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风隐之怀念

781浏览    5参与
不忘初心

重塑肌肉记忆(重发)

【训诫预警❗️❗️❗️】



【请勿上升真人❗️❗️❗️】



【千呼万唤使出来的山膀梗,到不到的您多担待,特意上网学了一下云手和拉山膀,为了舞台上的几秒,真的得练,要不然不能那么稳,两分钟就得抖,更何况他胳膊上有钢板没肌肉】



【肌肉记忆,百山图也是肌肉记忆,嗯】



感谢小仙女 @胡桃夹子 给我扬腕儿呢😆😆终于写出来了😄😄



国风现场 凌晨一点






“一腔无声血,万缕慈母情,为雪国耻身先去,重整山河待后生” 






“不对不对,没跟上,这没...

【训诫预警❗️❗️❗️】




【请勿上升真人❗️❗️❗️】




【千呼万唤使出来的山膀梗,到不到的您多担待,特意上网学了一下云手和拉山膀,为了舞台上的几秒,真的得练,要不然不能那么稳,两分钟就得抖,更何况他胳膊上有钢板没肌肉】




【肌肉记忆,百山图也是肌肉记忆,嗯】




感谢小仙女 @胡桃夹子 给我扬腕儿呢😆😆终于写出来了😄😄




国风现场 凌晨一点








“一腔无声血,万缕慈母情,为雪国耻身先去,重整山河待后生” 








“不对不对,没跟上,这没有板啊!”








“抱歉抱歉,再来一次,我又没跟上”张云雷对着乐队鞠了一躬。








从小学习京韵大鼓,已经习惯了有板有眼的曲调,或者说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他下意识去通过配乐里的板找节奏,现代配乐和传统唱腔结合,是好听,但是对于张云雷这种“娃娃腿”真的很难改,又加上跟两位学生的rap合,更是难上加难。








“咱仨今天就到这儿吧,都辛苦了,抱歉,我回去再练练,过两天咱再对。”








“没关系没关系,老师您回去早点休息。”








玫瑰园练功房








自从走红以后,张云雷基本上就失去了自己的空闲时间,好不容易可以在家呆两天,翻翻备忘录,满满的都是作业,喜剧人的新节目,国风的新节目,专场的新包袱,一件件全是待完成。于是每次的休息时间,基本上都耗在练功房和书房了。








“小辫儿,出来吃饭了”还在纠结的带着耳机找节奏的张云雷完全没听见姐姐叫他,姐姐看着这孩子跟魔障一样,伸手拽了耳机“吃饭了,歇会儿啊。”张云雷本身就找不着调,被揪了耳机,小脾气一下就上来了,把耳机抢回来“姐!您别打扰我,我这弄东西呢!”王惠也不宠着他“别闹啊,别让家大人等着你啊!”“您先吃,我一会儿煮点泡面”说完就又抢了耳机带上又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郭老师家一向是吃饭按时按点,长辈叫了就一定得出来,左右叫不动他,王惠也懒得搭理他,留着他自己在哪里较劲。








“辫儿呢?”“叫不动,饿着吧!”惠姐也是一肚子的气,郭德纲笑了一下,这姐俩真是一个脾气,说炸就炸“别生气了啊,咱吃咱的一会儿我收拾他。”








听了不知道多少遍,终于找到了节奏的小孩儿美滋滋的溜达出来,准备给自己煮点泡面吃,但是好像他低估了自己对厨房的不熟悉程度,连锅在哪里都不知道。








“姐,我饿了”小辫儿小眉毛一撇,一脸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缩在姐姐身边。“刚才不是不饿吗,过了饭点了,没饭了。”还没等王惠开口郭老师端着茶杯溜达过来。“姐夫”小孩儿怂怂的抬头看了姐夫一眼。“下次再不正点吃饭,家里没饭啊,吃完饭找我一趟。”然后师父就迈着步子走了,姐姐呼噜呼噜他的小顺毛“下回真不给你饭吃了”然后就起身就把给辫儿准备的黄焖鸡放进了微波炉。








吃饱喝足的小孩儿满意的呼噜呼噜肚子,拿着手机看他们排练的视频,想着中间rap的空档怎么填。就听见师父在楼上叫“小辫儿,吃完了吗!”“来了来了,姐夫!”辫儿这回可不敢耽误了,赶紧上楼。








一进屋,郭老师带个金丝眼镜在那里看着周末要演的京剧文本








“姐夫,您找我。”








郭老师眼睛都没有抬“最近惹祸了嘛?”








小辫儿一听这话有点不乐意了,带着点委屈撒娇的小声嘟囔“姐夫,您这话说的,我怎么那么爱惹祸啊我”








郭老师抬眼看了一眼他“你从小我给你看的,我能不了解你?说说吧,最近都干嘛了?”








“我最近不是录节目嘛,正好还有些问题像请教您呢。”说着就坐到师父身边,把视频调出来了。“师父您看,我这里加个动作行吗?”








“来吧,做一遍”








张云雷站起来, 拿了师父的扇子,云手,山膀拉开,转了个扇子,云手,转扇子,吧嗒cang, 动作一起呵成!然后乖乖站好,眼睛里满是期待,克制着自己不笑出两排牙齿,但是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崩出来了,要知道这段动作可是他对着镜子练了很多遍的,连九郎看了都觉得很帅气,尤其是最后一个“吧嗒cang”,他试验过很多次,只要是一使,底下的小姑娘立马就“疯了”。








郭老师揣手皱眉看着他,小辫儿看见师父这种表情,顿时就收了笑,紧张的舔了舔嘴。“小辫儿,受伤之后,胳膊的复健坚持做了嘛?”“做。。。做了”当年受伤以后,虽然最影响的是右脚,但是浑身伤下那块儿伤都是粉碎性骨折,那个伤单拎出来,都得复健很长时间。虽然台上打玉子打快板儿都不受影响,但是不代表肌肉就恢复的很好。本以为小的时候的肌肉记忆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不管在内行还是外行看起来都是非常标准的,但是他忽略了受伤对于肌肉的损伤。








肌肉记忆,顾名思义是通过反复的重复和练习,让肌肉形成记忆,就像拉山膀,看起来只是举个胳膊,其实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的紧绷和放松都要通过长时间的保持来定型。那一摔,把小时候所有的肌肉记忆都摔没了,本以为无可挑剔的动作在师父看来不回回炉上了台,要是让给内行人看了,就是丢人去了。








“你刚才那个云手和山膀,再做一遍。”张云雷有点不明就里,但还是乖乖的做了一遍。果然从云手的弧度,手腕的角度,胳膊的弧度,抬手的高度,要是放在内行的眼里每一处都需要重新打磨。要知道多少人都在抓张云雷业务能力不行这个辫子,就想找出来他不行的点,他想带领大家知道京剧,于是加了山膀这个动作,这要是有一点不到位,那给你扣个“带歪传统艺术”的帽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毕竟连呼吁大家听个锁麟囊都有人在哪里酸“听听正经京剧吧”








郭德纲回身从抽屉里拿了小金竹出来,这个张云雷最熟悉,小的时候练身段,小竹棍可真是没少挨,早上去大观园练功,下午回来师父肯定是要查查今天学了什么,跑圆场、压腿、踢腿、拿顶、虎跳、小翻、吊嗓、山膀,每次回来师父查功,手里就拿着这个小竹棍在他边上站着,哪里不对,就用小竹棍说话,基本功这个东西,讲不清楚,就得一点点来磨。郭老师说过,给他一下,他记一辈子。








“啪”“手型”








“啪!”“手腕!云手的时候手腕是平的!”








“啪!”“肩膀,不许耸肩,肩胛骨用上力,端平!”








“啪!啪!”“胳膊!圆的!”








“啪!”“后背挺起来!收腹!”








几下打下来,短袖白T护不着的地方都印出了一条条红印子。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大大小小坎儿,小孩儿的眼窝还是浅,小时候信手拈来的东西,现在在师父眼里这么不合格,想着想着委屈的眼圈红起来,想着从小练功的时候,师父就定下了规矩,不许哭,哭我就打你,也不敢让眼泪掉下来,抿着嘴的小模样,跟小的时候挨了打不服气的样子一摸一样。








郭老师看着人红着眼睛憋气的小模样,知道这是跟自己较上劲了,小金竹“啪啪啪啪啪”五下抽在人屁股上。“委屈什么呢,别不服气啊,让你坚持复健健身,每次都喊着困,累,觉得胳膊上的动作不重要,现在要用了拿不出来,知道跟自己较劲了?干咱们这行的,必须时时刻刻的准备着,不过也没关心,咱打头来!”








胳膊上带着钢板,又加上很少锻炼没有什么力气,2分钟以后两只胳膊就开始抖,上下小幅度的摆动,从肩膀开始,酸溜溜的感觉一直蔓延到手腕。“啪啪啪啪!”小金竹照着胳膊一边两下打上去,两条胳膊上一边一条肿起的楞子。5分钟以后,终于两只胳膊酸软的开始往下掉,感觉胳膊上每一条筋骨都不受自己控制了,连立掌和攥拳都开始没力。“啪啪啪啪!”“嘶!”同一个位置,同一条楞子上又挨了两下,变成了深红的肿痕。








小孩儿努力把大臂抬到标准的位置,小臂上就挨了几下,手腕上也被捎上了几下,疼的小孩儿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也不敢把手泄力放松,一边挨揍一边心里骂“臭九郎,什么都不让我拿,椅子都不让我放,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好不容易挨过8分钟终于听见师父说“放下吧,休息。”








   小辫儿低头抻了抻酸软的胳膊,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左拉拉右拉拉,刚刚觉得回血,就看见师父端了两杯茶过来。“来吧,继续,抬起来!”小孩儿运了运气,跟着郭老师的小竹棍儿做了几次云手,终于没有了什么问题了,又继续耗山膀,好像这次,原先的肌肉肌肉被唤醒了一些,再一耗果然是规范的位置,郭老师把两杯茶放在他肩头“不许撒,不许掉”然后还威胁性的用竹棍拍了拍他屁股。








“你今天中午闹脾气不吃饭,在弄什么?”小孩儿听师父这么问,知道自己中午有点坏了规矩了,额头上顿时溢出了细密密的汗珠“师父,我们这个是改编的大鼓,重整河山待后生,他这个歌没有板,我在听着找节奏。”“找到了吗?”“找到了。”








郭老师拿了手机,找出了那段音乐“师父,您怎么拿到的?”“你都废寝忘食了,我不得知道知道因为什么啊。来吧,跟着唱。”








耗着山膀,顾着茶杯,手腕和整条胳膊酸疼酸疼的,师父的小竹棍随时就往上招呼一下,脑子里想着什么时候进音乐,果然,在安静无杂念下,节奏很好找,但要是在这种提心吊胆的情况下,果然还是会跟不上。但这么练确实也很对,毕竟在舞台上,分散注意力真的是一门很重要的必修课。








“一腔无声血。。。”“没跟上!重来!”“啪啪啪啪啪!”小孩儿的屁股上立马就被抽了5下。








“为雪国耻身。。。”“啪啪啪啪啪!”“嘶!我错了我错了”又是5下抽在屁股上,疼的小孩儿直咬牙,一个劲的求饶,郭老师完全没搭理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再来!”








好巧不巧,小孩儿一下子没忍住疼晃悠了一下,茶杯里的水撒出来,胳膊上立刻就挨了几下,红肿的楞子泛出了青紫。








“再接着唱” 音乐无数次响起,拉着山膀,唱着大鼓的小孩儿这次真的泪目,憋不住的眼泪也吧嗒吧嗒落在面前的地板上,小孩儿压着哭声在唱,不敢跑掉,不敢哭出声,清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遍遍的找节奏,一遍遍因为找不到节奏,或者手臂上的松懈,下意识的耸肩,挨上几下。








郭老师看着一遍遍练习的小孩儿,好像有点恍惚,10几年前,那个留着长生辫儿的小不点也是这样练功,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圆脸,觉得自己长得没有哥哥们帅不自信,自己还经常劝他,以后张开了就好了。如今,还是这样站在自己面前,不过长高了,也变帅了,自己都快够不着小孩儿的肩膀了。








一遍遍的反复尝试,终于在小竹棍的帮助下找到了节奏,山膀也看着有模有样的。只不过,两只眼睛也是哭的红红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郭老师拿了茶杯下来,顺便给人抹了把眼泪“别哭了啊,去,换换衣服,耗的还是不稳当,这两天每天都到我这里耗,这样台上就不会有问题了。”








小辫儿知道这不是一天的功夫,但是现在师父就在面前,不管怎么样先撒够娇再说,都好多天没见到师父了。小孩儿跟个树袋熊一样,从后面抱住师父,脑袋埋在师父脖子上吹气,桃师父让人弄的脖子痒痒,奈何这一百多斤的人也推不开,干脆就由着他抱着自己。“怎么显得比安迪还小呢,怎么我养起来的孩子,都跟闺女似的。”(ps大林:你捎带谁呢!楼楼:没捎带谁,就说你呢!)小辫儿轻轻的叫了一句:“爸爸,疼!”








郭老师听见小孩儿喊爸爸,轻轻拍拍人脑袋“乖,我的儿,我给你找点药抹一抹。”








幸好书房有沙发,小辫儿坐在沙发上,看着师父带着老花镜给自己胳膊上的肿痕上药,没心没肺的小孩儿看着毛茸茸的“桃”居然笑出来了,刚才师父好像没有小竹棍不太够得着自己的肩膀。








“扣扣扣,师父,我能进来嘛?”九郎下午就接到师娘的电话说师父找他,他心里明白,这多半儿是张云雷在家又干了点什么事儿让师父教训了,毕竟这小祖宗哭起来,连王惠和妈妈都哄不住,看着还心疼。九郎来了,又哄又吓唬的,倒是还管用。








“进来吧!”“哎!师父”小孩儿看着进来的九郎乖乖的眨眨眼,九郎看见难得一见变乖的小人坐在沙发上,胳膊上还带着青紫的楞子,不过亮亮的看起来已经上过药了,果然,是让师父教训了。








“师父,您找我?”“是,把辫儿带走吧,我给他弄肯定是不让。”师父表面上一脸嫌弃,但是还是顾及着这孩子脸皮薄,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给他上药。








九郎把小孩儿带回屋里,小孩儿自己乖乖的趴在床上让九郎给他上药,九郎还纳闷怎么今天不扯皮了,那次都得扯着裤子不愿意让上药,今天看着小棍儿抽出来的青紫楞子,连九郎都看着疼,小人居然只是咬着玩偶忍疼,不躲不闪的。








“辫儿,今天这怎么茬儿啊。”“我录节目,有个山膀,师父给我板正板正。”小辫儿拿带着水汽的眼睛看着九郎“今天能不能别走了,我这两天都要在家练功。”九郎看着自己家角儿孩子气的样子,刚才乖的不得了,其实是怕自己走啊。








九郎笑眯眯的摸了摸他的小顺毛儿“好,磊磊别怕,翔子哥哥陪你,给你上药”于是成功收获小孩儿的白眼一枚,奶凶奶凶呲着牙“叫我师哥!”“好,孙贼!”“哎!”“杨九郎!出去!”一个枕头直接把九郎砍出了房间“给我拿好吃的进来!”








3天以后,国风美少年录制,小孩儿除无可挑剔的演出,还加上了师父经典的踢大褂皮一下。播出后,三人的一首重整河山待后生,红遍全网,后期采访,被问到怎么解决融合中遇到的问题,小孩儿有点小尴尬的低着头玩儿扇子“没办法,就是多听,多练就行”








底下小姑娘看的一脸花痴,完全看不出来大褂下面还没有消下去的肿痕,有的时候,一个简单的动作和唱段,真的不知道挨了多少打才换来的。

不忘初心

1500点梗

同志们~~走着走着,就要到1500粉啦!!热度高到觉得有人给我买粉买热度😂😂😂所以走一波点梗~~大家尽请留言,但是我只接受训诫,现实向哦~各种角色扮演,架空,超时空……各种不会写……大家的点梗我会根据我会写的写哦~~

同志们~~走着走着,就要到1500粉啦!!热度高到觉得有人给我买粉买热度😂😂😂所以走一波点梗~~大家尽请留言,但是我只接受训诫,现实向哦~各种角色扮演,架空,超时空……各种不会写……大家的点梗我会根据我会写的写哦~~

阿Mang·L

【一个没有意义的想法】

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意义,但如果重新来过,我想用这个名字当做起点。


他叫做

【风隐之怀念】


有人愿意一起重建家园么?

我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意义,但如果重新来过,我想用这个名字当做起点。


他叫做

【风隐之怀念】


有人愿意一起重建家园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