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音歌

88782浏览    391参与
良也

论陈雅琳小姐如何入股音歌

论陈雅琳小姐如何入股音歌

寒川上

【音歌】万物生⑤

音歌|主角音x写手歌  

*迟来许久的更新,写本章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回去看原文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要写文了然后重复n遍(揍)
*在?您的许音小可爱请签收一下。

       

  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

  那一天,读者终于回想起曾被九江锤王的恐怖支配的日子。

  

  粉丝榜排行第一的读者大佬点了根烟,摇摇头,沧桑地吐出一个白花花的烟圈,说:“我真傻,真的。我单单知道大锤早就不做人了,但没想到他真的连鬼都不放过。”

  

  

***

  说要带许音去玩去看除门之外的世界,信誓旦旦...

音歌|主角音x写手歌  

*迟来许久的更新,写本章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回去看原文看着看着就忘记自己要写文了然后重复n遍(揍)
*在?您的许音小可爱请签收一下。

       

  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

  那一天,读者终于回想起曾被九江锤王的恐怖支配的日子。

  

  粉丝榜排行第一的读者大佬点了根烟,摇摇头,沧桑地吐出一个白花花的烟圈,说:“我真傻,真的。我单单知道大锤早就不做人了,但没想到他真的连鬼都不放过。”

  

  

***

  说要带许音去玩去看除门之外的世界,信誓旦旦下了保证的陈歌说走就走。陈歌向来是个行动派,风风火火,吓得许音连忙拽住这位莽得不行的灵异写手比划着不能这样出去。

  

  大晚上的,一只实打实的恶鬼在街上游荡,这把人吓疯都算是轻的。

  

  面对他的小天使许音,陈歌只能妥协,说那我们就在附近转转?我记得有家好吃的冰淇淋,你想试试吗?

  

  许音抬起头,一双赤色的眼眸亮晶晶地看着他。

  

  陈歌弯了唇角,知道许音这是心动了。

  

  他翻出自己的骆色夹克外套,把只有一件红衬衫的单薄少年裹住,手顿了顿,拉上拉链,将许音脖颈处的狰狞伤口遮得严严实实。许音拉了拉袖口,挽上露出手掌,陈歌的衣服对他来说偏大,暖色衬得红衣恶鬼更加苍白消瘦,赤眸阴郁,发色浅淡,一道细细的红痕从额头向下延至眉心,不由生出几分冰冷诡异的美感。

  

  陈歌思考了一下,抬手弄乱许音的额发遮住这道红痕。许音不明所以,只眯起眼凭着本能蹭了蹭陈歌的掌心,温顺得如同某种家养小动物。

  

  “你先坐着,我给你化个妆,然后咱们就出门。”陈歌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转身从书房提出来一套化妆工具,许音乖巧地把手放好搭在双膝上,安安静静地任陈歌在他脸上折腾。

  

  红衣暗色的睫毛微微颤动,翘起的弧度像是即将振翅而去的蝴蝶,陈歌空出手去抓许音散落在脸颊两侧的头发,垂到脖颈的柔软栗发在指尖缠了好几圈,才慢悠悠地别在他耳后。

  

  许音眼里倒映着陈歌的身影,只他一人,眼底烈焰浮起波澜,海潮涌动,散落点点破碎的星光。陈歌以往化妆都是力争还原小说保证绝对看不出来是人,鬼气森森得可怕,但这会儿陈歌想让他的少年看起来能多些人气,小心翼翼,指尖轻轻抚过少年的眉,沿着眼角一路游走,在下颌虚虚收拢,如同捧着珍贵易碎的玫瑰宝石,银河倾泻。

  

  陈歌说:“笑一个吧,许音。”

  

  

***  

  “暂时停更是为了更好地写出下一章,”陈歌语重心长,言之凿凿,“这怎么能敷衍呢是吧?绝对不是因为我不想更,而是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保证质量才对得起辛辛苦苦等更新的读者。”

  

  “但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吗?”编辑唉声叹气,总觉得陈歌的话很有道理但就是有哪不对,“不说别的,你看看读者区都炸成什么样了?”

  

  陈歌偏头看了一眼安静坐在长椅上的许音,他轻轻一笑,往后靠在老旧的路灯上,悠悠然回道:“我们谁都不可能预知命运会以什么模样降临,而唯一确定的是——我心甘情愿。”

  

  编辑大概震惊到了,隔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谈恋爱了?”

  

  陈歌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径直跳到下一个话题,“我有点新想法,现在去新世纪乐园一趟找找灵感。”

  

  “行吧只要你写你就是大爷,”编辑一秒切回工作状态,爽快拍板,“费用报销,你看什么时候恢复更新?”

  

  “快了,不急,”陈歌真挚道,“其他人不清楚,你还不信我吗?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读者的事情。”

  

  陈歌挂断电话,几步走回许音身边,昏黄的灯光一下把唯一的影子拉得极长,许音抬头,陈歌左手一个双层巧克力冰淇淋,右手一个草莓奶油冰淇淋递在他眼前,许音眼神困惑,不知该接过哪一个,陈歌只笑:“两个都是你的,我们走吧。”

  

  陈歌家离新世纪乐园不远,走过去也就十几分钟,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还可以望见乐园里缓缓转动的摩天轮,作为有名的情侣约会打卡圣地可以说是含江夜色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深秋时节路上行人少,冷风吹过长夜,枯黄的落叶在街道上打着转飞旋,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很快消散,一人一鬼慢悠悠走着,被寂静安谧的气氛包围却不会觉得尴尬。陈歌一向不怕冷,体质出色,许音更不用说,手中的草莓冰淇淋很快吃完,又咬了一口巧克力球,餍足地眯了眼。

  

  许音看起来更喜欢巧克力,而且感到安心的时候会无意识地眯眼……陈歌在心里暗暗记下一笔,被蹭过的掌心有些发烫,五指无意识蜷了握紧,明明没有吃甜食,却像是被喂了自己最喜欢的糖果一样高兴。

  

  等走到新世纪乐园入口,陈歌和检票员熟稔地打过招呼,检票员看了一眼跟在陈歌身后的许音,有些意外,“嘿,陈老板带朋友来看鬼屋啊?”

  

  “是啊,好不容易来一趟,想玩尽兴点。”陈歌笑着回答。

  

  检票员和许音目光对上,不由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许音的眼神冰冷,不像个活人。该不会是陈歌从哪拐来的新员工吧?检票员心里嘀咕了一下,没多放在心上,挥挥手让陈歌带着许音入园。

  

  走远后许音主动拉过陈歌的手,在陈歌摊开的掌心一笔一划写着:“鬼屋?”

  

  恶鬼的手指冰冷,没有温度,悬空在陈歌手掌上,没有立刻抽离开。

  

  见许音好奇,陈歌也高兴解释:“乐园和网站合作在这边按照书中的‘门后世界’建了线下鬼屋,现在是乐园的对外招牌,在本地和外地的人气都很高,经常有读者专程来恐怖屋打卡。”

  

  许音思考了一下,在陈歌掌心继续写:“我们可以去看看吗?”

  

  陈歌本还有些苦恼要怎么说服许音一起去看看,现在被“我们”这个词直接暴击了心脏,偏偏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只歪头看着他,乖巧地等着答复。陈歌握住许音的指尖,顺势向上牵住手,从善如流道:“当然,我还希望你能提提意见,看看有什么不足呢。”

  

  许音了然点点头,说到对门后世界的熟悉,这里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

  

  带许音来恐怖屋真是个天才主意,一方面可以让恐怖屋员工感受一下红衣该有的真正样子,另一方面就有了正当理由拉许音来游乐园,等一下去玩别的游乐项目更加顺理成章。

  

  新世纪乐园的恐怖屋是陈歌除了写书之外的心血凝聚所在,场景和道具机关都由陈歌着手设计把关,也不外乎乐园的工作人员都叫他一声“陈老板”。陈歌进恐怖屋和回自己家一样亲切,拉着许音连缓冲都不带就直接拉开通往地下场景的铁门,扑面而来的阴冷气息让许音炸了一下,反手就把陈歌拉到身后,自己率先跳了下去。

  

  “许音!”陈歌连忙跟着下去,好在许音没走远,只是戒备着打量四周,陈歌松了口气,抓住许音的手进行安抚,“听我说,第一,这只是个鬼屋,员工都是普通人,第二,我们是来参观游玩,不要太紧张……”陈歌说着说着放轻了声音,“第三,不要松开我的手,可以吗?”

  

  许音点点头,没有犹豫,他从不反驳陈歌的决定。

  

  左边的路通向暮阳中学,右边的铁门后则是第三病栋,陈歌指了指正前方一条闪烁着惨淡白光的小路,“我们去这个场景怎么样?”

  

  那是活棺村,古旧的宅院交错坐落,木门前白纸灯笼飘荡,抬棺的小鬼们在错综复杂的街巷中横冲直撞,有人在哭,有人在笑,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一阵哀乐从远处飘来。

  

  “通关条件是找到一件嫁衣,再拿着它出来就行,”陈歌对恐怖屋的各个场景了如指掌,不需要员工指引,自己和许音解释通关条件,“就是那个先被你锤了新郎然后变成庄雪吓你的鬼新娘。”

  

  许音眼神仍旧是一片懵懂,陈歌知道他没有听懂,温柔笑着握紧许音的手,“没关系,这个不重要。”

  

  书中许音经历这一段的时候步步都是踩在刀锋上,独自面对一位推开门许多年的顶级红衣和一村子暴动的魑魅魍魉,檐鬼,布鬼,人头灯……各种各样的鬼怪满怀恶意,阴差阳错吞噬的过强力量差点把他拖入永不醒来的沉睡,如果不是十号和其他推门人也随后加入这场混战,还只染红半身外衣的许音根本不可能从活棺村杀出一条血路。

  

  其中许音在村长老宅遭遇了一个能够蛊惑人心的嫁衣女鬼,女鬼拥有的奇特能力可以让她轻易控制住对手,继而悄无声息地吞噬对方。这种能力看起来不强,却非常可怕,防不胜防,小时候陈歌曾听家里老人说过,世上有一种鬼怪,会在深夜的街道上呼喊行人的名字,然后变成他记忆中最深刻的那个人,接近他,谋害他。*

  

  只可惜当嫁衣女鬼轻声笑着抬起头,露出一张楚楚动人的脸时,没能看见自己预料中被蛊惑之人痴迷的神情,站在她身前的少年脸上只有痛苦,无尽的痛苦。

  

  两行血泪从他的眼睛里流下。

  

  当时更新到嫁衣女鬼这章的时候整个读者区又在哀嚎打滚,嘤嘤嘤哭着嗑刀子。拿着显微镜的列文胡克痛心疾首地和大家分析:一般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不是爱人就是亲人对不对,至少也该是占据着极重要位置的人,才容易令人放弃反抗,但许音刚好相反,一上来就下杀手,说明是仇人。流泪是为什么,说明这个人至少曾经是许音非常重要的人,也侧面证明了她对许音造成了巨大伤害,甚至刻进灵魂,无法磨灭。

  

  综上所述,她百分之九十九是许音喜欢的人,百分之百是杀害许音的凶手。

  

  和其他推门人不一样,许音是没有‘门’的,他被迫来到门后世界,在血色城市中穿行,和无数疯狂的怪物战斗,杀死或者被杀,他没有庇护,因此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许音没能推开‘门’,但他的绝望并不比哪位推门人少。或者说,连无法推开‘门’这件事的存在都成为了他的力量来源之一。

  

  他就那样疯狂又野蛮地生长起来,蚕食绝望与恶意,吞噬怨念与仇恨,最终造就了血色世界中最可怕的怪物,唯一的深渊。

  

  陈歌原本想借此旁敲侧击出来许音在门后到底走到了哪里,但许音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被遮掩的伤口又再度裂开,他眼里该有怨恨的,但许音只是小心握住了陈歌的手,十指相扣,仿佛就有了足够支撑下去的力量。陈歌可以清晰地察觉到无数血丝在许音身上翻滚咆哮,但许音一言不发,血肉愈合,流动的血丝缓慢却坚定地平息下来,消融在一片黑暗之中。

  

  隔了好一会儿,陈歌沉默地抬起手掌放在许音肩上,重归平静的许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赤色的眼眸中藏着困惑。

  

  直到这一刻,陈歌才真真切切意识到:许音从他笔下走出来了。

  

  他不再跃然纸上,不是苍白的影子,他有血有肉,会哭会笑,许音活生生地站在陈歌面前。

  

  如果他没有站在自己眼前。

  

  陈歌别开目光,他不敢去想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对许音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短短几行轻描淡写的语句。

  

  却是许音的整整一生。

  

  

  

***

  陈歌走出恐怖屋的步伐平稳,没有落荒而逃。虽然他参观场景时显得非常漫不经心,连自家员工的幽怨目光都一概屏蔽掉,严重打击了他们作为鬼屋员工的自尊心。真正的红衣恶鬼许音尽职尽责把陈歌护得严严实实,回过头还反客为主去吓员工,如果陈歌没有及时制止,许音可能会追着他们从活棺村跑到荔湾镇再顺便把第三病栋和暮阳中学也安排得明明白白。

  

  员工:老板……老板你快救救我们你对象好可怕啊啊啊啊QAQ!

  

  但那也没什么不好,陈歌心情稍微愉快起来,他的许音就应当是意气风发,被所有人爱着的少年,他的手不该沾满血腥,他的身边不该是不散的怨恨与罪孽,他要有光明而坦荡的未来……他就是太阳。

  

  谁都别想毁了他的许音,庄雪不行,门不行,陈歌眼神幽深,指尖无意识地摩挲着手心,似乎上面还有残留的温度,他不允许,谁都不行,就连他这个作者也不行。

  

  他希望许音今后能好好的,但那不是什么愧疚。

  

  而是爱。

  

  陈歌想自己爱许音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无从而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但他一旦爱上他,就再也不能不爱他。陈歌坦然又欢愉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仿佛它理所当然,天生如此,只不过是迟到了片刻,而这无足轻重。

  

  许音本就是他灵魂的一部分,是陈歌心头簇生的烈火。天光自雨水湿润的梦境照亮现实,他全部的灼灼渴望终于实现,他们隔着一整个白日相望,于黄昏赴约,在最初的黑夜里许音将手掌贴上玻璃,与陈歌无声对视,那并不是相遇,而是重逢。

  

  陈歌想要亲吻许音,这个念头早已萌发。银河倾泻,如同捧着珍贵易碎的玫瑰宝石,在下颌虚虚收拢,沿着眼角一路游走,指尖轻轻抚过少年的眉。他的伤痛,他的懵懂,他的温柔,他的笑容,蠢蠢欲动的思慕自胸膛破开,想要将他的心上人的所有一切都拉入自己的怀抱。

  

  那是个很普通的寒秋夜晚,陈歌站在恐怖屋门前,许音慢了几步出来,陈歌笑着说阿音你过来点,随着呼啸的风声,满空繁星注视,前路混沌,许音一步一步走向陈歌。

  

  人间滚烫。

  

  他们在白银的月光下接吻。

钟杨

852章观后感:


再看,我就叫许音把你们都吃了


我来了,校长在哪







852章观后感:


再看,我就叫许音把你们都吃了


我来了,校长在哪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三段、真香!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三段、真香!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二段、许音的本质是复读机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二段、许音的本质是复读机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段、冒险屋年度最佳员工评选


前两天笔记本电源线坏了,没法做长图打水印,今天开始恢复搬运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十段、冒险屋年度最佳员工评选


前两天笔记本电源线坏了,没法做长图打水印,今天开始恢复搬运

骑着鲨鱼的猫

【雅音歌】ABO修罗场(开心点梗福利)

张雅A  许音A 陈歌O

信息素互斗 强制发!! qing 3P慎入!!!!


“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张雅A  许音A 陈歌O

信息素互斗 强制发!! qing 3P慎入!!!!


“大家都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骑着鲨鱼的猫

【音歌】暗道(开心点梗福利)

暗道play 内切黑音 


“在这里不太好吧……?多影响顾客体验…”


来还债了……? @珠箔飘灯携带栗栗子跑路了 可能写的和点的有点偏差?QAQ别嫌弃就好

暗道play 内切黑音 


“在这里不太好吧……?多影响顾客体验…”


来还债了……? @珠箔飘灯携带栗栗子跑路了 可能写的和点的有点偏差?QAQ别嫌弃就好

淅沥淅沥曦她妈

什么时候喊什么鬼 这是一个技术活儿

陈老板喊鬼技巧卓绝,一般是准备搞事的时候,往怪堆里霸气四溢一站,录音机一摁,中气十足“许音”,身后立即浮现出红色青年,一声“好疼”就冲出去冲锋陷阵,打得无比热闹。而陈老板被人搞事得时候,带着一群老弱病残,或夺命狂奔,或死命挣扎,拼命默念“张雅”“张雅”“救命啊”,就差向雅姐双手奉上贞操求雅姐保命,此时雅姐隆重登场,黑发飞舞,红衣耀眼,瞬间清场,场面寂寥。

陈老板喊鬼技巧卓绝,一般是准备搞事的时候,往怪堆里霸气四溢一站,录音机一摁,中气十足“许音”,身后立即浮现出红色青年,一声“好疼”就冲出去冲锋陷阵,打得无比热闹。而陈老板被人搞事得时候,带着一群老弱病残,或夺命狂奔,或死命挣扎,拼命默念“张雅”“张雅”“救命啊”,就差向雅姐双手奉上贞操求雅姐保命,此时雅姐隆重登场,黑发飞舞,红衣耀眼,瞬间清场,场面寂寥。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七段、大锤的求生欲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七段、大锤的求生欲

今天依旧没有长高

【all歌】活力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居然开始写大纲了


我叫徐婉,三围…呸人美心善的那个徐婉。我能看到别人手上的红线。对,就是这个俗套的设定。


我们陈老板厉害啊!虽然他每天拎着锤子到处跑,每天晚上光临命案现场,但他手上红线多啊,密密麻麻缠得跟一红手套似的。


看,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五条,靠!又多一条!


老板你晚上果然是偷偷泡妹子去了吧!


陈·体恤老板·想骂人但还要保持微笑·婉的脑内小剧场:

“别人都是一条两条,你六条不觉着过分吗!话说怎么做到的啊!”


“我他喵再怎么对你有意思看见六条红线也得...

我居然开始写大纲了







我叫徐婉,三围…呸人美心善的那个徐婉。我能看到别人手上的红线。对,就是这个俗套的设定。




我们陈老板厉害啊!虽然他每天拎着锤子到处跑,每天晚上光临命案现场,但他手上红线多啊,密密麻麻缠得跟一红手套似的。




看,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五条,靠!又多一条!




老板你晚上果然是偷偷泡妹子去了吧!




陈·体恤老板·想骂人但还要保持微笑·婉的脑内小剧场:

“别人都是一条两条,你六条不觉着过分吗!话说怎么做到的啊!”



“我他喵再怎么对你有意思看见六条红线也得放弃了吧!”



“wtf”



「早上好啊小徐!」



唔!“老,老板好啊”想说,不敢,怕被扣工资。


不过老板好帅!好温柔!


我决定了!即使六条红线我也要努力,花痴女孩永不认输!




今天的徐婉也是充满活力呢。



延风刃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六段、平行世界的完结方式

《冒险屋之我有一堆小段子》


第六段、平行世界的完结方式

望沐
《我有一座恐怖屋》许音“亲爱的...

《我有一座恐怖屋》许音
“亲爱的,你是喜欢黑色。。。白色。。。还是红色?”

《我有一座恐怖屋》许音
“亲爱的,你是喜欢黑色。。。白色。。。还是红色?”

子瑜

【音歌】无心

☆《我有一座恐怖屋》

☆许音x陈歌


有那么几天,鬼怪都不折腾什么奇闻异事,黑色手机也刷不出什么新花样,日常任务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普通得令陈歌哭笑不得。


“奇了怪了。”他爬起来掀开休息室的厚帘子,对着月光深深叹气。


陈歌觉得自己可能染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属性,夜里不出去蹦跶两圈找谁谈谈心就不太舒服。光在恐怖场景里拎着锤子吓唬本来就瑟瑟发抖的客人们,总有种大人欺负小朋友的感觉,摸着碎颅锤也觉得没滋没味的。


越是平静,陈歌就越是觉得接下来的日子将会不太平常。九江的怪谈都绕着陈老...



 

☆《我有一座恐怖屋》

☆许音x陈歌



 

有那么几天,鬼怪都不折腾什么奇闻异事,黑色手机也刷不出什么新花样,日常任务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普通得令陈歌哭笑不得。

 
 

“奇了怪了。”他爬起来掀开休息室的厚帘子,对着月光深深叹气。

 
 

陈歌觉得自己可能染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属性,夜里不出去蹦跶两圈找谁谈谈心就不太舒服。光在恐怖场景里拎着锤子吓唬本来就瑟瑟发抖的客人们,总有种大人欺负小朋友的感觉,摸着碎颅锤也觉得没滋没味的。

 
 

越是平静,陈歌就越是觉得接下来的日子将会不太平常。九江的怪谈都绕着陈老板的道儿走,没那么多觉可睡,也早就习惯了彻夜不眠的家伙,终于尝到了失眠的滋味。

 
 

“唉,还有谁能像我这样,白天黑夜都想着九江人民思想道德建设呢。”

 
 

第十三次的叹息之后,窝在一旁的白猫终于忍不住喵了一声。

 
 

“你也觉得无聊,是吧,白虎?”

 
 

白猫起身看了他一眼,从那双异色的瞳孔里居然看得出鄙视的意味。它轻巧地叼起原本在怀里团着的布偶,抖了抖耳朵,原地转了个圈,向着外面去了。

 
 

就连小小都没有表现出异议。而九江市思想道德建设先锋陈先生毫无被嫌弃了的自觉,煞有其事地摇了摇头,终于决定为自己的失眠做点什么。

 
 

他伸了个懒腰,起身推开门,没什么目标地向着场景里面走去。

 
 

三更半夜走在布置精良的鬼屋里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尤其陈歌闲庭信步,吹着四面飘来的阴风,逛花园一样舒适,比起像人来更像鬼。

 
 

当然这些布景不过是陈老板去过的真实场景复刻,放置在自家地下再亲切不过。

 
 

西郊鬼屋算是特别的地方,但夜里出没更符合厉鬼的习性,员工们一个个神采奕奕,白秋林在陈歌路过的时候笑眯眯地冲他打招呼,村里的新鬼则看到他就窜没影。

 
 

一连巡视了两个场景,又去看了看教室里的人偶同学们,陈歌就更遗憾了。

 
 

自家鬼屋里没有什么需要安排的事,这个时候本应是为新朋友解开心结的有爱时间。包聊包实现心愿还包稳定工作的陈老板人善心美,绝对看不得路边的孤魂野鬼漂泊无依,是一定要上前去友好交流一番的。

 
 

只可惜怪谈就和约好了似的销声匿迹,完全不给发挥的空间。再回到休息室里时,陈歌手里多了一个熟悉的复读机。他双手捧着回到桌前,像小时候听广播一样,放在桌子上,按下复读机的开关。

 
 

从塑料罩壳透明的孔洞里可以看到磁带安静地转了起来。房间主人沉默的时候,夜晚也就完全沉寂。熟悉的沙沙声从复读机的喇叭里漫出,成为所有的背景音。

 
 

如果不是电流声里掺杂着绝望的哀嚎与男子偶尔的低语,这段录音很适合作为催眠的白噪声。不过对于陈歌而言,现在这样效果还更好些。

 
 

“许音。”

 
 

陈歌打了声招呼。

 
 

他挠了挠脸颊,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己外出深入怪谈,随时都可能把命搭上的时候,布偶、白猫、圆珠笔、复读机和漫画册都是随手往包里一塞,从来不会客气,和把没有意识的碎颅锤塞进包里没差多少。

 
 

而在这样无所事事,失眠的夜晚,他捧着厉鬼寄身的载体,居然有些窘迫,开始考虑起员工诉求诸如此类的问题。

 
 

在陈歌沉思的时候,磁带中栖息的男子回应了他。

 
 

苍白的青年坐在他的桌子上,依旧只有左胸口的那一小块没有被染成红色。对方穿着血红色的衣裳,既没有更恐怖,也没有很热闹,只是安静地注视着捧着老式复读机的男人。

 
 

像从玫瑰花从里苏醒的小王子,像被摔碎又重新粘合起来的玻璃人偶。

 
 

许音平静地开口:“……好疼?”

 
 

一向做事有目的有条理的陈老板有些尴尬。

 
 

一直以来不是在玩儿命,就是在让别人受到惊吓的路上,在这种静谧的场合突然呼唤可能还是第一次。被荆棘割裂的苍白鬼魂,他低垂的双眼依然那么安静,安静得不像有什么疑问,只是等着身边的人开口。

 
 

陈歌向后靠在椅背上,摆出一副准备谈心的样子,对着许音笑了笑。

 
 

“今晚月色很好啊,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许音沉默了一会儿。

 
 

“……好疼。”

 
 

陈歌不能确定对方说的是“没有”,还是“不知道”,不过总归也应该是其中之一。他能为许音找到暂时的平静,更多的东西总要自己才能找到。

 
 

红色衣服的鬼看向窗外的月亮,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臂。

 
 

他舒展开修长的五指,那只手臂上斑驳着红色的血痕,从裂开的伤口中还有鲜红的血液渗出,缓慢地汇聚在一起,分裂,再汇合,划出扭曲的线条,。

 
 

但那确实是一只很好看的手,应该一尘不染,握着纸笔,或者拨弄在琴弦上。爱撕裂了他,现在那双手染着自己的血,更多的时候用来挡在他的身前。陈歌清了清嗓子,用来掩盖自己的晃神。

 
 

许音用自己的玻璃罩子笼住了他,因此这个夜晚突然也没有那么空虚而烦躁了。

 
 

手的主人随着转过头,陈歌突然想起什么,起身去角落的柜子里翻找了一会儿,拎出来一个沾了灰的琴包。

 
 

“对了,上次看你会弹琴,想着买一架钢琴放在这里来着。不过现在来不及了,这个你应该也会弹吧?”

 
 

他找了块抹布,擦了擦上面的灰尘。

 
 

里面是一架轻巧的口风琴,涂着黑色的漆,比起乐器来更像玩具。许音只是接过,并没有什么异议。

 
 

青年的手指落在塑料琴键上,没有注入气流的时候,按到底就会发出沉闷的笃笃声,陈歌拎着布子坐回去,把袖口挽起来。

 
 

“就弹你喜欢的曲子吧。”那把琴放在许音手里就顺眼了许多,陈歌满意地点了点头,建议道。

 
 

没有心的,疼痛的鬼。

 
 

他坐在陈歌的桌子上,坐在从窗口斜斜落进来的月光里,把琴凑到嘴边,目光落在陈歌身上。被注视着的人靠在椅子里,半眯起眼睛,脸上挂着浅浅温和的笑意。

 
 

月光下的曲子也像流淌的月光。

 
 

陈歌闭上眼睛,未曾在任何地方听过的乐曲包围着他,掺杂着磁带运转沙沙的声音。

 
 

用口中的冰冷气息和苍白手指弹成音符的不会是那个干净好看,拨弄着吉他的年轻人。

 
 

荆棘缠绕着他,撕碎他,再重组,从里面爬出来的是令陈歌安心的鬼。陈歌不会逼迫他什么,自然也不会去问他那个问题。

 
 

尽管只有这个询问,许音能够说出答案。

 
 

——爱的感觉是什么?

 
 

提议弹琴的男人靠在桌前的椅背里睡着了。许音安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手里的口风琴飘回灰扑扑的琴包里。

 
 

他伸手将陈歌抱回床上,皮肤表面的伤口在用力时崩裂开,流下的血滴渗入被染成红色的衣袖中。明明是没有心的鬼,他的胸口却也跟着疼痛起来。

 
 

从许音指尖流下的血,虚幻地滴在陈歌的脸上。

 
 

——“好疼。”

 
 

按下开关的复读机放在陈歌的枕头边上,房间里再没有鬼的身影。

 
 

在电流声里,男子低喃,如同道晚安。

 
 

—END—



 

北冥游

CP问卷(歌音歌)

音歌/歌音无差别

发现自己嗑CP越发无所谓攻受了

这里是问卷出处

然后为了保证问卷调查的流畅性,私设许音可以流畅说话啦~

不介意私设的话,就请继续往下吧√


1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

陈:他就像是在阴雨天,站在橱窗当中,隔着玻璃注视着外面的城市,想要出去,但是又害怕被淋湿的大男孩

许:活人

陈:等等许音我对你的第一印象这么文艺你对我就俩字???

许:(眼神漂移)好疼……

陈:我知道你在这篇文里可以正常说话,不要试图假装自己在空调的文里

许:(坚持)好疼……


2如何发现喜欢上对方的?

陈:他挡在我身前,想对我笑又不该知道怎么笑的时候

许: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的时候...

音歌/歌音无差别

发现自己嗑CP越发无所谓攻受了

这里是问卷出处

然后为了保证问卷调查的流畅性,私设许音可以流畅说话啦~

不介意私设的话,就请继续往下吧√


1对他的第一印象如何?

陈:他就像是在阴雨天,站在橱窗当中,隔着玻璃注视着外面的城市,想要出去,但是又害怕被淋湿的大男孩

许:活人

陈:等等许音我对你的第一印象这么文艺你对我就俩字???

许:(眼神漂移)好疼……

陈:我知道你在这篇文里可以正常说话,不要试图假装自己在空调的文里

许:(坚持)好疼……


2如何发现喜欢上对方的?

陈:他挡在我身前,想对我笑又不该知道怎么笑的时候

许:找到属于自己的心的时候


3对方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陈:emmm特殊种类的厉鬼?

许:温暖


4有主动追求对方吗?怎么做的?有被拒绝过吗?

陈:算有吧,就是没事多跟他说说话,开导开导他,许音从来不会拒绝我

许:好疼……

陈:你转移话题的方式……


5觉得对方冷淡还是热情?

陈:(挠头)这什么问题啊?我也说不好啊(看向许音)你觉得你是冷淡还是热情?

许:好疼……

陈:看,他觉得好疼


6觉得是非常适合的一对吗?

陈:能不合适吗?厉鬼的眷顾者和厉鬼,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许:嗯


7很了解对方吗?

陈:那必须啊!作为一个优秀的老板,就是要对自己手底下的员工了如指掌啊!

许:我会……努力去了解的


8对于对方的感情,有自信吗?

陈:当然有

许:嗯


9有过吃醋行为吗?具体是怎样的?

陈:没有

许:没有


10可以接受和他远距离恋爱吗?还是每天都要见面?

陈:远距离?我寻思着我们俩也分不开啊?当然是每天见面啊

许:不可以

陈:咦?难得,你竟然这么干脆


11你的控制欲强吗?

陈:噫,我可是人尽皆知的好市民,怎么可能有这种变态才有的特质

许:(歪头)不知道


12对方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吗?

陈:嗯,一出手就不死不休这点不好,我不想看他活得这么痛苦

许:对厉鬼见一个收一个


13会有希望对方能改变的地方吗?

陈:参见上一条

许:同上吧


14通常如何解决日常分歧?

陈:嗯?这是什么话?我和我的员工相处愉快,哪来的分歧?对吧许音?

许:嗯


15会争吵吗?会动手吗?

陈:(叹气)这题应该可以跳了吧?


16两人之间有难以调和的矛盾吗?是什么?

陈:我觉得这题也……


17觉得你们之间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吗?

陈:不觉得

许:(摇头)


18最经典的那个问题,换一下主体:如果理想或者事业和对方一起掉进水里,先救哪一方?

陈:我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了,许音不需要我救

许:我的一切就是他,不存在这个问题


19想战胜对方吗?想杀死对方吗?

陈:???

陈:这什么鬼问题?我还嫌人手不够呢

许:我只想保护他


20为了在一起可以付出什么?

陈:体温算吗?我的体温可是越来越低了……好吧开个玩笑,我觉得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个问题不成立

许:嗯


南煜V

朝阳[音歌/日常向]

我来发糖了!

17

中秋节后,陈歌发现自家最任劳任怨的得力干将对甜食似乎有点特殊的偏爱。

来鬼屋玩的不仅有钢铁猛男,更有带着娇滴滴小女友的钢铁猛男。

有些小姑娘就喜欢随身搁口袋里揣点糖,结果随随便便被友好的员工们一招待,全都吓得两眼泪汪汪带着自个儿的猛男男友夺命狂奔。

于是阴森的鬼屋里,总会多出一些从口袋中落出来的漂亮糖果。

陈歌也发现了这一点,善于合理利用每一点资源的陈老板在每天整理鬼屋时都会把这些糖果收起来,然后给那些学生还有陈雅琳做员工福利。

毕竟小孩子们大都很喜欢糖果,虽然他们不用吃。

又是一天发糖果时,一个人偶都已经欢天喜地地接过了一颗包裹着粉红色亮色糖纸的棒棒糖。突...

我来发糖了!

17

中秋节后,陈歌发现自家最任劳任怨的得力干将对甜食似乎有点特殊的偏爱。

来鬼屋玩的不仅有钢铁猛男,更有带着娇滴滴小女友的钢铁猛男。

有些小姑娘就喜欢随身搁口袋里揣点糖,结果随随便便被友好的员工们一招待,全都吓得两眼泪汪汪带着自个儿的猛男男友夺命狂奔。

于是阴森的鬼屋里,总会多出一些从口袋中落出来的漂亮糖果。

陈歌也发现了这一点,善于合理利用每一点资源的陈老板在每天整理鬼屋时都会把这些糖果收起来,然后给那些学生还有陈雅琳做员工福利。

毕竟小孩子们大都很喜欢糖果,虽然他们不用吃。

又是一天发糖果时,一个人偶都已经欢天喜地地接过了一颗包裹着粉红色亮色糖纸的棒棒糖。突然一抹红影闪过,硬生生地将这颗糖抢了过来。

许音修长的手指攥紧了糖果,有些不高兴的看了陈歌一眼。

陈歌:???

18

陈歌这段时间真的非常摸不着头脑。许总裁霸道抢糖果的时机好像没有规律可言,唯一的一点共性就是,他抢的每一颗糖果都是粉红色包装纸。

同样喜欢粉红色的小朋友们很无辜,很委屈。但只要许音瞥过去一眼,再大的委屈也都只能往肚里吞,一个个安静得跟鹌鹑似的。

虽然迷惑,但不妨碍偏心的陈老板乐呵乐呵抱臂看戏。

开什么玩笑?这种时候当然向着劳动力大的!

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陈歌悄悄得在手机备忘录里记下了“许音喜欢粉色糖果,今天收工后去给他买点。”

设为重要事项。

等到傍晚,刚刚探出头的浅浅月光温柔地洒进员工休息室,许音大朋友收到了一整盒折射着亮光的粉色糖果。

以及月光下陈老板同样温柔的微笑。

19

许音愣怔地接过糖果盒,手臂收紧,眨巴两下眼睛后努力地拼出了两个字。

“谢,…谢。”

陈歌一定不知道,许音把每一颗抢来的糖果都小心翼翼地藏在了休息室里的角落。他也并不是喜欢粉色糖果,那些糖果全是某个做了无数次回头客的热恋中的小姑娘落下的,或许是她和男友之间的小浪漫——每一颗糖果上面都写着

“LOVE U”

——————————————
这是一个直男陈歌和吃醋的音音的故事。
音音:不许对别人说爱!不管什么形式都不许!都是我的!

对不起大家我咕了好久了,很感谢大家在我咕文的日子里依旧支持我!

最后求一波关注!

鞠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