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飞蛾扑火

1538浏览    111参与
糖醋咕咕想peach

刚才给自己的旧文弄了个合集,检查自己被屏的章节时快看瞎了。。。篇幅太长太多了手动加好麻烦,就直接放各篇的传送门了。

飞蛾扑火篇当时没整,这里传送一下。

《飞蛾扑火》:A-F  G-I  J-K  L-M N

其他合集可见,链接放下面:

《我不是视若不见,是满眼都是你》

《三生有幸》

《三行短诗》

《男大当嫁》

刚才给自己的旧文弄了个合集,检查自己被屏的章节时快看瞎了。。。篇幅太长太多了手动加好麻烦,就直接放各篇的传送门了。

飞蛾扑火篇当时没整,这里传送一下。

《飞蛾扑火》:A-F  G-I  J-K  L-M N

其他合集可见,链接放下面:

《我不是视若不见,是满眼都是你》

《三生有幸》

《三行短诗》

《男大当嫁》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十四)

本章标题——分离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预警,sp预警,具体预警可看前文。

ooc预警!本篇出现崩塌性ooc人设李振宁,请ining们见谅。

本篇为乌托邦篇的最后一篇,下一篇就进入现实篇了,提前说一下,现实篇可能会有很多bug,如果出现bug,大家就装作看不见就好。(或许大家可以现在猜猜真相是什么?)

ps:在此欢送蹂躏 @-媃蔺- 去la!为了让她在离开之前看到本篇我特意赶在今天发文!

本篇涉及cp:磨四对cp,灯火通铭车,李振宁剧情线。

我喜欢看评论!喜欢收藏!喜欢推荐!我会一个个看!我还想要更多!

目前有三种方法可看本文:

1、请看本合集标题为一串神秘字符里的内容,复制评论...

本章标题——分离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预警,sp预警,具体预警可看前文。

ooc预警!本篇出现崩塌性ooc人设李振宁,请ining们见谅。

本篇为乌托邦篇的最后一篇,下一篇就进入现实篇了,提前说一下,现实篇可能会有很多bug,如果出现bug,大家就装作看不见就好。(或许大家可以现在猜猜真相是什么?)

ps:在此欢送蹂躏 @-媃蔺- 去la!为了让她在离开之前看到本篇我特意赶在今天发文!

本篇涉及cp:磨四对cp,灯火通铭车,李振宁剧情线。

我喜欢看评论!喜欢收藏!喜欢推荐!我会一个个看!我还想要更多!

目前有三种方法可看本文:

1、请看本合集标题为一串神秘字符里的内容,复制评论区的链接,在链接后面加上本篇数字,进入网页即可看到。本篇数字:20216983。

2、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挂掉的评论。(请你们随时在评论区寻找链接,找到是缘找不到是命)(可能现在找不到过几个小时又能找到了) (发文第二天来看看一般就有)

3、点开合集前文1-13任意一个链接,进入网页后点击作者名字sifan,会出现我发过的所有文。

希望你们辛苦的看完之后还能在本篇评论区留下你们宝贵的评论!

zz:今天也是死线
处女作纯属自我娱乐夜月之歌献给...

处女作
纯属自我娱乐
夜月之歌
献给
天边的孤独夜月

处女作
纯属自我娱乐
夜月之歌
献给
天边的孤独夜月

托托托儿所

胡萝卜丁·忘川

*谁又能想到我居然……不知是胡萝卜丁还是飞蛾扑火,但似乎与爱情无关。


*那啥,七夕快乐。


「愿你开心 天天开心 新恋爱随时光临」


//


“煊煊,我带你去香港玩吧!”


结束了一个品牌的站台,沙漠五子短期内又将运转回自己的轨道。胡文煊因为最近状态确实不很好,被破例准了几天假,正巧丁飞俊也有几天探亲假,他便想着把胡文煊带回香港散散心。


他早就跟谷蓝帝、师铭泽合计过的。谷蓝帝跟徐炳超有双人行程,哪壶不开提哪壶,胡文煊跟着谷蓝帝实在不行。师铭泽又有黑金的活动。思来想去,他最合适。


团队里的感情纠葛他们不是一定得当和事佬解决,但...

*谁又能想到我居然……不知是胡萝卜丁还是飞蛾扑火,但似乎与爱情无关。


*那啥,七夕快乐。

 


「愿你开心 天天开心 新恋爱随时光临」


//


“煊煊,我带你去香港玩吧!”


结束了一个品牌的站台,沙漠五子短期内又将运转回自己的轨道。胡文煊因为最近状态确实不很好,被破例准了几天假,正巧丁飞俊也有几天探亲假,他便想着把胡文煊带回香港散散心。


他早就跟谷蓝帝、师铭泽合计过的。谷蓝帝跟徐炳超有双人行程,哪壶不开提哪壶,胡文煊跟着谷蓝帝实在不行。师铭泽又有黑金的活动。思来想去,他最合适。


团队里的感情纠葛他们不是一定得当和事佬解决,但看着消沉的老幺,不可能不心疼的。


听到丁飞俊的话,胡文煊反应也慢半拍,问道:“就我们两个去吗?”他还是对团队活动有些敏感,毕竟有些人,短时间内,还是少见为好。不一定是不想见,总归是不合适。


“当然啦,私人行程,忙内的奇妙旅行!去嘛去嘛~”丁飞俊搂着胡文煊的肩膀撒起了娇。撒娇冠军不是很吃这一套的,但有人陪伴是很温暖的事情,去哪里、做什么反倒不是那么重要了。


胡文煊点了头,他的行李箱是随时准备好的,只要有人带他走他就能走。丁飞俊于是跳起来欢呼,两颗虎牙喜出望外。


私人行程,公司也没有阻拦的理由。


“煊煊要记得拍点照片和vlog回来,到时候用来发微博,你号不行啊。”助理姐姐叮嘱道。


“姐姐放心,我一定会监督他的。”丁飞俊勾着胡文煊的脖子笑得要多灿烂有多灿烂,又面不改色地凑在胡文煊的耳边用气音小声说:“别听她的,爱拍才拍,我们是去玩的,开心最重要。”


丁飞俊哄骗姐姐的功夫老道,眼睛里藏着亮亮的狡黠,胡文煊看着他的眼睛,觉得要经历大冒险了,心下觉得刺激,舔了舔牙尖,莫名地乐观起来,手也回勾住丁飞俊的脖子,十足的哥俩好,一副双生模样。

 


香港地少人多,在狭窄的街区行走时,人与人之间的物理距离就会拉得很近。马路拥挤,弥敦道街边的音像铺播着啊Ken的歌。


「街边太多人与车
   繁华闹市人醉夜」


胡文煊听不懂,但觉得很有味道,便跟着瞎哼哼,问丁飞俊唱的是什么意思。他留着神听粤语发音,忽略了自己一脚快要踏进亮了红灯的斑马线。丁飞俊赶紧将他拉住,把他的手攥进自己的手里。


“妈咪,点解哥哥咁大个都唔识过马路嘅?”(妈妈,为什么哥哥这么大也不会过马路?)旁边一个小女孩看到了,就问她的妈妈。


丁飞俊扬了扬他们牵着的手,对着小女孩笑得温柔,道:“因为呢个哥哥仲系小朋友~”(因为这个哥哥还是小朋友~)小女孩被丁飞俊人畜无害的笑笑得红了脸,绿灯亮了,丁飞俊就拉着胡文煊离开。


“刚刚你们说了什么啊?”粤语下位圈玩家胡文煊听得一头雾水。


“没什么,就是说我们帅而已啦。”走到马路中间的安全岛,又是一道红灯,丁飞俊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你不是问我刚刚听的那首歌什么意思吗?”他举起来两个人交握着的手,伸到胡文煊面前,“就是路上太多人,太多车了,一定要把手握紧的意思。”


两个人向来小朋友一样,牵起手来也是纯真的,手心贴着手心,掌纹穿梭过掌纹。后来红色的airpod也到了丁飞俊的左耳,胡文煊是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剖开,流淌到丁飞俊的世界里的。


 

“我们去迪士尼吗?”胡文煊被丁飞俊搭着肩拉上地铁还是迷迷糊糊,捧了一瓶酸奶,好似一个被拐卖的小孩。


“不去迪士尼,我们去海洋公园。”local有local的倔强,丁飞俊坐在椅子上都不安分,硬要凑到胡文煊面前,安利道:“海洋公园很好玩的,比迪士尼还好玩!”


“那就……那就听你的。”胡文煊不是师铭泽,老是嫌这个幼稚嫌那个丢人,他在幼稚这方面跟丁飞俊志同道合。丁飞俊看着不靠谱,但是他人好玩,但凡跟着他做的事,都会变得有意思。


工作日排队的人不是很多,两个人顺利入园。天气很热,胡文煊被晒得几乎化掉,挂在丁飞俊身上成了液体狐狸。园区内难得遇到了雪糕车,新奇又有趣,胡文煊就背着手冲过去,比小飞机更像一辆小飞机。


胡文煊出门不带现金,也没有港币,眼睛亮亮地看着丁飞俊,馋得舔了舔唇,酒窝下陷。


“叫我什么?”丁飞俊叉着腰,大佬模样。


胡文煊犹犹豫豫,大脑跟不上嘴巴,“丁Sir。”


“乖。”丁飞俊抬手摸了摸胡文煊后脑勺的头发,藏在里面的一些发丝比头顶炸起来那部分要柔软,丁飞俊摸了好几下才收了手,心甘情愿地掏了钱。


冰淇淋被太阳晒得流了汗,黏到了丁飞俊的手上,他动了坏心,从冰淇淋边上挖走一点,抹到了胡文煊的脸上,抹完就跑开。好冰好凉,是谷爹看了就会阻止让他不要闹的程度。


“啊,不行,你怎么这样!”


胡文煊跑了上去,也把自己的冰淇凌挖了抹到丁飞俊的脸上。最后吃没吃多少,倒是都成了夏日脸部spa。家长不在身边的小朋友,就是像这样疯玩。别人都排队玩了一个项目了,他们还在洗手间洗脸,头发上沾了亮晶晶的水珠,相视一笑,都笑对方像落水的鸡仔。


上午精力旺盛,先坐缆车上山玩了动感地带的项目。两人打算坐过山车的,又怕太刺激,先玩了超速旋风热热身,有一点点高,但是不是很刺激,像荡秋千一样,胡文煊下来果然嫌不够,拉着丁飞俊就要去排动感快车的队。


系好了安全带,两人并肩坐在第一排。


“煊煊你害怕吗?”


“不怕呀!Wow~ So exciting!”


“你怕的话记得要喊出来啊!”


这当然是不用提醒的事情。过山车好就好在,无论害不害怕,所有的人都在尖叫,所有的尖叫都在风里飘散,压在心头的压力、恐惧、难过全部失重,归于半空。


“煊煊!你要开心一点!”到了最高点的时候,丁飞俊一只手覆在胡文煊抓栏杆的手背上,对着前方大喊。


“我好!开心!飞飞也要记得开心!”胡文煊的眼睛被快速的风吹得有些干涩,用力眨了眨,应激的泪水便眨了出来,濡湿了睫毛。他扯着嗓子回应,喊得最后一个音节都飘了。


“你破音了!哈哈哈哈哈哈!”感动不过三秒,胡文煊还没来得及腾出手把眼泪擦掉,就迎来了丁飞俊无情的嘲笑。


“你闭zhui!”于是两个高大的帅哥没能忍住在百米高空吵起了小学生一样的口水架。下来以后还是用一杯丝袜奶茶和一份咖喱鱼丸晕晕乎乎地和了好。胡文煊诚不我欺,美食是不可辜负的。


两个大男孩又玩了越矿飞车和雷霆节拍才摇摇晃晃地去吃饭。


丁飞俊提前预定了海底餐厅,两人坐到了有全幅落地玻璃的座位。胡文煊小孩子心性,又忘了自己说过“美食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这样的话,只顾兴奋地趴在玻璃上看游鱼。


“喜欢吧?这么好的位置,整个餐厅只有两桌哦。”看到胡文煊那么喜欢,丁飞俊忍不住骄傲地强调自己做出的努力,也不知道小兔子尾巴那么短,是怎么翘成小狐狸尾巴一样的。


胡文煊赶紧跳下沙发,跑到丁飞俊同一边的椅子上,用力地抱了抱他。


“飞飞!我爱你!”


水蓝水蓝的背景映衬,往来翕忽的海洋动物,胡文煊的眼睛像海底发光的石头一样,好看得要了命了。饶是丁飞俊足够清醒,知道他除了感激别无它意,都被他的拥抱和直接的话语弄得微红了脸。好在环境不太光,那一点点的红润就添进了夏末的气色里。


“飞飞,快看,是尼莫!”


此时,一条小丑鱼缓缓游过,胡文煊又趴到窗边去看,跟着“尼莫”从这边走到那边,直到它游到看不见的地方还伏在窗上恋恋不舍地看。丁飞俊没想到他那么喜欢,心里不知不觉计划着下次带他去迪士尼玩,可以让他跟大海龟聊一聊尼莫。


“煊煊,我送你一条尼莫吧。”离开梦幻水都的时候丁飞俊提议道。


“你在想森莫?我有El~sa啊!”


丁飞俊被胡文煊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偏的港普逗得想笑,本来想搂一搂他的腰,最后还是搭住了他的肩。


“你喜欢的话,我帮你养啊!你多点来香港看看它就好了。”


“不行不行不行,那它爸爸得多着急啊。再说了,我可是自由的代言人,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剥夺它的自由呢?”


那你怎么不还自己自由呢?心直口快丁飞俊差点脱口而出,还好收住了。都知道的,陷入爱情的时候像发高烧,轰轰烈烈,但感情一旦受伤,就像身体得了一次感冒,拖泥带水,总不得断。会有嗓子嘶哑的疼痛,会有鼻子堵住的昏昏沉沉,最后还得绵绵不断咳嗽一段。他一直觉得医院缴费窗口的“祝你早日康复”是很好的祝愿,但祝愿总归是祝愿,有人陪伴、照顾,伤痛才会好得快一些。


他也没有坚持,如果胡文煊不想要,他才没有这个闲心养鱼。


丁飞俊一直以为胡文煊是个火系男孩,到了水母馆他才发现原来胡文煊是个水系小朋友。真真切切是个小朋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走不动道的那种。水母会变色又会发光,胡文煊凑到玻璃前,嘴巴都惊讶得合不上。


旁边有个四五岁的游客小女孩也是一样的姿势趴在玻璃上,说:“哇!好漂酿!”


胡文煊也复读机一样,说:“哇!漂酿!”


水母馆不是很大,游客多的时候不能在里面停留太久,否则很容易造成拥堵。胡文煊看完还意犹未尽,也不说话,就盯着丁飞俊的眼睛看。丁飞俊跟他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妥协了。


“好吧好吧,我们再去排队,再看一次。”俩人再次回到队伍后,胡文煊在遮阳棚下坐着等,丁飞俊去买饮料。他拿着两杯冷饮回来的时候奇异地发现,诶,我怎么变爹了。


胡文煊对于喜欢的东西非常执着,但丁飞俊还是在他要排第三次队的时候阻止了他,强硬地夹着他的脖子把他拖走了。为什么?赶时间!他们要去看谷蓝帝和师铭泽了!啊不,是要去看企鹅和海狮了!


冰极天地里很多小动物看上去都笨笨的。丁飞俊指着一只海豹就激动地推了推胡文煊:“煊煊,你怎莫在这里玩皮球!”


胡文煊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跟丁飞俊相似的小动物,苦于无法回击,气鼓鼓,终于在看海豚表演海豚音时抓住时机回了击:“飞飞,你小心破音啊!”


五岁都嫌多。


四点半有海狮表演,他们先去看了企鹅。企鹅和海狮都笨笨的,他们拿着自拍杆跟小动物合了照,发到D5的群里,配文:“和谷爹合影留念打卡”“和狮子合影留念打卡”。


“还差一只北极熊,我们就可以给官博交作业了。”冰极天地里是没有北极熊的。丁飞俊当然知道“北极熊”说的是谁,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怕他会难过。胡文煊就对他wink了一下,是让他放心的意思。


丁飞俊不会wink,再试了一下还是不会,就回了他一个露出了虎牙的笑。


离开海洋公园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暴雨,丁飞俊不管不顾地拉了胡文煊的手飞一样地躲进了地铁站。本来就没打算坐地铁的,可是一时半会出不去。缘分真是怪,又遇上了D5上次来香港时遇到的吉他小哥。


小哥也认得他们,热情地招呼着:“来唔来唱歌啊靓仔?”(来不来唱歌啊靓仔?)


“我去唱一首吧。”丁飞俊跃跃欲试。


“不行不行不行!”胡文煊赶紧拉住丁飞俊。不是公司安排的商业演出,他回去八成要被骂的。


“就唱一首嘛~”丁飞俊翻自己的口袋,终于翻出来一张皱巴巴的20元,塞在胡文煊手里,笑嘻嘻道:“拿着,等一会你给我,就当作我为你公演好了。”


“今次唱咩啊?”(这次唱什么啊?)小哥问丁飞俊。丁飞俊翻了翻歌曲本,指了一首。


他没有开嗓,握住话筒还有些许紧张,胡文煊就对他比了开枪的手势。是加油的意思。


丁飞俊清了清嗓子才开口,道:“我要唱的这首歌叫《忘川》。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人死之后要渡过忘川河,忘川河上是奈何桥,孟婆会守着。她会问每一个要度过奈何桥的人喝不喝孟婆汤。喝了,忘记前世,重新投胎;不喝,必须跳下忘川河,忍受千年煎熬。如果是你,我会希望你喝了这碗孟婆汤。”


说的是国语,说给正前方站着的那个男孩听的。


“我劝你开心,天天开心,新恋爱随时光临”


那个男孩红着眼圈,笑出了饱受赞誉的兔牙和酒窝,眼泪还没有掉出眼眶,就已经漂浮上升成星星。


「我会开心 天天开心 新恋爱随时光临」





-End.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十二)

本章标题——疑云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预警,sp预警,具体预警可看前文。

ooc预警!720临近,心情抑郁,写文状态不佳,所以不好看预警。

本篇涉及cp:灯火通铭主场,飞蛾扑火剧情线,超煊你和新照不煊剧情线。

我喜欢看评论!喜欢收藏!喜欢推荐!我会一个个看!我还想要更多!

目前有三种方法可看本文:

1、请看本合集标题为一串神秘字符里的内容,复制评论区的链接,在链接后面加上本篇数字,进入网页即可看到。本篇数字:19844905。

2、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挂掉的评论。(请你们随时在评论区寻找链接,找到是缘找不到是命)(可能现在找不到过几个小时又能找到了) (发文第二天来看看一般就有...

本章标题——疑云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预警,sp预警,具体预警可看前文。

ooc预警!720临近,心情抑郁,写文状态不佳,所以不好看预警。

本篇涉及cp:灯火通铭主场,飞蛾扑火剧情线,超煊你和新照不煊剧情线。

我喜欢看评论!喜欢收藏!喜欢推荐!我会一个个看!我还想要更多!

目前有三种方法可看本文:

1、请看本合集标题为一串神秘字符里的内容,复制评论区的链接,在链接后面加上本篇数字,进入网页即可看到。本篇数字:19844905。

2、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挂掉的评论。(请你们随时在评论区寻找链接,找到是缘找不到是命)(可能现在找不到过几个小时又能找到了) (发文第二天来看看一般就有)

3、点开合集前文1-11任意一个链接,进入网页后点击作者名字sifan,会出现我发过的所有文。

希望你们辛苦的看完之后还能在本篇评论区留下你们宝贵的评论!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六)

本章标题——丁飞俊

照例给被我ooc很严重的大哥和小飞飞三鞠躬,勿上升,变态是我,与他们无瓜。

畜生文学预警,巴拉巴拉各种预警看过前文应该了解。很虐预警,是虐身预警,看过前文也懂的。

这篇过后应该就过了一个虐高潮,后面就会好一点……吧?我不确定因为我还没写。

我对不起煊煊但是我真的爱他!我是真的爱他!和他的老攻们一样爱他!所以勿骂我。

本篇丁飞俊主场。

链接老地方。

本章标题——丁飞俊

照例给被我ooc很严重的大哥和小飞飞三鞠躬,勿上升,变态是我,与他们无瓜。


畜生文学预警,巴拉巴拉各种预警看过前文应该了解。很虐预警,是虐身预警,看过前文也懂的。


这篇过后应该就过了一个虐高潮,后面就会好一点……吧?我不确定因为我还没写。


我对不起煊煊但是我真的爱他!我是真的爱他!和他的老攻们一样爱他!所以勿骂我。


本篇丁飞俊主场。


链接老地方。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五)

本章标题——囚牢

前一章,本章和下章都很虐预警,是虐身预警,虐的梯度节节攀升,很ooc,照例给被ooc的大哥三鞠躬。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各种预警,看过前文应该都了解。

链接评论。

本章标题——囚牢

前一章,本章和下章都很虐预警,是虐身预警,虐的梯度节节攀升,很ooc,照例给被ooc的大哥三鞠躬。

训诫预警,巴拉巴拉各种预警,看过前文应该都了解。

链接评论。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四)

本章标题——橱窗

先和大哥say sorry,这篇非常ooc的文格外突出的ooc了大哥,其实都是假的,大哥一直是煊煊的好大哥,都是我对不起你!(请热爱大哥的读者们把这篇里大哥的人设当一个屁放掉吧!或者自动代入其他人头也可。)

畜生文学就是这样日渐畜生的,各式各样的预警都在文里。勿上升,勿骂我。

链接留评。

本章标题——橱窗

先和大哥say sorry,这篇非常ooc的文格外突出的ooc了大哥,其实都是假的,大哥一直是煊煊的好大哥,都是我对不起你!(请热爱大哥的读者们把这篇里大哥的人设当一个屁放掉吧!或者自动代入其他人头也可。)

畜生文学就是这样日渐畜生的,各式各样的预警都在文里。勿上升,勿骂我。

链接留评。

寂城哀歌

《飞蛾扑火》的链接应该已经挂了,我试图放新的链接上来但是一直被禁止,所以就不补了哦。

本来很想把这篇做成本子,无奈反响不大精力也有限,谢谢大家支持了,以后有机会可能会放ao3吧。

《飞蛾扑火》的链接应该已经挂了,我试图放新的链接上来但是一直被禁止,所以就不补了哦。

本来很想把这篇做成本子,无奈反响不大精力也有限,谢谢大家支持了,以后有机会可能会放ao3吧。


思凡

【all煊】狐狸驯养计划(三)

本章标题——纹身

我悄悄回来了,希望不要被发现。

畜生文学,极度ooc,勿上升,勿骂我。

训诫预警,sp预警,各种各样那啥预警,看过前文的应该都理解。

链接在评论。

本章标题——纹身

我悄悄回来了,希望不要被发现。

畜生文学,极度ooc,勿上升,勿骂我。

训诫预警,sp预警,各种各样那啥预警,看过前文的应该都理解。

链接在评论。

踢歪橙
飞蛾扑火 第一次没有画人!!第...

飞蛾扑火  第一次没有画人!!第一次画物!感觉找到了新的上色方法!!加油!!!继续努力!!

飞蛾扑火  第一次没有画人!!第一次画物!感觉找到了新的上色方法!!加油!!!继续努力!!

寂城哀歌

飞蛾扑火 番外三

第三章

也许……这就是约会吧……

喝着凉凉的汽水,牵着樱木的手走在街上,樱木的手很大,很热,晴子红着脸不敢看旁边的男孩,殊不知对方也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有电流一闪而过。

这种心情,就是恋爱吧。

和樱木一起逛了街喝了饮料,还去看了电影,到黄昏时分,樱木把她送回了家。

在家门口,她踮起脚尖,亲吻了樱木的脸颊。

少女羞红了脸,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家门。

她自己都没想到能和樱木君发展到现在这一地步。

少女的心思总是变化的很快,在不经意间,她已然忘记了家中还坐着曾经的白马王子,转而投身到下一段真实而又亲密的感情之中去了。

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进了家门,内心还是悸动不已。

家里没人,...

第三章

也许……这就是约会吧……

喝着凉凉的汽水,牵着樱木的手走在街上,樱木的手很大,很热,晴子红着脸不敢看旁边的男孩,殊不知对方也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有电流一闪而过。

这种心情,就是恋爱吧。

和樱木一起逛了街喝了饮料,还去看了电影,到黄昏时分,樱木把她送回了家。

在家门口,她踮起脚尖,亲吻了樱木的脸颊。

少女羞红了脸,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家门。

她自己都没想到能和樱木君发展到现在这一地步。

少女的心思总是变化的很快,在不经意间,她已然忘记了家中还坐着曾经的白马王子,转而投身到下一段真实而又亲密的感情之中去了。

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进了家门,内心还是悸动不已。

家里没人,想必父亲又带着流川君去打球了。

女孩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换掉精心打扮的衣服鞋子换上宽松的T恤衫,去厨房做了便当,装好甜甜的酸梅汤,又去了小球场。

晴子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明明之前心里还在为流川君的到来雀跃不已,但是现在,她的内心已经完全没有流川君了。

也许……是因为流川君从未真正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而真正一直无微不至关心自己的人,是樱木君吧!

流川君的目光,从来都只在前方,从来没有在谁的身上停留过。

但是……

心绪杂乱之间,她已经走到了小球场门口,果然,父亲和流川君在里面。

看到流川君,晴子觉得自己的内心,再也没有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了。

这大概就是清醒的感觉吧!

她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正准备走上前的时候——

她看到,一直望着父亲侧脸的流川君,倾身上前,吻住了父亲的嘴。

天呐!少女捂住了自己即将大叫的嘴巴,迅速逃离了现场。

原来……原来是这样的!

她飞也似的逃回了家,捂住自己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心脏,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感到十分震惊。

原来,流川君的眼神,也会为他人停留。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养父,仙道彰!

晴子终于明白了最近觉得奇怪的来源,养父和流川君时刻的形影不离和养父流露出的宠溺神情,都是因为……

他们在交往!

女孩被这个事实震惊的晃了一下,但过了几分钟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对。

仔细一想,父亲和流川君其实是同一种人。

他们都对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十分热忱,且不受外界的干扰。

他们都很……强大。

如果说能有谁配得上流川君,那大概……只有父亲了吧!

父亲单身这么多年,能找到流川君这样的知己,也实属难得了。

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她瞬间便释然了。

她把便当装好,离开家去找樱木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出家门的那一刻,仙道和流川君从旁边走了出来。

“你觉得这样好吗?”仙道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的问道。

流川不置可否:“反正她迟早都要知道。”

“晴子看起来,不是很难过呢!”仙道说,“我记得她喜欢你来着。”

“她在和樱木那个大白痴交往。”流川回到,“全校人几乎都知道了。”

“哈?樱木花道?”仙道吃了一惊,但又笑了笑,两人一同进了家门。

夏日的天空总是干净的没有一丝云朵,炽热的骄阳炙烤着大地,人们挥洒着汗水,体会着意想不到的甜蜜。

晴子当然没把这件事情告诉樱木,两人吃掉了晴子亲手做的便当,一同去了海边玩耍。

她决定暂时替父亲和流川君保守这个秘密。

而仙道和流川,则在床上缠绵了一番。

流川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他与晴子结了婚,却在和身为自己岳父的仙道保持着地下偷情的关系,最终满盘皆输,谁都过得不幸福。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仙道好像在说梦话。

于是他彻底醒了过来,推醒了一旁的仙道。

仙道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他,好久才回过神来:“我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梦里你和晴子结婚了,还和我……”

“只是梦而已。”流川打断他的话,“这里才是真实。”

仙道狐疑的看了看四周,放松下来,搂紧怀里的人,朗声笑了。

是啊,这里才是真实。

平淡、温馨、甜蜜、自然。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