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邦

293浏览    3参与
参商两不见

这图我死了,
太像我的秀风bb了呜呜呜呜……

脑海中的对话如下:

“华太今日点解一个人来啊,华生唔係度咩?”

“今日公司嘅事比较忙,但係华生都好注重今次嘅酒会,所以由我嚟代表华生同埋华喆咯。”

我枯了,这尼玛什么风邦婚后小甜点日常!

这图我死了,
太像我的秀风bb了呜呜呜呜……

脑海中的对话如下:

“华太今日点解一个人来啊,华生唔係度咩?”

“今日公司嘅事比较忙,但係华生都好注重今次嘅酒会,所以由我嚟代表华生同埋华喆咯。”

我枯了,这尼玛什么风邦婚后小甜点日常!

葵山

【峰佘】斯德哥摩情人>>18

(十八)


“喂,你还好吧?”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丁小嘉,薛家强忍住笑问她。


“你说呢?十多个钉子扎你屁股上试试?猫哭耗子假慈悲!……”丁小嘉已经疼得没力气骂他了,扶着腰想尝试着站起来,可刚直起身子就疼得又弯下了腰。


既然已经被揭穿,他索性不再装了,在一旁叉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笑着问:“需不需要我帮你把钉子拔出来啊?”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红着脸问:“在这里啊?会有人看的……”


薛家强白了她一眼,“你又没料,谁会看你啊?”


丁小嘉已经没了再跟他斗嘴的...

(十八)

 

 

 

“喂,你还好吧?”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丁小嘉,薛家强忍住笑问她。

 

“你说呢?十多个钉子扎你屁股上试试?猫哭耗子假慈悲!……”丁小嘉已经疼得没力气骂他了,扶着腰想尝试着站起来,可刚直起身子就疼得又弯下了腰。

 

既然已经被揭穿,他索性不再装了,在一旁叉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笑着问:“需不需要我帮你把钉子拔出来啊?”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红着脸问:“在这里啊?会有人看的……”

 

薛家强白了她一眼,“你又没料,谁会看你啊?”

 

丁小嘉已经没了再跟他斗嘴的力气,薛家强只好扶起她想把她带到自己的车里,可刚走了两步她就喊疼,无奈之下薛家强脱下自己的外套系在她腰上,将她打横抱起,一路抱到了自己的车上。车内空间狭小,她又不能坐下,只好跪在车座上,将头枕在薛家强的腿上,这动作太过暧昧,一路上丁小嘉的脸都是红红的,可薛家强却丝毫没在意,只想赶紧解决掉这个大麻烦好去把秀风哄回来。

 

 

丁小嘉租住的公寓没有电梯,薛家强只好抱着她爬上了五楼,一边爬楼梯一边抱怨着:“想不到你看着挺瘦,抱起来这么重啊!”

 

二人贴得很近,丁小嘉几乎能听到他的心跳,清楚的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香味,她的脸更红了,这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有男生这样抱她。

 

 

她住的公寓家居、摆设都很陈旧,看到沙发上乱堆的几件衣服基本都是千篇一律的黑外套、白T恤、牛仔裤,她家里哪还有半点女生的样子。

 

“卧室在哪啊?”

 

“左转第一间。”

 

他把丁小嘉放到床上,问:“你不用去打破伤风针吗?”

 

“晚些我自己会去啦,你先帮我把钉子拔出来。喂,只拔钉子,不许做别的……”

 

“我才没兴趣对你做别的呢。”薛家强说完,丁小嘉又翻了个白眼,就在这时薛家强拔下了第一颗钉子。

 

“啊……”她呻吟一声,疼得皱了脸。

 

“喂,你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羞耻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

 

“疼嘛!”丁小嘉眨着她的大眼睛,此时颇有撒娇的意味,薛家强看进了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语气放柔了很多,“好啦,忍忍就过去了。”

 

 

虽然她和荣秀风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是长得实在太像了,尤其是那星星一样的大眼睛,他看得呆住了,像平日里哄秀风一样去揉了揉她的头,丁小嘉此时却像触电一般浑身僵住了,心脏砰砰跳个不停,脸蛋霎时又红了起来,一双星眸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他再次对上她的目光,看到了那双眸中别样的情愫,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妥,收回了手,半开玩笑地说:“我知道我长得帅,可你千万别爱上我啊,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他继续给她拔着钉子,“疼……疼……”断断续续的呻吟又从她口中漏出,看着被血染红的裙子,他方才脸上嘲讽的笑容已经消失,是因为这两个人长得太像了吗,他居然有些心疼丁小嘉。

 

“这次是我玩大了,害你受苦,不会再有下次了。”为她拔完了钉子,他站起来要走,丁小嘉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欲言又止。

 

看了眼她紧紧抓着自己的手,问:“又干嘛?”

 

“你要走了?”

 

“不然呢?你可不要让我给你上药啊,我可不想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长针眼。”

 

听出了薛家强语气中的不耐烦,她只好放手,听到了关门声,她突然看到薛家强之前给她的外套还扔在床上,叫他回来已经来不及,她便想着下次见面再还给他。

 

 

连浩勤来到酒吧,看到坐在吧台前的荣秀风便走了过去。

 

“这么有空,怎么突然想起叫我出来陪你喝酒啊?”连浩勤碰了碰荣秀风手中的杯子,一脸玩味地问。

 

此时的荣秀风已经微醺,但依旧保持着高傲的语气,挑衅地说:“心情不好,不行吗?”

 

连浩勤笑了笑,顺手拿起荣秀风的杯子抿了一口,“真好喝。”

 

看着连浩勤这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荣秀风不悦地一敲桌子,“Kobe!”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是谁惹荣大小姐生气了?”

 

醉了的荣秀风说话有些颠三倒四,她嘟囔着:“死人薛家强……他跟一个……跟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女人搞在一起……”

 

连浩勤抬了抬眼皮,“是吗?那你怎么办了?”

 

“我?我当着薛家强的面,在凳子上放了十多个钉子,坐到她屁股开花!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勾引我男人!”荣秀风说完笑着猛灌了口酒。

 

连浩勤勾起嘴角,“你男人?”他伸手摆弄着荣秀风的头发,旋即手又滑到了她背上,“你当真觉得我们俩做的那些勾当薛家强不知道?”

 

荣秀风不悦地打掉他的手,站了起来,“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只许他出去找女人,就不许我找男人吗?你知不知道他当初把我害得有多惨!”

 

连浩勤看着荣秀风情绪有些失控,扶住她说:“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荣秀风一把推开他,“你送我回去?你是想把我骗到宾馆去再上我一次吗?”

 

荣秀风拿起包走了出去,未等连浩勤追上来就上了出租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