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菇

4508浏览    410参与
小熊没有大耳朵

【項顧】I Do

  孫博翔是第一個知道項豪廷要和于希顧求婚的。

  當時驚訝得嘴都合不攏,反覆問好基友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什麼鬼啦!當然是認真的啦!」項豪廷對於孫博翔的懷疑很是不滿。

  「當你買戒指了嗎?有房有車嗎?有沒有通過姑姑那關呢?」孫博翔的問題刺痛了項豪廷的心。

  「戒指我已經買好了,房車我們可以一起打拼啊,姑姑那裡等到生米成熟飯應該也不會反對吧。」項豪廷倒是想得挺完美。

  「喂大哥!這是結婚誒!兩個人是要過一輩子的,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絕對會考慮很久的吧。」孫博翔...

  孫博翔是第一個知道項豪廷要和于希顧求婚的。

  當時驚訝得嘴都合不攏,反覆問好基友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什麼鬼啦!當然是認真的啦!」項豪廷對於孫博翔的懷疑很是不滿。

  「當你買戒指了嗎?有房有車嗎?有沒有通過姑姑那關呢?」孫博翔的問題刺痛了項豪廷的心。

  「戒指我已經買好了,房車我們可以一起打拼啊,姑姑那裡等到生米成熟飯應該也不會反對吧。」項豪廷倒是想得挺完美。

  「喂大哥!這是結婚誒!兩個人是要過一輩子的,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絕對會考慮很久的吧。」孫博翔和盧志剛在一起時間久了之後,想事情愈發成熟。

  「那你可以找志剛哥,讓他問一下希顧的想法啊。」

  「喂這是我的志剛哥欸!」

  孫博翔當然有問盧志剛,畢竟這是好友的終生大事。

  盧志剛的回答很簡單。

  「我覺得小顧已經準備好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項豪廷開始和孫博翔一起準備自己的求婚。

  考慮到于希顧不喜歡被簇擁的感覺,所以項豪廷決定約于希顧到他們常約會的海邊,還在海邊佈置了玫瑰花瓣。

  等到那天,于希顧如約到了海邊,在沙灘上被鋪成路的花瓣後,他就知道項豪廷要做什麼了。

  他赤腳踩在沙灘上,感受它柔軟的觸感。海風吹在他的臉上,落日緩緩下山,一切都是那麼溫柔。

  而他的愛人項豪廷正在圍成愛心的蠟燭間,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向他微笑。

  于希顧走向項豪廷。

  「于希顧。」項豪廷把花捧到戀人面前。

  于希顧接過花。

  彼此的眼睛都紅了。

  項豪廷擦了擦眼睛:「被海風吹的。」

  「嗯。」于希顧一如既往地溫柔地看著他的男友。

  項豪廷單膝下跪,從口袋裡拿出戒指。

  「于希顧,你願意,和我分享你的一生嗎?從此以後你不會再是一個人,我會把我所有的愛都給你。于希顧,我愛你,我想和你結婚,可以嗎?」項豪廷的眼淚雖然無聲地滴落,但仍然流暢地說出他已經排練過無數遍的話。

  他把他的心全部給了于希顧。

  于希顧伸出左手:「我,願意。」

  項豪廷聽到于希顧的答覆後,慌張地從盒子裡拿出戒指,給于希顧戴上。

  「還不起來?」于希顧有點好笑地看著還傻呼呼跪在地上的項豪廷。

  于希顧給了項豪廷一個大擁抱,然後他們接吻。

  沒有比這更美好的場景了。

 

  全文完。


李默德

【香菇】关于项豪廷的学习情况报告02

明天就更新了,还有两个小时,180分钟,10800秒!

做人好难啊!!


————————————


傍晚,天色渐暗。


于希顾刚洗好澡就响起了敲门声,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去开门,项豪廷站在门口。


“你今天好早。”


项豪廷提着书包进门。


“当然啦,我妈煮了汤叫我赶快拿来给你,我真的骑超快的,”他献宝一样从书包里拿出保温壶,“你晚上是不是又没有吃饭,那来赶快喝,还是热的哦。”


于希顾瞧着他自顾自地讲话,偷偷笑。


“我想说啊,卤排骨你不爱吃,看看炖汤喝你喜不喜欢啊,我特意叫她放了红萝卜哦,”男孩递上勺子,“呐,你快尝一下!”


于希顾接过勺子坐下,面前是...

明天就更新了,还有两个小时,180分钟,10800秒!

做人好难啊!!


————————————


傍晚,天色渐暗。


于希顾刚洗好澡就响起了敲门声,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去开门,项豪廷站在门口。


“你今天好早。”


项豪廷提着书包进门。


“当然啦,我妈煮了汤叫我赶快拿来给你,我真的骑超快的,”他献宝一样从书包里拿出保温壶,“你晚上是不是又没有吃饭,那来赶快喝,还是热的哦。”


于希顾瞧着他自顾自地讲话,偷偷笑。


“我想说啊,卤排骨你不爱吃,看看炖汤喝你喜不喜欢啊,我特意叫她放了红萝卜哦,”男孩递上勺子,“呐,你快尝一下!”


于希顾接过勺子坐下,面前是一碗红萝卜排骨汤,切段的玉米,炖的软烂的排骨,还有一些他没有见过的菜,温温的,飘着清亮的油花,还冒着热气。


不知怎么,忽而感觉有点鼻酸,散着水汽的身体从指间慢慢变暖。


他舀一勺,喝下。


“啊,好甜。”


一直盯着他的项豪廷才裂开一个憨批的笑容,尾巴当即又摇起来了。


“没有加糖哦,好喝吗?喜欢吗?”


于希顾点点头笑,“真的很好喝,帮我谢谢阿姨。”


“哎没关系啦,我妈啊就超爱煮汤喝,而且,我看电视讲,排骨补钙哦,你看你这么瘦,多吃一点肉才能补身体哦。”


“好啦…”


于希顾喝几口,感到身上粘着一股灼热的视线,想也不用想。


“诶!”


项豪廷忽而挺直身体,“好啦好啦!不看了!”继而有些不满地小声嘟囔,“…一天都没见到你…看一下也不行…怎么这样”之类的云云。


两人吃过饭后,才终于进入今天的补习时间。


项豪廷拿出课本和笔记。


“我今天是有在听,可是就太久没上课了,有些地方还是不懂诶,你帮我看看…”


于希顾接过笔记,开始检查男孩的作业。


说起来,项豪廷真是个相当聪慧的学生,明明平时一点都没有在听讲,没有基础,但那些题目经过三两句点拨,他却立刻明白了,以致于于希顾时常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在偷偷补课,因为帮他补习根本不用多少时间嘛……


“呐你看,这个公式用的没有错,但是数值代错了,所以你后面这些步骤就不对了哦,其实你以后可以再认真一点嘛……像是这个……”


项豪廷凑近去看笔记,却忽然闻到一股香皂的味道,不像平时他用的沐浴露,反而是一种特别单调而直白的清香。似有非有,丝丝缕缕,钻进他的鼻腔,耳边的世界似乎都离他远去了,于希顾的声音渐渐变得朦胧,心跳声占据着大脑,他微微转过头,看着于希顾张张合合的嘴唇。


大概是没什么钱,于希顾的衣服很少,在家里也就穿一件短袖,因为洗了太多次而变得松松垮垮,领口、袖口都没有弹性了,像一张薄薄的纸,挂在身上。


这么近的距离,项豪廷才发现他左侧脸颊上有两颗小痣,不起眼,平日里都没发现,此刻却像是蛋糕上的糖珠,诱着人的视线无法自拔,不知道吃上去会是什么味道,肯定是甜味的,却也是硬硬的,带着一股子倔强的味道,像于希顾气闷时皱起的眉头。


他突出的喉结,他的锁骨……干,怎么锁骨下面还有一颗小痣……


项豪廷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的痣长在那些地方,一点一点往下,如果用舔的,是不是能连成一条闪着水光的曲线……


“项豪廷!”


项豪廷吓得一个激灵,“有!”


“你在干嘛啊,刚讲得这些有没有听懂?”


于希顾又皱起眉头,可项豪廷只注意到对方问话之间半张的嘴唇……


“听什么…”


什么鬼!


于希顾锤了一下项豪廷的肩膀,“诶!!是你说要让你爸开心的!”


项豪廷痛得捂着手臂,欲哭无泪。


学习……


……学习真的好难啊!!!!




--————


刚看了一下周三九点才更新

入坑两天的我踏马真是太天真了...


抓心挠肝啊…………………………











Three

Are you bored yet?

BGM 配合这首歌一起可能会好一点,这篇灵感来源于不知何时在首页看到一个太太说项是个一根筋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太太是不是在说他哈哈哈哈X 我忽然觉得,其实看起来大咧咧的项会不会也会不安 也会患得患失呢?就小年轻之间的那种小纠结呀~不过我的功底不好,可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文笔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对没错我上班又摸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

这是两人第十次约会,说起来容易得来却是艰难得很。项豪廷的“混蛋”老爸不知为何突然抽起了哪根筋,非得要项豪廷用全班第二的成绩来换。虽说项豪廷有慧根,但还是花了好几个通宵,外加于希顾下夜班后陪他一起在便利店边补...

BGM 配合这首歌一起可能会好一点,这篇灵感来源于不知何时在首页看到一个太太说项是个一根筋的人(虽然我也不知道太太是不是在说他哈哈哈哈X 我忽然觉得,其实看起来大咧咧的项会不会也会不安 也会患得患失呢?就小年轻之间的那种小纠结呀~不过我的功底不好,可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吧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文笔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对没错我上班又摸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

这是两人第十次约会,说起来容易得来却是艰难得很。项豪廷的“混蛋”老爸不知为何突然抽起了哪根筋,非得要项豪廷用全班第二的成绩来换。虽说项豪廷有慧根,但还是花了好几个通宵,外加于希顾下夜班后陪他一起在便利店边补习边啃饭团,这才换来这次约会。所以项豪廷格外珍惜,老早就安排好了所有行程,一点空档都没留。

“你不喜欢吗?”

当然,安排的再好再满,也需要身边的人喜欢。从早上一出门开始项豪廷便止不住的留意着于希顾的一举一动,生怕他有一丝的不满意。哪怕于希顾只是发呆了那么一小会,项豪廷便已经有些发慌了。

“你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走的!”

于希顾摇了摇头,“不用啦,我只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些不习惯而已,你不用太……哎!”

话还没说完于希顾便被拉了起来,踉踉跄跄的来到了门口,都没来得及开口项豪廷便开始叽里呱啦的列举一堆备选方案。看起来胸有成竹,于希顾却在其中听出来了一丝丝慌乱。他并没有开口,任由着项豪廷说着。半晌,于希顾开了口。

“你到底怎么了?”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轻而易举的,让项豪廷住了嘴。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对项豪廷的评价来来去去也就只有一个,一根筋。他倒是没怎么介意过,而且还挺自豪的。

毕竟一个人一根筋对抗整个世界,听起来,不是挺酷的吗?

所以才会一根筋的得罪于希顾,又一根筋的喜欢上他,再一根筋的追求他。

很有他的风格不是吗?

然而项豪廷的一根筋,在于希顾对他的喜欢面前,慢慢生出了一条又一条的名为“害怕”的藤蔓。

项豪廷一直都心知肚明,他和于希顾向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他凭着自己一根筋搭出了一座桥将两人连接在了一起,也不知何时于希顾会长大、会生厌,若他狠心将此桥硬生生的敲断,自己又有何立场可以阻止呢?

他拥有一个人一根筋对抗世界的豪气,却至此至终没有失去于希顾的勇气。

 

“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于希顾走到项豪廷的身前,彼此之间的身高差使得他微微抬头才能看清项豪廷的脸。他发觉,平时意气风发的项豪廷此时却变得踌躇,嘴里明明念叨着“没什么……”,却并没有什么底气可言。于希顾稍稍踮起了脚,与项豪廷额头顶着额头,迫使他看向了自己。

“我在这,就在你面前,你心里想什么,告诉我好吗?”

项豪廷看着于希顾眼底的纯净,不由得张开了嘴。

“你会无聊吗?”

“你会觉得不开心吗?”

“你……会……不喜欢我吗?”

终于问出了心底的疑问,项豪廷反倒是更加不安,直起身子摆了摆手,试图装作无事发生的离开前往下个地方。然而于希顾却拉住了他,一头扎进了他的怀中。项豪廷有些懵,下意识的将于希顾圈在怀里。于希顾并没有说话,项豪廷此时此刻也说不出什么来,两人傻乎乎的站在店家门口相拥着。过了许久,于希顾才抬起头。

“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

“但我知道,从答应你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起,我就只想一直一直在你的身边。”

“所以你不要担心好吗?”

项豪廷红了眼眶,“如果等你老了,后悔了呢?”

“傻瓜~”于希顾一把拍了拍项豪廷的头,“后悔你个头!”

项豪廷傻兮兮的笑着摸了摸自己头,忍不住捧起于希顾的脸亲了亲,“后悔了也和我说实话好吗?”

“我不想对你撒谎。”

“我也不会对你撒谎好吗?”于希顾蹭了蹭项豪廷的鼻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对你撒谎,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啊~”

项豪廷满足的将于希顾拥入怀中,他想,就算害怕了,也无所谓了,有于希顾在身边,一定可以坚持下去了。


李默德

【香菇】关于项豪廷的学习情况报告01

“诶别扯我啦!”


项豪廷拉着孙博翔的手臂,两个人在操场边上偷偷摸摸的。


“真的是…”


“好了不要啰嗦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孙博翔一脸不耐烦,“好啦好啦,等下。”他左右环顾,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选好影片,播放。


两人头挨在一起,瞪着屏幕上交缠的两个男人,眼神复杂。


“老孙……他们、为什么要那样…”


“就…我也不知道,”老孙摸摸鼻子,“但是那样挺、挺爽的…”


项豪庭一听,“你怎么知道?!”


老孙瞪着他,“……你管我!”


项豪廷激动到跳起来:“你、你们…难道你和、和志刚哥…你们已经……”


老孙扯过项豪庭的手臂,“干!你小声一点啦...

“诶别扯我啦!”


项豪廷拉着孙博翔的手臂,两个人在操场边上偷偷摸摸的。


“真的是…”


“好了不要啰嗦了,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孙博翔一脸不耐烦,“好啦好啦,等下。”他左右环顾,随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选好影片,播放。


两人头挨在一起,瞪着屏幕上交缠的两个男人,眼神复杂。


“老孙……他们、为什么要那样…”


“就…我也不知道,”老孙摸摸鼻子,“但是那样挺、挺爽的…”


项豪庭一听,“你怎么知道?!”


老孙瞪着他,“……你管我!”


项豪廷激动到跳起来:“你、你们…难道你和、和志刚哥…你们已经……”


老孙扯过项豪庭的手臂,“干!你小声一点啦!”


“……靠!是真的哦?”,项豪廷皱着眉,发出一声充满酸气的低吼。


“那、就、怎么样?”


“就还不错啦。”


“什么不错啦?你展开讲讲。”


“讲什么?”


“就讲讲你跟你那位志刚哥是怎么做的?”


“诶谁要给你讲志刚哥的事啊,白痴,而且!这种事情还要别人教你?你是笨蛋吗!啊你以前不是教过那么多女朋友?”


项豪廷撅起嘴。


“哎,这种事情男生和女生怎么能一样嘛…”他搓搓鼻子,“我就不想让他觉得不舒服嘛…所以才要学啊…”


孙博翔看他一脸委屈,“我、我其实也没法教你啦……”老孙摸摸后脑,“都是志刚哥带着我做的,要不然这样,你看看影片,学起来!其实都差不多啦!”


项豪廷皱眉看着老孙,老孙给了他一个“信我”的坚定眼神,举起手机,两人继续看影片。


……


“老孙,那么小怎么进的去哦?”


“要用润滑,还要扩张什么的。”


“老孙,他手指在里面摸什么?”


“…拜托你生理课认真听讲好吗?”


“诶,这样也可以诶……”


“……”


身后,夏恩和高小群偷偷靠近。


“诶!你们在看什么东西!”


两人异口同声手忙脚乱:“诶诶诶没没没没没!没什么!”


夏恩高小群:?


四个人面面相觑,夏恩和高小群互相看着。


夏恩:兄弟之间…


高小群:没爱了。









小熊没有大耳朵

【項顧】第三者

*ABO


  于希顧和項豪廷是在結婚第三年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嫌隙。

  項豪廷不願意和于希顧吵架,就約他的好基友孫博翔和他愛人到飲料店,緊急討論應該怎麼辦。

  孫博翔在聽完項豪廷的描述之後給了他一個暴栗。

  「這就是你說的第三者?你在週末約我和志剛哥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再見了。」說完,孫博翔拉著一臉好笑的盧志剛甩下項豪廷,去過二人世界了。

  項豪廷沒有辦法,只能回家去面對于希顧。

  他看見于希顧正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讀一本書。...


*ABO


  于希顧和項豪廷是在結婚第三年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產生了嫌隙。

  項豪廷不願意和于希顧吵架,就約他的好基友孫博翔和他愛人到飲料店,緊急討論應該怎麼辦。

  孫博翔在聽完項豪廷的描述之後給了他一個暴栗。

  「這就是你說的第三者?你在週末約我和志剛哥出來就是為了說這個?!再見了。」說完,孫博翔拉著一臉好笑的盧志剛甩下項豪廷,去過二人世界了。

  項豪廷沒有辦法,只能回家去面對于希顧。

  他看見于希顧正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讀一本書。

  項豪廷在于希顧身邊坐下。

  「希顧,你真的想好了嗎?確定要接受他?」項豪廷握住于希顧的手,一臉擔憂和不開心。

  于希顧聽完,合上手中的大部頭。

  上面寫著「ABO性別生理百科全書」 。

  「項豪廷,你今年已經三十歲了,而且馬上就要當爸爸了,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于希顧一臉無奈。

  就在他剛剛讀過的書中寫到:「Alpha在Omega受孕後會因為強烈的佔有慾誘發急性易感期,其中最大表現為對胎兒產生抵觸情緒及敏感狀態。」

  項豪廷的眼睛紅了,于希顧知道他馬上又要開始哭唧唧,馬上反應過來,吻住項豪廷。

  「等到bb出生了,你會不會不喜歡我了?」項豪廷眼睛紅紅的,語氣委屈得不得了。

  「怎麼會。」于希顧捧著項豪廷的臉,一點一點吻去愛人臉上的淚珠。

  「你要知道,我愛這個孩子,是因為他是我們的孩子。我愛他,是因為我愛你。」

  項豪廷看到,于希顧的眼睛裡有愛。

  他們吻在一起。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他們會攜手並肩,一起走向新的未來。

  第三者不是第三者。

  是愛的結晶。

 

  全文完。

 

小劇場

  于希顧坐在項豪廷的病床邊,握住他的手,試圖給他冰冷的手一點溫暖。

  項豪廷緩緩睜開眼。

  孫博翔在旁邊尖叫:「項豪廷,聽說你陪于希顧進產房後就暈倒了!」

  項豪廷聽到後翻了一個大白眼,差點又被孫博翔氣暈過去。


茶理布朗。

[香菇]感冒

項豪廷每天晚上乖乖地等于希顧下班,風雨不改,再強壯的身體也終於感冒了。


一聲咳嗽從酒吧門外傳出,明明鼻水不斷流,還要將自己身上的圍巾給于希顧帶上。


于希顧將圍巾取下重新給項豪廷圍上,還踮起腳往高個子戀人的脖子親了一下,才把圍巾圍好,不讓冷風吹進他的衣領。


「項豪廷 不要把我的親親弄丟」


「那我弄丟了 想再要一個」


項豪廷抓著他的瘦削的手臂抱在懷裡,還故意裝出奇奇怪怪的娃娃音。


于希顧無法招架巨型哈士奇的撒嬌,對準他的嘴唇下一吻,剛想抽離,卻被對方扣著腦袋加深了這個寒冬的吻,舌頭悄悄鑽進于希顧的嘴裡,交纏而拉出的銀絲也很甜膩。


「我買了熱巧」...


項豪廷每天晚上乖乖地等于希顧下班,風雨不改,再強壯的身體也終於感冒了。


一聲咳嗽從酒吧門外傳出,明明鼻水不斷流,還要將自己身上的圍巾給于希顧帶上。


于希顧將圍巾取下重新給項豪廷圍上,還踮起腳往高個子戀人的脖子親了一下,才把圍巾圍好,不讓冷風吹進他的衣領。


「項豪廷 不要把我的親親弄丟」


「那我弄丟了 想再要一個」


項豪廷抓著他的瘦削的手臂抱在懷裡,還故意裝出奇奇怪怪的娃娃音。


于希顧無法招架巨型哈士奇的撒嬌,對準他的嘴唇下一吻,剛想抽離,卻被對方扣著腦袋加深了這個寒冬的吻,舌頭悄悄鑽進于希顧的嘴裡,交纏而拉出的銀絲也很甜膩。


「我買了熱巧」


「我想要咖啡 晚上要讀書」


「不行 我感冒了 所以你要喝巧克力」


于希顧乖乖地接過熱騰騰的巧克力,輕輕抿了一口,是半糖的甜度,儘管于希顧從沒有說過自己喜歡什麼甜度,但項豪廷觀察以來得知,于希顧喝全糖會皺眉頭,喝無糖會喝幾個小時也喝不完。


半糖就剛剛好。


被牽著手走在冬天的夜晚,于希顧大大喝了一口,就讓命令項豪廷都喝光。


「你明天不用來接我了 都感冒了」


于希顧來拿著今天上學前項豪廷塞給他的暖寶寶,一手一個地捧著對方的臉。


項豪廷像隻大狗狗蹭了蹭暖寶寶,但又像想到了什麼,佯裝生氣地靠近于希顧,「暖寶寶是剛剛開包裝 那你不是冷了一天!」


「你好煩」


「再煩也是你男人 還有我生氣了」


于希顧快步走在前面,回頭對著一臉錯愕的項豪廷說了句,「有你溫暖我就夠了 快走了 笨蛋」


項豪廷跑上前緊握著于希顧微涼的手心,兩人的影子漸漸在街燈下拉長。




嗯,這個冬天很甜很溫暖。





伊瑟▲7%可卡因

[那一天|項顧] 噗浪隨筆(2)

▲這篇其實比之前那篇還早寫XD

▲順便安利我的越界同人文整理,之後可能有H系列同人整理吧...吧

▲然後預告一下今晚有經理群


項豪廷不常來圖書館。圖書館太安靜也太壓抑,不適合自己。但于希顧也很安靜很壓抑,他卻覺得希顧比任何人都還適合他。

他放輕腳步走進閱覽室,先繞去希顧常坐的位置看了看,自習桌上的課本還翻開著,被幾支筆隨意壓好。希顧的書包幫他預留了一個位置,他人卻不在。豪廷放好書包,向四周張望著希顧的身影。他走進層層書架之間,在紙張沈靜的氣味裡尋找希顧。


在書架層層疊疊的深處,豪廷才看到希顧的身影。單薄的肩背站得挺直,從書本間看去,還能看到修長的指節隱現在書頁翻閱的瞬間。
豪廷...

▲這篇其實比之前那篇還早寫XD

▲順便安利我的越界同人文整理,之後可能有H系列同人整理吧...吧

▲然後預告一下今晚有經理群


項豪廷不常來圖書館。圖書館太安靜也太壓抑,不適合自己。但于希顧也很安靜很壓抑,他卻覺得希顧比任何人都還適合他。

他放輕腳步走進閱覽室,先繞去希顧常坐的位置看了看,自習桌上的課本還翻開著,被幾支筆隨意壓好。希顧的書包幫他預留了一個位置,他人卻不在。豪廷放好書包,向四周張望著希顧的身影。他走進層層書架之間,在紙張沈靜的氣味裡尋找希顧。


在書架層層疊疊的深處,豪廷才看到希顧的身影。單薄的肩背站得挺直,從書本間看去,還能看到修長的指節隱現在書頁翻閱的瞬間。
豪廷沒有叫他,只是隔著一個書櫃欣賞希顧。

希顧手上的書是觀念物理,往往豪廷會嫌這樣的書無趣枯燥,但此時他也想和希顧閱讀相同的文字,思考同一顆行星運轉的軌跡。
他彎下腰,終於和恰好抬眼的希顧對上眼眸。希顧看到他隔著書架向他揮手,沒有被嚇到,反而淺淺一笑。「就知道你會跑來找我。」

「嚇死人,還以為你不見了。」項豪廷沒有再次起步,而是就這樣隔著一個書架,輕聲說話。希顧喜歡他放軟語調的時候,像是他向希顧撒嬌、像是他輕聲哄希顧,或是如現在,因為看到希顧的笑容,而讓他僅有的溫柔滿漲,淹沒自己。

「過來查個資料,你可以先回去讀書,我找到書就回位置上。」
「嗯,不要。我想在這邊陪你。」豪廷倚在書架上,也隨手拿起一本物理相關的書看了起來。希顧沒催他回去,也背靠著兩人之間的書架,繼續沈浸在書本裡。


茶理布朗。

[香菇]早安吻


冬天近了,于希顧喜歡上超商裡的豆漿,雖然志剛哥讓他可以在店裡隨便喝,但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當然會不好意思。


對於他而言,一杯加熱過的豆漿就能溫暖一整天。


所以他那個吊兒郎當的男朋友竟然每天早起幫他去買,買完之後火速地跑到他家樓下,再裝作剛剛到的樣子,卻掩飾不了匆忙趕來而冒出的汗珠。


打開紙包裝插上吸管,就放到于希顧的嘴邊,「寶貝 小心燙嘴」


于希顧專心看著草稿紙上的化學公式,吃著項豪廷喂給他的奶油味車輪餅,于希顧向來為了省錢就很少吃這些。


那個笨蛋會故意吃他咬過的地方,一臉傻笑的樣子總能在冬天融化他的心。


「你到底買了多少個」


「6個」


「吃得完嗎」...


冬天近了,于希顧喜歡上超商裡的豆漿,雖然志剛哥讓他可以在店裡隨便喝,但按照于希顧的性格當然會不好意思。


對於他而言,一杯加熱過的豆漿就能溫暖一整天。


所以他那個吊兒郎當的男朋友竟然每天早起幫他去買,買完之後火速地跑到他家樓下,再裝作剛剛到的樣子,卻掩飾不了匆忙趕來而冒出的汗珠。


打開紙包裝插上吸管,就放到于希顧的嘴邊,「寶貝 小心燙嘴」


于希顧專心看著草稿紙上的化學公式,吃著項豪廷喂給他的奶油味車輪餅,于希顧向來為了省錢就很少吃這些。


那個笨蛋會故意吃他咬過的地方,一臉傻笑的樣子總能在冬天融化他的心。


「你到底買了多少個」


「6個」


「吃得完嗎」


「吃不完也要吃 你看你瘦成這樣」


「項豪廷 現在是嫌棄我嗎」


「不敢」項豪廷也從後緊緊摟著于希顧的細腰,「我是怕你嫌棄我」


于希顧轉過身恰好落在項豪廷的懷抱裡,將手中的草稿紙隔在自己跟對方的嘴唇上,嘴唇的溫度穿過薄薄的紙張傳達著,比冬天的蜜糖更甜膩。


項豪廷將他的手放下,沒有了紙張的阻隔直接含住了熟悉的唇瓣,「還害羞嗎」


「你能別說話嗎」


「那你把我的嘴封住就好了」


項豪廷作勢又要吻向于希顧,對方用手指戳著他的額頭遠離自己,「你再不認真唸書就分手」


「哎喲...小于好狠心」


整顆腦袋在他胸前蹭來蹭去,于希顧無奈地貼上了他的唇。冬天的風拂過他們的臉龐,嘴唇卻依然溫熱。


「可以了嗎」


「嗯 我會乖乖的」


初戀就是垂下的小手自然被握在對方掌心,一杯熱豆漿,奶油車輪餅,再配上甜甜的早安吻就夠了。



茶理布朗。

[香菇]只對你做的壞事

🚗👇🏻

🐘🐟

三層鏈 請用瀏覽器打開

🚗👇🏻

🐘🐟

三層鏈 請用瀏覽器打開

阳若有光

【项顾】喜欢你

●我太激动啦啊啊啊

7.8集太甜了啦!!!

所以写了一个小短篇

◆时间线在7.8集之后

我是不会让于宝这么快喜欢你的哼

然后竟然把自己甜哭了

▲我真的太心疼我于宝宝了!项狗狗一定要好好对他!

“于希顧,今天是非常juicy的鹵肉飯哦!”項豪廷站在教室門口,舉起裝著飯的袋子,笑嘻嘻地望著于希顧。

本來在認真做著習題的于希顧似乎被驚嚇到一樣抬起了頭,皺了皺眉頭,看著笑得燦爛的項豪廷,他知道他今天也是逃不掉了。所以乖乖地收拾好了桌面,起身從後門走了出去。

教室裡紛紛擾擾地還是很驚訝為什麼學年級性格迥然不同的大帥哥會經常走在一起。甚至有人懷疑他們在交往。

項豪廷迎上于希顧,跟他走在...

●我太激动啦啊啊啊

7.8集太甜了啦!!!

所以写了一个小短篇

◆时间线在7.8集之后

我是不会让于宝这么快喜欢你的哼

然后竟然把自己甜哭了

▲我真的太心疼我于宝宝了!项狗狗一定要好好对他!




“于希顧,今天是非常juicy的鹵肉飯哦!”項豪廷站在教室門口,舉起裝著飯的袋子,笑嘻嘻地望著于希顧。

本來在認真做著習題的于希顧似乎被驚嚇到一樣抬起了頭,皺了皺眉頭,看著笑得燦爛的項豪廷,他知道他今天也是逃不掉了。所以乖乖地收拾好了桌面,起身從後門走了出去。

教室裡紛紛擾擾地還是很驚訝為什麼學年級性格迥然不同的大帥哥會經常走在一起。甚至有人懷疑他們在交往。

項豪廷迎上于希顧,跟他走在了一起。

“項豪廷,其實你可以不用每天都來找我。”

“你不想和我一起吃飯嗎?”項豪廷嘟著嘴,慘兮兮地說。

于希顧長歎了一口氣,望著對方說:“只是我覺得你這樣做,大家會覺得很奇怪。”

“于希顧!”項豪廷有些焦急地叫了一句,“我不覺得我追求你這件事很奇怪,我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于希顧沒有講話,只是直直地看著項豪廷。

“我們都是男生。”于希顧開口了。

“我知道啊,但是我也知道我喜歡你。”項豪廷抱著于希顧的肩膀,盯著對方的眼睛,堅定地說。

于希顧眨了眨雙眼,移開了視線。項豪廷好像察覺到對方有點不自然,便說:“不過,目前只是我單方面的想法,我會等你的。”

“來,我們先吃飯。”說著,項豪廷就扯起于希顧的手就走。

 

“你為什麼都把紅蘿蔔放到最後吃哦。”項豪廷問。

“因為我不喜歡吃。”

“啊!為什麼,不喜歡那就不要吃啊。”

“你爸媽沒有教過你要珍惜糧食嗎?”于希顧教育起這個大小孩。

項豪廷突然怔了一怔,搶過于希顧的飯盒,嘩啦嘩啦地將飯盒中的紅蘿蔔吃了個乾淨。于希顧驚訝又疑惑地望著他吃完了胡蘿蔔。

吃完的項豪廷突然一陣傻笑,抓住于希顧的手說:“以後你不喜歡的東西我來吃,你不喜歡做的事情我來做。”

于希顧驚住了,突然“噗嗤”地一聲笑出了聲音,一邊微笑一邊搖頭。似乎在說‘這個人沒救了’。看著自己喜歡的人笑了起來,項豪廷也跟著笑個不停。

然後,于希顧的笑容慢慢收斂,俊秀的臉龐突然扭曲了起來,他開始用手捂住肚子。項豪廷面對這種情況顯然是不知所措,他著急地叫著:“于希顧,你怎麼了!于希顧,你不要嚇我!”

“我肚子,肚子……”于希顧估計疼得說不出話了。

項豪廷嚇得原地轉了幾圈,突然像是想到了辦法一樣,左手抱起于希顧的背部,右手一手勾住起他的腿,將于希顧公主抱了起來。

“你幹嘛!”于希顧急了,忍住疼痛也叫了一聲。

“我要送你去醫務室。”項豪廷抱起人就跑。

 

于希顧到了醫務室之後就疼得暈了過去,大概過了兩個小時才慢慢地醒過來。

“于希顧!”當于希顧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一張滿面淚水的臉放大地出現了在他的眼前。

等他反應過來時,項豪廷已經高興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于希顧,你嚇死我了!”項豪廷興奮過後,抓起床上的人的手,說:“你怎麼有胃病都不跟我說,我剛才還以為你要死了!”

“我還嚇到都哭起來了。”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你等著,我去給你拿點熱水。”正當項豪廷要離開床去拿水時,手被抓住了。

“怎麼了?”項豪廷擔心地又靠到于希顧的身旁。只見于希顧從床上坐了起來,原本蒼白的臉漸漸有了氣色,他捧起項豪廷的臉,抹去臉上還沒有乾透的淚水,笑了笑,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是我不好,你的胃不好,還讓你突然吃這麼油膩的飯菜。”

于希顧搖搖頭,說:“不關你的事,是我的問題。”

項豪廷坐到床上,直勾勾地望著于希顧深邃的雙眼,露出了少見的認真表情,他說:“于希顧,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你。我無法想象見不到你,我也無法想象以後的生活里沒有你的存在。所以就算你現在不接受我,但是我在這之後一定會讓你接受我的。”

于希顧沒有回答,只是緩緩地湊到項豪廷的臉龐,輕輕地小心翼翼地親了他一下。

項豪廷難以置信地摸著自己的臉,如同被嚇到的大型犬一樣呆住了,眼眶又忍不住紅了,淚水又忍不住流了下來了。

“好了啦,你不要哭了啦。”

“嗚嗚,我真的太開心了,我真的太喜歡你了啦。”

“我知道。”于希顧就像摸著狗狗的頭一樣安慰著對方。

他知道,他也一定會非常非常喜歡這個人的。

小熊没有大耳朵

【項顧】甜甜的

*甜甜的-周杰倫


  當孫博翔一臉擔憂地跑過來告訴于希顧,項豪廷得了花吐症現在暈倒在保健室,馬上需要你的親親。于希顧是完全不信的。

  項豪廷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鬼啊!這是于希顧的第一想法。

  事情要從前一個禮拜說起。期中考結束後,于希顧又當了卷哥兒。鐵于粉們藉著問題目的由頭聚集在于希顧的身邊,平時生性冷淡的于希顧邊上開滿了紅花。

  這讓佔有慾很強的男友項豪廷非常不滿。不滿到恨不得馬上就衝到于希顧身邊,向全世界宣告這是他的男友誰都不可以碰。雖然還是會被希顧罵就是了。

  狗頭軍師孫...

*甜甜的-周杰倫


  當孫博翔一臉擔憂地跑過來告訴于希顧,項豪廷得了花吐症現在暈倒在保健室,馬上需要你的親親。于希顧是完全不信的。

  項豪廷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鬼啊!這是于希顧的第一想法。

  事情要從前一個禮拜說起。期中考結束後,于希顧又當了卷哥兒。鐵于粉們藉著問題目的由頭聚集在于希顧的身邊,平時生性冷淡的于希顧邊上開滿了紅花。

  這讓佔有慾很強的男友項豪廷非常不滿。不滿到恨不得馬上就衝到于希顧身邊,向全世界宣告這是他的男友誰都不可以碰。雖然還是會被希顧罵就是了。

  狗頭軍師孫博翔給他出了個好主意。平時吵架都是于希顧不理項豪廷,最後項豪廷實在忍不住就去找于希顧道歉。孫博握緊拳頭朝項豪廷大喊——

「不能再助長這種風氣了!這次你一定不要理于希顧,讓他忍不住來道歉!」

  結果到現在于希顧都沒有和項豪廷說過一句話。

  項豪廷氣得要去找孫博翔的大叔告狀。狗頭軍師馬上給他出了另一個最後證明不是那麼爛的主意——裝病。

  雖然不知道最近那些鐵于粉在說的花吐症是什麼東西,但是只要項豪廷生病,于希顧一定會去找他,一定會看在男朋友生病的份上原諒項豪廷。

  所以孫博翔就找到于希顧,告訴他項豪廷得了花吐症。

  于希顧一臉冷漠。

「知道了,我會去看他的。」,在孫博翔轉身跑回保健室報信的同時拿出手機搜索花吐症。

  「花吐症,乙女向小說中先被提出,後廣泛運用於耽美小說中,具體特點為:一個暗戀了別人的人,因鬱結成疾,說話時口中會吐出花瓣,若所暗戀之人未曉其意,則會在短時間內死去,化解之法為與所暗戀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後痊癒。」

  項豪廷這傢伙是暗戀嗎?!木都已成舟啦!

  雖然男友的謊話漏洞百出,但是于希顧還是去了保健室。

  他看到項豪廷正躺在保健室的床上,面色紅潤有光澤,一點都不像生病的樣子,他就好想笑。

  走進後,蹲在床邊。項豪廷的睫毛一閃一閃,眼皮也在跳動。

  這傢伙裝睡的水準真是有夠差。

  于希顧湊近項豪廷,呼出的熱氣撲在項豪廷的臉頰上。

  「孫博翔說你得了花吐症,要親親。」于希顧忍住笑意。

  「我來之前查了花吐症,什麼鬼啊真是。孫博翔出的主意你也會聽。」聰明的卷哥兒直接戳破笨蛋男友的善意小謊言。

  項豪廷驚訝地睜開眼。

  「你知道啦?」校霸頓時很心虛。

  「當然咯。」

  「那⋯⋯」

  「那你還要親親嗎?」于希顧笑著看著他那可愛到爆的男友。

  「要!當然要了!」

  于希顧親了上去。項豪廷捧著于希顧的臉頰加深了這個吻。

  吻畢。

  「什麼感覺?」于希顧問。

  項豪廷笑了,眼睛瞇成一條縫。

  「男朋友的吻當然是——甜甜的!」

 

  全文完。


伊瑟▲7%可卡因

[那一天|項顧] 噗浪隨筆

▲最近工作負荷太大沒什麼時間寫文,只有小小隨筆

▲高中生好香(大吸特吸


項豪廷發現于希顧學習能力很強,不只是課業,大至打工時被交代的工作,小至生活瑣事,希顧都是看完示範聽完解說,就馬上能上手。
「為什麼連這種事情你都能一看就學會?」豪廷萬分不解的看著桌上散落的零件和工具。希顧生性節儉,但連電扇、音響、吹風機這些電器都能修,是不是也太萬能了?

「怎麼拆怎麼裝啊,而且這些電器不過就是基本的電學力學,沒什麼困難的。」希顧拿著螺絲起子依然認真的鎖緊零件上的螺絲,豪廷忍不住伸手奪過螺絲起子,一邊用衣角幫他擦汗。
「哎,現在夏天沒電扇真的很熱,不然我那邊的電扇先借你啊,還是你過來我這住幾天,可以一起...

▲最近工作負荷太大沒什麼時間寫文,只有小小隨筆

▲高中生好香(大吸特吸


項豪廷發現于希顧學習能力很強,不只是課業,大至打工時被交代的工作,小至生活瑣事,希顧都是看完示範聽完解說,就馬上能上手。
「為什麼連這種事情你都能一看就學會?」豪廷萬分不解的看著桌上散落的零件和工具。希顧生性節儉,但連電扇、音響、吹風機這些電器都能修,是不是也太萬能了?

「怎麼拆怎麼裝啊,而且這些電器不過就是基本的電學力學,沒什麼困難的。」希顧拿著螺絲起子依然認真的鎖緊零件上的螺絲,豪廷忍不住伸手奪過螺絲起子,一邊用衣角幫他擦汗。
「哎,現在夏天沒電扇真的很熱,不然我那邊的電扇先借你啊,還是你過來我這住幾天,可以一起吹冷氣。」
希顧冷淡的回話:「你是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豪廷哼了一聲,還是接手鎖螺絲的工作。「偶爾一下又沒關係。」他幫希顧把電扇組裝起來,按下開關,本來無法運轉的葉片又開始轉動。炎熱被重新吹拂的涼風驅散,豪廷乾脆阻止了要收拾東西的希顧,把人拉到床上躺著。
「你會不會嫌我小氣。」希顧突然在他懷裡悶聲說道。
「......是有點客家,但我不喜歡的不是這個。」
「那你不喜歡我什麼?」希顧瑟縮了一下,「我盡量改。」

「我不喜歡我男友太聰明太厲害,一點都不需要我幫忙。」豪廷語帶笑意,輕輕摸過希顧的耳後,「不喜歡你太獨立太堅強,都不需要依靠我。不喜歡你學東西學得太快,有時候我都以為我要趕不上你。」
他不等希顧反應,拉起他細瘦的手臂。「但我不想要你改,我只希望你不要這麼累,找我幫忙嘛,不然我感覺很沒用欸。」
希顧靜靜地待在他懷裡,豪廷也不催他說話,只是感覺著希顧擁著他的手臂越來越緊。
「我哪有很聰明。」希顧終於反駁,但有些笨拙的反應還是讓本想認真安撫希顧的豪廷笑了出來。

「看影片就知道怎麼修電扇,每學期都是卷哥,哪裡不聰明?」
希顧語氣裡的躊躇讓豪廷也閉上嘴仔細聽著。「有些事情我就學得很慢啊。」
「像是?」
希顧動了一下,髮梢蹭過他的脖頸。「我一直在學一件事。我一直想學著去相信。」
「相信你說過的話,相信這樣的生活不是夢或是小說,相信你不會離開我。不會一覺醒來,我還是在老家,身旁沒有半個人。」

「哇,那這個真的很難學欸。」豪廷吐吐舌,側頭親上希顧的鬢角,「這種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學的東西,我只好奉陪到底。」
眼看希顧一副「你又在練肖話」的表情,豪廷趕忙指指他:「你說的喔,要學著相信我。」
「好啦。」希顧臉紅著別過頭去,他雖生性淡漠,但並不是毫不動心。這些豪廷都知道。
「那你今晚要不要一起做做運動吹吹冷氣?」
「......你真的很煩欸。」

朝九seven

啊啊啊啊今天的直播我真的要被甜死了啊!
太爱国师了,这两个剧照我能磕好久!!
香菇cp是真的!

啊啊啊啊今天的直播我真的要被甜死了啊!
太爱国师了,这两个剧照我能磕好久!!
香菇cp是真的!

笑出合合聲

入秋的午后,山里轻轻吹着风,凉爽并不寒冷,有多久南台湾没有过寒冷,于希顾依旧穿着吊衫套着衬衫。

“你再慢一点,我们就要下午才下山喽。”

项豪廷在后面跟着气喘吁吁,他不明白为什么于希顾能够跑的那么快。

“你⋯呼⋯等等我⋯”

笑着回眸,没有答话,步伐却少少慢了下来,终于与他并肩一起。

“于希顾,呼⋯你怎么⋯都不累吗?”

“累啊。”

“那你还能走那么快,我都快追不上了⋯”

体力上也就这点于希顾能追得上,他笑了笑说道:

“你平常都是练肌肉,所以才这样。”

“肌肉错了吗?”

“馆长和郭董爬山不也是跟不上吗?”

“你要不要那么时事好不好。”

两人笑着你一言我一语,一搭一唱终于到了...

入秋的午后,山里轻轻吹着风,凉爽并不寒冷,有多久南台湾没有过寒冷,于希顾依旧穿着吊衫套着衬衫。

“你再慢一点,我们就要下午才下山喽。”

项豪廷在后面跟着气喘吁吁,他不明白为什么于希顾能够跑的那么快。

“你⋯呼⋯等等我⋯”

笑着回眸,没有答话,步伐却少少慢了下来,终于与他并肩一起。

“于希顾,呼⋯你怎么⋯都不累吗?”

“累啊。”

“那你还能走那么快,我都快追不上了⋯”

体力上也就这点于希顾能追得上,他笑了笑说道:

“你平常都是练肌肉,所以才这样。”

“肌肉错了吗?”

“馆长和郭董爬山不也是跟不上吗?”

“你要不要那么时事好不好。”

两人笑着你一言我一语,一搭一唱终于到了山上休息站。

角落的庭院设计可爱宜人,于希顾玩起了相机。

“你在拍什么?”

“这个造景雕塑,材质很特别。”

“你很喜欢拍照。”

“因为是你送我的相机。”

于希顾笑出脸颊一个小凹,他真的太瘦了,项豪廷还是很喜欢,在他纤瘦的脸颊啄了一口。

于希顾吓得站了起来。

“你⋯有人会看。”

“我会看。”笑嘻嘻的大狼犬,又啄了第二遍,于希顾不再说话,拉着他到了饮茶室。

这么多人,望他学习什么是分寸,不过大块头可能学习传达力也比常人缓慢,依旧摆着笑得弯弯的眼尾,直朝他猛看。

“我要一杯抹茶的,你要什么?”

“我要⋯”指着于希顾。

“⋯”柜台下小幅动作反手拍了下项豪廷,警告一支。

好吧,不开玩笑了,正经的说:

“我要跟他一样的。”


进到室内,风透着凉意,于希顾躺在榻榻米上享受这次的小旅行,两人不说话,项豪廷在旁也一起享受和煦的午后,饮着饮料。

同一个空间,享受同一种惬意,品着同一种宁静,用同一种频率感受同一种默契。

他们不需要对话,也同样心系彼此,那是让人感到最舒适的距离与温柔。


下山后,于希顾换了件衬衫,吃了挫冰,又玩了会儿风筝。

“项豪廷,我喜欢你。”

向着海风,于希顾突然说道,项豪廷心脏小小漏了半拍,炙热的眼神看向于希顾。

“我也是。”

忽然之间将于希顾压在了沙滩上,像只大狼狗,因大动作而溅起沙尘,两人任着海风与细沙浸没在衣服与发丝之上,浅而深沉的吻覆上于希顾的唇。

“我喜欢你,于希顾。”

于希顾这次不再顾虑旁人,深深回吻了项豪廷。


秋天就要过去了。

但这一天,会一直保留在两人心中。

芯慢谷 95304
心有菩提,旁🈶 树🌲 弱弱...

心有菩提,旁🈶 树🌲
弱弱灯下,小香菇🍄
……
用 16 字社会主义价值观 cure 自己

心有菩提,旁🈶 树🌲
弱弱灯下,小香菇🍄
……
用 16 字社会主义价值观 cure 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