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韶关

13040浏览    12614参与
醉红颜-重生

给大家推个文《多情因笑我》酒小七古言相差七岁姐弟恋主人公性格与姐弟挺相似的文风也很逗很好看

给大家推个文《多情因笑我》酒小七古言相差七岁姐弟恋主人公性格与姐弟挺相似的文风也很逗很好看


活力陈

纯手绘作品😬️耗时9天
250~300r
可小刀(该作品在画展展出过,背面有胶纸痕迹,介意勿拍)

纯手绘作品😬️耗时9天
250~300r
可小刀(该作品在画展展出过,背面有胶纸痕迹,介意勿拍)

亲山爱水游韶关

红军长征粤北纪念馆研学…

红军长征粤北纪念馆研学…

虞若
愿花团锦簇 前程似锦❤️ @N...

愿花团锦簇
   前程似锦
❤️ @Number ❤️

愿花团锦簇
   前程似锦
❤️ @Number ❤️

若到江南赶上春_

这车到底要怎么开。。。。。。

  第十八章 温氏父女

    邱山 矿营


  青砖黑瓦的矿务处,往日只有连同温禄在内的几名账房先生和铸金夫来往行走,人影稀薄。今日不知什么日子,一下子来了四位贵气斐然的公子,身后跟着十多个府兵仆从。


  温禄吩咐着仆从上茶,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位年轻俊美的王爷所为何来。还未想明白,蓝忘机已道明了来意。


  “近日,皇上遣本王一桩差事,察查各大金银矿出入账目,劳烦温金官将由开矿之初至现在的所有账本取出,我好核对。”


  温禄心中嗤笑,面上却一副恭谨的模样,连声称是,也不多废话便亲自去...

  第十八章 温氏父女

    邱山 矿营

 

  青砖黑瓦的矿务处,往日只有连同温禄在内的几名账房先生和铸金夫来往行走,人影稀薄。今日不知什么日子,一下子来了四位贵气斐然的公子,身后跟着十多个府兵仆从。

 

  温禄吩咐着仆从上茶,一边在心里嘀咕,这位年轻俊美的王爷所为何来。还未想明白,蓝忘机已道明了来意。

 

  “近日,皇上遣本王一桩差事,察查各大金银矿出入账目,劳烦温金官将由开矿之初至现在的所有账本取出,我好核对。”

 

  温禄心中嗤笑,面上却一副恭谨的模样,连声称是,也不多废话便亲自去了书房取账册。

 

  魏无羡同思追景仪一道站在蓝忘机身后,压低声音对蓝忘机道:“这个温禄果然是只老狐狸,声色不动啊。”

 

  蓝忘机端起茶杯,拨了拨杯盖,“怕是早已在心里笑话我这个草包王爷,不通世事了。”说完将杯子又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魏无羡在背后朝蓝忘机做了个鬼脸,心里为温禄哀叹,从进门到现在温禄的一切反应都在蓝忘机的猜测之中,温禄居然还敢在心里笑话蓝忘机,这下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哦。

 

  到了邱山,几人便兵分两路,江澄带着金凌和小魏稹在镇上客栈等待,蓝忘机四人去矿上跟温禄开门见山,务必要给温禄一种蓝忘机只是奉命查账,别的俗务一概不理的错觉,降低他的戒心。果然,温禄丝毫没有怀疑蓝忘机此行是否别有用心,只按吩咐行事。

 

  正想着,温禄就带着几名手捧托盘的仆人走了进来,每个托盘上皆放着两摞高高的账册。

 

  蓝忘机上前,伸手将各沓账册略略一翻,拱手道:“温金官果然心正清明,不似他人遮遮掩掩,这么多账册怕是要费些时间查看,本王须带回馆驿,不日再送将回来。”

 

  温禄急忙躬身道:“不敢当王爷如此称赞,下官只是尽臣子本份。账册王爷想看多久都没有问题,只是馆驿条件虽好,却比不得舍下静谧舒适,下官斗胆,请王爷到府上安歇,不知王爷是否给下官这个做东道主的机会?。”

 

  蓝忘机假作沉思片刻道:“如此也好,本王不耐嘈杂,多谢温金官盛情。”

 

  温禄这下更是彻底放下疑心,只想将这个少不更事的王爷伺候的舒舒服服,再安安稳稳的送走。

 

  温府地处偏僻,乃是一座普普通通的两进院落,府中上下仆役不过十数人,当真将清官二字体现的淋漓尽致。

 

  温禄与蓝忘机和作为王府门客的魏无羡一同在厅中闲叙,门外却突然闯进来一个冒冒失失的年轻人,身量中等,面容俊秀非凡,似乎......

 

  “阿爹,我们家......”

 

  俊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温禄两声重重的咳嗽给吓得止了声。

 

  温禄脸色有些黑,语气生硬道:“王爷见笑,此乃下官独女温雅,自小被宠坏了,总是喜爱女扮男装到处疯,不知礼数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蓝忘机摆手道:“无妨,令嫒率真可爱,温金官有福气的。”

 

  温禄扯了扯嘴角,回了个僵硬的微笑,似是很不喜欢蓝忘机对女儿的这个夸赞。

 

  温雅则比着男人的礼数,拱手行了个礼道:“温雅失礼了,不知父亲有贵客在,请父亲责罚。”

 

  温禄斥道:“知道失礼还不快退下,幸好王爷宽宥,否则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行了,赶紧去梳洗,晚间与王爷敬上一杯赔罪。”

 

  “是,女儿知道了,”

 

  蓝忘机则闭口端起杯子,装作饮茶,也不阻止温家父女一唱一和。

 

  晚间,温家的厅堂里,灯火通明,将温府映衬的喜气洋洋,仿佛在办什么喜事一般。

 

  魏无羡嘱咐蓝思追和蓝景仪莫要乱跑,时刻注意厅里的动静,便同蓝忘机一道入了席。

 

  温禄心中诧异,面上却没显露。温雅虽然总是搬做男装行走在外帮她爹处理一些事情,也算见识多广,可毕竟年轻好奇心重,于是道:“这位公子是?”她从来没见过下人能同王爷一道坐席的,她都还站着呢。

 

  “我.........”

 

  蓝忘机截过话头,“魏公子乃是王爷府客卿,也是我的朋友,在我王府自由出入,就是不知是否不合贵府的规矩?”

 

  毫不客气的话,吓得温雅脸色发白,温禄更是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王爷与魏公子能来下官府上,可是令我温家蓬荜生辉,哪里有什么不合规矩之言,王爷莫要折煞下官了。”

 

  温雅也连忙点头附和,挥退丫鬟,亲自起身斟了一杯酒道:“阿雅不会说话,惹得王爷不快,阿雅自罚三杯。”

 

  蓝忘机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长得明眸皓齿的美姑娘比个男人还豪气的连饮三杯。三杯饮下,温雅就举着酒杯道:“阿雅敬王爷一杯,舍下简陋,招待不周之处,还望王爷莫怪。”

 

  这下没等蓝忘机开口,魏无羡便截过酒杯道:“王爷并不好这杯中之物,这一杯我代他喝。再有我家王爷并不是骄奢淫逸之人,必不会因此怪罪姑娘,姑娘大可不必心有不安。”

 

  温雅看着他一口饮尽,便连斟三杯,魏无羡也二话不说悉数饮下。二人居然就这样推杯换盏的饮了起来。

 

  蓝忘机见魏无羡来者不拒的连饮十多杯酒,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跳了跳,语气毫无起伏的道:“温金官,令嫒好酒量!”

 

  温禄也饮了几杯,没听出蓝忘机的语气有什么不对,点头附和道:“小女自幼善饮,三个大汉也不一定喝的过她。”

 

  蓝忘机耳朵听着温禄说话,眼睛盯着你来我往喝酒的二人。看着温雅在魏无羡言笑晏晏时,脸上居然出现一抹娇羞,蓝忘机心中更是乌云密布。心中不快,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截过酒道:“这一杯我喝,你俩也别喝了,酒这东西,过量伤身。”

 

  温雅见他一滴不漏将杯中酒饮尽,眼里隐隐闪过一丝欢喜的情绪。放下手中的酒壶,不再劝酒,一餐接尘宴总算宾主尽欢。

 

  晚膳过后,魏无羡将蓝忘机在隔壁客房安置好,便回了房,岂料刚洗漱完,旁边蓝忘机的房门响起了敲门声。

 

  “王爷?睡了吗?我观王爷似乎有些不胜酒力,便熬了醒酒汤送来。”是温雅。

 

  接着是蓝忘机开门关门的声音,之后过了许久温雅离去的脚步声才响起,魏无羡本来已经准备就寝,可总觉得温雅在门口停留的那段时间有些不太正常,只好又转身去敲蓝忘机的房门。

 

  房里的蓝忘机此时已汗如雨下,似乎出酒一般,面色也并无异样。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现在五脏六腑仿佛在灼烧一般,整个身体叫嚣着想要发泄。

 

  魏无羡在门外敲了许久也不见蓝忘机来开门,担心他是不是喝醉了,便凝聚掌力劈断了门闩闯了进去。入眼的便是蓝忘机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汗水涔涔,双手紧握的忍耐状态。

 

  看到他进来,蓝忘机双目似乎充血一般,噬人般紧盯着他,声音也紧绷着:“别过来,出去!”

 

  魏无羡更是心有疑虑,哪里敢真的出去。快步走到床边坐下,将蓝忘机紧握成拳的手掰开,摸着他的额头,“蓝湛,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蓝忘机此时光是控制自己的情态便已经用尽了力气,哪里还能推开魏无羡的触碰。迫不得已,只能出声唤道:“剑三,出来!”

 

  魏无羡就眼睁睁看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飘出来一个清秀高挑的男子,跪地口称王爷。

 

  “先把魏公子请出去,再给我号脉。”说一句话,一绺汗水便从额上滑下。

 

  魏无羡心里一惊,望着剑三道:“王爷身子重要,凭你想让我出去还要些功夫,还是先号脉。”

 

  剑三也看出蓝忘机有些不太对劲,便静神凝思开始把脉。许久后,才跪地道:“剑三无能,除了看出王爷脉象时虚时浮,快慢不均,似是那蛊毒与酒意相冲,其他的并未看出不妥。”

 

  “只是相冲?他似乎......”都是男人,魏无羡离得又近,自然看出蓝忘机身下连薄被都遮盖不住的凸起。可从进了温府,他与蓝湛所用吃食全部相同,不可能一人中招,一人完好。不对,“你去看一下桌上的药碗,那个是温小姐端过来的醒酒汤,里面是否会有不妥?”

 

  剑三仔细闻了闻,又伸手将底部残留放进口中尝了尝,摇了摇头,“不是,就只是普通的醒酒汤。”

 

  “可他这种情况分明就是......”

 

  剑三的头低的更深了,“可能是,但是属下把不出来是何种媚药所致,王爷的脉象也不似中了那种药。”

 

  魏无羡只觉得一股怒火在心中升腾,隐隐觉得温雅在房门口停留的那会可能就是在等蓝忘机药力发作,好与他成就好事,却没成想蓝忘机的身体异于常人,过了这么久药力才开始发作。可这只是魏无羡心中猜想,并不十分确定,况且现在并不是追究此事的好时机,只得当机立断道:“王爷现在情况难断,你去找思追与景仪,下令封住温府,任何人不得进出,一切等王爷清醒再做决断。”

 

  “不可!”

 

  蓝忘机甩了甩昏沉的头,睁开有些迷蒙的双眼,努力保持清明道:“魏婴,温家父女不是善茬,思追他们应付不了的。现在舒将军尚在途中,单凭我们现在这点人手,无法与他们硬碰硬。”

 

  “那怎么办?蓝湛,你告诉我,你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去告诉温禄我旧疾复发,须离开去镇上抓药,其他的待我醒后再说。”话一说完,蓝忘机更是像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样,全身湿透。

 

  魏无羡也顾不得许多,嘱咐剑三安排其他事宜,便用薄被将蓝忘机裹紧,打横抱起疾风一样出了门去,找到马匹火速赶往镇上江澄等人落脚的地方。

 

  

 

  

 

风清万里
风清气正,北方的候鸟亦南迁

风清气正,北方的候鸟亦南迁

风清气正,北方的候鸟亦南迁

今歌不喜欢你。

求康康!

这里淡c圈乐,目前还有金凌的cos服还没有出,现在俺170r便宜出乐!(假发,服装,鞋子(没有头冠…商家漏发了)俺278买的qwq)有意可以私我吗!/软妹抹泪

这里淡c圈乐,目前还有金凌的cos服还没有出,现在俺170r便宜出乐!(假发,服装,鞋子(没有头冠…商家漏发了)俺278买的qwq)有意可以私我吗!/软妹抹泪


肉肉_roro

Peter×你

咳咳咳咳咳,灵感来自数学课犯困加写数学作业犯困时的无能为力🌚


_____________


     “戴安娜,醒醒”


     “Peter~~在睡一下,就一下”


     “不行啊,老师刚刚看着我们呢”


    “你掩护一下就是了嘛~~~”


    Peter没办法,只好继续抄着两人份的笔记,时不时把书立在你面前,终于蒙混过关了


    “戴...

咳咳咳咳咳,灵感来自数学课犯困加写数学作业犯困时的无能为力🌚


_____________


     “戴安娜,醒醒”


     “Peter~~在睡一下,就一下”


     “不行啊,老师刚刚看着我们呢”


    “你掩护一下就是了嘛~~~”


    Peter没办法,只好继续抄着两人份的笔记,时不时把书立在你面前,终于蒙混过关了


    “戴安娜 ,已经下课了”


     “啊~Peter谢谢啊”


    Peter轻轻的弹了一下你的脑门“小懒猪,就知道睡,赶紧回家啦,一会给你补习”


   “哼,我才不是呢!”你小声嘀咕


    

     你和Peter一路牵着手,直到到家


       刚吃完饭没多久,你就迫不及待跑来Peter家补习来了


      是梅姨给你开的门


    “Oh.娜娜来了,是来找Peter的叭,快进来快进来~”


     你道了声谢后,快步走进Peter的房间


     Peter已经给你收拾好了桌面


    “快坐吧!”


       你乖乖的坐在座位上,听着Peter讲课


      Peter讲课就是不一样,如果每天都对着这张脸上课,怎么可能睡得着,可是上课归上课,作业还得自己写,Peter只能是辅导


       面对着作业,你的睡意又席卷而来


       只能一只手撑着桌子,拖着下班,另一只手艰难地写作业


        以至于你一边写一边打瞌睡


        “啊~~~~”时不时还打哈欠


         “还不准睡噢!”


       “知……知道了”


         嘴上是答应的好好的,身体却一点都不诚实


        Peter扶额了,突然站起身来,把你从座位上轻轻拉起来,又捧着你的脸颊,吻了上去,还有事没事用舌头挑逗你~


       “还想睡嘛,还想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的喔”


      你不吱声,红晕从脸蔓延到耳根,丝毫没有想睡着的意思了


       终于写完作业了,你打算回家


      “欢迎下次再来喔~”


     你发誓下次不会再来了(根本不可能,一定会再来的)


冰渣柠檬
画了一只(自我任为)敲可爱的小...

画了一只(自我任为)敲可爱的小黄鸭!୧((〃•̀ꇴ•〃))૭⁺✧

画了一只(自我任为)敲可爱的小黄鸭!୧((〃•̀ꇴ•〃))૭⁺✧

dckm
“小朋友”最爱的🥰

“小朋友”最爱的🥰

“小朋友”最爱的🥰

茶悦‎࿌

转群宣,进群里免费模板

转群宣,进群里免费模板

dckm

什么神秘礼物呢?

游戏机?

哈哈哈

满满的童年回忆

幸好现在才有,不然小学都难毕业了。😆

什么神秘礼物呢?

游戏机?

哈哈哈

满满的童年回忆

幸好现在才有,不然小学都难毕业了。😆

shen78mingfu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起你的时候,那曾经的一幕幕却还是恍如昨天。瑜,我可能是地狱的来的魔鬼让你伤心到再也不相信爱情。离开你以后,我也再没爱过,我想我今生是无法再爱上一个人了,余生或许会和某个女子结为夫妻,但你在我心里早已扎根了,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每天睡前说珈瑜晚安!却也没见到有什么回响。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起你的时候,那曾经的一幕幕却还是恍如昨天。瑜,我可能是地狱的来的魔鬼让你伤心到再也不相信爱情。离开你以后,我也再没爱过,我想我今生是无法再爱上一个人了,余生或许会和某个女子结为夫妻,但你在我心里早已扎根了,都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每天睡前说珈瑜晚安!却也没见到有什么回响。

若到江南赶上春_

双向暗恋?????

第十七章 侠者风范

  找到人时,江澄坐在桌几旁饮着一壶菊花茶,金凌与蓝景仪不知道在争执什么,蓝思追陪着魏稹在玩一盘棋,小手抓着棋子居然也玩的有模有样。


  门口突然一暗,魏稹抬头就看见走进来的二人,丢下棋子冲了过来,却在跑近魏无羡时,一个趔趄,磕趴到蓝忘机的腿边。


  蓝忘机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将小身子稳住不至于摔倒在地。


  魏稹直直的看着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哥哥,脸慢慢泛起红晕,像是被吓坏了,整个人呆呆的。


  魏无羡拉过魏稹,轻轻拍了拍后背,轻声道:“阿韶?阿韶?怎么了?”


  魏稹醒过神,用力扑到...

第十七章 侠者风范

  找到人时,江澄坐在桌几旁饮着一壶菊花茶,金凌与蓝景仪不知道在争执什么,蓝思追陪着魏稹在玩一盘棋,小手抓着棋子居然也玩的有模有样。

 

  门口突然一暗,魏稹抬头就看见走进来的二人,丢下棋子冲了过来,却在跑近魏无羡时,一个趔趄,磕趴到蓝忘机的腿边。

 

  蓝忘机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将小身子稳住不至于摔倒在地。

 

  魏稹直直的看着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哥哥,脸慢慢泛起红晕,像是被吓坏了,整个人呆呆的。

 

  魏无羡拉过魏稹,轻轻拍了拍后背,轻声道:“阿韶?阿韶?怎么了?”

 

  魏稹醒过神,用力扑到魏无羡怀里,脑袋扎进魏无羡的胸口,任魏无羡怎么拉都不出来。

 

  江澄放下杯子,看了看天色,“是不是要睡觉了?他好像每到这个时辰就要睡一觉。”

 

  蓝思追忙走过来,“魏公子,你们的房间我都已经着人准备好了,只是还没有放冰块,会很闷热,不如就让他在这里睡吧。”

 

  “这......”魏无羡有些犹豫。

 

  蓝思追蹲下来将魏稹拉出来道:“阿韶,睡哥哥这里好不好。”

 

  魏稹摇头,嗫嚅道:“我要跟阿爹睡。”

 

  魏无羡拉起魏稹,看着蓝思追道:“算了,我带他去房间睡吧,他这一路都非要我陪着睡。”

 

  蓝思追笑,“小孩子嘛,新到陌生的地方是比较黏人的,魏公子你带他先回房,稍后我让人送冰过去。”

 

  “多谢”,魏无羡将孩子抱起,对着蓝忘机道:“蓝湛,那我先失陪,等孩子睡了我再来寻你。”

 

  “去吧,我也要去书房处理一些公务。”蓝忘机回身对江澄和金凌揖手道:“江公子,金小公子,忘机有些事情须处理,我让景仪陪二位公子稍坐。魏婴所说之事,还请几位在这里多呆上几天,我会给出一个章程。”

 

  江澄没想到蓝忘机身为一个小小知县,居然真的可以不顾品级之差,接管此事,当即拱手施礼:“蓝大人尽管去忙,无需记挂我等,阿韶的事劳烦蓝大人了,多谢!”

 

  蓝忘机道:“江公子客气,魏婴是我朋友。”

 

  说完,转身离开房间。

 

  客房内,魏无羡将魏稹的小鞋子脱下放在脚榻旁,抬头就见小家伙朝他笑的开心。

 

  伸手捏了一下肉嘟嘟的小鼻子,“小韶儿,想什么呢?笑的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魏稹双手撑着床沿,两只小脚丫晃呀晃的道:“阿爹,那个哥哥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小姐姐都好看。”

 

  “扑哧”魏无羡一下子笑喷了,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笑道:“你才见过几个人呀,还比人家都好看。”

 

  魏稹才不管阿爹认可不认可他说的话呢,眼睛亮晶晶的道:“就是很好看嘛,阿爹,你娶他当阿娘好不好?阿韶喜欢他,阿爹也喜欢他。”

 

  “咳咳咳......”魏无羡被魏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惊的一阵惊天动地的呛咳,眼泪都呛出来了。气急败坏道:“阿韶,谁告诉你阿爹喜欢他的。还有,谁教你说这些乱七八糟,喜欢不喜欢的话的。”

 

  魏稹见他真的有些生气,小脚丫不晃了,安安静静地踩在脚榻上,嗫嚅着道:“是爷爷说,有阿爹就会有阿娘,韶儿现在只有阿爹,就要给自己找个阿娘。那个哥哥很漂亮,阿韶想让他做阿娘,阿爹别生阿韶的气。”

 

  魏无羡有些无力,师父怎么一遇到他和江澄的终身大事就变得有些不着调,这些事怎么能与小孩子说。再说,他与蓝湛?蓝湛他.......

 

  看魏稹小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也顾不得想那些有的没的,矮下身子望着那双天真无邪的双眼道:“阿韶,哥哥是男孩子,只有女孩子才能做阿娘的,以后这话不要乱说了,给哥哥听到才要生气呢。”

 

  魏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了一声,又忍不住问道:“阿爹不喜欢哥哥吗?哥哥那~么好看呢。”

 

  魏无羡有些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不过欺负小孩子思想简单还是会的,赶紧转移阵地道:“小韶儿,我是你阿爹,那个哥哥是阿爹的朋友,怎么着也应该叫叔叔才对,怎么能叫哥哥呢?”

 

  魏稹抬头望着阿爹,没听懂:“啊?”

 

  魏无羡将他推到床榻中间躺好,“总之,等会见到那个很好看的哥哥,叫叔叔就对了。好了,赶紧睡吧,睡醒了带你去玩。”

 

  魏稹是真的困了,挨着枕头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魏无羡蹭了蹭他的小手心,见他完全没反应,便望着孩子稚嫩脸庞发起呆来,连蓝思追敲门的声音都没听到。

 

  “魏公子,魏公子”蓝思追也不敢抬高声,怕惊扰着孩子。一连叫了五六遍,才惊醒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魏无羡。

 

  魏无羡起身走到外间,见蓝思追带着两个家丁,端着两大盆冰块站在屋外。

 

  “思追,进来吧,没事儿,孩子睡熟了。”

 

  蓝思追指挥着家仆将冰块摆好,这才道:“阿韶的事我听小金公子说了,魏公子真乃当今侠之大者,思追佩服。”

 

  魏无羡被他少年老成,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思追过奖了,魏某不敢当。”

 

  蓝思追道:“我是说真的,魏公子你别笑。阿韶之事,魏公子明知前路艰险,却依然一肩担下,没有一副侠肝义胆,是做不出的。”

 

  魏无羡道:“小思追,我只是做了我认为该做的,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我也不认为能当得起如此称颂。”

 

  见蓝思追还想再说,魏无羡干脆把他推出门去,开口撵人:“好啦好啦,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很感动,只是肉麻话说多了就那什么,你现在赶紧去找你家公子,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

 

  蓝忘机将信封好,唤来剑一:“将此信尽快送到兄长手中。”

 

  “是,公子。”剑一接了信,便飞速隐遁传信去了。

 

  信上所说之事,蓝忘机丝毫不担心蓝曦臣会反对。即使蓝曦臣和叔父都反对,孟丞相也一定会说服二人的。追查有不臣之心的事不可再拖延,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可轻易放过。

 

  也不得不说,蓝忘机对人心谋略把握甚佳,蓝曦臣接到信,看完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可看到信尾“我非闺阁柔弱女,也有雄心傲凌霜”,又沉默了。

 

  作为兄长,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蓝忘机的一身傲骨。从小天资才华出众,却又弱于常人的身躯,让蓝忘机自小便被众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对自己认定的事,坚持到近乎执拗。可这......

 

  孟瑶倒是难得的与蓝曦臣意见不同,让蓝曦臣有些诧异:“你觉得此事可行?”

 

  孟瑶躬身道:“是,温禄虽然是个小金官,可背后之人十之八九如王爷猜测就是温太师。温太师在朝中根基深厚,此人又是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只凭我们手里现有的这点证据是扳不倒他的。不若就依王爷所言,调查清楚这些矿金去向,说不准能柳暗花明。”

 

  蓝曦臣来回走了几步,问道:“孟相,离几位将军回京述职还有多久?”

 

  “不到四个月。”

 

  也就是说,温若寒长子平西将军温卯回京还有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就是他们各自筹谋的时间,端看谁先取得先机了。

 

  孟瑶看他依然眉头深锁,犹疑不定,上前一步问道:“皇上是否是担心王爷安全?”

 

  蓝曦臣点了点头,“先不说忘机的身体,单就应付温禄此人,便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温禄每年上缴国库的矿金与邱山督察处的账目并无出入,说明此人做事事无巨细,滴水不漏,倘若不是颜家的事被魏公子插手,谁能发现温禄有问题?我很担心忘机在他手上不一定能讨得了好处。”

 

  “能瞒过朝廷专派的督察,温禄此人确实很难对付,可王爷的机敏也非常人,皇上该对王爷有信心。至于安全,王爷身边跟着的两位小世子身手非凡,兼之魏公子等人,想必出不了差错。另外,皇上可给一道手谕,令邱山周围所有城镇守军听王爷号令,以备不测。如此当可万无一失。”

 

  “我不同意”蓝启仁步履生风的踏进大殿,开言就将孟瑶的提议驳了回去。

 

  “不知摄政王可有好的提议?”蓝曦臣因为上一次在蓝启仁不知情的情况下赶走了蓝忘机,受了蓝启仁长达五六天万字奏折的折磨,就再也不敢隐瞒关于蓝忘机的任何消息。

 

  蓝启仁没有理蓝曦臣,只看着年轻才俊的丞相道:“不知孟丞相如何确保邱山周边守军不被温禄蛊惑,从而听从忘机号令的?”

 

  孟瑶微微一笑道:“摄政王不必动怒,微臣并不敢断言驻城守军没有被蛊惑,但是微臣却能断定,不论他们是否被蛊惑,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王爷出手的。”

 

  蓝启仁冷笑一声,“孟丞相,话还是别说太满为好,既然被蛊惑,自然不会遵从皇令,又何谈保护忘机安全。”

 

  孟瑶道:“谋反,不单单需要银子,还需要军马,太师起了不臣之心,最大的倚仗无非就是大将军温卯。那么在温卯回京之前他必不敢轻举妄动,自然也不会为了一个矿官而公然违抗军令,因此微臣才断言王爷此行并不会有恙的。”

 

  蓝启仁彻底偃息旗鼓,终于松口。

 

  蓝曦臣这才放松神色,笑道:“若是都没有反对的意思,那我这便拟旨,准了忘机。”

 

  恩准的旨意早在意料之中,因此蓝忘机在接到兄长回信时也并不意外,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那道可以号令天下军马的手谕。这样也好,以备不测,以防万一。

 

  既然已经准备妥当,蓝忘机不再拖延,将衙中事务交付给柳县丞和葵晨等人。告知众人,明日一早出发去邱山。

 

  

 

dckm

当然是来一个小朋友最爱的金拱门

当然是来一个小朋友最爱的金拱门

新宿衍

灯光有些过于耀眼了

...

确实 过于想站在舞台上了...

灯光有些过于耀眼了

...

确实 过于想站在舞台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