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鞠红川

8594浏览    746参与
沉入海底的暴风雨
问一下有姐妹需要芒果徽章吗川子...

问一下有姐妹需要芒果徽章吗
川子的有两个,拼团价20一个
有意的姐妹欢迎来问!

问一下有姐妹需要芒果徽章吗
川子的有两个,拼团价20一个
有意的姐妹欢迎来问!

龙子由

【主代卓/含佳昱/Super Vocal全员向】蔡程昱全世界第一可爱 03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3

 

电话是罪魁祸首打来的。

 

“我这周有个活动,去长沙。”

 

仝卓立刻回答,那真不巧,我这周都在北京呢。

 

“那我去北京找你。”

 

不好吧,北京那个地铁……它怪挤的。

 

“我不坐地铁,我开车。”

 

那也不行,那北京路太堵了,你来一趟多不方便呀,回来再把你给塞住了,还得我蹬共享单车捞你去,算了算了,见了也没啥...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3

 

电话是罪魁祸首打来的。

 

“我这周有个活动,去长沙。”

 

仝卓立刻回答,那真不巧,我这周都在北京呢。

 

“那我去北京找你。”

 

不好吧,北京那个地铁……它怪挤的。

 

“我不坐地铁,我开车。”

 

那也不行,那北京路太堵了,你来一趟多不方便呀,回来再把你给塞住了,还得我蹬共享单车捞你去,算了算了,见了也没啥用,还不如网聊儿呢兄弟。

 

还省钱。

 

“仝卓,你怎么回事儿。”

 

什么我怎么回事儿,我好着呢。

 

“从九月份到一月份了现在,你接过我几个电话你心里没数吗。”

 

两……两三个没有吗。 

 

“你自己翻翻通话记录。”

 

你等我看看,诶……还真没有,行吧,你来吧你来吧,我七号开始应该有两天都在家。

 

 

第二天,一起回长沙的飞机上,只有鞠红川一个人不在状态。

 

他完全没理解为什么今天高天鹤和皮卡丘蔡程昱每次看到仝卓时都会投去一个异样的眼神。

 

具体有多异样呢?

 

就好像在看身世悲惨的秦香莲。

 

每次他想要问点儿什么,都会被蔡程昱煞有介事地一把拦住。

 

哥,别问,你不会想知道的。

 

鞠红川说,可我真的好想知道。

 

仝卓也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能在这两个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睡得像一头死猪一样,即使是在皮卡丘同学的暴风骤雨一般的叽叽喳喳之下,也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他有这么困吗?蔡程昱伸出一只手去轻轻地掐了一把仝卓的脸。

 

你能不能对这位同事多一点包容和理解了,菜菜小朋友?高天鹤立刻推开了蔡程昱的手,说道。

 

鞠红川试图加入群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早睡了一会就错过了全世界?

 

哥,不能随便说的,我们要替卓儿保守秘密,蔡程昱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对鞠红川说道。

 

“……什么秘密?”刚刚被蔡程昱掐了一爪子的仝卓不情愿地从梦里醒了过来,迅速调整状态加入讨论。

 

蔡程昱刻意地靠近仝卓的耳边,但是金色男高音的音量没有降低分毫,说道:“就是你意外怀孕的事嘛!”

 

他一开口说完话,仝卓就愣在当场,十秒之后才想起用手堵住了蔡程昱的嘴巴。

 

我真谢谢你了,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皮卡丘的脑回路总是和别人不大一样,立刻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无辜,问道:“我怎么了?”

 

你这一嗓子全飞机的人都听见了好吗?高天鹤用力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说道。

 

“哎,我真怕一会下了飞机我就霸占了微博热搜。”仝卓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会的,卓哥,咱们没有这么红。”蔡程昱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仝卓点了一下头,说,哦,听了你的话真是一点都没有宽慰呢。

 

状况外的鞠红川现在终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

 

 

那架飞机上果然被有心之人拍下了一个短视频,在几个小时之内就顶上了微博热搜前三名。

 

#仝卓 意外怀孕#

#仝卓 机舱内视频#

#声入人心 仝卓#

 

本来他们三个的原计划是直接回台里补拍一段视频的,但是现在莫名其妙的上了热搜。

 

弟弟一心要坑哥,哥哥能怎么办呢,宠着呗。

 

四个人谁也没敢出机场,生怕一出去就会被记者们拍死,就在VIP室里打起了扑克。

 

皮卡丘这会儿也知道是因为自己出了问题,抱着腿坐在沙发最里面,头上的无形的两条长耳朵好像都耷拉了下来,玩扑克都玩得如此没精打采。

 

“没事儿、没事儿。”仝卓生怕弟弟自责,伸出手去揉了一下小崽子的头毛,眯起眼睛笑着说道:“这也不是你的问题,菜菜,你别往心里去。”

 

“嗯……”菜菜小朋友对着仝卓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三个三带对四,哥哥。”

 

Emm……行,要不起。

 

 

代玮昨天晚上熬了个通宵,这会儿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就接到了电话轰炸,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他的小室友,备注三个字——高漂亮。

 

喂。

 

你怎么还没起床啊,代玮。

 

他这个小室友是个巨蟹座,一个极慢极慢的慢性子,不管有多着急的事儿,他也照样儿是慢慢悠悠地,一字一句地,就好像刚学中国话没多久的歪果仁。

 

怎么了,高哥?

 

哎呀,打电话当然是有事和你说。

 

我知道呀,那是什么事啊?

 

有点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啊?

 

哎,反正我说不出口。

 

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的呀?

 

算了,你直接去看看微博的热搜吧。

 

那你发个微信我不就去看了吗,何必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儿?

 

少废话,快去快去。

 

这么半天到底是谁在废话啊?

 

 

代玮一点开微博主页,整个人就傻在原地。

 

#仝卓 意外怀孕#

#仝卓 机舱内视频#

#声入人心 仝卓#

 

谁意外怀孕?

 

仝卓意外怀孕。

 

仝卓怎么了?

 

仝卓意外怀孕。

 

仝卓为什么怀孕?

 

仝卓意外怀孕。

 

……

 

代玮感觉自己要死了。

 

而且世界观突然稀里哗啦地碎成了一地渣渣。

 

怎么会这样?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代玮感觉自己的手指头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想用手机给高杨打个电话,问一问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但是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手机。

 

后来发现原来就在自己手上。

 

喂……那个……那个高杨,你说我现在、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问我?——打飞的过去亲他一口。

 

可我俩不是你和黄子弘凡那种关系,顶多算是——炮友吧。

 

你是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吗?

 

完全、完全没听说过,从几个月前,仝卓就不怎么接我电话了。

 

你们两个多久没见面了啊?

 

Emm……四个月、差不多吧。

 

那你干脆打飞的过去,问问他的态度好了,但是你问得迂回一点,不要太直接,别吓着人家了。

不会画

麦当劳和我们团~

川子,幸苦了。

麦当劳和我们团~

川子,幸苦了。

不会画

发一些男团

第一张是之前在快本唱的诶呀爸妈~

发一些男团

第一张是之前在快本唱的诶呀爸妈~

龙子由

【主代卓/含佳昱/Super Vocal全员向】蔡程昱全世界第一可爱 02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2

仝卓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晕在卫生间里。

他洗了把脸,漱了漱口,对着镜子骂了几句脏得不能更脏的脏话,涉及山西山东湖南北京四大语系。

他身上穿着一件台里的西装,意大利手工牌子,虽然贵但是好看,版型挺括,颜色也正。

最大的优点是不用自己花钱买。

现在月份还早,不至于显得这么鲜明突出,至少他的傻子队友们就没有一个能看出来。

他是没打算做什么残忍的事。

比如带着小馒头去一趟医院,然后寻个法子把它就地处决,让这个...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2

仝卓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晕在卫生间里。

他洗了把脸,漱了漱口,对着镜子骂了几句脏得不能更脏的脏话,涉及山西山东湖南北京四大语系。

他身上穿着一件台里的西装,意大利手工牌子,虽然贵但是好看,版型挺括,颜色也正。

最大的优点是不用自己花钱买。

现在月份还早,不至于显得这么鲜明突出,至少他的傻子队友们就没有一个能看出来。

他是没打算做什么残忍的事。

比如带着小馒头去一趟医院,然后寻个法子把它就地处决,让这个馒头变成一滩馒头渣渣。

代玮不是还挺喜欢孩子的吗。

对的,没错,这家伙的小名已经取好了。

就叫小馒头。

但是他也确实不知道怎么才能开口和代玮说清楚,总是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嘛。

嘿David,恭喜你中彩票了?

害害害还是不了吧。

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是皮卡丘。

某一天,他们一起去了一个贫困山区支教,顺便给孩子们唱了几首大国大爱的阿中哥哥应援曲。

山区里的条件那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好。

有多不好呢?

全村没有一间招待所,他们几个只能一起借住在一个村民家里。

大冬天的,为了暖和都烧火炕。

要四个大男人头挨头脚挨脚睡在一张砖头垒成的火炕上。

仝卓一看到这张床就傻眼了。

这第二天睡起来得腰多疼啊。

皮卡丘对于体验生活似乎特别高兴,高喊着火炕万岁,脱了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

大家都忙碌了一天,全都累得不行,就一个挨一个的躺下了,皮卡丘是第一个躺下的,所以他睡在最里面,依次挨着仝卓,高天鹤,鞠红川。

皮卡丘睡觉时宛如一张烙饼。

翻来覆去,努力使自己均匀受热。

菜菜别翻了,快点睡觉,仝卓侧着躺在火炕上,说道。

你得让我找个合适的姿势吧,皮卡丘委屈巴巴地说道,这床怎么这么硬?

我也知道,仝卓点了点头,迷迷糊糊地把眼睛闭上了,道。

是不是我睡的方法不对呀?皮卡丘同学不肯放弃。

对,你拿着大顶就不硬了,仝卓的心睡着了,但是嘴上还在哄小孩。

真的吗……可是我不会拿大顶。

皮卡丘于是笑出了两个high C,成功把高天鹤和鞠红川都吵醒了。

高贵王子,你能赶紧睡觉吗,高天鹤如是说。

鞠红川说,回长沙请你吃麻小,要乖。

众所周知,Super Vocal全队哄孩子,好完蛋。

皮卡丘看到仝卓已经把眼睛闭上了,但是仍然不能老老实实去睡觉,于是从被子底下伸手想去咯吱仝卓。

但却一不小心摸到了一个会动的东西。

立刻发出high C尖叫。

哥,你被子里有精灵球!

仝卓一下子醒过盹儿来,说这个真没有。

不,我都摸到了!

皮卡丘弟弟眼睛一亮,开口就问,能孵出杰尼龟吗。

仝卓摇了摇头,说不能,但是也许可以孵出别的东西。

高天鹤似乎比皮卡丘靠谱多了,稳重踏实,绝对不会好奇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问道,精灵球在哪?

说着就掀开了仝卓的被子。

然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瞪一分钟。

高天鹤又把被子合回去了。

说天啊,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嗡——”仝卓的手机突然在这个时候振动起来,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示意了一下高天鹤,自己要去接电话,就站起来出去了。

只留下一脸屎色的高天鹤和满头问号的皮卡丘,哦,还有一个睡得正香的鞠红川。

“哥,啥呀……啥呀啥呀!”SV忙内简直要好奇死了,用手拽了一下高天鹤的袖子,问道。

谁能抵抗得了人形可爱机的诱惑呢,高天鹤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凑到皮卡丘耳朵边。

“仝卓他……dhkdjikdjwkd。”

“啊!”忙内立刻又飙出一个high C。

你小点声,收敛一点,别告诉其他人!高天鹤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

好好好,皮卡丘信誓旦旦地点头回答道,然后在被子里的手已经耐不住寂寞地编辑了一条微信。

佳哥,你知道吗,仝卓他dhkdjikdjwkd了。

作为梅溪湖哄孩子第一人,马佳总是能第一时间回复蔡程昱的消息。

真的假的,他怎么会突然就dhkdjikdjwkd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鹤哥说他dhkdjikdjwkd了,皮卡丘继续回复道。

蔡蔡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吃了吗?

当然,现在半夜一点了你问我吃没吃饭,你有毒。

山区那边环境很差吧,我上次给你买的保暖裤有没有带上?

哥,你可别提你那保暖裤了行吗,我好歹也是跟Decca签约和国际接轨的美声男高音了,我能穿那种东北村花图案的保暖裤吗?

行,你不穿,冻死你活该,马佳发了一个咬牙切齿的表情。

蔡程昱回复了一个叹气的表情,如何才能提高男朋友的审美标准,在线等,急。

马佳笑着回复,友情提示,那就换一个男朋友。

哥,你就这么想看我和别人一起唱旷世之爱吗?皮卡丘回复了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然后继续打字:

看来我一腔深情终究是错付了!

别哭别哭,除了我谁愿意和你唱旷世之爱啊宝贝,马佳继续回复道。

七位数粉丝都等着呐。

可是她们不会唱。

九9九感冒靈
樂見大牌12-5聲入人心男團s...

樂見大牌12-5聲入人心男團super vocal專(群口)訪(相聲)

樂見大牌12-5聲入人心男團super vocal專(群口)訪(相聲)

龙子由

【代卓/含佳昱/Super Vocal全员向】蔡程昱全世界第一可爱 01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1

 

 

仝卓还记得,在长沙演出之后的某一天,他和代玮一起窝在广电附近的出租屋里,一人盖着一条毯子,看完了张艺谋执导的《活着》。

 

代玮说,如果他能有个孩子,一定给他起名叫小馒头。

 

仝卓记得自己笑着咬了代玮一口,说代玮你是个gay,你要拿出gay的气魄来,不要惦记着给你们老代家传宗接代了。

 

他记得代玮那天晚上操到他腿软,表面乖巧听话的山东男

【代卓炮友靠娃上位文学】

【佳昱小情侣向】

【SV成员全员哄菜,超好笑日常】

【团宠蔡程昱出场比重很大】

【别问为什么,因为可爱】

【就想写蔡老师可可爱爱的卖萌】

01

 

 

仝卓还记得,在长沙演出之后的某一天,他和代玮一起窝在广电附近的出租屋里,一人盖着一条毯子,看完了张艺谋执导的《活着》。

 

代玮说,如果他能有个孩子,一定给他起名叫小馒头。

 

仝卓记得自己笑着咬了代玮一口,说代玮你是个gay,你要拿出gay的气魄来,不要惦记着给你们老代家传宗接代了。

 

他记得代玮那天晚上操到他腿软,表面乖巧听话的山东男人,在床上永远不会说一句好听的话,只会无畏的顶撞和释放。

 

 

仝卓对外是个1。

 

他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本来是绝不做0,在遇见代玮之后,发现巧了,他俩的底线居然一模一样。

 

于是仝卓退让了三步,就变成了对外绝不做0。

 

比起代玮这样的乖崽,仝卓就是网民眼中私生活混乱的同性恋。

 

他比其他的gay更早知道自己的性向。

 

所以也见识过太多淫乱糜烂的生活,街头的酒吧夜店,赤裸的肉体,辛辣的酒精和气味刺鼻的香烟。

 

整个大学四年,仝卓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以及那张帅气的面皮,约过炮也谈过感情,不过他也从来没当回事儿过,过眼云烟一般,散了。

 

 

代玮是个意外。

 

用仝卓的话说,这是个长在自己理想型上的男孩子。

 

来到梅溪湖的第一天,仝卓就立刻在这个孩子身上嗅到了同类的味道。

 

代玮谈过一场横越三年的恋爱。

 

从高一到高三。

 

后来那个和他做同桌的男孩儿高考去了别的城市,从此失去了联系,连微信号也都没留一个。

 

而后来的几年之中,代玮在没和谁聊过感情。

 

只是用虚假笑容迎合着每一个人。

 

但是仝卓的热情似乎可以融化霜雪。

 

在声入人心时期,仝卓每天都会找代玮一起吃饭,每次都会获得代玮那位漂亮室友的一个白眼,他总是会和代玮坐在一起,还说着要和代玮一起搞CP的话。

 

CP是什么——是couple 。

 

是一些人眼中的尖刀利刃,也是一些人眼中的绕指柔情。

 

但是仝卓却从来没和代玮说过“喜欢”这两个字。

 

出租屋里某个春光旖旎的清晨,代玮总是会问他,卓儿,我们这算什么关系?

 

炮友吧,仝卓如是说。

 

 

那请问,怀了炮友的孩子怎么办?

 

仝卓叹了一口气,将那张确诊报告撕成十八块,然后精准而且利落地扔进了垃圾桶之中。

 

他拥有梅溪湖最繁忙的日程,商演晚会综艺节目一个也少不了,一礼拜到头就在大江南北来来回回地飞,他在北京有一栋房子,是毕业之后用直播赚来的钱买的,但是买来之后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后来就基本上是空置着。

 

他在长沙广电附近租了一间双人间,除了在长沙有行程的时候,基本不住,却已经预交了三年的房租费用,有个长得像皮卡丘的弟弟有时候会来借宿。

 

 

事实证明,当你想要避开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一眼都不必看。

 

代玮其实本来就不经常来长沙,而且他俩的行程也不总是能撞到一起去,以前每周都可以见面,其实都是在互相迁就,当然大部分的时间是仝卓在迁就代玮。

 

仝卓是个典型的金牛座男生,爱赚钱不爱花钱,喜欢看银行卡里的数字一点一点变多。

 

给家里打钱的时候有多豪情万丈,给自己花钱买衣服的时候就有多抠抠搜搜。

 

在奢侈品牌转了一大圈,最后买了一双双十一打五折的阿迪达斯,给自己心疼坏了。

 

皮卡丘弟弟不止一次问过他,哥,我觉得你也不少挣啊,怎么还穿一百块以内的淘宝款啊?

 

仝卓总会干笑两声回答他,衣服有什么用,能穿不就完了,你以为我跟你似的,靠漂亮衣服圈粉啊?

 

皮卡丘表示十分不解,就问他到底靠什么。

 

山西人骄傲地笑了一下,回答说,当然是靠英俊的脸庞。

 

行,那你就当我没问吧。

 

 

认识代玮之后的这一年里,仝卓感觉自己的月开支翻了好几倍,而且三分之二的钱都是花在路费上了,也没吃到也没喝到也没填补什么,没着没落的。

 

长沙直飞潍坊那条线的检票员都认识他了。

 

仝卓坐在快乐大本营的休息室里,拿着计算器噼里啪啦地一顿按。

 

皮卡丘抬起爪子扒拉了他一下,说你干啥呢,终于发现商机要包下台里早点铺了?

 

皮卡丘人如其名,皮得要命,一会儿没人跟他玩就开始瞎折腾。

 

“你看我长得像不像早点铺?”仝卓特别会哄孩子,不管是一个团里的皮卡丘弟弟,还是自己家里的亲弟弟,都是信手拈来:“大人工作小孩儿别瞎忙乎,去找你川儿哥玩去。”

 

这生个孩子到底要花多少钱啊。

 

啊啊啊啊,算不出来。

 

皮卡丘一颠一颠儿地从鞠.好脾气的老大哥.红川那里顺来了一包麻辣鸭锁骨,别人的东西送起人来总是这么大方,往仝卓的那边一推:“川儿哥的,吃吃吃。”

 

麻辣鲜咸,满屋飘香。

 

仝卓立刻捂住嘴巴,推开了皮卡丘的爱心馈赠,然后一言不发地快步走向卫生间。

 

“诶?——卓儿,卓哥,仝卓哥哥,你怎么了。”皮卡丘突然有点怂了,立刻几步就跟上了仝卓,称呼也从平语变成了敬语。

 

没事没事,我真的没事,仝卓立刻摆了摆手,把皮卡丘推拒在卫生间门外。

 

 

川儿哥,你的麻辣鸭锁骨可能有毒,皮卡丘转过头去,对鞠红川总结道。

 

那你别吃了,拿回来,让它毒死我,鞠红川正在看谱子,头也不抬地说。

 

真的,你看卓儿,还没吃他就吐了,皮卡丘信誓旦旦地强调道,我就让他闻了一下,看来是剧毒!

 

高天鹤拿了一块鸭锁骨塞进嘴里,说妖言惑众,我都吃了七八个了,我怎么没事?

哎呀呀阿遥

【激情短打】声入人心男团成团后之到底谁多余

*看完直播,感慨万分。

*ooc算我,切勿上升。

*半现实,有私设。

*又名 有对象的能不能注意点

蔡程昱觉得自己越来越多余了。其实一直都多余…

声入人心男团直播群访都结束后,四个人约了在北京的好兄弟一起去吃饭,郑云龙和阿云嘎因为各种活动,俩人在上海赶不过去,就给趁着休息的时间给蔡程昱打了视频电话。

“蔡蔡啊,我们看了你的直播,真的特别棒!”阿云嘎一如既往地伸出了圆手,郑云龙坐在一边看着阿云嘎笑着不语。

“谢谢嘎子哥,你那个和理查德合作的《大教堂时代》我看了,真的太厉害了!”蔡程昱被阿云嘎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

“哎,大龙,你别看着我啊。快说两句啊。看看咱们蔡蔡现在多优秀,都和Decca...

*看完直播,感慨万分。

*ooc算我,切勿上升。

*半现实,有私设。

*又名 有对象的能不能注意点

蔡程昱觉得自己越来越多余了。其实一直都多余…

声入人心男团直播群访都结束后,四个人约了在北京的好兄弟一起去吃饭,郑云龙和阿云嘎因为各种活动,俩人在上海赶不过去,就给趁着休息的时间给蔡程昱打了视频电话。

“蔡蔡啊,我们看了你的直播,真的特别棒!”阿云嘎一如既往地伸出了圆手,郑云龙坐在一边看着阿云嘎笑着不语。

“谢谢嘎子哥,你那个和理查德合作的《大教堂时代》我看了,真的太厉害了!”蔡程昱被阿云嘎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

“哎,大龙,你别看着我啊。快说两句啊。看看咱们蔡蔡现在多优秀,都和Decca签约了。”阿云嘎用食指戳了戳身边的郑云龙。

“我没什么想说的,想说的都让你说了。总之就是,蔡程昱特别棒!”

好吧…这回答很郑云龙。

“蔡蔡啊,我和你嘎子哥还有事要忙,先挂了啊。”郑云龙拿起阿云嘎的手机准备要挂电话。

“哎,大龙你干啥呢,我还没和蔡蔡说完呢。”

“赶紧吃饭吧,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吃饭。等会儿还要排练呢。怎么,身体不想要了?腰已经不好了,胃也不想好了?”

“哎呀,我就再和蔡蔡说两句嘛~”

“不行。吃饭去!”

蔡程昱这一瞬觉得自己有点多余,默默的拿起手机挂掉了视频电话,给阿云嘎发了一条消息:

嘎子哥,你去吃饭吧。以后有空我们再聊。

梁朋杰、陈博豪、王凯和马佳正好在北京,七个人约了饭局,马佳提前定好了包间,七个人约在包间碰面。正好刚刚点完菜,七个人就聊了起来。

“你们四个可以啊!真是给咱兄弟们长脸面!”马佳一边开着啤酒一边说道。

“可不是嘛!看看这四个弟弟,真的是让人骄傲啊!”王凯笑着应道。

“来来来,哥哥敬你们一杯,恭喜弟弟们和Decca签约!”王凯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其余三人也是如此,举杯敬成团的四个人。四杯酒下去,蔡程昱有点上脸了,脸颊泛红,这是要上头的节奏。鞠红川、仝卓和高天鹤倒还好,没什么反应。

兄弟们也知道蔡程昱的酒量,也没打算灌他。兄弟难得出来一起吃个饭唠唠嗑,喝酒也不过是助兴罢了,没必要比比谁的酒量好,毕竟在湖里的时候又不是没喝过,谁能喝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

“卓卓啊,当哥哥的得提醒你一句啊。你和鹤鹤的事虽然哥哥们都心知肚明,大部分粉丝也是看破不说破,但是你们还是得注意啊。”王凯语重心长的说道。

仝卓和高天鹤在湖里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两个人虽然小心翼翼的,但是还是瞒不过湖里年长的几位哥哥。后来瞒也瞒不住了,两个人也没打算掩饰也没打算承认,老云家的几个崽子和晰望村的几个崽子都知道了,也加入了挡柜门的大军中。

“哥,你说的我们都清楚,我和鹤鹤也肯定会注意的。我也一定会保护好鹤鹤的,肯定不会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之处。”仝卓难得郑重严肃的承诺道。

“蔡蔡啊,你平时也和川子多给他俩打打掩护,别让人家抓到他俩把柄。”马佳接过话题又把话题扔给了蔡程昱和鞠红川。

鞠红川笑着点点头,接着说道:“我可以和虎子多秀秀恩爱,多吸引一下仇恨。”

蔡程昱突然沉默,他咋觉得自己这么的多余呢?

颜兮

声入人心男团签约发布会

艺人:蔡程昱 、鞠红川 、仝卓 、高天鹤

时间:12月4日14:30

地址:北京,正规媒体一个,便宜

声入人心男团签约发布会

艺人:蔡程昱 、鞠红川 、仝卓 、高天鹤

时间:12月4日14:30

地址:北京,正规媒体一个,便宜


🐢

如果没有听错 我似乎在鹤鹤说自己作的时候 听见卓儿说了一句彪 哈哈哈哈

梅溪湖本质是和声机器没错了 那首爸妈的歌好好听啊ヽミ ´∀`ミノ<

希望跨年他们可以一起上 芒果六子 冲冲冲!

如果没有听错 我似乎在鹤鹤说自己作的时候 听见卓儿说了一句彪 哈哈哈哈

梅溪湖本质是和声机器没错了 那首爸妈的歌好好听啊ヽミ ´∀`ミノ<

希望跨年他们可以一起上 芒果六子 冲冲冲!


居然炸裂
川羊羊是有虎牙的羊羊 (随手涂...

川羊羊是有虎牙的羊羊

(随手涂涂

川羊羊是有虎牙的羊羊

(随手涂涂

染夜夜

是冰雪奇缘男团( •̆ ᵕ •̆ )◞♡

是冰雪奇缘男团( •̆ ᵕ •̆ )◞♡

人生不易必自闭

【深呼晰】诗和远方05


某一天:

五个人聚在一楼,开会中

王晰:咱们上次也定了是吧,就是我们最后要做的是演唱会,那这个其实准备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阿云嘎:是,关键是没有外援,什么都得自己来

郑云龙:这个真的够呛,没资源啊,这肯定不能以个人的名义去提报申请

阿云嘎:可以向节目组请求帮助吗?(5个人齐刷刷看向小飞)

小飞:恩,是可以的,但是需要完成一项挑战

周深:就是每次提出请求都要完成一个挑战是吗?

小飞:对。

鞠红川:那,我们先看看最紧急的事情是什么?

王晰(若有所思):场地吧?然后歌单,人员名单什么的,都得整理了要提申请吧?

郑云龙:要不要问问余笛?他可能知道的比较多

小飞:就是……那个...


某一天:

五个人聚在一楼,开会中

王晰:咱们上次也定了是吧,就是我们最后要做的是演唱会,那这个其实准备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阿云嘎:是,关键是没有外援,什么都得自己来

郑云龙:这个真的够呛,没资源啊,这肯定不能以个人的名义去提报申请

阿云嘎:可以向节目组请求帮助吗?(5个人齐刷刷看向小飞)

小飞:恩,是可以的,但是需要完成一项挑战

周深:就是每次提出请求都要完成一个挑战是吗?

小飞:对。

鞠红川:那,我们先看看最紧急的事情是什么?

王晰(若有所思):场地吧?然后歌单,人员名单什么的,都得整理了要提申请吧?

郑云龙:要不要问问余笛?他可能知道的比较多

小飞:就是……那个,这个也算外援,是需要完成挑战的……

………………(死寂)

王晰:诶?那反正是要挑战的,干脆找廖老师吧,可以顺便问问那个上音的场子有没有档期

周深:诶?机智诶!

王晰:那可不(一脸骄傲)

阿云嘎:好的,那我们正式向节目组提出请求,申请外援廖昌永老师

小飞默默地起身,一边嘀咕:你们等我拿个东西哈!


说罢,就呲溜一下奔二楼去了,没一会就抱着个小箱子下来了,


周深:这是啥?

小飞:这里面就是各种挑战,你们抽一个就可以了。

阿云嘎:那还是,怎么说?大龙抽吗?

郑云龙:我不,你抽。

王晰:怂的,我来吧。


王晰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伸手一顿摸索,抽出来一张纸条,看了一眼,猛地揉成一团扔进身后的垃圾桶,

阿云嘎: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东西让我们晰哥气成这样!!!

川子:我看看我看看!!!(麻溜地捡起纸团,打开一看

川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晰哥哈哈哈哈哈

郑云龙:什么东西,我也看看。…………哎呀,这个还真是,晰哥历劫啊

小飞放下纸箱,拿过纸条念了出来:密室逃脱挑战,括弧,恐怖篇。

周深:有生之年终于能听到晰哥嗨C了么哈哈哈哈哈

王晰:我跟你们讲,这就是节目组故意整我你们知道吧?哪个不行,偏偏是密室!诶唷

周深:晰哥没事,有我们陪你,不怕别慌

王晰:害……

小飞:这个上面还有一行小字儿

王晰:啊????

小飞:限两人完成此挑战。

王晰:!!!!!!!!!!!诶那我不去不就完了么!!是不是!!!

郑云龙:不是,晰哥,这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你不去,说不过去啊

阿云嘎:就是啊晰哥,从了密室吧

周深:晰哥,就是有很多朋友都想看到您玩密室,您忍心辜负他们嘛?

王晰:他们是想听我嗨C,我给你们嗨一个不就完了,干嘛一定要去密室?

周深:这不一样,在密室是不加粉饰的真实的生理嗨C哈哈哈哈哈哈

王晰:我看你是想和我一起去吧深深

周深:诶诶诶????我没这么说啊!!!我负责顺水推舟拱你去,不负责陪你啊!!!

阿云嘎:深深,你也说了,顺水推周嘛,

周深:??????????

郑云龙:晰哥都从了密室了,你就从了晰哥吧

周深:????????????????????我反对!

王晰:反对无效,就这么定了,到时候还得你罩着我,这个我真的不太敢玩

川子:到时候全程录下来,一定笑死哈哈哈哈,晰哥一世英名


密室挑战D-Day

周深:哈罗大家好,我是周深!今天我和晰哥来完成密室挑战了!

王晰:你咋这么开心呢,我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垂头丧气晰)

周深:诶呀好啦!就一个小时,忍忍就过去了!

王晰:关键是我俩这智商。能不能杵来是一回事

周深:?????你可以侮辱自己的智商,但是别带我哈哈哈哈哈哈


等待室内

王晰和周深挨着坐在长板凳上,周深左顾右盼地打量着四周,王晰翘着二郎腿,佝偻着上半身,一脸呆滞

周深:晰哥你不觉得这里有点冷么?

王晰:阴森……特别阴森……

周深:我感觉我的手都冻僵了(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手)

王晰朝周深瞥了眼,突然伸手捏住周深的手,

王晰:我看看,哟!你怎么手这么冷啊!

周深: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寒么哈哈哈哈哈,这边的确挺阴森的

王晰:诶哥教你一招,你就,跷二郎腿啊,这大腿夹着的地方特别暖和,你就把手夹在中间,一会就暖了

周深(一脸怀疑):是么?

周深翘起了二郎腿,手往两腿间一插,

周深:凉的啊

王晰:你傻啊,这得要时间啊,要捂一会才暖和啊,

周深笑到大喘气:哈哈哈哈哈哦是这样的么哈哈哈哈

王晰:来,你夹哥腿里

王晰特别霸道地扯着周深的手夹在自己的二郎腿之间,扭头问了句:“暖和吧?”

周深:还真是,诶晰哥你腿还挺结实?一直看你腿挺细的,很消瘦

王晰:那哥以前也是混健身房的好么?得劲儿吧?

周深:真的,这个腿上,这肌肉,特别硬

王晰:健身真的挺不错的,你也可以试试,练练那个什么马佳,不是,马甲线是吧?

周深:恩?不是人鱼线么?

王晰:啊反正差不多


弹幕区:

       震撼我全家

       震撼我妈

       我以为抓着手已经是极限了……

       晰哥把深深的手夹在自己大腿间……

       不是说大腿内侧是很敏感的地方么,只有极其亲密的人触触碰才没感觉

       反正都睡在一张床上了,还有什么不可以

       震撼人心……

       还让深深练马甲线??????

       我又想起了曾经的后妈梗和妇道梗……晰哥收手吧

       深深以前不是还会按晰哥么,怎么不按了,我好害怕

       SZDSZD

       这简直,公费谈恋爱,叉出去!!!!


进入密室

王晰紧紧跟在周深背后,揪住周深的衣角,嘴里还念念有词

王晰:深深啊,深深这个不是那种真人的吧,那个太吓人了那个我真的不行啊,深深你走慢一点啊,

周深:晰哥你宇宙第一刚的形象崩塌了你知道吗?

王晰:我,惜命啊!!!这种时候刚不刚已经不重要了

周深:这第一个房间,门在这里,我们找找线索吧,晰哥,晰哥???

王晰:诶!诶!!!吓得我走神了……找线索是吧,找什么?

周深:……我也不知道线索会是什么,先随便翻翻吧,抽屉啊柜子啊什么的

王晰:好好好。

说着,王晰就近打开了一个抽屉,刚拉开真个人就弹起来跳到周深边上,死死地拽着周深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啊!!!!!!!”

周深:妈呀晰哥,我能被你吓死,什么呀?(凑近看了看,发现是一只假手)

周深伸手拍了拍王晰扒拉在自己肩膀的手,安抚道:没事啊晰哥,那都是假的,

王晰:哎哟深深咱能不玩了么,我想回去了……

周深:哈哈哈哈晰哥我们不能半途而废,天哪你在抖你知道么,你今天是有嗨C的KPI的,没叫满10个嗨C走不了的

王晰:………………………………我真是信了节目组的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h!!!!深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晰哥!稳住”

“嚯……………………啊啊啊啊!!!!!”


1小时后

周深:我今天终于见识了,晰哥的生理嗨C,没有骗人。

王晰:(已然失去力气,整个人倚在周深身上)

周深:你们知道,虽然看上去晰哥只是搂着我的肩膀,但是其实他已经整个人靠在我身上了,借力才能站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晰哥你丢不丢yin

王晰:我……我太不yong易了……

周深:好了好了我们回去了


弹幕区:

      完蛋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晰哥走到今天这一步,才算是人设崩塌完了

      去年去晰哥演唱会现场,觉得他可A了

      现在呢姐妹,话别说一半啊

      在密室就是个小媳妇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

      深深才是梅溪湖第一A,实锤

      话说深深真的好厉害,从头到尾都不带怕的,一直嘻嘻哈哈还嘲笑王晰

      就听见深深的哈哈哈哈哈和晰哥的啊啊啊啊啊了

      晰哥也许可以挑战一下假声男高,真的

      对,有一下真的叫上去了

      把晰哥的嗨C设置成闹铃,一定再也不会迟到

      姐妹倒也不必,太惊悚了哈哈哈哈哈

      虽然我爱晰哥,但是闹铃真的没必要哈哈哈哈哈哈

      超鹅没有骗我,晰嗨C是真的


-------------------------

怀念这些场景在我脑海里的亚子,比写出来美多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语文成绩这么差??)

TBC

言欲-Mikayla

【当文手不写文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她有多沙雕】
【不许卡我昂】

【当文手不写文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她有多沙雕】
【不许卡我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