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馒头精

1087浏览    58参与
王小萌

穿越什么的...不可能吧? 第四章 像一棵海草*4随风飘摇!

穿越什么的。。。不可能吧?


第四章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最近我决定把我的风格改成半第二人称半第一人称。不知道效果如何呢!



~~~~~~~~~~~~~~~~~~~~~



在我和凤胡华在唱完了《隔壁泰山》的时候就变得「乖了」很多。只不过喜欢作死的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放弃呢?答案是。。。不可能的,该作的死我还是会做的。



*你感觉到了「Determination(决心)」



等等,刚刚在我面前有个什么东西?弹幕吗?还是。。。旁白?不对!怎么可能会有旁白这种东西?这些东西不都是给故事里的主角吗?而且,这个在我旁边的小星...








穿越什么的。。。不可能吧?


第四章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最近我决定把我的风格改成半第二人称半第一人称。不知道效果如何呢!




~~~~~~~~~~~~~~~~~~~~~




在我和凤胡华在唱完了《隔壁泰山》的时候就变得「乖了」很多。只不过喜欢作死的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放弃呢?答案是。。。不可能的,该作的死我还是会做的。




*你感觉到了「Determination(决心)」




等等,刚刚在我面前有个什么东西?弹幕吗?还是。。。旁白?不对!怎么可能会有旁白这种东西?这些东西不都是给故事里的主角吗?而且,这个在我旁边的小星星是。。。什么?




*你作死的点了一下子那个小星星




晃荡!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起而且还是挥之不去的那种旋律,挺优美的。突然我发现自己突然自己飞了起来。上面薄薄的空气让我有点缺氧,但是也只是缺氧而已。其他的像什么高原反应什么的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我旁边的一个从眼睛里面流出来石油的馒头精的表情就显得有点奇怪,他只是漏出「诶?这个人类好奇怪外加有趣」的表情。并且盯着我看。然后就是那个戴着帽子的馒头精了,从他的表情来看。。。我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你的「决心」破碎了




*取而代之的是「perserverance(毅力)」




什么鬼?这个「决心」还能破碎?这是什么鬼设定啊?况且毅力和决心有区别吗?我在这时候感到非常非常的不解,但是也没啥用就是了。那瞬间就我就感觉到所有人。。。不对。是馒头精和人除了戴帽子和眼睛里流石油的以外,他们都继续飞奔。连发现都没有发现。诶,风胡华你个白眼狼。平时我待你挺好的鸭!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为什么关键时刻竟然抛弃了我。。。呃戏太深了。话说这也不是她的错了啦,因为我在后面不是吗!




*你感觉到了孤独寂寞冷的感觉




什么回事?这个旁白是怎么连我的想法都能显现出来的?这个就很尴尬了鸭。。。以后要是不喜欢一个人或者馒头精他们不就能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了吗!糟了!诶,等会。。。我怎么觉得他们看不到呢?对了!刚刚那个流石油的和戴帽子的馒头精不是都没有看到吗?噢耶!只不过现在再怎么噢耶也跑不了这个我被抛弃了的事实啊!诶?话说回来刚刚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我记得我抓住了一个馒头精的帽子啊!话说我抓的是哪一只馒头精啊?




*你的「毅力」破碎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半「bravery(勇气)」和一半「justice(正义)」




我放开手发现。。。呵呵呵,我的大叔版馒头精。但是他。。。又晕倒了。诶,这只馒头精应该是最弱的那种馒头精吧。算了。“馒头精啊馒头精,以后你自己活不下去了找姐吧。我相信以我的智力以后你只要报我的名字其他人就都不敢招你惹你了。”我说到。我也不抱希望他能够听见就是了,但是我通过我的余光看到他的身体缩了缩。我也没有拆穿他在装睡的事实。我公主抱起他之后就往家里走,突然后面出现了一个摩托车望着我的方向开着。




*你的「正义」被「勇气」吞噬了




我暗道老铁真给力之后就用我新觉醒的能力跳到了三米多一点的地方,正好摩托车也刚好从旁边开过了。




*你的「勇气」破碎了




*取而代之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正义」(白莲花/圣母)和百分之零点一的「勇气」




我用着白莲花外加圣母的口气把那个摩托车给硬生生的给踹倒了。坐在上面的两个人都被惯性给弄飞了出去。然后飞到了。。。电线杆的电线上,强大的电量导致他们即使掉到了地上还在抖动。我觉得他们配《海草舞》这首歌挺好的。比如说这句。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像一棵海草海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前面是动词,而后面是打次!不对。。。跑题了,后面是他们现在想说的话。对!就是*!哈哈哈!我真skr个小机灵鬼!哈哈哈!呃。。。等等?这是什么鬼?这是不是。。。又一个馒头精啊?什么鬼啊?算了,算了。得赶快走了。要不然待会他们起来之后又缠上我了怎么办啊?我还是要正常生活的啊!




呃。。。等会,我还是赔一下子医药费吧。要不然待会真的变两个永久残废了怎么办啊?所以。。。我一边唱着《我怎么这么好看》一边走着小碎步向着那两个人/馒头精。




这个歌词非常配我现在的心情。




*你的「正义」和「勇气」彻底的碎了




*取而代之的是你的专属灵魂属性「逗比」




“我让天地焕然一下灿烂!”




“诶呀妈呀天啊怎么办!”




“我怎么这么好看?wow*11”




到了后面我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那两个人/馒头精的地方,还是脸的那部分。噗通一下子。。。好不容易醒来的其中一个人/馒头精又被我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救!呃。。。额。”他在脚下努力的说到,虽然我听到了但是呢。。。呃。我已经沉浸在了我自己动次打次里面所有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馒头精已经变成了蚊香眼和吐白沫的状态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变成了专门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玫红色形态。「逗比」形态。

Pure_Joy
摸水彩(๑ `▽´...

摸水彩(๑ `▽´๑)۶
(我把福的脸画崩了淦!!!!)

摸水彩(๑ `▽´๑)۶
(我把福的脸画崩了淦!!!!)

Pure_Joy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r  是指绘鸭
(这只error已经快蓝屏了)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r  是指绘鸭
(这只error已经快蓝屏了)

Pure_Joy
摸衫快乐(ง •̀_•́)ง

摸衫快乐(ง •̀_•́)ง

摸衫快乐(ง •̀_•́)ง

Pure_Joy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੭✧⃛h还是指绘鸭
PS:馒头精头顶上的帽子不是分院帽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੭✧⃛h还是指绘鸭
PS:馒头精头顶上的帽子不是分院帽

二大爷墨老尘

是摸鱼(骨),为啥学校的馒头精和家里的不一样,因为他蘸了番茄酱!嘿嘿!然后就是一些瞎几把摸的鱼了

是摸鱼(骨),为啥学校的馒头精和家里的不一样,因为他蘸了番茄酱!嘿嘿!然后就是一些瞎几把摸的鱼了

Pure_Joy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内馅馒头,你值得拥有)and UT四周年快乐!(贺图还在肝)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内馅馒头,你值得拥有)and UT四周年快乐!(贺图还在肝)

盹盹
(¦3[▓▓]热...

(¦3[▓▓]热猫味的馒头精

(¦3[▓▓]热猫味的馒头精

十渡光影
“保持你的仁慈。。。。 ——...

“保持你的仁慈。。。。
              ——  直到终焉来临。。。”
关于她们。
蔡叶子【人类】:六人类中的仁慈,父母都是厨师,自己也想成为一名厨师。但因为生了一场怪病而失去味觉,于是前往伊波特山寻找(传说中的神奇草药),却不慎跌入地下世界,她仁慈的对待每一个怪物,但在热域,她遇到了无法仁慈通过的怪物,因此被杀死了许多次。直到最后一次,她的决心破碎了,不愿再“读档”于是便永久的死去了,灵魂被羊爸收藏,遗体被陈列在地下室内。
菜叶子【怪物】:一个骷髅外貌...

“保持你的仁慈。。。。
              ——  直到终焉来临。。。”
关于她们。
蔡叶子【人类】:六人类中的仁慈,父母都是厨师,自己也想成为一名厨师。但因为生了一场怪病而失去味觉,于是前往伊波特山寻找(传说中的神奇草药),却不慎跌入地下世界,她仁慈的对待每一个怪物,但在热域,她遇到了无法仁慈通过的怪物,因此被杀死了许多次。直到最后一次,她的决心破碎了,不愿再“读档”于是便永久的死去了,灵魂被羊爸收藏,遗体被陈列在地下室内。
菜叶子【怪物】:一个骷髅外貌的怪物,被千年树赋予了(鹿角蕨)的生命力,得以复活。她对以前的印象很模糊,不太记得自己的曾经,现在她热衷于探索自己生活的这片雨林,或是去其他AU闲逛,当然,她最喜欢的事还是在落叶堆里睡觉和打滚。
     【现在开放ask,同人,语c】注明原作者是谁就行。ask请注明是那个【cai】。

collapse tale

如果各au sans变成了学生端午节试吃篇(一月没更了…)

历时一个月,粽子终于蒸好了,我们的小记者鬼百合再次来到了au学院。


推开骨班的门,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超大的圆桌,这回班里的气氛变得非常奇怪,总是能听到骨的呕吐声。坐在圆桌上的骨们很明显的被分成了两个阵容:有一大部分的脸色颇为阴沉,其中有几位骨已经昏了过去,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吃了有毒的粽子才会这样;而另外一小部分则表现的云淡风轻,应该是粽子做的不错,吃了也没啥事的那种,不过为什么error也在这里啊,他做的粽子连病毒衫吃了也得中毒吧。


就在鬼百合继续巡视骨们时,身旁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趁现在他们没发现你赶紧跑路!”


“什么鬼?”鬼百合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去只崩坏衫(自家...

历时一个月,粽子终于蒸好了,我们的小记者鬼百合再次来到了au学院。



推开骨班的门,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超大的圆桌,这回班里的气氛变得非常奇怪,总是能听到骨的呕吐声。坐在圆桌上的骨们很明显的被分成了两个阵容:有一大部分的脸色颇为阴沉,其中有几位骨已经昏了过去,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吃了有毒的粽子才会这样;而另外一小部分则表现的云淡风轻,应该是粽子做的不错,吃了也没啥事的那种,不过为什么error也在这里啊,他做的粽子连病毒衫吃了也得中毒吧。



就在鬼百合继续巡视骨们时,身旁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趁现在他们没发现你赶紧跑路!”


“什么鬼?”鬼百合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去只崩坏衫(自家au)正焦急地看着她。


“你是来试吃的对吧。”崩坏衫更加焦急地看着她。


“额…是啊,怎么了?”鬼百合依旧是一脸茫然。


“他们做的粽子根本就不是人吃的!”鬼百合终于明白这突然冒出来的骨想要表达什么了。无奈的看着他:

“这是我的职责,况且…”突然,一个很娘炮的声音打断了鬼百合:

“啊哈,collapse (崩坏),你女朋友怎么这么眼熟啊,难道之前见到过?”


“lust ,你说话小心点,如果我是fell,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collapse 渐渐把头转向鬼百合,原本气愤的心情变得非常无奈,说道:

“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他便传送回了自己的坐位,就在鬼百合还没从懵逼中反应过来时,他身旁的lust好像想起了什么,对鬼百合说:

“我想起来了!你是端午节时来采访过我们的记者小妹,这回应该是来试吃的吧?”鬼百合点了点头。


“那就跟我来吧,”lust示意鬼百合跟他进班,“能看的出来,你和collapse 应该有点交情吧?”


“嗯,之前帮助过他。”鬼百合随意的答了一句,她已经看到了圆桌上各式各样的粽子,不禁皱了皱眉头,而她旁边的lust 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加油,collapse他蛮不错的,只不过太爱搞破坏,努力一点也是可以的,我等着吃喜糖噢。”说完,他便一溜烟的跑远了。鬼百合脸色一僵,看着lust,那眼神都快能杀人了。


闹剧好不容易结束,就又迎来了一个大难题一一吃粽子。桌子上的粽子也分成了两边,一边看起来还算是粽子,而另一边跟本就不算是粽子,而这些粽子上都插着写有名字的小木板,看着这些粽子,鬼百合暗暗的下定决心:好东西一定要留到最后!想着,她在桌旁放了个存档点,抱以挑战极限的心态拿起了error的粽子,(这个粽子的样子上篇介绍过,简而言之就是一坨xiang)而殊不知,当她拿起这个粽子的,半个骨班都在默哀。


“啊呜。”鬼百合咬了一大口,一股无法名状……的味道充斥口腔,她觉得自己体内错乱了,她的血条也在减少,她被毒死了…


用存档点回到骨班,鬼百合睑色苍白,看着粽子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下一个试那个,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难吃的都试完得了。


狠了狠心,鬼百合拿起了horror 的粽子,他的粽子白一块棕一块的,中间还有条很深的缝隙,八成是他拿斧子砍出来的,对于他为什么要砍粽子…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


这回,鬼百合很谨慎,只是微微尝了一点点,顿时一股很浓的腥味充斥口腔,鬼百合瞬间有股想要吐掉的感觉,但理智告诉她,不能吐出来,只能咽下去,但当她咽下去时就后悔了。顷刻,她的肚子一阵翻涌,他捂着肚子跑出了教室。


这回为了方便,他还是用存档点回到了教室,没有任何表情,继续试吃…


接下来并没有太多特殊(吃了会死人)的粽子。

killer 的粽子除了一股石油味,没有任何味道,而且刚把包粽子的叶子打开,米粒就都散了出来,尝了一口后鬼百合感到明显的不对劲,迅速跑出了班级…

她再次用存档点回到了班级。

然后是dust ,他的粽子不知为什么布满了灰尘,打开之后,也是一堆灰尘,鬼百合表示,确认过眼神,这是一个莫的灵魂的粽子。

ink的粽子是彩色的,粽子里面并没包任何馅,吃起来只有一股淡淡的丙烯颜料的味道,也许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这个粽子是什么味道。(好奇心旺盛的鬼百合很想知道ink在包这个粽子时到底是怎么让这个粽子有颜色的)

这回是fresh,乍一看,他是粽子竟和旁边的桃园衫的粽子很像。恰巧桃园衫离她很近,且一直在观察她,看到鬼百合拿起的粽子很像他做的,遍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你确定好吃的不留到最后吗?”鬼百合则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这粽子,应该是你帮fresh包的吧?

“是的呢,不过我可不建议你吃这个,会死哦。”

“我连error的粽子都吃过,我还会怕这个粽子。”想着鬼百合一口咬下去,但当他看到粽子里面的馅时就傻眼了,那赫然是一个绿色的栗子,和上次捉弄石油大王时做的把戏一样,只不过这回是绿色的。

“孩子,我告诉过你不能吃它,可你就是不听啊。”桃园衫在旁边补刀道。

而此时,坐在远处的石油大王与fresh都快笑哭过去了,要知道,这回受到整蛊的,可是那位问过他被整蛊是什么感受的的作死记者。鬼百合的脸面顿时挂不住了,但现在使用存档点又会显得更丢人,没办法,试吃只能继续。

而之后的很多粽子吃起来都不咋地,但还不到比较特殊的那个程度,这里也就不特别介绍了。

要说鬼百合最中意的几个粽子,可也没几个:

桃园衫,他可算是把粽子的奥义体悟得很深刻,而且他八成是考虑到了记者小妺也会来试吃,竟贴心的特地做了一个馅料较甜的粽子,鬼百合只总结了一句,“还是国产au好。”^q^

然后是dream,据内部了解,他专门为了做好粽子去请教桃园衫,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细心的骨,而且好像栗子有一种别样的偏好。(可能是因为栗子是黄色原因吧)

其次,要算lust,他做地粽子竟然意外的很不错,粽子的形状有从原本的心形变成了三角形,可能是考虑到心型的粽子是做不出来的原因吧。

这里要特殊介绍一下原版,他做的粽子…馅竟然是水香肠,而原本外部的番茄酱也没替换成了普通的糯米,也许也是和上一个骨一样,考虑到番茄酱是做不出来粽子才换成糯米的原因吧。

(彩蛋)试吃结束,鬼百合终于解脱了,忍着肚子的胀痛,前去逼问fresh,自己牙齿上的颜料什么时候能退掉,而得到的答案是…时间久了就会退掉。(fresh是正在被暴打中)



哈,终于写完了😆,不过感觉还是水了😩没办法,这写的也不能太仔细。

至于文章中,有些问题,我会在评论中解答。

吃粽子那块儿没有写的太多,毕竟如果把所有骨包的粽子写完,我就不知道要写到那年那月去了。

如果想特殊看别的骨包的粽子,可以在评论区评论噢~



未完…才怪

五一特别篇一一完结。

糖葫芦タンフールー
通宵画的馒头精,又再次回想起当...

通宵画的馒头精,又再次回想起当初死在老衫100多次的恐惧(手残)

通宵画的馒头精,又再次回想起当初死在老衫100多次的恐惧(手残)

collapse tale

用自家儿子在抖音上有别的人合拍,感情自己一直都在受到保护。(我是坐在地上的那个人)

用自家儿子在抖音上有别的人合拍,感情自己一直都在受到保护。(我是坐在地上的那个人)

十渡光影
摸了一个长大后的菜叶子。希望她...

摸了一个长大后的菜叶子。
希望她能变成一个帅气可靠的大人,但我目前的实力不允许(눈_눈)
那颗绿色的心是她自己装上去的拉链,可能是感觉好看吧(你确定???)
后面是长疯了的鹿角蕨,或许需要打理一下发型?
她最爱的饮料依旧是【不添加任何东西的水】
现在还居住在那个无人的雨林AU,但某人给她弄了一个房子,虽说她还是睡在落叶堆里。
防御更加强大了。
不会讲双关或笑话。
这个时候是她已经165了。。。。
  创作者谈:她来自UT但不是sans,而是另一个人物哦(´-ω-`)同理,她也没有审判眼和GB炮,甚至不会骨头魔法和蓝色魔法,比起躲闪,她的防御更厉害。

摸了一个长大后的菜叶子。
希望她能变成一个帅气可靠的大人,但我目前的实力不允许(눈_눈)
那颗绿色的心是她自己装上去的拉链,可能是感觉好看吧(你确定???)
后面是长疯了的鹿角蕨,或许需要打理一下发型?
她最爱的饮料依旧是【不添加任何东西的水】
现在还居住在那个无人的雨林AU,但某人给她弄了一个房子,虽说她还是睡在落叶堆里。
防御更加强大了。
不会讲双关或笑话。
这个时候是她已经165了。。。。
  创作者谈:她来自UT但不是sans,而是另一个人物哦(´-ω-`)同理,她也没有审判眼和GB炮,甚至不会骨头魔法和蓝色魔法,比起躲闪,她的防御更厉害。

collapse tale

如果各au sans 变成学生⑶(端午节特别篇)

骨班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端午活动,今天,记者鬼百合(作者客串)将亲自采访骨班的同学们。


刚一进班,鬼百合就差点被一条黑色触手砸中,定睛一看才知道nightmare 正和fresh 打的不可开交,同时双方还进行着滑稽的对话:


nm:你个该死的虫子,竟然在粽子里放颜料,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叫nightmare!


fresh:你这就不能怪我了,谁让你偏偏吃了dream的粽子。


接着,双方的战斗变得更加激烈,鬼百合只能敬而远之,另一方面,她还要继续采访。走到包粽子的圆桌前,鬼百合终于感到了久违的平静,虽然这里还是有一些小打小闹,但至少比刚刚打出审判曲的两人好多了,仔细观察了一下包...

骨班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端午活动,今天,记者鬼百合(作者客串)将亲自采访骨班的同学们。


刚一进班,鬼百合就差点被一条黑色触手砸中,定睛一看才知道nightmare 正和fresh 打的不可开交,同时双方还进行着滑稽的对话:


nm:你个该死的虫子,竟然在粽子里放颜料,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叫nightmare!


fresh:你这就不能怪我了,谁让你偏偏吃了dream的粽子。


接着,双方的战斗变得更加激烈,鬼百合只能敬而远之,另一方面,她还要继续采访。走到包粽子的圆桌前,鬼百合终于感到了久违的平静,虽然这里还是有一些小打小闹,但至少比刚刚打出审判曲的两人好多了,仔细观察了一下包粽子的骨们,鬼百合发现邪骨和好骨们各占了桌子的一半,中间还参杂了中立骨和坐错阵容的骨。


"先去采访邪骨吧"鬼百合边想边向邪骨们走去,就在这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从她身前闪过,其中黑色身影还撞到了她,在她身上留下了明晃晃的error 字祥,鬼百合立马反应过来,定睛看向那两位奔跑的身影,果不其然,是error 和ink 。此时的error手中拿着一坨冒着error 字祥的东西,追逐着ink,吼道:

彩虹混蛋,你给我站住,把我亲手为你做的粽子吃掉!


ink的脸色则极为难看,原本的星星眼也变成了红色,边跑边喊:你妹啊,乱码,吃了你做的饭会死人的!


鬼百合不禁打了个冷战,为下一篇的试吃环节感到后怕,但这可是自己求着各au报刊让自己采访,俗话说得好: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无奈,鬼百合只好硬着头皮走向邪骨们。她第一个采访的是killer ,这位骨包粽子的区域脏兮兮的,包好的粽子也是黑一块白一块,鬼百合忍不住问了一句:killer先生,请问你的粽子为什么这么奇怪?


killer挥了挥手中的刀,笑着说:包粽子时掉了几滴"眼泪"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鬼百合的内心炸了,暗暗诉苦着:我的老天爷啊,你们邪骨包的粽子,人还能吃吗?虽然心里叫苦,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鬼百合继续看下去,她直接来到nm那里,想要看看这位满身石油的骨能给她什么惊喜。刚打完架的nm正紧闭着嘴巴,死死盯着桌子上被咬了一口的粽子,那是dream 包的栗子馅的粽子,但愿本黄色的栗子竟变成了粉色,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fresh干的好事。鬼百合突然好想知道被人耍了的感受,作死的将麦克风递到nm的面前,问道:nightmare先生,可以问一下被耍的感受吗?


nm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背后的触手蠢蠢欲动,瞪着鬼百合,咬牙切齿的说:你是一心寻死吧,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你说我会好受吗?


说着,nm背后的触手已经伸向鬼百合,想要把她撕的粉碎,看着nm粉红色的牙齿,鬼百合还是不厚道的笑了,并miss了nm的攻击,笑着说:我懂了,你还是好好包你的粽子吧,拜~


鬼百合一溜烟的跑走了,生怕在下一刻就会被nm撕的粉碎,同时,她的采访时间已经不多了,有必要去看看好骨们包的粽子了。走向另外半个圆桌时,鬼百合还看了看其他邪骨包的粽子,结果被吓了一跳,有的粽子沾满了灰尘,有的则被染红了,还有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个粽子。鬼百合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希望好骨那边包的粽子可以正常一点。


径直走到原衫那里,只见sans正呼呼大睡,他的面前正放着三个红色的锥形物,旁边还放着形状类似的黄色物体,鬼百合凑上前去闻了闻…感情这是芥末和番茄酱做的粽子……鬼百合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她万万没想到好骨中也会有这么奇葩的粽子,瞬间有股想找个角落哭一会儿的冲动。好不容易把目光移开,她又看到了好几个神奇的粽子:撒满糖的粽子(蓝莓做的);彩虹色的粽子(ink做的);心形的粽子(lust做的)……


最终,只有桃源衫的粽子最正常(国产au嘛),还没能把粽子都看完,时间就已经到了,接下来就不是试吃的篇章了,希望不要再有惊喜。



啊,历时三天终于把这篇文章写完了,接下来还有吃粽子相关的文章,若想知道后事请听下回分解吧。求关注🥺

十渡光影

来啦,菜叶子的详细设定。突然好喜欢这坨绿乎乎的蕨类植物 ( ੭ ˙ᗜ˙ )੭但依旧画不出我想要的可爱感。。。
暂时不开放Ask,因为我要开始集中精力弄Ourtale了。
保持决心不放弃!(。ò ∀ ó。)
p.s.啊~忘记说了,她在开心的时候瞳孔会变成类似于小花的样子,如图中的那颗头所示。

来啦,菜叶子的详细设定。突然好喜欢这坨绿乎乎的蕨类植物 ( ੭ ˙ᗜ˙ )੭但依旧画不出我想要的可爱感。。。
暂时不开放Ask,因为我要开始集中精力弄Ourtale了。
保持决心不放弃!(。ò ∀ ó。)
p.s.啊~忘记说了,她在开心的时候瞳孔会变成类似于小花的样子,如图中的那颗头所示。

十渡光影
某刚刚出生的蕨类植物,住在一片...

某刚刚出生的蕨类植物,住在一片雨林里。一个小精灵,算是单人AU吗?不管了,先放初设吧。
姓名:菜叶子(没错,还是叫了这个通俗的名)
性别:女
年龄:刚刚出生(五六岁的样子)
居住地:无人的热带雨林
本体:一种叫‘鹿角蕨’的蕨类植物。
喜好:收集落叶🍂和灰尘(?)
能力:寄生,孢子攻击。
性格:有些小害羞,但总是充满好奇,善恶观初成中。
补充:依附在树或木头上就能恢复体力。喜欢温暖潮湿的环境,不喜欢强烈的太阳光。或许给她矿泉水她会更开心。
欢迎互动,但估计没人。
ask暂时没有,因为我最近在弄Ourtale的事。唉╯﹏╰坑好多,虽说都是自嗨,但我会进步的,只要保持决心和智商!

某刚刚出生的蕨类植物,住在一片雨林里。一个小精灵,算是单人AU吗?不管了,先放初设吧。
姓名:菜叶子(没错,还是叫了这个通俗的名)
性别:女
年龄:刚刚出生(五六岁的样子)
居住地:无人的热带雨林
本体:一种叫‘鹿角蕨’的蕨类植物。
喜好:收集落叶🍂和灰尘(?)
能力:寄生,孢子攻击。
性格:有些小害羞,但总是充满好奇,善恶观初成中。
补充:依附在树或木头上就能恢复体力。喜欢温暖潮湿的环境,不喜欢强烈的太阳光。或许给她矿泉水她会更开心。
欢迎互动,但估计没人。
ask暂时没有,因为我最近在弄Ourtale的事。唉╯﹏╰坑好多,虽说都是自嗨,但我会进步的,只要保持决心和智商!

十渡光影
嚯呀!一个踩水的糖瓜/菜叶子,...

嚯呀!一个踩水的糖瓜/菜叶子,服装至今未定。。。。顺色搭配,崩坏的比例,我。。。努力保持决心吧!グッ!(๑•̀ㅂ•́)و✧
撞车请通知!

嚯呀!一个踩水的糖瓜/菜叶子,服装至今未定。。。。顺色搭配,崩坏的比例,我。。。努力保持决心吧!グッ!(๑•̀ㅂ•́)و✧
撞车请通知!

十渡光影
是糖瓜的草图,加了全身,实在设...

是糖瓜的草图,加了全身,实在设计不出童装就找了我自己小时候的衣服。右下角是糖瓜脑袋后面的样子,破了个洞,里面似乎是什么能量,叶子也是从其中长出来的。
扫雷中,可能会再改。
撞车请通知!

是糖瓜的草图,加了全身,实在设计不出童装就找了我自己小时候的衣服。右下角是糖瓜脑袋后面的样子,破了个洞,里面似乎是什么能量,叶子也是从其中长出来的。
扫雷中,可能会再改。
撞车请通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