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1156浏览    602参与
图南

不知道为什么清晨醒来就带着一丝颓气,习惯了十二点睡觉,也习惯了七点早起。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年,但是心里空虚的很,到了现在孤独无力全都扑面而来,还有不知道未来会在哪的迷茫。

一直都知道很难过上理想的生活,可是可怕的是,我不知道我追求的理想的生活是什么。看起来还行的我,每天都在忧虑以后的生活,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的人,令我感到十分恐惧。

说着想要更好的自己,但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向,一切都是白忙活,没有结果,也没有希望。

不知道为什么清晨醒来就带着一丝颓气,习惯了十二点睡觉,也习惯了七点早起。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年,但是心里空虚的很,到了现在孤独无力全都扑面而来,还有不知道未来会在哪的迷茫。

一直都知道很难过上理想的生活,可是可怕的是,我不知道我追求的理想的生活是什么。看起来还行的我,每天都在忧虑以后的生活,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怎样的人,令我感到十分恐惧。

说着想要更好的自己,但是找不到更好的方向,一切都是白忙活,没有结果,也没有希望。


伤心猪大肠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

我讨厌这里的一切

我搞不懂,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很多的恶意呢

为什么我长得胖就要被说肥婆

长得丑别人跟我说话都带着恶意呢

为什么班长就必须做那些脏活累活呢

我真的想逃离这一切

我不喜欢这个世界

我讨厌这里的一切

我搞不懂,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很多的恶意呢

为什么我长得胖就要被说肥婆

长得丑别人跟我说话都带着恶意呢

为什么班长就必须做那些脏活累活呢

我真的想逃离这一切


温遇书
天道不仁。灰发少年的身体连着声...

天道不仁。
灰发少年的身体连着声音开始不稳,  他一只手紧紧握住单子魏的右手,另一只手一丝不苟地抚绘掌心、 指腹、指尖...似乎终于和记忆中的某一点对上了,段修远绷紧的神情渐渐变得安宁,他以虔诚眷念的姿态跪在蒲垫.上, 将脸埋伏在单子魏的手心中深深喘吸,仿佛终于找到自己的归途。
虽然我画不出文中万分之一的符合,但我就想尝试着画一下,特别喜欢这一幕。
(不会画背景真是我一生的痛)

天道不仁。
灰发少年的身体连着声音开始不稳,  他一只手紧紧握住单子魏的右手,另一只手一丝不苟地抚绘掌心、 指腹、指尖...似乎终于和记忆中的某一点对上了,段修远绷紧的神情渐渐变得安宁,他以虔诚眷念的姿态跪在蒲垫.上, 将脸埋伏在单子魏的手心中深深喘吸,仿佛终于找到自己的归途。
虽然我画不出文中万分之一的符合,但我就想尝试着画一下,特别喜欢这一幕。
(不会画背景真是我一生的痛)

阿布R
自割腿肉庆更新(我已经决定和颓...

自割腿肉
庆更新(我已经决定和颓大比寿命了

自割腿肉
庆更新(我已经决定和颓大比寿命了

温遇书

最近画的扇子和盖亚~
差点忘了老福特账号

最近画的扇子和盖亚~
差点忘了老福特账号

落叶鸣涧.
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太菜...

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太菜了orz

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太菜了orz

落叶鸣涧.
开电脑摸了个鱼。我板写太丑了x...

开电脑摸了个鱼。我板写太丑了xxx

开电脑摸了个鱼。我板写太丑了xxx

人间无望

我就是个废物

我好丧

我好难过

我开始自残了。

关注我的人

让你们失望了。

在我恢复以前

暂时是不会更了。

也许再也不会了。

反正说这些也没用

还是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个卑微的 抑郁的人啊

但是我即使再怎么伤害自己

我也不会自杀的

我还有喜欢的人和关心我的人

为了不让他们失望

我不会这么干的。

再见各位。

我好丧

我好难过

我开始自残了。

关注我的人

让你们失望了。

在我恢复以前

暂时是不会更了。

也许再也不会了。

反正说这些也没用

还是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个卑微的 抑郁的人啊

但是我即使再怎么伤害自己

我也不会自杀的

我还有喜欢的人和关心我的人

为了不让他们失望

我不会这么干的。

再见各位。

余羡予七

是host
素材感谢微博@书签签Bookmark

是host
素材感谢微博@书签签Bookmark

喻之后事如何

【真爱/阅读体】那年那时 第六章

1.文笔不好,会ooc,可能有错字,欢迎抓虫

2.不会坑,会写完,随缘更

3.有什么问题在评论区提出

4.【】里是原文

5.【()】里是弹幕

以下正文↓


       杜泽头微微垂下来,身为当事人他当然知道那个伏笔指的是什么,也清楚因为这个“语言不同”他和修错过了多少。

       其他人都在斟酌弹幕的意思,只有修注意到了杜泽的情绪变化,不,应该说,修一直注视着杜泽。

       修抚上杜泽的后颈,眼里尽是无奈与宠溺。

 ...

1.文笔不好,会ooc,可能有错字,欢迎抓虫

2.不会坑,会写完,随缘更

3.有什么问题在评论区提出

4.【】里是原文

5.【()】里是弹幕

以下正文↓


       杜泽头微微垂下来,身为当事人他当然知道那个伏笔指的是什么,也清楚因为这个“语言不同”他和修错过了多少。

       其他人都在斟酌弹幕的意思,只有修注意到了杜泽的情绪变化,不,应该说,修一直注视着杜泽。

       修抚上杜泽的后颈,眼里尽是无奈与宠溺。

       修说:“看,我抓到你了。”

       说完,便牵着杜泽的手,十指相扣,紧密不分。

       杜泽顿时从回忆中清醒。修这是在安慰他,其实杜泽也没怎么在意,他只是心疼修罢了。

       杜泽忍不住抬头去看修,入目是比和风都要温暖的笑容,湛蓝的瞳孔只映着一个人,装不下其他事物。

       杜泽有些愣,反应过来后悄悄把手收紧。

     “嗯,我也抓住你了。”

     【修瞳孔深处的幽蓝跳跃了一下,他一言不发地凝视着杜泽。

  

  杜泽再次组织了一次语言,生冷僵硬地向修展示着留下他的价值。

  

  “我知道、离开失落之地的方法。”虽然方法就是从你那里得知的。

  

  “我知道、让你变强的方法。”虽然方法还是从你那里得知的。

  “我不会魔法、没有武技,唯一的特点是复生。”面对阴冷寡言的亡灵巫妖,杜泽觉得二无一有的他也变得特话唠:“你可以轻易地、杀死我。”

  

  修不再只是沉默地盯着杜泽,他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沙哑,不太像是人能发出来的,但并不难听。

  

  “……你的目的?”

  

  【且看少年修如何觉醒血脉,快意恩仇,最终踏上征战神座之路。】

  

  《混血》的文案再一次地浮现在杜泽的脑海中,却从来没有比这一次更让他血脉喷张、心脏跳跃快得不像是自己的。

  

  “我要看你、成神。”】

      【(靠靠靠!!!这一段莫名燃啊!)】

      【(我们也要看修成神!!!)】

      【(讲道理,杜泽认真起来也很帅呢´ ꒳ `)】

       有、有吗?

       杜泽第一次感觉到被人夸的滋味,飘飘然的。果然没有小凤凰在他头上耍,他一开始也可以伪装成一个沉默寡言(bushi)的形象的。

       无辜(?)的小凤凰:“啾比?”

     “修”看着自己的指尖,成神吗?现在的我力量还不够。

       看向对面的修,微微眯起了眼,眼里是看不懂的复杂情感。

       虽然空间屏蔽了所有人都武力值,但“修”敢肯定,对面的“他”,一定是神,还是一个实力不弱的神。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他对“他”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整个混沌大陆会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

       雷切尔推了推单边眼镜,回忆起当时复活后看到修的那一刻,围绕在身旁的强大力量根本让他喘不过气,天族修异色眼睛看他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低头下意识做出臣服的姿势,只不过当时修只是把他复活,就没有在管他了,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成神那个词,一页知邱遗憾(雾很大)道:“可惜了,连写都没有写到有关成神的信息。”

        旁边的锦衣听到他这句毫无愧疚的语气气得跺脚:“那你当初为什么要……”

        一页知邱突然转头看向锦衣,锦衣止住还未说完的话。锦衣忽然想起来之前和一页知邱的聊天记录。

      “下不了笔了,有种他们“活”的……”

       锦衣怔怔地看着两个来自不同时空修,恍然大悟,是啊,他们都“活”了,不再是书里靠剧情推动的人物,他们有了各自的思想,我们也不能再“操控”了。

       锦衣刚想问一页知邱是不是早就感觉到了,但一页知邱只留下一句“呵呵”就快速转头看屏幕了。

       锦衣又气得跺脚,这个呵呵怪!

     【“成神?”修扯开了唇角,他似乎想要微笑,那过分惨白阴郁的脸让那丝笑意看起来像是在冷笑:“你认为……我会成神?”

       不是认为,而是一定。……“你的眼睛非常漂亮,预言者。”

  

  修沙哑的声音宛若微讽,杜泽瞬间觉得他要悲剧了……现在主角眼中的怀疑越来越浓厚了怎么破……

  

  无数的解释词在杜泽的大脑中混成一团,最后犯社交障碍的某只蠢萌直接卡壳在那里,无语凝噎。眼看着对面的黑袍巫妖抓起死神镰刀就要来一个正当防卫,杜泽看似淡定地说:“试一试、就知道了。”】

     【(修会成神的!)】

     【(不是认为,认识一定。修一定会成神)】

     【(剧情一知,天下我有)】

     【(杜泽对修总是会有一些谜之信任啊,也不怕修动手hhh)】

     杜泽会相信修,相信修不会杀了他,因为他了解修,他也不想离开修,即使修会动手,当时的杜泽也不会有什么恨意,因为这是他欠他的,而现在,杜泽仍然相信修,因为杜泽爱修,读者爱主角。

     【当修依照杜泽的说法打开了魔法手札后,修看杜泽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杜泽开始趁机推销自己:“我知道很多,你可以利用我。”……眼看着耳机快要没电了,杜泽不得不再次提醒了一遍他的目的:“我会实现你的心愿。”

  

  修像是被突然惊醒,抬眼与杜泽对视,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中,幽幽的魂火开始跳跃。蓦地,巫妖沙哑地笑了:“我要的很多,你给得起吗?”

  

  杜泽毫不迟疑地点头,他眼巴巴地瞅着主角,希望快点结束话题:他的耳机快要罢工了啊!

  

  修盯着杜泽好一会儿,突然道:“过来。”】

       【(杜泽他给得起,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其他的)】

       【(楼上???)】

       【(开始了开始了)】

       【这是杜泽听清的最后一句话……修张开了口:“……你……契……?”……苦逼的杜泽只能根据修的嘴型、表情和那唯一听清的“你”和“契”字来判断,对面的巫妖似乎想要和他签订契约……见到杜泽点头,修半垂下了眼睫,遮住了那不住跃动的魂火……此时的杜泽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不可置信地盯着那红黑相间的纹路——这是血契啊卧槽!!!】

       【(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乖乖萌主缔结契约吧ˉ ꈊ ˉ)】

       【(感觉好痛好惨的亚子)】

       【(“我会和你签订血契”修当时是这么说的)】

       【《混血》第一对血契,就是主角和一个恨他入骨的妹子相爱相杀的产物……杜泽呆滞地看着主角将衣服穿好,那只巫妖的心情似乎很不错,长久皱起的眉头也微微舒展开来。见到杜泽清冷(?)的目光,修似乎发出了一句喟叹:“……”

杜泽……杜泽有种想要将关键时刻没HOLD住的耳机碎尸万段的冲动。他不知道现在不是最苦逼的,更苦逼的还在后头——

  

  接下来,杜泽就开始他苦逼悲惨的还(shou)债(nve)生涯了】

      【(那个妹子是莉莉娅哦,以后会遇到的)】

      【(修说“那就一起走到最后吧”)】

      【(一开始就这么说,说明好感度在上升啊,也不全是坏事)】

       杜泽看到弹幕还是很感动的,说明他之前一直示好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的,修还是相信他了,萌主真好www

      【自从捏着杜泽的小命后,主角就毫无忌惮地开始黑化鬼畜,开发出杜泽的多种功能,誓要将他的第一枚手下的利用价值宰光……杜泽几乎想要建立一块作者牌位并且抱着大哭:跪求主角的圣母之光照耀身边的人(尤其是我)!黑化是种病,得治——

  

  “……过来。”杜泽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手臂上正在向上爬的黑色纹路……这是一种诅咒,它有个相当文艺的名字,叫凋零……《混血》会写出这段故事,是因为后来的主角也这么干过:他对凯丽公主使用了凋零诅咒……重点来了,在《混血》的描述中,凋零诅咒只是掉皮肉却、不、痛!

  

  妈蛋主角这是业务不熟吗!?还是根本就是在性别歧视啊卧槽!!!

  

  杜泽对这个只怜惜妹子的世界绝望了。

       似乎得到了某种满足,巫妖举起死神镰刀在空中又画了一个魔法符,魔法符瞬间燃烧然后浇在杜泽的身上……于是主角果然是在为之后的勾搭妹子做实验么。】

      【(不不不,你误会了,他是为了勾搭你)】

      【(杜泽你有、难)】

      【(似乎得到了某种满足???修你??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修”看到血契和凋零那两部分时,挑了一下眉,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当他把她们的高傲和自尊践踏在脚底,她们就已经无路可逃了。

      【一黄一紫的月亮再次爬到头顶,杜泽已经1/3是白骨的身体瞬间复原,他松了一口气,这代表这操蛋的一天算是结束了……

      

       杜泽……杜泽已经很认真地在考虑是不是先要暂避其锋,等主角觉醒成其他种族形态时再去求勾搭,亡灵族太重口了伤不起……

  

  但是,他从巫妖的眼中读出了“你敢逃跑我就弄死你”该怎么破?

  

  “……过来。”

  

  ——求解脱!!!】

      【(太惨了)】

      【(太难了)】

      【(太壮烈了)】

      【(开头是惨烈的,结局是美好的)】

——————————————

鸽王终于更新了

写得有点乱……是我的错

最近找不到感觉,感觉写的不对劲的话,指出来我改改


牧月歌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修泽】

*我爱颓大我爱颓大!

*读者是我入腐作啊!呜呜唔呜呜修和杜泽是我心头大宝贝他们一辈子一辈子的幸福!!!

*ooc归我!ooc归我!人设归颓大!

*不知道会不会有错别字,我超粗心的,有错别字就当我打字的时候手抽了吧。

1.某天一页知邱出省旅游,坐在当地公元长椅上休息的时候,他无意瞄到了不引人注意角落中,一金发青年以极其霸道的姿态禁锢住一黑发青年,将其按在墙角肆意亲吻着。

  “……”一页知邱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移开眼睛正欲看望别处时,他突然想起他似乎应该认识那个金发青年。

  一页知邱极其淡定的拿出手机,从文档中翻出《混血》一书的剧情大纲以及后期为虐主角...

*我爱颓大我爱颓大!

*读者是我入腐作啊!呜呜唔呜呜修和杜泽是我心头大宝贝他们一辈子一辈子的幸福!!!

*ooc归我!ooc归我!人设归颓大!

*不知道会不会有错别字,我超粗心的,有错别字就当我打字的时候手抽了吧。

1.某天一页知邱出省旅游,坐在当地公元长椅上休息的时候,他无意瞄到了不引人注意角落中,一金发青年以极其霸道的姿态禁锢住一黑发青年,将其按在墙角肆意亲吻着。

  “……”一页知邱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移开眼睛正欲看望别处时,他突然想起他似乎应该认识那个金发青年。

  一页知邱极其淡定的拿出手机,从文档中翻出《混血》一书的剧情大纲以及后期为虐主角而修改的剧情大纲,又极其淡定的大略读了读内容,确定《混血》的走向无论是修改前还是修改后的设定,即和自己的印象认知“主角修的确是坐拥后宫女人无数的直男”一样后。 

  面对此时自己不小心瞄到的情景,一页知邱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2.其实有时候杜泽的潜意识仍然没有完全意识到修的陪伴。

  比如每天早上他躺在自家床上,一觉醒来便见到抱住自己的修,总会吓得全身一哆嗦。

  脑中弹幕一大片。

  小生在哪?这个人是谁?发生了什么事?卧槽一觉醒来小生被抱在怀里?!

  而经常的,杜泽的行为也会惊醒修,习惯了杜泽时间段行记忆短路的修又委屈又高兴。

  委屈的是杜泽总是不能够适应他的陪伴,话说回来杜泽该不会不爱他了吧?

  高兴的是杜泽总是不能够适应他的陪伴,那么他是不是有理由好好的用身体“提醒”杜泽他到底是谁了呢?

  理直气壮的那种。

3.学校里竟然有个超级可爱的女生喜欢并且开始积极的追求杜泽。

  鬼知道杜泽在收到那个女孩子的情书亦或手工小礼物时,到底是撑了多久才没有在那女孩感前面露惧意。

  小生家的萌主大人都酸的可以下一锅饺子了好吧!

  妹砸小生到底哪里让你看上了你快点说,小生大不了改!

  因为这个缘故,每每杜泽和修单独相处的时候,修往往以精灵状态面带微笑的,一字一句的给杜泽读女孩的情书,绿色的藤蔓轻轻勾缠住杜泽的手脚,杜泽只会剩下低低的喘息,一双黝黑的眼睛盈满泪水。

  “杜泽。”

  修摘掉杜泽眼睛,将那一纸情书撕的粉碎。

    优雅的精灵俯身轻吻住青年的眼睛,宛如蜻蜓点水般,身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激烈,杜泽似极了无助的小兽轻轻抽泣着。

  “只有我才能喜欢你,爱你。”

  “你是我的,全部的全部。”

  3.最近没有人敢说杜泽的坏话了,甚至都不敢议论半点杜泽的不好。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但凡有个人说杜泽的坏话亦或议论杜泽不好的,身边总会发生诡异而奇怪的非自然现象。

 

  4.前几天修在某只蠢萌满满期待的目光下cos了一个动漫角色,犹豫过于激动,杜泽亲了修一口。

  本来应该高兴的修嘴咧开一半又想到什么似的瞬叫冷下了脸。

  杜泽正在欣赏另外一身cos服,并没有注意到自家萌主大人的异状。

  “杜泽。”可爱又娇小的侏儒扯了扯杜泽的衣角,杜泽看过去,顿时被这个样子的萌主大人萌了一脸血,一把将cos服丢在床边,杜泽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的看着侏儒。

  小生的萌主大人真的超级可爱!

  血槽都空了啊我说!!

  “我要走了。”修这样说着。

  “你去哪?”杜泽凑进修,蹲下身子问着。

  “你不喜欢我了,你只喜欢你的cos服,刚刚亲我那一下也是这个原因……”修这样说着,表情还挺委屈,侏儒大大的眼睛中一下子盈满了泪水,打湿了长长的睫毛。

  杜泽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东西了,竟将这等可爱的萌主大人惹哭,连忙哄着修。

  “怎么可能……”可杜泽不知道怎么表达,只好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对自家萌主大人的爱与忠心,起身出门便把两身衣服丢进小区的垃圾桶中,回来后便见得人族形态的修一脸得意的等他回来。

  掉线的理智瞬间找回。

  所以说萌主大人刚刚你是不是在跟cos服吃醋?

  7.20xx年x月x日   星期四

     萌主大人今天也太犯规了吧!

   嗯,还有点小心机。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堂堂至高神大人竟然跟一个二次元角色cos服较上了劲,这可爱到过分了!

  不过萌主大人会不会对自己太不自信了呢?

  小生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萌主大人?

  修啊。

  8.20xx年x月x日   星期四

   杜泽是我的。

  杜泽是我的杜泽是我的杜泽是我的杜泽是我的杜泽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杜泽,是独属于我。

  一个人的。

 

  9.杜泽做了一个梦,梦到修成了八个,人族魔族神族精灵族侏儒族龙族兽族和亡灵族。

  八个修都想自己单独拥有杜泽,并且为此打了起来。

  杜泽被吓醒了,抱住床边的修没再说话。

  唉,像盟主大人这样的啊,还是有一个最好了。

  清晨被心上人突如其来的拥抱激动个半死,修决定拉着他的杜泽在这美妙的清晨来上美妙的一炮。

  10.魔族形态的修和杜泽玩真心话大冒险。

  魔族形态的修对杜泽说

  “规则由我来定,你输了真心话大冒险选择,真心话就是跟我说点你的小秘密,大冒险就是亲口表白我十次或者让我上十次。”

  魔族修果然够厚颜无耻 说出这样的话竟还能一副冷静的神色。

  “……”杜泽默默推了推下滑的眼镜,盘算着一会儿怎么合情合理的退出游戏。

  “我输了也是真心话大冒险,和你一样,公平了吧!”修眯起紫色的眸子,捏住杜泽下巴,凑过身子亲昵的吻了吻。

  “比如你输了……同样让我…上你,十次?”杜泽脑补了画面,虽然觉得自己不一定能够扑倒自家萌主大人 ,可某只蠢萌还是卡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

  万一扑倒了呢?

  男人的迷之自信。

  “对。”修点头。

  第一局修便输了,在某只蠢萌期待的目光下,选择了大冒险――让杜泽上了他十次。

  “一次,一次……就行。”杜泽面无表情对修说,“我就是想,试试……”

  可是最终却是以某种蠢萌在床上被欺负到哭泣为结束。

  “说好的…哈啊……让我上呢?”杜泽被修抱在怀里,上身被魔贪婪的亲吻,下身接连在一起,泥泞不堪。

  “杜泽,魔的话你都信啊。”修舔舐着杜泽精致的锁骨,抬眸与眼神一片迷离的杜泽说,“想做攻?我怎么能确定杜泽做了攻会不会想去上别家受呢?”

  “更何况,杜泽哪里来的自信呢,恩?”修异常恶劣的狠狠顶撞了几下。

  “???”杜泽懵。

  11.20xx年x月x日  小雨  星期三

    杜泽真的是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他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所有物!

  当然,我也是他的。

  12.修事事都顺着杜泽,这是修的意愿也喜欢的事。

  谁都不会知道修到底有多喜欢杜泽。

  恨不得将杜泽嵌入他的骨肉,一辈子分不开。

  他自然知道杜泽也喜欢她。

  可是杜泽所在的这个世界,毕竟不是他的。

  他有时候真的很害怕杜泽相比起他,更喜欢这个世界。

  哪怕杜泽表现出一点点,也足以让他失控。

 

  13.侏儒形态的修又多疑又黏人,从早上醒来便抱着杜泽哼哼唧唧,不想让杜泽起床。

  “快迟到、了……”杜泽昨晚被修折磨的够呛,修这么一缠着他,他都不愿意使什么力气去拒绝,懒懒散散任修抱缠着,凌乱的黑发软软的趴在床上,修咬了咬杜泽的耳朵,怀中的黑发青年便敏感的全身一颤。

  “昨天你和谁说话呢?说的很开心,恩?”

  “一个、朋友而已…还行。”

  修把头埋进杜泽颈窝中,炙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竟间,闷闷出声。

  “你和别人聊天,冲别人笑,你跟他们似乎聊的很高兴。可是我会难过,会生气。”

侏儒可爱又娇小,声音也是少年特有的清朗。

  杜泽完全抗拒不了修的可以卖萌,他手指轻轻插入修发间,垂头吻了吻侏儒的发顶。

  “可他们,都比不上你…”

  “万分之一的好……修,别难过,别生气。”

  修贪婪听着杜泽温柔安抚他的话,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将其铭刻在心中。

  杜泽说过的话他都有在认真记着。

  杜泽啊……

  你可是我的命啊。

  14.七夕节遮天,人族形态的修超级认真的把自己打扮的帅气,是那种务必让杜泽看他一眼看他一次,就移不开眼的帅气。

  然后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杜泽。

  呐,今晚一定很美味……哦不对,一定很美好。

  修暗搓搓这样想着。

  教室里尚在认真听课的杜泽猛地打了个冷战。

  15.为了给z杜泽足够的惊喜,修特意认真了解了所谓的壁咚床咚各种咚。

  因此,杜泽到家后便被修拉到墙边,双手撑在杜泽身侧,蓝色的眼睛中只容得下面前这个黑发青年。

  “……修?”杜泽轻轻唤了一声。

  “杜泽,七夕快乐,我把我送给你做礼物,怎么样?”修笑眯眯。

  可是杜泽仍然面无表情,没有一丝笑意。

  修的眸光暗了几分。

  他怕的就是杜泽这个样子。

  没有笑,没有惊,没有反应……就像看着手上玩够的玩具。

  再没有了昔日的新鲜感。

  是不是这样下去,哪天就会厌倦,然后抛弃不要了?

  杜泽,会不要他?

  那没关系,杜泽不要他,他也会紧紧抓住这人的手死死不松开。

  修伸手摩挲着青年轻抿的嘴角,却不想杜泽将他的手推开,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杜泽……”修没有注意到杜泽愈发愈红的耳朵,只见到他几分躲闪和决然的神情,修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恐惧油然而生...他是不相信杜泽会讨厌他厌烦他的…可是,可是可是可是……

  这是什么意思?

  杜泽想做什么想做什么……

  这样一副严肃拒绝他,做出一副仿佛他会对他做些什么的防备姿态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

  唉?唉??

  杜泽推开修又将修拉靠在墙上,双脚踮起使自己身高不至于低修太多。

  杜泽的手掌撑在修的身侧,一脸严肃的看着修,眼镜后的那双黑色眼睛专注又认真。

  “修,七夕快乐。”

  “杜泽?”修几分的不自信瞬间一扫而空,负面情绪仅因杜泽的五个字而烟消云散。

  杜泽仰头,亲吻上俊美青年的薄唇。

  这像极了当年那个突然到来的他,主动亲吻一只濒死绝望的丑陋亡灵的时候。

  像但却不是。

  这个吻满带着欢喜、祝福和喜欢。

  更是那人不删表达却绝不差于他的浓浓爱意。

  修因这样的认知激动的理智全无,却还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任凭杜泽笨拙而又认真的亲吻。

  舌头轻轻探入他的口腔,小心翼翼加深了这个吻。

  然后。

  然后杜泽的母亲推门而入,是正好来这边办事,顺便看看自家儿子,比如自己儿子和那个新交的好朋友关系到底好不好啊,有没有矛盾啊什么的。

  所以,母上大人便看到自家儿子超勇的超强势的把那朋友墙咚,吻的忘我。

  母上大人退后几步,关上了门。

  唉,她自己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呢,看什么儿子啊呵呵呵呵呵呵…

   母上大人一早便知道自己儿子跟那个叫修的年轻人之间暧昧至极的关系了,她向来开明,从没有阻过儿子要选择的路。

  修气势足,长的好看又优秀,她一方面很喜欢这个年轻人,觉得自己儿子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另一方面又担心修哪天会抛弃自己那不够出众的儿子。

  可每每看到修时,尤其是修和杜泽站在一起时,那金发青年一双蓝色眼睛中,炙热真挚的情感只给了杜泽。

  母上大人很放心。

  然后,他就开始担心是不是自己儿子被强迫啊,是被动什么的……

  然后,她就看到刚才的那一幕。

  我儿子真棒。

  她这样想着。

  年轻真好啊……

  被母上大人觉得真棒的某只蠢萌结束了吻,金发青年的理智也断了线。

  某只蠢萌浑然不知,还暗着自己准备了一个月的剧本走着,还机灵的加了戏。

  “你本来,就是我的。”杜泽觉得这句话加的贼jb厉害。

  “修,请答应我。”

  “把你的……一辈子,送给我,让我拥有,你。”

  “一辈子的,那种。”

  “我爱你。”

  一直是这样。

  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

  只是他不善于表达。

  剧本终于走完了。

  亲亲抱抱随意哦。

  结局便是某种蠢萌当场就被日了,萌主大人很愉快的跳过亲亲抱抱两个环节。

  16.某只蠢萌托修从家里给他带到学校挺重要的论文。

  是他忘在家里的。

  然后人族形态的修来到学校后,因为帅气无比的外形,果不其然被女生们围观了。

  修怎么可能会理会呢?

  可修真的理会了。

  恰好跟修同一个系同一个班的女生问他和杜泽是不是朋友的时候,修超级认真的回答

  “我是他爱人。”

  某种蠢萌一直很迷茫。

  为什么最近妹子们看向他的目光奇怪到他理解不了。

  17.“咱俩谁管谁叫爹。”

        “你管我叫爹。”

        “咱俩谁是谁的儿。”

        “你是我的儿。”

        “咱俩谁管谁叫爹。”

        “你管我叫爹。”

        “咱俩谁是谁的儿。”

        “你是我的儿。”

        “……”

   “???”修一直不是很懂杜泽的手机铃声。

  18.修也有了一部手机。先不说他是怎么搞来的。

  杜泽给修办了手机卡,教修怎么玩手机怎么打游戏……

  一个月后,杜泽发现修的手机内存满了。

  杜泽好奇修到底干了些什么,他寻思修平时对游戏也不上心,也不怎么玩手机啊。

  于是,偷偷摸摸翻看修手机的杜泽便发现,修的手机相册里全是他的照片。

  全都是修趁杜泽不注意偷偷拍的。

  并且九成是情事后,他那副一看就知道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模样的照片,隔着屏幕的色情和羞耻。

  面无表情的杜泽推了推眼镜。

  编辑――全选――删除

  杜泽:美滋滋。

  19.流星划过天空,两人狠人真的许下心愿。

  杜泽:生生世世在一起……还有那啥隔几天做一次。

  修:生生世世在一起……希望一天可以做好多事。

  两个人都很虔诚,并且都觉得自己虔诚,愿望一定能实现。

  当然了,修还是信自己更多,与其被动的等待愿望实现,不如自己行动起来。

 

  20.杜泽有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高富帅,有很多很多钱,长的很帅很帅,妹子一大把一大把的,反正就是后宫无数,他成天吃喝玩乐耍妹子,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姑娘数不胜数。

  有一天他偶遇了一个金发蓝眼的妹子,那妹子长的很漂亮,漂亮到杜泽都不敢相信那是真实存在的-。

  他跟金发妹子相识相熟,终于给牵到了床上。

  结果,妹子裙子下掏出来的屌比他还大,她按住杜泽,一张精致的面容上便挂上了迷人的笑,语气却冰冷的可怕。

  “什么小敏阿雨的你只能念叨我一个人。”

  杜泽惊恐,梦醒。

  他呼吸有些不畅,胸口又沉又堵,意识清醒时,修已将他压在身下。

  “?”杜泽懵。

  “就算做梦,你也只能喊我的名字。小敏阿雨什么的……杜泽,我吃醋了。”

  今天的某只蠢萌也注定下不了床呢。

  21.河神:年轻的读者哟,你要的是热爱整个世界,温柔阳光的至高神呢,还是发誓要毁灭全人类全种族全大陆的黑化至高神呢,还是这个掐着我的脖子准备随时要我命的至高神呢?

  读者:……保你狗命,我要最后这个。

 

  22.事实证明,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不信你就去看看喝醉酒的杜泽。

 

  23.河神:年轻的主角哟,你要的是这个美丽的薇薇安少女呢,还是这个性感的……

  主角:要读者。

  河神:还是这个性感的海蒂城主呢?还是……

  主角:要读者。

  河神:还是这个超级可爱的狐耳兽族妮娜呢?

  主角:……呵。

  河神:哪个呢?

  主角:想死直说。

  河神:……【默默掏出剧本,寻思自己没有问错啊。】

VarlnaLand

在草稿纸上画了Sephy。
(魔法消除真好用)
还有乱七八糟乱七八糟。
我想做题我不想看题。

在草稿纸上画了Sephy。
(魔法消除真好用)
还有乱七八糟乱七八糟。
我想做题我不想看题。

炸的虾

看了一圈不知道打什么tag合适就xjb打一个
抠细节好快乐哦!虽然画得脏脏的而且没有什么氛围塑造,这根本不是厚涂吧!没事,量变总能引起质变的。
颓可以说是我最早接触搞基小说就在看的作者,我感觉她就很喜欢有点中二的那种东亚特供西方幻想调调,我对于病娇攻的喜爱的成型相当程度上受到她的影响。她也和当年一样喜欢玩文字游戏,同时搞拼音和英文的双关,从恶魔diyu到最近角色扮演更新章的ai。我觉得她好像喜欢表面是1v1其实也可以享受np乐趣的cp模式,七宗罪还是明面就np,到读者主角就是一人八种族每个种族形态性格还不一样,角色扮演就更厉害了,攻是主机,是系统,也就是说所有的npc都是攻扮演的,他是keeper...

看了一圈不知道打什么tag合适就xjb打一个
抠细节好快乐哦!虽然画得脏脏的而且没有什么氛围塑造,这根本不是厚涂吧!没事,量变总能引起质变的。
颓可以说是我最早接触搞基小说就在看的作者,我感觉她就很喜欢有点中二的那种东亚特供西方幻想调调,我对于病娇攻的喜爱的成型相当程度上受到她的影响。她也和当年一样喜欢玩文字游戏,同时搞拼音和英文的双关,从恶魔diyu到最近角色扮演更新章的ai。我觉得她好像喜欢表面是1v1其实也可以享受np乐趣的cp模式,七宗罪还是明面就np,到读者主角就是一人八种族每个种族形态性格还不一样,角色扮演就更厉害了,攻是主机,是系统,也就是说所有的npc都是攻扮演的,他是keeper,是真正的角色扮演者,也就是说攻x受=所有npcx受,太强了……
颓的脑洞一如既往很有意思,而且值得琢磨,有时候不带脑子看就感觉难得更新的一章白看了……据说她更得这么慢一部分原因也是她写得觉得不满意就会重写,废稿比正文字数还多……
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完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