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嘉祺

2849.5万浏览    15359参与
浪漫銀河

我想留住每一个有你的夏天。

我想留住每一个有你的夏天。

海盐芝士加奶盖

【祺我】  游戏

🚙下半部分

上半部分戳主页

文字被屏蔽无数次orz

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

第一次写车

我真的不会写......

写成这个辣鸡样子dbq

纯情的我又在流泪谁知道🙂

乖乖的小孩要留个🐾哦!

晚安啦❤

【祺我】  游戏

🚙下半部分

上半部分戳主页

文字被屏蔽无数次orz

不要上升!!不要上升!!不要上升!!!!!!

第一次写车

我真的不会写......

写成这个辣鸡样子dbq

纯情的我又在流泪谁知道🙂

乖乖的小孩要留个🐾哦!

晚安啦❤

海盐芝士加奶盖

【祺我】  游戏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上半部分

文字被无数次屏///蔽

图片一次发不完

太长了qnq

下半部分戳主页


【祺我】  游戏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上半部分

文字被无数次屏///蔽

图片一次发不完

太长了qnq

下半部分戳主页


浪漫銀河

且听风吟(一)

        南方城市的夏日总是匆匆而至,柏油马路上的黑色沥青晒得滚烫,头顶的香樟树被吹得哗哗作响,当城市上空铺天盖地游荡着年轻女孩还没穿上几天好看早春外套的抱怨时,炙热的东南季风就已随着六月的热浪朝小城的每一隅肆无忌惮地侵袭。热烈的夏风和无休的蝉鸣无限延伸,穿过城市里遮天蔽日的绿色波浪,直达夏日快速跳动的心脏。
        下午两点一刻搭上以学校为终点站的806公车,除了窗外呼呼而过的风声和不知隐藏在哪片绿意后不倦不休的夏蝉,车上几乎没什么声响。暑气...

        南方城市的夏日总是匆匆而至,柏油马路上的黑色沥青晒得滚烫,头顶的香樟树被吹得哗哗作响,当城市上空铺天盖地游荡着年轻女孩还没穿上几天好看早春外套的抱怨时,炙热的东南季风就已随着六月的热浪朝小城的每一隅肆无忌惮地侵袭。热烈的夏风和无休的蝉鸣无限延伸,穿过城市里遮天蔽日的绿色波浪,直达夏日快速跳动的心脏。
        下午两点一刻搭上以学校为终点站的806公车,除了窗外呼呼而过的风声和不知隐藏在哪片绿意后不倦不休的夏蝉,车上几乎没什么声响。暑气消磨掉了这帮号称青春无敌的年轻学生最后一点能在夏日叽叽喳喳的热情,所有人都失去了讲话的欲望,空气里悬浮着干燥的尘埃。车上的冷气时不时吹开黏在额前的短发,我一言不发,只是盯着窗外大片的墨绿树荫和偶尔透过高大树冠洒在马路上的斑驳日影。十字路口,大概四十几秒的红灯。我一晃眼看到和我穿同样校服男生单薄的身影。
       是向横,不会认错,他很有名,常常是年级女生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被正午阳光晒得微红的耳朵塞着白色的耳机,耳机线大概是从校服里面绕出来,单脚撑地跨在漂亮的山地车上,他的后座空荡荡的,今天他没和林说一起上学。没料到他突然抬头,整张脸猝不及防闯进我的视线,他倾着身子向这边望过来,隔着车窗我俩四目相对,可下一秒那双眼睛就又聚焦在车前方的拐弯处,窗外的树影和日光一进一退,可我还在愣着回想刚才所遇见男孩儿的漂亮眉眼。
       

西柚味柠檬糖

可爱的一家四口
今天文轩女孩又吃糖了,同一床被子啊啊啊

可爱的一家四口
今天文轩女孩又吃糖了,同一床被子啊啊啊

简己

不可思议之谜 5.3

【TF家族】【鑫祺逸达泽贺轩文】

#对不起,我的朋友#

马嘉祺冲出家门,直奔对面的大门而去。正打算摁门铃,迎面刚好贺峻霖从大门出来。

干。。干嘛?贺峻霖见马嘉祺几人急冲冲的样子,本能的往后缩了缩。

你在干嘛?马嘉祺反问,眼睛向后面宋亚轩家里瞄了瞄。

我跟亚轩喝茶聊天来着。

大晚上的喝什么茶聊什么天,回家!丁程鑫说着上前就是揽着肩立马往回拖。

我这不正回来嘛,老丁儿你别拽我啊。

宋亚轩站在阳台上望着大门口那群吵吵嚷嚷,迅速离开的家伙们,身后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走了吗?他问道。

嗯,走了!哥,我们。。。

宋亚轩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玺达和天泽已经做了那么多了,剩下的交给...

【TF家族】【鑫祺逸达泽贺轩文】

#对不起,我的朋友#

马嘉祺冲出家门,直奔对面的大门而去。正打算摁门铃,迎面刚好贺峻霖从大门出来。

干。。干嘛?贺峻霖见马嘉祺几人急冲冲的样子,本能的往后缩了缩。

你在干嘛?马嘉祺反问,眼睛向后面宋亚轩家里瞄了瞄。

我跟亚轩喝茶聊天来着。

大晚上的喝什么茶聊什么天,回家!丁程鑫说着上前就是揽着肩立马往回拖。

我这不正回来嘛,老丁儿你别拽我啊。

宋亚轩站在阳台上望着大门口那群吵吵嚷嚷,迅速离开的家伙们,身后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走了吗?他问道。

嗯,走了!哥,我们。。。

宋亚轩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玺达和天泽已经做了那么多了,剩下的交给我们。他说着,宋亚轩朝他点了点头。

贺峻霖回家后,立马遭到了几人怀疑的目光。

干嘛呢干嘛呢?你们这什么眼神儿!贺峻霖实在被看得不舒服。

你。。。真的是贺峻霖?丁程鑫问道。

如假包换啊!

怎么证明?马嘉祺实在不想再出现和陈玺达一样的事情。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知道是谁曾经用来形容。。。贺峻霖还没说完,马嘉祺一把捂住了贺峻霖的嘴。刘耀文也跟着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干嘛?丁程鑫觉得马嘉祺的举动甚是奇怪。

是贺儿没错,我能保证!马嘉祺掩饰的笑了笑,如果真让丁程鑫和敖子逸知道自己说过他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那可要出大事了!

有古怪!敖子逸怀疑的看了看两人奇怪的举动。

贺峻霖推开马嘉祺捂着自己嘴的手,说:说正事儿!亚轩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什么?

亚轩说,天泽还会有下一次行动,就在这两天。贺峻霖话一出,大家都忍不住看向敖子逸。

好歹合作这么多次的兄弟,他怎么就不愿放过我!敖子逸故作轻松的玩笑道,脸上却是并不太自然的笑容。

所以,亚轩说与其防不胜防,不如引蛇出洞。贺峻霖补充到。

等等,你说宋亚轩说的?谁都知道宋亚轩和李天泽是兄弟,你们真的觉得他会出卖天泽,跟我们站在一条线上?马嘉祺提出的怀疑不无道理。

你们就相信亚轩吧,与其认为他是在帮我们对付天泽,不如说他是不想让玺达的事重演。贺峻霖劝说道。

小贺,你是不是还隐瞒了什么?比如宋亚轩和李天泽是谁,从哪儿来?他们把玺达弄到哪里去了?那个「陈玺达」又是什么人?丁程鑫逼问到,坐在椅子上的贺峻霖几乎快嵌进椅背里,退无可退。

几位大哥,能说的我已经都说了!剩下的我也不知道。贺峻霖见几人并不相信的眼神,又补充道:亚轩说,等一切事情解决后,有些事会亲自跟你们解释。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眼下的事,过多的信息并。。并不利于集中注意力。

贺峻霖的话乍一听是推脱的话语,可是马嘉祺仔细一想,不管是李天泽还是「陈玺达」,抛给他们的信息,都足够让他们今天头脑风暴,思维混乱。

或许眼下最要紧的事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那就是敖子逸。

好,我们来捋一捋现在的情况。马嘉祺说道。贺峻霖见不再揪着他追问,明显的松了口气。

新的一天重新开始,所有人似乎像往常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穿好校服,吃早饭,上学。李天泽和宋亚轩也一样,同样的时间出现在大门口,只是今天多了一个「陈玺达」。

丁程鑫看了看站在李天泽旁边的「陈玺达」,没有任何的表情,「陈玺达」却先开了口。

哟,今天还敢上学啊。「陈玺达」的话,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这样的「陈玺达」果然不是陈玺达。

不然呢?要躲在家里吗?我丁程鑫会躲在家里吗?丁程鑫没好气的回道。

倒是你们,今天还好意思和我们一起上学?马嘉祺依然保持他一贯的微笑,只是说出的话却也让人听不出往日的温和。

大家认识时间不长,能同行的时间更是不长,当然不能错过,你说呢小马哥?李天泽回敬了一个微笑。

天泽,昨天小马哥跟我说我还不信。敖子逸感叹道。

那你最好相信。李天泽极尽冷漠的打断了敖子逸的话。

敖子逸侧目,李天泽却只是盯着前方,更像是不愿和他有交流。一股无名怒火冲上敖子逸的头顶,什么最佳搭档不过像是过去的玩笑。

贺峻霖带着刘耀文和宋亚轩故意放慢了脚步,不愿参与前方的唇枪舌战。然而接下来的路,他们却都保持了沉默,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进校门的时候,敖子逸却拉住了李天泽。

明天决赛,今天下午的网球训练,我想现在的情况你也不用来了。训练结束后,你敢不敢来网球场,和我来一场一对一的对决?李天泽望着敖子逸眼里些微的怒火。

放弃吧,这些天的训练你的球路我已经很清楚了。何必自取其辱?李天泽居然拒绝,这是敖子逸和大家没有想到的。

是吗?你自认为已经很了解我了!哼!我看你是不敢吧!敖子逸讥笑道。

不管我了不了解你,我都会赢你。但是你不了解我就一定会输。李天泽说道。

去,为什么不去。「陈玺达」突然插话道,李天泽睁大了眼睛望着「陈玺达」。

好啊,那就放学见,谁不来谁是孙子!敖子逸气呼呼的撂下话就走了。

马嘉祺和丁程鑫对视了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陈玺达」见李天泽惊讶的看着自己,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去,你还想拖延时间?就今天,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陈玺达」一语道破李天泽心中所想,李天泽一时无言以对。

不是,我是觉得他们应该明知道现在敖子逸是最不能落单的,可他故意约我打球,可能会有陷阱。李天泽无力解释道。

陷阱?这种东西对你来说有意义吗?「陈玺达」无情戳穿,果然这样的说辞是骗不过「陈玺达」的。

下午轻松的网球训练,社长宁诚却一再追问敖子逸为什么李天泽没有来训练,却被心情不佳的敖子逸吼了回去。

直到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李天泽才带着网球拍出现。

都这个点儿了,你才来啊!宁诚见李天泽,立马上前招呼到。

抱歉。李天泽笑笑。

行了你们都走吧,我和李天泽再练练。敖子逸说着,迅速将大家都轰走了。

偌大的网球场只剩下李天泽和敖子逸。十一月的天早早就黑尽了。网球场的照明灯明亮得让影子也无所遁形。

去。敖子逸示意李天泽站到对面半场。

跟我打,对你是不公平的!李天泽说道。

敖子逸没有理会他,走进了场内。李天泽也没在劝说,只得照做。

李天泽刚站定,迎面就是一个球从李天泽眼角飞过。

好凌厉的球风!

没等李天泽过多思考,又一个球直接打在李天泽左肩上,李天泽退后了两步。显然,敖子逸不但没有敷衍,而是用尽了全力。

还手啊,你傻站着要给我的球当靶子吗?敖子逸喊到,又是一个球直射过来。这次球打在了李天泽的膝盖上。

李天泽单膝跪地,不得不说敖子逸下手是真狠。

你以为你不还手我就会放过你?

敖子逸一边喊到,一边发球。每一球都重重的打在李天泽的身上。

我把你当兄弟,你耍着我玩儿!玺达那呆子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

说话啊,回拍啊!

你不是很能耐嘛,你不是要害我吗?来啊!

一连数球,重重的力道打在李天泽身上,脸上。李天泽也被这力道打到在地。

空旷的球场,一头发怒的狮子咆哮着,而此刻瘫倒在地的李天泽,他是不该感觉到痛楚的。

可是他终究不是麻木的机器,他望着球场被照亮的夜空,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的朋友”。

或许是心软,又或许是累了。敖子逸没有再攻击,他双手撑着膝盖喘息着,看着对面狼狈的李天泽。

滚!敖子逸决绝的说了这个字,提着网球拍便进了休息室。

李天泽翻身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用鼻青脸肿来形容他的狼狈一点不为过。

李天泽走进休息室的时候,敖子逸刚换了衣服。

不是让你滚吗,还是没被我的球打够?敖子逸继续言语挑衅。

我。。。李天泽表情并不太好,说话也支支吾吾的。

他当然不能走,还有一件事要办。闻声「陈玺达」出现在了李天泽身后。

明明长着和陈玺达一样天真的肉脸,可这个「陈玺达」笑得总让敖子逸心惊。

你想干什么?敖子逸向后退了退。

某种意义上,你也是我哥,可是终究不是我亲哥。对不起,为了我亲哥只有牺牲你了。「陈玺达」如此解释道。

什么亲哥不亲哥的。我告诉你,你哥我可不是软柿子。敖子逸即使知道面前的两人都比他高大,嘴上也不能输。

李天泽,动手!「陈玺达」命令道。

你叫他干嘛,有本事你跟我单挑啊!你把李天泽当你的杀人机器吗?

杀人机器?多么贴切的形容,李天泽嘴角一抹淡淡的嘲笑。

没错,我就是他的杀人机器!李天泽说道,朝敖子逸逼近。

李天泽你冷静点,你是有思想的,为什么要受他摆布。我们就算做不成好兄弟,你也不用对我痛下杀手吧!敖子逸一边游说,一边后退,直到退到了背后的衣柜前,再也没有退路了。

突然周围衣柜的门都打开了,丁程鑫,马嘉祺,贺峻霖和刘耀文从衣柜里冲了出来。而「陈玺达」身后的门口,被宋亚轩立马锁住了。

丁程鑫走出衣柜,便立马挡在了敖子逸身前。

我听说你们是不会在有其他人的时候动手的,尤其是不会在我面前动手,更不可能对我动手。丁程鑫笑了笑,又说道:今天我们这儿这么多人,我到要看看你们还怎么对敖子逸动手。

「陈玺达」余光里看见了身后守着入口门的宋亚轩,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听说,分明是宋亚轩说的。

我有想过你会阻止李天泽,可没想到你会叛变得这么彻底。一个AI做到如此地步,当真该被销毁!「陈玺达」怒道,他没有咆哮,却浑身散发着压倒性的气场。

可惜你不能启动我的销毁程序,我也不受你控制。宋亚轩毫不惧怕的回道。

「陈玺达」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我们这么多人不会让你对子逸下手的,不要再做那些无用的事!马嘉祺说道。

「陈玺达」告诉我,你把玺达弄到哪里去了。丁程鑫问道。

「陈玺达」笑了笑,那淡淡的笑却掩不住悲凉的意味。

丁儿,你还不明白吗?我才是你弟弟。为什么你关心的只有他?「陈玺达」的话像个争宠的小孩儿。

这个我们过后再说。丁程鑫含糊其辞,不想在这里再谈论身世,估计能扯半天。

他死了。「陈玺达」冷冷的说到。

以前即使做过不好的设想,可是没有听到这句确切的回答以前,那都只是设想。

况且,没有人相信杀一个人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随便。

这个「陈玺达」他一定不会!

你胡说!丁程鑫反驳。

你们知道继生吗?一个世界里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那么只有杀死原来已经存在的那个人,新来的才能代替他继续生存下去。

那又如何?马嘉祺接话。

陈玺达挽起了袖口。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我手臂上的这条疤形状和以前陈玺达车祸后手上的一样吗?

我已经逐渐长出他的特征,代替他存在了。

不大的休息室里安静得能听见每个人的呼吸声。

可是他们都屏住了呼吸,静默的空气中,只有淡淡的悲伤在发酵,在蔓延。

_________________

一点点敖虐泽了,球场片段自行脑补😊

一点一长横

祺我/[随笔]梦醒三分

/          

期中考试后我做了这样一个梦。

“亲爱的涵哲小朋友,好久不见,快看看姑姑给你带了什么!”

说话的人是我在郑州教书的姑姑,我很少能见到,有时可能每年能见一次,有时两三年不能见到一次。她从背后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英文字母和数字,姑姑放下纸条就走了,我的梦就醒了。这个梦反反复复的做了很多遍,到现在一直都还记得那张纸上的内容。

我一直都不知道那纸上写的是什么,后来我新奇的拿那纸上的内容点开微信搜索,一个网名叫:取名难全家  。


手贱

点了添加

过...

/          

期中考试后我做了这样一个梦。

“亲爱的涵哲小朋友,好久不见,快看看姑姑给你带了什么!”

说话的人是我在郑州教书的姑姑,我很少能见到,有时可能每年能见一次,有时两三年不能见到一次。她从背后拿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英文字母和数字,姑姑放下纸条就走了,我的梦就醒了。这个梦反反复复的做了很多遍,到现在一直都还记得那张纸上的内容。

我一直都不知道那纸上写的是什么,后来我新奇的拿那纸上的内容点开微信搜索,一个网名叫:取名难全家  。


手贱

点了添加

过了10分钟左右。

那个人加了我微信。



取名难全家:Hello!

77小公举:你好!

取名难全家:你是11班的那个女生嘛?

77小公举:我我我是晚上做梦梦到这个微信号的,我又手贱就点了添加,嘿嘿嘿。

取名难全家:妈呀,太神奇了!

77小公举:哈哈😄,怎么称呼呀~

取名难全家:叫我祺哥吧,我朋友都这样叫我,你是女孩子嘛?

77小公举:嗯嗯。You are right!我叫涵哲~

取名难全家:你是北京的?

77小公举:对头

取名难全家:我在郑州,哈哈哈哈

77小公举:我的天啊……这么神奇嘛……我我我我就是想要找在郑州的小朋友诶!

取名难全家:你喜欢马嘉祺对不?

77小公举:你你你咋知道!

取名难全家:个性签名😎

77小公举:嘿嘿嘿,我上初中那会儿他还没出道就喜欢他了。话说你是不是也是马嘉祺的粉丝呀~

取名难全家:我是男♂生😥

77小公举:那你就是认识马嘉祺咯~

取名难全家:不算认识,我到可以帮你托人要签名~

77小公举:喵喵喵,需不需要运费~😝

取名难全家:包邮

77小公举:[网上都这个价127RMB ]

取名难全家:不收了就当见面礼~地址拿来~

他不收钱我就不给他地址。

取名难全家:你要不给我就发微博举报你

77小公举:你好坏啊!!!

取名难全家:😎

没过多久马嘉祺就发了一条微博

[北京太大了,你在哪里等我?]

77小公举:哎呀光顾着跟你聊天了,马嘉祺发微博了😝

取名难全家:你快告诉我地址!!!😡不然黑名单见!!!

77小公举:好好好我告诉你。北京市xx区xxxxxxxxxx

我怕你给我寄炸药。

取名难全家:[图片]

77小公举:天啊!!!To签!!!这个不少钱吧!

取名难全家:你就知道钱钱钱,掉钱眼里了。这是靠你祺哥我的人际关系~

77小公举:谢谢祺哥~mua~

取名难全家:我去洗漱了~明天聊~

77小公举:好嘞,祺哥您慢走~

这个世界真的太神奇了。

总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TF家族新生-马嘉祺:[我还是找到你了]
[图片]
他和他的蛾子。
00:12




取名难全家:TYT出道演出在北京,你去吗?

77小公举:表示抢不到票

取名难全家:哦







祺哥两天没给我发微信,搞得我不知道是不是被骗了。








快递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祺哥寄的。








是一个盒子,不出我意料,郑州祺哥寄来的~








我拍了张照片给祺哥发了过去。








取名难全家:喜欢嘛?








77小公举:为什么有演出门票?








此时马嘉祺正在重庆排练,全力以赴的让这次演出变得更加精彩,汗流浃背,再苦再累,但还是要坚持,涵哲就是被马嘉祺的意志所打动。一期日常,已经很晚了,丁程鑫在外拍戏,马嘉祺就让李天泽帮忙录视频给丁程鑫看,他还很善于帮助别人。涵哲可能就是这样喜欢上马嘉祺。








祺哥很晚才回复的。









取名难全家:我去不了现场就给你啦。









77小公举:这个门票可不能是见面礼了吧,多少💰,我转给你。









取名难全家:你为什么老是跟钱计较,不收!










77小公举:😎










取名难全家:什么鬼










我从自己的零花钱里抽出了712,给他寄了过去。










77小公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不收就不收吧。你会不会来北京呀?








取名难全家:看情况😎










M+777的猫🐱:你对我这么好,你来北京的时候一定要跟我说~









取名难全家:好嘞,你祺哥要让你请吃大餐~









取名难全家:[视频]









取名难全家:马嘉祺练习的视频,自己私藏,哈哈哈。










M+7的猫🐱:Oh my god !!!祺哥我爱你!!!










取名难全家:你爱嘉祺就好了。你多大了呀?










M+7的猫🐱:破壳日🐣2004,07,01喵~










取名难全家:你比我小🙄我02年的。










M+7的猫🐱:你和嘉祺是同学?










取名难全家:Bingo!😏










我去看了演出,是前排,给他拍了照片。给他不断的邮寄,和他不断的聊天,那天我提出了视频通话。













M+7的猫🐱:我们可不可以连麦呀?










取名难全家:晚上行不?我现在有点事哈。










7:00PM









取名难全家:I'm come back !










看到他发微信莫名激动。
M+7的猫🐱:可以连麦嘛?










取名难全家:当然。
取名难全家邀请您语音通话









“Hello, 哲涵小朋友。”

“祺哥,你说话声音好好听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有我不是小朋友!”

“好好好,我想唱首歌给你听。”

“可是你这样就只能听一次。”

“这首歌我只能唱一次,而且只能唱给一个人。”


在九月 潮湿的车厢
你看着车窗
窗外它水管在开花
椅子在异乡
树叶有翅膀
上海的街道
雪山在边上
你靠着车窗
   ………………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

“好听!你可以去和马嘉祺比一比,说不定你比他唱的还好诶!”

“演唱会那天,我看到你了。”

“你在现场?可我四周都是女的呀~”

“涵哲,你怎么还不明白啊!那首歌你是不明白还是,在装傻。”

对于这种网络上的感情实在是不敢去实践。

说不定这个“祺哥”是个骗子。

我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感情在一些说出来都让人可笑的事情上,是该放一放了。










每年他都会寄来马嘉祺各种活动的门票,我都去了,我想去看看祺哥到底在哪里。我还会和他联系不过我说的话不多,他也惜字如金。










我大学毕业以后,我认准了时代峰峻,投了简历。正在期待结果的我,收到了祺哥的微信。










祺:你往时代峰峻都简历了?










涵哲:嗯,你怎么知道。










祺:你猜喽~










我没有回复他,那天晚上我收到了邮件,是时代峰峻发来的,我成功入职。



未完待续

夏天棂

马嘉祺/八年陪伴七年等候/上篇

  从学校彻底步入社会,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娱乐圈这个地方,乌烟瘴气,每天工作到很晚,好久不能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可他也不为此感到丝毫后悔,粉丝就是他的动力源泉,有她们在,他就会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
  
  最近,马嘉祺收到一个剧组的邀约,还在另一个组里拍戏的他,闲下空来就拿起助理拿来的剧本看上一会儿,等看完这剧本,他要决定是否接下。
  
  这剧本越看越是熟悉,可他绞尽脑汁地想,也回忆不起是在哪儿看过。杀青后,他回到家后,路过书房时好似豁然开朗,打开书房的门,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一个收纳箱里,找出了他高中时期的东西,这里面的东西他都按时间收集了起来,是同一个女孩儿送...

  从学校彻底步入社会,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娱乐圈这个地方,乌烟瘴气,每天工作到很晚,好久不能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可他也不为此感到丝毫后悔,粉丝就是他的动力源泉,有她们在,他就会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
  
  最近,马嘉祺收到一个剧组的邀约,还在另一个组里拍戏的他,闲下空来就拿起助理拿来的剧本看上一会儿,等看完这剧本,他要决定是否接下。
  
  这剧本越看越是熟悉,可他绞尽脑汁地想,也回忆不起是在哪儿看过。杀青后,他回到家后,路过书房时好似豁然开朗,打开书房的门,翻箱倒柜地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一个收纳箱里,找出了他高中时期的东西,这里面的东西他都按时间收集了起来,是同一个女孩儿送的信。他翻出埋藏在最底下的一本白色封面的笔记本,上面飘着绿色的树叶。
  
  马嘉祺欣喜若狂地拿着这厚厚的本子,到了房间去了。坐在床上,他像是带着对中学时代的回忆,翻开了这个纸张开始泛黄的笔记本。
  
  2018年9月,他正式成为了一名高中生,开学第二个星期起,他的桌洞里每周一都会出现一封信,落款都是同一个人----叶子汐。
  
  就算他换了座位,信封还是准确无误地躺在他的桌洞,等待他的开启。
  
  渐渐的,每个星期一,他都期盼叶子汐的信件,坐到座位上第一件事不是卸下书包,而是拿出桌洞里的信封。
  
  这样持续了两个月,马嘉祺起笔,给女孩回信的,星期五放学时,他把写好的信放在桌洞最显眼的地方。
  
  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回粉丝的信,满意地笑着,直到丁程鑫催促,他才离开座位。
  
  这个给她写信的女生,好像离他很近,就在身边,可遗憾的是他不知道她是谁。就算在人海中相遇,也会失之交臂。
  
  他想象着叶子汐收到他回信时的反应,走在路上竟笑出了声来,丁程鑫疑惑地看着他,敖子逸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皱着眉停在原地。
  
  “干什么这个表情看我?”马嘉祺憋笑着问。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
  
  “看你笑那么猥琐。”敖子逸嫌弃地撇撇嘴,快步上前,和马嘉祺、丁程鑫并排。
  
  “我哪有!”马嘉祺疑似撒娇的口吻。在笑语中他们结束这个话题,良久,马嘉祺突然开口问道:“你们知道学校里有有个叫叶子汐的人吗?”
  
  “叶子汐?没听过。”丁程鑫摇头,表示没听过这个名字。他们都还只是高一生,除了原本认识的同学,也就只认识自己班的同学了。
  
  “怎么?你喜欢她啊?”敖子逸冷不丁的一句话让马嘉祺慌了神,他手激动地抬起,慌慌张张地开始解释:“不是啊,是粉丝,她每周一都会给我写一封信,放在我桌洞里,就挺好奇她是哪一个。”
  
  敖子逸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粉丝啊…行这事包在我敖三爷身上,我帮你查查。”他决定帮马嘉祺查一下叶子汐这个女生是哪个班的学生。
  
  星期一回到学校,马嘉祺发现自己回的信件被拿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清新的信封。

山水终有重逢时
真的是爆炸喜欢大大的文风了 灯...

真的是爆炸喜欢大大的文风了


灯红酒绿是你 柴米油盐也是你


希望大大不嫌弃挫字


 @今我来思 

真的是爆炸喜欢大大的文风了


灯红酒绿是你 柴米油盐也是你


希望大大不嫌弃挫字


 @今我来思 

易慕澄🍊易沐沐
恭喜你们即将达成梦想 1007...

恭喜你们即将达成梦想

1007不见不散

恭喜你们即将达成梦想

1007不见不散

慕容家的伊利牧场

《火腿章鱼烧》番外01

       up主刚下完课,打开B站真的惊到了,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看番外篇,那up当然要满足读者的要求,但是介于我们的主演这么忙,up真的不确定,这婚后生活是个人隐私啊,就敖子逸那脾气能给up偷窥到么。

        但无论怎样还是要试试嘛,在怎么不济,弄个《火腿章鱼烧》的总结采访人家总不会拒绝吧!于是up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给敖子逸。

        “喂,您好,请问是敖子逸么?读者都想看...

       up主刚下完课,打开B站真的惊到了,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看番外篇,那up当然要满足读者的要求,但是介于我们的主演这么忙,up真的不确定,这婚后生活是个人隐私啊,就敖子逸那脾气能给up偷窥到么。

        但无论怎样还是要试试嘛,在怎么不济,弄个《火腿章鱼烧》的总结采访人家总不会拒绝吧!于是up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给敖子逸。

        “喂,您好,请问是敖子逸么?读者都想看逸霖的婚后生活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是马嘉祺,逸霖在国外忙着结婚呢,要不你采访采访我吧,我有空啊!”

         “哦,不用了,不麻烦了,打扰了再见!”

        虽然联系不上我们的主cp,但是没关系嘛,咱们还有鑫源,还有亓桃不是!

        于是up翻到了丁程鑫的电话,不过up还没开口,对面反而先说话了,原本打电话给大明星up心里已经够激动了的,没想到对方还主动说话,少女心都要发芽了,可是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马嘉祺,怎么是你?”up一脸的不敢相信,打错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丁程鑫的手机没错啊,怎么还是马嘉祺接的电话。

        “喂,up,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不是你设定的程序么?”

       “…………”(up老了,年纪大,不记事!)

      “你说,你这小说也不是特别火,请什么明星,大总裁,干嘛,还要写番外,你不知道大片才有花絮,名作才有番外嘛?”

       “……呃……”up心虚中……

        “up你要想清楚啊,要是不请我,你这专栏不得开天窗啊!到时候可都是给你寄刀片的 。”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跟你说,你要问他们的任何事情,我都知道,只要你请我,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不想知道的我都可以跟你讲,从他们三岁时候给你讲,保证你给他们写个自传都够了。”

       “那……好吧!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都行啊!反正我很闲的,绝对完全配合。”

      “那就后天好吧,后天周三!”

      2018年9月19日星期三,本up终于跟请到的《火腿章鱼烧》的主演们见面了……(呃……好吧,只有马嘉祺)是不是有点期待呢?

        周三见!!

楚楚不可怜

校霸阵线联盟

015.我是你爸爸

夏天一和向横还有米乐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不是一个坏学生,不会抽烟喝酒,打架泡妞。他是个假校霸。但是为了米乐,他不能被发现。

于是,放学后,他被向横拉去打架了。

夏天一:“……”

向横抓着他的手说:“把你那帮兄弟叫上,今天隔壁体校约架。”

夏天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顶着一头干爽利落的短发站在教室门口,和向横拉拉扯扯。

米乐的亲信很大一波都和他在一个班。于是都直了眼睛。手机也不拿了,扑克也不大了,顾不得班级里还在上课的英语老师,一个个火急火燎的冲出教室,吹鼻子瞪眼的说:“向横!你把乐哥怎么了?”

向横一挑眉,松开米乐说:“我?我救了你们乐哥好吗?我来的时候,...

015.我是你爸爸

夏天一和向横还有米乐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不是一个坏学生,不会抽烟喝酒,打架泡妞。他是个假校霸。但是为了米乐,他不能被发现。

于是,放学后,他被向横拉去打架了。

夏天一:“……”

向横抓着他的手说:“把你那帮兄弟叫上,今天隔壁体校约架。”

夏天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顶着一头干爽利落的短发站在教室门口,和向横拉拉扯扯。

米乐的亲信很大一波都和他在一个班。于是都直了眼睛。手机也不拿了,扑克也不大了,顾不得班级里还在上课的英语老师,一个个火急火燎的冲出教室,吹鼻子瞪眼的说:“向横!你把乐哥怎么了?”

向横一挑眉,松开米乐说:“我?我救了你们乐哥好吗?我来的时候,他正在被老聂剃头。真是丢了我们学校的脸。”

“我靠!乐哥!你是不是昨天打架打坏脑子了?”众人围着夏天一看了两圈,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

夏天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叫了声“报告”然后在英语老师震惊的目光里走进教室,走到教室最后面靠近角落的一张单人单桌坐下,放下书包,拿出来英语书。

“哗!”全班都回头看他。

他扫一眼众人,很是奇怪。

众人却又“刷”的转过头,几乎发出了声音。英语老师语言颤抖。其他男孩撇下向横一起坐回教室后方,有人暗戳戳的看向夏天一,却没有人敢发出质疑。

好容易米乐的好兄弟一号,终于在众人的怂恿下,靠近米乐,他从走道的过缝里探出头来,伸长脖子问道:“乐哥!打一局游戏吗?”

夏天一咬着笔杆子,看着英语老师在黑板上的笔记,以及嘴唇开合说一串他听不大明白的单词,总算是放弃了。他才高一,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坐在教室里面听高二的英语课。

他不是个差学生,但是也不是那种热爱学习要提前学期高年级功课的好学生。于是他弯下身子说:“换个位置。”

米乐说要换位置,说敢不配合,于是米乐好哥们一号的同桌,一个戴眼镜的小男生弱弱的坐到了米乐的位置上。夏天一顺势一跨,坐到了眼镜男孩的位置。

两人组队开了一局游戏,游戏永远是男孩共同的话题。游戏间隙,好兄弟一号问道:“乐哥,刚才向横说放学打架,咱们去吗?”

“打什么架?你们是作业太少了吗?”夏天一眼睛盯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道。

好兄弟一号说:“可是是体校饶子瑞那孙子先抢了朱淼的马子的啊!”

夏天一终于在听到女生名字的时候抬了抬头,他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噢,你们不是男校的噢。”

“哈?”他声音太小,好兄弟一号没有听到。

夏天一摇摇头说:“男欢女爱,自由恋爱,也没有什么抢不抢的吧?”

“乐哥!主要是,争一口气。饶子瑞那混蛋不是什么好鸟,抢人马子完全是为了侮辱我们,后来又把那女孩甩了,这下了咱们的面子啊。不然你向横不会也来出头。”

“对啊,关向横什么事?”夏天一问。

他算是知道了,向横,十八中和米乐可以相提并论的另一个不良少年头领,只能更嚣张,而且又和米乐很不一样,总是笑眯眯的,感觉不仅凶狠,而且阴毒。

“我们学校的女生也是体校那帮孙子能染指的?”一个皮肤白白的高高瘦瘦的男孩子靠过来,语气轻佻又带着气说道。

夏天一听出来了,这是在模仿向横。十足的向横的语气。

夏天一想出来了。在这种学校,向横这样的人,虽然不学好,打架泡妞,翘课喝酒,恐怕,还是很招女生喜欢。

他有点懂以前恩皓说的那句话了:“别再散发你的魅力了。”

他们易安没有女生,所以大家相互面对,粗糙而又放肆。见到女生就都变得彬彬有礼。

而向横,显然将每一个女生视若珍宝,至少他表现出来是这样的。这种人,就是做校草的命啊。

夏天一深吸一口气:“那就去吧。”毕竟是为了面子,为了女生。

放学,他跟着兄弟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号一起朝着体校走去。

路上便碰上向横。向横没带人,就路边拎一根钢管就跟上了,硬生生的站在他旁边。

夏天一往旁边挪了挪。

向横将钢管架在肩上扭着脖子,说:“我想着乐哥宝刀未老,我就没叫兄弟的,你搞得定的吧?”

夏天一没有打过群架,至少没有正儿八经的打过群架。他连忙摇头:“我搞不定,你来。”

向横:“不是吧你?那么怂?”

“我们乐哥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你看乐哥身上的刀疤!”好兄弟一号叫道。

夏天一看看米乐身体上留下的刀伤,emmmmm……

向横轻笑出声来,他说:“看在你还是病伤员的份上,我就出一份力吧?”

……

“所以,你打架了?”米乐斜眼看着夏天一问道,“还是和向横那小子一起?”

夏天一点了点头。是一段奇妙的体验。

米乐“哧”了一声:“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居然还让向横帮忙。”但是他还是不死心的问,“结果怎么样?”

“那个打头的断了三根肋骨。”夏天一挠了挠短发说道。

“啧。不错嘛。”米乐拍了拍手,突然一怔,“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送他去的医院啊,医生亲口告诉我的。”夏天一陈述的语气平静的说道,“对了,晚一些时候我还得给他送一点营养品过去,你要来看看吗?”

米乐:“???”

“向横说算是战利品了。他那帮兄弟和你那帮兄弟隔一天就要去观摩羞辱一下人家。”夏天一很单纯的说道,“我觉得这样挺不好的。”

“你为什么要送他去医院。”米乐打断夏天一的话问道。

“难道让他去死吗?”夏天一吃惊的说道,“而且他是我打的。”

“真的假的啊!”米乐嘴巴咧开了,止不住笑意,“我靠!我还以向横打的!争气啊夏天一!走走走!去看看!去看看!”

夏天一:“……”

终于,两人出现在了医院里。米乐披着夏天一的皮,被夏天一严厉禁止穿着易安校服出现在体校生面前,于是拖了外套,插着腰走进病房。

“你这孙子也有今天!”米乐和夏天一一进去,夏天一刚放下补品,米乐就开口说道。

“你谁啊?”体校生看着披着米乐的皮的夏天一,时间感情暧昧。打他进医院的人是他,送他进医院的人是他。

然后他的兄弟每天过来虚情假意的问候,语气里满是嘲讽。

而他,很礼貌,像个好学生,身上没有米乐从前的半点戾气。险些让体校生以为是朋友了。

但是肋骨的疼痛提醒他,这是米乐。那个凶狠的,向来看不起人的米乐。他不过是再蛰伏,谁知道打着什么鬼主意,等着更致命更凶狠的一击吧?

果然,这就来了吧?

体校生今天突然见米乐带来一个生面孔,虽然长得也有点不太友善,但是装扮整洁,像个好学生。进门张口就是一句:“你这孙子也有今天。”

进门第二句就是:“我是你爸爸!”

!!@¥#%……%*&……*%……

夏天一关上了门,却抵挡不住病房里相互慰问的脏话和粗口。

夏天一:可能,我还是不太适合做十八中的校霸。这和易安差得也太大了吧?


草九由

我爹是个______的马

【马小柴视角】带你走近儿子眼中的mls

我叫马小柴。

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说他叫马嘉祺,是我的爹地,还说我叫马小柴……然后我就信了……

下面是我的爹地和他的小伙伴其他叔叔们的沙雕日常。

某天晚上,明明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他还不来哄我睡觉,反而和另一个叔叔拿着手机抱着我晃来晃去。

“儿子,咱们拍个照。”

“拍个啥里赶紧睡觉,困死了!”我困得不行,不满地翻着白眼,连撒娇的力气都化成了怨气。

“儿子乖,一会儿就好。”他一边咧嘴笑着给我顺毛,一边转向了那个叔叔,“老丁,你说怎么拍比较好看?”

一会儿……暂且相信你一次……

他见我默许了,立马跳了起来。

抱着我盘腿坐着……

“不行...

【马小柴视角】带你走近儿子眼中的mls





我叫马小柴。

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说他叫马嘉祺,是我的爹地,还说我叫马小柴……然后我就信了……


下面是我的爹地和他的小伙伴其他叔叔们的沙雕日常。





某天晚上,明明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他还不来哄我睡觉,反而和另一个叔叔拿着手机抱着我晃来晃去。

“儿子,咱们拍个照。”

“拍个啥里赶紧睡觉,困死了!”我困得不行,不满地翻着白眼,连撒娇的力气都化成了怨气。


“儿子乖,一会儿就好。”他一边咧嘴笑着给我顺毛,一边转向了那个叔叔,“老丁,你说怎么拍比较好看?”


一会儿……暂且相信你一次……



他见我默许了,立马跳了起来。



抱着我盘腿坐着……

“不行,这样显示不出你的大长腿”



把我放在肩上……

“放下,挡脸了”


和我一起趴在床上……

“不行,这么看着你脸好大”


把我顶在头上……

“……耍杂技吗???”




今天也是严格的丁叔叔呢!


我暗觉不妙。



“你行不行啊?”



“你居然怀疑我?”




“你别动,这个pose好酷帅!”




“要什么酷帅,我们要拍的是可爱!可!爱!你知道吗?”





……






我对自己的单纯深深地后悔了。


坑儿啊!!!



他终于心满意足地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把脑袋枕在我身上,双眼轻闭,嘴角微扬,好像在做着什么美梦。暖色的灯光轻柔地洒在他稍带倦意的脸上,看起来平静安逸。


配上文案:“晚安。”





什么平静安逸,刚刚明明就蹦跶了一个多小时,都差点为这张照片打起来了……





还有啊老爹,我是你儿子不是枕头啊……我欲哭无泪。









后来,我认识了更多的帅气沙雕叔叔……




他们每天从我爹的手里把我抢走,然后各种捏脸……嫉妒我脸比你们软吗???爹地想把我抢回来,结果……被摁在床上挠痒痒……



真·没眼看……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录视频时也把我带上。这不是重点。




那天,灯光十分温暖,特别适合……八卦。

突然,刘叔叔十分关心地看向我爹地:“小马哥,你儿子上幼儿园了吗?”



爹地顿时愣住了,眼睛一下子瞪得像铜铃:“他才一岁,你让他上幼儿园?”




“早教啊。”刘叔叔一脸理所当然。




“启蒙……哈哈哈哈哈”爹地忍不住笑出声来,刚刚瞪得像铜铃的双眼眯成了两道缝,连口水沫子都喷了出来。




旁边的宋叔叔一把抱过我,问爹地:“你有没有给他胎教?给他唱……”他慈爱地低头看我,唱道,“世上只有爸爸好……”




我:???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歪,未成年犬保护中心嘛?我要逃离这里……







还有一次,爹地“偷袭”了丁叔叔。赶在丁叔叔反正过来之前,他迅速地抱起我蹿下了床,冲进了浴室并锁上了门。门外是丁叔叔使劲压下怒气连哄带骗的声音:“狗蛋,开门!我要洗澡了,我毛巾在里面!”




爹地在浴室里无声地笑得不能自已,对着门做起了鬼脸。那灵活的眉毛蹦来蹦去,看着都担心会打结。




老爹啊,你这样迟早会被人收拾的……




被骗出去后,果不其然……




看着他面目扭曲表情狰狞地在挠痒痒大刑下嘶叫“我错了我错了”,



我选择在精神上支持他……




什么?_?
我在哭我站凯祺的啊

我在哭
我站凯祺的啊

我在哭
我站凯祺的啊

什么?_?

第三视角

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半夜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它好像是我脑子里的一颗毒瘤一样,突然一夜之间蓬勃生长,已经占据了我脑袋的一半。

一半?

我总有机会在毫无关联的时候想起它——“我以为简亓会来的”。看天花板的时候我想起了,那天喝咖啡的时候我也想起了——是向横说的“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没有用一半的时间来记起这句话,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用不多的力气让我在所有清醒的时间能轻易的盘旋

我有点冷漠了,向横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了那样的话,我,向横还有简亓,被永远钉在那个场景里了
(应该算是和祺横亓灵感吧,我什么时候能把这个灵感完整表达出来呢,烦)

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半夜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它好像是我脑子里的一颗毒瘤一样,突然一夜之间蓬勃生长,已经占据了我脑袋的一半。

一半?

我总有机会在毫无关联的时候想起它——“我以为简亓会来的”。看天花板的时候我想起了,那天喝咖啡的时候我也想起了——是向横说的“我以为简亓会来的”

我没有用一半的时间来记起这句话,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用不多的力气让我在所有清醒的时间能轻易的盘旋

我有点冷漠了,向横到底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说了那样的话,我,向横还有简亓,被永远钉在那个场景里了
(应该算是和祺横亓灵感吧,我什么时候能把这个灵感完整表达出来呢,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