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冰

41627浏览    346参与
La mort dans la nuit noire

占tag致歉

有时候无意中发现某些CP文少得可怜,会突然产生「想为他们写些什么」的想法(然后又放弃了),这状况尤其适用在APH我常嗑的CP(典芬、丁诺、鲸组与香冰属于此类)……

顺道一提,我嗑APH完全无CP雷点,因为基本上我任何组合都能接受w

有时候无意中发现某些CP文少得可怜,会突然产生「想为他们写些什么」的想法(然后又放弃了),这状况尤其适用在APH我常嗑的CP(典芬、丁诺、鲸组与香冰属于此类)……

顺道一提,我嗑APH完全无CP雷点,因为基本上我任何组合都能接受w


愿望也是徊徊鸽咕咕咕

【香冰】过马路

也就是w小学放学后的场景,总之就是放学啦!


   冰;“王嘉龙,别乱跑,快点来斑马线这边啦!话说你到底会不会看红绿灯啊? ”


  港;“嗯? 我都不看红绿灯的啦,我一般都是跟着先生的,因为先生肯定会拉我一起过去。这次就麻烦艾斯兰同学拉我过去啦?十分感谢哦! ”


  冰(一脸不可思议):“???这么大人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拉着他走到斑马线附近等待着行人信号灯从红色变成绿色。”

(过了一会小声地骂了一句)“……笨蛋。”


  港(似乎完全没听到):“哇!这个路灯竟然会变绿啊!好厉害!艾斯兰同学知道的东西好多啊!你可以教我吗?因为先生平时都很忙,嘉龙一般很少会来城里玩的说。...

也就是w小学放学后的场景,总之就是放学啦!


   冰;“王嘉龙,别乱跑,快点来斑马线这边啦!话说你到底会不会看红绿灯啊? ”


  港;“嗯? 我都不看红绿灯的啦,我一般都是跟着先生的,因为先生肯定会拉我一起过去。这次就麻烦艾斯兰同学拉我过去啦?十分感谢哦! ”


  冰(一脸不可思议):“???这么大人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拉着他走到斑马线附近等待着行人信号灯从红色变成绿色。”

(过了一会小声地骂了一句)“……笨蛋。”


  港(似乎完全没听到):“哇!这个路灯竟然会变绿啊!好厉害!艾斯兰同学知道的东西好多啊!你可以教我吗?因为先生平时都很忙,嘉龙一般很少会来城里玩的说。嗯……作为回报,我可以教你一个超级超级厉害的技能哦! ”



  冰(拿他没办法只好作罢):“好了,你可要好好跟着我。真是的…… ”



  嘴上责备着他但还是紧紧抓着这小孩子的手。 过完马路后才把手松开。松开后才发现这孩子的手竟然都长老茧了,于是又拉着他走到没有车的人行道人抓着他的手问道:“你的手…怎么比大人的手还粗糙?” 



  “嘿嘿…… ”王嘉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跟你说,这可是男子汉的证明哦!因为只有男子汉才能打到好多的鱼鱼呢! ”


  冰(难得夸了他一回):“……真的很了不起呢。 ”



  港(发现被夸了开始得意忘形起来):“这也没什么啦。”


  冰(看他得意的样子有些不太开心于是泼冷水):“对啊,不过你照样不会过马路。”


  港(完全不在意反而拉紧他的小手):“所以,请拉着我一起过马路吧,艾斯兰同学——”


愿望也是徊徊鸽咕咕咕
这是我在去年九月份画的香冰猫猫...

这是我在去年九月份画的香冰猫猫图,因为不会画篮子所以我就没仔细画,不然会暴露我画画很丑的事实。

对了,我当时在和前任谈恋爱,他嫌弃我画的猫篮子:)

我发这个我只是有心理阴影而已,我要正确面对我的心理阴影!
我的意思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要画那么复杂的猫篮子(?)

这是我在去年九月份画的香冰猫猫图,因为不会画篮子所以我就没仔细画,不然会暴露我画画很丑的事实。

对了,我当时在和前任谈恋爱,他嫌弃我画的猫篮子:)

我发这个我只是有心理阴影而已,我要正确面对我的心理阴影!
我的意思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要画那么复杂的猫篮子(?)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沆瀣一气」 

水管组/金钱组/北诸兄组/男高组


八个人塞一块儿了 莫得细节

实在没时间就各种乱搞…


至于细节…

有时间再改

(躺平)

APH深夜六十分🎈 

是四组「沆瀣一气」 

水管组/金钱组/北诸兄组/男高组


八个人塞一块儿了 莫得细节

实在没时间就各种乱搞…


至于细节…

有时间再改

(躺平)

--MelinaJIN--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瀣一气」

扔一张不忍直视的草稿…

细节啥的依然不存在…

APH深夜六十分🎈

还是「沆瀣一气」

扔一张不忍直视的草稿…

细节啥的依然不存在…

波地尼亚湾造船厂

【香冰】水星

☆ICE视角

☆特别不知所云好像还ooc了

☆建议配合同名日语歌曲食用

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样一个吵闹的世界之中。

校门口成群的家长之间相互炫耀着自己的孩子。

公交车身后的座位总是传来不怕引起公愤的音乐外放。

街边又有两辆车刮蹭,车主用尽一切扯皮手段只为少赔偿些。

楼上有人在练钢琴,有人在吵架摔酒瓶,有婴儿在哭。

但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都被划进了“要好好观察”的范围内,老师说这些人间百态,多看看总对写作之类的有帮助。

直到后来我学到那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那么我想,我或许活得太过于苍白了,以至于一旦富有同感心就会变得痛苦。

但也不能完全说是苍白,...

☆ICE视角

☆特别不知所云好像还ooc了

☆建议配合同名日语歌曲食用


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这样一个吵闹的世界之中。

校门口成群的家长之间相互炫耀着自己的孩子。

公交车身后的座位总是传来不怕引起公愤的音乐外放。

街边又有两辆车刮蹭,车主用尽一切扯皮手段只为少赔偿些。

楼上有人在练钢琴,有人在吵架摔酒瓶,有婴儿在哭。

但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都被划进了“要好好观察”的范围内,老师说这些人间百态,多看看总对写作之类的有帮助。

直到后来我学到那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那么我想,我或许活得太过于苍白了,以至于一旦富有同感心就会变得痛苦。

但也不能完全说是苍白,至少……如果把这个吵闹的世界漆上一层黑,仍然有一个人会是彩色的。

他叫王嘉龙。

高二年级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他发现了校规中的漏洞。比如说只规定了男生女生不许谈恋爱,也没有说男生和男生谈恋爱会怎样。

在那之前之前我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不过很低调,没有让第三个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同学知道。开玩笑,其实那意味着校规在诞生的初始就不曾将同性当作一种爱情来看待。

7月1日下雨了,我挤进地铁站的时候,衣服被身旁无数穿着雨衣的人也弄得湿漉漉的。到达王嘉龙的家,按下门铃后我才意识到准备的生日礼物已经无影无踪。一定是在地铁上被什么人挤掉或者偷走了。

“你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我转过头去,不想让他看见我红透的脸。

他还说,他母亲给他的礼物是一整天不在家。我们都很喜欢这份礼物,挤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光盘里的老电影,不知不觉间窗外的雨声渐小,最后止住了。

夜幕降临得等到七点钟以后,吃过晚饭我跟随他去到天台上,那里放着一台天文望远镜。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被谁放在那里的,总之已经呆了很久,也旧到不能再使用。王嘉龙带着工具箱上来的,他对着它琢磨了好一会儿,最终宣告放弃:“简直拿这个老东西没办法,本来还指望着看星星呢。”

我说:“我们就这样,肉眼也能看到星星。”

天空中没有月亮,取而代之的是群星密布。我们用为数不多的天文学知识指认着哪个方位的是哪颗星。

然后,不知怎的,我们接吻了。是他先凑上来,接着我给出了回应。在记忆中那个吻一直是伴随着雨后空气清新的味道存在着。

那晚是第一次接吻……你猜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是啊,那也是最后一次。

“暑假我们恐怕不能再见面了。”王嘉龙说,“期末考试一结束她就会把我锁在家里,还有那些补习班什么的。”

狭窄的楼道里,我注视着他的面孔。声控灯忽明忽暗,一瞬间竟产生难得的寂静。

我知道,他和我说起过这些。他有个姐姐比他大两岁,在与我们同样的年龄、同样的高二升高三暑假、同样的夜晚离家出走了。虽然不出一天便被找回来,可是很多事情就从那时开始变得看不出原样。

“知道我妈有多可笑吗,她居然认为我姐想要离家出走是因为课业不够重给闲出来的。”王嘉龙在向我讲的时候这样说。

“然后她就开始自作主张来给我们加压,比如——算了,这些跳过也没关系吧?我不太想回忆。

“总之啊,ice,能认识你真幸运。”

我的千言万语最终汇聚成一句,“没事,我理解你。”我以为这是他最需要的。

就像现在我说,没事,这不是你的错。

他说谢谢,然后我们挥手道别。在我转身前的那一刻,楼道突然暗了下来,所以我也没能看清王嘉龙手臂内侧裸露在短袖外的、纵横交错的红色线条。它们有的深有的浅,有的则在时间的打磨之中变成了淡褐色。

其实直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前,我都不曾察觉。

就像当我离开那栋楼时,里面又重新爆发出了我所嫌恶的吵闹。有女学生在哭泣,有人掀翻了一整桌的饭菜,有人像锯桌腿一样练习着小提琴。王嘉龙也被淹没在他们之中。

每个人之间的情感都是不相通的。

他们在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而我所听到的只是吵闹。

你站在我面前,我只看到你迎着光的一面,看不到你藏起来的伤痕。

于是后来我也再不敢对谁轻易说出“我理解你”这样的话语。我以为我是你的卫星,可你却变成了水星。

八月底,距离开学不到十天。我接到了王嘉龙的电话,那时我刚在距离他家不远的补习班上完课。

“其实吧,我的存在只是给我妈添负担而已。”

这是那天的开场白。

“姐姐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她太害怕,所以只能选择离家出走。如果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式就好了。”

那头的风声太大,直灌入麦克风中,穿越无线电波的距离来到听筒旁。我隐约察觉到某些字眼背后透露出的危险气息,“你在哪儿?”

“一个……叫不上来名字的地方,你应该也不知道。”

直觉告诉我他在说谎。同样地,我没有任何证据,却笃定他仍然在家中。我转了方向走过去,听筒里不止有风声,更多了被风声携裹着传来的……人群的嘈杂,与往常这个吵闹的世界却又有所不同。像是平淡的水洼中一块石子所激起的波澜。

人群愈演愈烈,即将迎来高潮,电话却突然断掉了。与此同时我开始狂奔,哪怕仅有一丝挽回的可能性。

最终我还是失去了。

距离人群最边缘还有十几米,我看到王嘉龙像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鸟急坠而下。

于是一切都静止、归零,这些悲欢不相通却有格外统一爱好的人们再尖叫些什么,我也不想去管了。同样匆忙赶来的警察试图拉起警戒线,也与我无关了。

我穿过灯光忽明忽暗的楼道,奔向天台。那个有着望远镜、星空、和雨后唯一一个吻的天台,现在又多了一部屏幕仍亮着的手机。

还未关掉的界面是通讯录。那里面存的号码,除了我之外只有一个。0571-*502*595。

我盯着那串数字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它与认知中的号码无缝重合,我终于再也无法控制住眼泪,跪倒在地。

而这个吵闹的世界仍未停歇。


【注:那串号码是自/杀求助热线】

阿阵是个废人了
王耀:??? 艾斯兰:???...

王耀:???

艾斯兰:???

王嘉龙:???

私心香冰

王耀:???

艾斯兰:???

王嘉龙:???

私心香冰

骨戈骨鸽

被冷到自割腿肉

好悲伤哈哈哈

我杀像素

被冷到自割腿肉

好悲伤哈哈哈

我杀像素

苏霜枫不会说谎

一个垃圾小段子

雨突然就下起来了。

王嘉龙撑着伞走在街上,庆幸自己出门的时候有看天气预报。

要快点回家。这么想着,他加快了步伐。

雨势越来越大。王嘉龙不得已在附近店铺的屋檐下躲雨。

这讨厌的天气。他心想。

与他站在同一地方躲雨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他闲得无聊就看着这人,正巧对方也在看他。

看样子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白发少年,紫色的眼睛清明澄澈,仿佛有把人吸进去的魔力。他一下子愣了神。

也许这天气,也没有那么坏?

“那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对方先开口了。

“啊,没有……”他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你叫什么名字?”

“艾斯兰。”

“看你没有带伞,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艾斯兰愣了一会,才红着脸低头说谢谢。

王嘉龙看着这人可爱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

雨突然就下起来了。

王嘉龙撑着伞走在街上,庆幸自己出门的时候有看天气预报。

要快点回家。这么想着,他加快了步伐。

雨势越来越大。王嘉龙不得已在附近店铺的屋檐下躲雨。

这讨厌的天气。他心想。

与他站在同一地方躲雨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他闲得无聊就看着这人,正巧对方也在看他。

看样子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白发少年,紫色的眼睛清明澄澈,仿佛有把人吸进去的魔力。他一下子愣了神。

也许这天气,也没有那么坏?

“那个,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对方先开口了。

“啊,没有……”他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你叫什么名字?”

“艾斯兰。”

“看你没有带伞,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艾斯兰愣了一会,才红着脸低头说谢谢。

王嘉龙看着这人可爱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不要笑我啦!”艾斯兰气到跳脚。

“哈哈哈……好吧。”

雨势也渐渐转小,王嘉龙把伞打开,向着旁边这人伸出了手。

“我叫王嘉龙,今后请多关照。”


太ooc了我果然还是删掉吧……

上帝看在我更新的份上让我抽到洁哥吧×。


怡怡

p1、2,可愛的阿冰

p3,小香跟阿冰的同款項鍊手鍊

p4、5,跟英/國待久了越來越皮的小香

p6,截了好久終於截到的英/國

p7,芬/蘭媽媽辛苦了

p8,誰叫你欺負他大哥,兄控不打死你才怪

p9,豆豆眼親分&準備落下的子分


p1、2,可愛的阿冰

p3,小香跟阿冰的同款項鍊手鍊

p4、5,跟英/國待久了越來越皮的小香

p6,截了好久終於截到的英/國

p7,芬/蘭媽媽辛苦了

p8,誰叫你欺負他大哥,兄控不打死你才怪

p9,豆豆眼親分&準備落下的子分



百香果双响炮(?)

是练习
顺便祝祖国生日快乐

是练习
顺便祝祖国生日快乐

青巷有雨

深夜摸鱼,第一次画香冰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完全在瞎来)
算是给我对象产个粮qwq(为什么香冰那么好嗑但是那么冷qwq)

前排艾特我对象~ @今井十屿是一个垃圾孩厨

深夜摸鱼,第一次画香冰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完全在瞎来)
算是给我对象产个粮qwq(为什么香冰那么好嗑但是那么冷qwq)


前排艾特我对象~ @今井十屿是一个垃圾孩厨

氘

不会咬人不是好狗狗
依旧后面一点点背后注意

不会咬人不是好狗狗
依旧后面一点点背后注意

波地尼亚湾造船厂

【男高组】Graduation

☆无限混更,耶✌

高中生就要有高中生的亚子


.


那时候是傍晚时分,五月底的天空尚未显露出昏暗。两个高二年级的男生吃过晚饭,趁着晚自习开始前为数不多的间隙在校园中闲逛。

操场周围环绕着凤凰木,一棵紧挨着一棵。距离它们全盛的花期已经很近,再过不了多久,操场外就将绽放开无数的火红色。那红如同青春的热情一样浓烈。

毕业生身上的学士服也是这种红色。但不得不承认这凤凰木的红只适合挂在树上,当它入侵了服装后,总归是难逃艳俗。

王嘉龙说,那身衣服且不提又大又肥的不合身,光是颜色就有整整一年的槽点。

隔着树干和铁丝网,能看到高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轮流站上铁架台阶拍合影。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无止境。

艾斯兰提醒他,...

☆无限混更,耶✌

高中生就要有高中生的亚子


.


那时候是傍晚时分,五月底的天空尚未显露出昏暗。两个高二年级的男生吃过晚饭,趁着晚自习开始前为数不多的间隙在校园中闲逛。

操场周围环绕着凤凰木,一棵紧挨着一棵。距离它们全盛的花期已经很近,再过不了多久,操场外就将绽放开无数的火红色。那红如同青春的热情一样浓烈。

毕业生身上的学士服也是这种红色。但不得不承认这凤凰木的红只适合挂在树上,当它入侵了服装后,总归是难逃艳俗。

王嘉龙说,那身衣服且不提又大又肥的不合身,光是颜色就有整整一年的槽点。

隔着树干和铁丝网,能看到高三年级的学长学姐们轮流站上铁架台阶拍合影。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永无止境。

艾斯兰提醒他,等你把今年份的槽完之后,明年就该我们穿了。

那拍照的时候我一定要溜掉!王嘉龙信誓旦旦地发言。

明明这时距离他们人生中最艰苦的时光还有九十多天,两位男生却不知怎的,已经开始聊起了毕业后的计划。

——毕业之后我一定要去旅行。

——去哪里?

——哪里都好,上大学之后也要继续,说得再宏大点,就是想周游世界。

王嘉龙想了想又补充道,第一站就去冰岛看极光吧。

极光又不止冰岛有……这句话,艾斯兰也没说出来。取而代之的是,那到时候记得叫上我。

好啊。王嘉龙说着说着唱起了歌:朋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随后他搭上他最好的朋友的肩膀。

这奇怪歌词使艾斯兰开始想一些更加奇怪的事。比如,要是同时脱单了,该怎么算?

看似做不到,其实如果脱单对象是彼此,就可以……

好吧,这永远只能是个如果。尽管艾斯兰永远希望着它不只是个如果。

他爱着他最好的朋友,男性朋友。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说得出口的秘密。

凤凰木上又悄悄开了一朵花,那红的气势不减丝毫。

&

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已经在肆意横行。这一年轮到两位男生穿上不合身的学士服,站在铁架台阶最高层,和大家一起拍毕业照。

看到王嘉龙也裹在那凤凰木的红里时,艾斯兰几乎条件反射般问:不是说要溜掉吗?

对方耸肩:还是怂了,没办法。

又归于沉默。好似越临近毕业、想说的话越多,就越是不知从何说起。

后来王嘉龙在电话中问,你被哪所学校录取的?

耶鲁大学的生物系。艾斯兰反问他,你呢?

我考上港中文了,压着线进去的,不过还是出乎意料啊。王嘉龙说着笑了两声,能留在这儿也不错。

就那样,他没有再说起关于毕业旅行或是环游世界的事。反倒是艾斯兰变成了那个要远行的人。

在机场门口,又看见正值花期的凤凰木。此时艾斯兰已经了解到它的花语,青春是一种,而另一种是离别与思念。

他最终也没有告诉王嘉龙自己离开的日期。告别这门功课太复杂了,他永远学不会。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告别时什么都不说。

&

原来十七岁说过的话到了十八岁就不再作数,十七岁的梦想到了十八岁也不值一提。

可是十七岁的喜欢到了十八岁还是喜欢,甚至当走出那个年纪很久很久以后,依然是喜欢。


乜禾

[香冰]和自己作斗争的艾斯先告白了

@-水碱- 是阿清要的香冰片段!

一个巨大的ooc

女装嘉龙出没

双向暗恋,非国设

  

  艾斯兰看到王嘉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他完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个东西还是认识的那个少年吗。

  “你笑了对吧。”王嘉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ice,你变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从这个面瘫嘴里说出来就是感觉很好笑——甚至于艾斯兰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人设已经山崩地裂了。

  “怎么回事?”艾斯兰很快冷静下来问他,“意义不明……你不会是穿了你妹妹的衣服……”

  “哦,这个是……她逼我的。”

  王湾原话是这样可以让二人之间的气氛更轻松愉悦,就不会为告白而紧张。然而并不,现在的王嘉龙已经紧张到对暗恋对象面瘫了。

  “你等下,...

@-水碱- 是阿清要的香冰片段!

一个巨大的ooc

女装嘉龙出没

双向暗恋,非国设

  

  艾斯兰看到王嘉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他完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个东西还是认识的那个少年吗。

  “你笑了对吧。”王嘉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ice,你变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从这个面瘫嘴里说出来就是感觉很好笑——甚至于艾斯兰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人设已经山崩地裂了。

  “怎么回事?”艾斯兰很快冷静下来问他,“意义不明……你不会是穿了你妹妹的衣服……”

  “哦,这个是……她逼我的。”

  王湾原话是这样可以让二人之间的气氛更轻松愉悦,就不会为告白而紧张。然而并不,现在的王嘉龙已经紧张到对暗恋对象面瘫了。

  “你等下,我有话说。”王嘉龙挥了下手上的魔法小棒棒,“我去换身衣服。”

  果然还是不自在。腿间空荡荡的感觉真的超难受的啊啊啊啊啊!

  艾斯兰趁他离开的一会儿深呼吸了几口,笑意又上来了,要是自家哥哥看见绝对会说什么“暗恋快成功的阿冰真是可爱啊”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自己练了无数遍自然的“我喜欢你”到现在还是紧张。

  这个时候又想起了诺威的话:“阿冰果然是个傲娇又容易害羞的孩子……”

  他干脆闭上眼转过身对着所谓空气喊到:“贺瑞斯我喜欢你!”

  然后王嘉龙正准备从背后吓他。

  ?

  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

  “我也是。”

  王嘉龙上前一步把他搂进怀里,手指浅浅插在他的发隙间,另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我喜欢你很久了。”

  艾斯兰更是被震惊到了。

  半天不敢睁开眼睛,愣是僵硬的站在那儿,脸颊变得烫的不行,然后就落入了温暖怀抱。他犹豫了半天,终于睁开眼回应了他的拥抱。


氘

别屏我!!(吼)
后面别想,王嘉龙干的,自重

别屏我!!(吼)
后面别想,王嘉龙干的,自重

折葵

逐渐北极圈…香槟*2

最近都是摸鱼无图可发真是对不起()

逐渐北极圈…香槟*2

最近都是摸鱼无图可发真是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