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中奇缘

9710浏览    331参与
可兒爱微博

風中奇緣續奇緣 (三十九)

(三十九) 假象

月影正要转身出去找人,金玉跟在卫无忌身後走了进来;甫见孟西漠,便像鸟儿般飞扑过去蹲在他面前,递上刚摘下的菊花,兴奋地说:「九爷,不知为何我找不到昨晚的鸳鸯藤?卫无忌说因为这里不是落玉坊,可我也忘记甚麽时候来了这里?但无论如何,你也喜欢菊花的,对不对?」

「对…」孟西漠又一次失而复得,他们好像回到从前…这也让他想再一次从新开始,不过,这样可能吗?现在的一切都不过是假象,金玉好起来以後,这一切都不会再出现。

他取过了花,满眼柔情地直望进金玉的心坎里;金玉也感受到这爱慕的信息,双颊绯红地痴痴望着她好看的九爷:「九爷…」

卫无忌受不了,他用力地咳了一声:「咳!九爷要替...

(三十九) 假象


月影正要转身出去找人,金玉跟在卫无忌身後走了进来;甫见孟西漠,便像鸟儿般飞扑过去蹲在他面前,递上刚摘下的菊花,兴奋地说:「九爷,不知为何我找不到昨晚的鸳鸯藤?卫无忌说因为这里不是落玉坊,可我也忘记甚麽时候来了这里?但无论如何,你也喜欢菊花的,对不对?」

「对…」孟西漠又一次失而复得,他们好像回到从前…这也让他想再一次从新开始,不过,这样可能吗?现在的一切都不过是假象,金玉好起来以後,这一切都不会再出现。

他取过了花,满眼柔情地直望进金玉的心坎里;金玉也感受到这爱慕的信息,双颊绯红地痴痴望着她好看的九爷:「九爷…」

卫无忌受不了,他用力地咳了一声:「咳!九爷要替玉儿诊一下吗?」

孟西漠深吸了一口气:「是的,我也为此而来。」

「我没病啊?为甚麽要诊脉?」

「玉儿,妳之前头痛和昏倒了,我要找一找妳的病因。」孟西漠温柔地说。

「是吗?我不记得了!」金玉手指点着嘴唇,嘟着小嘴在想。

「不记得并不代表没有发生过!妳乖乖地让九爷为妳诊一下!」卫无忌这话是说给孟西漠听的。

月影皱眉瞟了卫无忌一眼,再望望九爷,只见他一脸凄然…

「脉象很平稳,如果玉儿保持住快乐的心情,应该就不会头痛啦!」孟西漠满意地点点头。

「能够见到九爷,陪住九爷,我就会…很快乐!」说出这样的话,即使是狼女也羞得满脸通红,她不好意思地双手掩面,跳上了床榻躲进被窝里。

孟西漠觉得她非常可爱,不禁也开怀地笑起来。

相反,卫无忌却觉得无比心痛:「九爷,我们出去谈一下吧!」

房门外,卫无忌沉着脸问:「九爷,玉儿的情况到底如何?你说她忘记了我,但她并没有!你到底还有没有隐瞒?」

孟西漠皱眉望着他,失望地回答:「你竟然如此看我?玉儿对於我是生命般重要!只要她幸福和健康,我甚麽都可以为她做,隐瞒病情对玉儿有害无益,我岂会为之?」

卫无忌汗颜:「对不起。是我一时情急了,但是,这样下去会怎样?她甚麽时候才清醒过来?」

「我们对脑内积存恶血的病所知不多,需要时间翻查病例;暂时我会给玉儿一些活络安神的药物,控制住病情,也希望恶血会被她自己排出。」孟西漠详细地说。

「那她会一直…这样吗?」

「甚麽?」孟西漠不明白卫无忌的问题。

「她会一直…像刚才那样对你吗?」

「嘿!也许吧!那要看看她想起了甚麽,说不定明天就会想起你…」孟西漠苦笑着说。

「那好吧!我的妻子就拜托九爷了!」卫无忌唯有宣示一下主权,心里才能抓住些许踏实;所以,他并没有考虑,这些话会否伤害到对方。

孟西漠心里确实难受到极,可仍微笑着轻轻点头应了:「放心。」

午後。

琳㼀为孟西漠双腿行针,因为有些经脉不太顺畅,尤其是右腿,这些穴位令他十分痛楚,本来在查找医书的他,亦不得不停下来,全神地应付经络带来的疼痛…

「九爷,你右腿的经脉不太顺畅,今晚开始,每天行针两遍吧?」

「妳会不会太辛苦?忽然来了这麽多病人。」

「我正闷得发慌,也研究了一些丸药正好拿你来试试!」

「哈哈!我奉陪!」

正当两人有说有笑,海子忽然十分匆忙地走了进来…

「九爷,费伦嘉在外面说要见你,他说爱德被捉走了!」

孟西漠皱了皱眉问:「爱德被捉了为甚麽要见我?他不是该找安归王吗?」

「我也是这样问,他竟然说绑匪要见你!」

「哦?知道是谁人所为吗?」孟西漠十分惊讶。

海子摇摇头说:「他没说。」

「你这就推我出去吧!」

孟西漠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有些担心。

大厅里的费伦嘉一见孟西漠便跪了下来,呜咽着说:「释难天,你要救爱德!」

「你起来说话,到底发生甚麽事啦?」

「伊稚斜为要见你,强行留下了爱德作人质。」

孟西漠沉吟了一下,有些奇怪地问:「伊稚斜为甚麽想见我?他又怎麽知道我在这里?」

「释难天…」费伦嘉知道瞒不过孟西漠,有些歉意:「释难天说得对,匈奴人都很反覆,一开始便不应该跟他们谈生意!现在弄成这局面真不知如何收场了?」

原来爱德代他跟伊稚斜见面,表明他不想再争权,但仍会致力让安归王与匈奴保持一切友好关系,互不侵犯;想不到,席间爱德因酒醉,抱怨了孟西漠横刀夺爱,可能引起了伊稚斜的另一番心思,结果,硬把爱德留下作客,实则作为人质,要见孟西漠。

「那我去把爱德带回来吧!」孟西漠淡淡地说。

「九爷!不可!」海子绝对不从。

「放心吧!」孟西漠轻轻拍了一下海子的手背,转头问费伦嘉:「他欲何时何地见我?」

费伦嘉大喜:「明早巳时,太阳神庙。只准九爷带一个人。」

「好。」

「不行!」

「让月影跟着我,不会有事。」孟西漠坚定地望了海子一眼。

「冷奴快要回来,也让她跟着。」海子无论如何不肯。

「伊稚斜不会杀我,於他我仍有利用价值。」

孟西漠清楚知道,匈奴被卫无忌重创後,必须先休养生息,暂时再无力对汉室动武;他觉得伊稚斜本来想从费伦嘉身上取利,於是助他叛国,然後瓜分他的金钱和国土;可惜,现在从爱德那里得知费伦嘉打退堂鼓,便把目标转向了他,想从他那里得到想要的东西……又或者从一开始,伊稚斜已经是为他而来!

石伯和月影知道孟西漠这决定以後,都不赞成。

「九爷,你犯不着为他们费这个心呀!费伦嘉这小子完全自作自受,他的儿子也不是个好东西!」石伯烦躁地说。

「可不是?先别说我能不能保护好九爷,但何必冒这个险呢?」月影一想起爱德先前的嘴脸,恨不得烧鞭炮兴祝他被捉,现在竟然说要用他的宝贝九爷去交换,怎麽说他都不愿意!

「此行没有危险,因为可以肯定,伊稚斜不想要我的命;现在反倒是我想听听他图甚麽?」孟西漠轻松地说。

「那你不管玉儿啦?」石伯希望能击中九爷的软肋。

「怎麽会不管?琳㼀会帮我照顾好她呢!月影去准备一下。」孟西漠是真的胸有成竹。

晚上,琳㼀配好了一些丸药,让孟西漠带在身边,主要用来舒缓他的心绞痛症状,不过仍一再叮嘱他不可大恸,要控制好情绪。

「你的病人交由我照顾吧!雅儿和公主都比你这医师健康得多了!」

「妳怎麽这样损人呀?」孟西漠一拍额头,作头痛状,引得琳㼀噗哧一笑。

可兒爱微博

風中奇緣續奇緣 (三十八)

(三十八) 仇人

大牢内,洛贝嘉再按捺不住了,她已经被关了两夜…

「你们甚麽时候放我?我要见孟九!」

「九爷是妳说见就见?要不是主人说审妳之前不可用刑,看我会不会撕了妳的嘴?整天吵得老子吃饭也没心情!」

「孟九杀了人,他才应该被审!你们凭什麽审问我?这里也不是皇宫,顶多把我当贼送官究治,到底凭什麽关住我?」

「妳再吵?我用臭汗巾堵了妳的嘴!」

洛贝嘉下意识地用双手掩住了嘴,那是多恐怖的极刑?

「嘻嘻…小娘皮终於不吵了!」

狱卒正要安安落落地吃个饭,载尼统帅却来了。

「把她带出来,主人要亲自见她。」

「是的。」

洛贝嘉被反绑双手,押去见海子,她一边行一...

(三十八) 仇人


大牢内,洛贝嘉再按捺不住了,她已经被关了两夜…

「你们甚麽时候放我?我要见孟九!」

「九爷是妳说见就见?要不是主人说审妳之前不可用刑,看我会不会撕了妳的嘴?整天吵得老子吃饭也没心情!」

「孟九杀了人,他才应该被审!你们凭什麽审问我?这里也不是皇宫,顶多把我当贼送官究治,到底凭什麽关住我?」

「妳再吵?我用臭汗巾堵了妳的嘴!」

洛贝嘉下意识地用双手掩住了嘴,那是多恐怖的极刑?

「嘻嘻…小娘皮终於不吵了!」

狱卒正要安安落落地吃个饭,载尼统帅却来了。

「把她带出来,主人要亲自见她。」

「是的。」

洛贝嘉被反绑双手,押去见海子,她一边行一边问载尼:「你要带我去哪儿?你们是官吗?孟九在你们这里吗?我要见他!」

载尼根本不搭理她。

洛贝嘉最後被带到一间似是藏书阁的地方,房间的东首有一张很大的古式书桌,不过这书桌似乎比一般的桌子要高些,而且也没有放椅子,好奇怪的设计…

海子正在右边的书柜拣书,知道他们进来了,头也不抬地说:「先替她松绑。」

载尼替洛贝嘉松绑後,竟然退出房间,还要把门带上?明显觉得她对海子一点威胁也没有!

小女孩不禁心中有气,好歹自己也是个刺客呀!

想不到海子仍然无视她,背对着她问:「妳为什麽要见九爷?」

问得可直接,这算是审问吗?洛贝嘉的小性子来了…

「我为什麽要告诉你?」说毕便直取海子的背门穴位,想把对方击昏然後逃走。

海子闻风错步、转身,比洛贝嘉更快,用手中书卷先拨开攻击,然後再反手在她的俏脸轻轻打了一下,似乎是有意小惩!

啊!

洛贝嘉的脸上吃痛,动了真怒,出手更快更凶,她灵动的身影顺势飘移,转掌为拳,取身形之便只攻对方腰侧!

海子见洛贝嘉动了真格,也不再存轻视心态,认真地闪避对方的攻击;由於承诺了九爷不可伤到女孩,於是他把双方距离愈拉愈开,只等对方攻势老了,便出手点了她的穴道。

「啊!」

「乖乖别动,好好答话!」

「哼!」

「卫勇是妳甚麽人?」海子站在洛贝嘉面前,认真地问。

「呃…我不认识他!」洛贝嘉被忽然问及卫勇,有些惊讶,难道他也被关了?

海子暗笑:「那好,我们正对他在用刑,妳不认识他那我就不再问妳…」

「不要用刑!他是孟九的朋友,与我没有关系!这事也与他无关!」洛贝嘉大急,莫非卫勇是因为不肯供出自己而受刑了?

「哦?妳不认识他,如何知道他是九爷的朋友?」海子见她这样紧张,故意逗她。

「总之,他不认识我…」洛贝嘉只希望卫勇能跟她的事撇除关系!

「哦?妳不认识他,他不认识妳,可是你们两个都来找九爷!如何解释?」

「这…事有凑巧吧?」

「是吗?那我再问妳一次,为甚麽要见九爷!」海子也不再逗她了,认真地再问一次。

洛贝嘉心想,把话说清楚也好,总不能连累了卫大哥:「孟九杀了我阿爸,即使我未能杀他报仇,也要弄清楚到底甚麽一回事!」说起阿爸,洛贝嘉终於哭了!

「谁是妳父亲?」孟西漠推着轮椅进来,刚好听见,自已竟然成了女孩的杀父仇人?

当洛贝嘉见到孟西漠第一眼的时候,竟然忘记了忧伤,因为出现在洛贝嘉眼前的是一张古雕刻画,淡定优雅俊美无涛的脸,那琥珀色的眼珠子,像两颗宝石般耀眼,任谁第一次见都会被吸引。

「嗯?谁是妳父亲?」孟西漠十分关切地问。

洛贝嘉却因为看见这样美好的人,竟然坐着轮椅,心神为之一痛,忘记了对他应该有的仇恨:「呃…你…」

「妳怎麽啦?海子,解开她的穴道吧!」孟西漠见她的反应奇怪,有些担心海子是否重手了。

「九爷?」海子害怕洛贝嘉发难,说甚麽她都是为仇而来的。

「她的眼里没有仇恨,放心吧!」孟西漠一边说着,一边将轮椅转过去书桌那边,原来书桌的高度跟他的轮椅刚好配合!洛贝嘉也终於明白,这座府第的真正主人其实就是孟九!

「妳说要把话问清楚,那最低限度要让我知道发生何事?谁是妳父亲?」孟西漠十分温柔,语气也像是一个大哥哥。

洛贝嘉真的觉得眼前人一点都不坏,但为何要杀阿爸?必须要弄清楚:「我阿爸大名是呼雷齐延!你别说不认识他,因为你一直对我们九头赶尽杀绝,可我真想不到你这美好的外貌下,包藏如此恶毒的心肠! 说甚麽释难天?不过草菅人命之徒!」

「妳是呼雷的女儿?我没听说他有女儿?」海子一脸惊讶。

「我跟母亲一直在焉耆生活,这个没有关系,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父亲!」洛贝嘉瞟了海子一眼後,转头问孟西漠:「你为什麽要杀他?」

洛贝嘉的父母离异,她从小跟母亲生活,与父亲的感情其实并不太深厚。只不过,呼雷对女儿却是十分疼锡,一年总会接回山寨小住一些日子,故此洛贝嘉与山寨的叔父辈颇为混熟;但另一方面,呼雷为保护女儿,从不对外宣报他们的关系,只说是世侄女,所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他有女儿。

「那…妳知道九头都干甚麽勾当吗?」孟西漠直觉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父亲都干了甚麽坏事。

「我们虽然是沙盗,却是劫富济贫的正义之师!」

果然。。。

「卫勇告诉我,妳叫做洛贝嘉,对吗?妳一直就说我们,妳可曾参与过呼雷的任何行动?」孟西漠问。

「这有甚麽关系?」

「妳说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便有关系。」

「这…我没有,但这跟你杀我阿爸到底有甚麽关系?」

「有!因为如果妳知道呼雷如何行事,今天不会告诉我他们是正义之师!我只能说你父亲的死与我有关,可我并没有杀他。」

「你狡辩!」洛贝嘉身形一动,又想动手了,虽然穴道已经解开,但有海子在,她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孟西漠。

「呀…痛…」她被海子像捉小鸡般拗住了双手,痛得叫出声来。

「海子!」孟西漠摆摆手示意,海子便放开她但仍然抓住她的肩膊。

「妳打不过他,好好说话吧!呼雷的死是咎由自取,他一直残杀了不少官员和商旅,如果他们的家人要报仇,是不是找妳?」孟西漠想起了木刹克的阿嫲和善伯贤,心里不禁戚戚然。

「阿爸不会!叔父们都说,他们在劫富济贫,是你不守本份,见猎心起,所以赶杀我们的分舵,以保全你释难天独大的名号…」洛贝嘉愈说声音愈小,她没有自信,因为在来的这一路上,所经过的地方,都只打听到释难天如何治病救人,如何教人自耕自足,全部都只有赞颂,没有半句恶言;相反阿爸寨中堆放的钱财,从未见他与穷人分享过,加上其他兄弟的恶形恶相,她很难说服自己,阿爸在劫富济贫,而眼前这谦谦君子却是个恶魔!

「洛贝嘉姑娘,呼雷是妳父亲,他被杀了妳要弄清楚事情始末,绝对无可厚非;但有些事情,并非一定要有答案,因为答案可能会令妳更伤心。妳就把帐算在我头上吧!妳要如何报仇?」

「九爷!」海子吓了一跳。

「你会让我杀你?」洛贝嘉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甚麽。

「如果妳一定要杀我报仇,可否先让我治好一个病人?因为这个病人对我很重要!」孟西漠有些无奈地说。

「九爷!你在说甚麽呢?」海子的心忽然离了一下。

「海子,杀人偿命,这没甚麽问题,你别管了!」

「既然你没有杀我父亲,我是不会杀你的!」

「甚麽意思?妳不报仇?」孟西漠问。

「我要找出真凶报仇!不会把帐乱算!」洛贝嘉十分肯定地说。

另一边的卫无忌,在房里守了金玉一夜,那悬着了多天的心这刻终於放下,他跟自己说,只要金玉身体健康,要他牺牲甚麽都可以。

「唔…」金玉睡了香甜的一觉,想起睡前九爷对她的溺爱关怀,还未睁开眼却仍在微微笑着。

「玉儿,妳醒啦?」

金玉听到另一男子的声音,铮一声张开眼瞪着对方:「怎麽是你?你又擅自走进我房间来了?」金玉一骨碌地坐起来,先拉开了自己与卫无忌的距离:「卫无忌,你要我说多少遍,不要在我睡着的时候…喔?」

卫无忌不让她把话说完,一下子将她拥入怀里,哽咽着说:「妳记得我…我就知道他是骗我的,妳岂会把我忘记?妳岂会把我们的夫妻恩爱放下?」

金玉愈听愈觉不对,猛然把卫无忌推开:「你胡说甚麽?甚麽夫妻?我喜欢的是九爷呀!」

「甚麽?」

「九爷昨晚来了呀!他陪我赏花,给了我回应,你…你回去吧!」

「甚麽?玉儿…不是这样的!」

「甚麽都别说了!卫无忌,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是由始至终我喜欢的都是九爷呀!我们狼性也只会从一而终爱一个伴侣,所以…对不起…」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我不服!妳一定要好起来!妳从一而终的对像只能是我!」卫无忌虽然在笑,但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最终他坐在榻边掩面哭起来。金玉一脸歉意地看着他。

处理好洛贝嘉的事情,把她安顿好了之後,孟西漠匆匆忙忙喝过药,便转着轮椅去看金玉,谁都无法令他多休息一会儿。

来到房间,他发现金玉和卫无忌都不见了,他的心头一紧……毕竟他们是夫妻,卫无忌要带走她亦无不可的道理,只是…玉儿仍在病中,没有了医治怎麽可以?

「月影!」

「怎麽啦?」在房外面等候的月影冲了进来。

「快!找一找他们,别让卫无忌带走玉儿!」

可兒爱微博

风中奇缘续奇缘 (三十七)

(三十七) 三角

孟西漠将轮椅转过去,严肃地问费伦嘉:「这女子是我朋友的媳妇,带着个两岁孩儿离家,朋友遍寻不获,原来都在这里!能否请相爷帮个忙,叫公子交出稚子?」

费伦嘉觉得十分羞愧,儿子见色起了歹心,却碰巧是释难天的人,现在明显要给一个交待!自己决不能得失大漠如此有势力的人,唯有教训一下爱德,希望息了九爷的怒火。

啪!

「逆子!你从来没有少了女人,岂可这般毁人清誉?愚不可及!还不把孩子带出来?」

爱德被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惶恐地说:「父亲!孩儿不过害怕失去玉儿,於是信口雌黄,根本没做过如此败德苟且之事!她那孩子也一早死了!」

孟西漠见他着急,决定再多加一脚,怒道:「哼!好端端的如何就死了?...

(三十七) 三角



孟西漠将轮椅转过去,严肃地问费伦嘉:「这女子是我朋友的媳妇,带着个两岁孩儿离家,朋友遍寻不获,原来都在这里!能否请相爷帮个忙,叫公子交出稚子?」

费伦嘉觉得十分羞愧,儿子见色起了歹心,却碰巧是释难天的人,现在明显要给一个交待!自己决不能得失大漠如此有势力的人,唯有教训一下爱德,希望息了九爷的怒火。

啪!

「逆子!你从来没有少了女人,岂可这般毁人清誉?愚不可及!还不把孩子带出来?」

爱德被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惶恐地说:「父亲!孩儿不过害怕失去玉儿,於是信口雌黄,根本没做过如此败德苟且之事!她那孩子也一早死了!」

孟西漠见他着急,决定再多加一脚,怒道:「哼!好端端的如何就死了?我看你现在才是信口雌黄,快带孩子出来!」

费伦嘉见孟西漠馀怒未消,便狠心真的就加一脚,让爱德切切实实地跪下说话:「我让你还在撑!」

「她的孩子真一早死了!怎样带出来?要不是遇见我,小娘子也已经是个死人!我掏心掏肺,她整天却只会找你…」可怜爱德脸上是火辣般痛,心里却是打翻醋埕般酸。

爱德十分委屈地向费伦嘉说:「父亲,那孩子真的一早就死了,我还好心命人把他葬掉!」

孟西漠愈听心愈痛,真的要犯病……他不愿费伦嘉无端多了心思,坏了他此行已经得到的结果;他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说:「相爷可否借地方一用?待我先救醒故人,再跟你细问结果?」

费伦嘉听得明白,他要自己和爱德都出去,回来後让他知道关於孩子的答案;无奈错在儿子,能有下台之阶当然最好不过。



他们一离开,孟西漠便心绞痛得缩在轮椅里,幸好琳㼀之前让他吃了特别配制的药丸,加上现在为他针灸止痛,这才不会痛至昏厥。

过了好一会,孟西漠终於缓过来…

「怎麽样?好些了吗?」琳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嗯。玉儿怎麽样?」孟西漠点点头回应。

「虽然情况不太好,但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恶血只停留在脑里对吗?」

「是的。」琳㼀收回了孟西漠手臂上的金针,坚定地说:「九爷的心绞痛发作了,今天不可施针,我来吧!」

「有劳了!」

过了一盏茶左右,金玉终於醒来,她见到孟西漠坐在床边,觉得很奇怪:「九爷甚麽时候来了?红姑怎麽不通知我?」

「妳不舒服,我不让她通知妳,多睡一会吧,我陪着妳好吗?」孟西漠明白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顺着病人。

金玉并不知道自己受伤了,只知道她的九爷忽然对她很好,甚至好像有些宠她:「好。」





那边的费伦嘉退出去後,捉住爱德大兴问罪:

「你是迷糊了还是真的忘恩负义了?释难天的活命之恩全抛诸脑後罗?这麽多女人,为何偏要释难天看上的女人?」

「父亲,我救下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孟九…爷…看上的女人呀!这怎能怪我?况且那甚麽活命之恩,我可一点印象也没有,都是父亲告诉我罢了!」

「你…」费伦嘉的手掌已经提到半空,只是看到爱德脸上红肿起了的一大片,终究是舍不得再打下去!

「唉!那时候你年纪少,而且病得不轻,不记得了也并不出奇;你只需要记住释难天救过你,也救过我的命,这就可以了!」

「父亲,就算如你所说,可我们也不用一直都听他的呀?这一次单于能够给你的,安归王根本给不了!」

「那不过是单于需要我的时候所作的利诱罢了,释难天说得对,与虎谋皮是不智的,我也不想被匈奴人一直钳制!」费伦嘉可以选择的情况下,绝对不想背叛自己的国家,毕竟他也付出过不少心血。

「那父亲就甘心交出兵权了吗?」

「放心,只要与安归王成为姻亲关系,那大权仍在我这边…」

「父亲,我真的不喜欢曼罗莎!」爱德想起曼罗莎小时候的刁蛮难缠,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傻孩子,你用不着喜欢她,只要娶她就可以了!」费伦嘉轻轻拍了拍他的儿子问:「那孩子真的死了?」

爱德跳起来说:「父亲,你要信我!发现金玉的时候那孩子已经死了,我还一片好心把他安葬,孟…九爷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但愿能让释难天相信,你先告诉我孩子葬在哪里?」

费伦嘉是真害怕,孟西漠会因为孩子的事迁怒於他,毕竟以後仰仗他的地方有很多。



月影从费伦嘉父子离开房间後,一直十分警觉房外面的情况,因为他从来没有相信过费伦嘉对九爷的恭敬,是单纯地只为活命之恩;相反,他相信一个恋栈权力的人,随时可翻脸不认人!

琳㼀没有月影的心眼,她只专注病人,她那虚弱得在轮椅上睡着了的病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孟西漠忽然在睡中乍醒,口里惊叫着玉儿!

「玉儿…我在这…」

琳㼀立即过去安慰着:「九爷,金玉没事。」

孟西漠看看床上熟睡的金玉,吁了一口气:

「她的情况可以回府吗?」

「可以的,她也没有即时的危险。」

「那好。月影,去把他们叫来,我要带玉儿回去!」

爱德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亦根本不可违抗,他怏怏不乐地向孟西漠陪过罪,然後交待孩子葬了在哪里,便咬着牙看着他把金玉带走了。



回到海子府,孟西漠第一时间通知了卫无忌;始终,他们才是夫妻…



「玉儿!玉儿!」卫无忌看见昏睡中的金玉,十分担心,他一把拉过旁边的孟西漠,却因为用力过猛了,几乎把他从轮椅拉跌在地上…

「九爷!」月影眼明手快地把他稳住後,大怒:「你眼里就只有你的金玉,没别人啦?弄伤九爷你可担当不起!」

卫无忌不过一时情急,忘记了孟西漠不比自己是个军旅之人,用力过猛了;望住孟西漠一片红肿的手腕,还微微地喘着,立即很後悔:「对不起,有没有弄伤了?」

「没事…咳…是我自己坐不稳罢了…」他转头对月影说:「我没事,你先出去。」

「不,我怕你又被坐不稳…」

「月影!」孟西漠有些微愠:「你去看看我的药好了未。」

月影无奈,离开前狠狠地瞪了卫无忌一眼,只不过对方并没有看他,而是抚着床上金玉的脸庞,在轻声细语;再看旁边的九爷,悲伤正从微微颤抖的身躯汹涌着出来…

月影心痛地嚥了一下,转身离开。

孟西漠闭了一下双眼,不让悲伤流下来,再吞回所有苦涩,轻声地说:「玉儿她没事的,我们用了些药让她好好的睡一觉,不过…」

「不过甚麽?你别吓我!」

「玉儿的神志有些迷糊了,她不记得逸儿,似乎…也不记得你…」

「你说甚麽?不会的!」卫无忌整个人跳起来,他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

对卫无忌来说,这怎麽可能?他们两人经历了这麽多,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逸儿更加是他俩爱情的见证,怎麽会不记得?如何能忘记?一定是骗人!是孟西漠骗他的!

「你是骗我的!无论如何玉儿都不会回到你身边!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岂能如此卑鄙?」卫无忌指住孟西漠大骂。



孟西漠听到错过了便是错过了,心房就像被尖刀插入一样,一阵锥痛!他伸手掩住了胸口,稳住自己的心绪,无奈地说:「我多希望自己是在骗你,我多渴望玉儿身体福寿,生活无忧!我以为只有你才可以让她幸福,所以从不作非份之想,可是…可是…玉儿现在幸福吗?她到底发生了甚麽事弄成这样?你就一点责任也没有吗?」

孟西漠开始控制不住心神,心又再次绞着折磨他…

卫无忌也很心痛,他也不明白为甚麽会变成这样,不过,有一件事他知道但不会说出来,就是他知道金玉一直没有放下过孟西漠…

金玉不时对着那封最後道别的信发呆,也时常向酒铺的客人打探释难天的消息,不过在这一年多里,孟西漠就好像从空气中消失了一样,渺无音讯。

「都是你!如果逸儿不是早产,身子岂会这样虚弱?你跟本没有尽心医治和调理好孩子就交还给我们,然後一走了之!玉儿就是因为失去儿子,受不了打击才会离家!都是你的错…」



是吗?原来,一切都是我估算错误所引致的吗?假如不行险着让玉儿早产⋯又或仍然守护着她们母子,那孩子的命运便会改写?

孟西漠的心绞痛得厉害,他忽然很讨厌自己这个病,一向以为稳住情绪难不到他,可这两天他已经发作了好几次!这一次他决定咬着牙,跟这痛顽抗到底!

「九爷,你怎麽了?」卫无忌察觉到孟西漠很不妥。

「⋯⋯⋯咻⋯」除了喘气,他说不出话来。

卫无忌见他揪住自已胸口的衣服,豆大的冷汗,全身痛得几乎都缩起来了,一时间也十分担心,是否自己说话太重?

「我去叫人!」

卫无忌愈看愈觉得不妥,正想转身跑去叫人,却被一只虚弱颤抖的手抓住了!

「不⋯要⋯」

「为什麽?你这样辛苦,万一出甚麽事,我也肯定不能活着离开了!」

「过一会⋯没事⋯吓吓⋯」孟西漠的手依然拉住卫无忌不放;明明是软弱无力的手,卫无忌就是不敢将他拍开,因为实在不忍心再伤到他了。

过了好一会,剧烈的心绞痛终於过去,孟西漠的魂这才回过来。

卫无忌蹲下来问:「好些了吗?」

「嗯。待会甚麽也别提起,否则他们不让我医治玉儿。」

「你这样的身子可以吗?」

「放心,我不会乱来,玉儿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

「别误会了,我不会忘记你们是夫妻的关系,更不会乘人之危。」

「不是这样…九爷,我是相信你为人的,可是,玉儿到底怎麽了?」

「说实话,我也不太肯定,玉儿有恶血堵塞在脑里,到底影响有多大?由於我们知道的病例不多…」孟西漠忽然觉得很虚弱,闭目调息起来,卫无忌虽然心有些急,却也并没催促。

「九爷,你要先休息一会吗?」

「没事…」

孟西漠口里说没事,其实每次心绞痛发作过後,他整个人就会虚脱,之前未有琳㼀给他特别配制的药,他更是一定会昏过去,现在亦不过是比昏厥好一些。

「我看你还是别说话,先休息一下,也不急在一时,这里有我守住玉儿就可以了!」

「吁…那好,玉儿醒了别刺激她,无论她说甚麽,顺着她就可以了!」

「放心吧。」

卫无忌推孟西漠出房外面,让他的仆人接手推回去休息。





大牢内。



「你们甚麽时候放我?我要见孟九!」




可兒爱微博

风中奇金缘续奇缘 (三十六)

(三十六) 谎言

金玉昨晚仍头痛,但班医师的药十分神奇,几乎药到病除,可是他仍然不住地提醒爱德,那些药不适合长期服用,不但会成瘾,而且只治标不治本,加上药力亦终於会对病人失效,所以找到释难天才是把金玉彻底治好的选择。

爱德在未想到最妥善办法之前,决定不让两人有机会相见,於是命人跟在金玉身边,名为侍奉实则看守。

他知道父亲今天会见孟西漠,而自己必须在主楼等候召见,於是一早便吩咐了侍婢不许让金玉走近。

岂料,金玉午睡後醒来,忽然满庭院寻找鸳鸯藤,找不到就大发脾气,坚持有人把鸳鸯藤搬走了!

婢女都无法拦阻金玉乱冲乱撞找鸳鸯藤,结果还让她闯进了主楼!就在她四处徘徊的时候,忽然停下来高兴地说:「这药香...

(三十六) 谎言



金玉昨晚仍头痛,但班医师的药十分神奇,几乎药到病除,可是他仍然不住地提醒爱德,那些药不适合长期服用,不但会成瘾,而且只治标不治本,加上药力亦终於会对病人失效,所以找到释难天才是把金玉彻底治好的选择。

爱德在未想到最妥善办法之前,决定不让两人有机会相见,於是命人跟在金玉身边,名为侍奉实则看守。

他知道父亲今天会见孟西漠,而自己必须在主楼等候召见,於是一早便吩咐了侍婢不许让金玉走近。

岂料,金玉午睡後醒来,忽然满庭院寻找鸳鸯藤,找不到就大发脾气,坚持有人把鸳鸯藤搬走了!

婢女都无法拦阻金玉乱冲乱撞找鸳鸯藤,结果还让她闯进了主楼!就在她四处徘徊的时候,忽然停下来高兴地说:「这药香味是九爷的,他应约啦!他来陪我看鸳鸯藤啦!」

在狼群中长大的金玉,动物性的臭觉就像狼一样灵敏,她是真的闻到空气中残留着一缕药香,而且她也真的愈来愈接近孟西漠。

金玉兴奋地向前走,几个婢女上来拦阻,都被她全部推倒,声音惊动了本来在房里等候的爱德。

「妳怎麽来这里啦?」

「咦?你怎麽自己来了别宛没叫上我?九爷来了!」

「他没来!这里也不是别宛,妳先回去,我待会带妳去找他。」爱德捉住金玉的手臂,转头对地上刚爬起来的婢女仆人大骂:「你们几个人都拦不住一个人?快带她回去!」

金玉挣扎开爱德的拉扯,恼怒地说:「我都听见九爷的声音在那房里,你怎麽还说他没来?」金玉手一伸,指住了费伦嘉见客的房间,连爱德都吓了一跳,因为她似乎真的听见了。

「妳听错了!那不是九爷,快回去吧!」

「别拦我,否则对你不客气!」

金玉发出警告後,转身便走,爱德想再拉住她却被狼女一掌推跌地上,他急得直嚷:「拦不下她我打死你们!」

「小姐!这房不能进去…小姐,公子会杀了我…痛呀!」

「我要找九爷!谁敢拦我?」

金玉发狠的时候谁人能阻?



房里面的孟西漠,从听见金玉声音的那一刹起,心脏便剧烈地跳动起来,他不顾一切地转动轮椅冲出去,房门却在这时候被砰一声踢开了!冲进来的小妇人,不是金玉还有谁?

「九爷!我就听到是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在里面!」

金玉不顾一切地扑向孟西漠,孟西漠也是激动地将金玉一拥入怀!

「找到妳了…真好,妳没事真好…」

孟西漠紧拥着怀里的人,分别一年多以来的思念,排山倒海地从双臂灌进对方的灵魂;同样地,金玉有莫名的哀伤从心深处汹涌出来,透过眼泪滴入对方的骨髓…

「九爷!你终於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应约,我就知道你会和我赏花…呜呜…」

「玉儿……?」

「九爷,看看我穿着你送给我的蓝色裙,漂亮吗?」金玉兴奋地挣开孟西漠的环抱,在他面前轻轻转了一圈,妩媚地望着她的九爷,可是…

「玉儿…妳怎麽啦?」

她只看到对方满脸错愕,再望望自己,一袭翠绿衣裙,根本不是孟西漠所赠的楼兰裙!金玉思绪非常混乱,她问:「九爷,怎麽会这样?我明明换了衣服在等你呀!为甚麽会这样?」她的头又开始痛起来。

孟西漠扶住了金玉,为她快速地把了脉,发现她有恶血阻於脑,情志亦混乱,而且血脉有些抗奋,似被药物所扰。

金玉的头愈来愈痛,她跌进孟西漠的怀里,虚弱地说了一声九爷救命便晕了。

琳㼀比孟西漠反应更快,上前为金玉扎了几针,还示意月影抱走病人,不过爱德就在这时候闯进来,制止了月影:

「别碰她!她是我的女人!」

「甚麽?」孟西漠十分震惊。

费伦嘉并不知道发生甚麽事,他虽然知道爱德有很多女人,但眼前这女子他从未见过:「爱德,这到底甚麽一回事?」

「父亲,她是我数日前从大漠救回来的,今天不知为何,神志有些迷糊了,可她已经是我的人…」

孟西漠不让爱德把话说完,吼着问:「你敢再说一遍?」他不相信自己听见的,这分明是乘人之危的无耻行为!

费伦嘉从未见过释难天发脾气,看刚才他们的表现,这女人必定跟释难天有关系。

怎料,爱德还一派理所当然地,一字一句回应:「我说,玉儿已经是我的女人,听不明白吗?」

费伦嘉不欲释难天因此而与自己生出嫌隙,所以在事情恶化之前必须阻止:「你闭嘴!马上回去你的地方!」

「等等,先让他把话说清楚!」孟西漠推着轮椅来到爱德面前,冷冷地望住他。

「你想知道甚麽?」爱德不肯示弱地瞪着孟西漠。

「你是否玷污了玉儿?」

「两情相悦何来玷污?」

「乘人之危是为玷污!玉儿明显神志有损,如你敢…你敢…」孟西漠说不下去,因为他的心很痛:「爱德!你到底有没有玷污了玉儿?」孟西漠的眼神变得凌厉,情绪也开始稳不住了!

月影察觉孟西漠有异,抱走金玉让琳㼀接手後,立即折返他的九爷身旁。

这时候,爱德仍然强撑着:「我不屑与你作口舌之争,我只知玉儿与我两情相悦,旁人都管不着!」

「你…」一而再听见爱德说他们两情相悦,孟西漠的心潮跌荡…

可是,金玉岂是朝朝暮暮之人?难道爱德使了甚麽手段,例如用了药物,故而令金玉的神志受损?

想及此处,他忽然非常恼怒:「我认识的金玉绝非朝秦暮楚之人,只这麽几天,她如何就会与你两情相悦?你是否用了药物控制她?说!」

孟西漠的气势逼人,明明是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却偏偏没有人敢轻视他!爱德也不例外…

「你…你含血喷人…有…有何证据?」

孟西漠见他这心虚反应,以为他图一亲香泽,真的行了卑鄙手段…

「你毁她名节可知要付何代价?」孟西漠愈说愈怒,心绞痛似要发作,他深深吸纳以缓心痛…

这边爱德仍在撑:「哼!有证据你…拿出来呀!你情我愿的,谁毁了谁?你这话怎讲?」

「她明明带着个孩子,还要神志迷糊,你却竟然用药欺凌她!你自己说这话该怎讲?」孟西漠愤怒到极。他忽然抛下一句话:「月影,别让他离开!」然後匆匆转动轮椅过去,仔细地为金玉把脉。

就在这时候,费伦嘉一拍枱面,指住爱德大骂:「你这逆子!是否真做了如此龌龊不堪之事?

「父亲,我没有…」用药玷污有夫之妇,这是一个多败坏家声的罪名,爱德很後悔自己信口雌黄的馊主意!

「你快把话说清楚!有做未做过?」始终是他的爱子,费伦嘉还是想给予他脱罪的机会了。

孟西漠不理会父子在那边唱双簧戏,只专注地为金玉把脉,发现她的脉象虽然贲张紊乱,却只是一些霸道的止痛药物所至,而非任何扩张七情之药,他宽心了些,也已经知道爱德在说谎。

虽然可以肯定爱德说谎了,但仍恼他辱及金玉的名节,想教训一下他。






梦忆赫敏
一个Disney拉娘剪辑。b站...

一个Disney拉娘剪辑。

b站🔗  

https://b23.tv/av60288152

欢迎三连吖^_^

【拉娘】Ariel & Pocahontas - Summertime Sadness

BGM:Summertime Sadness—Lana Del Ray

剧情:Ariel无意中得到了一次做一天人类的机会,于是她上岸游玩,遇到了Poca。两人一见钟情,但Ariel很快就不得不回到海底。为了能和Poca在一起,她与海中女巫做了交易:用她...

一个Disney拉娘剪辑。

b站🔗  

https://b23.tv/av60288152  


欢迎三连吖^_^ 


【拉娘】Ariel & Pocahontas - Summertime Sadness  


BGM:Summertime Sadness—Lana Del Ray 


剧情:Ariel无意中得到了一次做一天人类的机会,于是她上岸游玩,遇到了Poca。两人一见钟情,但Ariel很快就不得不回到海底。为了能和Poca在一起,她与海中女巫做了交易:用她的灵魂换取变成人类一年。Ariel和Poca在陆地上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但一年很快过去,女巫前来收债,Poca想救Ariel但没有成功。Ariel因失掉灵魂而死去。Poca伤心欲绝,选择从悬崖上跃下追随她而去。最终她们在天堂永远在一起了。

冬夜深渊
Pocahontas 🍂🌾...

Pocahontas 🍂🌾

Uploaded by @maro_daddario

Art not mine@

Pocahontas 🍂🌾

Uploaded by @maro_daddario

Art not mine@

冬夜深渊
Helen Morgun Le...

Helen Morgun 

Leigh-Anne Pinnock, Pocahontas

Helen Morgun 

Leigh-Anne Pinnock, Pocahontas

冬夜深渊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时代背景的复杂性和空间上的广度,是他们爱情的深刻性和悲剧性所在。

图源https://weheartit.com/entry/75763123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时代背景的复杂性和空间上的广度,是他们爱情的深刻性和悲剧性所在。

图源https://weheartit.com/entry/75763123

冬夜深渊

真的太喜欢宝嘉康蒂了٩( 'ω' )و

真的太喜欢宝嘉康蒂了٩( 'ω' )و

冬夜深渊
“Empty as the s...

“Empty as the sky
Never knowing why”
太喜欢这首歌了٩( 'ω' )و 这两句好虐!

“Empty as the sky
Never knowing why”
太喜欢这首歌了٩( 'ω' )و 这两句好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