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伯庸

2170浏览    105参与
万书汇

长安十二时辰 下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长安十二时辰 下


作者: 马伯庸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 博集天卷
出版年: 2017-1-1
页数: 310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长安十二时辰
ISBN: 978754047833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长安十二时辰 下


作者: 马伯庸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 博集天卷
出版年: 2017-1-1
页数: 310
定价: 39.8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长安十二时辰
ISBN: 9787540478339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万书汇

长安十二时辰 上 PDF mobi 电子书下载

长安十二时辰 上


作者: 马伯庸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 博集天卷
出版年: 2017-1-1
页数: 656
定价: CNY 79.60
装帧: 平装
丛书: 长安十二时辰
ISBN: 978754047831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长安十二时辰 上



作者: 马伯庸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品方: 博集天卷
出版年: 2017-1-1
页数: 656
定价: CNY 79.60
装帧: 平装
丛书: 长安十二时辰
ISBN: 9787540478315

PDF 下载

mobi 下载

如有需求还请购买正版Kindle电子书支持作者

亚马逊购买


波尔金诺之秋

😂😂😂😂😂这是地铁站

我们不敢耽搁,沿着楼梯爬上去。楼梯的顶端,是一片宽阔的空地,空气隐隐有陈腐的味道。我们拿手电晃了一圈,这一片空地被一些铁制的坚固栅栏所分割,形成内、外两个区域。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在空地里到处都是人类的骸骨。这些人类骸骨躺倒在地,姿势各异,但手里无一例外都捧着一件器物。器物的形状都是矩形,有大有小,我认出其中一些器物和我买的那台赝品iPhone很像。

贝不住端详了一阵,却是面露喜色。他说这应该就是古人用来镇压那两条铁蛇的祭坛。在古代蛇即是龙,而哪吒在古代传说里是降龙圣手。古北京自诩哪吒子民,镇伏蛇神的建筑自然必不可少。如今看到这镇铁蛇祭坛,说明离哪吒陵寝又近了不少。

这些祭品手捧着明器,被活活杀死在...

我们不敢耽搁,沿着楼梯爬上去。楼梯的顶端,是一片宽阔的空地,空气隐隐有陈腐的味道。我们拿手电晃了一圈,这一片空地被一些铁制的坚固栅栏所分割,形成内、外两个区域。让我大吃一惊的是,在空地里到处都是人类的骸骨。这些人类骸骨躺倒在地,姿势各异,但手里无一例外都捧着一件器物。器物的形状都是矩形,有大有小,我认出其中一些器物和我买的那台赝品iPhone很像。

贝不住端详了一阵,却是面露喜色。他说这应该就是古人用来镇压那两条铁蛇的祭坛。在古代蛇即是龙,而哪吒在古代传说里是降龙圣手。古北京自诩哪吒子民,镇伏蛇神的建筑自然必不可少。如今看到这镇铁蛇祭坛,说明离哪吒陵寝又近了不少。

这些祭品手捧着明器,被活活杀死在这里,应该是古人意图以魂魄锁住蛇身。哪吒并非善神,降伏龙蛇也要掀起腥风血雨,不知要坏掉多少人的性命。这时候我注意到在一处角落里,有一台巨大的机器,两头有滚带。一具骸骨侧立在旁边,更多的骸骨排在旁边,摆出将供品放在滚带上的姿势——这应该就是负责鉴定祭品的神职人员了。


波尔金诺之秋

马伯庸的脑洞我是服气的😂😂😂

我和大营子一起点点头,确实在地图上看到了,我挨个儿古字念下来,有什么王府井、西单、动物园什么的。贝不住十分得意:“我告诉你们,这是六百年前的一张北京旅游图。上头记载的,是古北京几处大宝藏的所在。比如你看这个叫中关村的地方,在古代被人称为销金窟,地底下藏的古电器比全世界博物馆里藏的都多。只要找准了位置,按图索骥,里面海量的古玩随便咱们拿。”

我和大营子一起点点头,确实在地图上看到了,我挨个儿古字念下来,有什么王府井、西单、动物园什么的。贝不住十分得意:“我告诉你们,这是六百年前的一张北京旅游图。上头记载的,是古北京几处大宝藏的所在。比如你看这个叫中关村的地方,在古代被人称为销金窟,地底下藏的古电器比全世界博物馆里藏的都多。只要找准了位置,按图索骥,里面海量的古玩随便咱们拿。”


鹤川先生

p1-3场照
p4今晚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要录音的可以来找我hhh
我来汇总一下亲王今天晚上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宛如听了场群口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亲王还是会写感情戏的,太子必写的就很言情啊就是不会写bg罢了哈哈哈哈哈哈

p1-3场照
p4今晚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要录音的可以来找我hhh
我来汇总一下亲王今天晚上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宛如听了场群口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亲王还是会写感情戏的,太子必写的就很言情啊就是不会写bg罢了哈哈哈哈哈哈

惊弦
年岁何惧无人应, 独有旧清明,...

年岁何惧无人应,



独有旧清明,



记取初逢许都尚平宁。






【网易云人声版本】http://music.163.com/song/866025005/?userid=434888988



【网易云VC...

年岁何惧无人应,
































独有旧清明,
































记取初逢许都尚平宁。
































【网易云人声版本】http://music.163.com/song/866025005/?userid=434888988








【网易云VC版本】http://music.163.com/song/1294542977/?userid=434888988

锁云

林中双姝,不荐枕席。怡然自乐,若即若离。 ​​​


——马伯庸

林中双姝,不荐枕席。怡然自乐,若即若离。 ​​​


——马伯庸


锦堂
坊后是一个开间大院,一个胡人胖...

坊后是一个开间大院,一个胡人胖子正斜靠在钩纹团花的波斯毡毯上,左手拿着高足杯,肘下支着隐囊,屈左腿而坐。旁边一个黑靴小侍捧壶而立。

 ——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坊后是一个开间大院,一个胡人胖子正斜靠在钩纹团花的波斯毡毯上,左手拿着高足杯,肘下支着隐囊,屈左腿而坐。旁边一个黑靴小侍捧壶而立。

 ——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先生·

《我是唐朝人》

看了两期,值得推荐的好节目🐋。

《我是唐朝人》是由西安市文物局指导,优酷、曲江文旅股份共同打造的一档文化节目。

该片以唐朝人的日常为切入点,选取10个与唐朝有关的侧面,通过《长安十二时辰》作者马伯庸、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于赓哲、《唐朝穿越指南》作者森林鹿的讲述与探寻,结合纪实拍摄手法,向观众展现一个富含“烟火气”的大唐盛世。

指路➡️优酷: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MzMzM0NzY5Ng==.html?x&sharefrom=android&sharekey=c7009f5da12122034260ffad9d3208db1

看了两期,值得推荐的好节目🐋。

《我是唐朝人》是由西安市文物局指导,优酷、曲江文旅股份共同打造的一档文化节目。

该片以唐朝人的日常为切入点,选取10个与唐朝有关的侧面,通过《长安十二时辰》作者马伯庸、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于赓哲、《唐朝穿越指南》作者森林鹿的讲述与探寻,结合纪实拍摄手法,向观众展现一个富含“烟火气”的大唐盛世。

指路➡️优酷: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MzMzM0NzY5Ng==.html?x&sharefrom=android&sharekey=c7009f5da12122034260ffad9d3208db1


Henric Wong

《万历十五年》读后,兼谈马伯庸《显微镜下的大明》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远在《人民的名义》热播的时候我就产生了兴趣,但正式购买是在今年看完了马伯庸的《显微镜下的大明》之后。


之所以拖了那么久,主要是对这本书产生了一个成见——能让历史系老教授沉迷的书,一定很专业吧?这一切直到看《显微镜下的大明》后看到有评价说“该书形式与《万历十五年》类似,都是通过微观事件重现明朝的部分宏观历史……”


我想,既然两者类似,那么《显微镜下的大明》我已经毫无障碍的读完了,《万历十五年》应该挑战一下问题不大吧。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虽然《万历十五年》的门槛会比《显微镜下的大明》稍高一点,但并不是那种枯燥乏味一字千金的历史书,细说起来,《显微镜...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远在《人民的名义》热播的时候我就产生了兴趣,但正式购买是在今年看完了马伯庸的《显微镜下的大明》之后。


之所以拖了那么久,主要是对这本书产生了一个成见——能让历史系老教授沉迷的书,一定很专业吧?这一切直到看《显微镜下的大明》后看到有评价说“该书形式与《万历十五年》类似,都是通过微观事件重现明朝的部分宏观历史……”


我想,既然两者类似,那么《显微镜下的大明》我已经毫无障碍的读完了,《万历十五年》应该挑战一下问题不大吧。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虽然《万历十五年》的门槛会比《显微镜下的大明》稍高一点,但并不是那种枯燥乏味一字千金的历史书,细说起来,《显微镜下的大明》像是一个历史故事集,而《万历十五年》是一本历史议论散文集。


在不少《万历十五年》的书评里能看到这样的句子“这就是写给外国人看的……”的确,黄仁宇先生的行文虽然略带古意,但总体是现在文的风格,所以现代人看这书压力并不很大,唯一会产生点困惑的,可能是一些成语典句运用,和现代,尤其是被互联网改造后的,有一点不同,不过这样的地方并不多。


介绍说该书是通过万历十五年间的一些小事去窥看大明朝当时的境况,听上去和马伯庸《显微镜下的大明》从历史的小故事上看当时的社会情况很像,但其实是两回事。


《显微镜下的大明》里,马伯庸是认认真真地讲历史上的一些真实事件,然后通过这些事件,去展现明朝的风貌。


《万历十五年》是另一种形式,黄仁宇先生在每篇的开局会提到一件万历十五年间发生的小事,而后的时间,则着落到这件小事相关的历史名人身上,例如万历、例如张居正、例如申时行、例如海瑞……再横贯这些历史人物的平生,结合他们各个阶段经历的展示,去重塑大明的轨迹。


对比起来《显微镜下的大明》做的是事件时间点的横向展览,《万历十五年》则是当前时间点下某名人的纵向历史梳理。


所以其实《万历十五年》也是一本挺有趣的书,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去看,这本书更适合那些对明史有一定了解,想要深挖其中细节的人去看。


同时也需注意的一点就是,《万历十五年》并不是那种客观中立第三方的历史著作,虽然不算很多,但书里还是有着一定量的作者观点的,而这些观点又有点西方思想的痕迹。


综合来说,《万历十五年》应算是一本带故事性的个人历史评论文合集。就个人而言,我还是推荐喜欢明史的朋友读一读这本书,虽然这本书不一定能让你收获丰厚,但从别人的视觉来审视历史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

有福真人

【长安】李必和太子的那些年(微登徒子后续)

山上最近迎来了几位稀客。

 

  那日李必一袭白衣飘飘,亲自拿着水桶下山打水,听见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扭过头,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大头憨厚一笑,语气颇为轻快熟捻,“小李必,好久不见。”

 

  李必愣了下,张小敬侧身走近,背后又冒出来个人影,不对,是两个。檀棋还是一袭骑装,看着李必微微一笑道,“公子。”李必望向檀棋手里牵着的小人儿,笑道,“不曾想,才过了几年,你们竟是连孩子都有了。”

 

  李必慢慢蹲下来,从袖子中掏出个小小的铜质三清铃,轻轻拿起孩子的手,放在孩子手心里,抬头问道,“这姑娘...

山上最近迎来了几位稀客。

 

  那日李必一袭白衣飘飘,亲自拿着水桶下山打水,听见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扭过头,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大头憨厚一笑,语气颇为轻快熟捻,“小李必,好久不见。”

 

  李必愣了下,张小敬侧身走近,背后又冒出来个人影,不对,是两个。檀棋还是一袭骑装,看着李必微微一笑道,“公子。”李必望向檀棋手里牵着的小人儿,笑道,“不曾想,才过了几年,你们竟是连孩子都有了。”

 

  李必慢慢蹲下来,从袖子中掏出个小小的铜质三清铃,轻轻拿起孩子的手,放在孩子手心里,抬头问道,“这姑娘可有名字?”张小敬笑道,“有,叫倾画,叫她倾儿就行。”说着,张小敬便把孩子抱起来,大步朝前走去,“走喽,阿爷带你去个好地方。”

 

  檀棋看着张小敬的背影,嘴角不由微微勾起,嘴里却道,“你小心点儿!走那么快,也不怕把孩子摔着。”张小敬便停下来,等着檀棋,二人并排走着,一家三口看着好生登对。

 

  李必亲自用打来的水给二人泡了茶,安顿好孩子后,张小敬问道,“有碗吗?我有点渴了。”李必点了点头,正要去拿,被檀棋拦住了,“我去吧,你这里摆设也都没变。”

 

  张小敬和檀棋这几年去了不少地方,最后在江陵定居。

 

  “那你们为何又回来了?朝中也并没有什么消息。”李必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对面之人蹙眉道。怕不是出了什么事。

 

  张小敬摸了摸鼻子,躲闪道,“咳,那什么,檀棋生了倾儿后,身子便一直不大好。江陵那地方水气太重,阴的厉害,不适合休养。我们便回长安了。长安终究是我们的家,也带着倾儿,来长安住住。”

 

  李必若有所思,问道,“你们来长安打算住哪儿?若是无处可去,我这里有些圣上赏的钱财,不若你们拿去买套宅子。”

 

  这时候,檀棋回来了,拿了两只碗,道,“不劳公子费心。严太真已经为我们安排了。”

 

  李必看着那碗,檀棋愣了下,旋即笑了,“我这不是跟他跟久了嘛,用这茶杯反而不习惯起来。”

 

  那年,长安落雪了。大雪封山,三人便在山上留了些日子,待雪化后便走了。

 

  “公子,可有姚汝能的消息?”檀棋迟疑道。李必道,“几年前我相助他,他不愿受,现在在坊内做些手工糊口。”檀棋急道,“为何?他那样一个自视甚高的人,怎么会甘心这么平庸地过一生?”

 

  李必沉默了一会儿,“那日之后,他被仇家划伤了脸,世人皆嫌他相貌不整,不论做什么都无人收他。”

 

  檀棋怔了一会儿。姚汝能是不顾多年友谊,背叛了他们不错,可是他也救了她。落得这般下场,她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了。李玙被任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负责平叛。唐玄宗西逃,李玙在灵武即位,尊玄宗为太上皇。

 

  李必去灵武的路上,每日无一不是风餐露宿。他偶尔也会觉得自己疯了,放着山上清净的日子不过,非要千里迢迢跑去烽火之地。不过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多年前,他想救长安。现在,他想救整个大唐。

 

  李玙正在帐内看着战报,听见有人来报,立马迎了出去。

 

  “长源!”李玙隔着老远喊了一声,心中按耐不住喜悦之情。

 

  李必跳下马,走到李玙身前,行礼道,“见过圣上。”李玙将他扶起,“你我二人不必如此拘束。”李玙看着李必满脸风霜之色,一袭破烂白衣,皱眉道,“来人!送先生下去梳洗一番,再去备些好菜,一定要全素。”

 

  李必与李玙秉烛夜谈几日后,谋划出了应对的法子。

 

  李玙轻轻叩着桌子,微笑道,“先生解我燃眉之急,不知该如何报答先生。”李必道,“长源不求官职,只求能在圣上左右献计一二,能为大唐出力便心满意足了。”

 

  李玙无奈道,“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啊。传出去,说我苛待有功之臣。”最后,李玙授了李必一个闲职,银青光禄大夫。

 

  当夜,李玙一时兴起,拉了三个儿子和长源出去吃火锅。

 

  锅子里煮了各类食物,干柴烈火劈里啪啦地响,汤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烟雾缭绕间看不清神色。

 

  李豫笑道,“这时候要有烤肉就好了,选肥瘦相间的猪肉,串上竹签,隔着火烤一烤,当属人间至味。”李系道,“色同琥珀,又类真金。入口则消,状若凌雪……”李倓无奈道,“二位皇兄可别再说了,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李玙看了眼沉默不语的李必,挥手唤来侍从,“军营里可有素菜?”侍从摇摇头,“回圣上,不过这附近林子里倒是有几棵梨树,不若遣人摘几个回来?”李玙点点头,“再用枝子削几根签子过来。”

 

   侍从将梨和签子一并清洗干净送过来。李必看着李玙亲自烤梨,忙道,“劳圣上费心了,还是长源自己来吧。”李玙挥了挥手,“诶,你可是大功臣,朕这点小事儿还是能办的。当年父亲常让我侍奉,都熟了。”

 

  李必静静看着李玙认真仔细地烤梨,火光竟让他眉目变得些许柔和。李必想起了当年玄宗让他供奉东宫的那几年。

 

  太子待他极为亲厚。后来檀棋深陷险境,李玙问李必,一个小小奴婢而已,为何值得他如此。李必答,“檀棋于我,是朋友。而太子,长源亦当作朋友。”

 

  “喏。”李玙出声打断了李必的飘忽的思绪。他伸手递给一只串着两只拳头大小的烤梨,李必愣了下,抬手接过。他忘了谢恩,张口便咬了口。

 

  甜。

 

  梨子被火烤的失了寒凉之气,软韧脆口,清甜非常。

 

  那边吃着火锅的三个皇子都转过头来,李倓凑过来,小声问,“诶,李先生,先生,甜吗?”李玙瞪了他一眼,李倓不情愿地退回去,勉强笑道,“我就是吃了锅子有点腻,问问罢了。”

 

  过了一会儿,李必点点头,轻声道,“甜。”

 

  如今,林九郎也死去多时,也算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然而依旧难消李玙心头之恨,意图挖出林九郎的遗骸挫骨扬灰。李必听了,忙道,“万万不可!”

 

  李玙不悦地看了他一眼,“长源,那些往事你难道都忘了吗?”

 

  李必作揖低头沉声道,“圣上若念及旧恨,怕那些投靠叛军以为圣上不够宽广,不肯改过自新,匡扶正室,于大唐无益。”李玙将李必扶起,道,“还是你想的周到。今后我父子皆依仗于你。”

 

  天下平定多年后,李玙立李豫为太子,而李倓骁勇善战,李玙怕李倓有篡位之心,便将李倓赐死。

 

  那一日,李必在殿外跪了许久,终于日暮之时,传来了李倓已死的消息。李必被搀扶着,踉跄着站起来。他闭上了眼,哽咽道,“殿下,他还是重蹈了玄宗的覆辙。”

 

  第二次,他便请求辞官,“臣此生誓不入朝。”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建宁王是臣看着长大的,臣以性命担保,他绝无谋逆之心。”

 

  李玙站在殿内,失声痛哭。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疑且冷血,他那死去的父亲,留给他的,是怎么都摆脱不掉的影子。

 

  李必又回了山上,直到李玙死日,才下山。

 

  而李玙到死都没能赶上再见李必一面。又宫人传言说,李玙临死前,一直念着一个人的名字,李什么,听的不大真切。大概念是太子吧。

 

  而李必赶到之时,已经是头七了。

 

  李豫接了李玙的位子,成了代宗。

 

  “李先生怎得不吃?”李豫问道。李必淡淡地扫了一眼饭桌,道,“都是荤菜。李必修道,时常辟谷,荤腥不沾。”李豫笑了,给李必夹了一块肉,道,“也该还俗了,李先生从今往后就是翰林学士,要习惯啊。朕还要靠先生辅佐,治理好大唐啊。”

 

  李必闻着油腻味,强忍着吃了下去。

 

  恶心,恶心地厉害。

 

  “先生年纪也大了,竟还未娶妻。留后朔方李将军有一外甥女,听说甚是贤良,与先生倒是般配。”

 

  “谢圣上好意,李必并无此意。”

  李倓不明白,他即使不这样费心拉拢,李必也会护他。这番举动实在多此一举。

  还未等李豫说话,李必便借口登东,从殿里出来。

 

  他扶着墙,张口便是一阵呕,却什么也呕不出来。他虚脱地坐在地上,看着正烈的日头。这是他想要的吗?李豫是他一手扶持上来的。而现在……

 

  李必苦笑一声,整理好衣冠,向大殿迈去。他还记得有一个人,记得他不吃荤腥,借着火给他烤梨吃。他的后人,他自然是要护的。

 

  贞元三年六月,李必终于实现了当年的愿望,称相。而他亦没有想象中的欢喜。

 

  德宗曾对他道,“朕要和你约法在先,因你历年来所受的委屈太多了,不要一旦当权,就记恨报仇,如对你有恩的,朕会代你还报。”

 

李必低眉道,“臣素奉道,不与人为仇。害臣的李辅国、元载他们,都自毙了。过去与臣要好的,但凡有才能的,也自然显达了。其余的,也都零落死亡了。臣实在没什么恩怨可报的。”

 

李必抬头,一字一顿道,“圣上与臣约法,那臣也要同圣上约法。”

 

“望圣上切勿杀害有功之臣。圣上若害之,则大唐所有有功之臣,无不愤怒反厌,恐中外之变复生也。圣上诚不以臣子功大而忌之,臣子不以位高而自疑,则天下永无事矣。”

 

德宗称舒王贤明,李必立即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废太子。他已经见过几次这样的状况了。不得不说,李唐王室血脉很强大,几代人,一模一样的冷血。

 

李必沉声道,“圣上有一个儿子却怀疑他,想要立圣上弟弟的儿子。圣上有嫡子却要怀疑,那弟弟的儿子怎敢为圣上所信任?”德宗微微眯起双眼,威胁道,“你违背朕的心意,难道不顾及你的家族吗?”

 

李必笑道,“臣已经衰老了,位居宰相,因谏言被杀,是我的职分。假使太子被废除,他日圣上后悔道,‘我只有一个儿子却被我杀了,李必不劝谏我,我也要杀了你的儿子’,那么臣就绝后了。虽然臣的兄弟有儿子,但他们的祭祀不是我该享受的。”

 

“如果太子有罪,请求废掉他而立皇孙,千秋万岁以后,天下还是陛下的子孙所有。”李必作揖道。

 

他这一生都在辅佐李唐嫡系一脉,其他的,他也护不过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君臣父子,皇室父子也不过是君臣。他愿那些枉死的冤魂来生莫生帝王家。

 

德宗后来见了太子一面,回来后哭的很伤心,和他的祖上李玙一般伤心。

 

“不是你的直言,朕已悔之不及!太子仁厚孝顺,的确没有其他事。从今以后,军国事务及朕的家事,都应与你商议。”

 

李必欣慰道,“臣报效国家的使命完成了。恳请圣上允许臣告老还乡。”

 

他想起了他的恩师何执正,何监还乡时,雪下了足足三日,丝毫不见上元节的热闹,满眼皆是凄清。

 

他闭上眼,笑了。他答应李玙的,他做到了。

 

后记:

 

贞元五年三月二日,李必病逝。德宗追赠他为太子太傅,所赐赙礼加等。

 

PS:所有的内容来源均为历史。在李玙死后,李必回到殿中后,基本上都是黏贴复制了,笑。李泌这个人真的很传奇。感情么,就是若有似无才动人,很久不曾写内敛的感情了,笑。据说李泌曾枕在肃宗的腿上,因为地上发生什么就代表天上星象发生什么,说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治理大唐。笑了。马亲王的书我没看过,历史也不好,人物未必符合作品和历史,见谅。通篇使用的都是剧版信达雅翻译人物名,猜原型让我头秃。

Nowhere
最近看的书。两天就飞快的看完了...

最近看的书。两天就飞快的看完了。

最近看的书。两天就飞快的看完了。

无用良品

对一个朝代的兴趣不是简单的"热爱", 是喜欢它的复杂性;"粉哪个朝代"太肤浅了

看理想《八分》20190821期:马伯庸 X 梁文道《长安十二时辰》火了之后

很多人的想象,会停留在“我喜欢一个朝代”,或者“我讨厌一个朝代”。而我对一个朝代的兴趣并不局限在简单的认为这是一个“我热爱的朝代”,或者“我厌恶的朝代”,我很多时候是一种对这种朝代复杂性的痴迷

就是这个朝代它给我展现出了很多不同的方面,这些方面有的是好的,有些是坏的。它们到底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纹理?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状态?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动机?我觉得这是特别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所以,我对中国历史原来特别喜欢三国,后来喜欢唐,包括现在对明,就是因为这种朝代的复杂性,让我觉得特别兴奋。不是简单

看理想《八分》20190821期:马伯庸 X 梁文道《长安十二时辰》火了之后

很多人的想象,会停留在“我喜欢一个朝代”,或者“我讨厌一个朝代”。而我对一个朝代的兴趣并不局限在简单的认为这是一个“我热爱的朝代”,或者“我厌恶的朝代”,我很多时候是一种对这种朝代复杂性的痴迷

就是这个朝代它给我展现出了很多不同的方面,这些方面有的是好的,有些是坏的。它们到底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纹理?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状态?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动机?我觉得这是特别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所以,我对中国历史原来特别喜欢三国,后来喜欢唐,包括现在对明,就是因为这种朝代的复杂性,让我觉得特别兴奋。不是简单地说,我是“唐粉”或者“明粉”,用“粉”来表示太肤浅了

-

现代人的政治理念、价值观,无论如何也要比当时的唐代先进得多。我原来一直跟别人说,我们对朝代有想象有憧憬,没有问题,但不要穿越回去

我可以每次都用一个问题测试:你喜欢唐朝,那你愿不愿意穿越回到唐朝去?因为如果真从历史细节来讲,唐代有很多非常可怕的事,比如唐代除了元宵节三天之外,晚上施行宵禁,你如果晚上出去之后很有可能就被巡逻人打死。我相信现代人是绝对不能接受这种事情。

所以“盛唐长安”实际上是带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想象,它把我们所有对生活的美好想象都集中在一块了,但是真正的长安城其实并不是这样

我当时写《长安十二时辰》,最后也是想告诉大家:长安城是一个怪兽,你要是不留神就会被它吞噬。

一个城市有它光鲜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包括历史也是这样我们不能够仅仅只看到它的优点,无限地去崇拜、无限地去推崇,我们也要看到它的缺点看到它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本身才是历史最大的魅力所在。

-

今天我们之所以特别容易怀旧,其实有时候就是忽略了历史现实的复杂性单纯地把一些对未来的美好期盼,乃至于对当下的不满一起混淆起来,投射到过去,认为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美好的黄金年代。由于我们失去了,那现在是不是能在想象中去重新复活那个美好的黄金年代呢,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很多历史小说或者历史的影视创作,有时候提供的就是去满足这种愿望和想象。

-

我有一个朋友特别怀念80年代住胡同的时候,觉得胡同里没有污染,也没有那么吵闹,这个胡同看起来又很美,怀念到满脸泛光。我就问他,你愿意回去吗?他说不回去,我问为什么?他说冬天连厕所都没有,想撒泡尿都要去胡同口,寒冬腊月还得穿上棉袄出去。其实这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

当我们去怀念一种美好生活,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会在回忆中,把对过去生活的回忆、对自己人生的回忆,一遍一遍美化,一遍一遍过滤,最后过滤出一些美好的东西,变成了一个闪着金黄色色彩的旧日好时光。



节选

马伯庸:我现在读历史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我特别喜欢宏大叙事,特别喜欢看这些帝王将相的宫杀权谋,这些王公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以及历史上的名人大事。

可是我读得多了之后,出现一种厌烦感,觉得“腻歪”。我们都知道,一个历史的变化并不只是这些精英或者名人来推动,实际上这之下有很多普通人,历史上他们没有发言权,这些普通人也留不下名字。

我一直就在想,有没有可能我去关注一些细节,去关注一些普通人在历史中留下的只言片语也罢,雪泥鸿爪也罢,至少能够看到他们的些许痕迹。

所以我现在再读历史的时候,越来越喜欢去读一些专门史,一些专门的切入点,通过一个小切口,不断地往下就一个点进行深挖,而不是泛泛地读一些宏大的东西。


梁文道:我完全同意。这正好也是过去几十年,国际史学界的一个很重大的转向,就是对生活史的关注。从日常生活面向的切入,其实可以引入很多不同史学专门学科的角度。

举个例子,我最近跟一位专门研究三国史的老师在聊天,她的角度就很有趣,比如我们讲三国通常都是“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诸葛亮机巧算尽等等。可是她就会关心,例如华佗帮关公刮骨疗伤,当时这种外科技术到底中国掌不掌握?先进到什么程度?如果我们曾经有过传说中的那些麻药,以及外科技术,但为什么这套东西后来在中国并不那么盛行,还是说这完全只是明朝小说的一种虚构幻想等等问题。

这些其实就牵涉到当时的人是如何看病就医,以及当时的医疗水平究竟如何。而这些是我们读传统教科书,或者读宏大叙述的历史里看不见的内容,我们一直缺乏这一类的历史眼光。


马伯庸:《长安十二时辰》这部小说,最早定下来的是希望能够写一个关于普通人生活的长安城。

因为我们现在提到唐朝题材,首先想到的就是“玄武门之变”、武则天,或者是唐玄宗“马尾坡之变”等等,这些非常有戏剧性的历史大事件。

但是所有这些历史大事都是和贵族、和朝廷有关的,而百姓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卖炭翁》,这些普通老百姓他们在历史中的形象很难看得到

实际上我在这部小说里面,设置了一些特别现代的、并不符合古代细节的主角理念。

比如《长安十二时辰》里张小敬我专门给他安排了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他守护长安城不是为了守护朝廷、守护皇上,也不是为了王公大臣,而是为了长安城里生活的普通老百姓。

他把这些百姓的生活状态一个一个都细述出来,他会说,我是愿意为了他们,愿意为了这些普通人,他们过着普通平凡甚至乏味的生活,我才愿意负重前行,我才愿意去保卫这种普通生活。


梁文道:角色是很现代的。


马伯庸:对,实际上这种理念在唐代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唐代的门第观念非常重,你谈“人人平等”,谈普通人的性命和贵族一样,他们是不能理解的,这是一个典型的现代人的思维。

我们现在要讲求人人平等,讲究要尊重每一个人的价值,我是想把这种现代理念放到古代去,同时通过这种理念的表达和主角的行动,将唐代这些小人物的生平都展现出来。

而展现小人物生平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一个一个的生活细节把它体现出来。


梁文道:我能够理解,这种现代人的理念让现代读者能够产生共鸣,对张小敬这个角色能有更深的领会。这种领会是一个基于现代对人性的理会,看到他说这番话,我们感动,我们会觉得这是一个跟我们同时代的人物,是个让人尊敬的人物,因为这是我们现代人持有的观念

假如换一个角度来想,今天假使不把一个现代人的理念放进历史小说里,就彻底把主角塑造成是一个唐朝的人,描绘的也是一个阶级观念非常深重的社会,你觉得这种方式和理念,包括这种写法好不好?


马伯庸:我觉得也好。文学创作有一个特点,它是没有规矩的,也是没有限制的。你可以从各种角度去写,如果我们写一个门第观念非常强烈的人,当然也可以,那这样的落脚点在哪?我觉得落脚点可以落在人性上。

因为不管一个人的门第如何高贵,门第如何深重,他/她始终是一个人。而人性,我觉得从古至今没有变过——人性会趋利避害,人性会贪婪,也会出于尊重、坚守某种信仰,愿意为此牺牲。

这些人性的表现,古代也有,现代也有。这种古今之间的共鸣,我们可以找到一种完全古人的理念,但是现代人也能够理解。


△《长安十二时辰》之 徐宾

梁文道:在近代以来中国人最喜欢想象的中国古代王朝可能就是唐朝,说起长安几乎是人人神往,很多朋友甚至愿意将日本京都附会上这种想象,去感受一下长安的气息,你当时也有这种想象吗?


马伯庸:我跟他们的想象还不太一样,很多人的想象,会停留在“我喜欢一个朝代”,或者“我讨厌一个朝代”。而我对一个朝代的这种兴趣,并不局限在简单的认为这是一个“我热爱的朝代”,或者“我厌恶的朝代”,并不是这样,我很多时候是一种对这种朝代复杂性的痴迷

就是这个朝代它给我展现出了很多不同的方面,这些方面有的是好的,有些是坏的。它们到底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纹理?为什么会呈现出这种状态?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动机?我觉得这是特别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

所以,我对中国历史原来特别喜欢三国,后来喜欢唐,包括现在对明,我现在花了大量的精力在研究明朝。就是因为这种朝代的复杂性,让我觉得特别兴奋。不是简单地说,我是“唐粉”或者“明粉”,用“粉”来表示太肤浅了。


梁文道:可是难以否认的是现在“朝代粉”非常多。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当代中国人都是某种程度的“唐粉”。因为我们总说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在国际上最重要,也是最开放的一个朝代,是个世界帝国很多人沉浸于对当年长安城那种辉煌以及规模的想象

你对这种“朝代粉”的心态或者情结,有什么样的理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


马伯庸:我觉得这是因为唐代确实跟其他朝代都不太一样。因为唐代,它是有一种现代都市的气质。

唐代,我们生活在一个大都市里面,可以看到突厥人、高丽人、日本人,有东南亚的昆仑奴,有来自于大食的商人,有粟特人,还有来自遥远欧洲,比如大秦那边的人。包括宗教的多样性,佛教、道教,包括拜火教、祆教,各种各样的教派都汇聚在同一个都市,彼此之间并没有大的矛盾,并没有大的违和。

唐朝文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我们很难单独摘出来说某一样东西是不是唐朝文化,如果细分,我们可以分出有些是萨珊文化,有些是波斯风格,有些是草原的突厥风格,有些是汉风格。但是我们说唐的时候,实际上指的是所有这些风格全都汇聚在一块,而且并不违和,能够融洽到一起去。

所以唐朝,当然史实上肯定没有我们现在描绘的这么美好,但是唐朝在现代人的这种想象里,唐代是一个海纳百川,是多元文化、不同的价值观可以并存的一座大都市,这种感觉实际上是我们现代人所能理解的


梁文道:我同意,我们对唐朝长安城的这种想象跟神往,其实是包含了对于现代大都会的一种感情。可是如果要回头想一想,我们一方面很神往唐,但是假如今天的北京或者今天的中国真的变回那种样子,大家又能不能接受呢?


马伯庸:我觉得不管怎么说,现代人的政治理念、价值观,无论如何也要比当时的唐代先进得多。我原来一直跟别人说,我们对唐代有想象、有憧憬,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要穿越回去

其实我可以每次都用一个问题测试:你喜欢唐朝,那你愿不愿意穿越回到唐朝去?因为如果真从历史细节来讲,唐代有很多非常可怕的事,比如唐代除了元宵节三天之外,晚上施行宵禁,你如果晚上出去之后很有可能就被巡逻人打死。

我相信现代人是绝对不能接受这种事情,所以我说的盛唐长安实际上是带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想象,它把我们所有对生活的美好想象都集中在一块了,但是真正的长安城其实并不是这样。

我当时写《长安十二时辰》,最后也是想告诉大家:长安城是一个怪兽,你要是不留神就会被它吞噬。

一个城市有它光鲜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包括历史也是这样,我们不能够仅仅只看到它的优点,无限地去崇拜、无限地去推崇,我们也要看到它的缺点,看到它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本身才是历史最大的魅力所在。


梁文道:今天我们之所以特别容易怀旧,其实有时候就是忽略了历史现实的复杂性,单纯地把一些对未来的美好期盼,乃至于对当下的不满一起混淆起来,投射到过去,认为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美好的黄金年代。

由于我们失去了,那现在是不是能在想象中去重新复活那个美好的黄金年代呢,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想法。而很多的历史小说或者历史的影视创作,有时候提供的就是去满足这种愿望和想象。

可是按照刚才的说法,你的创作里好像并不打算满足这种想象,是不是?


马伯庸:之前我有一个朋友特别怀念80年代。他享受80年代住胡同的时候,觉得胡同里没有污染,也没有那么吵闹,这个胡同看起来又很美,怀念到满脸泛光。

最后我就问了他一句话,你愿意回去吗?他说不回去,我问为什么?他说冬天连厕所都没有,想撒泡尿都要去胡同口,寒冬腊月还得穿上棉袄出去。其实这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

当我们去怀念一种美好生活,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会在回忆中,把对过去生活的回忆、对自己人生的回忆,一遍一遍美化,一遍一遍过滤,最后过滤出一些美好的东西,变成了一个闪着金黄色色彩的旧日好时光。



马伯庸:现在我所看到的历史小说,并不会简单粗暴地去宣扬一个朝代的无限美好,或者一个朝代黑暗到底,这不是理念问题,而是从小说技法上来说,这种“非黑即白”是写不出好作品的,它缺乏冲突。

反而当我们对某段历史背景掌握了足够的细节,体现出复杂性,这种故事才有活力。


梁文道:所以你不认为历史小说应该满足大众的浪漫历史想象。


马伯庸:应该说,我觉得是可以去满足大众的浪漫的历史想象,但这种“浪漫”并不代表是正面的意义,它也可能是负面的。


梁文道:负面的?


马伯庸:对,我举个例子,徐兴业先生曾经写过一部历史小说叫《金瓯缺》,讲的是金兵南下,讲的是靖康,最后把整个汴梁都给毁灭掉了。它其实就不是属于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浪漫历史小说。

它也不是把宋朝描绘得多么美好壮大,所带领的这些宋朝官员一个个也都非常猥琐或者愚昧,最后导致了外敌入侵。这本小说写得非常好,我只看了两遍,就不敢再看了,因为每次看我心都会疼,就会觉得特别难受。

就像这种历史小说,包括高阳先生写的那些,他们并不是为了满足读者的一种“爽感”,他们其实是会让你去感怀这个时代。

就像《金瓯缺》里,徐兴业实际上一方面写了宋朝官员的腐败和愚昧,同时又对宋朝的灭亡带着一种深深的惋惜、深深的眷恋,我觉得能把这种“浪漫”情绪表现出来,这是历史小说的责任所在。



梁文道:我小时候也看很多高阳先生的作品。我觉得高阳在写前清的时候,很特别的一点,他笔下的前清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令人神往,里面其实特别糟糕。


马伯庸:我当时看高阳的小说就一直很郁闷,就在这点。高阳先生写小说的水平是非常高的,我一直想去享受它,但是因为他选择的题材实在太惨了,写的很多题材我实在是不忍看下去。


梁文道:的确是这样。


梁文道:我以前也很爱读历史小说,因为觉得历史小说给读者阅读上的那种满足感,与平常读历史不同——它是透过一种特殊的历史和文学的想象力,把我们带回到过去,在文字上去经历和感受,那些实际上我们不可能再经历和感受得到的那个时代,去了解那个时代里人是怎么生活的,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

当然,历史学也需要一定的历史想象力,但是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想问,你怎么看待读一本历史书与读一本历史小说这之间的分别?


马伯庸:我这样理解,中国影视圈有一个历史剧的原则,我觉得特别好,叫“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大事不虚就是说历史大势,我们不能去改变它;小事不拘,则是指在细节上我们可以合理想象。

比如,杨贵妃死在马嵬坡,这个历史事件我们都知道,这不能随意篡改,但是我们可以想象的是,唐玄宗在杀了杨贵妃之后,这一路离开,他到底是哭着走,还是笑呵呵地走,是强忍泪水,说起怀念,还是终于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些是我们都可以去想象的。

我觉得读历史书和历史小说是一个互补的关系。历史真正留给现在的记载很少,会有大量的空虚所在,我们知道马嵬坡杨贵妃死了,但是死之后大家当时说了什么话,其实是没有记载的,或者说记载非常之少。

但如果我们去看一部历史小说,就可以把这个场景补充,回过头再看历史的时候,可能就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妖猫传》中杨贵妃被赐死

影猎人
「2019·vo...

「2019·vol.364」重蹈虎头蛇尾的覆辙——《长安十二时辰》(剧终)

本该是年度口碑爆款的国剧在公布总集数后便让人有了不祥的预感。大约前二十集的故事和节奏还真的蛮令人欣喜,情节和时辰的联系紧密且工整,故事线清晰且互相之间有响应。然而随着情节进一步展开,剧集便开始暴露拖集数的“险恶用心”。后期虽然线索交错冲突加剧但绝不至于复杂到再拍二十多集的地步,剪辑失去了条理完全摒弃“时辰概念”。不出意料,结尾可以算是烂掉,仓促了事,重蹈覆辙。这部剧的服化道是亮点,当看到艺术顾问是黑泽明导演的女儿时,既敬佩又惆怅;易烊千玺的表演在我看来是可以接受的,反倒是何监的扮演者韩童生,实在是让人出...

「2019·vol.364」重蹈虎头蛇尾的覆辙——《长安十二时辰》(剧终)

本该是年度口碑爆款的国剧在公布总集数后便让人有了不祥的预感。大约前二十集的故事和节奏还真的蛮令人欣喜,情节和时辰的联系紧密且工整,故事线清晰且互相之间有响应。然而随着情节进一步展开,剧集便开始暴露拖集数的“险恶用心”。后期虽然线索交错冲突加剧但绝不至于复杂到再拍二十多集的地步,剪辑失去了条理完全摒弃“时辰概念”。不出意料,结尾可以算是烂掉,仓促了事,重蹈覆辙。这部剧的服化道是亮点,当看到艺术顾问是黑泽明导演的女儿时,既敬佩又惆怅;易烊千玺的表演在我看来是可以接受的,反倒是何监的扮演者韩童生,实在是让人出戏。



多欣赏一部电影,多体会一种人生。

获取本片、共同交流电影并找其他片源,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猎人」(ID:yinglierenyingshi)

茶茶烟。

長安十二時辰!阙勒霍多!!!!

昨日魔都颱風!

百無聊賴之際點開了長安十二時辰。

平時真的不怎麼追國內劇的之所以追是之前一個同僚提起。

就是一起做YSE的一個同僚。

本來打算就吃個午飯打發打發屏幕的結果。

看到現在。

目前看到第16集。

裡面也有很多神對白啊。

雖然密集程度不及巨人但是我從來沒想過在國產古裝劇裡看到那麼有含量的啊。

劇評現在是寫不出來的了。

簡而言之就是吹爆。

那麼為何還沒追完我有空寫呢?

因為在等緩衝。

吹爆馬伯庸!!!

吹爆劇組!!

吹爆燈光攝影!!

吹爆導演!!

你們結結實實地圈了一枚鐵粉!!!

希望後期劇情不要鏽了。囧。

張小敬!!!!!!!!!!!!!

好愛你...

昨日魔都颱風!

百無聊賴之際點開了長安十二時辰。

平時真的不怎麼追國內劇的之所以追是之前一個同僚提起。

就是一起做YSE的一個同僚。

本來打算就吃個午飯打發打發屏幕的結果。

看到現在。

目前看到第16集。

裡面也有很多神對白啊。

雖然密集程度不及巨人但是我從來沒想過在國產古裝劇裡看到那麼有含量的啊。

劇評現在是寫不出來的了。

簡而言之就是吹爆。

那麼為何還沒追完我有空寫呢?

因為在等緩衝。

吹爆馬伯庸!!!

吹爆劇組!!

吹爆燈光攝影!!

吹爆導演!!

你們結結實實地圈了一枚鐵粉!!!

希望後期劇情不要鏽了。囧。

張小敬!!!!!!!!!!!!!

好愛你啊!!!!!!!!!!!!!!


感謝颱風天!!!

息风神乐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两年前就看完了长安十二时辰原作。。。


最大的印象,这不是传统的热血故事,而是在极端受制于人的被动环境里完成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坚韧,毅力,勇气。


尤其主角,也是对英雄这一词汇另一种诠释吧。


读过马伯庸的作品,最早是很多年前的杂志企划。


总体还是推荐,对当时长安风物描摹的很到位,据说电视剧版也相当给力。


(ΘˍΘ=)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两年前就看完了长安十二时辰原作。。。


最大的印象,这不是传统的热血故事,而是在极端受制于人的被动环境里完成不可能完成任务的坚韧,毅力,勇气。


尤其主角,也是对英雄这一词汇另一种诠释吧。


读过马伯庸的作品,最早是很多年前的杂志企划。


总体还是推荐,对当时长安风物描摹的很到位,据说电视剧版也相当给力。


(ΘˍΘ=)


酚酞实验室
余生皆假期
哇,这情话说得高端哎!今天看1...

哇,这情话说得高端哎!

今天看19集,一打开,张小敬就对檀棋说:“你老了一定是个特别凶的老太太。”

气氛温暖,檀棋觉得有趣,笑问:“为什么。”

张小敬:“因为你一辈子最爱的一个人,只能陪你一天。”

蛮心动的。马伯庸可以啊!马尔克斯什么的,估计没少读。

还有一处也像是情话,扑面而来的高情商。

那是靖安司的一位官员,陪老婆逛街。这位中年妇女一边买东西一边唠叨个不停,说让丈夫赶紧离开长安城去东都洛阳。

这位官员犹豫着,还是不想走,说:“我倒也不是什么想做什么大事,就是想做一些将来说得出口的事——这样也能配得上你啊。”

这突如其来的最后一句,把老婆说愣了,本来非...

哇,这情话说得高端哎!

今天看19集,一打开,张小敬就对檀棋说:“你老了一定是个特别凶的老太太。”

气氛温暖,檀棋觉得有趣,笑问:“为什么。”

张小敬:“因为你一辈子最爱的一个人,只能陪你一天。”

蛮心动的。马伯庸可以啊!马尔克斯什么的,估计没少读。

还有一处也像是情话,扑面而来的高情商。

那是靖安司的一位官员,陪老婆逛街。这位中年妇女一边买东西一边唠叨个不停,说让丈夫赶紧离开长安城去东都洛阳。

这位官员犹豫着,还是不想走,说:“我倒也不是什么想做什么大事,就是想做一些将来说得出口的事——这样也能配得上你啊。”

这突如其来的最后一句,把老婆说愣了,本来非让他走,立马被说服。

太了解女人心理了。很滑头,也有爱。


看到崔器死了,有点不忍心。长安城有点辜负了他,不过作为一名战士,他也算死得壮烈。


还有印象的配角是那个乱入的波斯王子小哥,感觉像马伯庸派来送外卖的。

朝雨青青杨柳新
涂了一张《长安十二时辰》易烊千...

涂了一张《长安十二时辰》易烊千玺DD的李必,服化道大赞!整个剧节奏很快,一开始边画稿边看,后来发现完全跟不上节奏,一镜到底厉害了!感觉一下子多了好多古风素材
盛世长安啊,雍容华贵的妇人,理发匠的女儿超萌的
千玺DD一脸严肃内敛的样子,反而更想看到李必笑起来的样子

涂鸦王国  朝雨青青杨柳新
站酷         朝雨青青杨柳新
LOFTER  朝雨青青杨柳新

涂了一张《长安十二时辰》易烊千玺DD的李必,服化道大赞!整个剧节奏很快,一开始边画稿边看,后来发现完全跟不上节奏,一镜到底厉害了!感觉一下子多了好多古风素材
盛世长安啊,雍容华贵的妇人,理发匠的女儿超萌的
千玺DD一脸严肃内敛的样子,反而更想看到李必笑起来的样子

涂鸦王国  朝雨青青杨柳新
站酷         朝雨青青杨柳新
LOFTER  朝雨青青杨柳新

a1739291293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