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之契约

1120.9万浏览    10439参与
泽芜。
串串香描图。衣服有删改。望轻喷...

串串香描图。
衣服有删改。
望轻喷。

串串香描图。
衣服有删改。
望轻喷。

凌安从来不更新

头晕

我终于肝完了


萨威注意


威受向


链接评论区啊


晚安各位小可爱们

我终于肝完了


萨威注意


威受向


链接评论区啊


晚安各位小可爱们


凌安从来不更新

盆友们

四点准时放毒

各位接好哦哈哈哈哈

盆友们

四点准时放毒

各位接好哦哈哈哈哈


雪中彼岸花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玩这个游戏...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玩这个游戏也有了将近两个月,目前在樱之岛。

竹筒饭x我的自设

竹筒饭:“御侍,起床了哦。”

我:“mmm……?”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玩这个游戏也有了将近两个月,目前在樱之岛。

竹筒饭x我的自设

竹筒饭:“御侍,起床了哦。”

我:“mmm……?”

椎名こん
既然某些人为了给七宗罪洗地脸都...

既然某些人为了给七宗罪洗地脸都不要了,那我们就来看看黑森林蛋糕的故事~
在意大利面的诱导下(当然也有黑森林蛋糕性格缺陷的原因),黑森林蛋糕采取了高压统治,居民不堪其负,而因为黑森林蛋糕的火热造成大量人流来往,小伙子爱上了路过的美丽姑娘,想要和她一起离开这个城镇。
这一举动被黑森林蛋糕发现,她假意予以放行,却用自己的灵力引来了堕神,间接屠杀了那些脱离她掌控的居民。
现在你们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
这个人的例子非常搞笑,“你不要你爹妈了,所以你快死的时候你爹妈袖手旁观”,那我来问你两个问题。
1.那些居民和黑森林蛋糕是否是亲子关系?
2.就算你不要你爹妈了,赡养罪是不是也得法庭来定?如果你爹妈蓄意谋害你,就...

既然某些人为了给七宗罪洗地脸都不要了,那我们就来看看黑森林蛋糕的故事~
在意大利面的诱导下(当然也有黑森林蛋糕性格缺陷的原因),黑森林蛋糕采取了高压统治,居民不堪其负,而因为黑森林蛋糕的火热造成大量人流来往,小伙子爱上了路过的美丽姑娘,想要和她一起离开这个城镇。
这一举动被黑森林蛋糕发现,她假意予以放行,却用自己的灵力引来了堕神,间接屠杀了那些脱离她掌控的居民。
现在你们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
这个人的例子非常搞笑,“你不要你爹妈了,所以你快死的时候你爹妈袖手旁观”,那我来问你两个问题。
1.那些居民和黑森林蛋糕是否是亲子关系?
2.就算你不要你爹妈了,赡养罪是不是也得法庭来定?如果你爹妈蓄意谋害你,就算不是亲自动手,他们需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七宗罪本来就是代表七种原罪的反派,里面能称得上无辜的也就一个生蚝,也可以把玛格丽特和罗宋汤算上,再算上仰望星空派就比较勉强了,至于意大利面黑布丁鲱鱼罐头黑森林蛋糕哪个不是作恶多端?
反派没不让你喜欢,我还喜欢威士忌呢,谁让他逼格高而且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实验和复仇呢?而且我可没看到哪个威士忌的粉丝给威士忌洗地说他没错错的是世界,威士忌确实毁了无辜的披萨的生活,这点都是承认的,而七宗罪的粉丝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受害者有罪论真是玩的一套一套的。

_冰凌蔷薇_

【食之契约同人】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那就变成我的人偶吧【欧梳/梳欧】

不知道有没有人吃这对啊……感觉超级好吃的啊啊qaq

*ooc注意

*是玻璃渣

*病娇有 死亡有 注意

*微血腥请注意……

*攻受请自便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不能接受的自行出门左拐,正文如下

-

「敬启,尊敬的欧培拉君。

虽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欧培拉君的歌声,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每当听到这份歌声的时候,我心中的旋律,也会随之加快。

啊,如果觉得我很烦的话,丢掉也没关系的……毕竟,我的话语对您来说毫无份量对吧,哈哈……但如果我的话语能够稍微,稍微传达到的话,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洁白的纸张,因为紧张被纤细的手指揉皱的痕迹,以及文字之间无数...

不知道有没有人吃这对啊……感觉超级好吃的啊啊qaq

*ooc注意

*是玻璃渣

*病娇有 死亡有 注意

*微血腥请注意……

*攻受请自便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不能接受的自行出门左拐,正文如下

-

「敬启,尊敬的欧培拉君。

虽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欧培拉君的歌声,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每当听到这份歌声的时候,我心中的旋律,也会随之加快。

啊,如果觉得我很烦的话,丢掉也没关系的……毕竟,我的话语对您来说毫无份量对吧,哈哈……但如果我的话语能够稍微,稍微传达到的话,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洁白的纸张,因为紧张被纤细的手指揉皱的痕迹,以及文字之间无数修改的痕迹,都与堂皇的建筑一同,在火中烧为灰烬。在那座时之馆之中。就连未完成的人偶,都失去了拯救的机会。

是情书。本并不打算重新书写这封信,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契机,梳芙厘再次摊开了纸张。一样皎洁的纸张,尖锐的圆珠笔,昏暗的灯光,以及一样礼貌的开头,此时,他却不知该从何下手。他忽然像在跟谁说话一样,苦笑了几声。

“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呢,你说对吧,莉莉娅?”

他伸出冰凉,细长,但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不敢伸直的手,摸了摸“莉莉娅”秀丽的金发。这柔顺的质感,令人不敢相信是手工制成。他起身,微俯,在莉莉娅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只有对人偶,他才敢这么亲昵。

“晚安,我亲爱的莉莉娅,明天再见吧。”

放下手中的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他的事。因为越去想,他内心不知从何而来的一股声音就会越强烈。

这双如他歌声一般美丽的眼睛,能一直注视着我一个人该多好。

实际上,他隐瞒了一件事。欧培拉最令他喜欢的一点,是他那如人偶一般永远不会变动的表情,以及他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眼,正如他的歌声一般,深邃,幽远。只有在演唱歌剧的时候,才能目睹他为数不多的高亢的眼神。

欧培拉,你要是能成为我的人偶该多好。

那个未曾谋面的人如此说道。

一如既往的时间,一如既往地来到了他预期来表演的歌剧厅。没有任何优惠,梳芙厘自己以高价买下了门票。对于欧培拉来说,自己不过是他一个随处可见的歌迷。

他的歌声,还是那么的触动人心。如此能够拯救无数生命的一个人,却不会为任何事物有所动容。蓝纹奶酪站在他的身旁,深情温和优雅,像是配合他的歌声一般地演奏着。他也十分投入于这场歌剧当中。

短暂的欢乐。

不知何时,像换脸谱一般已经换上了邪魅的微笑的梳芙厘,坐在最后一排,抱着手臂。他是自愿坐在最后一排的。像是早已做好了长远的规划,仿佛这一切都不过是茫茫人生中可有可无的一个小插曲。当然,歌剧留给人的震撼是永恒的,但这短暂的欢乐,可满足不了梳芙厘。

他还是这么美丽。只是这份美丽,暂时没法变成永恒呢。

歌声戛然而止,全场观众却仿佛还没从他歌声带来的震撼中缓过神来。没有兴趣再听完剩下的提琴声,梳芙厘悄然离场。在演奏与演唱过程中,他已经完成了上午“自己”书写了一半的书信。结尾与之前的一模一样,是充满了狂气和束缚的语句。但对于梳芙厘来说,只要能得到他,束缚,又有何不可?

「如果你能像莉莉娅和缇娜一样,永远和我在一起该多好啊……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吧……」

是的,永远。

第二天,那个对于信封的变动毫不知情毫不知情的“自己”,甚至之前还试图放弃的“自己”,这次竟鼓起了勇气,主动将欧培拉约了出来。不得不说,这次他干的不错。但是啊,最终也仍是离不开我,不是么?/笑。

梳芙厘望着眼前走来的人,他的步伐还是那么的风度翩翩,尽管已经乔装过,却仍是如此的引人注目。梳芙厘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明明自己比他高一些,但因为无自信地垂着头,倒显得对方比较高。不知该以什么作为开场白,他红着脸慌乱地将手里被精致包装的信件交给了他。梳芙厘已经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也已经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是因为他触人心弦的歌声?因为他人偶般不带任何表情的眼神?因为他秀丽的长发?但这些,此时都不重要了。他不奢求对方能看自己一眼,只希望他能粗略过望一眼自己亲笔写下的书信。然后,继续站在最远的位置,仰望着众星追捧的他。可是,他犹豫了很久,却迟迟没有收下这封信。

“我已经说过了,梳芙厘。”

他说道。不同于他演唱的歌剧,这语气,仿佛是令人进入了寒冷的冰川,甚至也丝毫没有要把话题进行下去的意思。

“对、对不起!但,哪怕只占用一点时间也好,能稍微读一下吗?”

梳芙厘的手里,仍然紧握着这封信,任由汗水自发梢间流下。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执着。虽然没有勇气望着他的脸,但梳芙厘仿佛听到了对方轻声叹气的声音。

欧培拉从他手中接过了信件,但并没有开封,只是无情地将它塞进了口袋里。

“知道了。我接下来还有下场歌剧的排练呢。”

梳芙厘并不知道他会不会读,也不知道送给他的人偶,至今还在不在。也是呢,在他眼里,最重要的就只有歌剧。比起斟酌信中的语言,他还不如想想下首曲子的歌词。比起望着自己,他还不如再加练习使发声更自然的方法。为此,他避免与任何人过多的语言交流。

如果早点想到这一点的话,就好了。

蓝纹奶酪?不不不,欧培拉君没有精力将心脏交给任何人。蓝纹奶酪先生也一样,他时刻都在保养着自己充满了皇家贵族气质的蓝色提琴。

像是突然停电了一秒一般,他沉默了一会,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喜欢人偶吗?欧 培 拉 君。”

突然间的转变,以及刻意拉长的音调,更加令人毛骨悚然,但欧培拉对此,毫无动容,就像习以为常了一般。只是,他更加清楚自己不能再跟这个人多说一句。

“……”

丝毫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只是转过身,打算就这么无言离去。

“歌剧?比起这个,不如永远只为我而歌唱如何?”

梳芙厘将他按在了墙上,阻止了他打算逃跑的念头,俯视着他。这时才真正让人看出,他们真实的身高。只是,这样看起来,梳芙厘倒不只是高了一点。而且事实上,这里也并没有歌剧院一般众多的观众,倒不如说,一位也没有——这是在无人的小巷。

“…玩够了?玩够了我就该回去练习了。”

欧培拉毫无惧色地望着他,但也不失对他的警惕和戒备。现在的他,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然而,梳芙厘也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他抬起欧培拉的下巴,使他琥珀色的瞳孔与自己的血瞳对上,使得危险感很快蔓延了他的全身。

“欧培拉,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偶么?”

“……”

这样奇怪的话语,换作是谁都不会答应的吧。

“我啊,一直觉得你就像人偶一样美丽。只是,如此美丽的嗓子,毁了的话就有点可惜呢。”

他的指尖不知何时已经划到了欧培拉的脖间,温柔地,而又肆意地在他喉结上划来划去。刚要说些什么,但下一秒,梳芙厘就如凶狠的猛兽一般,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挂在了墙上。梳芙厘笑着,像是在玩游戏一般,不停地笑着。

绷带脱落,他顿时也像被触碰到了什么伤口一样,止不住的疼痛感向他袭来,向他全身袭来。嗓子,是他最为致命的地方。他发不出声音,摁在他脖子上的手不允许他发声,尽管受过专业的训练,想要在这种时候发声,也是很困难的。

“……让开。”

他艰难地说出这一句话。然而眼前的人,却好像没听见一样。梳芙厘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低沉的嗓音。

“我再问一遍,你愿意陪在我身边吗?”

他明知对方无法给出解答,他的嗓子还被压着。但就算他没被掐着,他大概也永远无法给出解答。只不过,对于梳芙厘来说,永远没有解答,才是最好的解答。

就算,他还有气息。

梳芙厘看着无力瘫倒在地上的欧培拉,“啧”了一声,摇了摇头。但是,这样,他就永远是我的了。梳芙厘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抱住了地上的人。

“你愿意陪在我身边的对吧?”

每次我这样问缇娜和莉莉娅,她们都会答“是”。

“那就变成我的人偶吧,我亲爱的欧培拉。”

变成我的人偶,永远只为我而歌吧。

因为这是我们的,Happy End。

是这场歌剧的,Happy End。

没过几天,“欧培拉”仍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静静地坐在梳芙厘的桌子上,只是静静地。他的头发,是由原本欧培拉的头发所制成,虽然和那个叫菱饼的小家伙,完全不是同一个意味。他的皮肤,比其他人偶的质感要奇妙许多,因为,那是欧培拉的皮肤。眼珠,嘴唇,就连脖子上的绷带,都被还原了。

“一开始就这么乖该多好。”

梳芙厘笑着,轻轻提起“欧培拉”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欧培拉”唱了起来,他的歌声,依旧是那么的美丽,迷人。其实,梳芙厘还在他的身体里装了一个小小的八音盒,放入了欧培拉的歌唱音频,而开关,则放在手内。这是他第一个会唱歌的人偶,并且,永远只为自己而歌。

是的,永远。

最近,梳芙厘忘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就连自己的桌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欧培拉的人偶,也回忆不起。

最近都没有见到过欧培拉君了呢……搬走了吗?但是,也没有再听到过他的消息。梳芙厘趴在桌子上,静静地望着桌子上的“欧培拉”。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人人偶,总有一种别样的感情。他按下了手上的开关——这是他前几天偶然发现的。“欧培拉”歌唱着,嘹亮的歌声响彻了整个房间,美丽得令人想哭。这一刻,他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偶,就是欧培拉本人。

“抱歉啊,缇娜,明明说好了今晚跟你一起的。”

他对着另一个卷发的金发人偶,轻声说着,把“欧培拉”抱到了床上。

真正的欧培拉依旧不知所踪,但是,对我来说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今晚就让‘欧培拉君’,陪我一次吧。”

-END-

半世繁华琉璃殇

嗯……你们觉得哪个头像框好看?
这是我最喜欢的几个了

嗯……你们觉得哪个头像框好看?
这是我最喜欢的几个了

Choi twins lover 10³
相信我我不是威士忌黑哈哈哈哈哈...

相信我
我不是威士忌黑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会有2.0版本(咕咕咕)
不搞一下这个夺走了我理智的男人都对不起我氪的2k2……

相信我
我不是威士忌黑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会有2.0版本(咕咕咕)
不搞一下这个夺走了我理智的男人都对不起我氪的2k2……

城本奈奈子
我想了想 法棍是个工作狂→经常...

我想了想

法棍是个工作狂→经常熬夜→熬夜容易困→困了就想睡  然后就有了这张图(bs

书上的标志瞎画的(整幅画都是瞎画的)

我终于画出了勉强能看不辣眼睛的东西(我永远都在丢人)

还有

法棍好可爱!!!!!!!!!!!!!!!!!

我想了想

法棍是个工作狂→经常熬夜→熬夜容易困→困了就想睡  然后就有了这张图(bs

书上的标志瞎画的(整幅画都是瞎画的)

我终于画出了勉强能看不辣眼睛的东西(我永远都在丢人)

还有

法棍好可爱!!!!!!!!!!!!!!!!!

六狐不是咕咕咕鬼谷子!
听说画了蟹黄能出蟹黄 日常迷信...

听说画了蟹黄能出蟹黄

日常迷信

深海征服!!快到我怀里来!!

听说画了蟹黄能出蟹黄

日常迷信

深海征服!!快到我怀里来!!

风清墨色

穿越者 第四章

tag里有个人超级吵,已举报


四、开个餐馆不容易
我趴在棋牌馆的桌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川味火锅愉快地打麻将。棋牌馆里的人喧闹着,并不烦人,重建的速度在几位飨灵的帮助下异常的快,没过多长时间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当然,这与我们战斗迅速没有令城镇遭到大规模的破坏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增糕端着茶水走到我身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我说增糕啊。”我开口道,眼神却不在他身上。
“嗯,怎么了?御侍大人?”增糕专心致志地喝着茶。
“都说啦别叫我御侍大人,叫我莫弈就行了。”我看着他的侧脸。“我在想啊,开个饭馆怎么样?”
“噗”的一声,增糕把还没咽下去的茶全部喷了出来,在咳嗽了几声之后转头看向我,“你确定吗?莫弈?你的...

tag里有个人超级吵,已举报



四、开个餐馆不容易
我趴在棋牌馆的桌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川味火锅愉快地打麻将。棋牌馆里的人喧闹着,并不烦人,重建的速度在几位飨灵的帮助下异常的快,没过多长时间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当然,这与我们战斗迅速没有令城镇遭到大规模的破坏也是有很大关系的。增糕端着茶水走到我身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我说增糕啊。”我开口道,眼神却不在他身上。
“嗯,怎么了?御侍大人?”增糕专心致志地喝着茶。
“都说啦别叫我御侍大人,叫我莫弈就行了。”我看着他的侧脸。“我在想啊,开个饭馆怎么样?”
“噗”的一声,增糕把还没咽下去的茶全部喷了出来,在咳嗽了几声之后转头看向我,“你确定吗?莫弈?你的手艺怎样都还是个未知数呢,当然,那次的暴食除外。”
“我告诉你,你没吃过我做的面,我做的面食,没人说不好 !而且,除了面之外,我其他的东西也还不错啊,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露一手?”我说着揪了揪增糕的辫子,以表示我对他这番话的不满。
“喂莫弈,别拽我的辫子。我快要疼死了。”增糕说着抽回了他的辫子。“如果这么说,到还可以。”增糕拽回辫子后认真的看着我。
“但是,你现在没钱,开店需要装修费,桌椅板凳也要钱,锅碗瓢盆还有灶台也要钱,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杂项,哦对了,你做饭买原料也要钱。”增糕掰着手指算。
“照这么看来,你还打算开店吗?”
我麻木的看着增糕,毫不犹豫地给了打破我美妙幻想的他一巴掌。
“不要打破御侍大人的美好幻想嘛。”三明治笑嘻嘻地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蘑菇。“没有原料,可以去密林,玉泉镇,甚至学院去找啊!那里的原料一大堆!”三明治兴奋地挥动着四肢。
“那么开店的经费呢?”增糕一脸行吧我说不过你的表情看着三明治。
“至于这个吗,嘿嘿,用它!”三明治指了指手里的蓝色蘑菇。
“这是什么玩意儿?蓝瘦香菇?”我戳了戳蘑菇
“不是啦,是迷惑菇哦。”
迷惑菇,我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词。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可以使敌人暂时攻击敌人自己的东西吧!”
自从上次我拿菜刀火柴和保鲜膜打败了暴食之后,我就发现,我手机里的这三个物品所对应的天赋(直切,烈焰烧烤,保鲜)都自动的升级了,并且这些技能在我再次想使用时,会从我的眼镜里出来,在眼前映出相应的图案。
如果这次我获得了迷惑菇技能,那我就又多了一项天赋了!
想到这里,我便急急地对三明治说:“快给我啦!”
三明治晃了晃迷惑菇,“御侍大人,你先别急啊。”他顿了顿,再次开口,“御侍大人,你应该知道,我打牌就从没输过,因此也很少有人找我来对赌。但如果使用迷惑菇就不一样了。御侍大人可以用这项技能迷惑他人来与我对赌,这样不就行了吗?”

老奸巨猾。我和增糕同时想到。





这次比较短。





不氪帝还是在あんスタ里买了一张30块月卡赞助了mzx
不枉我许愿多年,就等蟹黄了在每...

不枉我许愿多年,就等蟹黄了
在每个宝箱关里许愿还是有用的
不过我最近真的有点奇怪,约战52抽出了反折,es联动小黄书47白嫖十抽出了纺哥,现在出了等了这么久的烤鸭(虽然我爱的是小菱饼),不过我喜欢(被打)
欢迎大家来吸欧气鸭

不枉我许愿多年,就等蟹黄了
在每个宝箱关里许愿还是有用的
不过我最近真的有点奇怪,约战52抽出了反折,es联动小黄书47白嫖十抽出了纺哥,现在出了等了这么久的烤鸭(虽然我爱的是小菱饼),不过我喜欢(被打)
欢迎大家来吸欧气鸭

半世繁华琉璃殇
我何时改的头像框我经历了什么是...

我何时改的头像框
我经历了什么
是叫蝶儿吧
这么棒的吗?!!

我何时改的头像框
我经历了什么
是叫蝶儿吧
这么棒的吗?!!

匿了个名

这是个新建的食契语C,欢迎各位半白和大佬来玩!

这是个新建的食契语C,欢迎各位半白和大佬来玩!

半世繁华琉璃殇

我才多久没肝你们都是谁?!
发生了什么?!!
那是血腥玛丽??
你什么时候出的皮肤??!!!
绿豆汤哪里来的?!
图四我是抽了个什么?!

我才多久没肝你们都是谁?!
发生了什么?!!
那是血腥玛丽??
你什么时候出的皮肤??!!!
绿豆汤哪里来的?!
图四我是抽了个什么?!

登火
新過場圖的完整圖~兩隻都很可愛...

新過場圖的完整圖~
兩隻都很可愛★

新過場圖的完整圖~
兩隻都很可愛★

御请于迦南。
摸个拿皇♀。不上色了。还有你穿...

摸个拿皇♀。不上色了。还有你穿的这到底是个什么衣服啊,每次我都想剪了。

摸个拿皇♀。不上色了。还有你穿的这到底是个什么衣服啊,每次我都想剪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