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机稿

0
1406.5万浏览    185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2 13:40
尧立
“……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

“……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仓央嘉措”一次失败的尝试

“……在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仓央嘉措”一次失败的尝试

桥半舫

收到国境四方胶带的一个图透!亮晶晶太好看了我暴风哭泣!成品到了就在微博给尼萌抽个奖!

收到国境四方胶带的一个图透!亮晶晶太好看了我暴风哭泣!成品到了就在微博给尼萌抽个奖!

格桑咩咩

一看到飞机稿这个tag慌了一下然后笑容愈演愈烈
反正,,,,填坑是不可能填坑的啦嘻嘻,,,嘻嘻嘻
话说有人一起开黑吗x   70胜率机皇了解一下
然后我要去肝沙嗲条漫了,告辞哈哈哈哈哈

一看到飞机稿这个tag慌了一下然后笑容愈演愈烈
反正,,,,填坑是不可能填坑的啦嘻嘻,,,嘻嘻嘻
话说有人一起开黑吗x   70胜率机皇了解一下
然后我要去肝沙嗲条漫了,告辞哈哈哈哈哈

levineDn

微小说二十题

突然在备忘录里翻到,好像是之前二十分钟打出来的,也算飞机稿吧(?)

————

Adventure(冒险)

“咱俩公开之后会发生什么你清楚吗?”

“清楚。洋哥,你会后悔吗?”

“……不后悔。”

Angst(焦虑)

木子洋作为明星嘉宾参与了一场走秀,灵超在台下看到别的男模把手搭在木子洋的肩上时,不知不觉咬碎了一根棒棒糖。

Crackfic(片段)

 木子洋总喜欢在灵超睡着后从背后搂着他,把他完全拢进自己怀里,但出道后这机会就很少了。

Crime(背德)

李振洋把李英超从学校接回家,窗外下雨了,他们在父母卧室的隔壁房间沉默接吻。

Death(死亡)

 灵...

突然在备忘录里翻到,好像是之前二十分钟打出来的,也算飞机稿吧(?)

————


Adventure(冒险)

“咱俩公开之后会发生什么你清楚吗?”

“清楚。洋哥,你会后悔吗?”

“……不后悔。”


Angst(焦虑)

木子洋作为明星嘉宾参与了一场走秀,灵超在台下看到别的男模把手搭在木子洋的肩上时,不知不觉咬碎了一根棒棒糖。


Crackfic(片段)

 木子洋总喜欢在灵超睡着后从背后搂着他,把他完全拢进自己怀里,但出道后这机会就很少了。


Crime(背德)

李振洋把李英超从学校接回家,窗外下雨了,他们在父母卧室的隔壁房间沉默接吻。

Death(死亡)

 灵超养的小金鱼死了,木子洋陪着他把鱼埋进了花园。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粉丝们都知道这两人在谈恋爱。


Fantasy(幻想)

灵超总想和木子洋做到最后一步,直到木子洋威胁他要去别的房间睡。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堕天使爱上了不谙世事的恶魔小王子。


First Time(第一次)

自从被木子洋打的第一下开始,灵超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Romance(浪漫)

木子洋在出道十周年全球直播的演唱会上向灵超求婚了。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木子洋迷上了吃鸡。

Fluff(轻松)

“走,哥哥翘班带你去自驾游。”


Future Fic(未来)

娱乐头版被木子洋和灵超去荷兰领证的消息承包了。


Horror(惊悚)

“弟弟吃糖吗?”

“不吃!”


Humor(幽默)

灵超觉得相比耶不是hei人吗,木子洋看到螃蟹时的反应更能逗他笑。

Hurt(伤害)

他们吵架了,灵超赌气地说以后不给木子洋免费揍了,木子洋在一边试图哄他。

“那你亲我一口我再给你揍。”


Sci-Fi(科幻)

“你的专属机器人木子洋Kwin已激活并启动。”


Fetish(恋物癖)

灵超把漂亮的糖纸收进小盒子里,木子洋把漂亮的灵超收入怀里。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灵超一觉醒来发现他回到了出道前的那年夏天,他们去韩国做造型。

这次他鼓起勇气亲在了木子洋的嘴唇上。


Western(西部风格)

灵超是他们镇上最靓的牛仔,直到木子洋到来前都是。

木子洋来之后他就成了最靓的牛仔夫人


————

COLAMONKEY
崔开潮-智齿巡演海报-飞机稿

崔开潮-智齿巡演海报-飞机稿


崔开潮-智齿巡演海报-飞机稿


小迪Dee
【Dee水彩】心碎南极石 有多...

【Dee水彩】心碎南极石 有多少人的心和你一起碎了/(ㄒoㄒ)/~~

B站:小迪Dee-有这幅的详细绘画过程视频,附赠线稿哦~

【Dee水彩】心碎南极石 有多少人的心和你一起碎了/(ㄒoㄒ)/~~

B站:小迪Dee-有这幅的详细绘画过程视频,附赠线稿哦~

飞飞呱唧呱boom!!boom!!!!!!bilibili

【all叶】手把手教你如何舔走一只生无可恋的叶修

*OOC有,部分妖怪设定

*然后是可以看作本人某某某长篇的小番外,这段子算是透露了很多设定了。

1

要苏沐秋看来,叶修全身都是敏感点。

作为一只飞鼠妖,苏沐秋很喜欢他的翼膜,尽管叶修的狐狸原身比他大,但是这并不妨碍苏沐秋

张开翼膜给叶修一个爱的抱抱。

在叶修对苏沐秋没有防备的时候,苏沐秋就张开翼膜整只飞鼠贴在了叶修身上,还伸出小舌头肆意地舔着叶修的毛毛。

叶修想要反抗,想要呼叫,但他的嘴巴被翼膜给捂住了。

“嘘,别出声哦,要是被叶爸爸看到你这样子,我俩都跑不了。”

叶修内流满面∶“……”卑鄙的竹马!

2

韩文清,看起来很凶,性格很凶,在叶修身边也很凶。

毕竟韩文清是一只...

*OOC有,部分妖怪设定

*然后是可以看作本人某某某长篇的小番外,这段子算是透露了很多设定了。

1

要苏沐秋看来,叶修全身都是敏感点。


作为一只飞鼠妖,苏沐秋很喜欢他的翼膜,尽管叶修的狐狸原身比他大,但是这并不妨碍苏沐秋


张开翼膜给叶修一个爱的抱抱。


在叶修对苏沐秋没有防备的时候,苏沐秋就张开翼膜整只飞鼠贴在了叶修身上,还伸出小舌头肆意地舔着叶修的毛毛。


叶修想要反抗,想要呼叫,但他的嘴巴被翼膜给捂住了。



“嘘,别出声哦,要是被叶爸爸看到你这样子,我俩都跑不了。”



叶修内流满面∶“……”卑鄙的竹马!

2

韩文清,看起来很凶,性格很凶,在叶修身边也很凶。


毕竟韩文清是一只虎妖,百兽之王。


小狐狸叶修总是在他的淫威之下反抗不能。


当大老虎把小狐狸搂进怀里的时候,叶修难免有些脸红。


这巨大的体型差真是超级感动的。


叶修深深地开始反省自己为啥要投胎于狐狸一族。


韩文清勾起嘴角,伸出大舌头就往小狐狸叶修的脸上舔。

妈妈这只老虎的舌头有我半只脸这么大。


老子不干了!


叶修正要气呼呼地从大老虎韩文清怀里挣扎出来,却被韩文清爪子一用力给按住。


韩文清把大脑袋搁在叶修背上,发出软儒儒的声音∶“别走,让我抱会儿。”



好吧,叶修放弃了挣扎,真是败给你了。



然后韩文清又舔了舔叶修。

3

作为人类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其实更有优势。


因为人类铲屎官,会一种技能,叫做爱的撸毛。



比如叶修,就被这俩人轮流撸地舒服得眯起了眼。


“嗯~啊~再往那边一点……”


叶修正高兴着,无意中睁眼,发现这两个人类的脸离自己的脸很近。


“诶?”叶修表示他并不明白当时的状况。



喻文州舔了舔叶修的嘴唇,小狐狸意识迷茫的模样可爱得很,黄少天也同样舔了舔叶修的嘴唇,还伸出手指在叶修的双颊戳了戳。

“乖。”

4

张佳乐和叶修的体型差不多,他是一只骚粉色的鸟儿。


一眼让人觉得他就是个纯受。


但是,其实张佳乐是很攻的,攻破天际的那种。


你们不信,好,往下看。



张佳乐张开翅膀往叶修身上一压,成功地压制住了叶修,叶修愤怒地想要推开张佳乐,却被张佳乐脑袋一个猛压给按了下去。


因为鸟舌头伸出来的时候很短,于是张佳乐化为人形继续压制住叶修。


叶修见此也化为人形,可还是比不过张佳乐的力气。


张佳乐用力压制住叶修,然后在这只狐妖的耳朵上舔了舔,然后轻轻地咬了咬。


叶修生无可恋。


面对韩文清反抗无能也就算了,面对张佳乐还是反抗无能。


他还要不要做食肉动物了?

5

王杰希是一只灰兔子,原形小小可爱萌萌哒。


抖抖耳朵就会引起一堆人惊叫的那种。


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叶修,这个看似有些淡漠的小狐狸,被王杰希给萌倒了。



王杰希得意地站在被他萌倒的叶修身上,用小爪爪捏了捏叶修的腰。



得,还挺软,一看就是缺乏运动。



他也不想长得这么萌,但是他一家都是兔子,那他不做兔子还能做什么?

但有一点值得得意的是,他一家在化为人形之后都去当了警察,于是他成了一个预备小警察。



学会了很多技巧。


比如,把腿卡在叶修的双腿之间,掐着叶修身上软绵绵的肉。



“我说叶修,你还是不肯妥协吗?”


叶修感到很憋屈,“不。”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动手吗?”王杰希的语气逐渐冰冷。





当日叶修回到家变为人形后,对着镜子拉开衣服,看见了一个个鲜艳可爱的草莓。

真是日了韩文清了。



韩文清∶“???你再说一遍?我日死你!”


还有王杰希,你这学的根本就不是格斗技巧吧!

end

最近段子会比较多,因为脑洞大开。

尧立
两连发加一初稿 马马虎虎算个...


两连发加一初稿  马马虎虎算个三生三世吧


两连发加一初稿  马马虎虎算个三生三世吧

茗茗茗二
惩罚.jpg |・ω・`)因为...

惩罚.jpg

|・ω・`)因为一点事故所以没能画下去
就这样啦x

惩罚.jpg

|・ω・`)因为一点事故所以没能画下去
就这样啦x

顾家北

#异坤 脸红的思春期 01(甜)

* 现实向ooc

* 从大厂到巡演期间甜蜜的些许片段

* 那些告白心动的时刻


“我多想早一点遇见你。”


后续高甜请戳:脸红的思春期02

                       脸红的思春期03


作者的话:终于没有开车啦!!!送给 @陌了个北 ,也希望大家能喜欢~也欢迎大家私信给...

* 现实向ooc

* 从大厂到巡演期间甜蜜的些许片段

* 那些告白心动的时刻




“我多想早一点遇见你。”



后续高甜请戳:脸红的思春期02

                       脸红的思春期03


作者的话:终于没有开车啦!!!送给 @陌了个北 ,也希望大家能喜欢~也欢迎大家私信给我小甜饼脑洞🍭

一悟所有

222 花开七瓣

    “主持,我最近发现体内青莲出现了一丝丝的异动,而修为也有隐隐感觉到了突破之际,却是不得其法,您老能帮我解解惑吗?”

  “看似无垢,实则有染,如果洗濯不清白的话,就返回到来时的路好好看看。”普文老和尚说道。

  “前段时间我都是在文沧大陆各处游历,随喜行善,虽然其中也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总体来说没有做什么违心之事。”小妖说道。

  “万灵皆有问道的智慧和德相,当你真正做到无所得时本该有的一切就会显现出来,而你此番游历总体来说所行之事皆是善举,而且也得到了该有的实德,而你体内青莲也是吸收文沧大陆上发散出来的一些信仰之力后才有新开一瓣莲花的趋势。”普文老和尚说...

    “主持,我最近发现体内青莲出现了一丝丝的异动,而修为也有隐隐感觉到了突破之际,却是不得其法,您老能帮我解解惑吗?”

  “看似无垢,实则有染,如果洗濯不清白的话,就返回到来时的路好好看看。”普文老和尚说道。

  “前段时间我都是在文沧大陆各处游历,随喜行善,虽然其中也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总体来说没有做什么违心之事。”小妖说道。

  “万灵皆有问道的智慧和德相,当你真正做到无所得时本该有的一切就会显现出来,而你此番游历总体来说所行之事皆是善举,而且也得到了该有的实德,而你体内青莲也是吸收文沧大陆上发散出来的一些信仰之力后才有新开一瓣莲花的趋势。”普文老和尚说道。

  “随心而无心,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主持在告诫弟子今后行一切德行之事时不要去寻其所得,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小妖说道。

  “你今后的路不要过多的去论是非,好好修持佛门功法即可,尽快破我执,虽然很多时候有些牵挂是很难放下的,但你的路终究还是得你一个人走,你能从青莲城返回宗门这一点我已经很高兴了,下去好好修持精进吧!多留意新开青莲花瓣之力的本源指向。”普文老和尚淡淡的说道。

  “多谢主持开示,您老能就我接下来的路指点一二吗?”小妖说道。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普文老和尚说完后就闭眼修炼起来,小妖则施礼退出了洞府,回到了普德老和尚先前修炼的洞府内修炼起来。

  小妖灵山处的青莲此刻已经出现了第七瓣泛着金光的莲花虚影,随时都有可能成形,小妖没有多想什么,静坐后就开始修持佛门功法起来,尽量做到无念,无相,无住,让后体悟空中游走过来的丝丝金色光点,自身渐渐的同化融入到那些光点之中,外离一切相,识得事物的本真所在。

  良久过后,小妖突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而此刻他左眼有淡淡的金光浮动,而右眼有淡淡的青光浮动,淡淡的自语道:“我心非我心,他心皆我心,欲问天下事,苦乐皆我知!”

  小妖在体悟空中慢慢漂浮过来的金色光点时发现,里面包含了一切有情者的善念,亦或者是信仰,小妖透过光点看到了原有事物的本质所在,信徒的一幕幕朝拜时的念想皆源源不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依善心而行,善业,恶业,亦或是无记业也罢,都无所谓了,善用其心,一念为善,念念为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诸佛众生,同一法身,凝!!!”小妖突然眼漏青黄之光的说道。

  此时灵山处原本只是虚影的第七瓣莲花逐渐凝实起来,空中游走的金色光点此刻正快速的涌入青莲的第七瓣花瓣之中,而在文沧大陆上各处烧香祈福或者朝拜的各位香客不难发现,此时的香火头部的火光变得有别于平时那般的亮,香头的火光好像如同呼吸般有节奏的闪动着,而香也比之平时燃烧速度快了不少,而各处香客也都以为青莲大能显灵了,都纷纷请香不间断的烧了起来,很多香客也都不间断燃香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家。

  小妖灵山处的青莲凝实知道金光大盛之时也就用了不到三个时辰,而后的功德信仰之力纷纷用于滋养青莲上面去了,第七瓣金色青金色的莲花瓣凝练成型的时候,小妖短时间有种神识笼罩整个文沧大陆的感觉,虽然很短暂,几乎是刹那间,但足以让小妖进入到顿悟之中,感悟其中,那种洞悉天地,感悟本源气息的感觉一般修士只有在突破至乾坤合圆满之境,接受小雷劫时才会有所感觉,此刻的小妖却已经由此感悟了,而绝大部分功劳在于她的行善之行。

  菩提宗小妖所在的山头,没多久就出现了一朵朵金色祥云萦绕在山体之间,而山体因小妖晋升具足六阶后期而泛出了一道道七色光晕,划破天际,而菩提宗的所有弟子此刻都感受到了来自小妖所在山脉发出的阵阵梵音,纷纷也都入定修炼起来,在小妖突破后小妖山体周围和上方的朵朵祥云慢慢散开了,然后化成滴滴金光闪动的雨水覆盖住了整个菩提宗,菩提宗的所有弟子,包括已是大能的普文,普云老和尚也都纷纷出了洞府,立于虚空接受金色雨水洗礼的同时感悟起其中的大道起来。

  因为小妖本事佛前青莲转世,而且青莲内还富含有舍利化身不二师兄的真身舍利,所以其对佛法的感悟可以说文沧大陆上无人能出其右,六阶以下的弟子都是受益普多,而各个长老也都感悟不少,主持掌门和普云老和尚这两位大能也都有些许感悟,只是沉浸时间相对来说较短,二人在入定感悟结束后纷纷守在了小妖的山洞两边,帮其护法起来,而小妖此刻则还沉浸在感悟之中,稳定修为的同时感知着青莲和七色光晕浮动含苞待放的紫金色莲花的变化。

  含苞待放的紫金色莲花乃青莲之力和不二师兄的佛舍利凝练而成,其中还包含了小妖和不二师兄的精血神魂之力,在小妖突破之时,紫金色青莲的花苞也静静的展开了一点,小妖也很清晰的感觉到了里面来自不二师兄的一丝丝的气息,但又有别于不二师兄的气息,莲花苞所散发的生之气息也更强了,小妖探测一番后却还是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但自己和青莲都还在源源不断的给紫金色莲花苞提供最自身的本源之力滋养着。

  远在天云湖畔,继承紫金玄牛一族血脉和功法传承的大谷,在小妖突破之际却是停止了戏耍天云湖浅水区的一些小妖兽,飞出湖面百丈后望向了菩提宗的方向,而此时的大谷已然是四阶后期灵兽了。

  “小妖,你现在突破如此之快,怕是我没法跟上你脚步保护你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修炼,保护你所想保护的一切吧!”大谷在突破到四阶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部分生前记忆,而古文家上界大能封存在其转世之体内的功法也都如传承一般烙印到了大谷的识海之中,可以说大谷现在应该就是文沧大陆上跟古文家后辈一样,在功法传承方面最富有的存在了。

  天云湖上方的大谷在小妖青莲突破之际突然有神识覆盖整个文沧大陆的时候。头部好像感受到了来自小妖的抚摸一般,如同功法加持一般,大谷很快就在天云湖上方百丈处悬空而立顿悟起来,没多久就引起了天云湖边的灵气异动,而大谷他爹则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大谷的异动,瞬间而至守在了大谷的旁边,毕竟是六阶妖兽的存在,在天云湖边也算是雄踞一方的,所以也很少有其他妖兽来犯。

  “爹,待我突破至五阶的时候,我想去菩提宗一趟,我今生的一切善因,机缘皆因她而起,虽然我现在的实力很难护她一二,修行一途也难陪她多久了,但我还是想知道她目前牵挂所在。”大谷说道。

  “你小子才十岁不到就已经是四阶圆满之境了,怎么能说陪她不久了呢,而且你实力不行,不是还有你爹我吗?大不了我们家族举族守护你说的那个贵人。”沐晨很是不解的说道。

  “爹,你觉得菩提宗的长老还需要我们这小玄牛一族保护吗?况且我说的那位小姑娘现在修为怕是高出您老不少了。”大谷虽然转世重修,但还是称小妖为小姑娘,毕竟他转世前可是比小妖她爹都要老。

  “那倒也是,你小子现在就不多想了,好好修炼突破到五阶吧!届时你再出门的话,你爹我和你娘也就不用那么担心了。”沐晨说道。

  小妖突破完毕后就发现自己洞府外坐着本宗的两位大能普文和普云老和尚,如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出了洞府施礼给两位前辈问了声好,而此时菩提宗算是迎来了近万年来宗门内弟子同一时间段内突破的纪录,宗门内外也是异象频频,而且还有不少弟子还在入定参悟之中,而这种大规模突破的现象主要得益于小妖那一场带着金光的法雨。

  “一心具足十法界,真是难得啊!”普文老笑看着小妖说道。

  “明悟自心,彻见本性,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看来你离证得大道之时也不远了!”普云老和尚也同样一脸慈色的说道。

  “多谢两位师父的开示,弟子今后定会日日精进,力修善行,因弟子在突破之前有感应到文沧大陆上一些信众所发的善愿,所以弟子不日就想再出门游历一番,遂了一些愿!”小妖很是恭敬的说道。

  “悲已及人,因缘而行,切勿执着,丢了本心!”普云老和尚说道。

  “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阿弥陀佛!记住普云师父所讲的,好好修持吧!”普文老和尚说道。

  “多谢两位师父的教诲,弟子会谨记于心好好修持的。”小妖说道,然后恭送两位老师父离开后就自行回了洞府,然后跟玄心聊起天来。

  “玄心,明天我就要带你去见一个灵兽朋友了,他在未转世之前可是救过我一命,他叫大谷,是头玄牛,今后也算是你的小弟了,日后我若证得菩萨道离开后你就要好好照顾一下它哦!”小妖说道,在大谷感受到小妖气息抚摸过头的时候,那时小妖也确实感受到了大谷,也有潜意识的心想着摸了一下大谷长着两个小牛角的头。

Nsopa

【飞机稿】未降落

*一个飞机稿的集合/3k粉福利


《驿》


#毕侃


毕雯珺一只脚踏上廊坊发着凉气儿的冻土的时候没忍住打了个颤。


变天了,一月份的寒风吹的人从内到外生疼,他把羽绒服帽子拉过头顶,整个身子钻出车门却还是被迎面的冷气冻得眯了眼。


廊坊真冷啊。


他在羽绒服宽大的帽子里嘟囔。缩起胳膊隔着长袖费劲吧啦的拉住了行李箱提杆。一边儿站车旁边正从后备箱往外搬自个儿行李的朱正廷听见毕雯珺的话,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一抚顺人还怕这种冷呢?他哈着冷气跟毕雯珺打趣,一边用力眨着眼睛弄掉睫毛上挂的水汽。


毕雯珺歪歪脑袋,压平羽绒服竖起的领子。听了朱正廷的话也跟着翘起嘴角,笑...

*一个飞机稿的集合/3k粉福利


《驿》


#毕侃



毕雯珺一只脚踏上廊坊发着凉气儿的冻土的时候没忍住打了个颤。


变天了,一月份的寒风吹的人从内到外生疼,他把羽绒服帽子拉过头顶,整个身子钻出车门却还是被迎面的冷气冻得眯了眼。



廊坊真冷啊。


他在羽绒服宽大的帽子里嘟囔。缩起胳膊隔着长袖费劲吧啦的拉住了行李箱提杆。一边儿站车旁边正从后备箱往外搬自个儿行李的朱正廷听见毕雯珺的话,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一抚顺人还怕这种冷呢?他哈着冷气跟毕雯珺打趣,一边用力眨着眼睛弄掉睫毛上挂的水汽。


毕雯珺歪歪脑袋,压平羽绒服竖起的领子。听了朱正廷的话也跟着翘起嘴角,笑出几道虎纹。


主要是心冷,心冷。

他半开玩笑半真心的解释。脱口而出之后才发现有点词不对意,又琢磨怎么换个说法。


但朱正廷耸耸肩膀,继续奋战那个大的离谱的行李箱,对他这个答案不置可否。丁泽仁李权哲也下了车,和他一样冻得皱起眉头。


不过就是挺冷的啊。黄新淳鼓着嘴站在朱正廷身后嘟囔。



毕雯珺在心里叹了口气。想想还是闭了嘴。


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儿。




毕竟人生实在太不可预料了。

他能不能做好,他的队伍能不能做好?节目有没有人看,热度高不高,他们的人气会水涨船高还是停滞不前?这三个月,究竟在属于毕雯珺的未来里将成为一盏明灯一个垫脚石,还是一个空有外壳的灯泡一颗平常的石子?而当这一切变成回忆,是闪光还是暗淡?他真的不知道。


没有人会知道。




冷风一丝两丝的顺着衣领开口往里灌,他缩缩脖子,干脆把羽绒服拉链一气儿拉到下巴挡了个严实。


来接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了,于是一行人跟着staff喀啦喀啦拖着箱子,踩着不那么平坦的水泥地走向宿舍。毕雯珺眼睛往旁边瞟,不用特别扭头就能看见别的方向也渐渐有人在朝着这边走,虽然都是口罩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但一看那些挺拔的身形就知道都是跟他一样的少年。



他重新看向脚下的灰地。深吸了一口廊坊冰凉的空气,嘴唇传来一阵凉意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落雪了。脑子短路了似的舔掉之后又觉得有点脏,呸呸往外吐了几下。



你觉得咱们能走到哪啊?


不止他一个人忐忑。毕雯珺踢走路面一颗不知道从哪儿零落下来的土块,听见走在前面的黄明昊扭过头,声音有点郁闷的问范丞丞。


看命呗。范丞丞隔着口罩含混的回答。

该有的都会有,不该有的也强求不来。


毕雯珺跟在后面,心里少有的对小学鸡的观念认同的点了点头。

对啊,看命吧。


但也不能完全没有期待。他想。

努力该努力的,认真做的话,总会有令人开心的好事发生吧。


雪渐渐下的大了,地面颜色开始因为湿润而变深。staff停在大门口,向朱正廷嘱咐住宿事项。毕雯珺抬起头,注视那些石白色的大楼——此时看起来直戳云端似的格外高大。而他将在这里,度过为期三个月的试炼。




真的要开始了。


他们的2018。





/





宿舍楼里面比外面要熙攘。


乐华来的不算早也不算晚,朱正廷打头带着进楼的时候走廊已经有其他练习生拎着箱子进进出出的置放东西了。李希侃就是其中一个。


毕雯珺的宿舍在走廊右边靠后一些的位置,从楼梯口往里拐的时候要经过麦锐的宿舍。那些人好像也刚到,门还大敞着。毕雯珺用余光瞟了一眼,正瞧见李希侃低着头蹲在地上,从箱子里往外拿各种花里胡哨的鞋。


那时候李希侃还没漂头发——一头冷栗色的毛看起来顺顺滑滑。刘海挺长的,脸又只有那么一点点,毕雯珺几乎没看见他的眼。



但是好像有点可爱。



这个念头在毕雯珺脑子里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一闪而过。像一根针,嗖的一下尖锐又迅速的穿过去。

他只是觉得当时的李希侃看起来小小的,缩成一团的样子像他抚顺家门口宠物店里的那只美国短毛猫。不过耳钉倒是挺张扬,闪闪发亮的链子坠在耳垂上,跟着李希侃摇来摆去的头晃动。



慢吞吞走过去之后,似乎是李希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明君,我是不是有双鞋在你那啊?

他在问同公司的朋友。


哇,声音真软。于是抚顺人在心里这么感叹。不能怪抚顺人没见识,抚顺人可是土生土长东北人,同公司的熟了之后又成天嘎嘎嘎的小黄鸭似的吵吵,李希侃那一声绝对是他至少半年以来听过的最软乎乎最像棉花糖的声音。


他还没发现自己的神儿都被带到后面去了。直到前面丁泽仁带着哀怨的气音喊他赶紧过来一起整理东西,毕雯珺才后知后觉的缓过神来。

你看啥呢?丁泽仁有点好奇,腿一迈跨过搁在门口的一排行李箱想出来瞧瞧,却还没到门口就被毕雯珺长手长脚的又给推回来。


没啥没啥,赶紧整理完休息会儿吧我要累死了。毕雯珺搪塞到。



他收回眼里爱惜小动物似的慈祥,重新变成高冷大型冰箱。只是余光最后一次飘向左手边的时候,他看到那只小猫似乎也在向外看了。





余明君还趴在两个行李箱前,倒腾着东西给李希侃找鞋。

李希侃蹲在旁边发了一会儿愣,干脆趿拉着双棉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明君,你有没有看到刚才外面过去那个人?他问。


啊?哪个啊?余明君没抬头,继续埋头扒翻行李。外面那么多人呢。


就是刚才过去那个,挺帅的,特别高!李希侃一边说着一边比划,手抬到几乎高自己半头的位置,差点打到床沿。


余明君抬头想了想,摇摇脑袋。哦……我没注意,怎么了,羡慕啊?



嗯。李希侃几乎没犹豫的点点头。


还挺羡慕的。




TBC




《戒烟》




*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毕雯珺在来到这,准确的说是认识李希侃之前,根本不懂得如何用眼神拥抱一个人。这种句子他在初高中读过的言情小说里看过,在林林总总的各种歌里听过。但这般深重细腻而不得的感情终究是离他太远了。



可他现在却做的熟稔的有些过分。





李希侃仍然坐在关了灯黑暗的练习室地板上,手臂环着双腿,头埋在膝盖与胸前之间,看起来孤单而脆弱。毕雯珺知道他其实没事,他只是累了,或者是在想什么东西——他们做练习生的,总是会需要有这种类似自我净化的时间。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希侃今天的头埋的格外低。刘海乖趴趴垂下来,叫人想要吻他浅灰色的发顶。


于是毕雯珺条件反射般看了一眼练习室前方的摄像头。


红色灯早就灭了。



他可以吻李希侃。他想。




可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即使比这更过分的他们都做过了。


已经说好要开始所谓的抽离期。因为再不开始就晚了,他们比谁都清楚。虽然正是因为上瘾的时候太放纵,如今戒起来才会格外难。可这戒又是必须要做的。


人们都说迈出的步子一步步往回撤,伸出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往回收,循序渐进,结局的时候就不会痛的太厉害。



他看着李希侃,再一次把眼神具化成水分,具化成氧气,融在夜里,拥抱那个人。



可是哪里又有什么循序渐进呢。毕雯珺忽然用手指抓了抓空气,又带着一团虚无缩回手。




不过就是把一刀致命,换成千刀万剐罢了。



TBC



《青少年恋爱记录手册》


#毕侃



我们当时在光怪陆离的闪光下注视彼此。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他坐在那,染成浅色的发丝被空气浸湿结成缕。看起来甜美又清冷,就像觥筹交错中一杯被错淋上一层樱桃朗姆酒的薄荷味冰淇淋。


那样子真的有够可怜巴巴的。


好像如果我再不走过去握住他的手,他就要化成一滩甜酒,融进这潇潇雨中,再也不见了。



/



“你肯定不信,我和老毕一开始可是互相看着奇怪的关系。”


李希侃喝了一口加了半奶的咖啡,眼睛弯起一些。唇角挑起来的笑让他此时看起来像一只愉快的沙漠狐。青年水润的黑眼珠没有带隐形,也照样blingbling的亮着。他一边向后仰在沙发背上,一边朝厨房里某位的背影挤眉弄眼着说到。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或者怪我。当时情况太嘈杂混乱,大家都喝的太多了,酒精的过度摄入让我们个个昏沉的像傻子。而音乐又开的那么大,震得人心脏怦怦乱跳。”



他停了停,伸出舌頭舔掉上嘴唇周圍的奶沫。



“总之不是什么理智体面的场合。”


李希侃最后用一句话总结到。说罢还自我肯定似的点了点头。



但坐在沙发另一边的朱正廷皱起眉峰,依旧对这个恋爱故事一头雾水。



so,啥跟啥啊?


“所以你们是在夜店认识的?”

他问到。厨房里干脆的刀切声还没停,联想到夜店的灯红酒绿,他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那个此时看起来贤惠过头的高大身影。




“呃,比那个更糟。”在厨房忙碌的青年终于趿拉着拖鞋,端着一盘水果走来。

他一边解下围裙,一边有些无奈的笑着说到——足足187cm的身高使那条围裙看起来过于小巧的有些滑稽。他把围裙随手挂在某个椅背上,接着顺便用指尖把果盘往李希侃那边推了推。


“哈,哥你相信吗?我们的初遇是在夜总会。”


毕雯珺坐到李希侃身边,反过来用揶揄的语气爆料并提问他,接着仿佛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似的,同李希侃一起咯咯笑起来——那张脸笑着的时候有着与对方异曲同工的清纯和性感。



“哇!”朱正廷深吸一口气,嘴巴张得超大表示惊讶。

“夜总会!”



听起来可真刺激。



特别是在这两个人身上。




TBC



(评论里回复最感兴趣的一篇,我来写完)

(中间换了手机,好多稿子都丢了,哭泣)

(继续写的话应该前文也会作修改,毕竟我是个隔一个月就会嫌弃自己上个月写的东西的人(跪))



尧立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

                                            ...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

                                                                      ——《搜神记》

Aut!


看到飞机稿这个tag
有点想发一下之前的废稿(躺
一个没头没尾的辣鸡条漫
一开始构思的故事是小道长是个炮灰设定的NPC,高玩华仔无数次去试图抢救的故事
但是无论分镜还是画工还是剧情都比较糟糕就作废掉了_(:з」∠)_


看到飞机稿这个tag
有点想发一下之前的废稿(躺
一个没头没尾的辣鸡条漫
一开始构思的故事是小道长是个炮灰设定的NPC,高玩华仔无数次去试图抢救的故事
但是无论分镜还是画工还是剧情都比较糟糕就作废掉了_(:з」∠)_

朴老师书法
定风波·三月七日...

定风波·三月七日|宋 ·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半个月前的废单,那时候还没换新章,客户需要按句分行,这个就作废了。 @一起练字

5月6日

定风波·三月七日|宋 ·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半个月前的废单,那时候还没换新章,客户需要按句分行,这个就作废了。 @一起练字

5月6日

Ast

【杀破狼/长顾】一段没名字的肉戏

“小兔崽子。”感受到身后猛然逼近的热度,顾昀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义父……”长庚把头埋进顾昀的衣领之间,贪婪地呼吸着那人身上藏在皂荚的气味中的体香。

“行了,回来之前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出了。”顾昀把身上那条缠人的大型犬毫不留情地抖了下去,逃也似的掐灭了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暧昧气息。“你现在能耐了啊,小姑娘的醋也要吃?”

“那个不是个小姑娘。”长庚委屈巴巴地说道,“才和你说了几句话就脸红了……”

“你是第一天才知道我有魅力吗?”

顾昀“嘁”了一声,倒也没反驳。他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了长庚一眼,然后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茶水是温的,想来应是不久前下人给备好的。

“茶是我泡的。”长...

“小兔崽子。”感受到身后猛然逼近的热度,顾昀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义父……”长庚把头埋进顾昀的衣领之间,贪婪地呼吸着那人身上藏在皂荚的气味中的体香。

“行了,回来之前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出了。”顾昀把身上那条缠人的大型犬毫不留情地抖了下去,逃也似的掐灭了空气中似有似无的暧昧气息。“你现在能耐了啊,小姑娘的醋也要吃?”

“那个不是个小姑娘。”长庚委屈巴巴地说道,“才和你说了几句话就脸红了……”

“你是第一天才知道我有魅力吗?”

顾昀“嘁”了一声,倒也没反驳。他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了长庚一眼,然后坐到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茶水是温的,想来应是不久前下人给备好的。

“茶是我泡的。”长庚小声说了一句。

顾昀没接话,心里却是蓦地一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也能自己撑起一片天了。

他饮下茶水,润了润喉咙,缓缓说道:“你就光看着?”

长庚眼睛一亮,眼神里写满了渴望,像极了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自己宝贝的小孩。他飞快地走到顾昀的身旁,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抚向他的脸颊。

顾昀由着他动作,然而长庚此刻却仿佛突然变回了十几岁青涩懵懂的少年,犹犹豫豫地不敢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可即便如此,他仍无比专注地看着顾昀,就好像,他看着他的整个世界。

最后连顾昀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竟然在长庚的注视下率先移开了眼,一抹薄红也悄然染上了耳后。

“看够了就行了啊。”他凶巴巴地说,“该干嘛干嘛,别就傻了吧唧地站那儿。”

长庚听到这句话,低低地笑了一声。

“我永远都看不够义父的。”而且现在我该干你啦。

后半句话长庚藏着没说,他怕他一旦说出口,就会被他恼羞成怒的子熹直接丢出门外。得不偿失,啧。

虽然他怂怂地把这句话吞回了肚子里,然而手上却已经无比诚实地开始行动了。

他先是凑上去亲吻顾昀的耳朵,直到那一片肌肤都染上柔嫩的红色,湿淋淋地泛着水光。他沿着眼睛一路吻了下去,最后停在了嘴角,与他心心念念的人唇舌交缠。

烛火明灭里,空气中回荡着暧昧的水声。伴着两种不同的低吟,碾碎了一地的光晕。

长庚已经解开了顾昀的外袍,他一边向顾昀索求着亲吻,又一边将手探进里衣。

他珍重而小心地抚过顾昀身上每一道陈年的伤痕,心脏隐隐作痛。

他想,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人经历的伤痛会比现在少一些?

于是他吻得愈发热切,好像是想要将自己那种浓烈又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情感,揉碎了,献祭到顾昀的骨头里。仿佛这样,他就可以和这个他爱的人骨血相融,不分彼此,从此再宽阔的海,再巍峨的山,再遥远漫长的路,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生死不惧,只求能永世相随。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顾昀懒洋洋地说。“才亲了两口就没动作了,没事儿我就去睡……唔。”

长庚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他什么还没想,身体就本能地就吻住了顾昀。

“子熹……”

“叫谁呢,没大没小的。”

“子熹。”语气坚定。

“嘿你还敢不听话了?”

“子熹子熹子熹子熹子熹子熹子熹!”

“……”顾昀想,老了,管不住熊孩子了。

“子熹,我想要你。”

顾大帅没说话,就只看着他。完了,他想,我竟然因为这小屁孩感到一丝丝的羞涩。

长庚彻底地褪去了顾昀的衣裳,他抚过身下的人的每一寸肌肤,吻过他的眉心,眼角,嘴唇,吻过他修长的脖颈,吻过他不再细嫩的指尖。

他一步一步地挑起他的情欲。

等顾昀终于眸色潋滟,双颊绯红,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旖旎春色。他笑了。

“子熹,你是我的。”

-TBC-

终于码完了TVT

虽然打了TBC但是天知道会不会有后续2333

看的人多就写趴【挺尸.jpg】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ω⁄•⁄ ⁄)

要不要考虑勾搭我呀(。・ω・。)ノ♡

顺便求评论求小红心啦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