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勒

895浏览    125参与
soken

大概是下午五点的时候,好不容易闲下来听音乐。正刷到伯恩斯坦的马6“悲剧”,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杨松斯走了”。我赶紧搜了一下新闻,谷歌并没有更新,但是推特上已经有人说杨松斯走好了...我几乎不敢相信,他才76,正是指挥生涯的巅峰,就这么突然走了???



继续读新闻,找到更多报道,说发现他因为心脏问题发现死在了圣彼得堡的寓所,难道他是独居?他的心脏最近几年一直有问题,当年落选柏林爱乐的首席指挥就是因为心脏不好,而且他也一直戴着植入式除颤仪。前不久他甚至在与vpo的一场音乐会中途晕倒,于是也取消了纽约的巴伐利亚管弦乐团的巡演,家里人竟然晚上没人照顾,直到早餐才发现??这么突然的去世还是...

大概是下午五点的时候,好不容易闲下来听音乐。正刷到伯恩斯坦的马6“悲剧”,群里有人喊了一嗓子,“杨松斯走了”。我赶紧搜了一下新闻,谷歌并没有更新,但是推特上已经有人说杨松斯走好了...我几乎不敢相信,他才76,正是指挥生涯的巅峰,就这么突然走了???




继续读新闻,找到更多报道,说发现他因为心脏问题发现死在了圣彼得堡的寓所,难道他是独居?他的心脏最近几年一直有问题,当年落选柏林爱乐的首席指挥就是因为心脏不好,而且他也一直戴着植入式除颤仪。前不久他甚至在与vpo的一场音乐会中途晕倒,于是也取消了纽约的巴伐利亚管弦乐团的巡演,家里人竟然晚上没人照顾,直到早餐才发现??这么突然的去世还是难以让人接受,我还希望他能录完一套马交,他毕竟在指挥界真的不算年纪大,Blomstedt 93了还在巡演。




杨松斯在指挥届的地位,我觉得是跟阿巴多,哈农考特,索尔蒂一个等级了。早年在苏联指挥列宁格勒爱乐乐团的经历,让他对于沙俄作品十分拿手,而他对于北欧作品,德奥也十分有参考性,近年来他担任了皇家阿姆斯特丹的首席以及巴伐利亚管弦乐团首席,都是举世闻名的名团,他录制的现场录音水平也很高。




晚上听他在1989年11月录制的马二,还是他在奥斯陆爱乐乐团时期制作的。这张动态广,张力极大,一直是十分权威的版本,听着听着就觉得好惆怅,再也听不到他新的录音了,杨松斯指挥,RIP。

soken
马三一般和马七搭配起来听,为何...

马三一般和马七搭配起来听,为何,因为马七也可以认为是马勒的“世界”交响曲,不过这个世界,没有明显的分界和等级,甚至结构,他是马勒管弦作品的总结,至于他表达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无从得知。


马7写于1905年,在写马6的时候,马勒顺便写了两个乐章,是小夜曲的形式,一年后他重拾这两个乐章补上了三个乐章便成就了马7。马7首演是1909年9月19日,在布拉格,反响很不错,十分受欢迎,马勒在后面的几年经常演奏。


这个版本的马7,也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听这个曲目,个人觉得比较粗糙,当然我觉得这可能是早期苏联乐团的通病,但比较可喜的是我能慢慢接受马7了,这是马勒交响曲中我觉得最难接受理解的一部。

马三一般和马七搭配起来听,为何,因为马七也可以认为是马勒的“世界”交响曲,不过这个世界,没有明显的分界和等级,甚至结构,他是马勒管弦作品的总结,至于他表达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无从得知。


马7写于1905年,在写马6的时候,马勒顺便写了两个乐章,是小夜曲的形式,一年后他重拾这两个乐章补上了三个乐章便成就了马7。马7首演是1909年9月19日,在布拉格,反响很不错,十分受欢迎,马勒在后面的几年经常演奏。


这个版本的马7,也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听这个曲目,个人觉得比较粗糙,当然我觉得这可能是早期苏联乐团的通病,但比较可喜的是我能慢慢接受马7了,这是马勒交响曲中我觉得最难接受理解的一部。

soken

这一张的信息十分丰富,慢慢写写。


这张是马三的录音,康德拉辛指挥,录制于1961年,声乐部分是俄语演唱,补充了1975年德语演唱的版本,两次都是莫斯科国立爱乐乐团演奏,合唱团略微不同,第一次为莫斯科国立女子和童声合唱团第二次为拉脱维亚女子和童声合唱团。


我个人十分喜欢这一张录音,几乎是我听过的马三中最为感人的一个版本,而且录制质量很高,童声很悠远。


马勒第三交响曲写于1896年,一开始他为六个乐章都分别取了十分诗意的名字,但后来都删掉了,因为他觉得有误导性。最后他把这部交响曲取名为“世界”,他用了所有的创作技巧来构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样的,这部交响曲还是根据少年魔交的歌曲,...

这一张的信息十分丰富,慢慢写写。


这张是马三的录音,康德拉辛指挥,录制于1961年,声乐部分是俄语演唱,补充了1975年德语演唱的版本,两次都是莫斯科国立爱乐乐团演奏,合唱团略微不同,第一次为莫斯科国立女子和童声合唱团第二次为拉脱维亚女子和童声合唱团。


我个人十分喜欢这一张录音,几乎是我听过的马三中最为感人的一个版本,而且录制质量很高,童声很悠远。


马勒第三交响曲写于1896年,一开始他为六个乐章都分别取了十分诗意的名字,但后来都删掉了,因为他觉得有误导性。最后他把这部交响曲取名为“世界”,他用了所有的创作技巧来构造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样的,这部交响曲还是根据少年魔交的歌曲,同样马4也是,直到马5才开始了纯管弦乐三部曲。



马三的2/3/6三个乐章于1897年3月9日首演,Weingartner指挥的部分首演。直到1902年6月9日,作曲家本人才完成了全曲的第一次演奏。



马勒的作品在苏联的普及也是十分有意思的,在1920-30年间,Oscar Fried,瓦尔特和门格尔伯格都去过列宁格勒演奏过马勒的作品,不过二战爆发后,马勒因为是犹太人,他的作品在德国奥地利和苏联都不再受欢迎,一直到1950年代才重新登上古典音乐厅的舞台。1960年代,马勒的交响曲谱子在苏联出版,渐渐地在苏联受到欢迎。而康德拉辛就是最早指挥马勒作品的人。他也是苏联最早录制大部分马勒作品的指挥,除了2/8基本上马勒所有的作品都录制完成。


根据康德拉辛的回忆录,他认为指挥马勒的诀窍在于保持整体性,大型交响曲如马勒和老肖,作品每个乐章背后的音乐逻辑和节奏是他指挥的根据,而不是随心所欲,康德拉辛的马勒全集也受到一定的追捧。

soken

最近还在继续刷马勒,这是Tennstedt在1980年5月19号和11月11号录制的马5和亡儿之歌,乐团是北德广播交响乐团。



1901年2月马勒生了一场病,他的医生警告他如果晚来一个小时就无力回天了,马勒为了康复6月去奥地利南部的独家别墅休养。他在他的湖边小屋(图二)中开始创作他5/6/7三部交响曲。这期间他感叹,自己从微贱的出身到今日成为维也纳宫廷剧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而且他的作曲也开始成功起来。1901年底他结识了Alma Schindler,次年他们再度来湖边度假时,Alma已经是他的妻子而且第一个孩子即将出生。



马勒的三部中段交响曲就写于这样一个比...

最近还在继续刷马勒,这是Tennstedt在1980年5月19号和11月11号录制的马5和亡儿之歌,乐团是北德广播交响乐团。




1901年2月马勒生了一场病,他的医生警告他如果晚来一个小时就无力回天了,马勒为了康复6月去奥地利南部的独家别墅休养。他在他的湖边小屋(图二)中开始创作他5/6/7三部交响曲。这期间他感叹,自己从微贱的出身到今日成为维也纳宫廷剧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而且他的作曲也开始成功起来。1901年底他结识了Alma Schindler,次年他们再度来湖边度假时,Alma已经是他的妻子而且第一个孩子即将出生。




马勒的三部中段交响曲就写于这样一个比较幸福的时期,跟前四部完全不同,这三部是单纯的管弦乐作品,带有马勒的标记,整洁简练。




1904年在科隆首演,作曲家本人指挥Gunzenich交响乐团的演奏。然而马勒在首演之后说没人能理解他,我希望这部作品在我死后五十年再被演奏,这明显是谦虚的自嘲的说法,马五很好听,大气蓬勃,连卡拉扬都说了让你忘记了时间,马五的终乐章让人屏住呼吸。






另外一首曲目是亡儿之歌,根据德国诗人Ruckert的诗作改编,写于1901-04年间,马勒从428首诗作选了5首写了五首组曲,首演于1905年1月29日,作曲家本人指挥男中音Weidemann的演唱,维也纳歌剧院协奏。这是一部表达哀思的舒缓的音乐,1907年马勒的大女儿在五岁去世,这首曲子也被认为有不祥之兆。




这张录音,是女中音Fassbaender的演唱,整张的风格是很厚重的质感,Tennstedt的风格是富有激情的,加上乐团的偏向铜管的风格,显得整个很有重量,阴郁吧。

soken

这一套马交全集,是从国内的闲鱼上购得的,195元,竟然是我的22套马交全集中比较贵的一套,原因是因巴尔的原版马交全集是在日本发行的,天龙的制作,十分昂贵,只好退其次收了这一套辉煌的再版,而且仍然蛮贵的。发行量不多的缘故吧。


印巴儿目前在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担任首席指挥,今年下半年就排了马勒第二第八大地之歌等重头戏,他还真是一位精力充沛的马勒演绎者。


这一套马勒全集是他在担任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时期的录制,时间从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中期,除了1-9交响曲还有第十的Adagio,以及马十的Deryck Cooke的补全版,最后是大地之歌,十分有诚意的一个包子。


这一套给我的感...

这一套马交全集,是从国内的闲鱼上购得的,195元,竟然是我的22套马交全集中比较贵的一套,原因是因巴尔的原版马交全集是在日本发行的,天龙的制作,十分昂贵,只好退其次收了这一套辉煌的再版,而且仍然蛮贵的。发行量不多的缘故吧。


印巴儿目前在台北市立交响乐团担任首席指挥,今年下半年就排了马勒第二第八大地之歌等重头戏,他还真是一位精力充沛的马勒演绎者。


这一套马勒全集是他在担任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时期的录制,时间从1980年代末期到1990年中期,除了1-9交响曲还有第十的Adagio,以及马十的Deryck Cooke的补全版,最后是大地之歌,十分有诚意的一个包子。


这一套给我的感觉是很德系,克制,精确,单单从马4和马6就深有体会,也是我最喜欢的两张录音,马4的演唱我觉得声音稍微粗了些,但瑕不掩瑜。


马2/3/8的气势没有其他录音足估计还是编制缩减了不少,马1/5/7管弦乐是Inbal的拿手好戏,十分的”标准”。

我不喜欢的是马9/10和大地之歌,稍微逊色,因巴儿的声乐部分总是觉得欠缺一些。听这套花了半个月时间,的确累。

soken
这一张马勒第三交响曲录音,录制...

这一张马勒第三交响曲录音,录制于2001年2月,法国指挥Boulez带领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录音,合唱团包括了维也纳男童合唱团和女子合唱团,女高音则是我喜欢的Anne Sofie von Otter,当时她46岁,是演艺生涯的巅峰时期。


这一张马三我等了差不多大半年时间,之前从一家店收到了Boulez的马交全集,全部是单张,唯独没有这张马三,之后想收但不愿意花几十块买,终于等到一次拍卖,仅花了不到三美金就拿到了这张。


Boulez的指挥风格,是比较偏浪漫的,这是法国人的天性,但是他也有德奥的严谨。这里的第6乐章我尤其喜欢,充满活力激情。他的一整套马勒都素质极高而且风格不同意其他的指...

这一张马勒第三交响曲录音,录制于2001年2月,法国指挥Boulez带领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录音,合唱团包括了维也纳男童合唱团和女子合唱团,女高音则是我喜欢的Anne Sofie von Otter,当时她46岁,是演艺生涯的巅峰时期。



这一张马三我等了差不多大半年时间,之前从一家店收到了Boulez的马交全集,全部是单张,唯独没有这张马三,之后想收但不愿意花几十块买,终于等到一次拍卖,仅花了不到三美金就拿到了这张。


Boulez的指挥风格,是比较偏浪漫的,这是法国人的天性,但是他也有德奥的严谨。这里的第6乐章我尤其喜欢,充满活力激情。他的一整套马勒都素质极高而且风格不同意其他的指挥,可以说独树一帜,值得都买来对比玩味。

soken

卡普兰可能是一位最出名的平民马勒指挥了,他不是音乐专业出身,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他积累的财富和对于马勒作品的喜爱,让他有机会收集了很多马勒资料,这些资料帮助他对于马勒的作品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获得资料还真是很权威的。


这一张录音是1988年卡普兰指挥伦敦交响乐团在加的夫的圣大卫音乐厅录制的马2复活,前几天梅塔在以色列爱乐乐团的告别演出也是马2,这是一部极好听而且意义深远的曲目。


这套碟的小册子,一共60页,有很多详细的讲解马2演奏的细节,也是卡普兰学习马勒资料得到的心得。但这一张录音难免过于形式主义了,感情上不够自由奔放,卡普兰太过于计较正统,这也限制了他在马勒作品演绎的水准。

卡普兰可能是一位最出名的平民马勒指挥了,他不是音乐专业出身,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他积累的财富和对于马勒作品的喜爱,让他有机会收集了很多马勒资料,这些资料帮助他对于马勒的作品有了更深的了解,他获得资料还真是很权威的。


这一张录音是1988年卡普兰指挥伦敦交响乐团在加的夫的圣大卫音乐厅录制的马2复活,前几天梅塔在以色列爱乐乐团的告别演出也是马2,这是一部极好听而且意义深远的曲目。


这套碟的小册子,一共60页,有很多详细的讲解马2演奏的细节,也是卡普兰学习马勒资料得到的心得。但这一张录音难免过于形式主义了,感情上不够自由奔放,卡普兰太过于计较正统,这也限制了他在马勒作品演绎的水准。

soken

今天鼓起勇气写这套录音的听后感,十分主观,但不得不说。


这一套对于马勒新人来说绝不是很好的选择,甚至是毫无特色的,主要原因是没抓住阿巴多的节奏,在我看来,90年代到新千年期间,阿巴多的指挥风格越来越沉稳,不再追求个人的风格而是追求作品的本质。这里的9首交响曲全是现场录音,每一张我都听了很多次,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心情下听,但每一次的感受都稍有不同,没有一个版本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是你的心情当时可能与此版本不搭。我决定重新刷一遍dg早期的那个包子,感受下阿巴多早年的马勒风格。

今天鼓起勇气写这套录音的听后感,十分主观,但不得不说。


这一套对于马勒新人来说绝不是很好的选择,甚至是毫无特色的,主要原因是没抓住阿巴多的节奏,在我看来,90年代到新千年期间,阿巴多的指挥风格越来越沉稳,不再追求个人的风格而是追求作品的本质。这里的9首交响曲全是现场录音,每一张我都听了很多次,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心情下听,但每一次的感受都稍有不同,没有一个版本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是你的心情当时可能与此版本不搭。我决定重新刷一遍dg早期的那个包子,感受下阿巴多早年的马勒风格。

soken

收这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比杨松斯在巴伐利亚录制的马勒第一交响曲 巨人。这是1988年4月,科林戴维斯与巴伐利亚管弦乐团合作的马一。


马一是马勒(1860-1911)在28岁时写的,首演于1889年11月20日,当时马勒自己指挥布达佩斯爱乐乐团,不过反响很一般。因为首演的时候是五乐章的版本,马勒把它当作一部大型的交响诗来演,不像现在这个版本这么条理清晰。


戴维斯的是录音棚版本,总的来说我觉得十分中规中矩,算是比较保守的吧,至少第四乐章没有给人一种狂风暴雨的感觉,这个与阿巴多的柏林爱乐乐团现场录音相去甚远。不过这张我还是为了试试80年代brso的音色,有参考价值。

收这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对比杨松斯在巴伐利亚录制的马勒第一交响曲 巨人。这是1988年4月,科林戴维斯与巴伐利亚管弦乐团合作的马一。


马一是马勒(1860-1911)在28岁时写的,首演于1889年11月20日,当时马勒自己指挥布达佩斯爱乐乐团,不过反响很一般。因为首演的时候是五乐章的版本,马勒把它当作一部大型的交响诗来演,不像现在这个版本这么条理清晰。


戴维斯的是录音棚版本,总的来说我觉得十分中规中矩,算是比较保守的吧,至少第四乐章没有给人一种狂风暴雨的感觉,这个与阿巴多的柏林爱乐乐团现场录音相去甚远。不过这张我还是为了试试80年代brso的音色,有参考价值。

soken

终于又刷完了一套马勒交响曲全集1-9,这是辉煌唱片发行的一套录音。辉煌不是我喜欢的厂牌,他家的东西总看着廉价,而且本身也不录音,只是跟别人买版权。这张收录的9部交响曲由7位指挥演绎,名单总结在图三.


这套的亮点在于霍伦斯坦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的马三,老Jarvi与哥德堡交响乐团合作的马八,以及纽曼与布商大厦交响乐团合作的6/9,都是特点鲜明的录音,虽然是拼凑出来的一套,但素质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很期待纽曼与捷克爱乐乐团合作的全套马勒。


终于又刷完了一套马勒交响曲全集1-9,这是辉煌唱片发行的一套录音。辉煌不是我喜欢的厂牌,他家的东西总看着廉价,而且本身也不录音,只是跟别人买版权。这张收录的9部交响曲由7位指挥演绎,名单总结在图三.


这套的亮点在于霍伦斯坦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的马三,老Jarvi与哥德堡交响乐团合作的马八,以及纽曼与布商大厦交响乐团合作的6/9,都是特点鲜明的录音,虽然是拼凑出来的一套,但素质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很期待纽曼与捷克爱乐乐团合作的全套马勒。



soken

这是近期唯一一套完整听完的马勒交响曲1-10/大地之歌。由以色列指挥Gary Bertini(1927-2005)指挥科隆广播交响乐团演奏录制,这个乐团目前的名字是Wdr symphony orchestra Cologne. 现任总监是Saraste,记得前不久还在中国巡演。


科隆广播交响创立于1947年,在最初的17年,她并没有首席指挥,但是有不少大佬带过,比如Hans Rosbaud。直到1964年,多南伊成为第一任首席指挥,之后有Macal,Bertini,Vonk,和Bychkov,印象中这个团与日本渊源比较深,不少录音在日本录制,比如这套录音的马1/8都是在东京的现场录音。...

这是近期唯一一套完整听完的马勒交响曲1-10/大地之歌。由以色列指挥Gary Bertini(1927-2005)指挥科隆广播交响乐团演奏录制,这个乐团目前的名字是Wdr symphony orchestra Cologne. 现任总监是Saraste,记得前不久还在中国巡演。


科隆广播交响创立于1947年,在最初的17年,她并没有首席指挥,但是有不少大佬带过,比如Hans Rosbaud。直到1964年,多南伊成为第一任首席指挥,之后有Macal,Bertini,Vonk,和Bychkov,印象中这个团与日本渊源比较深,不少录音在日本录制,比如这套录音的马1/8都是在东京的现场录音。


本套录音录制时间是1984-1991年间,这恰好是Bertini带科隆的那些年。1998年到2005年间,他是东京大都会的首席指挥。在这几年Bertini准备录制第二套马交,可惜未完成便离世。


这一套马交的风评很好,很多人认为是极走心的一套,虽然不那么华丽,但是胜在感情真挚厚重,我个人最喜欢其中的3/5/6/8,个人认为在目前的十五套马交中,这三个绝对是前三的演绎。而我不喜欢的有马1,马4的前三乐章。主要是演奏得太过于无趣,而Lucia Popp的演唱挽救了第四乐章,听完整套的感受是,Bertini是当仁不让的马勒大师,至少比当代的指挥要正统太多了。



soken

RCO是目前排名第一的古典乐团,当然这个排名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RCO哪怕不是第一,也是全球最著名的乐团之一。2年前看过一场Gatti带领的RCO布鲁克纳现场,对其高质量的演奏的确感到震撼。



这一套蓝光录音,是2010年左右RCO整套的马交录音,演奏的指挥主要是杨松斯,他指挥了三部最为重要的马交,2/3/8,当然其中还有我很喜欢的Boulez和Gatti,我觉得在这几年来发行的马交录音中这个绝对可以站上一席之地。



近年来敢于发行全套马交的指挥只有慕尼黑爱乐的捷夫,估计杨松斯和纽约爱乐的樊志登会发行一套全的。

RCO是目前排名第一的古典乐团,当然这个排名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RCO哪怕不是第一,也是全球最著名的乐团之一。2年前看过一场Gatti带领的RCO布鲁克纳现场,对其高质量的演奏的确感到震撼。




这一套蓝光录音,是2010年左右RCO整套的马交录音,演奏的指挥主要是杨松斯,他指挥了三部最为重要的马交,2/3/8,当然其中还有我很喜欢的Boulez和Gatti,我觉得在这几年来发行的马交录音中这个绝对可以站上一席之地。




近年来敢于发行全套马交的指挥只有慕尼黑爱乐的捷夫,估计杨松斯和纽约爱乐的樊志登会发行一套全的。

soken

11包马勒了,还在持续增长中。


为何对马勒念念不忘,我觉得还是心态的变化。听古典音乐有个历程,一开始喜欢德沃夏克,之后是勃拉姆斯,然后到贝多芬,和布鲁克纳,喜欢布鲁克纳的时候总觉得处于一个苦闷的时期,需要这种超然的恬静的交响曲来排解压力。而人生到了充满动力和期待的时候,喜欢上了马勒。


马勒交响曲华丽,振奋,又充满了悲剧色彩和力量。这与当下的心情相符合。于是收起来也很期待了。正在筹建一个自己的数据库,将所有包子和单张马勒交响曲的信息汇总便于检索对比。另外还有几套在路上,或者在购买清单中,比如伯恩斯坦晚年DG,Neumann的Suprephon包子,Inbal的天龙包子,Szell的索...

11包马勒了,还在持续增长中。


为何对马勒念念不忘,我觉得还是心态的变化。听古典音乐有个历程,一开始喜欢德沃夏克,之后是勃拉姆斯,然后到贝多芬,和布鲁克纳,喜欢布鲁克纳的时候总觉得处于一个苦闷的时期,需要这种超然的恬静的交响曲来排解压力。而人生到了充满动力和期待的时候,喜欢上了马勒。


马勒交响曲华丽,振奋,又充满了悲剧色彩和力量。这与当下的心情相符合。于是收起来也很期待了。正在筹建一个自己的数据库,将所有包子和单张马勒交响曲的信息汇总便于检索对比。另外还有几套在路上,或者在购买清单中,比如伯恩斯坦晚年DG,Neumann的Suprephon包子,Inbal的天龙包子,Szell的索尼包子,谢尔欣的缺马四包子,Klemperer的EMI残缺版(虽然也收了几个单张),再就是Gary Bertini的EMI包子。


包子和单张的重复性不可避免,很多都是听了几部,都不完整,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是一部部来对比,比如只听马四,横向对比15-20个版本。想想也是大工程了。


听,音乐的本身。

soken
这张是1937年11月的录音,...

这张是1937年11月的录音,门格尔伯格指挥皇家阿姆斯特丹的现场录音,曲目是我最爱的马勒第四交响曲。


听门格尔伯格的录音感觉是很微妙的,首先他跟马勒认识,作曲家本人也在RCO合作过很多次,门格尔伯格也首演了不少马勒的曲目。但老实说,门的指挥可能代表了当年的品味,连贯性都没有很高,现在的马勒录音整体性都很强。门的录音,虽然很粗放,但我对马勒第四的理解,这是一部很精致的交响曲。最后唱的部分,还是比较喜欢的,目前觉得最好的马4来自Sinopoli的版本。

这张是1937年11月的录音,门格尔伯格指挥皇家阿姆斯特丹的现场录音,曲目是我最爱的马勒第四交响曲。


听门格尔伯格的录音感觉是很微妙的,首先他跟马勒认识,作曲家本人也在RCO合作过很多次,门格尔伯格也首演了不少马勒的曲目。但老实说,门的指挥可能代表了当年的品味,连贯性都没有很高,现在的马勒录音整体性都很强。门的录音,虽然很粗放,但我对马勒第四的理解,这是一部很精致的交响曲。最后唱的部分,还是比较喜欢的,目前觉得最好的马4来自Sinopoli的版本。

soken
最近其实听了很多马2版本,而这...

最近其实听了很多马2版本,而这一个我真的要力荐!克伦佩勒1965年与巴伐利亚管弦乐团的现场那个录音,女高音是Janet Baker(我非常那个喜欢的女高音)中音则是Heather Harper(今年4月刚去世,可惜!)


这是1965年的录音,却是单声道。克伦这个人在录音棚总是不温不火,但是现场录音总能给人一种爆棚的感觉,这一张就是典型的克伦式的爆棚感,我觉得也只有sinopoli的马2有这种类似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最近其实听了很多马2版本,而这一个我真的要力荐!克伦佩勒1965年与巴伐利亚管弦乐团的现场那个录音,女高音是Janet Baker(我非常那个喜欢的女高音)中音则是Heather Harper(今年4月刚去世,可惜!)


这是1965年的录音,却是单声道。克伦这个人在录音棚总是不温不火,但是现场录音总能给人一种爆棚的感觉,这一张就是典型的克伦式的爆棚感,我觉得也只有sinopoli的马2有这种类似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沐溟辰

(一)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几天在一个专业乐评平台上看到了一篇对于马勒作品的负面评价《无法完全喜欢马勒》:


“没法喜欢上马勒,不习惯他作品的沉重话题,现在本来已经苦巴苦业地在社会中挣扎,要是再喜欢上他的东西,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所以,我不认为马勒的交响曲能包容一切,而事与愿违,马勒恰恰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而且得到的答案都是悲观的和让人窒息的,从马勒始德奥系的音乐家从此集体患上了自闭症,音乐也变得面目全非。

“马勒毕竟没有莫扎特伟大,他遭遇挫折...

(一)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这几天在一个专业乐评平台上看到了一篇对于马勒作品的负面评价《无法完全喜欢马勒》:


“没法喜欢上马勒,不习惯他作品的沉重话题,现在本来已经苦巴苦业地在社会中挣扎,要是再喜欢上他的东西,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

“所以,我不认为马勒的交响曲能包容一切,而事与愿违,马勒恰恰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而且得到的答案都是悲观的和让人窒息的,从马勒始德奥系的音乐家从此集体患上了自闭症,音乐也变得面目全非。

“马勒毕竟没有莫扎特伟大,他遭遇挫折,就表现出绝望,而同样遭遇挫折,莫扎特却把最阳光带给世界,这种胸怀是空前绝后的。

“我不是反对作曲家把主观的真实表现在自己的作品里,但不要让沉重一以贯之;我也不是反对沉重的思考和这些话题,但不要让这些最后主宰了自己的人生。

“我会怀着崇敬的心情听马勒,他的悲天悯人让人尊敬,但我目前还没有完全喜欢上他的音乐的趋势。”


可我不这么认为。


首先,一切形式的艺术,都是艺术家们以具有美感的方式表达的自己独特的精神体验。


仅以内容主题积极与否,去评判一件艺术作品创作形式的优劣,甚至上升到“胸怀”、“伟大”的层面,在我看来,是该艺评作者艺术素养极其欠缺,且思想幼稚的表现。


其次,想必该作者必然是对马勒的作品浅尝辄止便妄下断论的。


因为,只消认真聆听马勒的音乐,就会发现,他的作品并非是这位作者所认为的那样:

“把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和对死亡的恐惧贯穿在它的交响音乐之中,让沉重一以贯之”,使“得到的答案都悲观和让人窒息”。


马勒的音乐传递的,本身就是一种更为深刻的现实生活。


他构建出包罗万象的世界里,除了沉重苦痛与鲜血淋漓,被形容作“Life in adagio“的马勒,也将情感倾注在的那些极具歌唱性的慢板里,用无尽的狂欢筑起了高潮,在漫漫的持续的紧张里,以不顾一切的渴望释放眩目的动力。


在知乎上看过一位答主对于一个古典乐讨论的回答:

“大型作品这个东西吧,从身边各个乐迷的发展史看起来,最后要么爬上布鲁克纳天堂,要么就跌进马勒地狱。”


而马勒交响曲中,不乏许多美得令人心痛的慢乐章、小布舞曲、圆舞曲、行板乐章——它们,便像是混沌的地狱里开出的小花。


在血淋淋的残酷现实里开出的小花,更美。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二)

去年刚喜欢上马勒的时候,是因为他的《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


当时的那篇文章《见过最广阔的世界,是你眼里的星辰宇宙》里,我描绘了第一次听这个乐章的感受:


定音鼓敲出的八个固定节拍的音符,庄严的引子而后是低音提琴的独奏,开头渲染出的那种氛围,是我未曾见过的阴暗诡异。


彷佛迷雾中,一只巨兽从远古里走来,定音鼓如它的脚步,每走一步大地都随之震颤;


低音提琴悲壮的旋律,完全孤立地演奏着,似乎在叙述一个被历史埋没在最深处的古老故事。


我独自站在虚空里等待着它的降临——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感到它的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跳的节拍上,似乎意欲和我诉说什么,或是传达什么。...

(二)

去年刚喜欢上马勒的时候,是因为他的《第一交响曲》第三乐章。


当时的那篇文章《见过最广阔的世界,是你眼里的星辰宇宙》里,我描绘了第一次听这个乐章的感受:


定音鼓敲出的八个固定节拍的音符,庄严的引子而后是低音提琴的独奏,开头渲染出的那种氛围,是我未曾见过的阴暗诡异。


彷佛迷雾中,一只巨兽从远古里走来,定音鼓如它的脚步,每走一步大地都随之震颤;


低音提琴悲壮的旋律,完全孤立地演奏着,似乎在叙述一个被历史埋没在最深处的古老故事。


我独自站在虚空里等待着它的降临——没有惊慌,没有恐惧,只感到它的每一步都踏在我的心跳的节拍上,似乎意欲和我诉说什么,或是传达什么。


而后,双簧管和小号在这段卡农之后出现了,配着原有的独奏,奏出了一段高亢却是同样消沉的旋律,转瞬即又被低音提琴的反复独奏取代。


在片刻消沉后,管乐伴随着提琴的拨弦,竟然在这一片死寂中开始了一段近乎欢快的变奏进行曲,华丽的旋律却藏不住哀伤,似乎是思绪在往昔岁月里的片刻沉溺。


幻觉般的色彩忽而又被黑白所取代,又回归了那厚重的迷雾笼罩着的虚空。


接着,竖琴和小提琴领衔出了另一个主题,沉闷的定音鼓不见了,只有弥漫着的悲伤而又无可奈何的平静,而后,又是之前主题的重奏。


我似乎感到那股力量在一步步逼近,它神秘,强大,而又孤独。


晃动的身影,沉重的脚步,就这样一直若即若离地漫步在地平线上,坚定却又游离,似乎无论如何无法到达。


而我却感到自己冥冥中已然触碰到了它的一毫一发,和它产生了哪怕只是那么一丝共鸣。


接近乐章末,管乐在持续沉闷迟缓的节奏里竟然奏出了一段急速而激烈的旋律——而它并不像是从打破沉闷的一道光,更像是为渲染阴暗而制造出的一种拧巴和扭曲。


乐章以贯穿首尾的定音鼓作结,我仿佛看见它被迷雾吞噬,消失在历史尽头。


在马勒的交响曲里,我听见了大地最原始的脉动,斗争的喧嚣与喘息,和平的宽恕与哀叹,目睹了生命与死亡的轮回。


我看见了最广阔的世界,恒定并游移着的宇宙里,古老的星辰运作交替,由诞生走向衰亡。


极端的孤独,无所归宿的心灵,漂泊无依的灵魂使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无家可归者,他的人生彷佛就是一部精神放逐史。


于是,他把宇宙当作了自己的归宿——那种混乱中的秩序,死寂中的旖旎,虚空中的恒定,是他最后可以依靠的安慰。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写道:

“你们得包含着混沌,才能生出一颗活蹦乱跳的星星。我对你们说,你们仍然包含着混沌。”


混沌是生命的原动力,抗拒任何狭隘的管治理性。


尼采以宇宙作譬喻,宇宙并非人们所设想的有序运转系统,而是一个混沌、复杂、没有规律、不断更新的状态——即如人的内在,也藏着多个混沌的星系。


在马勒的第一交响曲里,作品的开头部分的那种万物初创,由混沌走向有序,并且欣欣向荣的气息,便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独特的精神体验。

【公众号:维度共振】

沐溟辰

(三)

马勒自己对《第二交响曲》的评价是:

此曲所发出的声音,彷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我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抗拒这种声音。


“复活”交响曲的首乐章葬礼进行曲之后,进入了弦乐合奏的主题的第二乐章,回忆幸福的往日的间奏曲。


1903年3月25日马勒写信给指挥家布兹(1851-1920)教授说:

“此乐章(第二乐章)是所有乐章中最孤立的一个乐章,因其主题或气氛的内容皆不若其他四个乐章有着相当关联。”


乐章由朴素的连德勒舞曲组成(发源于奥地利南部LANDLER的慢圆舞曲,是圆舞曲的前身),较海顿、舒伯特等前辈的连德勒舞曲写得更为精致美妙。


马勒说:“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参加了...

(三)

马勒自己对《第二交响曲》的评价是:

此曲所发出的声音,彷佛都来自另一个世界,我认为没有任何人能抗拒这种声音。


“复活”交响曲的首乐章葬礼进行曲之后,进入了弦乐合奏的主题的第二乐章,回忆幸福的往日的间奏曲。


1903年3月25日马勒写信给指挥家布兹(1851-1920)教授说:

“此乐章(第二乐章)是所有乐章中最孤立的一个乐章,因其主题或气氛的内容皆不若其他四个乐章有着相当关联。”


乐章由朴素的连德勒舞曲组成(发源于奥地利南部LANDLER的慢圆舞曲,是圆舞曲的前身),较海顿、舒伯特等前辈的连德勒舞曲写得更为精致美妙。


马勒说:“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参加了一个你所亲近的人的葬礼,然后,也许在归途中,你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幅很久以前的欢乐时刻的画面,就像一线明媚的阳光,没有任何云遮雾障,于是你可能把刚才发生的事几乎忘掉,这就是第二乐章。”

【公众号:维度共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