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颜武

111浏览    4参与
六角铜铃

君临天下

国王武×剑灵颜     历史架空      清水无差

第一次写国产cp放飞自我希望有人看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真人

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谭,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又一个中原统一王朝的覆灭,带来旷日持久的战乱。

此时一个叫崇明的小国犹豫地理位置偏远交通闭塞,还未被战争波及。...

国王武×剑灵颜     历史架空      清水无差

第一次写国产cp放飞自我希望有人看

纯属娱乐请勿上升真人

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谭,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又一个中原统一王朝的覆灭,带来旷日持久的战乱。

此时一个叫崇明的小国犹豫地理位置偏远交通闭塞,还未被战争波及。

今天是崇明国世子五岁的生日,掌监带他入府库挑选一件宝物。这里有珊瑚树珍珠衫,无数金光闪闪仙气飘飘的宝物。小世子看的眼花缭乱,在宝贝堆里转来转去。最后他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落满灰尘的长匣。他好奇的打开长匣里面是一把寒气逼人的宝剑和一卷古旧的剑谱。

“我要这个。”小世子对掌监说。

掌监帮他捧起剑匣:“世子好眼光,真有王者风范,未来可期啊。”

晚上小世子睡不着觉,他爬起来去看剑匣。

他先拿出剑谱映着月光看,上面画着许多持剑的小人,每个小人的动作都不一样。连在一起看小人持剑不似是砍杀而像在跳舞。他又去拿剑,可剑太重了他没拿动还划伤了手。

那一点腥红慢慢消失,好像被吸收了。剑身开始颤抖发出白光,一个与他年貌相当的男孩的身影从剑中醒来。他伸个懒腰睁开眼睛,他的眼神清澈明亮仿佛藏着星辰大海。

小世子惊呆了,他也并不害怕伸出手想要去抓男孩的手,却直接穿过了男孩半透明的身体。

“你是谁?”

“吾乃天子之剑,唯王命之人的血能够唤醒。”

他又去拿拿把剑,这次很轻松就拿了起来。他看到剑柄背面刻的有字。

“颜骏凌,这是你的名字吗?”

“被你发现了,以后你就是我的王了。”

“是只有我才能看见你吗?”

“是的。”

“你为什么这么小?”

“因为我一直在睡觉没有出来吸收天地灵气。”

“那剑谱上是什么功夫?”

“天子之剑不为杀戮,这是一种祭祀舞蹈名为《九歌》,乃王命之人与天地交流的仪式。”

“我不是什么天命之子,我只想我的国泰民安。”

从此世子与他的剑形影不离,不论吃饭,睡觉,读书,出游都带在身边。




世子十五岁这年继位武王。

他头戴冕旒冠身穿衮袍站在站在王宫的城门之上,深邃的目光望向远方,身边的剑灵也已是少年模样。

“小颜,如果有一天我要去远方,你会怎样?”

“要么等你回来,要么生死相随。”

少年心性岁岁长,只把心事与相知。

即便只是崇明这样的小国,王座之上也是很辛苦的。来自朝内国外的各方势力明争暗斗,就连枕边人也难免同床异梦。

他最信任的还是那个只属于他的灵魂。




这十年来崇明国在他的治理下人民安居乐业,处处海清河晏。与战火不休的中原相比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中原战乱数十年,有一只势力迅速崛起如今已统一北方,大有重新一统天下之势。

书房里武王支走所有宫人。

“小颜,你说丞相今日的话是什么意思?”

“中原王朝新起,我们是该早做打算。”

“我们能做什么呢?这次怕是再难安享太平了。”



中原新帝登基,派使臣到崇明要求崇明王族接受新王朝的统治,放弃国号,全族迁往中原。

几番交涉之后武王还是拒绝了所有要求。

新帝大怒,派大军征讨崇明。

崇明国的地理优势也是唯一的胜算,被内奸出卖防线顷刻间崩溃。

敌军自此长驱直入,虽然军民一心组织了几次有效的反击,但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灭国只是时间问题。




武王命人把宫中财物全部搬到大殿上来,又召集来所有宫人。

“敌军已开往京城,不日便会占领这里。这些能拿多少拿多少,拿了能跑多远跑多远。”

一开始大家还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有一个胆大的过去了,其余人便蜂拥而上。

老掌监没有去拿财宝,他走到武王面前跪下。“大王,您也快走吧,老臣可以……”

武王摇了摇头,“孤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你也快逃命去吧。”

“老臣哪也不去。”

老掌监又向武王行了个大礼,遂于殿上撞柱而亡。

武王走过去合上老掌监的眼睛叹了口气。

宫人们已将财宝分完,纷纷逃命去了,有的临走还不忘给武王磕个头。

空荡荡的大殿一片狼藉,再无往日庄严。

哄乱中被踩掉的鞋.挤掉的廉价珠钗被主人遗弃。红锦绸帐半拖在地上,殿门半开半合。

天色暗淡下来,起了大风。

武王扶着腰间宝剑缓步走出大殿。

穷兵黩武,和各路诸侯一起逐鹿中原?

将崇明举国双手奉上,迁居中原任人宰割?

想方设法讨好新帝,年年朝贡,继续苟延残喘偏安一方?

敌军一到便彻底放弃抵抗,坐以待毙,还能免于生灵涂炭?

弱国无外交,怎么做都是错。

我不想别人来决定我的命运,哪怕我能选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走过百官上朝的广场,走上宫城的城门,他曾在这里观看禁军演武,接受万民朝贺。现在他看到城中四处火起,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武王转身回到城楼内。

“守不住祖宗基业,护不了百姓安康,我算什么王?”

他摘掉冕旒冠,脱掉衮袍,狠狠砸向灯台。灯台倒下烛火烧着了衮袍又引燃了纱幔,很快整座楼都被火焰吞没。

“小颜,我让你失望了,是不是?”

半透明的剑灵在火光中若隐若现神情哀伤:“我的王,您已经尽力了。”

武王执剑在大火中舞起《九歌》。


将军攻打崇明京城几乎没有遭到抵抗,不费吹灰之力就占领了王宫。

他命人扑灭大火,仔细搜查。

“尸体身份确认了?”

“确认无误。”

“被烧死的?”

“是自刎。”

将军走到尸体旁看了看,“好歹是一国之君,找个向阳的地儿埋了吧。”

“是。”

将军捡起地上的宝剑,仔细端详面露喜色。此生晨光初现一阵微风拂过,宝剑随机化为齑粉。

将军大惊看向身边的军师,军师捋了捋雪白的胡须说:“这不是普通的剑……此剑有灵是追随他的王去了。只是剑灵永生,向来都是看惯王朝更替随遇而安的,他肯如此想来是用情极深。”

今生已抱憾,愿来世再助你君临天下。






“在西班牙没有小笼包吃了吧?”

“好酸,我有火腿,现切的呦。”

“谁酸了,我是关心你,狗咬吕洞宾……”

“哎呀,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开玩笑嘛。”

“嗯,进球了别忘了发红包,该是欧元了。”

“又是你的便宜,什么时候你出点血啊。”

“等你回来我请客,吃什么随你。”

“真的,那说定了。”

“好,等你回来。”

————————————————
本来还想加民国凑个三生三世呢,脑洞有限哈哈哈哈

Siri

和同学讨论该如何给颜骏凌和武磊这对cp打tag

如题,他说可以叫『武凌宏光』。

他怎么这么秀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题,他说可以叫『武凌宏光』。

他怎么这么秀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荆

【大概是颜武】蒲公英的约定

灵感来源是足球帅哥bot上少年磊子和少年小颜同框的球队合照,磊子比队友矮整整一头,小小圆圆的一只超可爱。以及现在教初中生觉得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真好玩……

根宝足球基地出来的竹马竹马我觉得非常有搞头,只要两人都还在国家队,这对cp就没有过期!!(大吼)

磊子比小颜晚三年进入根宝足球基地训练,此时他不到12岁。

大半夜写得相当散乱,搞完就跑。

————————————————————

“我们站在你的身后

战歌伴你左右

为了梦想,为了胜利

为了上海 always win”

在虹口足球场再次听到这首助威曲时,二十八岁的颜骏凌再次望向前方。

前面的一片红衣里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灵感来源是足球帅哥bot上少年磊子和少年小颜同框的球队合照,磊子比队友矮整整一头,小小圆圆的一只超可爱。以及现在教初中生觉得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真好玩……

根宝足球基地出来的竹马竹马我觉得非常有搞头,只要两人都还在国家队,这对cp就没有过期!!(大吼)

磊子比小颜晚三年进入根宝足球基地训练,此时他不到12岁。

大半夜写得相当散乱,搞完就跑。

————————————————————

“我们站在你的身后

战歌伴你左右

为了梦想,为了胜利

为了上海 always win”

在虹口足球场再次听到这首助威曲时,二十八岁的颜骏凌再次望向前方。

前面的一片红衣里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来,武磊,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大家好,我是武磊,我来自南京,之前在江苏舜天青训队。我是踢前锋的。”

训练课后,一群人围住了那个新来的圆脸小男孩。

颜骏凌打量着比自己矮一头还多的男孩:“你今年多大啊?”

“我11岁……11岁半!”男孩扬起脸,一双圆而有神的眼睛盯着他。

“有这么大吗……”根宝足球基地的少年们哄然一片怀疑声。对于这个年纪踢球的孩子来说武磊实在显得太矮了,不管是几年级的小豆包吧,看起来都是一打一蹦高,而此时圆脸的小豆包睁大了眼睛:“我真的11岁半了,小学毕业了来的。说不定我会后长呢。”

颜骏凌笑嘻嘻地伸手搓了搓小豆包的头。

“骏凌你干嘛,摸头长不高知不知道。”曹赟定戳了他一肘。

 

然而不能轻视这个比大家矮一头的小豆包——几节训练课下来,崇明岛上的孩子们就明白了这一点。“巴西队”的武磊快而灵巧的身影在前场几次轻松过人突破,把皮球踢进“荷兰队”颜骏凌把守的球门,上海男孩懊悔地拍着门柱,直到懊悔被徐导一声“继续集中注意力!”打破。

好在几场下来,他“范德萨”的名头没有丢,而身背10号的武磊被徐导送上了一个“卡卡”的名头。

颜骏凌是不太怕文化课的,但也绝不到得心应手的程度,吕文君借他的作业抄,抄的时候随手改掉几个答案,最后交上去的时候,反倒改的是对的,这都是常有的事情。这天他坐在位子上咬着笔杆艰难应对数学题的时候,耳边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1.5。”

“你怎么算出来的……不对,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他转脸看着武磊探过来的脑袋,顺手捏一把面前的小圆脸。尽管武磊只比他小半岁多,他还是和基地的大家一样拿武磊当小孩子——这家伙的身材实在太瘦小了。

武磊嘿嘿一笑:“前锋嘛就要在守门员附近神出鬼没!你看把括号打开之后,这几个分数是可以通分的,最小公倍数是24,加一加减一减,剩下三又二分之一……”

颜骏凌把演算纸扯过来写写画画,武磊在旁边给他报数:“36!15……”

“心算啊!我说武磊,你学习这么好踢球都可惜了。”颜骏凌算了一会终于在被铅笔涂成一团乱麻的演算纸上算出了答案写上去,“你要是专门读书,清华北大都考上了。”

“可我就喜欢踢球呀,我就是想当球星。好几年前,我家里没有足球,就拿家里的排球出去踢了。”武磊咧开嘴笑了,“比考清华北大重要。考清华北大的不是比球星多多了吗?”

“……”颜骏凌一时无法反驳这副伶牙俐齿。“对了,马上放假了,你回南京的家吗?”

“我不回南京了。”武磊嘟着嘴巴,“徐导给我在上海找了个干爷爷,嗯,以后每次假期,我就住干爷爷家了。”

颜骏凌放下笔:“干爷爷?”

“嗯。他叫程十发,徐导说爷爷是上海有名的画家和书法家。干爷爷一家都蛮喜欢我。”

“啊?”颜骏凌眨了眨眼,“听上去好厉害。那他是不是还要教你写字画画?”

“教的呀。我以前不会写毛笔字也不会画画,跟他学这些很有意思的。”武磊得意一笑,“干爷爷还教我背诗呢。就是上海话不大听得懂,别的都蛮好。”

颜骏凌撇了撇嘴:“难怪你语文那么好……我以后语文说不定得靠你了。上次老师留的背诵我还没背好呢。”

“背诗背不下,我可救不了你。你语文作业写完了没啊?”

“没呢。”

“那你慢慢写吧。我去找王燊超他们玩了。”武磊一蹦一跳就跑开了。

“哎哎回来回来!我又有题不会做了……”

 

依靠帮忙做作业建立起来的友谊让颜骏凌对这位新来的小豆包感激不尽。假期回到长宁,母亲给他买点心的时候,照例说了句“要记得跟小伙伴们分着吃”,颜骏凌眨眨眼睛回道:

“个么就多买一份伐。我又有新朋友啦,外地的,这个大概么吃过,我要带给他尝尝。”

回到崇明岛的第一天晚上,颜骏凌拉住了武磊:“武磊武磊,你吃过蟹壳黄伐?”

“那是什么?”

“是上海的一种点心。我妈妈在吴苑饼家买的,我特意给你多带了两个。”颜骏凌拉着武磊往楼上走,“我拿给你尝尝。”

小球员们的宿舍就在室内球场的楼上,那片球场和宿舍都是徐根宝的得意之作——他要让孩子们的梦从那片绿茵场上升起。颜骏凌回到宿舍找出那盒蟹壳黄,又拖着武磊一路往外跑:“偷吃好东西可勿要让别人看见,不然他们看见了就要分一块啦。”

两个小孩子拉着手跑到基地围墙边上高大树木的阴影里。颜骏凌打开那盒糕点,递给武磊一块:“你尝一尝。”

武磊接过那块沾满芝麻的糕点:“这就是那个蟹壳黄?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因为形状像螃蟹壳,烤熟了颜色又深黄。这个是豆沙馅,尝尝。”

武磊端详一会那块烤成深黄色的点心,咬下一口,听见饼皮破裂的清脆而细微的声音。“嗯,好吃。”

“好吃吧?我从小就最喜欢这个了。”颜骏凌也拿出一块蟹壳黄咬下一口,“对了武磊,你一直不回南京,到底想不想家?”

“想家还是想的呀。”武磊抬起头望着天空,秋初的夜晚,崇明岛上深蓝的天幕星子明朗,“不过我不说。我怕我爸爸妈妈担心。反正我现在在这里也蛮好的,我不要他们担心。”

“武磊……”

“嗯?我家人和我小学时候的好朋友都叫我磊子……”

颜骏凌品着这句没头没脑冒出来的话,沉默了半晌。“嗯,磊子……”

“嗯?”

“你说我们能不能一起进国家队呀。”

“肯定会有那么一天的!骏凌哥守门那么棒,我觉得我也不错,一定能进国家队的!”武磊吃完了手上那块蟹壳黄,抹一把嘴角。

颜骏凌又递过去一块:“你还吃不吃?”

“嗯……”武磊迟疑片刻,“多吃一块也不会胖的对吧!多训练就不会胖的!”

他一把接过那块蟹壳黄。

颜骏凌低下头,两人之间的围栏脚生长着一株蒲公英。已经是初秋了,竟还有一枝花茎孤挺着,上面的毛绒小伞还残留一半。他折下那支小伞举在手里。“磊子,我们以后会一起去很多地方踢比赛吧?”

“一定会的!”武磊嘴里塞着点心,含混不清地说。

“我们会像蒲公英一样越飞越远吧?”

武磊咽下那口点心,看着半昏半明的光线里,颜骏凌手里的那枝蒲公英。“它飞再远也飞不出崇明岛。但是骏凌哥,我们可以一起飞去国外的很多地方踢比赛啊。”

“对呀……”颜骏凌手里捻着那枝花茎转着,几片白色的小伞随着转动飘落。武磊凑过来:“我们把它吹出围墙?能吹多远吹多远,反正我们将来一定飞得比它远。”

两个少年深吸一口气又吹出。蒲公英的白羽飘出围墙,飞进外面的灌木丛。

“骏凌哥,我们要跟着上海东亚,跟着国家队,一起去更远的地方,在赛场上也走得更远,我们要踢世界杯!”

“一定会的!我们要好好踢球,长大了一起成为球星!”

“嗯,一定会的!”

“对了,你说让我帮你学语文,老师留的诗你假期背下来没有?大鹏一日同风起……?”

颜骏凌怔一怔,随即接上来:“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武磊嘻嘻一笑:“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两人异口同声。

 

难得的活动时间里,不知谁提出了要玩小孩子才玩的抬花轿,早就告别了童年游戏时代的众人竟然应和起来。

“骏凌你臂力好,你跟我一起来抬!”张琳芃扯过颜骏凌让他加入了游戏。

“抬谁啊?”

张琳芃环顾一下四周。“抬最轻那个!磊子你过来!”

武磊稀里糊涂地坐在两个人用手臂围拢成的花轿上,搭着颜骏凌和张琳芃的脖子:“为什么是我!”

“就你最轻,不抬你抬谁。”张琳芃坏笑起来。“所以磊子必须当新娘,要是不想被抬就长高增重,哈哈哈哈哈……”

那边另一组也准备好了,柏佳骏喊了“三、二、一”,两组人向中圈跑去。

抬着更轻的人的那一组显然更快,颜骏凌和张琳芃把武磊稳稳放在了开球点。

颜骏凌看着一脸不服的武磊,把人放下去之前,凑近过去用上海话问了句:“磊子,侬将来嫁把吾好伐?”

“什么?”武磊和张琳芃都听不大懂上海话,一脸茫然。

“我什么都没说!”颜骏凌笑着跑开,“我们赢啦!”

那多多少少不是玩笑吧……?他跑向场边,心脏不正常地扑通扑通跳着,扯,怎么可能!对磊子怎么可能是那种喜欢,要是那种喜欢,也该是对女孩子……

咳,还不是平时都在崇明岛上,见女孩子的机会太少了……现在大家开起玩笑来,都是“那谁和那谁你们俩结婚得了”,玩笑归玩笑啊,怎么可能当真。

 

“磊子你可是踢中乙年纪最小的球员了!”

“我也没想到能被选进去,最后也没能进球……”

“还谦虚?假腔假调的!”颜骏凌狠狠拍一把武磊的后背,“身价七千万美元的国际球星啊你!”

“等我身价七千万转会国外联赛了,你起码也有一千万……”

“嘿武磊你小子看不起我??”

颜骏凌作势要冲着矮个子的那小子一手刀劈过去,武磊在楼道里一路咯咯咯地笑着跑在前面,他追不上。

“要不咱俩扯个证,等我转会去欧洲了,你作为家属跟我过去啊哈哈哈哈……”

“滚!!”颜骏凌在武磊身后远处吼道。

柏佳骏从门里冒出头来:“哎我听说你俩要扯证?不允许早恋的啊!”

颜骏凌白他一眼:“……去你的。”

 

“磊子……”

“嗯?”少年再次扬起脸看他。

“没什么……表现不错,恭喜你啊。我带了蟹壳黄,你要吃么?”

心脏好像偷停一拍,是最近休息不好的问题还是……颜骏凌拆开点心盒子的包装,看向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等着武磊自己来拿,一面咬着嘴唇默默思忖。

哪有喜欢上自己队友这一说啊,觉得心脏咯噔一下这种事,如果不是错觉,还是找队医的好。


终于迎来了这场补办的婚礼,颜骏凌望向来宾通道,武磊挽着妻子的手走进来。这些年里他看着上海东亚变成了上海特莱士又变成了上海上港,看着队友们一个个相继结了婚,当然也看着磊子结了婚,这小子打小就说期待结婚,最后婚礼果然举行得比他早。如今到他了,到他迎来一段值得期待的回忆。他居然莫名想起年少时候抬花轿,稀里糊涂跟那家伙说了句“将来嫁给我好吗”……幸亏武磊那时候还听不大懂上海话,不然今天肯定要被拿来取笑。嘿,少不经事的时候,什么玩笑没开过。

 

“到底还是离了啊。”武磊隔着桌子轻叹一口气,“本来我以为你俩能长久的。我们都觉得……你跟嫂子挺好的。”

“问题还不是越攒越多。”颜骏凌低着头,“感情这回事也就这样……算了。倒是羡慕你,一直都那么好,都两个孩子的爹了。你小子怎么就那么顺风顺水……哎说到底也不可能谁都顺风顺水,不顺的名额落到我头上了……”

“咳。”武磊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词句来,“大概就是命。好了骏凌哥,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要是有心思,肯定不缺以后能一直过一辈子的人对吧?”

“谁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颜骏凌抬眼看着对面,苦笑,“我现在反倒觉得,感情这种东西?说不定还没哥们靠谱。当然我说的是我自己,你可得一直过得好。以茶代酒干一杯。”

武磊举起茶杯。“别这么说,你也得过得更好。有事多跟我说说。”

“敬你这个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敬上港。”

“开心点,我们是冠军!”

“上港是冠军!”

 

“好啦,好好养伤,磊子。别想那么多了。”

“你也知道我平时都不会想太多。”

“我们当年不就是想着跟着东亚跟着国家队,一起去更远的地方,在赛场上走得更远?我们尽力了。”

“你忘了,还差一个世界杯。”

“再争一争,会有机会的。对了……”

“嗯?”

“骏凌你也知道领导在谈优秀球员留洋的事情吧?”

“我知道啊……等等?”

“我大概要离开上港了。”

“……也挺好的。出去闯荡闯荡总是好事。”


“很荣幸能和武磊从小一起长大,十多年共同成长于奋斗,祝福在西甲取得成功@武磊7”

微博发出去之后,他才看见自己打错了字。

不管了。蒲公英的飞絮忽然飘满视线。

 

“哎磊子你找到房子了?”

“找到了,斯图亚尼租的房子。老婆挺喜欢的,小家伙也没哭没闹,蛮好。”

“那不错。适应得够快啊!”

“你猜斯图亚尼说什么?”

“什么?”

“他说我马上就要进球了。”

“我就等着看你首球呢!”

 

颜骏凌踏上申花主场的球员通道,球场里的风带着冷意。

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飞去,也有远近啊。最优秀的那个人总归要先出去闯荡,这么多天以来他说了太多祝福,却始终没有真正表达过不舍。

那一类的言语都太沉重,飞鸟的翅膀不能系着铅块。那个自小就不肯说想家的小子啊……跟他说这些有何必要。

“我们站在你的身后

战歌伴你左右

为了梦想,为了胜利

为了上海 always win”

在虹口足球场再次听到这首助威曲时,二十八岁的颜骏凌再次望向前方。

前面的一片红衣里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四球大胜。

他听见了赛后东北看台客场球迷区高呼的“上港是冠军”,看见了后来上港球迷p的那张图“Who needs Wu Lei”——

没有武磊的上港还是上港。灼目的红色,势不可挡。

武磊离开了,他颜骏凌也还是颜骏凌。

只是莫名的一种空荡感在胸腔里呼啸。

他点开那个聊天界面,对面的微信头像是张一家四口的漫画画像。

“磊子,我们赢了!”

空荡感是描述不清也无须描述的——仅此而已。他觉得明天该去吴苑饼家买一盒蟹壳黄了。

————————————————————

2019.03.01 中超第一轮,上海德比,上港4:0申花

2019.03.02 武磊西甲首球

————————————————————

本故事无关真人。

关于根宝足球基地的描写均取自现实。

以及小颜微博真打错字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