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尔代夫

15233浏览    1208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5 11:29
故乡在远方·FoPoTo

马尔代夫-15       还是那座栈桥,中央格兰德岛是一个很小的岛,通往夕阳水屋的长长栈桥是看夕阳的好地方。

马尔代夫-15       还是那座栈桥,中央格兰德岛是一个很小的岛,通往夕阳水屋的长长栈桥是看夕阳的好地方。

Laia

红星二锅头(马佳x代玮)【一发完有车】

我来交粮了😎 @我想要个涌抱  提前祝元宵节快乐(是不是有点早😹)本来就想随便发个车没想到又一发不可收拾了……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以及我需要评论🤓🤓🤓

ps车车链接放评论

——————————————————

“啊~~~拉维塔~~~”


“小马儿,心情这么好有啥高兴事儿啊?”


“哎呦领导,这不是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明天就放十一假期了么,我这感谢dang感谢国/家的心情无处安放,只能纵情歌唱了!”


“别贫了你,你内赶猪的表情再给我发一个,我闺女管我要原版呢。”


“得嘞您,分分钟发。那领导我今天能早走俩小时么?...

我来交粮了😎 @我想要个涌抱  提前祝元宵节快乐(是不是有点早😹)本来就想随便发个车没想到又一发不可收拾了……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以及我需要评论🤓🤓🤓

ps车车链接放评论

——————————————————

“啊~~~拉维塔~~~”


“小马儿,心情这么好有啥高兴事儿啊?”


“哎呦领导,这不是在您的英明领导下明天就放十一假期了么,我这感谢dang感谢国/家的心情无处安放,只能纵情歌唱了!”


“别贫了你,你内赶猪的表情再给我发一个,我闺女管我要原版呢。”


“得嘞您,分分钟发。那领导我今天能早走俩小时么?”说完扯出一个完美的柴犬笑容。


“你就带头儿迟到早退吧你!dang和国/家怎么教育你的?去吧去吧……”


得到领导大赦,马佳火速发了表情,夹着包儿就溜了。


今天他们家小孩儿来北京跟他过黄金周,想想都觉得美滋滋,看看时间人应该已经上高铁了,等下去趟超市办了口粮就去接他,美的他又想唱啊拉维塔了。


所以说这人不能高兴的太早,容易乐极生悲。他刚走到地下车库,就接到哥们儿电话说他们哥儿几个来北京演出晚上恩师请吃饭,老师说了谁不来都行,马佳内小子必须来。


马佳也是挺无奈的,今天天王老子叫他他都能不去,但是恩师叫必须得去啊!得嘞负荆请罪吧,答应了晚上的局赶紧给小孩儿打电话。


“喂...代啊,上车了么?上车了就好,我跟你说一事儿啊……就是吧你知道我从小就爱唱歌儿吧……但是吧一直都投师无门......都挺大岁数了才遇到我恩师......


行行行,我不不废话了。言简意赅就是我临时接到老师的饭局必须得去,一会儿不能去接你了晚上估计得晚点回来。


你听我解释啊……啊?不用解释?你真不生气啊?那你不生气那我可生气了!你怎么都不重视我呢!


好好好不贫了......嗯我早点回来,少喝酒,遵命领导。”


马佳挂了电话不禁感慨,他们家小孩儿就是太懂事儿了,什么事儿都为别人考虑。面儿上看着平淡如水的其实能为朋友两肋插刀。有时候他真希望他也能耍点儿小脾气撒撒娇,要不怎么能狠狠宠着他呢。




代玮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开了门就闻见一阵饭香。走到客厅桌子上用盘子扣着菜。逐一掀开,红烧牛肉、鱼香茄子、锅塌豆腐,凉菜是蓑衣黄瓜。都是上次来他说好吃的。碗下面压着纸条,一堆肉麻的废话,就最后一句让他用微波炉热菜有用。


他笑着收拾了行李,坐下摸着菜还温热就直接吃了。吃完饭洗了碗看看表快八点了,微信没啥动静,估计那边正觥筹交错呢。打开电脑接着看上次没看完的德扎。没看一会儿就听见外面防盗门响,看看表还不到九点,挺早的嘛……


结果外面防盗门响了半天也没见人进来,外面还有说话的声音,他赶紧跑去开门。


开了里面那道门就看见马佳被俩人左右架着,站都站不稳了……


“诶,家有人啊?那太好了,我们正愁没人管他......哦不是我们正愁开不开门呢……”


代玮赶紧开了门把人搀进来。原来是今天马佳酒席上二话不说就敬了一圈酒,然后自己又闷头喝了不少,没多久就趴下了。哥儿几个还要转站唱k就把他先送回来了。俩人打了招呼就走了,代玮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去拿热毛巾,结果刚站起来还没迈步就被抱住腿。


“你...别走...我...没醉,我就是想早...点回来...”死抱着他大腿不撒手。


“你先松手,我拿热水去。”


“我不!我撒手你就跑了...不撒...”


代玮也不知道他是真醉假醉了,问你能一个人能洗澡吗?


“能能能...我得拿好换洗的衣服,要不让你帮我拿怪害臊的。”


还行,看起来不是很醉。结果他眼看着马佳拿起桌子上的抹布就晃晃悠悠往浴室走。哭笑不得的开了抽屉拿了他的睡衣给他送进去。


结果一开门发现这人衣服脱的倒是挺快,眼看着就要伸手开凉水。


“等下!”话还没说完一瓢凉水就淋下来,就算是十月初不冷俩人也是一激灵。


——以下见评论链接——

大石碎胸口

姨母要我出嫁(代玮篇

all代

疯狂泥代

马尔代夫超代棋昱乱入

卓玮szd!!


蔡家的大小姐好不容易嫁出去了,当朝太子八抬大轿亲自把人娶回了皇城,给的嫁妆是京城上下难以匹敌的华贵。


郑氏可是放下了心,然后她扭头看了看因为嫁妹哭成泪人的蔡小姐的表姐,代家大小姐。


她每天没事干就是往代家跑,比给自家孩子张罗婚礼还上心,给安排了十几位良婿,代家主母都懵了,


“我寻思代代不是我闺女吗?”


她上次去表妹家约她去城外湖边泛舟喝茶,谁想就看到了去找蔡蔡提亲的登徒子。她纳闷儿了,这玩意儿不是前几日去了梁妹妹家吗,脸皮也忒厚了。不过还好,被蔡家主母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最后给轰出去了。


还好,大家都是明事理...

all代

疯狂泥代

马尔代夫超代棋昱乱入

卓玮szd!!


蔡家的大小姐好不容易嫁出去了,当朝太子八抬大轿亲自把人娶回了皇城,给的嫁妆是京城上下难以匹敌的华贵。


郑氏可是放下了心,然后她扭头看了看因为嫁妹哭成泪人的蔡小姐的表姐,代家大小姐。


她每天没事干就是往代家跑,比给自家孩子张罗婚礼还上心,给安排了十几位良婿,代家主母都懵了,


“我寻思代代不是我闺女吗?”


她上次去表妹家约她去城外湖边泛舟喝茶,谁想就看到了去找蔡蔡提亲的登徒子。她纳闷儿了,这玩意儿不是前几日去了梁妹妹家吗,脸皮也忒厚了。不过还好,被蔡家主母一顿劈头盖脸的数落最后给轰出去了。


还好,大家都是明事理的人,不让这么个小瘪三给骗了去。


代小姐从来没觉得姻缘难寻,也没想过自己这么难嫁。毕竟一双桃花眼含着风情和疏离,巴掌脸樱桃唇,出门和姐妹们逛个集市总有些公子哥儿跟着她轻佻地瞧。


张少爷也不甘示弱,冲上去就要挥拳,最后还是被代小姐柔柔地给劝住,


“你和他较劲做甚,不值当的,月沁茶楼进回来了新茶,咱们去尝个鲜罢。”


这张少爷和代小姐是自小便熟识的青梅竹马。


俩人总是对着干,孩子的心性总是稚气了些,你有个竹蜻蜓,我便买个新风筝气一气你。


长大了些,便是拼学堂里的功课,你会背诗,我便一手清新隽永的小楷来压着你。


等再成熟些,就比比收的礼物,张少爷从来不缺姑娘们的仰慕,代小姐也没少被公子少爷们惦记着。俩人比来比去也没分出个高下,就暂且谁也不服谁地杠着。


直到代家开始领着大波提亲的人见代小姐的时候,张少爷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了。


他常哄骗代家父母好把代小姐顺出来陪他说话。


“这几日,你可有看上眼的男子?”


“你说呢,若是有,我还至于落到和你在这扯嘴皮子的田地?”


“也罢,不急,别糊里糊涂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好不容易活这么大的黄花闺女,嫁坏了可惜。”


张少爷也奇怪,这小冤家好不容易能嫁出去了,日后不再烦他,这心里啊,怎么也说不上开心。


“那我便勉为其难娶了你进门,以后你成了我夫人也少和我拌嘴,咱俩都不亏。”


“你怕是痴疯了。我与你自出生便在一处,如何能以夫妻之名相处。你也别打趣我了,到年纪了,好好给自己个儿觅一门称心的婚事才最要紧。”


代小姐何曾不知道少年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心意。只是这心意落在了青梅竹马的名头上,太重了,她受不起。她不愿毁了这段情谊,便单方面拒了婚。


“傻丫头,我自是分的清楚,夫人与玩伴差之千里。你若愿意,以后你就是张夫人,你若不愿意,你的嫁妆我张家包了。”


代小姐还沉浸在竹马被自己撵回家的无奈里,转眼又有位将军跨过了代家的门槛儿。看说媒的太婆快要挨着地的膝盖,便知道这人来头不小。


战功赫赫的马家少爷爱慕代小姐许久,只是自小便随着父亲出征西北,在边关的日子里他常给代小姐写信来,可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代小姐始终视马少爷如兄长一般,却不知道他还存了这份心思。


马公子这次荣耀归京,各家闺秀的画像就已经送到府上了,皇上的赐婚跟着赏赐一起到了马家大堂。


他草草地翻了翻画像,进宫谢了恩就去了代家。


代家小姐几年不见出落得明艳动人,明明是拒人三尺的冰冷,可是总觉得是掺了份欲拒还迎的妩媚。


马公子礼数也周到,家世也辉煌,可就是入不了代小姐的眼。代家主母百般的劝说代小姐,可她铁了心不嫁,


“马哥哥若是娶亲,我必诚心祝福,可这新娘子定不是我。他常年出生入死,为圣上开疆扩土,我怕是没有那个常年守活寡的觉悟。”


送走了马公子,代小姐又陷入了自己嫁不出去可是又看不上这些男子的死循环里。


代小姐趁着近日天气还不错,带着自家丫鬟去茶庄试新茶,谁知道就碰到了那厮登徒子。


“代小姐,莫不是来试新茶的?”


仝公子笑得纯良无害。


“那难不成我是来看你的?”


“得,不打扰代小姐雅兴,您尝您的,我自己喝我的。”


这以后啊,代小姐常来,这仝公子也常在。谁也不打扰谁,窗外的景儿也从虫鸣知了叫换成腊梅雪花飘。


代小姐怎么也没想到,立冬这天仝公子上家里提亲去了。


看他那诚恳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辜负了他。代小姐不愿意搭理他。便任由他纠缠自己爹娘可劲儿往自己脸上贴金。


有一日仝公子没来,代小姐本觉得此事与她何干。可是出去买点心时听到旁人窸窸窣窣,


“你可知仝家大少爷感染了疫病,啧啧啧啧,怕是撑不过这个冬天。”


“诶呦喂,他死了就死了,别传染给我们才好。”


代小姐一拍桌子,整个人小脸儿憋的通红。


“人家的事情用得着你们这群小人背后嚼舌根子吗!家里爹娘没教过你们少管闲事吗?!”


说罢撂下茶杯转身就走。


隔天,太子妃的轿撵到了代府门口,请着她表姐去宫里陪她唠嗑。这话题莫名其妙就转到了仝公子身上。


“我管他做甚,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你莫要嘴硬,我从小与你一同长大,一说起他来你眼神都变了,还敢说不在乎?”


话落,太子刚从朝堂下来,看着自家太子妃与代小姐说小话正说的开心,也没多打扰。只是听到仝公子的事,顺嘴说了一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代小姐本就忧心,这当朝太子太子妃都如此说了,她更是有些难过。便兴致缺缺地告别了二人准备出宫。


太子妃看着代小姐红着眼眶上了轿子,叹了口气,转身就是给了太子一眼刀。


“龚子棋我告诉你,要是仝卓那个大猪蹄子敢辜负了我表姐,我定让你入了那宝贝房!”


太子也委屈啊,好端端给人说个媒还被自家夫人数落成这个样子。太子:我恨。


代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贸然前往仝公子家怎么说都不合规矩,只好托茶馆的小吏帮她捎句话,问问仝公子的近况。


后来听说是仝公子从西域求得了不得了的方子,令人闻风丧胆的疫病治的是干干净净。代小姐也奇怪,这病这么容易好的吗,不过仝公子总归是平平安安,她总算是可以安心尝她的春茶了。


佳偶天成这种故事虽说少见但也不能说没有。还没入秋仝公子总算是如愿以偿把代小姐娶进了门。


代小姐,不对,是仝夫人。刚刚把他们俩的长女哄去睡了,她才悄悄踩着槐花回了自己的卧房。


“月儿已经睡了吗?”


“是啊,今天一天在学堂累坏了。”


“我夫人也辛苦了呀,来,夫君给你捏肩捶腿。”


隔天太子妃来看外甥女儿,就坐在书房和仝夫人聊起来了。


“你可是不知道,当时你家那口子为了娶你可是费了老鼻子劲。又是差人在茶馆里散消息,又是让我和子棋劝你。不过有情人终成眷属也不是坏事,他要是敢负了你,我就让子棋给他随便安个罪名收拾了他。”


“你刚刚说啥?疫病那事儿假的?”


……

……

……


“仝仝仝仝卓没和你说过?”


仝夫人的手绢都被她攥得发皱了。


“表姐我我我我失言了!我先走了啊!你别生气啊!”


“仝卓,给老娘滚回来!”


仝月儿晚上坐在凉亭里看热闹,自家娘亲以往是拿爹爹的书卷成筒状抽他,今天可好,她抡得是太师椅。


“狗贼!骗得老娘嫁给你还给你生孩子!你看我怎么让你进宝贝房和太子做伴!”






睡前读物

醋精的缺席(中)

废话不说了,上吧马叔叔~

======


代玮静静地在隔间里流了一会儿眼泪,心力和体力都随着眼泪流尽了,不知道筵席散没散,想着反正也没人会来找他吧?


戴上了擦好的眼镜后,又仰着头闭了一会儿眼睛,蹒跚着站了起来,推开了门。


门外立着一个人,毫无疑问是马佳。


代玮假装没看见,眼皮都没抬,打算从他身边绕过去的时候,被马佳抓住了手腕。


“你咋哭了呢?”马佳有些心疼地扳过代玮的肩膀,手劲儿都不敢使,那孩子太瘦了,马佳怕自己稍一用力就把他肩膀捏伤,“有啥伤心事儿跟你佳哥说,咋能哭成这样?衣服都脏了。”


代玮依然冷着脸,微微蹙眉从下到上扫了一眼马佳,“你在外面站多久了?”...

废话不说了,上吧马叔叔~

======


代玮静静地在隔间里流了一会儿眼泪,心力和体力都随着眼泪流尽了,不知道筵席散没散,想着反正也没人会来找他吧?


戴上了擦好的眼镜后,又仰着头闭了一会儿眼睛,蹒跚着站了起来,推开了门。


门外立着一个人,毫无疑问是马佳。


代玮假装没看见,眼皮都没抬,打算从他身边绕过去的时候,被马佳抓住了手腕。


“你咋哭了呢?”马佳有些心疼地扳过代玮的肩膀,手劲儿都不敢使,那孩子太瘦了,马佳怕自己稍一用力就把他肩膀捏伤,“有啥伤心事儿跟你佳哥说,咋能哭成这样?衣服都脏了。”


代玮依然冷着脸,微微蹙眉从下到上扫了一眼马佳,“你在外面站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就听见你在里面哭,到底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佳哥帮你削死他。”


代玮大抵可以推测出他和仝卓的事没被马佳发现,便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不用你管。”他略显吃力地挣开了马佳的手,走到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解开衬衫的三颗扣子,因为喝了酒,胸口红红的。


他平日里都是一板一眼地将扣子扣到最上面,忽然露出大片胸口,明明只是锁骨和浅浅的肋骨,平坦而又干瘪,和女人的丰润柔软没法比,却令马佳喉结一滚,挪不开眼睛。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代玮的身后,代玮没看、也懒得多看马佳一眼。


他俯下身子,打开水龙头,侧着头直接用嘴巴接水漱口,又顺道儿捧着水抹了一把脸和脖子。


闭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合、粉嫩的小舌头微微伸着的样子,让马佳不禁幻想起——代玮跪在他两腿之间给他口。




代玮感觉到有一只很暖的手在抚着他的后背,湿着脸抬起头,水沿着刘海吧嗒吧嗒滴着,胸口湿成一大片,马佳长臂一伸扯过两张纸递给代玮擦脸,一低头就看见洇湿的布料透出的代玮若隐若现的r尖,r晕小小的,粉粉嫩嫩,如他本人般清秀可爱。


真令人抓心挠肝。


马佳脱下了连帽的薄外套,让代玮换上,上半身只穿着一件工字背心,露出他引以为傲的军人身材,可惜代玮没啥心情欣赏,还算是给面子地乖乖换上了马佳的衣服。


“我送你回去吧。你状态太差了,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马佳压低了音量,说得温温柔柔的,眼睛里也朴实恳切,让代玮没法拒绝。




马佳真是送佛送到西,一路把代玮送上了楼,代玮也不介意身后多个尾巴,反正马佳是直男,他自己不嫌恶心,就随他跟在屁股后头也无妨。


马佳有点儿诧异,代玮的公寓地段是不是太好了点儿,这附近住的可都是非富即贵,物业都跟一般小区不一样,从一楼大厅到电梯间里,金碧辉煌的。


代玮开了门之后马佳就更震惊了,这大平层也太阔气了,这房子得几千万吧?


“你自己住这么大房子?”


代玮点了点头,虽然仝卓也和他一起住,但仝卓八个月没回来了,俩人还不能公开,跟自己住也没区别了。


“你自己的房子?”


代玮又点了点头,虽然是仝卓买的仝卓还贷款,就代玮当导员的那点儿微薄的薪水,咱一辈子也买不起这房子的一个厕所,更何况这房子有四个厕所,但反正房产证写的代玮名字,房子就是代玮的没毛病。


马佳寻思代玮该不会是个富二代,女人玩腻了,忽然喜欢上被男人玩了。又马上就发现事情不对,转业军人侦查敏锐度毕竟还在,虽然玄关只有代玮的鞋,屋子也没合影,很多摆在明面的东西,都是单人份,就好像对方的存在是一件需要掩饰的事一样,可两个人留下的生活痕迹不是那么容易就躲过马佳的眼睛的——“代玮该不会是被哪个有钱的变态包养了吧?养在这种豪宅里,明知不光彩,所以遮遮掩掩的?”


马佳跟着代玮一路进了豪宅主卧,正在那儿参观,一回头,代玮竟然在他旁边脱了个精光。


“卧槽,老弟,你屋这儿还一活人呢,你……”


“有什么事儿吗?”代玮脱得落落大方,一方面是赌气,一方面是想着反正马佳是直男,他是不管不顾,内裤都脱了,光着两只小脚丫踩在地毯上,修长纤细的两条大腿光溜溜儿的直晃马佳的眼睛。


唯一让马佳感到违和的是代玮两腿间确实晃悠着一团,他那块儿也秀气,这会儿安稳地耷拉着,在微凉的空气里小小的一团,马佳特好奇它充血的时候会啥样,估计也就像个小滋水枪似的没啥杀伤力,跟自己的意大利炮没法比。


代玮光着身子把脱下来的衣服连带着马佳的那件都扔进了洗衣机里,一路走进的浴室,“佳哥冰箱里有饮料,方厅有酒柜,厨房有茶和咖啡,你自取吧,你要是走的话,帮我把门带上,要是愿意等会儿的话,洗衣机带烘干,一会儿你可以直接穿回去,晚上了,天也有点儿凉了。”


马佳点了点头,说,“那我等会儿。”


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凉茶,听着浴室的水声,马佳用冰凉的易拉罐抵在额头上,他不敢闭眼睛,一闭上眼睛就来气!靠,到底是哪个犊子把小孩拐带坏的!真他妈的欠削!变态同性恋都是淫秽乱搞又猎奇的主,连这么清纯禁欲的乖小孩都不放过!


想来像代玮这样的冷美人,也会在某个有钱男人身下扭着腰红着眼睛承欢吗?也会像女人一样用腿缠着某个男人的腰吗?他的脚踝那么细,就算想逃也会被拉着脚踝拽回去吧?想想代玮的声音软软的、低低的,gc时的呻吟肯定也特别好听……


他为什么要这样作贱自己呢?为了钱吗?被胁迫吗?


他那么爱哭,那个有钱的变态也一定很喜欢弄哭他吧?


靠!有钱人就是花招儿多!代玮也太可怜了!


马佳的内心深处涌起一阵要帮助失足少年改邪归正正义感,如果那个有钱的变态不肯放人,现在代玮这边有马佳在,马佳不信搞不定!


睡前读物

醋精的缺席(下)

点进评论看全文链接~

全文都在这里了~

点进评论看全文链接~

全文都在这里了~

肥牛|旅行
梦里的海总是不一样的

梦里的海

总是不一样的

梦里的海

总是不一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