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王

12493浏览    76参与
半糖
刘能的腹肌什么时候成型

刘能的腹肌什么时候成型

刘能的腹肌什么时候成型

♡UKE♡
寻11.16济南场马王雀跃之地...

寻11.16济南场马王雀跃之地的姐妹!!!
一起去看现场啊啊啊姐妹🏃️

寻11.16济南场马王雀跃之地的姐妹!!!
一起去看现场啊啊啊姐妹🏃️

时栖
惨绿少年,原指穿浅绿衣服的少年...

惨绿少年,原指穿浅绿衣服的少年,后引申为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出自《幽闲鼓吹》。

惨绿少年,原指穿浅绿衣服的少年,后引申为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出自《幽闲鼓吹》。

kcode805

【冰與火之歌同人】 《坦格利安三兄妹,T:Always and Forever 1》

※靈感來自《初代(始祖)吸血鬼》的誓言與相關設定;有吸血鬼日記、初代(始祖)吸血鬼、暮光之城吸血鬼的元素!

※本篇文屬於平行世界

※CP:卓戈/達里奧/雷加x韋賽里斯

※超級OOC!我講真的!😐

※看文請私訊我,因為直接po上來的話,連結一定會被屏蔽😑

※靈感來自《初代(始祖)吸血鬼》的誓言與相關設定;有吸血鬼日記、初代(始祖)吸血鬼、暮光之城吸血鬼的元素!

※本篇文屬於平行世界

※CP:卓戈/達里奧/雷加x韋賽里斯

※超級OOC!我講真的!😐

※看文請私訊我,因為直接po上來的話,連結一定會被屏蔽😑

月月弥
我流马王√我好想看他两互撩!(...

我流马王√
我好想看他两互撩!(想peach√
看不到我就自己画了233
滤镜好好康

我流马王√
我好想看他两互撩!(想peach√
看不到我就自己画了233
滤镜好好康

又到了最头大的起名时间

第三维度的里世界游戏

简要: 山寨版重启权游 纯属娱乐

现实世界中龙妈扮演者发推怒斥 “只有飞行这一部分才是真正的烂尾!” 重启版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为了剧情更加科学连贯镜头开始回放。 镜头切下这一幕,龙妈正带领众人前往龙石岛的船上。

瓦里斯撑着太阳伞?没看走眼?走错片场了还是花絮呀?而龙妈霸气十足的卧坐着,风情万种。

跳转到了下一个镜头:第一季里龙妈和马王的新婚仪式上,这次是海上婚礼…

血腥预警!warn!

他们一起乘坐着小船,进行各种“探索”。海里面有海蛇马王不怕,龙妈也不害怕 ,因为马王可以徒手抓蛇保护龙妈,船的另一头有牧羊女守卫,不幸的是她正被蛇群拉入海里。这时马王抓着一把打结的蛇扔到我所...

简要: 山寨版重启权游 纯属娱乐

现实世界中龙妈扮演者发推怒斥 “只有飞行这一部分才是真正的烂尾!” 重启版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为了剧情更加科学连贯镜头开始回放。 镜头切下这一幕,龙妈正带领众人前往龙石岛的船上。

瓦里斯撑着太阳伞?没看走眼?走错片场了还是花絮呀?而龙妈霸气十足的卧坐着,风情万种。

跳转到了下一个镜头:第一季里龙妈和马王的新婚仪式上,这次是海上婚礼…

血腥预警!warn!

他们一起乘坐着小船,进行各种“探索”。海里面有海蛇马王不怕,龙妈也不害怕 ,因为马王可以徒手抓蛇保护龙妈,船的另一头有牧羊女守卫,不幸的是她正被蛇群拉入海里。这时马王抓着一把打结的蛇扔到我所站着的桥上。这种生物离开了水立即奄奄一息。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另一头。说时迟那时快,瞥见被海蛇拉入海里的牧羊女巫,海蛇包围她 一拥而上,像一只大型猎物被搜刮,眨眼功夫女巫已离海面十几米高海蛇们正快速旋转着。顷刻间,这名女尸则成了一具骷髅,坠入海底散架了…激起千层浪

龙女瞬间变成另一人一个神似我同学的人,目送着马王爬上了岸并且轻松碾死一直停在他宽厚肩膀的蜻蜓。

(奇怪当时我为何不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和我同学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在返回的路上我同学莫名其妙地推了一车砖头,我们漫无目的的逃跑这可不好。

我们进入一个狭窄的阴森小路,阳光照射不到,只剩零星的光点透着树叶间的缝隙到达小路上。

逃亡的路上并不孤单,在前方几十米肉眼清晰可见是对恩爱的情侣,即使我有近视。

突然一只爬行动物闯进了原本两人行走就狭窄的小路,保险起见,我和她改变了并排走的方式 ,一前一后地行走。看起来像是鳄鱼,可它的移动速度异常惊人…看来这可不是普通的生物啊 ~
我们还未认清来者何物,它就以飞快的速度直击前面的情侣,它的身子化成一团黑影。 它撞上了那对情侣中的女性,它主动攻击了!!我们离得越来越近了,逐渐明了。 女生侧躺着,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血液汩汩地从小腿肚流经指缝又淌进泥土里,怪物继续享受着它的美食看它那强大的撕咬力!我们面面相觑着三人联合也不会是它的对手… 那个伴侣眼睁睁得看着自己的爱人倒在血泊中,脸上应恐惧而苍白极了(人性的弱点)

另一个版本(假设):男主毫无犹豫去拯救女主,同样倒在血泊中…

怪物徘徊着,没有离开的打算。它四处乱窜着,我们紧张躲避着,被它碰上请及时离开攻击范围,不然将会成为这恶魔怪物的盘中餐。在混乱的逃亡中我成了队伍的最后一人。

死神已经降临,在怪物攻击我同学失败后,同学的小推车里的砖头洒落一地救了我同学一命。

怪物恼羞成怒,放弃了我同学,发起了强势攻击它向我直冲过来,甚至能感应我所处的大概位置,我及时一跃跳出危险区域我有惊无险的躲过了一劫。

它像是认定了我,第二次在劫难逃了,我被它击中,这死法大概与那位女性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我终于看清了,这令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可怖长相,有着人脸的轮廓,丑恶的面孔,黑不见底的双瞳呈细长状 ,只有蠕动的嘴可以表达感情,因为玩耍了它,呈现的是愤怒地撇着嘴,在它撕咬的那刻出现微妙的表情变化,露出了孩儿般纯真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它为什么要这样呢,梦醒了。

(只有在梦中遇难方能醒来)

月月弥

这一周存的七小子相关摸鱼
全是不要人体的瞎糊
(含有一点马王向注意避雷

这一周存的七小子相关摸鱼
全是不要人体的瞎糊
(含有一点马王向注意避雷

深海玙鹿

全看完好气呀!😂😂😂

我现在最喜欢的龙母cp居然还是马王(马龙cp?王母cp??)从一开始就觉得后来跟囧诺有点儿迷。

虽然看第一季刚开始时贼害怕马王,结果看到最后才发现,马王和龙妈才是真爱呀!虽然是“先婚后爱”的戏码,但马王活着时,龙妈才是真的被宠成了小公主。

她愿踏入火中为他殉情,浴火重生归来后的是七国女王,而不是大草海的卡丽熙...

When the sun rises in the west and sets in the east, when the seas go dry and mountains blow in the wind like leaves...

Then...

全看完好气呀!😂😂😂

我现在最喜欢的龙母cp居然还是马王(马龙cp?王母cp??)从一开始就觉得后来跟囧诺有点儿迷。

虽然看第一季刚开始时贼害怕马王,结果看到最后才发现,马王和龙妈才是真爱呀!虽然是“先婚后爱”的戏码,但马王活着时,龙妈才是真的被宠成了小公主。

她愿踏入火中为他殉情,浴火重生归来后的是七国女王,而不是大草海的卡丽熙...

When the sun rises in the west and sets in the east, when the seas go dry and mountains blow in the wind like leaves...

Then you will return, my sun-and-stars, and not before.

——我生命中的月亮

——我的日和星

(呜呜呜,我的日月星辰cp啊😭😭😭)

又到了最头大的起名时间

【仲夏夜之梦 】 与原著有不符,一切以尊重原著为主

前:

那一年丹妮莉丝13岁。
为了哥哥韦赛里斯的复国梦,振兴家族,她被悄悄地安排了婚事,直到大婚的前一天,她才知道。无奈,凄然。
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草原蛮子,把她作为筹码嫁给草原上最强部落的首领——卓戈卡奥,以换来有着四万兵的一只军队渡过峡海夺回铁王座继续家族使命。
她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信任哥哥韦赛里斯,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在她很小的时候,妈妈曾告诉她,关于她的家族-坦格利安家族…她是瓦雷利亚人 她和哥哥作为唯一坦格利安家族的血脉
在那个古老的传说里
伟大的瓦雷利亚自由堡至全帝国上下敬畏着太阳,族人崇拜它无论在寒冷的高原上还是在狭长的海湾,太阳是大自然诡谲现象的象征,是人类的希望。...

前:

那一年丹妮莉丝13岁。
为了哥哥韦赛里斯的复国梦,振兴家族,她被悄悄地安排了婚事,直到大婚的前一天,她才知道。无奈,凄然。
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草原蛮子,把她作为筹码嫁给草原上最强部落的首领——卓戈卡奥,以换来有着四万兵的一只军队渡过峡海夺回铁王座继续家族使命。
她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信任哥哥韦赛里斯,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在她很小的时候,妈妈曾告诉她,关于她的家族-坦格利安家族…她是瓦雷利亚人 她和哥哥作为唯一坦格利安家族的血脉
在那个古老的传说里
伟大的瓦雷利亚自由堡至全帝国上下敬畏着太阳,族人崇拜它无论在寒冷的高原上还是在狭长的海湾,太阳是大自然诡谲现象的象征,是人类的希望。

她不会知道她那颗孤独寂寞已久的月亮正将遇到生命中的太阳,还有星辰作伴。

中:

大婚当夜,繁星点点,天空异常晴朗,细细的月儿挂在天边,照亮黑暗的草原…似乎连天上诸神也祝福着。
族人们欢快地庆祝着,举杯畅饮,篝火冉冉升起,伴随族人们的摇曳舞姿,帐篷内烛火跳动着,草原部落首领和落魄贵族的公主的花烛夜拉开了帷幕。

保留了传统部落的风俗,
丹妮必须一丝不挂的躺着等待她的男人她的夫君。
只有13岁的丹妮是害怕的, 甚至能感受她的颤抖
从小就缺乏安全感的她在此刻把不安发挥到了极致。
同时也是害羞的,她想用沉默镇定来掩饰。

丹妮看着卓戈眼神躲闪了一下,他们沉默的结合在一起,他是主动的她是被动的,丹妮像头安静的小鹿就好像这是一项任务。
那晚,她是只被驯服的小鹿,他是森林中的王…

随着彼此深入的了解,我们渐渐熟悉亲昵,我渐渐敢正视他。
有几瞬间我望着他深邃的眼眸,我只觉眼熟,仿佛这对眉眼已见过上千百回(前世缘分未完延续到今生)

他开始温柔只对我一人,我的温柔贤惠辅助了他,有时我也会使点野性子,他从未对我真正发过脾气,彼此成为了彼此。

后:

平日里我会去山野间采摘草药给因捕猎受伤的族人疗伤,这点微薄的草药知识是儿时妈妈传授的,在逃难时,疾病带走了母亲,留下兄妹二人。
是想着能给族人一些帮助,她从前是不敢想象有这么多人的爱戴,现在只想做到力所能及的事。

茫茫的大草原上,太阳显得无比巨大,烈日下,丹妮一头银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放眼望去在草原中极其耀眼。
但在平日里却与灰发无异。

在这个马的王国,以马为乐,与马相伴。
有时丹妮会骑着马儿在草原上奔腾,
四周苍鹰在无云的天空中打转,
或是牵着马在漫天彩霞的日子里漫步,
在雨后湿润的天气同马儿慢悠悠的散步,
悠闲快乐的日子。

卓戈无事时会骑着马与我会面,
奔驰而来的骏马在草原上带起一阵轻烟,马蹄狂翻,你是多么急切热烈的想我,
我会在那满腔心喜地望着他,
也会开玩笑地假装躲开。
族人们总是会看到
我和我的小白驹和他与他的黑骏马并列着,
一起看太阳落山,美丽的彩霞呀,看月儿隐隐出现,从白天到黑夜,我的日月星辰。
日暮黄昏时分,在余晖的映衬下,他的眼睛住着星辰我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伸手宠溺地摸了我头发。
我多么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一刻成为永恒。
我和卓戈,静静地看着天空由明黄色变为淡粉再到淡蓝色。
这大概是我生平最欢喜的事了。
大草原的日子是平静而快乐的。

夜里她再也不惧怕他了,凝视着卓戈的眼眸,像着了魔似的,她竟无法移开视线,深陷如水潭深的眼神,他渐渐走进,她主动迎上前,卓戈孔武有力又结实的双臂环抱住身躯娇小的她,感受到双臂间的力量,结实的胸膛和搏动的心脏,她真实感受到她的存在,有卓戈在她身边。
他轻轻地捧着她的脸,认真深情地说道“你永远是我生命中的月亮”“我知道我的日和星,我将为你存在”卓戈盯着丹妮的娇唇,一个温柔的吻。

丹妮知道他是爱她的,深刻的爱,视她如命。她的爱人她的丈夫在高大威猛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善良柔软的心。

没有了逃难日子的战战兢兢,没有了哥哥无休止的欺负,她在这里得到了爱,得到了尊严,一切美好的事都在这发生。她,丹妮属于这里。

末:

后来我有了卓戈卡奥的孩子,这个将会得到马神的祝福。孩子父亲我的爱人,在族人面前发下铮铮血誓为我为孩子,夺回原本的一切,夺回铁椅子,统一七国。

时间飞逝,逝者如斯,在日常侍女的悉心照料下,分娩期到了。卓戈一直守护在丹妮身边,几度昏迷,他那双温暖有力布满了老茧的大手紧紧握住我那苍白无力的小手,给我力量,在耳边哽唔道“我生命中的月亮,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丹妮挣扎了三天三夜,最终还是离开了连同腹中的胎儿。丈夫在床边一直跪着抱着尸体,直到尸体冰凉僵硬…她的出现就像一场梦…

丹妮离世时14岁。

月月弥
开始练习指绘!这是速摸!

开始练习指绘!
这是速摸!

开始练习指绘!
这是速摸!

螢_Hotaru.Ying

【權遊】【馬王 x 龍媽】


看完權遊大結局太難受了,特別想念第一季這對CP,覺得是龍媽一生最幸福的時刻了吧,多美好的回憶啊嗚嗚嗚 TT

【權遊】【馬王 x 龍媽】


看完權遊大結局太難受了,特別想念第一季這對CP,覺得是龍媽一生最幸福的時刻了吧,多美好的回憶啊嗚嗚嗚 TT

红二

【卓戈/丹妮莉斯】听说游牧民族的留学生每年都有一个杀人名额,是真的吗(论坛体)

cp是马王&龙女,阿囧只是姑姑的好侄子。现代校园au,大家没有什么血海深仇,纯沙雕

维斯特洛大学>生活>听说游牧民族的留学生每年都有一个杀人名额,是真的吗

发帖回复

返回列表 上一页 下一页 到第25页 [确认]

举报该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查看指定楼层

【楼主】匿名

加关注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

1L  楼主

如题。听说游牧民族的留学生每年都有一...

cp是马王&龙女,阿囧只是姑姑的好侄子。现代校园au,大家没有什么血海深仇,纯沙雕

维斯特洛大学>生活>听说游牧民族的留学生每年都有一个杀人名额,是真的吗

发帖回复

返回列表 上一页 下一页 到第25页 [确认]

举报该贴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查看指定楼层

【楼主】匿名

加关注

发消息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

1L  楼主

如题。听说游牧民族的留学生每年都有一个杀人名额,是真的吗

2L 

占坑

3L

真的

4L

是真的,只要报备给学城出入境管理委员会,多斯拉克族留学生每年可以合法豁免一次故意杀人或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但不包括强奸致人死亡,以及防火、爆炸、投毒、黑社会组织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致人死亡的情况

5L

楼上法学院的果然都是怪物

6L 楼主

我靠靠靠靠居然是真的?那我怎么办??我他妈的觉得我要凉了

7L 

只能通过决斗,你没答应和他决斗吧

8L

如果你答应了……

9L

那你听说过卡斯特梅尔的雨季吗,我们会在决斗时候替你放背景音乐助威的

10L

怎么可能,明显骗人的,怎么可以给蛮子这种权利,楼上抽风了吧

11L 

快看,除了楼主这里还有一个老实人,我们快来欺负他哈哈哈哈哈

不过我大概可以猜到楼主说的是谁,是今年到我们这边来交换的那个多斯拉克留学生,一米九几好恐怖一男的,今年马术比赛,学校里大半妞儿看见他驰骋的样子都差点昏死过去,我讲真,这种男朋友一般人也承受不起

12L

承♂受

13L

呔!网络并非法外之地

14L 楼主

我靠你们别笑了,我特么要愁死了,我真的好像惹到那男的了,虽然我从小跟着我爸练击剑,但是架不住差距也太大了啊?看我这小身板他还不一巴掌就给扇飞了

15L

楼主怎么就惹到他了?我感觉他因为瓦雷利亚语说得还不熟,平时也就独来独往,不太跟人讲话,也不是那种会挑事的人

16L 楼主

唉,我也不想啊,主要是他一天到晚黏着我姑姑,我姑姑烦他烦得不行,见天儿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昨天我姑姑在红堡地下大厅排练,那个留学生就来了,堵在门口带着一大捧花非要进去,我怎么和他说,他都听不懂,就非得进去,我就把他拦在外面,就这么拉拉扯扯他的花掉地上散了,然后他一下子变得跟要吃人一样,扯着我的领子都能把我提起来了,还用手指着我鼻尖,说了一大串我听不懂的语言,好他妈的吓人

17L

等一下……你姑姑?楼主莫不是我想过的那个有两个名字的男人

18L 

谁?这么快就掉马了吗

19L giant slayer

我好像也知道楼主是谁了……你是不是跟我们wilding徒步社团的某个姑娘搞过

20L 楼主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21L giant slayer

她说你浑身上下心眼儿软,只有那个地方还像个男人,你说你们哪种关系

20L 楼主

…………别管了!!总之我现在怎么办?我是不是得退学?

22L

唉,解铃还需系铃人,找你姑姑啊?你总得知道他为什么缠着你姑姑吧?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23L 楼主

唉,别提了……这个事情说起来还挺复杂的

总之,我们家属于那种……经商的吧,家族产业,然后我爸他们兄妹三个年龄差距还挺大的,所以我姑姑和我岁数差不多,说是姑姑,就跟个脾气骄纵的姐姐似的,得护着

现在我爷爷基本退居二线不管事了,主要是我爹在管着公司,我二叔是个纨绔子弟搞乐队的。 我们家家庭条件也不错,三代下来我姑姑是唯一的女孩子,一下两下就有点宠坏了。但是在我和我姑姑小时候,当时全球经济危机,再加上主要工厂所在的那个国家突然发生政变,我家生意受到很严重影响,陷入困难。

当时为了跟那个小国家搞好关系,得到一点商业上的优待,我爷爷就把我姑姑给定亲,许配给那边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了……

24L

……楼上这他妈是什么奇妙的狗血剧情……

25L

等一下,所以那个部落小王子就是……就是……就是那个游牧民族留学生?

26L 楼主

那可不吗!定完以后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很好,但是相隔太远也没有见面,我们都快要把这茬子事忘了。现在眼看我姑姑成年了,那个什么首领的小儿子,现在继承了他爹的位置应该叫卡奥了,居然千里迢迢追到这边来了,非要我姑姑跟他结婚

27L

……wdm

28L

让我缓一下我的三观

29L

我也幻想过十九岁的时候霸道总裁来娶我,但是部落酋长……

黑人问号.jpg

娶了我我跟他去干什么,去部落里面放羊吗

30L 楼主

你也不能怪我姑姑不答应……而且我姑姑特别要强一女的,自从高中开始就在搞女权运动,最近LGBT平权的活动策划也有她一份儿。她最讨厌就是包办婚姻这种事情,你想让她小鸟依人,嫁了人以后去什么游牧民族部落相夫教子,不可能

31L

楼主你姑姑莫非就是最近那个出场搞得跟邪教一样的……

千人大喊we are born to be free.avi

32L 楼主

我靠,那个龙,那个横幅,还有她哪来的这条这么中二的裙子……好的我真的很不想承认,但是这就是我姑姑……

33L

他们现在正在学校教堂门口喊口号,要求七神认可所有神圣的感情,不然七神就是邪恶而反自然的……我看那个教堂里那个老麻雀差点被气昏过去……

34L

他们这样的运动不能过审的吧……?有点担心……

35L

我靠楼主你要不要快去看看你姑姑!我好像看见学生会的人叫了学校保安来,现在正在推台子赶人

36L

我靠瑟曦兰尼斯特那个鸟人,当学校她家开的吗,老爸是校董了不起吗

37L 楼主

!!!对不起,我得走了,我看看我姑姑去,不然跟我爹和我爷爷没法交代

38L

楼主还缺姑姑吗

39L

欸楼主你快出来看看,这是你说的那个游牧民族吗

卓戈冲进人群.jpg

卓戈打翻两个保安.jpg

卓戈冲上演讲台.jpg

40L

我靠还真是,这他妈打架也太猛了吧

41L

打得好,我看那几个人推搡学生手下都没轻没重,好多被推翻在地上的,这要是踩踏了怎么得了

42L

我校警卫队办事水得一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伙脑抽的怂包,手下一点真功夫也没有

43L

我看那个留学生真是练过的啊,现在他脚下已经躺了一伙嗷嗷叫的了

44L

我靠……别说还真有点帅……

45L

这个胸肌我真的……而且长得其实很有异域那种感觉啊,就连发辫和胡子也很有男子气概……

只要眼妆化轻点(

46L

不用说了,我可以

47L

我也可以!!!!

48L

又开始了是吗

妈妈,有鸡.jpg

49L

我好像看见楼主了!!楼主冲过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诺冲进人群.jpg

雪诺被挤翻在地.jpg

雪诺可怜又无助.jpg

雪诺的狗在人群外眼巴巴观望.jpg

50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1L

用不着他了!我在前线!我发来报道!楼主的姑姑没事,那个留学生把丹妮扛在肩膀上很轻松地分开人群出去了……

然后现在把她放在湖边的树荫下,两个人开始对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少女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52L

卧槽!扛在肩膀上这个操作

53L

牛逼

54L

现在丹妮开始跟那个留学生说话了,我觉得他瓦雷利亚语说得还可以啊!可见对着楼主装听不懂都是故意的哈哈哈哈,他打磕巴的时候就有点不好意思地摸头,我靠,还有点可爱

我听见他跟丹妮说:“我,喜欢,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很美,很强,很好看。”

55L

刚刚她说什么了?

56L

哈哈哈哈哈哈哈丹妮刚刚叉着腰对着警卫队破口大骂说他们厚颜无耻

57L

我看见丹妮笑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女神啊笑起来好温柔好好看

她说要感谢卓戈今天帮她,然后从银发上取下一个金色风信子发卡给卓戈——好现在我们知道他叫卓戈了,然后卓戈就特别小心把那个东西捏在大手里,就好像很怕捏坏了,不知道要放哪里好

58L

楼主呢,楼主现在还好吗

5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应该还不错,我看见他那个wilding徒步社的红头发女朋友来找他了,把他从人堆里扒拉出来

60L

但是他可能的确没法跟爸爸和爷爷交代了

61L

没有办法了,家里养的白菜也长大了,自己会拱猪

62L

好惨一个侄子,出门上个大学还要为姑姑被人拐跑负责

63L

楼主还会回来吗,这个事情我真的很想看后续啊

64L

同求,我想看什么草原马王和刁蛮公主的神仙爱情

6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一下!!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我们的后续吃瓜可能有望了

66L

??

67L

你们看这是不是楼主他二叔

指路

那个隔壁学院的野蛮游牧民族,我警告你能不能离我妹妹远一点

68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9L

二叔迟来地意识到了不对

70L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们看看那边第十五楼的回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5L breaker of chains

不能。

END

红二

【卓戈X丹妮莉斯】到群星中去

点我看草原神仙爱情(ntmd

到底是谁在搞我!!!到底是谁!!!为什么!!!!

点我看草原神仙爱情(ntmd

到底是谁在搞我!!!到底是谁!!!为什么!!!!

匹诺曹的鼻子那么长

【马王×龙妈】星月重新升起

GOT S8续写龙妈he线

日月星星cp

Lof排版好不舒服,觉得挤的可以戳评论,会贴shimo链

——————————————————————

红色巨大的展翼将云层划破,仿佛不知疲倦地挥动,一双血红的眼睛怔然瞪着远处依旧无边无际的夜空,凄厉的吼声在黑色的海面上空回荡。

卓耿的后爪中依然小心翼翼握着那个哺育它陪伴它的母亲,即便她小小的身体已经逐渐变凉变硬。它不知道自己正飞向哪里,仅仅凭着本能,往那片出生的大陆前进。他还记得那里空气干燥的炎热,草原的气味和羔羊的味道,还有母亲没穿着厚重皮革时柔软身体的香味。

伴随一股掀起尘暴的旋风,卓耿缓缓落在一座古老形状奇异的建筑前,轻柔地把人类的...

GOT S8续写龙妈he线

日月星星cp

Lof排版好不舒服,觉得挤的可以戳评论,会贴shimo链

——————————————————————

红色巨大的展翼将云层划破,仿佛不知疲倦地挥动,一双血红的眼睛怔然瞪着远处依旧无边无际的夜空,凄厉的吼声在黑色的海面上空回荡。

卓耿的后爪中依然小心翼翼握着那个哺育它陪伴它的母亲,即便她小小的身体已经逐渐变凉变硬。它不知道自己正飞向哪里,仅仅凭着本能,往那片出生的大陆前进。他还记得那里空气干燥的炎热,草原的气味和羔羊的味道,还有母亲没穿着厚重皮革时柔软身体的香味。

伴随一股掀起尘暴的旋风,卓耿缓缓落在一座古老形状奇异的建筑前,轻柔地把人类的尸体放在地上。它还不愿相信似的又用爪子碰碰她平凉的脸颊,随即悲伤地长长低吼了一声。

建筑沉重的石门打开了,几个身着红袍的女人走出来,在仰头看见卓耿的瞬间发出一阵惊呼和骚动,很快又转身跑了进去。

卓耿歪了歪头,不知所措地环视四周,渺小的人类都因为它的出现惊恐四散。下意识地,它看向丹妮莉丝,希望她能像一直以来那样告诉它该怎么做,可她只是紧闭双眼,苍白的脸上沾着血污。它呜咽着趴下来,将她的身体圈在自己的脖颈和翅膀间。

过了许久,一个年轻的女人走出来,她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黑色的头发。女人好奇地打量卓耿,眼中闪着一样的兴奋。

“我是光之王的奴仆金瓦拉,奉光之王之命,将风暴降生丹妮莉丝暂存之物归还于她。她的任务已经完成,光之王愿给予守护生命的功臣应得的奖赏。”她对卓耿巨大的脑袋自顾自地介绍,也不管它是否理解,就走上前去,绕过它警惕绷紧的龙爪走到丹妮莉丝身边。她蹲下身,手掌放在丹妮莉丝胸口的刺伤上,闭上双眼轻声念诵。

“我们祈求神光照我们,带领这个灵魂走出黑暗之境,我们恳求神赐下她的火焰,点亮这根即将熄灭的残烛。从黑暗入光明,让尘灰变火焰,出死入生。”

“我们祈求神光照我们,带领这个灵魂走出黑暗之境......”

她念了一遍又一遍,表情毫无变化,像是丝毫不怀疑自己所做的事和所能带来的结果。

卓耿将两个女人包在爪子间,警惕地看着金瓦拉的动作。接着它诧异地将前吻凑近丹妮莉丝,不知是不是错觉,它嗅到了熟悉的气味。下巴推了推母亲的脑袋后,它看见她的眼皮轻轻颤抖起来,眉头也簇起露出她常有的忧虑表情。

它直起身子,刚想发出声音,就看到丹妮莉丝睁开了眼睛,浅绿色的眸子茫然地望着它的脸。

“嗷————!!!”它的吼叫让大地开始震颤,里面是一种失而复得的狂喜。

丹妮默默躺了一会,直到被金瓦拉扶起才逐渐搞清了状况。她被琼恩雪诺的短刀捅穿了心脏,失去意识前耳边剩下的就是卓耿在远处的叫声。

“那个不复存在的王座从不属于你。”金瓦拉扶着丹妮瘦小的肩膀,“这片大陆,才是真正值得你,等待你统治的地方。”

她盯着金瓦拉的眼睛,思索片刻后摇摇头。“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人会想要我的统治。”

金瓦拉一怔,弯起眼睛微笑起来。“我差点忘了,光之王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你。”她站起身走到卓耿身边,谨慎地抚摸它坚硬的鳞甲,“准确地说,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东西。”

丹妮疑惑地坐在原地,呆呆看金瓦拉口中念起不知名的咒语,语气越来越激昂高亢。

卓耿突然万分痛苦地原地挣扎后仰脖子,大声嘶吼着,猛然向空地的方向喷出龙焰,金色的火焰持续燃烧,直到它耗尽力气才停下,虚弱地垂下脑袋靠近丹妮,索要她的爱抚。

她一边抚摸卓耿的脑袋一边望着黑烟滚滚的地方,心脏因某种隐隐的预感剧烈作响。

龙焰的余烟散尽,一具男人的躯体躺在地上。丹妮愣愣盯了很久,才从胸膛深处挤出一声难以置信的抽噎。她爬起来踉踉跄跄走过去,重重跪在那个人身边,将对方的上身搂进怀中,眼泪早已蓄满溢出,滴在男人的脸上,冲刷上面的黑尘。

埋在碳涂中的眼睛动了动,然后这具庞大的身体骤然一震,倒吸气的声音吓得丹妮也一抖,再低下头,男人的眼睛已经圆圆睁着,棕色的眸子含笑看着她遍布涕泪的面庞。

【我生命的月亮......】他抬起手用拇指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是谁把你惹哭了?】

更多的泪水从脸上滑下,她想笑,却只咧出一个难看的表情,只能轻轻摇头,两只娇小的手捧住男人的脸颊。【哦......我的日与星......你回家了。】她感激涕零,俯下身虔诚地把双唇印在卓戈干燥的嘴唇上,他卷曲的胡须蹭着她的下巴,舌尖是泪水的咸涩。

她替他们两个做到了卓戈给她的承诺,然后她才想起,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

卓戈将他的卡丽熙搂在臂间,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的女人一定吃了许多苦遭了很多罪。但这都没关系,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安慰她,用爱融化她,守护她,陪伴她。

他把她的身体完全包在怀里,亲吻她银色的头发,一旁的卓耿好奇地盯着两人,放下心般乖乖坐了下来。

“我想你们该动身了。”金瓦拉在身后开口,“光之王还赋予了你新的使命与命运,这片大陆等着你的守护跟解放。多斯拉克的船队已经驶出维斯特洛,你们也该动身去港口,接你们的士兵回家。”

丹妮在卓戈怀中转过身,冲金瓦拉笑着点点头。

【谢谢。】卓戈低声说道。

卓耿仿佛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主动压低身体,邀请它的母亲和父亲登上天空。

五年后。

【卡丽熙。】随从拉开帐篷的毛毡呼唤正坐在椅子上看渡鸦传来消息的丹妮莉丝,【无垢者的船队已经全部入境了。】

【知道了。】她笑起来,【谢谢。】

丹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把关于维斯特洛大陆的情报随手放在桌上,扯了扯薄衫的衣领,下意识看了眼胸口淡色的伤疤。最近的天气愈发热了,是时候该带家人去北边的城邦度假一阵子。

她出了帐篷,朝后面的马场走过去。果然,卓戈高大的身影就在那里。

【雷戈!】她高声喊道,拍了拍手。

卓戈转过身,两手抬起在肩头,分别抓着一只不老实的小脚丫。

“妈妈!”雷戈坐在父亲肩头尖声呼喊母亲。

【我告诉过你,不能这么骑在你父亲脖子上。】她走到卓戈面前无奈地说。

【有什么关系,他高兴就好。】卓戈边说边颠了颠身上的男孩。

知道拿这两个人没办法,丹妮莉丝掐着腰准备转移儿子的注意力。【所以你是打算在这儿把你爸爸当马骑呢,还是想去看看无垢者给你带的礼物?】

【灰虫子叔叔到了?!】雷戈的眼睛一下子惊喜地瞪圆,揪了揪父亲的耳朵让他把自己放下来,拉住母亲的手。

【乔拉!】他扬起小脸,银色的头发在热风中飘扬,一阵小小的扑扇声中,一只野鸦大小,深褐色的幼龙飞过来停在小主人肩头。

她笑了笑,回头望了望自己帐篷外一到热天就趴着不想动的卓耿,牵着雷戈走向人群。

【灰虫子叔叔!】雷戈一看到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就挣开丹妮跑了过去,对方将他一把抱住。

【让我看看,你的龙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当时你把龙蛋找来时,我还以为怎么得过个十年二十年才能孵出来。现在可好,乔拉完全变成雷戈的玩具了。】丹妮莉丝笑着走上前,拍了拍灰虫子的手臂,又将手覆在自己腹部。

【我的女王。】他习惯性站得笔直恭敬问好。

【我更倾向于你叫我卡丽熙。】

无垢者首领有点羞赧地笑了笑,没有应允也没有反驳。

灰虫子低头看过去,“快了吗?”

“嗯。”她低下头温柔地摸着腹部圆滚的隆起,抬起眼睛严肃地注视灰虫子。“如果是个女孩,我会给她命名弥桑黛。”

他的目光一瞬间变得苦涩,但马上又抹上光芒露出笑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夜晚的天空被篝火的红光照亮,多斯拉克人和无垢者三两坐在帐篷前,围起的圆圈中是半醉的男人彼此不服输地摔跤比武。嬉笑和叫喊声回荡着,空气里满是烤肉和麦芽酒的香气。

丹妮莉丝照旧独自站在人群外的高地上无声望着天空,身旁的卓耿吐着粗气。

一双强壮的手臂从背后将她整个环入怀中,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生命的月亮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她笑笑,回过头用脸颊轻蹭卓戈的下巴。【我在眺望我们的孩子未来所拥有的事物。】

卓戈沉默了片刻,将她搂得更紧,温热的大手覆在她腹部。【......我看到你桌子上的信件了,维斯特洛发生了点小动乱?】

【好像是。】她的目光丝毫没为此波动,【这与我们无关,不是吗?】

【你知道的,只要你想,无论何时我都会带着所有人渡过黑水再次帮你夺下那片大陆。那里本该属于你,我也愿为你杀了那个忘恩负义的野种。】他故意恶狠狠地说。

丹妮被逗笑了,仰起头观察丈夫的表情。【你是为了我想杀他呢,还是因为你自己嫉妒我跟他曾有过的关系?】

【......都有。】他实话实说。

她轻轻叹气,重新倚进卡奥的胸膛,握住丈夫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琼恩雪诺为了自己的家族做了正确的决定,他从不是坦格利安,从出生之时到死去那日,他都是史塔克。而且......或许那时,我真的无法做一个合格的女王。失去你,失去孩子们,还有我最信任的人,一件件的惨剧击垮了我。我一无所有了,所以想得到一切来弥补我的缺憾与空虚,这让我变得激进贪心了。】

柔软的手掌轻轻摩挲着卓戈手心里握弯刀磨出的老茧,【但现在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坦格利安的名字对我来说已经不值一提。我是你的卡丽熙,你是我的卡奥,这是我们的家。王座,权力,这些东西跟我现在所拥有的相比都太无关紧要了。】

卓戈用空出来的手拨开妻子的发丝,吻她侧脸柔软的皮肤。【今天怎么了,你一直不愿提这些事的。】

【这个嘛......我们总得有些新的故事给雷戈讲。总是翻来覆去念叨你当年战无不胜的威武,他肯定听烦了。是时候该说说我的故事了。】

肚子里的小家伙踢了父母交叠的手一脚,两个人不约而同笑起来。卓戈费力地微微屈膝,将下巴担在丹妮莉丝肩膀上,嗅着她身上的香味。

“我爱你。”他用通用语说道。

丹妮透过火光和烟雾,望着远方淡黄的月亮和时隐时现的繁星,胸膛变得温热的同时,幸福的笑容也不断在嘴角放大。她抬起下颌,紧密地与丈夫身体相贴。

“我知道。”她轻轻地说,像一句低喃。

END

大家可以脑补皮卡丘设定,卓戈一直都被光之王封印在卓耿体内。因为必须要他的死打击丹妮给她力量成为真龙,才能下定决心去维斯特洛打败夜王。但是丹妮属于自由城邦,她的命运也是最终回到这里。

蹲蹲蹲蹲

你曾许我们的孩子铁王座,让他坐上他外公坐过的椅子

你曾许族人乘着木马渡过黑盐海,你要带着最骁勇善战的战士夺下七国

等太阳从西方升起,从东方落下

等江河枯竭,山崩如叶落

我的日和星。

“看到他的辫子有多长了吗?多斯拉克人有个传统,若格斗战败,必须剪掉辫子,以示众人。”

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丝,是铁王座和七大国的。

而大草海的卡丽熙,永远是卓戈卡奥的。

“我的月亮”和“我的日和星”,在多斯拉克的发音里永远很好听。

龙来自于月亮。

但月亮,需要太阳和星星。

“你是我命中的月亮。”

“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好了。”

我的日和星啊。

王座是卡奥坐的椅子,也是卡丽熙坐的椅子。

是日...

你曾许我们的孩子铁王座,让他坐上他外公坐过的椅子

你曾许族人乘着木马渡过黑盐海,你要带着最骁勇善战的战士夺下七国

等太阳从西方升起,从东方落下

等江河枯竭,山崩如叶落

我的日和星。

“看到他的辫子有多长了吗?多斯拉克人有个传统,若格斗战败,必须剪掉辫子,以示众人。”

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丝,是铁王座和七大国的。

而大草海的卡丽熙,永远是卓戈卡奥的。

“我的月亮”和“我的日和星”,在多斯拉克的发音里永远很好听。

龙来自于月亮。

但月亮,需要太阳和星星。

“你是我命中的月亮。”

“只需要知道这个就好了。”

我的日和星啊。

王座是卡奥坐的椅子,也是卡丽熙坐的椅子。

是日月星辰的椅子。

卓戈的眼睛里全是爱意,那是看向卡丽熙的。

卡丽熙的眼睛里全是星星,那是看向卓戈的。





看完大结局,今天也是为了马王和龙妈绝美爱情流泪的一天。整整八季,马王看向龙妈的眼睛是真的满满的爱意。我枯了。雪诺n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