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仔文学

9616浏览    63参与
墨妤琋

【回首】番外

“大佬,你就跟我去加拿大嘛……”

迪奇坐在床上,软声道。

“不!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迪奇作势要下床“就去度个假嘛,ca姐签证都给办下来了……”

“你别动!”地藏往后退了退,“反正我不去!!”

“不去什么?”余顺天从门外进来,“迪奇身体怎么样了?你们要去哪啊?”

“没事!天哥!”地藏窜到他身后,“天哥,你过两天是不是要出去开会?去哪里啊?我同你一块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余顺天勾了勾嘴角,看了迪奇一眼,又对地藏说:“好啊,在加拿大,你和我一起去?”

迪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藏:迪奇!!!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

迪奇:证据嘞?


当然了,最后我...

“大佬,你就跟我去加拿大嘛……”

迪奇坐在床上,软声道。

“不!不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迪奇作势要下床“就去度个假嘛,ca姐签证都给办下来了……”

“你别动!”地藏往后退了退,“反正我不去!!”

“不去什么?”余顺天从门外进来,“迪奇身体怎么样了?你们要去哪啊?”

“没事!天哥!”地藏窜到他身后,“天哥,你过两天是不是要出去开会?去哪里啊?我同你一块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余顺天勾了勾嘴角,看了迪奇一眼,又对地藏说:“好啊,在加拿大,你和我一起去?”

迪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藏:迪奇!!!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

迪奇:证据嘞?


当然了,最后我们可爱的冯振国先生还是跟着他的头仔去了加拿大,至于在去的飞机上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敢说,也不敢问233333


墨妤琋

回首【下】

“大佬!”迪奇猛得从病床上坐起来,顺道带醒了趴在床边熟睡的人。

“我叼你老母啊!你要死啊!!”地藏揉揉眼睛,骂骂咧咧道。

“大…大佬?”迪奇环顾了四周的白壁,瞪大了眼睛盯着地藏。

“看屁!看死人呐?!!”地藏拍拍他的脑袋,“睡一觉睡傻……”

话没说完,迪奇倾身,将一个略带霸道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氧气渐渐地抽离让地藏不禁涨红了脸,手上不知力度得推了推迪奇。

“嘶……”迪奇放开他,倒吸了口冷气。

地藏自知下手没个轻重,赶忙探过身来扶住他,开口想问,“没事吧?”,却又落入了迪奇的怀抱。

“大佬,别动,让我抱一会儿……”迪奇的声音有些颤抖,把人搂得更紧。

地藏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迪奇,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大佬!”迪奇猛得从病床上坐起来,顺道带醒了趴在床边熟睡的人。

“我叼你老母啊!你要死啊!!”地藏揉揉眼睛,骂骂咧咧道。

“大…大佬?”迪奇环顾了四周的白壁,瞪大了眼睛盯着地藏。

“看屁!看死人呐?!!”地藏拍拍他的脑袋,“睡一觉睡傻……”

话没说完,迪奇倾身,将一个略带霸道的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氧气渐渐地抽离让地藏不禁涨红了脸,手上不知力度得推了推迪奇。

“嘶……”迪奇放开他,倒吸了口冷气。

地藏自知下手没个轻重,赶忙探过身来扶住他,开口想问,“没事吧?”,却又落入了迪奇的怀抱。

“大佬,别动,让我抱一会儿……”迪奇的声音有些颤抖,把人搂得更紧。

地藏迟疑了一下,抬手拍了拍他的背,“迪奇,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没有。”迪奇把下巴抵在地藏肩头,“大佬,你没事就好……”

像是料到了他梦见了什么,地藏不说话了,只由他静静地抱着。

过了半响。

迪奇像是鼓足勇气,趴在地藏耳边喃喃道:“大佬,我爱你。”

地藏听了他的话,一瞬间慌了神,一把推开他,看着迪奇靠在床头疼得龇牙咧嘴,他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扔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夺门而出。

过了一会儿,地藏拿着水杯,阴沉着脸走进病房,面无表情地把水杯塞进正盯着地面发呆的迪奇手中,看见他抬着头看自己,咬了咬牙,没头没脑的丢下一句,“我也是。”转身出门。

迎面撞上正巧赶来探望的ca姐,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又加快了脚步。

“他怎么了?脸红成那样,赶着见阎王啊?”ca姐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不解道。

“他是地藏嘛……”迪奇拿着杯子,笑得一脸烂漫。

“啊?”ca姐满脸疑惑。

“啊?哦。”迪奇回过神,笑了一下,“没事。对了!ca姐……”

迪奇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ca姐,“你能帮我俩弄到去加拿大的签证么?”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看到没有?!我圆回来了!!

我终于搞马仔了!!太难了!他俩的感情我真的写不出来啊!!!!


墨妤琋

回首【上】

“迪奇?迪奇?迪奇!”

是地藏的声音。

迪奇模模糊糊地听见,睁开眼。

地藏笑着,站在床边看看他。

“大佬!”迪奇惊喜地捉住地藏的手,“大佬,你没事啊?”

地藏不说话,只是笑。

他笑着抽出手,笑着扶迪奇躺好,笑着倒了杯水放在床头……笑着走到窗边。

“大佬,你…怎么了?”迪奇小心翼翼地坐起来。

“迪奇……”地藏开口,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迪奇愣了愣神,“大佬,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了?”

“我要走了。”是肯定句

“去哪里?!!”迪奇急忙下床,想去拉他的手。

却扑了个空。

他忽然抱不到地藏了。

迪奇颤抖着手往后退了退,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大佬。

地藏看看他轻笑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马仔的头发。

“长大了……挺...

“迪奇?迪奇?迪奇!”

是地藏的声音。

迪奇模模糊糊地听见,睁开眼。

地藏笑着,站在床边看看他。

“大佬!”迪奇惊喜地捉住地藏的手,“大佬,你没事啊?”

地藏不说话,只是笑。

他笑着抽出手,笑着扶迪奇躺好,笑着倒了杯水放在床头……笑着走到窗边。

“大佬,你…怎么了?”迪奇小心翼翼地坐起来。

“迪奇……”地藏开口,声音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让人听不真切。

迪奇愣了愣神,“大佬,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了?”

“我要走了。”是肯定句

“去哪里?!!”迪奇急忙下床,想去拉他的手。

却扑了个空。

他忽然抱不到地藏了。

迪奇颤抖着手往后退了退,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大佬。

地藏看看他轻笑了一下,伸出“手”,摸了摸马仔的头发。

“长大了……挺好。”地藏弯了弯眼眸,“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大……大佬,你到底要去哪里啊?”迪奇的声音有些自己都不曾发觉的颤抖。

“走啦!累了,睡觉去了……”地藏仍然笑着,“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真的,好高兴认识你……”

说着,地藏开始在迪奇面前慢慢消失。

“大佬!”迪奇放声喊道。

没有人回应。

只有一句虚无缥缈的“我爱你”

回荡在寂静无人的房间里。

似是,

在回应迪奇的呼喊。


【一个垃圾写手的碎碎念:有没有后续呢?天知道!

PS:题目取自: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

再说一句,马仔文学太好搞了!


墨妤琋

占tang致歉「▼ .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

这里是墨妤琋,叫阿琋,妤琋,琋仔,阿墨(๑•́ ₃ •̀๑)都可啦!

文风沙雕且崩皮,作者本人……比文风更沙雕

企鹅号:53367365(别看我!这是我哥的旧号!鹅才15!!)奈何桥上调戏鬼.

微博:emmmmm那就是个没有感情的转发机器(云次方女孩站龙嘎)

双鱼女,多愁善感久了,喜欢交朋友,唠嗑也好。欢迎来撩啊!(组CP一把手,如果你正好也喜欢尊龙,那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姐妹了!!!!)

站的CP:

古辉(加各种角色衍生)

蓝邵(这个要单独列出来!!!)

天地(余顺天×地藏╮(千▽千)╭这爱情该死的甜美)

藏伟(官配!!!!)

栋乐(林家栋x古天乐ヾ(◍ °千∇ 千 ◍)ノ゙康康崽崽吧!!)

地天(很带感啊!!)

曹陆(曹元元×陆志廉(`千ω千´)”妈妈我可以!!!)

峯古(林峯×古天乐(*千_千*)掩埋于心底的爱慕是最戳人的)

马仔文学(迪奇x地藏(ง 千_千)ง有没有太太康康他俩啊!绝美爱情!!!)

刘陆/程陆(刘保强/程德明×陆志廉 (๑千 ω 千๑) 搞古使我快乐!!)

吴黄(不对!!应该是黄秋生×吴镇宇)

还有德云社的各路角儿(最近在磕熙华【尚九熙×何九华】上头!!!)

最后就是《声入人心1》这个基佬窝!!搞声使我秃头!!!!

这里妤琋,坐等来撩(〃ノωノ)

【ps:刚考完期中!我秃了!!!让我缓两天,就更文☆最近没更新,请见谅,原谅我是一只初三狗】

露从今夜白

【马仔/天地】永江

迪奇开门进屋,发现老板躺在沙发上,一个人。

也难怪,老板最钟意的女仔刚被他当做猪肉处理掉了。

“老大?”迪奇走近,继续喊他,“地藏哥?”

醉梦中的地藏听出这声音耳熟,翻转身体换成个更舒服的躺姿。好在沙发够大,并无摔落的风险。

奇怪,分明是熟到无需戒备的人,名字滚在舌尖却讲不出了。

一件外套盖在了地藏身上。

“天哥,”地藏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赶在再次遗忘之前讲出,“你搵我?”

地藏极用力地抓住了对方胳膊,隔着衬衫袖子。

没有被推开。

不够。

唔可以抱下我?

………………………………

地藏阴着脸拿勺子在艇仔粥里搅动,昨夜是他喝多发酒癫,余顺天很早以前就不再为他披衣了。在他俩...

迪奇开门进屋,发现老板躺在沙发上,一个人。

也难怪,老板最钟意的女仔刚被他当做猪肉处理掉了。

“老大?”迪奇走近,继续喊他,“地藏哥?”

醉梦中的地藏听出这声音耳熟,翻转身体换成个更舒服的躺姿。好在沙发够大,并无摔落的风险。

奇怪,分明是熟到无需戒备的人,名字滚在舌尖却讲不出了。

一件外套盖在了地藏身上。

“天哥,”地藏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赶在再次遗忘之前讲出,“你搵我?”

地藏极用力地抓住了对方胳膊,隔着衬衫袖子。

没有被推开。

不够。

唔可以抱下我?

………………………………

地藏阴着脸拿勺子在艇仔粥里搅动,昨夜是他喝多发酒癫,余顺天很早以前就不再为他披衣了。在他俩正式决裂之前,在他表白强吻之后。

余顺天好有礼貌地跟他说,对唔住。

“迪奇,”地藏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同我试下?”

迪奇沉默了好一会工夫,直到地藏开始不耐烦地用那只半是金属构成的手轻叩膝盖。

“老大,对唔住。”迪奇说。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九期

【马仔文学】秘密(三)

地藏随手打开床边的衣柜,拿了一件干净的外套穿上。他算是个特别在意自己身上是否整洁的人,很少会在看场子回家后不换下那身遍是烟酒气味的西装。

他背对着阿奇,微微斜着身脱下那件纯白的西装,用纸巾拭了拭脸上的血点子,再漫不经心地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他露出的胳臂也不像混黑道的人应有的颜色,仿佛终年没有晒过香港的太阳,发出一点诱人的白光。

男人混不知自己此时的风光有多么令人疯狂。

阿奇注视着他,用目光一寸一寸抚过那尚未有人留下痕迹的身体。他甚至能在心中感受到深埋的血管随着男人动作的颤动,似是游龙蜿蜒在皮肤下,只待一声吟啸。

他还没看够,就见男人已经套上那件普通的黑色外套。

积雪化了。

他心中不...

地藏随手打开床边的衣柜,拿了一件干净的外套穿上。他算是个特别在意自己身上是否整洁的人,很少会在看场子回家后不换下那身遍是烟酒气味的西装。

他背对着阿奇,微微斜着身脱下那件纯白的西装,用纸巾拭了拭脸上的血点子,再漫不经心地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他露出的胳臂也不像混黑道的人应有的颜色,仿佛终年没有晒过香港的太阳,发出一点诱人的白光。

男人混不知自己此时的风光有多么令人疯狂。

阿奇注视着他,用目光一寸一寸抚过那尚未有人留下痕迹的身体。他甚至能在心中感受到深埋的血管随着男人动作的颤动,似是游龙蜿蜒在皮肤下,只待一声吟啸。

他还没看够,就见男人已经套上那件普通的黑色外套。

积雪化了。

他心中不由失望。

男人转过身来,熟练地戴上鸭舌帽,道:

“好了,看你也没吃饭,走吧,跟我去吃饭。”

“哦。”阿奇应了一声,扶着床头柜站了起来。

他们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得一阵粗暴的敲门声。

“阿藏!开门!”是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声音。

“天哥!”地藏立马三步并作两步地去开门。

阿奇顺着门轴旋转的吱呀声抬头望去,他瞧见地藏陡然发亮的眼睛。

见识了这人的不同模样。狠厉揍人的样子,戏谑看他为了留下来而不知所措的样子。还有现在这般喜悦的样子。

他终于想起一个词。

殷勤。

他直直地站着,忽然觉得十分不舒服。屋中的闷热让他有点惶恐。自己真是多余的啊,他想。

阿奇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并没注意到门那边被地藏驾着的,已经醉到意识模糊的人抬起眼皮打量了他一下,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一句“他是谁?”

只是这模糊的一眼,却让那人的脑子被浇了一盆冷水似得清楚起来。他咬牙努力睁大眼睛看向阿奇,直至完完全全看清他的脸。

是他!

怒火从那人的胸口蔓延开来。

他拔枪的时候,地藏才堪堪反应过来,情急之下一撞他的手臂,生生让那人手一抖,子弹偏离了原本的目标!

阿奇能感到有一片灼热擦过自己的脸颊。让头皮发麻的滚烫。他几乎是凭借求生的本能一偏头。他摸了摸脸,看向扭打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只觉得后怕。

“躲啊!”他听见地藏慌乱吼声。

“冯振国!你让我杀了他!他和白面狼串通在一起绑架了静美!”醉酒的男人,目呲欲裂地看着他。紧扣板机的手被地藏死死压住。

“天哥!你冷静一点!”

“钵兰街!那是什么地方?!静美进了那里,怎么可能还完好无损!”暴怒的男人不是旁人,正是余顺天。

“他不是那个人啊!我昨天把他救回来的!他在我这里昏迷了一整天!”地藏抱着男人的腰。,在他耳边大声解释着。

“不可能。一定是他。那小子的脸,我化成灰也忘不掉!”余顺天咬牙切齿地道。

两人争吵着。仅仅为了他。

阿奇突然一阵无力,他默默地,突然跪了下来。十二岁的少年,颓然看向愣住的两人。

“对不起。那是我的孪生哥哥。他叫迪奇。”曾经桀骜不驯的少年低下头,细弱的脖颈似乎一折就断。

“是……”他顿了顿。有什么东西在阻止着他的舌头。阻止他说出那个令他万分羞耻的词语。

“是正兴老大,余南情人。”他终究没有说出“禁脔”二字。他想。

这是他留给哥哥最后的尊严。

“我知道。”最终是地藏打破了沉寂。“你跟你哥哥,是不同的。”

他朝阿奇伸出一只手。阿奇不受控制似的,被这个男人拽了起来。他听见男人清澈的嗓音,说着信任他的话,究竟是心脏处传来密密麻麻的酸涩之感。

这个人,就是这个人为他解围。

他何德何能……

“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跟他好有缘分。”地藏松开了停止挣扎的余顺天。

他帮他把衣服上的褶皱弄平,轻声问这个满脸胡茬的疲惫男人:“天哥,你还记得我们俩小时候养过的一条狗吗?”

“记得。”男人眼中遍布红血丝,低低地回答道。

“那你看他。”地藏忽然松开握住阿奇的那只手,笑着看向余顺天。

红唇一字一句:“像不像我走失的那条狗啊?”

残忍至极。

阿奇不可置信地抬头,脸一点点失去血色。

他见到那人的笑脸,只觉得难以呼吸。

原来爱你是心上的一场凌迟。

刀刀见血。

九期

炒个冷饭罢了。

https://m.weibo.cn/5503990086/4419050228167889

炒个冷饭罢了。

https://m.weibo.cn/5503990086/4419050228167889


地藏
曾经,我有一只最爱的狗,叫迪奇...

曾经,我有一只最爱的狗,叫迪奇……

可是它跑丢了……

后来呢?……

后来,我又找到了他……

曾经,我有一只最爱的狗,叫迪奇……

可是它跑丢了……

后来呢?……

后来,我又找到了他……

九期

【马仔文学】秘密(二)

阿奇:爬床新技能get✔


——————————————


阿奇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醒来。没有愈合的伤处似是和他一起苏醒,稍微一动,细密的疼痛感立马蔓延开来。





他到吸一口凉气,尽量小心地撑起身体,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





看起来是间出租屋。香港这地方寸土寸金,有像他跟哥哥阿迪那样容身的角落已是不易,更别谈什么干净整洁。





但这屋子却不同于那些普通的出租屋。他环视了一圈,没有看见司空见惯的苔藓或发霉的墙皮。他身下的这张床没有污渍,看起来枕头被套都是勤洗晒的,淡淡的烟味中还有残留的,阳光的味道。





这令他想起母亲难得温柔的时候,会带他和哥哥到楼...

阿奇:爬床新技能get✔


——————————————


阿奇在一张柔软的床上醒来。没有愈合的伤处似是和他一起苏醒,稍微一动,细密的疼痛感立马蔓延开来。





他到吸一口凉气,尽量小心地撑起身体,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地方。





看起来是间出租屋。香港这地方寸土寸金,有像他跟哥哥阿迪那样容身的角落已是不易,更别谈什么干净整洁。





但这屋子却不同于那些普通的出租屋。他环视了一圈,没有看见司空见惯的苔藓或发霉的墙皮。他身下的这张床没有污渍,看起来枕头被套都是勤洗晒的,淡淡的烟味中还有残留的,阳光的味道。





这令他想起母亲难得温柔的时候,会带他和哥哥到楼顶晒被子。他和哥哥就会互相追逐着,嬉闹着,绕着母亲转圈。再在母亲嗔怪的时候老老实实地帮着拍被子,扬起一阵尘灰。





可是再也没有了。





阿奇闭上眼,阿迪的话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母亲活得不快乐,他们两兄弟都清清楚楚。母亲并不是不爱他和哥哥,只是她吃的苦太多,最后已经麻木了。她是女人,无法抗争自己的命运,便把所有的怨都撒在孩子身上。





阿奇到底还是无法想象自己的哥哥是那样肮脏又冷血的东西。





那天,他和母亲居然离得那么近。





巷子里冰冷的灰砖,哥哥伸出的手,拥有满意表情的脸,全都沾了他至亲的血。





他抓着床单往后挪了些,靠着床发呆。头顶上似乎有个挂钟在走时,滴答滴答的响声在空空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他双目无神地扫过每一件家具摆设。对面的墙上,挂着的一幅在玻璃相框里的放大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张合照。有一个人他不认识,但是另一个他却认识。





那个救了他的命的,穿白色西装的男人。





地藏。





他记得的。





照片里的地藏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像是非常开心的样子,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他搂着身旁男人的肩膀,亲昵的动作让人一眼就看出两人的感情。





阿奇久久地看着这张照片。一时间,又想起阿迪来。





他竟有点羡慕。





“咔嚓”





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阿奇身体一颤,马上反射般看向门口。





他眼睛倏而睁大。





他看见那个男人一身白色西装,漫不经心地把一串钥匙扔在鞋柜上。他看见男人被西装暴露的腰,笔直的腿。他看见男人脸上的蜿蜒的血迹,男人饱满的唇。他看见男人习惯了似得抬起右手用袖子擦了擦脸,随即嫌弃地皱起眉。





二十六岁的阿奇回想往事,无论如何都嫉妒当时的自己。





时隔多年,他仍能听到自己当时心跳如擂鼓般的声音。





这是他一生沦陷的开始。





二十六岁的阿奇是俊美的头号马仔,地藏最忠心的狗。但十二岁的迪奇不过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他只知道愣愣地傻在原地。





地藏却不知道阿奇的想法。他刚刚从场子里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出于无聊救了个人。还把这个人丢到了自己家。





救人真是麻烦。





地藏一边脱鞋一边想着,冷不防余光瞥到捡回来的少年还直挺挺地坐在他的床上,不禁觉得好笑。





他把白皮鞋放到鞋架上,转过身来看着阿奇。





“喂,小孩,你怎么会被人打的啊。”





阿奇猛听到他说话,顿时紧张地捏紧了床单。





“我……我和我哥吵架了,可能已经无家可归了。”





他偷偷看向那人,发现他也在看自己时,脸上不由得有些发烫。





那双眼睛实在深邃,仿佛能吸走他的灵魂。





地藏得到了回答,就径直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拿了一罐冰啤酒。他背对着阿奇,懒懒地又问:





“哦。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奇。”





“哪里人?”





“……”





阿奇低下头,声音几不可闻。





“我不知道。我妈已经死了。”





地藏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微微顿了顿。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仰头喝了一口啤酒,喉结上下动了动,有几粒水珠随着他的动作从脖颈滑下,随之没入领口。





房间的气氛陡然逼仄起来。





阿奇呼吸一窒。他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





“我不知道……也许我该去找份事做。”





他的手指绞在一起,无意识的扭动着。虽是如此,他炽热的目光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地藏。





地藏啪地一声捏扁了手中的啤酒罐,沉思般晃着里面一点残余的酒液。





“要不你就跟着我打杂。就当是侍候我了。”





他看向床上瘦小的少年,玩味地笑起来。





“我可以帮您打架!我并不比他们弱!”





地藏看着少年马上下床,跟将要上场的斗鸡一般气势汹汹的反驳,殊不知他瘦小的身板做出这样的表情有多滑稽。





“哈哈……能待在我身边的人哪几个没能力?小孩,想跟我,你还得多混几年!”





男人开怀大笑,戏谑地看着少年不知所措的模样。





阿奇只看到地藏的笑。





那双眼睛太美了。他即使用上他所有学过的词汇,都无法描述这样一双眼睛。





那是银河陨落,碎钻深埋。





他第一次有了这么强列的一个念头。





如此想跟在这个人身边。





每时每刻都看着他。为他出生入死,在他脚下摇尾乞怜。





能当他的狗,让他即刻死去也愿意。





“既然要当我的人,首先你就要变强。”





地藏把手上的啤酒罐一放,站起身向他走来。





他虽然细腰丰臀,但身上该有肌肉的地方丝毫不缺。





他在床边俯下身,直直地看着阿奇的眼睛,非常严肃地告诉他:“看到我是什么样了吗?记住,你一定要得和我一样强或比我更强。”





“我一定会。”





“谢谢您。”





他郑重其事地向地藏保证。明明看起来还是瘦瘦小小的,却莫名有种奇异的宣誓感。





原来他还是有地方可以去的。





谢谢您,愿意给我敞开大门,我无以回报,唯有以生命护你爱你。





心上刻字二十三画,笔笔皆是你,也只有你。



🚬🔪

馬仔文學】嗜甜成癮

由於8月31号发表的那篇马仔文学。也就是嗜甜成瘾莫名昨天被屏。

所以在本文评论放下链接。
也很抱歉那些点了喜欢的人和推荐的人。
如果有幸看见我重新发的文章就好了。

话不多说。💫评论链接💫

由於8月31号发表的那篇马仔文学。也就是嗜甜成瘾莫名昨天被屏。

所以在本文评论放下链接。
也很抱歉那些点了喜欢的人和推荐的人。
如果有幸看见我重新发的文章就好了。

话不多说。💫评论链接💫


胶皮章鱼

来自大佬的礼物

迪奇x地藏

大佬需要暖男头马的呵护


未完待续

迪奇x地藏

大佬需要暖男头马的呵护


未完待续

地藏
迪齐,揪住那个藏总亲他!😂?...

迪齐,揪住那个藏总亲他!😂😂😂

迪齐,揪住那个藏总亲他!😂😂😂

九期

明天开学,可能会周更。

今晚算是搞定一个flag。

《秘密》(一)见评论。

明天开学,可能会周更。

今晚算是搞定一个flag。

《秘密》(一)见评论。

九期

预告。

震惊!某头马竟杀了自己双胞胎哥哥上位!俊美年轻人为何不择手段要留在大佬身边?他出格行为背后究竟蕴含了怎样的苦涩与滚烫情意?区区卖猪大佬竟是惊天大毒枭?他与著名太平绅士之间又存在怎样的纠缠?感谢收看本期的《九期说法》我是阿九,我们下期再见。

震惊!某头马竟杀了自己双胞胎哥哥上位!俊美年轻人为何不择手段要留在大佬身边?他出格行为背后究竟蕴含了怎样的苦涩与滚烫情意?区区卖猪大佬竟是惊天大毒枭?他与著名太平绅士之间又存在怎样的纠缠?感谢收看本期的《九期说法》我是阿九,我们下期再见。


九期

【马仔文学】秘密(序)

也许每一条马路上,都会有这样的巷子。它封闭,它黑暗,它是悄然滋生邪恶的土壤。


因为每家每户的排水管都尽忠职守地将人类最肮脏的东西运往这里的下水道。在这里,除了污水不时散发出浓郁的臭味之外,任何其他东西都没有。毕竟,光明是不需要存在于这里的。





连那贪婪的野狗也鲜少驻足呢。





所以巷子深处传来的,鞋跟和拳头踢打肉体的声音,反而不如平日那般沉闷。





警察是管不到这里的。所以这里经常藏了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和走投无路的瘾君子。这里是犯罪的天堂,短短五十几米的巷子,可能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警察来说,就是死亡之路。





谁敢打扰它呢,它是一个吞噬生命的...

也许每一条马路上,都会有这样的巷子。它封闭,它黑暗,它是悄然滋生邪恶的土壤。


因为每家每户的排水管都尽忠职守地将人类最肮脏的东西运往这里的下水道。在这里,除了污水不时散发出浓郁的臭味之外,任何其他东西都没有。毕竟,光明是不需要存在于这里的。





连那贪婪的野狗也鲜少驻足呢。





所以巷子深处传来的,鞋跟和拳头踢打肉体的声音,反而不如平日那般沉闷。





警察是管不到这里的。所以这里经常藏了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和走投无路的瘾君子。这里是犯罪的天堂,短短五十几米的巷子,可能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警察来说,就是死亡之路。





谁敢打扰它呢,它是一个吞噬生命的黑洞。





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





女人是被讨债的人逼进这个巷子的。





她其实长得也算不错,尤其一双桃花眼,平时在茶餐厅当服务员时可是吸引了不少男人。





但是男人不也就这样,一夜缠绵过后,一听说她还有两个孩子,就着急忙慌地留下一笔不多不少的钱,再也没了踪影。





她咬牙用手臂护住自己的脸,抵御着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拳脚。





她遇上的男人都不是人,是畜生。





前夫是个家暴分子,好赌又酗酒。当初和他私奔的时候,父母一怒之下和她断绝了关系,大街上碰到也装作不认识。她从一开始的期盼到后面也渐渐死了心。几年过去,有了孩子后,家里生活更是没有一点起色。





她终于失望透顶,忍无可忍之际用玻璃碎片划破了前夫的喉咙。





当看见那个男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倒下时,她心中快意多过惧怕。





这条巷子离她家很近,她简单用抹布擦掉了地上的血,把玻璃碎片和前夫尚且温热的尸体一同扔在了巷子口。





第二天她买菜完路过巷子时瞥了一眼,尸体已经不见踪影。





她有些害怕是警察找到了尸体。但看着自己一对双胞胎男孩熟睡的小脸,她又觉得不后悔。





直到她认识了阿毅。





他不嫌弃她是私奔出来的,也不在乎她有两个孩子。





现在想想,哪有那样好的事呢。





女人蜷缩成一团,眼里都是苦涩。





阿毅一开始待她和两个孩子极好,也告诉了她自己是混帮会的。她想,既然他真心待自己,帮会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昔日温柔的情人有一天会亲手将她先注射了毒品再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她从此受他的控制。





她找过他厮打谩骂,但一点用都没有。他要么下跪给她磕头,眼泪汪汪地恳求她忍一忍,忍过去他欠下的债就能还了,要么就是掐着她两个孩子细嫩的脖颈威胁她。





她毫无办法,她有牵有挂。





于是她开始变得暴戾。她会不耐烦地冲着吃不饱而饿得哇哇哭的儿子们大吼大骂,用劣质的烟头按在他们的手臂上。听着他们痛苦的喊叫,她似乎有种微微的痛快。





总归他们母子都活在地狱里,谁也别想逃。





若是这样倒也算苟且偷生,但最不堪的是来自仇家的寻仇。





他们连女人也不放过,她出门的墙壁上常常有人用红色油漆喷了惊悚的骷髅头。





老板害怕惹祸上身,于是她失去了茶餐厅的活计。





她只能在一些破旧而又油腻腻的餐馆做杂活。





她白天是服务人的,夜晚则还要服务兽。





男人在跟她做不齿勾当的时候,和孩子们就隔着一层布帘。





小床吱嘎吱嘎地响,她张开腿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心中只有席卷而来的讽刺和濒临灭绝的羞耻。





阿毅死在一场约架中。债主找上门时她才发现,阿毅早已把所有欠债人的名字换成了她的。





她恨,可是她无可奈何。





她求了宽限又宽限,债主的耐心已经被她耗尽。





于是她刚刚吸完一小撮粉,就被拖来这个小巷子。





她尝到嘴角渗出的血。腥咸的,有点像小时候和伙伴们玩耍鼻尖撞上的生锈铁门。





自己大概是活不长了吧。她这样想着,绝望地闭上眼睛。





家里的两个孩子,希望能够平安长大。





她的头重重磕上地面,殴打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





“妈的,这娘们还想装死。”





一个汉子骂骂咧咧地,死死盯着女人的手指,说着就要用脚踩下去。





“还不趁着有温度取东西,你们还想怎么样。”





一个少年沙哑的声音响起,还带着未褪去的稚嫩。





“你该不会是这个女人的小杂种吧?”





汉子眯了眯眼,转身看着身后一脸冷漠的少年。





少年懒懒地抬眼看他,目光里却是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阴毒狠辣。





汉子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他听见那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像是响尾蛇身上带上的沙子,黏腻又刺耳:





“心归我,两个肾归你。”





“下个星期,也是在这里,把钱送来,别想着耍花招。”





少年望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汉子怔怔地站在原地,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他捏紧手中的钢管,埋怨自己居然不敢追上去一个小屁孩,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出巷子。





但,上门追债这种东西也需要一定眼色。他知道那个少年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故而只是将地上的女人扛起来,快步离开。





巷子里恢复了寂静。只有地上的血顺着沟壑流进下水道里,一滴,一滴。





同汉子背道而驰的少年却越走越快,唇角勾起一个近似快意的笑容。





阿奇蹲在巷子口,手里握着一根小木棍,无聊地在地上画着圈圈。





因为营养不良,所以他的手臂特别细,下巴也显得很尖,眼睛格外大。





进巷子的是哥哥阿迪。





哥哥明明说在这里等他一会,他去找母亲,可是等了这么久还没有来,恐怕又是出什么事了。





他有点焦急,但因为饿,他也无法思考。





阿奇觉得自己的腿已经开始发麻,他慢慢支持着站起来。虽然起来的速度不快,但他站直后也感觉眼前一花,不禁伏在旁边的墙上,闭目等待眩晕的效果过去。





“阿奇!”有人在摇晃着他的身体,阿奇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哥哥。





阿奇努力睁开眼睛看向自己的哥哥,嘴唇翕动着想问母亲怎么样了,就见哥哥沉痛地摇了摇头。





他什么都明白了。





阿奇垂下头,彻底清醒了。他沉默地扣着自己的指甲,倚在墙上,心里一片迷茫。





这是他紧张慌乱时的动作。





但阿迪好像丝毫不受外界影响。他啃着手指甲,在巷子口踱着步。他戴着一个肮脏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只有眼睛是整张邋遢的脸上唯一吸引人的地方。





过不了多久,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他拉住弟弟的手,同他一起拐上另一条街道。





“走,我带你去见南叔!”





那是阿奇第一次看见冯振国。那时候,冯振国二十六岁他十二岁,他们谁也不认识谁。阿奇不是后来的头马迪奇,冯振国也不是后来的毒枭地藏。





他们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我是刀仔Dough boy

【扫毒2/天地/马仔文学】我是你什么人

俺来交党费乐😢😢😢超级难吃,微马仔文学

真的很难吃慎点😢


  “你从来没问过我做没做过,疼不疼。”


————————————————————



地藏老早就知道,自己钟意天哥。

那时候地藏还不叫地藏,余顺天也还不是太平绅士。

那会地藏还叫冯振国,系天哥马仔。

正兴里都传:少爷手底下的那个马仔不得了,打起架来唔使命唧。

   你说那会佢俩生得都怪好看唧。


地藏跟了余顺天二十几年,系天哥最钟意的马仔。能坐在老大身边,能跟老大喝一瓶酒。甚至…还能爬上老大的床。但最后不还是被天哥砍了手,落得一场空。...


俺来交党费乐😢😢😢超级难吃,微马仔文学

真的很难吃慎点😢






  “你从来没问过我做没做过,疼不疼。”


————————————————————



地藏老早就知道,自己钟意天哥。

那时候地藏还不叫地藏,余顺天也还不是太平绅士。

那会地藏还叫冯振国,系天哥马仔。

正兴里都传:少爷手底下的那个马仔不得了,打起架来唔使命唧。

   你说那会佢俩生得都怪好看唧。


地藏跟了余顺天二十几年,系天哥最钟意的马仔。能坐在老大身边,能跟老大喝一瓶酒。甚至…还能爬上老大的床。但最后不还是被天哥砍了手,落得一场空。

    我把你当兄弟,当爱人,当最重要的人……你把我当什么?

现在地藏那也传:地藏哥身边的那个马仔不得了,打起架来唔使命的。


迪奇也跟了地藏十几年,也是地藏最钟意的马仔。


也能坐老大身边,也能跟老大喝一瓶酒,还能在老大杀猪的时候畀他披衣服。



或许也不只这样,迪奇比当年的地藏主动多了。哦,不是那个主动。

迪奇会在地藏上车时护住老大的脑袋;会在老大在冰库吃火锅时给添肉添菜;会提前把爬上地藏床的女仔都查个仔细…天知道他有多酸。


总之,迪奇是条好狗。

地藏有时候看着迪奇就像看着当年的自己。

所以他怕,怕自己成为下一个余天顺,怕迪奇变成当年的自己。

所以他对迪奇格外的好,好到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冷啊”怎么看都有点嗔怪的感觉。



那场变故不止带走了地藏三跟手指,还有对人的信任,对老大的爱慕,和…类似女人般的安全感。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东西:玩世不恭的态度,黑帮老大的狠毒,以及对美女美酒乐此不疲情有独钟…




  我到底算你的什么人。





所以在深夜,在他感到这恐惧愈发强烈的时候时,地藏会躲在卧室,吸着迪奇剪好的雪茄,摩挲着自己断指上已经愈合的伤口。锃亮的皮鞋旁是东倒西歪的酒瓶,余下的液体顺着瓶口流出,淌到纯羊毛的手工地毯上。亦或是喝多了,他会瘫在沙发上,晕乎乎的脑袋无限循环播放着那噩梦般的一天,又或是他爬上天哥床的时候,地藏会边颤抖的喊着天哥边把他天哥的东西吃的更深。余顺天总会双手揉捏着地藏柔软的乳肉,边疯了似得艹他。地藏爽的嗯嗯啊啊的叫。实在受不住了,余顺天会啃咬地藏的喉结,或者深深的亲吻他。让牙床与舌头纠缠不清。温柔的好像地藏真的是他女朋友。


      现在地藏只觉得恶心。


      “其实我就是赌气,但你都没和我说对不起。”

但迪奇不让他喝酒,地藏说不过他,又或是内心的某处不舍得教训他。便拉着迪奇去Ca姐的店,又等着自己最钟意的马仔给自己挑完女仔搞进包厢里。


迪奇明白,只不过那变革伤的地藏太深。迪奇明白,地藏其实是个柔软的人,所以他想给他需要的安全感。


     



后来在马场比赛的时候,地藏见到了他阔别多年的天哥。


   


   那人见了自己,好似见咗瘟神似的,把他身边那女人直往身后塞。那女人也往他身后躲。


    恶,真作呕。

当年你也是这样护着我的。


地藏面不改色嘅调侃:“哎吔呢唔系天哥吖嘛,多年唔见你都系老样呀。”心谂住爱你都不如爱旧叉烧。

     一见那人装傻般的往前走,心里就冒火。

嘴里继续扯着没大没小的玩笑:嫂子吃的什么补品啊,我也给我马子买点。

     之后就是电影里的那些,直到地藏那句“你搞我干什么呢。”余顺天的眼睛跳了一下。


    地藏看着那人一脸食屎了的表情把他老婆送进屋里,然后又听见里面说去看看老朋友。


    ————————


余顺天一出门,显然没想到地藏就站在门外。


地藏说:老情人还差不多。


余顺天显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有点紧张的向里望望:“小点声,别让我老婆听到”


  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




算是,似曾相见的场景吧。




————————


后来地藏没让余天顺做太狠。


 


后来,听说余天顺出1个亿悬赏自己,地藏也不过无所谓的笑笑。

他说:明白了,天哥

就按你说的做。


但凭什么我只能是你一生的过客。






迪奇问:大佬,你还放不下他吗。






地藏抽着雪茄,又笑:怎么会呢,麻甩佬。




麻甩佬是好朋友的意思。




————————————




后来在隧道里,余天顺像疯了似的,咆哮着。扣动着板机,把枪子儿向地藏的方向打去。


  他说,你杀了我老婆。


可你砍了我手指后,问都没有问过我,更别提跟我说声对不起。




我其实只在乎那句对不起。




——————————————

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







可以求红心♥️蓝手嘛😢







iris

这是迪奇那个演员吗!

再续前缘!


这是迪奇那个演员吗!

再续前缘!


暮年思君

【all地藏】罗曼蒂克史

阿上一篇被屏了。

链接见评论

阿上一篇被屏了。

链接见评论

地藏
想畫藏總還沒被砍手指 沒黑化之...

想畫藏總還沒被砍手指 沒黑化之前

電影里 感覺藏總最少也比迪奇大10歲 28歲左右被砍手指  被砍之前 迪奇也就十七八九歲呀😂哈哈哈哈。所以沒畫滿身肌肉 年輕真好啊 年少輕狂啊少年不羈啊~

我好好奇為什麼藏總沒有紋身。電影里迪奇是有紋身的 藏總為什麼沒有!!!還是藏在泳褲下邊了(收起你危險的想法)

ps.動作/狗子 有參考 

想畫藏總還沒被砍手指 沒黑化之前 




電影里 感覺藏總最少也比迪奇大10歲 28歲左右被砍手指  被砍之前 迪奇也就十七八九歲呀😂哈哈哈哈。所以沒畫滿身肌肉 年輕真好啊 年少輕狂啊少年不羈啊~

我好好奇為什麼藏總沒有紋身。電影里迪奇是有紋身的 藏總為什麼沒有!!!還是藏在泳褲下邊了(收起你危險的想法)


































ps.動作/狗子 有參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