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起天阑

621浏览    57参与
是你的星轨嘛
马蹄踏碎落叶,四方边角不绝。...

马蹄踏碎落叶,四方边角不绝。

                   ——《风起天阑》


(一个合札图

 @『肆书』  @一起练字  @如愿文化工作室  @镜中人手写工作室 

马蹄踏碎落叶,四方边角不绝。

                   ——《风起天阑》


(一个合札图

 @『肆书』  @一起练字  @如愿文化工作室  @镜中人手写工作室 

云霁

风起天阑 2

 @蟹子 


陌清珩被带回去养伤了。

他突然想到逍遥天阑好像也受伤了,重吗?那么多人围攻他……

“这次多亏了陆兄啊!”

“是啊,若非陆兄一剑斩断了那魔星的铃铛,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啊!”

“没想到那魔头竟然将那铃铛当个宝。”

“不过,若非他非要去捡,我们也不会有机会重创他啊!”

“我这一剑,必要他毒入心髓,估计,没过多久,这魔星必将魂飞魄散!”

犹如五雷轰顶,陌清珩怔怔的坐在那里,旁人还在笑道:“这次多亏了清珩道长的消息,我们才有机会密谋这一场屠魔大会,才有机会除了这魔星啊!”

“是啊,多亏了清珩道长啊!”

陌清珩感觉就像有无数的蛇吐着信子露出狡诈而奸佞...

 @蟹子 


陌清珩被带回去养伤了。

他突然想到逍遥天阑好像也受伤了,重吗?那么多人围攻他……

“这次多亏了陆兄啊!”

“是啊,若非陆兄一剑斩断了那魔星的铃铛,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啊!”

“没想到那魔头竟然将那铃铛当个宝。”

“不过,若非他非要去捡,我们也不会有机会重创他啊!”

“我这一剑,必要他毒入心髓,估计,没过多久,这魔星必将魂飞魄散!”

犹如五雷轰顶,陌清珩怔怔的坐在那里,旁人还在笑道:“这次多亏了清珩道长的消息,我们才有机会密谋这一场屠魔大会,才有机会除了这魔星啊!”

“是啊,多亏了清珩道长啊!”

陌清珩感觉就像有无数的蛇吐着信子露出狡诈而奸佞的笑,他却无力反驳,他真的……真的只是想见见他啊!!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一群人,生生的撕裂了他们本就浅薄信任。

……

多久了,多久没像现在这样,疼的五脏六腑犹如被撕扯。

多久没像如今这般狼狈的逃窜。

一次次的缩地成寸,一次次的撕裂空间,但是还有人,还在追赶,追杀,要彻底抹灭他的存在。

“天阑,我……喜欢你。”

“可以见见我吗?”

“我准备了你最喜欢的庐山云雾。”

“可以过来吗?就在天平山。”

“呵呵……哈哈哈哈!”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笑出泪来,“真是可笑啊逍遥天阑,你居然还敢轻信他人,你以为,区区十几年的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吗?你以为你所做的就能代表什么吗?你依旧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啊,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啊!”

“因为你的轻信,你的家族因你而灭,因为你的轻信,师父为救你而死,如今,你还要付出什么代价?死亡?他们还没死啊……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你忘了吗?!”

他的嘴角流下黑色的血迹,目光空洞,这是他开始下一次轮回的预兆。

他伸出手扯掉了头上金色的发饰,白色长发垂及地面,用力的捏碎了。

与此同时陌清珩手上的扳指碎裂,他猛地站起身。

“天阑?”

……

逍遥天阑直接给自己吃了颗丹药,然后直接从时空裂缝进去了。

陌清珩几次撕裂虚空终于到了这个地方,地上是一滩黑红色血迹,还有那个已经损坏的发饰……

“这个发饰很适合你。”

“无聊。”

“真的,你看多好看。”

“……”

陌清珩:“戴上看看呗。”

他一伸手将发饰拿到手中,借着发饰上的发绳绑了个马尾。

陌清珩:“这样多好看。”

“哦。”

陌清珩:“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笑一笑?”

“因为我一笑,就要死人了。”他淡淡瞥了一眼,“你要看吗?”

陌清珩:“你笑吧,只要你笑了,我死都瞑目了。”

他伸手捂住头,疼,非常的疼,记忆却在不断流逝。

这是惩罚。

让他就此忘记他,永远不再记得。

我从没有这般喜欢过一个人,他那么冷,那么狠,那么无情,可我还是喜欢他到骨子里去,只是却再也没了结局,因为我……把他弄丢了。

于烟雨时节,见一人,似谪仙,一眼误终生。


云霁

风起天阑 1

 @蟹子 


“他死了!”

“是魔星!”

“是逍遥天阑!”

陌清珩望着那个身影,他白色的长发飞舞着,他的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插进了那人的心脏,冷冽的红色眼眸注视着自己,嘴角是嗜血残忍的笑意。

“弑师之人,罪无可恕!”

他清冷的声音第一次带着森然的怒意。

“就凭你这个杀人无数的人还有脸给别人定罪?”天平山长老怒道。

“哦?我不行吗?”他猛地收回手,那人倒在了地上,冰冷的红色眼眸看向他,笑容淡去,黑色的鎏金长靴敲击着地面。

他一伸手,那长老就飞身到了他跟前,被猛地掐住了脖子:“罪名,弑母。”

“嘎啦”一声,他倒了下来,双眼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谁给...

 @蟹子 


“他死了!”

“是魔星!”

“是逍遥天阑!”

陌清珩望着那个身影,他白色的长发飞舞着,他的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插进了那人的心脏,冷冽的红色眼眸注视着自己,嘴角是嗜血残忍的笑意。

“弑师之人,罪无可恕!”

他清冷的声音第一次带着森然的怒意。

“就凭你这个杀人无数的人还有脸给别人定罪?”天平山长老怒道。

“哦?我不行吗?”他猛地收回手,那人倒在了地上,冰冷的红色眼眸看向他,笑容淡去,黑色的鎏金长靴敲击着地面。

他一伸手,那长老就飞身到了他跟前,被猛地掐住了脖子:“罪名,弑母。”

“嘎啦”一声,他倒了下来,双眼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谁给你们勇气,以为人多,就可以骑在我头上?”

陌清珩看着他,那个人,依旧穿着黑色鎏金长袍,依旧那金色的发饰,光照在他身上,那样刺目,耀眼,却带着与之相反的冰冷。

“杀了他!”

“快杀了他!”

“我们一起上!”

“杀了他!”

一道金色流光从汹涌的人群冲天而上,在那喧哗的人声中他听到铃铛响,他听到了悲伤到绝望的低唤,还有森然的:“天阑,诛仙剑阵!”

天阑剑化作密密麻麻的灵剑飞啸着朝着人群飞驰而去。

他也终于看到了那一幕,他第一次受伤了,他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慌乱,像个孩子一样,捧着那个铃铛,欲哭无泪,无措的紧紧捧着那个铃铛,可它还是碎了,就像他的心一样,碎了。

“叮……”

那个铃铛化作了光从他掌心里,消散了。

“师父——!”

那是多么绝望而怨恨的表情啊。

那是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啊。

他曾见过多少次生离死别,却没有一次像如今这样,那绝望似乎可以毁天灭地。

或许就是这样的绝望里,那原本的青丝尽成华发吧。

陌清珩,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自问着,一步步朝着逍遥天阑走了过去,蹲下身,试探性的伸出手。

一阵刺痛,他往下腹看过去,他的手穿透了自己的小腹,逍遥天阑空洞的眼睛往上看去,麻木的,最后露出淡淡的笑容:“师父说得对,谁——也不可信!”

他的手抽出的时候,鲜血四溅,逍遥天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他的手臂上还在不断的滴着血,胸口的衣服划破了,带着血迹。

陌清珩倒在地上,望着他,苍白的发尾垂及腰部,他走了,留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

他没有杀他。

但是从此,再也不能靠近了……

“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叫陌清珩!”

“我叫你什么?天阑大人?”

“你不是叫段墨玦吗?”

“段墨玦?那是谁?我叫逍遥天阑。复姓逍遥,名天阑。”

“天阑……”他喘息着呼喊着那个人的名字,“不是……不是我叫他们来的……不是我……”

他听不到了。

若非信自己,若非为了见自己,若非怕伤了自己,他直接一道岁月逆流全部都会死,清魂铃也不会被毁,就算如此,他也未曾要杀他,他毁了他唯一的温存,他便给了他一招,从此恩断情绝,若非因为家祖,他怕是连命都会没了。

自始至终,也只是因为家祖罢了。

唯一的传音符碎了。

他再也没有途径找到他了……

再也找不到了……


云霁

风起天阑 楔子

他遇到他的时候,不是最好的时候。

所以,即便他再怎么拼尽全力也不可能靠近那个他。

冰冷,残忍,令人畏惧,人人欲诛之而后快。

只是他却能感觉到他冷笑背后的苍凉,面具背后的绝望。

“陌清珩,你真是可笑又可悲。”

“那么天阑大人,你又是怎样的?”

一支引魂笛,他吹了千年万年。

岁月逆流,穿梭了千年万年。

每一次轮回只求再见那人一面。

若真无情,为何会眷恋那虚妄的温情?

风吹起他雪白的长发,额上金色的发饰熠熠生辉。

“段墨玦?那是谁?我叫逍遥天阑。复姓逍遥,名天阑。”


他遇到他的时候,不是最好的时候。

所以,即便他再怎么拼尽全力也不可能靠近那个他。

冰冷,残忍,令人畏惧,人人欲诛之而后快。

只是他却能感觉到他冷笑背后的苍凉,面具背后的绝望。

“陌清珩,你真是可笑又可悲。”

“那么天阑大人,你又是怎样的?”

一支引魂笛,他吹了千年万年。

岁月逆流,穿梭了千年万年。

每一次轮回只求再见那人一面。

若真无情,为何会眷恋那虚妄的温情?

风吹起他雪白的长发,额上金色的发饰熠熠生辉。

“段墨玦?那是谁?我叫逍遥天阑。复姓逍遥,名天阑。”


枫临婉-

红莲倾城

[cp]《序》

倾,尽天下为君颜

城,池拱手让江山

红,豆难为传情物

莲,开一世为伊展


《一》

倾城戎马整十年,世袭元帅保国安

天子见面问声暖,武帅威名人人传


《二》

红莲风云亦十年,魔教少主惊天颜

隐世至尊惹人羡,天子管家代代传


《三》

元帅重伤欲辞官,弥留之际遇红莲

教宝相赠危转安,各报身份诚相见

千里姻缘一线牵,莲府传情城莲恋


《四》

莲岛相处好悠闲,各知心意互不宣

欲定终身麻烦现,边境来犯急召见


《五》

留书难言相思苦,唯留玉佩等城还

待城平安凯旋日,必与君牵连理线


《六》

边境征战又三年,命悬一线为君还

封候拜相留不住,一心只想与君牵


《七》

乘船再临火莲岛,冲天火浪烧红天

尸横...

[cp]《序》

倾,尽天下为君颜

城,池拱手让江山

红,豆难为传情物

莲,开一世为伊展


《一》

倾城戎马整十年,世袭元帅保国安

天子见面问声暖,武帅威名人人传


《二》

红莲风云亦十年,魔教少主惊天颜

隐世至尊惹人羡,天子管家代代传


《三》

元帅重伤欲辞官,弥留之际遇红莲

教宝相赠危转安,各报身份诚相见

千里姻缘一线牵,莲府传情城莲恋


《四》

莲岛相处好悠闲,各知心意互不宣

欲定终身麻烦现,边境来犯急召见


《五》

留书难言相思苦,唯留玉佩等城还

待城平安凯旋日,必与君牵连理线


《六》

边境征战又三年,命悬一线为君还

封候拜相留不住,一心只想与君牵


《七》

乘船再临火莲岛,冲天火浪烧红天

尸横遍野不忍视,纵然元帅也心寒

魔教从此不复在,莲君何处与城牵


《八》

倾城哭诉天无眼,何不再容城几天

仿佛又见莲君笑,繁华一梦恍昨天


《九》

起身愿随莲君去,忽见莲君在水边

白衣血染气微弱,玉佩扔挂在心间


《十》

忙带莲君把医看,奈何医说难回天

倾城不信愿逆天,带莲亲自上天山


《十一》

三步一叩为君还,感动医仙把人看

鬼门徘徊整三年,倾城相守又三年

门前火莲终得展,莲君转醒在身边


《十二》

三年一梦何时现,终盼君醒展欢颜

纵使童颜变鹤发,城儿不悔与君连[/cp]


枫临婉-

《风起天阑》

    “谢婉,开城门投降,我饶你父亲一命!”

  “爹!”

  “关城门!记住,谢家只有战死的将军!没有跪着的将军!”

  “爹!”

  ——————七日后——————

  城破,谢婉手持王旗跪姿死于城墙之上——死不瞑目。

  打扫战场的士兵掰了好一会也没掰开握着王旗的手,最后无奈只能砍断王旗,只留旗杆在谢婉手中。

  “什么人!”

  “我是个打更的,军爷,行行好,让我给谢将军收个尸”

  “将军”

  “谢家无子,独女谢婉巾帼更不让须眉。可惜,可惜啊。让他带走吧,好好安葬”

  自此城中少了打更人,多了守墓人。

  “婉儿,你说,等不打仗了,就嫁给我,现在,你可以嫁给我了吧

  一拜...

    “谢婉,开城门投降,我饶你父亲一命!”

  “爹!”

  “关城门!记住,谢家只有战死的将军!没有跪着的将军!”

  “爹!”

  ——————七日后——————

  城破,谢婉手持王旗跪姿死于城墙之上——死不瞑目。

  打扫战场的士兵掰了好一会也没掰开握着王旗的手,最后无奈只能砍断王旗,只留旗杆在谢婉手中。

  “什么人!”

  “我是个打更的,军爷,行行好,让我给谢将军收个尸”

  “将军”

  “谢家无子,独女谢婉巾帼更不让须眉。可惜,可惜啊。让他带走吧,好好安葬”

  自此城中少了打更人,多了守墓人。

  “婉儿,你说,等不打仗了,就嫁给我,现在,你可以嫁给我了吧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面朝墓碑跪好

  “夫妻,对拜”

  ————————

  “婉儿,婉儿”

  “憨货,看什么呢”

  “你真美”

  “哪里美了,每天不是校场训练就是战场厮杀”

  “不,你在我心里,就是最美”

  “憨货,谁说你憨的!”

  “婉儿,你嫁给我好不好”

  “好啊,等我打完了仗,这天下太平了,我就嫁给你”

  “好,我等你”

  ————————

  “憨货,你怎么哭了”

  “婉儿,你回来了?是你吗,婉儿”

  “是我啊,你怎么了”

  “我怕”

  “怕什么,你个憨货,我保护你”

  “怕你离开我”

  “不会,你看,我不是都嫁给你了么,天下太平了,我不打仗了,你得照顾我一辈子”

  “好,我照顾你一辈子”

  ——第二日——

  樵夫上山砍柴,打更人靠在谢婉墓旁,眼带泪痕,嘴角却带着微笑,身体早已冰凉。

  原来一切是梦

  


EG
混个更新xx其实背景因为不会搞...

混个更新xx
其实背景因为不会搞画了蛮久)

字丑呃啊啊啊啊啊啊

混个更新xx
其实背景因为不会搞画了蛮久)

字丑呃啊啊啊啊啊啊

澪水有寒月

【河图/风起天阑】守誓

*谢婉个人向

*无守夜人感情线

*私设慕清和攻城

*巾帼英雄

多年后史书页,还把这夜撰写。

                                            ...

*谢婉个人向

*无守夜人感情线

*私设慕清和攻城

*巾帼英雄

多年后史书页,还把这夜撰写。

                                                                                                  ——《风起天阑》

        人心惶惶。

        白炎的军队势如破竹地向京城掠去,沿途诸城均被攻下。而用不了多久,大军就会兵临天阑城下。

        天阑城在向京都进发的必经之路上,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城池之一。如若攻下天阑,将对王朝造成不小的打击。而这天阑城的守将乃是一名女子,一时间,城中百姓纷纷忧虑那看着似乎永远牢固的城门何时会倒下。

        谢婉身披寒霜走进了城主府。清晨的一抹微光穿透弥漫着的薄雾,洒在了花圃里那晶莹剔透的露珠上,折射出七彩绚烂的虹光。一阵风吹过,露珠在花瓣上摇摇欲坠,终于滚落,消散在泥土中。而此时,以往早已有零星行人的长街上却空荡荡的。家家都闭门不出,担心着头顶闪着寒芒的铡刀坠落。

       “探子来报,白军距城门只余三十里。”年轻的女将一字一句地把手上的情报念出来。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看不到惊慌,有的只是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镇静。

       “谢将军觉得,天阑,能赢吗?”城主一脸惊惧,手指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出一种苍白。之前前线告急,一大半守军都被抽调走,而那些临走前还叫嚷着凯旋后要拉上同袍大吃一顿的战士们,此刻却英魂长留彼方,忠骨永埋他乡。现在,天阑城守军不足两万,与白炎的十万大军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谢婉沉默了一瞬,把从心底像浪花一样翻滚上来的“守不住”用舌尖堪堪抵住,低垂下那双好像永远都闪烁着星光的眸子,只是用闲聊的口吻说道:“听说前朝有位以死守城的天阑守将?我小时候听我爹讲过,那时候觉得他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大英雄。”

        她抬起眼睛,眼底有火种熊熊燃烧,那灼人的烈焰让人觉得谢琬与刚刚那个陷在回忆中的少女判若两人。

        “末将愿追随前辈脚步,以死为终!”

        白军攻城的是白炎麾下的一员大将慕清和,王城慕相之子。当他立马三军前,看到城楼上那飘扬的谢字旗是,想起他仍是那个打马过闹市的锦衣少年的日子。那时候谢婉的父亲刚打了胜仗,班师回朝时,他和几个贵胄子弟看着锦边军旗在风中展开,也幻想着何时能如此风光。现在,那影响着他从军的“谢”字近在咫尺,只要它倒下,获得无上荣光就将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慕清和的眼神泛起杀意,区区一个天阑守将,阻挡不了他们入住京都的脚步。

       “攻城!”击鼓声在战地上响起,厮杀声在耳边回荡。马蹄将落叶踏碎,长枪将铁甲刺穿。有人血染沙场,有人杀伐不歇。

        ······

        残兵损将。

        谢婉看着杀气弥漫的敌军,恍惚间又回到了王都谢府。她出身将门,自幼由父亲教授武艺。父亲被派去镇守北疆前,曾用他那双布满硬茧却十分厚实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婉儿,为将者,当尽职尽忠。守护一方,是为此生之誓。”

       守护一方,是为此生之誓。谢婉的脸上有还未擦去的血迹,她双目平静地注视着敌军。她败了。天阑城就在身后,可她却没有回首再看一眼的勇气。十年从军,若是战死城前,也算是回答了父亲当年的教诲吧。

       城破。

       慕清和率白军长驱直入。在满城沉默的哀悼中,城楼上高悬起一个至死也没有屈服的头颅,用轻蔑的眼神俯视着长街上的士兵,像是在嘲笑他们的成功。而城中一处火光冲天,曾经象征着安定与守护的府邸逐渐被火光吞没。一同化为灰烬的,还有那面军旗。

       一场大雨倾盆而下,一阵呜咽声响起,如同这座城阙在哭泣一般。雨水冲洗掉谢婉脸上未干的血迹,浇灭了焚不尽的火焰,又在破晓之前把天阑城里里外外洗刷了一遍。那些罪孽与胆怯被淋洗干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那些不屈与忠诚却会永远铭记。

       周帝白炎年间。

       天阑城郊有一处坟冢,每到清明就会有很多人前来祭拜。墓碑上虽长满青苔,却遮不住上面的刻痕:“天阑忠将谢氏婉之墓”。当年一个守夜人偷出了谢婉的首级,又在荒郊野岭找到了她的尸身,为她寻一处风水葬下,让她能继续那“守护一方,是为此生之誓”的诺言。

       不远处残阳如血,何人又起笛声。乐声顺着风飘进千家万户,一位正在择菜的老妪感到脸上一片冰凉。咿咿呀呀的稚童问祖母因何而泣。老妪已是花白的头发染上了岁月颜色,她努力用昏花的双眼看向地平线上的一抹斜阳,仔细辨认熟悉的曲调,“那是安魂调,只有到了谢将军的忌日才会响起。”

       “安亡魂兮佑天阑,予未忘兮忠未湮。诉史册兮世代传,四海宁兮望君安······”


糖颂圆明卿

Day3.风起天阑

借我一刻光阴

把你看得真切

身后花开成雪

月光里不凋谢


墨:@向鱼文创 玉生烟

Day3.风起天阑

借我一刻光阴

把你看得真切

身后花开成雪

月光里不凋谢


墨:@向鱼文创 玉生烟

月潋寒殇

【古风COS】《风起天阑》——谢婉


 【【温馨提示:搭配河图的歌曲《风起天阑》食用效果更佳哟~】】

 
谢婉CN:月潋寒殇【微博@月潋寒殇i,欢迎关注~】 
摄影/化妆:挽尘 
后期/排版:枫弥 
 
崇宁七年七月,白炎军攻城,是为乱始。 
守将谢婉率众苦战,不得援,婉力竭宁死不降。 
七月廿六,城破,国殇。 


【古风COS】《风起天阑》——谢婉


 【【温馨提示:搭配河图的歌曲《风起天阑》食用效果更佳哟~】】

 
谢婉CN:月潋寒殇【微博@月潋寒殇i,欢迎关注~】 
摄影/化妆:挽尘 
后期/排版:枫弥 
 
崇宁七年七月,白炎军攻城,是为乱始。 
守将谢婉率众苦战,不得援,婉力竭宁死不降。 
七月廿六,城破,国殇。 


九歌大流氓

【霹雳·君王|武君罗喉X戢武王(玉辞心)】风起天阑&烟花易冷

【授权代发】BY  @锦瑟弦思  B站ID:锦瑟一弦思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美人赠我金错刀》文\ @。流火 (已授权)

http://spadecannotcry.lofter.com/post/1cb0f884_12e950e69

建议配文观看。

BGM:风起天阑-河图;烟花易冷-周杰伦

【霹雳·君王|武君罗喉X戢武王(玉辞心)】风起天阑&烟花易冷

【授权代发】BY  @锦瑟弦思  B站ID:锦瑟一弦思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美人赠我金错刀》文\ @。流火 (已授权)

http://spadecannotcry.lofter.com/post/1cb0f884_12e950e69

建议配文观看。

BGM:风起天阑-河图;烟花易冷-周杰伦

凌仲寒

【天涯明月刀OL】【天刀视频编辑器】风起天阑

用喜欢的歌做了这个天刀的视频

(为一人,守一城,从此用我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20944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8B2D486A88191EEB4D456AAE529481C79B1&ts=1556436163150

用喜欢的歌做了这个天刀的视频

(为一人,守一城,从此用我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20944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8B2D486A88191EEB4D456AAE529481C79B1&ts=1556436163150


春浓酒困

东宫|顾剑X建成太子|魏千翔X韩栋|风起天阑|by春浓酒困//算是之前盛世回首的一个补充
https://b23.tv/av50682243
BGM:风起天阑  河图
素材《东宫》《天下长安》
上个mv东宫|顾剑X建成太子|魏千翔X韩栋|盛世回首//意犹未尽
主要是这个盛世鬼魂(顾剑)的回忆吧!捂脸!!!
打动我的是这句:看不到你头颅高悬 眼神轻蔑。
另,这个几乎和建成太子同时死去的鬼魂,
不仅为没能死在太子之前为他挡箭而悔恨,
更为死后一直失去记忆而自责!
“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
——可是,人死掉,哪能不忘却!
表白魏千翔! 表白韩栋!
致天底下最好的太子——李建成!
https://b23.tv/...

东宫|顾剑X建成太子|魏千翔X韩栋|风起天阑|by春浓酒困//算是之前盛世回首的一个补充
https://b23.tv/av50682243
BGM:风起天阑  河图
素材《东宫》《天下长安》
上个mv东宫|顾剑X建成太子|魏千翔X韩栋|盛世回首//意犹未尽
主要是这个盛世鬼魂(顾剑)的回忆吧!捂脸!!!
打动我的是这句:看不到你头颅高悬 眼神轻蔑。
另,这个几乎和建成太子同时死去的鬼魂,
不仅为没能死在太子之前为他挡箭而悔恨,
更为死后一直失去记忆而自责!
“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
——可是,人死掉,哪能不忘却!
表白魏千翔! 表白韩栋!
致天底下最好的太子——李建成!
https://b23.tv/av50682243
图片os:我不管,我建成太子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不接受各种反驳!!!

美狄亚•雪诺

这是我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用心剪的视频,希望能够得到大家伙的支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41996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EABB0E45C797741AEA0EABAB8B480E090AD&ts=1554512962881


这是我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用心剪的视频,希望能够得到大家伙的支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841996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EABB0E45C797741AEA0EABAB8B480E090AD&ts=1554512962881

 

美狄亚•雪诺

自製渣作,主福華,微莫福,求支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94595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EABB0E45C797741AEA0EABAB8B480E090AD&ts=1553389363963


自製渣作,主福華,微莫福,求支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94595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XYEABB0E45C797741AEA0EABAB8B480E090AD&ts=1553389363963

 

不识雪

这首歌的画面感。。天哪

火光凄厉地照亮夜 城破时天边正残月,血色的风把旗撕裂 城头的灯终于熄灭,焚成灰的蝴蝶 断了根的枝叶,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鲜血流过长街 耳畔杀伐不歇,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多年后史书页 还把这夜撰写,青石长阶 染尽生离死别,耳闻的像终结 眼见的都毁灭,温柔的最决绝 坠落的曾摇曳,恍然间已诀别 正褪色的长夜,破晓之前 洗去所有罪孽,有人喊你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是命运在轮回 熟悉得像幻觉,火烧破天空星辰都倾泻,太遥远的岁月 看不清的眉睫,回忆尽头 风声依旧凛冽,埋下的骨和血 早沉没在黑夜,逝去的已冰冷 飘零的未了结,用最平淡话语 藏住旧日誓约,从此用我双眼 替你看这世...

火光凄厉地照亮夜 城破时天边正残月,血色的风把旗撕裂 城头的灯终于熄灭,焚成灰的蝴蝶 断了根的枝叶,挣脱眼眶前冻结的悲切,鲜血流过长街 耳畔杀伐不歇,守护的城阙大雨中呜咽,多年后史书页 还把这夜撰写,青石长阶 染尽生离死别,耳闻的像终结 眼见的都毁灭,温柔的最决绝 坠落的曾摇曳,恍然间已诀别 正褪色的长夜,破晓之前 洗去所有罪孽,有人喊你的名字 直到声嘶力竭,若魂魄能知觉 黄泉下不忘却,是命运在轮回 熟悉得像幻觉,火烧破天空星辰都倾泻,太遥远的岁月 看不清的眉睫,回忆尽头 风声依旧凛冽,埋下的骨和血 早沉没在黑夜,逝去的已冰冷 飘零的未了结,用最平淡话语 藏住旧日誓约,从此用我双眼 替你看这世界,云万里山千叠 天尽头城不夜,依稀是旧时节 城门上下弦月,白色身影 夜色如水清冽,借我一刻光阴 把你看得真切,身后花开成雪 月光里不凋谢。 分享河图的单曲《风起天阑》: http://music.163.com/song/101106/?userid=609136405 (来自@网易云音乐)

河图大大的歌真好听,话说好几年前就听过了啊,和闪闪很配。。。可以用这首歌剪个视频或者画幅画出个手书的呢

梦中の黎明

河图的歌总是不会让人失望(*/∇\*)
就喜欢他的风格( ´(00)`)

河图的歌总是不会让人失望(*/∇\*)
就喜欢他的风格( ´(0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