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未都

2095浏览    102参与
— —

新华书店发现的这本书

好看     可爱

猫的照片附上了脑洞文案,又结合了每只猫咪本身的性格,看得出博物馆对猫咪的细心照顾了…

新华书店发现的这本书

好看     可爱

猫的照片附上了脑洞文案,又结合了每只猫咪本身的性格,看得出博物馆对猫咪的细心照顾了…

江行江

破案了!马爷与于谦交好的原因我们终于知道了!

#于是一则用梗。马未都酒后自述:从见郭德纲的第一面我就暗暗发誓,于谦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破案了!马爷与于谦交好的原因我们终于知道了!

#于是一则用梗。马未都酒后自述:从见郭德纲的第一面我就暗暗发誓,于谦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漫点随笔

咖啡馆年龄断层


儿子上吉他课的琴行旁,有一家咖啡馆,是那种让人看了有点不想进去的店,但是无奈天气太热,只好一头扎进去求活命。

咖啡馆里烟味浓重,还好不是乌烟瘴气。老板腾出一个位置给我们,还特地递过来一个烟灰缸,我不抽烟,眼睛到处瞄,对面墙上贴着老唱片和封面,大概是上世纪中页的音乐名人?墙面左手边挂着一把高尔夫球杆,右边是一个假鹿头。老板感觉四十岁的样子,顾客们一个比一个老,两鬓斑白的中年男,谈自子孩子上中学琐事的大姐,进进出出大腹便便的商人模样的人。

我感觉我在这里不仅是最年轻的,而且是最幼稚的。我右手边一个沉稳的大叔,跟老板说,我待会有个兄弟来谈一下项目,你给我准备什么什么,他说话时,我的无人机刚好呜呜...


儿子上吉他课的琴行旁,有一家咖啡馆,是那种让人看了有点不想进去的店,但是无奈天气太热,只好一头扎进去求活命。

咖啡馆里烟味浓重,还好不是乌烟瘴气。老板腾出一个位置给我们,还特地递过来一个烟灰缸,我不抽烟,眼睛到处瞄,对面墙上贴着老唱片和封面,大概是上世纪中页的音乐名人?墙面左手边挂着一把高尔夫球杆,右边是一个假鹿头。老板感觉四十岁的样子,顾客们一个比一个老,两鬓斑白的中年男,谈自子孩子上中学琐事的大姐,进进出出大腹便便的商人模样的人。

我感觉我在这里不仅是最年轻的,而且是最幼稚的。我右手边一个沉稳的大叔,跟老板说,我待会有个兄弟来谈一下项目,你给我准备什么什么,他说话时,我的无人机刚好呜呜飞上了天,弄得他们好不惊讶。

我有点不好意思,跑进里屋找厕所,锁上门环视,卫生间的墙壁上挂满了名人照片,李冰冰,成龙,三毛等一系列大姐,大叔,大婶,小便池正对着顾客的脸也挂着一张照片,正是观复博物馆的马未都先生,洗手台上一个相框倒放着,我一看,是郭德纲...这些厕所名人的平均年龄有55岁吧?

回到座位上,右边谈项目的兄弟也来了,两个人讨论着安徽某地到唐山的高铁某个标段的工程,喝了一杯咖啡觉得不过瘾,要求老板添了两杯别的咖啡口味,后来说得口干舌燥,还各要了一杯茶水痛饮。

和许多刻意追求古旧,或者小资情调的咖啡馆不同,这个小店自带陈腐气息,一群可怜的中年人在这里假装消闲,满腹心事,一点时间也不想浪费。真是羡慕年轻十岁的人,还有资格在咖啡馆以繁忙为名,消磨一去不复返的大把美好时光。


晨之晓

大事情上不敢较真儿所以都在自以为有能力的小事情上死较真儿,大概也是环境所致吧。

大事情上不敢较真儿所以都在自以为有能力的小事情上死较真儿,大概也是环境所致吧。

晓叶子谈
晓叶子谈
少卿大人的小狐狸

山中有日月,古物载古今

深者看深,浅者看浅,虽不能言,天地自现~

千百年的沉寂,历史之悠然,这就是文物的魅力所在~

观复嘟嘟,有物为证,我有故事,等你来听………听高山流水,听古来世情~~

————记上海观复博物馆*私人馆藏*精美古器,风雅个性[爱心][爱心][爱心]

山中有日月,古物载古今

深者看深,浅者看浅,虽不能言,天地自现~

千百年的沉寂,历史之悠然,这就是文物的魅力所在~

观复嘟嘟,有物为证,我有故事,等你来听………听高山流水,听古来世情~~

————记上海观复博物馆*私人馆藏*精美古器,风雅个性[爱心][爱心][爱心]

parton

干货满满的良心综艺,事实证明我国原创的综艺也很优秀,而且寓教于乐,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果能出一档国乐节目我一定疯狂打call

干货满满的良心综艺,事实证明我国原创的综艺也很优秀,而且寓教于乐,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如果能出一档国乐节目我一定疯狂打call

老马迷途

马未都 | 朋友臧天朔

    写这篇悼文时,手机里还在播放臧天朔的《朋友》。今天从早到晚一有空闲就播放这支歌,反复听反复有感觉。这些年随着年龄增长,感觉增厚,多了一层忧伤。早晨接到天朔去世的噩耗,先是不信,马上核实后扼腕长叹。


    去年在首都机场候机,正准备登机时就听到一声大喊:“老马!”寻声望去,远远地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天朔灿烂的笑容。天朔人过五十,笑容仍如五岁孩童,天真无邪,通透敞亮。我们俩匆匆寒暄几句,然后各奔东西。谁知此次擦肩而过竟成永别!


    我和天朔不算很熟,碰面都在...

    写这篇悼文时,手机里还在播放臧天朔的《朋友》。今天从早到晚一有空闲就播放这支歌,反复听反复有感觉。这些年随着年龄增长,感觉增厚,多了一层忧伤。早晨接到天朔去世的噩耗,先是不信,马上核实后扼腕长叹。


    去年在首都机场候机,正准备登机时就听到一声大喊:“老马!”寻声望去,远远地就在人群中看见了天朔灿烂的笑容。天朔人过五十,笑容仍如五岁孩童,天真无邪,通透敞亮。我们俩匆匆寒暄几句,然后各奔东西。谁知此次擦肩而过竟成永别!


    我和天朔不算很熟,碰面都在朋友的聚会上。他的歌我也不算很熟,只熟一支就是《朋友》。这歌从词到曲太符合我们这一代人的口味了,味厚且重,余韵徐歇。尤其在大型演唱会上,只要天朔唱《朋友》就是此次演唱会的高潮,万头攒动,灯光闪烁。千百人共唱同一支歌,显然词曲都能深入人心。


“朋友”这个词在我们这一代人心目中举足轻重。我们自幼对“朋友”的理解就是“两肋插刀”,为朋友做些事,帮朋友些忙,心中之快活是今天的年轻人很难理解的。朋友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概念中多为江湖,义气自打水泊梁山以来都是民间交往的最高标准。不计成本做事,不要回报做人,构成了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社会交往的黄金法则。“有福同享,有难共当”决不是挂在口头上虚情假意,而是生活中自觉践行。


天朔创作《朋友》时年仅二十二岁,才华横溢。二十二岁写下此曲是音乐天才,表达这词则是内心实感。一个二十二岁风华正茂的青年,理论上还不知人生的酸甜苦辣咸,但却有如此认知,给人以老到持重之感,以致此歌三十年长盛不衰。在各类可以歌唱的场所,此歌一起,便是合唱。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告诉我;......”这歌词写得苍劲,唱得温情。我们年轻的岁月正值国家大变革,人情远去,利益扑来,让每个人惶恐不安。人情这个东西很怪,有它再穷的日子过得都舒心,没有它再富的日子都让人胆颤心惊。我们这一代人靠人情度过了青葱岁月,在最穷最艰苦的日子里依然有歌声,依然有笑声。


人情与利益的博弈中,人情似乎一点一点地丧失阵地。习惯于人情社会的一代人会有痛苦,长时间无法解脱。我一直认为有艺术天赋的人千万不要陷于生意,所有生意都不贴谱,只会给人带来麻烦甚至灾祸。天朔就是如此,开酒吧就是错误。虽然酒吧是减压宣泄的地方,可以尽兴,但酒吧也是多是非的地方。

天朔为此身陷囹圄。他进去时网络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但也轩然大波。朋友之间电话打探,啧啧惋惜。天朔一去几年,出来时还是一如孩童般的笑容,没有怨恨,没有沧桑,这让人吃惊。一次在饭桌上,我们挨着坐,东扯西拉,他告诉我准备复出,做一场演唱会,在北戴河,到时候请我来。后来演唱会举办了,但我没去。没去的原因是我感觉年纪大了,无法摇滚了,连摇摆都晕,再者说真觉得与年轻人有代沟了,站在台下一同听歌感觉自己有点儿傻。网上搜出来看看听听得了,其实我对天朔的歌只喜欢《朋友》。


摇滚乐风行的九十年代,我已经三十而立。从小 喜欢诗词小说的我与摇滚乐格格不入。我们小时候的音乐最豪放的就算《我的祖国》了吧,“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思来想去,这歌主题也挺强悍的,也有点儿青春肆意的冲动。

谁年轻谁都容易冲动。今天的人不到四十都还年轻,不到六十都还有火气。天朔出来后说过 一句话:“回头看,人生有一些单,你是必须去买的。”我仔细想想,的确如此。我们这一代人不同时候都买过不同的单,只不过惨烈程度不一、付出代价不一罢了。


我早晨上班路上得知天朔远行的消息后给梁天打了电话,我知道他俩的交情很深。梁天告诉我,他在医院待到凌晨四点,送了朋友最后一程。梁天说他的那部新片《让我怎么相信你》是天朔做的音乐,这也是他生前最后一部音乐作品了。我听着梁天电话那头的叹气声,想着很久以前又好像发生在昨天晚餐上的聊天,感叹人生叵测,吃饭聊天与朋友远行实际是一件事。

朋友的江湖或者江湖的朋友是件说不清楚的事情。天朔一直认为江湖是他的生活,只有大小之分,无法摆脱。“江湖”一词在中国文化中含义颇深,很难理解。曹操认为是四方,“江湖未静,不可让位”;白居易认为是社会,“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范仲淹认为是隐士所居之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至于我们这一代人,江湖则是上述认为之全部。我喜欢黄庭坚的一句诗: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我在灯下写文为朋友天朔送行,想起两人惺惺相惜的碰杯,杯酒下肚,古道热肠。没有利益的酒是可以多喝几杯的,这酒不单单是酒,还是兄弟,更是江湖。所以杜牧说:潇洒江湖十过秋,酒杯无日不迟留。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你有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离开我。”天朔的《朋友》太悲壮了。这歌词这歌声重的谁也接不住,这可能就是《朋友》三十年不衰的原因吧!

天堂有歌有朋友,天朔有朋友有歌;歌与朋友缺一不可。天朔安息!

                                                                                2018.9.28灯下

转载自《巫山夜语》


作女千树

期待姜文的《邪不压正》,期待窦文涛新一季的《圆桌派》。

期待姜文的《邪不压正》,期待窦文涛新一季的《圆桌派》。

嘚啵儿的小鱼干

来来来贫乳们 马爷夸奖了 原来古代审美是这样的

来来来贫乳们 马爷夸奖了 原来古代审美是这样的

莫失莫忘

马爷,您说什么都对🌟🌟🌟
给您爆灯打电话😸😸😸
新一季圆桌派第一期《真功夫与侠客梦》
我对武侠一直有一种谜一般的执念,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依稀记得这是《射雕英雄传》中对郭靖的一种评价;我个人其实更喜欢的是那种: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飒爽。侠之一字于我而言,意义非凡,而我却很难用言语来准确表达什么是侠。
《圆桌派》新一季第一期参与者:窦文涛,马未都,马家辉,徐皓峰。

马爷,您说什么都对🌟🌟🌟
给您爆灯打电话😸😸😸
新一季圆桌派第一期《真功夫与侠客梦》
我对武侠一直有一种谜一般的执念,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依稀记得这是《射雕英雄传》中对郭靖的一种评价;我个人其实更喜欢的是那种: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飒爽。侠之一字于我而言,意义非凡,而我却很难用言语来准确表达什么是侠。
《圆桌派》新一季第一期参与者:窦文涛,马未都,马家辉,徐皓峰。

幽幽南山

无足以聊骚之杂谈

像是进入了一个所谓的“艺术家怪圈”,渴望别人懂,但所有人都不懂,,,(当然“艺术家怪圈”是我从道长梁文道还是陈丹青那里听说而自己谬论得来的)最后就是我从来都不是你们以为的以为,,,

我从不觉得我自己是一个不善于言谈的人,
但别人总是这样觉得,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或者思想或者认知不同吧,我总是这样认为,,

以至于别人和我斗图那样一件有趣的事,我都觉得无聊,实在是没的办法了就和他斗了20分钟图,实在是无趣也实在无聊,也实在是无知,,,也实在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变态,,,
有时候也会有惬意的畅谈,比如我喜欢钓鱼和摄影讨论这些总有独特见解,或者相见恨晚,,,

至于艺术和文学以及认知,
我自己感觉吧,我不介意你不...

像是进入了一个所谓的“艺术家怪圈”,渴望别人懂,但所有人都不懂,,,(当然“艺术家怪圈”是我从道长梁文道还是陈丹青那里听说而自己谬论得来的)最后就是我从来都不是你们以为的以为,,,

我从不觉得我自己是一个不善于言谈的人,
但别人总是这样觉得,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或者思想或者认知不同吧,我总是这样认为,,

以至于别人和我斗图那样一件有趣的事,我都觉得无聊,实在是没的办法了就和他斗了20分钟图,实在是无趣也实在无聊,也实在是无知,,,也实在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变态,,,
有时候也会有惬意的畅谈,比如我喜欢钓鱼和摄影讨论这些总有独特见解,或者相见恨晚,,,

至于艺术和文学以及认知,
我自己感觉吧,我不介意你不懂,也不介意不苟同,,,

小学时都喜爱文学,想当个作家,诗人,这有点太遥远了吧,也不能说爱好,也不能说天份,但总感觉差点什么,也许差点的什么就是认知吧,认知还达不到,有时候想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入神了入定了,一想都是几个小时,但过程总是美好的,有种意想不到的快感,也许这种快感只有这时候才能达到极致,
音乐我一个五音不全的人怎么会懂,心里想的,但是自己就是喜欢这种让人舒服的放松方式,尤其大爱民谣,中国风,尤其现代诗改成的歌曲,那次我看到《看理想》有个(呼吸)的节目第一篇有个老师和学生讨论谈论钢琴的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以前也不可能接触过,但是仔细的听完了,发现原来这其中乐趣,但自己只是欣赏的角度看待,然而技巧之类并不懂。


艺术以及认知我感觉吧这都是相对性的,一个人的审美都是从艳俗到高雅再到艳俗,比如,你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她只是美,前期你只是喜欢外表,后期都会发现她为什么漂亮,漂亮在哪,又只是漂亮只有漂亮吗?你那么发现你喜欢她的性格,以及内在气质,文学修养,,等等丰富到有血有肉,不再只是画皮,,,
认知我认为就是在画圈画圈的过程,一个人的认识总是不断的在扩大在丰富着,那个认知的圈也是在不断的融合放大,,
为人处世的态度,我更多的趋向无马未都(马爷)的处世之道,或者说是趣味,或者说是追求,喜爱文学会点创作,有自己的爱好还做到极致,文化历史不能说头头是道也着实变态,信奉着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
对我来说追求到极致也就够大头死变态的,,,
这也是我的大头死变态,,,




——无足以聊骚之杂谈
——2017.8.19
——大恒

忆美特之家

上海中心37层,

观复博物馆前台的青花瓷地面,

有点惊艳的感觉,,,

上海中心37层,

观复博物馆前台的青花瓷地面,

有点惊艳的感觉,,,

狼堡

最近都在喜马拉雅上面听观复嘟嘟 其实晓松说和逻辑思维也不错啦 不过还是看优酷视频版更过瘾 会有一些图像资料 而且这种知识类脱口秀看多少遍都不嫌腻 淘了两本书可以随时翻查 典藏版是买茶杯的赠品 数量稀少囤着等增值吧

最近都在喜马拉雅上面听观复嘟嘟 其实晓松说和逻辑思维也不错啦 不过还是看优酷视频版更过瘾 会有一些图像资料 而且这种知识类脱口秀看多少遍都不嫌腻 淘了两本书可以随时翻查 典藏版是买茶杯的赠品 数量稀少囤着等增值吧

鲸鱼腹

复观·观复

  在前往首都机场的路上,我见时间尚早,便让车子驶下高速,去了一下观复博物馆。这不是我第一次探访这个马未都的私人博物馆了,写游记是个好习惯,我在博客找到《ia女郎之谜》,里面就记录了2008年10月,我与朋友驾车前去,却受困于北京交通的拥堵,结果是缘悭一面,而这次则终于如愿。


  最初,我读马未都说收藏书系的《家具》、《陶瓷》、《杂项》等几种,觉得很好,受益很多,而他的电视节目,包括《百家讲坛》、《都嘟》,我也喜欢。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评价一件文物,从不用“很贵”、“很值钱”一类的词语,而总是说“很重要”,这种态度很让我敬服。


  “观”就是看,“复”就是一遍又一遍。“观复”...


  在前往首都机场的路上,我见时间尚早,便让车子驶下高速,去了一下观复博物馆。这不是我第一次探访这个马未都的私人博物馆了,写游记是个好习惯,我在博客找到《ia女郎之谜》,里面就记录了2008年10月,我与朋友驾车前去,却受困于北京交通的拥堵,结果是缘悭一面,而这次则终于如愿。


  最初,我读马未都说收藏书系的《家具》、《陶瓷》、《杂项》等几种,觉得很好,受益很多,而他的电视节目,包括《百家讲坛》、《都嘟》,我也喜欢。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他评价一件文物,从不用“很贵”、“很值钱”一类的词语,而总是说“很重要”,这种态度很让我敬服。


  “观”就是看,“复”就是一遍又一遍。“观复”创馆于1996年,北京的这家最初在琉璃厂,后来才搬到张万坟。从博物馆的外观看,它是令人失望的,与它的内涵完全不相称,就象一座两层的小厂房,还是十分山寨的那类,里面的规模也比我想象中的小,然而,它藏品的质量是极高的,足以碾压大多数副省级的公立博物馆。


  家具、陶瓷、杂艺和门窗无疑是精品,布展也独具匠心,用以体现“与古人对话,与文化同行”的理念。它们散发着穿越时空的光泽,让人感受到古人的精致生活、和精神上的追求。那些洗练的椅具、素雅的小碟、虎皮的彩碗、精巧的手炉、美伦的剔红……,都是我极喜欢的。我想,我会爱不释手,如果我能触摸的话,它们就仿佛还都带着古人把玩的手温。


  

 

   

.

来源:鲸鱼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