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槟

3620浏览    314参与
都是我辛辛苦苦喝的
好像有天 @柳达是溜达 这位老...

好像有天 @柳达是溜达 这位老傻瓜说,我可以买好吃的回家然后晚上瓶子里的西斯师父就会爬出来帮我吃完(这什么田螺师父)

我:……我的花瓶仿佛都是酒瓶子。

溜达:那可能里头有很多普老师。

还真是适合普雷格斯老师的栖息地呢!

好像有天 @柳达是溜达 这位老傻瓜说,我可以买好吃的回家然后晚上瓶子里的西斯师父就会爬出来帮我吃完(这什么田螺师父)

我:……我的花瓶仿佛都是酒瓶子。

溜达:那可能里头有很多普老师。

还真是适合普雷格斯老师的栖息地呢!

范冰冰图集

生日开个香槟喝吧~


【MOĒT香槟广告大片】

生日开个香槟喝吧~



【MOĒT香槟广告大片】

No Reason

大雾里

2019年9月3日,大雾

今天清晨起了大雾,模模糊糊的街道上什么也看不清。

可能因为雾气里的潮湿和福州很像,也可能因为香槟也是一个常起雾的地方,大雾天里总感觉能和过去的自己形成一些联系,就好像每次起雾时刻的那个我总会在雾里迷路然后在同一个交汇点碰头。

高中时大雾常在早晨,与其说是雾其实更像是雾霾。雾霾在福州这样空气清新的小城市并不常见,但是因为高中建在城乡结合部,旁边的村里又常有人烧秸秆,有时就把整个学校罩得灰蒙蒙的,在升旗仪式上也看不见旗杆。福州一中有放学后环校跑的传统,高三学生则被安排在课间操时间环校跑。那时我们笑说这种鬼天气环校跑完反而肺癌,于是总是在路线上慢悠悠地踱步,只有偶尔遇...

2019年9月3日,大雾

今天清晨起了大雾,模模糊糊的街道上什么也看不清。

可能因为雾气里的潮湿和福州很像,也可能因为香槟也是一个常起雾的地方,大雾天里总感觉能和过去的自己形成一些联系,就好像每次起雾时刻的那个我总会在雾里迷路然后在同一个交汇点碰头。

高中时大雾常在早晨,与其说是雾其实更像是雾霾。雾霾在福州这样空气清新的小城市并不常见,但是因为高中建在城乡结合部,旁边的村里又常有人烧秸秆,有时就把整个学校罩得灰蒙蒙的,在升旗仪式上也看不见旗杆。福州一中有放学后环校跑的传统,高三学生则被安排在课间操时间环校跑。那时我们笑说这种鬼天气环校跑完反而肺癌,于是总是在路线上慢悠悠地踱步,只有偶尔遇到检查的老师才会装模作样地加速,然后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拐进转角处,抄近道去食堂买些小零食。

高三那一年其实过的不算开心。我在高二升高三的暑假选择出国留学,所以高三一整年时间基本都是在图书馆和 SAT 或者 AP 的辅导书相处。因为想和朋友们多相处一些,大家都嫌弃的环校跑我次次不落,体育课也总是参加,然后和舍友们约好了午饭一定不能忘了叫我。我依然去参加每次大考,以此证明我出国并不是因为比别人差,然后在出结果后为自己不上课依然保持的高排名沾沾自喜。幸好一中的学生向来以不勤奋闻名,所以在我收到录取而他们理应奋战高考的时间,还是能找到朋友陪我一起打球嬉闹逛操场,让那段时间心情仓皇动荡的我有了很多安慰。

出于我搞不明白的地理原因,香槟常常起雾,不论时间早晚,也没有征兆预报。有时一早起床发现窗外只能瞅见几栋楼的剪影,有时从图书馆出来吃午饭就发现草地上学生们的身影只能若隐若现,有时晚上考完试出门就看到寂静的quad上只有旧旧黄黄的路灯,然后躲进雾里偷偷发呆。大学时期心情的起伏比起高中更甚,喜怒之间的转换总是在莫名之间汹涌而来。我本身是个很容易为未来操心的性格,那时每年总会有一两个关键节点会让我满面愁容。大学时雾里的我若是互相见面,眼里看到的一定都是一样忧郁丧气的呆脸。

我那时走路总是晃晃悠悠,能走路绝不坐公交,而且巴不得把五分钟的路走成半小时,总觉得花在通勤上的时间最是能心安理得地和自己相处发呆,一旦坐下但不干活心里总是揣着歉意。耳机里的歌单约摸两百多首,在循环的却只有新加的十几首和大一刚入学时听的那几支。雾里union前的路灯眨巴眨巴摇摇晃晃,我也总是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今天又起雾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和一位父亲带着小女儿在车站前等公交。公交车前灯晃晃悠悠地照了过来,我看到排队着的大家仿佛各个时期我的模样,顿时有些晃神了。

 


庄脚囝仔

拯救法国只是顺带的,我其实是为了香槟,希特勒居然敢动我的香槟,乃一座特!

坚持原创!

拯救法国只是顺带的,我其实是为了香槟,希特勒居然敢动我的香槟,乃一座特!

坚持原创!

辰修†明月

【食契】70粉点文(1)

#第一篇,是初君 @伊藤鹿津 点的香槟×翻糖,说实话这对没怎么写过,可以说是压根没写过,想来想去就带入了第五人格的设定。#

#其实我是有一点点慌的,第一次尝试带入第五人格设定……我会加油的。#

#求生者最后一个不知道凑谁了就又来祸害自家孩子了。【奥利奥米饭:奥利奥觉得自己可能是捡来的。】#

#说是槟糖感觉自己并没有写多少的样子而且还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丢人】#

#感觉更偏向友情向啊……对不起不擅长的果然我永远都不会擅长。【自闭】#


某天,在奥利奥米饭的怂恿(?)下,庆典组的几位勉为其难的陪奥利奥米饭体验一把真人第五人格,利用奥利奥米饭他那引以为傲的魔术。


“规则大家应该清...

#第一篇,是初君 @伊藤鹿津 点的香槟×翻糖,说实话这对没怎么写过,可以说是压根没写过,想来想去就带入了第五人格的设定。#

#其实我是有一点点慌的,第一次尝试带入第五人格设定……我会加油的。#

#求生者最后一个不知道凑谁了就又来祸害自家孩子了。【奥利奥米饭:奥利奥觉得自己可能是捡来的。】#

#说是槟糖感觉自己并没有写多少的样子而且还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丢人】#

#感觉更偏向友情向啊……对不起不擅长的果然我永远都不会擅长。【自闭】#


某天,在奥利奥米饭的怂恿(?)下,庆典组的几位勉为其难的陪奥利奥米饭体验一把真人第五人格,利用奥利奥米饭他那引以为傲的魔术。


“规则大家应该清楚了吧!求生者胜利的条件是修完五台密码机并且保证最少三人逃离庄园,监管者胜利的条件是至少击杀三人,求生者方修完三台密码机后会刷新地窖,地窖只会在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开启,都记住了吧?那么就开始了哦。”


地图:圣心医院


求生者

翻糖蛋糕 角色:医生

蛋奶酒 角色:空军

火鸡 角色:佣兵

奥利奥:魔术师


监管者

香槟 角色:目前未知


开局,翻糖蛋糕被刷新在了医院二楼,脸上正好有一台密码机,确认了周围情况安全之后,她立刻着手破译。


“监管者在我附近。”


位于小木屋方向的奥利奥米饭发出了消息,其他人收到消息后离得近的立刻远离,离得远的则继续手头上的破译。


奥利奥米饭砸板命中监管者


奥利奥先生真的不会手下留情呢……翻糖蛋糕这么想着,毕竟关系到胜利方面他可是非常认真的呢,香槟……祝你好运。


四台密码未破译


翻糖蛋糕破译完手头上的密码机,立刻通过楼梯来到一楼小跑离开的医院。


然后她在外面发现了一架相机。


……相机?难道是……


翻糖蛋糕想起来自己开始游戏之前在监管者那边看到的一个角色……


摄影师。


“我记得奥利奥先生讲到摄影师的时候……一般比较稳妥的方式是开局拍照然后攻击镜像利用这个技能推延修机速度才对啊?香槟这是……”


“Duang——”


在还有三台密码机的时候,奥利奥米饭吃了一个恐惧震慑。


“我【哗——】火鸡哥哥你为什么不修机在机子旁边摸箱子?!”


奥利奥米饭被挂上椅子后忍不住大声怒号了一句表示自己的不满。


将奥利奥米饭挂上椅子后,香槟这才不紧不慢的给奥利奥米饭拍了张遗照。


“香槟哥哥您有本事放我下来我要是没放那个分身然后被你直接震慑我能溜五台你放我下来我和你大战八百回合!”


“我记得恶魔蛋糕说过……你最不擅长的就是魔术师了吧?经常变成震慑师成为团灭发动机。”


“所以只要抓住你放分身的一瞬间然后推断出你的走位打震慑就可以了。”


“我…………”奥利奥米饭哑口无言,他看了一眼自己起飞时间,马上就要就要过半,蛋奶酒已经躲在了附近的掩体后,火鸡和翻糖依旧在破译,密码机还剩下最后两台。


“抱歉了。”看准时机,蛋奶酒立刻冲了出来,毫不犹豫地给了香槟一枪确认命中后转身就去救椅子上的奥利奥米饭。


“糟?!蛋奶酒哥哥,香槟哥哥带的是……”


“Duang——”


刺耳的声音过后,又是一个恐惧震慑。


“金身……”奥利奥米饭看着香槟一脸愉快地把蛋奶酒拴上气球挂在自己的不远处内心只想自己鲨自己,我再也不玩儿魔术师了!


正在修机的翻糖往那边看了一眼,自己这台密码机已经破译了一大半,蛋奶酒先生坐椅子的时间也长,要不破译完后再去……


监管者更换了辅助技能。


“这是?!火鸡哥哥!翻糖姐姐,快走,他换了……”


“呜哇?!”


然后他就看到火鸡受到了1.5的伤害。


“传送……”


奥利奥米饭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椅子上飞天。


哦!苍天饶过谁?【生无可恋脸】


翻糖蛋糕沉默了一会儿,默默破译完自己还剩下的那一点密码机后跑去救蛋奶酒。


香槟这家伙认真起来也是很厉害的,场上还有两台,破译加速也开启了,现在……就希望火鸡能拖多一些时间了,一会儿回来补一下火鸡的密码机好了,好像还差最后一点的样子。


啧~真的是很难缠啊……这家伙的角色。


这边火鸡靠着护腕躲过了香槟的四次攻击,另一边翻糖蛋糕已经把蛋奶酒救下来并且治疗完毕恢复成了满血。


速度要快一些了。


火鸡利用最后一个护腕进行了一波反绕,香槟甩了一手牌回到了那个窗口,紧接着毫不犹豫地就是一刀。


“Duang——”


火鸡倒地,香槟把他挂上椅子后再次乐呵呵地拍了拍照。


然后愉快地用刀柄敲了火鸡的头一下。


火鸡:??????


此时摸到一本自欺欺人书的蛋奶酒陷入了沉思。


密码机还剩一台整机,香槟在收尸都同时还在守着三连,距离火鸡被淘汰还有一半多的血线。


翻糖蛋糕和蛋奶酒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得出了一个答案。


火鸡你拖住他,我们就去修机了,你可以坐穿这把椅子。


正在观战区吃爆米花的奥利奥米饭一言难尽,还好我没选佣兵不然我也得坐椅子。


然后他就看到香槟毫不犹豫地来了一手传送。


这么肯定他们不会来救人吗?这手传送说实话有些……


看到蛋奶酒那边出现了一个qte后奥利奥米饭默默收回前言。


啊……当奥利奥没说这句话。


帮因qte挨刀半血的蛋奶酒抗了一刀协助他转点后,翻糖蛋糕就跑去别的地方找密码机了,现在场上还有一台整机,蛋奶酒先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眼下自己也没那个时间治疗自己了。


必须立刻着手破译。


可能是破译太过专心的原因吧,她没有注意到红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这么专心的吗,神子小姐。”


恐惧震慑!


“嘶……你是什么时候……”翻糖蛋糕抬头看着香槟,“居然没有注意到……我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好像还没有带自起……这下糟糕了。


“还请神子大人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先去把最后那位处理掉。”


说完香槟就甩着牌下楼了。


在蛋奶酒牵制香槟的这段时间,翻糖蛋糕非常顽强的满地图爬着找地窖。


爬行加速这时候真的是非常的好用了。


那边二人的追逐站结束后,翻糖蛋糕差不多爬了大半个地图了。


“神子小姐,我记得我说过让你在原地等我的吧?”


“你这样乱跑只会制造出多余的麻烦。”


把蛋奶酒丢上椅子后,香槟绕了好一会儿才找到爬到角落里的翻糖蛋糕,然后将她拴上了气球。


“要是再晚一会儿你就会因为流血死了吧,神子小姐?”香槟看了一眼不停在挣扎的翻糖蛋糕,“所以我说过,让 你 好 好 在 原 地 待 着。”


“在原地待着然后被人挂上椅子?”翻糖没有理他,继续挣扎,“如果没记错,奥利奥先生说过那附近是一个地窖刷新点,运气好的话是可以从那边离开的。”


“是这样没错,但是神子小姐你的运气……是不是有些太衰了呢?”香槟说着停在了小房附近的地窖,“你刚刚完全是越跑越远了,神子小姐。”


“…………等等?香槟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啊,时间刚刚好,那边正好起飞。”蛋奶酒被淘汰后,眼前的地窖立刻开启,香槟说着把翻糖蛋糕丢在地窖口,“看在你这局没给我添什么麻烦事情,就放你走个地窖好了。”


??????麻烦事情?是指奥利奥先生的板子蛋奶酒先生的枪还有火鸡的四次护腕躲刀吗?


奥利奥:我觉得应该谢谢我我让他体验到了恐惧震慑的快乐感。【强颜欢笑】


“……再不走我就给你挂椅子了啊。”


“…………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翻糖蛋糕说完就跳下了地窖。


嗯,感觉……也不是很坏就是了。


辰修†明月

【食之契约】informal essay (3)

#久违的更新它来了,感觉每次我都在ooc的边缘自由地飞来飞去。【pia】#

#下次更新就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 鲨 实 习,1.14什么时候才能到啊?(笑)#

#自家孩子登场,我发现我好喜欢带自家孩子,特别是恶魔蛋糕 奥利奥米饭和草莓奶昔这三个孩子玩儿。#

【咖啡厅】

“难得最近很清净啊,那些家伙一直没有来消息。”恶魔蛋糕懒洋洋地趴在吧台上准备打个盹,突然就有一个软萌软萌但是在他听来就是恶魔一样的声音想起。

“哥哥!蛋奶酒哥哥那边来消息啦!”奥利奥米饭猛地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冲到了吧台前,“哥哥!哥哥!你知道吗?教堂那边……被发现了哦!据说还和威士忌那个家伙……”

“威士忌?!...

#久违的更新它来了,感觉每次我都在ooc的边缘自由地飞来飞去。【pia】#

#下次更新就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 鲨 实 习,1.14什么时候才能到啊?(笑)#

#自家孩子登场,我发现我好喜欢带自家孩子,特别是恶魔蛋糕 奥利奥米饭和草莓奶昔这三个孩子玩儿。#

【咖啡厅】

“难得最近很清净啊,那些家伙一直没有来消息。”恶魔蛋糕懒洋洋地趴在吧台上准备打个盹,突然就有一个软萌软萌但是在他听来就是恶魔一样的声音想起。

“哥哥!蛋奶酒哥哥那边来消息啦!”奥利奥米饭猛地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冲到了吧台前,“哥哥!哥哥!你知道吗?教堂那边……被发现了哦!据说还和威士忌那个家伙……”

“威士忌?!”听到这个名字后恶魔蛋糕立刻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冷静一下哥哥!”奥利奥说着立刻把恶魔蛋糕摁回椅子上,“听我说完啊,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去调查这家伙最近的动向,怎么样怎么样,这次的任务?”

“呵~这次的任务可算是有点儿意思了啊,蛋奶酒那家伙……也挺会挑人的。”恶魔蛋糕嗤笑一声,看向刚刚推门进来的粉发少年“我说,草莓奶昔,你觉得呢?”

“当然是个有趣的任务咯,而且我正想调查一下这家伙最近的行踪呢。”草莓奶昔轻轻笑了笑,在他附近擦桌子的苹果蒸蛋回头看了他一眼立刻吓得把头转了回去。

草莓奶昔先生……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粉切黑……

不如说这家店除了我都是切黑好吗?!

【真是辛苦你了呢苹果蒸蛋小姐……】

【警局 办公室】

“你好,请问……哎?”礼貌地敲了两声门后,拉菲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那个……萨赫先生,你们二位这是……忙了一个晚上吗?”

法棍面包趴在办公桌上睡的正香,身上还盖着一件制服外套,萨赫蛋糕穿着制服衬衫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嗯,不知不觉就忙活了一个晚上。”萨赫回复道,“拉菲小姐,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嗯……确实、确实有一些事情。”拉菲拿出了自己包中的一个档案袋,“萨赫先生,不、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前几年入室抢劫的事情?”

“记得,怎么了?”

“那个……昨天,大厦那边,那个犯人,被、被人杀掉了。”拉菲说着将档案袋递给了对方,“场内死伤人员,全是……那个犯人之前的同伙。”

“目前不知道那些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边的西餐厅,也不清楚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被别人一锅端,目前……完全不清楚,调查小组依旧在现场调查。”

“但是目前依然没有调查出什么……所以,萨赫先生,能请你和法棍先生去现场看一下吗?”

“十点左右可以吗?”萨赫回头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法棍,“十点左右我们会到达,请你们保护好现场。”

“是,我、我知道了。”拉菲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

等对方走远后,萨赫蛋糕轻轻拍了拍法棍面包的后背。

“法棍,差不多该起来了,我们得去案发现场调查一下,路上需要花费半小时的时间。”

“唔……好的,我知道了。”

【警局 后勤部】

翻糖蛋糕看着自己从档案室那边拿来的一堆文件陷入了沉思。

“嗯……要从哪里开始呢?这么多文件真的有些苦恼啊。”

“下午好啊,神子小姐。”

“?!香槟?”翻糖一路诧异地转过身,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香槟,“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20秒前。”香槟说完就去翻桌面上的文件,“我说,神子小姐,你拿来这么多文件干什么?有些还是好几年前的。”

“教堂的事情……好像有点儿眉目了,侦查部那边……”翻糖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了侦查部那边的调查资料,“可乐和爆米花他们那边的消息……教堂那边的主使……可能是我们局内之前抓到过的一个犯人,你们应该有印象的吧?”

“维特先生……也就是,威士忌。”

【E.P和特邀嘉宾Cut black组合的演唱会现场】

“大家!今天真的十分感谢!”奥利奥米饭说着给台下的诸位粉丝来了一个飞吻。

“奥利奥你这家伙……”看着台下的观众不管是男粉还是女粉都发出了尖叫甚至还有人昏倒,恶魔蛋糕内心忍不住飞奔过一万匹羊驼,有张可爱的脸还是个女装大佬真的是男女通吃吗?嘛……算了。

“那个……你、你们这些家伙,虽然今天到现场来是你们应该尽到的任务,但是……谢、谢谢了。”

“队长真的是非常的不坦诚啊。”草莓奶昔拍了拍恶魔蛋糕的肩膀,“诸位,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到场,如果下次看不到你们的话,呵呵~会怎么样呢……噗~开玩笑的哦。”

“Cut black的诸位还真的是有活力呢。”披萨轻轻笑了笑,“再一次,非常感谢大家来到演唱会的现场,最喜欢你们了!”

“诸位来到现场的先生,还有小姐们,今天辛苦大家了。”蛋奶酒笑着和台下的诸位粉丝招了招手,“希望还能看到可爱的你们,下次见。”

【Cut black专属休息室】

“任务我们接到了,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还特意让奥利奥那家伙支开了披萨。”恶魔蛋糕看着坐在对面笑眯眯的蛋奶酒,“不会你这家伙什么都没有和他说吧?”

“教堂据点被发现他是知道的,但是地下实验室和威士忌的事情,只有我,酒吧的几位,三小姐还有教堂和你们Cut black的三位知道。”

“这次,就是来给几位提个醒。”

“第一,三位都和威士忌有矛盾,所以……如果找到了,请你们不要打草惊蛇,我不喜欢多余的麻烦。”

“第二,不要告诉披萨先生,在我把事情理清楚之前,这件事要百分百的对他保密,连对奶酪小姐也不能透露一个字。”

“第三,当时威士忌那边的芒果冰沙小姐,相信几位也知道她的手段吧?她可不想表面看起来那么病怏怏的,这个人的手段……比谁都毒。”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们三个人,必须……完好无损的回来。”

“你们……可以做到吧。”

“切~就是这些事情吗?最后一点也真的是……对吧,草莓奶昔?”恶魔蛋糕笑着看向了靠在门边的草莓奶昔。

“呵~最后一点真的是够多余了,你是想这么说吧。”草莓奶昔笑盈盈地对上了恶魔蛋糕的眼睛,“我们一定,会顺利完成任务的。”

xiaoling呀

分享一些最近画的可爱的小贴纸😆😆😆

分享一些最近画的可爱的小贴纸😆😆😆

狂气之鬼

马先生西点铺子 - 荔枝香槟+浓郁抹茶小蛋糕

马先生西点铺子 - 荔枝香槟+浓郁抹茶小蛋糕

奶茶续命

国王游戏②

-每章八到十四人。

-有的飨灵不太了解可能有ooc


1

“哈哈哈哈哈,我抽到鬼牌了!!”上一章就几句话的双黄莲蓉月饼笑着。

这孩子脑抽了吧。某御侍想。

““上次kiss没说详细……那么这次就A和J来!同性不准隔,异性隔纸,来嘛来嘛,出来!”

事实证明双黄莲蓉月饼运气不是一般好,刚好说中两个M。爆米花和三明治。

“谁要亲他!”“啧,你以为本少爷想亲你?”两个人相爱相杀相互嫌弃。

“不亲是嘛?嘻嘻嘻……”双黄莲蓉月饼搓着手掌,某御侍一把把她拉住。

“你俩要不亲她就要按着你俩亲了,所以……”

两个M对看一眼,还是嫌弃,但认了。

如蜻蜓点水亲了一下嘴唇,刚打算放开,三明治就被双黄莲蓉月饼按住了头,硬是让他俩多亲了一...

-每章八到十四人。

-有的飨灵不太了解可能有ooc


1

“哈哈哈哈哈,我抽到鬼牌了!!”上一章就几句话的双黄莲蓉月饼笑着。

这孩子脑抽了吧。某御侍想。

““上次kiss没说详细……那么这次就A和J来!同性不准隔,异性隔纸,来嘛来嘛,出来!”

事实证明双黄莲蓉月饼运气不是一般好,刚好说中两个M。爆米花和三明治。

“谁要亲他!”“啧,你以为本少爷想亲你?”两个人相爱相杀相互嫌弃。

“不亲是嘛?嘻嘻嘻……”双黄莲蓉月饼搓着手掌,某御侍一把把她拉住。

“你俩要不亲她就要按着你俩亲了,所以……”

两个M对看一眼,还是嫌弃,但认了。

如蜻蜓点水亲了一下嘴唇,刚打算放开,三明治就被双黄莲蓉月饼按住了头,硬是让他俩多亲了一会。

然后就是三明治爆米花追着双黄莲蓉月饼打。

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双黄莲蓉月饼被他俩供起来了,跟个老佛爷一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有啥把柄在月饼那估计。


2

“鬼牌我这。”香槟看着其他十三人,跟个君王上早朝看着大臣一样。个子矮的默默把牌藏好,谁知道香槟这193的个子会不会瞄一眼看到他们牌。

坐在他两侧的血腥玛丽和牛排莫名胆寒。

“Q和2互相问一个问题,不过分吧。”香槟转头看了看两侧的人,两人:mmp,还是被看到了。

红酒和普雷结默默注视着,已经准备好剑/枪了。

“牛排/血腥玛丽,你在上面还是下面?”两个当局者莫名有默契。

“蠢牛!你敢乱说试试!”

“血腥玛丽,好好答。”

“红酒你先冷静,让他俩先答。”

红酒:话说为什么只点我???

“上面。”

某御侍:牛排在上面没什么……血腥玛丽是罕见女装攻?!

后来游戏场差点变战场。

陆离本来睡眠不太好,正趴在龙须酥肩上睡觉,因为“战争”被吵醒了,还有布朗尼也被吵醒了。

“战争”结局就是龙须酥把四个魅惑住后,鸡尾酒一个法阵过去让他们晕了,结果法力过度差点没醒过来,双黄莲蓉月饼刚打算泼冷水过去就醒了。

凄惨。


3

我一直以为普雷结是挺严肃一小伙,其实他也是,直到今天拿到鬼牌,他叫9穿着女仆装表演诱受给K……普雷结你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血腥玛丽要求的。”嗷是这个女装攻的话就没什么了……不对你才是国王啊!!!

“啧,这个9真惨。”红酒默默点香,“诱受不会的话可以去找血腥玛丽。”“我攻,是不是呀神父大人?”血腥玛丽笑得跟个bt一样,别学甜咸豆花,乖。

“别聊废的,9谁?”某御侍看不下去。“布朗尼已经去换衣服了。”“哦……???”看样子鸡尾酒又睡不着了。“K?”“鸡尾酒……”彻夜未眠体力耗尽预定成功。

“我……我……”布朗尼穿着一身女仆装出来了,鸡尾酒把头低了下去。

“布朗尼,我来教你~”“不……不用了。”布朗尼吓得枪走火,然后牛排被拽出来接招了。

“血腥玛丽!!!”“蠢牛。”

布朗尼坐到了鸡尾酒旁边,手扯着裙边,咬咬唇豁出去般吻住了鸡尾酒,成功来了个法式kiss后,就把头往下移,舔了舔鸡尾酒的喉结。

代价就是布朗尼几天没下床,下床后第一件事就是让鸡尾酒把血腥玛丽弄晕然后用大炮轰炸他。

全部奶妈都差点没把血腥玛丽救回来,关键血腥玛丽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普雷结那里求安慰。

众奶妈:准备血量空吧。

惹天惹地,莫惹奶妈。


4

双黄莲蓉月饼那兔崽子又抽中鬼牌了。

“嘿嘿嘿,玩点耗体力的吧?5和8把鞋带系在一起,围着我们这个圈跑三圈。”“系鞋带跑不是挺……”“左脚系左脚,右脚系右脚!前后!”

好吧某御侍成功吃掉“简单”二字。耗tm是体力这耗平衡力,耗完了就是狗吃屎脸着地。

“可我和陆离穿的鞋没鞋带。”“木事木事,拿根绳子绑一起 ”双黄莲蓉月饼可以改名多啦A蓉,真的。

“我站在后面。”“为何?”“前面会挡着你。”“陆离。”“开玩笑的,主人。”

两个人就跑着,陆离一直用手扶着龙须酥,什么怕挡着,不就一本正经揩油保护吗。

跑到第三圈要结束了,龙须酥一不小心踩到衣边就往前栽去。陆离也不知道哪来的劲,硬是搂着龙须酥的腰把往前倒弄成往后倒。

龙须酥躺在陆离身上,回头看他。“陆离!”陆离安抚着顺了顺她的头发。“我无事,倒是主人,可疼了?”龙须酥惩罚性地咬了一下他的脖子,“无下次!”“是,主人。”

喂喂喂,你俩忘了还在惩罚吗???该跑的一圈没少,就是双黄莲蓉月饼强烈要求再加一圈罢了。


5

某御侍怀疑双黄莲蓉月饼去找了鱼子酱,她又拿到鬼牌了。

“玩个狠的,1和Q去北京烤鸭和麻辣小龙虾房间,把他俩叫醒,1跟北京烤鸭表白,Q把麻辣小龙虾带过去。”

“奶妈请做好准备。”

Q出来了,是咸豆花。然而1……?

“我觉得自己坑自己的第二个国王要来了。”

某御侍说着把暗牌翻开,呦吼,不是1……才怪!

“???不带这样的啊!!!”双黄莲蓉月饼-卒

双黄莲蓉月饼垂着头跟咸豆花上去了。

“麻辣小龙虾!滚去北京烤鸭房间!”“艹!甜豆花你又精分了是不是!暴躁个屁。”

麻辣小龙虾刚去,就撞上北京烤鸭从房间出来,而双黄莲蓉月饼一脸“娇羞”。

“北京烤鸭……我……我喜欢你!”北京烤鸭烟杆差点吓掉,看到双黄莲蓉月饼身后的麻辣小龙虾赶紧放了个沉默。

“小龙虾,我……”“艹。死鸭子滚开。”双黄莲蓉月饼回头看,拽着麻辣小龙虾就往北京烤鸭房里塞。“祝您俩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双黄莲蓉月饼我艹你大爷,我男的!”

然后全部人都知道了麻辣小龙虾是下面那个。


6

“不如我们调一下人数,现在开始三人。”您是在问吗您香槟国王,都陈述句了还“不如”个屁。

“唔……JKQ玩kiss脸吧。J亲K,K亲Q,Q亲J。”修罗场真美妙。

J红酒,K葡式蛋挞,Q拿破仑。

全部人都保持着看戏的情况,如果忽略已经拔剑了的牛排的话。

红酒亲完葡式蛋挞那一瞬,一盘蛋挞一颗子弹就这样飞了过来,牛排直接把红酒拉怀里开护盾。

葡式蛋挞亲拿破仑,拿破仑表示:等这天好久了。谁让葡式蛋挞是个孤僻的主。

本来亲脸,拿破仑偏是在葡式蛋挞快亲到的时候转头,嗯对来了个kiss嘴,然后俩人就来了个法式kiss。

你以为拿破仑是主?不,主是葡式蛋挞。

颇有种“本来想给你机会远离我 但你现在既然凑上来 就别指望离开我”的总裁文剧情。

拿破仑亲红酒,就亲了一秒不到就扑倒葡式蛋挞怀里索吻了。红酒脸上那块被牛排擦了不知道多少次,才亲了上去。


7

“49K,抬轿子。49轿夫K坐轿。五秒。”香·欧皇国王·槟一如既往地指点江山。

双黄莲蓉月饼:“轿夫金鸡独立!!!”

“你瞎嚷嚷什么劲。”某御侍吐槽。

“4是威士忌,9是普雷结……K?”

“香槟!!!第三位自己坑自己的!!!”双黄莲蓉月饼把暗牌凑到香槟面前。话说K可以说是King,国王?香槟本人了。某御侍抽了抽嘴角。

“……”三人默。

双黄莲蓉月饼不知道在想什么,后一秒突然笑起:“香槟要是坐在上面,要撞天花板,噗哈哈哈哈哈哈。”这孩子疯了。

不情不愿地开始,威士忌和普雷结单脚站着,香槟差点点就撞天花板了,然而轿子也没多稳,晃来晃去的。

咋有种“国王身边两把手,神父国师,最豪商人”的赶脚。

五秒还是坚持了,轿子要倒的那一瞬间,威士忌和普雷结就松手,然后香槟不知所措,牛排及时开了个护盾甜豆花开了个保护罩才没摔掉血。完美演绎了“两把手背叛,国王差点驾崩”的故事。


-第三章有要谁的不


伊藤鹿津
群里有个小伙伴说。想看香槟脸红...

群里有个小伙伴说。想看香槟脸红。然后我俩达成了共识。[?]

群里有个小伙伴说。想看香槟脸红。然后我俩达成了共识。[?]

香蕉札记
ต 香蕉札记 ต 你以为的香槟...

ต  香蕉札记  ต

你以为的香槟真的是香槟吗?
所有的气泡酒都叫香槟?
有气泡打开会boom🍾一声的就是香槟吗?

ต  香蕉札记  ต

你以为的香槟真的是香槟吗?
所有的气泡酒都叫香槟?
有气泡打开会boom🍾一声的就是香槟吗?

文伟的葡萄酒世界

一般小资们常常得为家里常备什么样的红酒杯合适而伤脑筋。因为市面上有太多的款式和杯子,让人真的眼花缭乱,对于大多数的小资家庭来说,如果为每一种葡萄酒都煞费苦心去搭配酒杯不见得是一种明智的方式,而如果选择杯子不正确,又容易坏了家庭聚会的气氛。关于这一点,看看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

一般小资们常常得为家里常备什么样的红酒杯合适而伤脑筋。因为市面上有太多的款式和杯子,让人真的眼花缭乱,对于大多数的小资家庭来说,如果为每一种葡萄酒都煞费苦心去搭配酒杯不见得是一种明智的方式,而如果选择杯子不正确,又容易坏了家庭聚会的气氛。关于这一点,看看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

辰修†明月

50fo点文①香酒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随便接点文了!#

#呜哇感觉好崩啊,明明庆典组的我一个都没有我瞎接什么嘤#

#请诸位大佬轻喷我这个菜鸡,以及有错字指出来,谢谢……【吐魂】#

“这次任务的成功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将最后一个犯人抓住之后,香槟负责的这个小队这次也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是的,有leader你在每次任务都能很顺利的完成呢。”一旁的蛋奶酒轻轻笑了笑,“他们都说leader你是胜利的象征,看来并不假啊。”

“只要有我在,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香槟眯着眼看着笑眯眯的蛋奶酒,“倒是你,蛋奶酒……一直都让人捉摸不透啊。”

“噗嗤~leader你说笑了。”蛋奶酒听后愣了一下,随后‘噗嗤’一下笑出声...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随便接点文了!#

#呜哇感觉好崩啊,明明庆典组的我一个都没有我瞎接什么嘤#

#请诸位大佬轻喷我这个菜鸡,以及有错字指出来,谢谢……【吐魂】#

“这次任务的成功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将最后一个犯人抓住之后,香槟负责的这个小队这次也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是的,有leader你在每次任务都能很顺利的完成呢。”一旁的蛋奶酒轻轻笑了笑,“他们都说leader你是胜利的象征,看来并不假啊。”

“只要有我在,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香槟眯着眼看着笑眯眯的蛋奶酒,“倒是你,蛋奶酒……一直都让人捉摸不透啊。”

“噗嗤~leader你说笑了。”蛋奶酒听后愣了一下,随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我能有什么看不透的啊,都相处那么久了。”

综上所述,如果说这个小队中香槟最看不透的人,那么就是蛋奶酒了,蛋奶酒和队伍里的每个人相处的都特别好,特别是队伍里的女性和一个叫火鸡的新人。

“这次任务辛苦你了,我的小王子。”

“不要摸我的头,我不是小孩子了!”

看着蛋奶酒日常去逗火鸡,火鸡也一如既往的炸毛之后,香槟感觉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任务结束了,解散吧,都赶紧回家。”

话毕,香槟转身就离开了,身后,蛋奶酒依旧在逗炸毛的火鸡,站在火鸡身旁的翻糖笑着说“蛋奶酒你不要再逗火鸡了。”

啧……总觉得,莫名的不爽。

于是往后的一个周内蛋奶酒的工作量突然就呈直线上升了,蛋奶酒本人表示十分的茫然,我这是哪里惹leader生气了吗???

最近别的有一帮黑恶势力在到处惹事生非,根据上层领导的消息现在已经到达了这个城市,于是这个任务局长就愉快的交给了香槟的这一支队伍。

“嗯……居然跑到我们局负责的地方来了吗?”接到消息后的蛋奶酒略微显得有些惊讶,“Leader,你是怎么想的?”

“当然是和往常一样啊。”和往常一样充满信心的语气,香槟自信地笑着说道,“方案想必刚刚你们都看了吧,那么接下来就是分组了……”

“小王子,要不我们两个……”蛋奶酒正打算向火鸡发出组队申请,香槟就开口打断了。

“蛋奶酒,你和我一组。”香槟说着瞪了火鸡一眼,火鸡身体一颤,立刻开口接了句:“我和神子大人一组就好。”

“啊,这样吗?我知道了。leader,合作愉快。”

这种心情是什么……不想看到这家伙和别人一组……

我难道……喜欢那个家伙吗……开什么玩笑。

“那个……leader?在想什么呢?”看着突然就开始发呆的香槟,蛋奶酒上前轻轻拍了拍对方,“怎么?紧张?leader你不像是会紧张的人啊?”

“我没事,都散了吧,后天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别给我掉链子。”

“是。”

「执行任务当日」

埋伏在那个黑恶势力聚点附近的香槟一直在等其余小组的到位消息,但是……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左右,没有一个人给出回复。

啧……这是怎么了?我不记得这些家伙速度这么慢啊?

就是一瞬间的工夫,脑后就被人用枪顶上了。

“Leader,我可不记得你是这么没有警惕性的人呢。”蛋奶酒的声音幽幽地从身后传来,“这可不是你以往的判断能力,怎么了?就这么信任我?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

“Leader,你还真的是喜欢我呢,不过你可能不会承认就是了。”

“真是可惜呢,我喜欢的……不是leader你呢。”

“该回复的我也回复了,那么……再见了~♪”

风过无痕

【滑稽段子】御侍今天学习了吗

今天的御侍又是为了学习掏空身体呢(狗屁)


带着所有对期中考的绝望


你们不要被我教坏哦


一定要热爱学习


以学习为己任像我一样(闭嘴)


--------------------------------------------


1.“御侍,你复习了吗?快期中考了。”--来自酸梅汤的灵魂拷问


2.“复完了复完了。”御侍一边和病娇甜哥和爆娇咸弟吹水,随口应道


3.“那遗传图解看完了吧?”酸梅汤道,“那我问你,如果烤鸭和龙虾交配,他们生下公鸭子的概率是多少?生下母龙虾的概率是多少?如果他们的子代中的白毛公鸭子和黄毛母鸭子交配,生下母鸭子的概率是多少?”...

今天的御侍又是为了学习掏空身体呢(狗屁)


带着所有对期中考的绝望


你们不要被我教坏哦


一定要热爱学习


以学习为己任像我一样(闭嘴)


--------------------------------------------


1.“御侍,你复习了吗?快期中考了。”--来自酸梅汤的灵魂拷问


2.“复完了复完了。”御侍一边和病娇甜哥和爆娇咸弟吹水,随口应道


3.“那遗传图解看完了吧?”酸梅汤道,“那我问你,如果烤鸭和龙虾交配,他们生下公鸭子的概率是多少?生下母龙虾的概率是多少?如果他们的子代中的白毛公鸭子和黄毛母鸭子交配,生下母鸭子的概率是多少?”


4.御侍呆呆地张大嘴,默默用手抱住脑袋,一边的虾总不明所以地看了京爷笑得意味不明的脸,突然感觉哪里不对,怒吼一声“酸梅汤你是不是找死?!”举起虾钳子企图动粗


5.被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好的京爷拦住了


6.酸梅汤用戒尺抽了御侍手心一下,继续道,“质量为m的汤圆站在半径为R的凸型拱桥最高点上,求向心力以及对桥的压力。”


7.御侍小心翼翼,“是万有引力提供向心力吗?”酸梅汤冷冷地道,“你是在找死吗?!”


8.御侍更加小心翼翼,“压力等于重力?”汤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御侍大人错了哦,汤圆会飞,对桥的压力为零哦。”


9.“……”这不科学,“先让我做个受力分析。”御侍如是说道


10.“古代中国分为哪九州?”酸梅汤手里的戒尺随时准备动手,御侍压力颇大,颤巍巍,“艇仔粥,瘦肉粥,皮蛋粥,小米粥,花生柴鱼粥,猪肝粥,玉米粥,蛤蟆粥,腊八粥?”


11.腊八粥笑着跑来,“御侍,是青州冀州兖州雍州扬州梁州豫州荆州徐州啦!不要总想着吃嘛!”


12.饭桶,餐厅里所有飨灵心声一致,挑起的嘴角齐声呐喊


13.酸梅汤将御侍暴打了一顿,又问:“假如甜豆花当选为人大代表,他应该怎样履行人大代表职责?”


14.御侍似乎有些兴奋:“坚持为弟弟服务的工作态度,树立一切为了弟弟的工作作风,坚持从弟弟中来到弟弟心里去的工作方法。”然后激动得热泪盈眶,“弟弟即正义!”


15.甜哥忍不住笑了,病娇特有的那种温柔又可怕的笑,咸弟脸色千变万化,最终重重哼了一声,靠在甜哥身上


16.酸梅汤深深吸一口气,“香槟,麻烦你这两天给御侍恶补政治。”


17.御侍被酸梅汤打得有些精神萎靡


18.酸梅汤摸着有些弯折的戒尺,叫来了伏特加和川味火锅,“御侍,这里哪边是高压?”


19.御侍说:“伏姐这么高,当然是高压了。”酸梅汤:“……”御侍,你给我去死吧


20.餐厅围观的飨灵都怕酸梅汤被御侍气到嗝屁


21.快要嗝屁的酸梅汤继续问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内容是什么?”


22.然后就听见御侍贼激动地高声唱起来:“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还走音,可难听


23.酸梅汤眼冒金星,深感孺子不可教也,血腥玛丽已经凑了过来,“御侍,你有空和鲱鱼罐头西湖醋鱼学学唱歌吧。御侍我问你哦。”


24.丽哥怎么这么帅,御侍泛着花痴,听丽哥问“假如我以10米每秒的速度逃跑,神父以以5米每秒的速度追我,问神父能追得上我吗?”


25.御侍用一种“你是智障吗”的眼神看着他,“怎么可能追不上,结哥哪一次抓不住你的?”


26.“……”丽哥,御侍又道:“丽哥,结哥是做匀加速运动的,你匀速跑是追不上的。”


27.丽哥,结哥,“……”这个理由很充分


28.酸梅汤抽着嘴角,“御侍,漂白粉的有效成分是什么?”


29.不知道发什么疯的御侍突然暴怒大喊:“吸氯气吧你!”


30.御侍的下场可想而知


31.大晚上御侍看着酸梅汤叫来的香槟鸡尾酒布朗尼奶茶可乐汉堡庐山虾总京爷,惊恐:“你们要干嘛?”


32.酸梅汤设置的教育机制是这样的:香槟给她补政治,布朗尼给她补数学,鸡尾酒给她补物化生,奶茶给她补地理,可乐汉堡给她补英语,庐山和京爷给她补语文,虾总负责在御侍想逃或者不肯学的时候给予一顿毒打


33.总之鸡儿和虾总身负重任,鸡儿要教她三科理科,虾总要在动手的时候控制力道


34.毕竟御侍打死了就学不了了


35.御侍听完默默问了句:“Can you go die?”


36.然后她受到了虾总和香槟的双重毒打


风过无痕

飨灵学院的沙雕日常【9】



晚间段子请签收


补偿昨天五一偷懒……


今天两篇


佩服我自己


文笔超渣


见谅


——————————————————


1.香槟老师刚来的时候,颇有种皇帝收复领地康熙南巡御驾亲征微服私访视察民情的气势


2.他上课的时候,把书往讲台一拍,拉了椅子往那一坐,镇宅似的下面一班学生鸦雀无声


3.然后,他对着花名册翻牌子一样点名,被点到的就要回答他即兴的问题


4.回答不出来就会被他冷嘲热讽,“这么简单都不会,别说是我教的。”


5.翻糖蛋糕就是其中之一


6.而且是第一天第一个被点到的


7.所以香槟老师对翻糖蛋糕有点别样的情愫,每次上课...



晚间段子请签收


补偿昨天五一偷懒……


今天两篇


佩服我自己


文笔超渣


见谅


——————————————————


1.香槟老师刚来的时候,颇有种皇帝收复领地康熙南巡御驾亲征微服私访视察民情的气势


2.他上课的时候,把书往讲台一拍,拉了椅子往那一坐,镇宅似的下面一班学生鸦雀无声


3.然后,他对着花名册翻牌子一样点名,被点到的就要回答他即兴的问题


4.回答不出来就会被他冷嘲热讽,“这么简单都不会,别说是我教的。”


5.翻糖蛋糕就是其中之一


6.而且是第一天第一个被点到的


7.所以香槟老师对翻糖蛋糕有点别样的情愫,每次上课开局点她,即兴问题点她,上课讲到一半突然点她,下课以点她回答问题作为完美收场


8.翻糖蛋糕现在每次一上课就会习以为常自动自觉站起来迎接他的刁难


9.颇可怜


10.香槟是个年轻又帅气的老师,除了脾气特别傲,架子特别大之外 是个居家必备的好男人


11.这跟她是个冷漠无情的杀手(划掉)学生有什么关系吗?翻糖蛋糕冷漠地如是想到


12.然后一边蹦蹦跳跳和香槟老师约会去了


13.真香


14.学校来了个新老师,是个粉色头发的古典美男子,长得超精致超美丽


15.头天站在讲台上差点被一众学生生吞活剥了


16.他叫子推馍


17.看起来风流倜傥不输给巧克力老师那种情圣的,谁知道性子冷淡严肃


18.有次蟹总被小笼包强行喂醋酸得泪眼汪汪,周边一群妹子看着蟹总可怜又诱人的样子泪眼汪汪时,子推老师路过


19.张口就给小笼包来了一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名言


20.救世主,蟹总满怀希冀地看着他,眼神说不出的委屈和幽怨


21.子推老师又道“你这样拿茶杯容易洒,应该这样。”然后给小笼包示范了正确的端茶杯方式


22.蟹总眼中的希望之光扑闪扑闪着灭了


23.白切黑,你家的冷淡严肃是这样的吗?!(怒吼)


24.小笼包四平八稳地端着茶杯笑看着蟹总,诡异得可怕


25.蟹总:我吓得毛都炸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