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韩剧

27301浏览    6603参与
陂塘柳
最近看了这部韩剧 我很喜欢男主...

最近看了这部韩剧

我很喜欢男主说过的一句话
“你要整的不是外貌,而是你那颗卑劣的心”

也许这句话对女主来说有些残酷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男主这种从小无论做什么会成为焦点,被所有人称作脸蛋天才的人,怎么会明白这种从小因为长相而自卑的人的心中的心情

但我却觉得这句话主要是想表达一种思想
“你就是你,无需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

最近看了这部韩剧

我很喜欢男主说过的一句话
“你要整的不是外貌,而是你那颗卑劣的心”

也许这句话对女主来说有些残酷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男主这种从小无论做什么会成为焦点,被所有人称作脸蛋天才的人,怎么会明白这种从小因为长相而自卑的人的心中的心情

但我却觉得这句话主要是想表达一种思想
“你就是你,无需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

MiSs丶Joanna

才发现那天的内容没有发出去…说是敏感字眼?

才发现那天的内容没有发出去…说是敏感字眼?

韩冰

【恋你依然如昔】〈序曲〉~ 新生三部曲之三


这是个淡淡的三月天,离她自釜山回来后整整两年,他与她决定在他们互诉衷曲的半年后,携手走过未来的每一天,晨昏与共。至于为什么是今天而不是一年前的任何一天?这就要问问她亲爱的大叔,啊,他规定她以后要改口叫他老公,好吧,她亲爱的老公,也就是现在赖在这边不走,让人频频催促也厚着脸皮陪笑的这位。瞧,他正俯在她美丽的婚纱上,隔着婚纱对着她的肚皮小声说话,呃,她是不在意啦,除了要应付其他宾客走进休息室时看到这场景的错愕与尴尬,最多也就是大伯与小叔的白眼。她都能理解,只有他们彼此知道走到这一天有多么不容易,轻轻抚着他的鬓发,抬起他难得干净没有半点须根的脸,再轻柔地在他额间印上一吻:「我说,亲爱的老公,你是不是...


这是个淡淡的三月天,离她自釜山回来后整整两年,他与她决定在他们互诉衷曲的半年后,携手走过未来的每一天,晨昏与共。至于为什么是今天而不是一年前的任何一天?这就要问问她亲爱的大叔,啊,他规定她以后要改口叫他老公,好吧,她亲爱的老公,也就是现在赖在这边不走,让人频频催促也厚着脸皮陪笑的这位。瞧,他正俯在她美丽的婚纱上,隔着婚纱对着她的肚皮小声说话,呃,她是不在意啦,除了要应付其他宾客走进休息室时看到这场景的错愕与尴尬,最多也就是大伯与小叔的白眼。她都能理解,只有他们彼此知道走到这一天有多么不容易,轻轻抚着他的鬓发,抬起他难得干净没有半点须根的脸,再轻柔地在他额间印上一吻:「我说,亲爱的老公,你是不是该出去招待宾客了?」看到他额间被印上的红唇印记,她嫣然一笑,拿起手绢想擦拭的手被他握了住,她一怔,收了笑,因为見到他眼中她的倒影渐渐扩大,他的吻就这么袭了上来,啊,她才刚上好的唇彩又要被吃掉了… 。

此刻,她幸福地想哭,但婆婆对她说要她开心地嫁过来,让天上的奶奶也能见证她的幸福,所以她勉强自己不能哭,但唇齿间咸咸的滋味又是谁的泪?管不了脸上的躁热与羞赧,她抬起眼望进了一潭泛滥的湖水,幽深的湖中波光粼粼,于是,她听到了湖水的主人用他浑厚溫柔的嗓音这么说:「谢谢妳,我很幸福。」 噢,他害她的湖水也跟着泛滥了,真糟糕,她明明决定今天要当个美丽的新嫁娘。  
 
「他们这样难分难舍会不会太夸张?」站在休息室门口,已经不知道过来请二哥多少次的朴奇勋闷闷地这样说,绝不是他最近跟宥拉求婚失败而见不得新人好。打从他二哥跟他未来的二嫂相恋后,他终于有幸见证原来人类真的有第二人格的存在。要不是他全程参与了他们的过往 ,他一定不会相信眼前这位情感丰沛的新郎官是他那个曾经隐忍压抑的二哥。切,到底还要亲多久?这婚礼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进行?

话虽如此,挡在休息室门口不让人打扰的可是朴奇勋的那双手。看了一眼身旁跟着拿起手帕拭泪的大哥,他无奈地给了个白眼,不行,母亲大人说过大好日子不能随便造口业,他只好忍气吞声地无视两边的煎熬,谁过来帮帮他,把他从这水深火热中给救出去,他真的需要出去透个气。啊,远远看到母亲大人终于御驾亲征,是,他们家食物链的最上层 。呼,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晃了晃已经麻痹的双臂,再顺道拽走成日热衷日日剧的大哥,这里就交棒给他敬爱的母亲大人了。 

身着一袭素雅韩服的三兄弟母亲自迎宾处步态蹒跚地走来,她纳闷著明明稍早就要两兄弟过来唤东勋到前厅去招待宾客的,怎么一直见不到人影?原来是请不动黏在新娘身边的新郎官啊。她让两兄弟先到迎宾处顶着,顺便嚷來不远处晨起足球会的那一夥人,不理新郎官的抗议就把人给架了出去,这婚礼都还没开始就乱成一团怎么行,看着被迫架着离开还一直转头殷殷叮咛新娘不要累着的他们家老二,她欣慰地笑了,记得当初跟允熙的婚礼也没见他这么胶着慌乱过,这两年来东勋的改变她一直看在眼里,不得不说这缘分真的很奇妙,能在一生中遇见对的人是他的幸运,当然更感谢的是让他儿子能真正幸福起来的新媳妇。 

见到在门口的婆婆,作势要起身的至安被示意又坐了下来。她真心喜欢着大叔的妈妈,也就是现在的婆婆,一夕之间,她从孤零零的一个人多了好多家人。她含笑对着在她身旁落坐的婆婆感激地说:「妈,谢谢您,我真的好幸福。」 

「妈才要谢谢妳,谢谢妳让东勋幸福起来。」三兄弟母亲微笑地用她的双手包覆着至安的小手说道。对于这个新媳妇她不知道有多满意,满意到甚至让大媳妇吃味地故意在她面前笑嚷着她地位要不保了。跟孙女相仿的年纪却又像女儿那般贴心,她也真心把她当孙女、女儿、媳妇一起疼惜,连同她天上奶奶的那一份。当东勋说她坚持婚后想与婆婆一起住时,她有点讶异。「因为是一家人」至安当时笑着对她那么说,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瞧,这浑小子又惹妳哭了吧?妆都花了。明明千交代万交代让他今天不能让妳哭的,我说过吧,今天要笑,笑得幸福,让天上的奶奶放心让妳嫁过来。」她轻抚着媳妇的手说。因为想到刚刚儿子嘴角明显的唇彩而笑了出来,她故意不提醒他让他出去被取笑以示惩罚,谁教他在大好日子惹她的媳妇掉泪。嘴角含笑地拿起手绢轻拭着唇彩同样糊得一塌糊涂的媳妇,至安羞赧地低下了头嗫嚅:「嗯,妈…这是…」轻拍着她手背,安抚地说没关系,她懂。她懂儿子的迫不及待,那是两人幸福的标章呢,这浑小子。三兄弟母亲打从心底又漾起了笑容,惹得新嫁娘羞怯的脸又更低了。 

「身体没事吧?会累吗?」三兄弟母亲眼神扫向媳妇仍然平坦的小腹:「太瘦了,穿着合身的婚纱还看不出来,赶明儿个蜜月回来,妈好好地帮妳补一补。」担心着才怀着三个月的身孕还没进入稳定期的媳妇。昨晚用餐时还见她孕吐得厉害,想到儿子担心到举足无措的模样,真是,有了老婆这才理解为娘当初的辛苦了吧,她可是生下三个高学历浑小子的妈呢。 

「没事的,今天都没孕吐呢,大概肚里的生命也在体贴着妈妈吧。」李至安浅笑地想起刚刚她亲爱的老公俯身一直对着肚皮里的儿子耳提面命,要他不能让他亲爱的老婆太辛苦,让他乖一点,等他出来会好好地嘉奖他,如此地贿赂着都还没能知道性别的「儿子」,至于为什么是儿子而不是女儿,她曾好奇地问。她亲爱的老公爱怜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笑得理所当然:「我虽然比较希望是女儿,但是看他这么让妳折腾,肯定是个浑小子。」李至安手轻抚着肚子,由衷感谢这个新生命随着她的新生一起到来,参与了她人生新的篇章,当然,与她最亲爱的老公一起。 

迎宾处,众人见一整个早上不见人影的新郎好不容易现身,纷纷围了过去,本来就打算好好地调侃他一番,没想到一见到他后,更是个个挤眉弄眼地笑得暧昧。 

朴东勋疑惑地含笑呛道:「怎么?又不是没结过婚,干嘛笑得那么恶心?」虽这么说,手脚却局促地不知怎么摆放起来,因为怠慢宾客而自知理亏,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假装整理起自己歪掉的领结与微皱的黑色缎面礼服。 

「当然不是没结过,只是不会带着这付妆容到处示人而已。」众人讪笑,又故意不明说。打从东勋与至安在一起后,他们不时会在他身上见到各种耐人寻味的新鲜事,比如说大热天的却带着冬天的大衣出门,看着春天的樱花雨也能有感而发地落泪,最夸张地莫不过是明明有车开,还每天早出晚归地搭地铁通勤,只是为了看能不能巧遇至安。只见众人七嘴八舌地八卦起朴东勋的各种糗而乐此不疲。 

朴东勋也懒得回嘴,含笑地斜睨着由他们去说嘴,入口处瞥见熟悉的僧服,他迎了过去,大大地与好友拥抱了一下。谦德一见着他的脸,嘴角也不禁地弯了起来,笑问:「你今天就打算这样迎娶新娘子吗?」 

「啊?怎么?不好看?」他纳闷地左瞧右瞧着是不是又中年发福了却不自知,明明最近都很勤劳地去踢足球的啊,他只要想到两年前竟然在他人生最胖时期偶遇至安,就后悔到想永远跟着谦德吃素。  「

不是,是太好看。」谦德莞尔地举起右手食指往好友的嘴角一抹,想必唇彩的主人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啊,这是…怎么都没人提醒我?」看到谦德指上的唇彩,他脸上一股躁热袭来,尴尬地抽起礼服口袋上的手巾擦拭着剩余的唇彩,突然想到刚被众人揶揄原来是因为这…,不满地回头指着远处后溪那一帮人喊着:「你…你们…真是…」话还没说完又惹起大家一阵的哄堂大笑,他无奈地捎捎前额,转头对着好友憨笑了起来。 

「看着你这样的表情,我就安心了。」谦德诚心地给予了祝福,原本想传个短信祝福他,想想还是亲自过来一趟,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句祝福,他也想亲自当面跟好友说。真好,之前那个千斤万斤重的心终于可以真的放下了吧。「帮我跟新娘子致意一下,就说这是个好姻缘,要好好珍惜,你也是。」

「嗯,谢谢,我会,不,我们会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缘分,好好地幸福生活着。」道别前,朴东勋再次重重地抱了一下好友,感谢他在他最心烦的时候总能适时给他提点,让他在那段迷失的日子里能重新振作起来。 

「不顺便跟大家打个招呼再走?」毕竟他是大家永远的回忆。

 「不了,这场合不适合,下次吧。」毕竟对某人来说,这是心痛的场合与回忆。远远地朝后方曾经的后溪兄弟们摆了摆手,大家也很有默契地怕某人触景伤情,不作声地挥了挥手道别。有些人是即使岁月再如何更迭,也还是有一眼就能了然的默契。尹尚源是他们永远的回忆,也是永远的兄弟。 

隐身在会场另一方,静希看着她当年差点成亲的新郎官又一次离去,说不上现在是哪种心情,唏嘘吗?这些年来的心境早就让她可以从简单中悟出深刻,这来来去去的姻缘似乎天生就注定好的,强求只是会让自己更过不去而已,罢了罢了,她的前半生都耗在一个男人身上真是太不值了,还是听三兄弟妈妈的话,随便在店里找个看得上眼的男人来暧昧一下好了。唉,人生啊,不过是这样。静希才想着要趁仪式前去休息室帮妹子补个妆,就注意到大门口又出现了一阵骚动,啊,原来是奇勋那个相欠债的,现在鼎鼎有名的大明星宥拉出现了。只见奇勋沉着脸从另一头艰难地排除万难走到她面前,一言不发就把正灿笑着赠送粉丝福利的大明星一把拉走,留下了众人的兴叹与交头接耳的耳语八卦。 

 「啊,什么?宥拉小姐有男朋友了喔?」粉丝一之安检三人组中的亨奎有点扼腕地问。  

「怎么?你不知吗?咱们朴代表的亲弟弟,有意见?」粉丝二的宋科长睨了眼旁边的后知后觉。 

「亲弟弟?啊啊啊…你是说最近因为『不是诺丁山,而是后溪山』这部片破天荒同时抡元百想最佳编剧、最佳导演与最佳影片三大赏的朴导,大家津津乐道的复仇者传说吗?」粉丝三的金代理立刻倒戈成朴奇勋的狂粉,感叹着不愧是咱朴代表的弟弟,连这样的大明星都可以追到手。 

「你才知道咱代表家的血统有多强,自己出来单干开公司还做得有声有色不说,他们家老二竟然还是有着影坛鬼才之称的大导演,而老大又是…」三人同时转向正在迎宾的朴家老大后又摸着鼻子回头继续说:「每一家总是要有个例外的,这样才公平,再说人生永远那么风光多无趣啊。随遇而安,那才是真正了不起的本事啊。」 

而那个只能被称赞是随遇而安的大哥此刻正在迎宾处扯着老婆爱莲的韩服衣袖,心情落寞地咕哝:「明明是兄弟结婚,为什么我有同时嫁女儿的心情?我们家老么还是别让她太快出嫁吧,我怕我这小心脏短时间承受不住连续嫁女儿的失落。」说着说着又差点感伤地落下男儿泪。 

老婆爱莲受不了地白了一眼身旁那位老是多愁善感而且最近越发严重的中年男人,嘴上带着微笑边迎宾边咬牙切齿地提醒他说:「我们家老么?敢情你是说你最近新养的那位小三?长得白白胖胖又爱乱咬乱叫的“狗”女儿?」不行不行,婆婆有嘱咐,天大的事都不能在今天发脾气,呼。强迫自己忍下想骂人的冲动,再次堆起笑脸往前方迎了去,她要尽到长媳的责任,这可是身为长媳的自尊。

当典礼时辰已经差不多,新郎朴东勋正被催促地到户外的婚礼场地准备入场时,他收到了通短信,那是前妻允熙的祝福:「真心恭喜你,虽然无法出席,但我想这祝福还是必须的,以后一定要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喔,对了,智硕说他也要祝福你,恭喜老爸找到第二春,老妈就由他照顾就行。」朴东勋有点泫然,欣慰地接受来自儿子还有前妻的祝福,虽然不再是夫妻关系,偶尔一通像家人般的问候电话还是有的,这点他很安慰至安也能理解。他的人生中没有因为那次婚姻的失败而添增会感到尴尬而避开的人,这样真的很好。 

外头的庭园式婚礼场地不大却布置温馨,那是至安指定的,她说她只需要小小的婚礼,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就足够,但她希望能在开满樱花的庭园里举办,想让天上的奶奶一同参与。回想起在安养院时曾以额头靠着他的手表达感谢的奶奶还有她传给他的心意,那时他怎么也不敢想会有今天这样的缘分,他微笑地看着今天格外清爽的蓝天,无声地开口道谢后,在乐音响起的刹那,踩在繁花簇拥的花毯上迎向前去,腼腆地笑着接受众人的鼓噪欢呼与祝福。 

一会儿,花毯的另一端站着今天美丽的新娘,右手挽着的是明显拘谨地有点无措的春大爷,她视为家人般存在的另一位贵人,在她生命里最黯淡的那段时光,伸出手的并非只有大叔一人,只是当时的她总是浑身充满戾气並习惯去忽视身边所有的善意,而今的她是感恩的,甚至对她所有的岁月里曾遭受过的苦难,因为如此的因缘让她遇见了此生最美好的缘分。望着花毯另一端正回首等着她的挚爱,她挽着春大叔毫不迟疑地向她的未来缓步而去。霎时,一阵强风袭来,她左手紧抓着差点被强风掀开的面纱,眯着眼抬头一望,啊,是漫天的樱花飞舞,整个开满樱花的婚礼场地因为这阵风下起了美丽的樱花雨。她一怔,想起了奶奶曾经问过她的话,瞬间红了眼,是奶奶,是奶奶来看她了。眼里强忍的泪水还是落了下来,她松开了挽着春大爷的右手,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朝着天含泪而笑,双手舞动般地缓缓划出她的思念:『奶奶,我很幸福,真的。谢谢您。』 

现在的她正往着自己全新的未来迈去,那是她的新生,是她的归属,看着眼前正伸着右手微笑以待的大叔,她伸出了左手,紧紧地握住了他们的幸福。

「花瓣凋零时,会发出什么声音?」
「好听的声音。」 

那是幸福到来的声音。  


***

再次回到了釜山,却是两样的心情。两年前独身在这生活的孤寂,现在想起来却有点不太真实,明明眼前的这片汪洋曾经藏着她多少的相思,是因为此刻的幸福吗?李至安仰头望着自背后紧拥着她的大叔,温柔晶亮的眼神随着视线攀延而上,映入她眼帘的是她喜欢的喉结与胡渣,啊,这身高差原来还有这等福利可享,真好。她满足地轻喟了声闭上眼,往后深深地靠了去,充分地享受这份小鸟依人的权利。「冷了吗?」低沉温柔的嗓音自耳畔传来,她感受着来自于他胸腔的共鸣振动,深深地吸了一口他身上淡淡的气息,轻勾起嘴角,那是她喜欢的薄荷味,不知何时起,他总是染着她的味道,她也掺着他的气息,他与她彼此的气味就这么融合交叠在一起,再次吸进了满腔令人沉醉的幸福滋味,那是一份相濡以沫的爱情。   

见依偎在他怀中的小人儿没有回应,以为她冷的朴东勋下意识地收紧了揽在她身前的双臂,让自己的体温去熨烫着她的寒意,他的下巴就这样亲昵地轻靠在她的头顶上,彷佛把她纳入了自己的世界般,听到妻子满足的叹息,他忍不住轻笑地低头在她侧脸轻啄了起来。 

李至安被他下巴的须根扎到不禁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她边闪边笑地又跌入了他的胸膛,却迎来他更深邃的凝望,她心领神会地踮起脚尖,双手勾下他的颈项,双唇便贴上了他有点冰凉的唇瓣,一如那年她曾对他做过的逾矩,短短的却让人心醉。不一会儿,她退开个距离,双手依然勾在他的后脑杓,眼底闪着一丝促狭,好奇地提出她疑惑了很久的问题:「我说,亲爱的老公,关于我们的初吻,你那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没想到会被这样问起,朴东勋眼神有点闪烁地回避她带笑的双眼,害羞地顾左右而言他:「什么初吻?妳那也叫吻吗?根本是我被妳偷袭。」他绝对不会跟她承认那时他只听到自己脑中的警铃大作,他也绝不会跟她坦白曾因为动摇而硬扯出一个安全距离来安抚自己內心的焦躁。有点害臊地故意用手遮住那双探究的笑眼,就在她继续开口前,他低下头去,以吻封缄,听到了他亲爱老婆在他口中微弱的抗议呻吟,他笑了,加深了这个吻,双手在她背后不安分地游移起来。嗯,他会让她知道的,或许在他们的十年二十年后。黑夜里,凉凉的海潮声彷佛也在他们背后献上了爱的絮语。

是夜,朴东勋就着窗前的月光,躬着臂膀支着头望着身旁沉沉入睡的容颜,轻轻地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心想着刚刚的他是不是让她太累了,虽说是度蜜月,但碍于她有身孕不能远行,选在她想要带他一起来的釜山,白天放松随意地走走看看,夜晚在海边听她诉说着她曾经放逐的思念。而刚刚…那个刚刚害臊地在他耳畔嗫嚅着“医生说没关系”的老婆,那个刚刚因他压抑却更刺激欲望而热情回应的妻子,他忍不住轻轻地笑了出来,从胸腔传来的自然震动似乎惊扰了身旁的老婆,睁开惺忪的睡眼,翻着身找到更温暖舒适的位置后便又闭上了眼,无意识地发出了满足的呓语,他温柔地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再度入眠,直到感受到怀中均匀而平缓的气息后才停下了安抚的手。渐渐地,自己也伴着柔和的月光进入了梦乡。 

已经一个小时了,离她早晨睁眼起。李至安侧着身看着身旁仍熟睡中的老公,这张安详的睡脸怎么会怎么看都看不腻? 她闷闷地想着自己到底是中了邪还是入了魔?爱一个人怎么会爱得这么没有尽头?如果那时她没下定决心勾引,会不会就没有今天这个结局?微微心生不满,她的手不安分地撵了一下虎须,一根,二根,三根…啧,这男人怎么会早晨更显性感?忙碌的小手被握了住,她微微一扯,倒扯出了他慵懒性感的回应:「怎么一大早就这么不安于室?嗯?」那声沙哑的“嗯”让她的双颊迅速染上了一片红晕,一想到昨夜的热情便一股燥热袭来,她作势想起身洗漱的身子被他大手一揽又跌入了他怀中。  

「大…大…大叔…你…」李至安倒抽了一口气,感受到身下的蠢蠢欲动与身上正忙着解开她睡衣的那双手。       

「叫老公。」他没抬眼,嘴角却漾起了笑意,他清楚知道她的任何反应,她只要一慌张就习惯像以前一样唤他大叔,虽然不是很在意,却更喜欢听她唤着老公的娇俏与甜蜜。 

「大叔...」她有点慌乱。 

「……」 

「老公...」做着最后的挣扎 。 

「嗯?」他忙碌的双手抚遍她凝雪似的肌肤,引起了她一阵的轻颤。  

「那个…嗯…啊…不行…」她半推半就,眼见着意识就要涣散。  

「嗯?」他微抬起迷蒙的双眼,爱抚的手刚好停在她光洁的肚皮上。 

「你儿子说他饿了。」此时,她肚子适时地发出了一阵抗议声,好像在证实妈妈的所言不假。  

朴东勋充满欲望的身子瞬间一僵,轻叹了一声往她身旁倒了去。好一会儿,闷在枕头的脸发出了阵阵的笑声,他侧身,望着身旁内疚的小脸蛋,伸出了光溜的臂膀将她揽近身,亲昵地磨蹭起她小巧可爱的鼻子,抬眼望着她因为怕痒而爱笑的双眼,冷不防地在她耳畔又一次温柔地告白:「李至安,我爱妳。」 

李至安动容地以吻回应,想起当初可是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听到他开口说爱,她偎进了他怀中,贪恋着此刻这份温存,微弱而幸福的声音伴着彼此互相呼应的心跳声自朴东勋的胸前闷声传出:「我也是。」

「什么?」朴东勋左手食指勾起了埋在他怀里的脸蛋,挑眉笑问。 

李至安波光潋滟的双眼就这么望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潭,突然间,她笑着仰头大喊:「我说,我—爱—你! 我最亲爱的老公! 我的…大叔!!」她甜蜜一笑,将脸再次贴近他的胸膛,伸出手抱住他,感受他强而有力又好听的心跳声。此时的她明白地知道,爱,是当你喜欢一个人时,就要大声说出来;幸福,就只是当下一个转念而已,而她身后那双收紧的手也这么应答着 。


(未完待续)

===========================================
murmur:
# 如果奶奶的葬礼是至安重生的契机,那么这场婚礼好像可以视为她新生的起点了 
# 这篇是倒叙文,前面甜不保证回溯时也会跟着甜  
# 还是希望看倌们能从前文【秋夕】与【旧正】先看,才能知道整个来龙去脉
# 写于2018.6.13



居老师的小情人
是我疯了吗?你在身边,也想你;...

是我疯了吗?你在身边,也想你;今天,希望能下雨,想起你,在刮风,想起你;因为那风吹起眼睛酸,想起你,跑得喘,想起你,路灯在闪,就会想起你,从路灯到家门里,280步,就会想起你,删除不好记忆的你,想起你了。正宇啊,韩正宇!初雪的那天你要做什么?

是我疯了吗?你在身边,也想你;今天,希望能下雨,想起你,在刮风,想起你;因为那风吹起眼睛酸,想起你,跑得喘,想起你,路灯在闪,就会想起你,从路灯到家门里,280步,就会想起你,删除不好记忆的你,想起你了。正宇啊,韩正宇!初雪的那天你要做什么?

ilovefreeys

2018年韩剧  金秘书为什么这样

2018年韩剧  金秘书为什么这样

羽毛乱飞

金秘书为什么这样

好久没看过韩剧了,这次不知道为啥被安利了这剧。
韩剧么还是老套路,剧情走得慢,一度让我先去看了漫画剧透,然后发现漫画看了就更加只能快进看电视剧,就忍住了。
男女主完全不了解自己心意前和最后准备结婚是最甜的地方,中间哥哥出现和童年阴影那边我进度条按得几乎要弃剧。这剧其实就是想看男女主蠢哭的感情懵懂和磕磕绊绊。奉科长和杨秘书那对也是又蠢又甜,也很喜欢啊。果然年纪大了,就是不喜欢虐段子。
话说朴敏英还是很会选剧本的,想想当年的王世子,到城市猎人,再到现在的金秘书,话题度都是相当可以。也算我不看韩剧很多年后,难得还能认识的几张脸了。

好久没看过韩剧了,这次不知道为啥被安利了这剧。
韩剧么还是老套路,剧情走得慢,一度让我先去看了漫画剧透,然后发现漫画看了就更加只能快进看电视剧,就忍住了。
男女主完全不了解自己心意前和最后准备结婚是最甜的地方,中间哥哥出现和童年阴影那边我进度条按得几乎要弃剧。这剧其实就是想看男女主蠢哭的感情懵懂和磕磕绊绊。奉科长和杨秘书那对也是又蠢又甜,也很喜欢啊。果然年纪大了,就是不喜欢虐段子。
话说朴敏英还是很会选剧本的,想想当年的王世子,到城市猎人,再到现在的金秘书,话题度都是相当可以。也算我不看韩剧很多年后,难得还能认识的几张脸了。

佛黎

【碎碎念】

前几天看到#就算敏感一点也没关系#
就去看了,好好看啊!!!三观超正,还超甜,男主是什么神仙男朋友啊,女二是什么神仙女闺蜜啊!!! 一集只有十几分钟,超下饭。

前几天看到#就算敏感一点也没关系#
就去看了,好好看啊!!!三观超正,还超甜,男主是什么神仙男朋友啊,女二是什么神仙女闺蜜啊!!! 一集只有十几分钟,超下饭。

亦非解答。

有必要记录一些名台词。


我们终究全都会死去,可是却像会永远活着一样在行动。

懊悔浪费掉的时间更是浪费时间。

既然决定了要活,就幸福地活下去。没有人活着是为了不幸。


有必要记录一些名台词。


我们终究全都会死去,可是却像会永远活着一样在行动。

懊悔浪费掉的时间更是浪费时间。

既然决定了要活,就幸福地活下去。没有人活着是为了不幸。



猫罐罐的山茶花

▶韩剧 / 未完结◀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 文笔、语文不好

× 或许有剧透


这是漫画改编韩剧哦→漫画连接

之前有人因为女二是个高段位而推荐了这套剧,咦高段位撕逼欸我想看!!(x)好啦其实也没有什么女主气场全开主角光环怼爆女二的情节,只有女主很受宠若惊略呆萌但是智商情商是正常人水平,看着也不是很着急,而且现在也才第六集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女人间的战斗但是女二真的很厉害啊……。先说说剧名上的江南美人是怎么回事:

在韓國首爾江南區有一條兩旁都是專門進行整形手術之醫美診所的知名街道,想要整容之女性都會前往該處,也因此整容後的女性被稱為「江南美人」。

以上是wiki的说明ヽ(°...

× 文笔、语文不好

× 或许有剧透


这是漫画改编韩剧哦→漫画连接

之前有人因为女二是个高段位而推荐了这套剧,咦高段位撕逼欸我想看!!(x)好啦其实也没有什么女主气场全开主角光环怼爆女二的情节,只有女主很受宠若惊略呆萌但是智商情商是正常人水平,看着也不是很着急,而且现在也才第六集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女人间的战斗但是女二真的很厉害啊……。先说说剧名上的江南美人是怎么回事:

在韓國首爾江南區有一條兩旁都是專門進行整形手術之醫美診所的知名街道,想要整容之女性都會前往該處,也因此整容後的女性被稱為「江南美人」。

以上是wiki的说明ヽ(°▽°)ノ

这样看下来一目了然,女主是整容过的。

女主小时候因为胖而被男生嘲笑,于是她努力锻炼减肥。但是她瘦了下来也改变不了自己脸长得不好看而被特别对待的问题,所以上大学之前就跑去整容了。上大学后,女主因为太漂亮而变得瞩目于是展开一连串的事故、咳故事。男主是个高颜值冰山闷骚坏坏酷酷美人(?),女二是披着喝露水的仙女皮、知道自己很好看、但是总要假装自己不好看的心机girl。有英雄救美的情节满足你们的少女心

其他部分可以在wiki看到更详细的简介我就不说了,这就放个让我印象深刻的部分:


▲一开始是女主(喜欢香水、想当调香师)跟天然貌美学姐(已毕业、做香水品牌的)的对话,后面切画面是女主中学整容前的回忆杀。这台词懂的人就会懂啊…。而女主喜欢香水的原因也是与外貌有点关联,这个得要自己去看咯。


到现在为止的感想整合起来:颜值高还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嘛不过这个方向来看的话结局要带出的主题应该是颜值不能代表人格、能力的高低吧。从第一集可以看得出来女主会下意识的给女生的脸打分,到后来被男主说了几句后就开始收敛打分的行为…这种思想的转换真的很难啊。而且又瘦又漂亮的人的人生真的像开了挂一样哦,正如学姐说的一句:颜值高是一种权力(大概的意思)。……谁不想拥有一块好看的脸呢。


另外放一个男主气鼓鼓的样子真可爱的片段:


▲女主约男主去喝酒的某个对话

第一次写剧集推介完全是自嗨orz大家快吃我安利!另外感叹韩剧的颜值还真的是好高啊…我喜欢艺娜学姐那一种的

白日饮可乐

“大女人”不完全解读手册(08.15)

作者:白日饮可乐
都8012年了,“鹿小葵”们怎么还出现在荧屏上?

一间泛二次元/电脑/脑洞/聊天室 ☂︎ 看文看剧看漫画,也想看到你~

本周话题:从《金秘书为什么会这样》《堀与宫村》探讨当下的“大女人”们~

佳甯

影评手帐打卡。

韩剧『life』
曹承佑+李东旭。

追剧至此,渐入佳境。
曹承佑的演技真的是……可以说是到了神仙画画的地步了——出神入化。
他已经让我忘记面瘫检察官,记住的是具社长这个人。同样都是面无表情冷漠脸,完全两种感受。
笑起来又是和煦春风的样子。

今天也是深陷曹叔魅力的一天。

等到剧作完结的时候,再来认真记录下追剧感受。

影评手帐打卡。

韩剧『life』
曹承佑+李东旭。

追剧至此,渐入佳境。
曹承佑的演技真的是……可以说是到了神仙画画的地步了——出神入化。
他已经让我忘记面瘫检察官,记住的是具社长这个人。同样都是面无表情冷漠脸,完全两种感受。
笑起来又是和煦春风的样子。

今天也是深陷曹叔魅力的一天。

等到剧作完结的时候,再来认真记录下追剧感受。

看简介
安利【延禧攻略】51-57没有...

安利【延禧攻略】51-57
没有看错 51-57已出
然而我在煲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安利【延禧攻略】51-57
没有看错 51-57已出
然而我在煲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