突然口干舌燥,掌心出汗,勉强别开眼说道:“没事,我房间花洒坏了,想过来借你卫生间用一用,可以吗?”

    吴宣仪愣了下,看她认真神色:“可以。”

    说完话见到鞠婧祎拿着睡袍进浴室才想起来,她楼上的花洒坏了,楼下还有卫生间啊,为什么偏偏非得和她借?

    可惜她这话没法问鞠婧祎了。

    吴宣仪坐在梳妆台前抹了点护肤霜,又将裹在头上的干毛巾松开,用梳子理了理长发,不一会见到依依熟练的跳上了床,她走过去,抱起依依说道:“你今晚睡在隔壁。”

    依依:“喵呜!”

    吴宣仪:“不对……不是今晚,是以后,你都睡在隔壁。”

    依依:“喵呜!”

    吴宣仪:“别卖萌!卖萌可耻!”

    依依:“喵呜喵呜!”

    吴宣仪没辙:“好了好了,就睡一小会,等鞠婧祎从里面出来你就得跟她一起走,听到没。”

    依依仿若听懂了般在她掌心蹭了蹭,吴宣仪把它放在自己身边,一只手摸在它头上,另一只手拿手机准备看会微博。

    微博上之前何老打人的事件被压了下去,只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话题,吴宣仪用小号进了官微看,今晚上的两集已经被人截了很多图,还有附字的。

    ——最美的楚芊和太子!天生一对!

    ——楚芊威武!太子温润!简直太登对了!

    ——有没有产粮的太太啊,我想磕这对cp!

    ——前面的磕一磕电视剧里的就行,可别磕真人,会把你恶心死的!

    ——对啊对啊,我现在就已经犯恶心了,想到我肖哥哥要和这么一个小三搭戏我就来气!

    ——然而人家的演技可比你肖哥哥好百倍了,呵呵。

    ——去你妈的水军,滚!

    ——送我上去!!!独家报道,据说肖承正在追吴宣仪哦!!!

    这条评论不一会就被顶的高高的,吴宣仪点进这个所谓爆料人的微博里,是个刚申请的小号,什么都没有,连微博都没有发,只关注了官微和【破茧】的几个演员。

    这个微博名叫【从不说假话】。

    他的这条评价下面瞬间就被轰炸了。

    ——什么鬼?肖承追吴宣仪?你没打错字吧?

    ——你是吴宣仪的水军吧,臭不要脸,蹭我肖哥哥的热度!

    ——切,就一小白脸,有个屁的热度,某些粉丝就是会自我**。

    ——不是不是,这个重点难道不是肖承追吴宣仪吗?真的假的?

    ——合理怀疑评论里有人带节奏转移话题,跪求大佬说真相!!!

    但是这条微博只发了这句后就没在回信息了,不管多少人召唤他都沉默了下去,鞠婧祎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还看到吴宣仪抱着手机看,眉头死皱,脸上满是不悦。

    “看什么?”

    鞠婧祎淡淡出声,吴宣仪忙抬头收了手机:“没什么。”

    她刚起身,睡在她身侧的依依刚好压住了她睡袍的带子,没了带子的睡袍自动解开,吴宣仪只觉得胸口有点凉飕飕的。

    “我……”

    “这……”

    吴宣仪所有血液都在往上涌,她脸色爆红,身体颤抖,鞠婧祎见到她如此快走一步,伸手就拉过被依依压在身下的带子,手快的帮吴宣仪系好睡袍。

    她头一低就看到她涨红的脸和额前细汗,吴宣仪头恨不得埋低,长发全部挡住了脸。

    “没事了。”

    鞠婧祎拍拍她肩膀,吴宣仪声音闷闷的:“谢谢。”

    “不用。”

    依依还想再凑过来,被鞠婧祎瞪一眼瞬间坐在床上不动弹了,吴宣仪坐在原地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鞠婧祎穿过她走到床边抱起依依扭头和吴宣仪说:“我先回房了。”

    吴宣仪仍旧低头,咬了牙说道:“好。”

    鞠婧祎没事人一样走到门口,帮吴宣仪带上门的时候还不忘说道:“吴小姐不用放在心上。”

    吴宣仪依旧低着头一言不发,姿态狼狈。

    鞠婧祎叹口气,将依依放下,她往里走两步,认真说道:“如果你实在介意,我也可以脱了给你看。”

    吴宣仪:……

那只猫的花花卷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

方方方方方三岁啊

随意(初见)

你是谁?

南羽都有谁不认识飞霜郡主。

那现如今,又有几个人不认识夷陵老祖魏无羡呢?

他看着她,漆黑的发丝间缠发的红绳上下飘动着,成了这遮天夜色里唯一灼人的颜色。自手臂间缠绕浮起的雾气自周身缭缭绕绕,衬着他苍白脸色,俊美的不似活人。

她也笑,仿佛还是在她二十岁那一年,展翼礼那一天,穿着粉红色的舞衣在台上跳那一曲腾鸾的模样。她身上粉红色的云裳不知在哪里被撕碎了,露出晶莹如玉的皮肤来,衣袖破旧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洁白的羽翼上沾染泥土,脸上也不复曾经的干净光洁,唯有那一双眼睛,依旧皑如霜雪。

他二人就那样,对视着轻笑,成了这千里乱葬岗上惊人的美貌。

“呐,魏无羡,我无家可归了,我看你这一身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你是谁?

南羽都有谁不认识飞霜郡主。

那现如今,又有几个人不认识夷陵老祖魏无羡呢?

他看着她,漆黑的发丝间缠发的红绳上下飘动着,成了这遮天夜色里唯一灼人的颜色。自手臂间缠绕浮起的雾气自周身缭缭绕绕,衬着他苍白脸色,俊美的不似活人。

她也笑,仿佛还是在她二十岁那一年,展翼礼那一天,穿着粉红色的舞衣在台上跳那一曲腾鸾的模样。她身上粉红色的云裳不知在哪里被撕碎了,露出晶莹如玉的皮肤来,衣袖破旧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洁白的羽翼上沾染泥土,脸上也不复曾经的干净光洁,唯有那一双眼睛,依旧皑如霜雪。

他二人就那样,对视着轻笑,成了这千里乱葬岗上惊人的美貌。

“呐,魏无羡,我无家可归了,我看你这一身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不如我们两个,搭个伴儿。”雪飞霜见他束发的红缎被风吹开,恍惚间遮住眉眼,一时手痒,伸手将它拂去身后,而后恍然,露出一个娴静温婉的笑来。“放心,你不吃亏的。我虽然是逃出来的,但我身后无人追杀我。而且我有钱,有权,有人马。我只是想找一件事情,想找一个人,告诉我,我错了的。”

“好啊,美人相邀同游,怎敢不从呢?”魏无羡低头打量她许久。而后忽地笑开,恰如天光初霁,朔雪初冬,好似天地的钟灵毓秀,皆在他一人身上。他那满身的阴邪之气也因这一笑而消散了大半,倒像个十五六岁,天真烂漫的少年郎,以他口中的听着名字就满满邪气的夷陵老祖,差之甚远。“你说你名讳飞霜,那你姓什么?”

“雪,南羽都雪飞霜。”

“莲花坞,魏无羡。”

“不过我可是天地不容,天诛地灭之人。你若要跟我走,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你的位置了。你若能放下,那我们俩就一起。杀出去吧。”魏无羡把玩着手中陈情,像是小孩子恶作剧一般,将缭绕雾气捏成蛇的模样,不怀好意的凑近她耳边。大概是他故意压低了声音,喑哑暗沉,好似恶鬼在耳边呖呖哭嚎。

“放下。我还有什么可以放下的?我此一生有愧我的姓氏,家族,亲人。唯独不亏欠他的。而我如今除了这个名字,什么都没有了。又还有什么可以放下的。”她不以为意,伸出柔软光洁的一根手指,抵住他不知何时伸过来的陈情,一根做工精美的鞭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手里,被她缠在手臂上,好像一枚精美的臂钏。

“你这鞭子倒是有意思。我有一个师弟,他也使辫子。只是他的鞭子没有你的好看。那鞭子最开始在他母亲身上,倒是让我小时候吃的好大一顿苦头。”话说到这里,他突然低头轻笑一声,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很开心的事情,神色里满是温柔情愫。

“只是不知道你这鞭子叫什么名字。”

“我倒是没有想过给它取一个名字。不过今日既然你提起来了,为了庆祝你与我,新生与初逢,不如就由你来给它取一个名字吧。”

“你与我,大概是这陌路相逢的两个取暖人,彼此之间毫无情谊却又互相依赖着。我的剑叫随便,你这把鞭子,就叫随意好了。”

 

   看看吃他们的人多不多,比较多的话我就把后面补了。


轶疏酱233

【墨×雪×尘×羽】云舟入我怀(15)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离别在即


这人嘴里怎么就没一句真话,张口就来,他服药半月有余,风寒早该好了。

北堂墨染遭了她一记白眼,自知谎话难圆,眼底生光,拿定主意:"前些日子羽然不是吵着要吃笋子,长乐宫的雨后新笋正是鲜嫩,不如……"

"不如明日君上带着羽然阿苏勒进宫挖些回来?羽然好动,挖笋这般新奇事定然欢喜。"雪飞霜打断他,妙语连珠。

北堂墨染欲语还休,罢了,媳妇伶牙俐齿,说不过她。

次日风天逸去星辰阁辞学,羽然连推带哄,把雪飞霜拉上了进宫的车。

"你和墨染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


北堂墨染×雪飞霜×吕归尘×羽然
跨剧拉郎配,请勿上升真人,ooc归我。
离别在即


这人嘴里怎么就没一句真话,张口就来,他服药半月有余,风寒早该好了。

北堂墨染遭了她一记白眼,自知谎话难圆,眼底生光,拿定主意:"前些日子羽然不是吵着要吃笋子,长乐宫的雨后新笋正是鲜嫩,不如……"

"不如明日君上带着羽然阿苏勒进宫挖些回来?羽然好动,挖笋这般新奇事定然欢喜。"雪飞霜打断他,妙语连珠。

北堂墨染欲语还休,罢了,媳妇伶牙俐齿,说不过她。




次日风天逸去星辰阁辞学,羽然连推带哄,把雪飞霜拉上了进宫的车。

"你和墨染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睡在一起?"羽然拉着她的手,眸光扑闪。

"你胡说什么?谁跟他睡在一起了?"雪飞霜眉头紧皱,神色诧异,拉过羽然。

两人环顾四周,交头接耳,面面相觑,窃窃私语。

"风天逸没告诉你嘛!就他生病那天,你跟他睡在了一起!"

"也不是那个睡,就是你们俩靠在一起睡着了,没在床上。"

羽然用手给她比划,雪飞霜故作镇定,被两团殷红出卖,耳根发烫,羽然喋喋不休被她打住。




这是雪飞霜第一次见白凌波,名冠九州权倾朝野的天启长公主、北堂墨染口中慈眉善目的阿姐、轶志杂谈里天生反骨的祸国妖姬。

直觉使然,雪飞霜不由自主地拿她和同为美人的羽族第一女诸葛宫羽衣比较,岁月待宫羽衣要比白凌波宽厚得多,宫羽衣虽已至徐娘,看上去不过梅岁,她同羽然叫声姐姐也不为过,听北堂墨染称白凌波为阿姐,终究有些违和。

大概是长姐为母,将北堂墨染养大的白凌波身上若有若无的母性让这个雍容华贵、风情万种的女人慈爱了不少,俨然贵妇姿态。

同白凌波寒暄后众人跟着管事去了长乐宫后院一角,甜竹节节高,春笋破土冒,绿意盎然。

阿苏勒虽没挖过笋子但上手快,看一遍就会,羽然和雪飞霜合力,拔断了几根后找到了诀窍,渐入佳境,倒是北堂墨染出乎众人所料,娇生惯养的云泽君竟然是个拔笋老手。

"我小时候贪玩差点惹怒先皇,阿姐罚我在这挖了整整三天笋。"每次挖完他手也不洗,衣裳也不换,往阿姐怀里蹭,天启长公主的华服上泥迹斑斑。

现在回想起来若不是阿姐当初那一罚,指不定先帝和先皇后要如何借题发挥。

没有外人在场阿姐对自己向来是百般纵容,若是有外人在自然也严苛。

竹筐被塞得满满当当,众人身上都沾了不少泥泞,尤其是鞋底。

长乐宫里有一眼温泉,很是舒服,白凌波给众人备了换洗衣物。

"我这宫里没住过外人,这男装是墨染的旧衣,我年轻时有些衣裳未曾穿过,三位若是不嫌弃,就在长乐宫沐浴更衣,顺便留下用午膳吧。"

"恭敬不如从命,多谢长公主。"

温泉只有一眼,身为主人的北堂墨染带着阿苏勒去了他的汤沐,把泉眼让给了两位姑娘,初次坦诚相见,阿苏勒有些不好意思。

"咱们两个大男人一起洗澡你红什么脸啊?"墨染打趣他。

"我……我不习惯。"

"不都说草原民风彪悍,你怎么跟鹌鹑似的,脸皮还这么薄?"

"我没跟他们一起洗过,让你见笑了。"

"不过这些日子多谢墨染,归尘脸皮见长。"

北堂墨染冷哼一声:"好你个阿苏勒,长本事了,现在敢揶揄我了。"

"言重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师父你教导有方。"阿苏勒以退为进。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长乐宫的天然泉眼清澈温和,水汽氤氲,潺潺不绝,羽然掬水同雪飞霜嬉闹一阵,两人泡在水里只觉得骨软筋酥、神清气爽,不觉间趴在边上睡着了。

久不见二人,阿苏勒心有不安,北堂墨染寻了看守温泉的侍婢问话,两人竟一直未出,便派人进去一探究竟。

"回君上,两位姑娘方才睡着了,尚在更衣。"回来的侍婢答。

北堂墨染和阿苏勒对视一眼,莞尔一笑。

羽然雪飞霜前后脚出来,窃窃私语。

"你等会儿别主动提这事!问起来笑而不答,明白吗?"

"不就是洗个澡睡着了吗,阿雪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没人会问的。"

午膳摆在偏殿,两人老远就看到北堂墨染守在门口,脸上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雪飞霜瞪了她一眼,羽然瞪目结舌,这下出大糗了。

"两位睡得可好?"

羽然挠头尴尬一笑,雪飞霜故作镇定:"甚好,有劳君上挂心。"

抬步要走,被北堂墨染拉住,在她耳边吞吐气息:"云泽府上也有一口清泉,不输长乐宫。"

雪飞霜当即面红耳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拉着身旁不明所以的羽然,快步入席。

"你们都是墨染的朋友,本宫是他长姐,今天就当是家宴,不必拘束。本宫已经很久没跟这么多人一起用过膳了。"

"多谢长公主。"阿苏勒三人敬酒。

赴白凌波的宴要比白鹿颜的容易得多,阿苏勒和羽然对视一眼,英雄所见略同。

白凌波开起玩笑来,羽然都自愧不如、敬佩三分,一顿饭吃下来,不难看出这姐弟俩感情是真好,这长公主好像有意撮合阿雪和她那个宝贝弟弟。

她虽是玩弄皇权,但不失为一个好姐姐,雪飞霜很明显地感受到,对方因北堂墨染对众人格外宽容、友善,是真心实意留他们用膳。与那日白鹿颜徒有其名的"以宴会友",高下立判。

临走前,众人带了半筐甜竹笋走,剩下的由长乐宫管事交给后厨,雪飞霜被白凌波趁机拉到一边,手中被塞了一片金片银杏叶。

"若有一日郡主有什么难处,可凭此信物找本宫,长乐宫必尽力相助。"

"墨染被我这个做姐姐的宠坏了,群主大可多给他些气受,挫挫他的锐气。但凡事有度,本宫相信郡主心中有数。"

雪飞霜刚欲还叶解释,被白凌波推回:"本宫知道郡主在想什么。假以时日,郡主定会发现墨染是块不世珍宝。此物就当是我给郡主的见面礼,若是有朝一日郡主所嫁并非我弟,又不愿承这份人情到时还回来便是,且收着吧。"

"本宫只希望郡主能记得本宫今日说的话,若你二人日后携手余生,好好待他,若本宫有什么不测,拦着他别让他做傻事,跟他说阿姐只希望他余生平安喜乐。"白凌波眼含泪光。

雪飞霜点点头,郑重其事地向白凌波行了羽族大礼:"无论如何,飞霜定不负长公主所托。"

她敬佩白凌波,让她心有遗憾,倒不如各退一步,这人情日后有机会再还。



"阿姐同你说了什么?"

"你猜?"


草莓泡汽水

191011 鞠婧祎工作室 | 修图 6P

191011 鞠婧祎工作室 | 修图 6P

草莓泡汽水

191009 鞠婧祎工作室 | 修图 6P

191009 鞠婧祎工作室 | 修图 6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