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凉舟

以前很痴迷这样的故事,
劫后余生,
或者失而复得。
后来才明白,
其实平平淡淡的最好,
我喜欢你的那天下了一点小雨,
我们只带了一把伞,
回家的方向只有一条路,
陪我走下去的恰好是一个你……

以前很痴迷这样的故事,
劫后余生,
或者失而复得。
后来才明白,
其实平平淡淡的最好,
我喜欢你的那天下了一点小雨,
我们只带了一把伞,
回家的方向只有一条路,
陪我走下去的恰好是一个你……

清境.

瞬息 3. 【碧瑶×幽冥】

那个...我可能不适合开车...

这一章只是让俩人在深渊回廊打怪而已。

所以...发车什么的...还是得了吧😂

PS:关于过往可以参考原版小说第31节,大概意思就是神音也曾和幽冥一起去过深渊回廊,是因为幽冥被扯掉了整条手臂,他要去黄金湖泊重生手臂。不过那时候围绕着幽冥的,都是恨意和阴谋。

——我们小瑶,和她们不一样的。

3.

碧瑶水绿色的衣衫上尽是浓稠鲜血,甚至发丝也被血浸润成一缕一缕,但她的眼神却很冷淡漠然。她那只看上去白皙纤细的手牢牢握住诛仙剑,四处斩杀着。

彷如本能,她自从进入深渊回廊遇到无数狂暴魂兽开始就可以驾驭所谓“魂力”。她皮肤上十字刻纹被金色魂力点亮,汇聚到诛仙剑...

那个...我可能不适合开车...

这一章只是让俩人在深渊回廊打怪而已。

所以...发车什么的...还是得了吧😂

PS:关于过往可以参考原版小说第31节,大概意思就是神音也曾和幽冥一起去过深渊回廊,是因为幽冥被扯掉了整条手臂,他要去黄金湖泊重生手臂。不过那时候围绕着幽冥的,都是恨意和阴谋。

——我们小瑶,和她们不一样的。

3.


碧瑶水绿色的衣衫上尽是浓稠鲜血,甚至发丝也被血浸润成一缕一缕,但她的眼神却很冷淡漠然。她那只看上去白皙纤细的手牢牢握住诛仙剑,四处斩杀着。

彷如本能,她自从进入深渊回廊遇到无数狂暴魂兽开始就可以驾驭所谓“魂力”。她皮肤上十字刻纹被金色魂力点亮,汇聚到诛仙剑上——同样,诛仙剑也不知从何处来,只是她催动魂力时剑就被她攥在手中了。


孤勇的狼、九头的蛇、三脚的猿...无数魂兽叫嚣着向她扑来,要生啖其肉。

她恨恨地回头看去,幽冥悠哉悠哉提着一把黑色冰晶凝结的长剑跟在她身后,根本就没有出手。


“幽冥!”她抹去阻碍视线的血迹,大声喊道。


幽冥却只是伸出手,他的衣袍被魂力震动得翻飞着,一股光芒汇入她的体内,如春风化雨般舒畅。

“不用担心,我的魂力足够你用。等到后面,你就对付不了它们了,那时候我再出手也不迟,”幽冥紧紧跟在她身后以确保魂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可你的魂力似乎用得太快了些。”


碧瑶越听越乱,越乱越急,魂力更加飞速的消耗。

“不怪你,你有灵魂回路却没有魂印,魂力当然耗费的多,”幽冥无奈摇头,唇角含一抹笑意,“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吧,别客气。”


“这么大方?”碧瑶砍翻一头狼形魂兽,扬一扬眉毛。

幽冥没有回答,但却有一种很明显的快意。

银色手链晃动不止,发出清脆响声。




一路走,一路砍杀,诛仙剑已经通体血红,兽血在边缘干涸,无法甩脱。


碧瑶感到疲惫,但体内流转的幽冥的充沛魂力却令她的动作仍一丝不乱,可魂兽的魂力越来越强,之前诛仙剑碰到就灰飞烟灭的魂兽现在要砍上几剑才能消散。数量越来越多,她一个人应付显得十分吃力。


幽冥拍拍她的肩,“回来吧。”


她回头去看,只见幽冥瞳仁已经变作淡金。还未反应过来,他仅仅向四周环顾一圈,刚刚凶煞一般的魂兽各处的魂印在短暂的闪亮后彻底熄灭,玻璃一般“哗啦啦”碎裂开来。


幽冥伸出长袍下苍白修长的手指,极快地虚空一点一收,然后象征性的一抓。


看着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动作,可魂兽的身体却皆碎裂成金色魂力碎片,纷纷向幽冥那向上伸出的手掌汇聚而来。


发丝和黑袍在巨大魂力的震荡下浮在半空,他的表情迷幻又痛苦,像是在凌迟中亲吻自己的爱人一样。


“走吧。”他手心凝聚出尖尖冰晶,就像手掌指尖的延长,果断又沉稳。


被魂力激发狂性的魂兽更快涌来,在漫天嘶吼声里,幽冥轻轻揽过碧瑶的肩,用衣袍把她遮住。冰剑斜指前方,淡然又随意。


他微微低下头,俯身在她耳边。男性凛冽的气息近在咫尺,碧瑶整个身子都僵住。


“我之前,独自来过这里,”他呼出一口气,嗓音有些沙哑,“那种感觉,和现在很不一样。”


皮肤上十字刻纹蓦然一亮,幽冥抱住她快速向前方飞掠而去。他们的四周皆是爆开的黑色冰晶,毫不留情的刺入魂兽的身体。魂印大亮间,碧瑶只觉得身处星河之中。


幽冥的左手向上平摊,不断吸纳着源源不断的魂力,手臂筋脉都鼓胀出来。


他轻声呢喃,似是惑心的咒语:“碧瑶,让我们看看吧,这次到底能走多远。”






黄金湖泊边,巨大的黑色镜子浮在空气中,像是一面漆黑的墙壁。


两个幽冥的分身正在挣扎着回到镜子中,那动作有些滑稽。


真正的幽冥手中冰剑已经消融,他浑身皆是血迹,不知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碧瑶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抹去他额头一片已经干涸的血迹。


幽冥微微笑着,修长手指优雅地划过自己的左臂。碧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血已经喷溅到她的脸上。


一片残红里,他右手抓着自己的左手猛地一扯,把整条胳膊撕了下来。


碧瑶慌乱的捂住一片血肉模糊,震惊不已,“你要做什么!”


幽冥却不在意,任鲜血染透整个身子,他却生生截断所有魂力,一步步领着碧瑶走向不远处那个闪动金色光芒的湖泊。


“你可不可以...给我些魂力,”幽冥忽然止步,认真的问,“我的魂力不足以支撑我重生手臂。”


他的脸色惨白,衬着鲜血煞是凄惨。


碧瑶来不及细思就把手掌按到他喉咙的爵印上,把精纯魂力送入他体内。她急切看着缓慢钻出的白骨,心下着急,“幽冥...幽冥,你等一下,很快就没事了。”


她忙着输送魂力,根本没看到幽冥的神情。




——那双眼布满疲惫的红丝,却不见往日冷淡戏谑,反而是稀有的点点柔情令人迷醉。


他满头血迹,却如最圣洁的神祇。温存笑意长久的凝在唇角,春水化冻,烈焰重生。


碧瑶似乎感觉到他炽热的眼神,略一抬眸就和他四目相对,一时间无言。


遍地血肉模糊、白骨碎裂,竟奇异地生出柔情蜜意来。




“你和她们...都不一样,”幽冥抬起完好的右手,把鲜红颜色抹到碧瑶白皙脸颊上,缓缓说道,“太不一样了。”


他把她放在喉咙上的手拿开,握住那纤细小腰,一下子就跃入湖泊之中。


精纯魂力涌进体内,一阵酣畅淋漓的舒爽快意。


肩膀上又长出一条崭新的、毫无瑕疵的手臂,碧瑶长舒一口气,“唬人。”


幽冥按住她的头,这个人如巨石一般沉入湖中。


水中,他剥落彼此的衣衫,坦诚相对。


碧瑶没有抵抗,只是俏脸飞红,在他身上挠出了几道红痕。


没有犹豫,没有保留,微寒的水中,他吻上她的唇。


凉舟

女人是老虎

初中三年的寝室之歌😂

女人是老虎

初中三年的寝室之歌😂

老赵是陈夫人
放完图就跑 下次再见 库存

放完图就跑 下次再见 库存

放完图就跑 下次再见 库存

凉舟

随手码的小段子

大夏的使臣进贡了三只波斯猫,其中一只便被楚乔要了来。元凌看了一会儿那猫,“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这个面子?”说着便将那猫揪着后颈皮拎了起来。小猫喵呜喵呜地大叫,恰好楚乔从帐外进来。

“哪有你这么抱的啊!”她一把把小猫抢过来,抱在怀里安抚,“你没有养过宠物的吗?”

“养过啊。”元凌搓搓指尖,“以前养过一只小白狼,养了很多年,后来说跟别人走就跟别人走了,害我伤心了好久,以后就再也不养了。”

楚乔听出他是在揶揄自己,低着头抚摸着怀里的小猫,嘴上仍不饶人,“你还会伤心啊?真是奇闻。”

元凌却似未闻,悠悠往她跟前踱了两步,自顾自地道:“不过,说是白狼也不大确切,因为那只小狼虽然通体雪白,但眼睛周围那...

大夏的使臣进贡了三只波斯猫,其中一只便被楚乔要了来。元凌看了一会儿那猫,“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这个面子?”说着便将那猫揪着后颈皮拎了起来。小猫喵呜喵呜地大叫,恰好楚乔从帐外进来。

“哪有你这么抱的啊!”她一把把小猫抢过来,抱在怀里安抚,“你没有养过宠物的吗?”

“养过啊。”元凌搓搓指尖,“以前养过一只小白狼,养了很多年,后来说跟别人走就跟别人走了,害我伤心了好久,以后就再也不养了。”

楚乔听出他是在揶揄自己,低着头抚摸着怀里的小猫,嘴上仍不饶人,“你还会伤心啊?真是奇闻。”

元凌却似未闻,悠悠往她跟前踱了两步,自顾自地道:“不过,说是白狼也不大确切,因为那只小狼虽然通体雪白,但眼睛周围那一圈毛确是黑色的,显得眼睛更大更有神,实在是特别。以前十一问我,这狼为什么眼周不是白色的呢?我就告诉他,”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待楚乔疑惑地抬起头看向他时,才微微一笑,“若是那样,不就成了白眼狼了吗?”他说完看着楚乔生气的脸哈哈大笑,笑了一半便觉得怀里一重,那只小猫又被丢到了自己怀里,原先抱猫的人,倒是像只炸毛的小猫一般,气呼呼地一掀帐帘出去了。

十一恰从外头进来,被她撞得往旁边连退了好几步,“楚大人这是怎么了?”一转脸看向元凌,“您这是在干什么呢?”

“逗猫呢!”他又将那只小猫单手提起来,看着它面露凶光张牙舞爪的样子才满意地一笑,松了手将它轻轻搁回怀里。

真是变态……十一暗自想。

MEU等包十一童鞋
这位同学,我想和你一起建设社会...

这位同学,我想和你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这位同学,我想和你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marunim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境.

瞬息 2. 【碧瑶×幽冥】

剧情有点快...反正是短篇~

那如果这样我看看能不能下次来一发小破车~😏

碧·真把幽冥看透·瑶😏😏

2.

朝阳初升,宫殿里还是一片晦暗不清。

幽冥闲闲走来,脸上还带着初醒的倦意和迷茫,适时冲淡了些昨日的犀利无情。

碧瑶还在翻看一本厚实的书,神情专注心无旁骛。

幽冥冷眼看着,拿起额饰系在头上,又随手掏出黑色耳钉一颗一颗镶在耳垂、耳骨、耳缘。

身上黑色雾气幻化出的衣袍消失,他很自然地提起昨日的黑袍准备穿上。余光一瞥间,只见那个女孩儿已经把头深埋,只露出红得滴血的耳根。她声如蚊蚋,“你你你...穿上啊...”

幽冥置若罔闻,缓慢地穿好衣服,又在昨天...

剧情有点快...反正是短篇~

那如果这样我看看能不能下次来一发小破车~😏





碧·真把幽冥看透·瑶😏😏



2.

朝阳初升,宫殿里还是一片晦暗不清。


幽冥闲闲走来,脸上还带着初醒的倦意和迷茫,适时冲淡了些昨日的犀利无情。


碧瑶还在翻看一本厚实的书,神情专注心无旁骛。


幽冥冷眼看着,拿起额饰系在头上,又随手掏出黑色耳钉一颗一颗镶在耳垂、耳骨、耳缘。


身上黑色雾气幻化出的衣袍消失,他很自然地提起昨日的黑袍准备穿上。余光一瞥间,只见那个女孩儿已经把头深埋,只露出红得滴血的耳根。她声如蚊蚋,“你你你...穿上啊...”


幽冥置若罔闻,缓慢地穿好衣服,又在昨天的座椅上坐下,问:“你想好了没有?”


“什么?”碧瑶没有听懂。






门忽然开了,门外刺目阳光肆无忌惮闯入。那一线光明正好照在幽冥脸上,他眉边突出的小小骨质凸起被照亮,发出柔和的反光。


碧瑶还未来得及回头,整个身子被幽冥的魂力一吸,她便又进入了那个血红中流转着金色雾气的地方。


她昨晚彻夜未眠,看遍几本厚书,对整个世界体系都明白了八九分。她也不慌——这是幽冥的体内,她和魂器一起被他放置在这里的。


碧瑶低头看去,混沌里,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缓慢而有力地跳动。


幽冥的身体外传来女人柔媚的声音,婉转而起,令人不得不为其心醉。


“幽冥,昨晚有客人吗?”


“没有。”他回答的生硬。


女声静了一瞬再次响起,带了些戏谑,“你说要去深渊回廊,还嫌自己的魂力不够多吗?你这个怪物,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碧瑶只感觉他的心越跳越快,他对这女人像是一种天生的畏惧与臣服。


幽冥的语气有些不耐,“我当然不满足,要活下去就要变强。怎样,有没有兴趣一起?”


“打打杀杀。”女人轻笑,“我的天格还有很多事,不跟你去了,自己应付吧。”


碧瑶在昨晚的书中搜索着来人的种种,随后暗自点头——来的女人是掌管天格的特蕾娅,四度王爵。


一股强劲的魂力突然闯入幽冥的身体,碧瑶被剧烈的晃动震倒,重重摔在镜子上。


幽冥发出暴怒的低吼。


她惊恐地回头看去,身后被魂力照亮,外来的魂力肆无忌惮的蔓延到幽冥身体各处,不断爆开冰晶,刺破他的肌肉和内脏。


碧瑶听见特蕾娅魅惑的声音,“究竟有没有客人来啊。”紧随其后是冰晶爆破里幽冥沙哑的嗓音,“有没有客人和你没有关系吧,你也是我的客人知道吗?我要走了,你也回天格吧...”


声音低下去,渐渐安静。





碧瑶揉着摔疼的手臂,怔怔看着幽冥体内各种惨不忍睹的创伤在他魂力的修复下缓缓愈合,触目惊心。


昏晕间,她和死灵镜面又被幽冥释放出体外。她紧紧扒着镜面,看幽冥肩上一道见骨的伤口,不禁皱眉,“你没事吧。特蕾娅干什么这样...你们侵蚀者就这样打招呼?”她示意幽冥把死灵镜面召唤的近些,“让我看看,若真是我的缘故,你大可放心,她又伤不到我。”


“怎么?跟我去深渊回廊。你想不想成为杀戮使徒?”说话间,他的伤口已经恢复,看不出一点疤痕。


碧瑶侧目躲避他那凶兽般炽热的眼神,微微点了点头。
“好。”


幽冥并指作刀,向镜面划去,玻璃破碎的尖锐声音里,他整条胳膊都没入其中。一番摸索后,他拽住碧瑶的胳膊猛地一扯,把她拉了出来。


碧瑶没有站稳,一下子扑在他肩头。“做什么?”她满脸通红,连忙闪开,慌张的搓弄自己的衣角。


幽冥无所谓的笑笑,“你喜欢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啊?”


“你明知道魂力可以修复伤口,那你慌什么?”他步步逼近,语气不容争辩,“我昨天感应过,你不是没有灵魂回路,为什么不说?你靠近我,就想成为我的使徒吧。”


碧瑶满腹疑惑,一时词穷被他逼到墙角,在狭小的空间里不知所措。


“你可以在我的帮助下在死灵镜面里外穿梭,这我倒是头一回见。总之,想不想做我的杀戮使徒?”幽冥凑的极近,他呼吸的炽热气流整个喷到碧瑶脸上,把她弄得又羞又享受。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好。的确她第一眼见到幽冥就生出好感,他比鬼王宗的人的人更加阴邪,也更加强大。同病相怜,她也一直生活在阴翳中,下意识把这个陌生世界唯一与她有过联系的人当真依靠。


只是这感情极淡,他却能精准的捕捉到。碧瑶甚至觉得他的天赋不是书上所说的主动进化,而更应该是读心。
幽冥把细长食指按到她的脸上,淡淡问道,“要不要,做我的使徒。”


“好。”她不再犹豫。


“骗你的,”他笑了,笑得很纯,不再虚伪,“做我的使徒要被‘赐印’,我要是这样做,你就回不到你说的自己的世界。”


“你相信我不是亚斯兰的人?”


“谁会放着魂力不用?这个世界上,谁又会真心实意对一个【侵蚀者】好呢?你是第一个。”幽冥把死灵镜面收回,插着腰说。


碧瑶下意识问:“特蕾娅不是吗?”


“你不知道什么叫生存吗?她好不容易从【凝腥洞穴】里出来,会放过任何人吗?”幽冥往前站一步。他高,就把碧瑶整个人罩进了阴影里,“还不走?”


他松松拢住她的手,身周炸开翻腾的魂力,向着远方飞掠而去。






城堡外,特蕾娅迷茫的睁着混沌苍白的瞳孔,脸上毫无表情。


魂力捕捉把幽冥和碧瑶此时的对话清晰的刻入她的脑海——


“你叫什么名字?”


“碧瑶。嗯...你们这里和我那儿不太一样,这名字可能不常见。就是绿色翡翠的意思。”


“哦,”特蕾娅几乎能够想象到幽冥的笑容,绝望中,她听到他温柔的声音,“和死灵镜面的原始形态一样,它也是一颗玉——碧绿的——和你很像。”


特蕾娅眨眨眼睛,瞳孔重新清晰。她觉得脸上的湿润被风吹干,皱皱的很是难受,不禁自嘲:“你做什么啊。”


她被睫毛掩映住的漆黑眼眸里,闪动出清晰的杀意。


“你又不爱他。”




奚颜🌸糖芯

情话打卡第234天💪🏻💪🏻💪🏻
🍬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吸进肺里,让你保持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
🍬你可以帮我个忙么? 什么忙? 帮忙快点爱上我! 💕
🍬我很能干但有一件事不会。什么?不会离开你。 💕

情话打卡第234天💪🏻💪🏻💪🏻
🍬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吸进肺里,让你保持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
🍬你可以帮我个忙么? 什么忙? 帮忙快点爱上我! 💕
🍬我很能干但有一件事不会。什么?不会离开你。 💕

marunim

我的天!太优秀了!!!!

我的天!太优秀了!!!!

marunim
就像问还有多少让人心动的造型?...

就像问还有多少让人心动的造型💓

就像问还有多少让人心动的造型💓

清境.

瞬息 【碧瑶×幽冥】

短,不超过五章。

先把这个写完,再更施无畏~

并且这不是真正 女主角×二爵 的文,只是个小短篇~

食用愉快❤

1.

合欢铃响,诛仙剑透体而出。

她只觉得视线晃动,血红漫上眼眶。

“碧瑶!”

似乎有无数人在她耳边疾呼,似是悲痛欲绝,似是无波平淡。

碧瑶无力去想,她甚至不想去回忆满月井、滴血洞。太长太长了,这短短十几年芳华逝去,竟像是历完了三生三世的劫数。

闭上眼睛,恍然中听到了谁的呢喃低语声。沙哑、低沉加上几分欲拒还迎。

身体被层层剥离一般的痛苦下,她撞上一块平整坚硬的物体,几乎只是一瞬,竟毫无阻碍地进入,顷刻就被安静包裹。

诛仙剑刺出的伤口已经消失,只是被撞...

短,不超过五章。

先把这个写完,再更施无畏~

并且这不是真正 女主角×二爵 的文,只是个小短篇~

食用愉快❤

1.

合欢铃响,诛仙剑透体而出。

她只觉得视线晃动,血红漫上眼眶。


“碧瑶!”


似乎有无数人在她耳边疾呼,似是悲痛欲绝,似是无波平淡。


碧瑶无力去想,她甚至不想去回忆满月井、滴血洞。太长太长了,这短短十几年芳华逝去,竟像是历完了三生三世的劫数。


闭上眼睛,恍然中听到了谁的呢喃低语声。沙哑、低沉加上几分欲拒还迎。


身体被层层剥离一般的痛苦下,她撞上一块平整坚硬的物体,几乎只是一瞬,竟毫无阻碍地进入,顷刻就被安静包裹。


诛仙剑刺出的伤口已经消失,只是被撞的地方很疼。


四周很暗很静,碧瑶觉出莫名的窒息感,只好缓缓睁开眼睛,细细打量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耳边是粘稠的粗糙的水流声,她左顾右盼只看到一片血红里忽然腾起的金色雾气。


雾气徘徊游走,像是河流的分叉一样汇成一条,流到她的脚下。


她的身后是万丈金光,闪亮的令人目眩神迷。


她疑惑,去看腰间,不见了合欢铃;伸出左手凝聚心神,伤心奇花缓缓升腾而出。


头顶传来悠悠的笑声,不甚明朗,像是隔着一层厚重墙壁而来,任声音再好都无法辨别。


碧瑶头脑一晕,天旋地转后身周空气一冷,她睁开眼睛。





先看到脚边惨白的蜡烛和那几簇微弱的光,再看到华丽座椅上,半裸胸膛的男人。


他无声的打量她,表情玩味。


那人额头有一抹额饰,两个尖尖的银饰坠在他的眉心,刚好掩住眉骨上一道淡淡疤痕。


他的长发垂下,和身上暗夜般衣袍相互掩映,碧瑶看不清他衣料上的繁复花纹。

男人眉眼利,神情冷,双目赤红,杀气森森。

碧瑶轻声问,这是哪里。

男人不答,而是从座椅上直起身,目光半分未转。


碧瑶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神情——嗜血、饱含情欲、不讲半分道理。

许久,他才开口,“谁叫你进到我的魂器里,你是哪一国的?”


碧瑶一头雾水,想往前迈步,却被无形的结界挡回去。
男人的的表情松动一分。

她便说,“我不知为何会到此处,我也不知你是谁...你可不可以放我出去?”

男人的手中凝出黑亮冰刺,直指她的咽喉,“你不从别国来,却寄居在我的魂器里,为什么白银祭司没有告知我,”他眼睛半眯,像是茹毛饮血的兽,“你没有魂力,我想要杀了你,易如反掌。”


碧瑶皱眉,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便不去夺近在咫尺的冰刺,“你若杀我,你的什么魂器也就散了,你可想好了,”她唤出伤心奇花,果断道,“若是杀我,我便把这花捏碎,你的什么镜子就灰飞烟灭去吧!”


她不知死灵镜面是何物,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直觉告诉她,现在就只有手中的花可以依靠。

是生是死都要一搏。

男人眉头松动了,冰刺顷刻消融。他拗过脖子,不再看她。

碧瑶见他神情淡淡,没什么动作就也放松了警惕,缓缓跪坐下来。“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她摆弄着裙角,“我也不知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男人转过头来,颇为好奇的盯着她。

他们很长久的对视,相顾无言。

“我叫幽冥,”他伸出手发出金色雾气从不知什么地方牵出一堆书扔进镜子里,“我是谁你自己去看吧,我要去歇着了。”

他不再说话,步步往宫殿深处走去。形单影只凄凉难言。

碧瑶被锁在镜中,寸步难离。


她只好捡起一本书,吹开封皮上薄薄尘土,三个大字映入眼底——

“亚斯兰”

筱柒

怎一个帅字了得😍️😍️😍️

怎一个帅字了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