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音乐剧

21.3万浏览    8937参与
梓里TL

终于来了!舞台非常棒!继续加油!

终于来了!舞台非常棒!继续加油!

浅沐QM
for forever里的一些...

for forever里的一些场景
🥀

for forever里的一些场景
🥀

蛋蛋蛋蛋

之前跟朋友一起送给老航的画 @🌻我是一朵向辉花  我画原图 她拿去贴的钻石画(最后太有毅力了 真的是一颗一颗贴的)是在红黑期间送给他的(我们真的没想到裱完之后有那么大  希望没给他带来困扰吧)

在sd蹲人真的好累  我以后佛系看剧就好了。。

虽然在红黑期间送他的萨有点奇怪 但是因为跟朋友商量过 实在是太喜欢他的萨了 而且我们七月份就开始做了 所以就准备了这个题材

之前跟朋友一起送给老航的画 @🌻我是一朵向辉花  我画原图 她拿去贴的钻石画(最后太有毅力了 真的是一颗一颗贴的)是在红黑期间送给他的(我们真的没想到裱完之后有那么大  希望没给他带来困扰吧)

在sd蹲人真的好累  我以后佛系看剧就好了。。

虽然在红黑期间送他的萨有点奇怪 但是因为跟朋友商量过 实在是太喜欢他的萨了 而且我们七月份就开始做了 所以就准备了这个题材

黄小乐(・ω< )★
音乐剧 玛蒂尔达明信片

音乐剧 玛蒂尔达明信片

音乐剧 玛蒂尔达明信片

茄的存档
wedding chorale...

wedding chorale

-明信片大小


最近很喜欢画这对小情侣~


不是不想画ABC,是我画不来,如果以后能够完成整个一组悲惨世界明信片,就抽个奖全送出去吧(有人要吗??)

wedding chorale

-明信片大小


最近很喜欢画这对小情侣~


不是不想画ABC,是我画不来,如果以后能够完成整个一组悲惨世界明信片,就抽个奖全送出去吧(有人要吗??)

Moira201019

“Sail on,sail on
Great ship Titanic!”

Autumn🍂
Shall we all meet in the Autumn?

“Sail on,sail on
Great ship Titanic!”

Autumn🍂
Shall we all meet in the Autumn?

梅宝!

【jamilton】【无授翻】蒙蒂塞洛一月游chap 3 夜幕降临

时隔四个月我终于又想起来这回事了。。。


汉密尔顿咬紧了牙关,控制住自己想对杰斐逊这坨屎产生一些“永远爱你”的想法的欲望,并在当天晚上剩下的时间里近乎疯狂地敲打着他的最新作品。而他的注意力实际上只被打断了三次,第一次是他听见房子的后方传来一阵轻柔的小提琴声,并意识到了这声音并不是发自某个音质极高的音响或是iPod,但是是杰斐逊本人。第二次,杰斐逊走进了客厅,手里端着一盘mac&cheese,锐滋巧克力,还有一大杯雪碧。第三次,劳伦斯给他发短信,问他能不能去当地的酒吧喝一杯,汉密尔顿不禁畏缩了一下。

办不到。他立刻回复道。

劳伦斯:神马?!?但是你最喜欢“宪法角”了!别跟我说你想...

时隔四个月我终于又想起来这回事了。。。


汉密尔顿咬紧了牙关,控制住自己想对杰斐逊这坨屎产生一些“永远爱你”的想法的欲望,并在当天晚上剩下的时间里近乎疯狂地敲打着他的最新作品。而他的注意力实际上只被打断了三次,第一次是他听见房子的后方传来一阵轻柔的小提琴声,并意识到了这声音并不是发自某个音质极高的音响或是iPod,但是是杰斐逊本人。第二次,杰斐逊走进了客厅,手里端着一盘mac&cheese,锐滋巧克力,还有一大杯雪碧。第三次,劳伦斯给他发短信,问他能不能去当地的酒吧喝一杯,汉密尔顿不禁畏缩了一下。

办不到。他立刻回复道。

劳伦斯:神马?!?但是你最喜欢“宪法角”了!别跟我说你想去别的地方。

汉密尔顿:什么酒吧都去不了。

劳伦斯:神马?!?

汉密尔顿:纽约的酒吧都不行。

劳伦斯:你想去新泽西的酒吧?

汉密尔顿:我不在纽约。

劳伦斯:那你他妈的在哪里

汉密尔顿:弗州。

劳伦斯:你为什么在弗州?

汉密尔顿:无聊。

劳伦斯:所以你他妈的去了你能想到了最无聊的州?你他妈的去了弗吉尼亚的什么鬼地方寻乐子?

汉密尔顿:蒙蒂塞洛。

劳伦斯:……

劳伦斯:……

劳伦斯:……

劳伦斯:亚历克斯,这是你有过的最糟糕的主意了,尽管你也有过很多很糟的主意,但因为我尚存理智,所以我不管你了。晚安,操他妈的的蒙蒂切洛,告诉TJ我给他亲亲!!!

汉密尔顿翻了个白眼,放下手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拉直自己的颈椎,舒展自己因久坐而痉挛的肌肉。他瞟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光标在屏幕上只写了一半的句子后面闪烁着:“此外,如果国家需要……”他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灵感似乎消失了,但他仍旧准备放下胳膊继续他的写作,但在此时他听见了门口传来一阵粗重的呼吸声。

汉密尔顿转过头去,看见杰斐逊僵在门口,此时他仍保持着伸懒腰的姿势,挺直的背部在衬衫下摆露出了一些——或许更多的皮肤。他盘腿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在茶几上有一个脏脏的曾装过mac&cheese的盘子,还有一杯只剩下一口的雪碧,锐滋巧克力已经没有了,这感觉非常舒服,但是也让他莫名其妙地脸红,他转过头,把自己蜷缩起来,放下手臂,很轻地说:“嘿。”

“嘿。”杰斐逊回答道。他走进了房间,清了清嗓子:“我累了,所以我要去睡觉了,我觉得我得告诉你睡觉的地方在哪里。”

汉密尔顿眨了眨眼并看了眼表:十一点?真他妈早。但他确实发现自己在诸如第17篇文章第10-13段的详细论述之类的东西中感到十分困倦。于是他叹了口气,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喃喃地说:“我都可以。”他拿起自己的背包并把电脑夹在胳膊底下。

在杰斐逊发出大张旗鼓的咳嗽声前,他迈出了三步。杰斐逊对着他发出一声讥笑。

“怎么?”汉密尔顿迅速地问。杰斐逊朝汉密尔顿留在沙发上的一片狼藉挥了挥手。

“这里可不是你邋里邋遢的公寓,你不打算清理一下?”

“这是你拿过来的,拿过来的人要负责清理它们。”汉密尔顿扬起眉毛,转身就走,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要去哪里。“烦人精。”杰斐逊咕哝着,抓起盘子,包装纸和杯子,好像它们冒犯了他似的,把这些东西送到厨房去了,接着回来把汉密尔顿带走。

汉密尔顿根本没有花时间去探索这所房子。他认为他写完这篇文章后他就会有足够的时间。他完全不清楚房子的布局,因此他牢牢地跟着杰斐逊,他发现房子里的房间都是一样的,都用弗州老农民式的古典乡村风格装饰着。汉密尔顿走进了他的房间,皱了皱鼻子,这房间有一张床,甚至还有一张桌子,但它也他妈的有法兰绒毯子,让他觉得自己不小心走进了一家符合农民时尚品味的家具店。“真的吗?“他抱怨着,但杰斐逊只是笑得合不拢嘴。“这是离我住的最远的房间,所以这很完美。”汉密尔顿翻了翻白眼。“什么,你怕我吗?”

“不,”杰斐逊笑着说。“是因为你他妈的真烦人,所以我不想因为你打扰了我舒适的夜晚。晚安,汉密尔顿。”

他甩了甩头发——这是汉密尔顿最讨厌的。他再次认为杰斐逊真是个混蛋,但他仍旧把背包放在了床上,关上了门,然后脱下衣服,换上了更舒服的休闲裤和一件旧衬衫。他散开头发,把电脑扔到床边的桌子上,脱下袜子,皱着眉头看着脚下的木地板而不是家里的地毯。

他扑到床上,把脸砸进了枕头,枕头很软,但他身下的法兰绒毯子对他来说太热了,他做了个鬼脸。狗屎似的乡村审美,他自言自语地呻吟着,然后滚到一边去,展开毯子,在它和床单之间安顿下来。我靠,这么热。他打了几个滚,皱起了眉头,低头看了看床单,我靠,那也是法兰绒的。

他呻吟了一声,掀开毯子,侧过身去,把胳膊放在枕头下,挪到了一个舒服些的地方。在这块,也许可以。他试图入睡。但他发现,即使他的头脑疲惫,即使他的身体准备好了对睡意屈服,他就是不能睡着。他不舒服,而且不仅如此,还有别的原因……

太安静了。他皱起眉头。很安静。尽管他也喜欢安静。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试图从外界获取一些信息。当然,这里没有汽车,没有霓虹灯,没有街上的笑声。但是附近也没有水声,没有风吹进来,甚至连一只该死的猫头鹰都没有——难道弗吉尼亚没有猫头鹰吗?那些该死的噪音哪里去了?安静让他发痒。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只在床上躺了15分钟,然后站起来,光着脚在房子里走来走去,直到他找到杰斐逊的卧室,走进敞开的门(敞开的门是个邀请,对吧?)杰斐逊站在床边,正在捋头发。他的表情僵住了,眉毛抬得老高,汉密尔顿不知道那对眉毛会不会从他的脸上掉下来。

“呃……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我很无聊。”

杰斐逊叹了口气,把头发整理好。他放下手,汉密尔顿看到他在灯光下,他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杰弗逊看起来像某个人,但他不能说明是谁。他在心里耸耸肩。

杰斐逊转身回到他旁边的桌子上,他的眼镜收起来了里,他正在给某人发短信,这给了汉密尔顿从门口溜进来的机会。他穿着海军蓝的运动短裤,腰中央挂着一条橙色的腰带,当睡衣穿的白色的背心显得有点紧。汉密尔顿咽了口口水,他不知道为什么。

“我没有义务招待你,”杰斐逊说着,倒在自己的床上,把被子盖上。“我想我已经说过了。

汉密尔顿气呼呼地走了过去,在他旁边的床垫上坐了下来,没有理会杰斐逊那有失尊严的尖叫。“但现在是十一点。我们三点才睡觉。”

“我要到三点才能睡觉,因为你要到四点才会闭嘴。”杰斐逊嘟囔着,把毯子拉得更高,所以唯一突出来的就是他的眼睛和后脑勺上的发髻。“走开,”他说,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但是——”

“少啰嗦。”

“但是——”

“没有但是。”

“你听起来像华盛顿。”

“他是个好人。现在你该走开了。”汉密尔顿气呼呼地躺倒在床上。杰斐逊吓得跳起来,他们互相接触了一瞬间——即使中间隔着被子被子。

“但我无聊。”

“那就去写作吧。”

“我的手指疼。”

“哦,”杰斐逊哀嚎道,“你这个可怜的孩子。要我亲吻它们吗?现在闭嘴,走开。”

“但是我很无聊。我不能写作。”

“去读书。”

“我的眼睛很痛。”

“你唱歌吧。”

“我的声音沙哑。”

“哦,我的上帝,”杰斐逊呻吟着,掀开被子。“我希望我现在就有一把刀。我渴望它就像我从来没有希望过什么。”他站起来,指着门。“滚蛋!”汉密尔顿嘟囔着站了起来,拖着脚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杰斐逊,发现他还处在怒发冲冠的状态下,尽管他国务卿的形象被橙色的四角裤和他眯着眼睛的事实损毁了一点。汉密尔顿停在门口,把脸靠在门框上。

“这里太安静了。它不像城市。”

“那就放点音乐吧。”

“可我要睡觉,那只会让我兴奋。”

“听白噪音。”汉密尔顿皱起了鼻子。“它们听起来总是那么电子合成似的。”杰斐逊放下他的双臂,拍了拍他的手。“我给你拿把扇子来。”

“那我会感觉冷了……”

杰斐逊举起双手,把它们放在头发上,似乎忘记了他已经把头发整理好了。他沮丧地咆哮着。“很好。很好。”他跺着脚走过去,抓起他的眼镜,重新戴上,开始喃喃自语。“该死的亚历山大该死的汉密尔顿像个小混蛋一样出现在我的门口他睡不着觉因为他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到处哭喊妈妈我不想要这个。他的妈妈也没有看着我说‘哦,托马斯!你真是个好保姆!’小家伙,快走!亚历克斯!滚蛋!”杰斐逊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推到走廊上,亚历山大跌跌撞撞地回到他的卧室,杰斐逊跟在后面。他们进去了,在汉密尔顿再次开始抱怨之前,杰斐逊把他扔到床上。

“你们为什么用法兰绒床单?谁会用法兰绒床单?这些东西太热了。”

“也许,”杰弗逊咆哮道,“我可以给你买个风扇来改善一下。”

汉密尔顿看着他,好像杰斐逊很愚蠢。“嗯,如果没有它们,我在被子里会觉得太热,但有了风扇,又会太冷。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操你妈的,”杰斐逊呻吟着离开,一秒钟后(怎么做到的?)拿着非法兰绒床单回来了。汉密尔顿拿过它们,把床铺好,杰斐逊走开了,一秒钟后有拿着一本书回来。

“把你的屁股放到床上,”他对汉密尔顿说。汉密尔顿又把胳膊伸到枕头下,躺下来,转过身来面对着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的杰斐逊。杰斐逊瞪着他。“如果你说出一个字关于我为你做了这件事,我将会狠狠地宰了你。我将召集一群人,所有该死的南方民主共和党人会扑上来抓住你,而我就会在你该死的鼻子上捅一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的好奇心占了上风,点了点头,等着看杰斐逊会怎么做。杰斐逊沉重地叹了口气,打开他的书,开始读。

“在有关人类事务的发展过程中……”

“你他妈的是在给我念《独立宣言》吗?”

“是的,”杰弗逊厉声说。“如果我必须给孩子讲一个催眠曲故事,那还不如讲个好故事。我听说这本书的作者非常棒。”

汉密尔顿皱眉。“我听说作者是个穿着运动短裤睡觉的混蛋。”

“我听说作者要踢你的屁股。现在闭嘴,听我念书。然后去睡觉。”杰斐逊抱怨着,但他清了清嗓子,又重新开始。

“在有关人类事务的发展过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和另一个与之有关的民族之间的政治联系,并在世界各国之间,接受自然法则和自然界的造物主的旨意赋予的独立和平等的地位时,出于对人类舆论的尊重,必须把他们不得不独立的原因予以宣布。”汉密尔顿很难保持清醒,尽管他努力拒绝给杰斐逊以成功哄他入睡的满足。但不管怎样,睡意还是来临了。

不知怎的,杰斐逊的声音开始从咄咄逼人到柔和,而权利、审慎、法律、正义等字眼不知怎的变成了拂过的微风,轻拂着汉密尔顿的皮肤,轻拂着他的肌肉,轻拂着他的脸庞,轻拂着他的意志,轻拂着他的双眼。

“我们坚决信赖上帝的庇佑,”托马斯的声音像蒙蒂塞洛的绿色草坪一样轻巧,“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财产和我们神圣的名誉,彼此宣誓。”沉默渐渐渗了进来,但在那一刻,汉密尔顿早已被淹没了。当杰斐逊向他俯下身来的时候,他只在椅子缓慢的吱嘎声和凉风拂过的沙沙声中微微动了动,这是睡着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晚安,亚历克斯。”

浅沐QM
From far across...

From far across the yellow field I hear him calling, "Follow me".
😢 😢 😢

From far across the yellow field I hear him calling, "Follow me".
😢 😢 😢

UnfitFluffyOwl
每刷一遍都要笑一遍我有何办法我...

每刷一遍都要笑一遍我有何办法我控制不住我寄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场面实在太爆笑了对不起污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刷一遍都要笑一遍我有何办法我控制不住我寄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场面实在太爆笑了对不起污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姬偃
大船repo,这边也发一下吧,...

大船repo,这边也发一下吧,鬼知道我怎么能写这么多 (ノ)ェ(ヾ)

大船repo,这边也发一下吧,鬼知道我怎么能写这么多 (ノ)ェ(ヾ)

三𦲸冄半

作为一个musical fan兼EA头号小迷妹,我必须强推一下Frozen的Musical.


这首是最后的finale大合唱了,情节是Anna救Elsa后,Elsa解冻了王国的时候。


Broadway的标准神仙大合唱➕Let it go,听得我热泪盈眶。


而且最重要的是!!!


Broadway真的太会了!!!


Anna握着Elsa的手唱到“Elsa,you are free.”


(这里脑补Elsa唱LIG时“no right no wrong no rules for me,I AM FREEEEEE”的时候的调调)



Elsa一脸宠溺地看着Anna...

作为一个musical fan兼EA头号小迷妹,我必须强推一下Frozen的Musical.


这首是最后的finale大合唱了,情节是Anna救Elsa后,Elsa解冻了王国的时候。


Broadway的标准神仙大合唱➕Let it go,听得我热泪盈眶。


而且最重要的是!!!


Broadway真的太会了!!!


Anna握着Elsa的手唱到“Elsa,you are free.”


(这里脑补Elsa唱LIG时“no right no wrong no rules for me,I AM FREEEEEE”的时候的调调)




Elsa一脸宠溺地看着Anna唱“The magic one is you.”


(这里脑补“That perfect girl is gone.”的调调)




再加上绝美舞美效果😱


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今天先推这一首歌,大家一定要去听!!大合唱效果绝对不比电影里神仙IM差!!只会更出色更振奋人心!!


还有好多歌以后慢慢推!!!

































蛾子飞啊飞

今年最后几天年假,北京到广州来了个千里追剧,这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剧之一,从第一次看rent,就一直期待着中文版,期待了好多年,今天看下来还是挺安心的,是rent的感觉。
最喜欢的一首歌是Maureen的探戈,原版并不太关注这首,中文版歌词和表演,这首歌真的很惊艳。
永远爱Angel。
广州演出,加了一些广东话梗,应该蛮好的,虽然我没听懂,但大家都笑了。。
吐槽一下剧院的座位,坡度不够,下半场前排来了两个小伙,我抻长脖子到极限,还左摇又晃也看不见舞台中间。。其实他个子也不是特别高。
广州的观众素质好高,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散场以后去对面饭店吃饭,偶遇两位演员要到了签名,突然追星成功,惊喜。
北京见咯。

今年最后几天年假,北京到广州来了个千里追剧,这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剧之一,从第一次看rent,就一直期待着中文版,期待了好多年,今天看下来还是挺安心的,是rent的感觉。
最喜欢的一首歌是Maureen的探戈,原版并不太关注这首,中文版歌词和表演,这首歌真的很惊艳。
永远爱Angel。
广州演出,加了一些广东话梗,应该蛮好的,虽然我没听懂,但大家都笑了。。
吐槽一下剧院的座位,坡度不够,下半场前排来了两个小伙,我抻长脖子到极限,还左摇又晃也看不见舞台中间。。其实他个子也不是特别高。
广州的观众素质好高,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散场以后去对面饭店吃饭,偶遇两位演员要到了签名,突然追星成功,惊喜。
北京见咯。

班团团的专辑封面仓
看过Titanic the M...

看过Titanic the Musical最喜欢的台词
- Can you find the big dipper?
- The big dipper? I can't even find our own stateroom.
- Every time I go out for a walk, finding my way back is an adventure.
- Maybe you should drop bread crumbs.

看过Titanic the Musical最喜欢的台词
- Can you find the big dipper?
- The big dipper? I can't even find our own stateroom.
- Every time I go out for a walk, finding my way back is an adventure.
- Maybe you should drop bread crumbs.

贰加

那是侏罗纪美丽的羽翼

那是冰川期透明的身体

那是侏罗纪美丽的羽翼

那是冰川期透明的身体

筠梧
是三版jcs猫猫【未完】

是三版jcs猫猫【未完】

是三版jcs猫猫【未完】

解家堂前雁

對視
1791-12-5
1973-12-5

(雖然晚了但還是磨出來了,肉眼可見越畫越水,後兩張調色)

對視
1791-12-5
1973-12-5

(雖然晚了但還是磨出來了,肉眼可見越畫越水,後兩張調色)

哲哥的小棉袄
吉屋出租中文版广州场的一个记录...

吉屋出租中文版广州场的一个记录。今天的现场整体感觉不错,中文歌词也没有特别违和,还加了奇奇怪怪的粤语(bushi)片段,也算挺用心了。几段合唱重唱都非常完美,我也太爱马克和乔安唱的那首莫琳的探戈了!前男友和现女友的吐槽大戏哈哈哈!实话实说三对情侣里面就这莫琳和乔安这对最真!夏振凯老师的马克真的很稳,徐丽东小姐姐的mimi太可爱啦!性感小野猫!一开始点蜡烛那里真的好甜(✪▽✪)后面跳舞出场的时候好性感😍郑艺彬整体唱的不错,就是跟丽东姐姐的互动好像总欠点意思,没有那种小情侣甜甜蜜蜜的感觉。张泽的安琪一出场挺惊艳的,圣诞裙和后面的小裙子造型都好好看,可可爱爱的,但是表演有点放不开的感觉,就好像是披...

吉屋出租中文版广州场的一个记录。今天的现场整体感觉不错,中文歌词也没有特别违和,还加了奇奇怪怪的粤语(bushi)片段,也算挺用心了。几段合唱重唱都非常完美,我也太爱马克和乔安唱的那首莫琳的探戈了!前男友和现女友的吐槽大戏哈哈哈!实话实说三对情侣里面就这莫琳和乔安这对最真!夏振凯老师的马克真的很稳,徐丽东小姐姐的mimi太可爱啦!性感小野猫!一开始点蜡烛那里真的好甜(✪▽✪)后面跳舞出场的时候好性感😍郑艺彬整体唱的不错,就是跟丽东姐姐的互动好像总欠点意思,没有那种小情侣甜甜蜜蜜的感觉。张泽的安琪一出场挺惊艳的,圣诞裙和后面的小裙子造型都好好看,可可爱爱的,但是表演有点放不开的感觉,就好像是披着安琪的皮但是没有安琪的灵魂。最可惜的就是安琪和科林的互动好像总有点被迫营业的感觉,😂导致两个人的ICU真的唱成我罩你😆反正这首歌是挽救不回来了😂客观的讲整体水平有保障,值得一看,不过如果对ICU有执念的孩子还是不要抱太大期待😂还想看灯哥的卡可惜跟其它演出冲突了₍₍ (̨̡ ‾᷄ᗣ‾᷅ )̧̢ ₎₎12月那么多演出撞期我也太难了😂

末斋_栖迟

音乐剧泰坦尼克repo兼论国内音乐剧市场

这剧应该是属于营销滑铁卢。不过看四海一家的性质……可能并不在乎吧。带了朋友去,她从开头就被戳泪点一直哭到尾,这都不能说明这剧好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可能观众就不喜欢这种严肃认真说故事没流量没偶像没噱头的剧。酒香,但依旧是怕巷子深。


学生党这时候在备考居多。大剧院离几个大学城又很远。上班族不可能丢下工作随时乱跑。挺尴尬的。


泰坦尼克是一部很老的题材了,而且电影深入人心。和电影完全不一样的剧情,也许并不能吸引路人。


目前国内音乐剧市场,泥沙俱下。泰坦尼克这种优质的剧,唱演俱佳,本本分分走音乐剧该有的品质的良币,反而被劣币驱逐。真的很心痛。


——


这次泰坦尼...

这剧应该是属于营销滑铁卢。不过看四海一家的性质……可能并不在乎吧。带了朋友去,她从开头就被戳泪点一直哭到尾,这都不能说明这剧好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可能观众就不喜欢这种严肃认真说故事没流量没偶像没噱头的剧。酒香,但依旧是怕巷子深。


学生党这时候在备考居多。大剧院离几个大学城又很远。上班族不可能丢下工作随时乱跑。挺尴尬的。


泰坦尼克是一部很老的题材了,而且电影深入人心。和电影完全不一样的剧情,也许并不能吸引路人。


目前国内音乐剧市场,泥沙俱下。泰坦尼克这种优质的剧,唱演俱佳,本本分分走音乐剧该有的品质的良币,反而被劣币驱逐。真的很心痛。


——


这次泰坦尼克的剧本有问题吗?


有的吧。


很多年了,我依旧不喜欢大多数人被简单符号化,抽象化。2200张票,死了1500余人。这里面大部分是被放弃的三等舱。我不想假装被封的三等舱里的人都整齐划一、纯洁高尚,也不想假装一应工作人员全都视死如归。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即便有十来个可歌可泣,那毕竟还有一千多人的人生戛然而止。你问我被封的三等舱里是什么样的,大概是人间炼狱吧。


人性即不伟大也不高尚,饿了会吃,困了会睡,伤心会哭,恐惧会叫。所以看完了隐隐觉得心冷。人,就是人呐。


——


中国的音乐剧市场哪里是春天,难道不是快钱蜂拥而入,只想着捞一笔而并不真的为市场好的时候吗?


这是寒冬吧。苦笑。


音乐剧本来是市场化商业化的商品,所以对演员的要求就是一周八场的流水线强度。


商业化,所依赖仰仗的自然是良性健康的市场制序。它从来就不是什么高雅的歌剧。和市场接轨是正理。然而,现在的市场,真的是良性市场吗???


国内的不专业,有低质剧院的音响,贪得无厌的剧院,唯利是图的制作公司,一言难尽的音乐剧品质,狂热无知的粉丝与粉丝经济。


各种奇葩的事件层出不穷。有排练受伤得不到应有待遇的。有在台上堂而皇之假唱的。有不好好排练到台上忘歌导致搭档的大歌直接被漏的,粉丝还叫嚣,你们知道我们哥哥有多努力吗!知道啊!努力滑水掉链子。反正卖得是脸对吗?!


台下更是妖蛾子频出。有举报造谣演员吸毒,警察半夜三更上门才发现是误会,是有人报假警。看剧看成这样,真是太有“出息”了!还有演员睡粉骚扰未成年的。


这是繁花似锦,还是群魔乱舞?我是真不知道。


我从不否认,大船是部被严重低估的好剧。并且我极喜欢剧里部分段落的曲目与剧情。


但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和剧情没有什么关系。在剧外,在台下,在幕后,在观众席,在任何适合营销的渠道。


希望这个市场能良性发展,希望吧。


#泰坦尼克音乐剧#


NACHTSCHATTEN
拼了三个,分别是传统的一月一图...

拼了三个,分别是传统的一月一图,九个最满意的细节和四个最满意的风格尝试
2019是我常驻lof的第一年,也是鼓起勇气向大家展示我的作品的第一年
因为学业和各种考试并不高产,拼来拼去能拿的出来的完成图也就那几幅,基本上都是音乐剧相关,音乐剧真的是世界瑰宝😆
画了很多ER,磕cp使我快乐
存在的问题还很多,新的一年要解决和尝试的东西也很多
感谢大家这一年内对我的支持和关注,你们的喜好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ps:强行缩图塞进表哥导致细节被吞,想看原图的宝贝可以去我的主页里翻翻看😘)

拼了三个,分别是传统的一月一图,九个最满意的细节和四个最满意的风格尝试
2019是我常驻lof的第一年,也是鼓起勇气向大家展示我的作品的第一年
因为学业和各种考试并不高产,拼来拼去能拿的出来的完成图也就那几幅,基本上都是音乐剧相关,音乐剧真的是世界瑰宝😆
画了很多ER,磕cp使我快乐
存在的问题还很多,新的一年要解决和尝试的东西也很多
感谢大家这一年内对我的支持和关注,你们的喜好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ps:强行缩图塞进表哥导致细节被吞,想看原图的宝贝可以去我的主页里翻翻看😘)

废纸篓

近期怪医相关的一些小方图,灵感来源是合集封面那张AW版专辑封面。因为是听歌画的所以是音乐剧设定。

选取的这些歌基本展现了Jekyll和Hyde的关系发展过程:

This is the Moment

Transformation

Alive

Reflections

The World Has Gone Insane

Confrontation

近期怪医相关的一些小方图,灵感来源是合集封面那张AW版专辑封面。因为是听歌画的所以是音乐剧设定。

选取的这些歌基本展现了Jekyll和Hyde的关系发展过程:

This is the Moment

Transformation

Alive

Reflections

The World Has Gone Insane

Confrontatio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