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顾惜朝

19.3万浏览    3167参与
桦榕笙

戚顾牵手之聊一聊O(∩_∩)O

戚顾牵手之聊一聊O(∩_∩)O

保住他的发际线

当你是护夫狂魔

全员×你 这篇是甜甜和小顾,明天发其他人

ooc致歉

顾惜朝

“所以卿卿以为,那书生是我?”顾惜朝挽着你散下的头发,用梳子帮你捋着,

“我原本也见不得这样奚落别人,何况他们说的像是你,就没忍住冲上去和人理论。这帮人实在可恶,自己不学无术还敢当街侮辱人!”你讲到激动处,一拍桌子猛地回头,还好顾惜朝把手里的头发放下了,不然非得扯得你生疼。

刚刚的义愤填膺全都作云消散,他正眉目含情又带着笑意地看着你,你原先还张牙舞爪的,不自觉就乖了下来。

美人可以解忧,你好死不死地在心里这样想,可还是有些害臊地微微低了头。

“小心些,万一扯到头发可疼。”他手法很轻,一缕一缕地梳下来有说不...

全员×你 这篇是甜甜和小顾,明天发其他人

ooc致歉

顾惜朝

“所以卿卿以为,那书生是我?”顾惜朝挽着你散下的头发,用梳子帮你捋着,

“我原本也见不得这样奚落别人,何况他们说的像是你,就没忍住冲上去和人理论。这帮人实在可恶,自己不学无术还敢当街侮辱人!”你讲到激动处,一拍桌子猛地回头,还好顾惜朝把手里的头发放下了,不然非得扯得你生疼。

刚刚的义愤填膺全都作云消散,他正眉目含情又带着笑意地看着你,你原先还张牙舞爪的,不自觉就乖了下来。

美人可以解忧,你好死不死地在心里这样想,可还是有些害臊地微微低了头。

“小心些,万一扯到头发可疼。”他手法很轻,一缕一缕地梳下来有说不出的舒适,他又说,“旁人遇祸都避之不及,惜朝今日倒有些羡慕起那书生来。若下次卿卿再遇上这样仗势欺人的事,还是叫上惜朝的好,倒也不必亲自上前去讨说法,惜朝可以代劳。”

“嗯嗯,那只好辛苦你……”

他不会吃醋了吧?




方应看

这日你在三合楼吃饭,方应看上次给你的金叶子还没花完,他情你愿,被他宠着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当然也不会大摇大摆地去正桌点所有的招牌菜,只在角落里点了两三样平时爱吃的。

你正一口一口抿着茶水,忽地注意到邻座的几个人不对劲。

是几个江湖游侠打扮的男人,却意外的安静,各自低头喝茶,坐得稳稳当当,桌上的菜一动都没动。

那坐中间的人低声开口,你也仔细地竖起耳朵听着。

“……二楼雅间……神通侯。”

你一听差点从坐上跳起来马上跑去告诉方应看,硬是忍住了,眼睛继续暗暗盯着那拨人。看到他们提刀出鞘,便决定先悄悄溜到方应看在的雅间提前知会他也好。

“咚咚咚,”你敲门,

“进来。”果真是方应看。

“方应……啊!”你刚推开门,里头埋伏好的侍卫便一刀劈过来,眼看要落下却被两股人接住,在上的是方应看及时反应过来搭上的铁骨扇,在下的则是从身后而来的一把长刀,是方才邻座的汉子。

“姑娘小心!”

“你怎么在这儿?!”双方的喊声同时入耳,方应看赶快把你拽到屋里,又派了两个人隔在中间,双手扶住了你的肩膀,

“有哪儿伤着了吗?”

“没有。我……”你眼里水汪汪的,愧疚得想立刻从他眼头消失,“对不起。”

他是方应看,是城府极深的神通侯,你非但没帮上他的忙,反而让他担心。

你又有些委屈,自己的一片好心全让没脑子耽误了。

方应看瞧你这幅样子,也能把事情猜个七八,心也软了下来,于是把你的头捧起来,又把你抱住。

“好了,本侯知道夫人放心不下我,以后去做什么都告诉夫人,把夫人带在身边,再也不让你担心了,消消气,嗯?”

你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接这话了,就也抱住了他黏得更近。

方应看手下有八大高手,有些脸面的江湖人足够应付,那边已经折腾完了,领头人被绑起来跪在了地上,方应看走过去吩咐了几句,回来挽着你下楼。

他们虽被派来暗杀方应看,却也出手救你,还未等你算计好怎么开口,方应看便先向你交代了,

“我不要他们性命,查到幕后之人便会放他们回寨子,日后会提防,也不会再让这些人进京城。他们想要我的命,却出手救你,本侯的性命确实不比夫人金贵。”

“你少胡说,你都还没提亲。”

“那本侯方才也救姑娘一命,姑娘除了以身相许,难不成还有别的法子打发我?”

陆愿

【遇逆×你】和他一起做甜品叭

*甜品包甜,不甜不要钱(●• ̀ω•́ )✧


*五人出没,顺序不分先后。


*幼儿园文笔,角色属于各位夫人,ooc属于我。祝食用愉快(*Ü*)


(文中的甜品可能出现与历史时间与地理位置不符的情况,请见谅(⌯꒪꒫꒪))


————————————


>>顾惜朝 · 红豆糕


  “想吃绿豆糕?!也好,绿豆有解诸热,补益气,调五脏,安精神,厚肠胃之效,你最近上火,更应多食。”

  听见你说想亲手做,顾惜朝侧头微笑,也不嫌麻烦,只是移步书桌,查阅烹饪之法。男人大掌骨节分明,两指捻了捻页角,轻轻拂开书页。书中言:绿豆糕按口味有南、北之分...

*甜品包甜,不甜不要钱(●• ̀ω•́ )✧


*五人出没,顺序不分先后。


*幼儿园文笔,角色属于各位夫人,ooc属于我。祝食用愉快(*Ü*)


(文中的甜品可能出现与历史时间与地理位置不符的情况,请见谅(⌯꒪꒫꒪))


————————————


>>顾惜朝 · 红豆糕


  “想吃绿豆糕?!也好,绿豆有解诸热,补益气,调五脏,安精神,厚肠胃之效,你最近上火,更应多食。”



  听见你说想亲手做,顾惜朝侧头微笑,也不嫌麻烦,只是移步书桌,查阅烹饪之法。男人大掌骨节分明,两指捻了捻页角,轻轻拂开书页。书中言:绿豆糕按口味有南、北之分,北即为京式,制作时不加任何油脂,入口虽松软,但无油润感;南包括苏式和扬式,制作时需添放油脂,口感松软、细腻。



  “惜朝见镇上的厨娘做过一些,大抵是南方制法,惜朝愚笨,依葫芦画瓢,希望这绿豆糕能合卿口味。”男人眼中笑意分明,好像终于找到了某个可以令你开心的法子,迫不及待想付诸实际,想看看你吃得满嘴糖屑的样子。



  你见顾惜朝唇角微扬,打趣道:“嗯……绿豆虽好,却无红豆寓意之妙。”你踮了踮脚,看进男人深邃的眼里,“惜朝,若是以红豆为主,引相思为辅,制之成食,岂不乐事。”



  “哈哈,甚好!”男人笑着应下。可直至黄昏将近,日幕西垂,桌上满眼狼藉,你都没能吃上红豆糕。



  顾惜朝这才终于后知后觉,自己厨艺尚可,却对甜点不甚精通,你也不是平常的闺阁姑娘,亲手制点心实在为难。两人一起,便是乱上加乱。惜朝自省,大概是与红颜同厨的时光太过美妙,喜悦掩盖了不熟识的紧张,实在失算。



  两人没能做出红豆糕,便去点心铺买了一份回来。



  女孩尝到红豆的清甜绵软,像极了他的温柔。



  顾惜朝像是有些愧疚,原本妙语连珠的男人此时支支吾吾,绯色染了耳朵。



  只是你没有告诉他,两人一起制作甜品的过程,已经够回味千百遍了。



  入骨相思知不知?



  “惜朝。”你轻声唤他,眼中是止不住的笑意。男人呆愣地望着你递来的甜糕,下意识凑过去尝。



  指尖上一点湿润,你红了耳尖,“惜朝,愿君多采撷……”



  他轻轻开口:



  “——此物最相思。”




  最适合的口味,已经找到了。



>>方应看 · 龙须酥


  方应看不喜欢甜食。



  太黏太腻,不合小侯爷一贯果敢骁勇的作风。



  但是和面前这个傻女人一起做这些物什,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龙须酥又名“银丝糖”,入口极香、口味特别,是皇亲食用的点心。方应看见过御厨现场制作该酥,其手法娴熟,似游龙舞凤,手中糖丝雪白、纤细,如祥龙之须,故名。这点心不易制作,大概是这傻女人又灵光一现想搞些名堂,罢了,便随着她闹吧。



  “方应看,你看这里,我手里!”你展臂,把麦芽糖放在干净的小盆里,让它坐在热水锅中慢慢化开,变软。软化的糖起了韧性,可以搓扁拉长,和上糯米粉,便可开始拉丝了。



  “哦,我看看……”方应看折扇掩唇,挑眉斜眼瞅了瞅,“嗤,这是何物,怎么一节一节的?”



  “啊,我……把它扯断了。”



  “呵,不得要领,事先干什么去了,没有什么是心血来潮就能做成功的,明白吗,女人?!”



  方应看语气严厉,看似无意奚落着你,大掌却依旧轻轻覆上你的手,温柔却不容拒绝。



  “这样,学着点,傻女人。”方应看巧手一翻一拉,只见糖条愈发细腻,根根分明,如少女柔顺的发丝,轻轻扫过你的心脏,又缠在你的手上。



  是方应看啊,不愧是方应看。



  明知男人已对赞誉免疫,心如死水,你依旧喜悦地开口,毫不吝啬对他的钦佩。



  奇怪的是,方应看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笑话你手笨或要求低,只是用鼻音应了应,算是回复。



  你呆呆地盯着他,他也望着你,气氛微妙。



  “哎——罢了……”



  倏地,他原本结实的身体贴上了你的后背,埋首在颈间,弄得脖子也痒痒的。



  你感觉到男人炽热的吐息和体温,身体有节奏地发出鼓点,是自己的,亦或是他的。



  “这样——就好了!”



  你望着被方应看料理完毕的甜品。龙须雪白,纤细绵密,似游龙飞舞。



  倒像是小侯爷的手比。



  你以为方应看能耐广泛,特长颇多,殊不知,他也是第一次做龙须酥。



  在朝堂上八面玲珑,也只在这傻女人身边方得宁静。



  这样看来,处心积虑也好,心血来潮也罢,她还不明白,他尚且愿意等。




  对于她,不止心血来潮的喜欢,更甚处心积虑的爱。



>>叶问舟 · 糖葫芦


  犹记儿时,常求师兄下山给自己买糖葫芦。



  “师兄,你还记得小时候给我带糖葫芦的事吗?”你趴在木桌上,眼睛向上望着,嗫嚅地问道。



  “怎么不记得,有一次太阳大,我单手拿,糖化了半边,你就死活不吃了,还说它不好看。”叶问舟挑了个最完整漂亮的山楂,径直放在你面前的小盘里,唇边是止不住的笑意。



  “啊?!还有这种事!……哎呀,师兄!你就别笑话我了!师兄!!!”见对方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你挥舞着手臂,轻轻推他,向他撒欢。



  “哈哈,好,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你看,我不笑了,师妹,别生气了。”叶问舟掩住唇角,轻轻揉了揉你的发顶,“乖,不生师兄的气了,好不好。”



  其实你根本没有生气,只是看着面前的男人,便又想提一些没道理的要求,“那——作为补偿……”看他为自己高兴,替自己难过,“师兄……我和师兄一起做糖葫芦吧。”



  本以为叶问舟即便再聪明也不通料理,而此刻,见他的糖风甩得如此漂亮,你又不由得惊叹,夸赞师兄能干。



  叶问舟将一串串糖葫芦排成排,浇上糖浆,你趁他不注意,伸出手指,想沾一点溅出的糖滴,却被烫了正着。



  叶问舟听见你的惊呼连忙回头,“怎么了?!烫着了?!给我看看,来,疼坏了吧……”他见你泛红的指尖,担心地皱着眉,心疼溢于言表,“小馋猫,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差这一次。”



  “疼……”你低哼。



  “还疼吗,那师兄给你吹吹。”说罢,还真的捧着你的小手,轻轻呼气。



  指尖痒痒的,你见状,笑话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吹了。”



  “小迷糊,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还说不是小孩子……”他的眼神深邃认真,征征地望着你,“别再让我心疼了,师兄受不住。”



  你呆呆地与他对视,感受着指尖的凉意,好像真的不再疼了。



  “那……师兄以后一直陪着我,还一起做糖葫芦。”



  “嗯,以后,以后还一起做。”他说。



  山楂不只是酸的。



  泛红的也不只是指尖。



  他捧着你的手,像捧着某样珍宝。



  回忆太短,岁月太长。“以后”之类的字眼,也只敢和师兄说了。






  幸甚,有这么一个人,在漫长单调的生命里,充实着回忆,静候在未来。



>>燕无归 · 鲜花饼


  原先是因为星羽原盛开着满地的野花。



  阿呜埋在你的怀里摇尾巴,一个劲地向前拱,你被扑倒在地,发丝上粘了几朵野花花瓣。



  “头发上。”燕无归在远处望着你,开口。



  “啊?!头发怎么了?”你伸手去摸。



  “头发上有花瓣。”



  见你不知所措地摸着发顶,他向你走近几步,细心地把每一瓣摘下。



  你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亲密红了脸,视线躲闪,见地上如毛毯一般细密的野花丛,灵光一现,“闷葫芦,你吃过鲜花饼吗?”



  “……”他迟疑了一会儿,“好像吃过,忘了。”



  也不知是忘记次数还是味道,你想了想,试探地开口,“那我们一起试着做一点吧,只不过是野花做馅,不要嫌弃啊。”



  燕无归的料理技术还算熟练,但只限于主食或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并不包括甜品。所以,面对白花花的面粉和猪油,男人疑惑又不知所措。



  “嗯……闷葫芦你揉面吧……就这样,控制好力度就行了。”



  你把面粉和水混合成面团,揉了几下给燕无归做着示范,男人认真地看着,然后伸手按照你的方式揉捏,却被黏了满手。



  “哎呀!沾一点面粉啊,不然会粘手的……”你侧头,指了指面粉,提醒着他,然后转身摘花瓣去了。



  不知是不是露水的缘故,林间湿漉漉的,混着点泥土味,清新干净。



  你弯下腰,找了几丛朵大的野花,把完整的花瓣一片片摘下,用裙子兜起来。



  “……”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嗯?!怎么了?!”你听不真切,那声音不大,还断断续续的,“大声点,什么?!……哎呀,要不你过来!”



  燕无归从远处走来,你背对着他,能清楚地听见踩着湿润草地的脚步声。再次摘下一瓣,你问:“怎么了?”



  “这个。”



  你没回头,轻哼一声,“嗯?!什么?”



  ”这个,粘上了……”



  什么粘上了?



  你疑惑地转身,却不料被树根一绊,中心不稳,直直向前倒去。



  “小心!”



  一声闷响,你没有感觉到疼痛,只看见了刚才兜在裙子里的一片片花瓣洒落,像下了一场雨。



  “你没事吧?”燕无归护在你身下,紧张地问。



  “我没事……”只是吓了一跳,“倒是你……疼吗。”



  明明第一时间扑过来保护,还不放心地关心你,自己被压在地上,还是第一个想到你。



  “粘上了。”



  “啊,什么?!”



  燕无归把手伸了出来。



  “真是的,面粉是抹在手上不是面团上啊!”






  甜品,摔倒和放肆地笑,这样亲密的距离,心是否也更靠近了呢。




>>无情 · 冰糖糕


  “做冰糖糕还需要米磨成粉,调成糊。这个……好麻烦啊……”你一边浏览料理书,一边嘟哝。



  “无妨,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了。”无情开口道,摇着轮椅缓缓到达你身边。



  “不行,这是我做给你吃的,怎么能让你动手!”你连连摇头,无情见你态度坚决,只得哄道,“都是处理过的现成的东西,你直接用,很方便。处理食材太过繁琐,你过过做菜的瘾就好。”



  “谁……谁说我只是为了过瘾,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你一着急,真话像豆子一般往外倒,一时觉得尴尬,羞红了脸。



  “哦,那是我错怪了,抱歉。”男人眉眼含笑,握拳掩唇,一点都没有道歉的诚意。“那按你说的做就好,不用理会我。”



  “不……不行,我还要问你喜欢加多少冰糖呢……”你的低头望着自己的指尖,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只剩自己能听见。



  “呵,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听见此时月牙儿的语气柔软得像糖球的叫声,又像是在撒娇,可怜巴巴的。



  没法。



  “哎呀,那、那你……那你就陪陪我吧……”



  他低笑,“好。”



  你转过身,把冰糖放在热水中融化,端着的碗滚烫,热了你的指尖。



  就像背后的灼热视线。



  “你……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



  “此处只有我和你,我不看你看谁去?”



  理所当然。



  你听了他的话不敢回头,怕他看见自己泛红的脸,“月牙儿,你怎么,越来越赖皮了?!”



  “哈哈,是吗?!”男人磁性的嗓音带着轻笑,震动你的胸膛,“只是看着你为我做甜品的样子,就有点想捉弄你了。”



  就这样被他盯着,笑着,指点着,你姑且算是完成了冰糖糕的制作。



  “喏,你尝尝。”你捻了一块,递给他。



  无情细品了一口,“嗯,很甜。”他仰头,发现你如紧张的小兔子,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你。



  他笑,“怎么一直看我?”



  “我……此处只有我和你,我不看你……看谁去?”



  见你用他刚才的话和自己赌气,无情挑唇,牵起你的右手,与你对视。






  “那么,请一直看着我,不要再移开视线了。”


保住他的发际线

【顾惜朝×你】习惯性的搂搂抱抱



ooc

手游设定

私设订婚以后


顾惜朝

汴京飘起小雪时,你和顾惜朝回了他故乡杭州。

原先自己四处游历到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现在身边多了个可靠的人,你竟变得怕生了起来。

船夫车夫住店都是他去打点,你只要乖乖跟着他就好。

他事事娇惯你,你倒也乐得开心。

住店时小二招呼的不太及时,便塞给了他一个汤婆子,他只挨了两下,就递到了你手里。你捂紧了,冻得冰凉的手有了些知觉。他又把手覆上来,把你的手暖的严严实实。

“好些了吗?”

“好多了!”


到了杭州,你们上街去置备过年关的东西,小吃摊前刚站住脚,顾惜朝便一把捞住你把你抱得严严实实,落定时只听有人高声喊“借过,”就来了个骑马的官兵急匆匆过去,街上行人纷纷退让。你...



ooc

手游设定

私设订婚以后


顾惜朝

汴京飘起小雪时,你和顾惜朝回了他故乡杭州。

原先自己四处游历到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现在身边多了个可靠的人,你竟变得怕生了起来。

船夫车夫住店都是他去打点,你只要乖乖跟着他就好。

他事事娇惯你,你倒也乐得开心。

住店时小二招呼的不太及时,便塞给了他一个汤婆子,他只挨了两下,就递到了你手里。你捂紧了,冻得冰凉的手有了些知觉。他又把手覆上来,把你的手暖的严严实实。

“好些了吗?”

“好多了!”


到了杭州,你们上街去置备过年关的东西,小吃摊前刚站住脚,顾惜朝便一把捞住你把你抱得严严实实,落定时只听有人高声喊“借过,”就来了个骑马的官兵急匆匆过去,街上行人纷纷退让。你有些尴尬,又有点心动。

本朝市井发达,却也没到男女可在街上搂搂抱抱的程度。

何况这摊前还离街上有两层人呢,怎么也不会伤了你,可顾惜朝习武多年又对你上心得很,稍有些风吹草动就把你护好了。

摊主先开口笑了起来,“二位怕是新婚不久吧,瞧着亲近劲儿可真叫人眼馋,给您二位包一包鸳鸯糕,我也好讨个彩头。”

“多谢伯伯呀,也祝您吉祥如意!”你接过鸳鸯糕,高高兴兴同顾惜朝回家去了。​


心梦(忆凝)
暖雪之庭 既得相知,此生不憾。

暖雪之庭


既得相知,此生不憾。

暖雪之庭


既得相知,此生不憾。

赫莲歌舞

§补档§

【截图时候的荧光特效无法控制,飘到哪里都不清楚,p无水印挺累的,一般不会因为这个重置卡牌,飘到你不喜欢的地方,就请见谅吧!】

【百度网盘里面的都是原图【电脑上传+再三确认是否为原图】,没有任何保留,如果觉得糊那就请自己截图p图吧┐(´-`)┌】


【绸花织雪】普通卡面&升级卡面、【暖雪之庭】普通卡面&升级卡面、【孤枕苦难眠】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炉雪新茗】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瑞雪飞琼】普通卡面&升级卡面


关于无水印卡图的声明:必须要看!

百度云盘链接【更新至2019.12.05】:走这里

2019.12.05更新内容:

【绸花织雪...

§补档§

【截图时候的荧光特效无法控制,飘到哪里都不清楚,p无水印挺累的,一般不会因为这个重置卡牌,飘到你不喜欢的地方,就请见谅吧!】

【百度网盘里面的都是原图【电脑上传+再三确认是否为原图】,没有任何保留,如果觉得糊那就请自己截图p图吧┐(´-`)┌】


【绸花织雪】普通卡面&升级卡面、【暖雪之庭】普通卡面&升级卡面、【孤枕苦难眠】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炉雪新茗】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瑞雪飞琼】普通卡面&升级卡面


关于无水印卡图的声明:必须要看!

百度云盘链接【更新至2019.12.05】:走这里

2019.12.05更新内容:

【绸花织雪】普通卡面&升级卡面、【暖雪之庭】普通卡面&升级卡面、【孤枕苦难眠】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炉雪新茗】普通卡面&升级卡面、【瑞雪飞琼】普通卡面&升级卡面


感谢遇见芋泥攻略组互助群2群的小伙伴给的升级卡面!!!非常感谢你们给非洲人的我带来希望


野鹤奔向闲云

我觉得我又可以了!!!确认过眼神是小号和男号!只有大号没有(小声逼逼)抽卡的时候写月牙儿和惜朝真的有用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我又可以了!!!确认过眼神是小号和男号!只有大号没有(小声逼逼)抽卡的时候写月牙儿和惜朝真的有用啊啊啊啊啊!

ROOM4
关于cp25的无料小料,想要的...

关于cp25的无料&小料,想要的姑娘可以点进来看看

关于cp25的无料&小料,想要的姑娘可以点进来看看

文学者の恋文

新天赐 男卡部分
依次是小顾 月牙 师兄
好看是好看 但老公们每次都长得不一样x

新天赐 男卡部分
依次是小顾 月牙 师兄
好看是好看 但老公们每次都长得不一样x

桑晚

【遇逆小顾×你】假凤真凰-补婚che

文/桑晚 


//补之前假凤真凰-洞房花烛小剧场里的婚che,前情到合集里找

//第二人称,摸黑办事,地点在房梁上,ooc致歉

//女主名虞归阙

//求学途中的少年小顾×女扮男装落魄大小姐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毛病,平时开车巨难受,一到要读书的时候就满脑子废料orz

呜呜呜下一篇一定滚去写正经剧情!不能没事搞颜色了!


——————————分割线——————————


老规矩,走链接,倒置求不翻,翻了评论区滴滴


洞房花烛

文/桑晚 


//补之前假凤真凰-洞房花烛小剧场里的婚che,前情到合集里找

//第二人称,摸黑办事,地点在房梁上,ooc致歉

//女主名虞归阙

//求学途中的少年小顾×女扮男装落魄大小姐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毛病,平时开车巨难受,一到要读书的时候就满脑子废料orz

呜呜呜下一篇一定滚去写正经剧情!不能没事搞颜色了!


——————————分割线——————————


老规矩,走链接,倒置求不翻,翻了评论区滴滴


洞房花烛

司运子
【全员】当你考了59分,又气又...

【全员】当你考了59分,又气又委屈时
ooc预警
含苏,狄,王等

tips:
1.第一次做这种表,用的是比大触们常用的ps多了个w的软件🤣

2.最近在补 说英雄谁是英雄 系列,一人血书求出苏楼主的线,先属下后兄弟,最后变成小宝贝的剧情我太🉑了

3.其实本来还有一行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赫连春水:“大娘定是能拿满分的!”
白愁飞:“呵呵。”(内心os:这种题我三岁就不做了)
但是想想干嘛给旅妹找不痛快(才不是因为不好找图!)

4.想要你的小心心mua!

【全员】当你考了59分,又气又委屈时
ooc预警
含苏,狄,王等


tips:
1.第一次做这种表,用的是比大触们常用的ps多了个w的软件🤣

2.最近在补 说英雄谁是英雄 系列,一人血书求出苏楼主的线,先属下后兄弟,最后变成小宝贝的剧情我太🉑了

3.其实本来还有一行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赫连春水:“大娘定是能拿满分的!”
白愁飞:“呵呵。”(内心os:这种题我三岁就不做了)
但是想想干嘛给旅妹找不痛快(才不是因为不好找图!)

4.想要你的小心心mua!

桑晚

【遇逆全员×你】关于他的某个身体部位

绝世甜酒酿

【逆水寒男团】如果大宋F5是现代男团?

逆水寒男团,别名大宋F5,女粉叫旅妹,男粉叫旅弟。有一个男粉巨多的师妹团。

————————————————————

【叶问舟】

团内定位:队长,副Vocal,和无情一起负责除rap部分以外的作词。

粉丝昵称:师兄、舟舟

脾气温和谦逊,彬彬有礼,和师妹团队长叶雪青是堂兄妹(曾经传过见家长绯闻,不得已曝出亲戚关系)。从五岁开始学习作画,在成团前曾因画作分享及作画教程成为某站年度人气前十知名Up主。厨艺一级棒,经常在宿舍给成员做吃的,听说美味程度堪比米其林。不擅长拒绝粉丝的不合理要求,也因此经常在fan meeting上戴奇奇怪怪的小首饰(比如猫耳发箍之类的)。

(PS:fan meeting上最容易占便宜top1...

逆水寒男团,别名大宋F5,女粉叫旅妹,男粉叫旅弟。有一个男粉巨多的师妹团。

————————————————————

【叶问舟】

团内定位:队长,副Vocal,和无情一起负责除rap部分以外的作词。

粉丝昵称:师兄、舟舟

脾气温和谦逊,彬彬有礼,和师妹团队长叶雪青是堂兄妹(曾经传过见家长绯闻,不得已曝出亲戚关系)。从五岁开始学习作画,在成团前曾因画作分享及作画教程成为某站年度人气前十知名Up主。厨艺一级棒,经常在宿舍给成员做吃的,听说美味程度堪比米其林。不擅长拒绝粉丝的不合理要求,也因此经常在fan meeting上戴奇奇怪怪的小首饰(比如猫耳发箍之类的)。

(PS:fan meeting上最容易占便宜top1~)


【盛崖余/无情】

团内定位:主Vocal,负责作词作曲。

粉丝昵称:月牙儿

和叶问舟曾在同一大师门下学习作画,因此关系较为其他人更加亲近。性格温润如玉却又清冷如月,有时候粉丝们会觉得被他当作小孩子一般对待。脾气虽好但对于不合理要求绝对严词拒绝。智商非常高,一个人参加解密真人秀的时候带队友躺赢。超级低调,有关他的传闻非常少,流传最广的传言是说他是国际知名学者诸葛正我的养子,国内第一大酒商崔略商、最帅检察官铁游夏、国家队天才击剑运动员冷凌弃是他的养兄弟,但传言尚未查证。对动物毛过敏却偏偏喜欢小动物,曾因救助奶猫而引发旧疾住院治疗。

(PS:有粉丝说fan meeting时靠近月牙儿会闻到他身上有梅花香气哟~)


【方应看】

团内定位:门面担当,主(划掉)唯一Rapper,负责rap作词,偶尔也帮燕无归编舞。

粉丝昵称:方好看、看看、小侯爷

不好好当爱豆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人间富贵花代表。可能是因为家里军政商三道都有人脉所以为人傲气毒舌,怼天怼地怼粉丝的那种,当Rapper是因为可以diss别人,也因此在团内黑粉最多。但偏偏骚话不断,心情好的时候能撩的粉丝(不论男女)脸红心跳,所以同时也是团里人气top(也是绯闻数第一)。粉丝战斗力堪比核弹,但从不撕自家。超级自爱的家伙,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并且完全不谦虚的一个人,微博上经常发自拍并热衷于回复粉丝的彩虹屁评论(所以粉丝个个彩虹屁十级)。十项全能,似乎做什么都能做的很好,学东西也学的很快的天才。

(PS:在fan meeting上听到方应看说情话还是鬼话是要看运气好不好的~)


【燕无归】

团内定位:主Dancer,负责编舞。

粉丝昵称:龟龟(本人对这个昵称感到困惑)、闷葫芦

话和笑容都超级无敌少的一个孩子,看上去冷漠其实内心非常温柔。祖上似乎有过混血经历所以眼睛是灰蓝色的。不擅长应付粉丝撒娇,害羞的时候会假装咳嗽。小时候学过武术,拿过全国武术大赛青少年组冠军,身手不凡,曾经因为见义勇为制服持刀抢劫凶徒而出圈。在采访里说以前比起当爱豆更想当一名武打明星。家里养了一只叫阿呜的哈士奇,经常在微博上晒阿呜的照片,秀狗狂魔,微博名是阿呜的傻爸爸,一提到阿呜,话会比平时多三倍。粉丝日常自嘲人不如狗。

(PS:fan meeting上要签名的时候提到阿呜,燕无归会对你笑哦~)


【顾惜朝】

团内定位:综艺担当,乐器担当,和无情一起负责作曲。

粉丝昵称:小顾,卷卷

佛系男孩,不争不抢,唯粉大多粉随爱豆,从不撕逼。长了一头天然卷的卷毛,让粉丝经常产生想撸的欲望。教养极好,热爱文学,博览群书,常常在微博分享好书,一度被路人当作是读书博主。总是谆谆教导粉丝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上过《某某诗词大会》一举夺魁,说获奖感言时自作七言诗艳惊四座。擅长阮,笛子等多种古乐器,家里满满一抽屉的乐器考级证书。长了一张贵公子的脸却总想和燕无归学武术。虽然说话温雅但极其善于接梗,是团里公认段子手。

(PS:学生党在fan meeting时和小顾许诺下次一定成绩进步会获得小顾欣慰的阿爸微笑呢~)












最后:

其实我有想过要把追命设定成飞毛腿运动员的(笑:-D)。

这个系列要不要写下去取决于你们❤

——来自想要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的卑微小粥ฅ^•ﻌ•^ฅ


桦榕笙

戚顾牵手之海(二)
对着流星许愿会有神奇的事发生哦~~

手机横过来看orz

戚顾牵手之海(二)
对着流星许愿会有神奇的事发生哦~~

手机横过来看orz

桦榕笙

戚顾牵手之海(一)
舒服~~

手机横过来看orz

戚顾牵手之海(一)
舒服~~

手机横过来看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