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食死徒

2135浏览    106参与
魍落血_万恶伏藏
在老伏很多少年,青年的帅照中挑...

在老伏很多少年,青年的帅照中挑了这个(。)

这一幕简直太经典了,那个魔性的,诶嘿嘿~

别笑,不笑还像个大BOSS,笑了我也跟着笑。

会笑的卤蛋。

在老伏很多少年,青年的帅照中挑了这个(。)

这一幕简直太经典了,那个魔性的,诶嘿嘿~

别笑,不笑还像个大BOSS,笑了我也跟着笑。

会笑的卤蛋。

薄荷糖

[HP·龙套中心·LV或TR相关]朋友

梗概: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最亲爱的丈夫和父亲,巫师尊严的无畏捍卫者,伟大的黑魔王最忠诚的部下和挚友。

备注:17年的旧坑,忘得差不多了,勉强补了个结局。

——

正文:

1

“你会听见许多食死徒声称他们得到了他的信任,并声称只有他们才能够接近他甚至理解他。其实他们都受了愚弄。伏地魔从来没有一个朋友,而且我认为他从来都不需要朋友。”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

病人的梦总是更加光怪陆离。狄尼苏斯看见魔法在黑暗中绽放出繁乱的光彩,像很多年前他们在实验室里的黑魔法实验,但远比那些光还要盛大,还要嘈杂,光线像一个疯子涂抹十年的画一样挤满他的视野,线条多得让他头疼。他听...

梗概: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最亲爱的丈夫和父亲,巫师尊严的无畏捍卫者,伟大的黑魔王最忠诚的部下和挚友。

备注:17年的旧坑,忘得差不多了,勉强补了个结局。

——

正文:

1

“你会听见许多食死徒声称他们得到了他的信任,并声称只有他们才能够接近他甚至理解他。其实他们都受了愚弄。伏地魔从来没有一个朋友,而且我认为他从来都不需要朋友。”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

病人的梦总是更加光怪陆离。狄尼苏斯看见魔法在黑暗中绽放出繁乱的光彩,像很多年前他们在实验室里的黑魔法实验,但远比那些光还要盛大,还要嘈杂,光线像一个疯子涂抹十年的画一样挤满他的视野,线条多得让他头疼。他听到和光线一样混乱的声音,各种各样,它们似乎就在他耳边。他听到多洛霍夫兴奋的吼叫,艾弗里的笑声,他自己的欢呼――他被吵得头痛欲裂,想抬手按按眉心,但压倒一切的疲惫碾着他的身躯,榨出他的生命――他连呼吸和心跳的力气都快没有,更别提抬手。

仿佛奇迹降临,他感到太阳穴一片舒适的凉意。头痛消失了。嘈杂消失了。光彩消失了。他看到沙漠,一片辽阔的金黄,一切像儿童的简笔画一样简单。有个异国女人身披白袍向他走来。

拉蒂法。他喃喃。他的妻子张开双臂向他走来,她的身形变得越来越高大,她洁白的亚麻袍子占领视野,他淹没在纯白之中。

他感到自己陷入了梦中,因为他感到生命和青春重降于他。突然,有一双手轻轻覆在他眼睛上。他猜测这神秘人的身份,谁会做出这种举动,即使是在梦中,即使是在早年?

阿斯特丽娜?他说出一个名字。那双手未移开。艾瑞克?他又唤出一个童年伙伴的名字。那双手纹丝不动。他抬手去摸那双手――是一个孩子的手。他突然一怔。

“帕菲娅……”

那双手移开了。他早夭的姐姐发出爽朗的大笑。狄尼苏斯想回头,这一动作却吵醒了他自己。

老莱斯特兰奇艰难地喘着,睁开眼睛,他看到的妻子正守在他身边,他的儿子们正站在床前。他又闭上眼睛,仿佛需要积蓄力量。

“向我发誓,”他有气无力地开口,“你们将效忠于他。”

“我发誓,父亲,我将效忠于他。”他的长子脸色苍白。狄尼苏斯知道,与其宣誓效忠,罗道夫斯更喜欢浑水摸鱼,占尽好处,享受生活,这孩子怎知忠诚的分量?

“我发誓,父亲,我将效忠于他。”他的次子神情哀痛。但他根本不在乎他们的事业,狄尼苏斯望着拉巴斯坦心想,他没有野心,根本不在乎巫师血脉相承的荣耀。

他失望地轻叹一声。

他们都比不上他,他们都代替不了他。

2

“在学校的几年里,他在身边笼络了一群死心塌地的朋友,我这么说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词,但我已经提过,里德尔无疑对他们毫无感情。这帮人在城堡里形成一种黑暗势力,他们成份复杂,弱者为寻求庇护,野心家想沾些威风,还有生性残忍者,被一个能教他们更高形式残忍的领袖所吸引。换句话说,他们是食死徒的前身,有的在离开霍格沃茨后真的成了第一批食死徒。”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

这是一个宽敞的房间,许多把椅子围成一个圆形,其中正对门的那把明显与其它不同――更高大,更舒适。房间里的光线不明朗,壁炉里的火和天花板的蜡烛让这里维持在亮与暗之间。厚重的窗帘遮住几扇巨大的落地窗,使这里像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密室。它确实是个密室,位于黑魔王的大本营,魔法使它无法被找到,无法被监测,无法被偷窥。

狄尼苏斯走进来,在昏暗中落座。这里是他的回忆,他躺在病床上忍受病痛折磨时构建出来的虚幻,但一切似乎比梦还真实,仿佛就是现在,仿佛伸手就可碰到。是因为他快死了吗?他将死的意识已经快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了吗?记忆的卷轴不受他控制慢慢展开,他看见自己参加的最后那次集会的情形。

他对面坐着艾弗里。在明灭的烛火中,这个瘦削的、和他一样已经显出老态的男人把目光投向他右手边的空位,向他露出一个标准的艾弗里式微笑:一种饱含恶毒的讥诮的嘲笑。他对此回以一个平和的笑容,仿佛在说:是啊,那狡猾的马尔福甚至从头到尾都不是食死徒的一员,却可以占据他在此处的座位——离黑魔王最近的那两个位置中的一个——但他不会在意,因为这群虚伪的投机商占据不了他在大人心中的位置。艾弗里对他摇摇头,露出轻蔑的神情。狄尼苏斯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艾瑞克·艾弗里总是嘲笑一切,他在嘲笑他,嘲笑他愚蠢。

你有什么资格?狄尼苏斯在斗篷下的握紧他的魔杖。黑魔王无所不知,他心想,大人清楚你那些小秘密,知道小艾弗里,你那来历不明的独子,拥有多么卑贱的来自母亲的血统:麻瓜!而他选择和我分享这一切,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蠢货。

人们还在陆陆续续走进这个房间。罗齐尔夫人踏进房间,她的丈夫当时染病在家休养。她看见莱斯特兰奇,向他们颔首致意。狄尼苏斯站起来回礼。阿斯特丽娜比艾弗里忠诚,因此他对她报以善意和好感。但狄尼苏斯并不尊敬他的青梅竹马,他时常想,这女人明白他们的事业真正的内涵吗?还是她只是被爱情的力量鼓舞着盲目向前?在阿斯特丽娜之后狄尼苏斯看到了多洛霍夫,一个愚蠢的大块头,狄尼苏斯毫不怀疑,只要能满足多洛霍夫残忍嗜血的欲望,他是无所谓亲麻瓜还是支持纯血论的。衣冠楚楚的卢克伍德,他在魔法部供职,为他们提供情报,但毫无疑问他愿意做的也仅仅如此。优雅的布莱克,他内里是个疯子,只要能洗涤魔法界,谁是领袖他们毫不在意。诺特是个胆小鬼,穆尔塞伯又傻又无知,还有……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披着一件做工考究的长袍,顶着那头比女人更漂亮的长发,像只白孔雀一样施施然向狄尼苏斯走来。

莱斯特兰奇。

马尔福。

听说拉巴斯坦病了。

我替他感谢您的关心。

每一个纯血小巫师都万分珍贵,我们未竟的事业将来还要靠他们。

毫无疑问他们会继承我们的意志和荣耀,但我们也未必看不到那一天的来临。啊,我差点忘了恭喜您,卢修斯就要在今天被大人烙上黑魔标记,这可是连您都没得到过的殊荣。

我已经老了,对大人无足轻重。但卢修斯比我更优秀,他会不遗余力辅佐大人实现我们的理想。

他还太年轻。

不会年轻太久。很快的,莱斯特兰奇,很快的。

幻影移形的爆裂声打断了他们的交流。所有人站起来,死寂在一瞬间降临。无人胆敢发出一丝声响或妄动一下,他们都明白,无人可以在这里幻影移形――除了伟大的黑魔王本人。

狄尼苏斯注视着他,跪下仰望着他,和其他食死徒一样,爬过去亲吻他的袍子。这一刻,黑魔王不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之躯,他是一个神明,一个象征,一个符号,一个理念,将他们召集起来为了一个共同的崇高的目标奋斗——即使这群人走到这里的原因千差万别。

无论别人是为什么投奔黑魔王,狄尼苏斯站在自己的回忆里心想,他们都比不上他。他们不了解黑魔王,他们是为了各自的利益,但他不同。他坚定地站在黑魔王身边,从不动摇,绝无二心。他忠于他,不仅由于他承诺的荣耀,更是因为……

“先生!”家养小精灵的声音尖利刺耳,足以将任何陷入幻影的人拉回现实。

狄尼苏斯睁开眼睛,听到他的家养小精灵说:

“先生,黑魔王来访。”

狂喜。

3

“这个名字我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时候就用过的,当然啦,只对我最亲密的朋友用。难道你认为,我要一辈子使用我那个肮脏的麻瓜父亲的名字?要知道,在我的血管里, 流淌着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的鲜血, 是通过他的女儿传给我的!难道我还会保留那个令人恶心的普通麻瓜的名字?他在我还没有出生时就抛弃了我,就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妻子是个女巫!不,哈利。我给自己想出了一个新的名字,我知道有朝一日,当我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时,各地的巫师都不敢轻易说出这个名字!”

――《哈利波特与密室》

*

狄尼苏斯睁开眼睛,死亡的恐惧令他心跳飞快。在一片轻柔的绿色幽光中,他看见熟悉的墨绿色帏幔,摸摸身上的被褥,熟悉的真丝触感。他在寝室里,霍格沃茨斯莱特林里德尔和莱斯特兰奇的寝室里。他安心下来。是梦。他判断。但那个梦实在真实。他想起听到那个人造访的消息时自己的狂喜,以及在那个人踏进屋前便急速降临的死亡,最后一点生命从身体流走……狄尼苏斯打了个寒战,翻了个身。从光线判断现在时间还早,但他感觉自己困意全无。思索了几秒钟,他坐起来,披上外套,打算继续看他最近刚搞到的一本黑魔法书籍。他掀开帏幔,就在此时,对面四柱床下垂的帏幔里突然冒出一个脑袋。

在黑湖水折射进来的微弱晨光里,狄尼苏斯和里德尔四目相对。

“你做噩梦了。”

“你没睡?”

男学生会主席不置可否,继续问道:“你梦见什么了?”

“……无聊的东西。”

里德尔笑了一下。

“梦见你的心脏长毛了?”

“哦!拜托里德尔――”狄尼苏斯摆摆手,“我已经很久不做那个噩梦了。”但他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那个噩梦的场景,他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三年级在面对博格特时那玩意儿变成了他自己,空洞的胸腔嵌着一颗漆黑的覆盖毛发的心*。

“那是什么?你不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就像死到临头只差惊声尖叫了。”

狄尼苏斯沉默了一会儿。不知为何他不想把梦的内容告诉里德尔。

“我确实梦到死到临头……我梦见了我行将就木时是场景,就像预言一样。”他最终说。服从里德尔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他看见里德尔饶有兴趣地挑挑眉。于是他继续说道:“我梦见那时候我们的理想已经快要实现,你成为了纯血战士们的领袖,伟大的黑暗公爵,伏地魔大人。你已经飞离死亡。当时我已经老了,但你依然强大如壮年……”

里德尔笑了起来。这是一种含有自得,轻蔑和怜悯的笑声。

“如果伏地魔大人找到了飞离死亡的方法,狄尼苏斯,”年轻的伏地魔允诺道,“你一定不会死。”

狄尼苏斯望着里德尔。正常情况下,他会感到高兴,一种分享野心的兴奋,他的舍友将出人头地,这毫无疑问,而在那光辉的未来画卷中有他一席之地,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也将出人头地,这毫无疑问。可现在呢?也许是那个梦,也许是某种更为神秘的力量,狄尼苏斯突然感到抗拒和不安。不应该是这样!有个声音对他说。

“不,里德尔,”他竟然这样对他说,“也许到时候我会甘心迎来生命终结。”

他的话挑起了里德尔的兴趣,或者他激怒了他也未可知。在暧昧不清的黑暗里,这英俊的优等生的脸变成一个混沌的影子,像一个噙着微笑的可怕魔鬼。魔鬼之子。狄尼苏斯脑海里闪过这个称呼,这是他头一次见里德尔时心底里给这个男孩儿的评价。

“真的吗,狄尼苏斯?”这魔鬼之子说。

他不喜欢这个话题,别继续了!狄尼苏斯的斯莱特林特质警告他。但他今天似乎像被施了夺魂咒一样一反常态。

“我发现,”狄尼苏斯说,“死亡不是黑暗、冰冷、恐怖,而是光明、喜悦、安宁。”

“你大概忘了,你谈论的是梦里的死亡。”

“也许是死亡透过他的兄弟向我描绘他的形貌**。”

里德尔爆发出一阵大笑,他掀开帷幔,靠在枕头上。狄尼苏斯也靠向床头,把一只手臂枕在脑后。

“但是,狄尼苏斯,”里德尔轻蔑地问,“你见识过真正的死亡吗?”

狄尼苏斯嘴唇蠕动了一下,好像他试图阻拦了一下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是的。我曾有个姐姐,帕菲娅大我两岁,她在我六岁那年被毒触手蛰了,意外身亡。”

里德尔大概惊讶了一下。

“你当时感觉如何?”

“恐惧和庆幸,”他轻声说,“我们经常在那儿玩,如果不是她……或许死的就是我,没人想到我们常钻来钻去的那处篱笆下竟然会长出毒触手。”他怀着说漏秘密的恐惧,但也有分担秘密的轻松。帕菲娅的死是狄尼苏斯难以释怀的心结:他所感到的自己幸免于难的喜悦远远胜于他对自己亲姊死亡的哀痛。

“是啊,不是他们就是你……”里德尔喃喃道。狄尼苏斯感到安然,里德尔没有指责他,他是理解他的。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阵。这时,大概是有一条大鱼游过窗前,寝室里微弱的光线突然消失了。黑暗笼罩着他们。

“你为什么没睡?”狄尼苏斯问。

直到微光重新照进帷幔上的银线,里德尔才开口:

“我找到马沃罗了,狄尼苏斯。”

血液翻涌。狄尼苏斯听见自己的心突突直跳。他暗暗嘲笑自己:听到这个消息他竟显得比里德尔更兴奋。

“他是你的祖父吗?”他不假思索地问,而里德尔没有立刻回答他。狄尼苏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这老冈特,斯莱特林的最后的血裔并非这位蛇佬腔的血亲吗?难道汤姆·里德尔的蛇佬腔天赋并非来自伟大的四巨头之一,学院的创始人吗?还是说……

“他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最后一支,我母亲的父亲,”里德尔在他理出头绪前开口了,声音毫无感情,“我还查到了我父亲的身份,他确实是个麻瓜。他和我母亲结婚,结果发现她是个女巫,于是就抛弃了她。她当时怀着孕。”

狄尼苏斯吓了一跳。他猛地把手臂抽出来,瞪着里德尔,对方没有看他。狄尼苏斯感到喉咙发干。这是个被所有说腻的故事情节,巫师和麻瓜的常见悲剧,狄尼苏斯没想过里德尔会成为――梅林啊!

“愚蠢的麻瓜……”狄尼苏斯喃喃。

“愚蠢,肮脏,下贱!”里德尔突然爆发,嘶嘶地诅咒起他的父亲,“麻瓜都是这种无知的蠢货,早该有人教导他们应得的地位。你知道吗,狄尼苏斯,当我查访到那个肮脏的麻瓜的住所时,我得知他已经死了――不久前被我母亲的弟弟杀了。”

狄尼苏斯睁大眼睛。得知里德尔是混血并不能削减他对他的崇拜,相反,里德尔在他心中的形象更奇特了,这被命运眷顾却又被其诅咒的天才,狄尼苏斯知道凡人的磨难摧毁不了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伏地魔,将会走过那条光荣的荆棘路,摘取无上荣光……

“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启示,”狄尼苏斯突然又听见里德尔说,后者情绪已经平稳下来,“如果说从前我还有过一丝犹豫,那么现在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我将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到底是什么。狄尼苏斯,整个魔法社会正朝着错误的道路越走越远,他们满足于龟缩带来的安逸,却忘记了天赐的力量和尊严――流淌在我们血管里的珍贵的魔力!他们竟甘心让她浪费。”他稍稍停顿一下,然后说道:“我们会改变现状。在伏地魔大人的带领下,我们会改变世界。在不远的未来,我母亲的悲剧将永远被杜绝,高贵的巫师血脉将重拾他们的骄傲,不会再出现愚蠢的血统叛徒,而肮脏低贱的麻瓜会认清他们该呆的位置――当巫师享有这群劣等生物的尊敬时,他们会铭记伟大的伏地魔大人和他麾下的食死徒勇士们,我们会站在历史的荣誉之巅,无人可再创比此更辉煌的事业。”

“这是必然,大人,”狄尼苏斯声音颤抖,难以抑制他的激动和期待,对这和他同龄的少年勾画出的未来,“这是必然的,我的主人。”

昏暗中,里德尔向他望来。狄尼苏斯看不清他,但能感到他灼热的视线和野心勃勃的笑容。

里德尔向他伸出手,手指上那枚黑宝石戒指闪闪发光――

这时,狄尼苏斯醒了。

――

*参见《诗翁彼豆故事集》中的巫师童话《男巫的毛心脏》。

**希腊神话里睡神和死神是兄弟。

4

“我当时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小伙子,对善恶是非有着一套荒唐的想法。是伏地魔指出了我的错误。世界上没有什么善恶是非,只有权力,还有那些无法获取权势的无能之辈。”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

狄尼苏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一个女孩儿的脸就在他眼前——帕菲娅在他头边蹲下,像观察蚂蚁搬家一样望着他。她的脸红润健康,眼睛里闪烁着生气和活力。他博学的姐姐就在他眼前,那个小小年纪就会和父母争辩善恶是非,那个他最初的保护者和引路人,那个小小年纪就夭折的可怜小女孩儿。

“你还好吗,戴尼?”

“我死了吗,姐姐?”

“还不清楚,戴尼。这需要点时间才能确定。”

狄尼苏斯长舒一口气。他想坐起来,但身体依然如病中一样虚弱。他不得不伸手向他姐姐求助。帕菲娅拉住他的手,由于她本人也才八岁而已,他们费了些功夫才让狄尼苏斯坐起来。狄尼苏斯环顾四周,毫不惊讶地发现这是他家后院,他们就呆在篱笆旁——自从帕菲娅在这里意外身亡后,狄尼苏斯就再没主动来过这儿。

帕菲娅见他打量那篱笆,便高高兴兴爬到一个木桩上,就像小时候一样,坐在那小块方寸之地上摇晃她的两条腿。她从不担心会掉下去,这就是她魔力的表现:她从来不会掉下去。她笑着望着她年老的弟弟,狄尼苏斯感到她在炫耀她的灵活和恣意。

“如果你想,你也可以爬上来。”帕菲娅说。

“我‘想’?”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个小孩儿,那么你在这里就会变成小孩儿。”

狄尼苏斯闭上眼睛,努力了一会儿。

“我做不到。”他说,“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他依然能回想起六岁时看到姐姐高高地坐在那儿时他心里的羡慕和嫉妒,但此时的他望着帕菲娅,心底波澜不起。毕竟,当一个人领略过权力的滋味,主宰过他人的生杀大权后,他怎么还会羡慕可以在篱笆上爬上爬下的自由呢?

他们无言地坐在午后的阳光中,夏季的清凉的风吹过他们相同颜色的头发。

帕菲娅的腿不晃了,她若有所思地望着狄尼苏斯。狄尼苏斯感觉女孩儿柔和的褐色眼睛里露出哀伤的神色。

“你的灵魂有裂痕。”片刻后她这么说。

“这是什么意思?”

“你杀过人。”她说。她眼睛里透出一种指责。

“非得杀吗?”帕菲娅又问。

“非得杀。”他回答。

她沉默了一会儿。

“为了什么?”

荣耀,尊严,魔法即强权,生存即战争……无数个词涌到嘴边,梦里的少年伏地魔还在耳边慷慨陈词……改变世界,不朽,家族传承,仇恨……

狄尼苏斯望着孩子澄澈的双瞳,从嘴唇间吐出一个词:

“利益。”

帕菲娅盯着他的双眼,缓缓摇摇头。

狄尼苏斯突兀地感到恼火——他本对这种情况有遇见,帕菲娅,即使她是早慧的,他曾经崇拜的偶像,她毕竟也只是个八岁的小姑娘!她活得太短,根本没看明白人们留下的谆谆教诲里包含着多少无知的谎言——为了自己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为了自己能获得尊严,获得荣耀,获得权势,杀人算什么!杀人甚至还是所有付出中最简单的那一个!他曾为了利益差点痛失所爱,他曾为了利益逼迫长子和不爱的人结婚,他曾为了利益出卖过去的朋友,和两看相厌的人虚与委蛇。如果你还活着,帕菲娅,你也不会和我有什么不同。你那样早熟,只会比我更早明白善恶之后的真实!你只会比我更加不择手段……

“戴尼,你本来不是仰赖那些东西维生的人。”

“那么我仰赖什么维生?”狄尼苏斯问,他语气温和更显得可怕。

“你需要别人向你屈膝吗?你只有从他人的屈从中才能活得快乐吗?你只有在贬低、侮辱、伤害他人时才能获得心灵的满足吗?”帕菲娅摇摇头,“伏地魔需要,可你不是,你沉溺其中了,戴尼。”

狄尼苏斯静默了一会儿。接着他问:“你是怎么知道伏地魔这个名字的?”

帕菲娅垂下头,低声说:“那该问你了,戴尼。”

“我还知道你曾把钻心咒施加在一个麻瓜小孩儿身上――比我大不了多少――在你的同伴用相同的手段折磨完他的父母后。”

狄尼苏斯露出一种表情,好像他知道这是罪恶的,但他装作麻木不仁。

“想想我得到了什么,”他低声说,“看看我拥有了什么?”

“你得到了你爱的姑娘,可你没有好好爱她,”帕菲娅对他说,“你拥有两个和你很像的孩子,可你限制了他们的人生。他们顺从你,可你没有顾虑过他们。”

“如果,站在这个位置的是他们,”狄尼苏斯咬着牙说,“他们也不会顾虑我。”

你怎么敢这么污蔑她?狄尼苏斯眼前闪出他妻子忧郁的眼神。你怎么敢这么诋毁他们?他年幼的儿子们沉默地站在漆黑的长廊尽头。

但狄尼苏斯摇着头,把这些记忆甩出去。看看你换回了什么!艾瑞克向他行礼,两眼透出怨恨的光芒,他自小长大的朋友再也没叫过他狄尼苏斯。他和马尔福平起平坐,那白孔雀对他露出一个假笑,他不得不浪费许多时间在这讨厌家伙的宴会谈笑风生。

我看不懂人们为什么前赴后继在权力的游戏里浪费一生,某个傍晚,他的小姐姐夹着书对年幼的他说。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们的野心应当用实现更有意义的目标。帕菲娅望着窗外的夕阳,对未来无限期许。

但少年伏地魔的声音再一次在耳畔响起:我们是在为整个魔法社会的未来奋斗!

是啊,没错……

“你不明白,帕菲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魔法界!”

狄尼苏斯抬头看向帕菲娅,她灰蓝色的裙摆轻轻飘动,沉默的眼神分明在说:你让我失望,戴尼。

在她开口前,一段记忆跳入狄尼苏斯脑海。

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阿斯特丽娜举着酒杯对他说。

你不是也立刻中断了在希腊的旅行?

不,你和我不一样。阿斯特丽娜摇晃着脑袋,她醉了。你不一样,狄尼苏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了解……她突然探身靠近,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回忆之外,帕菲娅和阿斯特丽娜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本不是纯血论的信徒。”

5

“我很高兴听到你把他们称作朋友,”邓布利多说,“我以为他们更像是仆人。”

“你错了。”伏地魔说。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

“狄尼苏斯,我的朋友,从安眠里醒来吧。”

拉蒂法·莱斯特兰奇和她两个儿子惊喜地看到,随着黑魔王魔杖尖端的光芒消散,狄尼苏斯缓缓睁开眼睛。他看起来脸色灰败,眼神涣散,就像一个已经死去但灵魂被迫禁锢在尸体上的僵尸。可他和僵尸有着明显不同,因为僵尸不会露出喜悦的笑容望着他们。

“拉蒂法。”他甚至有力气伸出手。拉蒂法顾不得伏地魔就在旁边,快步上前握住丈夫伸出的手。

“狄尼苏斯,”她吻着那只苍白的手,“狄尼苏斯。”她温热的泪水滴在他冰凉的皮肤上。

狄尼苏斯望着她,感到那眼泪不是滴到他手上,而是滴到他心里。

她冒着被荣誉谋杀的危险选择和你来到英国,你得到了她,却没好好爱过她……

“很抱歉,拉蒂法。”

他的妻子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她止住了抽泣,看向她的儿子们。

“过来,向你们的父亲——”她的眼泪又一次流下来,“道别。”

罗道夫斯畏惧地看了一眼伫立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黑魔王,但一旁的拉巴斯坦已经迈出脚步,他也连忙跟上。

“父亲。”他说,接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孩子们,”狄尼苏斯于是开口了,“我当你们的向导当的太久了。现在我们暂时分别,但相信我,有一天我们会重逢。在那之前,你们能依靠的只有你们自己。你们也许会看到我看不到的东西,经历我没经历过的事情……如果到那时,你们决定做出会让我失望的事情……”他闭上眼睛,最终还是把这句话说出口:“那么就去做吧。不要顾虑我,你们的人生是你们自己的。只有一点,照顾好你们的母亲。”

拉巴斯坦颤抖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想做出他哥哥刚才做的动作——扭头看一眼黑魔王,但他忍住了。

没人说话。没人敢说话。

“拉蒂法,”狄尼苏斯再次开口时看向伏地魔,“带他们出去吧,我有话要和大人单独说。”

等门关上后,狄尼苏斯望着黑魔王非人的面孔。

“您要坐下吗?”他虚弱地开口。黑魔王摇摇头。

“如果你愿意,”黑魔王的形影在那一刻和梦里的少年重叠,“我会让你活下来,无所不能的伏地魔大人已经征服死亡。”

“是啊,是啊……但是,我想,死也许并不可怕,”他说出梦中对他说过的话语,“死充满光明、喜悦、安宁。”

“那只是个美梦,我的朋友,”黑魔王回答,“那不是真正的死。”

“不,不,里德尔……我是见识过真正的死的。”

但是和梦不一样的是,里德尔没有回答他。那只是个美梦,和里德尔敞开心扉,彻夜畅谈。真实的黑魔王不会在他不需要笼络人时打开话匣子。

“在梦里,我记起了很多事,”狄尼苏斯说,“我见到了我早夭的姐姐,她让我记起——我本不是纯血论的信徒,也不想追求什么荣耀。”

伏地魔勾起一个轻蔑的笑容。

“垂死的你变得软弱了,狄尼苏斯,”他说,“但伏地魔大人会原谅你,会让你保有你死后的名誉。”

“不……大人,我并不是在说……我从来不后悔追随你,里德尔。我从来不后悔回到英国,帮助你……里德尔,我很荣幸,我认识了你……”

那年,他和拉蒂法躺在滚烫的沙子上。一只猫头鹰打搅了他们的新婚。它带来一封信,署名为:

你的朋友,

Lord Voldemort

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用尽最后力气,握住朋友的手。

里德尔,狄尼苏斯最终问,我是你的朋友吗?

6

“不是我自己吹嘘,哈利,我一向能够随心所欲地把人迷惑住。”

——《哈利波特与密室》

*

纯白的雾气笼罩他,在一片光明和宁静中,他看到帕菲娅向他走来,张开小小的双臂。他蹲下和她拥抱。

“也许你没有问出来,”他早夭的姐姐对他说,“你以为自己问出来了,其实你没有,你又昏迷了,陷入另一个梦。”

“这是安慰吗?”狄尼苏斯明知故问。他叹息着摇头:“其实在心底我知道,他不会回答我。他会嘲笑这个问题。他不嘲笑出声,已经是给我留足了面子。”

“我只是不明白,”帕菲娅说,“为什么你要选择他当你的挚友。”

1938年,狄尼苏斯·莱斯特兰奇第一次见到了这个要和他分享一间宿舍的同学,汤姆·里德尔。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狄尼苏斯心里涌起一种直觉般的念头:这男孩儿是个魔鬼。

但是,魔鬼面对他冷淡的表情,满不在乎地扬起恰到好处的微笑,对他伸出手:“你好,我是汤姆·里德尔。”

好奇怪的人,狄尼苏斯心想。可他感到好奇。他想和他做朋友。

帕菲娅握住他的手:“我们走吧。”

(完)

魍落血_万恶伏藏
教授 艾伦先生在第七部的时候真...

教授

艾伦先生在第七部的时候真的吃胖了好多……这圆润的小脸,这紧绷扣子。

是圆滚滚的老蝙蝠了(不)


愿先生在天堂安好。

教授

艾伦先生在第七部的时候真的吃胖了好多……这圆润的小脸,这紧绷扣子。

是圆滚滚的老蝙蝠了(不)

 

愿先生在天堂安好。

魍落血_万恶伏藏
是拽 不知道为什么画的非常的不...

是拽

不知道为什么画的非常的不像

可能今天的手没睡醒

是拽

不知道为什么画的非常的不像

可能今天的手没睡醒

守望者

【整理考据】巫师世界里的家族 “神圣二十八”

在巫师世界里最能称作家族(families)的就是《纯血名录》(Pure-BloodDirectory)里的“神圣二十八”(Sacred Twenty-Eight)了。我们先从他们开始。

1.Abbott 艾博

唯一的出场成员是Hannah Abbott。汉娜·艾博是哈利的同年同学,分到了赫奇帕奇,担任过级长。她参加了邓布利多军(DA),六年级的时候母亲被食死徒杀害所以离开了学校(因为她母亲是麻瓜),但仍返回霍格沃茨参加了最后一战。毕业后与纳威·隆巴顿结婚。

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里,可以发现“艾博”这个姓氏。但不能确定血缘关系(虽然可能性很大)。

一个名叫爱丽...

在巫师世界里最能称作家族(families)的就是《纯血名录》(Pure-BloodDirectory)里的“神圣二十八”(Sacred Twenty-Eight)了。我们先从他们开始。

1.Abbott 艾博

唯一的出场成员是Hannah Abbott。汉娜·艾博是哈利的同年同学,分到了赫奇帕奇,担任过级长。她参加了邓布利多军(DA),六年级的时候母亲被食死徒杀害所以离开了学校(因为她母亲是麻瓜),但仍返回霍格沃茨参加了最后一战。毕业后与纳威·隆巴顿结婚。

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里,可以发现“艾博”这个姓氏。但不能确定血缘关系(虽然可能性很大)。

一个名叫爱丽丝·艾博 (Alice Abbott)的人曾在1612年的北安普敦郡女巫审判中被指控从事巫术活动。


2.Avery 艾弗里

这个家族无疑是一个“纯血”信仰的家族,在汤姆·里德尔亲近的同学里就有一位艾弗里(第六部)。

斯内普也有一位同学是艾弗里,在学生时代带斯内普一起参与黑魔法研究,很大可能就是在墓地里被刚复活的伏地魔钻心彻骨的食死徒。他在伏地魔第一失败后声称自己是被夺魂咒控制了,参与了神秘事务司的战斗,结局不明。

3.Black 布莱克

老牌纯血家族,人太多,大家都熟,以后也许会单独写


4.Bulstrode 柏斯德

唯一的出场成员是Millicent Bulstrode(米里森·柏斯德)。是和哈利同年的斯莱特林学生,与马尔福很亲近,和赫敏曾经大打出手。但不知道家族里是否有食死徒。

根据布莱克家谱有一位Violette Bulstrode 嫁给了Cygnus Black。


5.Burke 博克

第一次出现在博金-博克(Borgin and Burkes)的店名上,但在第二部出现的店主是博金。在汤姆·里德尔在店里工作的时期,店主是Caractacus Burke (卡拉克塔库斯·博克),也是他从梅洛普那里买走了斯莱特林的挂坠盒。

根据布莱克家谱有一位Herbert Burke迎娶了Belvina Black。


6.Carrow 卡罗

Amycus Carrow(阿米库斯·卡罗) 和 Alecto Carrow(阿莱克托·卡罗) 这对兄妹是第七部出现在霍格沃茨的的食死徒。两人都逃脱了伏地魔第一次失败后的审判。伏地魔归来后,食死徒们控制了魔法部,阿米库斯·卡罗被任命为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阿莱克托·卡罗则被任命为麻瓜研究老师。二人在霍格沃茨之战后被抓获。


7.Crouch 克劳奇

Barty Crouch(巴蒂·克劳奇)过去是魔法执行部的部长,因为强势的对抗伏地魔而被看作是下一任魔法部长的不二人选,但因为他的儿子Bartemius Crouch Jr.(小巴蒂·克劳奇)被发现是食死徒而转调至国际魔法交流合作部。他在临死的妻子要求下把自己亲自抓捕的儿子从阿兹卡班救出。

小巴蒂·克劳奇最后从家中逃出,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在伏地魔的复活过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被抓捕后死于摄魂怪之吻。

克劳奇是一个十分古老的巫师家族,根据布莱克家谱有一位Caspar Crouch迎娶了Charis Black,在1995年的时候,小巴蒂·克劳奇除的其他成员均已逝世。


8.Fawley 福利

Hector Fawley(赫克托·福利)1925- 1939的魔法部长

 

热情洋溢并且爱卖弄的福利没有足够重视眼前盖勒特·格林德沃对整个巫师世界的威胁。为此,他失去了他的职位。

《哈利波特》七本书中未出现。


9.Flint 弗林特

Marcus Flint(马库斯 · 弗林特)大哈利五岁的斯莱特林学生,担任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队长。无疑有反麻瓜倾向,比赛中会使用一些卑鄙的战术。(罗琳在第一部说他六年级,但第三部他还是出场了)

Josephina Flint(约瑟芬·弗林特)1819- 1827的魔法部长

任职时显示出了一种不健康的反麻瓜偏见。讨厌诸如电报的新奇麻瓜科技。她断言电报干扰了正常的魔杖功能。

虽然是历史悠久的反麻瓜家族,不过没有他们加入食死徒的描写,马库斯在后面四部都没有出场。


10.Gaunt 冈特

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冈特家族继承了斯莱特林的蛇佬腔和佩弗雷尔的回魂石,长久以来坚持纯血优越主义,分为爱尔兰和不列颠两支。

爱尔兰一支继承了斯莱特林的魔杖,成员都有:Gormlaith Gaunt(葛姆蕾·冈特),Rionach Gaunt(婚后改姓为Rionach Sayre雷欧娜·塞耶),和最后迁到北美的Isolt Sayre(伊索特·塞耶)及后代。(最后的后代是哑炮,已经失去魔法传承,详细故事点这里

在不列颠的一支最后居住在小汉格顿,他们继承了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和死亡圣器回魂石(虽然他们自己不清楚)。几个世纪的近亲结婚致使他们家族越发不安分和暴力,并且变得越来越贫困。他们以斯莱特林后裔的身份自豪,蔑视充满麻瓜种的魔法部。

“他们缺乏理性,再加上特别喜欢豪华的排场,所以,早在马沃罗的好几辈人之前,家族的财产就被挥霍殆尽。”

成员有:Marvolo Gaunt(马沃罗·冈特),Morfin Gaunt(莫芬·冈特),Merope Riddle(婚后改姓梅洛普·里德尔),Tom Riddle(汤姆里德尔,更著名的是作为Lord Voldemort)


11.Greengrass 格林格拉斯

Daphne Greengrass(达芙妮 · 格林格拉斯)第五部一闪而过的斯莱特林学生。

Astoria Greengrass(阿斯托里亚 · 格林格拉斯),达芙妮的妹妹,嫁给了德拉科·马尔福,在生下一个孩子后很快去世了。

德拉科娶了一位斯莱特林同学的妹妹。 阿斯托里亚 · 格林格拉斯也经历过类似的转变(尽管没有那么暴力和恐怖) ,从纯血统的理想转变为更宽容的人生观。纳西莎和卢修斯觉得,作为一个儿媳,阿斯托里亚有点令人失望。 他们曾经对一个家庭登上“神圣二十八”的女孩寄予厚望,但是由于阿斯托里亚拒绝教授他们的孙子斯皮克关于麻瓜是人渣的思想,家庭聚会常常充满紧张气氛。

根据以上信息,格林格拉斯本来也是纯血至上主义者,但可能是对食死徒的暴行有所反感(他们与食死徒家庭的联系很少),或是经历了某些变故,使他们的思想有所转变(至少在他们孩子的身上体现了)。


12.Lestrange 莱斯特兰奇

在法国发源,不过在英国的分支也是古老而富有的家族,纯血至上主义者,只与少数纯血家族联姻,也痴迷黑魔法。

Radolphus Lestrange(拉多福斯·莱斯特兰奇)1835- 1841的魔法部长

企图关停忽略了他的神秘事务司[Department ofMysteries]的反动分子。最终因健康状况不佳——据说是无力对付工作的重负——而辞职。

汤姆·里德尔亲密的同学中也有一位莱斯特兰奇。这个家族一直是伏地魔的有力支持者,比如Rodolphus Lestrange(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和Bellatrix Lestrange(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婚后改姓)。

其他的著名成员还有Leta Lestrange,(人太多了)


13.Longbottom 隆巴顿

有我们都熟悉的Neville Longbottom(纳威·隆巴顿),他的父母Frank and Alice Longbottom(弗兰克·隆巴顿和爱丽丝·隆巴顿)作为纯血参与了凤凰社抗击伏地魔。他们在伏地魔第一次失败后因为食死徒的袭击造成了永久的精神损伤,于是Augusta Longbottom(奥古斯塔·隆巴顿)独自将她的孙子抚养长大。纳威最后与汉娜·艾博结婚。纳威还有其他的亲属,比如他的Algie叔叔。

根据布莱克家谱有一位Harfang Longbottom迎娶了Callidora Black。卡莉朵拉的妹妹塞德瑞拉因为嫁给“纯血统叛徒”塞普蒂默斯·韦斯莱而被家族除名。由于卡莉朵拉并未被除名,因此可以推测,布莱克家族认为隆巴顿家族比韦斯莱家族更加看重纯血统。


14.Macmillan 麦克米兰

Ernest Macmillan(厄尼斯特·麦克米兰)与哈利同年的赫奇帕奇学生。厄尼·麦克米兰出生于一个纯血统家庭,可以往上追溯九代巫师。不过他对混血和麻瓜种都没有偏见。


15.Malfoy 马尔福

大家都熟,详情点击


16.Nott 诺特

《纯血名录》的匿名作者被普遍认为是Cantankerus Nott(坎坦克卢斯·诺特)。

食死徒里有一位诺特。Theodore Nott(西奥多·诺特),很可能是前者的儿子,是与哈利同年的斯莱特林。


17.Ollivander 奥利凡德

我们都熟悉的魔杖世家,详细请点击


18.Parkinson 帕金森

Perseus Parkinson(珀耳修斯·帕金森)1726- 1733的魔法部长

企图通过议案使与麻瓜通婚为非法。他误解了公众情绪;对反麻瓜观念感到疲倦并渴望和平的巫师社会抓住第一机会把他赶下了台。

这种反麻瓜倾向无疑是一种家族观念,虽然没有一名叫帕金森的食死徒,但Pansy Parkinson(潘西·帕金森)在学校没有放过一个侮辱自己麻瓜出身的同学的机会,她也和食死徒家庭的孩子保持亲近。


19. Prewett 普雷维特

这个家族是反伏地魔的先锋和牺牲者

在第一章里海格提到the Prewetts被伏地魔杀死了,同时还提到他们是“some o' the best witches an' wizards of the age”(这个时代最好的巫师)。

第五章里提到了他们的名字,Gideon Prewett(吉迪恩 · 普雷维特)和他的兄弟Fabian(法比安)。吉迪恩也是第一批凤凰社员。

Gideon Prewett, it took five Death Eaters to kill him and his brother Fabian, they fought like heroes

吉迪恩 · 普雷维特,五个食死徒才杀死了他和他的兄弟法比安,他们像英雄一样战斗

凶手里有安东尼 · 多洛霍夫,法比安的手表最后到了哈利波特的手上。


20.Rosier 罗西尔

Evan Rosier(埃文·罗西尔),食死徒,在伏地魔倒台的第一年被傲罗杀死了。克劳奇说:

"He was caught shortly after you were too. He preferred to fight rather than come quietly and was killed in the struggle."

“他在你(卡卡洛夫)被捕后不久就被捕了。 他宁愿战斗,也不愿静静地来,结果在斗争中牺牲了。”

伏地魔的“朋友”里有一位罗西尔,在伏地魔想回校任职的时候在校外等他。

不知道二者是否为一人,如果是一人的话,也是特别忠心的人了。不过在哈利的时代罗西尔这个姓氏应该已经消失了。


21.Rowle 罗尔

Damocles Rowle(达摩克利斯·罗尔)1718- 1726 反麻瓜的魔法部长,同时也是他最早把阿兹卡班当作监狱。

Thorfinn Rowle(索尔芬 · 罗尔),食死徒,参与了最后一战,结局不明。只出现在第七部,应该是之前被关在阿兹卡班的一员。


22.Selwyn 塞尔温

一位食死徒被叫做塞尔温。只出现在第七部,应该是之前被关在阿兹卡班的一员。

乌姆里奇解释挂坠盒的来历时曾经用这个家族做掩护,应该是相当古老的家族。


23.Shacklebolt 沙克尔

Kingsley Shacklebolt(金斯莱·沙克尔)傲罗,凤凰社员,1998年成为魔法部部长。


24.Shafiq 沙菲克

没有人,没有出现在七本书和pottermore的任何地方,大家写文的时候可以瞎编了。


25.Slughorn斯拉格霍恩

Horace Slughorn(霍拉斯·斯拉格霍恩),纯血,是霍格沃茨的魔药学教授 (1940年代至1982年退休),同时也是斯莱特林的院长。退休后,斯拉格霍恩享受了一段安静舒适的生活。伏地魔东山再起后,为了防止食死徒的招募,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直到邓不利多带着哈利,说服斯拉格霍恩回霍格华兹重新执教。

本人虽然着迷于权势但没有血统歧视。


26.Travers 特拉弗斯

伏地魔第一次崛起时的食死徒,卡卡洛夫的供词里:“还有特拉弗斯——他帮助谋杀了麦金农! 他专门研究夺魂咒,迫使无数人去做可怕的事情!

Travers - he helped murder the McKinnons! Mulciber -he specialized in the Imperius Curse, forced countless people to do horrific things!

他被抓捕关进阿兹卡班,后被伏地魔救出。出狱后他应该在魔法部处理某些事物(他出现在乌姆里奇的对话里),赫敏闯入古灵阁路上碰见的就是他,也出现在最后一战。


27.Weasley 韦斯里

大家都熟,人也太多以后可能会单独写


28.Yaxley亚克斯利

伏地魔第一次崛起时的食死徒,被斯内普和自己一起并列提起,应该是逃脱了惩罚的其中一人。有跟奥罗套取情报的能力,是魔法法律执行司的主管(第七部时),参与了最后一战被乔治和李 · 乔丹击倒。

根据布莱克家谱有一位Lysandra Yaxley嫁给了Arcturus Black。

守望者

Pure-Blood纯血统

对“神圣的二十八”的家族成员做了微考据

The term 'pure-blood' refers to a family or individual without Muggle (non-magic) blood. The concept is generally associated with Salazar Slytherin, one of the four founders of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whose aversion to teaching anybody of Muggle parentage...

对“神圣的二十八”的家族成员做了微考据

The term 'pure-blood' refers to a family or individual without Muggle (non-magic) blood. The concept is generally associated with Salazar Slytherin, one of the four founders of 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whose aversion to teaching anybody of Muggle parentage eventually led to a breach with his three fellow founders, and his resignation from the school.

“纯血”,指的是一个没有麻瓜(非魔法人士)血统的巫师或家族。这个概念通常使人联想到萨拉查·斯莱特林——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四个创始人之一,由于厌恶教授那些有麻瓜血统的学生,最终与另外三个创始人决裂并离开了学校。

Slytherin's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parentage was considered an unusual and misguided view by the majority of wizards at the time.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suggests that Muggle-borns were not only accepted, but often considered to be particularly gifted. They went by the affectionate name of 'Magbobs' (there has been much debate about the origin of the term, but it seems most likely to be that in such a case, magic 'bobbed up' out of nowhere).

那时,多数巫师认为斯莱特林这种基于血统的歧视是一个不正常的、有误导性的观点。当时的一些文献表明,麻瓜的后代不仅可以成为巫师,还常常能成为看起来特别有天赋的巫师。他们被亲切地称为“麻爆”(关于这个词语从哪儿来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最靠谱的一种是:它描述了有时魔法会在一个麻瓜身上凭空“爆发”的神奇现象。

Magical opinion underwent something of a shift after the International Statute of Secrecy became effective in 1692, when the magical community went into voluntary hiding following persecution by Muggles. This was a traumatic time for witches and wizards, and marriages with Muggles dropped to their lowest level ever known, mainly because of fears that intermarriage would lead inevitably to discovery, and, consequently, to a serious infraction of wizarding law.*

1692年,由于麻瓜对巫师的迫害,魔法界主动转入隐藏状态。《国际巫师保密法》生效后,巫师们的观点逐渐转变了。那是一段痛苦的时期,因为与麻瓜通婚将会不可避免地导致被麻瓜发现,而且严重违反了巫师法律*,使得巫师与麻瓜的通婚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

Under such conditions of uncertainty, fear and resentment, the pure-blood doctrine began to gain followers. As a general rule, those who adopted it were also those who had most strenuously opposed the International Statute of Secrecy, advocating instead outright war on the Muggles. Increasing numbers of wizards now preached that marriage with a Muggle did not merely risk a possible breach of the new Statute, but that it was shameful, unnatural and would lead to 'contamination' of magical blood.**

在那种不安、恐慌和怨恨的环境中、纯血主义开始获得追随者。一般来说,纯血支持者同时也极力反对《国际巫师保密法》,主张对麻瓜发动彻底的战争。越来越多的巫师宣扬:和麻瓜结婚不仅仅是冒着打破保密法的风险,而且是可耻的,反动的,并会导致魔法血统的“污染”。

As Muggle/wizard marriage had been common for centuries, those now self-describing as pure-bloods were unlikely to have any higher proportion of wizarding ancestors than those who did not. To call oneself a pure-blood was more accurately a declaration of political or social intent ('I will not marry a Muggle and I consider Muggle/wizard marriage reprehensible') than a statement of biological fact.

由于麻瓜和巫师的通婚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那些自称“纯血”的人不会比别人多多少巫师祖先。“纯血”这个称呼与其说是对血统的描述,倒不如说是一个政治或社会立场的声明(“我不会和一个麻瓜结婚,我认为麻瓜和巫师的婚姻应该受到谴责”)。 

Several works of dubious scholarship, published around the early eighteenth century and drawing partly on the writings of Salazar Slytherin himself, make reference to supposed indicators of pure-blood status, aside from the family tree. The most commonly cited signs were: onset of magical ability before the age of three, early (before aged seven) prowess on a broomstick, dislike or fear of pigs and those who tend them (the pig is often considered a particularly non-magical animal and is notoriously difficult to charm), resistance to common childhood illnesses, outstanding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and an aversion to Muggles observable even in the pure-blood baby, which supposedly shows signs of fear and disgust in their presence.

一些十八世纪初出版的,掺杂有萨拉查斯莱特林本人笔迹的来历不明的文献,提供了一些除了看族谱外的判断所谓纯血的指标。最常见的迹象为:3岁前显露出的魔法能力,早期(七岁前)的骑扫帚的能力,厌恶或恐惧猪和养猪的人(猪通常被认为是一个与魔法特别绝缘的动物、非常难被施咒),对常见的儿童疾病有抵抗力,身体有突出的吸引力以及对麻瓜明显的厌恶。即使是纯血的婴儿,在麻瓜面前也会显示出恐惧和厌恶。

Successive studies produced by the Department of Mysteries have proven that these supposed hallmarks of pure-blood status have no basis in fact. Nevertheless, many pure-bloods continue to cite them as evidence of their own higher status within the wizarding community.

后来,神秘事务司的研究已经证明这些所谓的纯血标志并没有事实依据。然而许多纯血继续把它们作为自己在巫师界地位较高的证据。 

In the early 1930s, a 'Pure-Blood Directory' was published anonymously in Britain, which listed the twenty-eight truly pure-blood families, as judged by the unknown authority who had written the book***, with 'the aim of helping such families maintain the purity of their bloodlines'. The so-called 'Sacred Twenty-Eight' 

二十世纪30年代初,《纯血目录》在英国匿名出版,这个不愿显露姓名的“权威人士”列出了28个“真正的纯血统家庭”,发表,并以“帮助这些家庭维持他们的血统的纯洁性”为目的。

comprised the families of: 

所谓的“神圣的二十八“的家族包括:

Abbott 艾博,Avery 艾弗里,Black 布莱克,Bulstrode 柏斯德,Burke 博克,Carrow 卡罗,Crouch 克劳奇,Fawley 福利,Flint 弗林特,Gaunt 冈特,Greengrass 格林格拉斯,Lestrange 莱斯特兰奇,Longbottom 隆巴顿,Macmillan 麦克米兰,Malfoy 马尔福,Nott 诺特,Ollivander 奥利凡德,Parkinson 帕金森,Prewett 普雷维特 ,Rosier 罗西尔,Rowle 罗尔,Selwyn 塞尔温,Shacklebolt 沙克尔,Shafiq 沙菲克 ,Slughorn 斯拉格霍恩 ,Travers 特拉弗斯 ,Weasley  韦斯里,Yaxley 亚力克斯

A minority of these families publicly deplored their inclusion on the list, declaring that their ancestors certainly included Muggles, a fact of which they were not ashamed. Most vocally indignant was the numerous Weasley family, which, in spite of its connections with almost every old wizarding family in Britain, was proud of its ancestral ties to many interesting Muggles. Their protests earned these families the opprobrium of advocates of the pure-blood doctrine, and the epithet 'blood traitor'. Meanwhile, a larger number of families were protesting that they were not on the pure-blood list.

这些家庭中的少数人公开谴责他们列入名单,宣称他们的祖先肯定包括麻瓜,他们并不以此为耻。令人愤慨的是人数众多的韦斯莱家族,尽管它与英国几乎每一个老巫师家族都有联系,但为它与许多有趣的麻瓜的祖先而感到自豪。

他们的抗议赢得了纯血主义倡导者家庭的谴责,并获得了“血腥叛徒”的绰号。同时,越来越多的家庭抗议他们不在纯血清单上。

* Over subsequent decades and centuries, the number of mixed marriages began to climb again until the healthy levels of today, and this has not led to widespread discovery of the hidden magical community. Professor Mordicus Egg, author of The Philosophy of the Mundane: Why the Muggles Prefer Not to Know, points out that Muggles in love generally do not betray their husbands or wives, and Muggles who fall out of love are jeered at by their own community when they assert that their estranged partner is a witch or wizard.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混合婚姻的数量再次攀升,直到今天的健康水平,这并没有导致对隐藏的神奇社区的广泛发现。Mundicus Egg教授,“世俗哲学:为什么麻瓜偏爱不知道”一书的作者指出,爱情中的麻瓜一般不会背叛自己的丈夫或妻子,而脱离爱情的麻瓜当他们断言他们的疏远搭档是女巫或巫师时会被自己的社区嘲笑。

** In fact, the reverse appears to be true. Where families adhered consistently to the practice of marrying within a very small group of fellow witches and wizards, mental and physical instability and weakness seems to result.

**事实上,相反的情况似乎是正确的。 如果家庭坚持在一小群女巫和巫师中结婚,似乎会导致精神和身体不稳定和虚弱。

*** Widely believed to be Cantankerus Nott.

***广泛被认为是Cantankerus Nott。

魍落血_万恶伏藏
在打这个TAG之前,我一直不知...

在打这个TAG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贝拉后面那一串是什么字……每次都只看前面两个贝拉【。】这种名字加姓翻译过来有十个多字的名字真的是够了……

布莱克家的女人超A,我爱死贝姨了

食死徒高昂着他们的头颅,践踏着麻瓜的血液,呐喊疯狂的咒语,顺着永夜的黎明,走向毁灭。

在打这个TAG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贝拉后面那一串是什么字……每次都只看前面两个贝拉【。】这种名字加姓翻译过来有十个多字的名字真的是够了……

布莱克家的女人超A,我爱死贝姨了

食死徒高昂着他们的头颅,践踏着麻瓜的血液,呐喊疯狂的咒语,顺着永夜的黎明,走向毁灭。

魍落血_万恶伏藏
卢爹 有空搞个食死徒群像?

卢爹


有空搞个食死徒群像?

卢爹

 

有空搞个食死徒群像?

悸某人开假坑。

🐍☠️Morsmordre☠️🐍

悄咪咪表示我存在。

其实这都是我今年暑假搞的了。🌚🌚🌚

(ps:说实在的我澄清一下,劳德的审美其实不差哈哈哈哈

食死徒标记挺帅的,我已经帅了一个暑假了都。

也不知道为什么电影里这么中二。

实体操作我表示真的不中二,经常被人夸好看😂😂

🐍☠️Morsmordre☠️🐍

悄咪咪表示我存在。

其实这都是我今年暑假搞的了。🌚🌚🌚

(ps:说实在的我澄清一下,劳德的审美其实不差哈哈哈哈

食死徒标记挺帅的,我已经帅了一个暑假了都。

也不知道为什么电影里这么中二。

实体操作我表示真的不中二,经常被人夸好看😂😂

红绸白缎

黑魔王大人万岁啊!

黑魔王至高无上!

黑暗君主至尊!

食死徒万岁嘤!

我太爱我V殿了!

我怀疑我上辈子就是贝拉克里特斯!

嗷!V殿万岁啊!


我不过您是蛇脸还是什么的,

就算把自己当做吐司切片什么的我也没关系!


我爱您啊,殿下!


                  ——来自食死徒的尖叫


(既:矜持?为什么?面对我V殿还要什么斯莱特林矜持?〔我情敌可多了我告诉你哦T_T〕)

黑魔王大人万岁啊!

黑魔王至高无上!

黑暗君主至尊!

食死徒万岁嘤!

我太爱我V殿了!

我怀疑我上辈子就是贝拉克里特斯!

嗷!V殿万岁啊!


我不过您是蛇脸还是什么的,

就算把自己当做吐司切片什么的我也没关系!


我爱您啊,殿下!


                  ——来自食死徒的尖叫


(既:矜持?为什么?面对我V殿还要什么斯莱特林矜持?〔我情敌可多了我告诉你哦T_T〕)


清幽庭院锁越王

【HP/斯莱特林/食死徒】无尽的黑暗在盘旋.迎新宣传片

b站1080P: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3556186/

伏地魔领衔筹办

斯内普友情出演

斯莱特林官方赞助


为了攒活动要求的赞和币而被迫爆肝营业...orz

还差至少500的点赞硬币之和...

努力继续剪٩(˃̶͈̀௰˂̶͈́)و

@清幽庭院锁越王

LYR 19.8.13

【HP/斯莱特林/食死徒】无尽的黑暗在盘旋.迎新宣传片

b站1080P: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3556186/

伏地魔领衔筹办

斯内普友情出演

斯莱特林官方赞助


为了攒活动要求的赞和币而被迫爆肝营业...orz

还差至少500的点赞硬币之和...

努力继续剪٩(˃̶͈̀௰˂̶͈́)و

@清幽庭院锁越王

LYR 19.8.13

xd
拼了食死徒的六宫格!各位除夕快...

拼了食死徒的六宫格!
各位除夕快乐
加了群玩得很开心wwwww

拼了食死徒的六宫格!
各位除夕快乐
加了群玩得很开心wwwww

霁

食死徒装扮的斯内普(原谅我把面具和眼睛画丑了,我尽力了😓😓😓)

食死徒装扮的斯内普(原谅我把面具和眼睛画丑了,我尽力了😓😓😓)

老王仙女

B站地址:https://b23.tv/av58539143

【斯莱特林/食死徒/群像】
让我的手尝尝灼烧的滋味

BGM:
Lil Wayne/Wiz Khalifa/Imagine Dragons/Logic-------Sucker For Pain
我选的这个翻译版本不是很好
酷狗的歌词翻译好一点
上次用剩的一些素材,主要是后两部

断断续续剪了四五天,本来害想剪个霍格沃茨女子群像,真的剪不动了,剪个沙雕甄嬛缓缓吧

B站地址:https://b23.tv/av58539143

【斯莱特林/食死徒/群像】
让我的手尝尝灼烧的滋味

BGM:
Lil Wayne/Wiz Khalifa/Imagine Dragons/Logic-------Sucker For Pain
我选的这个翻译版本不是很好
酷狗的歌词翻译好一点
上次用剩的一些素材,主要是后两部

断断续续剪了四五天,本来害想剪个霍格沃茨女子群像,真的剪不动了,剪个沙雕甄嬛缓缓吧

舔老伏专用

Artist: eighthsun


P1 老伏和食死徒这套衣服是神兽里默默然的扮演者Ezra Miller在去年一次活动中穿的【鹅仔真的是好有个性的仔】

P2 校长说自己的膝盖伤疤是伦敦地铁站地图的梗

P3“你在做什么呀,巴蒂小少爷,快藏起你的腿,克劳奇先生看到会不高兴的!”

P4 特里劳妮

P5 纳威的奶奶

P6 万事通的失误

P7 铁三角

Artist: eighthsun


P1 老伏和食死徒这套衣服是神兽里默默然的扮演者Ezra Miller在去年一次活动中穿的【鹅仔真的是好有个性的仔】

P2 校长说自己的膝盖伤疤是伦敦地铁站地图的梗

P3“你在做什么呀,巴蒂小少爷,快藏起你的腿,克劳奇先生看到会不高兴的!”

P4 特里劳妮

P5 纳威的奶奶

P6 万事通的失误

P7 铁三角

琉璃(爱宿伞)

画家渣的我
加油吧,也许以后还会提升呢🌚😂
贝拉里特克斯!你主人被人抢了!!!

画家渣的我
加油吧,也许以后还会提升呢🌚😂
贝拉里特克斯!你主人被人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