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饿殍鬼

528浏览    4参与
帝流炎🔥在写了在写了(进度:0%)

[食物语乙女向]食魇少主希望下属们和平共处(去做梦)

all少主要素有,但是不是空桑家的少主,是食魇家的少主

我怎么谁都可以搞(疑惑.jpg)


【倩菇嬷】


修长的手指被少主握在掌心,她单独分出两根手指捏住倩菇嬷的食指,边为他修剪过长的指甲,边小声抱怨:“怎么又长这么快?上次给你剪指甲的时候就和你说了别故意去挠他们的脸,怎么这么不听话!?”

倩菇嬷仿佛完全感觉不到她在生气似的,只笑嘻嘻地看着她。没有被捏住的小拇指状似不经意地动了动,尖尖的指甲划过少主肌肤后带起诡异的紫色,但还未来得及扩散,便被少主用灵力消灭了。

见他还敢做小动作,少主放下指甲钳,扳过他的手来在他手心抽了一下,板起脸来佯怒:“老实点!”

这...

all少主要素有,但是不是空桑家的少主,是食魇家的少主

我怎么谁都可以搞(疑惑.jpg)





【倩菇嬷】

 

修长的手指被少主握在掌心,她单独分出两根手指捏住倩菇嬷的食指,边为他修剪过长的指甲,边小声抱怨:“怎么又长这么快?上次给你剪指甲的时候就和你说了别故意去挠他们的脸,怎么这么不听话!?”

倩菇嬷仿佛完全感觉不到她在生气似的,只笑嘻嘻地看着她。没有被捏住的小拇指状似不经意地动了动,尖尖的指甲划过少主肌肤后带起诡异的紫色,但还未来得及扩散,便被少主用灵力消灭了。

见他还敢做小动作,少主放下指甲钳,扳过他的手来在他手心抽了一下,板起脸来佯怒:“老实点!”

这下五根手指都被一起捏住了,无法使坏的倩菇嬷看着面前垂着脑袋专心致志地动作着的少主,缓缓收敛了笑意。

 

只有这点关注是不行的。

 

他侧头看向窗外,幽暗的地径内仅有那一处台阶能透出一点光亮来,就像他们与少主。

他们站在台阶下的黑暗中,少主便是台阶上那薄弱却珍稀的阳光。

思至此处,他幽幽叹气,看向少主的目光晦涩不明。

 

您何时才能为我的美貌停步呢?

 

 

 

 

【辣条君】

 

在去找辣条君的路上正好碰见了他。

看到他少主就没好气。他是十足的享乐主义,凡事随心所欲,从来不愿考虑后果,只凭自己喜好做事。她在的时候他还会收敛点,一旦离了她的视线,这家伙就立马去招猫逗狗,哪怕回来时给自己身上惹得一团糟还能超级开心地向少主打招呼,于是少主便不开心了。

看见辣条君的头发又缠成一团,少主仰天翻了个白眼,“你又去招惹谁了?”

“是余腥蟹先招惹我的。”辣条君纠正她,“我就在他身边路过一下,他就不依不饶地缠上来要跟我打架,我也没法啊。”

一听这话少主就生气,“小蟹没任务的时候都待在自己房间里,你路过还能路过到人家房里去?”但也知道这点训斥对辣条君来说根本不痛不痒,揉揉发涨的太阳穴,她还是上前牵住了辣条君的手,带他向自己房间走去。

“先把你这乱糟糟的头发搞定了,待会儿跟我去向小蟹道歉。”

听见少主的话后辣条君笑得浑身打颤,感受到抓着他的手力道加重,知道少主在不满地警告他,他便努力地憋笑。

 

真是太可爱了,喜欢玩过家家的少主。

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发现,你身边围绕着的食魇,都是敌人呢?

 

 

 

 

【余腥蟹】

 

手上一个没抓稳就让辣条君跑了,少主气得在原地跺脚,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独自一人去找余腥蟹了。

一进房间就看见余腥蟹被锁在辣条交汇而成的牢笼里,焦躁至极地钳着锁住他的东西,却怎么也无法伤它分毫。待看见少主进来,他便更大力地挣扎起来,蓝色瞳眸逐渐染上红色,嘴里也意味不明地吼叫出声。深知这是他发狂前的征兆,少主连忙上前将他解救出来,强硬地制住他想要攻击的双钳,轻声安慰他。

眸中红光逐渐散去,余腥蟹喘着气,面上逐渐泛起委屈之色。即便心智不全,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他便明白是少主来了,是在他受伤后,唯一会摸着他的头发安慰他的人来了。

果然,在他难过地低下头后,她的手便搭了上来。即便不太能听懂她的话,但从那温声细语中透出的毫不掩饰的关心,早已经被余腥蟹深深烙印在心底。

被放开的蟹钳本能地张开,却在即将环上少主腰际时停下了动作。

 

不行,这个人是不能撕裂的。

他的敌人……不是她。

 

 

 

 

【饿殍鬼】

 

看着余腥蟹睡着后,少主才退出他的房间。

此时已经很晚了,从那狭小缝隙中透出来的光亮已从日光变成了月光,少主提起裙摆向上走去,却发现饿殍鬼沐浴着月光,不知在那站了多久了。

见她过来,饿殍鬼平静地向她点头,便当做打了招呼。但少主却无暇回礼,她的视线被饿殍鬼已经完全染成紫色的双手吸引,皱起眉上前几步握住他的手输送灵力,她很生气:“中了毒为何不来找我!?”

饿殍鬼既不心虚,也不别扭,只垂眸淡然道:“是我惹了倩菇嬷,被教训一下很正常。”

少主真想喷他一句“正常你个大头鬼”,但看见他冷淡的神色,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垂头闷声继续为他清除身上毒素。

饿殍鬼向来对谁都冷淡,她自然也不例外。因为不在意所以不愿有更多交集,少主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既然如此,还是将超过合作者的多余关心收敛起来比较好。

饿殍鬼趁她低头,盯着她抓住他的手眸色幽深。

 

如此柔软,如此温柔的手,为何总要来拉住他,企图将他拖入万劫不复之地?

你真是个可怕的恶人。


司马食鲲

鱼🐟,p1幼年鹄羹,最后两p是我名朋皮卑微福公有感

鱼🐟,p1幼年鹄羹,最后两p是我名朋皮卑微福公有感

帝流炎🔥在写了在写了(进度:0%)

[食物语乙女向]“留在这里不好吗?”

饿殍鬼单箭头少主要素有

虽然我食物语本命是茸茸,但我搞的第一个食物语乙女居然是对面的小怪(在睡觉前我也没想到,但想到了后就赶紧起来搞了)

 @空桑管理司 试图拥有一下头像框


他也不记得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只记得在陷入癫狂前,曾做过一个梦。梦里,他看见自己出锅,被端上餐桌,被夹起品尝,被嫌弃冷落,最后失去温度,再次被端起,送进了泔水桶。

梦境的尽头是一个陌生,梳着高马尾的男人,红色的瞳孔注视着他时着实让人惊恐,仿佛被毒蛇缠住一般,他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瞳男人带着不祥的笑向他走来,对他伸出了手。

再次醒来后,他便失去了名字。唯有...

饿殍鬼单箭头少主要素有

虽然我食物语本命是茸茸,但我搞的第一个食物语乙女居然是对面的小怪(在睡觉前我也没想到,但想到了后就赶紧起来搞了)

 @空桑管理司 试图拥有一下头像框





他也不记得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只记得在陷入癫狂前,曾做过一个梦。梦里,他看见自己出锅,被端上餐桌,被夹起品尝,被嫌弃冷落,最后失去温度,再次被端起,送进了泔水桶。

梦境的尽头是一个陌生,梳着高马尾的男人,红色的瞳孔注视着他时着实让人惊恐,仿佛被毒蛇缠住一般,他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红瞳男人带着不祥的笑向他走来,对他伸出了手。

再次醒来后,他便失去了名字。唯有一个代号——饿殍鬼。

他成为了毒蛇手下的毒物。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毒蛇扰乱了空桑,欺辱了少主。他本该像《食物语》中的那些同伴一样安慰少主,与她诀别,静静等着她前来带他回家才对的。

但为什么,他会这样无力地站在少主面前,向她发起攻击呢?

少主很快被同伴们护在身后。被曾经一同在空桑欢笑过的同伴用陌生的眼神注视当然不会是件好受的事,但他早在那个梦结束后,就已经被毒蛇剥夺了“多余”的感情,留在这里的只是一件淬毒的武器而已。

但他并不是件锋利的武器,所以被折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被赐予最后一击前,他忽地从同伴们身体的间隙中看见了紧皱着眉的少女,她在看他,眸中流淌的不是担忧也不是厌恶,而是怜悯。

她在怜悯他。意识到这件事后,他突然发觉毒蛇放开了已经被啃噬得只剩下一具骨架的他,于是他努力地挣扎着,向少主伸出了手。

 

既然您怜悯我的话。

“留在这里不好吗?”

 

我不是饿殍鬼,我也曾有自己的名字,您亲口唤过我的。

少主,少主啊……

“朱门……酒肉臭……”

请您……救救我啊。


夜菌子是个蘑菇
晚自习随手摸的鱼丢过来(&ti...

晚自习随手摸的鱼丢过来(×)
我来丢人了(√)
一直都觉得饿殍鬼好好看于是就摸了个
所以有人会看吗(陷入沉思)

晚自习随手摸的鱼丢过来(×)
我来丢人了(√)
一直都觉得饿殍鬼好好看于是就摸了个
所以有人会看吗(陷入沉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