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香蜜沉沉烬如霜

92317浏览    842参与
瑾年

润玉,人天温润如玉。
居然三十岁了,完全看不出来。长的太童颜了!!

润玉,人天温润如玉。
居然三十岁了,完全看不出来。长的太童颜了!!

笑仔是个帅比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啊激动死了😭😭😭从一开始旭润或者润旭这些tag根本搜不到什么东西到今天在B站首页吃了好几口神仙剪辑的粮我真是激动的反复刷啊还睡什么觉!!!这个七夕我很快乐了23333最后的心愿就是罗云熙小哥哥求求你直播惹(ಥ_ಥ)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啊激动死了😭😭😭从一开始旭润或者润旭这些tag根本搜不到什么东西到今天在B站首页吃了好几口神仙剪辑的粮我真是激动的反复刷啊还睡什么觉!!!这个七夕我很快乐了23333最后的心愿就是罗云熙小哥哥求求你直播惹(ಥ_ಥ)

佛心蛊

【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单人】《彻骨寒》



玖.

【关于脑洞这个东西…】

今天追《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时候突然发现

锦觅她娘--花神  真身是佛祖座前一瓣莲
锦觅她爹--水神 真身应该是水
锦觅 真身却是六角霜花
(天晓得这是随了谁了)

旭凤他娘--天后 真身是凤凰
旭凤他爹--天帝 真身是龙
旭凤随娘 真身是凤凰
(这倒是很正常 不过我就想说 这完全随娘 那要天帝何用)

润玉他娘  真身是太湖锦鲤
润玉他爹--天帝 真身是龙
润玉随爹 真身是龙
(该说不说 这个水系鲤鱼和本属火系的龙 生出来条水系的龙也是蛮清奇的 他俩不应该生条金龙鱼出来吗)

我的世界观啊 什么基因啊遗传啊是不是都见了鬼了 快来救救我 我要崩溃了 这个剧我开始看不懂了 现在满脑子都只有一个...

今天追《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时候突然发现

锦觅她娘--花神  真身是佛祖座前一瓣莲
锦觅她爹--水神 真身应该是水
锦觅 真身却是六角霜花
(天晓得这是随了谁了)

旭凤他娘--天后 真身是凤凰
旭凤他爹--天帝 真身是龙
旭凤随娘 真身是凤凰
(这倒是很正常 不过我就想说 这完全随娘 那要天帝何用)

润玉他娘  真身是太湖锦鲤
润玉他爹--天帝 真身是龙
润玉随爹 真身是龙
(该说不说 这个水系鲤鱼和本属火系的龙 生出来条水系的龙也是蛮清奇的 他俩不应该生条金龙鱼出来吗)

我的世界观啊 什么基因啊遗传啊是不是都见了鬼了 快来救救我 我要崩溃了 这个剧我开始看不懂了 现在满脑子都只有一个疑问 这些真的都是亲生的吗
(我就是有点无聊来吐个槽 这个剧我还是蛮喜欢的 就这个人物关系吧 emmmm 这个吧……错综复杂)

用户6267119804

三人行,必有我师也

【七夕二刀流】
【乙女向】
【啥啥啥】
【big胆】

第一章 此夜星河繁正白
“谁——谁不知道七夕,我告诉你,我们花界天、天天都过七夕!”锦觅结结巴巴的说完,看月下老人笑的更欢,不禁面色一红,更生气了:“你等着吧,我一定过个七夕给你看!”

冲出殿门,没走两步,锦觅眉头就皱起来了,虽说放了狠话,但是纵使博学如她,确实不知道七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找七个人一起看夕阳?不对呀,这难道也能算个节日?
想着想着,她竟无意间来到了一处小湖,湖畔树下坐着的不是小鱼仙官又是谁?
锦觅心中大喜,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小鱼仙官!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本看着湖水,听闻有人叫他,便回过头,露出一张脸来;虽然目光冰冷,拉着一张脸,却...

【七夕二刀流】
【乙女向】
【啥啥啥】
【big胆】


第一章 此夜星河繁正白
“谁——谁不知道七夕,我告诉你,我们花界天、天天都过七夕!”锦觅结结巴巴的说完,看月下老人笑的更欢,不禁面色一红,更生气了:“你等着吧,我一定过个七夕给你看!”

冲出殿门,没走两步,锦觅眉头就皱起来了,虽说放了狠话,但是纵使博学如她,确实不知道七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找七个人一起看夕阳?不对呀,这难道也能算个节日?
想着想着,她竟无意间来到了一处小湖,湖畔树下坐着的不是小鱼仙官又是谁?
锦觅心中大喜,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小鱼仙官!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本看着湖水,听闻有人叫他,便回过头,露出一张脸来;虽然目光冰冷,拉着一张脸,却仍然是挡不住一张眉如远山鼻若琼瑶的好样貌;鸦黑色的头发细细的箍在身后,顺着下颌划出妩媚的曲线——待看清来人是她,眼里的冰雪便消融了;一汪春水一样,他伸出修长的玉手,想拉她坐下;声气儿也柔软缱绻起来:“原来是锦觅仙子,可与我一同坐坐?”

锦觅心中是毫无男女大防这种狗屁说法的;好朋友要什么避讳?她自然的伸手握住了润玉的手,一撩袍子便坐在了他身边,“小鱼仙官,今日不上值么?怎么在这里坐着?”
润玉笑眯眯的:“刚布完星辰,心中似有所感,来到这里便见到了锦觅仙子。”
“真是缘分!”锦觅一双秀眉高高扬起:“小鱼仙官,那我问你个问题,你可知七夕是什么意思?”
润玉眼神一动,细细瞧了她两眼,沉默片刻,不答反问:“那......锦觅仙子觉得,七夕是什么意思?”
“这.....”锦觅转了转眼珠,不自在的抓了抓耳朵,“大....大概是.....这,”她“这”了半天,泄了气,沮丧道:“唉,你莫考我,我实在不知这七夕是什么意思。”
润玉便笑了:“七夕并非人人可过,锦觅仙子若是想过一过这节日,需找有情人在一处,如此这般,也许天天都是七夕。”
锦觅眨眨眼,随即十分敬佩道:“小鱼仙官真是博学,原来七夕是这样的说法。若我想过这七夕,看来还需找个好伙伴在一起——”
她想了想,突然笑起来:“小鱼仙官,不如我们一起过节吧?”
润玉看着她,慢慢抬起眉,“锦觅仙子所言可真?”
“当然是真的啦,”锦觅凑近他:“小鱼仙官长得这么俊,又是我的朋友,难道我不能和你一起过节吗?”
“自,自是可以的,”他忙撇过头,不让她看见自己的脸。
锦觅看他耳朵红的不正常,一时好奇,便伸手碰了碰:“小鱼仙官,你的耳朵怎么这么红?”
没想到他竟以袖覆面,看似坐立难安,声音不似往常,竟有些言辞颠倒:“锦觅仙子,你——我——”
锦觅看他反应如此之大,只能讪讪收回手来回搓了搓:“对不住啊小鱼仙官,是我唐突了,我这便回去了。”
“别走!”没想到他竟一把抓住他,“我并非此意——只是,只是——”
“是什么?”锦觅被他拉住手腕,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他不似往常淡定的脸,竟又觉得有点可爱:“你说嘛,没关系的。”
“锦觅仙子刚才所言,想——想与我一起——一起过七夕,可是真的?”他紧盯着她。
“自是真的,”锦觅答。

第二章 月转过梧桐树影
月上中天,锦觅拜别润玉之后,便回到了栖梧宫——小鱼仙官真是好人,她喜滋滋的想,说完要一起过节后,竟拿出些从未见过的珍贵宝物,一样样挑与她,问她喜不喜欢,竟还要送给她!
当然了,锦觅心中虽有遗憾,却还是把持住了,只挑了一件半月样子的鳞片,待看到她挑了这鳞片后,小鱼仙官问为何要挑这鳞片——

“这鳞片上的气味儿和小鱼仙官一模一样,我把它放在身上,岂不和小鱼仙官一样香了?”锦觅这样回答:“你实在是太香啦!每次见到你,都想凑在你身边闻来闻去,只是这未免太不雅观,”说着说着,她竟似有些遗憾:“不过有了这鳞片,我放在身上,是不是也能冒充龙了?”
一边说,锦觅一边笑,最后美滋滋的捧着这鳞片笑成一团,似乎已经看见自己幻化成龙的模样。
不过小鱼仙官的反应——

“你去哪儿了,怎如此晚才回来?”
这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锦觅脚步一顿,竟没发现自己走到了内殿。这殿内灯光莹莹,似乎还熏了香,透过薄薄的香雾,锦觅看见那只凤凰坐在殿内桌案后,正伏案写着什么,似乎刚才只是随口发问。
夜灯如豆,照的天界尊贵的二殿下肤色如玉,他此时眉眼低垂,一双凤眼似乎要隐藏在阴影里,隐约只能看见一点殷红——是他的嘴唇。暧昧的灯光让他周身似乎都柔和许多,一身正红色的衣裳此时也变得深沉了;他随意的左手杵着脑袋,白玉色的指尖隐没在乌黑的发间,一头瀑布似的乌发顺着左肩垂在地上。

都说灯下看美人,只要是美人,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区别?锦觅一边想,一边竟看的痴了。
见锦觅久不回答,这灯下的美人抬起头看她一眼——只一眼,就又是二殿下了,他开口,声音削金断玉,隐带金玉之声:“怎么这样看我?”
“啊,没,我就是——”锦觅突然回神,不知怎的有些脸红:“我刚才从月下仙人那儿出来,遇见了一位朋友,有些耽搁了。”
凤凰歪了歪头,随即撩起袖子,将笔放在案子上,咔哒一声。
“朋友?”他觑着锦觅,随即招了招手,“你过来。”
此情此景,竟让锦觅无端有些瑟缩,踌躇半晌,还是慢慢蹭了过去。
此时凤凰已经换了个斜卧的姿势——他将右腿支起来,整个左臂放在桌上,左手杵着脑袋,抬眼看着她一步步蹭过来:“快些。”
锦觅距他三步便再不肯靠近了,这气氛实在不对劲,她期期艾艾的开口:“二殿下.....”
“坐,”他随手拉了个蒲团放在身侧:“坐下说话。”
锦觅无法,只得走过来轻轻坐下:“凤.....二殿下,我真没闯祸,真的是见到了一位朋友,我——”
“我怎不知你在天界还有朋友?看来锦觅仙子交游甚广,倒是我看错了,”凤凰看着手里的一枚玉坠,反反复复的来回把玩,漫不经心的,也不看她,声音辨不出喜怒:“如果方便,不如告知本座,此人姓甚名谁,竟叫我的书僮夜不归宿,白白让本座担心了这许久。”
锦觅一听这话音,忙堆起讨好的笑,往前蹭了蹭:“凤凰,叫你担心真是不好意思!只是这仙人在天界实在不是什么大人物,我以后再不这样了!你别和他计较好么?”
凤凰哼了一声,面色稍霁,只是仍然不肯放过她:“你说这几句话便让我轻轻放过,那我这二殿下当的还有什么威严?”
锦觅这下可知道该如何行事了,她挪得更近了些,一双手攀上他的右臂,开始讨好的揉捏起来:“二殿下等我等的这么累,我给二殿下捏捏,二殿下快别生气了吧?”
凤凰眼角眉梢便泛起喜色,他清了清嗓子,抬高了下巴:“本殿下背也疼,腿也疼,哪儿都疼,劳烦锦觅仙子也给捏捏?”
锦觅哪敢违背,忙小狗腿一般来回按摩:“二殿下可舒服了,还有哪儿不舒服?”
她跪坐下来,此时她的膝盖已能触到他的大腿,热力一波接一波的,烧的她无端有点晕眩——葡萄喜阴,接触本源属火的凤凰,实在是有些为难她了。
凤凰便抬眼看她,只见面前的姑娘面色微红,双鬓已被微汗打湿,一双眼眸闪闪亮亮的,不禁眸色渐深,盯着她瞧。
“我这儿也疼,”他的手指点了点殷红的嘴唇,声音竟不似往常昂扬,反而带着些说不清的意味:“有劳锦觅仙子,也一并治治。”
锦觅竟像是受了蛊惑一般,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嘴唇上——甫一接触,二人皆是一颤,锦觅想拿开手,被他一把抓住:“你跑什么?”
“我,我没.....”锦觅此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她不敢挣扎,也不敢看他跪的腿酸也不敢动弹:“凤凰.....”

“罢了,”他却松开了手,往后一撤,陡然间气氛一松,锦觅刚想舒口气,便听他问:“七夕你可有约?”


【想不出该怎么发展】
【感觉给自己挖了个坑】
【要写肉吗?】
【三人行真香】

卿洛

首尾限定写cp(旭润)(3)

今天清晨值完夜的润玉慢慢悠悠的准备回璇玑宫,结果突然在他脚边 出现了一只……猫?(请不要问我为什么天界会有猫?猫妖不行啊!双手掐腰式)
润玉十分感兴趣的看着他脚边的小东西,小东西围着他,喵喵的叫,润玉蹲下身来伸出手摸了摸小家伙,小家伙像是撒娇般的叫了几声 还蹭了蹭润玉的手
“小家伙,你从哪里来啊。”
“喵,喵喵~”
“我也是傻,你哪里会说话呢?好了,我要走了”
润玉站起来准备离开,结果没走两步。小家伙就跟着他一起走了,在走两步,还是一样
“你不要跟着我了”润玉无奈地说道
“喵~喵呜~”小家伙舔舔爪子
“…………算了,我还是带你回去吧”
润玉抱起小猫就向璇玑宫走去

旭凤最近十分苦恼,自家兄长不知道从哪里抓了只猫...

今天清晨值完夜的润玉慢慢悠悠的准备回璇玑宫,结果突然在他脚边 出现了一只……猫?(请不要问我为什么天界会有猫?猫妖不行啊!双手掐腰式)
润玉十分感兴趣的看着他脚边的小东西,小东西围着他,喵喵的叫,润玉蹲下身来伸出手摸了摸小家伙,小家伙像是撒娇般的叫了几声 还蹭了蹭润玉的手
“小家伙,你从哪里来啊。”
“喵,喵喵~”
“我也是傻,你哪里会说话呢?好了,我要走了”
润玉站起来准备离开,结果没走两步。小家伙就跟着他一起走了,在走两步,还是一样
“你不要跟着我了”润玉无奈地说道
“喵~喵呜~”小家伙舔舔爪子
“…………算了,我还是带你回去吧”
润玉抱起小猫就向璇玑宫走去

旭凤最近十分苦恼,自家兄长不知道从哪里抓了只猫来。
天天带在身边,本来有一只魇兽就够他头疼的了,每次他去布星台魇兽都能发现他,然后就开始叫。兄长就会发现他,他本来想给兄长惊喜的,然后全部泡汤。
要不就是兄长在池边小憩,魇兽会趴在兄长身边,撒娇卖萌。这也就是魇兽长大了,它最开始刚到兄长身边的时候还是幼年,每次兄长在池中小憩。它都会钻进兄长怀里。撒娇卖萌,兄长就会抱着它。摸它的脑袋。明明以前这个位置都是自己的!
现在这只猫来了,个头倒也不大。兄长没事就把它抱在怀里顺毛。就连去布星台!这只猫都跟着一起去!它也不冷!早晚冻死它!

润玉发觉最近旭凤很奇怪,没事就盯着他怀里的小喵看。润玉也不太会起名。看它总喵喵叫,干脆就叫小喵了。
以前旭凤也总这么盯着魇兽看。他是不是……喜欢它们啊!可是让他摸摸,他也不摸。就很奇怪,最近这个现象越来频繁,时间越来越长。

“旭凤,你总盯着小喵和魇兽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润玉疑惑的问道
此时的魇兽和小喵,一个趴在兄长身边,兄长一只手还在抚摸它。另一个趴在兄长怀中。很是惬意,奈何旭凤早已过了撒娇的年纪,只能眼红的看着
“无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旭凤的表情显然不是这么说的
“旭凤,你确定?你有何事就说,为兄又不会笑话你”
“这可是兄长说的”旭凤谨慎的问道
“是”
“那我可就说了,不过~”
“不过?”
“只能有你在,魇兽和这个小家伙都要离开”
“这…………”润玉有些犹豫
“兄长~”
“好吧,魇兽你和小喵先离开”润玉轻轻拍拍魇兽的头说道
魇兽顶了顶润玉怀中的小喵,小喵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跟着魇兽离开了

“这下可以说了吧”
“兄长,我……吃醋了”旭凤不好意思地说道
“吃醋?不会是……魇兽和小喵吧?”润玉怀疑的问道
“……嗯”旭凤小声嘟囔
“……噗呲,旭凤你都多大了。还和它们吃醋”润玉忍不住笑出来
“兄长!不许笑啦!”旭凤恼羞成怒
“好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润玉知道自家便宜弟弟吃醋了
“……”
“旭凤,何缘交颈为鸳鸯的下一句是什么?”
“嗯?胡颉颃兮共翱翔。兄长,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傻瓜。旭凤,无需担忧。我……最喜欢你。咳咳!”润玉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咳了两声
“我知道,兄长当然应该最喜欢我”

而这边的魇兽和小喵呢?
“你说,那个混蛋要和主人说什么。”在小喵的眼里,那个所谓的火神二殿就是个混蛋,对主人图谋不轨!
“不知道,大抵是因为他吃醋了吧。想和主人撒娇,但是咱俩在不好意思。”魇兽冷淡的说
“有什么好吃醋的!幼稚”
“现在只有咱俩了,咱俩也聊聊吧!”魇兽说完,周身灵力一转。幻化成一个有着银色长发 蓝色眼眸的俊逸男子
“咱俩?有什么好说的”小喵说完也幻化成一个蓝色长发,银色眼眸的……男子?说是男子,但和润玉一样,漂亮的有些……过分?
“你说呢?最近和主人是不是太近了!嗯?”魇兽一把揽过小喵腰,低沉地说道。尾音拉长,颇有些威胁的感觉
“那是主人!你居然还吃醋!”
“你是我的!就算是主人也不行”
“不讲道理!”
“就不讲道理了!你管得了我吗!呵”
“你!”
“我怎么?”
“你知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啊!”小喵恼羞成怒
“我只知道你现在自身难保,我会替你向主人请假的。”
“你…………”
——————————我是两边的拉灯线
天界哪里都是春光大好啊!

请夸赞我,我今天更了两篇呢~(傲娇)开玩笑啦~嘻嘻

卿洛

首尾限定写cp(旭润)第二弹

“我真的要走了,旭凤”润玉无奈的看着抱着自己不让自己走的火神二殿
“兄长,本来你我之间相处时间就不多。你夜晚布星值夜,我休息。我白天排阵练兵,你休息。现在,好不容易你有空闲了。陪陪我嘛”旭凤撒娇卖萌死活不让润玉走
“可”
“没什么可不可的!反正你今天除了陪我那也别想去。”润玉话还没说完,旭凤一句话就堵了上去
“唉~真拿你没办法。”润玉无奈
“这不仗着你喜欢我嘛”旭凤笑笑
“…………”

“兄长,我们去哪啊?”旭凤抱着润玉的腰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想去哪啊”
“嗯…………我们今天去人间玩,回来之后去布星台看星辰。怎么样,听说你上次送了锦觅一场流星雨。我也要”旭凤在知道自家兄长送了锦觅一场流星雨之后,已经念叨好久...

“我真的要走了,旭凤”润玉无奈的看着抱着自己不让自己走的火神二殿
“兄长,本来你我之间相处时间就不多。你夜晚布星值夜,我休息。我白天排阵练兵,你休息。现在,好不容易你有空闲了。陪陪我嘛”旭凤撒娇卖萌死活不让润玉走
“可”
“没什么可不可的!反正你今天除了陪我那也别想去。”润玉话还没说完,旭凤一句话就堵了上去
“唉~真拿你没办法。”润玉无奈
“这不仗着你喜欢我嘛”旭凤笑笑
“…………”

“兄长,我们去哪啊?”旭凤抱着润玉的腰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想去哪啊”
“嗯…………我们今天去人间玩,回来之后去布星台看星辰。怎么样,听说你上次送了锦觅一场流星雨。我也要”旭凤在知道自家兄长送了锦觅一场流星雨之后,已经念叨好久了。
“随你开心好了”润玉淡淡的说道

“兄长,你说我要不要把你的脸遮上”旭凤郁闷的说道
“嗯?何出此言”润玉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环顾四周的问道
“何出此言?兄长,你看看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之后。来来往往的路人,除了瞎子。哪个人不看你!”旭凤一直知道自家兄长俊逸非常,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可是……这也太多人了吧!
来来往往的路人窃窃私语
“欸?你看哪位白衣公子长得好好看啊”
“是啊是啊!我觉得他身边的红衣公子也很好看。虽然没那位公子好看就是了”
“这两位一看就是大家公子,一位气质清雅如兰,一位气质如烈焰般热烈”
………………

“兄长!你干嘛要长这么好看。”旭凤委屈地说道
“旭凤,你这叫何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再说。要来人间的人可是你,可怨不到我”润玉许久未曾见到旭凤这般了。
“…………兄长,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旭凤拉着润玉就走了,路人看他们走了,自然也就不再驻足了

“呼,终于离开那里了”旭凤吐出一口气
“你自己要来,来了又不喜欢。可当真挑剔多变”润玉调侃道
“…………”旭凤心想我不和兄长计较,我没理
“好了,你还想去哪里。错过这次机会,在想出来这么玩恐怕就难了。”
“我们……算了。还是回去布星台吧”旭凤想了想说道,这出来一趟,给他加了多少情敌啊!虽然没威胁就是了
“你随意”润玉本就喜爱清净,不喜喧闹
“那走吧”

“兄长,这布星台可当真寒冷。你每次值夜布星不冷吗?以后你来可要记得多穿些”
“我习惯了,再说。你属火,自然对寒冷会敏感些”润玉独自一人在此呆的时间长了,早已习惯
“我不管,你下次多穿点。”旭凤可不管什么习不习惯
“罢了,我记得了就是。”
“没事,兄长。以后有我陪你。你要是冷了就抱着我就好了。”旭凤知道自家兄长独来独往久了,早已习惯旁人不能忍受的孤寂寒冷,可是他心疼他。以后有他在,兄长也不会孤单了
“…………”润玉沉默不语
“兄长,你还欠我一场流星雨呢?”虽然自家兄长没说话,但旭凤也能猜到自家兄长的想法
“我何时欠你了,你又胡说”润玉抛掉刚才的想法说道
“你送了锦觅一次,没送我。可不就是欠我”
“罢了,你当真是个冤家。也不知我这上一世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摊上你。”
“我们相遇是天定良缘,是缘分好吧!”
“…………”润玉对此不做说法
润玉双手施咒,袖袍一挥。满天星辰为他们闪烁
“果真漂亮,兄长。以后我们一定要每天都一起看”旭凤发出感叹
“好”润玉言简意赅的回答,但是旭凤知道这是自家兄长害羞了
“兄长,我想吻你。”旭凤看着此时更赛平常美丽的兄长说道
“……”
旭凤觉得自己兄长好像更不好意思了,也就不征求自家兄长得意见啦
旭凤慢慢贴身自家兄长的唇 ,不是二人激情时的深吻。只是一个只有情意毫无欲望的吻
满天星辰为证,我们说好永远在一起

旭凤睁开双眼,看着孤寂的栖梧宫便知,这只是梦。润玉已经许久未曾入过他的梦了。倒真是难得,旭凤低头笑笑,准备开始今天的政务处理

梦醒了,人……也散了。

注:前天帝夜神润玉因前前天后烈火焚烧伤了根骨,为救前天后花神遗女前任水神锦觅回归尘世,用应龙真身和魂魄逆天改命使她回归,自身魂魄消散。殁,自此世上再无润玉此人。

慕念乔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

哈哈,终于结束了,朕的晚饭还没吃完呢!话说,这波没开完的婴儿车都走不动,哎,看来只能是拉灯了。明天白天,更正文小甜饼,因为时差啥的大概会在中午或者下午了。各位仙友见谅啊!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

哈哈,终于结束了,朕的晚饭还没吃完呢!话说,这波没开完的婴儿车都走不动,哎,看来只能是拉灯了。明天白天,更正文小甜饼,因为时差啥的大概会在中午或者下午了。各位仙友见谅啊!

慕念乔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2)

一次只能10张图,朕尽力了,还有一波。也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后面字体突然变大了,也改不了,各位仙友见谅啊!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2)

一次只能10张图,朕尽力了,还有一波。也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后面字体突然变大了,也改不了,各位仙友见谅啊!

慕念乔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1)

文字发不出去,朕就只能截图了,小小的开了个婴儿车。

月下霜七夕番外:洞房花烛前(1)

文字发不出去,朕就只能截图了,小小的开了个婴儿车。

向风偏笑艳阳人

【R18】【润玉x你】向人独笑番外

一辆中规中矩的车

R18预警,ooc巨多预警!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了!

希望大家喜欢哦!

万望不要点推荐!!!也不要举报!!!也不要私信骂我三观不正之类的QAQ我很玻璃心的!!!

第一次写,好羞耻,感觉自己的肾要虚了hhh

但是意外地get写肉的快感,但一边写还要保持人设真的好辛苦QAQ

不适及时点x

祝我能够找到像夜神大殿一样的男朋友吧(醒醒不存在的)


点我看夜神大殿现场舞龙(?)

一辆中规中矩的车

R18预警,ooc巨多预警!

祝大家七夕节快乐了!

希望大家喜欢哦!

万望不要点推荐!!!也不要举报!!!也不要私信骂我三观不正之类的QAQ我很玻璃心的!!!

第一次写,好羞耻,感觉自己的肾要虚了hhh

但是意外地get写肉的快感,但一边写还要保持人设真的好辛苦QAQ

不适及时点x

祝我能够找到像夜神大殿一样的男朋友吧(醒醒不存在的)



点我看夜神大殿现场舞龙(?)

木子_
星河为引,魇兽为伴,我亦在你身...

星河为引,
魇兽为伴,
我亦在你身旁,

七夕快乐,(小鱼真的是太虐心了,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இдஇ)

星河为引,
魇兽为伴,
我亦在你身旁,

七夕快乐,(小鱼真的是太虐心了,难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இдஇ)

浅浅

【润玉 X 锦觅】与卿共此生(三)

前面两篇可自行往查看哟。

三,晚膳夜宿(下)
“这里是孙大娘家,她家种的萝卜最好吃。”
“孙大娘,明天来我家吃桃子吧。”踮起脚尖,趴在墙头大喊,“再给我根萝卜呗。”
“好勒。”孙大娘站起来热情回应,手里还端着饭碗,“哟,锦觅,你从哪寻来这么俊俏的后生啊!”
看到皮相好的男子,孙大娘也有点激动,端着碗就往外赶,毕竟这闭塞的地方,好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个美男子,今日见到一个,总要逮住好好瞧上一番。
只不过,经过刚才那一嗓子,隔壁胡大娘,斜对门李大婶,还有正对门的辛大婶也在好奇心驱使下围了过来。
四个老妇人,把润玉团团围住,手里端着饭的,啃着鸡腿的,捧着番薯的,也都没耽误她们夸人。
一个个把润玉夸得都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

前面两篇可自行往查看哟。


三,晚膳夜宿(下)
“这里是孙大娘家,她家种的萝卜最好吃。”
“孙大娘,明天来我家吃桃子吧。”踮起脚尖,趴在墙头大喊,“再给我根萝卜呗。”
“好勒。”孙大娘站起来热情回应,手里还端着饭碗,“哟,锦觅,你从哪寻来这么俊俏的后生啊!”
看到皮相好的男子,孙大娘也有点激动,端着碗就往外赶,毕竟这闭塞的地方,好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个美男子,今日见到一个,总要逮住好好瞧上一番。
只不过,经过刚才那一嗓子,隔壁胡大娘,斜对门李大婶,还有正对门的辛大婶也在好奇心驱使下围了过来。
四个老妇人,把润玉团团围住,手里端着饭的,啃着鸡腿的,捧着番薯的,也都没耽误她们夸人。
一个个把润玉夸得都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了,只能淡淡地保持微笑。
“诶呀,辛大婶,你这手那么油,别摸他的脸,小心碰着伤口呢。”
“诶诶诶,我说胡大娘,你把饭咽下去再说话,你看你的米饭都快喷他脸上了。”
锦觅本来打算在一旁看热闹的,只是这几位老妇人的热情超过了她的想象,再不出手救润玉,他怕是很难走出来了。
“不是我说你呀,”胡大娘转头对着锦觅说,“丫头,你到底从哪里认识到这样的后生啊。”
“就是嘛,你看我家丫头,前些日子带回家的后生,长得五大三粗的,不及这个后生的十分之一呢。”李大婶咬了口番薯附和道。
“不是遇到的,”锦觅趁着几位妇人转身和她说话的空档,一把拉过润玉就跑,“是我河边捡到的!”
“啥!捡来的?!”
“丫头,明天带这后生来我家喝萝卜汤”
“丫头,明天也来我们家吃野猪肉呀”
“也别忘了来我这吃葡萄啊”
......
身后的喊声越来越远,锦觅的脚步也缓了下来,“那几个大娘,都是好人,只是见你生的太好看,才会有点激动过度,热情过度。”
“我知道,她们都是良善之人,就和锦觅一样。”
“嗯”
见已经望不见那后生的背影了,四个妇人也就散了,同时都在琢磨,明日起,喊上自家女儿也多去河边走走,说不定哪天也能捡到一个。
“话说话来,你明天是想喝萝卜汤呢,还是去吃野猪肉呢?”锦觅低头踢着石子问道。
“听锦觅姑娘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锦觅在心里暗想。
“那我们去先吃野猪肉,再去喝萝卜汤,最后再去吃葡萄,好不好。”锦觅认真思考了下,扯着润玉的袖口笑着说道。
“好。”润玉偏过头对着锦觅笑了笑。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眼睛里面就像有星星落进去了一样。”
“是吗?”
“是啊,你以后多笑笑吧,我喜欢看你笑。”
“好。”
你喜欢看我笑。
我也想对你笑。
这样,也很好。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就到了这个村子里村民自己用了三五载时间慢慢搭起来的观星台。
这个地方,在林间半山腰处,即使上了年纪的人走到此处也不会喘,而不在林子深处,四周危险也少得很,孩童也可以独自来玩。
锦觅和润玉并肩而立,夜风习习,星空璀璨。
“这个地方是不是很美。”
“很美。”
“星星是不是也很好看。”
“好看”
“村上的胡伯伯说,我们每日看到的星河皓月都是天上的夜神的功劳。我想,他一定是很温柔的人,不然怎么能为人们造出这么美的夜空。”
“嗯,我想,应是如锦觅所说一般。
锦觅突然跑到一旁,从高处摘了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吹奏,可总成不了完整的曲调,她有些懊恼,喃喃道,“这都学了好几日了,怎么一点没长进。”
这头锦觅还在生自己的闷气,那头润玉已经吹起了悠悠地曲调,只是这调子听着凄婉,让人没来由地心痛。
锦觅跑到润玉面前,凑近去听,只是当她的脸靠近润玉的时候,曲调戛然而止,她以为是自己吓到了润玉,殊不知是这突然的亲密距离让润玉的心忽然乱了。
“你的曲子吹得真好听。”锦觅双手按在石墙上,闭着眼,感受夜风的温柔,“只是,这曲子让人好生心伤。你是不是总过得不快乐。”
润玉怔怔地站在那里,眼神暗了下去,那么多年,都是听着母亲弹奏的那些哀怨地曲调,久而久之,便也记住了。
“不过没关系。”锦觅转过身来,朝着润玉走来,眼底眉梢都是笑意,“以后,过得开心些就好了。改天我让叶大叔教你吹快乐的曲子。”
润玉以为锦觅会追着问下去,问他不快乐的原因,问他的身世,可锦觅没有问,似乎并不在意他有怎么样的过去,好像过去是什么样子都不重要。
“那自然是很好。”
“哎呀,我忘了你晚上还得再吃一副药呢!”锦觅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拉着润玉就往回跑,“我得赶紧回去煮。”
月光将夜色下奔跑的身影越拉越长,在某一个时刻便有了交叠。
回到院子,锦觅跑去厨房煎药,润玉陪在一旁陪她说话解闷。
“一会你睡屋子里,那床比外面舒服些。”
“这不妥,润玉在门外坐着闭目休息便好。”
“哪有坐着睡觉的,多累啊!”
“男女有别,深夜共处一室,怕是有所姑娘名节。”
“不是一室,是两室啊,你在里面,我在外面呀。”锦觅觉得润玉这人怎么算数这么差呢,一和二都分不清楚。
“......”润玉失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客随主便,我是主人家,你该听我的,就这样定了。”锦觅将煎好的药倒入碗中,吹了吹,递给润玉,“你把药喝了,就去休息吧。”
润玉喝完药,随锦觅去外面打水刷牙洗漱完,就被锦觅推进了房间,指了指床,非要亲眼看他睡下才放心。
润玉眼见自己是拗不过眼前这姑娘,也只好作罢,上床休息。锦觅出去了一下,又马上进来,坐在床边,和下午一般刮药往他脸上涂,手上的力道依旧轻柔。
“这药一天要涂2次,大胡子说,不出几日就能完全好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睡了,我也要睡了。”
“你可别偷偷跑去门口坐着睡,地上凉,半夜的风也凉得很。大胡子说了,你这身体要好好调养,不能再自己折腾自己。”
说完这句,锦觅盯着润玉的眼睛看了很久,那是她第一次流露出严肃认真地样子。
润玉点了点头,作出了承诺,“定当遵锦觅所言。”
听到这里,锦觅才放下心,转身出了门,也许这一天下来确实累了,她很快便睡着了。
润玉听着门外渐渐均匀的呼吸声,披衣起身往外走,他不习惯睡得那么早,他的脚步放得很轻,出了门,在院子里站着,夜风是变得有些凉意,想起锦觅还睡着,这夜风猛地灌入屋子里,怕是不好,便急忙回身虚掩住木门。
这一夜,困意来得比以往早了很多,不过是站了一个时辰的光景,就倦了,再次回到屋内,见锦觅的被子掉落了一半在地上,便弯腰将它捡起,为她细心盖好,轻轻地腋住被角。
眼前的睡颜,让他莫名的感到心安,一转眼,他也在内屋的床上入了眠。
以前只觉岁月太长,难以独撑。此刻却觉得岁月漫漫,或许也没那么难受。

浅浅
北冶

看了明天的预告心好痛我们润玉童年太惨了吧😭后面就要虐我小鱼了么😭😭😭

看了明天的预告心好痛我们润玉童年太惨了吧😭后面就要虐我小鱼了么😭😭😭

L'amant.

【黑化旭凤X天帝润玉】五


情情爱爱一开始是个谜
解开就好了
今天也爱润玉❤️
我jio得今天还是甜的😄
白天剪视频剪拖了,晚上更新的有点慢
评论链接🔗走起


情情爱爱一开始是个谜
解开就好了
今天也爱润玉❤️
我jio得今天还是甜的😄
白天剪视频剪拖了,晚上更新的有点慢
评论链接🔗走起

不发糖会死星人

两心知(十)

第十章:子夜歌
锦觅觉得,她大概是开辟洪荒以来,历劫历得最最丢脸的仙子。别的就不说了,人世走一遭,尽是个蔫蔫的病痨,最后居然心悸而死,疼得魂魄快要飞散。还好月下老人及时出手相助,不然她就回不了天界,做不了上仙了。只是不知月下老人给用了什么药,她对人世间那十七年的记忆居然断续而模糊,想起来就心痛难抑。
“哎,怪我怪我,那虎狼之药用的太狠,竟给小锦觅留下了后遗症。”月下仙人如是解释,她反道不以为意:“没关系没关系,反正这不是回来了嘛。”
虽然记不清尘世的事,最后那一刻的锥心只痛她却是记得的。真的太疼太疼了,一点都不想再来一次。

“想来叔父年老昏聩,这司管姻缘之职,我看不如交予旁人吧?”旭凤似笑非笑...

第十章:子夜歌
锦觅觉得,她大概是开辟洪荒以来,历劫历得最最丢脸的仙子。别的就不说了,人世走一遭,尽是个蔫蔫的病痨,最后居然心悸而死,疼得魂魄快要飞散。还好月下老人及时出手相助,不然她就回不了天界,做不了上仙了。只是不知月下老人给用了什么药,她对人世间那十七年的记忆居然断续而模糊,想起来就心痛难抑。
“哎,怪我怪我,那虎狼之药用的太狠,竟给小锦觅留下了后遗症。”月下仙人如是解释,她反道不以为意:“没关系没关系,反正这不是回来了嘛。”
虽然记不清尘世的事,最后那一刻的锥心只痛她却是记得的。真的太疼太疼了,一点都不想再来一次。

“想来叔父年老昏聩,这司管姻缘之职,我看不如交予旁人吧?”旭凤似笑非笑扯着把玩着一团红线:“同母双生?兄妹悖伦?叔父的画本子可是看得太多了。”换做以往,月下仙人肯定大叹子侄不孝,家门不幸,然而此时心中有愧,也不敢太分辨,只道:“明明你三人一言不合一起跳下,乱作一团,我哪来的时间好好给你们拉好姻缘。”
没说出来的半句话是,虽然没给你们安排好成了兄妹,那有悖伦常天理不容的路,却是你自己选的啊……
说出来的却是另一番话:“凤娃你莫要担心,这六界之内多的是貌美仙娥,你再看上谁,叔父出马帮你搞定。”
“谁说我要对锦觅放手?”旭凤挑了挑眉。
“呃……可是虽然婚书未签,可现在天界都知道润玉对锦觅一往情深……”
“大殿这一招以退为进,替人历劫,得了水神十分的好感。他日若他重提婚约一事,只要锦觅同意,想来水神也不会反对了。”旭凤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她,还会不会同意。”

“小鱼仙倌小鱼仙倌,听他们说,你是我在人间的老师啊。”锦觅搂着多日不见的魇兽,总觉得它瘦了不少,想着要弄点萝卜青菜之类给它补补。
“是,你在凡间,可是个不叫人省心的学生。”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在上,受徒儿这一拜吧!”锦觅十分娇俏地一作揖:“师父,我父亲为了我私下凡间一事十分生气,每日看见我都愁眉不展唉声叹息,不知师父能不能可怜可怜,收留小徒几日?”
“绕来绕去原来在这里等我,你啊。”润玉内心是欢欣的,面上还是故作思索地淡笑:“为师披星挂月,昼伏夜出的,徒儿可愿意追随?”
“愿意!”
“冷冷清清,只有你我魇兽而已,你可愿意?”
“愿意!”
“长夜清寒,必比不上白日热闹好玩,你也愿意么?”
“愿意的!”
愿意的,愿意的,一声声像敲在他心房上,如同春日食堂上滴滴落雨,喜悦而甜蜜。
重回天界之后,他仔细观察了她的行为举止,似乎与历劫之前并无太多异常。让他抱有侥幸地认为,忘川水并不会真的灭情绝爱。
此时此刻,有心无意,侥幸真情,他不愿意去细想,只听她一声一声的愿意,他只愿就此沉溺。
“如此,你便搬来为师这小住吧。水神仙上那边,我去帮你圆。”

锦觅第一次跟着润玉行布星之职,十分新鲜。却不想那满天星斗看似纷乱,却都要按照星轨规矩来布置。看了一会她就不耐烦,只觉得润玉布星挂月的样子十分好看,认真而专注,支颐看了一会,又耐不住,蹦蹦跳跳去踩那流星浮云。
“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贵德,感郎千金意,惭无倾城色……”润玉其实一直在偷偷看着她,听她唱了一会,不禁停下手下的活,问她:“觅儿,你在唱什么?”萦绕舌尖很久的称呼脱口而出,细细看她面色,却并无唐突惊异之色,心中暖暖软软,只觉快乐。
“啊,我不记得了,似乎是一首人间歌谣。”锦觅笑嘻嘻跑向他:“是你教我的吗,师~父~”
“是。觅儿,可记得后面的歌词呢?”
“哈欠……不,不记得了呢。”她有些困了,就在这星河之躺了下来,把魇兽当做了枕头:“师父,是……是什么呢……”没有等到回答,却已沉沉睡了去。
“傻丫头……”润玉随手扯过一朵云彩,幻作锦被盖在她身上。

碧玉小家女,不敢贵德攀,感郎意气重,遂得结金兰。精诚所至,千年万年,我等你就是了。

这一夜银汉迢迢,星芒闪耀,看来夜神殿下心情很好?在栖梧宫中见得此景,眼眸黯了黯。
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凡间那趟,亲生兄妹尚无所畏惧,如今回来了,他若爱所想,更没有放手的道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